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9月21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在2013年6月2日皈依的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向各位師兄、大德分享她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緣的經過,並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她的惡行。

首先,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幸能夠透過買房子的因緣接觸到寶吉祥,進而能夠皈依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學習佛法。2011年,他們家買了徐師兄在臺南的房子,這件事開啟了他們與寶吉祥結緣的契機。

當時徐師兄、李師兄一家人為了親近上師,決定舉家北遷,於是委託不動產賣房子,而他們家則透過臺南的仲介找房子。2月28日看屋後,她們從房子走出來,仲介隨手一指,說前面路口有一間店面要賣多少錢,當時仲介只是在做比價的暗示,沒想到,她的母親卻說:「那我們去看看。」而才到徐師兄家門口,母親居然馬上就歡喜地說:「我很喜歡這間房子。」於是當下請仲介幫他們談。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看到這間曾經經營過日本食品店、掛過集團招牌的房子,後來徐師兄跟他們分享,當初招牌一掛上去時,天邊就出現了彩虹。

透過南北仲介的聯繫,在4月1日他們見到了不動產的業務白小姐。初次見面,白小姐就告訴他們:「我們老闆說絕對不能騙人。」她當下感覺這位老闆真是好。而當知道老闆是一位在家 仁波切時,她心裡更是無比歡喜。4月4日,徐師兄一家南下,他們簽約了。

不同於想像中令人有些緊張的房屋買賣,他們與徐師兄一家一見如故,幾乎無縫接軌地直接就開始分享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眾生的事蹟。白小姐分享她的弟弟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經過,徐師兄則分享他們夫婦皈依前因重度不孕症求子無望,到皈依後順利生下活潑的女兒,以及女兒2歲時從樓梯上摔下來,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護,無量化身將她抱起來(詳情請見寶吉祥佛法中心網站,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量化身第9篇)等經過。那一次簽約,彷彿是一場精彩的分享會,簽約只是順便一提,他們津津有味地聽著師兄們的分享,內心無比讚歎。

簽約那一天,聽到師兄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年舉行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會場中不設功德主、採公平抽籤的方式點燈,不為自己的利益舉辦法會,她真的是打從心底讚歎。過去她曾經接觸過顯教與其他藏傳佛教道場,看到幾乎每個道場為了募款及功德主產生很多的紛擾,也看到幾乎每個道場都為了缺信眾與弟子而苦惱,以致於難免阿諛奉承信眾,因此她深深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以如此平等的慈悲利益眾生,這是一件多麼大智慧、大慈悲、了不起的一件事。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報名了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與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法會。

簽約時徐師兄帶了許多寶物與他們分享,因此當天他們請了《快樂與痛苦》,請了中藥膏,同時也相約要去珠寶店。她還記得第一次北上到珠寶店,徐師兄在路上跟她分享:「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弟子們福報不夠,所以希望每個弟子家裡都有寶,不然像我們這種尋常人家,怎麼能夠有這些寶物?而且最重要的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賺的每一分錢都是拿來護持教派、利益眾生。」而後在餐廳遇到曾師兄分享說,有一次旅行時遇到一位拍賣公司的拍賣官,讚歎地對她說:「你身上的行頭上千萬吧!」師兄說:「才不是!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以超級優惠讓我們得到寶的。」她感慨地說,我們哪裡識貨啊!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予的一切,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透過珠寶店的因緣,教導她比珠寶更珍貴的做人原則。

2011年4月,她訂了LOGO戒與翡翠墜子,一個禮拜後,珠寶店進了一尊翡翠觀音墜子,非常莊嚴、令人喜愛。珠寶店的師兄幫她請示後電話通知她,價錢是比LOGO戒加翡翠墜子高出一些,她一聽,正在猶豫超出了預算,師兄告訴她:「之前訂的翡翠墜子可以換成觀音墜子。」她當下起了惡念,說了一句:「所以LOGO戒也可以換嗎?」師兄嚴肅地告訴她:「如果你一定要換,當然也可以讓你換,只不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我們,說出去的話要講信用,做人要信守承諾。」當下她非常慚愧自己錯了,考慮之後決定維持原案。這件事情之後,她始終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也感謝師兄的提醒。「講信用,信守承諾」這個原則,看似簡單,但何等的難行啊!

借此機會,她懺悔,過去的她太習慣出爾反爾了,小至買東西之後反悔而退貨、換貨,大至訂婚之後毀婚,總是自私自利地只想到自己的立場、為自己盤算而讓許多人痛苦。透過這次買珠寶,她的惡習就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揪出來了,她非常懺悔,更是非常感恩。在這之後,她提醒自己要把講信用、守承諾當成加強學習的功課,提醒自己許下承諾前要更加謹慎。漸漸地,她體會到真正要做到講信用、守承諾,必須要把別人的立場、感受與得失擺在前頭,有時候必須不去理會自己個人的好惡感受,必須要學著把自己的利害得失放在一邊,必須要有堅強的意志力對付自己的自私心態,總之要學習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示範的「原則永遠比得失損益更重要」。

接觸珠寶店,聽師兄分享,越發讓她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太了不起了。王師兄跟她分享說當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經營珠寶店,是因為看著女弟子們福薄,希望她們戴上這些珠寶能夠增加一些貴氣。她還記得師兄在餐桌上跟她分享時,因為感恩上師的恩德而一度哽咽。珠寶店的師兄跟她分享說,珠寶店的寶石都是天然無燒的,不像一般業界將加熱處理視為理所當然,但在珠寶業界,要取得珍貴的天然無燒寶石並不是有錢就買得到,有人有錢但一生就是找不到真正天然的寶石,而我們之所以能夠得到這些寶物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珠寶業界多年,累積了豐厚的經驗,以及堅持誠信原則所建立的聲望,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報庇蔭下我們才有機會得到這麼珍貴的寶物。

此外,曾經有位師兄跟她分享,他們請購了星光藍寶戒指,掉了兩次,雖然找到了,卻因為懺悔自己福報不夠、戴不住而不好意思說。沒想到不久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珠寶店的員工請他們送回店裡,而後待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檢查之後,確認是鑲工的問題,立即拿出三顆品質更好、更漂亮的星光藍寶請他們前來挑選,並指示戒指重新設計,等於換一顆品質更好的給他們,卻只酌收完全不成比例的少許工本費。星光藍寶是何其罕見的現象寶石,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為了負責到底,不計得失成本。當事人師兄跟他們分享時感恩地說:「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予的!」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示範「原則永遠比得失損益更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生意的原則,就怕眾生吃虧,在在都為了保護眾生。

簽約完不久,徐師兄打電話給她:「我想帶你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她很緊張,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件何等殊勝的事啊!但她心裡知道要把握因緣。於是她怯怯地說:「好,可是我不知道要請示什麼。」徐師兄提示她為父親求超度,於是促成她第一次求見的機緣。

第一次到道場,排隊求見時,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體質偏寒的她,感覺心口有一股暖流,很溫暖,感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強大的加持力。一跪下來,仁波切問:「什麼事啊?」她回答:「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爸爸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超度?超度到哪裡去?」她非常慚愧,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的信心與恭敬心不夠。她回答:「不知道爸爸現在在哪裡?」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你父親生前有吃肉嗎?」她回答:「有。」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你父親有學佛嗎?」她再回答:「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有吃肉、沒學佛,那當然就在地獄裡。」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超度,並不是拿錢來就能得到超度,你看我這裡沒有點燈,也沒有設立功德主。所謂的超度,是亡者的子女要跟佛菩薩的慈悲心相應,這樣亡者才能得到真正的超度。」她點頭稱是,內心感恩讚歎。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你爸有幾個兒子?」她回答:「兩個。」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爸說,他有兩個兒子,為什麼兩個兒子沒有來?」她心裡轉了一下,心想:「小弟我叫他來他一定會來,大弟我不確定。」尚未開口,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如果你沒說,那就是你的問題;如果你說了,他們不來,那是他們的問題。你下個禮拜還可以再來求。」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賜予他們機會。

借此機會,她懺悔自己當時沒有深信因果,當下不懂得為父親懺悔,累積福報,浪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量與時間。也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13年大年初一帶領弟子與信眾唸誦《地藏經》時慈悲呵責:「每個來求見的人都說不知道亡者在哪裡,從來沒有人像地藏菩薩這樣深信因果,知道母親沒學佛一定墮在三惡道。」當下她非常懺悔自己做錯事,不孝順、沒有深信因果,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教導。

在第一次求見之後的下一個禮拜,她帶了小弟與小弟的女朋友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跪下來,她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稟報:「報告 仁波切,這位是我的弟弟。」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弟弟:「還在唸書嗎?還是在工作?」弟弟回答說:「現在在建築師事務所工作。」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針對弟弟的工作態度開示教導:「你不能想等被罵了再說,你要在老闆想到之前先想到,因為有一點點的誤差,都可能讓老闆損失很多,甚至還會出人命。」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今天不是我罵你,而是我代替你父親罵你。你父親以前也曾經跟你講過,只是你沒有聽。」

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弟3歲喪父,曾經對她說過對父親沒有記憶的遺憾,她想他一定希望能得到父親的教導,可惜就算父親說了,他也聽不到,因為早已是天人永隔了。她父親生前是教藥學的副教授,是一個非常認真嚴謹的人,所以也一定會看不慣小弟的工作態度。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幼年喪父的小弟能夠感受父親教導的溫暖。

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轉向她問:「上個禮拜我說了什麼?」她說:「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爸爸在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上個禮拜之所以要你帶弟弟來,是因為你父親是一個非常傳統的中國人,他認為兒子一定要來。」接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爸爸的名字與生肖,並問他們能不能吃素,他們回答:「可以。」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允他們參加施身法法會,為爸爸超度。

而那天因為弟弟女朋友的媽媽長骨刺,無法決定是否開刀,所以一起前來求見。於是最後,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這位是弟弟的女朋友。」仁欽多吉仁波切笑了:「很好!」接著指著弟弟、對弟弟的女友說:「如果跟他說了,他還不改,那你就一個禮拜不要理他。」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說:「你母親長骨刺是過去曾經殺魚的果報,不開刀會痛,開刀又有風險,你回去跟家人討論看看再說。」等求見完下來,弟弟的女朋友讚歎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厲害,關於弟弟的工作態度,之前跟他說了很多次都不改,而且,弟弟最害怕的,就是女朋友不理他!而這一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諄諄教誨與不斷叮嚀。在此她深深懺悔,在她還是參加施身法法會的信眾時,有天晚上下班回家,突然想喝熱湯,於是心裡起了惡念,趨車前往葷食麵店,請老闆娘煮湯麵但不要放肉。當時愚昧的她不懂懺悔,回家路上還自以為是、找藉口說六祖慧能也吃鍋邊素。結果下一次施身法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在法座上呵責:「你們來求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有問你們能不能吃素,你們回答可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讓你們參加。有人可能想說六祖慧能也吃鍋邊素啊!請問你們,六祖慧能已經證到空性,你們證到空性了嗎?」在此她懺悔自己不守承諾,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無所不知慈悲呵責,連當時身為信眾的她都盯得那麼緊,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的,眾生真的是業障深重,少講一句、少叮嚀一下,馬上就回頭、墮落了。

2011年11月,她前來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我很兇的,為什麼要求皈依?」無知的她當下回答說:「想幫助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還想幫助眾生──驕傲;這次不答應你的皈依。」她深深懺悔自己當初沒有恭敬心,傲慢、自以為是,同時深深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每一句呵責都蘊涵無盡的慈悲與智慧。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後,無知的她一直在反省體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教法,懺悔自己的錯誤心態,同時她也感恩後來在懺悔法帶中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學佛要先有出離心解脫生死。在還沒能做到解脫生死之前,你們先不要這麼偉大發願要度眾生,不然到時候,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來。」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慈悲地糾正眾生的錯誤觀念、總是在眾生想法偏離的時候馬上拉回來,總是慈悲地引導眾生學佛的次第,總是在為眾生未來的死亡時刻清除障礙,她深深地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的無盡慈悲。

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讓她在102年6月2日皈依。她非常慚愧,自己有多壞,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自私自利、自以為是、業障深重以致於信心時強時弱,恭敬心時有時無,總是用自己無知的腦袋想事情,只想著保護自己,隨著貪嗔痴慢疑五毒與忌妒起惡念、造惡業,雖然她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不是因為身體的病痛,但事實上卻也是心病極重的人。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慈悲攝受,即使是看似嚴厲的呵責,也蘊涵了無盡的慈悲與不捨,不捨眾生墮入三惡道,不捨眾生因為做了壞事而嚐到苦果。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以無盡的慈悲給眾生機會,若要確實檢視自己,她哪有資格皈依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但是與佛無二無別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始終懷著不捨眾生的慈悲,只要眾生有些微的恭敬心、學佛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都願意賜予機會聽聞佛法、學習佛法、修改自己,幫助眾生解脫生死,她讚歎,這真正是至高無上的恩德啊!

在未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她真的就像小船在五濁惡世當中載浮載沈,隨著業力遭遇一波波惡緣善緣,始終無法清楚地確認生命的意義、人生的目的,追逐著連自己都認識不清的種種目標,但又常常對自己將會面臨的死亡、親友的死亡感到害怕不已。她感恩與佛無二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大醫王的慈悲智慧,引導她認清生命的本質,知道它只是一個階段,一切的好與壞都只是暫時的,重要的是透過薰習,堅定強化對上師的信心,追隨上師學習佛法,離開輪迴的巨輪,解脫生死。

她感恩上師,皈依後不久,母親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庇護下,重報輕受。7月7日晚上,她參加法會回到臺南,媽媽帶著狗狗騎車出門。不久之後,媽媽打電話回來,說她發生了車禍,就在離家不遠的公園路口。她趕到現場,先是看到兩台重疊在一起的機車,接著看到母親被人攙扶站在路旁,等待救護車送去驗傷。由於看來並無大礙,於是她先回家,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佛母頂禮,並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那位與母親相撞,看起來比較嚴重的年輕人,接著帶著健保卡、中藥膏,奔向醫院。沒多久,接到對方年輕人打來道歉的電話。檢查結果,母親除了幾處的瘀青、擦傷,就只有一個約莫一到兩針的傷口。

事後他們看了弟弟在事發現場所拍的照片,真正覺得不可思議:兩台機車攔腰撞上,對方車頭全毀,媽媽的車子車身歪掉,而兩個人,加一隻狗居然都平安無事。媽媽說撞上的那一刻她完全沒印象,只知道當她回過神時,人好端端地正坐在倒下去的車子上,彷彿有人將她扶著坐在那裡。她一聽,當下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於週六北上感恩上師。求見時,她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媽媽加持,媽媽禮拜天車禍,傷得很輕,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入定一會,說了:「沒事。」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你們每個人的命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的。」這句話一點都沒錯。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們這個色身的命新的活路、救度弟子們的法身慧命,也救度弟子們眷屬的命。機車行老闆本來說媽媽的車子不能修,買新的大概六萬多;但不久,老闆竟把車子修好了,只花了五千塊。她和家人都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感恩上師加持母親,母親的傷口在一個禮拜內好得差不多,讓不才的她得以在7月16日第一次參加法會團,到印度拉達克參加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法會。她還記得法會第一天豔陽高照,他們在戶外參加法會,高山上直射的大太陽彷彿就要把人融化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澤庇蔭,在場的藏人讓出遮陽的棚子給他們。第二天一早,有師兄傳達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對於藏人來說,大太陽是上師的加持,下雨天也是上師的加持,因為視一切為上師的加持而能安忍一切的處境。不像寶吉祥的弟子金枝玉葉。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不忍心看到弟子們被曬乾、曬壞了,所以特別加持讓今天天氣涼爽。」果然在當天,一樣的地點,天上佈滿祥雲,一樣是晴天的戶外,置身法會會場卻有如坐在冷氣房般的清涼。

到了第3天,下雨了,藏人依舊在濕答答的戶外席地安坐,他們又承蒙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澤而得以進到室內參加法會,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則在面對戶外、可能會被雨飄到、淋到的棚簷下的法座上幫他們修法。法會進行到一半,有位男眾師兄匆匆進來問誰有暖暖包,後來得知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暖暖包時,她覺得好慚愧也好懺悔,懺悔自己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多的福澤庇蔭,卻只知道為自己想,只知道自己的冷熱,卻從未想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覺得冷。仁欽多吉仁波切把自己尊貴的生命、寶貴的能量與修行的功德福澤都給了眾生,包括罪障深重的眾生,而她竟然從來不曾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設身處地著想過,真的萬分懺悔。

她回想起來,對上師感到許多的慚愧與懺悔,這一生,有幸皈依與佛無二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得之於上師的,太多太多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予的殊勝教法,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示範的偉大人格,祈願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她能夠將上師的教法謹記在心,以上師的教法洗滌內心的五毒垢染,對上師的教法能夠有如實的體會。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在此分享的機會,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愚昧如她才能在此讚揚上師。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裨益一切有情、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將會有一個颱風經過臺灣,在法本上提到,當發生颱風、天災、地震與日蝕、月蝕時,修法的功德比平常多很多倍。道理很簡單,地球今天會遭受一切天災,都是因為人類作惡,當作惡的業報成熟,果報就會呈現。很多人以為颱風就是天氣的變化,事實上當颱風產生,颱風裡面有很多被人類傷害的眾生。修法不是你們所想的祈求平安,平安是不殺生、不起貪念而來的。所以,修法是要讓這些怨恨的眾生得到超度,解決他們的怨,災難才會減少。

在藏傳佛教密法中有8個此生專修絕對能得成就的密法,所謂成就指的是此生絕對能夠解脫生死。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施身法是八大成就法之一,涵蓋了顯教與密法。施身法是西藏一位女瑜伽士在1300年前所創的特別超度法,寫此法的原理乃是根據《大般若經》中的智慧。「施身法」是漢人的翻譯,但在藏文中稱此法為「斷」,切斷一切煩惱、輪迴的業力。如果沒有任何法門斷煩惱,這一生修行時會遇到很多障礙。

為什麼漢文翻譯為「施身法」?就是修法者透過密法的觀想,將自己的身體變成甘露,供養諸佛菩薩,再布施給一切眾生吃。所有六道中的眾生都一定有吃的習慣,不管在天界或地獄道也好,每個眾生都想吃到東西。尤其在地獄、餓鬼道的眾生得不到食物,所以透過觀想將行者的身體變成他們喜歡吃、而且能吃到的東西。當食物被吃到他們的身體裡,就會變成甘露,會停止一切地獄、餓鬼道眾生心中的嗔恨心。當他們的心停止嗔恨,才能夠感覺到佛菩薩與行者的慈悲,也才能接受超度。

超度並非你們所想的唸經、打七、迴向就能做到,其中有很複雜的因素。以《地藏經》而言,若家中有人往生,一定要在他死之前,在他的耳邊高聲唸誦《地藏經》,一直唸到他斷氣之後還繼續唸,並且高聲告訴他,會將他生前最喜歡的東西布施供養出去,包括他的財產。現在幾乎沒有人能做到第二點,誰捨得?認為父親死了,留下的財產就是自己的,身為父親的兒女,就以為應該屬於自己,但是《地藏經》中提到是如此。為什麼《地藏經》中這樣寫?因為《地藏經》特別講因果,讓我們很清楚,若此生沒有如法修行,所謂如法並不是指唸經或吃素,而是所做一切行為是否為上師所教導解脫生死的佛法,離開這個就不是如法,像是求保佑、求健康都不如法,而是邪見。

《地藏經》中地藏菩薩講得很清楚,能夠學習佛法、修行佛法的眾生少得很,能夠在生前有福報得到具德上師的幫助而超度的,是幾乎不會發生的事。因此,地藏菩薩教了很簡單的方法,能幫助亡者累積福報。《地藏經》後面提到,亡者的眷屬要代表亡者廣做佛事。很多人以為多跑佛寺、到處點燈捐款就是廣做佛事,但大家要了解寫佛經的時代是唐朝,古人以前講話沒有這麼囉嗦,簡單扼要就講完,甚至用一個字就講完,哪有像現在講一大堆,用手機還打一大堆符號上去。現在人類的文化正面臨崩潰,恢復以前沒有文字的時代,你們使用智慧型手機時幾乎都愛打笑臉、哭臉,就表示懶得寫字。

人類之所以有文化,就是因為有文字。如果認為寫符號就好,狗與貓也會留下符號,若是如此人與畜生有什麼不同?不敢說發明智慧型手機的人業障重,只能說是你們業障重。人類的文化在不知不覺之中消失了,大家還覺得很好玩,現代人之所以越來越懶,就是因為如此,按個笑臉表示自己喜歡,按個哭臉表示自己很慘,還有這麼多聰明人喜歡看,而別人是每按一次就賺一筆。末法時代的人表面看起來很聰明,其實越來越愚昧。

廣做佛事的「廣」不是指跑很多佛寺,而是要做佛曾講過如何累積福報、幫助亡者的全部事情。「廣」不是多,而是全部接受佛所講的一切方法,而去做一切佛所講的事情。「佛事」不是打齋、助唸,而是佛所教的、所講過的事。佛所講的是解脫生死、離開輪迴苦海的事,絕對不是唸個佛號、點個燈就算。任何人要來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超度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規定亡者的眷屬這一生一定要吃素,為什麼?因為你們不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未皈依的供養,而且你們平常沒做好事,財產不肯捐出去,也不肯廣做佛事,亡者憑什麼有福報接受超度?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將條件開到最低,吃素就是不殺生,如此一來慈悲才有一點點煙出來,連感覺都還沒有。有慈悲的煙出現,上師與佛菩薩才感覺得到你要幫這個亡者,才會相應。昨天有信眾求見,說自己盡量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告訴他那就給「盡量佛法」;有信眾說要吃素100天,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那就給100天的佛法,100天之後亡者就會回來,結果他還說:好啊!

如此一來,就是把超度這件事當成儀軌,認為做完了就不關自己的事。為什麼要超度亡者?因為所有祖先的基因跟我們一樣,如果祖先在受苦,也一定會影響到我們。佛教之所以贊成火葬、不留屍體,因為屍體留得越久,土地吸收他的基因,就會影響到我們。中國人要好的風水,就是因為地的氣場好,就對基因好,也會讓後代好,現在大家弄清楚了,不要迷信風水。你們以為祖先牌位放錯位置,就會影響到下一代,其實不然;這是因為你們沒有將祖先超度好。只要有一世的祖先沒有超度好,還在惡道中受苦,你這一生絕對有狀況。因為他的苦沒辦法告訴別人,不能找別人幫忙,只能找與他有關係的。

為什麼佛教我們這一世要解脫生死?很簡單,因為你若這一生不解脫生死,生生世世都會受到那些基因干擾、騷擾。很多人認為不會,其實是會的。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個弟子生了雙胞胎,兩個一起出來、受同樣的教育、有同樣的父母,結果兩個的個性不一樣,這就是因為過去世的業與祖先的差別。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見過同卵雙胞胎,以醫學來說是同一個,結果兩個人的個性、未來都不一樣,連讀書的興趣都不一樣。因此,佛法才是澈底解決我們生生世世問題的方法,沒有任何醫學、科學可以澈底解決。

施身法是一位女瑜伽士瑪吉拉尊特別慈悲創造的法,在直貢噶舉若有行者想學此法,則至少要有10年的顯教基礎,對所有經、律、論根本的原理都不會走錯,很清楚佛所講的是什麼。佛所講的事情很簡單,就是解脫輪迴。若這10年的基礎OK了,才能教密法。上師在教密法之前,會看弟子有沒有這種根器。在寶吉祥佛法中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用種種方式試弟子,有很多人突然間不能學密法,你們以為是被罰,其實不是罰,而是你沒有根器,沒有這個緣,對三寶與上師不恭敬,那就沒緣了。

密法分為四個部分:事部、行部、瑜伽部與無上瑜伽部。在獲傳密法之前,每個行者一定要圓滿不共四加行,也就是10萬遍大禮拜、10萬遍百字明咒、10萬遍獻曼達與10萬遍上師相應法。現在有個教派說,如果不是出家眾,在家的拜1萬遍大禮拜也可以。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苟同這種說法,因為是祖師訂下來要做10萬遍,我們不能改動祖師訂下來的佛法。之所以要10萬遍,有其中的道理,以後再說明。不共四加行全部都做完,上師會再傳你一個本尊閉關,閉完關後OK了,才會傳密法。OK不是指有大神通、磁場很強,而是上師要檢驗你的心,是凡夫俗子、修行者或登地菩薩的心?心若不對,傳法給你也沒有用。

因此,要學施身法,要先做好這些條件,通常會先以觀世音菩薩為本尊閉關,唸100萬遍六字大明咒。100萬遍六字大明咒,不是拿著計數器在算,這種不算,而是至少要在關房中3個月不能見人,就是唸六字大明咒。唸滿了,上師還要檢查看你的閉關有沒有得到資糧,有沒有能力幫助自己與眾生解脫生死,如果沒有就再閉。因此,你們全部都沒有學佛,不要以為見過些活佛,就認為自己是佛教徒。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教派中是出名的嚴格,只要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人,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法用的是古代西藏教佛法的方式。為什麼現代沒有這麼嚴格?因為太多寺廟需要重新蓋,每個教派都需要錢,既然需要錢就不能嚴格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蓋佛寺、不需要錢,再加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會賺錢,所以就很嚴格,這是條件嚴格的來由。

要學施身法,在噶舉派中不管哪一宗派,一定要學一個禪定的功夫──大手印。大手印分顯教與密法,要學到大手印,一定要修完不共四加行,上師再授予你灌頂後,你才能修習上師所傳的口訣。口訣不是長篇大論,只有短短的幾句話。大手印分為4個次第──專一瑜伽、離戲瑜伽、一昧瑜伽與無修瑜伽,每1個次第再分3個,因此總共是12個次第。要修施身法一定要證到離戲瑜伽,最少對空性有體悟,執著很輕,甚至沒有執著任何東西。當然,最重要的是已經具備慈悲心。具備慈悲心還不夠,必須是有菩提願,而且已經在行菩提,行為已經在菩提道裡面,超過發願的階段。

種種條件加起來之後,才可以開始學施身法。學施身法有一個問題,就是一定需要特定的法器──人腿骨。人腿骨法器並非隨便從墳墓中挖出就可以用,而是有很特別的條件需求,對骨頭的形狀也有規定。通常這種骨頭是從天葬取得,大家知道西藏有天葬,而能夠被天葬,就表示是有福報的人。天葬對我們來說很殘忍,要將屍體切割、敲碎。第一座天葬臺,就位於直貢噶舉祖寺旁邊,因此天葬在直貢噶舉特別出名。直貢噶舉的天葬與頗瓦法之所以出名,因為這是我們的工作。腿骨一定是在天葬時看到才能用,而且取得之後,當然也要上師的加持才能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目前所使用的法器,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以前用過而傳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藏傳佛教傳承而言,就是施身法的法脈已經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上。通常上師的法器是不給弟子的,並不是不捨得給,上師連命都可以不要,豈會不捨得法器?不給是因為弟子沒有資格用。所有的法器經由修行者使用之後,就會有護法在上面,你若不成材,不要說給你用,連看的機會都不讓你有。有了這個法器才能修施身法,這些條件具備後,也要看有沒有人與施身法有緣。

在古代,因為瑪吉拉尊是在家的、結過婚、生過孩子,也將法脈傳了下來。現在瑪吉拉尊的佛寺還在西藏,在蓮師的第一座佛寺──桑耶寺再過去一點的地方。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一直叫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還沒有時間過去看。因為施身法是在家、出家都可以修的法,變成現在有很多在家的瑜伽士會修。以前到中後期,因為很多人知道施身法對眾生有很大的利益、對橫死與業障重的眾生非常殊勝。有些瑜伽士會跑到人家門口去修法拿供養,因此慢慢地有些教派不容許修施身法,因為會讓人感覺不好。

以前規定要在八大尸陀林修施身法,在印度或西藏總共有8個地點是火葬的地方。很多人以為尸陀林是墳墓,其實是火葬的地方。在火葬台附近,都一定有一些鬼魂遊蕩,所以是到這些地方修施身法,而不是晚上跑到墳墓去修,因此有弟子以前跟著別的仁波切學到的不是很正確。八大尸陀林是有根據的,在印度與西藏總共加起來有8個地方,在古代時是火葬場,現在也是火葬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沒有去過尸陀林,因為臺灣沒有。如果在臺灣有人跑去火葬場旁邊修法,很可能會被打死,因為臺灣太迷信,認為要招魂跟著回去,要亡者起來,說火燒到他了,這是迷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學施身法,是在雲南一座直貢噶舉的佛寺,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一直護持這座佛寺。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要學一個最殊勝的超度法,有一位80幾歲的喇嘛從來沒離開自己的佛寺,後來到了昆明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一定要左手搖鈴、右手搖鼓,照道理來說,普通喇嘛學鈴與鼓大約要1年左右,才能掌控節奏。但是,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拿上手就會搖,就知道自己上一世學過施身法,這一世又自以為是地學了這麼辛苦的法。

後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特別在印度關房中授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灌頂。這個灌頂一定要在晚上,仁欽多吉仁波切清楚記得,當天灌頂前整個天空都是黑漆漆的,而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房間走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關房,中間沒有燈,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手中也沒有手電筒,因為是突然接到 直貢澈贊法王的指示要從關房出來。到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關房,直貢澈贊法王授予灌頂,傳完法之後、迴向之前,突然空中打了一聲響雷,非常大聲,直貢澈贊法王看了一下繼續迴向,迴向後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後你的佛法事業就像雷聲一樣。」大家都聽過雷聲的狀況,知道是如何。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關房,見到天空中星星與月亮都顯露了。

事實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了施身法,利益、幫助了很多眾生,也讓自己在修行方面得到很多利益。因此,你們今天有因緣來參加這個法會,就表示你們過去世有接觸過但沒修好,所以這一世再來。再來的因緣要不要延續下去,是你們自己決定,絕對不是佛菩薩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決定。如果參加這場法會,就以為自己會變好、發財,對你沒用,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得很清楚是要布施給別人。如果你這麼執著自己,忘了自己做了這麼多惡業,還矢口否認,覺得自己是好人,試問在座有幾位是胎裡素?從你母親懷孕的那一天,你就是個壞蛋,因為如果你沒有這種業力,就不會生在這種胎裡;如果你的業力好,就會生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胎中,就會是胎裡素。

只要吃過一口肉,以佛經的因果論來說,都是要還的。為什麼每個人死之前都這麼痛苦?你們有沒有看過有人死之前不痛苦?不要以為昏迷而死的那些人不痛苦,只有修行人才能清清楚楚地走。為什麼痛苦?因為吃一口肉,就要還一口。剛才告訴你們施身法就是斷,斷你們一切學佛的障礙。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提醒很多人,只要出世法、修行方面做得好,世間法的問題就很少。原理何在?當你修出世法要解脫生死,當然所有與你有關係的眾生未來都跟著你解脫生死,不只是這一生的眷屬,而是生生世世被你吃掉、傷害的眾生,因為你能解脫生死,他們也能解脫生死,所以慢慢地要報仇、要害你的就會減少。

小人是怎麼來的?因為你自己以前是小人,你害過人,所以這一世就有人害你。為什麼有小三、老三、老四出現呢?因為你以前就是這樣子,所以不要怨、不要恨。不知為什麼會有這種名詞出來,有小三就應該有小二才對啊?發明這個名詞也是很怪,小二在古代指的是在酒樓做事的那些人,所以人世間有很多很妙的事。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大家修施身法,不管你們有沒有學到慈悲,自己今天一定要從內心中生起慈悲心,不要為了自己個人的因素,而是希望所有在六道裡面輪迴的眾生,因為我們今天有因緣產生這場法會,也希望他們得到佛法的利益。第二,大家需要有一個懺悔的心,我們應該要澈底懺悔生生世世所做的惡業,「懺」就要接受一切事情的後果,「悔」是永遠不再做。第三,需要一個恭敬的心,不管你今天是為了什麼原因而來,對佛法與三寶有多相信,但恭敬是必須的。為什麼要恭敬?因為所有的供養都從恭敬心而來。你不存恭敬心,就不產生供養;沒有供養,就沒有福報。

這裡提到的供養,並不是指物質方面,而是你的恭敬心有沒有出現。施身法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能夠流傳1000多年,絕對不是簡單的法。如果你們對法不恭敬,對修行人也不恭敬;對修行人不恭敬,就等於是對諸佛菩薩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坐在法座上,不是自己,而是代表諸佛菩薩幫助眾生。你們要不要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你家的事,但佛菩薩從來沒有騙過眾生,尤其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從來沒有價碼,你們要不要供養,也是你家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為了自己的名譽而需要修法,只不過因緣到了,就這麼巧訂在今天。仁欽多吉仁波切事先不知道今天會有颱風來,莫名其妙訂了今天,而颱風也很聽話就今天來。如果颱風是昨天來,就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關;既然是今天來,才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點關係。所以,任何上師所講的話,一定有道理存在。很多人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他們的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知道,只要知道他們還沒解脫輪迴,這就夠了。

連佛都說眾生的心不可思議,很多人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喜歡要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們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回答是:「不講,沒緣。」根據何來?在佛經中,所有眾生問佛法都是先開口,佛沒有主動講過佛法,你不問就不開口,因為沒緣。你們不需考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沒有神通,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神通,能夠坐在這邊坐這麼久嗎?但神通只是方便法,不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只是提醒一下,如果不改,就算有大神通也沒有用。

連目犍連尊者是釋迦牟尼佛身邊神通第一的弟子,母親墮入餓鬼道,目犍連尊者能夠變食物給母親吃,但母親就是吃不下,還是得要求佛教導怎麼幫母親超度。從這個故事可見神通只是方便,只要一位上師的戒、定足夠,一定會發通,神通就會出現。什麼是神通?簡單來說,因為行者的心不動了,不會受到物質或任何東西的影響,自然心就很靜,就能看到很多你們看不到的地方。

很多人喜歡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辯,你們不用辯,不行就離開。為什麼很多人喜歡辯?因為要人家講到他心裡預設的立場。就好像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某件他準備要做的事,就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能不能做,如果不能做,還要問什麼原因,聽了還要解釋,說不是這樣子。如果認為不是這樣子,那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什麼呢?連算命的都會罵,何況 仁欽多吉仁波切呢?但是,現在時下的人都很愛表現,如果你真的有這麼厲害就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可以不死,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佩服你。世間沒有誰最厲害,連以前的總統、對面的主席不在了,還不是一樣過日子呢?是你厲害還是他厲害呢?

人要謙虛,這是一種福氣,也是一種修行。很多人愛現,這是他們的生活方式,你們既然說自己要學佛,就要像個佛教徒。佛教徒有個特色,就是很謙虛,就算修到一身本領,也不會讓人知道得很清楚。為什麼?一切都是因果、因緣,你有本領是你家的事,有本領也不見得能夠解決所有世間的事。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大家修施身法,大家一定要具備剛才開示的這三種心,若不具備,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是對你們沒用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於修法圓滿後繼續賜予與會大眾佛法開示。

今天修施身法圓滿,比較特別的提一下,有一位跳樓自殺死的女孩子有來,其他就是很多被你們吃過的眾生。藏傳佛教,特別是密法,很強調上師對我們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生在末法時代,沒有資格、福報親見佛教導佛法。很多人認為學佛是個人的事,自己修就好,也有很多人認為要挑一個自己喜歡的環境來修,甚至還有人認為自己是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工作人員、道場不好等等,講這些話的人都不是學佛人。

今天你在什麼樣的道場,都是你的緣。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都是你的緣。我們可以將善緣變惡緣、惡緣變善緣,都是自己的一念之間。如果挑來挑去,最後會挑出毛病,因為有分別。分別心重的人,煩惱當然重,貪念也重,所有一切的災難都從貪念開始。學佛之所以要守戒,因為能守戒,自然未來就不會出現新的災難,除非是過去世與這一世所種下的因。因為皈依學佛,對於所有的果報,應該接受就是接受了。

如果不接受果報,善的果報也接受不到。不要只挑好的吃,如果只挑好的吃,好的吃不到,不好的一定吃得到。我們生生世世所做的惡業太多了,正如《地藏經》中提到眾生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什麼業?就是阻礙我們解脫生死的力量,不管是善業或惡業;什麼罪?就是已知一切會讓我們輪迴的思想與行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簡單開示一點法本內容,講太多你們也不知道。其中有一段提到祈求本尊加持,讓修行人所有的血肉透過加持之後變成甘露,為了供養所有的冤親債主、瘟神、夜叉魔、一切可憐賓客。在法本中,一切傷害我們的眾生都是我們的客人與貴賓,不是我們的仇人。如果認為自己長腫瘤就是壞東西、不好的,那就錯了。為什麼錯?因為如果你沒有傷害過他,他就不會來傷害你。如果你當他是賓客,由修行人代表你供養他,因為是供養甘露,會幫他清淨除掉一切怨恨殘暴的心,而起歡悅的心。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前才會一直提醒你們要持懺悔、慈悲、恭敬的心,原因在此。你們若沒有這三個心,這種怨恨殘暴的心就不會消除掉。

大家參加法會,對有些人有用,對有些人卻沒用,並不是修行人沒用,而是你的心。所以,要讓怨恨的心而起歡悅的心,一定要當他是賓客。因為透過這種供養,希望冤親債主等等的心中能夠生起菩提心,連慈悲心都不夠。大乘佛法之所以說要發菩提心,因為你能發菩提心,你的冤親債主才會發菩提心,他有菩提心才會放過你,而不是寬恕你。你欠他,他怎麼會寬恕你呢?除非他生起菩提心,對於這個世間的恩恩怨怨已經沒有牽掛與執著,才不會障礙你學佛。

你們不要以為唸經、拜懺、迴向給冤親債主就是罪花飛,以為罪花飛了,你就是一條好漢,這是不可能的事。你自己沒有菩提心,冤親債主不可能起菩提心,因為他們看著你,生生世世跟著你。因此,到最後看你們這麼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再幫你們唸了一段祈請文。法本中講得很清楚,一切都靠上師加持;沒有上師加持,我們是得不到的。

當然,不是一般所謂的上師就能加持,一定要有些功德、力量才行,因此法本中提到以慈悲與威力,就是指上師一定要具備慈悲、佛的威德力。這種威德力不是一種壓力去降伏、去殺,而是自然會產生。如果一個人的心很正,你自然看到他時會覺得正氣凜然,看起來就覺得不一樣;如果一個人整天騙來騙去,你就會想躲他遠一點。這是會自然發揮出來,不用講的。

一位上師有慈悲與威德力,才能消滅你們內在、心所想出來的一切惡業及業障,很多人以為業障不好,業分善業與惡業,而業障指的是一切障礙我們學佛的力量。就好像有人告訴你要給你1000萬,要你先不要學佛而跟著他做事2個月,很多人就會答應。有錢時佛在天邊,沒錢時佛在前面,因為要求佛讓你發財。為什麼在天邊?因為你認為佛先打坐,而你先賺錢。所以,突然間發財不是一件好事,因為這個財會障礙你學佛。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以前到現在做生意,都是很淡定地去做生意,不求。所謂惡業,就是傷害任何眾生的力量。為什麼要吃素?經典上提到,若要學習佛法、學菩薩道,菩薩不忍心吃眾生的肉。所以,你們一邊求菩薩幫忙,一邊吃眾生的肉,菩薩怎麼來?不是菩薩不肯來,而是被你吃掉的那些拜託菩薩不要來,你這麼不慈悲,菩薩還要來幫你?

所以,寶吉祥佛法中心強調皈依一定要吃素。經典上提到,吃肉的人斷慈悲種子。學佛就是要學慈悲,有慈悲才能夠讓冤親債主跟你一樣起慈悲、菩提心。你們一邊求上師加持,一邊回家吃肉,有用嗎?跟你們保證絕對沒用,連偷偷聞個味道都沒用。法本上提到,一切劣因都是自己做的,沒有人逼你、害你,都是你自己起念頭。所有邪魔及鬼眾造成的病痛與痛苦,可以說人類的病99%都與此有關。很多人以為鬼就是人的鬼,其實很多都是動物的鬼。

動物也有靈魂,修行人看得到;就算不是修行人,現在也有很多照片證明,狗、貓死了之後魂會在旁邊。所以,你殺了這些動物,牠們就跑到你的身體裡。很多人以為鬼眾就是人,其實不一定,連一隻螞蟻或飛蟲都有鬼,你若沒有將牠超度好,牠就跟著你了。不要以為啪地一聲打得很過癮,從此牠就跟著你了,因為你殺了牠;如果你咬牠,牠更加跟著你。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7歲,但是牙齒還算不錯,連牙醫都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牙齒像30、40歲的。當時,兩個牙醫還在旁邊悄聲討論:「原來吃素的人牙齒好。」其實,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弟子就算吃素牙齒都不好,有些都掉光光了。這個問題怎麼來的?佛經中提到,因為佛不虛語、不妄語,所以佛的牙齒如貝殼,白白淨淨,而且是不會壞的金剛齒。所以你的牙齒整天會壞,就是有說謊,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偶爾也會有蛀牙。有些人嘴巴整天會臭,就是整天騙人。醫學上說是因為胃有毛病、肝火旺,其實不然,這跟你自己說過難聽、騙人的話有關,所以再噴什麼味道都沒用。

法本上提到,邪魔與鬼眾做成的病痛與痛苦立刻能以熄滅,祈求上師加持,希望貪嗔痴三毒自然熄滅。當上師加持你、你對三寶恭敬、能修出慈悲心,貪嗔痴自然就會熄滅,連修法都不用修。法本中講的沒錯,這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驗,就是自然熄滅,連想都不用想,就是會做。包括我們生的病,佛說我們生的病是風的氣、膽熱(肝膽熱)、痰(肺、心臟與腎),其實這就是貪、嗔、痴,有貪、嗔、痴就有這三個毛病。

所以你們自我檢查一下,氣不順的就是貪念多的人,嗔念重的人就是肝病、膽病,痰多的人就是痴、不信因果。中醫也說有些食物吃得多會生痰,這就是貪。所以,自我檢查一下就知道了,會中風也是貪。法本中提到,祈求上師加持,包括男魔、女魔、龍魔自然熄滅。癌症90%都跟男魔、女魔與龍魔有關,包括紅斑性狼瘡。紅斑性狼瘡更複雜,因為是龍跟鬼,所以是沒得治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法這麼多年,很奇怪地,罹患癌症的人會一直來,但罹患紅斑性狼瘡的卻來一下就不來了,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命還很長,不會馬上死掉。醫生會告訴癌症病患還有多久的命,所以他們怕死了,一下子都跑來。紅斑性狼瘡可以拖很久,所以他們都不來。

最後,法本中提到修法者祈求加持以身體做為飼料,加持飼料能幫助眾生、將一切都拔除掉。我們的身體是業報身,過去所做的善惡業而使這一生的身體出現。如果你這一生修行,身體會變;如果你不修行,身體也會變。施身法之所以殊勝,因為行者將自己的身體做為飼料供養布施給眾生,所以將這個業一起從根本拔除掉。因此,施身法比別的法門快,但是學施身法很辛苦,沒有大慈悲心,是修不了這個法門的。

大家剛才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搖鼓搖鈴好像很輕鬆,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們都知道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肩關節沒有中間的軟骨,是黏起來的。照道理來說,這樣搖鼓是搖不動的,而且會痛。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始修施身法時真的會痛,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理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有一個觀念,如果痛死就好,在修法中死掉是最好的事,但現在不痛了,就是因為施身法。很多人希望參加一次法會就能解決,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修了這麼多年,才解決這個骨頭的問題,你們憑什麼?以為自己是哪一根蔥,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厲害?

若是對上師有一點信心不夠,還不要說懷疑,只要信心不夠,加持就沒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肩關節很痛,都沒有祈求上師加持,因為是自己的業、自己曾打過人、小的時候愛打架。打過人當然有果報,殺過眾生也會,手腳會斷都是曾經打過人、踢過人,如果沒打過、踢過人就沒事。若是踢自己兒子,那就另當別論。有位醫生弟子可能會問自己曾經挨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踢,他當時是活該挨踢,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加持他。當時他跪在旁邊挨踢,都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腿是怎麼出來的,一位上師幫助眾生有很多方法。

今天颱風天大家還來參加法會,功德無量。與會大眾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大家不用道謝,如果沒有你們,就沒有這場法會,這就是緣起。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你們來參加法會,新來的人不知道,今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讓200多人離開,不准他們參加施身法。寶吉祥佛法中心是怕人多,如果來了1年還不肯學佛,還來做什麼?很多地方都缺信眾,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製造信眾給人家。

這些年,離開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快接近2000人,你們不要以為想學佛就讓你們學,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骨頭硬,你們若不願意照佛的教法學佛,以為可以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條件,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談條件的,除非認為這個人未來有機會,才會稍微鬆一下而已,但後面就來了,所以你們想清楚才皈依。

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你們做弟子,也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在某個地方弘法,可能就需要你們做弟子。是你們需要佛法,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你們。沒有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活得很舒服,一樣在修,到哪裡看到任何事情都可以修,像是看到電視上有人被殺,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就加持了,不是只幫你們這些不聽話的人。

不聽話的人真的不要來,因為到最後絕對挨罵。如果不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對你很客氣,因為大家要做人。如果做了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對你不客氣了,因為要解決你的問題。你們有看過哪一個好的老師會跟好的學生講話是客客氣氣的?不對當然罵、當然講,你們以為學佛是副業?沒有佛法,這個世界早就沒有了。沒有佛菩薩一直照顧地球,地球早就沒有了,佛經上提過很多這類的故事。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9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