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11月16日

首先由一位出家弟子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並和大家分享她的心得和想法。

她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教派中唯一的漢人在家仁波切的特殊身分及無與倫比的菩提心,不管是在弘法或護持教派上,都有著與眾不同的心量、氣度、局面和作為。也就是說,不管從哪個方面來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超越既有的格式、界限,都是跨越藩籬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既體悟出世法,也明瞭世間法,既是大仁波切、大伏藏師,也是大護法,因此,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教派、直貢法王及眾生,承受了其他人所沒有的責任、壓力與重擔。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開始弘法,那時的藏傳佛教在西藏、青海、雲南等藏區,因為歷史的因素才開始重建不久,佛教界一片荒蕪,寺廟老舊破損,百廢待舉,修行人不僅維持道場有困難,有的甚至連吃住、生活都有問題。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直貢噶舉派的上師,不忍聖教衰微、眾生受苦,也不忍寺院的修行人為了資糧問題無法修行,因此犧牲自己、生活節儉,不停地資助與布施教派的寺院及修行人,曾修整重建的寺院無數,養活的出家眾與修行人也不計其數。又因為教派正在全世界擴展版圖,需要新建的道場和中心更是數以百計,而直貢噶舉派不像別的教派在全世界都有知名度、有比較多資源。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孝順和恭敬心和對教派的忠心不二,大家有目共睹,仁欽多吉仁波切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和教派的困難和需要放在心裡,總是自動自發地到處去布施、幫忙。

為什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收這麼多的弟子、這麼辛苦地背負這些包袱?除了不忍眾生受苦之外,假如不是為了上師與教派而須挑起經濟重擔,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可以輕輕鬆鬆的挑幾個成材的、有能力供養的弟子、信眾就好;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力,若只收50個或100個弟子,豈不是很輕鬆愉快嗎?根器越差的、福慧越不足的越麻煩,教不會的、說不聽的越會折騰上師,讓上師越辛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說,若是把我們這些人放棄了,我們不知會墮落到哪裡去了?因為他老人家悲憫我們,才會以67歲、早就可以退休了的年紀,仍然每週六不停地接見信眾,每週日不停地開示弟子,不停地以被弟子拖住、早已勞累不堪的身體,繼續透支、不要命地把自己的福報功德布施給所有的眾生和弟子。

若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替那麼多人加持,為眾生擔待這麼多,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遭遇這麼多批評、誹謗。若不是為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為了整個教派,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不需要收這麼多不成材的弟子。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個人來說,名聞利養和個人生死早就不動於心了,怎會擺脫不了這些是是非非?但就是為了廣大眾生的利益,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這樣犠牲自己,默默地承受環境的不斷壓榨。

在教派乃至教界中,需要用的錢,總是永無止境的;對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包山包海,大大小小的事、老老少少的人都要照顧,但有幾個人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越來越大,事業越來越多,操勞的地方也越來越多,早就超過了身體的負荷?她常常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週六接見信眾時在一旁當侍者,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是剛下飛機,沒有休息、飯也沒吃地直接到道場接見信眾。她在旁邊可以感覺到上師就如中醫弟子把脈後所說的,身體已經很疲累了,仍為了有苦有難的弟子和信眾撐住,在她看來,有些人為了芝麻綠豆大的事要求上師加持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其實可以不用理會的,但常常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笑笑的、二話不說就加持,好像身體不是自己的,她常常覺得上師這麼做也是在修施身法。

雖然說上師不是普通人,是已經有很高證量的大菩薩,我們不應以凡夫的色身來看待,但如果我們不能努力地把上師所教的佛法落實在生活中,真正用心地去修行、去斷一切惡,我們就是在壓榨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剝奪與迫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健康,如果我們不能停止造惡,我們就是在慢性殘害一位偉大的修行人、一位清淨的大菩薩。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這幾年來弟子們都沒有進步,她要在此懺悔,其中最惡的可能就是她,每次被加持完、慚愧心生起過後,還是依然故我,沒有多大的改進,習氣仍非常的惡、業還是非常的重。假使把這些對她的加持用在需要的地方,早就不知又救了多少人、度了多少人了。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憐憫大家,以她如此的惡,早就應該把她趕到太平洋去了。

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弘揚佛法、利益眾生是最真實、最重要的,這也是老人家的慈悲心、菩提心所緣。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力,去到哪裡都可以利益眾生,就如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授記,在諸有善緣的地方任運自在往來,祖師 吉天頌恭和阿奇護法祖母也都會護佑支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

很多弟子都是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活不下去的,大家都是久受師恩,不可以放棄任何一次回報的機會,上師只有一個,永遠也找不到第2個這樣的恩師了,上師的教法如此珍貴,上師的慈悲心、菩提願力如此廣大,從來就不是侷限在少數人身上或為特定對象而施設的。上師因為堅持弘揚正法的嚴謹態度,所以一直控制道場的人數不繼續增加。弟子們更應團結一致,放下自己的意見與立場,大家方向一致,以上師的悲願為職志、群策群力。

她呼籲,我們沒有能力利益眾生,只有在上師浩瀚的功德大海中盡一己之力,成就上師的佛法事業,並在自己累劫修行中積聚重要的出離輪迴的資糧。最後,她提醒大家,永遠要覺悟一件事,沒有上師就沒有我們,沒有上師就沒有佛法,甚至連生命、家人都沒有,所以我們永遠要將上師頂戴於頭上。

接著由第2位出家眾弟子分享與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教法。

她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在這個時代真的是一股清流,更是想要「真正」學佛的人最好的教法。完全沒有偏離佛陀的教導,不貪、不嗔、不痴,更要慈心不殺,身、口、意要深信因果,解脫生死,不再輪迴。學佛不再只是誦經、拜佛,更要落實在每個念頭,念念正念、正見。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親身做到不為名、聞、利、養扭曲佛法、阿諛信眾。不論在法座上或接見信眾時,都是如此耿直教導。她常常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耿直而感動落淚。她深信世界上再也找不到這樣的上師了。

她請大家想想,如果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苦心教導和不畏辛苦地攝受,有誰能保證自己在這個時代不被迷惑、不做錯事?更別說不貪、不嗔、不痴、不貢高我慢。她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4年多來,生活既踏實,且天天法喜充滿。

她回想自己出家20年,慈悲是口頭禪,菩提心是名相,恭敬三寶只是把佛寺打掃到一塵不染,她內心的煩惱跟沙一樣多,想要努力調伏,卻不知如何做才好,這幾乎可說是現今許多出家人的心情。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真好,她才能明白佛法是如此珍貴、如此受用。也才瞭解六祖慧能大師說:「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更能體會到她的心一直在貪、嗔、痴裏打滾。她的心一直往地獄裡衝,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想盡辦法把她撈出來;就像《法華經》裏頑皮的孩子往火宅裏衝,佛陀用盡方法引導他們出來。

阿難、舍利弗是佛陀的弟子,因為阿難、舍利弗瞭解佛法、開啟佛性都是釋迦牟尼佛教導攝受的。而我們能聽聞佛法、開啟善根,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精神、體力,甚至生命一點一滴培養出來的,所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我們的佛陀。我們能真正學佛,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的。所以我們要努力學習做好弟子的本分,瞭解這份法緣的殊勝,珍惜現有的每一分、每一秒,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才是人生最有意義的事。

接著,與會1300人各持誦六字大明咒10000遍。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11 月 2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