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5月4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皈依弟子和與會大眾分享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幾年來所受到的一切幫助與教導。

她是在2001年12月30日皈依具德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外婆、阿姨與兒子也在同一天皈依。她會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是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與慈悲力所感動與降伏。她先前未茹素,但在第一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很自然地看到肉就不想再吃,她深知這完全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願力,讓她有此因緣能開始學佛、往善的道路。也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讓她與先生經常產生爭執的狀況改善了,進而在夫妻相處中,學著要忍一切所不能忍,凡事用懺悔心先檢討自己錯在哪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弟子六波羅蜜的第一項就是忍辱,要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並修改自己的行為,進而解脫生死輪迴。她深感如果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她的工作、事業和家庭應該都沒有了。

接著,她和大家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幫助罹癌的阿姨以及超度阿姨的過程,同時讓眷屬在遇到無常時,在面對這麼突然的噩耗時,都能安定下來。她要先感恩根本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利益眾生,長年不分晝夜度眾,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也完全不為自己,只要眾生願意向善的道路去修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意用自己一切的力量乃至用生命去利益眾生,這是所有皈依弟子都能感受到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的事蹟太多太多,永遠道不盡、說不完,而她的阿姨受到幫助的事蹟只是其中的一個小故事。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肝癌往生的阿姨修持殊勝的頗瓦法!

她的阿姨是在2001年12月30日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12年參加尼泊爾法會時,就覺得自己身體不適,以阿姨擔任看護14年的經驗,其實早在6年前就知道自己的癌症指數飆高,但阿姨認為這是自己的果報,即使死亡到來,只要對佛法、上師有堅定的信心,一定能夠解脫生死,因此阿姨一點恐懼也沒有。回來臺灣之後,阿姨去醫院檢查,醫生告訴阿姨是肝癌硬化的末期,只剩1個半月到3個月的時間。然而,阿姨一點悲傷也沒有,這讓她深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證量實在太殊勝了,讓她們能夠以平常的修持面對死亡無常,這絕非一般人經過教導和學習就能做得到的,只有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才有辦法做得到。

後來,阿姨一心只想祈求根本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能不再受輪迴之苦,也抱著必死的心求往生淨土,阿姨認為接下來,沒有任何事比這件事更重要。當眷屬聽到阿姨的病情已經這麼嚴重,都沒有人相信,因為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即將要面臨死亡的人,體力、氣色與常人無異,甚至比自己還好,而且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一樣可以開車到處去做想處理完的事情,每天還一樣到斗六道場參加早晚課。

依醫生所說,她的阿姨癌症指數已經飆到6萬多,而常人只有20、30,她經常問阿姨是否會痛或不舒服?阿姨總是輕鬆地回答:「不會!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安啦!」她的阿姨擔任看護14年,看過無數罹癌的重症病人,在接受化療與開刀後,就是種種痛苦的折磨,最後都是躺在床上,全身插滿了管子。因此,她的阿姨決定不做任何治療。當時,醫生要幫她的阿姨安排做標靶治療,她的阿姨也拒絕了。醫生覺得很奇怪,有機會幫自己的生命延長一點時間,為什麼不做呢?護士也說從來沒看過這麼奇怪的病人。

也因為如此,她的阿姨生命的最後這段期間過得很自在,沒有臥床、坐輪椅,連往生的前3天都還可以自己下床、洗澡、刷牙。她深信這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讓阿姨的痛苦減到最低,甚至沒有。她的阿姨往生的前一個星期,甚至還能煮飯給她吃,即使在往生前第4天、第5天時,阿姨的體力雖然逐漸衰弱,但是意識還很清楚。直到有一天早上,一位養雞的親戚前來探望,不知為何,當親戚一進來,她的阿姨便感覺頭暈,只聞到親戚身上都是肉的味道,便說很不舒服想休息,並說想去醫院靜靜地走,後來他們便送阿姨到醫院。在生病的這段期間,她的阿姨求見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上師懺悔自己累世業障深重,才會得這種病,並祈求能得殊勝的頗瓦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大慈悲力加持她的阿姨,以慈母般的眼神看著阿姨,開示阿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不得少福德因緣,每天除了吃飯、睡覺、上洗手間,就是唸誦六字大明咒,迴向西方極樂世界;什麼事都不要多做,也不要去想,甚至哪一天走都不要去想。就在今年(2014年)3月17日的晚上6點半時,她的阿姨的血壓有下降的現象,她祈求諸佛菩薩不要讓阿姨在晚上或半夜走,這樣要驚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半夜為阿姨修法,上師太辛苦了。到了早上,她到醫院探視時,阿姨仍然很安穩地在睡覺。一旁照顧的小阿姨告訴她:「感覺上好像要走了,大概是等妳來吧!因為她一心一意希望能在斷氣時找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

她在阿姨耳邊說:「阿姨,您安心地走吧!我一定會找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幫您超度。」她在阿姨身邊持誦六字大明咒約半個小時後,阿姨的呼吸便停了。這時,奶奶在旁邊問:「妳找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嗎?」她告訴奶奶:「信心最重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幫眾生,不會讓阿姨再受輪迴之苦。」這3個多月來,奶奶看著阿姨的病情,心一直很不安穩,聽了她這句話,剎那間笑了,而且笑得很開心,並說:「好!好!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安了!」

她的阿姨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殊勝的頗瓦法超度之後,剛斷氣時微張的嘴巴就閉上了,還露出了一點微笑。一般肝癌末期而走的,全身呈現很深的蠟黃色,但是阿姨走時只有一點淡淡的黃。後來,他們將阿姨的大體運送到另一處時,全身仍然是柔軟的。在冰櫃放了5天之後,阿姨的大體甚至比剛斷氣時還更柔軟,連葬儀社的人也說這一定是生前有好好學佛修行。她告訴他們並非如此,而是因為得到具德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才有如此的瑞相。火化後,阿姨頭蓋骨上也出現一個平滑的圓孔。她感恩地說,這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往生者做的殊勝超度,絕對不是一般的修行人能夠做到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的是在家相,體認在家眾所面臨的種種狀況,看到時下的人為了事業、家庭等苦惱,非常地慈悲,讓大家能於星期六來道場求見,幫助眾生解決困擾。她深感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要經營事業,還不斷地度煩惱習氣特別多的眾生,非常辛苦。她常告訴自己:這樣具德的 上師再也找不到了,即便是在未來生生世世,再也沒有機會遇到了!因此,她告訴自己,這一世一定要緊緊跟隨根本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好好遵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

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的是正法,她的家人本來很反對她學習佛法,慢慢地看到她一點也不迷信,也認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都是正確的,所以她的先生不再反對她來學佛,她的父親從她學佛開始,就用非常極端的手段來阻止,但後來也樂意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見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她的父親告訴她,能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非常開心,還告訴她:「你們 仁波切根本不是凡人,有佛菩薩的智慧。」她的父親從此非常歡喜,再也不阻止她學佛。

最後,她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勸導大家茹素,就是希望這個社會能夠祥和,並教導弟子們要孝順父母,女性在家要從父,結婚就要從夫,教導大家不貪、不嗔、不痴、不慢、不疑。也因為如此,她在事業上盡自己的本分,不欺騙,安安穩穩、守本分地把每件事做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甚至教導連公司的一支筆都不能貪取。她呼籲大家今天有幸能跟著具德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真的要好好珍惜,而且師兄弟要齊心依教奉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揚的是正法,大家能在直貢噶舉這個傳承清淨的法脈中遇到這位具德的上師,真的要好好地感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殊勝的金剛薩埵灌頂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會給大家一個灌頂,因為有一批弟子已經做完不共四加行的大禮拜,下一步就要修金剛薩埵的本尊。在藏傳佛教中,事實上在佛經中也有提到,要修菩薩道的所有法門都要經過灌頂。灌頂是從印度流傳下來的一個比喻,在古代的印度,當國王生了兒子,要冊封兒子為王子時,要以寶瓶用清淨的水從兒子的頭頂上灌下去,代表他以後有資格接王位。灌頂在佛法中的大概意思,是指沒有經過灌頂,就沒有資格與權力修任何本尊。不要以為自己有唸大悲咒、阿彌陀佛、觀音菩薩聖號就是開始修本尊,這只是跟本尊結緣,但沒有修到本尊的願力、慈悲與智慧。

經過灌頂之後,上師會授予口傳、觀想與持咒的教導。賜予灌頂的上師,一定是金剛部的上師。賜予灌頂的上師要經過連續的閉關,閉關也分很多種,但是一位上師要修到無上瑜伽部,才有資格賜予灌頂。當弟子接受口傳的教導之後,有一個與其他不同的戒律──三昧耶戒,簡單解釋就是要做到對本尊、上師與眾生的承諾。所謂承諾指的是要幫助自己解脫生死,進而幫助眾生解脫生死。

如果接受灌頂之後,你的行為、語言與動作不像個修行人,灌頂也對你沒有用。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賜予灌頂,如果沒有修到10萬遍大禮拜的,就不予傳授、不予教導。很多人覺得自己想學,就認為上師應該教,沒有這麼簡單,也不是你想學就要教你。佛法是很深奧、浩瀚的,不是1、2句話就能講完。

金剛薩埵是普賢王如來佛的報身佛,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多次開示:法身佛是幫助已經證到法身的大菩薩成佛果;報身佛是幫助發願從登地菩薩到八地菩薩的行者,佛現報身來幫助他、度他成為法身菩薩;化身佛則是對一般還沒解脫輪迴的凡夫。因此,如果沒有守菩薩戒、發菩提心、守清淨的戒律,就算唸百字明咒也沒什麼用。很多人以為持咒就有用,其實沒用,因為報身佛不來。金剛薩埵就是報身佛,所以如果你沒有發菩提心、受菩薩戒、守清淨的戒律,無論持多少百字明咒,都無法轉動生生世世的業障,而且不能利益自己,也不能幫助眾生。

很多人以為學密法只要接受灌頂就好,灌頂中也分事、行、瑜伽與無上瑜伽部,一般坊間給的灌頂多是事部與行部,比較簡單一點,裡面規定的戒律也沒有這麼嚴格,瑜伽與無上瑜伽部就不一樣了。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四灌的是瑜伽部,但你們不要以為自己接受過瑜伽部的灌頂,就能夠修瑜伽部。沒有口傳是修不出來的,就算你拿到法本自己修,也是修不出來。

接受過灌頂後,對上師與三寶的恭敬心要更進一步。這麼多人學密法,卻沒有幾個得成就,問題就出在賜予灌頂的上師是否具備灌頂的資格。所謂灌頂的資格,是指上師本身有沒有具備修行、福德與智慧等一切條件。在上師的法本中提到,若一位上師賜予太多灌頂後就需要閉關,因為灌頂是將上師自己的修行與福報加持給接受灌頂的弟子。所以,如果灌頂太多,上師需要重新閉關,將自己的福報再累積起來。灌頂完全不像你們一般認為的佛法、持咒、拜佛、拜懺這回事,簡單來說就像是唸博士,也要具備碩士資格才能唸博士班。你們現在中學都沒有畢業,怎麼有資格唸博士?

為什麼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賜予灌頂?因為要傳不共四加行,所以沒有辦法。簡單來說,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完整個不共四加行,可能就會退休,再拖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用。為什麼這麼說呢?大家知道最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變成新聞人物,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喜歡出風頭,但是事情到了,就變成新聞人物。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這是件好事,因為菩薩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機會檢查自己是否還有分別心、恐懼心,看自己的慈悲心有沒有進步,是否用智慧去看一切的事情。以你們世間人來說,這是很嚴重的事,但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一點都不嚴重。

所謂分別心,就是看事情發生後自己如何看待對方,是否有認為對方是仇人、壞人在胡搞?如果這麼認為,就是有分別心。慈悲心不用解釋,至於恐懼心,以因果論來說,當事情發生了,自己有沒有勇氣去面對、接受?還是去逃避與解釋?對你們來說這是一件好事,因為你們從來沒有在1天之內唸過1萬遍阿奇心咒。今天發生這件事,表面上看起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但事實上是你們的事,意思就是你們這批人沒有修。如果修得好、道場福報夠,他會想到要攻擊這邊嗎?

大家撫心自問是怎麼修的?你們還要等有人開口組織才回來唸,以為是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嗎?其實是幫你們與道場唸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存在不重要,因為人生無常,但每個人都覺得是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前幾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件事,大家知道前年 直貢澈贊法王的身體很不好,甚至出現很嚴重的狀況,後來事情全部處理好,直貢澈贊法王才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教派的業力。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敢說現在是道場的業力,你們皈依這麼久,破戒的破戒、懈怠的懈怠、不學的不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趕人走?因為覺得快要出事了。再不趕人走,事情會越來越大條。你們卻是若無其事,認為沒有趕你們,是趕別人,問問自己修什麼?1天都沒唸到2、3千遍,等到出事了,還要人家講才回來。在《寶積經》中釋迦牟尼佛曾開示,釋迦牟尼佛在成佛前有九個難,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好是在出事前看到這一段,佛菩薩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慈悲了!經典中提到,世人看這些是難,但他們是愚昧,佛說每次發生的事,都是利用機會去度眾、利益眾生。

舉例來說,佛在馬廄中住了半個多月,每天吃馬糧,《寶積經》中提到這是因為佛要度這500匹馬,所以才住在馬廄裡。對於提婆達多,佛親口說他是菩薩。提婆達多謗佛、譭佛,但佛仍說他是菩薩,為什麼?因為菩薩來檢驗,看眾生的心。那位先生因為貪念起來,用了很多的手段,這是他個人的因果。但是因為他做了這麼多事,讓你們有機會每天唸1萬多遍阿奇的心咒,所以他不是道場的敵人。以佛法來說,他就是一尊菩薩。這一生他因為貪念、沒有正信而做惡的因,這是他個人的事,我們不需要咒他、罵他或怨他。

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從這次的事情看出來弟子真的沒修。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被大家拖累,但是有個觀點大家應該能夠接受: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成佛,佛的功德是圓滿的,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還沒證到佛果之前,功德還不是很圓滿;佛的能量可以無限地被眾生拖累,但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只能拖1萬、2萬或10萬個。如果拖了這些眾生,而他們不肯改,就會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往後拖,因為大家做的業力一直在增加。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多年前就讓一些人離開、告訴你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了,就是因為太清楚所謂的弟子都是拖累上師,沒有一個具備弟子條件的人存在。

2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曾請示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關於退休的事,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不要退休。直貢澈贊法王可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傳完不共四加行,傳完了不共四加行,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會退休,因為大家都不學佛,還留著做什麼?連道場都不需要留著。這裡不是佛法俱樂部,也不是心靈療養院,你們不修,留下來做什麼?每個人都求世間的事情,講來講去都講不聽。

今天這件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多做解釋,只是開示佛法,但是有個部分一定要解釋:「喇嘛」這兩個字,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當。喇嘛的定義,一定要是出家眾,而且是守比丘戒圓滿,才能稱為喇嘛。如果戒律有破損,就算是出家眾也沒有資格稱為喇嘛。再者,在修行與佛法上的見地都超越一般的修行人,才有資格稱為喇嘛。「喇嘛」是藏語,也是源自梵語,意思是上師,而且不是一般凡夫的上師。從清朝開始,很多人把喇嘛變成一種普稱,看到西藏出家人就說是喇嘛,其實不然。西藏出家人之中,10個都沒有1個敢說自己是喇嘛,只有達賴喇嘛、班禪喇嘛,像是法王等級的才能稱為喇嘛。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要講清楚這一段,因為怕後面有很多人造口業,說「他們是喇嘛」這種話,這不是很正確。

大家弄不清楚,事實上不是藏傳佛教才有在家的修行人,從釋迦牟尼佛開始弘揚佛法,就講得很清楚有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優婆塞與優婆夷就是在家的男女修行者。如果在家的不能修,釋迦牟尼佛一早就會說只有兩眾就好。佛為什麼說四眾呢?當然,並非一般念佛、拜拜的人就是優婆塞、優婆夷,一定要證到果位。《普門品》中提到,觀音菩薩會現任何身來度任何眾生。你是在家的,當然會現在家的相來幫你。

很多人對佛法的誤解,都來自學佛的人。身為學佛人,自己卻沒有用功、沒有用心、一知半解。真正毀滅、消滅佛法的不是外道,反而是學佛人。你們怎麼像是學佛人?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段話,不是告訴你們這件事沒事,也不是讓你們感覺到這件事很嚴重,也不需要讓你們感覺到自己在救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你們救,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佛菩薩會救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沒資格救 仁欽多吉仁波切。

你們憑什麼?你們不守戒律、不修慈悲心、不發菩提心,而貪、嗔、痴、慢、疑全部具備,沒有資格救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不要每天回來唸就自以為了不起,你們是幫自己唸,而不是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每個人晚上在唸還看時間夠了沒、還趕著回去,當然有些人不是如此。你們要不要繼續唸下去,自己決定,不要以為是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你們幫忙唸。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接受因果的人,事情既然發生,接受就好了。當然,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縱容對方用不當的手段去恐嚇威脅他人,至於對方攻擊 仁欽多吉仁波切個人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完全沒有反應的。

今天賜予大家灌頂,是讓你們未來世有資格修行金剛薩埵。雖然在臺灣有很多人接受過金剛薩埵的灌頂,但是專修金剛薩埵的上師沒幾個。有人說自己上一世是修金剛薩埵,如果上一世是修金剛薩埵,這一生的上師都很辛苦,因為金剛薩埵是專門幫助眾生消業障,消除學佛的業,你們說這種上師辛不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的咒語都很長,學金剛薩埵的百字明咒就有100個字,另外也學了一個無上瑜伽部的本尊咒有140個字,都是勞碌命。因此,六字大明咒算是很好的,只要唸6個字,自己這一生本身就會得成就。

很多人都跑來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要幫助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到這種話,頭馬上就會痛,不曉得為什麼這些人學佛這麼驕傲?明明自己的問題都沒有解決,還整天說要發大願幫助眾生。幫什麼?因此,沒有了解佛法,就會汙衊、消滅佛法了。今天賜予大家金剛薩埵灌頂,是希望幫你們種下未來世修金剛薩埵這個本尊的因緣。如果這一生要學習任何密法,沒有金剛薩埵這個本尊不可能得成就。也就是說,沒有閉關唸過金剛薩埵心咒10萬遍,是不可能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的經驗,是曾經在閉關的10天內唸滿10萬遍百字明咒。因為有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閉關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突然送了個字條進關房,說要口傳大手印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就頭皮發麻,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謙卑,覺得自己還沒具備這個福德接受 直貢澈贊法王口傳大手印。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寫了字條呈給 直貢澈贊法王,祈求 直貢澈贊法王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10天的時間,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唸百字明咒。仁欽多吉仁波切在10天之內唸了10萬遍百字明咒,才敢接受大手印的口傳。

你們驕傲得不得了,一跪下來就說:「我要求佛法幫助眾生。」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學到?就是謙卑的心,不覺得自己有做多少好事。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了很多好事,這一生就不來了,還來幹嘛?但是,很多學佛人學個幾天、幾年,就認為自己已經清了,很多事情都沒事了。這麼驕傲的人怎麼可能得成就?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體力,才在10天內唸完10萬遍,相信在座沒有人有這種勇氣,雖然在座的也有很多人學過密。

而且,不是僅僅唸而已,心不能亂,本尊也要觀想得很清楚,所有儀軌都要清楚,唸了才有用。唸完之後,才敢出去接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口傳大手印。這不算是出關,因為在閉關過程中若上師要傳法,不算是出關。很多人以為此法門要很多東西,其實不然,大手印就是簡簡單單的幾句話講完,以你們的感覺,幾句話就要這麼辛苦,還要唸10萬遍百字明咒?因為越是殊勝的佛法越簡單,到最後真的是簡單得不得了,因為心已經簡單了,當然任何法都有用。

你們的心這麼複雜,再多法也沒有用,你們沒有對三寶的恭敬心。換作是你們,閉關時 直貢澈贊法王要你出關去接法,就會認為自己一定是修得很好,而趕快去接法。是不是?你們會跑得比誰都快,認為 直貢澈贊法王要傳法給你,一定是因為你修得很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則不這麼想,而是求 直貢澈贊法王再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10天的時間。10天唸10萬遍,1天就要唸1萬遍,1萬乘以1百,1天就要唸1百萬個字,而且這個字不是國語。你們可以試試看1天講100萬個字,不要說持咒,拿本書唸就好了。看你行不行?最多2天,到第3天你的舌頭都會打結,因為舌頭會疲倦。

剛開始持咒的人,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始持咒、氣脈還沒通之前,跟你們一樣是用氣、舌頭在唸。當中脈通了就不需要了,你們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時嘴巴沒有動,但聲音一樣很清楚。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用舌頭在唸,但不告訴你們用什麼唸,因為你們沒有到這個境界。佛經上提到「金剛誦」,很多人以為金剛誦就是用很兇的樣子唸,好像金剛一樣怒目,其實並非如此。金剛誦是指行者在唸的時候心不變、不會退轉,只有本尊,什麼都沒有,所以才能不動嘴而持咒。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授予金剛薩埵灌頂。負責法務的弟子代表祈求獻曼達,仁欽多吉仁波切斥責:大家不修,再多的供養也沒用,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這種供養。

修法一段時間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剛才前面所修的是先保護這個壇城,上師也要修一個與本尊無二無別的法,所以為了利益一切有情,我們應該成就圓滿菩提。為了圓滿菩提,大家要求取密乘甚深的灌頂。接受這個灌頂,不是為了身體健康或累積福報,思想方面應是要發起菩提心來聽、接受正法。在《論名》之中提到,如果有我慢的心、沒有清淨的信心、沒有受持之欲想(也就是接受灌頂時沒有很渴望接受這個法)、放逸外境(坐在下面覺得很無聊、東想西想、想事情等等)與內攝(將自己的內心關起來不聽)等,這些都是聽聞金剛乘密法最嚴重的垢弊,導致聽法時我慢自大、搔首弄姿(很多女孩子都會如此)、坐於高座(就是認為自己身體不好要坐得很高,認為自己生病,如果坐下去會很辛苦)、不信法或不信上師,這樣的金剛兄弟(同一個上師、傳承之下學金剛乘的師兄弟)不能受持實踐佛法,也不存希求學法之心。

這種情況很普遍,因為你們只是求保佑。至於實踐佛法是真的要學到、做到,要真真正正地做出來。不存希求學法之心,就像你們都是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保佑,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做事,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修頗瓦法。法本中提到,若是如此,則眼、耳、鼻、舌、身、意等根放逸於外境(人坐在這邊,思想卻不曉得飛到哪裡去或想別的事)或陷入昏沉(所以你們知道為什麼睡覺會挨罵,陷入昏沉就是睡著、打瞌睡,這是最不好的事)、心識過於內攝(就像很多人坐在下面聽法,好像真的打坐一樣,將眼睛閉起來,但慢慢地心就不攝受了,因為以為自己在入定)。

參加法會不是眼睛閉起來、坐得很直、用耳朵聽,就表示在聽聞佛法。當你眼睛閉得久,心的意識就會慢慢地聽不清楚了,因為你覺得自己入定。事實上你沒有入定,與睡覺有些不同,因為睡覺就是連感覺也沒有了。內攝就是讓自己過於留意入定,反而沒聽到佛法,耳朵聽不到了。所以,看到假裝自己很定的人,絕對會挨罵的。

法本上提到,或許視此法難以實踐。就像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百字明咒要唸100個字,很多人心裡就在打退堂鼓,想著:「什麼時候才唸得完10萬遍?」在座最少有30人有這種想法。以上所講的,都會成為聽聞佛法之障礙,皆須捨棄。你們會說自己有聽,但是你們沒有「聞」,有聽沒到。什麼是「聞」?就是要進入第八意識田--阿賴耶識中,你才記得住。為什麼你們記不住佛法?為什麼整天挨罵?就是因為沒有聞。如果你用心聽,還會挨罵嗎?

就好像有一位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日本之前交了一包東西給她,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回來了,但到今天東西都沒有拿到手。她只會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忘了!」為什麼會忘?因為不恭敬上師。如果對上師恭敬,會忘了上師的事嗎?簡單來說,你若是對錢恭敬,會忘了錢放在哪裡嗎?你們都不會忘記自己的錢放在哪裡!

法本上提到,這是三乘共尊之威儀,也就是不管修小乘、大乘或金剛乘都要如此。威儀不是指威風、儀態,而是一種戒律。如果你沒有守這個戒,聽佛法都是多餘。而且,聽法的所有弟子都要相信、解釋、觀想修法上師為與壇城本尊一樣,這是密咒金剛乘聞法時不共之威儀,與之前提到的不同。小孩子哭的時候,很多人都會轉頭過去,認為:「吵什麼吵!讓我都聽不到佛法!」隔壁的人動一下或前面的人坐不好,你就認為人家騷擾你。若是有這種想法的人,就沒資格接受密乘的灌頂。

法本上清楚提到,接受密乘灌頂的人,對本尊、上師與在座的所有眾生都視為一樣、無二無別。有小孩子在道場哭,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罵過,除非是父母親沒照顧他。現在大家知道了!你們以為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事實上一定有根據的。孩子在壇城之內聽法,就是與本尊無二無別。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像你們,會看不起這個、認為那個不對,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出家的,所以一定有問題。有這種想法的人,都沒資格學金剛乘。

為什麼金剛乘的要求這麼嚴格?因為要訓練我們沒有分別心。沒有分別心的人,才能修出慈悲心。現在發生這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佛法方面也很清楚自己更進一步,因為沒有分別心、嗔恨心、怨恨心。不要以為修行一切都是順利的,修行過程中一定會有事情出現,因為要檢驗你。就如同儒家所說的:「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你們不要以為是很平坦地走上去。如果你們來參加法會一切都是順的,那就錯了!若是如此,以後可能會倒大楣,因為一次跟你算總帳。

連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轉世八次,弘揚佛法、幫助眾生這麼多,前年身體都會很不好。還好 直貢澈贊法王福報夠,得到所有弟子主動幫助,但其實這種幫助也是幫自己。不像你們想像的這麼簡單,生生世世做這麼多事要不要還?要再更進一步之前,要不要經過考試?就像大家唸國中、高中、大學,是不是都要考試?有沒考試就過的嗎?憑什麼學佛就不用考試呢?你最難過的就考考你,看你過不過得了?過不了的話,就打回原形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你們最不喜歡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偏偏做給你看;你們最喜歡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偏偏不做給你們看。為什麼要降伏這些事情?因為就是這些事情讓我們輪迴。只要你臨死之前起個嗔念,只要怪一個人,就很可能會墮入畜生道,不管你這一生修多好。要修到無怨無恨、沒掛念,談何容易?

密咒金剛乘聞法時不共的威儀,指的只是在修金剛乘時才需要的威儀,其他的不需要。若你沒有菩薩的平等智慧、有分別心,就要透過這種訓練來學習。如果對道場中的任何人起討厭的心、嗔恨心,看不起上師,你沒有資格修金剛乘。就算上師有些你看到的缺點,但這個缺點絕對比你的優點好。上師長得帥就是缺點,所以人家自然會聯想,而出現有3個辣妹這種說法,若是長醜一點,人家就不會這麼想了。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帶領大眾念誦法本中的祈願文,並賜予與會大眾身、語、意的灌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任何佛法的前行(準備工作)都很重要,心準備足夠,後面接受的灌頂就足夠。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你們唸祈願文,不是唸了就算,而是要做得到。學佛很簡單,就是為了利益眾生而成佛道,而不是為了求自己世間的種種事情。如果是要求世間的事情,不需要學佛,很多其他宗教都可以做得到。但是,只要你不求,依照這種誓言去做,有一天世間的事情都不會對你有什麼問題。學密乘不是為了什麼,而是為了解脫生死的事情,所以為了要解脫生死,身、語、意要得到清淨。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唸誦祈願文,並開示法本內容。法本中有一段很清楚讓大家看到,不是求佛菩薩來眷顧,而是祈求上師的眷顧。所以,不喜歡上師、懷疑上師,就不會眷顧你,因為是上師賜予灌頂。這是法本上寫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講的。你們現在還沒有資格接受報身佛給你們灌頂,所以要有代表,也就是化身,上師是代表報身佛賜予你們灌頂。有任何懷疑心的人,這個灌頂對你的功效不大。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身的灌頂,並繼續開示。接受過這個身的灌頂之後,身所累積的一切汙垢、汙染與習氣皆已清淨。大家不要誤會清淨就是消除,你們累世累積起來不好的垢、習氣、阻礙你們學佛的事情,因為得到清淨,就不會再障礙你,而不是灌頂後所有不好的事情就不發生。就好像這次不好的事情發生,但沒有障礙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得清淨了,就算有事情,相是清淨的,體也是空性,沒有什麼好執著的。大家因為得到身的灌頂,就得到觀修金剛薩埵生起次第雙運的權利,而成就化身果的因緣,若沒有接受灌頂是不能修的。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語的灌頂,並繼續開示。大家要觀想上師與金剛薩埵無二無別,大家可以看到壇城上供奉的金剛薩埵像,金剛薩埵是報身佛,頭髮是藍色的,身體現白色,坐於萬葉蓮花之上。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與會大眾觀想的方式。大家得到語的灌頂,將語所有的垢染、習氣皆已清淨。得到語的灌頂之後,便可以得到觀修生起次第、密咒性空雙運的權力,而且得到報身佛的因緣。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意的灌頂,教導與會大眾觀想的方式,帶領大眾做短暫的禪定,並繼續開示。大家得到意的灌頂,意的所有垢染、習氣皆已清淨。得到意的灌頂之後,自己的心得到能夠觀修本尊的心自性明空雙運的權力,而得到法身佛果之因緣。自己的心與本尊一樣,「明」不是很光亮,而是清清楚楚,在禪定時不會昏沉或很亢奮,「空」則是很清楚一切都是緣起性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食子的灌頂,與本尊、聖眾無別的食子能讓一切違緣(阻礙大家學佛的緣)能夠息止,讓順緣(學佛的順緣)得以成辦,而能成就究竟金剛薩埵果位的條件。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與會大眾觀想的方式,並祈願金剛薩埵與聖眾給予弟子身加持、語加持與意加持,加持停止一切病魔障礙,加持消滅能害的妖鬼,加持增長財富名聲,加持速證佛果。

大家得到圓滿的金剛薩埵灌頂,從現在開始,到獲證菩提,也就是從現在凡夫地到成佛之前,都恆以金剛薩埵為本尊。行者一生之中可能有好幾尊本尊,不是修了某個本尊,就不能修其他本尊。金剛薩埵是幫助消除一切學佛的障礙,包括往生時都需要金剛薩埵。法本上提到,要盡力持誦金剛薩埵的咒語,三門(身、口、意)要捨一切不善,盡力行善等等誓言,將如法受持。本來,這邊要問大家:「能不能?」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問了,因為如果問了,你們答:「能」,就會是你們的誓言。如果做不到,以後學佛的路上就會有很多障礙。

法本上提到,自身的財富與受用,因為修行這個法門,財富會出現。財富會出現並不是求回來的,而是因為修這個本尊,福報慢慢好了,障礙減少了,本來屬於你的財富就會出現,先讓自己受用,一切善根等都要獻給上師與壇城本尊。簡單來說,沒有上師就沒有這個法。你們不要以為上師需要錢,法本中提到「善根」,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閉關完,都要將一切功德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因為沒有 直貢澈贊法王,就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人會認為全部供養,自己就沒有了,那就錯了。法本上有說「自身受用」,佛沒有這麼不講道理,只有你們才不講道理,認為別人的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

為什麼說要獻給上師與壇城本尊?因為上師與壇城本尊的功德大海,你們是沒得比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舉例,就像一滴水滴在地上,馬上就沒有了。你們都以為自己做了很多,事實上用手指數一數,就知道一點都不多。不要以為你們拜了很多、做了很多,不要說跟別人比,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都沒得比。如果將這滴水滴到大海中,就變得很多,因為水跟水的分子是一樣的,因為滴到大海中,就變成很大的功德大海。我們沒有福報、功德,修行絕對有障礙。並不是要你們一定將財富給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樣告訴你們,只是法本上提到,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就變成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跟你們講。

很多人認為學密法一定要有財富,並非如此。但是,馬爾巴尊者讓我們看到,當時尊者三次回西藏,三次都以很多的馬與驢扛著黃金到印度求法。這個觀念其實很簡單,就是要捨,捨了才能得,但大家都不捨,怎麼得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能夠學到這麼多,就是很多都捨掉了,才能學得到。前面也開示大家,有執著就學不到。法本上提到,自身財富受用之後,善根等等都要獻給上師。大家要留意,法本上是講「獻」,連供養都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說明「獻」與「供養」的意義。出家弟子回答,奉獻是內心無所求地來做這個動作,供養是內心中還有一絲絲希望得到功德。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大家要聽清楚,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做事,都是奉獻,不求名,不求利,因為是自己的上師。很多人詬病這件事,是不是學密宗一定要這樣子?並非如此,直貢澈贊法王從來沒講過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全部財產都給 直貢澈贊法王。但是,只要 直貢澈贊法王有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全部奉獻,而所謂有事也都是佛法的事。

很多人認為,有給就好了,自己要留一些。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勸你們要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做法,但是不能有這種心態。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學佛至今,真的奉獻了很多,但從來不會沒錢用。很奇怪地,不管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供養,事情都是OK又過了,無論怎麼奉獻都能過得了。只要是 直貢澈贊法王需要的、佛法需要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做了再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你們學這種方式,但是你們的心態要健全一點,不要斤斤計較,在能力範圍之內能做就做,不要去借錢、貸款、威脅恐嚇別人給你錢做供養,用騙回來或胡說八道弄回來的錢也不要供養。因為《寶積經》上提到,千萬不要恐嚇威脅眷屬、拿他的錢給你供養,這是不對的。不是給多少才是對,而是要用自己的錢、自己的能力,以感恩的心來供養才有用,如果有交換條件,仁欽多吉仁波切勸你們不要供養。尤其是碰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家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比石頭還要硬,再多錢都動不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法本這樣教,就一定要告訴你們。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眾唸誦祈願文,並繼續開示。法本上提到,還留一部分行己意,不管你怎麼做。佛太有智慧了,凡人一定會嘀嘀咕咕,認為拿走了怎麼過日子,所以幫你們留一句話,讓你們放心,不會全部拿走。你們怕被拿走,事實上誰要拿走你們的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帶領大家唸誦祈願文,並表示大家已經發了誓,以後做不到是你們自己的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關。

灌頂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眾修護法與迴向,並繼續開示:今天是星期日,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跟阿奇護法說放你們一天假、不用唸。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灌頂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5 月 0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