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9月14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全家人的幫助,並懺悔身為弟子所犯的一切過錯。

她的母親在2008年9月20日往生,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的施身法超度母親。她的母親是在2006年發現自己是大腸癌末期,這對於一直活躍於地方上的母親,無疑是個很大的打擊,當時她母親曾經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求見時,因為她沒有做好,沒有清楚讓母親了解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清淨的大修行者,所以讓母親一開始是抱著求保佑的方式來求,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告誡母親,求佛不是來交朋友的,並要母親回去想清楚再來求。她母親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問他們是怎麼回事,他們再次跟母親說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與度眾事蹟,並且請母親務必回家想清楚,要用最恭敬的心求見大修行者。她母親想了一週後,第二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問很多問題,沒想到母親一跪下來求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非常慈悲地開示,要母親吃素並同意母親參加法會。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母親參加法會的期間,精神狀況其實與健康人無異,甚至氣色更好。但最慚愧的是,做子女的她,並沒有真正做到依教奉行,自己行為沒有改好,所以也沒能把握時間讓母親真正體會到上師跟佛菩薩的慈悲教法在她身上有什麼改變,於是母親在某次出現腹瀉、尿道感染症狀後,就不願再來法會,並聽從父親的要求,轉向採取化療並且也不願意再吃素。經歷多次化療後,母親的身體雖然因上師及佛菩薩的慈悲加持,未特別顯得痛苦難忍,但可以明顯看到化療在身體上造成的傷害其大無比,除了落髮、吃不下、噁心外,體力跟血紅素也日漸下滑,逐漸無法出門,且開始有腹水增加的狀況。她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罪該萬死,因為她偷懶、沒有依教奉行,所以家人不生信心,也害母親受了那麼多苦,這是她身為弟子跟子女對上師跟父母最為不孝的地方。她母親在往生前一個月,曾進行人工瘻管手術,她非常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不捨眾生、慈悲加持。事後母親告知,在手術中清楚看到穿著法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站在手術檯旁對母親微笑,母親就知道自己安全了,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讓母親死在手術檯上。

因為見到母親痛苦憔悴,她的父親跟弟弟出現不同的治療意見,父親只相信西醫,而弟弟非常希望母親能夠減輕痛苦。非常意外的是,不信佛的弟弟主動提出,希望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是她想都沒有想過的事情,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續給予她家人這樣的因緣福報。當弟弟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加持以減輕母親的痛苦時,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大智慧問弟弟,父親是否知道他們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弟說,他知道父親不相信所以不想說,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減輕母親的痛苦,不用告訴父親。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智慧與大慈悲力,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有耐心地開示弟弟兩次,求佛要有智慧,不要急,佛菩薩要幫助眾生,就一定要幫得很圓滿、沒有後遺症。並開示,天下是沒有祕密的,如果今天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母親立即往生,日後父親知道了一定會怪罪,甚至開始謗佛。這麼一來,表面上是在孝順母親,卻造了父親謗佛的因,這是假孝順。接著開示弟弟,既然來求佛了,就要相信佛菩薩一定會幫助眾生,而且沒有後遺症。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智慧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告訴弟弟,既然父親只相信西醫,就先讓母親做完這次化療,大概7天後,再請主治醫生告訴他們,到底化療能不能治癒癌症,透過醫生的口讓父親死心,再來詢問父親是否同意他們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智慧,在接下來的七天內,果然如期約到主治醫生,而且非常神奇的是,原本非常篤定必須以西醫方式治療母親的醫生,竟親口說出化療其實無效;如果可以,也不妨考慮到安寧病房讓母親不再受苦,並提醒一定要提早告訴母親病況以及時間不多,以便做好往生前的準備。還特別叫旁邊的護士過來說明當時另一名患者因不知自己病況,死前很怨恨的狀況,深怕他們不肯聽,而且這一切都是從父親最信任的醫生口中說明,父親當時也都在一邊清楚聽到。這樣的對話,是他們在跟醫生碰面前,怎麼也沒有想過會發生的事情,雖然事後父親還是堅持繼續作化療,但也因此讓他們有因緣可以再次帶著母親親自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並給予因緣,母親也因要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有機會在往生前最後一次回家。

當天晚上,母親跪下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加持減輕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慈悲地開示,加持不是為了滿足母親的不想死的欲望,是為了讓她能放下,之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以金剛杵為母親加持許久,也告訴母親要來參加9月26日的施身法法會;結束前母親親手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原本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收信眾的供養的,但是為了讓母親能夠跟佛菩薩結緣,所以收下;她感恩慈悲、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晚是母親入院後,第一次能夠在夜晚好好入睡。

到了9月20日,母親病況突然急轉直下,於下午4點52分往生。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以施身法超度她母親,很巧的是,當天就是母親頭七,她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力跟大智慧。之後家人雖仍在服喪期間,但除了懷念外,確實沒有哀痛與恐懼的氣氛,特別是年邁的父親,並未因喪妻而一蹶不振,看在她與弟弟的眼中,就是最大的安慰,她深信這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甚深慈悲加持力所致。

接著她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兒子的幫助。在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當他們準備退下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叫回當時讀小學的兒子,並慈悲地問兒子在學校是否有替老師取綽號。她兒子當下雖因為腦筋一片空白沒有立即回答,但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繼續開示兒子,學校老師每天要面對20幾個學生,每個學生都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老師要面對這麼多人是非常辛苦的,既然已經皈依學佛了,就算外表一樣,心態跟行為也應該不一樣,不可以隨便替老師取綽號,並告誡如果再犯,就不准來學佛。事後兒子回想後告知,他真的有跟同學一起替老師取過綽號,連他自己都忘記了,這次開示讓他銘記在心,也變得時時會提醒自己尊師重道的重要,沒有再犯同樣錯誤。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但要教導不成材的她,連她的孩子也照顧,反而是他們做父母的失職,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與教導,還要連累上師辛勞,這也是做弟子的過患。

最後,她分享皈依初期,曾有因緣跟隨上師前往青海,因為交通不便,所有弟子車輛都是近凌晨才抵達飯店,她很慚愧,因為當時學佛的心並不懇切,不知道自己福報真的很淺薄,如果沒有上師的慈悲加持與福報庇佑,她是不可能聽到、知道或參加這極為殊勝難得的法會,所以她完全沒有用心把上師教導過的事放在第一位,一心只想到自己很累,甚至起埋怨的心,沒修護法就去睡了。結果第2天要去拜見教派120歲老阿尼時,她搭乘的車輛拋錨,錯失了拜見的因緣。當天晚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身體不適仍特別跟大家開示,做上師的一定會製造一切修行的因緣給弟子,但做弟子的一定要自己伸手出來接,如果不接,就算上師肯給也沒用。當下她只知痛哭流涕,深深懺悔自己的惡行惡念,不應該在遇到事情時,誤以為自己最重要,卻把上師擺一邊,殊不知沒有上師是學不到佛法的。

在這裡她要再次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這麼多年來,對上師的恭敬心跟信心始終不夠,完全不像個皈依弟子該有的樣子,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超度母親後問她的話,他們帶母親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父親為何沒有生氣?當時她所有的心念只是愚昧地執著在自己的痛苦上,完全忘了一切都是上師的恩德與加持,沒有上師,不信三寶的父親不可能不謗佛,母親也不可能安心離開,但她當時竟然只是一直哭卻沒有任何回應。她認為其實這就是做弟子最大的過患,當受苦的時候就希望上師不顧一切照顧自己,但得到加持照顧後,卻不知將上師恩德深深烙印心底,無疑就是忘恩負義!她再次向上師及諸佛菩薩至誠懺悔,做弟子不像弟子、不懂得常念師恩,對恩人尚且如此,對眾生只會更惡,這樣的心態之惡難以言喻,她請大家以她為鑑,莫忘師恩。

最後她要向過去所傷害過的一切眾生懺悔,為了自己的私慾,完全沒有想過別人的痛苦與煩惱,她感恩 上師、感恩諸佛菩薩,讓她此生有機會學佛看清自己,有因緣能得解脫生死,她並祈願一切眾生都能得上師慈悲加持,離苦得樂,上師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接著,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10000遍。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9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