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10月26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發露懺悔的機會。

2012年5月,她先口頭跟老闆提出離職,並利用剩餘的年假報名參加當年5月25日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行的不動明王火供法會。那時的她擔任攝影組的義工,被分派在法會前一日用錄影機記錄火供壇城搭建的過程。由於她的不恭敬及自以為是,使得她在火供的現場找了一個自認角度和視野是最好的位置,然後就大喇喇地把攝影機架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日本家的門口。架完攝影機後,她就拿著相機開始拍照作紀錄,其中三度經過架設錄影機的位置,她也曾在心中默默地問自己,這裡是不是門口啊?架在這裡會不會擋到別人出入?然後又自以為是地告訴自己:應該還好吧,沒關係。

就這樣,她犯了一個致命的大錯,因為她的自私自利,只想到利益自己,所以找了許多藉口給自己,卻不知道她連做人應有的尊重都不懂,竟然把攝影器材隨意架在對她有大恩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家門口,擋住了去路。她懺悔自己的自私、無禮,日本寶吉祥佛法中心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獨力創建的,臺北的寶吉祥佛法中心並沒有護持,所以等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家。今天就算是到了別人家都應該要注意禮貌、留意自己的行為,更何況這是在道場、在上師的家?

她懺悔自己沒有專注於上師、對上師沒有恭敬心、自私自利、不懂得尊重別人。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呵責她並糾正她。那時她跪在道場內鞋區的木地板懺悔,心裡非常地懊悔,腦中開始浮現自己平常的所作所為,都是自私自利、只想到自己,就像開車找停車位也一樣,只要看到有空位,也不想想別人門口是否在做生意?別人進出是否會不方便?執意地想反正不用收費的,停一下沒有關係!因為她平常就習慣貪圖方便,利益自己,連基本的戒都沒有守,難怪一到日本道場,就現出原形。但她的懺悔心也僅僅曇花一現,之後依舊故我,連想澈底修改自己行為的念頭都沒有。

日本法會結束後回到臺灣,她正式跟老闆提出辭呈,並告知預計工作到6月底。接著就開始投遞履歷找工作,沒想到一切順利到不可思議,因為從接到面試通知到收到錄取通知單,只花了短短2週,而且錄取她的是一家超過2,000人的大型企業,事後她的同事告訴她這個職缺已經找了三個多月,面試了不下上百人,而她卻能雀屏中選。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的,否則以她的工作能力和專業怎麼可能進得去這家公司呢?

2012年7月2日她到新公司報到,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兩位做事理念都很正派的採購主管,他們也常對她耳提面命「說到,就要做到;且要信守承諾」,這和以往她所遇過教採購要畫大餅騙取供應商更優惠價格的主管真的很不一樣。雖然她的工作環境和學佛的理念是契合的,但她自己的工作態度卻是被動懶散的。她不喜歡面對衝突、只想安逸地過日子,但採購的角色就是要堅守公司的立場,幫公司爭取最大的利益,因此在工作中要面對許多挑戰。但她卻只想當個爛好人,不想得罪或傷害別人。殊不知在無形之中,她把自己的採購角色變成了一個橡皮圖章,不管好的、壞的意圖,完全沒有過濾,只幫忙背書。像她這樣的爛好人和別人一起隨惡有什麼不同?

她還常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是個學佛人,她才不要對別人惡口。而且,她還常常隨意承諾別人,卻都沒有做到。包括前些日子在集團蔬食館享用美味的晚餐時,賴師兄好意提醒她,皮膚不好的人一定要忌口,不要吃辣的,當下她雖然很感恩地回應師兄:好的,我會忌口。但轉眼間,美食當前,一切承諾就拋諸腦後,答應了別人卻沒有做到,說一套,做一套的不負責任行為。這些問題都被她的主管清楚指出,主管告訴她,採購最難的是「防弊」,要她千萬不要變成別人利用的工具,而在無形之間變成和別人同流合汙。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透過她職場上的主管,讓她清清楚楚地了解自己的問題所在。但是,要承認、面對自己的錯,真的很困難,明明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佛法就在生活、工作之中,而且她的主管也不斷地告誡她所犯的錯,但她卻還是常常用二分法、用分別心在判斷,完全沒有羞恥心,不斷地重複犯相同的錯。還有她常常講話、做事、做報告都雜亂無章,毫無重點可言,所以當昨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問她有什麼事?她正想拉拉雜雜地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時,上師就開口要她「講重點」,這是她從當信眾到現在,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第2次被上師開口要求她說話「講重點」。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無二無別,所說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是「真實語」──直指她所犯的錯,而她從當信眾時,說話做事就有嚴重的「沒重點」,到現在一樣故我,講話沒講重點,就是沒有考慮哪些話是需要講的,也沒有考慮對方有沒有空,只管講自己愛講的。這也表示她完全沒修改自己,更沒期望自己用心地修改自己;沒有努力地、有次第地按照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的,一步一步老實、有重點地修改自己。

在新公司工作一年的期間,她仗著主管對她好,常常為所欲為。為了出國參加法會而請假,她視為理所當然,將年假全數請光後還動用到事假,她也絲毫不覺得不好意思,主管知道她出國是為了參加法會,還幫她跟一級主管解釋請事假的原因,但她工作沒做好,也不懂得檢討,更不懂得感恩她的主管。去年,她很想參加11月尼泊爾仁欽林寺的法會,但礙於她已沒假可休,於是在9月,她向有恩於她的主管提出了離職的請求,她又自以為是地認為是不想造成主管的困擾才提離職的。其實,她根本是個忘恩負義的人,習慣把問題丟給別人,完全沒有試著去解決問題,就主動雙手投降。她沒有想到主管的栽培之恩,還自認很善解人意,提早2個月就跟主管提離職,是要讓主管可以儘早面試、找到合適的人來和她交接。她自私地只想到自己的需求,完全無視於別人的感受,像她這樣自私的人,怎麼有資格稱自己為佛弟子呢?

離職後的那段日子,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在法座上開示,寶吉祥佛法中心的規定是:弟子沒有工作,不准來學佛。這並不是因為弟子有工作就能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因為若沒工作,連自己都照顧不了,怎麼去照顧別人?大家都是在家的,如果不工作就是蛀米大蟲,還說什麼學佛後要度眾生呢?而且沒有工作的人就是不負責任的人,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好好學佛呢?而她就是這樣,老是把負擔丟給別人,諸如她的先生,也常要莫名地幫任性的她背負沈重的負擔,在此她深深地向被她傷害的眾生懺悔。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在休息3個月後重回職場,而且是回到同一個公司、同一個部門、同一個主管、同一個分機的地方上班,這一切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賜予和加持,豈能讓一切不可能的事都變可能?

重回工作崗位,她以為自己會有所改變,但其實,她還是原來那個自私自利、不懂得感恩、不懂得尊重別人的她。她還是常常以「我」為出發點做事情,小鼻子、小眼睛,從來沒有站在別人的立場去思考,一樣的任性、一樣做事不求謹慎,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也不懂得虛心請教別人,甚至連基本的做人處事都不會;傲慢地認為不屑那種虛偽做作的表面工夫,其實是連基本的禮貎都不懂。因為她一直沒有針對當初在日本道場所犯的過錯懺悔,所以她連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懂得尊重,當然更不用說會懂得尊重其他人了。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很乖很聽話,上師交代的功課都有按時做,但是為什麼自己的工作態度卻是這麼地糟糕?為什麼她還是做不到主管要求的標準?明明每週都來參加共修法會,在工作上也遇到了很好的主管,學佛和工作完全都不會衝突,但為什麼她還是一直不斷地犯錯?直到上上週(10月12日)在皈依法會上聽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席話,她才恍然大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有怕自己做不好心態的人,就是很怕自己做錯的事情被人家知道,所以怕做不好,也可以說這個人不準備改自己。

原來,她一直都是用錯誤的心態學習佛法,只是表面學佛,只是求保佑,從來沒有認真地思考自己的起心動念和自己的所作所為,也沒有對自己的身、口、意負責,她根本沒有修改自己,還是原原本本的那個自己。聽聞佛法多年,她竟然開始充耳不聞、聞而不思、思而不修,而且不自知。她真的非常愧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浪費了上師五年多以來對她苦口婆心的教導與加持。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12年7月8日在法座上特地針對她在日本道場所犯的錯,重重地呵責她。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為什麼這次在日本法會,會有弟子把攝影器材放在門口?就是沒守戒。當你去別人家裡,你會什麼都不問就把東西亂放嗎?此外,今天你擋人家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將來的果報就是自己無路可走。佛經有記載,開路給人家走的福報很大,你們沒開路讓人走也就算了,居然還擋人家的路!」。

她在此深表懺悔,事隔二年半,直到最近她才開始留意到自己的問題,於是在昨天提起勇氣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懺悔。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在大眾面前發露懺悔,藉此,她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因為她的不恭敬和不尊重而擋了上師的路;她請求上師懲處她;她要向累世所傷、所殺的眾生懺悔;她要懺悔自己所有起心動念皆是罪、皆是業;她要為自己在皈依前曾收受廠商回扣而懺悔,並且接受一切因果業報;她因為沒有下定決心修改自己而虛度5年半的時光,她請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學佛的心,從今而後,用清淨心聽聞佛法,再用心去思維、檢視自己的思想、言語、行為是否有與佛法不一樣的地方,並且要深信因果、澈澈底底地下決心修改自己,發出離心,進而能夠解脫生死。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她,她一定要記住自己今天所說的話、所下的承諾,且竭盡所能地遵守與上師及眾生的約定。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利益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眾。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持施身法,中文完整翻譯是「施身斷法二資糧速成法」。施身法是藏傳密法八大成就法之一,指的是此生專修此法,則肯定能夠解脫生死。「斷」是斷一切煩惱;「二資」,指的是學佛一定要累積的福與智慧的資糧。福是從供養布施而來,智慧則是從戒、定而來。戒能守得清淨,就會產生定。定的定義並不是坐在那邊不動,而是沒有妄念、雜念,如此智慧才會開啟。如果煩惱不斷,無論做任何布施供養,福報都不會起來,只會得一些人天福報。人天福報這一生絕對用不到,無論布施供養多少錢,如果不是用斷煩惱的方式來做供養布施,出世的資糧絕對不可能累積起來。

好像最近的油品毒案,也是所謂佛教團體的大功德主,照道理來說,供養這麼多應該不可能會出這麼大的事,但是他沒守戒。因為現在臺灣很多人都犯一個毛病──左手做壞事,右手做好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遍,善與惡是不能相抵的。不要以為做一件惡事,再做一件善事就抵掉了。若是如此,那就不公道,也沒有因果了。但是現在很多佛教團體都鼓吹這個方法,要人多行善,但不教他斷惡,讓他慢慢來沒關係,說他現在要養這麼多員工,到有一天因緣成熟就不要做了。你們聽過這種話,很多人都這樣講,告訴你先跟佛菩薩結個緣,福報起來自然就可以轉業了。這就等於是告訴一個殺人犯,他殺了一個人,你還告訴他:慢慢殺吧!殺到有一天你不想殺為止。

其實,賣毒的東西給人家吃比殺人更恐怖。今年年初,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預言過臺灣會有毒的食品,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講得這麼明,還沒發生事情之前就講出來,人家會以為是咒他。還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規定弟子一定要吃素,所以這種事情就減少很多了,但是過去還是有吃到,因為大家都貪便宜。身為弘法人,無論是在家或出家的,若不堅持佛陀的教法,就是毀滅佛法。現在輿論開始攻擊了,佛菩薩沒有錯,但他們要做所謂慈善事業,有事就有業。既然是學佛,慈善事業就交給世俗人去做吧!看看中國古代留存至今的佛寺,包括日本,大雄寶殿都很小,也沒有什麼慈善事業,只有在有災難時,才利用自己有限的能力賑災,不會整天募款,但現在整個佛教界都有這個氣氛。

此時,有一位信眾坐姿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呵責,如果她腿痛可以起身離開,不需要她開口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弘揚佛法至今,沒有見過一個人坐在下面腿斷過,她怕腿痛,現在就可以離開。她完全都不尊重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開示,她動作就來了。如果怕痛就不要學佛,連參加法會都沒有資格。她如果去那些要給錢的地方,就不會挨罵了!參加法會可以這麼坐嗎?可以翹起二郎腿?她認為自己的理由是腿會痛,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沒痛過?只有你們會痛,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神經?

你們走錯地方,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從信眾修出來的,清楚你們所有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始做信眾時腿也是痛,但是從來沒像你們這樣將腿翹起來。為什麼不會?因為尊重!來就是準備要受苦,還讓你們享樂?寶吉祥佛法中心沒有收錢,憑什麼讓你們享樂?你們若要舒服,給1萬元都不讓你們進來。佛法真的是被你們毀滅掉!其他地方都讓你們坐沙發椅,音響、空調也很好,要知道在西藏聽聞佛法時,是坐在野外、草地、石頭上!現在有了這麼漂亮的場地,有木質地板,準備墊子給你們,你們還認為自己腿會痛,還想開口!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7歲,什麼都不怕,只怕不能斷輪迴,不看重你們的錢,還會怕開口得罪你們?

你們連參加法會都有煩惱,前面才講到斷煩惱,你們就來了!認為自己腿痛、腿不行,那要不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你們談條件,談到讓你們滿意為止,才讓你們來參加法會?現在是你們需要,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但每個人都抱著好奇心來試試看,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需要你們來試?能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是佛菩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你們沒有資格。

如果身為弘法人,不教信眾與弟子斷一切惡,他們的煩惱就會不斷起來;如果身為弘法人,拿人家供養,卻不教人家斷惡,就沒有資格拿供養。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若是沒有皈依的信眾,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收供養,因為不想欠他們。如果皈依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有條件可以罵,因為做了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罵,那就不會欠,因為看清楚你們的行為。

每個人都以為做一件壞事去唸經就能抵掉,皈依文中寫得很清楚:諸惡莫作,不要以為小惡可為。剛才那位信眾還要開口頂嘴,就是已經習慣了。不只是她,現在整個世界的人都愛頂嘴,就是不認錯,認為自己哪裡有錯,是對方搞不清楚問題。所以,這個世界才會越來越亂。弘揚佛法的人若不強迫眾生斷惡,眾生怎麼學得到佛法?包括弘法人自己在內。若不教眾生斷惡就是隨惡,因為讚歎他,為了供養就不管他有沒有聽話。所以,《寶積經》中清楚提到,末法時代僧眾為了名聞利養阿諛奉承、扭曲佛法。糟糕啊!

學佛為什麼要斷煩惱?因為我們一切的煩惱,都是從自己的自私心與貪、嗔、痴開始。如果不斷這種事情,福報不會起來;沒有福報,智慧也不會開啟。有些人以為打坐就可以開智慧,但只有智慧,沒有福也不行,因為沒有資格成菩薩、成佛。學佛一定要福慧雙修,這就是身為上師的工作。假如弟子不斷惡,福德不可能累積起來;假如弟子不斷惡,就不可能守好戒。沒有戒自然沒有福,沒有福則定力不出現。定是什麼意思?就是心不會被任何事情誘惑、勾走,不會再被世間八法吹動自己的心。人家講一句話就馬上跳起來、馬上反應、馬上頂嘴,認為自己不能受傷害,這就是八風。如果智慧不開、福報不累積起來,生生世世所做的一切業,這一生就無法解決;這一生不能解決,絕對會重新輪迴,不管有沒有念佛都一樣。

很多人誤會修淨土宗可以帶業往生,這指的是善業,絕對不是惡業。根據什麼理由?因為淨土五經講得很清楚,生在淨土的是諸大善人,沒說過小惡人可以去。在生時如果不斷一切惡,還在行惡,這一生所唸所拜的佛,都只會產生人天福報,可能很多世以後才用得到。這一生不能解決,還等下一世?密勒日巴尊者曾經開示過,若這一生沒有解脫輪迴,未來世絕對有機會下地獄。為什麼有機會?因為就算你這一世修得多好,未來世若沒有碰到一位明師監督你,你就有機會下地獄。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沒有因緣接觸佛法,沒有福德接觸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相信也有可能下地獄。很多人不認為自己這一生吃些肉就會下地獄,《地藏經》中講得很清楚,但大家都不相信,以為是發生在地藏菩薩身上,而不會發生在自己家中。地藏菩薩有一世的母親喜歡吃鱉蛋,死了之後就下地獄,想想你們這一世喜歡吃多少東西?不下去才怪!為什麼現在有很多人會發病,就是幫你們斷下地獄的根。你這一世學佛,煩惱沒有斷,惡沒有斷得乾乾淨淨,所以病就起來,但是因為是皈依弟子,就給你時間修行到淨土為止。

你們不要以為吃過肉、懺過悔就沒事,懺悔是什麼意思?就是要先負責,以後不要再做。你肯負責,人家才不追討你,給你時間而已,不要以為懺悔後就沒事了!等於你欠人家錢,跟人家講欠他錢,下一句可以講不還嗎?你們現在的觀念卻是懺就不用還。懺更加要還,只是扣掉所有利息、可能減價,比如說欠100萬,你肯承認、負責,於是答應只收你30萬,但也都要給。

歷代祖師與修行者,都示現了很多次在這一生所面對的障礙。你們很多人可能不認識藏傳的修行者,但你們清楚六祖慧能,以六祖慧能的根器,還得經過多少障礙才能成為一代宗師,你們是什麼料?認為自己打個坐、閉個眼睛、上過佛學院,就認為自己能修出來?你這一生沒有吃過苦,怎麼可能還清債?你們不要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像風風光光的,每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在吃苦,幫眾生這麼多事情,肉體真的不用承受些事情?只是你們不知道、沒看到罷了!

如果你們認為學佛是過安樂日子,求你們不要來,不要以為參加完法會,你們的病就會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能力阻擋你們的病,讓你們的病不要發作,但是沒有能力阻擋你們的果報。連佛都沒辦法改眾生的果報,是要你們自己改,要聽話確實去做到,而不是在敷衍來、敷衍去,認為沒關係先做一下,以後再跟菩薩說歹勢、對不起、sorry。偏偏我們所拜的菩薩都是古佛轉過來的,所以現代話可能聽不懂,但是大家現在卻用這種心態學佛,四眾都是如此。

你不對自己下決心看清楚自己的惡,所謂惡不是壞蛋,佛教中所定義的惡,是指讓你能夠輪迴的任何事情。惡不是指好或壞,佛法對善惡的定義,並不是好人或壞蛋。你們對好人、壞人的定義,在於傷害到你們就是壞蛋,對你們好的就是好人。所以,有時候你們看新聞時也經常看到,有小孩子做錯事,父母親會說:「沒有!他很乖!」因為他認為孩子是家人,而家裡面的人是好人。包括選舉快到了也是,你們認為自己喜歡某個人,就不管他做過什麼錯事,這個不對的。

學佛若沒有學到資糧出現,絕對不可能解脫生死。如何累積福德資糧?一定要追隨一位上師,由上師嚴格監督你、提醒你,甚至一個小動作出來都是錯。就好像剛才出來懺悔的弟子,換做是別人,就會覺得沒關係,將相機移到旁邊就好,放個相機有這麼嚴重嗎?小題大作嘛!但是,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戳她這件事,這2年多她絕對不會留意自己;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移開,她絕對不會留意,罵了之後才知道自己可能錯了。

惡的定義是什麼?就是自私自利,任何事都先想自己、不想別人。不管你是打工或做生意,想能夠長長久久,甚至不會有任何金錢方面的糾紛,就要先想別人,想想你能不能做到人家的要求,做不到的話,就乾脆跟對方說不做這個生意,而不是先說好、看看、會盡力、盡量、行!這些都是騙人的話。不要等簽了約以後再改,多煩呢?中國人有一句很好的話:「先小人後君子」,有什麼不喜歡的話,大家先講開、講清楚,以後就不會有麻煩。學佛的心態也是如此,要當自己生生世世所累積起來的惡業比須彌山還要高,去消滅須彌山哪有這麼容易?如果沒有在佛法裡面、在上師的功德大海中,靠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是沒辦法的。

不管是西藏的、中國顯教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很多,若是靠一個人的力量,真的沒幾個人能修得出來,都是上師幫忙的。所以,在中國唐朝後淨土宗之所以會興旺,就是因為沒有靠自力這種根器的人,除了六祖慧能之外。所以,要靠他力,也就是諸佛菩薩與上師的加持。但是,因為在中國顯教,上師的傳承只是一世,下一世就沒了,也就是再轉世來時,上師的加持就沒了。而在密教的上師,對弟子的加持是生生世世的,不會斷的,弟子還沒成佛之前,絕對還是會加持,就算你回來度眾,雖然找不到上師,但上師在佛土還是加持你。在佛經中,也提到過很多這類的事情。

今天修施身法,因為人太多煩惱了,連參加法會都起煩惱,想著參加法會是否會對自己好、參加完之後會如何,這都是煩惱;還想著自己是否會好一點、多了解、多明白一點,若是如此,那你真的是天才兒童,參加一次法會就能多明白一點?連六祖慧能寫了詩、已經明心了,都還需要重新跟著五祖重新學習心法。那種詩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寫不出來,你們這種凡夫俗子憑什麼認為自己學過就會很快開悟、有辦法解脫生死?

理論是一回事,沒有方法是一回事。連拜懺都有很多方法,不是這麼簡單拜個懺就能成功。今天修施身法,是教大家如何斷煩惱。我們最珍貴的就是自己的身體,每天做這麼多事,都是為了自己的身體在做,偏偏施身法要將整個身體奉獻供養給諸佛菩薩、布施給一切眾生。當你對自己的身體認識很清楚,了解身體只不過是生生世世所做善業、惡業而產生這一生的肉體,這個肉體給你是讓你這一生還債、討債的,還完了、結束了,你就要走的。如果我們這一生沒有這個身體,也沒辦法學習修行佛法,一切諸佛菩薩都從人道修出來,絕對不是神明、仙,或是畜生變成妖,妖再修出來。就算佛經中提到的龍神,也都要變成人身再修。沒有人的身體,沒辦法修行佛法。

這個身體對我們來說是很複雜的,有不好的地方,因為我們為了滿足這個身體所有功能與機能的要求,而不斷作惡。但是,如果沒有這個身體,我們不了解生生世世輪迴之後所帶來的後果。所以,不是教你們放棄這個身體。以前釋迦牟尼佛曾經教過出家眾「白骨觀」,現在偶爾有些出家眾還會修這個法門,「白骨觀」就是觀想自己從生老病死,從老開始觀到自己死了、蟲如何咬身體、身體變成水、變成白色的骨頭,是教出家眾觀無常、死。但是,在那個時代因為有很多人觀得太進入狀況而自殺死,所以釋迦牟尼佛從那時起也不太鼓吹修此法門,因為每個眾生的根器不一樣。

所以,讓大家了解這個身體雖然重要,但不是讓你們作惡。我們因為有了這個身體,每天生活需要做所謂人應該做的事──上班、賺錢、吃飯、喝水等等。但是除了人應該做的事與倫理道德之外,若是超出範圍,大家就要看清楚。比如說若是為了一點小錢,而賣那些不是人吃的東西給人吃,就絕對不是人,為什麼?因為準備要下地獄。佛經中提到,若是偷工減料,死了下地獄。有人會認為佛哪有這麼嚴格,竟然偷工減料就要下地獄?這不是佛定的,而是因果。

為什麼呢?比如說大家現在都罵他,2千多萬人口都罵那幾個人,不罵都會死,這種念力很強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雖不敢說他會不會繼續好,但是這個念力真的很重。為什麼很可能會下地獄?因為害了這麼多人,害人就會下去的。佛教導要斷一切惡,因為大家沒有能力分辨何為小惡、大惡,所以就乾脆不要做了。根據什麼範圍?就是根據在家五戒、《佛子行三十七頌》。既然你皈依佛門,身為佛的弟子,就要了解、去做這37個行為,做為生活的方式。這種行為不代表要出家,而是身、口、意的心態、行為、語言要像個佛弟子。做不到佛弟子的行為,自然就不能斷煩惱。

佛法是幫我們斷煩惱,而不是增加煩惱。如果你學佛越學越痛苦,那就不要學,因為你學錯了。佛法不會讓我們痛苦的,而是讓我們越來越自在。如果你認為佛菩薩沒有幫你,也是你錯,因為跟佛菩薩無關。為什麼沒有幫你呢?佛講得很清楚,「佛光普照」,佛的光從來沒停止過普照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眾生。眾生之所以沒有感覺到佛光,因為心被貪嗔痴蒙蔽了,怎麼接觸得到光呢?等於是變成瞎子了。佛的光沒有停止過,就好像太陽從來沒有停止過照耀地球,黑夜不是太陽不見,只是轉了個彎看不到而已。人就好像地球一樣半暗半明,心情好的時候就認為佛法好,心情不好時就認為佛法不好。

在某一些世界中沒有白日黑夜之分,如在淨土中就沒有分,都是明亮的,因為是佛土,哪有晚上呢?投生淨土的人也有睡覺,躲在蓮花裡面,連鋪床都不用鋪,換枕頭都不用換,衣服不用放洗衣機,也不用放洗衣精。為什麼淨土會這麼清淨?因為善,才會得清淨。為什麼地球會是五濁惡世?因為人類的心就是這樣子,人類的心充滿邪見、煩惱。

為什麼我們要學佛?學佛不是讓我們增加些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遍,學佛並不是佛給我們什麼,學佛不是學到很多本領,而是幫助我們減少、斷煩惱。當在減少、斷煩惱的過程中,福與智慧的資糧才會成長;若是煩惱不斷,福慧資糧不會成長。道理何在?因為煩惱不斷的人自然自私,有自私的人供養布施絕對為自己,就不是三輪體空的供養布施。

所謂體空不是沒有,也不是沒感覺,而代表今天供養布施是一個緣起,一旦供養,緣就滅了。如果你執著自己供養過,就將這種供養空性的福轉成人天的福,而不能幫助自己這一生解脫生死。所謂空性不是不存在,而是緣生緣滅的意思。若沒有供養的對象、人、物,供養就不會出現,但當供養之後,緣就滅了,恢復到沒有供養的狀態。

那為何要供養?不是說供養後就沒有了嗎?所謂沒有,指的是動作停止了,但是能量還存在,變成你的福報。但是,如果你執著自己供養過,在意識田中一直記得這種事情,覺得自己是善人,準備下一世來承受善的果報,所以就不能用這種供養的福做為修行的資糧。資糧的定義,就等於要開車,要先賺了錢才能買到車,買到車之後還需要買汽油加進去,車子才會動,資糧就是這個意思。

如果沒有資糧,就是空說白話,每天唸也沒用,再拜也沒用,因為沒有累積資糧。誰不斷幫你們累積資糧?就是上師。上師每次修法,就是幫助你們累積資糧。如何才能知道資糧累積多快?看自己的惡有沒有減少?很多人會說自己心裡就是不恭敬,心裡面起很多疑惑,這是什麼意思?就是你的福資糧沒起來。如果你的福資糧起來,自然不會有這種念頭,因為這種純淨的福從純淨的善而來。既然你的心念開始純善、沒有惡,恭敬心不求、不想就會出來。如果不先從斷煩惱開始,連拜佛都有一大堆要求,這就是煩惱。

佛經上清楚提到,當你禮佛、拜佛,這種功德就開始了,不需要問、求何時能開悟、做得到。正如《金剛經》中提到,如果菩薩認為自己在度眾就不是菩薩。《寶積經》中釋迦牟尼佛開示,行菩薩道的人一樣要修苦集道滅,但修的是智慧。當他知道四聖諦法的智慧之後,就要通達,很了解如何去面對、處理這種事情,但不求證量,也就是不住在裡面。阿羅漢道修四聖諦法成為自了漢,能斷自己生死,卻不能斷別人的生死,因為已經停止在裡面,認為自己有證悟。菩薩與一般人修行佛法的差異性就在此。通達指的是很了解,但不是定在這個境界裡面。當你一直追求自己要開悟,就是追求某個境界,也就不可能成佛,因為你定在某個境界之中。

這種體會,若沒有一位上師來開示你,你自己不知道,還會以為自己修得很好、在這個境界之中。因此,修禪宗若是沒有獲傳歷代上師的心法,只是自己盤在那邊打坐數息,很容易進入最高境界的非想非非想天而已,還是一定要回來,因為你執著自己已經到那個境界。只要你產生執著心,就沒辦法破一切空,破不了十八空,就沒有資格證到法身;沒有證到法身,憑什麼成佛?所以,在末法時代這種五濁惡世修行的人要先訂好一個目標——往生佛土,不管祈求去哪一個佛土,不要對自己的期許太高,不要以為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樣,別人做不到而自己能做到。若是有這種想法的人就是貢高我慢,貢高我慢的人憑什麼成菩薩?若認為自己修得比別人好、打坐比別人好、能坐得比別人久,就是貢高我慢。學佛完全就是一個心,若心沒清楚就很危險。如果閉門造車,就很容易走錯路而不自知,還認為自己是對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夠將施身法傳出來,但是很擔心沒有幾個能做得到,因為施身法太辛苦了,在於要經過很多很多的修行法門,才能調整自己的心態為完全犧牲奉獻、培養慈悲心,然後才能發菩提心;沒有慈悲,自然沒有菩提心。若要修成慈悲心,要先做到一切戒律、《佛子行三十七頌》,才能開始培養慈悲心出現。慈悲絕對不是講好話、做好人、勸人捐錢、給人西裝穿,絕對不是。施身法能夠利益廣大的眾生,也能夠幫助眾生離苦得樂,離苦是指離開輪迴的苦,進而得到永恆不生不滅的樂。對世間人而言,常修施身法者可以身體健康,甚至可以幫助自己在這一生解脫生死。對於六道的眾生,只要他需要、想離開輪迴的苦,施身法都會有用,而且對於橫死的眾生特別殊勝、是最好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直貢噶舉施身法,並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利益無數有情。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指示發放阿奇護法法本予新皈依弟子、口傳護法儀軌與修持方式,並於傳法前賜予開示。

在顯教中沒有修護法,只有寺廟中有放韋馱與伽藍護法。有些人在自己家中的精舍放韋馱與伽藍護法,這麼做不是很如法,因為韋馱護法是一個天的天帝,誓言護持任何修持正法的佛寺,而伽藍護法是護持一切守戒如法修行的比丘與比丘尼。因此,在家供奉韋馱與伽藍護法不是很恰當,除非是道場或寺廟就可以。在顯教中,在家眾是沒有修護法的。

韋馱護法是很靈驗的,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的時候,師父教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一對韋馱與伽藍護法的金身。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之後,有一天晚上很清楚地看到韋馱與伽藍護法已經做好,但金箔還沒有上去。過了兩天,師父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看做佛像的過程,結果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前所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過程跟人家不太一樣,在還沒學佛前一年的年初二,朋友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見 廣欽老和尚。那時 廣欽老和尚還在,逢年初二都會幫信眾加持。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 廣欽老和尚加持完後,便站在 廣欽老和尚的左手邊,廣欽老和尚就一直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大約2、3分鐘之久,當時 廣欽老和尚已經不開口講話了。結果,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到家之後,只要吃到肉就會吐,也經過每個結婚的男人都會經過的痛苦,家人一直反對吃素。因為女人都有個怪毛病,認為吃素的不是男人。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方法很簡單,吐給她看之後,她就沒有再逼 仁欽多吉仁波切吃肉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佛門之後,有一天在夢中很清楚看到自己跟一堆以前的朋友吃飯,桌上全部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喜歡吃的海鮮,而那些朋友一直勾引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吃那些海鮮。突然間,韋馱菩薩出現,拿著金劍打碎桌子,打完之後就沒有發生這種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敢說自己前世絕對是顯教出家眾,否則這一世韋馱菩薩不會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

在昆明市中有一座寺廟,仁欽多吉仁波切1991年去的時候,那座寺廟還是很舊,而且大殿有鬼。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去時,裡面有一尊2層樓高的韋馱菩薩,而這座佛寺是元朝時開始有的寺廟。仁欽多吉仁波切跪下來祈求韋馱菩薩讓這個寺廟興旺,一講完時就出現光,鬼眾就離開。仁欽多吉仁波切試過很多次,有些雲南信眾有簡單的事情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就教他們去找韋馱菩薩,結果一拜事情就解決了。但是,你們不能隨便拜,韋馱菩薩不理你們的,因為每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要信眾講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才會有效,要不然沒效。

為什麼要修護法?護法顧名思義是要保護佛法,不是保護你去打架、老公老婆沒事或讓你孩子讀書好、快點娶媳婦、嫁老公,與此無關。藏傳的護法分為兩大類,一種是世俗的護法,是有些人在生時修持過,發願、發誓言保護某一個教派、上師,往生之後,他沒有證到阿羅漢,成為介於鬼道與天道之間的護法,便稱為世俗護法,有些甚至只是保護一個家族。

另外,還有出世的護法,這種護法不是凡間的,而是已經證到法身的護法,主要是幫助修行方面、消除障礙學佛的事情。這種障礙不一定是壞事情,好事情也是障礙,比如說突然間讓你發大財、結婚也是障礙。護法主要是幫助我們消除這種修行上的障礙。如果是世俗型的護法,還有一點人的習性,如果你對他不恭敬,供養的東西擺錯,他都會生氣。因此,修阿奇比較安全。很多在臺灣學密宗的人,以為修護法就可以變成無敵鐵金剛,其實不然。護法主要是保護那些這一生已經決定解脫生死的修行者,連你的起心動念都能讓護法保護。

阿奇是直貢噶舉祖師 吉天頌恭的祖母,是真正人的祖母,不是從石頭蹦出來的。阿奇生在青海,父母親曾經去尼泊爾的蓮師佛塔繞塔求子,求的是兒子,生出來是女兒。換做是你們,就會認為不靈。有的時候,你們求菩薩、求上師,求白的給你們灰的,因為不能違背因果,而且你們看不到未來的事情。所以,阿奇生出來就與眾不同,正如《普門品》中提到,求女兒得女兒,生出來端莊、人皆恭敬。阿奇結婚生子之後,後來 吉天頌恭就出生。根據法本記載,阿奇是修到法身,也就是十地以上的菩薩,有自己的淨土,因此這一生專修阿奇,也可以往生阿奇的淨土。

阿奇在生時是一位母親與祖母,因此比較會保護小孩子。這並不是說阿奇不保護大人,而是對小孩子的慈愛會出現。阿奇往生的時候沒有留下屍體,而是變成虹光身離開,得道的山洞還在青海,離開時所修的法就是今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施身法,當時阿奇修完一座施身法就離開了世間。阿奇曾經發過誓言,只要是直貢噶舉的弟子都會護持,但是放心好了,你們如果做壞事,阿奇是不會幫的。你們如果做壞事,可能會罪加一等。

拿了法本的弟子如果做壞事,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不到,阿奇也會看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傳給弟子的是寂靜尊的阿奇,是站立的,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是武的、騎馬的阿奇。阿奇身邊有數不清的眷屬,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口傳阿奇之後,若弟子心懷不軌,就是對上師、教派、佛法不恭敬,不管你多會藏,阿奇都會將你掀開,歷驗不爽。所以,想清楚再修這個法,不想阿奇這麼接近你,就不要修。只要修了阿奇,阿奇就會接近,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阿奇的關係比你們好,所以阿奇一定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明修持阿奇護法的儀軌,並開示修持了阿奇之後,往生時一定會有保障,因為阿奇會保護你,就算這一生沒有修到很大福報,阿奇也會讓你的冤親債主不會阻礙你往生淨土,一定有用。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口傳阿奇法門,並告誡大家,仁欽多吉仁波切口傳一次之後,你們若不記得,不要問旁邊的人或師兄弟,因為他們不是傳法師,沒有資格傳法。學佛人常常會犯一個戒,就是「打妄語」。若非傳法人就不能講佛法,很多人覺得沒關係,只是教人家唸這個、唸那個。你們如果看到《寶積經》的內容會嚇死,要升座講法的上師需要符合20個條件,少1個條件都不行。很多人修行之所以一直修不出來,就是因為打妄語。打妄語的定義在於沒有這個果位不能講這種事,所以如果你的身分不是傳法的、不符合條件,卻整天教人家唸東唸西,那就是破戒了。

灌頂跟口傳的差別,在於口傳後有權利看、唸與修法本,而灌頂是指經過灌頂修本尊法,這一生能成就相應後就可開始傳法。所以,沒有得到灌頂而隨便傳法,就是不如法,尤其是咒語方面。因此,很多人唸大悲咒,卻很少人唸得有成就,就是因為沒有灌頂。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法本部分內容。

阿奇對三界(欲界、色界與無色界天)一切眾生都沒有分別,護持佛陀的教授,你要依照佛陀所教的道理滿眾生之願,這個部分很重要,如果你離開佛所講的因果因緣來求阿奇,阿奇不會滿願,再求也是沒用。例如有人來求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教他每天求阿奇,因為福報不夠,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不代表他有因緣與果報。有人可能會覺得很簡單,原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講一句話,就得到供養,但是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阿奇也不聽的。很多人以為是自己去求,這就錯了!很多人認為是自己去求的,但大家看佛經,釋迦牟尼佛教弟子跟很多菩薩求法之前是怎麼樣的?甚至釋迦牟尼佛會告訴某些菩薩要去何地聽佛法,所以不是自己衝去的,也不是自己愛做什麼就做什麼。

你們對護法的祈求不能離開佛理,像是有人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找到工作,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事呢?你們找到工作,薪水也沒有分一半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然就不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不要迷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皈依後當然很多障礙會消除,但是不要整天說某些事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很辛苦,要包你們工作、生孩子、結婚、不生病、去淨土。

法本中提到的事業不是世間的事業,好像很多人常來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生意不好,很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修法。也有人說自己事業不順,一問之下,原來他所說的事業是上班。仁欽多吉仁波切連自己做生意,都沒修過財神法讓自己的生意好。法本中所講的事業,指的是佛所教佛法要我們去做的事情,而不是蓋醫院、賑災就認為是佛的事業。佛教我們解脫生死、要自利利他,就是要幫助他人離開苦海,倘若你自己沒有離開,憑什麼利他呢?很多人以為教別人佛法就是利他,這不是很正確,只是幫助他結緣而已。

你自己有沒有把握解脫生死?如果有,才有資格利他,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就好像你沒去過美國,能夠告訴人家美國多漂亮嗎?再怎麼講,都講不出個所以然,只是看到書或電影而解釋給人家聽而已。所以,事業是指佛所教的一切我們都要做,如此修行方面都會吉祥,沒有稀奇古怪的事情發生。所謂如意,不是讓你的老公回來,而是你想去淨土就如你的意,想障礙減少就如你的意,這是護法主要的用意。

大家要看清楚迴向文,迴向不是迴向給眷屬,讓眷屬跟著你學佛,一切的迴向文都沒提到這個。迴向文中提到,願以此功德遠離一切障礙,意思就是每天修阿奇,自然這些障礙就會遠離你,不求自有,不需要特別求阿奇某個人很麻煩,要阿奇趕走他,這是惡的心。他自然會離開,因為阿奇會幫你,所以你相信就OK了。

法本最後提到「不受輪迴之苦」,為什麼要修護法?就是不受輪迴之苦,不是為了病,也不是為了心情好。佛法所講的話都是簡單扼要,不需要自己再加上去。佛陀來教我們佛法,就是為了讓我們不受輪迴之苦;釋迦牟尼佛是為了這件大事情,才降生在地球,所以你求別的一定不應驗。若你求不受輪迴之苦,只要有肯定的出離心,絕對會滿你的願。假如能夠滿你不受輪迴之苦的願,所有一切障礙自然會減少、消除掉,你們這些聰明蛋就是不會求,整天求世間那些小小的事情。

你若下決定斷輪迴的苦,諸佛菩薩、一切護法都會成就你。當然,會有個危險,可能會沒有朋友、沒有親戚,所以你們謹慎一點、想清楚。但是,話又講回來,我們是在家的,正如《寶積經》中提到,如果這一生有眷屬的緣,那就接受吧!所以,不要跑回家跟眷屬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以後沒眷屬,而做為離婚的理由,這樣不對。

所謂障礙,重點是你的心才最重要。一切人事物不能障礙,最重要是你的心,自己的心沒有這種決定,就算沒有障礙,也還是修不出來。所以,不要找世間的理由,做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所解釋的佛法。你的心若沒下決定、出離心不夠強烈、不深信無常,就會有障礙,因為你將佛法變成世間的東西在用。但是很奇怪地,你若下決定解脫輪迴的人,自然世間法對你的障礙會減少,甚至沒有。這些障礙會慢慢減少,因為你心裡已經下了決定,它們本來要來勾引你,看到這個人已經下決定,覺得不好玩就會離開。所以,重點就是自己,沒有決心,再講100萬年還是這樣子不會得成就。迴向文簡單扼要,但是十分重要,最後一句話才是整個佛法的精華──不受輪迴之苦。

所以,如果你再加一些,求讓兒子身體好一點,讓他繼續修行,這樣是沒用的,不要騙阿奇。阿奇是不好騙的,因為阿奇有太多眷屬,你們不知道有多少,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孩子後面都有派去的護法。你們修阿奇之後,人世間的災就不會出現,只要你們斷惡,就算人世間的災難出現,正如《普門品》中提到的會消失,就算有現象出現也不會傷害你,即便有人準備害你也會退掉。

去年,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決定不要去尼泊爾,因為阿奇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直貢澈贊法王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敏感,仁欽多吉仁波切求 直貢澈贊法王問阿奇,出來的結果一模一樣。阿奇事先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去,所以不需要你們怕東怕西,只要你們對阿奇有信心,對上師所傳的法、所講的話能有信心,你這一生絕對不會意外而死、非時而死,就算得病也不會讓你痛到稀哩嘩啦,絕對給你這一生有足夠時間累積足夠福德往生淨土。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傳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10 月 3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