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8月15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上師供養法法會」,與會者包括來自日本、印度與臺灣的信眾26人,以及日本、中國大陸與臺灣弟子244人,共計270人。

下午2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於修法前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所修的是上師供養法。很多信眾對佛教有錯誤的見解,不管是臺灣、日本與韓國,很多人都對佛法有錯誤的想法,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用很簡單的方式來解釋一下。

釋迦牟尼佛在2500年前出世之後,當時印度本來就存在很多宗教,其實以地球上所有的宗教而言,無論是中國的道教、印度現今流行的印度教、錫克教、天主教、基督教或日本所拜的神社,如果大家用心去看,這些宗教有一個共同的特色──都認為只要相信某個宗教,這一生死亡後就會到某個宗教的天裡面去。

無論是哪個宗教的信眾,都會祈求宗教的主給予幸福、快樂、愛情、財富、健康、權勢,所以地球上每一天都有很多人在求這些。既然每天都有人在求,這個地球上應該沒有災難,大家應該過著快樂的日子了?人類這一世的文化歷史大約5000年,不管是求祖先、鬼神,這5000年中都是不斷地戰爭,也有很多天災、意外、醫不好的疾病與流行病。到了21世紀,人類的科學已經很先進,很多國家都投入很多資金想去改變人類所謂的幸福,但是都失敗了。所以,幾乎每個人都對自己的未來有一種不安全感,因為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是什麼。

釋迦牟尼佛的出現,是從人修成佛果,所以釋迦牟尼佛將成佛的方法與修行的經驗留在人世間。釋迦牟尼佛曾經講過:我說法49年,但沒有說過一法。這是指釋迦牟尼佛說法49年,但所講的方法並非釋迦牟尼佛發明的,只不過是將從人修行成佛的經驗與方法教給人類。釋迦牟尼佛也講過,每個眾生都具備成佛的條件,只要眾生肯照這個方法去學習、修行,一定有一世可以成佛。因此,在中國漢朝時,大約2200年之前,佛法有一部分傳到中國。到中國隋唐時,佛法在中國很興旺,有一部分傳到韓國,一部分傳到日本,也有一部分傳到現在的緬甸、斯里蘭卡與泰國等地。

什麼是藏傳佛法呢?其實藏傳佛法是將中國傳統的佛法與印度的佛法結合起來,在1400年之前,西藏有一位國王請蓮花生大士到西藏弘揚佛法。當時,有一位來自中國的禪師在西藏。西藏皇朝的臣子有所辯論,該要學習中國佛法或是從蓮花生大士從印度傳來的佛法?因此,國王便請蓮花生大士與中國禪師在大眾面前在佛法上辯論,結果蓮師的佛法在辯論中比中國禪師的高深許多。

之後,蓮花生大士的教法便開始於西藏流傳下來,蓮師的教法則結合佛法中的顯教。所謂顯教,指的是佛所有講過的理論與佛經,大約可分為淨土宗、華嚴宗、禪宗、天臺宗等宗派。顯教是佛法的理論,但是要實行佛法、幫助自己成佛、幫助眾生,就需要學密法。蓮師的教法以顯教為基本,能修習顯教10年後,才教授密法。以讀書的定義而言,密法就像是唸完大學要再唸博士班。因為藏傳佛法在歷史上沒有外傳,只在西藏的區域中,沒有傳到漢地,再加上很少人懂藏語,所以很容易遭到誤會,也很容易被某些人利用這種神祕的感覺去做壞事。

現今藏傳佛教中分為四大教派,其中之一便是噶舉。噶舉也分為很多系統,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傳承是直貢噶舉。除了噶舉派之外,還有寧瑪派、薩迦派與格魯派。每個教派能夠出來弘法的稱為「仁波切」,大部分的仁波切是轉世,前世曾經是仁波切,而這一世經過教派確認前世是仁波切。但是,去年達賴喇嘛與其他教派的法王曾經開過一場會議,決議從此以後不再認證任何轉世的仁波切。其實,現在每個教派都有各自的官方網站,在網站上都會放教派內經過認證的仁波切照片。除了轉世的仁波切之外,還有很少數的仁波切是這一生修出來證果的。

要如何知道所傳的佛法是真是假?佛法講慈悲,所以傳法者一定會教你們不要傷害任何有情眾生的生命。再者,因為弘法人一定守很多戒律,一定會教你們不要違反任何地方政府所訂定的法律。如果是真正的佛法行者,一定會教你們減少貪念、減少對別的眾生的嗔恨心、要相信因果。真正教授佛法者,一定會教導要深信輪迴、在這一生要成辦未來世的幸福。

因此,佛法絕對不是單純地求保佑,佛陀就是一位教導我們方法的老師,但是我們自己本身要去做。就好像去學校讀書,老師教學生的功課全部都是一樣的,學生回家一定要做功課、複習,學佛也是如此,絕對不可能求佛菩薩與上師去幫自己考人生的考試。學佛不是教你去做一些跟一般人不同的奇怪事情,最重要的是改變我們習慣認為對的想法,要幫助自己與一切眾生未來有幸福的生命。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與會大眾很簡單的介紹,希望大家對佛法能有正確的認識。之所以要修供養法,以世俗的方式而言,若要去見長輩、重要人物,通常都會帶個小小的禮物去,表示自己的誠意。以佛法而言,我們這一生能夠有比較富庶的生活,有錢買東西、吃飯、買房子,都是因為過去世曾經供養與布施。所以,供養布施所得的福報,就像過去世存錢,但是存的錢也會用完,所以這一生我們還要繼續供養布施。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修供養法,不是讓大家馬上發財,只是希望透過供養法,讓大家的福報能夠起來,能具備福報在這一世、未來世學習佛法、證到佛果。直貢噶舉派在歷史上有900多年,直貢噶舉第一位祖師是 吉天頌恭,傳至今日已是第三十七任 直貢澈贊法王。藏傳佛教每一位出來弘法的仁波切,一定要對信眾清楚交代其學習佛法的傳承,而不是跟某個教派的法王合照過就是修密法,這都是騙人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是第三十七任 直貢澈贊法王,這是公開公認的,並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說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來日本弘揚藏傳佛教,很困難也很辛苦,因為日本人從小就被訓練不信任外面的事物,對宗教有恐懼感。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學習佛法,改變了自己的人生,也用佛法幫助了很多痛苦的眾生,雖說在日本弘揚佛法很困難,但只要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有生之年,都會持續去做,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讓有些人假藉藏傳佛法去做些不好的事。

現在日本書局買得到一些日本人認為所謂藏傳佛教專家所寫的書,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己在藏傳佛教幾十年的經驗,知道這些書的內容只是一般的常識,不是修習密法的正確方法。密法並非公開傳授,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中曾經提到,若有些方法不適合某些人,就不要傳給他們。因為密法不公開傳授,而引起很多人對密法的誤會。人的好奇心很重,明明自己沒有能力學密法,卻偏想知道是什麼,因此容易產生很多不需要的誤會。

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的經驗來說,密法就像博士所懂的學問,對小學生來說就是一種祕密。所以,不要以為自己在社會上讀過書、有些社會地位、看過很多書,就表示能用自己的想法去了解密法。若是沒有經過次第、按部就班去學密法,是不可能了解的。

今天所修的儀軌涵蓋顯教與密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為大家解釋密法方面,因為你們還不到學密法的根器,但會盡量簡單解釋顯教方面。今天的法是供養直貢噶舉歷代的上師,之所以要供養上師,是因為我們生在這個時代,沒有福報親自聽到佛陀的教導,因此所有佛法都要透過上師教導。就如我們要學習某個東西,都要先供養老師。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與會大眾打開法本,先持誦一遍後,再為大家解釋。

我們在修任何佛法之前,一定要先發心。發心指的是來法會的動機,今日法本中的發心稱為「不共」,是指發心的方式與其他法本不同。發心是為了未來能學習佛法、解脫生死輪迴,所以內容有些不一樣。第一句提到:願對我憤怒的敵人、傷害我的邪魔,這些都會阻斷我與一切有情眾生解脫生死,以及虛空宇宙中對我們有恩的一切如母有情眾生(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人道、阿修羅道與天道)。

講到畜生道,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灣看到一則新聞,有一隻狗的主人帶牠去海邊的魚市場,有兩條魚掉在地上,魚的旁邊有幾攤水。那隻狗一直不斷用鼻子潑水給那兩條魚,而且不是做一下子,維持了幾分鐘,還過去推推那兩條魚,看牠們還能不能活。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這則新聞,覺得這隻狗比很多人還慈悲。如果人看到活魚掉在地上,第一個動作是撿起來,然後是拿回家殺了吃掉。所以,人不如狗。

剛才提到法本的內容,是希望能幫我們的敵人與宇宙之間一切有情眾生遠離痛苦、能夠在未來證得佛果。發心不是為了自己求平安、健康,而是希望傷害我們的眾生未來都能成佛果,這才是佛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日本與臺灣的與會大眾分別用日文與中文唸誦法本內容,唸誦時需合掌,並繼續修法與解釋法本內容。

法本後面這幾句話是指我們從現在到證得佛果,發誓自己的身(身體)、口(所說的話)、意(所想的)三門都要行善;我們到命終之前,都發誓身口意要行善;最後一句是從現在開始到明天此時,都發誓身口意三門行善。如果你想證佛果,就唸第一句;如果你希望未來這幾十年,沒有很多災害與病痛,就唸第二句。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大多數的日本人,可能只唸第三句就OK了,因為叫他們一天不吃肉,應該可以做得到;海鮮也包括在內,不抽菸、喝酒喝少少、嘴巴不要罵人、不要講難聽的話、不要騙人,觀念之中也是一樣。如果連這個都做不到,那就都不要唸。

由此你們可以看出,藏傳佛教是很民主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強調,想成佛的唸第一句,這一世希望沒有災難,未來世能做到人,就唸第二句。若只想做一天完整的好人,就只唸第三句。只要你唸了,佛菩薩、鬼與祖先都會聽到。當然你也可以不唸,只不過祖先會生氣。你們自己唸,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逼你們。佛法不是你們所想的迷信,比現在選舉還民主,不像政治人物可能還會騙人。

接下來是不共的皈依,皈依是什麼意思呢?不管學什麼,都需要一位老師,需要一個方法,這就是皈依的意義。你們唸了不共的皈依,也代表以後生生世世絕對會有一世證得佛果。接著是共的發心,也就是修顯教或密法共同的發心方式。再接著是共同的皈依,也就是修顯教與密法共同的皈依方式。跟著是四無量心,修慈悲喜捨。這些只是皈依發心,如果要解釋其中的內容,會需要解釋很多。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持誦法本內容,包括七支供養等。本來要給予大家禪定灌頂,但是很多日本信眾不學佛,所以就略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上師供養法簡軌,並說明前面一段修法是祈請 吉天頌恭與歷代傳承上師到壇城接受供養。

當場,弟子祈求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蒙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應允,於是由出家弟子與入場時自行抽籤抽中的日本與印度信眾,代表眾生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請法。進行獻曼達儀軌之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開示。

接下來是唸誦「傳記十方三世」,內容是讚歎三寶與三寶對我們的加持,讓我們能夠學習佛法。日本的信眾唸日文,盡量唸就好,不要緊張,唸錯沒關係,因為第一次唸一定會錯,佛菩薩不會罰你們。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一段時間,並帶領與會大眾唸誦 吉天頌恭的咒語。佛教中的咒語在觀念上是本尊自己的願力、慈悲、修行經驗與對持咒者加持的力量。加持指的是加持消除障礙我們修行的事與人。本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修灌頂,但是因為日本信眾都不肯修行,所以就略過,接下來修的是供養上師的儀軌。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並賜予開示。剛才所唸的,若是今日真正皈依、發誓行善的人,透過今天的供養,可以讓我們這一生有機會斷除墮入地獄、餓鬼、畜生道,並能讓所居之地的病魔與障礙等一切都停止。法本上提到的瑜伽行者不是指你們,而是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般的修行者,如果你們修到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也可以得到,壽命、福報與財富都會增加。你們不會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增加這麼多,但是有來法會,都會增加一點,但也只有一點點而已。另外,法本中提到祈求佛法消除一切敵人與障礙,重點是幫助學佛的人。

因此,前面若是發誓成佛之前一直行善、發誓只是這一生行善與發誓只是1天行善,所得的福報也不一樣,這就是因果,也是上師的智慧。如果先告訴你們會得什麼,你們就會發很大的誓去騙佛菩薩。如果你發的誓是1天行善,壽命、財富與福報就只增加1天,佛菩薩是很厲害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修法過程中進行薈供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

修法一段時間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帶領與會大眾慈悲唱誦「吉祥法界祈請文」,感念上師無盡的大恩大德,許多弟子潸然淚下、痛哭流涕。

圓滿修持上師供養法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眾修持迴向儀軌,並開示:只要這一世相信阿彌陀佛、停止殺生(不吃肉、海鮮),唸過「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就有機會得到去阿彌陀佛淨土的方法。在世間的每一個人,從出生到死亡之前,都花很多時間讀書、賺錢、找快樂,但從來沒有人靜下來想一下死亡這件事。每個人有一天都會死,佛法絕對有辦法讓我們死亡時不會經過生理與心靈的痛苦。要怎麼證明呢?如果日本的信眾想知道,就要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否則不講。

如果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度眾事蹟,就知道佛法能夠幫助亡者在走之前沒有很多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等一下會唸藏文,日本信眾唸日文,專心聽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就可以,臺灣的弟子不要唸,因為你們的聲音沒有慈悲,要唸的不要發出聲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唱頌「求生極樂淨土祈請文」,慈悲深遠的法音傳遍道場的每個角落,與會大眾皆領受極其殊勝的加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悲憫眾生輪迴之苦,唸誦祈請文時不禁哽咽,與會大眾無不動容。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修阿奇護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宣布明天修千手千眼觀音法門,在這個紛亂的時代,我們很需要千手千眼觀音的幫忙。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千手千眼觀音之後,會再修施身法。8月分超度是佛經中提到的,因此慢慢地變成中國道教、日本乃至亞洲區的習俗。依據佛經,超度祖先並非燒木頭或是去掃墓就能做到。明天大家來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詳細解釋超度的重要性。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觸過很多不同類的宗教,只有佛法才真正有方法幫助亡者。很多人以為超度跟自己沒關係,認為超度不過是儀式與風俗,但是事實上這也是一種修行的方法。明天所修的施身法,目前會修的行者已經不多,就算懂施身法,能夠真正利益到眾生的行者也不多,因為要學到施身法非常困難,而且行者需要修到大慈悲心才能修此法。

所以,今天先修上師供養法,是幫大家累積福報,讓大家明天可以繼續參加法會。在佛法中,人一生中能碰到這種特殊的法很不容易。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的經驗,世間沒有任何事比佛法更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做生意,也有家庭,但是佛法從來沒有阻礙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生意與照顧孩子。今天有來而明天沒來的人,就代表福報不是很好,大家自己考慮吧!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8 月 25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