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7月27日

法會開始前,一對已皈依的母子向與會大眾分享他們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與幫助的經過。首先由兒子簡短表達心中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至誠感謝,接著由母親向大眾分享。

她的兒子在2003年1月1日於部隊休假途中發生重大車禍,昏迷指數3,眼睛不能動,瞳孔像是碎片般,靠呼吸器維生,經醫生會診鑑定判為植物人。車禍導致兒子的肋骨第5至11節及鎖骨斷掉,恥骨因骨折導致尿道斷裂而使用膀胱造口,造成無法控制小便;頭顱內的四個腦室因車禍變成只有一個腦室,腦髓通通攪和在一起,醫生向她解釋腦髓就像一塊豆腐,強震之下的碎豆腐,任何手術也沒用,無法恢復。

因此,她的兒子發生車禍後躺在床上,呈現植物人狀態達8個月又23天之久,雖然後來醒過來,但是大腦中樞神經已嚴重受損,腰部亦因撞擊而無法支撐,走路腰部完全沒有力量,平衡感產生問題,所以走路不穩,身體偏右邊向前傾斜,容易跌倒,必須坐輪椅;腦傷情況也很嚴重,講話不清楚,智力回到5、6歲的程度,缺乏短程記憶,常常剛做的事情馬上就忘記,有時一天就多吃了好幾次藥;手眼和四肢的協調性亦不佳;最嚴重的是兒子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常常莫名其妙地就暴怒,而他的身形很大,生起氣來沒有人能抓得住他,常會驚嚇到醫護人員和其他的病患家屬,一般的看護無法照顧他,所以一切的照顧責任都由身為母親的她一人扛下。

因為兒子的軍人身分,就這樣在醫院住了9年多,她也照顧了9年多,這中間常常因兒子的情緒和任性,造成大大小小的爭執,而在照顧的期間,她自己本身也發現罹患子宮內膜癌,多方壓力導致她身心俱疲,精神與身體的折磨讓她痛苦不堪。在半年的化療當中,化療的副作用讓她雙腳如同針扎,常常走路時腳軟跌倒,並有反胃、大小便失禁等後遺症。在每次痛苦的化療結束後,返回病房看見兒子仍無進步,且情緒依然無法自我控制,她更是覺得人生至此,毫無希望可言,只有無盡的痛苦在眼前。她記得有一天,兒子在病房內無故向她發飆,大聲罵人,沒有人能壓得住身強體壯的兒子,驚動護理人員前來關切,最後不得已只好將她與兒子分開,當時她的內心煎熬痛苦,椎心的刺痛筆墨難以形容。

就在她最痛苦的時候,一件事情改變了她和兒子的人生。2011年,有一天她帶兒子到醫院做復健時,遇到一位也常常帶著兒子來做復健的師兄向她招手,並邀請她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當時她心想自己已經參加過許多法會,沒放在心上,因此沒有答應。過了一陣子,再度巧遇,師兄再次詢問她參加法會的意願,她當下覺得反正也沒什麼損失,於是答應了。

當第一次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她感受到一股發自內心莫名的感動,看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流著眼淚,內心有說不出的激動,這是她參加其他法會時不曾有過的感覺。師兄建議她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慈祥地問他們有什麼事?她說明了兒子2003年車禍至今的經過。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毫不猶豫地對兒子說:「我會幫助你。」同時也答應讓他們參加共修法會及施身法法會,他們滿懷感恩地離開了道場。

僅僅只參加過兩次法會後,她就發現,兒子尿床的狀況獲得了很大的改善――從原本的無法控制,一有尿意就已經尿出來,到現在都能控制得很好,不用再24小時包著尿布。而且流口水的症狀也改善很多,在護理站的人,每隔一陣子看到兒子,都誇說他進步得好快,以為是年輕所以進步得快,其實身為母親的她很清楚,這些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參加法會後的2個月,她帶著兒子請求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再一次說:「我會幫助你。」並加持兒子,也答應讓兒子皈依。

當時的她並未開口請求皈依,退下後有師兄建議她再次請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皈依。當她再次上前請求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說:「你是為了陪兒子來皈依的,不是自己想皈依。」頓時她滿面羞愧地退下去。回家後她認真地反省自己求皈依的心態與為何要皈依,原來她忽略了自己的心,她的心尚未完完全全地安定下來,心很亂、很浮躁,一有事發生她就很擔心,不知道自己要怎麼辦,只會哭,而且還沒有真正下定決心吃素,兒子要求她一起吃素,她偶爾還是會偷偷跑到醫院餐廳吃肉。但自從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一句強而有力的話,要她吃素,回家以後她竟然再也沒有一點想要吃肉的欲望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也因此,她再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求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終於同意了。這是她關在自己「心牢」多年後真正的解脫,在醫院裡照顧兒子的十年間,如同關在一個沒有欄杆的監獄,每天的工作就是不斷地重複著兒子的復健,加上兒子腦傷情緒極其不穩,且吃東西不會咬碎或撕開,皆是大口大口囫圇吞棗般,也不知食物的冷熱,喉嚨經常被噎到,這是她天天必須面對且擔憂的,身為母親的她心好苦好痛,常常躲起來一個人哭,卻不知道誰可以幫助她。

皈依後,每次在道場聽到師兄的分享,她才發覺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與所做的惡,傷害了無數眾生,她不再認為自己是好人,反而是罪大惡極的壞人。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誨,沒有上師的教導,她自嘆此生白來世間一回,如今她也盡自己微薄的力量,以自身的感受來勸導周遭親友:「莫因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

這兩年多來由於不間斷地參加法會,兒子有所轉變,每當情緒激動時,自己就會想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的開示,而慢慢收斂起脾氣,不再像以往無法控制而氣得直發抖。兒子走路的姿勢,也比以往正確許多,現在不再需要包著尿布出門,如廁已漸漸得到控制,這也讓她在照顧上方便很多。兒子非常喜歡至道場,每次週六來到道場,都會一直對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起先她怕影響到其他人而想阻止,後來師兄告訴她,若兒子想要頂禮就讓他做,她才放心讓兒子頂禮,每次頂完禮,兒子都非常歡喜。

兒子原先有些不好的習慣,她屢勸不聽,但是來道場後,師兄跟他講,他就會慢慢改過來,也不會生氣,她知道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讚歎寶吉祥佛法中心像一個大家庭,以前她遇事常會慌亂,但是來到寶吉祥後,她的心很安定,發生任何事情都會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來處理,還有師兄們的幫忙,最重要的是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依靠,讓她不再害怕未來。

以前她為了兒子能盡快恢復,任何人告訴她另類療法,她都會去嘗試,一個月花十幾萬是很平常的,而現在兒子參加法會後得到很大的改善,這些她都不再做了。有病友見到兒子與她的轉變,也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經過數月之後,便離開了,因為誤以為吃素會沒有營養,甚至推說自己不認識字、年紀大、體力不好無法學佛。她深知,沒有福報就沒有機會能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這是她與朋友不同的寫照。

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得到子宮內膜癌,當時按照醫師建議,她滿心不願地接受化療,但化療的後遺症卻讓她痛苦不堪,讓她的雙腳腳底如踩針山般的刺痛,常痛到無法走路;化療對腸子的傷害,也讓她無法控制排便,只要一有便意,若稍微走慢一點,糞便就會忍不住排出;同時,化療也導致她的抵抗力轉弱,讓她走路時常因腳軟而摔倒,走一小段路就喘不過氣需要休息。這種種的不適,她從來沒有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更沒有求過加持,但就在她參加法會並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獲得了完全的改善――走路腳底不再刺痛,腸內的排泄物也能控制。此後,她沒有再做過任何化療、沒有吃過西藥,只有吃中藥調理,到現在2年多,一切都比以前更好,她深深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有一次她帶著兒子搭計程車到醫院復健,司機先生一路講電話,下車的時候,路人過來告知,他們才知道車輪早已爆胎。事後向朋友及家人提及時,她才知道在高速公路上爆胎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而當時在車上的所有人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她才驚覺原來自己一直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佛菩薩的庇佑下,卻渾然不覺,她再次深深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皈依以後,她常聽師兄分享出國朝聖的殊勝,也歡喜地報名了印度團,那是一個她從未到過的陌生環境。當法會結束後,她感覺特別疲倦,便回到飯店房間休息,她請同寢的師兄外出時攜帶鑰匙以方便出入,不一會兒她便睡著了。忽然間,她聽到房門外充滿熱鬧的呼叫聲、掌聲、樂器聲等,恭迎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立即起床將衣服穿好,準備要到門外恭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間想起先前已將鑰匙交給同寢外出的師兄,房門打不開。頃刻間,同寢師兄回來了,她問師兄,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有來飯店?師兄說:「沒有!」這時候她才突然頓悟,自己並沒有真正想要學習佛法,只是站在學佛的門外觀望,腦內一片混沌,發覺自己還沒有完完全全地下決心。

當晚在睡夢中,她夢到兒子與先生發生了嚴重衝突,當下驚醒,也明白自己並沒有真正放下,內心充滿了罣礙。從這次國外朝聖,她知道其實出國就是檢視自己很好的機會,同團的一位師兄也向她分享先生驟然往生的事情,並說:「不一定要擁有房子,用租的也是可以的。」一語驚醒了她,解開她的執著。一直以來,她擔心自己先走了,兒子以後怎麼辦?誰來照顧他?因此她執意留一間房子、讓兒子有生活費,成天擔心著兒子以後的生活、放不下,這就是她的執著,她也知道這一生若放不下兒子,自己就得不到真正的解脫。

在一次前往尼泊爾之旅時,當師兄繞完佛塔21圈後,行動不便的她是最後一位走完的。當時她看見師兄們都在等她,並且過來幫她拿背包以減輕她的負擔與重量,此時她腦中突然浮現「自度度他」的念頭。雖然腳步慢,但她希望用最大的努力,跟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腳步。於驅車途中,她聽到一位小師兄分享說:「除了感恩上師以外,更感恩上師的父母,也感恩 法王。」當下她相當震驚與感動,小小年紀竟能有如此感恩之心,自嘆自己要學習的還有太多太多了。

此外,她帶著還是信眾的女兒一起參加了日本廣島之旅的火供團及昆大麗曹溪寺團,希望讓女兒聽到師兄們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的事蹟,也明白母親在寶吉祥所感受到的溫暖。她更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女兒也可以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許多學習的機會及無私的教誨。

自從皈依之後,她聽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的佛法開示,她深知自己所受一切的苦都是業報所致,是該受、該還的,而她也欣然接受;也深知自己沒能力解決自身的苦,更沒有能力幫助兒子,一切只有依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澈底地得到幫助,從痛苦的深淵中走出來。在寶吉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像一位大家長照顧每一位弟子及其家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每一句佛法,都可以在生活中一一印證。她至誠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教導,並感謝師兄的引見與諸位師兄的幫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阿彌陀佛、觀音菩薩與蓮師三合一的殊勝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是修持三合一的法本。只要是中國人,幾乎都聽過阿彌陀佛的佛號;在顯教中修阿彌陀佛的法門是靠淨土五經,通常都會唸《阿彌陀經》與持阿彌陀佛的聖號,但是要能在這一生跟阿彌陀佛結很深的緣,並非單純持誦佛號、吃素、唸經,一定要透過一連串的儀軌,正如《阿彌陀經》中所說的不得少福德因緣、發願往生的善男子、善女人才能往生淨土。因緣的定義,是互相有牽連。諸佛菩薩不會虧欠眾生任何事情,只要眾生以清淨心供養諸佛菩薩,往生的時候一定能得到諸佛菩薩的照顧。

很多人以為唸幾句佛號,就能在往生時得到阿彌陀佛來接引,並非如此簡單。若沒有具備福德、修到十善法,不管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得到阿彌陀佛接引,無論是化身或法身。所以,為了讓大家產生深厚的因緣,在密法中有很多法本,而今天所修的法本是「阿彌陀佛精簡修法儀軌利樂光明」。「精」就是將整個法本的精華濃縮起來;「簡」不是複雜與簡單的對比,而是將很多不需要重複的儀軌做一次就好;「修法」的定義,並非如大家想像修完法就能改變事情,法無定法,任何法只是一種業力的開始。業力分為善業、惡業與無記的業。

修法的定義在於讓大家跟本尊產生深厚的因緣,得到本尊的加持,讓你們這一生能容易得成就。法之中最重要分為三大部分:前行、正行與迴向。所謂前行,就是做任何事情之前,都需要做好準備工作;若做好準備工作,事情就會進行得很順利。現在人容易做錯事,都是因為前面的準備工作沒做好,臨時抓東西就去做,當然做不好了!學佛也是如此。學佛的前行是很重要的,前行就是發心、心態與動機。如果你的心態很狹窄,只是為了自己的一點小事情,這樣前行就跟佛菩薩的大慈悲心沒有任何關係。前行就是把心準備好,知道自己為了什麼事情來參加法會,如果單純是為了治病跟一些小事情,參加法會對你沒有什麼大的幫助。

前行準備好,正行修法才得相應。正行修法就是透過一連串的供養、一連串的祈願與本尊咒、得到本尊的加持,正行修滿了就要做迴向,迴向不是要迴向給某些特定對象,最重要是要迴向給眾生得生淨土。儀軌中的「儀」是指威儀,如果道場中缺乏威儀,人心自然得不到平靜來接受法。威儀不是佛需要大家尊重,並非如此。如果佛還需要世俗這八種風,就沒有解脫,也沒有開悟成佛果。人若沒有威儀,心就不得降服。

所謂儀軌,是對治眾生不能平靜的心,而產生某一種儀式、道路。「軌」就是跟隨這條路去走,而不能自己創造一個方式。任何儀軌都是本尊傳下來、佛經講出來的、過去世得大成就的上師寫下來,不能自己發明。就像火車一定要依照著軌道行進,如果不按照軌道就會出事,所以如果你們學佛希望做發明家,學個幾年就認為自己有感覺、開悟,就創造自己的儀軌,這是很可怕的事,因為會誤導眾生。儀軌就是法本怎麼寫就怎麼做,不能加加減減。

「利樂光明」指的是這個法門可以利益我們得到永恆的樂,也就是沒有生死。如何做到沒有生死?不生就不死,不死就不生,所以只有投生在阿彌陀佛的淨土,才能得到永恆的樂。世俗的樂都是短暫的,世間的樂都是痛苦的開始。「光明」指的是你若參加過這個儀軌,未來就是一片光明。未來一片光明不是指會有錢、發財,而是未來能得到佛光的接引,能夠得到清淨的法身。以上是此法本簡單的解釋。

今天所修的法門涵蓋密法的事部與行部,密法分為事部、行部、瑜伽部與無上瑜伽部。事部與行部是指做任何事情,心與所有的行為都跟本尊無二無別。本尊與凡夫的差別,在於本尊做每件事情都沒有為自己,都是為了利益眾生,做到的行者修事部與行部才能利益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阿彌陀佛精簡修法儀軌。修法過程中進行薈供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圓滿修持阿彌陀佛法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與會大眾開示。

接著是修「觀音菩薩常修簡軌」。很多人都以為持咒只要唸就有效,就像有人在電視臺整天告訴別人要唸某些咒,但在這個法本中講得很清楚,大家要仔細聽。法本中提到,平常唸只是結個緣,對修行解脫生死、幫助眾生是毫無利益的,只能幫助讓自己的心平靜一點、少做一點口業,這是法本中特別提到的。

法本中提到,我們要修誦六字大明咒這個密咒的精華,六字大明咒是所有一切咒語中最重要的,如果不結合生起、圓滿次第而修,意即沒有得到上師口傳事部與行部而修此咒語,就會用迷惑、散亂、五毒的壇城來修。所謂壇城,指的就是心態,因為很多人持咒都是為了某些自己要求的事。散亂的心是因為沒有得到上師與本尊的加持,持咒時心就會跑來跑去。五毒就是貪嗔痴慢疑。

法本上提到,只是動嘴脣唸咒,就好像螺上面有很多汙垢,即便用手盡力擦著螺,也離成就很遠。所以,不要以為教人唸咒,就認為自己在傳法,這就錯了。如果沒有學到密部,所有咒都只是結緣。嚴格來說,若傳咒的人本身沒有些許成就,傳咒語就不如法,連聽的人都不如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學到之前,有人說想傳咒語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果本尊馬上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臉變了個樣給對方看,結果對方嚇得跑掉。

最近新皈依的這批弟子,尤其是曾經學過顯教的,坊間習慣自己拿到咒語、經典就告訴別人,千萬不可以這麼做,法本不能影印給別人,特別是阿奇的法本。若是做了這件事,以後在學習方面一定會有很大的障礙。再次強調,法本不能隨便給別人,不要以為自己對別人慈悲。經典講得很清楚,不要說是不能學密法的人,連不能學大乘的人,佛都說不能宣說,也就是不能告訴他。所以,不要以為自己對別人好,唸六字大明咒時就叫別人一起唸,尤其是結了婚的人,不要以為自己做媽媽在唸,就叫兒子一起過來唸。別人沒有皈依,雖說一起唸比罵人好,但是你們以為叫他過來唸就對他有幫助,事實上是沒有的。因此,一定要口傳過生起、圓滿次第。

所以,反過來說,如果在金剛乘得到殊勝的口傳之後,再連結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的禪定精進實修。所謂實修,指的就是閉關。密法的閉關,說是20天就是20天,在這段時間內不准講話、不准見人、不准跟外面有連絡,除了吃飯之外。如此才是精進,而不是幾百個人在大運動場內靜靜地八關齋戒。如果可以這麼做,佛一早就在經典中講了。這麼做只是結緣而已,所謂精進是針對最重要的部分去做,而不是一大堆人去做,如此是沒用的。

實修就是實實在在、不加不減地去修改自己的心態,而不是隨便發願、講一大堆,這是沒用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根據自身的修行經驗,隨便發願絕對沒有用,一定要照法本所說、上師所傳的,自己加碼都沒有用。法本中提到:若是學到金剛乘,得到上師口傳的口訣,連結生起圓滿次第實修,而身口意還不得解脫,就是金剛總持騙人。這也就是說,如此修絕對修得到,金剛總持不可能騙人,是你自己沒有修出來。

所謂身口意還不得解脫,解脫並不是指死了才得解脫,真正得解脫是能離開八風,不會因世間種種讚譽、毀謗而動心。解脫是指離開世間種種一切戲法,心一直在佛法上面,無論是被人攻擊或毀謗都不動,才是真正解脫。很多人都說等死了就解脫,並非如此,而是生的時候就解脫。如果還是會跟人家吵架、看不起長輩,就像有一位弟子跟婆婆吵到不可收拾。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點名這位弟子,並問她是否如此,弟子回答:不敢。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沒有問她敢不敢,而是問她有沒有,弟子回答: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如果沒有訊息就不會問她,並給她3分鐘想一想自己有沒有跟婆婆吵過架,如果她還是不承認,就讓她馬上離開。

因此,上中等者(上根器與中根器者)應該要學習圓滿次第,一般者(也就是不以為自己有多厲害的人)則要簡短實修皈依發心。這指的是,若根器不足夠,上師不會叫你閉關;不叫你閉關並不代表不能修,而是要實修,口傳怎麼樣就是怎麼樣,不能加減,如此最少都能夠往生淨土。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那位弟子是否有跟婆婆吵架,弟子回答:「我沒有跟她吵架,我惹她生氣。」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佩服這位弟子用的形容詞,依她的說法,惹婆婆生氣就不是跟她吵架?或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中文不好,那就由中文系教授來解釋。一位擔任中文系教授的弟子表示:「惹人家生氣是引起人家心中的嗔念,跟與人家吵架是同樣的意思。」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那位弟子很會辯,還好道場人才濟濟,有中文系教授來解釋。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收回這位弟子的所有法本,並且不准修密。這種弟子在生孩子時就會喊「仁波切」,喊到自己沒事為止,卻將平常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佛法拋於腦後,不仁不義!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你們這些結過婚的人很多事情,做媳婦的應當婆婆是自己母親般孝順,她卻說自己惹婆婆生氣不是跟婆婆吵架?如果哪一天她惹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氣,她是不是也要說自己不是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吵架,只是惹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氣而已?

為什麼要分上、中、下等這麼清楚?佛法所講的上根器、中根器與下根器,不是等級、好壞的比喻,並非看不起人的說法,端看你過去世所修的緣分、所種的善根以及是否曾經發心過,而影響到這一世。這一世能不能改?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自己是下下根器的人,但因為聽話而有一點成就出現。上、中、下根器並非一成不變,也不是固定不變,端看你們自己的決心。剛才那位弟子有事就會利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孩子時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已經死了;現在她活過來了,就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過的話忘得一乾二淨,還在辯說自己只是惹婆婆生氣。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給了她一次機會,還有一件事沒跟她算帳,一條一條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老了,很有耐性,可以慢慢來,不像你們。

法本中提到:上中等者應修圓滿次第。為什麼很多弟子還沒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口傳觀音菩薩的觀想?就算有口傳過的,也還是最簡單的,因為僅是觀音法門就可以修很多。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傳?看你們這種德性,怎麼傳得出來呢?你們沒有菩提心,不聽上師講的話,還有自己、自以為是的想法。剛才受到責罵的弟子就是如此,她最近頻頻出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她一件事,但她沒有做好。這是她的家務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好公開講。她以為應該對自己家人好一點,家人要回來看她的兒子,她就讓對方看。她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那就沒辦法。

不要以為接受過灌頂、口傳,就認為自己是上中根器。上師會看的!如果是上根器,上師就會主動;若是下根器或一般的,最少要做到一件事──真的聽話、實修。實修的意思是實實在在、老老實實,就好像廣欽老和尚曾說的「老實念佛」,沒有別的念頭,老老實實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要,這才是老實人。感恩的心才是老實人,剛才受到責罵的弟子就是不感恩。如果她有感恩的心,就會全部聽話;她不感恩,才會違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話。感恩就是老實,人家怎麼講就怎麼去做,沒有自己的思維。

不是叫你們做笨蛋,而是既然人家對你有恩,會害你嗎?人家對你有恩,就算害你一下下也沒關係啊!不要以為整天敲、唸經就是實修,並非如此,而是要笨一點,聰明的人是修不到的。剛才那位弟子還不認錯,說自己只是惹婆婆生氣,嘗試解釋自己沒錯,越解釋就錯越多了。所以,實修的定義就是老實。

皈依就要發心,只要我們發心不斷有這個想法訓練心續,有一天一定會從下根器變成中根器、從中根器變成上根器。英文是motivation,中文是動機,以古代中文來說則為發心。所謂發心,並不是某人發心捐錢,而是發菩提心。菩提心是否開發?不光是靠講一下。如何開發菩提心?當然是先從五戒十善開始,做好後才能培養慈悲心;五戒十善做不好,自然就人道不成;人道不成,就不聽師長講話,遲早會有事情。人道成了,才有資格學習慈悲心;做到慈悲心,才能開發菩提心;菩提心開發出來,才能有力量、機會利益眾生、利益自己。

沒有菩提心就沒辦法,就會變成如佛所講的「自了漢」。並不是發願就能幫助眾生,不是來學佛就要幫眾生,誰不會講這句話?但怎麼做到?所謂發菩提心,並不是嘴巴講,也不是心去想,而是有次第的。五戒十善沒有修好,怎麼修?為什麼你們吵架一定會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責罵?因為那就等於沒有修十善法,十善法沒修,何來慈悲?沒有慈悲,怎麼開發菩提心?大家不要小看菩提心,不要以為講一講、唸一唸就是了,並非如此。你們越聽越怕了,現在才知道原來如此。

很多人都以為唸出來就是,並非如此。要做到需要有基礎,就好像開發土地需要機器、工具,也不能僅靠嘴巴講「我去挖」,要準備很多東西才能開發這塊土地。同樣地,在佛法中也需要很多準備才能開發菩提心,並非唸就能做到。為什麼寶吉祥佛法中心這麼嚴格?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如此才能做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還是被很多眾生考驗,看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菩提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圓滿成佛。在還沒圓滿成佛之前,我們還有很多人的習性,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福報比大家好一點,得到上師與本尊一直加持,所以能夠每天不斷檢視自己。

你們稍微疏忽一點就過了,問題就馬上現前,但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沒錯。到最後,能夠察覺自己的念頭好像一陣煙,這就是大手印裡面的境界。能夠看到自己的念頭,而不是想出來的念頭,才算是有禪定的功夫。如果是想出來的念頭,就沒有功夫,不要自大、狂傲!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趁修這個法本呵責一下,要開發菩提心是有條件的,並非唸一下就算了,也不是跑來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們要學佛利益眾生。怎麼利益眾生?什麼都沒有,怎麼利益?只是口號而已。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聽過一個人乖乖地到面前說自己要懺悔,也從來沒有聽過有人說要按部就班、有次第地學習佛法,每個都發大願,大而無用,到時候做不到,就認為是佛法不準。佛不會騙人,是你們沒做到;上師也不會騙人,是你們不聽話。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觀音菩薩法門,並於修法一段時間後繼續賜予開示。

法本中後面迴向有一句話很重要,大家要聽清楚:今天我們修行這個法門,唯願我與眾生心續中之罪障盡清淨。清淨的意思,指的是心中所起的一切念頭,都不會為了利益自己,每個念頭都希望能夠幫助眾生,讓自己身語意與佛性能跟本尊無二無別。佛法是修我們的心,絕對不是修外在等等一切,有沒有修行是看行者的心有沒有調整過來。

接下來要修蓮師,蓮花生大士是藏傳密法中一切教派的祖師。蓮師當時是在今日的阿富汗,在蓮花化生,如經典中記載釋迦牟尼佛未來會在蓮花化生出來傳授密法。在蓮師的傳記中有記載,蓮師將佛法從印度帶進西藏後,到離開西藏時,大約是800多年。蓮師離開並不是死掉,根據傳記,蓮師是騎著馬去羅剎國做國王。羅剎是專門吃人的鬼,所以蓮師是去那邊做國王統治這些鬼。

因此,只要學藏傳與密法的人一定會跟蓮師產生緣分。今天所修的是蓮師的簡修儀軌,是寂靜尊。雖然平常大家看蓮師的樣子比較嚴肅,因為修金剛乘上師的相貌差不多就是如此,看蓮師就知道修密法的行者跟一般人有些不一樣,並不是眼睛特別凸,而是在整個臉,尤其是眼、眉、額頭等處跟一般人不一樣,不跟大家講太多。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蓮師法門。修法圓滿後,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7 月 3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