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3月23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這個機會在此讚揚及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及家人的經過。

她是在1999年(民國88年)皈依,因為孩子,所以有因緣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孩子正値叛逆期,常常不回家,她因長期擔心害怕,開始憂鬱、失眠,後來必須靠安眠藥才能入睡。在一次服藥後引發藥物中毒,而感染了史蒂文強森症候群,她全身潰爛發燒住進了醫院,當時主治醫師正好是謝師兄,他向她提起他皈依一位很厲害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有需要的話可以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幫助。

但是她遲遲沒有去,因為她全家都是天主教徒,父親及姐姐都在教會工作,她不可能去改變她的宗教信仰,家人也不會同意。兩個月過去了,她仍然在痛苦裡輪迴。有一天她突然想起謝師兄提到的這位很厲害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想或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給她幫助。下班後她就直奔過去,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有什麼事,她大略報告了原因,同時告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是天主教徒,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很簡單地告訴她:佛教是講因緣、因果,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它的因緣、因果。佛教的前半段是在教育,至於你以後要不要學佛修行,那是以後的事。並告訴她道場每週日有佛法開示可以過去聽,同時很慈悲地叫她帶孩子過去。

因當時正好要過年,孩子很多天沒回家了;孩子和父親的關係極為火爆,只要見面隨時會起衝突甚至打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免孩子與父親起衝突而墮入無間地獄,特別交代她拿點錢讓孩子在外面過年,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雲南回來再幫她修法,並再三叮嚀她一定要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去做,不然她會害兒子下無間地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像父親一樣很擔心地、一直重複問她:知不知道?她點點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放心。

她存著感恩的心離開,並遵照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去做,過了一陣子,許多事情真的有所改變,因此她生起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心。之後她到道場聆聽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開示心、痛苦與快樂,那段期間她全靠這幾卷錄音帶過日子,一直重複地一聽再聽,才開始了解一點點因果、因緣,知道一切都是她自己做的,只有去接受、面對、懺悔,並且以後不再犯。

當她起了這個念頭後,以前認為很苦的事都不再那麼苦了。後來她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出版《快樂與痛苦》這本書時,心中很震撼、很歡喜,這真的是一本利益眾生的佛書啊!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眾生的苦,聽了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2個月後,她決定要皈依,最主要的原因有三:一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個念頭、每一動作都是為眾生,完全沒有想到自己。二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是與生活結合在一起,並要求弟子們落實在生活中。三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嚴,這樣她才能真正改變自己、改變她的未來。這和她以前在外面聽到、看到的不一樣,這真的是一位大修行者,因此更堅定她要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心。

因為她很久沒有到教堂,她以前的本堂神父特別來看她,問她怎麼這麼久沒進教堂?她告訴神父她已皈依藏傳佛教直貢噶舉一位很厲害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始神父很錯愕,覺得她信奉了近40年的天主教,怎麼說離開就離開?他笑著對她說:你是天主教的叛徒。她告訴他,每個人的因緣不同,同時也跟他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頗瓦法的瑞相及慈悲度眾的事給他聽,他聽了之後覺得不可思議,也很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說:你的上師很了不起。之後他再也沒有來找她去教堂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能很順利地把這件事處理好,也沒有造成別人的煩惱。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是幫助她,也幫助她的家人。她母親年事已高,但是一直沒有因緣福報求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知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她沒有如實修行、沒有改好。但母親一直讓她很罣礙,她曾異想天開地在母親94歲那年,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我母親是天主教徒,她已九十幾歲了,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在母親往生時幫母親修頗瓦法。她自以為去求,求到了就安心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開示:你母親沒有見過我,你要我怎麼幫她?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她的供養。

事後她覺得自己很自私、很可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再開示弟子們,佛經上有記載,要往生阿彌陀佛淨土,必須是不得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才行。她母親沒有見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吃素、也沒有修十善法,根本不符合條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開示過,即使答應了,到時候也未必能得到,因緣錯綜複雜,隨時在變。她學佛這麼多年,但是一想到自己,就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拋諸腦後,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可惡,她很慚愧、很自責,但是她還是忍不住會在每天修阿奇護法時祈求護法讓母親往生時能夠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不要受到醫療的痛苦。

她母親在96歲那年檢查出大腸癌,醫生要母親開刀,然而家中有不同的意見,她和兒子堅持不讓母親開刀,後來由母親自己決定,母親選擇不開刀。母親於去年(2013年)6月101歲在家中自然往生,母親在生前完全沒有受到大腸癌影響,一切都跟正常人一樣,沒有進過醫院,這些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與護佑,母親往生後也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與殊勝的施身法超度,她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感激絕非文字所能表達。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姪子超度。6年前她二哥的兒子在一場車禍中往生,哥哥嫂嫂對突如其來的喪子之痛不知所措,她和兒子極力勸哥哥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告訴哥哥,像這種車禍往生的亡者,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辦法幫他。為了孩子,她哥哥擺脫天主教的包袱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由於事發當天剛好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接見信眾,下午5點左右她帶著哥哥、嫂嫂兩人趕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過當天沒有因緣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就留下了姓名。他們沒想到,晚間7點就接到師兄的來電告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知道她姪子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開示說:車禍往生的亡者,透過顯宗的儀式或拜懺是沒有辦法得度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還沒見到她哥哥和嫂嫂時,就同意他們參加當月舉辦的施身法法會,她和哥哥嫂嫂都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悲力與大願力。

次週週六,她哥哥嫂嫂一家人再次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哥哥有什麼事,他說兒子車禍往生,求 仁波切幫他去好的地方。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什麼是好的地方?你要說說看,我才能看有沒有辦法幫你。」但她哥哥因為從沒有接觸過佛法,就支支吾吾地回答:「因為我沒有學過佛法,請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對她哥哥說:「我知道你們都不是學佛的人,現在事情發生了才臨時抱佛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入定中,觀到姪子事發當時心臟破裂,並告訴哥哥嫂嫂:你兒子是來報恩的,他讓你們有因緣接觸到佛法。同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答應於施身法法會中超度她的姪子。

由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攝受力,她哥哥在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每天都前去跪求。在施身法法會之前她的姪子便已火化,頭蓋骨上有一個工整的圓孔,骨頭呈現粉紅色與翠綠色,這些都是頗瓦法的殊勝瑞相。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自己的生命與福報幫助姪子,讓姪子從極端痛苦中解脫。而她卻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沒有供養心、也沒有感恩心。她沒有在一開始就真心供養,事後看見了頗瓦法的瑞相才去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是看見了才相信,不收她的供養、並罰她穿藍背心。殊不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要一動念就可利益到眾生,根本不需要修法,她真的愚痴到極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生命幫助姪子,而她卻一點供養心及感恩心都沒有,她真的是罪該萬死,只能不斷地懺悔再懺悔。

接著她也要在此發露懺悔:她曾經在多瑪組,當時多瑪組為購買物品設有基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道場的金錢、財務一向清清楚楚,不容有金錢借貸及設基金等事。她皈依這麼多年,明知這是不對的,卻沒有立即去制止,只想當爛好人。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此事停止法會,讓所有師兄及眾生無法參加法會,她懺悔這都是她的錯,她自知罪業深重,在此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也向所有的師兄及眾生懺悔。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擔任組長,能夠為師兄服務,但是她沒有盡心盡力把組內事情做好,也沒有真正地去關心組員。組內一位師兄的先生從事葷食工作,她沒有積極關心、了解,也沒有去處理,還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在這位師兄的先生辭去葷食工作、但還未找到工作的期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個月還幫助這位師兄生活費。她真的覺得自己很對不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時組長及聯絡師兄被罰一個月不能參加法會、不能供養、不能參加尼泊爾法會團,她至誠懺悔,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她藉此機會跟同組師兄說對不起。不能參加法會,只能在樓下的日子,看見來來往往的人車、見不到上師,她覺得自己像塊浮木,法會結束後大家一起跑到停車場出口的對面恭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車離開。以前她認為世間很多事情很苦,現在才深深體會到,見不到上師、不能參加法會才是最苦的事,她深深地懺悔。

去年(2013年),她兒子參加印度拉達克法會,在飯店內看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沒有恭敬合掌,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恭敬心,被罰脫寶吉祥弟子背心,不能進道場。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教導孩子,身為母親,連最基本的恭敬心她都沒有把孩子教好,她覺得很慚愧、很自責。最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特別開示恭敬心的重要性,對有恩於自己的上師都沒有恭敬心,那還會對誰有恭敬心呢?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從小沒有把孩子教好,自己也沒有如實修行,同樣在共業中,她懺悔。

她懺悔自己沒有如實地修行五戒、十善,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兩舌、惡口,她全部犯過。她自以為是、沒有依教奉行、沒有把《佛子行三十七頌》用在生活中,連最基本的聽話也沒有做到,她懺悔。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恭敬心、供養心、感恩心,她懺悔。她沒有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如實地用在生活中,也沒有精進地修行,她懺悔。她不孝順父母,常常令母親擔心煩惱,兒子在叛逆期時她常常發脾氣,並把氣發洩在母親身上,讓母親傷心難過,她懺悔。

她小時候曾經偷母親的錢去買東西吃,在公家機關上班利用公家的資源,處理私人的事,偷公家的時間,把公家的文具帶回家使用,犯了偷盜的戒,她懺悔。她曾經傷害了無數的眾生,包括曾經墮胎,用開水燙死蜈蚣、壁虎、螞蟻等,舉凡天上飛的、地上走的、水裡游的她都吃過,小時候在溪邊捉蝌蚪、青蛙來養,卻把牠們養死,抓蜻蜓、金龜子來玩,還把牠們玩死,她懺悔。她為自己的起心動念,包括貪念、嗔念、惡念、邪念、齷齪的念頭、利益自己的念頭等及貪、嗔、痴、慢、疑所做種種的惡業,她懺悔。

她反省自己這一世所做的惡業就已經是天文數字了,更何況生生世世。她也已經60幾歲了,才驚覺到時間不多了,一定要在這一世好好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實實在在地學佛修行,不要再輪迴,每輪迴一次,就為自己製造更多的惡業。她對這一世及累世所做的種種惡業至誠懺悔,並下定決心永不再犯。

她祈願曾經被她傷害的眾生都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與超度。如果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與加持,她早已家破人亡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恩德,絕非感恩二字所能表達,她唯有在未來有限的生命中,珍惜每一天,精進努力學佛修行,為斷輪迴做好準備工作。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直貢噶舉教派法脈永流傳。

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布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今日法會不放法帶,也不聽法帶,最主要的原因是負責法務的弟子。直貢噶舉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中,在多瑪前面有一尊祖師像,上面有一支金剛杵。負責法務的弟子直接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營的珠寶店估價,詢問是否能夠製作。這件事沒有先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也沒有請示,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代表負責法務的弟子認為自己可以升座說法了。重點是他先斬後奏,不然就是他認為珠寶店沒事做,所以才要做這件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位弟子是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死了嗎?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死,他就要造反了?所以,今天的法會將由這位弟子發言整整1個小時,之後的1個小時則由其他法務組弟子發言,不能少1分鐘。他們必須要講出他們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以及學了哪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若他們講的內容不是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時所開示的,在座的與會大眾聽到時,要在下面直接地糾正他們,告訴他們講得不對。如果他們講得不對,而大家沒有糾正的話,在座的大家全部都會被趕走。

理事長表示報告到此,並強調要講滿2個小時,1分鐘都不能少,少則要受罰。如果受罰弟子講的內容也是胡說八道,罰他的人也要上前發言。接著將由這位負責法務的弟子發言,重點是因為他沒有先報告、請示上師,因為任何有關法務的事情,都應該要先請示上師。

接著,負責法務的弟子開始發言。

他表示自己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有18年,上師所教導的每一件事情、點點滴滴,都點出他在跟隨上師學佛過程中的問題與無數的過錯。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無怨無悔地教導他要如何在學佛的道路上改變自己過往的惡習,但是他這麼多年來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都沒有澈底好好地修改自己的惡習,還是我行我素,才會有今天的惡果,因為自己所做的都顯現在行為上,在在顯示他都沒有好好地運用在生活之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六不厭其煩地在法座上接見信眾,以前在舊道場是每週五與週日有法會,後來在外面舉辦法會時,甚至在SARS期間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無怨無悔地辦很多法會利益眾生。他跟隨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邊,看到上師如此無怨無悔地幫助眾生離苦得樂,他自己卻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去修改惡行敗德之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人道不成,佛道怎麼能成?這就是說我們若是連人都沒做好,怎能在學佛的道路上有所成就?

他表示自己心裡永遠都是貪、嗔、痴、慢、疑,也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的: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他回想自己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多年,所作所為、起心動念確實如此,每件事情都想到要利益自己,都是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沒有把上師放在第一位。試想,今天若是在公司中上班,所做的每一件事也都要向老闆報告,老闆認可之後,才會開始往下進行,做評估、估價、回報等等一系列的動作。他反省自己為什麼學佛之後,就不會去處理這些事了呢?

法務是很重要的事,因為稍有不慎,做錯一點就影響深遠,傷害到無數的眾生而不自知。這件事在在顯示他在做人處事方面,確實是有非常不合情、不合理的情況,而且一再發生,他也沒有去深刻檢討自己所犯的錯。即使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多年來的教導,他還是我行我素。在貪的方面,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開示,我們的心中不斷有貪、嗔、痴三毒圍繞,但是他自己一直沒有發覺而不自知。

最近,要更換壇城區的地毯時,事先也沒有詳細報告,便開始進行詢價。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但他負責這件事,卻沒有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他自問自己的心有多惡?但是他還是沒有反省。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教導大家每天要反省,有沒有去思維所學的佛法?但是法會結束後,他還是我行我素,左耳聽完,就從右耳出去了,沒有將上師所教導的事情落實在生活的點點滴滴中、去修改自己。

上師所講的話,他都沒有依教奉行。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教導我們,如果不依據《佛子行三十七》的條件去檢視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什麼資格可以稱為佛弟子?在舊道場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曾經很詳細地開示《佛子行三十七》。經過這麼多年,道場現址於2004年成立,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清清楚楚、只有一套,但是他心裡卻是用自己的想法,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大家只會去做對自己有利的,只去聽對自己有幫助的,並沒有依教奉行。

他記得開始在外面跑法會的時候,那時有了阿奇佛母的法照,也是目前弟子們所領到的法照。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法會中宣布要發阿奇的法照給每一位弟子。但是法會結束後,他又用自己的想法去處理,所以法會後在發法照時,質就變了。有人說法照成本很貴,是不是一家拿一份?結果,就整個變質了。因此,就發生了退法照事件。2個月後,有弟子全家拿了好幾張法照,於是退回法照。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為什麼要退法照?」當場沒有弟子承認負責此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馬上下法座,並開示若這件事沒弄清楚,便從此不升座。

他因為自己一個自以為是的念頭,差點就讓無數的眾生從此沒有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到之處,六道眾生都能得度,因為他的過錯,將面臨停辦所有的法會。他記得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召集相關人員在舊道場開會,問此事發生的由來,但大家都講不出個所以然來。突然間,仁欽多吉仁波切轉向他,並說:「你來說。」那時,他就嚎啕大哭,覺得事情是因為他沒有依教奉行,沒有依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去執行,而是用自己的想法讓一家拿一份,所以才會發生退法照事件。他認為整個過錯都在自己身上,因此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他趕走,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利益眾生。

事隔這麼多年,今天他還是犯了同樣的錯誤,他自認沒有資格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他做每件事情,只要自己覺得爽、覺得對就去做,不管上師在哪裡。他完全沒有尊重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上師一點恭敬心都沒有。他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是在做表面功夫,外表像是在恭敬,但是在內心中都一直在抗拒,還是用自己的想法與惡習在做事,完全忘記上師所教的佛法。

他記得之前學習製作多瑪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安排了南珠堪布來教授弟子們。當時,他們從舊道場拿了蓋腿布,鋪在學多瑪的室內地面上,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此事,就於法會中重重呵責:蓋腿布是道場的常住物品,你們是想下金剛地獄嗎?隨隨便便做事情,為什麼不拿自己家的床單來鋪呢?為什麼拿道場的蓋腿布鋪在地上呢?

他在做每件事情,都是用自己認為可以的方法處理,完全沒有想到是犯了多大的惡。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的呵責與懲罰,他也不知自己犯了錯,而且即便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樣的教導,這段期間他還是沒有改,還是如此處理事情。他皈依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教導過「諸惡莫作」,他所作的惡不知其數、難以數計,而且還是不斷地作惡。所教的「眾善奉行」,他又做了哪些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我們沒有能力做善事,若非上師的教導與帶領,讓弟子有機會不斷參加法會,在學佛的道路上才能累積一點福報。但是他回過頭來看,這些福報又因他隨隨便便、彈指之間所作的惡而又沒有了。如此一來,他要怎麼才能解脫生死輪迴?今天若是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一定壓不住自己所犯的惡,而一定會我行我素,讓惡發芽、茁壯。他如果不聽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好好去改自己,去改貪、嗔、痴等惡,在現世中就會看到自己在地獄中輪迴。

早期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帶是以VCD錄製,後來改成DVD。當時,讓大家先登記,因為製作DVD需要時間與數量,每一組登記完後回報。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宣布DVD的價格,而原來以VCD製作時的價格比較便宜,很多弟子因為價格就修改了原先登記的數量。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賣DVD給這些弟子,他也是其中一位。因為他們沒有思考要做到承諾過的事情,更何況跟冤親債主承諾要好好學習佛法、解脫輪迴,他們才能跟著得度。從這個小處就知道,他連承諾都做不到,在學佛、做人處事方面也會經常做不到承諾的事,如何能夠解脫輪迴?

在SARS期間,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們護輪,指示各組統計數量。當時,他負責第六組,結果到了回報的時間,卻沒有回報。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發護輪,總要知道數量,要不然怎麼準備?但是,他依然故我,把眾生的事情放在後面,自己的事情則放在第一位。因此,當於法會中發護輪時,全部弟子都有發到,只有他那一組,因為他我行我素的行為,而整組沒有拿到,等到有剩下的才排隊去領取。他也因此被罰不能參加法會,被趕到門外。當時,他還要做法務的事,整整有1年的時間,他做完該做的事,就要到門外恭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學佛的道路上若是資糧不夠,真的是修不上去。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辦這麼多法會,目的也是讓大家迅速累積一點點的福報,能在學佛的道路上減少一些障礙。但是,他所做的事情好不容易累積了一點點福報,就又開始作惡。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沒有供養就沒有福報,不是金錢的問題,而是心不對的問題,沒有恭敬哪來福報?但是,我們都很容易疏忽,只做表面的恭敬,沒有好好去做上師所教的事,去深思上師所講的每一句話的用意,是要教導我們如何去改變。但是,他並沒有接受。

他因為自己自以為是、我行我素、根深蒂固的惡習,所以在做事時就反映出不恭敬。甚至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的修行儀軌、持咒等,他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做,以為湊滿數字就OK,還是拜拜教的心理、求保佑的心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該教的佛法都教了,做不做是你們自己決定。若非上師好好地監督,他怎麼能做到這些功課呢?

此時,一位弟子舉手,並發言指正:剛才主要聽到,都是負責法務的弟子做錯的事,但是沒有聽到他要如何做、怎麼改。仁欽多吉仁波切曾教導認錯並非修行,而是要懺悔。懺悔是包括知道從何改起,或許他是怕講錯而不太敢講,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要公開講所學的佛法,而不是認錯,所以還是請他講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大家要如何改?改在哪裡?

接著,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弟子的指正,並繼續發言。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用意是讓我們聽進去之後,去修改自己的惡習與不對之處,而不是週末來聽完上師教導,回去之後、工作時就將這些事情忘了,學佛是要每天好好反省自己。剛才發言的師兄要他說明做錯要如何去改?他感謝師兄的指正,並表示除了自己平常的反省之外,也需要每位師兄彼此之間對他的督促,應該直接指正他有不對之處與錯誤。當他在做每件事時,做法上都會以自認為對的方式來執行,而沒有去想到在執行時是否傷害到其他人,起心動念都是為自己。

雖然他已經皈依了18年,但所犯的錯也相當地多,剛才所講的例子也代表他在做法務的事時,很容易用自己的想法去做,而沒有把上師放在第一位、恭敬上師。前面他提到,在外面做事情,也是要向老闆報告,意思是一樣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曾教導,一切與佛法、法務有關的,都要向上師報告完才去做。今天發生這件事,是因為他做這件事前,沒有先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就貿然請多瑪組師兄去估價,顯見他做事都沒有考慮清楚後果,認為是對的,就叫他們去做。

其中最重要的涵義就是如理事長所說的,上師還在就先斬後奏,沒有把上師放在眼裡,沒有尊重上師,這是非常嚴重的事情。他之所以會有這種動作出現,也是平常在做事時,已經養成如此的惡習。所以,當某件事到自己手上時,他就會用這種方式去處理,而沒有考慮周全、嚴謹,在學佛的道路上也是一樣。

此時,有一位弟子發言指正:應該是在還沒有想要去做之前,就要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

負責法務的弟子表示認同,因為沒有請示,就代表他自己做決定。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指示,既然如此就叫他升法座講法,因為他心裡沒有上師,只有自己。這是很嚴重、很嚴重的事,他犯了錯而不自知。

此時,有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她剛才聽到負責法務的弟子提到「尊重」,對長輩要有基本的尊重,但是前幾週在法會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是要對上師「恭敬」,她所聽到的是要對上師完全地投降,沒有自己的想法而完全地對上師投降。這是否就是此次事件的重點?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弟子的指正,表示確實是如此,因為沒有恭敬上師就沒有供養,若沒有供養,哪來的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有沒有做到完全地投降?他18年來還是沒有投降,沒有去做上師所講的話,也許只做了一半,另外一半就用自己的想法了。

此時,一位弟子發言指正:他聽到負責法務的弟子一直在認錯與懺悔,但是改的部分,只聽到他說自己沒有恭敬心、沒有做到、沒有懺悔心。他認為負責法務的弟子不是福報不夠,而是福報太好,因為他在道場中恭敬上師,離開後不是不能改,可能真的是福報太好,離開之後平常還不錯,所以就不改。仁欽多吉仁波切平常開示大家要如何去改,像是無常觀、因緣觀、信因果,如果這些逐段都有做到,應該會增加恭敬心。根據平常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要起恭敬心,如果沒有用這些方法與程序,不是用另外方法就能做到恭敬上師,但是剛才聽負責法務的師兄發言時,都沒有提到這些部分,代表他平常不是福報不好,而是福報太好了。

負責法務的弟子表示認同,並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這確實是他很大的問題點。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經開示過,問題是他的驕傲心,他以為自己在旁邊做法務的事情,以為學很多,法會後回去就全部丟在一邊,以為自己福報很好,他確實內心深處存在著這種想法,因此沒有澈底反省去思維自己每天有沒有做到上師所教導的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驕傲、貢高我慢的心在學佛的道路上是很嚴重的障礙,如果不去修改、滿足現狀,就不會去改,而日以繼夜地自然而然顯露出這種惡習。

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剛才聽負責法務的師兄提到不願意改自己做事的態度,他認為不是不願意改,而是因為貢高我慢,不把上師看在眼裡,導致會做出自以為是的事。

一位被收回寶吉祥弟子背心的信眾發言指正:在恭敬心方面,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多次提醒大家,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做任何事,計畫好之後,一定向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之後才執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事一定比我們仔細、精確,但是也會經過 直貢澈贊法王同意之後才行動。負責法務的師兄當時的計畫應該也是相當完美的,但是在恭敬心方面,應該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還是要向上師報告之後再做,我們到底不是上師,在法的方面一定不如上師的細心與完整。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確實如此。他做每件事情時,因為沒有將上師放在心裡,而以自己認為對的方式去做,不起恭敬心,自然而然地很容易就做錯事。剛才這位師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即使是很小的法,也都會請示上師,待上師同意之後才去做。他跟隨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旁邊,皈依了這麼多年,又負責法務的事,實在是沒有資格說自己負責,若非上師讓他能夠累積這麼一點點因緣福報,怎麼可能能夠跟隨在上師旁邊?

這麼多年來,他發現自己所做的每件事都是恭敬心不足,常常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這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在學佛的道路上不厭其煩地教導弟子。但是,他都沒有依教奉行,才會一再地做錯事情。上師每次法會中都會讓大家唸《佛子行三十七》,但是他唸歸唸,沒有用來檢視自己,只是跟著唸完就結束了。

此時,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她聽到負責法務的師兄提到《佛子行三十七頌》時,都是稱《佛子行三十七》。她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到任何經典,都是完整稱呼,不曾使用簡稱。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認同。因為他內心裡不尊重佛法,所以自然而然,應該要陳述完整的事情,卻只有講一半。每次法會中唸完《佛子行三十七頌》,他到底有沒有檢視自己是否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如果連《佛子行三十七頌》都沒有做到,怎麼有資格當佛弟子,就只是一位信徒而已。到現在為止,他都還只是一位信徒,因為他沒有依照《佛子行三十七頌》中的每一點去檢視自己,所以長期下來做每件事時,都將上師所教導的事放在腦後,而照自己思維的方法去做事,才會很容易犯錯。他今天跪在上師、諸佛菩薩與 直貢澈贊法王的面前,向每位師兄與大德深刻地懺悔。

此時,一位弟子發言指正: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懺悔的重要,並給予大家很好的平臺,在法會之前讓弟子發露懺悔。最近,她發現其他弟子的懺悔很重要,因為我們往往無法發現自己的問題,她在看網站上的法會開示時就發現真的是很重要,因為當別的師兄在懺悔自己的問題時,我們也能反觀到自己的問題。我們總以為自己是對的,但卻無法看到自己無形中犯了很多的錯。但是,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大家的法會開示中,最近她突然能從別的師兄的懺悔,而反觀到自己的問題。她覺得,我們的問題是沒有常常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開示,沒有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記在心裡,應該要每天如實地懺悔,因為一件事情的發生不是偶然的,而是無形中做了很多的惡而發出來的,不是一個點,而是整個面。所以,我們一直累犯,就是因為沒有往內心去懺悔。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並表示認同。師兄所道出的問題,確實是他的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小惡莫作,很多事情都是從小惡開始。他因為養成這種習慣,不斷地累積,才會爆發而做錯事情。

此時,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剛才被收回背心的師兄發言後,負責法務的師兄用錯字。師兄是提示大家,負責法務的師兄不能說他是對師兄弟「開示」。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認同。

另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剛才負責法務的師兄提到自己做決定,而沒有請示上師。她認為這是因為我們往往都認為「我知道」,所以才沒有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我們在做任何事情,重要的是要先想自己的起心動念是為了誰,應該不是自己做決定。我們都認為自己知道,太驕傲,以為自己好像都懂,覺得學越久越懂,自己對這些事情都已經知道了。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認同。他由於沒有改自己,所以就在語言、動作上流露驕傲的心,也希望每位師兄都能指正他的過錯,他自己也一定要下定決心懺悔,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導的每件事情,來反省自己內心世界,而不能像以往一樣用我行我素的心態去做事情。

此時,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大家很用心地聽負責法務師兄的發言,她先講之前所聽到的:第一,他前面提到「跑法會」。她聽了之後覺得不適當,因為法會是佛法,是非常珍貴的,不應用「跑」,而應該說「舉辦」,因為法會非常殊勝難得,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我們的都是非常珍貴的法,因此她覺得這樣會比較適當。另外,他提到希望大家給他指正,其實上師教導我們佛法,是希望我們每個人每一天每一秒都將佛法放在心中、放在日常生活裡面,不是要別人提醒我們,是我們自己要提醒自己。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認同,認為真的是自己內心世界中極端錯誤的觀念、平常的惡習所致。

另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她很慚愧,因為自己也曾做錯過很多。剛才聽到負責法務的師兄多次提到「沒供養,沒福報」,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是要真心的供養,能否請他再說明一下?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認同。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供養是要從內心的供養,而不是單指錢財的供養,包括自己內心中所做的事情是否有想到別人,而不是為了自己好而做供養。

另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剛才負責法務的師兄所說的錯,其實大家也都會犯,所以非常感謝他的分享。她認為,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要發言,其中一個重點是:由於金剛杵是屬於儀軌的一部分,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任何佛法的事,都會去請教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所以,關於儀軌的事,不管我們認為自己多了解,只要是有關佛法的事,其實都應該要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我們還沒有修到上師的果位。曾經有外國弟子因為語言的隔閡,而在週六時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該怎麼修阿奇護法。所以,我們是不是因為時間久了,所以就認為在佛法方面應該都懂了?歷年的大法會與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定會請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允許才辦,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佛法與 直貢澈贊法王的恭敬。如果我們對佛法與上師夠恭敬,任何有關佛法的事,應該都會請求上師的開示。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認同。剛才他提到,因為自己的心念不對,所以經年累月做出來的事情完全沒有恭敬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過這位弟子所講的這段內容,而他負責法務的事情,就應該要請示上師,小到每一件事情都要請示上師,才能繼續進行。他今天會犯這個錯,就是因為完全沒有恭敬上師,以為這是很小的事,所以犯下如此重大的惡業。這也是因為他平常沒有每天深刻地反省自己。

此時,一位弟子發言指正:其實一直聽負責法務的師兄講「懺」,而沒有聽到「悔」。他提到恭敬心不足,但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恭敬心會不夠、不足?聽到他說自己沒有把上師放在心裡,可是沒有聽到為什麼沒有把上師放在心裡,這是因與果的問題。沒有把上師放在心裡,是因也是果。對輪迴過患沒有恐懼,不知人生的無常,所以沒有求法的心;求法的心不足,所以沒有辦法把上師放在心裡。再者,人生真的過得太好,也不會有求法的心,所以他是真的平常福報夠,所以在這裡修行,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而不敢犯錯,但是回到平常有福報的環境中,就忽略了這些事情。如果他有依法修行,有了慈悲心,自我就少,也就會有多一點的恭敬心。自己少一點,別人就會多一點。為什麼他18年還會犯這樣的錯?其實就是他在過程中沒有恐懼輪迴過患,也沒有下很大的決心一定要解脫生死輪迴。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師兄的指正,並表示認同。

另一位弟子發言指正:聽了負責法務的弟子講這番話,她自己也很容易會犯錯,但是上師教導我們的,不外就是如剛才弟子分享的,我們都以為我們相信因果,但是卻沒有確實地了解、落實因果,這是我們需要加強的,要好好深思因果,落實、做好。

負責法務的弟子感謝這位弟子的指正,並表示每位弟子所指正的,都是他做不到的與他經常犯的錯。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能有因緣與機會跪在這裡好好懺悔。剛才一位弟子提到,他只有「懺」而沒有「悔」,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悔」就是從此不再犯。他只知道錯而沒有去改,也是枉然,甚至自己怎麼錯也不知道,更是糟糕。他確實在法會後沒有好好反省自己,沒有修改自己的行為,沒有好好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交代的事,所以慈悲心就不會出現、無法慢慢培養起來。做每件事情都是用自以為是的方法去做,所以才會很容易出錯。

因為平常沒有好好地把上師所教的佛法用在生活中、每天去反省,所以這些惡習經年累月下來還是存在,而不會減少。他自己還是驕傲的心態,認為自己做一點小事情就了不起,若沒有上師的教導,他還能做什麼?什麼都不是了!他要打破18年來學佛的惡習,他能夠跪在這個地方向上師與諸佛菩薩懺悔,接受其他師兄的建言,好好地去改,其他師兄所見到的,就是他內心世界所犯的過錯。他不管在行為、用詞上的錯,都是因為心裡怎麼想就會做出來,所以剛才每位師兄的指正,在在顯示他內心存在的問題,因此他要向每位師兄受教。

由於時間已到,負責法務的弟子發言至此。接下來,由法務組的其他弟子們發言。

第1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已經皈依13年多,正如負責法務的師兄方才提到,很多事情他們都一直在犯錯,包括這次金剛杵以及先前移法座的事,其實還不只如此,這都是因為不尊重、不恭敬上師。雖然很多事情都是仰賴負責法務的師兄去呈報,他身為一起在法務組做事的弟子,沒有去想到與提醒呈報的師兄,也是犯了同樣的錯,而且更不應該。他應該要用心去看到哪些事情沒有做,而去提醒負責法務的師兄,因為負責法務的師兄要做的事情很多,有時候會忘記。其他法務組的弟子分擔了一些事務,如果沒有去提醒負責的弟子,覺得事不關己,這才是更大的錯。

以前他擔任組長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呵責過很多次,他跟組員講事情都只講一次,因為覺得講完就算了、不關自己的事,只要有講過就好。他的心態一直都是如此,所以事情永遠都做不好。這樣一來就是不恭敬上師、沒有依教奉行,而一直在懈怠。剛才提到退阿奇法照的事件,他也是其中一員,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們去道場,足足講了3個小時,告訴他們是錯在哪裡。對他來說,其中有兩句深刻的開示讓他永遠不會忘記,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們不要看這些是小惡,小惡會累積成大惡。」《地藏經》中清楚提到,眾生都是由小惡累積成大惡,到下了地獄都不知道,永遠不停地在犯錯。

再者,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錯並不可怕,但是不知道自己錯,才是最可怕的。他雖然皈依這麼多年,做了不少事,但是也一直在犯錯。在2003年時新道場要成立,空調工程要發包,因為金額比較大,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去辦這件事。他依指示去辦理,以自己做工程的經驗認為金額不大,所以就直接找了4、5家直接比價,這就是沒有站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立場去想,而用自己的想法去做。

第2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懺悔這次金剛杵的事,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他已經照程序回報,然後上面也同意他這麼做,這就看出他自私的心態。以為已經回報了,就不關心這件事,而沒有仔細看此事是否有尚未考慮到的方面。由此可見,他沒有心心念念都想著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指示大家要在法會後好好想一下當日的開示,對大家會有幫助,但是他都沒有做到這一點。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傳了很多法給弟子去修,早上的部分有傳六字大明咒,要大家持咒是要大家警惕自己身、口、意與言行是否符合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的佛法,晚上修持阿奇護法,要檢討自己當日的所做所為。他對這些教導沒有恭敬地依教奉行,以致於在做很多事情時的心都不清淨。

第3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在此懺悔,這次是他將金剛杵送去珠寶店估價的。他反省了一下,原本以為把事情回報給負責法務的師兄,所以就沒有再去想這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任何有關法的事情,都會先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之後才做,即使是已經舉辦多年的大法會,也都會先請示。他反省自己沒有恭敬三寶、沒有恭敬上師,沒有將上師放在第一位。很多時候都有自己的想法,認為就照自己的想法去完成,但實際上歸咎起來,在內心認為自己這麼做就能把事情完成,這種想法是錯的。我們根器這麼低劣,如果沒有上師,根本成不了什麼氣候。若沒有上師的指導,也沒有依教奉行的話,其實我們常常都會犯錯。

他之前在多瑪組也曾經犯錯,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在道場中不能有金錢往來,但是他還是繳了公積金。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去國外法會不能去shopping,但是去年他還是用自己的想法,認為已經提醒車長,結果卻還是簽了切結書,就是不聽話。今年年初在除夕夜也是,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要做一尊多瑪,結果沒有做好,還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間等待且親自將多瑪固定好,因為擔心多瑪會有狀況。他沒有用心去思考,幫上師多想一點,這都是錯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弟子要常常懺悔,每天要思考自己行為的過錯,但他都沒有好好地去做。希望大家以他們為戒,他以為自己已經做到,但是其實很多細節都沒有考慮清楚。他在此懺悔,希望以後能夠依教奉行,不要再犯錯,能夠好好跟隨上師。

第4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初次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開示他,要見到大修行者是非常困難的事情。他現在身為法務組的一員,有很多機會親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要親近上師,也讓法務組的弟子有很多機會能夠在上師身邊跑腿,讓他們在學佛方面受到很多幫助。但是,就像剛才師兄所說的,他們常常看到很多事情都不敢講,也沒有弄清楚,常常會害到負責法務的師兄。他感到非常羞愧,也非常懺悔。

他舉一個例子,有次在日本道場時,前晚法務組在討論儀軌時,他看到法本上某一段奏樂是小鈸,就自以為學到了而驕傲。法會當天,他拿起小鈸打,結果馬上就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正,當時他心裡的第一個念頭,還以為是上師錯了。因為法本上寫的是打小鈸,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是打大鈸,所以他對上師也非常不恭敬,連最基本的恭敬也沒做到,他在此懺悔。

第5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於民國88年皈依,至今已經15年,從皈依起就一直跟隨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邊,很慚愧自己還是沒有改變,還是我行我素,沒有依教奉行。這次的事不是負責法務弟子的事,而是所有法務組弟子的事。他不聞不問,認為不關他的事,認為自己只要不出錯就好。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人道成,佛道成。他非常自私,是一個粗心大意的人,做事非常不細心,常常出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教派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會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每一件事情,直貢澈贊法王都非常放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非常細,直貢澈贊法王根本不用擔心。但是,他每做一件事都會出錯。他全家的生命、生意與生活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指示他做一些事,他也經常出錯。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他:「你現在在過好日子,就忘了佛法?」他沒有感恩的心,也沒有懺悔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 直貢澈贊法王有一位好弟子就夠了,他每次聽到這句話,心裡就很難過。他沒辦法做到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的心,唯有做每件事情,都要想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何供養、恭敬 直貢澈贊法王。

第6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從皈依到現在已經7年了。剛皈依時,他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每分每秒都覺得教法十分殊勝,都能用在自己的生活中。一開始他就希望自己的父母親能夠來參加法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吃素能培養慈悲的種子,所以他也希望父母親能吃素。這個過程中,因為他沒有依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適時檢討自己的想法、行為與念頭,所以父母親沒有看到他的改變,當然也就不來、不吃素,認為時間還沒到,還跟他說不要太迷,這都是他該懺悔的地方,因為他沒有適時想到自己的念頭與行為是否有遵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教奉行。

在幾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受邀到錫克教舉辦法會。當時他擔任護衛組的導引,有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會場時,他們因為準備倉促,沒有做好導引,當時他也是其中的一環。他沒有好好恭敬上師,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導引到適當位置,而是認為這件事不是他處理的,事不關己,在此他也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他做每件事情時一開始的念頭都是想到自己,沒有想到做下去之後對眾生的不良影響有多大,而且自私自利,這些都是他未來要好好改的地方。

前幾週,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在開示對上師的恭敬。他記得有提到,如果弟子認為上師不是很恰當,一定是弟子自己的心不夠清淨。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讓弟子們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是如何對 直貢澈贊法王恭敬,直貢澈贊法王在進行儀軌時,甚至在行走之間,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非常注意 直貢澈贊法王細微的動作,並於適當的時間提供 直貢澈贊法王所需,非常恭敬 直貢澈贊法王。這些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範給大家看,也讓大家知道如何讓心更細、時時注意上師的一言一行,這些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弟子們修行的法門。

第7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皈依已7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上師是一切教法的根源。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完全恭敬、完全投降,而且只要是任何與佛法、儀軌相關的事,都會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是一位證果的大修行者、大仁波切、大菩薩。但是身為弟子的他卻沒有做到,他認為自己沒有根器,連一分一毫都沒有做到。這次金剛杵的事,其實以往法務組也犯過相同的錯。去年 直貢澈贊法王來臺時,法務組自以為是地在 直貢澈贊法王離開道場時吹奏樂器,以為是恭送 直貢澈贊法王,遭到 直貢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制止,後來也遭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

之前,努巴仁波切蒞臨道場時,法務組擅自移動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座,也遭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另外,今年過年時,他收到指示在法會後要將阿奇護法的多瑪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果他只想著要做好這件事,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有說今天要拿走嗎?」他完全沒有恭敬上師,沒有聽從上師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道場的一分一毫都是屬於常住的、是眾生的,在處理這些物品時若還是漫不經心,是要下地獄的。他身為法務組的一員,卻對道場的事情不關心、不聞不問,這次金剛杵的事情竟然也渾然不知,非常不負責任。他平常做事時都很怕被罵、被罰,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的,這樣的人是最惡的,他知道自己這樣的行為很可能會下地獄。

在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罵再罵,大家還是一錯再錯,就是情無羞恥。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可以將弟子們趕出去並且不教授佛法,但上師還是讓他有機會在法務組做事。然而,他一錯再錯,沒有注意到很多事情,只想逃避責任,只覺得很煩,這樣的行為很可能會下地獄,也愧對上師。

第8位法務組弟子發言:這次所犯的事是全體法務組的責任,在此他也要深切地懺悔。這次所犯的過錯是沒有恭敬上師、沒有盡心盡力來侍奉上師,擔任道場的工作卻沒有用心去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有關法的事,就算百分之一百肯定沒錯,可以利益一切眾生,也還是會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允許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去做。這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的恭敬,弟子也要如此地侍奉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擔任所有的工作。

學習佛法就是要改自己的心,要改自己很細微的念頭,如果怕問、怕不好意思、怕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與罰,就是不肯改過。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告誡大家,但弟子還是不斷地犯下同樣的錯誤,真的是非常下根器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告誡大家,道場的經費是來自眾生,絕對不允許有誤用。若沒有請示上師就去做,如果做錯了,是平白浪費眾生護持的經費,生生世世都要還,是很大的惡業。因此,他真的要深切地懺悔,絕對不容許再犯如此的錯誤。

此外,假使要珠寶店估價之後才請示上師,也是耗費上師事業體系的人力成本。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業體系都是利益眾生的事業,如此任意耗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資源,等於也是虧欠眾生。更何況,金剛乘弟子的每個念頭都應站在上師的立場,為上師設想,在沒有確認之前就請珠寶店估價,最後若是沒有做成這筆生意,就等於是違背對上師的承諾,這都是金剛乘的弟子應該要謹慎的地方。這一切惡、犯錯的根源就是對上師的不恭敬,對上師的恭敬不是在世間法方面,而是要對上師毫不保留地投降,百分之一百依止上師的教法,深信因果,以及恐懼輪迴的過患。

第9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今天有這個機會在此檢視自己的錯誤,對他與大家來說都是件好事。能夠發現與改正自己的錯誤,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我們做的最重要的事。我們常常認為自己所做的是對的,但實際上用在佛法中時,不一定會是正確的,所以有關法的事情,一定要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算是經過一段縝密的計畫,還是應該要將報告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裁示。

他舉個例子,有一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尼泊爾,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將抵達尼泊爾。仁欽多吉仁波切先到了現場,第一件事是拿手電筒去照要迎接 直貢澈贊法王的路線,以及讓 直貢澈贊法王有比較悠閒的心情來參觀飯店中的花園。仁欽多吉仁波切拿著手電筒,很仔細地看著路線。從這點可以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是畢恭畢敬,而且是出於自心的。如果身為弟子,不能發現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教與言教,而仍然是我行我素,在自己的修行路上是一點幫助都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弟子們能將所學的佛法,落實在每天的生活之中,但是弟子真的有做到嗎?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當做一件事時心中要非常羞愧,有這個羞愧的心才會起懺悔的心,但是也要接受因果,能澈底改正不對的事情。有一次在週六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時,他沒有將法務櫃的玻璃門關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後,便指示一位弟子過去指出門沒關的動作。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說那是不對的,只是用身教的方式來提醒他做什麼事一定都要非常仔細。

第10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只要是有關佛法與教法的事都會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今天金剛杵的事件,在在顯示我們都自以為是,沒有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放在心裡、眼裡,完全不尊重上師,這是我們的過錯。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懺悔是面對、承擔自己所犯錯的後果,而且永不再犯。

他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在印度機場衝撞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胖子,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時,他只知道自己錯了,但沒有任何懺悔,不知錯在哪裡,只知道自己做錯。還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來有慈悲地開示,讓他知道他所做的是多大的惡業、多麼嚴重的事情。他那時只想著要把事情做完,而沒有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哪裡,只是想早點把事情做完就好。

去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週六接見信眾時,有位弟子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唐卡開光,當那位弟子回頭看他時,他馬上就捧著唐卡上前。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我有說要開光嗎?他是你什麼人?你目前的任務與工作是什麼?」雖然他當時的工作是要導引信眾,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順利接見,但是他應該要注意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的言行。這與他當年在印度機場所犯的是一模一樣的錯誤,由此看出他一點都沒有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隨遇而安,隨緣而過。」然而,最重要的是後面那一句:「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他經常把自己犯的錯想盡辦法推給別人,掩蓋自己過錯以躲過任何的責罰。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不要批評上司,但是他在工作場合卻經常與同事批評自己的老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開示,佛法就是要聞、思、修,但他也完全沒有做到。

第11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對於這次金剛杵的事情,真的深深地懺悔。上星期他知道這件事情之後,認為負責法務的師兄會去處理,所以真的就不聞不問,以為有人會處理,負責法務的師兄沒有交代下來,他也就沒有再進一步想要幫助完成,由此看出他是非常自私自利的人。他從2005年7月皈依至今,在當時首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便告訴他:「你過去所學的佛法全部都是錯的。」當時,他非常錯愕地想著怎麼會如此。皈依將近9年,他不斷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去反省自己,每件事情他確實都會想到自己的家人與朋友能否得到利益,與自己會不會受到傷害,這跟金剛乘殊勝的佛法真的是背道而馳。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利益眾生,為了教派,為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往往都是不顧生命,沒有自己的時間,沒有自己地去利益一切眾生。幾年前,大家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眾生連續修了4個頗瓦法,連自己的命都差點沒有了。在2007年閉關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為了利益眾生,為了 直貢澈贊法王與教派,連心脈都停止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盡自己所有一切的身、口、意,為了眾生的命,而不要自己的生命,以最殊勝的佛法殷殷教誨大家,但是我們真的都沒有做到。在此,他真的感到非常地羞愧與無地自容。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過我們,每一天在睡覺之前,好好地思考當日是否有資格成為佛弟子,但他只有剛開始聽從教導而已。

第12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很慚愧,一直以來都犯同樣的錯,都是事不關己、漠不關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引用例子來開示弟子,告訴我們都會犯別人所犯的錯。他覺得確實如此,前面其他師兄提到的錯,他也都犯了與他們同樣的錯。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以來教導弟子,學習佛法要聞、思、修,要把佛法用在生活上,但是他往往沒幾天心就不在了,隨著每天的生活、貪、嗔、痴、慢、疑便又忘了,想起來時又犯了錯,每天就是如此重複地犯錯。

他皈依9年多,到現在他慢慢體會到時間真的不夠用了,他皈依這幾年,連自己最根本的惡習都沒辦法完全根除,每天有意無意地在犯錯。這次的事,是因為他事不關己,認為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好,不關心其他師兄,顯示他在學佛上都是自私自利。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身教、言教讓大家看到,但是他還是頑固,還是照著自己的習性每天生活,他感到很慚愧。

去年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拉達克參加法會,有幸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住在同一飯店。當天晚餐全員到齊,只有他沒到,因為他當時心想:反正就是等通知。這也是他漠不關己,不關心週遭的一切,而讓上師等候。

第13位法務組弟子發言:關於這次的金剛杵事件,他感到非常地羞愧,因為他非常害怕承擔責任,是不願負責任的人。只要是不關自己的事,就不會去關心。這件事情,他是到今天才發現,身為法務組的一員,他竟然沒有去關心其他成員是否有任務需要協助。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怕挨罵的人就是心存惡念、不願意接受教導的人。他就是如此,總是能躲就躲、能閃就閃。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每天要反省自己的思想、言語、行為有沒有像個佛弟子,而他總是有一搭沒一搭,覺得很累就睡著了,沒有完全去做到,難怪他會對佛法沒有恭敬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恭敬心的重要性,凡是與佛法有關的事,都會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而他總自以為是地以為這樣就可以,完全沒有恭敬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凡事都是為 直貢澈贊法王著想,而他總是以自心的貪念來思考如何做事,總是會傷害到上師、影響到眾生。他平常沒有思維人生無常,沒有堅定的出離心,沒有把握時間去精進修習上師的教法,沒有仔細去修改自己的行為與過錯,自然起心就不對,沒有辦法對上師生起恭敬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往生淨土要修三福,包括恭敬師長與孝順父母。他沒有孝順父母,忤逆父母,對上師沒有恭敬心,就是一個下下根器、沒有辦法解脫生死的惡人。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常住的財物不能任意侵占、損害,但是他在做事時卻沒有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經常會浪費道場的財物,甚至不小心就會損壞,做事不細心,才會不斷破壞道場的財物。

第14位法務組弟子發言:針對這次金剛杵的事件,表面看起來是負責法務的師兄個人的事,但是此事也凸顯出他對法務組的事情自私自利,常常覺得事不關己,沒有盡可能地去了解法會中的細節。他經常畫地自限,認為有些事情是他該做的,別人的事情就不關他的事。這件事所凸顯的,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只要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很細心去做,但他所表現的卻是漫不經心、事不關己。從這件事中可以看出,如果負責法務的師兄沒有處理好,其他法務組的成員應該要盡力協助他,盡可能去了解這件事,給他一些建議,想盡辦法把這件事情完成。

他經常覺得自己很多事情都做好而事不關己,原因就是驕傲。他記得在皈依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曾經指出他的錯誤,說他就是驕傲。他腦中經常浮現這個念頭,很多事情都是他自我看得太重,所以把別人的事都看得很小,或是把別人的錯看得很大,總覺得自己沒事,起心動念都在看別人的錯,而認為自己永遠沒有錯。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釋迦牟尼佛來到地球只為了一件事,就是要教導眾生如何解脫輪迴。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是解脫輪迴的法門,他在這方面卻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的不怕因果,而是因果怕他。他常常做很多事沒有想得很清楚,就是因為沒有把因果看得很重。

第15位法務組弟子發言:最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開示對上師的恭敬心,他常在內心反省自己對上師的恭敬心是否足夠,如果對上師的恭敬心不足,相信他的信心也會不足,聽不進上師的開示,相對地在無形中也不會改變自己,就會產生像這次法務組的事件,因為自私自利、漠不關心,沒有把上師的開示完全聽進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照顧,比對親生的子女都還要用心,但他對上師的恭敬心與報恩心卻不夠。他還沒有皈依的孩子發生車禍,結果只是受到輕微的皮肉傷。他的母親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超度,而能在面對死亡時不恐懼。去年他在拉達克發生乾果事件,雖然表面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呵責他,實際上也是在教導供養心,以及他的人緣真的不好,這兩天他才深深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地用心良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他就算犧牲一切,也真的要回報上師的恩情。他要一直警惕自己,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有未來,要恭敬上師、聽上師的開示,一定將上師的開示謹記在心。人生都有生老病死,面對死亡時,不能沒有上師、對上師沒有恭敬心、信心不足,再加上要聽上師的話好好修行、依教奉行,這樣此生才不會白來。

第16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是在民國88年皈依,也是皈依了15年。今天法務組發生金剛杵的事,他身為法務組的一員,沒有提醒負責法務的師兄要注意,所以也是共犯,要共同承擔後果。當初,他加入法務組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原因,他回答是因為自己沒辦法做大供養,所以想為道場做一些事。聽完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他加入法務組。

他認為做任何事情的起心動念是很重要的,這是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至今的小小心得。他常常想自己做這件事時有沒有違背戒律、因果,有沒有對不起別人,是為了自己還是大眾?這樣做下來,他在修改的道路上就開始了。他之所以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是因為恐懼害怕死亡,不知道死亡之後會到哪裡或是什麼情形,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告訴他:「你來參加法會吧!」因此,他就一步步地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剛剛其他師兄提到,相信因果、孝順父母、尊敬師長、守五戒十善,這只是做人的根本,做到的話,下一世才有可能得到人身。有一次他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我們會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因為你們在我面前與背後所做的事是不一樣的。」因此,他那天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最近比較不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現怒目金剛相並說:「什麼!你不怕我?」他回答:「還是怕。」可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責難與呵責之中沒有嗔恨心,雖然是在斥責,但他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是為大家好的。

有一次他在曹溪寺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喝茶,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廁所在哪,他就用手一指並說:「那邊。」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就斥責:「你在公家機關做事都不會拍馬屁,不會帶我去嗎?」他真的不會拍馬屁,後來才跑在前面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這就是我們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差別,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很用心地照顧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什麼事情都為 直貢澈贊法王著想。

第17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於民國92年皈依,認為今天發生金剛杵的事件,整個法務組都有錯,很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有這個機會能夠審視自己的錯誤。首先,他認為自己沒有恭敬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舉辦法會時,不管是第幾年舉辦,一定會先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否可辦。不管是法會或是要帶弟子前往國外參加法會,都會先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展現出來的恭敬心,但是我們並沒有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展示了對 直貢澈贊法王的細心,這是來自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事情的堅持與修行的成果。

他舉一個例子,去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寶吉祥佛法中心前,仁欽多吉仁波切比法務組預定的時間還要更早抵達道場,而且親自指揮會場的布置與擺設。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要準備一本法本,但是事前他們沒有準備,於是就跑進倉庫去找。結果他一回頭,就發現 仁欽多吉仁波切站在他們的後面。他當下的心情非常慚愧與羞恥,因為:第一,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 直貢澈贊法王的事,而親自跑到倉庫來監督。第二,當時倉庫亂七八糟,地上還有拆卸完的包裝與紙袋,他們竟然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踩在這樣的環境中,這都是法務組不細心所致。再者,他認為這是因為自己沒有常常思維因果,沒有解脫輪迴生死的心,才會犯下這樣的錯誤。

他在法務組擔任倉庫物品的管理,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不得占用常住的物品,所有常住的物品都是眾生的錢,如果有任何的濫用、損毀,都是浪費眾生的錢,會虧欠眾生,而且是很可能會下地獄的。他在進行倉庫管理時,經常沒有把清單做清楚,常常因為找不到要舉辦法會的物品,而必須重新申報,這都是占用常住的物品,也是沒有思維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

第三,他認為自己在做法務的心態有錯誤,認為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不負責任,常常把責任推給其他的師兄,或是推給負責法務的師兄去報告。他沒有做到自己去做、監督而且互相提醒,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法界的眷屬比世間的眷屬還要親,必須要互相幫助、檢視大家的錯誤,最重要是要修正並檢視自己的錯誤,如此才是金剛乘的弟子。他很慚愧,在此懺悔沒有將法務的事情做好。

第18位法務組弟子發言:他的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的。曾經有一次,他睡覺睡到一半就心肌梗塞,還曾經在日本參加法會擔任義工時,突然之間無法呼吸與全身僵硬,這兩次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他的命。但是,他實際上還是違背了對上師的承諾,沒有將上師的教導聽進去並如實去做到。在擔任法務組的義工時,由於他的惡習沒有改,以這次的事件來說,也反映出他對於並非交代給他的事都是漠不關心,只想到自己。其他的師兄在做義工時,如果所做的與他的想法不同,他就只想做爛好人,消極而不想負責任。

他皈依6年,從這件事情看出來,他還是自以為是,做任何事都認為自己最懂,常常都是檢討別人,卻沒有檢討自己。他經常感覺到心中的惡念不斷,有時會想到,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監督與加持,這些存在於他心中的惡念與惡的種子,不知道會發芽茁壯到什麼程度?他其實不管在學佛與生活之中,都會忘了上師的教導,遇到不如意的時候,就會消極地面對,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學佛的人應是最積極的人。

這也表示,他其實就是不信因果、不思維無常。他之所以不信因果、不思維無常,就是因為對上師沒有恭敬心。如果對上師有絕對的恭敬心,就會真正聽進、接受上師的教導。因為對上師沒有恭敬,所以在法會中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好像覺得有聽到,覺得自己有理解,但實際上在生活中還是做不到。在真正面對事情時,如果衝擊到自己的利益,他就會只想到自己,這時他就完全忘了上師,也忘了上師的教導。

他皈依6年多以來,表面上好像有在學佛,可是他反省自己其實在遇到事情時,滿腦子就是八風,只關心自己的利益。如果不會影響到自己的事,就像此次的事件,他就會漠不關心。其實,當負責法務的師兄交代多瑪組師兄處理此事時,他剛好在旁邊經過,但是他心裡只覺得:這不是交代我去做的,不關我的事。因此,他沒有去了解。很多事情累積起來,也就會讓自己心中的想法、習慣維持不變。
幾年前,他在壇城上犯了錯。他當時要拿外供的銅盤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因為是第一次進行這個任務,他滿腦子只想著要趕快完成,在過程中完全沒有留意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動作,心中完全沒有上師,所以就犯了錯。當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並指示他以後不得上壇城。雖然在法會的過程中,他不斷地痛哭與懊悔,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開示了一句話:「今天你做什麼義工都不重要,有沒有改才重要。」他反省自己這幾年來,在法務組擔任義工,其實還是沒有改。

時間已到,法務組弟子們結束發言。

最後,理事長發言:今天的事情最重要的重點,在於負責法務的弟子要做金剛杵時,並沒有請示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在理監事會中提出報告,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所有的理監事都不知道此事,這位弟子就直接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營的珠寶店估價。這個行為,最重要的是可以讓有心人士聽到或知道後造口業,甚至會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珠寶店要賺一手」或「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珠寶店是要賺協會的錢」,會讓有心人士造非常非常惡的口業。

事實上,在座的大家都知道協會沒有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賺過協會一分一毫。仁欽多吉仁波切將經營生意與教導佛法這兩件事分得非常清楚,而且分得非常嚴謹。因此,今天在此向大家報告,也讓每一個人清楚了解此事。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3 月 2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