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8月10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一家人的經過並發露懺悔。

2009年4月13日,接近中午時他接到來電告知兒子已無生命跡象,正送往醫院急診室急救,趕到醫院時醫生告知兒子送抵時已無心跳、呼吸,問他要不要放棄急救。看到兒子的身體躺在病床上,他觸碰兒子已無任何體溫。早上出門還抱在懷裡的孩子,現已成一具冰冷的大體,當下雖難以接受,但知已無辦法,遂同意醫師放棄急救。接著兒子的大體被移往醫院的太平間,他則趕去太太上班的地方準備告知太太兒子過世的消息,並接她去醫院太平間見兒子最後一面。

在接太太前往醫院的途中,他接到在中醫診所上班的同事師兄來電,請他們先到珠寶店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到了珠寶店,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來電問了孩子的姓名及生肖,夫妻倆接著趕到醫院的太平間。到了太平間看到孩子的面容相當安詳,如同睡著般,鼻孔不斷流出血水,四肢柔軟,一直到晚上,即使孩子已經往生超過8小時,當他要將大體抱入冰櫃時仍舊如此。

4月14日早上,檢察官來相驗,因孩子是不明原因猝死,檢察官要擇期解剖以了解死因,然而他們不想孩子大體再受傷害,於是請求檢察官不要解剖,但檢察官不同意。當日晚上他們一家人前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他們家的祖先殺業重,從事畜牧業才有如此果報,並說孩子現在過得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要他們可以思念他但不要悲痛,就當孩子去很遠的地方留學,同時要他們全家茹素參加施身法法會。因當時他太太已懷孕2個月,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叮嚀太太不可悲傷過度,要注意胎教。

4月15日他接到書記官來電,說明孩子的案子已移往法醫研究所,當時葬儀社的老闆說,以他的經驗,一旦案子移往法醫研究所,99.5%是要被解剖的,這些話讓他們非常的擔心。4月16日早上他和太太到珠寶店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後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電說答應他們的事都已做到,因他們的心中還有恨,接下來事情怎麼走就看他們自己。回家後,他向家人說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為了孩子大家都決定放下心中的恨。神奇的是,下午他就接到書記官來電說,若對孩子的死因無疑義,隔天早上檢察官將開庭開立死亡證明書給他們。

4月17日他們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孩子火化的時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知4月22日中午前完成即可。4月22日早上,前往殯儀館的途中,天空下著滂沱大雨,到了殯儀館時雨便停了。要火化時,工作人員告知因火化爐較滿,可能要等一段時間,他們心裡很擔心,怕趕不及中午前完成火化的程序。過了一會工作人員說,殯儀館又加開一座火化爐,孩子的大體可以送去火化了。火化完成後,骨灰罈送回葬儀社暫放,時間剛好就是中午。

事後他們跟師兄分享孩子的大體狀況,愚昧無知的他們才知這種種的現象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的頗瓦法才有的瑞相,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自身的福報賜予了孩子。孩子往生隔日清晨,他清楚地聽見孩子的笑聲,太太也夢見孩子很開心地對她笑。太太為了孩子的事,一直很自責,因孩子往生的前一天晚上半夜突然發高燒,隔天早上太太無法請假留在家照顧他。太太也曾夢見孩子發燒後,雖然她請假留在家照顧孩子,但孩子仍死在自己的懷裡。而後有機會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此事,上師開示,太太的夢是佛菩薩說明此事是注定的,並提及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超度孩子時,孩子是很開心的。

2009年10月左右,他太太即將生第2胎時,因第1胎為剖腹產,醫師說第2胎只能剖腹產,愚昧的他們前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報告已經與醫師約定好剖腹產的日子,同時請示擇定的日子可以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若選日子能生出好孩子,那就好了。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很慈悲地加持他太太,並說剖腹產的日子還是晚3天,讓寶寶發育完全比較好。於是他們跟醫師重新約時間,醫師有空的時間,剛好就是比原先約定的時間晚3天。

在太太預計剖腹產的前一天晚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中醫診所巡視,在師兄的提醒下,他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第2天太太即將剖腹產,並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太太生產過程平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太太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可。生產當天早上,很神奇的,太太開始出現產前宮縮的徵兆,隨後推入開刀房。生第1胎時,太太只要開始宮縮便偵測不到胎心跳,醫師擔心是胎兒窘迫,所以決定立即剖腹,而且產後太太隨即發高燒;但是生第2胎時,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一切都非常順利。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太太,母女均安,並賜名予女兒。

2010年初,他們參加施身法法會將近1年時,有一天師兄來電告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准他們全家來參加法會,因為他們尚未下定決心好好學佛。他這才發覺確實如此,在女兒出生後,他們的日子漸漸好轉,隨即忘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恩德,忘了當初無常來臨的苦,又開始只想過好日子,沒有下定決心延續這個緣好好學佛。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他們才能深思並下定決心求參加共修法會,進而求得皈依。

女兒8個月大左右時,因爬至餐桌上碰到剛從電鍋熱好的稀飯,被稀飯燙傷左手前臂及前三指,起了個大水泡及前三指腫脹發熱,約有二級燙傷。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女兒的左手吹氣及囑咐要用中藥膏塗抹,之後女兒並無任何疼痛感,傷口復原後也未留下任何疤痕。

2013年3月左右,他的女兒反覆發高燒一星期,上午退燒下午隨即又燒起來,雖然他開藥給女兒吃,但仍舊無法完全退燒。後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中醫診所巡視,同事師兄向 仁波切報告此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要同事師兄打電話給他,問家裡前面是否正在施工。他回答是,家中社區前面馬路正在挖掘下水道,已進行數月之久。仁欽多吉仁波切囑咐他們不間斷地點除障香及神牛角香數小時,隔日女兒就退燒了。

同年4月,他的頭髮漸漸出現一塊塊的掉髮,而且越來越嚴重,甚至蔓延到整個頭,頭上一塊塊、大小不一的圓形禿。他自己也很納悶,身體並無任何不適,診斷不出為何有此毛病。直至6月份端午節當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中醫診所巡視,看見他的頭髮便問他用什麼樣的枕頭,他回答是乳膠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不要再用,換一顆新的枕心,同時枕頭套要勤洗。他的頭髮是因工作時為患者把脈後,未做好手部的清潔,就觸摸自己的頭髮,造成細菌感染、吃他的髮根,若能將頭髮剃除,以避免正常的頭髮搶禿的頭皮營養,並塗抹中藥膏就有機會改善。他立即遵照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方式做,頭髮果然漸漸長出。他自己在臨床上也見過患者有圓形禿的病徵,情形沒有他的嚴重,只有1至2處禿光,但也得經過半年至一年的治療才能逐漸復原,像他這麼嚴重卻能在短短數個月逐漸恢復,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他的父親在皈依前,曾有一次在小學操場上運動時突然暈倒,送至醫院住進加護病房,經心導管檢查診斷心臟較正常人多一條電路,因不正常放電導致心律不整,若是要用電燒方式將之燒除可能會有傷及原有正常電路的風險,故暫不考慮。之後父親仍常發生心律不整、頭暈冒冷汗的情形。皈依後,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下,約半年才發作一次,而且發作時間剛好都在家中,經服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都可以很快地恢復。他和家人都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13年12月14日他岳父因肝癌末期合併黃疸、腹水,於凌晨1點左右往生,因是在半夜,不可能通知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不可思議的是,岳父生前因1星期未抽腹水而腫大的腹部,在清晨,大體即將移至殯儀館時,腹水、黃疸竟全消了,被單上也未見任何液體。他的太太曾向急診室的主任醫師提及此事,主任醫師說他臨床上從未見過任何往生者的腹水或是黃疸會消失。

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自己雖然是醫生,但其實在臨床上還是有許多的疾病仍不知所以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知一切疾病的起因、病程,令他讚歎不已。同時他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時給予他醫術、醫理上的教導,許多疑難雜症,遵照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皆可迎刃而解,這些都不是學校的教授能做到的。

最後他要發露懺悔,他現有的一切、工作及家庭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但他卻不知感恩,未能專注將心全部安定在現有的工作上,還貪念於其他工作。工作上,他常未站在老闆的立場做事情、替老闆想,許多事情都還要勞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操煩。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讓他知道自己的心不對、忘恩負義、學佛只是求保佑、利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不知感恩。他對上師只是表面上的恭敬,有事就喊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事就是把上師當凱子,他懺悔。

兒子猝死時,他還不是皈依弟子,但是因為在集團工作,有此因緣,兒子才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的頗瓦法,他們一家人也才能親近上師、學習放下;若是在其他地方工作的話,現在的他們早已家破、活在悔恨中。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員工就如同照顧弟子般。同時他懺悔,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時,他心中竟生起想逃離的念頭,不肯認錯,死要面子,還對上師頂嘴,他深深懺悔。他懺悔,皈依至今,他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能生起完全的恭敬心、信心及懺悔心,未能完全投降,常有自己的想法。他懺悔從皈依前至皈依後,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有曾生起的不恭敬的念頭。

對於有恩於他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尚且如此不知感恩,怎會對父母感恩?他懺悔將父母的恩德視為理所當然,對父母不恭敬、頂撞父母。自小到大,他常做爛好人,表面上是怕得罪人家,其實是怕自己受傷害,貪求好名,他懺悔。做事常不守承諾,信口開河,他懺悔。起心動念常只考慮自己的感受及利益,未能顧及他人,替別人想,因此他人的行為若是不符己之需求或期望,即起嗔念,他懺悔。

換工作時,未感恩原有老闆的栽培,自以為是、貢高我慢,以為病人是屬於自己的,欲將原診所的病人帶至新的診所,殊不知是因為有老闆設立診所,才會有病人讓他看,他卻不知感恩,他懺悔。對從小到大所吃的牛、羊、豬、雞、海鮮等無數眾生,及母親為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慾所殺害的眾生,他懺悔。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設立中醫診所的目的,一是為了讓眾生有好的醫療環境,所以不惜成本使用最上等的藥材,也是希望弟子們能有好的身體才能好好學佛;二是保留中醫的傳統。他的體會就是「看病」這兩個字。由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係,大家信任中醫,無論大小病都願意至中醫診所治療,大家才知道原來中醫是能治病的。否則以外面的醫療環境,中醫幾乎淪為只會看減肥、治療痠痛、或是保養身體,大家生病時第一個是不會想到中醫的。這樣下去的話,中醫很多傳統醫理即將消失,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為了利益眾生。

他感恩因為兒子猝死這件事,讓他們有因緣得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領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在此之前,他已在中醫診所工作4、5年,聽了同事及許多師兄的分享,他都認為與他無關,從未生起進一步皈依學佛的念頭,直至兒子猝死,自己苦了,才了解人生無常、因果業力的可怕,否則他只是貪求安逸,過著自以為是的好日子,以為這就是人生,那麼他只能隨業力走,遑論解脫生死的可能。

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於每週法會不間斷地開示,讓他知道自己惡習深重、自私自利、我執極深,他發願要好好依教奉行、修改自己,進一步解脫生死、利益眾生。他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以清淨的心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及眾生恩。最後,他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從本週日開始念誦一億遍六字大明咒,如果大家是共同一個心、不為自己、有共同的想法,希望唸這一億遍六字大明咒能利益六道一切有情眾,這個力量是很大的。如果還是為了自己的病,為了某些事情,那這一億萬遍與你沒有什麼關係。未皈依的沒有法本,那就唸誦「南無觀世音菩薩」,每週日能唸多少沒有關係,因為你們還沒有皈依。已經皈依的弟子,若曾經接受過灌頂與口傳觀想,那就要全部做好後才開始唸。若沒有接受過灌頂與口傳觀想,就觀想上師與本尊無二無別。有些人唸得快,有些人唸得慢,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完後就會先修阿奇護法,還沒唸完的人後面就繼續唸。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位上週因母親過世來求超度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拜20000遍大禮拜,他現在做了幾遍?弟子回答:已做了10250遍。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的妻子做了幾遍?弟子回答:已做了9100遍。從上週日到昨天已過了7天,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既然身為男人,為什麼做這麼慢?他表示自己有時候上班、有時候請假。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你們出去旅遊都常常請假,遇到母親的事情就要上班?仁欽多吉仁波切發覺臺灣現在有個現象──什麼都不怕,只怕沒錢,每個人都是這樣子。還沒結婚的可能不用生孩子了,因為正如蓮師曾經預言:未來世的人的孩子都不孝順。他可以繼續慢慢做,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催他,因為受苦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他的母親跟他自己。

大家唸咒時不要唸得太大聲,也不要沒唸出聲音。如果咳嗽,要將念珠往回推15個;打呵欠、噴嚏,就要加10遍。不要以為打呵欠、噴嚏還繼續唸,因為已經斷掉了。你們每週日要唸多久,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關,唸到晚上10點都可以,工作人員則輪流處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誦「瑪尼迴向速證大樂文」,持誦六字大明咒10000遍,並修持阿奇護法儀軌,法會圓滿。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8 月 25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