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8月3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與各位大德、師兄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教法對她、家人及朋友的幫助,並發露懺悔自己累世所做諸多惡業。

她24歲的時候,手部及膝蓋關節突然開始疼痛,原本不以為意,但因越來越痛,便去醫院做詳細檢查,醫師證實她得到類風濕性關節炎。她永遠記得當時在醫院診間,看著其他患者因長期嚴重發炎,導致全身關節變形不良於行而坐著輪椅,她哭著跟父親說自己不要變成那樣。

但是接下來的2至3年,她因全身關節嚴重發炎,無法正常上班而待在家裡。那時的她,常常1個月都沒有出過家門,每天躺在床上,忍受全身關節因發炎腫脹而痛,幾乎無法行走,也無法正常生活;甚至在寒冷的冬夜,手腕也痛到無法拉起棉被。看遍中西醫卻無法有效控制病情,曾經也有過自殺念頭,心想與其當一個廢人,還不如死了算了。也因為這樣,她心中非常怨恨,她覺得自己沒做過什麼壞事,為什麼會得這種病?年輕美好的歲月,卻受這種病苦!

雖然最後病情稍受控制,但也必須長期服用藥物以免復發,還要擔心藥物副作用,每天生活在恐懼當中。再加上從小她就質疑生命的意義在哪裡、常覺得人生走這一遭不知所為何來,而這一切的一切都在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得到答案。

她是在2000年12月因師兄引薦才有因緣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對佛法一無所知的她,聽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才知道佛法教義是教導我們斷惡行善、修改自己進而解脫輪迴;也才了解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是自我因果的顯現。她從小就愛吃滷味,經常一買就是1大包雞翅、鴨翅、雞腳、鴨腳,連吃好幾天,所以手腳關節疼痛不正是被她所吃眾生所受的痛楚?如果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她今天一定會是一個怨天尤人、不知感恩,每天惶惶不可終日,繼續行惡而不自知。更不要說瞭解因果的可怕,進而有一絲絲懺悔及修改惡行的機會。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教法,讓她能坦然面對自己的病苦,並且幫助累世被她所傷害的眾生。她也不再覺得自己生病很苦,因為受苦的眾生太多了,他們的苦是她的千萬倍,而她卻還有能力受苦還債。

她的父母因為從未接觸過藏傳佛教,原本很擔心她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她經常與他們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用佛法慈悲幫助病苦眾生及修法超度眾生的經過。並邀請他們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他們也深深感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願力。

有一段時間她母親常去照顧一位患有嚴重憂鬱症的朋友,沒想到有一天這位朋友竟趁她母親在廚房幫她煮中餐的空檔在浴室上吊自殺,等到她母親發現,救她下來時已經來不及了。為此,她母親非常自責及害怕,晚上一直無法睡覺。她帶母親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和藹地開示母親,叫母親不要害怕,並告訴母親:你是在幫朋友。同時用金剛杵加持母親。

這些話所有親朋好友都跟母親說過,但就是無法讓母親安下心來;而同樣的話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口中說出,卻帶給母親無比安定的力量。母親見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得到加持後,整個人轉為開朗,當天就睡得很安穩,不再害怕。之後母親更與那位自殺往生的朋友的先生分享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過,並告訴他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以佛法幫助他的太太。之後這位先生也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求得參加施身法法會幫助亡妻。

她的父親80多歲,也曾因身體不適又查不出原因而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父親並指示父親身體並無大礙,只是年紀已大器官較為老化,並囑咐夏天時不要因為省電而捨不得開冷氣,這樣反而對身體不好。她跪在一旁,深深感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像慈母一樣關照著所有弟子及其眷屬。事後家人都跟她說:你們 仁波切真的好厲害。因為她父親誠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經常在大熱天裡捨不得開冷氣、風扇,只肯拿著扇子搧風,卻讓身體熱出病來。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且關切一起前去求見、跪在一旁的二哥。她二哥在1歲左右就因日本腦炎造成腦性麻痺,導致無法咀嚼和說話,手部也行動不便,因此領有重度殘障手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二哥便問:他是出生就這樣,還是後天造成?她報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1歲時得了日本腦炎所造成的。之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用金剛杵加持二哥許久。

在這之前她二哥是家裡的問題人物,雖然行動不便、無法說話,卻能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在外闖禍差點被警察抓。重度殘障、手腳不便卻堅持要騎摩托車,就連家裡養的小狗看到他也嚇得躲到頂樓陽台不敢回家。二哥還曾經爬上住家12樓窗戶要往下跳,驚動消防車、救護車把他送往醫院精神科。

但是,就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得到加持後約1個星期,她二哥就像變了一個人。從之前對父母大逆不道、到處惹事生非,變成脾氣溫和、笑口常開,還主動幫忙做家事。父母親都非常歡喜又驚訝二哥的改變,她跟父母親說這是因為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鄰居、親戚對二哥的改變更是訝異,母親都笑著跟人說他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摸摸頭之後就變乖了,而這一切完全不在他們的設想當中。原本是因父親身體不適而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問二哥要不要一起去,他點頭。她跟二哥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大修行者要幫助父親,我們要非常恭敬祈求。他也聽話恭敬地跪在一旁合掌,就這樣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及幫助。

她因為二哥的病,從小就覺得自卑,心裡也清楚,自己這樣想很對不起二哥,再加上二哥後來性情大變,更讓她覺得很恨他。這樣的心其實很苦,但是她從來不曾告訴任何人。

皈依後聽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她才知道這都是她與家人的因果業報,自作本來就該自受,也才知道自己原來是這麼自私。她沒有同理心去感受二哥的痛苦,只想到自己。她連身邊最親近的手足都沒有同情心,更沒有一絲一毫的慈悲心,她何來顏面說自己是個學佛人?也因此她才稍稍有了自覺,開始真心關懷二哥。也許因為這樣,當時完全不受控制的二哥竟然答應一同前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恭敬合掌跪在一旁,同時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教導所賜予的恩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是從最細微處讓我們看到自己的貪嗔痴,從最深處將我們的病因連根拔起。對她而言,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佛菩薩,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有佛法。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這樣以生命及自身福報,毫無保留的教授佛法及幫助眾生,不求任何回報,只希望眾生能有因緣福報聽聞正法修行,進而解脫生死。

以前的她,設想了許多目標,以為人生要照著目標達成才是成功、才會快樂;卻不知道所謂人生目標其實是自己貪嗔痴的結合,只是自私的想到自己。她覺得年輕就應該要健康,卻無視於累世被她所傷害眾生的苦,每天抱著欲望生活,然後又一個一個幻滅,自以為很痛苦。

皈依後領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才知道快樂與痛苦都是自己的分別心,就算欲望達到,她真的快樂嗎?那為何一瞬間的感覺過後,卻有更大的失落感?她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心,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追求什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我們每天審視自己的心,眼睛要往內看自己,而不是往外看找別人的錯處,以掩飾自己的缺失。

她深刻地體會到,在現今世界上,沒有一位上師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用全部的生命及心力來教導弟子。因為寶吉祥的1500名皈依弟子及每週日的共修法會,讓外界誤以為有很多供養給上師,卻不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力是要幫助真正苦的眾生,所以來到寶吉祥的,很多都是有病又或是生活並不寬裕的弟子。而弟子們微薄的供養,根本不及於上師供養及護持教派的千萬分之一;此外,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要讓弟子們能有較好的生活品質及健康的身體學佛,所經營的集團事業都不惜成本,用最好的品質及提供最好的人力服務,而且只要持聯名卡在集團大部分事業體消費都能享有95折優惠。

事實上,這5%的折價累積起來非常可觀。她在私人機構做財務工作,公司經常做所謂的利潤分析,就連0.1%的成本都要計較。也因為這樣,她覺得集團事業的利潤應該非常有限,又或者可能很難會有利潤。但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弟子、為了眾生,還是苦撐著,更不要說有很多師兄還在集團工作。她真的不知道現今世上還有哪一位上師會為弟子做這麼多,不僅僅是教授佛法,照顧弟子家人眷屬、親戚朋友,甚至是由生到死,還要擔心弟子的生活,沒有工作還會安排到集團上班。

而在教派內,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漢人的身分,常常受到排擠及羞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自己承受下來。雖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一切都自在以對、不住於心,但是弟子們怎能讓上師蒙受莫須有的誤解及羞辱?她個性內向、很多事不愛辯解,但是她很清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弟子及眾生所付出的一切。因此,在2次遇到朋友、同事看了不實報導而向她詢問時,她清楚跟他們說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實修實證的大修行者,完全依照佛經所示教導正法,以及如何護持教派、幫助眾生、照顧弟子等等。因為這是身為弟子最基本應該要做的,她也要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要讓她周遭的人知道她是一個佛教徒,並以身為佛弟子為榮。

父母親給了她今生的肉身生命,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開啟了她生生世世學佛的慧命,就像她的另一個父母親。她常想,她這一世對生她的父母親還可以盡到世間所謂奉養的孝道,但對生生世世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只是不斷的領受佛法教導及幫助,卻無絲毫的回報。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弟子們要時時觀想無常。她會想如果生命現在就終結,她也已經有了生生世世可以依靠的上師。人生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她輪迴千萬世終能得遇實證實修的大修行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授正法,有了一絲絲解脫輪迴的機會,她還能再浪費嗎?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她如何修改會讓自己輪迴的惡行;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供養布施的機會,雖然她能做的是那樣的低微。沒有上師的諄諄教誨,她不會了解修改自己雖然是全世界最艱難的工程,卻是她窮這一生都必須努力去做,因為學佛修行是一條最正確的路。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盡自身福報及生命來幫助眾生,太累也太辛苦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佛菩薩救急不救窮,學佛不是拜拜求保佑,斷輪迴生死是靠自己。因為我們終將孤獨的面對死亡,在那個時候,除了我們的上師,沒有任何人能幫我們。

她要懺悔自己過去世及今世所犯的所有惡業。從小到大,重口腹之慾的她不知吃了多少眾生的肉;小時候因為愛吃而偷母親的錢去買零食;國中時,父母親辛苦賺錢給她補習,她卻瞞著他們拿去吃喝玩樂看電影;就業後偷拿公司文具回家;上班時間做私人的事、愛跟人計較、自以為做事比別人強,忌妒同事學歷能力比她好;殺生、竊盜、妄語、兩舌等惡行,她都做過。

她要懺悔這些惡行,並修改自己不要再犯。她表示,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尤其上師難遇,寶吉祥的弟子們竟有幸得遇如此無私無我,不惜捨命救度眾生的傳法上師、人中之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大家累世的因緣福報,弟子們應恭敬學習將教法用於生活上。佛法不離世間法,她呼籲師兄們應自助自救,除了生死大事無法掌控,其他如工作上、感情上、家庭生活及平常病痛都是因果顯現,應該欣然受之,不應再擾煩上師,讓上師能接引救度更多眾生。

沒有上師,她沒有機會聽聞正法,更連一絲絲解脫生死的機會都沒有。她領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佛菩薩諸多恩澤,無以回報,謹以此生努力學佛,希望終能解脫生死輪迴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眾生恩。最後,她祈願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常住在世、利益一切有情。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依止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時,當時在直貢噶舉有3位年長的成就者。一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師──滇津尼瑪仁波切,長住在西藏直貢祖寺──直貢梯寺,已經往生了;一位是 永噶仁波切,也已經過世,在西藏的邊界長期閉關,宏願是往生彌勒菩薩的淨土,以後再跟著彌勒菩薩回來世間成佛。

永噶仁波切除了侍者之外是不見人的,並曾經授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祕密的灌頂。大家都以為求法就是供養、嘴巴講講就有,那天 永噶仁波切授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灌頂之前,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考試。佛法上的考試並不是問名相,尤其直貢噶舉修大手印,是直接問行者的心。就算以前看過一大堆書、聽過一大堆佛法,要契機在這個因緣中答的才是你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通過 永噶仁波切的考試後,永噶仁波切才授予最祕密的灌頂,如今這位年長的成就者也不在了。

滇津尼瑪仁波切與 永噶仁波切這兩位長者,都是從喇嘛修出來證果。1995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去直貢梯寺時,告訴大殿中的出家眾自己想見佛寺中最老的長者,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知道是誰,只是詢問。剛好,滇津尼瑪仁波切的侍者到大殿做些事,聽到後便跟知客說:「應該是這個人,仁波切今天要見一個人;仁波切說今天有個外地來的人,他一定要見。」當時,滇津尼瑪仁波切閉直貢噶舉所謂的死關,也就是不見人、完全不出關,除非時間到了。

所以,侍者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去。梯寺的海拔大約是4000公尺,從大殿再爬大約500公尺,到了4500公尺處。沒有路,就是一直走上去。1995年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年輕,所以還走得很快。到了上面,侍者敲一扇小窗的木門,隔了幾分鐘,滇津尼瑪仁波切打開那扇門,那是兩層的門,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講西藏話,滇津尼瑪仁波切也不會說國語,就叫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頭伸進去。如果是你們就會怕,要將頭伸進去做什麼呢?一個喀嚓就沒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頭伸進去後,滇津尼瑪仁波切拿剪刀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剪頭髮,接著就唸皈依文、直貢噶舉的傳承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並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9次。到現在,還是不清楚為什麼 滇津尼瑪仁波切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9次,通常是頂禮3次,但 滇津尼瑪仁波切要求 仁欽多吉波切頂禮9次後,並賜予法號。後續有很多故事,今天暫時不提。

另外一位長者是 竹旺仁波切,竹旺仁波切與 滇津尼瑪仁波切是師兄弟,當時在印度。竹旺仁波切發了一個願,雖然是出家眾,但是不剪頭髮,頭髮盤得很高,不洗卻沒有臭味,而且有香味,所以以前大家都恭稱 竹旺仁波切為「香頭髮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見到 竹旺仁波切時,是在印度強久林佛寺下面一個藏民的村子,村中有一個禮堂,由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侍者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見 竹旺仁波切。

當時,竹旺仁波切坐在講臺上,靠著法座,下面都是在家眾,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竹旺仁波切頂禮後,供養200美元,竹旺仁波切一直看,問侍者那是什麼,因為沒看過美元。竹旺仁波切收下供養之後豎起大拇指,對 直貢澈贊法王的侍者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善男子。所謂「善」,指的就是修行十善法。竹旺仁波切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因緣很深。

1997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印度強久林菩提寺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公開坐床。在藏傳佛教中,要開始傳佛法、教佛法,要先成為堪布,再來是傳法師。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的,不能成為堪布,一定要經過儀軌,若教派中有法王,則要在公開場所進行「坐床」。「床」不是指一張床,而是個比喻。「坐床」的儀式,必須是在很多喇嘛與教派中重要的仁波切面前進行,就像是在學校成為教授,也會舉行公開儀式,意思是一樣的。

當天一大早就要到大殿,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先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 直貢澈贊法王住的地方,而 竹旺仁波切一早就站在佛寺大殿的門口。在藏傳佛教中的儀式,若在大殿有法會,法會還沒開始之前,除了工作人員之外,所有人都不能進去。這跟坊間不一樣,大家都是先跑進去,然後弘法人後來才到。當時,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著 竹旺仁波切站在大殿門口等,直貢澈贊法王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 竹旺仁波切先進大殿,而後其他喇嘛才進去。當天,竹旺仁波切是代表其他仁波切來見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坐床儀式。

每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印度,都會去拜謁 竹旺仁波切;竹旺仁波切很特別,每次都會捧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頭唸5分鐘以上,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不懂 竹旺仁波切唸什麼,但 竹旺仁波切就是一直唸。其他人進去,都是被 竹旺仁波切罵出來。滇津尼瑪仁波切會罵,竹旺仁波切也會罵,所以你們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罵,是不可能的。永噶仁波切也會罵,罵那些修不好的仁波切,越罵越大聲,都是用罵的。

還有一次很深的因緣,有一年 達賴喇嘛要住在印度強久林2至3天,為了安全考量,整個佛寺是淨空的,只有 直貢澈贊法王與幾個侍者住在佛寺內。直貢澈贊法王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 竹旺仁波切在佛寺門口等,竹旺仁波切當然有椅子坐,而那些喇嘛沒有理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 竹旺仁波切叫侍者拿椅子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因此,那天在門口外面,只有 竹旺仁波切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椅子坐。

當時有個小插曲,有一對臺灣的信眾夫婦見到 竹旺仁波切,便跪在面前獻哈達,結果 竹旺仁波切從頭到尾不看他們一眼,他們僵在那邊大約3分鐘,後來覺得自討沒趣,便為自己戴上哈達後起身。所以,年長的修行者都是很有個性的。有人會認為不慈悲,他們都跪在面前了,但 竹旺仁波切有自己的看法。後來,達賴喇嘛來了,在佛寺外有幾百個人,只有 竹旺仁波切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資格進去,其他人都不能進去,是 直貢澈贊法王要 竹旺仁波切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去,這也是很特別的因緣。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灣舉辦金剛舞時,竹旺仁波切是教派中唯一來看的仁波切,當天 竹旺仁波切看得很開心。竹旺仁波切來過寶吉祥佛法中心,也曾在此主持法會。在 竹旺仁波切往生前幾年,曾經交代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新恢復直貢梯寺一個很老的傳承。直貢梯寺以前每年到了11、12月,所有出家眾都要24小時不斷地念誦六字大明咒45天,因為歷史的因素,這個傳承斷掉了,所以 竹旺仁波切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新將此事做起來。因為沒人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就是供養幾十萬人民幣去做這件事,幾年之後有功德主出現,現在也不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在 竹旺仁波切往生前,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曾在尼泊爾見過 竹旺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講這幾位年長仁波切的事蹟,重點在哪裡?這幾位年長的仁波切都不出來傳法,你若見到,有緣就讓你見,沒緣連見都不見。像 滇津尼瑪仁波切到最後,連眾生獻哈達都不收,因為不想牽掛,一點都不欠、瀟瀟灑灑地離開。竹旺仁波切一生不灌頂、不傳法,只是到任何地方都叫人唸1億遍六字大明咒。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出來弘揚佛法至今,看來還是這個方法比較好,因為你們真的不是學佛的料,只是信眾而已。

昨天有一個弟子又挨罵,他的母親最近過世,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的母親是否有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說去年有見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你媽沒有吃素,對不對?」他硬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的母親超度,但沒有福德因緣怎麼超度呢?你們學佛人都忘了一件事,不管是在家、出家,為什麼會有7月分的盂蘭節?這是佛教很重要的典故,並非鬼門關打開,這是中國人發明的東西。自從佛法在中國興起之後,那些拜鬼的巫師就沒有生意,所以就附會這種事情,說是鬼門開、燒紙錢。

如果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還有弟子在7月分燒紙錢,絕對會讓他們離開,因為佛經沒講。燒紙錢是從商朝開始、周朝確定的一種對死者的禮貌而已,跟佛法一點關係都沒有。有人會說母親、婆婆要燒,那是他們自己要燒。如果佛經有講,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告訴大家可以做。佛經中講7月分的事講得很清楚,告訴大家如何才能得度,但無論是剛皈依的、沒皈依的、皈依很久的,都常常忘了這個故事。

釋迦牟尼佛身邊的弟子中,目犍連尊者神通第一,修得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修得比你們厲害。目犍連尊者的母親生前沒有學佛、修行,死後墮入餓鬼道,目犍連尊者透過神通知道母親在受苦,透過神通將食物拿去給母親吃,結果母親都吃不了。餓鬼道的特色,就是食物到了咽喉會變成火而吞不下去,連水都會變成火,所以在顯教有「開咽喉咒」。目犍連尊者見到如此,知道自己也沒能力幫助超度母親。因此,請教大家憑什麼認為自己唸幾句佛號就能超度?是你們厲害還是目犍連尊者厲害?

臺灣很奇怪,很多人貢高我慢,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很厲害,以為佛經上說唸阿彌陀佛就可以,但那是有條件的。大家不留意佛經所講的故事,都以為自己做得到,若是如此至少要修到阿羅漢,如目犍連尊者有大神通。連這個程度都沒有,憑什麼說自己有辦法幫亡者超度?因此,釋迦牟尼佛教目犍連尊者供養,但不是一般的供養。南部出事,大家拿錢過去,這是布施,是有為法;若是供養,對象很重要。

古代有結夏,因為印度夏天很熱,不出去托缽,再者也因夏天地上很多昆蟲,怕出家眾出去會踩死牠們,所以夏天全部都在一個地方定居、不出去。釋迦牟尼佛教目犍連尊者在所有1000多位出家眾出關時齋僧,將功德迴向給母親,才能讓母親離開餓鬼道。但是,大家要聽清楚,釋迦牟尼佛沒說能到阿彌陀佛那邊,只是到天界。這些閉關的都是釋迦牟尼佛親傳法的弟子,雖然我們現在號稱自己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但真的是汗顏、丟臉極了,怎麼有資格說自己是釋迦牟尼佛的弟子?什麼都沒做到!每個人都以為皈依了,自己就是佛弟子,但只是開始儀軌而已。

在佛經中提到,供養一位發心的修行者,比供養佛的功德還要大。原因何在?佛不需要你們,因為佛已經圓滿了,但是一位發心的行者是未來佛、未來菩薩,在成佛前的過程中能夠利益到很多眾生。因此,當真真正正、確確實實供養一位修行者,比每一年做齋僧還有用。齋僧與鬼門關打開,都是這個典故。如果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你們去拜拜、燒紙錢,就不要再來了,因為不是學佛人。

若要超度,沒供養怎麼可能做到呢?平常大家都是沒事不供養,有事才出現。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重點不是要供養,而是你們沒福報。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很簡單的比喻開示,他說自己的哥哥、家人都不信,只有他是弟子,所以沒辦法讓母親改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的家裡,除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修行之外,弟弟、妹妹、姊姊全部沒修,連法會都沒有參加,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根據什麼而能改變母親的呢?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得比你們好,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你們聽話。你們以為唸經迴向給母親,就能讓母親聽你的?

大家現在都犯這個毛病,以為唸經迴向給父母親,父母親就會聽話,而不會業力重。有些人還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父母親業力重!」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回答:「沒錯!生了你這個不孝子!」父母親當然業力重,如果業力不重,就會生個菩薩出來,還會生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如果業力不重,可能就生個釋迦牟尼佛、法王出來了!

佛經上提到,真正孝順的是好好修行學佛的人。不要以為唸一下、拜一下,福報就能起來,這是生生世世的事情。簡單來說,上次修觀音菩薩時才開示過大家要「老實」。上師說什麼就做什麼,聽清楚去做,而不是嚇得發抖怕做錯、挨罵。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怕挨罵的人是全世界最壞的,因為不挨罵怎麼知道自己錯呢?怕挨罵是什麼意思?一是死要面子,二是貢高我慢,三是不覺得自己有錯,所以才會怕挨罵。這種人怎麼會改呢?

更厲害一點就腦筋一片空白、沒反應,這也是惡。怎麼可能沒反應呢?你也是人,有神經、思維。為什麼會沒反應?因為想著:給他罵吧!現在講什麼都給罵,不要講。你們是不是這樣子?這是不是可惡?佛法中所謂的罵,並不是上師生氣。佛經中釋迦牟尼佛整天都呵責弟子,以你們的觀念,佛還會呵責?應該是好好講、好好勸吧!但是,碰到你們這種料,不罵才怪呢!

為什麼3位大仁波切不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不需要罵,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自動改。你們為什麼會挨罵?就是因為不改!講來講去就是這種德行,自以為是!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在修、已經發願、做得很好,所以就挨罵了。如果佛認為罵是不對的,佛經中就不會出現「呵責」這兩個字,特別在《寶積經》中出現最多。《寶積經》中,佛特別糾正出家眾與在家眾的修行方式,提到非常多。

不要以為看過《妙法蓮華經》、《華嚴經》、《般若經》,就認為自己在修了。這些還只是理論,真正要開始修菩薩道就是《寶積經》,《寶積經》中對六波羅蜜等一切的解釋不一樣,是更高的層次。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據《寶積經》開示佛法,大家可能都會跑光光、留不下來了!正如上次修觀音菩薩時開示,你們不是上根器,沒辦法,那就是老老實實、皈依聽話,最少還有一些保障,不墮入三惡道。如果再不聽話,就像昨天來求見的弟子,家裡有一點點障礙就不肯講,也不懂得事先懺悔。稍微有一點智慧就知道家裡有障礙,還不懂得先幫母親準備,死了才來,還哭得跟真的一樣。

仁欽多吉仁波切10幾年前就開始幫母親準備,現在才能將母親帶來臺灣,否則沒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準備?就是自己一直不斷精進。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學佛是心裡需要寄託,來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全包,包什麼?你們不肯改,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包得住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口頭禪很清楚──救急不救窮。救你們一次,以後不救。為什麼不救?不聽話怎麼救?第一次救你,還可以說你對因果不清楚,但恩人救了你,你卻不聽恩人講的話,怎麼救第二次?

很多人對「慈悲」這兩個字註解錯誤,慈悲不是爛好人,沒有智慧而亂用慈悲的人會墮入地獄。慈悲與智慧要雙運,只有慈悲而沒有智慧也不行,要兩個一起用。智慧怎麼來?就如上次教導大家要破我執,若破不了我執,還有二元法,認為「我」喜歡、「我」不喜歡、「他」怎麼樣、「我」怎麼樣、「我」不要挨罵,這些都是二元法,有這種法執的不可能修出來慈悲。重視自己感覺的人,不可能修出慈悲;沒有慈悲,怎麼利益眾生?

若覺得自己破不了我執,就如上週開示的要實在地皈依所發的誓言、不要破戒、對上師絕對投降,這一生還有機會不墮入三惡道。不要以為下三惡道很困難,太簡單了!連目犍連尊者的母親都下餓鬼道,你們以為很困難嗎?只要一個執著就去了,只要有一件事情放不開就去了!為什麼今年不舉辦大法會?因為大家不聽話,每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勸大家不要吃肉,大家卻認為吃一點肉沒事。有人可能會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慈悲,明知道眾生事情越來越多,卻還不舉辦法會,豈不是更加慘嗎?沒辦法,讓果報成熟了,大家才知道怕,否則以為參加過法會有保佑,還是照吃肉。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去日本,日本有1億多萬人口,臺灣才2千多萬人口,但是臺灣發生謀殺的頻率比日本高太多了。大家看看報紙,每個月絕對會發生幾件這樣的事。臺灣為什麼這麼可怕?因為嗔念重、殺業重,學佛不要說半吊子,連吊起來都沒有。在臺灣,佛法雖然比日本興旺許多,每天都有人念佛、拜佛、拜懺,照道理依佛經上記載,臺灣應該是祥和之地,連天災人禍都不會發生。

以前南部有個地方的藏經閣被燒了2次,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就知道是沒佛法了,因為經典就是佛法。第一次發生時有新聞報導,第二次就沒有了,結果後來他們還是越蓋越大。每個眾生都迷信,以為蓋很大就是供養佛菩薩,但沒人實實在在修行。你們太欺負佛菩薩,連飛機失事,人家找道教來唸,都是整個村連續7天吃素。你們叫親朋好友來參加大法會,頭3天吃素,後3天就猛吃肉。每個人都不用心去做事,這個國家、這塊土地怎麼會有祥和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故意不舉辦大法會,讓大家看到事情,而是沒意思了。每一年大法會都勸大家吃素,大家還是我行我素、照吃,不了解共業的可怕。如果我們不停止一切惡,很容易被捲入共業的漩渦。佛經提到殺生一定有刀兵劫,現在臺灣沒有戰爭,所以可能就是出車禍、飛機掉下來、莫名其妙爆炸。以人的眼光來看是人禍,但如果這塊地是善的,就算有人禍也會壓下來、變很輕。佛為什麼勸大家一定要止惡行善?因為這個世間太多惡了,只要你們起個惡念,就會捲進去惡的共業中。我們生生世世都行這麼多惡,惡的力量一定比善的力量大,如果不下決心,很快就會發生。

竹旺仁波切什麼都不講,只叫大家唸六字大明咒,因為已經懶得講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也要學 竹旺仁波切。大家都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唱歌,來參加法會以為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唱了幾個小時的歌,回去就很舒服。你有沒有修出來,看你的父母親就很清楚,為什麼?你有沒有幫到父母親?現在每個人都說自己沒做好,變成口頭禪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出家的,你們的生活方式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一樣,你們還有資格說自己沒做好。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你們一樣都是在家的,而且事情非常多,你們有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忙嗎?絕對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百分之一忙,仁欽多吉仁波切連夢裡都在忙,你們在忙什麼?

為什麼你們差這麼多?就是因為不聽話、隨隨便便,先顧好自己、自己的家,每個都為自己打算,誰不會算?算到最後都是算到自己頭上,多會算也是沒用的。竹旺仁波切一生還是慈悲,教眾生唸六字大明咒,其他什麼都不講。因為唸六字大明咒,最少有機會不墮入地獄、餓鬼、畜生道。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唸過阿彌陀佛,或以為吃素念佛就不會下去,一樣會的。

只不過因為你吃素念佛,就算墮入畜生道,也會找到人捧著你叫你女兒、兒子。因為有福報,如果墮入餓鬼道,那些餓鬼吃不到,你還可以吃到大便。所以,罵人家吃大便是很不好的,但在餓鬼道是很好的,因為最少有大便可以吃,在餓鬼道什麼都吃不到。平常如果罵人家吃大便,那可能就準備下去,因為習慣這種東西。下地獄也是很簡單,只要一個嗔念、恨人家,就算有念佛也一樣下去。為什麼?當你嗔恨的心培養得很強烈,斷氣時絕對不會想到佛,還是怪東怪西。

貪念重的人,就可能會墮入寒冰地獄。不要以為學佛就沒有貪念,其實還是有。若是整天迴向給兒子、給某些特定對象、希望早點結婚,佛法是讓你這麼用的嗎?如果佛經上提到能夠幫助嫁娶得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乾脆改行做婚姻介紹所算了,馬上可以收錢,現在講了兩個小時都沒有人家收得多。大家要注意,看直貢噶舉這3位年長的成就者就很清楚,一個一個都離開了!還有一位120歲的老阿尼,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見過這位老阿尼,2年之後老阿尼也離開了。老阿尼在最後時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在青海做108個金剛薩埵的佛塔,像這些年長的成就者都會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些事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個想法,從下週開始連續13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佛法,每一個皈依弟子(12歲以上,70歲以下)要在法會中唸1萬遍六字大明咒,13個星期天加起來差不多是1億遍。你們唸了1億遍,最少有1億遍的本錢,因為這1億遍不是你的,是大家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若死了,你們最少還有這1億遍的本錢,有機會不墮入三惡道。未來這13個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持咒,不再講佛法,因為昨天那位弟子來求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灰心,但覺得講佛法對你們來說好像不起作用。每個人都跟木頭一樣,木頭至少還能釘進去,你們比木頭還可怕,怎麼講都是這樣子,包括皈依很久的弟子,每個都是我行我素、自己想自己的事,以為自己表現很好。

從下個禮拜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唸1萬遍大約是1個小時又10分鐘,你們唸1萬遍大約是2個小時多一點,若是唸不完就唸完為止再離開。如果這段期間有缺席沒關係,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趕你們走,只不過這1億遍的功德大海沒你的份。還沒皈依的、皈依過退背心的,唸這1億遍沒什麼很大的作用,但是幫你種下未來世與觀音菩薩很深的緣。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麼嚴格,寶吉祥佛法中心大概會有3000至5000位弟子。為什麼要嚴格?就是在不好之中再找好一點點的,才有機會唸六字大明咒1億遍。所以,未來13週是大約3個月,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休息一下,講也講夠了,尤其昨天求超度的弟子,皈依了1年多還是這個德行,還有一個是介紹來問愛情的。

昨天來問愛情的信眾說自己認識很多個男孩子,也知道自己的缺點,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怎麼找到一個好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賣香的弟子,因為她賣香,對行天宮那一帶很熟,可以介紹幾個算命的給這個信眾。這個信眾當佛菩薩是算命、婚姻介紹所,坊間很多都是這樣扭曲佛法,你們有緣、沒緣跟佛菩薩有什麼關係?都是你們自己的緣!如果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介紹一個好的男人給她,可以!收1千萬,但誰肯給?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修過法馬上就變,但幹嘛修這種法?無聊!

如果要修這種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早就幫自己修了,還幫你們修?所以真的是莫名其妙,就跟前陣子生意賠錢來求修法的信眾是一樣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做生意賠錢都不修法,還幫你們修?你們如果死了,幫你們修法還講得過去。所以,汙衊、毀滅佛法的不是外道,都是所謂佛教裡面的人。《寶積經》中釋迦牟尼佛提到,末法時代有人為了名聞利養、阿諛奉承信眾而扭曲佛法。佛法不能扭曲,佛說什麼就是這樣,沒得改,不能因為世俗的事情而改掉。我們可以不講、不用,但是絕對不能改。我們可以被罵不近人情,但是要有慈悲心。

若是扭曲佛法,而迎合某些信眾的欲望,就是害了他們。皈依的時候曾告訴大家「皈依法,離欲尊」,學佛是幫助大家離開欲望,而不是增加欲望。雖然四攝法中有一法是以欲勾之,先滿足眾生的某些欲望,而勾眾生過來,但是要看清楚這個「欲」會不會傷害他。以欲勾之的定義,就好像告訴大家一直修會往生淨土,這也是欲望。如果不給眾生一點欲望,眾生不會修的。如果告訴他「空空空,十八空」,他絕對就空給你看,不修了。

所謂以欲勾之,不是滿足你世間的欲望。你若是生病很苦,讓你病苦減少,明朗的心出現,才能好好聽佛法,這樣才有用。如果不聽話,隨便找個人結婚,有事情就絕對不要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哭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既然都已經學佛了,自己不能改,也改不了別人,有什麼好哭的?不是要你們認命,而是你自己挑選的。不要說自己是在皈依前就嫁給對方,這也是一種說法;另一種說法,若你具備善的因緣,就算是皈依之前嫁的,也會跟著你一起來學佛。所以,就是你自己沒緣、業障重,還不大懺悔?

你們還以為自己眷屬最近沒有阻擋學佛,就是自己修得好?他只是懶得見到你,星期天沒見到你,就能舒服過一天,當然希望你來,你還以為是自己修得好?如果你修得好、有進步,他應該會跟著你來才是,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讓自己的母親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全世界誰都不信,只信自己的丈夫;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修道教,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不識字,沒讀過書,而且個性很拗,怎麼讓她改變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改自己,改到讓母親覺得兒子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她才聽。

你們改了什麼?沒有改,怎麼可能呢?不管是你的眷屬或父母親,他們最清楚你的。有些人認為自己忍住、不講話就好,但這表示你們逃避現實,因為兩個人已經到一個階段,一吵就離婚了,現在還不能離婚,所以大家先不要吵。有些女人會想:等孩子長大畢業了,我就跟他離婚。有些男人會想:等我退休,我還理她?若是有這種觀念,都不是很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要突然間轉個大彎?不敢說消極,但是講了這麼多佛法,昨天突然有這樣一個弟子跑出來求超度,完全沒有懺悔心,只講自己沒做好,連懺悔都沒有。沒關係,苦是苦在他的母親,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算慈悲,讓他拜20000遍大禮拜,看看有沒有福報再幫他的母親。連目犍連尊者修到大阿羅漢都要供養,你們認為自己是什麼身分而不需要布施供養?現在不是跟大家講錢,而是心態,你們以為帶父母親來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全包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幫他們結緣,你們聽不懂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話?並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他們結緣,而是佛菩薩跟他們結緣,不是這一世,而是未來世!

每個人都懶!如果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你們的父母、工作、房子不要漏水、孩子,你們每個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少錢?有弟子連開飛機開不好,都跑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拿他的薪水,但他的觀念是自己開飛機就是有幾百人在自己手上,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讓他們死,其實是他怕要扛因果。2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告訴過他要怎麼開,他還來問?每個人的心態都是這麼可惡。

岡波巴大師講得很清楚,當行者密法有成就,弟子就出現,也是業障開始的時候。上師不謹慎,就會被弟子拖垮。開飛機的弟子就是如此,明明2年前就已經告訴過他怎麼開,還好不會出大事,否則到時就說是某某道場的機師因故失事害死這麼多人。為什麼要你們上班工作?因為要你們謹慎。如果你們上班不謹慎,首先就會被開除了。你們不怕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趕走,只怕沒薪水;你們什麼都不怕,就怕沒收入。你們認為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趕走沒關係,就在門口等,可能有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軟,就會讓你們進來。即便如此,至少你們浪費了很多時間。

今天跟大家講的重點是,如果大家再不好好老實學佛,還是胡說八道,就會自動淘汰自己,而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你走。現在很奇怪,阿奇護法讓很多人原形畢露,好像昨天有位弟子將紅包拿給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邊服侍的出家眾。很多人都有怪毛病,明明供養一個薄薄的紅包,那還沒關係,手卻將紅包拿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邊的侍者,侍者敢收嗎?她拿給旁邊的侍者,意思是供養給侍者,而不是供養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因為她希望快點結束,就可以起身,認為自己已經供養、給了侍者,至於侍者有沒有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就不管了。這種人哪有供養呢?完全沒有恭敬心,只是應付一下,認為大家都拿紅包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自己也拿一個。如果她不給,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罵,給的方式不對反而挨罵。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位弟子以後不需要供養,也不准學密法。

她之所以會有這種動作,可能會認為自己是怕、緊張、不曉得怎麼辦。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時就不會緊張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從小跟著 直貢澈贊法王,跟大家一樣是從信眾變成弟子,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時從來沒緊張過。為什麼不緊張?因為是以恭敬心供養,有什麼好緊張?你們會緊張,就是因為沒有恭敬心供養,只是應付了事。就如同剛才講到 竹旺仁波切不收那兩夫婦的哈達,因為很清楚他們沒有恭敬心,所以不收。

沒有恭敬心,就算捧著2千萬,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收,皈依久的弟子都知道這個故事。當時是千元鈔票的2千萬現金,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稀罕錢?光是昨天,就退了快幾十萬。你們沒有恭敬心,唸什麼、拜什麼都沒用;恭敬心是如何?真的是死心塌地、沒有任何緊張。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搞不懂,見到佛菩薩與上師有什麼好緊張的?這是自找麻煩的事,那豈不是以後做任何事都會緊張?

到時唸誦六字大明咒,會以「瑪尼迴向速證大樂文」11面觀音菩薩的法本為主。因為時間還夠,仁欽多吉仁波切會修一小段時間,從下週開始便如是修誦。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誦「瑪尼迴向速證大樂文」,並開示修誦方式。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8 月 0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