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6月15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其父親、先生、女兒、二姊和妹妹都是皈依弟子)向與會大眾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們生病的父親及為父親修持殊勝的頗瓦法的事蹟,並懺悔自己所犯的惡行。

2003年10月,他們陪同父親與伯父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父親開示說:「我知道要你不吃肉很難,但你要在春天時去看中醫調養身體,否則你會中風。」當時二姊對父親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要聽,一定要去看中醫!」但是父親吃了一星期的中藥,覺得苦就不吃了。

2010年10月,父親因腦幹中風而送醫,醫生說父親夜裡隨時會離開。因事情來得太突然,當下他們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此後,子女們除了去探望父親及傷心流淚外,什麼事都無法為父親做。醫生說父親的狀況很不穩定,短時間內很可能會因肺炎而離開人世。正當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感到無助、恐懼的時候,二姊說現在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救得了父親了!當二姊說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名時,他們的心立即安定下來且充滿著希望。

他們立即報名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什麼事呀?」她激動地哭著回答:「爸爸現在腦幹中風,變成植物人,在加護病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加持父親許久後,告訴他們:「你們父親在年輕的時候,要天得天、要人得人、脾氣又不好,幸好晚年有積德。」接著開示:「這7天要注意一點,好好照顧父親,之後會聽到他啊啊的聲音或罵出聲音。他半邊身體沒有作用,日後要慢慢復健。」

因她當時身懷六甲,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懷孕的人要吃素,每天唸一遍《地藏經》。」她承諾可以做到。後來,二姊打電話向一位師兄說明父親的狀況,師兄建議說:「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了父親,但做子女的應該代替父親參加法會以幫助父親累積福報。」她懺悔他們不孝,當時都不願意參加法會,就這樣放任父親持續過著苦日子。

直到她生完小孩、出來工作後,才有機緣遇到另一位師兄跟她分享自己與家人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事蹟,並不斷地鼓勵他們應該代替父親及眾生參加施身法法會以累積福報。當下她才清醒,深覺自己好自私,只想著自己每天照顧小孩的辛苦,卻完全忽略父親插著三根管子所受的醫療痛苦。

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應允,讓他們參加施身法法會及共修法會,參加了幾個月後,妹妹深知只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助父親,因此想帶父親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請求皈依。但他們想到,重症的父親必須從新竹搭乘救護車至臺北,非常不放心。妹妹說:「不用怕呀!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她和家人則覺得還是先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再做決定。

於是他們再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什麼事呀?」妹妹說:「想要替爸爸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爸爸可不可以來?」他們全都愣住了,心中想道:「爸爸可以來嗎?」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再問一次:「爸爸可不可以來?」妹妹說:「可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為什麼不帶他來?你們就是怕麻煩,就是懶,你們不帶爸爸來,怎麼讓爸爸跟佛菩薩結緣?怎麼皈依?」妹妺聽到馬上說:「對不起 仁波切,我知道了!謝謝 仁波切!下次一定帶爸爸來!」當下她哭著懺悔自己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生起信心,懺悔自己錯了。

2012年8月4日他們決定帶父親從新竹北上前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父親所住的醫院只准假4小時,如果未能及時返回,父親將無法再入住該醫院。一般人覺得來不及就作罷,可是因為他們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具足的信心,立刻向醫院請假帶父親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請求皈依。求見當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慈悲地為父親舉辦莊嚴的皈依儀式並賜予法名。她和家人都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父親皈依後第1次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也是從新竹到臺北的法會現場。成了植物人的父親需要氧氣機提供氧氣,但因家人與救護車公司溝通有誤,所提供的氧氣量只能支撐1.5小時,而法會從上午8點30分至下午1點,前後將近5小時,父親竟只用不到2瓶的氧氣,且血氧量及血壓皆正常。若依照父親平常在護理之家使用氧氣的情形,應該1.5小時就要換1罐氧氣瓶,故法會當天應該要使用4瓶,但是實際上,父親卻只用了不到2瓶氧氣。

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父親才得以如此順利地全程參與這殊勝的超度法會。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領眾持咒時,父親的嘴巴竟然跟著動,且不斷冒出泡泡,擦掉後,又不斷冒出。父親嘴巴冒泡泡的情景很像魚的嘴巴冒出氣泡。因為父親以前很愛吃魚,他們很開心那些被傷害的魚都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了。

2012年11月中旬,父親因肺炎住院治療。星期日她與先生、小孩去醫院看父親,因照顧的看護阿姨很細心,她心存感激地對看護阿姨說:「您在照顧病人時,很有同理心及愛心。」看護阿姨說她自己很相信因果,所以不敢亂來。接著,看護阿姨問她說:「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說的話?這幾天都有位男士來看你父親。」她聽了便問:「誰啊?」看護阿姨說:「你父親很好,都有個菩薩來看他、關心他,看我有沒有好好照顧你父親。」她聽了更覺得神奇了,會是誰來看父親呢?看護阿姨說是一位瘦高型的男士,光頭、穿著她不會形容的特別的服裝。於是她拿出《快樂與痛苦》此一殊勝著作,給看護阿姨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看護阿姨一看,便說:「對啦!就是他!就是這位男士!一天早、中、晚各來一次看你父親,你父親看到他都會笑唷!」

她聽了之後,感到好震撼,深深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無所不在。看護阿姨接著問她:「這位男士還在嗎?」她回答:「當然在!」看護阿姨又問:「那他有很多分身唷!」她聽了很感動。看護阿姨又跟她說:「我看到這位男士時,不會覺得害怕,反倒覺得很溫暖、像菩薩,我知道他是來關心你父親的,每次想多看他一眼時,這位男士都不讓我多看就消失了!」她又問看護阿姨:「您以前照顧病人都會看到嗎?」看護阿姨回答她:「這是我第1次看到覺得是菩薩的人來看病人!」她和先生聽了之後十分感動,同時也覺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慈悲、好辛苦,有這麼多的弟子,卻時時刻刻默默地做這麼多關心弟子的事;反之,自己都沒為上師做些什麼,讓她深感懺悔。

今年(2014年)5月26日上午9點51分她接獲弟弟通知,父親血壓由90降至60。弟弟在11點半趕到醫院,先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珍貴甘露丸放在父親舌下。弟弟說,到達醫院時,看見父親的舌頭已頂在上顎位置,彷彿已經準備要吃甘露丸。接著弟弟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放在父親面前,提醒父親要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頭頂上加持,並告訴父親不要怕,要記清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好好地跟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以跟其他人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帶你去淨土!

約中午12點半,父親血壓慢慢地降至58,家人陸續趕到醫院陪在父親身旁,一邊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父親,一邊持誦六字大明咒。約下午3點半,父親心跳停止,她立即致電師兄,告知父親往生時間及生肖,並懇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父親修殊勝的頗瓦法。約晚上6點20分,她得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為父親修持殊勝的頗瓦法。此時弟弟先摸父親的梵穴,發現好像不是太熱,隨即觸摸父親的額頭卻發現非常冰涼,此時父親已過世近3個小時且大體在冷氣房裡,體溫應該像額頭般冰冷才是,但梵穴是溫熱的,跟額頭相較落差極大,現場所有家人親見此殊勝瑞相皆深感不可思議,亦極為感動。

當下她回想母親過世時眼睛往右斜看、身體全身水腫,她不敢目睹及靠近母親,對死亡充滿恐懼;反之,看到父親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的頗瓦法超度後,面容非常祥和,家人不但無絲毫畏懼,反而替父親開心。隔天,妹妹與二姊至殯儀館,發現父親的臉變年輕,眉毛由原先雜亂且部分灰白,轉變為整齊且濃黑,皮膚緊實潔白、身體柔軟,看到的人都覺得父親像是打了玻尿酸美容過一般。更不可思議的是,父親的梵穴仍然微溫,與額頭的冰冷有天壤之別,照常理來說這是絕不可能的現象,只有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超度才能有此殊勝瑞相。事後,她回想父親往生前幾天,皮膚開始出現許多水泡,連醫生都無法得知原因為何,她想起父親生前很愛吃魚,而父親身上的水泡就像是魚在油鍋中被煎煮所出現的氣泡一樣。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讓父親及所有眾生皆離苦得樂。

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為她父親修完殊勝的頗瓦法後,家人們接獲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父親的神識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有人在他耳邊討論身後事,讓他非常生氣;還有人摸他的腳,讓他非常疼痛;甚至有人手機聲作響;這些狀況導致父親及眾生沒能至淨土而是到天道。這位摸父親腳及在耳邊說身後事的人,是父親在皈依前認識的女朋友,是位有夫之婦。她懺悔,自己已是佛弟子,明知不對,就不該再讓這位阿姨前來探視父親。弟弟不但在父親病危當天通知這位阿姨來看父親,且在父親斷氣後,又立即打電話通知親戚前來,而這些都是對父親毫無任何益處的,只會對父親造成干擾。她懺悔,平時沒有跟家人好好說明,也沒有時時刻刻將無常牢記心裡,才讓父親及眾生沒能往生淨土。今後定澈底改正惡習、依教奉行、認真學習佛法,為父親及眾生累積福報以求生淨土、解脫輪迴之苦。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父親擇一出殯吉日。雖然當天上午雨下得很大,但5個子女都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具足的信心,相信雨一定會停。果真,下午家祭時,原本偌大的雨勢頓時停止且放晴,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父親的告別式順利圓滿。公祭時,他們請司儀向所有與會者說明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的頗瓦法超度父親及分享父親大體上所顯現的種種瑞相。火化後,父親的骨頭呈現白色、粉紫色及綠色,頭頂梵穴有一圓滑且工整的小圓孔,圓孔周遭的骨頭非常平滑。禮儀公司人員也不斷地讚歎說,只有得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頭蓋骨才有此殊勝的瑞相。

翌日早晨,他們在淡水漁人碼頭為父親進行海葬,出發前天空烏雲密布,到了定點時,天空中的烏雲突然向外撥開露出一片藍天白雲。弟弟將父親的骨灰放入大海中,此時,姊姊看到天空灑下一片金光且雲朵看似一朵蓮花,景象瞬間消逝。姊姊看到這情景後,內心充滿歡喜,5個兄弟姊妹都知道父親去好的地方、不再受苦了,他們沒有因親人離世而感到難過與悲痛,反而感到歡喜與欣慰,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及幫助,一切才能如此順利圓滿。當她看著父親的骨灰投入大海時,突然覺得人的一生從出生至結束,竟僅剩一小撮粉末,還有什麼好執著的呢?讓她更加堅定此生一定要好好緊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以解脫輪迴苦海,不能辜負父母親以身體受苦示現因果的可怕,更不能再浪費有限的生命了。

她在此發露懺悔,小時候捉蚱蜢玩,吃過無數的豬、雞、鵝、羊、魚及海鮮,傷害無數有情眾生,她懺悔永不再犯;對於自己所做的所有惡事,都接受其果報,並澈底改正所有惡習,下定決心解脫生死、往生淨土、利益一切有情,以報上師恩、父母恩與眾生恩。她感恩與佛無二無別、大慈大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及家人的照顧,並發願生生世世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真學習佛法、依教奉行。趁此機會,她感謝在父親生前參加法會時給予協助的義工師兄們,及服喪期間師兄們的熱心幫忙,同時也感謝集團的幫助,即時備妥豐盛的回禮及禮籃,並感謝所有前來參加父親公祭、海葬及提供協助的師兄,她深知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利益十方法界一切有情眾!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上週講到岡波巴大師開示學佛的心態,尤其在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傳授金剛乘與大乘的佛法,清楚了解學佛的心態非常重要。其實,所謂「小乘」、「大乘」與「金剛乘」,定義在於心量的大小。心量的大小並非心有形狀、顏色或重量,而是行者是否學習到慈悲。如何產生慈悲的力量?正如前週所開示的,有自私的心理狀態的人不可能有慈悲。就算你以為學佛是為了自己能解脫生死,這也是自私的心態,不屬於大乘與金剛乘的佛法。

佛經有言,如果行者真的發菩提心,而且能夠修到世俗菩提心與勝義菩提心,不需要懺悔,生生世世的業都會得清淨。其中的原理,就在於行者的心念已經沒有傷害眾生與自私的心。傷害眾生不一定是殺生,只要每個念頭或動作是為了讓自己得到好處,就是傷害眾生。是否一定要修得很好的人才不會傷害眾生?並非如此,別的宗教也可以做到不傷害眾生,只要念頭裡面沒有傷害眾生,就是行佛法。以前,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不要貌似學佛,不要表面好像是修行人,心裡卻自私自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一個小故事為例。目前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維護庭院的人,自從他開始維護庭院之後,就沒有用過化學品去殺蟲。他的觀念不是學佛,而是因為有狗,他怕那些化學品撒在地上,狗舔了會死。做園藝的人不覺得殺蟲是不對的,但因為有狗出現,他為了怕傷害狗,所以就不用化學品。剛開始看起來他這種心很狹窄,只是為了幾隻狗,但是因為他不做這個動作,這幾年他在庭院中沒有殺蟲,因此庭院中的蜜蜂與蝴蝶逐年增加。

這個小故事告訴大家,並非整天唸迴向才是修慈悲;只要每個念頭考慮到是否傷害眾生,就是慈悲的開始,而不是自己唸多少迴向、發何等大願,而沒有詳細思維是否傷害眾生。就好像出家弟子的宿舍中有隻放在籠中的老鼠,一位出家弟子在打開籠子的門時,老鼠快跑出來,出家弟子情急之下關上門,結果就將老鼠殺了。出家弟子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並請示如何處理。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自己負責。負責什麼?她要負責果報,懺悔也沒用。

這位出家弟子為什麼這麼急著要關上籠子?因為自私,她認為老鼠若跑出來,要再抓回去很難,而且也怕老鼠有傳染病。若換做是別人,就會說關門是自然動作,但並非如此,而是這位出家弟子沒有學到慈悲,所以唸再多也沒用。如果打開籠子而老鼠跑了,是她自己不小心;如果她事先做好防範不讓老鼠跑出來,自然就不會傷害到牠,但就是懶、自私,還自以為修得多好。佛菩薩不是看你們修得多好,上師也不是看你們修得多好,而是看你們的每個念頭、動作就可以判斷心到什麼境界。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取消大法會?大家都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開玩笑,都沒有留意每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大法會中一定會開示兩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參加了大法會而不修,只是幫助你們未來世與阿彌陀佛結緣,不會保佑你們。此外,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一定會開示大家要吃素,不要吃眾生肉。昨天有位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不要取消大法會,說大法會每年都保佑他的父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是否吃素,他回答:沒有。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離開,並問他:你怎麼還敢來?

這個社會就是自私,一邊要佛菩薩給、要上師慈悲,一邊又不慈悲要吃眾生肉、不聽話、自私自利、整天求保佑。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觀世音菩薩拿著唸珠念佛,曾有人請問觀世音菩薩念什麼?觀世音菩薩回答是念自己。自己才能保佑自己,上師的保佑就像法會前弟子分享的,因為皈依了,上師當然會保護,不讓他莫名其妙跑錯路。你們是能修的人,為什麼不修、還是自私呢?出家弟子會殺害那隻老鼠,就是因為自私、怕自己受傷害,不管她用什麼理由解釋,定論就是因為自私。有一位弟子也養過老鼠,為什麼她的老鼠就不會跑掉?因為這位出家弟子驕傲,認為自己出家,唸了這麼多給牠,牠應該要聽話的。

不學佛還好,越學越貢高我慢。現在很多佛教徒都犯這個毛病,認為自己學得很好,以為教的自己都有在拜,心沒改有什麼用?為什麼今天開示這個部分?因為大家自私。昨天那位信眾為什麼會跑來?因為他不相信取消大法會,也不相信因為吃肉這種小事就會取消大法會。由此看出他不聽話,也證明介紹他來的人沒講清楚,沒告訴他 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會做到所講的話,做了絕對不會改。沒人告訴他,他才會跑來,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開玩笑。大家無論怎麼哭,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會舉辦大法會的!

你們就是自私,仁欽多吉仁波切情願不舉辦大法會,也不要讓人家來了大法會後認為沒保佑而開口謗佛。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能讓眾生有機會謗佛,他們聽不進去,自以為是在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乾脆不舉辦大法會。連大法會都能取消,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什麼事情不能取消?大家可以等著看。能夠讓道場維持到現在,就是因為這是教佛法的地方,但教了大家卻不做,還教什麼?就不教了!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力,在哪裡不能利益眾生?有的時候,度鬼與畜生比度人好,因為人太難度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一個小故事為例。有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寶吉祥佛法中心門口階梯的石頭縫隙中,看到有一窩螞蟻,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覺得不好,因為階梯上會有人走來走去,很容易會踩死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勸牠們要搬走,講了之後牠們還不搬;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拿寶瓶為牠們灑淨,再跟牠們說一次。結果,至今已經搬走4個月了,牠們都沒有搬回去。如果是勸你們,你們是不聽的。就像2年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一位弟子,他的房子最好賣掉,狀況很不好。結果,他東算西算就是不賣,等到太太、孩子接連生病,2年多後終於賣了,少賣了好幾百萬。

螞蟻都比人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會轉行專門度鬼、畜生,因為人真的很難度!正如《地藏經》中提到地球人類起心動念皆是罪、皆是業,就是不改!連螞蟻是最愚痴、最低階層的動物,因為感覺到慈悲都會改,一窩螞蟻絕對不是1000多隻而已。為什麼牠們會聽?因為牠們反而沒有複雜的念頭,不覺得自己在修,而你們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在修!每個都求保佑!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嘆地說:「已經救了這麼多人,夠了!」

岡波巴大師開示:在我們無始無終的輪迴苦海中。為什麼稱為「無始無終」?只要有因緣就要輪迴,只要不切斷輪迴的因緣,就永遠都在輪迴,所以沒有終結。為什麼沒有開始?因為因緣法是生滅同時,講不出來何時開始有六道眾生輪迴,因為每個眾生的念頭快得不得了,比光速、音速還要快,非常之快。有人認為輪迴不關自己的事,以為死了才知道會不會輪迴,那就錯了!從大家投胎的那一秒鐘,就開始輪迴了。

輪迴的定義是不能自我掌控一切因緣、自己的生命。大家從出生之後,能夠掌控自己的心不跳、肚子不餓嗎?完全做不到的!你們能掌控讓自己不老、不死嗎?沒辦法做到,就是輪迴了!輪迴的定義,並非死了到下一世才是,只要你沒有到淨土、沒成佛之前,一切都是輪迴。生死的事情並不只是這一生的肉體不能用,我們每天都在生死,這稱為分段生死。每個人都很執著自己的身體,每天都花一大堆金錢、思想去弄清楚自己的身體,但都沒有人花一點時間弄清楚自己的心是什麼。

為什麼有這麼多妄念、自私的念頭?為什麼整天都覺得自己很厲害、覺得自己都是對的?偏偏沒有人去思考這些事。若是如此,就不是學佛了。岡波巴大師開示:在苦海中隨波逐浪、流浪生死,飽受了各種各樣的不幸與磨難,這一切其實都是過去所做的為求自利的不好業力。簡單來說,這就是過去自私、沒有利益眾生而得來的果報。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告訴過你們,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大雪山閉關時,看到眾生在輪迴中的痛苦。這種看不是透過想像、聽過、以前人家教過、看過圖片而突然間想起來,而是用法眼與智慧眼看到。每個眾生都具備法眼與智慧眼,但眾生都被自己的無明遮蔽,沒辦法用到這兩個眼。如果不具備法眼,不可能看到法界一切眾生的變化與輪迴;如果不具備智慧眼,就不瞭解眾生需要些什麼幫助。

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定中看到眾生的痛苦,哭了很久,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哭,並不是因為眾生痛苦,而是因為眾生愚昧,為什麼眾生就不聽佛菩薩的教導?為什麼幫了這麼多眾生,還是有這麼多眾生在苦海中輪迴?出關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將自己的境界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直貢澈贊法王即認證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證悟空性。空性的定義並不是沒有,而是心已經不受任何世間事情障礙與牽扯,已經進入法性裡面,才能體會到法性的境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開示過,密勒日巴尊者連想到六道眾生輪迴都會悲哀,更不用說看到了。

換做是你們呢?可能第一個想:輪迴關我什麼事!怎麼不關你們的事呢?你們為了一個男人就可以想幾個月,怎麼不輪迴呢?值得這麼痛苦嗎?為什麼會痛苦呢?也是因為自私,你認為自己陪對方這麼久、已經付出這麼多,就認為對方應該屬於你。對方無論是不要你或對不起你,你都認為他對你不好,痛苦就來了。為什麼這一世會有這種事情?就是過去世做過,否則這一世不會有這種事的。你們就是不相信,以為自己倒楣,還整天看電視上的八卦節目。仁欽多吉仁波切勸大家,電視上這種節目不要看了,人家為了收視率而一直講這種故事,因為喜歡看的大都是女性。現在臺灣的女性比男性多,他們為了收視率而一直講這種話,其實很多男性也受了很深的傷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經受過傷害,但是不像你們要死要活。既然自己過去世做過,這一世果報成熟,那就沒事了!其實,受傷害的男人比女人還多,為什麼男人不講?有些是死要面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則什麼都不要,只要佛菩薩跟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面子不值錢,以前加油站都會送,你們卻要面子?這也是自私。

岡波巴大師開示:所以佛陀以及所有的菩薩所擁有一切圓滿的功德,其實也很簡單,就是過去所累積一切利樂有情的行為功德而已。這很簡單就能分清楚,如果你想得到佛菩薩的保佑,那就學佛菩薩的方法——念念都是眾生,而不是念念都是自己。昨天有一位弟子來懺悔,他是上次那批很久都不做大禮拜而離開的其中之一,仁欽多吉仁波切10幾年前就提醒過他不要隨便開口講話,到現在不讓他做弟子了,他還說不做大禮拜是因為自己開卡車很忙。這下好了!他這句話一說出口,就不用懺悔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明明當初講得很清楚,你們若是不學、不修、懈怠,上師就會如何?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出家弟子回答,出家弟子表示:上師會不共語、不教授、不同室、不許予善事、不同受用。每個人都以為佛在開玩笑,認為佛很慈悲,覺得只要再跟佛賴皮一下,佛就會接受。懈怠是什麼意思?就是你不肯學。不肯學就不能留了,因為只要跟佛菩薩與上師站在一起,都會沾到福氣,就是佛光普照。諸佛菩薩與上師並非不接受懺悔,但是他沒有澈底懺悔。每個人都以為用嘴巴講講,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接受,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很清澈,不會被你們的表情、語言感動,而是看你們的心,看你們是為了什麼事來懺悔。

很多人以為懺悔後就會好,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懺悔後不代表會好,只是讓你有機會重新開始。以前所學、所修全部歸零,不是功德,而是變成下一世用的福德。所以懺悔過後,你所付出的努力需要比以前多3、4、5倍。你們以為懺悔過就沒事了?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讓你回來、重新做弟子?結果讓你重新做弟子,你還是這樣懶?佛菩薩為什麼成為佛菩薩?就是因為生生世世不斷累積利益眾生的善業,從未停止過,而你們卻一直都是停止的。

岡波巴大師開示:一切痛苦都是過去所做為求自利的不良之業。自利的範圍很廣,若要看《寶積經》中提到菩薩的心,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都汗顏,因為自己還沒做到一些細微的地方。《寶積經》中提到出家的與在家的,指出很多修行的弊端。有些人連《寶積經》都沒看過,還侃侃而談說自己修菩薩道,認為自己修得多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教導大家,每天睡覺之前要檢視自己當天所有身、口、意是否違背佛法,若是有就要懺悔,你們有幾個做到?沒幾個。每個人都自私自利,認為自己當天沒殺人、沒打人,問題在哪?看你的念頭是不是為了自己。你過了一天,所有的念頭有沒有為自己?

佛法的觀念並非要你什麼都為別人、不為自己,你也要吃飯,別人不能代替你吃飯,也不能代替你穿衣服。所謂利他,指的是不要傷害別人,也不要貪便宜。現在大家都貪便宜,認為別人的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看消費者的心態就知道,一定要很便宜,但是又要讓消費者吃到、用到很滿意。所以,為什麼這幾年臺灣假的東西越來越多?就是被消費者逼的,但又不能沒錢賺,所以認為既然消費者喜歡,那就給你!哪有不賺錢的生意呢?大家的心態都認為太貴了,哪有便宜的東西呢?

很久以前,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末法時代的眾生沒有福報,用的、吃的與呼吸的都有毒。古代的生活跟現在差很多,可能很不方便,不像現在滑一下手機什麼事情都知道,但是古代有個好處──身體健康。古代的人為什麼念佛比較容易靜得下來?因為他們身體健康,體內沒毒素。你們在學佛之前吃了這麼多年的肉,要排掉這種毒素,沒有10幾、20年深的功夫是排不掉的,不要以為參加完法會就OK。大家今天晚上回家想一下,每一次吃的肉除了消化後排掉的之外,所有的血與營養跑到哪裡去呢?就在你的血液與細胞裡面。

細胞每7年才重新換一遍,假設你吃30年的肉好了,這30年累積下來動物的東西,需不需要21年才全部換乾淨?你們唸個2、3年就想要沒病,除非每天唸24個小時,唸到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一直在閉關。如果沒有,就要聽佛所講的話,從心裡面去改,將自己自私自利的念頭全部拿掉,就算你做一件事情會受到傷害、會吃虧,只要沒有傷害到對方,吃一點虧有什麼關係呢?你們都不這麼做。事實上,我們在臺灣已經很好了,有很多法律保護,只要你不違法、不繼續殺生,事情會減少的,就算有事也不會是大事。如果認為自己學佛,一定要如佛所講的將自私的念頭拿走。

在《入菩薩行論》中提到:「何須多饒舌,孩愚圖自利,能仁勤益他,當察此二別!」這四句話是告訴大家,不需要講這麼多了,這是小孩的愚昧而圖謀利益自己。也就是說,不管你多有學問,如果是利益自己,就如小孩的智慧一樣,只想到利益自己。大家想一下家裡的孩子是否如此?除非是前世修行,這一世再來的,否則看到別的孩子拿了東西,就馬上搶回來;看到別的孩子吃東西,手就會伸過去;家裡面如果多了一個孩子,就會說:媽!他打我!他拿我東西。是不是如此?

現在你們跟小孩一樣,有什麼區別?只不過長高、頭髮多一點、身體變成大人,但思想都是一樣,不是他搶你的,就是你搶他的,思想跟小孩一樣,搶來搶去、罵來罵去,說今天跟對方好、明天不跟對方好,這不是跟你們談愛情一模一樣嗎?大家都是玩家家酒,說自己今天煮飯,明天不煮飯,不是一樣嗎?所以,佛把人講得很貼切,不要以為自己有人生經驗,只要你們圖謀自利就是小孩。所謂國家打仗也是小孩,就如同我們小的時候,尤其是男孩子都會組織兩批人打來打去,不是一樣嗎?只是用的武器與殺傷力不一樣而已。所以,佛菩薩才說不必多說,只要圖謀自利就是小孩子。

為什麼要皈依佛菩薩?因為佛菩薩看你們都是小孩,不管多老,你們不改就還是小孩,因為每個動作都希望自己得到好處。每個人都想要得到好處,那這個世界怎麼辦?因此,經典上提到能仁(就是修行人、有智慧的人)都會很勤快地利益眾生。兩者的區別便在此,小孩子是利益自己,修行人與有智慧的人則是很勤快地去利益眾生。正如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到做園藝的人,為了不傷害狗而間接地不去傷害很多眾生。

所以,不要以為是小善就不為、是小惡就可以做,只要你自私自利,做任何事都會出錯。為什麼當員工的人整天會出錯?因為自私自利,認為老闆給得太少、不應該這麼做、喜歡某個同事而不喜歡你,也不願自己多做一點。現在很多年輕人來上班,說要公司教他,公司不是學校,要怎麼教他?政府不准公司收學費、要給薪水,還要教?所以,你們現在不要做老闆,做老闆是很辛苦的。這是簡單的說法,但是能做得到就不簡單了。

岡波巴大師開示:「我們今生所享受的所有福樂,也都是源於過去所做過的利人益他的高尚行為;我們今生所遭遇的一切苦難,也都是源於過去所做過的唯圖自利的卑劣伎倆!」對比很清楚,你這一生所享的福與快樂,是過去世曾利益過別人;你這一生倒楣,是過去世曾做過一些利益自己的卑劣行為。所以不要怨天尤人,也不需要求保佑。什麼是懺悔?要承認自己過去世曾做過很多唯圖自利的行為,要接受、負責、面對,以後不再做,才謂之懺悔,而不是懺悔過就開始變好。舊的債沒還清,就算現在賺到錢,還是要先還債,怎能先存錢下來買房子呢?很多人學佛才幾個月,就要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很明顯變好,怎麼可能呢?

你們吃肉吃了幾十年,這些眾生去哪裡呢?很多人會說自己有拜、有參加拜懺、有點燈、做了很多,為什麼還生病?因為你們沒有悔、沒有懺,只有認錯,就像小時候跟父母親認錯,只是少打幾下而已,還是要挨打。當你不肯吃虧,什麼事都出錯,好事都會變壞事。不要以為什麼事情都要講清楚、說明白,曾經告訴過你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如何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沒人聽得進去?

還有弟子以為既然輪到上前求見,就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個清楚,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是被別人蒙蔽。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容易被蒙蔽,那就沒資格做仁波切了。中國古代有句話很好:懂得糊塗。這不容易啊!難得糊塗還容易,要懂得糊塗難喔!人生若是懂得糊塗,會快樂一點。如果你太精明,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很苦,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親自去問,才能做得好。還是懂得糊塗好,難得糊塗的境界還不是很高。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會糊塗的,但能不能被蒙蔽?就算被蒙蔽,又有什麼關係呢?因果是不能蒙蔽的。之前的弟子跑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講是非就是兩舌,已經破戒破得很離譜。有什麼大不了的事呢?就是不肯吃虧。

岡波巴大師開示:「從無始以來,讓我們在這個輪迴的世間,受盡了煎熬蹂躪的苦難的根本,就僅僅只是這種自戀自愛、而且唯圖自利的狹隘心態啊!」真的很簡單,如果你能改這個,就沒事了!但要改這個,真的很困難,因為我們生生世世接受的教育就是自利,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但是很奇怪的是,整天為了自己,很多事情就發生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態要先改,而不是行為先改。心沒改,就算拜佛也還是為了自己。所以,每一次法會前都會問大家參加法會的動機,如果你是自私的,就得自私的果報;如果你是利益眾生的,就得利益眾生的果報,都是你做的。你們整天求保佑,如果你是自私的,其他眾生也會問佛菩薩為什麼只保佑你?那他們呢?每個人學佛都為自己、為家庭、為特定的對象,如此一來就跟金剛乘佛法的定義完全違背,連小乘佛法都違背。

你們若有這種心態,仁欽多吉仁波切勸你們不要學佛了,學別的也可以。但是,學別的很符合人的貪念,最高的境界只到天界,而且只是到欲界天,很快就下來。到色界天還好一點,到無色界天的時間會更久。到欲界天的時間很短,只是享受一個很短暫的福報。如果心態不調整,不要說工作,連讀書都會覺得某個同學對你不好。

岡波巴大師開示:「同時,我們也應該這樣地想一想:能夠讓我們快樂自在以及能夠治癒痛苦的靈丹妙藥,也僅僅就只是這種勤行益他的高尚情操呀!由於這種原因,所以,今後我應該設法一味地勤行利他之事!」

所以,不是偶爾做一下,而是要不斷訓練自己的心,要放棄一切為自己好的想法。只要你為眾生好,自己自然會好。佛為了眾生,每一世修菩薩道都在犧牲奉獻,成佛了就好了,沒有任何痛苦。我們身為凡夫在輪迴苦海中,如果不是用這種方式修行,不管唸多少經、拜多少佛,都只是虛有其表的佛弟子。

岡波巴大師開示:「另外,又應該思維發願:從此時即刻起,直到證得無上佛果之前,無論我在身、語、意三個方面,作些什麼樣的事情,一切都要只是為了利樂有情啊!」

這指的是真實去做,而不是嘴巴講講、出個念頭、道個歉而已。但是,要利益眾生也不能用愚昧的方法。有的時候時間、地點、人不對,你硬要對方接受你的好處,也不一定產生利他的效果,所以最重要的是你的思想與念頭。只要你的思想與念頭出現,就算這一世不能利他,未來世一定能夠利他。大家知道今年有人一直講一堆莫名其妙有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則認為是跟他結緣。不管你們認為是善緣、惡緣,以菩薩來說是沒有分別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你們,要學佛要先跟眾生結緣。不管這個緣是惡的或善的,只要你的心沒有分別,就是一個好緣,未來世就跟對方有緣,能夠幫到對方。學菩薩乘與金剛乘,之所以教你們不要有分別心,像之前一位弟子為了票而罵來罵去,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讓她離開,因為她沒資格修菩薩乘。她沒資格修菩薩乘,不能留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因為遲早會出狀況,連功德都有分別,認為自己做得多、別人做得少。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以前從來沒有讚歎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過了2005年才開始。為什麼?因為怕貢高我慢。今天我們要做利益眾生的事之前,先從自己的念頭開始改變。學金剛乘、接受過灌頂的弟子,都應該有個念頭:聽到的聲音都是咒語的聲音,看到的一切眾生都是菩薩、本尊,而沒有分別何者為惡或善。惡與善都是你過去世所種的因緣,這一生果報出現。這一生果報出現,不代表未來就是惡的,端看你的念頭。你的念頭不起惡念,不思維如何報仇、報復、咒罵,就算你保護好自己,也不會產生惡的緣。

但倘若你的念頭是惡的,就算你做的動作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善的,也是惡的緣。因此之所以需要上師,是因為上師能分辨你們的心。所謂盲修瞎練,指的是自己看不清楚自己的心,還以為自己所做是對的。沒有上師而自己修行是很危險的,因為你不會知道自己哪裡做錯。

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行無上瑜伽部閉關的時候,照道理來說,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這麼忙碌,不可能會在罕無人煙之地,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房旁邊的關房一起3個多月。這就是上師要監督弟子,看弟子閉關的過程能不能利益到眾生。也可以說,當一個有根器的弟子出現,上師不會放棄機會;當沒有根器的弟子出現,上師就會放棄,因為無緣。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為了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2007年去閉關,前後去了當地3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第1次是騎馬去的,騎了快5天才到,為這個弟子建造關房與準備一切物資,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外地來的,很多習慣跟當地不一樣。之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過你們,那邊整個區域都沒有馬桶,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房中有馬桶,那個馬桶是沒水的,每天用人工沖水。為什麼用馬桶?因為上師知道弟子的習慣。

你們都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了解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會不了解?從你們的起心動念就知道你們玩哪一招。最近有位弟子說要懺悔,但偏偏跳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訂的制度,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讓她懺悔,為什麼?因為她又開始投機取巧了。很多人會說,人家跑來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還不接受?大家要看清楚佛經,若不是真心懺悔就不接受。什麼是真心懺悔?身為學佛人,並非懺悔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對你好、給你機會,機會是自己製造出來的,不是別人給的。

岡波巴大師開示:「最後,也應該這樣地想一下:這種經由利益他人所積累的福德資糧,也要為了利樂一切有情,再作迴向!」

這句話就是告誡很多人,不要以為自己利益眾生就有福報、修行會變好、會開悟,這不是很正確。這種利益眾生的福德資糧,是要用來利益更多的眾生,因此更加要迴向。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之所以每次去閉關,並非因為自己想做仁波切、想開悟、想過好日子,而是要累積很多福德資糧去利益更加廣大的眾生。若行者沒有福德資糧,就算有眾生來也會出狀況,會身體不好或發生很多事情。

什麼是迴向?若非利益眾生,今天你不會得到福報,所以是誰給你的?是眾生給你的,所以不要認為是自己修回來的,千萬別這麼說。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厲害,認為自己唸過多少遍、拜過多少遍,以為是自己精進修回來的。這種修的方式不是佛法,而是外道。試想清楚,沒有利益眾生,你怎麼會有福報?沒有有難的眾生,你怎麼會有福報呢?所以,如果你認為是自己修出來的,那就弄錯對象了。《金剛經》中提到,如果菩薩認為自己在度眾,那就不是菩薩;如果菩薩認為自己修得好,那也不是菩薩。

菩薩僅僅是境界的代名詞,不代表是至高無上,因為每個人都可以成菩薩。只要做個動作能利益眾生就是菩薩,而不是要有分身才是菩薩。如果我們對自己所修的一切貢高我慢,認為是自己很精進地拜來的、學來的、得來的,就是沒有迴向。就算你有迴向,也是假的迴向,因為心裡還存有貪念。只要有貪念,就不是佛法。佛法是清淨的,都是利益眾生,沒有思考自己能得些什麼,連這個念頭都沒有。如果有這個念頭,正如《金剛經》中提到,如果認為自己在度眾就不是菩薩。

什麼是迴向?我們生生世世在苦海中輪迴,不是我們欠眾生,就是眾生欠我們。要迴向是因為眾生讓我們得到福德與福德的果報,所以這些東西應該是屬於眾生的,不屬於我們。不要以為修回來就是你的,若是如此,你最多下一世做人,絕對沒資格、沒辦法解脫生死,這一生也一點都不會知道佛所講的奧妙境界與意義,只是一直在「推敲」這兩個字上做文章、在文字上推敲是何意思。迴向的定義,是要感恩一切眾生幫助我們累積福德資糧,這種福德資糧是要用來利益更多的眾生,既是如此,便更要多迴向,簡單到點支香、點個燈、禮個佛都要迴向。

不要以為是自己在拜佛,如果你沒有欠眾生,已經到淨土,怎麼還會在娑婆世界拜佛呢?因為欠眾生才拜,所以是眾生讓你拜,而不是你在拜;不是拜佛拜得多就讓業障消除,拜得多是讓障礙你學佛的業消除,而不是消除那些不好的果報。如果不懂得迴向,都認為是自己在修,你這個人絕對很自私,不敢去面對、承擔責任。現在很多做員工的人都說,老闆沒講過,不知道怎麼做,就是大家都不負責。這是怎麼來的?就是自私。這並非指要去做老闆沒規定的事,而是在規範裡面你應該負責某些事情。

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利益眾生,並非講了就算了,要負責與付出的。不要怕付出,才能夠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即將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舉辦的基金會成立募款晚會,所有一切都是人家幫忙的,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這10年、20年沒有不斷利益很多眾生,不可能做到這件事,而且人家是很清楚地、很用心地去做這件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說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修行人。這句話什麼意思?真正是學佛修行的人,起念頭就能做得到。

岡波巴大師開示:「透過這樣的思維,今後所作的一切,也就應該真的只是為了利樂那些如母有情們啊!」

在金剛乘與大乘,都教大家一切眾生皆為我母,因為生生世世我們不知輪迴多少遍,每一個眾生過去世都有機會是我們的母親。再者,活在這個世間,有很多眾生在照顧我們,小則細菌,大則人類。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今天若沒有人在電力公司做事,我們就沒有電;沒有人在自來水公司做事,我們就沒水用;沒有人鋪馬路,我們就沒有路走。雖然這些人有拿薪水,但也不需要做到這麼負責任。他們這麼盡責地照顧我們,是不是像母親一樣讓我們有水喝、有飯吃、有衣服穿?

母親的定義,除了生生世世生過我們的母親,所有的眾生都是我們的母親。既然如此,你對他們還有仇與恨嗎?還會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被他們蒙蔽嗎?當然不會了。不管你孝不孝順母親,母親生你出來是不會改變的事;母親在你小的時候照顧你,也是不可能抹滅的事實,不管照顧你多少。既然母親有付出,你有接受,基本上母親就算照顧過你了。

母親的定義並不僅止於生你的母親,我們這一生在地球上,有很多眾生在照顧我們。就算這個男人、女人對不起你,也曾經有一段時間照顧過你,他可能曾經講過一句話讓你心頭甜絲絲的,這就是照顧過你,也就夠了,還想這麼多做什麼呢?人為什麼不肯分手,就是因為慾望,這是痛苦的來源。來也好,去也好,都是來來去去。不是教你們水性楊花,也不是教你們要風流地每天去認識女人,而是緣分這個東西本來如此。

如果每件事情,我們真的懂得利樂自己的母親,就會沒仇沒恨。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受過傷害,真的對他們沒仇沒恨,不管人家如何做,都是他們的事。只要人家給你喝過一杯水,都要對他感恩,何況人家講過一些話讓你快樂,更加要感恩。不要鑽牛角尖,希望學佛之後感情生活會好一點,不會的。為什麼不會?因為一直教你佛法教到最後,你可能就覺得不要認識算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勸你們不要結婚、不談愛情,只是要看清楚,不要糊里糊塗。人家是財迷心竅,你們是欲迷心竅,欲望一起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岡波巴大師開示:「教授之三:串習熏修所謂的『我』,並不成立。在做過了以上的思維之後,如果有人心中暗想:雖然利樂有情的這種光輝事業,極其重要,但是,如果沒有做過絲毫的自益之事,若因此而產生了各種各樣的痛苦,那我可難以承受喔!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想法,都是因為沒有慎思明辨的過錯;如果我們好好地想一想的話,就會發現,如果我們希望成全自己的利益,就先要真正存在『我』這個所利益的物件—而事實上,這個所謂的『我』本身,其實,並不是真正能夠成立的呀!」

「那麼,我們怎樣才能瞭解這個所謂的『我』,並非真實成立呢?這只要借助於理智的推度、借助於邏輯的思辨,來進行恰當的觀察與分析,就可以瞭解了。我們應該靜下心來分析一下:那執以為『我』的,是執持五蘊這種『所執之境』為『我』呢?還是執持『能執之識』為『我』呢?還是執持二者以外的其他一個什麼東西為『我』呢?」

這一段就是佛法,我們應該靜下心來想一下「我」的定義是什麼?是不是眼、耳、鼻、舌、身、意執著的境界就是「我」?還是我們執著的意識就是「我」?或是我們執著的這兩個東西之外有任何東西成為「我」?如果我們靜下來想,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打一個比方:若我們不知道自己住在什麼地方,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沒有這一生能記錄下來的紀錄,這個「我」跟其他的「我」都是一樣,都只是一個人而已。如果你沒有名字、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與父母親,誰是你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教大家這麼去想,但大家都不這麼去想。大家看電影都看過了,有人突然間出個意外就忘得一乾二淨,不知道自己是誰。你們整天認為這個名字就是「我」,若拿走這個名字或是有同名同姓,究竟哪一個是「我」呢?很多人有同樣的名字,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也有兩個員工同名同姓,究竟哪個是哪個呢?如果兩個都站在一起,叫名字時兩個人都會應聲說是「我」,究竟是誰呢?

名字是什麼?只是一個方便我們對某個個體產生的記號,但是不是就是你?並非如此。我們執著自己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鼻子聞到的、嘴巴嘗到的、皮膚感覺到的,也就是眼、耳、鼻、舌從外面收到一切訊息而感覺到這就是「我」。常常有人問,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脊椎大側彎,為什麼坐這麼久都不痛?我們常講要破我執,怎麼破呢?這個肉體明明存在,當你還沒修到空性之前,肉體不能進入彩虹身之前,肉體的分子是存在的,那破什麼我執呢?唸過佛學院的人,應該有唸過要破我執。「我」是什麼?怎麼破呢?

岡波巴大師分析,要先認為這個「我」是眼、耳、鼻、舌、身的執著?或認為心每天有意識會想東西的是「我」?若是執著第一個,大家都有眼、耳、鼻、舌、身,只是有的眼睛好一點、耳朵靈一點,既然大家都有,哪一個是「我」呢?如果認為會想東西的意識是「我」,那就奇怪了。每個人的意識從何而來?佛經中提到每個人都有眼、耳、鼻、舌、身、意這六賊,有這六賊才產生一切的感覺。意識是根據眼、耳、鼻、舌、身而產生感覺,沒有這個就不會有感覺。就好像跟鬼講話,不需要用講的,只會感覺他說什麼,因為他的意識在動,但是誰讓他的意識動呢?假如意識就是這個鬼,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會知道他在講什麼。

今天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提到家屬在亡者旁邊影響到他,亡者沒有講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在屍體旁邊,怎麼會知道呢?就是因為他的意識在動。他的意識是不是就是他?是誰讓他的意識動呢?他能自主意識嗎?並不行。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脊椎大側彎沒有影響,不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痛?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弄清楚什麼是「我」,知道是過去世所做的善業與惡業而得到自己的身體,簡單來說是一個業的身體。當業消失,身體就沒有了。以佛法來說,身體是虛假的,不是真的。意識是怎麼來的?是生生世世一念無明所產生的,但是這個意識每秒都在改變,沒有固定不變過。

就算是我們每天早上習慣做的動作,也可以分解一下,第一個動作是刷牙,但你慢慢地會感覺自己每天的動作有很細微地改變,可能大力一點、小力一點、多一點水、多一點牙膏,為什麼如此?明明是我們自己想去刷牙、需要刷牙,為什麼每天所做的動作都有細微的差異?若是如此,這個意識好像也不是「我」的,是誰影響這個意識每天變動?如果我們執著這個意識就是「我」,應該不會變,而是像電腦輸入數據一樣,為什麼每天每秒還是在變?

如果大家不信,可以做一個表,只要做7天就好,記錄自己每天早上的第一個動作,看看是不是每天都一模一樣、絲毫不變?仁欽多吉仁波切再講一句比較俗的話,連第一個動作是上個小號,你也會覺得今天量多一點、明天少一點,為什麼?就算醫學解釋是因為喝了很多水,但也不一定。簡單一點來說,所謂破我執,是要看清楚自己是什麼東西,不要以為自己有錢、沒錢、有學佛、沒學佛,而是什麼東西讓你會動、有思想、有反應?為什麼每個人都有這種反應?眼睛就是看東西呢?鼻子就是聞東西?嘴巴就是吃東西、講話?為什麼每個人都一樣?

我們不是同一個模子做出來的,並非外道說神祇做兩個就變成這樣子,也不像古代神話說人是泥捏出來的。既然都不是,我們對於五蘊的「我」執著與意識的「我」執著,就很愚昧了。為什麼?因為五蘊的「我」是假的。所謂無我,不是指沒有現在有的這個體,但以相而言是假的,因為會變。從我們投胎那一秒鐘開始到死之後,包括死之後的屍體都還在變。如果你認為這個身體就是真的「我」,身體卻從未停止變化。

如果從未停止變化,以佛法來說就是因緣和合的東西。當因緣具備、產生生滅,就是變,不是永恆不變。若生出來是這樣,死的時候也是這樣,那便是不變。誰沒有變過?你從1歲的照片到現在變了多少?究竟是以前1歲的樣子是你?還是現在的樣子是你?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頭髮披肩,而現在沒有頭髮。究竟以前的樣子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現在的樣子才是?

所以,無我的定義在於有相而沒有體,因為在變化,是因緣生滅法。由於因緣,而產生了一個相給大家看。在佛法的定義中,相是空相、假的,所謂假的是指在變化,而不是永恆不變的東西。我們所看到世間的一切現象,也都是在變。現在科學也證明,不管原子、分子都沒有停止過,一直在動,直到碰到某個因緣,而產生一個相讓我們看到。如果禪定的功夫夠,可以看到虛空中原子與分子在走,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就看得到,但這不是塵埃。

所以,我們這個五蘊、身體,一切都如夢如幻。「如夢如幻」是出自《金剛經》中佛所說的名言。「如夢」的意思是指當你認為作夢時什麼都是真的,夢醒了就什麼都沒了。其實我們白天也在作夢,當夢醒了,真的什麼都沒有,就如同弟子剛才所說的只剩下一堆骨灰。「如幻」就是我們一生沒有停止過變化,不管是感情、婚姻、事業、工作或身體健康,都是一直在變。不管誰多有錢、多窮都在變,「如幻」就像是魔術師變魔術時變來變去而已。是真的嗎?如果是知道魔術的人,都知道裡面是假的。

佛法定義的「假」,是因為我們這一生經歷的一切,都是因緣的事情,而不是固體、永遠不變的事。不管你今天多快樂,有一天一定會結束;不管你今天多痛苦,有一天也一定會結束;不管你多健康,有一天都一定會不健康;不管你多年輕,有一天也一定會老。所以都是在變,沒有停止在變。當你執著身體、五蘊就是「我」,自然就會做一切事情去滿足這五蘊所追求的東西:眼睛要看好的、耳朵要聽好聽的話、嘴巴要吃到你喜歡的、鼻子要聞到好的味道。當你不斷地想滿足這五蘊時,就是你自私自利的時候。

不是要你們不吃飯、不穿衣服、不受用應有的福報,但不是執著追求。有就好了,不要當成一種嗜好。人喜歡將一種事情當成自己的嗜好,這就是五蘊追求的欲望。當你要追求欲望時,就會執著這個假的「我」;當你執著假的「我」,就會忘掉佛法利益眾生的事情。所以,人家講一句話,你就覺得人家攻擊你;人家做一個動作,你就覺得人家對不起你。誰受傷害?是你的身體。你的身體為什麼受傷害?因為你過去世傷害到別人,這一生用身體去還。那需不需要因為過去世砍過別人一隻手,現在就自己砍手還給他?這樣是不行的。

岡波巴大師開示:「若執『能執之識』為『我』,那也是無我的——因為心識是剎那無常、瞬息萬變的—過去的已經過去,已然息滅,『逝者不可追』,所以,是沒有辦法去緣對它的;未來的尚未到來,尚未生起,所以,也是沒有辦法去緣對它的;現在正在活動著的心識,無論是從『實體』這個角度來看,還是從『形貌』這個角度來看,都是難以成立的,這就好像虛空一般。由此觀之,所謂的這個『能執之識』,其實也並無一物可執為『我』啊!」

這一段的意思,就像禪宗中所說的過去、現在、未來心不可得。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們認為自己記得而一直去想。什麼是記憶呢?其實是我們執著某件事一直放在自己的第八意識田裡。《金剛經》中提到,菩薩要度眾生一定要破四個相,因為若沒有破四相,就會執著自己利益過眾生。當產生執著之時,就是出現「我」的執著。破「我」是要從《金剛經》所教的破四相(眾生相、我相、人相、壽者相)。

很多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會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記得他們,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不記得。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自己的事情都不記得,怎麼會去記得他們呢?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記得利益眾生與佛法的事,而其他過去種種的恩恩怨怨都忘了。為什麼忘了?因為執著這些事而有記憶力,就會讓這些事種在你的第八意識田中。若是善的業力,未來就有善的因出現;若是惡的業力,讓種子種在第八意識田中,那未來有惡的緣,惡業就會產生,種子就出來了而產生惡的果。

學佛為什麼要行一切善、斷一切惡?因為行一切善比較好,能讓心中善的種子萌芽;如果斷一切惡,就不會給惡的種子水、肥料讓它萌芽,種子不萌芽,就會一直在那邊。當善的種子萌芽長大,變成菩提樹,惡的種子就一直埋,甚至最後會消失掉。為什麼我們覺得很痛苦?因為過去的事一直抓著不放,每天在想。若每天想著快樂的事也會痛苦,因為不會再發生同樣的快樂。每一天我們的欲望與感覺都不一樣,你昨天覺得很好吃,今天也許廚師的手法稍微不一樣,醬油多放幾滴、鹽少兩把,你就覺得今天不好吃,昨天覺得好吃的快樂就沒了。

佛不是教你不要快樂、要痛苦,而是過去的已經過去了。就算你緬懷它,只是一種緬懷,而不是執著這種感覺一直去想。為什麼現在這麼多人神經錯亂、憂鬱症?都是這樣來的。以前那一代沒有這麼多憂鬱症,因為大家接受生活習慣;現在大家都追求要過好的生活、要好的愛情、好的結果。好的結果就是生離死別,只要你認為有好男人而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什麼結果,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告訴你結果會是「生離死別」。這是一定的,你們不要以為結婚就是結果,結婚才是開始。很多女人都迷信,問自己跟這個男人有沒有結果,結果一定是生離死別。不管有沒有結婚,都會是活著離開;活著不離開,就絕對有一個會先死。哪裡有永恆不變的愛呢?

當場,有一位信眾因為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斥責,並指示她現在可以離開,因為她打瞌睡,而且坐時捧著腿。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大家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嘻嘻的,卻突然間就開始呵責,剛才正講著笑話,說過去的就過去了,下一個動作就不是笑話了。她為什麼會捧腿、打瞌睡?因為她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開示的不是她要的,認為自己聽不懂,覺得自己來參加法會不是為了開示所講的內容,這就是沒有恭敬心。

佛不是講你要求的欲望,而是講對你未來生命很重要的事。既然是未來,現在就要聽,而不是預設立場。很多人聽聞佛法都犯這個毛病,認為要聽對方講的跟他們以前聽過的是否不一樣。佛法只有一套,沒有兩套,重點是講出來的行者有沒有修行的經驗。如果有修行的經驗,開示的內容就會讓你們覺得比較豐富。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的玩笑,就是自己修行過程中碰到的經驗。當她要捧腿,表示心開始不定,就開始感覺腿痛、痠、麻。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舉一個例子,如果告訴你腿痛而能忍耐下去,就給你1000萬,看你動不動?你絕對不會動的,就算斷了也不會動。

為什麼會動呢?就是認為沒好處,覺得開示的內容不是她要的,這就是以分別心、我執聽佛法,那就完了。《大藏經》這麼大一套,讓喇嘛唸要唸一年,你們要這麼多,那就每天唸8小時唸一年,絕對會找到一個是你要的,但不是這樣子。今天講的佛法如果你做得到,已經開始進入修行的狀況。你若聽不進去,就還是門外漢。我們一生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而不是別人。連自己的問題都沒搞清楚,憑什麼去弄清楚別人?自己的問題都不知道,憑什麼說可以去利益眾生?

後面特別開示「我」的見解,就是告訴大家不要執著了。破我執的定義,在於人生就是變化、苦多樂少,不過是過去世行善或惡的多寡,而在這一生出現而已。所以,大家現在開始做,就是為了未來世,快一點的話甚至可以在這一世出現。如果現在不做,要等自己弄清楚才開始做,已經來不及了,因為變化很快。尤其現在地球上人這麼多,有60幾億萬,每個眾生所做的共業都與我們有關。所以,如果你不馬上下定決心改變自己、用心學習佛法,當共業的力量足夠的時候,你就會被捲進去,因為大家生生世世都做過些惡的業。

為什麼要學佛?因為不要被捲入不好的共業,才有機會繼續修行。但是,你們若沒下決心,就很容易被捲進去,因為現在惡的力量太大了。下決心對你們來說是很重要的,不要以為來聽佛法是消遣、為了未來能好一點,這種觀念都是自私。你們若是自私,佛法對你們來說是沒有什麼用的,只能讓你們得一些些很少的人天福報,未來世才能用,這一世是用不到的。至於未來世是什麼時候,也可能是很多世以後。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眾等修阿奇護法與迴向,並於修法圓滿後繼續開示。

下週6月22日是祖師 吉天頌恭的紀念日,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當天恭請到三恩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法會。與會大眾極為感激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殊勝的善因緣,至心齊聲感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大家知道當天晚上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基金會募款晚會,這個基金會的重點是希望幫助很多不學佛的、不想學佛的、準備學佛的人先跟直貢噶舉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結善緣,以後要捐款都可以捐到那邊去。當天的晚會會由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內的3位仁波切念誦祈禱文之後,就是歌手出來表演。本來有些人會覺得這種做法是否過於世俗化,但是以晚會的形式,能讓沒學佛的人感覺宗教味道較不濃厚,而喜歡來參加。此外,在佛經中也提到要獻歌、獻舞給佛菩薩。當天晚上會有14位歌手演唱,目前已經沒票,信眾也不用問了。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要到世界各地去弘法,非常忙碌,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弟子,所以才能請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法會有傳承的關係,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學的一切都是來自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而 直貢澈贊法王代表傳承,所以由 直貢澈贊法王主持祖師 吉天頌恭的上師供養法,當然是極其殊勝的事情!

晚會是為了往後能利益廣大的眾生,為了舉辦晚會,也費了很多人力方面的事。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假的「我」還沒有講完,下下週會繼續開示。事實上,最重要的是心裡面對佛法理念的重要建設,不是現在馬上就要做得到,而是要清楚佛理。不要迷迷糊糊地都不知道佛法在說什麼,變成大家都是求保佑了。「無我」是佛法特有的,別的宗教都沒有提到,但這不是佛發明的,佛是比科學還要先進的。現在醫學已經證明人都是很多的元素組成,大家都是同樣的元素組成這個身體,而佛很早就提到這件事。

所謂「無我」,跟丈夫吵架時不要拿來用,說不是我跟你吵架。不要將佛法變成讓你利用的工具,而是要讓你往內自己檢討心、修行的工具,絕對不是讓你利用去罵別人、說別人要修到無我,怎麼還發脾氣?這種說法不是很正確。無我是佛法很基本的理念,如果沒有修到無我、不能破我執,慈悲就出不來。為什麼要破我執?如果你不破「我」,一直認為是自己在修、在唸,慈悲的力量就出不來。就好像那位出家弟子為什麼會無意之間殺了老鼠,因為她還是執著「我」,就不會進入定的境界去思考很細的地方,每件事情都是「我」,這跟你們都是一樣的。

「我」是修行很大的障礙,包括坐禪、念佛都要破我執,才能得成就,如果很執著「我」就沒辦法,到死之前都還是這樣子。就好像法會前分享弟子的父親,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讓他在生前皈依,當業力現前、這麼多人來騷擾他的時候,他很可能會下地獄。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看你有沒有錢、可憐不可憐,而是看你的因緣。因為看到他有機會被人干擾,就讓他先皈依;皈依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去看著他了。既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著他,事情發生時都能讓他的心定一下。

這個觀念很簡單,當你不舒服、生病感冒時,如果有人一直在你耳邊講話,你會怎麼樣?你一定會說:「不要煩!」所以,如果一直在亡者耳邊講:「你要接受阿彌陀佛啊!阿彌陀佛會放光!」若亡者生前沒有唸過阿彌陀佛,怎麼放光他也不知道,講的人如果沒有慈悲心,只是為了考驗一下佛所講的方法對不對,亡者也很清楚的,不會聽你的,而可能會起嗔念墮入地獄。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亡者想什麼?因為「無我」,才能知道眾生的心;你們不了解眾生的心,因為還有「我」的執著與主觀,簡單來說就是沒有收到別人的訊號。為什麼無論任何人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因為「無我」,沒有覺得自己在幫對方。事實上,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放空,因為放空哪會有慈悲心呢?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有個慈悲的念頭希望要利益對方。

學佛如果沒有跟著一位上師如法學習,就會盲修瞎練,以為自己每天唸、每天拜就是修行,並非如此。基本的理念要清楚,如果開示「無我」的行者沒有經過這個階段,是講不出來的;就算講得出來,也感覺沒有搔到根源,還是不清楚。基本的理論是很重要的,不管念佛、拜佛、持咒等等都是從這個理論而來,這也就是顯教的部分。能掌握住顯教的理論,才能進一步學到別的法,否則的話再怎麼唸,都無法破這個境界。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佛法開示與教誨,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6 月 2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