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6月1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在2011年9月11日皈依的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與2位妹妹都能皈依於門下,她和與會大眾分享並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的施身法超度她的媽媽,以及對她與家人的照顧,並懺悔自己所做的惡業。

從小在她的記憶中,媽媽為了養育4個孩子不斷地打理家務、加班工作,鮮少休息,長期以來忽視自己的身體狀況,直到累出病來。2008年媽媽咳嗽不停,看醫生多次都無法治癒。在一次機緣下,妹妹聽到師兄分享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經過而生起了信心,因此在2010年帶媽媽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媽媽咳嗽咳得很厲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她的媽媽所從事的工作後開示:目前的工作不適合現在的身體狀況。但是媽媽並沒有聽進去,還是不斷地努力工作,後來甚至嚴重到一個月發不出聲音。

碰巧,當時妹妹為了自己的事情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買了高級的日本食品前去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收下妹妹的供養,開示說:「我很多了。」並慈悲地加持食品許久後,囑咐妹妹拿回去給媽媽吃,她很驚訝,妹妹並沒有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媽媽的身體狀況,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媽媽跟她說,當天晚上吃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食品就可以發出聲音了。她感到很不可思議,媽媽長期看醫生、吃了許多藥都好不了,但才吃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食品,當天就有聲音了。

2011年媽媽的體檢報告顯示肺部有陰影,醫生懷疑是肺結核而將媽媽安排住在隔離病房,經一連串詳細檢查後,顯示並非肺結核而是肺部纖維化。媽媽出院後仍回公司上班,直到有一天在公司暈倒、呼吸困難,主管請媽媽在家休養。媽媽到醫院打針吃藥也毫無起色。之後因為叔叔往生,她們姊妹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叔叔,而有因緣求得參加每週共修法會及施身法法會,也在2011年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當時她並未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起感恩及恭敬的心,只是抱持著求保佑的心態。

2012年媽媽因情況危急被緊急送醫,剛進醫院時臉色發黑、表情痛苦、身體水腫、無法站立,連隔壁鄰居都對她說,晚上睡覺時想到她媽媽發黑的臉還會害怕。她深知如果沒有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一定只會發抖、大哭,無法靜下心來面對。媽媽做了一連串檢查後,醫生通知她看胸腔X光片並對她說,她的媽媽只有三分之一的肺可以使用,嚴重水腫、缺氧。醫生還建議要進行氣切,她問醫生氣切對媽媽有何幫助?醫生說只能讓媽媽多活一點點的時間而已,也不是很確定,更不可能跟她保證什麼,只叫他們要有心理準備。

她知道氣切對病者是很痛苦的,想著媽媽之後所要承受的苦,想到醫生說氣切也只能讓媽媽多活一點點時間,她和爸爸商量後,爸爸也贊成不要氣切。之後她的媽媽被轉到加護病房,病房很冷,媽媽戴著高壓氧氣罩呼吸。醫生說媽媽狀況不樂觀,叫他們要做好心理準備,隨時會發出病危通知。她和妹妹、弟弟、小阿姨4人至道場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求:如果媽媽還有壽命,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媽媽少受醫療痛苦;如果沒有壽命,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媽媽。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媽媽後,囑咐她們姊妹,如果孝順就每天晚上求阿奇護法。

回去後,她告訴媽媽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過,媽媽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她,便安心了不少。而後媽媽恢復迅速,經醫生評估後,轉到普通病房,很快地就出院了。她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報幫助了媽媽,讓媽媽住院才2個多月,就可在過年前出院回家,少受了很多醫療上的痛苦。再次讓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像媽媽這樣嚴重到醫生隨時要發病危通知的人,怎麼可能在短短2個多月就可以出院?這一切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怎麼有可能?

媽媽的病時好時壞,還要看天的臉色,太熱受不了,太冷吸到冷空氣就不停地咳嗽。在2013年年底時,媽媽因身體不適再次住進醫院,承受了一連串痛苦的醫療折磨。他們請了看護照顧媽媽,一開始媽媽不習慣,但已無法自行洗澡、如廁,需要他人協助,只好無奈地接受。她曾聽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如果是你,你願意躺在病床上被多管齊下、任人宰割,全身脫光、毫無尊嚴地任人碰觸自己的身體,大小便、洗澡任人打理嗎?她認真地思維後,發覺自己是完全無法接受的。在當下,她體會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捨眾生還在受苦的大慈悲心,也深刻體會到做人真的很苦、充滿很多無奈。她不忍媽媽承受那樣的痛苦,常偷偷地躲在棉被裡大哭,不斷地祈求與佛無二無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讓媽媽及眾生早日離苦。

爸爸希望媽媽能早日康復,而讓媽媽在醫院裡做了一連串看似有益、實則無益的醫療照顧,還遍尋偏方讓媽媽嘗試。媽媽也拚了命想多吸一口氣、多活一點時日,因而吃了一大堆營養保健食品,同時繼續忍受著醫療折磨。後來媽媽心灰意冷、失去求生的念頭,也明白這些努力換來的只是身體逐漸衰弱,並且明顯感受到自己快不行了。在往生前一天,媽媽跟爸爸說她要走了、不行了,爸爸一聽到媽媽這樣說,受不了要失去媽媽的痛,當下立刻離開病房,不讓媽媽知道他很難受,再回病房時,就跟媽媽說,他累了想回家休息。

隔日,2月25日早上10點22分媽媽在醫院往生了,爸爸接到媽媽往生的消息馬上衝去醫院,因為怕孩子們承受不了失去媽媽的痛,在安排救護車將媽媽送回家、聯絡葬儀社後,爸爸才通知她媽媽往生的消息。她趕緊打電話給妹妹及師兄,並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一切安排好後便趕回家。

到家時,妹妹早已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珍貴甘露丸放入媽媽口中,同時在媽媽身邊持誦六字大明咒,並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媽媽。媽媽剛往生時臉色暗沉、嘴巴張開、表情痛苦,妹妹將甘露丸放入媽媽口中後,媽媽的臉色漸漸變白、變好看。隨著不斷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媽媽及持誦六字大明咒,媽媽的嘴巴緩緩合上,痛苦的表情也變柔和了。她向爸爸及長輩說明媽媽臉色變好看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希望爸爸能一起北上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媽媽。但因她講話時口氣不恰當,讓爸爸心裡不舒服,所以爸爸說:妳們代表去就好了。

當她們姊妹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們:「有什麼事?」她報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媽媽於2月25日往生,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媽媽。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後答應以殊勝的施身法超度媽媽,並告訴她們媽媽掛心的事情。開示完後,叫她們立刻回家。

回家後,她跟爸爸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要超度媽媽以及媽媽掛心的事情,並跟爸爸分享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後呈現瑞相的照片。當爸爸聽到媽媽在往生時還掛念著子女,便流下眼淚。她懺悔自己從來沒有把殊勝的佛法落實在生活中,沒有和家人分享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事蹟,也沒有站在爸爸立場體諒他的無助、悲傷,讓爸爸難過、痛苦,因此爸爸並不相信她所說的話。

出殯當天,媽媽的大體要從冰櫃移至棺木中時,爸爸非常驚訝地說,看到媽媽臉色紅潤、嘴角上揚帶著淡淡的笑意,原本因腹水而腫脹的肚子也明顯變平坦了。火化後,媽媽的骨頭呈現漂亮的白色,頭蓋骨是彩色的。她深感不可思議的是,長期食用、施打藥物的往生者,火化後骨頭應該是黑灰的顏色,而媽媽的骨頭卻呈現出漂亮的雪白色,頭蓋骨很完整。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超度才會有的瑞相,雖然媽媽往生了,但是家裡並沒有一般喪家難過的氣氛,只有對媽媽的懷念。

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和妹妹們有了依靠、有機會學佛孝順父母親。她感嘆地說以前姊妹們各分西東,各忙各的生活,完全沒有聯絡,偶爾碰面時意見不合就吵架,身為大姊的她並未友愛弟妹、孝順父母、禮敬長輩;直到現在,這些惡習她仍然沒改,不但沒有關心弟妹的生活,還常怪罪弟妹不聽話,仍舊逃避問題、怕擔責任,而這樣的心態在她的工作職場中也可以發覺到。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巧妙的教導。她的一位妹妹因常在公司犯錯,公司給了多次機會仍一錯再錯,有一天她接到師兄來電通知她們姊妹當週不能進入道場,並要她關心妹妹的工作狀況及生活。她這才發現妹妹會犯的錯自己也會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也常在公司犯錯造成困擾,知道她從未真心關心過妹妹的生活。她終於體會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用心良苦,希望她們姊妹們能團結,也讓無法看到自己過錯的她能透過妹妹而檢討自己,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讓她知道自己總是看到別人犯錯,從不檢視自己,只會檢討別人。

她以為自己已改過,實際上卻完全沒改,還要師兄提醒她正視自己的錯,不要再逃避應盡的責任,鼓勵她要正視眼前的問題。她深感人身難得、具德上師難遇,現在已經遇到了就要好好把握,並警惕自己要努力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如實地運用在生活中來修改自己,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眾生恩。她也趁此機會感謝媽媽公祭當日前來參加的師兄。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興盛、利益一切有情。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上一週開示岡波巴大師所講的串習薰修自他平等、推己及人。接著,這一週是岡波巴大師的另一個教導──串習薰修愛人勝己。這個方法很多人都做不到,因為大家都愛自己,雖然有愛過別人,但那種愛是占有慾的。什麼是占有慾呢?就是認為自己不想失去、對方不能傷害你、對方不能對不起你等等,有這種想法的人並沒有愛過,只是一種欲望。這裡所說的愛,可能是翻譯方面不是很正確,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修行的經驗,應該是「串習薰修慈悲別人勝於自己」。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告訴過你們,學佛人要對自己很狠。狠在哪裡?要不斷對付自己改不掉的習慣。為什麼來學佛?絕對不是為了要開悟。人道沒做好之前,是不可能開悟的。人道根據什麼?佛有講過是要修十善法。十善法沒有修好,人道就不完整。人道不成,佛道就不成。一切諸佛菩薩都是從人修出來的,在沒有做到一個完整的人之前,就說自己要度眾生,說這種話只是比唱歌好聽一點而已。

如果自己的問題都沒解決,怎麼去度眾生呢?自己的問題就是自私自利、自以為是、永遠不肯輸、永遠不肯吃虧,這種人沒資格學佛。最近,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連續開示這些事情,你們檢討一下自己有沒有做到。「串習薰修」是指身口意的每句話、思想、動作都是串連的,而不是所謂的童子軍日行一善。一善是不夠看的,你們生生世世做這麼多惡業,如果一天才做一善,一年才365善,怎麼能夠改變你們的事情呢?

現在學佛人都犯一個很嚴重的毛病,認為自己有參加法會、修行、禮懺、拜佛,就以為能轉動生生世世的業。轉動不了的,因為你的心還不是純善;心還沒做到純善,就代表心中的善與惡還是交替出現,只要惡出現,過去世所種的惡的種子就有機會萌芽生長。不要以為自己吃素、拜佛、拜懺,就認為自己沒有惡了。大家很容易會疏忽惡的感覺,一個不小心疏忽了,以後就沒有機會再讓善的種子萌芽。「串習」指的是不停止,不要以為自己最近不錯、禪定時好像有看到、最近念頭少一點,只要起這種念頭,就是貢高我慢。學佛人最大的問題就是貢高我慢,只要起貢高我慢,所有功德就沒了,都會變成福德。用這種方法學習佛法的人,一定會出事情。

佛法中經常出現「薰」這個字,如果用煙去薰一個東西,不是1秒鐘或1個小時而已,可能需要薰很久才能使它改變。也就是說,我們用佛法來薰本來清淨的心,但因為心被很多過去世與這一世犯貪、嗔、痴的汙垢包起來,所以需要用佛法不斷地去薰,讓汙垢慢慢剝離掉。「修」就是根據佛法修改自己一切的行為。所以大家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學佛,如果將自己習慣的行為帶進來,就是沒修。什麼是你們習慣的行為?就是認為自己要爭到對為止,在社會上都是如此,要說清楚、講明白,這就是將自己在外面的生活習慣帶入道場。

很多地方之所以會出狀況,就是因為如此。何為清淨的道場?除了上師很重要,弟子們也很重要。如果弟子們還將自己名譽、面子、利益帶進來道場,這個道場就不清淨。為什麼要來學佛?因為要改掉自己在塵俗世間不好的東西,怎麼可能容許你將外面那些被汙染的東西帶進來呢?上師的工作就是幫你們清除掉。如果你還是將外面那些東西帶進來,那就完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敢說寶吉祥佛法中心很清淨,理事長獲選不是因為他有錢,所有理事也不是有錢人,都是一票一票選出來的,他們沒薪水、沒拿好處。為什麼最近會有麻煩?因為有些人將自己的感覺、喜愛帶進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打電話給任何皈依弟子,昨天破了例打給一位弟子。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點名這位弟子的姊姊,告訴她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視她們兩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得成就,但最少有在修行,如果不阻止她們兩姊妹所做的事,讓她們繼續做下去,不以世俗的觀念來講,但以佛法的觀念來說,她們所做的事夠讓她們生生世世都在三惡道輪迴。

在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你們,若是皈依後與上師爭辯,就不共語、不教授、不同受用、不許予善事、不與同室。這是佛講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這個弟子昨天竟然跑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說她自己講的是對的、所有人都是錯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是她錯了,她還說自己沒錯。仁欽多吉仁波切多次開示過大家,上師所講的是對、是錯都還是對的。這個弟子的姊姊就站在門口,竟然還縱容她跑進來爭個清楚?

這個弟子還告訴別人,也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是被理事會蒙蔽了。她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般世俗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從未拿過道場一分錢,理事憑什麼能蒙蔽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寶吉祥佛法中心有立委、大企業家,他們都是排排坐,人家做了多少事,從來沒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邀功。這個弟子貢高我慢,理事長是義務幫大家服務,她還跟理事長大小聲?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罵這個弟子,因為她皈依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她的上師,當然有資格講她。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理事長,從他當選以來,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了多少遍?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就像有一首歌的歌詞是「天上的星星數不清」。理事長表示感恩。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理事長為什麼會挨罵?理事長回答:因為自己沒有做好,沒有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的依教奉行,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弟子不能破戒,正如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做人要修十善法,如果破戒、違背三昧耶戒、對上師的承諾,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責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最重要的是今天所講的,要對自己狠、對別人慈悲,但她們兩姊妹對自己慈悲、對別人狠。她們在一個1200人的大團體中,要爭到自己一定要贏。在她們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授五戒,其中有一戒是不打妄語、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這個弟子全部破了。這個弟子跑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說理事會做錯事,是不是兩舌?理事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選的,而是所有弟子選出來的,這個弟子竟然跑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爭辯說是他們錯了?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理事長說明這個弟子所提的票券一事。理事長回答:「這個弟子邀請信眾來參加,協會根據實際售票狀況受理。」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請理事長講清楚什麼是實際售票狀況,就像他本身當醫生跟病人講話時,都會很有耐心地告訴病人要幫他動刀、收費多少,為什麼講到協會的事情就輕輕帶過?

理事長回答:「他們要求要坐在前面的位子,這次晚會的票有分5500元、4500元、3000元、2000元與1500元,他們指定要坐在5500元的特別區,但是由於5500元的票已經售完,後面4500元、3000元的區域也已經售完,所以安排他們坐在2000元的區域。」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那她有什麼不滿?」理事長回答:「她認為我們聯合起來對付她,不把票賣給她。」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理事會事先有沒有宣布?」理事長回答:「當初一開始售票時,就告訴大家先各組登記,然後宣布各個票價是否售完。各組布達給組員開始登記之後,每天都會回報各個票價剩餘的張數。」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座位如何分配?」理事長回答:「是按照匯款的先後順序。」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些有沒有告訴她們兩姊妹?」理事長回答:「有,而且這都是公開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個弟子的姊姊,她妹妹是出什麼狀況?別說都不清楚,畢竟這個弟子是她的親妹妹。這個弟子的姊姊回答:「她找的那些信眾,我都不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不是妳親妹妹?又要推卸責任了嗎?」這個弟子的姊姊急忙回答:「不是不是。」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又頂嘴了,還是這個壞習慣,仁欽多吉仁波切稍微提一下,她又來了。她們兩姊妹最怕人家整她們,怕吃虧。既然是她的親妹妹所做的事情,身為姊姊怎麼不了解?有什麼資格做她的姊姊?她們什麼都肯做,就是不肯負責任,她妹妹過來吵,不相信做姊姊的從來沒聽過一點風聲!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論的不是個人的事,寶吉祥佛法中心是最公平的,如果她妹妹這麼在意她邀請的信眾,希望坐到前面,有個辦法,就是出錢包一整場。她妹妹明明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錢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成立基金會而舉辦這個晚會,這是一件多麼開心、殊勝的事情,她妹妹還跑來吵架?不要說是慈善晚會,即便是商業晚會,她也吵不贏人家。她們是欺負學佛人嗎?離譜到這樣子?再者,這個弟子是不是說自己對道場貢獻很多?

理事長回答:「她問自己邀請參加大法會的700、800人,還要不要來參加?還說自己對道場付出很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現場有多少人聽到?」另一位當時在場的弟子回答:「這個弟子說自己對道場付出很多,還介紹很多人來參加大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個弟子的姊姊,這個弟子的姊姊表示她所說的是護持教派。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當作是用錯詞,請問她護持了多少?講個數字出來,全數退還給她。仁欽多吉仁波切獨力拿出3000萬護持成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基金會,你們出得起嗎?既然要比,大家就來比,道場的佛像與法器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她做一點小事情就膨風?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理事長計算這幾年這個弟子護持道場的金額,並全數退還給她。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欠眾生,這個弟子曾經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也全數退還給她,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這種弟子。

這個弟子的姊姊表示,昨天妹妹有說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不必了、怕了,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扛著1200多人的道場,怎麼能夠讓她們這樣搞?她們皈依這麼多年,聽了這麼多佛法,卻一個字都沒聽進去,還是自私自利。她們以為舉辦一場晚會這麼簡單?理所當然會有人過來幫忙?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10幾年幫別人做了這麼多事,也不可能舉辦這場晚會。

她們學佛是學什麼?學了佛在道場裡鬥爭、比較?寶吉祥佛法中心是最乾淨的,沒有功德主,也隨便大家供養,這樣大家都還有話說?這個弟子以為自己帶700多人參加大法會就了不起,帶1000多人的多得是!做這一點點小事,她就膨風到這麼大?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告訴這個弟子,下週二會將她護持道場的錢全部歸還,寶吉祥佛法中心接受不起她的貢獻。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自己不欠眾生,眾生也不要欠道場;既然這個弟子不樂意去做這個供養,還要比較供養,那就退還之前的供養吧!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開示過,比較供養是最不好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嘆息,表示乾脆不做道場算了,若是如此,這個弟子又多一條罪──破和合僧團。真的是離譜,她們兩姊妹受了佛法這麼多恩惠,卻一字不提?還講這種話,弄到全部弟子都知道?有這麼嚴重嗎?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將這個弟子的票拿回來,並退還全部費用。道場可以不收捐款,因為不是做生意。這個弟子這麼在意要坐前面,大可自己去辦一場。

如果這個弟子有辦法,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稟告她的貢獻很大;如果這個弟子認為外面的信眾對直貢噶舉的貢獻很大,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可以稟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既然這個弟子提到邀請700多個人,那就不欠她,大法會取消。

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宣布取消利益無數眾生的大法會,全體弟子悲慟地跪下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以前還有人問為什麼要做大法會?沒關係,既然大家這麼搞,那就取消。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只要有惡緣就不做。連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成立基金會,你們還吵來吵去、罵來罵去?你們修什麼?都是求保佑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做一件事,弟子都會出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理事長:「如果不做大法會,會損失多少?」理事長回答:「現在已經付了場地費150萬。」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損失由自己負擔。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公開講一件沒告訴過大家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經營日本食品,是因為第一年舉辦大法會時,弟子到後火車站買回要供佛的食品,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看弟子買回的食品,人吃了會有事,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佛向來都是用最好的,所以才開始經營日本食品,找最好的東西供佛,讓信眾吃到最好的食物,不要吃到那些便宜的、含染料、對身體不好的食品。仁欽多吉仁波切撇開生意經不談,只是讓你們知道其實經營日本食品前2年都賠錢,到這2年才打平,而弟子都沒有幫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理事長週二打電話去把大法會場地取消掉,損失的費用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賠。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教了,太累了,教這些弟子要做什麼?教來教去都還是這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弟子們坐下,並繼續開示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教完不共四加行就會消失,以前還有人問為什麼要花這麼多錢舉辦大法會,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滿眾生的願。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理事長,將舉辦大法會的所有資金退還給當初護持的弟子們。

岡波巴大師開示:長期以來我們被業、因、果的無明將自己愚弄、蒙蔽,所以不是真的了解成辦安樂及遣除苦難的良方。《入菩薩行論》中提到,雖然我們想放棄一切的苦,但事實上卻是很快地去接觸它,為了追求快樂而變成愚痴,因此應該摧毀追求快樂的愚痴,就好像摧毀敵人一般。

這幾句話很符合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日開示的事,大家都希望不要苦,被別人講一句話都覺得不對,希望要弄清楚,就不斷地用很多事情去解釋自己,所以就越來越嚴重了。岡波巴大師教導:因此,我們應該想一想,我們自己希望得到安樂,因此應該努力成辦得安樂的因。這跟世俗人的看法不同,世俗人是追求快樂,但佛法認為快樂一定有個因,而不是突然間去做、去追、去求而得到,一定要製造一個因,有因才有果出現。如果沒有快樂的因,怎麼會有快樂的果呢?世俗人所追求的快樂,到最後都是惡,因為是用自己的貪念製造他認為是快樂的因。當他認為是快樂的因,就會損害別人,而當然會得到惡的果。

岡波巴大師教導:由於我們自己希望遠離苦難,所以就應該努力設法斷除苦難的根因。苦難的根因是什麼?其實苦難的根因僅僅是我們那種追求自利狹隘自私的心理狀態而已。

這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呵責的事,她就是自私。不知她為什麼這麼自私,但這是人的通病。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教導大家,學佛人最怕的就是名聞利養。她認為自己沒有,但其實有,因為她認為自己很厲害,可以帶700個人去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沒有眾生就沒有佛菩薩,是眾生成就才有佛菩薩。若你認為自己在幫眾生,其實是眾生在幫你。當你認為自己在幫眾生,就不是行菩薩道、修菩薩道;當你認為自己在幫眾生,所得到的就是一點點小小未來能用的人天福報,而絕對不是修行用的功德。但是,學佛人、修行人都很容易犯這個毛病。一旦犯這個毛病,所有惡念就會起來。為什麼她們兩姊妹這麼貢高我慢?因為她們認為自己做很多。

如果要比的話,你們誰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得多呢?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敢講,而且不想、不敢去想自己做了多少。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布施供養就好像呼吸一樣不能停止,他們憑什麼來比?為什麼不能停止布施供養?因為我們這一生能夠吃一口飯、喝一口水、有衣服穿,都是過去世布施供養而得,但是這些會用完的。用完後,快的話就這一生窮困,會像法會前分享的弟子說自己的母親死前受盡一切苦,這就是因為福用完了。每個人都以為自己為了家庭、自己而很努力,其他就不管,當福報用完就會生病、窮困、諸事不順。

其實,我們每天做的布施供養,不只是要去幫別人,也是為了幫自己,所以不能停止,不能認為自己已經做了很多。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中國人講陰德,沒有講陽德。陰德不是不好,而是不需要讓別人知道你做了多少好事,因為當人家一講你做了多少好事,福報就一下子用掉了。為什麼古人教導為善不欲人知?不是怕出名,而是沒有福報就不會出名,要出名、受人尊重,都是福報得來的。做一點小小的善就要出名,這一生所做一點小小的福報就在那一刻用掉。

為什麼寶吉祥佛法中心不設功德主?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浪費眾生的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了多少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從來沒有公開讚揚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2005年之後才開始,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圓滿的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放在心裡面。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之所以讚揚,並不是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為一個榜樣讓大家看。你們做一點小事情,尾巴就翹起來了,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就沒資格做仁波切了!

今天發生這件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你們來說都是件好事,因為讓你們很清楚看到,如果你們不聽佛與上師教導的方法,不肯每件事都去檢討自己的錯,就會發生這種事。還好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她攔下來,不讓她繼續行惡。如果像別的地方縱容他們吵來吵去,吵到最後道場沒了,罪就很重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麻煩?就是因為狹窄自私的心理狀態。我們對一個團體、社會貢獻,是人本來就應該做的事。你們不要以為法會前分享弟子們的母親是因為工作很累而生病,這是因為她一生都只為了區區幾個人做事,不管其他的,所以就沒有福。還好她生的女兒前世有學佛,有點福接近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她死的時候才能幫她,但是在生時還是幫不了她。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己的母親為例,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勸母親,如果不開心或不舒服就唸觀音菩薩,但最近母親動不動就嫌東嫌西,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一直勸母親。結果,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國外時,母親就摔倒了,本來不擦胭脂,但現在臉很紅,因為瘀青了。照中醫弟子的說法,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年紀這麼大,這樣摔下去本來應該是骨頭裂掉、腦震盪,結果什麼事都沒有。但是,因為不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還是要出事。就算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不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只能保護自己的母親到某個程度。

你們能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還親嗎?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生、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能百分之一百保護母親沒事,只能讓母親的事情程度減輕,也還是要聽話才行。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不聽,跟你們的心態一樣,以為來法會,兒子又是仁波切,應該可以保護她。但是,母親自己所做的業,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辦法;就好像你們自己所做的業,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辦法,佛也沒辦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告訴你們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但你們都聽不進去,以為放縱自己的心會沒事。稍微放縱一下,事情就出現了。為什麼要學佛?是要透過佛法控制自己的心。佛法與其他宗教不一樣,不是求神給你什麼,而是學了佛法要控制自己。連這一點點小事都無法控制自己,憑什麼學佛?只是虛有其表,外表好像是佛弟子,其實內心邋邋遢遢。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別人不一樣,自家的事都不講,仁欽多吉仁波切照講不誤。你們都很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破戒,到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見兒子,你們以為自己是誰?認為自己破戒,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會讓你留下來?況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還不是講道場中所有人的事,只是批評一個人而已。你們誰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狠?連母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讓兒子在年三十回家吃飯。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狠?因為佛經上提到,做父母親的若不教孩子,以後孩子在社會上出事,父母要負責,現在臺灣社會就出現這種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她們兩姊妹教孩子,也不太可能會好到哪裡去。

你們自己不把孩子教好,就丟給佛菩薩來教!仁欽多吉仁波切前面才開示要對自己狠、對別人慈悲,你們都聽不進去,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是仁波切,理所當然要做到,就覺得不關你們的事。你們是學佛人,當然就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學佛人。自己的事情認為沒事,別人的事就反應這麼激烈?如果你們再不下狠心糾正自己累世的錯,這一生是無望的。

不要以為小事就是沒事,也不要以為自己只是心動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哪會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知道。如果你們這樣修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如自己好好去修。教也沒用,每個人做事情都貪懶。何況晚會的票券不是賺錢,協會一毛錢都沒賺,而是要全數捐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

其實,你們不要以為協會花多少錢去辦這場晚會,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係,這場晚會是無法舉辦的。

信眾可能還搞不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破什麼戒,他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批評別人。皈依時曾開示過大家不可惡口、批評他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你們已經很好了,從過年前到現在已經5個月,你們這些做父母親的都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自己兒子這麼狠。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說年三十讓孫子回來吃飯,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准,因為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學佛不守戒就是最不孝順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讓自己母親的孫子以後做壞事,如果讓自己的兒子做壞事,就是不孝順自己的母親。

所以,你們這些做母親的若再縱容兒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讓你們離開。你們再試試看吧!現在臺灣的社會有這麼多事,就是因為做母親、父親的縱容孩子,自己也縱容自己,所以就一家都來。如果我們不用佛法救這個社會、國家、世界,人類很快就沒了。你們再繼續搞吧!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年紀大了,如果佛菩薩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話,可能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活個10幾年;如果佛菩薩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慈悲,可能明天就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了。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話很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擔心自己沒道場,也不擔心人家批評,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過了,已經過夠日子。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要留下來不可,已經告訴過你們了。取消大法會只是第一步,因為緣盡了。你們不學、不修,這裡沒有緣,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留下來做什麼?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完不共四加行,如果你們還是這個德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離開。

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要傳不共四加行,傳完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就走了。因為沒有意思,連舉辦晚會都能出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會出事?因為平常一直醞釀,最後就發生了。大家都是自掃門前雪,別人的事都不關你的事,所以是你們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逼你們。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除了剛傳到不共四加行與拜完十萬遍大禮拜的弟子留下,其他的先全部離場。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口傳獻曼達予留下的弟子們,並詳細教導修曼達盤的儀軌。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之所以取消大法會,是因為每年來參加的都差不多是同一批人,連續參加好幾年都沒有吃素,只是每年來拜拜求保佑,當參加進香團一樣。再者,曾經有弟子問過為什麼要辦大法會?還要護持不同的專款戶頭?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滿他們的願。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6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