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6月22日

本日適逢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日,尊勝的怙主 直貢澈贊法王在壇城弟子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懇切邀請下,親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法「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法會」,並修持「上師供養法」。直貢噶舉尊貴的攝政王 赤札仁波切、尊貴的 赤欽仁波切、尊貴的 仁杰仁波切、尊貴的 索巴仁波切,以及直貢噶舉的堪布及喇嘛們,亦受邀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共同參與此殊勝法會,本次法會參加人數高達1500人。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座車抵達寶吉祥佛法中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至 直貢澈贊法王座車處恭迎,並敬獻哈達。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隨侍下,直貢澈贊法王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赤札仁波切、赤欽仁波切、仁杰仁波切與 索巴仁波切亦隨侍在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樂器、香爐的前導與寶傘護送下,登上壇城升座修持上師供養法,並賜予珍貴的佛法開示。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開始修持殊勝的上師供養法。修法過程中進行薈供的儀軌,與會者每人都得到一份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過的供品,並得到在法會中與佛菩薩共食的難得殊勝因緣。修法一段時間之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慈悲賜予珍貴的佛法開示:

各位仁波切、各位法師與佛友,今天很高興能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跟大家一起,進行供養 吉天頌恭的紀念法會。直貢澈贊法王在強久林很忙,所以沒辦法到各地參加,對於今天能在 吉天頌恭的法會中跟大家一起,感到非常高興。大家知道祖師 吉天頌恭是龍樹菩薩的化身,西藏有一部著名的史冊《智者喜宴》中有記載。《智者喜宴》是噶瑪噶舉一位很重要的仁波切──巴臥.祖拉陳哇所作。噶瑪噶舉中有紅帽、黑帽與花帽,而巴臥.祖拉陳哇持有花帽,大約是在十五世紀時,目前中外都以巴臥.祖拉陳哇所著的史冊為西藏歷史的依據。

因為巴臥.祖拉陳哇的著作是依據密勒日巴尊者建造的九層樓中所藏的古書,從許多古書中的歷史整理而成,其中也記載一些赤松德贊建造桑耶寺時的石碑,所以被認為是很可靠的資料。在這本史冊中,記載了 吉天頌恭是如何被認定為龍樹菩薩的故事。在印度最北部的喀什米爾,也是巴基斯坦的邊境,當地以前都是佛教徒,特別是阿育王的兒子被派至此地,主要的據點就是在喀什米爾與巴基斯坦的堪達哈。此地有一位著名的學者──釋迦師利,主要是持戒,噶舉派很多的戒律都是傳自於釋迦師利。

釋迦師利前往西藏時,有個弟弟稱為比布帝謙達被派到斯里蘭卡,去見一位在斯里蘭卡著名的羅漢並領受教導。比布帝謙達去了1個月,見到了羅漢,羅漢告訴他,他跟哥哥去西藏要帶5種花,必須要加持,而且不能是舊的花。羅漢囑咐其中一種要交給大昭寺的釋迦牟尼佛,另一種是要交給某佛寺的某尊佛,還有一種是要交給龍樹菩薩的化身──吉天頌恭,交代了5種花所要交給的佛的名號。

釋迦師利到了西藏雅隆山南地區,當地以前是吐蕃王朝早期的主要據點,也是西藏第一個村莊所在地,2000多年以前西藏的第二次文明便於雅魯藏布江兩岸開始。當時釋迦師利住在索那唐布切寺,授戒給很多人,每次授戒之後就給很多人法衣。有一次授戒後,有位來自青海的直貢出家弟子沒有拿到法衣。因為這樣的一個因緣,那位弟子很想要拿到法衣,就在釋迦師利會走過的樓梯旁等,當釋迦師利走過時,那位弟子就拉住釋迦師利的法衣,說自己沒有拿到法衣。當時侍者見到便推開他,結果弟子摔下樓梯,鼻子碰到地面流了很多血。

史冊中記載,釋迦師利每天早上修法時都會顯現白度母,結果發現白度母不再顯現,請問之後得到的答案是:因為打了上次龍樹菩薩從青海來的弟子,讓他出很多血,這是一個很不好的業。釋迦師利請示該怎麼辦,得到的回答是:要給100位出家人法衣,並且建造一座勝樂金剛的壇城。這座勝樂金剛的壇城位於雅魯藏布江旁邊,至今仍然留存,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看過後來的照片,確實如歷史上記載。因為這件事,知道了 吉天頌恭在直貢寺,釋迦師利的弟弟便寫了感謝信並送花過去。這就是認定 吉天頌恭為龍樹菩薩的故事。

吉天頌恭生於12世紀,於1143年誕生,於1217年圓寂,至今已經將近800年。大後年(2017年)適逢 吉天頌恭圓寂800年,到時會舉行勝樂金剛的法會,全世界的直貢噶舉中心都在陸續準備中。雖然不能所有人都齊聚一堂,但是可以輪流到舍衛城,那邊比較大。舍衛城的主體是印度式的建築,外觀是日本式的風格,內部則是藏傳的擺設,在舍衛城舉行法會後,各個中心在2017年都能舉行各自的文藝、演出與慶祝的紀念活動,只要是利益眾生的活動,大家都可以做。詳細的內容,往後會再通知各中心。

吉天頌恭在37歲時開始建造直貢祖寺──直貢梯寺,這是 吉天頌恭的上師 帕摩竹巴所預言的。吉天頌恭在帕摩竹巴的寺廟當了3年的住持,有一天夢到帕摩竹巴,告訴他要放棄舊的墊子,要找一個新的墊子。某一天晚上,有5個喇嘛逃走,直貢梯寺一位帕摩竹巴的弟子,因為曾有預言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於是便供養 吉天頌恭。當地有一個閉關中心,在1179年擴充成寺廟,便成為今日的直貢噶舉祖寺──直貢梯寺。

接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進行供養 吉天頌恭的儀軌,並繼續賜予開示。

自建造直貢梯寺,至今已有835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1979年時於拉達克慶祝直貢噶舉800週年,現在已經過了35年。2年之後,我們會再進行 吉天頌恭800週年的慶祝活動。吉天頌恭的傳史很多、講不完,簡單來說,重要的是 吉天頌恭非常強調修行。吉天頌恭到了大約50多歲時已有很多弟子,其中一位弟子紐嘉華拉囊巴供養 吉天頌恭並請法。紐嘉華拉囊巴是 吉天頌恭的三位主要成就弟子之一。三位主要成就弟子(紐、噶、紮張)中的噶,就是噶千仁波切的第一世。紐就是紐嘉華拉囊巴,當時不丹沒有國王,紐嘉華拉囊巴便是當地的領袖。

後來竹巴噶舉到了當地,可能是政治上的問題,因此紐嘉華拉囊巴便到了岡底斯,建了一個一樣的直貢噶舉寺廟,當地稱為拉囊巴,因此後來便有紐拉囊巴的稱號。「紐」是家族的稱號,現在不丹的國王也是紐的家族。不丹比較小,獨立以後為了穩固政權,便將竹巴噶舉作為國教,現在過了幾年之後,比較民主化,也進行了選舉,不再嚴格規定竹巴噶舉作為國教,也讓其他宗教能進入不丹。因此紐嘉華拉囊巴的繼承人邀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當地成立基金會,目前基金會已經成立。他的兩個兒子也邀請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所以今年9月 直貢澈贊法王會前往不丹。當地有很多老舊的閉關房,直貢澈贊法王告訴他們先不要動,到時 直貢澈贊法王會去看,看如何復原本來的建築,而非建新的。

再講回紐嘉華拉囊巴,當時他7次供養 吉天頌恭請法。相傳在最後一次供養時,供養的隊伍從直貢梯寺半山一路排下來,非常地不可思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小時候,也聽過很多直貢地區的人講述。直貢澈贊法王在傳史中曾看過,當時有很多牛、馬馱著一包包的供養物到直貢梯寺。當第一個到達直貢梯寺時,最後一個還排在今日的飛機場,排了這麼長的隊伍。在傳史中沒有提到很多直貢噶舉的資料,但是根據一位成就者的著作,當時是以一百份、一百份來做供養,譬如樂器……等,各種供養依序列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想將這些史料做整理,但目前還找不到時間,因為有很多種的大量資料。

當時,兼那謝拉迥涅與兼那札巴迥涅計算之後,總數是55500份之多。另外還有信徒供養很多塊狀的紅糖,有很多很多的歷史。表面上,吉天頌恭似乎是因為信徒太多而感到厭煩,於是就離開了,大家到處找都找不著。最後,在直貢梯寺後面翻過好幾座山上有個山洞,前往的人找到了一個透光的洞,是 吉天頌恭的手杖打通的,還找到 吉天頌恭的手印與可以懸掛東西之處,是一處很特別的山洞。在山洞中的道歌如今已經有翻譯,南珠堪布便曾經翻譯過。

最後,他們找到了 吉天頌恭。吉天頌恭在當地閉關時,岡底斯(勝樂金剛的身聖地)、拉其(勝樂金剛的語聖地)與札日(勝樂金剛的意聖地)的空行母、勇父、護法等祈求 吉天頌恭到當地閉關,吉天頌恭也允諾:倘若自己不能到,也會派人前往。所以出現了這樣的因緣。最後,全部的喇嘛都到 吉天頌恭閉關的山洞祈求 吉天頌恭回到祖寺居住,每個人手上都拿著哈達。當時的哈達不像現今是塑膠製的,而是絲綢或棉製的。因為當時哈達太多,於是就焚燒哈達,用哈達的灰製成了 吉天頌恭的聖像,高度如人一般,供奉在祖寺,可能是因為文化大革命,以前被稱為「絲綢佛像」的這尊聖像,如今已經不在了。

當時,吉天頌恭說自己已經承諾祖師帕摩竹巴與聖地的護法要去閉關,現在只有兩個辦法讓大家選擇:若 吉天頌恭到那些地方去閉關,他們就住在寺廟裡;要不就是他們去那些地方閉關,而 吉天頌恭住在寺廟裡。最後,大家選擇了自己去閉關,而讓 吉天頌恭住在寺廟中。因此,吉天頌恭第一次派了500人,後來派了800人,到最後修過一般四加行的都派去了,每個地方都記載有5萬多人。岡底斯、拉其與札日都各有派駐的上師,當時送給拉其一個印度式的古老佛塔,後來他們送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打算要再將這個佛塔送到直貢梯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故宮裡,也曾看過一樣的佛塔。

因此800多年來,修行一直是很重要的,直貢澈贊法王也想辦法派人去拉其、岡底斯等地。岡底斯的寺廟歷經三次重修,目前是當地最大的寺院。直貢澈贊法王所著的《吐蕃王朝史》中,也能看到相關的照片。拉其是目前尼泊爾、印度主要閉關的地方,因為當地是邊界,所以前往有許多困難,下方目前為印度所佔領。雖然位於邊界有很多困難,還是做了兩次維修,但後來因為無人力駐守,建物就燒毀了,只好再次重建。至於派去直貢梯寺的喇嘛,因為當地是限制地區,不允許外地人前往。

佛教已經全球化,聖地也應該帶到外面來。5、6年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有了設想,將岡底斯設在德國漢堡往南約1個小時的國家公園旁邊;拉其是紐西蘭,已經建了5間關房,今年也已由努巴仁波切開光,目前沒有派駐閉關老師,就是要開放給所有中心前往。奧克蘭、威靈頓等地有30、40個佛法中心,但當地沒有很好的閉關場所,所以歡迎大家前往,目前不少人也都前往進行數天至一週不等的閉關活動。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此次來臺之前,本來在德國的地點灌頂,後來請另一位仁波切進行灌頂,先修長壽佛一週之後,便授予金剛薩埵灌頂。

今年12月,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會再去德國。他們會學習閉關1個月,再決定是否能做3年閉關。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12月去時,會賜予灌頂、傳大手印五支道給決定要閉3年關的人。當地的精神導師是堪欽昆秋滇津,每天由一位曾在拉其閉關10多年的尼眾帶領。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今年又從不丹帶了一位年輕的仁波切,這位仁波切在印度南部哲蚌寺讀佛學院20多年,曾到努巴仁波切那邊閉關3年,目前正在閉關。12月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會帶這位仁波切去當地學德文,他英文講得不錯,以後可以用德文直接傳法。所以,以後每個法本可以在每個國家與文化相融,就能推廣佛教。到時設於德國的岡底斯就會有一所直貢噶舉主要的中心。

其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自從1980年第一次到當地為中心開光,至今已經35年,目前有7個比較大的中心,也進行很多佛經、吉天頌恭傳史、吉天頌恭閉關修行的書籍…等翻譯,這次也已經開光。再者在匈牙利,當初的因緣也是很奇怪的。大約也是在1980年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到匈牙利,那時當地有幾個中心,旁邊有一個日本的寺廟,於是 直貢澈贊法王去看了一下。當時功德主出現,告訴 直貢澈贊法王她自己的父親快要過世,但是不能接受死亡,祈求 直貢澈贊法王幫忙為她的父親開示。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答應了,便去他的住處,那是一個建在河邊的餐廳,內部正在裝修,她的父親便躺在其中一個房間的躺椅上。她的父親也懂英文,所以 直貢澈贊法王便為他開示:生了以後都要死去,一切動物生了之後都要乾掉、再生,這是人生的規律。生了要死去;積起來的都要化盡;團聚時一定要分手;砌起來的東西總是要垮塌的。這些都是人生無常的規律,我們不得不接受,也告訴他年紀已經大了。

後來他的女兒打電話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致謝,並說開示的內容幫助很大,之後也就沒有聯繫了。但是只要她聽說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到當地,都會邀請大家進去參觀,大約去了5、6次,而那餐廳也是當地最好的一家餐廳,很多官員到歐洲也都會去這家餐廳用餐。在匈牙利蓋了一座佛塔,是一位韓國的出家人幫忙建造的。他捐出收入的三分之一,就是要送給佛教做善業。那座佛塔的規模相當大,是日本著名的出家傳統,也有很多是印度來的,在印度的聖地也有很多這種傳統的佛塔,專門修《妙法蓮華經》,但是他們不在這個制度之下,比較獨立。

在佛塔建造完成後,功德主沒有住在當地,因為當地比較偏僻,也是因為這個機會,政府希望振興當地觀光,才形成佛塔這個景點。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第二次去時,對方祈求 直貢澈贊法王去灌頂,直貢澈贊法王答應了。當地距離維也納約2個小時車程,於是 直貢澈贊法王前往當地賜予長壽佛灌頂。結果到了當地發現只有7個人,而且這7個人都是官員,也不太相信佛教。當時,在佛塔裡面圈了一塊區域放了椅子,這7個人坐在中間,直貢澈贊法王仍然賜予了灌頂。

後來,過了可能有10年多的時間,他們傳話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表示當地有維修但沒人住,也有房子、地,希望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派一位喇嘛過去。當時,直貢澈贊法王還沒答應,直到他們正式打電話,祈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能夠接受他們供養佛塔,直貢澈贊法王才接受了。他們表示希望將佛塔供養給直貢噶舉傳承,剛好當時一處閉關地有20多位喇嘛閉完關,於是 直貢澈贊法王選了兩個喇嘛,並允諾一星期之內派人過去佛塔,對方便開始準備。直貢澈贊法王打電話過去拉達克,幾天過後喇嘛們就到了,到大使館辦理相關文件,10天內就拿到了到當地居留的許可。

之後,由基金會給他們薪水,他們也向當地政府繳稅,如此一來就容易辦成當地的居留證,現在他們已經是匈牙利公民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後來也造訪當地,進行了10天的行程。這兩位喇嘛幫忙維修了佛塔,因為原來韓國人是請本地人來修,結果沒有修好,佛塔外面有很多裂痕,每過一段時間還是會裂開。因此,對方就表示乾脆將錢交給直貢噶舉負責修補,這兩位喇嘛於是身著便衣,好像是勞工一般,將佛塔修補好了。那位韓國人非常高興,就送了一輛車子給他們。當地也有其他越南、布達佩斯、蒙古等地的佛教徒,慢慢地那兩位喇嘛建立起關係,也得到資助,而建立起一座能容納300多人的佛堂,佛像運自尼泊爾,也是中間供奉釋迦牟尼佛、左邊是吉天頌恭、右邊則是蓮花生大士,內部的繪圖也是由兩位喇嘛完成的。

這次開光,兩位喇嘛親自到布達佩斯當地十幾個中心送邀請函,所以大家都來了,包括40個新聞界、報社記者,與會者達上千人,當地的行政首長、議員、立法委員等也都前來參加,並有當地的學校進行表演節目。佛堂建造完成後,每年大概有40、50人前往參觀。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旁邊的山坡上買了一些地,打算要建閉關房。通常在國家公園不能建造房屋,但是能夠建造小型木屋,所以預計到明年會完成8間房,就可以讓奧地利與周圍的人開始參加閉關。這就是在外面的三個聖地。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來臺灣之前,便已擬訂今年8月份要派幾個人去岡底斯,1位是負責攝影四周景象。明年(2015年)直貢澈贊法王會進行南北美洲的行程,後年(2016年)則會進行歐洲的行程。明年岡底斯的模組會建造完成,並進行儀軌將岡底斯主要的加持力凝聚到當地,後面也會請噶千仁波切、努巴仁波切一起跟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迎請岡底斯的加持力,讓當地成為岡底斯。就像在中國大陸有五台山、普陀山,而真正的山在印度南部。

接下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繼續修法。修法圓滿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能夠發言,並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應允。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今天是特別從歐洲飛來臺灣,最重要的是參加今晚的基金會成立晚會。晚會最重要的主題,是讓社會大眾清楚知道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基金會開始在臺灣運作。再者晚會是由華視全程錄影,以後會在電視上不斷播放,因此今晚的節目是很專業的,包括舞台……等等都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特別從歐洲過來,今天早上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大家的大福報。直貢澈贊法王特別來這邊給大家祝福跟加持,你們若再不好好修,明年可能剩下7個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最近才剛讓200多人離開,因為他們不修,就讓他們離開。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南珠堪布介紹今天來寶吉祥佛法中心的仁波切與喇嘛,並表示今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請這幾位仁波切來寶吉祥佛法中心,也是我們的大福報。

南珠堪布簡單介紹今天與會的仁波切與喇嘛: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右邊第一位是攝政王 赤札仁波切,來自印度;第二位是赤欽仁波切,來自瑞士,也是直貢噶舉的大修行者;第三位是來自青海尼宗寺四位仁波切之一的索巴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左邊、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邊的是來自拉達克的仁杰仁波切。今日與會的喇嘛們分別是噶千仁波切寺廟的閉關導師竹奔太丁喇嘛、噶千仁波切的侍者阿布喇嘛、巴麥佛學會的索南喇嘛、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侍者桑滇喇嘛、阿里仁波切中心的貢秋次仁喇嘛、板橋中心的旺度喇嘛與經常來幫忙、來自高雄中心的滇真喇嘛。與會大眾熱烈歡迎諸位仁波切與喇嘛蒞臨,掌聲雷動。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直貢噶舉怙主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下法座。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刻刻為弟子們製造無比殊勝的善因緣,方使弟子有福報親聞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佛法開示,累積學佛資糧,弟子們衷心的感激與珍惜無以言喻,深刻銘記上師浩瀚的恩德。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皆因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與上師的全力護持,弟子們親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順隨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無微不至,親力親為,更以自身生命一切敬重事奉三恩根本上師,以殊勝修行成就利益無數,威德力撼動六道一切有情!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6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