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10月19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皈依弟子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她媽媽的事蹟及代替媽媽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

她媽媽是農家鄉村婦女,身體硬朗,很少生病,但有養雞、種菜,殺業很重。每當聽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殺業的果報,她都非常擔心,害怕媽媽來不及聽聞佛法就下三惡道。她曾經有幾次跪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前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媽媽的果報早日來到,並承諾自己會竭盡所能照顧媽媽、孝順媽媽,只有讓媽媽生病才能停止殺生。她傲慢地自以為參加法會很多年,就可以承受媽媽生病的果報,但當媽媽真的生病了,她才發現自己就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幾週所開示的,只有聽、沒有做。她懺悔自己只是表面學佛,沒有真正的依教奉行,沒有深信因果,不相信無常隨時會到,一直放縱自己的心,害怕失去家人帶來的痛苦,遇到困境沒有拿出勇氣去面對。她懺悔沒有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融入生活中。

10月6日晚間,她的小弟開車載媽媽去住家附近的診所看病,醫生開了感冒藥給媽媽,但媽媽昏睡到隔天,仍不見好轉。10月8日媽媽到桃園附近醫院掛急診,經過一天的檢查,發現發炎指數6.75,但因沒有其他異狀,打了一天點滴就回家休息,可是媽媽卻仍在昏睡,連說話的體力都沒有,走路也很困難。這時她才驚覺,媽媽是沒有福報找到醫生醫治。害怕失去媽媽依靠的她,趕緊跪在壇城前,羞愧地想起媽媽沒有吃素、也沒有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敢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連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媽媽的話都不敢講,只敢跪在壇城前不停地哭,並代替媽媽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懺悔曾殺害雞、羊、豬、海鮮、老鼠等無數的眾生,及媽媽為滿足子女的口腹之慾殺害許多眾生,她皆懺悔。

過了一會兒,心情平復些,她才想起可以帶媽媽去看一位醫生師兄――謝師兄的門診。隔一天,她推著輪椅進到謝師兄的診間時,謝師兄簡單詢問幾個問題及透過觸診等,確定疼痛的位置後,馬上告訴他們媽媽生病是因蜂窩性組織炎,必須馬上住院,並提醒蜂窩性組織炎要住7到10天。她立即陪媽媽在醫院做一系列檢查,看到媽媽受醫療之苦,已不能走路,話也說不出來,有失智狀況,做子女的卻無法代替媽媽承受痛苦,又因為媽媽沒有吃素,她也不敢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媽媽頭頂上加持,她難過地打電話給一位林師兄,經由林師兄提醒,才慢慢安住自己的心。她想起星期六可以去道場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減輕媽媽的痛苦。同時也回報組長有關媽媽的狀況,經由組長提醒,她才想到,自己平時沒有經常向家人讚揚上師的功德,她懺悔都是自己沒有改好,沒有依教奉行。媽媽的病情變化非常大,住院當天晚上,媽媽已經忘記家裡的電話和自己住哪,隔天星期五早上,她急忙趕回家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減輕媽媽的痛苦。

同時間,經由神經科醫生會診後,醫師告知弟弟,媽媽有可能是感染到腦部,謝師兄馬上開出轉診單,媽媽必須立即轉到醫學中心,當聽到弟弟來電告知要立即轉院時,她馬上到壇城再次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並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論媽媽狀況如何,她都全部接受,一切聽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安排。在趕回醫院途中,她心中充滿害怕和擔心,她和弟弟都是平民百姓,也不知要轉去哪?不久,她便接到師兄和組長的關心電話,提醒她可以找謝師兄、蔡師兄和王師兄幫忙,同時也提點她幾件事,讓她的心可以安定下來安排轉院。媽媽順利轉到一家知名大型醫院,在進行入院檢查時,王師兄也安排楊師兄前來急診室看媽媽及和弟弟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及家人的事蹟,讓家人的心安定下來。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師兄的幫忙,她的弟弟聽完師兄分享後,弟弟和媽媽便承諾要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時她發現媽媽精神變好、可以坐,講話也正常。好奇的她,還問媽媽他們家住哪?是否記得家裡的電話,媽媽都可正確回答。過了一會,急診室的醫生也前來告知媽媽現在的發炎指數只剩1點多,白血球正常,發炎指數並沒有達到住院標準,如要確認是否有感染到腦部必須做脊髓穿刺檢查,如果不檢查就可以改為口服藥出院。當聽到住院醫生說明時,她被嚇著了,接著仔細回想,前天發炎指數快接近7,白血球不正常,昨天住院時已無法走路,今天早上還神智不清,連下床都有問題,中午坐救護車緊急轉院,怎麼到晚上發炎指數就降到1點多,而且還可以出院?她立即告訴弟弟,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福報給媽媽,才使媽媽的病情恢復神速,也和弟弟說明指數都降下來,媽媽都有體力坐,請弟弟不要讓媽媽做穿刺檢查。一開始弟弟不願意,她再提醒弟弟,明天就要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做最好的安排,請先不要讓媽媽做穿刺檢查,最後兩兄弟才決定不讓媽媽受苦。隨即媽媽吵著要回家,因還在打抗生素無法立即回家,媽媽還發脾氣,力氣大到可以將她的雙手反折,弟弟這下才真的相信媽媽恢復了。

在回家路上,她告訴弟弟,醫生說,蜂窩性組織炎要住院7到10天,但媽媽只住兩天就回家,請弟弟和媽媽一定吃素,才是真的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隔天媽媽因沒有恭敬心而吃了葷食,腳馬上腫起來,也就沒有因緣福報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僅有弟弟、她及女兒至道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弟弟,只救媽媽一次,若是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要吃素,要弟弟和媽媽都吃素,而且要弟弟吃素後才能再來求見。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收下她和女兒的供養。弟弟因為還沒吃全素,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媽媽及弟弟有這因緣能茹素,這也是她一直以來的祈求。不久,謝醫生、蔡醫生關心詢問媽媽狀況,直說太不可思議,這是身為醫生也無法預料的。通常,罹患蜂窩性組織炎的患者要住院7到10天,她媽媽只在醫院2天,而且一般患者在施打抗生素後,身體會很虛弱,恢復期要很長,但媽媽卻都沒有這些狀況,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不捨的加持,這些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最後她發露懺悔,結婚時大魚大肉宴客,還曾拿過小孩。從小,她吃過無數的牛、豬、雞、鵝、羊、魚及海鮮,傷害無數有情眾生,她懺悔永不再犯;對於自己所做的所有惡事,她都接受其果報,並澈底改正所有惡習,下定決心解脫生死、往生淨土、利益一切有情,以報上師恩、父母恩及眾生恩。她感恩與佛無二無別、大慈大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及家人的照顧和救度媽媽,她發願生生世世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真學習佛法、依教奉行。趁此機會,她感謝組長及師兄的關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利益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眾!

接著,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10000遍。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10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