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4月20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讚揚及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她的家人及發露懺悔。

2004年11月,因85歲的母親跌倒,而子女都在外地,所以她把母親接到臺北來就近照顧。她大姊的女兒知道後跟她說:阿姨,我們上師很慈悲,對老人家及小孩都很好、很和藹,我們帶阿嬤去求見上師。就這樣,因為母親,她得以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在2005年7月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收她為弟子。

2008年間,在家中的媽媽突然全身發抖與抽搐,他們趕緊跪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前,祈求慈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救護媽媽,隨即抱著媽媽驅車前往寶吉祥,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後,帶著媽媽到醫院,醫生診斷出媽媽是褥瘡感染引發敗血症,當時血球已飆到1萬4千多,高燒40多度,院方甚至已經發出病危通知書,但是媽媽看起來並沒有很不舒服。醫生說正常來講,這麼嚴重的患者都會休克,且意識會不清,但媽媽卻很清醒,並在2週後出院。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護,若不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媽媽絕對不可能那麼快就能出院了。

2012年4月6日,媽媽因尿道炎引發血尿再度住院,由於媽媽年紀大了,體力不好,痰也咳不出來,必須靠儀器抽痰,吞食也有困難,所以裝了鼻胃管。抽痰是很辛苦的,雖然她很捨不得,但還是要抽。她告訴媽媽要接受它,因媽媽以前在老家曾養雞、殺雞,如果爸爸去海邊抓魚蝦、螃蟹、海螺等回家,媽媽就立即煮給他們吃。她懺悔,父母為了滿足他們的口腹之慾,造了殺業。

4月14日媽媽出院,她和六姊帶媽媽前去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當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醒六姊說:有一個男人會傷害你,如果公司有人要找你簽名蓋章,你不要簽也不要蓋,不然會惹上官司。果真,過幾天六姊打電話告訴她,有一位男性主管要她簽一份文件,當時姊姊想起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提醒,就推托說這不是她可以簽的文件。後來才知道這名男性主管侵吞了公司的錢財。她和姊姊都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姊姊免去官司糾紛。

2013年1月27日早上,媽媽突然呼吸困難,她立刻叫救護車前往醫院,到院時醫生詢問是否要急救?她說不要,醫生也說,年紀這麼大了,器官已老化,急救也沒有什麼效用。11點多,家人也陸續地趕至醫院。她打電話給師兄,告知媽媽狀況,並自以為是地要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媽媽一路好走,還要求頗瓦法的超度。她懺悔自己錯了。當天是共修法會,在換鞋區遇到組長師兄,師兄問她:妳媽往生了嗎?她說沒有,組長師兄說,難怪 仁波切罵,人都還沒死,求什麼超度?

當天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一通電話就要求頗瓦法超度?告訴妳,絕對求不到!當時她心中極度慚愧及懊悔,心中直想: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對不起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對不起母親。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你們以為很多人都求到頗瓦法了,順理成章地也認為自己應該也求得到,你們做過什麼善事?可有累積福德因緣?何以認為自己就可以得到頗瓦法?她懺悔只想得到上師的幫助,卻沒想到自己是個不肖的弟子,沒好好修改自己的行為,也沒替母親累積福報,怎能求到這殊勝的頗瓦法呢?殊不知是在消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報與體力,她懺悔。

法會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普巴金剛時說: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出一句咒語時,你們都可以說出想要幫助的人的名字。她感恩上師的慈悲,不斷地幫助眾生、利益一切有情眾。法會結束後她帶著供品至醫院給母親食用,隔天他們決定帶媽媽回苗栗老家,她隨即回家整理衣物及請法本與法照,再返回醫院時,她請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在媽媽面前,告訴媽媽:不要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您身邊,會給您最好的安排。當她說這話時,媽媽的眼睛突然張得很大地看著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看了一會兒才又閉上雙眼。因媽媽在前一天發病時雙眼都是緊閉著的,六姊看了也很興奮地直叫媽媽要想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回老家的車上,她與六姊持誦著六字大明咒,並觀想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媽媽的頭頂上加持著。

回到家中已經快下午3點了,哥哥、姊姊及家人們也在家中等候著。將媽媽抱至大廳躺好時,她又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到媽媽的面前,告訴媽媽: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您身邊,您要記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相與法名。隨即她唸了三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名給媽媽聽,媽媽又再度地睜開了雙眼,恭敬地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家人也在媽媽身邊一同持誦著六字大明咒,到了下午3點35分母親辭世了。她隨即打電話告知師兄媽媽往生的消息,也謝謝另一位師兄給了她一顆珍貴的甘露丸,要她放在媽媽的舌下,保護著媽媽的神識。媽媽往生時臉是安詳的,嘴巴微微地張開,他們持誦六字大明咒滿8小時後,大家一同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跪拜,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媽媽的臉頰是發亮的,嘴巴也合了起來。殯葬業禮儀師在幫媽媽換好衣服後,跟他們說:你們媽媽很好,身體很乾淨、很柔軟。媽媽往生,雖然家人們不捨,但並沒有哀傷的感覺。她深知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護與加持。

今年(2014年)2月21日她的前夫因肝硬化導致胃及食道的靜脈血管破裂,大量吐血而住進加護病房,因當時情況危急所以插了呼吸器。3月1日,3個孩子前往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什麼事?孩子稟報說,爸爸肝硬化在加護病房,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爸爸、加持爸爸。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忍眾生受病痛之苦,問了孩子爸爸的姓名與生肖,加持後開示:加持他不是讓他好起來,而是讓他減少病痛。接著,說了一句:等日子了。

由於前夫住院期間,只要碰到他的身體,他都會因疼痛不已而皺起眉頭,而隔天早上他們去探視時,前夫的身體及手臂被碰觸,竟奇蹟地不皺眉頭了;當晚8點再去探視時,原先使用的呼吸器已拔除。隔天早上,醫生告訴他們說下午1點就可以住進普通病房了。他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前夫免去受加護病房醫療的痛苦。前夫是肝硬化末期患者,肝膽指數一直升高,腎功能壞死,不能排尿,器官也衰竭。住院期間,他們讓前夫喝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大法會的甘露水,用甘露水擦拭他的身體及頭頂,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他看,往生前2天,他還看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直到3月8日往生前,前夫還可以說話,沒有打嗎啡、沒有腹水、沒有昏迷,往生的前一刻還跟大兒子說話,就這樣安詳地過世,他們還以為他睡著了。

3月8日孩子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求幫助爸爸,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爸爸一生都沒學佛,怎麼幫助?還訓示了孩子,要孩子想清楚是否能吃素,下星期再來。3月15日他們再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可以吃素。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加持孩子的爸爸,並答應讓孩子們參加施身法法會幫爸爸超度,並慈悲賜予公祭及海葬的日期。

公祭前一天還是壞天氣,但公祭當天的天氣很好,告別式亦順利圓滿完成。她的前夫火化後,頭顱骨有個小圓孔,頭骨多處呈現粉紫色及粉紅色,亦有多處呈現乳白透明的結晶體,禮儀師說這是佛家所說的舍利。隨即移至淡水漁人碼頭。在岸上時孩子說有點擔心,風有點大,出海時怕骨灰亂飛。但沒想到一出海卻風平浪靜、陽光普照。等骨灰撒完後,回航時風就漸漸地大起來,水都飄到船上了。孩子們告訴她: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選的日子真是好日子;殯葬業禮儀師也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選的日子都是好日子,還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救度。她懺悔自己不信因果、不念無常,當境界來臨時為時已晚,後悔莫及。

上週日法會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訓示:有位弟子寵孩子、讓孩子染了一頭金髮也不管,以為離了婚就沒她的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口中不負責任的弟子就是她,而當下她竟然沒有即時起身,還若無其事地端坐原地,她懺悔自己對 上師不恭敬。小時候住在海邊,常跟著爸爸抓海中的生物回家,讓媽媽煮給他們吃,她懺悔。曾經拿黏鼠板害死老鼠,她懺悔。曾打掉3個未出世的孩子,犯下殺業,她懺悔。有意無意殺害了無數的有情眾生,犯了殺業而不自知,她懺悔。皈依後,沒有認真地修改自己的行為,以為來法會就可以得到保佑,沒有定時作早晚課、沒有依教奉行、我行我素、自以為是地過日子、帶給別人痛苦,她懺悔。沒有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以致家人到現在都還沒有機緣可以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她懺悔。

上師難遇、佛法難聞,她感恩並珍惜這殊勝難得的因緣,願生生世世跟隨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努力修改自己的行為、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落實在生活中,以報上師恩、父母恩及眾生恩,並以清淨的身口意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所修的是施身法,此法門的完整名稱為「施身斷法二資糧速成法」。「施」是布施身體,「斷」是切斷一切輪迴煩惱,「二資」就是福報與智慧的資糧,「速成法」指的是若一生專修此法門,在此生肯定得成就。這個法門不是一般人能夠學的,因為這是密法的一部分。就算有人傳給你某尊護法或本尊,但不太會傳施身法出來,就算傳給你,你也很難修出來,因為其中的條件太多了。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修法完畢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繼續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修護法前稍微為大家開示,因為很多人對於藏傳佛教修護法的定義不是很清楚。其實,中土的顯教也有修護法,每個寺廟中都有韋馱護法與伽藍護法。顯教中的護法是共的,也就是每座佛寺都可以修的共同護法。韋馱護法主要是保護佛法、佛寺,所以如果佛寺的人沒有修行,是為了名聞利養,整天要建什麼、義賣什麼的,韋馱護法是不會來的。韋馱護法是屬於天界的天帝,誓言護持三寶。

大家看到的伽藍護法則是以關公做為代表,屬於世間的護法,也就是還沒有解脫輪迴的力量,還是在世間裡,但是因為有願力要護持佛法,所以在這個過程中修行。表面上看起來是以關公做為護法,事實上裡面有很多護持三寶的種種護法。在《地藏經》中提到有很多鬼王護持修行人,當鬼王或龍與某位修行人有因緣,就會護持他。但重點在於此人是否為修行人,如果不是修行人,鬼王也不會護持。其實在藏傳佛教中,有些傳承、佛寺也修關公的法本,很多人不知道,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跟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20幾年,對許多事情都很清楚。

很多人以為關公是中國的,其實不然。當初文成公主出嫁西藏時,將儒家、道教與佛法都帶去西藏,西藏有很多文化都是從當時開始。藏傳佛教四大教派為黃、紅、白、花,四大教派都會修護法,最重要的都是要護持真正發菩提心、學習佛法的人。行者若此生真正發心修習佛法,在很多意外中都會受到保護。行者閉關時,也一定必須求護法保護關房。在藏傳佛教中,護法分為共與不共,共就是四大教派都修的護法,像是瑪哈噶拉,但是每個教派傳承中的瑪哈噶拉法本也都不一樣,有些修二臂,有些則是修四臂,都不一樣,端看傳承而定。

直貢噶舉所修的不共護法是阿奇度母,是直貢噶舉專修的護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也都會傳到阿奇護法的法本。在寧瑪巴中有9大護法,阿奇護法也是其中之一。直貢噶舉的護法除了阿奇、瑪哈噶拉之外,還有一尊智瑪護法。智瑪是不公開修、也不傳的,在金剛舞影片中有一尊身形矮小、面紅的護法就是智瑪。只要是真正發心的出家眾與仁波切,連想都不用想、修都不用修,就會受到智瑪護法主動的保護。直貢噶舉有3尊護法,其中阿奇最為特別,因為是祖師 吉天頌恭的祖母,願力是要保護發心學習直貢傳承的法子。

在法本中提到,阿奇本身有淨土,以顯教經典來說就是已成佛果,有自己的淨土。也就是說,行者此生若專修阿奇,便能往生阿奇的淨土。藏傳佛教的護法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智慧型,另一類則是世間型。世間型的護法,可能是某一位出家人、仁波切、在家人祖先的鬼,也可能是被降伏的當地山神或鬼,或是跟行者有緣而做為行者本人的護法。

這些世間的護法很在意儀軌,若儀軌稍微有些差錯、修法地點不對,他們都會不開心。修護法並非隨處可修,除非是智慧型的護法,像是阿奇已經是八地以上的法身菩薩,當然在任何地方修都可以相應。如果是世間型的護法,一定要帶著他的法像,也有很多儀軌。此外,若沒有經過口傳,就不能修護法。為什麼這麼嚴格?因為無論是智慧型或世間型的護法,身邊都有很多眷屬,這些眷屬有很濃厚的人的習性,若是墮入到鬼道、魔道,就有很強的嗔恨心,只是降伏於某一位仁波切、修行人或傳承。

有一座佛學院剛開始時,所有的喇嘛都希望佛學院能興旺,因此全部都去修護法。修了幾個月,裡面意見經常不合,而且常吵架,於是他們來請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是因為他們每個人修的護法不一樣,所以吵架。這是事實,並不是護法與護法吵架,而是護法身邊的眷屬吵架。

以阿奇護法為例,身邊的眷屬包括長壽五姊妹與地行母,地行母之外還有,而且阿奇本身就有4個不同的護法。因此,你們不要以為傳到護法後每天修就有用,除非傳法給你的是傳承中已經得到心法的行者,護法才會過來。護法過來是幫助你們消除修行路上的障礙與非時而死,而絕對不是幫助你們去打架或解決世間的事。你們不要以為修阿奇護法能讓孩子考好一點,沒這回事,是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唸才有用,你們唸真的沒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孩子曾經說過,有一位朋友的朋友與他不相識,卻突然問他:「你父親是不是修密宗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孩子表示確實如此,對方接著說:「你父親很厲害,你的身邊都是他派來的護法。」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孩子想動也動不了,因為護法很厲害,會幫忙盯著。

很多人有迷信的觀念,以為每天修護法就會很好,也會得到護法的保護。大家要弄清楚護法的工作,如果你已經依止一位上師,而且已經下決定出離輪迴世間、不回頭看世俗的事情,下決定不將名聞利養的事情放在心裡面,如此修護法才有用。否則的話,只是修一個小小的保護,讓鬼不能來你家。所以,如果再有弟子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在家看到鬼,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趕他走,因為他不信,有阿奇護法在,怎麼會有鬼呢?說自己看到鬼的,真的是活見鬼,既然活見鬼就是鬼類,也就是沒有好好改變自己、好好學佛。

為什麼在藏傳佛教中每天都要修護法?在顯教中要修早課、晚課,早課是提醒自己是出家人,今天的生活要像個出家人;晚課則是提醒自己,想想自己今日所做的事像不像個出家人?如果不像就要懺悔。能夠這一生出家的人,基本上都是福報不是很圓滿。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這句話,很多人會罵:「不是說有福才能出家嗎?」如果真的有福,就會成為轉輪聖王,像是法王或仁波切。出家人之所以這一生福報不是很好,因為缺很多資糧,所謂「福」與「智慧」的資糧。

這一世有出家的因緣,只不過是因為過去世有閉過八關齋戒、守戒守得很好。然而,這一世得了出家的因緣,自己更要珍惜,因為出家斷了很多世俗的煩惱;沒有世俗的煩惱,更要加倍專注於自己的生死大事,而不是認為哪一種法門或哪一位仁波切對你有用。如果你沒有緣,見到法王也沒用,因為法王是幫仁波切,而不是幫一般的信眾。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開示一下關於護法的事,是要大家不要迷信,不要以為自己修了護法,到任何地方就是無敵鐵金剛。你若是沒有守戒、發心,不管護法多厲害,都無法保護你,一定要你自己先做對,才能得到護法保護。簡單來說,若有人搶錢、殺人,警察也不會保護他,護法也是如此,雖不會抓你,但也不會保護你。「護」顧名思義就是保護,「法」就是一切依佛法而修行的人。護法並非如民間信仰中所說的千里眼、順風耳在前開道、驅趕鬼眾,如果護法具備威德力,不用趕鬼眾,鬼眾都會自動退避三舍、跑得很遠。仁欽多吉仁波切自謙是小小的修行人,都有能力讓日本的鬼跑掉,何況是一尊護法?

護法不是用趕的,而是以慈悲力、威德力來降伏眾生。因此,修護法不要迷信,看看自己有沒有發心,而且要弄清楚自己所修的是世間型或智慧型的護法。如果是世間型的護法,到別人的道場千萬不要修,到時候會出狀況。不是道場會出狀況,而是你會出狀況,因為護法不同類,怎麼會讓他進來?不讓你修的世間護法進來,他可能就會生氣了。

不要以為修護法就沒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很多人修錯護法反而出事。大家不要迷信,在顯教中之所以只教大家念佛、唸一下,而沒有特別去拜與修韋馱護法與伽藍護法,就是怕大家迷信。人都會起貪念,聽到是護法就認為是要來保護自己,以為做任何事,護法都會來保護。因此,在中國顯教中不教信眾去做這些,只是告訴他們念佛就好,因為漢人很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沒錢;因為怕沒錢,也就什麼都敢做了。

護法不隨便傳,也不隨便修,而且要弄清楚自己修的護法是哪一類:出世間或世間?清楚自己修護法的心態是為了什麼。在阿奇的法本中清楚提到,修護法是幫助我們成就佛法的事業及抱負,也就是做到你的想法,而沒有提到幫助任何世間的事。因此,如果你拿到的法本中有提到世間的事情,那你修的護法絕對是世間的。若是世間的護法,就不能隨意在任何地方修,這樣不是很好。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至此,大家要弄清楚,不要修護法修出事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修持阿奇護法與迴向儀軌,並繼續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在藏傳佛教中雖然分為四個傳承:寧瑪、噶舉、格魯與薩迦,無論如何結論都是希望眾生能夠解脫生死、早證佛果。薩迦派又稱為花教,法王是在家的,薩迦採世襲制,每一代法王都是在家的,薩迦的特色就是由在家的法王帶領四眾修行,歷史上曾經在西藏有很大的勢力。根據歷史記載,格魯派是宗喀巴在直貢噶舉學習圓滿後、離開直貢噶舉而創立的。寧瑪派是蓮師帶入的佛法,也可以遠溯至噶陀派,由阿底峽尊者將顯教帶入西藏。

噶舉派比較特殊,是從印度傳入,祖師是帝洛巴、那洛巴,兩位都是印度人,也都是在家的,在修行之前,一位是打魚的,另一位則是打獵的。那洛巴傳給馬爾巴尊者,馬爾巴尊者是西藏人,被稱為大譯師,將很多梵文法本翻為藏文。馬爾巴尊者到過印度3次,每一次都從西藏帶很多黃金到印度求法,也是在家的。接著則是密勒日巴尊者,密勒日巴尊者雖然一生沒有結婚,但是現的是在家相。再來則是岡波巴大師,在還沒學習佛法之前,岡波巴大師是一位在家的藏醫,有娶妻生子。當時西藏有流行病,因為妻兒都死了,岡波巴大師覺得很悲哀,而去求見密勒日巴尊者。

岡波巴大師在學噶舉派之前是學寧瑪的,見了密勒日巴尊者後就出家,而後收了很多弟子。噶舉派有所謂的四大八小,其實不是指傳承的大小、人數多寡或法的大小,而是岡波巴大師直接傳法的四個弟子稱為四大,弟子們再傳出來的稱為八小。岡波巴大師傳給帕摩竹巴,而帕摩竹巴傳給 吉天頌恭,則是直貢噶舉的傳承。

在歷史上曾有「山是直貢山,壩是直貢壩」的說法,因為 吉天頌恭在世時,曾有18萬名出家眾追隨學習佛法。噶舉派分為很多支派,包括直貢噶舉、噶瑪噶舉、竹巴噶舉、達隆噶舉等等,其中的分別只是在於上師、地域與因緣的不同。因為有些地區不同,多瑪(食子)與儀軌也有些不一樣,但無論如何,只要是噶舉派就一定要傳大手印。要學大手印,一定要修滿不共四加行才能接受傳法,不是想學就能學。

不共四加行最重要的是最後的上師相應法,很多人以為靠自己修就行,其實不然。如果沒有上師口傳上師相應法,你再拜也沒用。照規定,上師相應法閉關修完後,還需要上師幫你修火供。在古代時,如果出家人要修不共四加行,就要閉3年關,直貢噶舉至今仍是如此。在這3年閉關期間,行者不能離開某個地方,或許是某一座佛寺,也不能剃頭髮。因此,有時你們看到出家人有頭髮綁了個髻,就是剛閉完3年關。什麼時候再剃髮呢?就是當他的傳法上師再修火供,火供的次數不一定,端看其因緣,修完火供之後,會再傳本尊,此時才可以剃髮。

很多人都有個迷思,以為一定要跟著西藏人,才能學到藏傳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批評,但不管如何,西藏人與我們的思維模式與習慣有些不同,有時邏輯也不太一樣。就算他會講華語,但若不了解華人的心態,在傳法時就容易有很多誤區,因為彼此間不了解、不好意思問等等。大家有時會產生迷信,以為西藏人就是很厲害,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直貢噶舉幾十年,知道有成就的修行人沒有幾個。

大家既然要學佛,很多事情就要配合,不是以為跑到印度住個幾年就能修得到。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公開講,你們不是西藏人,他們有很多法門是不會輕易傳給你們的,包括護法都會分開,因為這是他們最重要的東西,所以不輕易傳。你想皈依,他會讓你皈依;你想學,他也會傳一些東西給你。但是,對於瑜伽部與無上瑜伽部的法門,就算傳給你,他不做解釋,你也修不出來。就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在傳法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開示:「雖然每個仁波切都有這個法本,但是不知道怎麼用,現在教你。」

很多人認為自己遇到一位西藏轉世幾次的行者就以為不得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碰過一位轉世14次的行者,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或許也轉世了24次。這都沒用的,大家不要相信這種,最重要是這一世,過去世只是紀錄。如果行者過去世真的有修,這一世修行的速度會快很多、障礙少很多。如果這一生不修也沒用,仁欽多吉仁波切常看到很多人過去世修得很好,這一世卻不是如此。

現在提到轉世有個特色,會說是某位行者身、語、意的化身,有行者據說有23個化身轉世,某人則是語的化身之一,也就是1/23,還要補足其他的22/23,才是語的全部。為什麼要說是23個?一定有其中的原因,可能這23個要聚在一起幫助教派與眾生,也可能是這23個輪流來,其中有很多可能性,這是只有佛菩薩才看得通的事。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親口告訴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年四大教派的領導者開會決議停止認證轉世,過去若是確認過就確認過,未來不會再有新的。這也就是說,已經登記的就是登記好了,沒有登記的就是假的。大家不要再迷信這個,學佛要弄清楚,不要一步錯就步步錯,錯到哪裡去都不知。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因為有些許福報,才會一學藏傳佛教就得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過程中,也有很多其他教派勾引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這是緣,因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會講國語,否則的話在溝通方面會很麻煩。

很多西藏人雖然會講華語,但是在邏輯性方面跟我們很不一樣。舉例來說,我們認為做事情是12345,他們可能是從1跳到5,因為隨緣,再不行的話就修護法。我們做事並非如此,因此大家之間就有些隔閡。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跟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緣很深,所以這一生碰到 直貢澈贊法王,而剛好 直貢澈贊法王有學過國語,又在美國待過,所以 直貢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講話時都是廣東國語、西藏國語,再加上西藏英文、廣東英文來溝通的。

你們不要以為對方可以聽國語,就聽得懂你講的國語。因為大家講的臺灣國語與大陸國語不同,他們在那邊學的,所以學到的用詞與這邊不同。你們以為自己講的應該能讓對方聽懂,其實是聽不懂的。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時,會講1次、2次、3次,直至觀察到 直貢澈贊法王的臉色是確實知道。因為是幾個文化加起來,不要以為我們在這邊講國語,他也講國語,應該可以溝通,不一樣的。他接受的就是那邊講的中文,所以聽了你的臺灣國語,他要經過北京國語,再經過西藏人的想法才會有反應。

很多人跑去對著西藏人說一堆話,他們聽著你講,雖然會微笑地點頭,到最後卻問旁邊的人:「他說什麼?」所以,你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比較好溝通。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5 月 0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