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7月6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上台分享上師功德與懺悔自己所做一切惡業。

緣起於2005年12月,她與先生想為跳樓自殺的公公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施身法超度。第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感覺上師就像一位慈祥、嚴厲的父親,當他們跪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他們:有什麼事啊?先生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們夫妻參加施身法法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為什麼?她先生一時答不出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們先到後面想想再來求,於是他們夫妻倆在一旁聽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其他信眾的開示。

令她震撼的是,她以前覺得吃魚吃肉是很平常的行為,但聽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才知道這就是殺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亦開示憂鬱症是由殺生而來的,令她想起公公跳樓自殺前就是得了憂鬱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句句智慧的法語都震撼著她的內心深處,使她不自覺地流下眼淚,並發覺自己求的心態不對──她是為了自己而不是真正為了公公著想,於是她向先生說:不求參加施身法法會,但想求懺悔法帶。先生點頭同意。於是,先生懇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珍貴的懺悔法帶,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並囑咐先生聽完法帶後再來求見。

離開前,她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合掌頂禮,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她一眼,此時她已淚流滿面。當天聽完懺悔法帶,她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錯向先生道歉並說要吃素,先生答應並說要一起吃素。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能轉變念頭,完全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大攝受力,讓當時還是信眾的他們可以開始減少殺業。

聽完懺悔法帶後,她提醒先生要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先生回答她:法帶裡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話我們都沒做到,怎能再去求?她想想,覺得先生說的是實話,他們都沒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做到,所以當時並沒有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再求參加施身法法會。而後長達三年多的期間,她非常感謝介紹他們的師兄仍不斷地與她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度眾事蹟以及開示的佛法,並邀請他們參加年度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讓她時時想起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法語,因此有緣於2009年4月,她與先生再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求參加法會,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答應。法會中聽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他們心中充滿讚歎,並於同年的7月5日求得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記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要超度自殺者,至少要參加7次施身法法會。先生和她分享,在參加第6次時,夢見公公用手指著上面說,可以往上的很少很少,大部分都是下去的,他正在等待;那次夢中公公的腳是殘缺的。參加完7次施身法法會後,先生再夢見公公時,他的四肢是健全的,並持誦著六字大明咒。公公生前學顯教都是唸阿彌陀佛聖號,夢中公公唸的是六字大明咒,他們深信公公已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波多吉仁波切以殊勝施身法超度。以前她聽人家說,自殺的人會下地獄永世不得超生,若不是遇到慈悲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公公不知還要受多久折磨才能脫離地獄的苦海。她和先生都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難得的施身法超度公公。

皈依不久後,她即將面臨生產,因為預產期已過,但肚子還沒有下墜感,故而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順產。當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母親有去廟中求鬼神,要她向母親詢問清楚。她詢問母親,母親的確有去拜拜,求她平安順產、求家人平安、求自己死後好走等,但母親不覺得這是在求。再次求見 上師時,她請媽媽一起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媽媽是否有去廟中求什麼?媽媽直說沒有求,但又說只求死後好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著媽媽說:沒求就走吧!

當媽媽起身要走時,她趕緊將媽媽拉住並跪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開示她和先生:第一、他們夫妻倆皈依時的心態不對;第二、他們家族沒有做什麼善事;第三、他們的福報很淺,不要迷信,不要再求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完,慈悲地賜予她一顆加持過的珍貴甘露丸,要她馬上服下,讓她在生產當天真的非常地順利,生產的疼痛是可以忍受的,完全不用打無痛分娩針,且心情十分平靜。雖然待產過程中曾經一度缺氧危及母女的生命,但也都順利化解。事後她聽生產過的朋友分享,大部分都是痛得要打無痛分娩針,即使是剖腹生產也很痛,這時她才感受到自己何其有幸可以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減少許多生產的痛苦和醫療費用。這完全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與慈悲願力,讓她與小孩都很平安,更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孩子命名,以及同意孩子皈依並參加法會,更無時無刻地加持他們一家人學佛的心。

生產後,她常常想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的三點開示,讓她時常反省學佛的心態,從原本不想下地獄的念頭轉到學佛是為了要解脫生死輪迴,但她還無法真正發願利益眾生,亦無法真正地體悟 上師對她的開示。去年5月她對主管起了嗔念,毅然地把工作辭掉,以為轉行可以改變自己封閉的現況,但內心卻覺得很痛苦,決定離開後又怕找不到工作,心中很慌。

接著她開始後悔自己太衝動把原有的工作辭去,也很自責自己的自私自利,完全沒有考慮到會因此連累家人,所有的悲觀情緒不斷湧入,此時她才驚覺皈依這些年來完全沒有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的佛法運用在生活上,所以在遇到困境時,心是如此痛苦,就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的開示一樣,她皈依的心態完全不對,用迷信的心在學佛,以為有上師和佛菩薩的保佑,所有事情都會很順利,而忘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導的佛法是要檢視自己的行為,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猶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沒有意外或突然發生的事情,一切都是自己的因果業力。

她懺悔自己因為不喜歡主管的管理風格,一直想離職,然後聽同事批評公司與主管,自己也會附和,是非聽多講多了就變成是非人,完全破了「不兩舌」的戒,於是就在充滿嗔念的情況下離職,不僅傷害了主管,也連累到同事。然後為了找工作,攀緣地請以前的長官與朋友幫忙,雖然找到工作,但薪水已大不如前,這才發現原來她把錢看得很重,心也常常感到不安,才警覺到這不是佛弟子該有的行為,她懺悔她的身口意完全違背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授的佛法。

她深深懺悔曾經起了不想學佛的念頭,只想求平安順遂地過日子,不接受無常與死亡如影隨形,不相信因果,用迷信的心態學佛法,只要快樂不要痛苦,平常太放縱自己的心,隨波逐流,而毫不在意,完全以自我的觀念在聽聞佛法,執著的心很重,所以才會讓她自找苦吃。

她更懺悔沒有做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敬佛、重法、愛僧,懺悔曾經對上師、三寶起不恭敬的心。她曾經問過自己為什麼會對救過她、幫助她、教她佛法的上師起惡念,她並不想有這個念頭,但為什麼會跑出來?仔細想想,是因為她平常就容易妒忌、羨慕別人的好。平常沒有多讚揚上師的功德,沒守好戒律,所以惡念隨時跑出來。她懺悔曾經不恭敬其他門派的出家師父,認為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是真正的修行者,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弟子不可以看輕任何修行人,糾正了她錯誤的想法。

她懺悔沒有守五戒,行十善法,連做人最基本的感恩心、羞恥心都沒有,把自己看得太重,沒有為別人著想,用戒律來審查別人而不是檢視自己,才讓自己的心很痛苦。記得她曾經罰2歲女兒罰站時,問女兒知道為什麼被罰嗎?女兒說不知道,她說:因為你不聽話。結果女兒馬上回她:那媽媽你有聽話嗎?她懺悔不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沒有以身作則,所以連孩子也不聽父母的話。以前覺得沒守戒,擔心會被罰,現在才體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沒有守戒不是會被罰,而是自己做出不好的事,後果就要自己接受、面對、承擔。

她懺悔曾在心中怪婆婆沒有好好照顧公公,以致公公自殺,她懺悔恨過婆婆,也曾經詛咒過婆婆;她懺悔沒有盡到媳婦應有的孝道,因婚後不喜歡與婆婆同住,常常和先生回娘家住,害先生沒有盡到孝道,她只顧自己的父母,不顧先生的父母,就連想讓媽媽有機緣接近上師,結果反而害媽媽謗佛,她懺悔自己很自私,很不孝。婚後剛懷孕時,因想到白天要上班、晚上還要唸書,沒時間照顧小孩,而起了不想生小孩的念頭,結果胚胎萎縮而死,她懺悔是她的惡念害死了孩子。

她懺悔自己吃過、傷害過無數的眾生,因為以前愛吃雞鴨的腦髓,導致自己的思緒常常不清楚,她以自己為例,奉勸大家,傳說吃腦補腦,其實是騙人的,要深信佛所說的因果,不要再傷害眾生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佛法教導,讓一直以為自己是好人的她,現在才驚覺自己完完全全是個可惡的人,她的心是那麼狠毒、那麼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她相信一點也沒錯。

她懺悔貪嗔痴慢疑五毒還是很重,記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會進來寶吉祥的人不是身體病得很重就是心有病,她就是那個心得重病的人。以前她常想人活著到底為了什麼?辛苦地工作過生活,而不管再怎麼努力或功成名就,不都會死嗎?那為什麼要努力?直到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她才開始覺得人活著是為了要報恩、要還債、要學佛,因為都會死,更要好好學佛,不要再輪迴了。

她感恩護法與冤親債主,因為工作的事件,讓她有機會重新檢視自己學佛的心,與懺悔自己所做的諸惡業。從小到大她沒有吃過什麼苦也沒有遇過大挫折,這次工作的事讓她很痛苦,她才想起世界上失業的人那麼多,他們也在為生活痛苦煩惱。她是如此有福報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有上師可以依靠,而其他人呢?想到此,她便希望自己可以代替他們受苦,希望他們能脫離失業的痛苦。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佛法教導,她體會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保護弟子,真的不是為了讓弟子過好日子,而是為了讓弟子減少學佛的障礙。在痛苦中,她才開始體會到平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苦口婆心的勸導與嚴格的教法,是為了訓練弟子,當死亡來臨時如何去面對恐懼與不安。若連平常遇到困境都無法面對,要怎麼去面對死亡這件大事?此時她才想起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學佛要有很大的勇氣,是大丈夫的行為,因為連面對死亡都不怕了,世間的事更不用怕了。她曾經躺在床上,試著想如果現在就死了,心裡的念頭是什麼?結果,她還是掛念著父母與小孩,還是有放不下的事情、有自己的執著。檢視後,她發現自己沒有實修,沒有依教奉行,她懺悔原來自己也是拖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分子。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5年前讓她皈依學佛,即使知道她皈依的心不對、學佛信心時常不足、惰性很重,仍然不斷地、默默地加持她學佛的心。上師真的沒有放棄任何一位弟子與眾生,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傳法,時時為她製造善緣,累積學佛的資糧,更不厭其煩地糾正她學佛的錯誤心態與行為。她的公公生前學顯教,但最後卻走上自殺一途,讓身邊的親朋好友很不能理解,當時的她心中也是充滿疑惑。

但在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不斷接受佛法的薰陶,才開始接受原來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因果因緣,但最重要的是要跟對一位具德的上師,才能引導學佛的弟子走上正途。她很幸運第一次皈依學佛,就能皈依到真正具德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忙於度眾,完全沒有自己的時間,一切都是以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教派與眾生的事為優先,每次看到或聽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地為佛法事業奔波忙碌,心中總是非常佩服與不捨上師的辛勞。她反觀自己,為了自己的生活,她才工作十幾年就倦怠了,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眾生數十年,完全沒有喊累過,這真的就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絕非靠意志力所能做到的,這是真正發大菩提心與慈悲心的佛菩薩才能做得到的。

在她的心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佛菩薩。她要萬分地珍惜這學佛的因緣,緊緊跟隨著上師努力學佛,以報答上師恩、父母恩與眾生恩,也祈願眾生皆能有緣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的幫助,解脫生死輪迴苦海。最後,她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願上師尊身安康、法輪常轉、利益一切六道有情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法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是修密法中八大成就法之一,漢語稱為「施身法」,藏語稱為「斷」。成就指的是此生專修此法門得成就,則肯定能解脫生死、斷輪迴。如果行者這一生修此法門修得特別好,在往生前能得證法身;差一點的,則在中陰身時得證法身;最差的,則是在16世之後得證佛果。這些都是法本上所說的。

施身法對末法時代業障重的眾生特別好。末法時代的眾生業障特別重,是因為福報不夠。很多人以為業障是不好的、壞的事,其實在佛法中,「業」以現代話來解釋是一種力量,「障」就是障礙我們學佛修行。業之中涵蓋善業與惡業,善業也會阻礙修行,比如說有人為了工作、結婚就不學佛等等。斷學佛的障礙,並非如你們所想的皈依、拜佛這麼簡單。在我們開悟、斷輪迴之前,都會經過很多障礙,每一次的障礙,都是讓我們檢視自己的心,而不是當障礙發生時,就一直求佛菩薩讓事情趕快消失掉。

佛法與其他宗教不一樣,任何世間的宗教都求神祇給予、保佑種種事情,佛法所謂的保佑是保佑修行,而不是突然間變好。能突然間變好,一定是善的果報成熟;若善的果報沒有成熟,就不可能突然間變好。學佛的人每一天每一件事情,都是透過佛法來檢視自己還有多少貪嗔痴慢疑,而非學佛之後就不會發生不好的事,這樣的學佛是不對的。為什麼不對?因為佛法非常強調因果法則。其實,因果法則並非佛發明的,而是宇宙之間不變的定律。瞭因,才明白果報。

很多人認為自己皈依,就馬上能讓不好的事情停止、不發生,這個觀念是錯的。皈依只是善的開始,就好像你失業很久、負債累累,現在找到一份工作有薪水可以還債,有可能做1年就還清債務嗎?不可能的。為什麼你們這麼迷信?認為學佛1、2、3年之後就沒事了?也可以說你們欺負佛菩薩的慈悲,認為佛菩薩既然慈悲,你苦就應該要給你。佛菩薩沒有給過我們苦,眾生也沒有給過我們苦,都是我們自找的。既然你自己找回來,當然是你要負責,就算要送出去,也都要你負責,佛菩薩不會幫你驅趕的。

今天修施身法並不是幫你們趕鬼、冤親債主或病魔,而是幫這些冤親債主、祖先、病源,讓他們對你的嗔恨心能消失掉。如果你生了病,一直想去對付病源,一直不斷累積嗔恨心,你生病的細菌或來源也會跟著你起嗔恨心。你本來就欠他,如果沒欠他,他怎麼會整你呢?你還要嗔恨、消滅、修理他?以醫學來說一定要修理,認為不好的就切掉、割掉,覺得不對的就砍掉。但是,以佛法來說沒有砍這個、殺那個,所謂超度不是趕他走,而是幫他從嗔恨的心、嗔恨的苦海中度到善良的佛淨土。

就算你累世的冤親債主都得度,不代表你會變好。很多人有錯誤觀念,認為超度了冤親債主,就應該馬上變好、身體轉好。以日常的事情來說,若你們生了一個星期的病,病好了之後能夠馬上大吃大喝、做很多激烈運動嗎?不行的,一定要好好培養身體狀況,才能恢復為正常人。所以,佛法也是如此。生病就是福報用得差不多,只剩下一些餘福讓你撐著這個肉體,看你有沒有因緣接受佛法。

你的福已經用完,當然就生病了。佛法可以幫你將病壓制住、讓你不會非時而死,也就是不會讓你不該死而死掉。但是,還是要靠你自己精進學習佛法。所謂精進,不是指每天拜多少個小時,而是要專心,不要再想別的。很多人身體好了、病好了一點,就開始懈怠了;身體開始不好,就再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一點,就又去享受;再不好,就再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心態很可惡,因為自私。佛菩薩不屬於任何一個人,你怎麼可以因為自己的一個小病,就霸占佛菩薩?你何德何能霸占佛菩薩呢?

為什麼要教佛法?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你之後,你自己就要修;你自己若不修,仁欽多吉仁波切能救你一次,不能救你第二次。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有能力救眾生,像是最近有弟子腦血管爆裂住院,結果7天就出院了,醫生本來說他要死的。昨天他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他若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直接幫他修頗瓦法了。他沒死,結果後面還是繼續煩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他沒有很精進地學佛,但是他皈依10幾年來曾經供養過,雖然供養很少,但是他參加過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親口講過很多次,只要你參加過密法的法會、對上師有信心,就不會非時而死。

這名弟子是第2個腦中風出事的,之前還有另外一位弟子也是。如果身為一位上師,卻不能解決弟子這種事情,那就不是上師,連收人家紅包都沒有資格。為什麼能讓他不非時而死,就是給他時間修;與家庭團聚、孩子長大、給完房貸等無關。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罵他?因為他若不修,後面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修頗瓦法了,免得他來煩。你們每個人出事都喊「仁波切」,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的睡眠時間很短。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老了所以睡眠短,而是你們每個人都在唸。

說真的,做仁波切是最不好做的工作,每個人都唸,以道教來說就是元神被干擾,以佛家而言,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到這個程度、發過這類的願,眾生在喊,行者也一定會有反應;雖然肉身沒有很直接的反應,但以科學來說,就是磁場一直受到干擾。為什麼要修到證佛果?因為佛才如如不動。菩薩稱為覺有情(覺悟的有情眾),但菩薩度眾的心還是在意識裡面。

今天修施身法最重要是斷兩種事情──煩惱障與所知障。我們有非常多的煩惱,以佛來說人類有八萬四千種煩惱。要斷煩惱,若是以其他法門來修需要很久,不僅是這一生,而是需要很多世。另一個學佛很嚴重的障礙是所知障,認為自己知道了。「所」指的不是所以,而是佛所說我們有51個心所。心所的定義是我們的心有51個站,在這51心所中每一個所都存在一種煩惱。所知障指的是生生世世帶來、這一生所學到的學問、從周圍吸收到的經驗與常識等資訊。

現在因為手機越來越發達,大家的所知障也越來越嚴重。為什麼?因為不懂時就看手機,覺得懂了,但是沒有記憶,因為依賴手機。現在做老闆很苦,因為大家都好像沒有記憶力,問他們是否有做事,他們說老闆沒交代;但是老闆也沒有交代他們做錯事,他們卻整天錯;老闆沒有交代他們忘記,但他們也會忘記。這就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可以知道,而不訓練自己的記憶力,只依賴手機、電腦。你們現在若是不知如何回答,就說看一下,答案講出來之後也沒有記憶,因為你依賴它,再被問到,就又要再看。

現在以訛傳訛的事情太多了,末法時代是煩惱重的世界,隨著資訊的氾濫,所知障也越來越氾濫,因此學佛越來越困難。大家從手機可以看到很多佛學的解釋,看了以為知道了,但卻沒有修;再問又看,告訴別人是什麼意思,但還是沒修。所以,到後面會講佛法的人越來越多。從歷史背景上來看,宋朝時發明印刷與好的紙張,所以宋朝傳達資訊很方便。但是,宋朝卻出現理學,結合儒家與佛家思想,每天都長篇大論地討論。受到理學影響,宋朝之後中土的佛法思想流於空談,都希望在文字中找出答案。然而,佛法重修行,正如禪宗中所說「不立文字」,指的是佛法意義不是建立在文字的解釋之上。

「不立文字」並非不寫文字,靠禪宗入定坐在那邊就能知道,這不是很正確。佛法的意義不是建立在文字上面,從文字上面要體會佛法很難,如此就變成空談佛法、表面在修行佛法,但裡面空空如也。今天主要是要斷這兩種障礙──煩惱障與所知障。煩惱障與所知障如果不斷,不要說拜佛,什麼都做不到。

在6月22日,大家參加了基金會成立晚會,本來那天晚上不是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經文。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之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便將法本送過來。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否要唸藏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表示要唸中文。還沒唸之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要出家眾唸一個慈悲的調,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吩咐下去。結果,木魚一敲,中土的調一出來,直貢澈贊法王沒有出聲。前面已經宣布會由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唸,還好那一天是背對大家,所以大家看不到是誰唸的,只有認得出聲音的知道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唸。

所以,當時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大家也聽得出前幾秒沒有聲音,但是因為電視不可能沒有聲音,如果當時空了10分鐘,怎麼播出呢?收看電視的人一定會以為錄音的聲音出問題而打電話去。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從來沒看過那份經文,很多人卻都說唸得很順。一位出家弟子表示,那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得非常順,她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是第一次看到法本,所以真的是太殊勝了!以前她聽過其他出家眾唸,都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得流暢,而且是如流水般一直唸下去,調也唸出來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以後還有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顯教的基礎,你們可以更正這種說法,讓他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唸就能唸得很好。那天所唸的是顯教唸經的其中一種調,是從北方傳來的。一位出家弟子表示,這個調是臺灣最普遍的調,而且那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唸得非常好,他們還是練習了2天才有那種速度。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為什麼能夠馬上進入狀況?就是因為煩惱障與所知障斷了,只要一開始就全部一心,以祖師 吉天頌恭所說就是「一意」,沒有別的念頭,就是做這個事。這沒有什麼稀奇的,只要修到這個境界就能做到。正如《寶積經》中所說的,修菩薩道的人在任何場所、地方無所畏懼。無所畏懼並非不會怯場,而是不會擔心做了這件事,別人會不會喜歡、不喜歡、覺得好或不好。這種擔心就是屬於畏懼的範圍。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是因為背對大家而唸得快,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只知道有佛號存在、眾生需要聽到這個佛號。

你們為什麼在家唸佛號會唸得不順?就是因為太多念頭,所以唸來唸去都沒有效果。再者最重要的就是沒有慈悲心,若是有慈悲心的人持一句佛號或咒語,都能讓眾生有感應。因此,你們無論是覺得想哭或心中悲戚,都是因為唸佛號是用慈悲心唸,而將你們累世的善根打開。如果沒有一位具德上師幫你打開累世的善根,要學佛是很困難的,而且有些人是拒絕的。連釋迦牟尼佛幫眾生時,有些眾生沒緣,佛就算想幫他也沒辦法。

佛法絕對不會讓大家感覺摸不到、看不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希望大家不要將佛法神格化。任何人都可以學到佛法,只要你跟著上師按部就班循序去做,一定有一天會看到成果。如果學佛人在世間的事情方面都沒辦法對人有幫助,就只是表面功夫而已。為什麼能幫助眾生?因為當你真正進入佛法教導的程序去學佛,一定會斷一切惡、行一切善,你的福報自然就會起來。福報起來的人,不僅可以保護自己,也可以庇蔭有關的眾生。

要修行福報,當然是從供養開始。供養分為很多種,今天暫不論。最大的供養,以密法來說有祕密的供養、無上瑜伽部的供養,這些是目前不能教你們的。就算讓你們看到,也不代表你們能做得到。今天修施身法,為什麼對那些過世前沒修行佛號、沒聽過佛號的人都有幫助?因為在佛法的定論中,任何眾生都有佛性、都絕對在過去世接觸過佛菩薩。只要用慈悲的法門給予幫助,絕對能幫助眾生打開善根、接受佛法。修施身法不是單靠唸經、持咒,還要經過很多閉關、觀想等等才能做得到。

等一下修法時,需要具備慈悲的心,這不是單指針對你們想超度的對象,地獄與鬼道都有很多眾生需要超度。如果你想超度某個人,這個人身上也有很多眾生,如果他生前沒有茹素,絕對有很多眾生跟著他。如果你只是想這個人,而沒想到其他眾生,對這個人的幫助也有限。你若只幫這個人,那他身上那些其他眾生呢?所以,不要這麼自私。更推廣來說,所有一切眾生都因今天的法會而能得到幫助。

再者,大家需要具備很大的恭敬心。除了對佛菩薩與本尊恭敬,特別要對修法上師恭敬。為什麼需要對上師恭敬?因為佛菩薩不會跳出來幫你們修法,除非你們已經證到菩薩果位,否則是不可能的。不要以為自己眼睛閉起來看到佛菩薩,這種說法都不是很正確。在任何經典或法本中,都沒有提到眼睛閉起來看到的是法身佛或報身佛。

所以,今天的施身法法會如果沒有你們,就不可能舉辦;但是,如果沒有修法上師,只有你們也不可能舉行這個法會。在法座上的上師,代表本尊、護法、佛菩薩來修法利益眾生,你們的恭敬就是以很虔誠的心來接受這個法。恭敬就代表供養,福報才會起來。如果心中有任何疑惑、貢高我慢的心,施身法對你的幫助就會打折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不需要大家來評斷,並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想要當仁波切,而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賜予的。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法座上多年,如果還不能利益眾生,可能已經沒命了。所以,大家需要有供養心、恭敬心、慈悲心與懺悔心。所謂懺悔,只要大家還沒成佛就要懺悔。只要你的情緒失控,認為別人欺負你、認為自己很可憐、認為別人不聽話,都需要懺悔。身為佛弟子讓人欺負是活該、應該的,因為你想成佛、解脫生死,不讓人家欺負才怪。道理何在?因為你生生世世一定欺負過別人,不要說過去世,這一世一定欺負過別人。

為什麼學佛教你們一定要忍?如果不忍,福報就不會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一位弟子最近發飆、覺得自己很可憐,並繼續開示。這個世間只有可恨的人,沒有可憐的人。可憐的人是怎麼來的?沒有福報才會可憐。我們看到可憐的人,不是要盡我們能力去救每一個,但是要憐憫他,因為他生生世世所做的惡業這一世果報成熟。自己有很多問題的人更加要懺悔,不要用自己有病的身體去威脅別人,這樣很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病,有脊椎大側彎,但是沒有威脅過你們,也沒有叫你們可憐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這是自己過去世的果報,於是自己接受。

並不是做了很大的錯事才需要懺悔,正如地藏菩薩所說的「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我們凡夫的心都是為自己。佛經中對凡夫的定義,只要還沒離開輪迴苦海就是凡夫,就算是現出家相、是上師、生在天界,只要還沒辦法解脫輪迴就還是凡夫,起的念頭當然是為自己了!因此,大家今天在法會中要盡量減少這種念頭。

在人生中,能有因緣聚在一起參加清淨的法會是很困難的。什麼是清淨的法會?就是沒有金錢的要求,而且是你們自動要來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做廣告。你們既然自動要來參加,還東懷疑、西懷疑,就是你們自己心裡有問題。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個小道場,能夠吸引眾生,一定是有諸佛菩薩、天龍護法等幫助,否則的話怎麼可能呢?再者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會跑來跑去宣傳。

大家先將心收回來,不要飛這麼遠,要稍微定一下。如果腿痛就忍耐一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開始幫助眾生到現在,沒有看過眾生因為坐在下面腿痛,而出去之後無法走路,因此大家不用擔心,腿痛是正常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於修法圓滿後繼續賜予開示。

現在學佛人都有個通病,希望自己多了解、多懂、多改變一點。其實,佛法的定義不在此。每一個佛法都是讓我們檢視自己,當我們學佛時遇到順境,不要以為自己修得好、福報起來,反而要謹慎。中國人也有言,當好的時候要謹慎。當你沾沾自喜、認為自己修得不錯,福報就用掉了,將功德轉為福德。

很多人以為每天修護法、本尊就會加快開悟,其實不是很正確。一切護法與本尊都是幫助讓所有的業障暫時停止干擾,但是我們要盼望生生世世所作的一切善與惡,都能在這一世全部成熟。如果你這一生全部事情都是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恭喜你,因為你不是佛,怎麼可能圓滿呢?如果你覺得什麼事情都很順,那要謹慎,可能會有狀況。什麼狀況呢?很可能會下地獄。

當有逆境時,不管人家講或批評,我們馬上要很開心。為什麼?因為又還了一筆債。不要跟人家斤斤計較、一直吵架、弄清楚為止,六波羅蜜中的「忍」,是忍一切凡夫所不能忍的──貪、嗔、痴、慢、疑。當你認為自己絕對是對的時候,就是開始錯的時候,因為你一直不斷地要進攻對方。因此,當逆境出現的時候,要檢討自己的心境有沒有在佛法裡面?有沒有嗔恨的心?有沒有起貪心?

如果學佛卻學到用佛法跟人吵架,勸你不要學了;如果學佛學到整天批評來、批評去,勸你也不要學了,學了要做什麼呢?連其他宗教都會說要講好聽的話。很多人對佛法有很大的誤解,也有很多人一生之中一直唸,但還是不能解脫生死,因為他們還不了解佛法的意義。

剛才法會前分享的弟子說自己公公是自殺死的,她公公生前也修阿彌陀佛,照道理不應該自殺死,問題出在哪裡?可能是認為自己在唸佛號就會好,沒有澈底的懺悔心,沒有勇氣去接受、面對這一生惡業成熟的果報。你們都是如此,都沒有勇氣接受,以為拜了佛就會讓所有不好的事情跑掉。她的公公沒有勇氣接受生生世世的殺業,這一生就不能解決,因此就自殺死墮入地獄。因為他生前有唸佛號,有這個因緣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超度,但是已經受苦了。

所以,一舉一動、一個念頭都是未來世的果報,不要以為自己可憐、生病就一定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你,你們要自己照顧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到死的時候,除了佛菩薩、上師之外,世間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助你。如果因為你的病而讓別人痛苦,那你就又作惡了。身為學佛人,應該很清楚自己生病是自找的、自作的,要接受啊!不要以為醫生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病,醫生只是個助緣,你若沒有福報,好醫生可能對你也沒用。像前陣子中風的弟子有福報,不需要怎麼醫就出來了;沒有福報的人,就算幫他開刀、放血,可能也還是會死掉。

你們沒有修到密法,不能改變自己的身體狀況,就要乖乖地聽話,聽顯教的教法改自己。不要以為自己來到一個密宗的道場,認為自己曾經皈依密宗的上師就是修密法,絕非如此。不要以為自己有法本就是修密法,你若沒有修到無上瑜伽部,這一生密法絕對不可能成就。要修到無上瑜伽部,談何容易?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開示以前有人向 吉天頌恭求法的供養,想想你們是如何供養?不是跟大家談物質的事,而是你們的心態。

你們聽別人的事,不要以為是在聽故事,每一件事情都告訴你們要警惕自己去改,不要聽到別人的事就當是故事,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就將所有佛法拋於腦後。有兩位弟子在中醫診所吵架,她們兩個都沒有丈夫,還不互相幫助?還一個壓一個?是修什麼?修吵架嗎?她們有事的時候就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沒事的時候就恢復本性。不能放縱自己,一旦放縱,馬上就原形畢露。不要以為自己參加法會、皈依多年就已經弄清楚!只要稍微放縱就會出狀況,你們還是講不聽?

為什麼今年取消大法會?因為還有一大堆信眾不聽話、不吃素,所以就沒緣了、不辦了!很多人有錯誤的見解,認為自己每天在家裡唸阿彌陀佛,就能到西方極樂世界。明明阿彌陀佛講得很清楚,必須是不得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發願才能往生。不得少並不是在家裡唸佛號就能去,除非你什麼事都不管,1天24小時在唸。誰做得到?沒有人能做得到,包括出家眾都做不到。

再不聽上師的話,你們後面就苦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年取消大法會,不曉得明年會取消什麼。沒緣就一個個取消,因為不聽話。你們都不告訴親朋好友不聽話就會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會貪功德嗎?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自己做到什麼程度,是你們需要,而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年取消了大法會,到了年底,如果感覺緣慢慢減少,可能也還會取消很多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一定需要在臺灣,告訴過大家很多遍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貪功德,功德是修出來的,緣若不具,修下去做什麼?與其花這麼多錢,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如捐給政府。

他們為什麼參加法會這麼多年,還是不肯吃素?這都是你們製造出來的,以為是在捧場?如果是捧場,那就要收費,還會免費嗎?免費的都不聽話,還舉辦做什麼呢?再者,也減輕你們的壓力,不用為了每年要護持多少錢辦大法會而緊張。仁欽多吉仁波切滿眾生的願,只要有人講,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滿他的願。你們可能會認為自己沒講,但是有人講。

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在這裡不可,當時宣布取消時,你們還認為回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聽。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聽的,因為是根據因緣法則在做事,緣若不具備,何必舉辦呢?難道是做拜拜、園遊會嗎?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年都勸眾生要吃素,每一年都不聽,以為是在開玩笑。你們這些朋友,或許不要算了,還要來做什麼呢?還在跟他們來往、吃飯來、吃飯去,是閒著沒事嗎?所謂物以類聚,既然你不能改變、影響他們,就代表他們有能力影響你,這樣你遲早會離開的。

學佛是一件很孤獨的事,道理何在?因為眾人皆醉。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你們學佛就不要家人、朋友,以世間法來說,一個不會抽菸的人會跟抽菸的朋友長期在一起嗎?自然不會的。若你有些親戚朋友做壞事,你會跟他們在一起嗎?自然也不會的。為什麼講到學佛,你們就很奇怪呢?怕因為自己學佛而得罪人、讓人覺得怪、孤僻。你們會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孤僻、很怪嗎?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很清楚地讓別人知道自己是學佛人?為什麼你們就怕?為什麼你們就做不到告訴那些親朋好友:「你吃肉,我們就不來往?」

你們怕得罪人,就不怕得罪眾生?就算你們跟這些人來往,還是保持距離。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皈依弟子,如果結婚的對象不是佛教徒,就不要帶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否則的話,兩個人遲早吵架。別的宗教都要求嫁娶要是相同宗教,但偏偏臺灣的佛教徒就不需要?還說自己以後會影響他?結婚前都不聽你了,結了婚後會聽你的?都到手了,還聽你的?

為什麼佛法在臺灣到這個地步?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跟其他宗教鬥爭,而是如果你們不堅持,佛法怎麼在這個世間留下來?大家都不堅持,都只是利用佛法來過好日子。若是如此,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過好日子算了,為什麼要幫你們過好日子?既然你們這麼自私自利,仁欽多吉仁波切懂這麼多法門,乾脆自己先修,修好後何必管你們?你們就是講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強調,未婚的弟子如果找到非佛教徒的對象,不要帶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鄙視他們,而是你將他帶來,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罵,他開口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慈悲,你就讓他做口業。別的宗教可以做到祈禱就去教堂祈禱,你們以為自己結婚時擺一桌素宴,就認為了不起。怕不擺葷宴會挨公公婆婆罵、讓親戚不開心。是他們結婚,還是你結婚?婚宴擺完,是誰在洞房?還講得出怕他們不開心這種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呼籲在場的出家眾要支持佛法,不要阿諛奉承,或為了些供養就隨便信眾胡來,可以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魄力,他們若不相信,就叫他們不要來、取消20000人的法會,讓他們感覺到行者有些堅持。這種堅持不是鬥爭,而是對佛法恭敬。所謂恭敬是要做到佛所講的,才能利益到眾生。千萬不要說沒關係,認為是幫對方種個種子,其實不然。若一直讓眾生誤解佛法,這是很大的罪,除非你修到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等次,能夠自己控制身心,才能講幫對方種個種子這種話,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幫他們種下了種子。

如果修不到這個境界,就乖乖地先處理自己的問題──生死大事。不要整天發願度眾生,連自己的生死大事都沒把握,憑什麼度人?當你能掌握自己的生死大事,福報自然就會起來,因為如此便是佛弟子,才能代表佛菩薩去幫助眾生。如果連自己的生死大事都無法解決,就只是幫助眾生結緣而已,不要說自己在度眾生。講的雖好聽,若度不了自己到阿彌陀佛那邊,要怎麼度眾生呢?

我們一定要將自己的生死大事弄清楚,才能乘願再來;如果沒有弄清楚自己的生死大事,那就是乘業再來。連自己的病、氣脈與心跳都不能控制,憑什麼能控制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可以做得到了!當場,中醫弟子表示前幾天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脈時感到脈象比較沉,左手靠最前面的脈比較無力,脈搏的振幅與波動比較弱,這就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累了、太操勞了。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中醫弟子稍等一下,其實不到一秒鐘,仁欽多吉仁波切解個扣子再讓中醫弟子把脈,結果非常神奇地,剛才所把的心脈部分的振幅慢慢地浮起來,這是很不可思議的事,因為一般來說脈搏不屬於意識可以控制的範圍。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位西醫弟子,在西醫來說有何解釋?西醫弟子表示:無法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西醫弟子:以西醫的觀念,人能不能控制自己的心跳?西醫弟子回答:原則上,心臟不會受人的意志控制,除非是運動、生氣可能會使心跳加快、變強、增加血壓,但是在靜靜坐著的情況下能調整,今日是首次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提到這件事並非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而是告訴大家學到密法的行者就是如此,只要能保持得住,就可以隨時掌控身體的器官。佛經中提到「心隨境轉」,「境」包括內在與外在的環境,心與意識跟著內在的任何環境動。要如何轉這個境?大家知道佛經講了很多,但是你們想破腦筋也轉不動。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轉,將一個很弱的脈變成強的脈,這就是密法。能夠做到如此才是真的學到密法,若是做不到就從頭乖乖開始學,不要以為自己了不起。

法本講得很清楚,當一個人學到密法,身體狀況會變。所謂變不是馬上變透明,而是能掌握自己的身體狀況。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了這麼多,其實很簡單,因為如果沒有講,到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若是失蹤,就會對不起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得出就做得到,否則不會修到無上瑜伽部。你們再不改,再有像那兩位吵架的弟子這類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整個道場都不要了。為什麼?因為那兩位弟子皈依了10幾年還在吵,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就會離開道場了。

為什麼有這種弟子?就是互相影響而出現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留下來做什麼?每個人都以為是這兩位弟子的事,其實不是,你們都是一體的,因為既然皈依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就都是一體的,只是大家的家庭生活不同而已。以後再有這種事情發生,你們絕對會找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厭煩,但是已經累了,以中醫的立場來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很累,但你們還是這樣搞,那要做什麼?每個人都要上師給,就好像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了很多人,今天自己感覺到有點累了。

加持時,上師的東西也要過去,並非你們所想像地僅是唸個咒就好。行者若沒有福報,怎麼能讓人家馬上變掉?行者的能量不過去灌對方一下,對方怎麼會變好?就好像幫窮人,如果不拿錢去,他怎麼有錢用呢?道理都是一樣的。為什麼佛教大家要修?佛要幫很多苦海的眾生,你們得了佛的好處,就真的下決心要修,不要胡思亂想一大堆跟解脫生死無關的事。我們一生短短幾十年,很快就走完的,不管你認為自己年輕,覺得還有時間,但年輕不代表不會死,年紀大的可能現在也死不了。

大家要用心,不要再混了,這個世界越來越亂,如果下一世再來,會變成什麼世界大家都不知道,所以要好好警惕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告誡兩位吵架的弟子,如果她們再吵架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來道場了。尤其是其中一位很離譜,她從皈依至今都是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顧,結果竟然在中醫診所跟另一位弟子吵架?她不能忍耐嗎?她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就認為有佛法,不需要時就什麼都來了?

大家聽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要就不要的、說到做到。你們若不聽話、沒緣,那就不要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情願去別的世界度眾生,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誦時看到地獄中的眾生很苦,你們還不夠苦,等你們苦的時候才知道今天是怎麼回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開示結束,大家等一下就可以出去快樂了。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7 月 1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