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9月28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和她的母親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分享母親與她皈依的經過,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母親與她的經過。

她是因為以前同事──鄒師兄的介紹,而參加2009年與2010年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及2010年的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第一次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到了門口,她真的嚇了一跳,等待進場的人很多,但是每一條進場的路線都有工作人員指引,他們的態度很親切,不慌不忙還面帶笑容的協助參加者驗票、進場。進場後馬上又有另一組工作人員帶她們入座,整個程序很有效率,這跟她們公司舉辦的大型活動不一樣。公司舉辦大型活動經常是吵吵鬧鬧進場搶位子,搞得工作人員頭昏腦脹一團亂,她也去看過國際水準的演唱會和表演,沒碰過SOP(標準作業流程)做得這麼流暢的,她想這是什麼厲害的團隊?這麼複雜的進場程序可以變得如此的簡單清楚,讓參加法會的人心不慌亂,她好想知道這團隊的CEO是誰。法會開始後,座無虛席的信眾都虔誠地注視著壇城,她悄悄地看了周圍的人幾次,發覺這裡的小孩不太哭,長輩們也沒打瞌睡,真是不可思議!當時的她並不知道,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從此開始。

2011年年初,已患輕度失智的母親常自言自語地說在家看到她已過世的阿公阿嬤,當時從美國回臺灣、暫時住在她家的小阿姨強烈建議把母親送去安養院,因為民間習俗有一說,若看到已過世的親人,表示應該活不久了。小阿姨把這件事告訴小舅舅,他們都認為母親的情況很快就會惡化,到時候和母親同住又要上班的她應該是沒有能力照顧母親的,所以只能將母親送往安養院。她因為不願意把母親送去安養院,又不知道如何是好,所以非常苦惱。直到現在她仍然清楚記得,有一天晚上9點多,她坐在母親的床邊,腦中突然閃出鄒師兄曾數度提起他的上師如何幫助受苦的眾生,於是她打了這一生最重要的一通電話,跟鄒師兄說了母親的狀況,請鄒師兄帶她們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鄒師兄立刻協助她們在當週週六下午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時也回臺灣過年的小弟和她帶著母親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跪下來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母親最近常看到已過世的阿公阿嬤,他們的阿姨及舅舅極力主張將母親送到安養院,他們不知道怎麼辦?同時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允許母親和她參加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母親還有一些壽命,今年9月要注意,不要讓母親獨自活動,不能跌倒,能夠過了9月就會「很好」。當時聽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很好」時,她和弟弟慌亂已久的心隨即安定,不再擔心。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很好」是什麼意思呢?無知愚昧的她直到皈依後才了解,「很好」就是用盡世間財富都買不到的寶藏——讓母親能夠有機會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聞佛法。

至於要參加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否能一輩子吃素?她的心非常的惡,居然回答:我儘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我也儘量。這時她才馬上改口大聲說:我可以一輩子吃素。於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母親及她參加週日共修法會及施身法法會。不可思議的是,求見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舅舅與阿姨便未再提起安養院的事情,舅舅並自隔年起將每年過年時的30位親友的大聚餐全部改為素食。她感恩上師慈悲救度,若是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母親不是進了安養院,就是流落在街頭,找不到回家的路。

2012年2月,在參加了1年的法會之後,她與母親再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讓她與母親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同意,母親與她像是在大海中迷失了很久的一條小船,隨時會支離破碎沉入大海,感恩上師收留她們,讓她們得到了依靠。同年的4月8日舉行皈依儀式時,不知什麼原因,母親如同用3秒膠緊緊黏在椅子上,無論怎麼拉都不起來,所以當天只有她參加了皈依儀式。過了幾天,她帶母親到失智學校上學時便發現了原因,母親每個星期會到失智學校上學1天或2天,雖然她有跟老師說過母親吃素,但學校給母親吃的是鍋邊素,而不是全素,所以母親在4月8日皈依儀式時不敢站起來參加。她感謝護法把她揪出來,她懺悔自己不孝順母親,沒有時時關心母親的狀況,以為母親能夠參加法會就都沒事了,把許多事都賴給上師。

經過這次教訓,她決定馬上修改,除了每天早晚與母親一起頂禮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每次帶母親去上學時也都會再次詢問學校,母親當天中午會吃什麼,以確定母親吃的是全素。剛開始帶母親參加法會時,她還擔心母親坐不住,但顯然她的擔心是多餘的,母親每一週都很順利、安穩地參加法會,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母親終於在今年(2014年)7月20日皈依,得到了人生中的2件至寶——皈依證及寶吉祥佛法中心弟子的紅背心,她感恩上師。

這2年來她的母親的狀況很穩定,朋友們都說看不出母親已中度失智,非常好奇地問是什麼原因?這個問題就只有一個答案——那就是他們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路照顧他們,連一個月前才來幫忙的菲律賓外勞也願意跟著她們吃素,而且已經能煮多樣好吃的素食,她讚歎這真是不可思議。

去年(2013年)2月初的一天早上10點多,母親在家裡跌了一跤,母親戴的塑膠眼鏡框戳破了左眼眉毛的地方,血流滿地,當時在家照顧母親的王小姐嚇呆了,王小姐雖然受過完整的照護急救訓練,但還是很緊張,打電話給她說母親跌了一跤,左眼眉毛處流血不止要送去醫院急診,她掛斷電話後趕回家,先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並報告母親受傷的事,然後再趕到醫院。

一到急診室門前,透過玻璃門,她看到母親與王小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很淡定地在聊天。上前一問,王小姐說:送來急診室,外科醫生馬上處理,傷口已縫好了。她看到母親的左眼眉毛處多了一條約10公分的傷口縫線,好像一條毛毛蟲,王小姐說急診室外科醫生說:歹勢啦,我是實習醫生,太緊急了,傷口縫得不太理想。之後他們3個人還一起去吃下午茶,然後才回家。

母親從跌倒到拆線,都不覺得傷口疼痛,他們只幫傷口塗中藥膏,沒有用醫院給的藥膏。母親患有糖尿病,幾年前曾經因為腳趾旁一個非常小的傷口而得了蜂窩性組織炎,但是這次這麼大的傷口卻很快就痊癒,沒有感染也沒有留下疤痕,他們知道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救度她與當時尚未皈依的母親,她感恩上師不但照顧她,也照顧她的眷屬。

2013年的5月,當時尚未皈依的母親在求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後,與她一起參加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辦的殊勝火供法會。同年11月,她與母親再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讓母親皈依並能夠參加12月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所舉辦的長壽佛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慈悲同意母親皈依及參加長壽佛法會外,並加持母親,告訴她母親的腎不好,其中有一個已經壞了,不能給母親吃生冷的東西,如:蘿蔔、白菜、瓜類等,醃製的東西也不行,要讓母親喝日本食品的元氣豆漿和即將販售的新產品「裙帶菜根」。於是她把裙帶菜根拿來煮湯,她們現在每個禮拜都會煮裙帶菜根湯,母親稱它為「仁波切湯」。

有一次朋友到家裡吃飯,喝了裙帶菜根湯後,直說實在太好喝了,她送了一包裙帶菜根給她,並跟她說這是她的 上師慈悲關懷弟子們的身體健康要她煮給母親吃的。朋友說:日本來的,一定很貴。她說很便宜,一包才315元。她因為工作關係,曾經有機會和臺灣著名大型進口食品超市的店經理討論過,他跟她說這些一包包的進口食品根本賺不了錢,種類多,利潤又低,為了食品有效期,上架後時間到了又要下架,上架和下架耗費人力,都是賠錢賣,只能拿外場的餐飲來補貼利潤。她感恩 上師為了眾生的健康,為了弟子有健康的身體學習佛法,不惜成本進口最好的日本食品給弟子。最神奇的是她這位朋友也在家煮了裙帶菜根湯招待朋友,隔天她的朋友驚喜地打電話來問哪裡可以買裙帶菜根,因為她多年的便祕,居然在喝完裙帶菜根湯後就順利解決了,真的是太厲害了。

今年的7月19日,她第5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是因為她闖了大禍。7月19日凌晨1點她向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再把酥油燈加滿後便回房睡覺。早上6點起來,打開臥室門準備去壇城頂禮時,發現家中都是煙。她和母親關著門,開著空調呼呼大睡,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到了壇城前才發現酥油燈燒了,上師的法照也燒了。原來裝滿的酥油已燒光,裝酥油燈的水晶碗燒成了一片一片的碎片,而上師的法照就蓋在酥油燈上,熄滅了大火。壇城桌的木頭面有一部分燒成了木炭,牆壁有一個黑黑的火焰痕跡,壇城四周及客廳的牆壁蓋了好幾層的灰,她不敢想像當時的火有多大,家中所有空調的出風口、包括她跟母親的鼻孔都黑黑的,趕來協助的鄰居和事後幫她們油漆的蔡先生都異口同聲說:燒成這樣,你們還能活著真是不可思議!

上師燒了自己,救了母親和她,還有放在壇城桌抽屜裡2002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親臨主法的本尊葉衣佛母祛病大法會的DVD也安然無恙。阿奇護法的法照只有壓克力面少許凸起,香爐、八供杯、花瓶都只是燻黑。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命之恩。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和母親早已葬身火窟,燒了房子,波及鄰居,後果真的不堪設想。她因為沒有保護好上師的法照,跪在燒盡的上師法照前無法站立,已經不記得是什麼時候才向組長師兄報告,她感謝組長師兄提醒要她趕快登記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向上師求澈底懺悔。

星期六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跟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這麼久,直貢澈贊法王的法照都好好的,她才皈依2年就燒掉上師的法照,並問法照是否有裝框?是否有靠牆放好?壇城桌的大小?她一一回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怎麼還會燒掉呢?」仁欽多吉仁波切入定而後開示,她前一陣子聽了朋友的話,學習佛法的心受了動搖。她深深懺悔學佛漫不經心,粗心大意,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的心不夠堅定,朋友講了兩句話就受動搖。

接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轉身問在旁的出家弟子怎麼罰她,出家弟子說:「罰一年不能參加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她的福報都燒光了,已經沒有福報了,不能不參加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出家弟子再想,出家弟子接著說:「做大供養。」接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每個星期六,只要我在道場,你就要來做大禮拜。」她犯了這麼大的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賜予她殊勝的機會能夠在道場做大禮拜,她只有感恩、再感恩。

她感恩上師一次又一次的救命之恩,她懺悔自己皈依以前貪愛美食,吃了數不清的眾生肉,遇到同事、朋友產後坐月子,還煮麻油雞給她們吃,不只讓自己種下惡因,也害了朋友,真的是非常可惡。她也做盡了壞事,貪、嗔、痴、慢、疑一樣不少。經常自以為是,執著心很重,每次碰到不順自己意的事情,都先覺得是別人的問題,其實全部都是她自己的問題。修改自己的行為時,她常常只想、只說而不做;她沒有慈悲心,曾因為職務之便強迫一位同事當天離職,而不願花時間再做溝通;她有很重的分別心,喜歡與不喜歡的人事物分得很清楚,喜歡的她就常接近,不喜歡的就不太理會;她也常無法站在老闆的立場設想事情,以致近年來經常換工作。

這次她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燒掉時,也燒光了她極微薄的福報,她除了深深懺悔一定要改掉貪、嗔、痴、慢、疑的惡習,並要好好依循上師所教的方法,努力修行學習,不要有別的念頭,以報答上師恩。她更要堅定跟著上師,一刻都不能鬆懈,要牢牢緊抓上師的衣角,永不鬆手。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常住在世、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持共修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在開始唸誦六字大明咒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先開示一則小故事。前陣子有一位女信眾,幾乎每個週六都來求參加法會,無論她怎麼哭或講故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答應。她來了很多次,結果到最後,她身為皈依弟子的婆婆,便帶著她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參加法會。那天,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已經皈依的婆婆,若是她的媳婦有一次不來,她就要繳回寶吉祥背心。當場,她答應了。結果,背心最後還是繳回了,昨天這位弟子來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為什麼上師講的話你不聽呢?以為上師是隨便開口講話?」她回了一句話:「我以為佛法可以幫助我的媳婦。」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位出家弟子,她用這樣的話回答,其中有什麼問題呢?出家弟子表示她是自以為是,要利用佛法來改變自己的媳婦。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本來佛法能夠改變每一個人的思想、心態與未來,但佛法是透過上師講出來的,既然這個弟子只相信佛法,不相信上師,就破了皈依戒。《地藏經》中提到,眾生起心動念皆是罪、皆是業。倘若她昨天來時哭得唏哩嘩啦地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還會給她機會,但既然她認為自己的看法與想法是對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有膽子讓她繼續做弟子呢?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原本所屬組別的組長,要收回她所有的法本,只允許她參加每個月的施身法法會,她也可以不必來。

你們每個人都以為上師坐在椅子上講的話是開玩笑,不要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連平常講的話都不是開玩笑的。每個人都以為上師念佛、加持才是在講佛法,其他都是胡說八道,明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講得這麼嚴重,只要她媳婦一次不來,她就要脫下寶吉祥背心,她還要賭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仁波切,連自己的孩子沒改好都不敢賭,她憑什麼覺得媳婦來1年就可以改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不允許某些人來法會,其中有很複雜的因素,並非是苦不苦、上師慈悲不慈悲或佛法靈不靈,而完全是因緣法。因緣不具備,再哭也沒用,你們不必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玩了。

繳回背心的弟子昨天來,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是隨便講講,只是開玩笑講一句話。由此也可看出,她覺得寶吉祥這件背心可穿也可脫。講話不算話的人,表示不負責任;不負責任的人,一定會作惡業、惡因,因為講話不負責任。臺灣現在這麼亂,就是因為大家都不負責任。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示過,日本人口有1億多,臺灣只有2000多萬,但臺灣幾乎隔一天就有人被殺,昨天又發生了。這些問題出在哪裡?就是家庭的教育。你們生了孩子卻不教,好一點的丟給學校,不行的就問神明、卜卦,再不行就算命,若還是不行就丟給佛菩薩。

《地藏經》中講得很清楚,孩子做錯事、做壞事,父母親要負責任。你們以為只是負法律上的責任?因果裡面,父母親也有一份。現在臺灣出現的狀況,是大家都不教孩子,也不教媳婦,認為不要吵,反正兒子喜歡她,好不容易有人要嫁給他,有一房媳婦最重要,就要佛菩薩幫忙管好媳婦。佛經中,釋迦牟尼佛有教如何做婆婆、身為婆婆要怎麼對待媳婦,但沒有提到釋迦牟尼佛會主動出現幫忙教媳婦。

你們這樣糟蹋、汙衊佛法,佛法遲早會滅亡。你們什麼都要?你們若是什麼都要,問問自己做過什麼事,你們這一生做過什麼好事?吃肉吃了幾十年,不過有一點點很淺的善根接觸佛法,就希望1年可以改變?太離譜了!昨天那位繳回背心的弟子如果跪下來哭、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還會給她一些機會,結果她還頂嘴說以為佛法可以改變自己的媳婦。連釋迦牟尼佛都沒辦法改變自己的種族,讓他們相信因果,你們認為自己是什麼身分?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開示你們,學佛不是為了這種事,是要改自己,而你們連自己也沒改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幫你們包山包海,要幫你們教媳婦、兒女,也要救你們的命,哪有這麼便宜的事?每個人都有貪念,自己卻不改!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開示這一則故事,是因為你們全部都犯過相同的毛病。若是剛開始、未聽聞過佛法的人有這種觀念,還情有可原,但她已經皈依這麼久,卻仍然有這種觀念。釋迦牟尼佛之所以預言佛法以後會滅亡,就是滅在你們的手上、滅在那些所謂弘法人的手上,因為不將佛法正確的觀念告訴所有的信眾。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10000遍,並修持阿奇護法儀軌,法會圓滿。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10 月 0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