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9月7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在母親的陪同下,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此次機會上台讚揚上師功德、分享如何遇見上師、並且得到上師幫助與救度的經過。

他5歲的時候,疑似因為打了日本腦炎疫苗的關係,在不明原因下得到了第一型幼兒型糖尿病。從那時候開始就過著每天注射胰島素,一頓飯就是一支針的生活,生命完全變色。後來長大到英國讀碩士的時候,因為已經生病20多年,於是一個一個併發症開始出現。剛開始,兩眼都經歷了視網膜剝離幾乎導致失明,他母親為了到英國照顧他還賣掉一棟房子。當時他趁學校放寒假期間返臺開刀,然後再飛回英國,用一隻眼睛剩餘的視力繼續唸書。春假時還到烏克蘭做人體幹細胞治療,希望能夠改善病情。現在想起,那時用別人尚未發育的胚胎幹細胞做治療,其實是間接用他人的生命延續自己的生命,造了殺業,他在此深深懺悔。

好不容易完成在英國的學業,於2010年底抵臺的第2天,他身體的代謝就開始出狀況,沒多久竟然面臨洗腎。在2個月吐了超過70次之後,他對生命澈底絕望,決定去醫院插管,同時左手血管也進行手術改造,做為日後終生洗腎之用。洗腎初期,一根暫時用的Y型管從他的鎖骨穿出,露在體外3個月,作為當時連接洗腎機器的方式。後來改造的血管長出來了,就開始用打針的方式,1次2針,1週3次,每次5個小時,過著永無止境的洗腎生活。洗腎的針,就跟牙籤差不多一樣粗,最後手部血管打到變形。那時除了洗腎的針,他每天還是一樣要打胰島素的針。每週打的針隨便就是接近30針。

在洗腎那幾年,他的一隻眼睛又因為視網膜剝離的關係,靠放入矽油來固定視網膜,導致從那時起一隻眼睛視力只有0.1左右,他早已是萬念俱灰,一心求死。但是他仍然硬撐著不願意放棄自己的生命,因為他一定要搞清楚,生命中這一切的遭遇是怎麼回事,他才甘心。

糖尿病讓他從小就不能自由地吃,洗腎之後他連自由喝水的權利都受到限制。後來在醫生的建議下,他們決定登記等候器官移植。等了一段時間都沒有消息之後,母親做了一個讓他心情很複雜的決定,就是母親決定捐一顆腎給他。於是又在醫生建議之下,他們將所有病歷轉移到臺北一家知名的大型醫院。而這一步,也開啟了他們後來得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因緣。

去年(2013年)11月30日,是他母親捐腎給他的日子。因為移植完要吃抗排斥藥,他唯一可以看見的眼睛,出現了異常的高度閃光,有時幾乎亮到看不見。於是腎臟科醫生緊急幫他們安排在今年的1月8日找眼科醫生看診。曾經在該大型醫院眼科看過他與母親幾次的王師兄,當天正巧在他們加掛的眼科醫生診間值班,也終於聽到他的故事。後來醫生診斷,他的眼睛只是受到藥物暫時的影響,過一陣子就會恢復,於是他與母親便走出診間,就在準備離開之時,王師兄從診間追了出來,問了一個他們這輩子在醫院從未聽過的問題。

王師兄說:你們除了有形的醫療之外,有沒有找過無形的力量幫助?他們愣了一下說:有呀,其實一直都有朋友在這方面給他們幫助。接著王師兄說了一句話,完全勾住他的注意力,王師兄說:那你們應該還沒找到最厲害的!於是王師兄簡短地介紹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SARS期間救度300多床病患的事蹟,以及王師兄自己如何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故事之後,還告訴了他們報名求見的方式。當下他在心裡告訴自己:一定要親自去求見這位不可思議的大修行者!後來王師兄還提到有關於《快樂與痛苦》這本殊勝著作,他們一聽就覺得很熟悉,後來回家才發現,這本殊勝著作早就已經在他們家,是在他洗腎的診所中拿到的,當時母親只是想借這本書來看,但護理長卻說他們可以將書帶回去,於是就在他們家了。

3天後,也就是1月11日,他們首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他們:什麼事呀?他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從小不明原因罹患糖尿病,然後這幾年經歷了視網膜剝離,後來洗腎,以及腎臟移植之後要吃抗排斥藥,導致視力受到影響的種種遭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讓他跟母親能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們說,糖尿病就是殺業重,並稍微開示了何謂殺業,接著問母親在結婚以及坐月子的時候,有無殺雞宰羊宴客或進補等等,母親回答「多多少少」。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說:會講多多少少,便是沒有懺悔的心。於是開示懺悔的意義在於負責。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他們吃素了沒?母親說他們可以做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話還不要說得太早。之後他才知道原來母親在結束求見當晚,把來道場之前吃剩的海鮮偷吃完。結果肚子立刻痛了好幾天,他真的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實在是無所不知。

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對他母親開示說,今天如果想要幫助他解決身體疾病的問題,就算幫得了一時,但是往後的生生世世呢?難道他們都有把握會遇到解決的方法嗎?接著說,如果只是為了身體健康的原因,那大可不用來求參加法會。而且今天他們器官已移植好了,不就好了嗎?可見他們覺得心裡不踏實。並說出他臉上不正常冒出的青春痘是吃抗排斥藥造成的。也說今天身上會開刀,代表累世砍過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舉自己的家族為例開示,家族成員中許多都開過刀,因為祖先是養蠶取絲的,殺業重,男的都不長壽。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沒開過刀,就是因為靠學習佛法,改變了原本的業力。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他母親回去好好想想今天的開示。

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轉過頭來問他:你現在幾歲?他說:我今年26歲。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所以你要我幫你什麼忙?他說:想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點如何度過身體這些疾病的關卡。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要以為你這麼年輕,就不會生這種病,也不要以為自己記憶力還很好,有很多事想做。接著說了一個比他更年輕就得到糖尿病的例子,2歲就得到糖尿病。因為那小孩的母親當初殺了一條大魚做魚湯給那小孩吃,糖尿病沒多久就爆發了。後來話鋒一轉,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說:你要知道,今天如果不是因為這個病,你是不可能會想要來接觸與學習佛法的。佛法不是每個人都能學習的,不管你的角色與地位為何,如果沒有緣的就是不行。因此,從能夠讓你有學習佛法的因緣的角度來說,是你欠這個病,不是這個病欠你!

他當場瞪大眼睛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眼淚潰堤奪眶而出。心裡恍然大悟原來這個病痛背後對他的慈悲。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們回去好好想想今天的開示,最後眼神往前方一定,對他說:等你準備好,我等你回來。而這句話在接下來的1個月也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出現。結束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母親很辛苦,扶她起來吧!

後來王師兄對他母親說: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是在對你們開示,而且說了很多!並說她在道場很少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對任何一個人說「我等你回來」這樣的話。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講未來不會發生的事,所以代表他們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緣。便鼓勵他們回去想好之後再來求參加法會。當下他們除了驚訝,也帶著非常感恩的心回家,並決定一定要再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天晚上回家後他們決定吃素。他跟母親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短短的幾句開示,讓他從心裡澈底體會到,原來他跟他的疾病不是敵對關係,而是合作夥伴。因為它一直透過身體的病痛不斷地提醒他,要他趕快走上該走的路,而這條路,就是生命的探索與佛法的學習。他開始覺得很感謝有這個疾病,至於它未來有沒有可能會好,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

首次求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他們開始閱讀寶吉祥佛法中心官網裡的資料,慢慢發現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歷與背景完全超乎他們想像,根本不是所謂的A咖、B咖或C咖,而是A+咖。他更覺得此生要追隨的人,就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

1月底,王師兄邀請他們去集團走春,其中有提到中藥膏。他們驚訝地發現,家裡也有這中藥膏啊!是幾年前,母親的一位友人拿來給母親治療手關節扭傷的。那時連王師兄都覺得怎麼這麼巧?

當天他們也到珠寶店恭迎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天也是他們第一次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穿便服的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進來的時候,他當下愣了一下,想說有沒有看錯?怎麼會那麼像法國Chanel時尚大帝拉斐爾的樣子!於是腦袋瞬間出現了「東方拉斐爾」的稱呼。而那種尊貴的氣質他永遠也忘不了!

在這期間他們剛好有回醫院做腎臟移植後的追蹤,他還記得那天一進到診間時,醫生就說,他這次的身體報告是開完刀以來最好的一次!那段期間母親也常常在家說吃素吃得很開心。

2月15日,他們第2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經過王師兄的提醒,他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次關於吃素的開示,這次他的身體檢查報告進步很多,他想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真正的佛法,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跟母親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完就笑笑對母親說:之前叫你們吃素還有點不相信!母親立刻說:沒有沒有,沒有不相信。然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這陣子吃素吃得很開心喔!

母親立刻點頭如搗蒜的回答:很開心!很開心!他一聽覺得奇怪,怎麼這句話好像哪裡聽過?原來,這句話就是母親自己在家裡講的話啊!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說:這次身體的檢查報告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喔!他又愣了一下,心想這不就是他在醫院診間跟醫生的對話嗎?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字不漏地講出來,他覺得太神奇了!然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母親說他這陣子有偷吃餅乾,他本來還想不起來,後來才想到的確有一天偷吃了幾小片,仁欽多吉仁波切連這樣的事都可以知道?太不可思議了!

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現在暫時就是不能亂吃便宜的東西,像是便利商店的東西等等,因為對他身體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旁邊師兄隔天的施身法法會還有無位置,旁邊的師兄聽懂了就說有!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很慈悲地叫他們去報名。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如果他要學習佛法,就一定要懂得孝順。關於生病的部分,要他不要去想為何別人不會遇到糖尿病這樣的事,記得不要對自己的疾病發脾氣。

在參加過第一次施身法法會後,他就生起了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念頭,於是向王師兄請教,王師兄告訴他想求就快吧!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時都有可能會辦皈依法會,錯過就不知道又要等多久了。於是3月1日他與母親第3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很兇耶,你不怕嗎?他腦袋空白了一下,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們會努力!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說:不是努力,是要有決心!他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回答:我們有決心!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眼神往旁邊一定,然後就很慈悲地答應他們。接著母親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於他服用的抗排斥藥,有無可能再減量,並且透過中醫方式調理身體,之後可以不用再服用?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這個部分他不敢說百分之百,但是可以先去給中醫把脈,看看醫生怎麼說。

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們來皈依學習佛法的心態,要記得不是只為了身體健康而已,皈依後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身體自然會變好,而糖尿病會不會好自然會有它的因緣。來學習佛法是為了自己的未來世與往後的生生世世。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再次開示學習佛法要懂得孝順,對自己的疾病反而要感謝,因為如果不是這疾病,他也不會有機會來到這道場。最後也說皈依後業力也許會來得很快,一切都要忍耐與歡喜接受。

接著到了3月7日,王師兄邀請他與母親到日本食品大直店,因為喬遷要重新開幕。而那次他們有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然後他對著一台跑車旁邊的轎車問了一個蠢問題,他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車是保鏢旁邊的轎車嗎?王師兄說不是,是轎車旁邊的那台跑車,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開跑車的。他又傻了,覺得眼前的這位大修行者完全是超乎他的想像!幾天後王師兄傳訊息告訴他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密勒日巴大師傳》這本書有尊者的加持力,他們可以買來看。

結果這本書他們家裡也有!是幾年前去配眼鏡時,在某個街口的結緣書架上拿到的。他對這一切的種種巧合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他開始相信學習佛法的這條路是註定要走的!同時他也驚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加持力,好像早就在他們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就已經來到他們家了!

後來因為常常在法會開示裡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關於學習佛法要懂得懺悔。於是他就在4月12日報名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請懺悔法帶。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我的書你看了幾次?他一聽就想,完了!因為當時還有一個眼睛看不太到,所以沒有看很多次,但還是硬著頭皮回答 仁欽多吉仁波切:兩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你在家都在幹嘛?你以為那本書是本普通的書啊?不要以為今天你生病,就什麼都不用做!就是因為你身體有病,所以你要比別人更努力!他當時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粗心了,恭敬心太不足了,實在感到懺悔!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旁邊的師兄說先不讓他皈依。接著眼神一定,告訴他,在一個月的時間,一天要完成一遍《快樂與痛苦》的閱讀。少一遍就再也不要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他每天花約5至6個小時,最後終於用一眼的視力順利完成了30遍的閱讀。

在這段期間也有很神奇的事。大約在他看了20幾遍的時候,醫生安排開刀準備把他眼睛裡的矽油取出。他感謝王師兄在開刀前給他甘露丸與甘露水,也感謝陳師兄特地要求主治醫生一定要親自幫他開刀。開完刀之後才一週,他的視力便從0.1直接回復到0.7,現在已經0.9。原本近視300多度降到只有25度。那時醫生還以為他在開玩笑,醫生說:你也恢復太快了吧?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力。

5月17日,他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已經閱讀《快樂與痛苦》30遍。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讀後感想,他腦袋瞬間又空白了一下。最後終於說出:我覺得佛法很重要,一定要全心全意地去追求!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轉過頭開始對母親慈悲開示,說他們母子的關係已經生生世世很久了,這輩子一定要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知道他母親因為看他從小受疾病折磨,內心始終有一份擔心與罣礙,並開示今天他們的相處方式要調整與改變,不要總是擔心他的身體,這樣其實對誰都不好。也不要想他會不會因為這個病有一天可能突然走掉。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說:只要你好好學習佛法,相信佛菩薩,佛菩薩不會讓你在還沒有機會學習到真正的佛法之前就讓你走的。他感覺他與母親的心都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給安住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為什麼要他讀30遍《快樂與痛苦》?就是要他清楚知道,學習佛法的目的是為了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以自身為例,說他們見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是不是心裡踏實很多?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一樣每天有煩惱與問題要面對,但是今天為什麼能不斷地幫助眾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解脫生死的決心放在第一位!然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看著他說:以後你心裡有什麼話,就自己私底下來跟我說,好嗎?母親在一旁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祥地說出這句話的樣子,早已是淚流滿面。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過去因為他們沒有福報,所以見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小時候就能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用經歷這麼多事情了,也不用花這麼多錢治療。他當下就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是知道他們還曾經去過烏克蘭的事了。然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後來他們福報終於慢慢起來了,今天才能有這機會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到這道場,來到這裡學習佛法,因此要好好把握。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回去好好跟母親溝通一下今天的開示。

母親接著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今天既然要學習佛法解脫生死了,我們是不是就不要做原本正在安排的胰臟移植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我不敢說百分之百,因為醫生絕對是會告訴你們移植後糖尿病的問題可以解決。但是你們反而要注意的是,今天你捐腎給他,基因有50%相同;但是胰臟不一樣,一定是來自其他人。因此移植後的變數與可能影響的部分也是蠻大的。而且要是有後遺症,不見得對他真的比較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今天糖尿病是怎麼來的?殺生,不見得一定是你殺,還有破戒,以及邪淫。他仔細地聽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所開示的重點。然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他們回去再好好想一下今天的話。後來連陪他們上去求見的王師兄都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很慈悲,她在一旁聽了都好感動。

隔天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再度開示:有些人以為透過器官移植病就會好,要知道今天會生病,是要你學習懂得更謙卑,好好學習佛法修改自己的。他們一聽,這不就是他們昨天才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嗎?當下便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的再次開示感到非常感激。

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跟母親終於在7月20日成為正式的皈依弟子了。後來他們也很幸運地能參加8月的日本大文字祭法會團。很巧的是,與他們同車的師兄們,幾乎都是他們當初在法會開示上看過的故事主角,這次終於親眼見到本人。也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救度能力更加讚歎。

他有時會跟母親說,現在想想,這世界上哪裡有一位大修行者,佛法成就那麼厲害,法力那麼厲害,救度眾生那麼厲害,開車那麼厲害,還有連穿衣服的品味也這麼厲害,真的是太稀有了!他在這段時間也在中醫診所調理身體,結果每次回去醫院檢查,進步的數字都不斷破表,他現在造血功能的血紅素已達到14.7了,數字高到連醫生都被他嚇到,而當初洗腎時血紅素只有7左右。

曾經他問過醫生,人的血紅素最高可以到多少?醫生說一般是11至13就很好了,14至16之間的話,除非你是住在山上的原住民,或是住在像西藏那樣地區的人才有可能。醫生還特別提到西藏。他真的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的身體狀況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康復,也讓母親對他的身體狀況越來越放心。

這輩子,生他者父母;賜他慧命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能夠有因緣學習佛法者,他的疾病也。他一定要更精進地學習佛法,謙卑地修改自己,一定要在此生做到能夠解脫生死,他再三強調,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做到!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與眾生恩。

他感謝王師兄當初從診間追出來叫住了他們,他想,那絕對是他們此生最關鍵的幾秒,以及最正確的一次回頭,讓他們終於能夠靠岸。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貴體聖妙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持共修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持誦10000遍六字大明咒前,有灌過頂的就唸法本,沒灌過頂的就唸六字大明咒,沒皈依的就唸觀世音菩薩聖號。如果沒皈依的不聽話,可以馬上起身離開,不要再寫信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受別人影響而想唸六字大明咒。尚未皈依就不聽話,還來做什麼呢?學佛千萬不能用自己的想法來學,或要求上師做到你自己的想法。如果你做不到上師講的話,是你自己的問題,不是上師的問題。就好像你們上學,不管是上小學或幼稚園,老師教這麼多學生,有可能為了一個學生而改變課程嗎?你們認為自己是什麼身分,而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你們的?

為什麼你們整天欺負佛菩薩與修行人呢?連學佛都要用自己的欲望來要求,覺得別人都唸六字大明咒,而自己沒辦法跟著他們唸。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得很清楚,沒皈依的就唸觀世音菩薩聖號,如果你們唸不了,那就回去吧!再者,你們也沒有繳學費,怎麼能要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你們的呢?整天有這麼多自己的想法,既然有這麼多想法,那就不要來了!來做什麼呢?以為自己長大、懂事了,就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如果做不到,那就不要來了,可以馬上離開,寶吉祥佛法中心的人太多了,少一個不少,多一個不多。

講來講去你們都不聽,為什麼臺灣這麼多食品出事?因為這裡的人什麼都不怕,就怕沒錢,什麼都敢做,連學佛都敢寫email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很煩惱不是唸六字大明咒,既然煩惱就不要來了!就好像有些人認為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但不喜歡道場某些規矩,若是如此,他們可以自己開個道場,但也要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喜不喜歡去。講這些話不是很正確,若學佛學出這麼多問題,乾脆不要學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10000遍,並修持阿奇護法儀軌,法會圓滿。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9 月 1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