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7月20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皈依法會,接受110位信眾皈依,口傳觀音法門與阿奇護法,並賜予珍貴的佛法開示。法會開始前天氣晴朗和煦,寶吉祥佛法中心正上方天空出現殊勝的日暈瑞相,莊嚴的虹彩圍繞著太陽,代表著佛菩薩的背光與加持,是諸佛菩薩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廣大功德慈悲度眾、傳承清淨佛法的歡喜讚歎!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能有機會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無比的大慈悲願力幫助她與家人的經過,同時懺悔自己因貪嗔痴所犯下的過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死亡與無常,其實就在我們的身邊而不自知。2012年春天,她的母親因兩腳水腫就醫,才發現是乳癌末期,母親那時75歲。對於母親要面臨死亡的事實,她覺得很無助,因為她知道現代醫療無法真正幫助受苦的母親。於是她帶著母親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一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淚流不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轉頭問她什麼事?她代替母親開口求參加殊勝的法會,沒有提到母親生重病的事。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母親吃素了沒?她回答:已經吃素2年。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答應後,隨即主動以竹藤指向母親的胸口持咒加持許久,母親感動地說不出話來,接著母親要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開始不收,沒想到母親用顫抖的聲音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接納。她正想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來不輕易收信眾的供養,沒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停了一下後居然收下了母親的供養。母親與她當下都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與幫助。

但母親後來半夜跌倒受傷,沒信心參加隔日的法會,她懺悔這都是因為身為弟子的她,平時沒做好,使母親信心不足。於是,她帶母親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設的中醫診所看診,回家後母親便覺得好多了。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設中醫診所,她的母親向來很怕看西醫,所以生病期間都是去中醫診所就診拿藥,讓母親維持體力。有一次母親跟她說她夢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有一次說早上醒來前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在眼前。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時無刻地加持母親。母親往生前無法平躺,只能坐在椅子上睡,在家中2個月,沒有吃過止痛藥,沒有打過嗎啡,根本不像是癌末的病人。她知道,這種種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

眼看母親越來越虛弱,她卻沒想到要早點代替母親供養以累積福德因緣。直到有一天,有一位師兄點醒她,她才開始準備要供養時,母親就陷入昏迷被送到醫院,組長及師兄們還特地來病房探望病危的母親,組長提醒她要記得在母親斷氣後,放甘露丸在母親舌下。3天後的早上母親走了,在母親剛斷氣時,她的父親還想將母親張大的嘴巴闔上,但是母親的下巴卻僵硬得動也不能動。後來他們在母親身旁持誦六字大明咒,在上師的加持下,8小時後,母親的嘴巴變成微張,她的父親看到後也覺得驚訝。

當週父親與她一起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她報告母親往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二話不說,馬上持咒加持母親,同時答應在下一次的施身法法會中超度母親。因家人的安排,母親的公祭是在施身法法會前舉行,當天在道場攝影組師兄的陪伴下,看到母親的骨灰居然呈現粉紅色、淡藍紫色及淡綠色,葬儀社的人也說母親的骨灰真的很漂亮,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才做得到。而且在施身法法會後的某天早上,她清楚地夢到母親笑得神采飛揚,而且變年輕了!她從小到大都沒看過一生辛勞的母親笑得如此開心又漂亮的時候。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母親、幫助母親離苦。

接著是她的父親在去(2013)年10月因車禍頭部撞到地面而昏迷,父親81歲了,因車禍整張臉浮腫得不像原來的樣子,戴著手套被綁在床上。她看著昏迷的父親,想起小時候,她的爺爺當了5年的植物人,兩腳萎縮、瘦成竹竿躺在安養院的病床上,令人不忍。因此,她只想減輕父親的痛苦,心中祈求一定要來得及求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求讓她能代替父親供養。

跪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她報告父親車禍昏迷2週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所以呢?她報告,祈求代替父親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平常不供養,現在才供養!接著二話不說就持咒加持許久。她感恩並供養上師後,趕到醫院向昏迷的父親報告她代替他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波切一定會幫他減輕痛苦。當晚父親的血壓就一直下降,隔日清晨時分,父親就往生了。

她馬上打電話去古董店留言報告父親往生,並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減少父親往生前的痛苦。同時,她也留言給組長。在父親大體移到助唸室後,她把上師的法照放在佛桌上,家人圍繞在父親身邊念誦佛號。後來組長打電話來提醒她說:你求什麼?她還愣了一下,因為她想那天是週日早上,古董店未營業,當下只能在電話中感謝上師加持,讓父親減少痛苦,沒求超度。經過組長提醒,她趕緊再打電話懇求上師超度父親。

掛上電話後,她繼續在父親大體旁持咒,然後覺得蓋在父親身上的黃布如波浪般在動,仔細一看,沒有動啊!接著發現助唸室好亮,沒有一點陰暗的感覺。沒多久就接到師兄來電叫她打開布看看父親的大體有沒有變化。一看,她嚇了一大跳,父親本來浮腫又慘白的臉竟然完全消腫了,臉色也變好看、變年輕了,嘴巴闔上,眼睛還呈現笑瞇瞇的樣子。她不敢相信這就是1小時前蒼白著臉、張大嘴往生的父親,她馬上請在場的家人來看,他們也親眼看到這些不可思議的變化,她和家人都很感動與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

在殯儀館看父親大體時,她留意到父親的雙眼周圍有黑眼圈出現,仔細一看,父親的雙眼還是笑瞇瞇的模樣。她想起以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若亡者起大懺悔心,懺悔到眼中哭出血來,就會出現黑眼圈。

後來她帶著姊姊去求見並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父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旁的師兄,家屬往生當天她們有沒有打電話去?她回答:有。上師於是說:那就已經超度了!當下她和姊姊都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顧一切地以自身的福報幫助受苦受難的眾生。她們相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不是凡人,而是佛菩薩。父親的公祭當天一切順利,她和家人都感恩上師的加持。父親的大體火化後,骨灰呈現漂亮的粉彩與淡綠色。此外,家人對父親只有深深的懷念,沒有哀傷。

她的父親因車禍受傷離世,這本來是個悲劇,可能會與肇事者互相怨恨、到法院提告等。即便父親沒有因此往生,也可能一直處於昏迷狀態、變成植物人、痛苦萬分,而他們家屬也無能為力。但這一切就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全部轉變,他們和肇事者於公祭後一週內就達成和解,速度非常快、過程很順利。同時她也體會到供養上師的重要。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不可能有現在的她。

藉此機會她要懺悔自己的不聽話。自SARS流行那一年,第一次參加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舉辦的長壽佛法會後,開啟她這一生學佛的因緣,這真是累世難求的大好機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學佛才是真正的孝順。對於向來不孝的她,覺得學佛可以讓她重新反省一切,所以她請求參加法會,恭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殊勝的開示。她懺悔自己沒有用心學,上師的開示都是對眾生的忠告,表面上在說其他人所犯下的錯,但其實都是直指深藏在她內心的真正問題。

數年前,她有因緣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的機會到集團工作。但後來因為她自己起了貪念,覺得面子重要,貪求別人的認同、愛計較,以致忘記上師開示過的佛法,不想檢討自己,只覺得自己付出很多,想東想西,沒有專注用心地做好工作。她的動物腦袋完全沒想過,事實上,在集團工作她得到更多:可以親眼看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工作上對產品品質的堅持、對保護客戶的堅持、對於旅遊品質的堅持。上師在工作中立下種種制度與規範讓員工安心工作養家,同時要求員工守法守紀律,賞罰分明。更何況,他們能得到的是眼睛所看不到的福報。之前她也曾聽過師兄分享在集團工作後,癌細胞慢慢變小,甚至消失的事情。

但愚昧的她沒有想到這一切,只想辭掉工作、逃避責任。師兄也勸過她幾次,但是她完全沒聽進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說過,沒有因緣福報的人是無法長久待在集團工作的。當時她沒有珍惜這個機會,對於辭職這個決定,她一直很後悔。

在提出離職後,她的健康狀況開始變差,精神也不好。有一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倉庫來巡視,問她身旁的同事一些事,站在一旁的她因為覺得懺悔,根本不敢抬頭,但又感覺上師一直往她這個方向注視許久。幾天後她就發生車禍了,她在過馬路時,被計程車撞倒在地上,當下她的頭被撞到,雖然覺得痛,但又沒有像牙痛那麼痛,所以她以為沒什麼,開車的女司機下來看過後,也誤以為沒事就走了,剛好有3位好心路人幫她記下車號。後來同事送她去醫院檢查發現她的顴骨骨折,嘴巴只能張開1公分左右,連刷牙都沒辦法,更別提吃東西了,如同餓鬼道的眾生,看得到卻吃不到。

此時,她才開始知道怕,她知道她做錯了,她居然因為起貪念、起嗔念,而不想承事上師、忘恩負義,她是個只想到自己的利益、不顧眾生的人。如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一離開上師的保護傘,傳承的加持力就馬上斷。她提出離職後不久,就遇到車禍,然後就依照她本來的業力走,就好像被她傷害過的眾生把她打倒在地一樣。

後來一位醫生師兄建議她找牙科治療。在醫院裡,每一位看診的醫生看到她腫起來的臉後,馬上檢查她的眼睛,原來是因為許多因車禍而顴骨骨折的人,眼睛也會連帶受傷。而那時的她,整張臉因骨折腫脹變形了,但眼睛卻沒有事,醫生都說她很幸運。在手術恢復期間,她喝中醫診所開的水藥,一喝之後,本來臉上會有微微的神經刺痛感,隔天就沒有了。她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現在她想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種種教誨與責罰都是珍貴的佛法示現。更何況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底下工作,每件事都有機會影響到其他眾生。後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開示,有一位在集團工作的弟子任性、耍大小姐脾氣,其實就是她,也曾說要不是因為她是弟子、曾經供養過,她在這場車禍中就該走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若是弟子們最不喜歡、討厭的事,就越會讓弟子們去碰到、去面對。她才了解,之前自己覺得難以解決的種種關卡,其實都是自己的心製造出來的;人世間的各種不圓滿,也都是自作自受。人生在世,碰到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都是因緣,端看自己如何能發覺錯處,並控制自己的心。

更因這件事,她恍然大悟,察覺自己習慣逃避,一個連改自己都想偷懶的人,如何還債呢?她真的沒有修到慈悲心,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年救她這一條命,她的父母後來才得以有因緣能求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有幸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大法會,要是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家也沒善因緣在此,幾乎很難有機會在未來解脫輪迴苦海。

她懺悔曾傷害、吃過眾生;懺悔以前貪吃肉,還叫母親煮給她吃;上班工作後更因為有機會去旅遊,而常吃到所謂的各地美食,甚至曾與同事朋友嚐過活魚三吃,還烤肉、烤魷魚等。她懺悔自己所作的十不善業,懺悔常常口出惡語刺傷別人,自以為聰明、愛批評別人,曾經借書不還,拿公司文具還覺得這是應該的。還曾在道場打掃時,把地板刮壞,拿法本時不細心,把裝訂的黑環壓斷。她越想越多、越覺得可怕。

尤其她車禍後由口腔裡開刀矯正骨頭這件事,更讓她聯想起小時候與母親站在市場前,看到賣魚的人怎樣處理魚,她還想以後要學做菜,那她要仔細看,所以也就慘了。她的手術,就如同魚販切開魚肉及魚骨,一模一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連在一旁看別人殺豬都是隨惡,都有因果。更何況她是看別人殺魚呢?這又證明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有的開示都是為了要救度眾生。

總之,沒好好聽話的她,在此公開她所種下這些惡因與惡果,希望大家以她為戒。同時,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大慈悲力幫助眾生,為了讓大家不再造惡業,犧牲自己的體力、時間及福報來幫助眾生,無非就是希望眾生知錯能改。

最後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眾生。她發誓要聽話,並體會到我們也只能聽話。此生的路途上要是沒有佛法與上師的慈悲照耀,眾生就會走進輪迴的無盡黑暗中,見不到光明。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常住在世。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持110位信眾皈依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有些信眾報名皈依,而在皈依前通常都會解釋一下皈依的意義。中國人創造文字比世界上其他文字還要恰當、切題,中文所寫的皈依是用「皈」,而不是用「歸」,意思是指從黑暗、無明的生命,反過來成為善的、白色的未來生命。不管你在世間有多少財富、學問或勢力,都不可能將自己的生命從黑暗的反成白的,只有皈依學習佛法後才有機會。

皈依是依什麼?並不是依靠某一個人、某一尊佛像、某一本佛經。以顯教來說,皈依是要三皈依(佛、法、僧)。為什麼要皈依佛?因為佛已經覺悟,了解所有的苦從何而來,覺悟種種的苦是怎麼來的,也了解宇宙的真相。既然要學佛,就要依靠有經驗的修行人,也就是過來人,佛就是從人而證悟,示現學佛修行的過程。皈依法的意義,並非如中國人、日本人所想像的修一些法就能改變事情。日本人喜歡拜神社,因為覺得能夠很快得到效應;事實上,臺灣與中國人民也很喜歡拜神明,日本便是由此學過去的。為什麼人喜歡拜神明?因為問就給,不給以後就不去了,拜神社也是如此。其實,如果拜神明、神社可以求得到,這個世界上就沒有窮人了。

為什麼大家不喜歡學佛修行?因為改自己太辛苦了,誰承認自己有錯?世間沒有一個人會承認自己有錯,但偏偏佛法就是找你麻煩,從頭到尾都說你有錯,所以很辛苦。學佛不是你們想像的要閉關,最辛苦的就是改自己,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改到現在都還在改。所以,沒有準備要改的人就不要皈依,不要以為皈依之後病就會好、姻緣會順、生意會好。

昨天有位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生意不好、一直賠錢,他會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妙,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經營生意。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仁欽多吉仁波切有10幾家企業,但從來沒有求佛菩薩幫助要讓自己生意好。如果他因為沒生意而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修法,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先幫自己的生意修法吧?況且,讓他生意好對佛菩薩有什麼好處?這些人是不會來學佛的。奇怪的是,如果是求神明,這些人就會拿東西去,所以佛菩薩整天都被欺負。

所謂皈依法,不是讓你們治病、智慧好、事情順,而是皈依解脫生死的方法。如果你沒有準備要學解脫生死的方法,就不要皈依,因為皈依之後一定會後悔,也一定會離開。雖然佛法講八萬四千種法門,而對治八萬四千種煩惱,因為每一種煩惱都會讓我們輪迴。佛法不是求保佑,所以如果求保佑也不要學佛,每天去拜神明就好,剛好碰到一個神明跟你有緣,可能就會保護一下,但是也不能一直保護。就好像臺中有一位人士,為什麼還要坐牢?他應該每天求神明,讓官司消除掉才是啊?為什麼還是如此?

所以講清楚,皈依什麼法?就是幫助我們解脫生死的方法,如此便簡單扼要地講完了。佛講這麼多經典,都是為了這件事。佛在最後說沒有講過一法,因為法不是釋迦牟尼佛發明的,也不是只有佛才有,只要任何眾生遵從這種解脫生死的方法,任何種族、任何人都可以解脫生死。有人會想:「解脫生死有什麼用?我還年輕早得很、還沒結婚生子,萬一不小心解脫生死,還沒結婚多可惜?」如果你們沒有下定決心解脫生死,生生世世的業就會一直糾纏著你;如果下決心解脫生死的人,就算業力現前,也不會傷你太深,只會稍微刮一層皮。沒有下定決心,就算每天拜菩薩,還是會有事。因此,皈依法非常重要。

皈依僧,「僧」並不單純指出家眾,經典中釋迦牟尼佛講得很清楚,僧眾涵蓋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在家男眾)、優婆夷(在家女眾)。四眾所修所學的是解脫生死的方法,如此才能稱為「僧」。若出家眾沒有下決心解脫生死,還不算是「僧」,只是具有出家的外表。很多人會反駁說要乘願再來,所以也認為自己有解脫生死的決心。

解脫生死的定義,是指能夠生死自在的人,才能發願要乘願再來。生死自在指的是走之前沒有病苦、預知時至,很清楚自己這一生結束後會去哪裡。這種人就算沒有下決心也可以,但是你們不可以,所以出離心是學佛人必須具備的條件。沒有出離世間心的人,怎麼念佛、拜佛都不起效果,因為佛所教的就是教這個。如果你是為了兒子生病而來皈依,希望皈依之後兒子會聽話一點,皈依之後可能1年就會離開了。

所以,佛法僧這三皈依很重要。如果沒有皈依佛法僧,只單靠自己修是修不出來的。雖然經典中提到,在方圓500里之內若沒有僧眾,則可以直接皈依佛,但是在臺灣沒有這種條件。臺灣只是區區幾百公里,不可能找不到一個地方沒有出家眾或傳法上師,因此沒有理由可以說自己要在家裡修。佛經所說的是方圓500華里之中沒有一個僧眾,才可以直接皈依佛、佛像與佛經。如果有僧眾的話,靠著看電視在家裡修的人是修不出來的,因為沒有皈依。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7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