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3月16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在太太與女兒的陪同下,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超度他的父親,並將此事蹟與在場的大德及師兄分享。

他的父親於今年(2014年)2月4日下午2點往生,當時他立刻請師兄代為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此事;很快地他就接到師兄回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慈悲修法救護父親了。他和家人都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見到父親時,父親的嘴巴還是張開的,於是他立刻在父親口中放進一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甘露丸,同時也遵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由家人在父親身旁一起念誦六字大明咒。

非常不可思議的是,就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父親修過法後,父親的臉龐不僅比平常還飽滿,而且非常乾淨,不像之前皺紋很多而且黑瘦;本來張開的嘴也合起來了,父親看起來比平常睡著時還更安詳,他們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修法才會有此瑞相。

他父親生於民國元年(1911年),享壽103歲,除了牙齒問題外,從不進醫院,就算生病也幾乎不吃藥,身體一直都很好。然而10年前的一場重病讓父親進了醫院,當時父親呼吸困難、發出雜音而且咳嗽不止,家人都非常緊張,硬是要父親到醫院檢查,結果到醫院一個星期都沒能檢查出病因,那時他看到父親病苦的樣子,想到只有大慈大悲、具大能力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能力幫助父親,於是他前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知:父親的肺已有三分之二纖維化了,所以呼吸困難,而且命在旦夕。他聽了悲慟萬分,立刻跪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救護父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應允幫父親修法。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後,父親的病很快就獲得改善,數日後便康復出院了,他們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那時起,直到父親往生的這10年來,都沒有聽到父親的肺部有任何的不適。

去年底,父親體力急遽衰退,已無法像以前自行上下樓梯及行走,但父親個性十分固執倔強,堅持不用拐杖,也不肯坐輪椅,更不願意麻煩別人,所以一切生活都自己來,而且交代以後不急救、不公祭、不化妝、一切從簡。父親往生後,做為子女的他們也遵從父親遺願:只辦理家祭,隨後火化。

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超度他的父親,父親於2月16日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施身法超度,這段期間家人都心情平靜,而且沒有哀痛的感覺,有的只是思念。他們知道:這都是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救度父親去了好的地方。他們深深地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父親的往生,讓他更深刻地感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常苦口婆心的諄諄教誨,在父母親往生前最痛苦、最需要幫助的時候,生為子女的他們感到十分無助,根本沒有能力做任何事,就算一家人圍著父親也沒有人能幫助父親解脫。所以他以自身的經驗呼籲與會的師兄,做弟子的只有聽話、依教奉行,謹遵與佛無二無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不要有任何懷疑,對上師要有十足的恭敬心,努力學習佛法,以報答 上師恩、父母恩、眾生恩。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度盡六道一切有情眾生,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接著第2位弟子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以及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照顧,並懺悔自己對 上師仍然不恭敬,也沒有百分之百依教奉行。

他是在2011年9月11日重新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第一次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他曾有幸在一次去印度的法會團擔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護衛,雖說他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護衛,但實際上則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照顧他這個不成材的弟子,並給了他一張VIP的票,讓他近距離看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總是非常地恭敬並無微不至,反觀他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害怕被罵、害怕做錯事,真的是相差十萬八千里。

在印度的一個下午,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了他、另一位師兄,還有幾位負責維安的教官如何蹲馬步及一些近身的功夫。他還有機會獻唱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想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唱歌也很在行,當下點出了他唱歌的問題(詳情請看寶吉祥佛法中心官方網站的度眾事蹟第69篇)。他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在法座上開示過:當仁波切是很辛苦的,因為各種領域的問題都要會,才能解決眾生不同的問題,也許有些專有名詞說不出來,但理論都要懂。他真的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有這個難得的學習機會。

在印度的某一個晚上,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機會,讓他的樂團去集團的尾牙表演,當下他感激地答應了。但是,幾個月後,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祕書問他:「你們的團員到得了嗎?」他卻說:「沒辦法!」事後他回想,原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已知道他的團員在當兵,所以才這麼問,但是他連問都不問團員,就直接婉拒,是他自己斬斷了與 上師的緣。懶得解決問題,是他最大的毛病。連對 上師的承諾都可以違背,可見他答應任何人的事情,都可以反悔,根本毫無誠信可言,已經破了戒律。

去年(2013年)12月他參加日本長壽佛法會團,最後一天晚上,師兄們有幸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飯店一起用餐,飯店的老闆娘是日本十大女將之一,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獻舞,整齣舞碼不到10分鐘。後來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他才明白,原來那段舞蹈才是真供養,而且舞者還是非弟子呢!身為弟子的他感到無地自容,這時才想到,原來好幾年前,他已經錯過了 上師賜予他的最佳供養機會,當下他十分懊悔,並立刻決定,回到臺灣後,將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賜予他機會。

回到臺灣,當他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什麼事?」他報告:「求 仁波切讓我帶一組Band去集團的尾牙表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關我什麼事,問集團的主管。」他趕緊說:「謝謝 仁波切!」原本在他心裡反覆演練多次的劇本完全沒有用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快地回答了他的問題,他既開心又激動。過了幾天,他打電話去集團,經集團的主管轉達得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讓他的樂團在尾牙表演,他非常感恩 上師,即使他做了這麼多錯的事,消耗並浪費了 上師度眾的時間與機會,上師還是願意賜予他機會,他覺得很慚愧。

尾牙當天,他得知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會一起參加尾牙時,立刻把這消息跟團員們分享,團員們也覺得不可思議,他們居然有機會在大修行者們的面前表演,大家既緊張又開心。而他為了讓自己看起來不要太臃腫,在表演的前幾天都沒有吃晚餐,沒想到表演得有氣無力地,才唱完2首,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問他:「有沒有吃飯?」他報告:「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一笑說:「再2首。」於是他盡力把最後2首歌唱好,終於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似乎點了點頭,拿起麥克風對他說:「趕快去吃飯。」當晚,很難得地聽到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唱歌,每一首都唱得很好聽,尤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唱貓王的My Way時,他既感動又慚愧,感動的是,就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唱歌,還是不忘佛法、不忘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並且一直加持著他與眾生;慚愧的是就算他再笨、再不聽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曾放棄過他,一直導引他走向正確的方向。

他懺悔,繞了這麼大一圈才明白,當自己放棄佛法、放棄 上師的時候,失去的遠比眼前看到的多更多,而當他決定百分之百臣服於 上師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的加持及幫助,超過百倍、萬倍。他再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第3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給他機會在此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他的經過及懺悔過去所做的惡業。他是在2012年4月8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年前,由於工作的關係,他與一位師兄有所接觸,這位師兄多次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慈悲救度眾生的事蹟,於是他在2007年第1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他求見時不恭敬、傲慢、完全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主法的法會是何等殊勝珍貴,只是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請求參加施身法法會及週日共修法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呵責他,並直接指出他根本毫無恭敬心、慈悲心、也沒有福報,完全是自私自利,這一次求見讓他知道應該反省自己。

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讓他心裡產生羞愧的念頭,也生起了吃素的想法,但他當時吃素,是因為貪生怕死,因為與佛無二無別的大修行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每一字、每一句都點出他真正的問題,比他更了解自己真實的狀況,讓他深怕自己以前所做違背法律和道德的事情終有受報的一天。

他懺悔就連吃素這麼好的事情,他還是自私地抱著滿足自己欲望的想法來吃素。他的父母從小很疼愛、照顧他們兄妹4人,因錯誤的觀念,深怕子女營養不夠,幾乎餐餐都有魚肉。父母為養育子女,在不知不覺中傷害了很多眾生的生命,對此他懺悔,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施身法法會中慈悲救度被他們全家傷害的眾生。

他懺悔年輕時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有看不良書刊的惡習,因此體質並不好。大學聯考時因考試的壓力,使體質不好的他終日覺得身體不舒服,在西醫找不到病因的情形下,只能靠中醫調養數年,他不僅讓父母擔心,且花費父母相當多的金錢,自己也得到考不上大學、學習過程不順遂的果報。

由於先前所造下的邪行,導致他的父母及太太反對他吃素,他沒有智慧解釋吃素的真正意義,又不跟父母及太太好好溝通,消極地以沉默回應,完全沒有想到要帶家人來求見和親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由於他的邪見及對佛法的誤解,以為自己隨意翻閱經典及看解說經典的電視節目就可以修行,助長他的傲慢心,而將日常生活的事情,甚至教育子女的事情都交給父母、妻子去處理,造成父母、太太跟他的關係越來越緊張,在不知不覺中犯下不敬重三寶、不孝順父母、不善待太太、不教育子女的惡業。

半年後,在師兄多次鼓勵下,他再度鼓起勇氣和太太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允許他們參加施身法法會。但是,他的太太因為沒有吃素、因緣不具足,只參加一次施身法法會,就沒有再參加,而他在參加3、4次施身法法會後,因眷屬不同意,也沒有繼續參加。他感恩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當時的施身法法會中殊勝的佛法開示,讓他清楚知道學佛應該從修改自身行為做起,先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及承擔應負的責任,做得好才能影響家人和朋友來學佛,要把佛法用在生活中,並信受奉行。

他懺悔在還沒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常為小事和父母、太太頂嘴吵架,甚至因父母分配財產時不符合自己的期望而埋怨,對父母和兄弟姐妹長期冷漠不關心,做出不孝順父母的行為,沒有感謝父母的養育之恩。他懺悔在外島當兵時,因貪心輕慢,把退役學長的外島加給,放進自己的口袋,犯下偷盜的惡業,也曾多次偷竊父母的錢。他懺悔讓太太2次懷孕竟以墮胎的方式造下殺業,結婚前後與其他異性有邪淫的行為,犯下淫業。

他懺悔與朋友合開房屋仲介公司時,買下託售價格較市場行情低的房屋套利,完全沒有考慮到屋主是否急需用錢。他懺悔曾經在路上遇到車禍,目睹他人需要緊急救援,卻沒有伸出援手。以上的懺悔,他能記得與說出的只有一點點,此生跟累世所犯下殺盜淫妄的惡業不勝枚舉。他深知若非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忍眾生下地獄的慈悲加持和不疲厭的教導,不肖的他肯定落入地獄深淵無法自拔,一點辦法都沒有。

2011年7月因同事的父親過世,他帶同事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亡者家屬參加施身法法會並超度亡者。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應允。因為這個因緣,讓他得以再參加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及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並因持續參加施身法法會,他與父母、太太的關係有所改善,進而求得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他懺悔皈依這2年來,都是以求保佑的心態來學佛,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恭敬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在侍奉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並致力於教導弟子及利益眾生的佛法事業,而他的心念都在自己、家庭和工作上。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事業、道場,他沒有盡全力護持,沒有努力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及度眾事蹟,沒有時時刻刻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落實在生活中,忘記了此世及累世冤親債主與受苦的如母眾生想解脫輪迴的盼望,也辜負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諸佛菩薩身口意教導的恩德。他深知唯有依止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口意三門永久恭敬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依教奉行,才可能解脫生死。

他承諾盡此世一定孝順父母、善待家人朋友,引薦他們來學佛,並盡力護持道場、護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事業,身口意三門恭敬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將《佛子行三十七頌》的教法如實用在日常生活中。最後,他再次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佛母的加持,並祈願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圓滿,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主持共修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學佛與學其他宗教之間,有一個很重要的不同之處。以別的宗教而言,不管學什麼,都是以本身作為主體,像是要求神明要賜予、幫助某些事物或求主要救你,佛法則非如此。大家都聽過佛法教導要破我執,要修到無我的境界。對一般凡夫而言,破我執與無我的境界的意義很深。無我不是指沒有軀體或沒有思想的我,如果認為無我就是指一切都是假的,就落入「頑空」的範圍;如果執著這個我是真的,就會墮入「有」的範圍中。身為學佛人,不管落在哪一邊,無論是「空」或「有」,都無法解脫生死。

佛開示無我的境界,是根據佛能很清楚看到世間種種的真相,透過自己修行證悟的經驗,告訴行者若希望在佛法中精進,需要了解、探討、做到無我的境界。了解甚深無我的意義,並非單靠自己胡思亂想的方法就能理解。很多人學佛都有錯誤的觀念,認為自己聽過、看過,就能想出如何去做。佛法中所講的「聞、思、修」,對於剛入門的人而言,就算學了十幾二十年,只要沒有開悟之前,都要弄清楚何為「聞、思、修」與如何去做,而不是聽了佛法就回去想自己能不能做得到或想理解其中的意義。

所謂「聞」,指的是沒有任何欲望,而以清淨的心來聽聞佛法。「思」指的是聽聞佛法之後,要思考自己一切的身、口、意是否與佛法一樣。如果自己身、口、意所表現的與所聽聞的佛法不一樣,那就要開始修改一切身、口、意的行為,這才是「聞、思、修」。不要以為自己聽了佛法後,有教你怎麼拜,認為自己拜下去就是修行。「聞、思、修」不是看看電視、聽人講佛法而已,這只是參考。「聽聞」絕對是要透過一位具德的上師教導,而不是憑你們自己的人生經驗法則,來想無我的真正意思。如果你們用自己的想法去想,就會標新立異、盲修瞎練而修錯了。

為什麼現在有這麼多對佛法奇怪的修法、說法、講法?有很多一知半解、學佛學了很多年而改不了的人,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中也有。如果你還是標新立異、用自己的想法來盲修瞎練,絕對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經典上提到,我們一定需要依靠善巧方便,所謂一定,不是自己訂出來的,而是透過佛陀的教導、上師的口傳這種修行的方法,才是一定。你們自己所想的方法,絕對不是對的,就算你們只是改了一點上師所教導的方法,都是錯。在沒有開悟、揮灑自如之前,就是要聽話,沒有自己的想法。

所謂「善巧方便」,在佛法的觀念中,任何世間的事,包括佛法修行的事都是無常,為了幫助無明、愚昧的眾生能解脫輪迴,佛陀才開示八萬四千種法門,每一種法門都是方便法。因此,當你開悟了,就不需要這些法門了。就好像要渡海,如果沒有渡海的工具就沒有辦法,但是渡海之後,就不需要工具了。當你到了佛土之後,就不需要所謂善巧方便的方法了,因此佛才制定這個名詞。「善」是幫助你對治一切惡。我們凡夫俗子能想出的一切方法都是很笨的,沒有一點巧妙,佛法所講的「巧」是針對你的缺點而對治、修改。「方便」只不過是個工具,但是沒有工具也不能成器。因此,並不是不用修,如果不用修,就代表已經成佛了。

經典上提到,當我們透過教導得到善巧方便之後,要漸次修行,也就是有次第地一層層去修,而不是今天來,明天就了解,1個月就開悟了。很多邪師會用這種方法,告訴你:「放心,很快讓你開悟、見性。」哪有這樣子呢?連六祖慧能這樣的大修行者,在寫了詩之後,都還要跟著五祖學很久,而不是馬上就能出來傳法。很多人認為自己很厲害,聽了就能出來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讀書都要讀十幾二十年,不相信你們十幾二十年就能了解佛法,不相信你們十幾二十年就能在佛法中累積任何福報,也不相信你們十幾二十年就能開智慧,除非是有上師的教導。就算有上師的教導,也還要聽話,不聽話就會出狀況了。

昨天有2位弟子出狀況,一位皈依9年,一位皈依10年。皈依9年的弟子帶她的父母親來求見,說父親年紀大了、很怕死,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聽她唸了一大堆,她都皈依9年了,還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這樣的事情。她講完一堆之後,接著說父親最近心臟肌肉很厚,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父親是心臟肥大,她回答: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她的父親一定有抽菸,結果她第一個反應是說:「他很久以前有抽過。」她這麼回答,有什麼問題呢?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弟子以佛法的見解說明,這位弟子這樣回答上師,是代表什麼意思?

出家弟子表示:她這樣回答,就表示她沒有恭敬上師,也不相信上師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出家弟子講對一半,最重要的是她不相信因果。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醫生弟子說明:若是抽過菸的人,就算十幾二十年沒抽菸,身體會不會留下後遺症?醫生弟子表示,如果菸已經傷害了肺部,應該不會恢復,會一直持續下去,不惡化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問:如果是心臟肥大呢?醫生弟子回答:也是不太容易好,因為都是慢性累積的狀況。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上週才開示大家要恭敬上師,她之所以有那種反應,就是因為對上師不恭敬。因果法則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而是佛所說的,但是她就聽不進去。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很多人:你有沒有吃肉呢?他們就會回答:很久沒吃了。事實上他們有沒有吃?當然有。既然吃過了,就算現在沒吃,過去吃的是否就不算數了呢?你們都有這種觀念,就好像過去世行了很多善,這一生沒有行善,當問你們:有沒有行善呢?你們會回答:過去生行過善。意思就是:這一生沒有行善。為什麼你們要丟掉惡的因,而不丟掉善的因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贊同這位弟子保護她的父親,但是因為她講了這句話,後面的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講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辦法幫她,但是因為沒緣就不講了。她都皈依9年多了,傳過不共四加行,做完大禮拜,而金剛薩埵的百字明才唸了2萬遍,都過了幾年了?為什麼會出現這個問題呢?就是因為她對「我」很執著,認為「我」不能受傷,「我」的家人不能受到攻擊。

相信有些皈依多年的弟子,從過年到現在都沒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來法會。他以前身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做錯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會對他好一點。他皈依之後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做了一件你們認為很簡單、任何人都會做的事--自己做錯事,卻將責任推到別人身上,還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講。從那天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見他、不跟他講話,連年三十晚上都不讓他回家吃飯。你們身為父母親,有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狠嗎?有位弟子的兒子不聽話,他都不敢趕兒子出去;做母親的也是皈依弟子,如果兒子再這麼皮,做母親再寵兒子,就算她不趕,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趕他出去。

因為兒子成為皈依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就很嚴格。皈依時有傳授大家五戒,其中不打妄語,就包括說人是非在內。有些人評論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自己家人的方式,當家人不是皈依弟子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權力管他,因為他長大了。但是,他成為皈依弟子,只要做錯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會採取行動,而且比對其他弟子都還要更加嚴格,因為他冠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姓。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開口,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同意,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讓一個不善的人到家裡,何況是來道場。

在座的父母親,有誰能做到這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現在都不見他、不跟他講話,剛才他站在樓下,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做沒有這個人。也許你們會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親情,《佛子行三十七頌》中提到「親方貪心如水蕩」,他就是憑著親情,而認為自己只是做錯一件小事,有這麼嚴重嗎?當然很嚴重,因為將自己做錯的事推到別人身上,輕則犯口業,重則害了對方。仁欽多吉仁波切豈會容許呢?換做是你們能做到嗎?哪個父母親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狠,連團圓飯都不讓他吃?

你們學佛,若是沒有弄清楚親情與佛法,就會一直出狀況。再講回來那位皈依9年多的弟子,倘若她在皈依這段期間很努力去做滿所傳的法,她的父親身體應該會好一點,也不會擔心死亡,會如此就是因為身為兒女的沒有做好。其實從日常生活之中,就看得出你們有沒有修了。

另外又有一位弟子出了狀況,阿奇護法真的很厲害,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週才開示要對上師恭敬,結果對上師不恭敬的就接二連三地爆出來。一位皈依10年的弟子有3個孩子,家裡有妻子跟母親,夫妻倆都在工作,收入應該也不少。昨天他全家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跪下來時跟真的一樣,說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保佑他的母親又過了1年。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開示大家什麼?當場,一位出家弟子回答: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教導大家要學佛修行,而不是求上師的保佑。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這位弟子已經皈依10年,已經傳過大禮拜,但是只做了3萬遍,表示他為了家太付出、太忙,也不能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年邁的母親,但從來沒有求佛菩薩保佑母親,為什麼?因為當行者自己修得好、聽話,福報與功德起來,對身邊的眷屬多多少少都有幫助,何況是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也摔過很多次,但是骨頭都沒有斷。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像你們,雖然母親有很多機會見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母親。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加持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一次,一次就是有加持了。

他為什麼一直求加持?因為對上師不相信、不恭敬。昨天他來感恩,為什麼呢?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每年省了很多錢,也幫他盡心盡力去賺錢養家。他有3個孩子要養也不容易,要供他們讀書、出國留學,夫婦倆也需要過好日子,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最便宜的佛傭,就應要保佑他們家。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位在醫院擔任護士的弟子,如果是為老人家請看護,每天要花多少錢?護士弟子回答,以她在醫院所知,請看護的費用,若是一個班12個小時,每個月要花2萬餘元,還不包括其他的費用在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幫助這位弟子省了這麼多錢,保佑他的母親這麼多年,讓他們夫婦倆盡心盡力去賺錢,昨天他們一家人卻只是供養薄薄的千元紅包。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省了錢,最少有一半也是他花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不是講錢,而是這名弟子真的不是弟子,只是一直利用佛法。他為了家與3個孩子要讀書留學而盡心盡力去賺錢,這是應該的。而且孩子要唸大學、碩士、博士,一個沒有花費2、3千萬,怎麼解決得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在醫院擔任護士的弟子,剛才所講的只是表面上要花的錢,若是家裡的老人生病,其他費用是不是很難算?護士弟子回答:還有很多其他的費用,少則數十萬,多則上百萬。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從來沒有看過這位弟子供養幾十萬;再者,他如果做滿大禮拜、唸完百字明,仁欽多吉仁波切昨天不會嚴厲呵責他,但是一看就知道這位弟子在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主意。仁欽多吉仁波切保佑他們夫婦倆興旺、能賺到錢、平平安安、孩子能讀書,但是傳法給他,他居然不修!這就表示他不尊重佛法、不恭敬師長。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馬上收回他的寶吉祥弟子背心、法本,立刻離開道場,他已經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而且他的妻子變成信眾,收回所有法本。

為什麼連他的妻子都要變成信眾呢?因為是她丈夫做的事,做妻子的不可能不知道他對上師這麼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大家,求保佑只能幫大家一次,大家自己要修。經常告訴大家,既然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如果求保佑就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整天求 直貢澈贊法王保佑,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用修了。由此看出,如果你對三寶不恭敬,狀況就會一直出現。你們可能會想,如果不去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會有事了。就算如此,事情很奇怪,還是會莫名其妙有個狀況讓你出現的。

今天這2位弟子是比較嚴重的,2個都皈依快10年,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所教的佛法,完全沒有一絲一毫地接受,還是我行我素,就如經典上提到是用自己的想法。你們會認為自己有唸、有拜,就好像皈依10年的那位弟子,大禮拜才做3萬多遍,這樣算起來1天做幾下?每個人都要傳法,傳了法卻又不做,傳了法要做什麼用?如此一來是糟蹋了法!看大家下輩子要怎麼還?不是要你們還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你們還。

如果上師沒教、沒傳法,那還另當別論。寶吉祥佛法中心不像別的地方教你們打個坐、帶你們去哪裡玩就好,而是教導大家漸次修行的道場。很多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格,並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要盯著你們的生活,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導的佛法你們不修,當然就會出狀況了。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加持那位皈依9年多的弟子的父母親,但只是讓他們下一輩子與佛菩薩有緣,而不是答應這位弟子昨天提出的要求。

為什麼不幫?因為她對上師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怎麼幫?但是因為她的父母親也是眾生,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他們下一世過好日子,而絕對不是這一輩子,就算她求也求不到。她這麼喜歡解釋,如果連上師講的話都喜歡解釋,就代表上師講的話是錯的,那還學什麼佛呢?不如在家裡好好陪陪父母親就好了。

接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負責記錄的弟子,第一梯次傳不共四加行的弟子中,有多少位至今還沒有拜完大禮拜?弟子回答:有5位。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些弟子起立,吩咐收回這些弟子的寶吉祥背心,並重重呵責。這些人皈依這麼多年,是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玩笑嗎?如果這麼忙就不要學佛了,身體不好也不用學了。皈依時曾經告訴大家,如果上師傳法而弟子懈怠,就不與同室、不共語。

此時,其中一位起立的弟子自行坐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厲聲斥問他為何坐下?他表示自己並不是第一梯次傳到大禮拜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是何時傳到的,他回答是3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他3年前傳到大禮拜,到現在竟然還沒拜完,本來不想趕他走,但因為他要解釋,所以只好請他立刻離開寶吉祥佛法中心。

為什麼要趕他走?因為他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錯了,所以才要解釋。如果他肯忍耐就還有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修六波羅蜜要修「忍」,但他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錯了、報告的弟子講錯了。大禮拜傳了3年多,他卻還沒有拜完,真的是開玩笑了。

再講到弟子懈怠,上師便不教授佛法。你們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事先就已經講了,什麼話都先講在前面,你們皈依其他地方時,他們沒有講這些事,你們不學、不修都沒關係,只要有法會時去一下、丟個紅包,有紀念法會時參加就好。你們可以去這些地方,也有很多這種地方,但是寶吉祥佛法中心不是如此。你們既然要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傳了法之後,你們卻不修,那就不好意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負責記錄的弟子,第一梯次傳百字明的弟子中,有幾位弟子至今仍未唸完?弟子回答:32位。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弟子是何時傳的?弟子回答:2004年2月15日。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些弟子起立,並問其中哪一位弟子皈依最久?為什麼他們不唸?是因為很忙、沒時間,還是求保佑?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再給他們1個月的時間,如果再沒唸完,就請他們自動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消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聽他們解釋,他們也不用說自己很忙、沒辦法。如果沒辦法就離開,可以去其他地方。別的地方沒有這麼嚴格,只要你們肯去,他們就很開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負責記錄的弟子登記名單,從明天開始算1個月,沒有週六與週日,他們若不唸就自動消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這種弟子。你們既不供養也不學,留著要做什麼?難道是人多勢眾嗎?大家都說自己忙,忙得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嗎?至於其他的弟子,在合理的時間之內,若還不做好10萬遍大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哪一天會抽查,你們都不知道。為什麼給這一批弟子1個月的時間?因為他們做完了10萬遍大禮拜。

偷懶的人真的不要學佛,學佛很辛苦的;你們喜歡過安逸的日子,就不要修行。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很多次,在家修行比出家修行辛苦,但你們就是聽不懂。當你們能夠做到,很多事情就自然會變。今天到此為止,不知下週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出什麼招式,到時候阿奇護法可能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後指點。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要開始淘汰很多人,從1995年出來幫助眾生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幫了很多人,也用心盡力地教導弟子,但是現在真的教不下去。

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一下岡波巴大師的開示,但是以大家的程度,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你們,你們也聽不懂。為什麼會聽不懂?因為你們平常沒有聽話,每一個人都還在求保佑。學佛沒有這麼困難,如果這麼困難,仁欽多吉仁波切連西藏話都不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怎麼可能教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多呢?問題出在哪裡?問題不在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根器好,而你們的根器不好;問題是在於你們不恭敬,正如剛才所開示的,你們是用自己的想法來修。

上師教導的佛法,一定是上師自己的修行經驗,而且有傳承下來的,再加上自己的心得,濃縮起來而簡單扼要地告訴大家,絕對不是上師自己的生活方式。你們不要誤解,以為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生活方式,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得到,而你們的生活方式並非如此,因此就做不到。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大家一樣都是在家的,也有子女、母親、生意。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得到,而你們做不到呢?就是因為你們認為自己還有時間,以為靠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天也會死的,說不準哪一天會死,或許明天就不在了!

照大家這種程度,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看你們怎麼辦!你們會以為沒關係,反正在臺灣還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可以讓你們很舒服,不需要挨罵,也不用做功課,不用修這修那,只要你們人去、丟個紅包,他們就會很開心。連皈依10年的弟子都會被趕,所以你們這些還沒皈依的信眾不要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要趕?如果不學,就不必留下來浪費水電與很多大家看不到而需要付出的費用。這些錢都是眾生的,因此不能浪費,這就是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到現在都沒有支過道場一分錢。

大家要了解學佛真的是需要自己的決心,所謂決心不是什麼都不要,而是究竟你的人生要不要佛法?你若不要佛法,問題就會出現,像是懈怠,認為傳了法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考試,就可以慢慢來,等考了試再說。今天才講到2個梯次,下週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別的招數,或許到最後只有幾百個人留下。雖然寶吉祥佛法中心還有房貸,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自己來付,到時候沒人都沒關係。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做的,大家不需要考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忍耐力,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老了,時間不多,照大家這種學佛的方式,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死的那一天,可能都沒有一個是OK的。離譜到連皈依10年的弟子都不做完大禮拜、不唸百字明,這麼長的時間,1個月做2000次也都做滿了,哪有這麼離譜的事?如果1個月做2000次,1天才做幾下?他就是懶,什麼都要人家給,自己只坐著收。很簡單地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們都是上班族,有沒有可能上1天班,就能拿到1年的薪水?這是不可能的。學佛也是如此,你若不做,也不可能拿到生生世世的福報。

你的基因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出來的福報怎麼可能全部都給你呢?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這個願,你也拿不到。每個人都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經常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就認為自己很特別,不需要怎麼修就OK了。你們可以再試試看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耗,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時間跟大家耗,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也需要修,怎麼可能整天跟你們這批人耗?如果你們做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你們死掉都沒話講,但是你們也沒做到。

以前在中國顯宗有位法師是修淨土的,結果他的弟子修得比他還好,有人問他為什麼弟子會修得比他好?法師回答,這個道理很簡單,因為弟子聽話去修,所以修出來,他自己則是事情多,有很多弟子,因此分心了。你們每一個都有花樣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單單對付你們這1000多人就夠看了,什麼稀奇古怪、莫名其妙的招數都有。每個人都以為不會發生到自己頭上、輪不到自己,今天還不是你,但是下週就不知道是輪到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就告訴過你們,不要以為不會發生,你們還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要你們。要你們做什麼?一直要你們就留成仇了。

岡波巴大師開示:圓滿的佛陀賜給我們無量無邊、數目多到不可思議的教法與有次第的法門,但是這些所有的法門,其實都是為了配合所調伏對象的根基與層次的不同以及接受能力的差異。任何法門的重點,在於調伏大家的心。每一個眾生的根器、基礎、業、緣都不一樣,因此需要不同的法門。無論是何法門,重點都是一樣。接受能力的差異指的是接受佛法的能力不同,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傳密法給某些人,因為他們沒有能力接受。這種能力怎麼來?並不是天賦、書讀得多或是專業,這個能力就是你的決心。

密勒日巴尊者聽從母親的話,而殺了30幾個人。若以佛法的因果論而言,密勒日巴尊者這一生一定下地獄,而且多病、短壽。但是,密勒日巴尊者累世有慧根,知道自己這麼做不對,而且知道自己一定會下地獄,因此皈依於馬爾巴尊者門下,一生都在修行。密勒日巴尊者修佛,並不是因為修佛能夠抵掉幾十條命,而是很清楚知道若要改變此生的業力,在果報還沒成熟之前,必須要累積很豐厚的福報與開悟無限的智慧。因此密勒日巴尊者在一生之中,一直到上師離開,都沒有離開山洞修行,因為馬爾巴尊者吩咐密勒日巴尊者一生都不能離開山洞修行。

密勒日巴尊者出名之後,有國王去請尊者很多次,但尊者都沒有離開過山洞。換作是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世時,你們都不聽話,何況是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世後?密勒日巴尊者之所以能成為四大教派公認的大修行者、大成就者,就是因為對上師恭敬。密勒日巴尊者為何對上師恭敬?因為尊者恐懼輪迴,知道只有上師才有辦法教導、幫助解脫輪迴。你們不恐懼輪迴,只恐懼沒有錢、生病、沒結婚、沒孩子,卻沒有一個人對生死大事起恐懼的心。沒有恐懼輪迴的心,自然不會生起對三寶的恭敬心,因為三寶所教導的就是如何在這一世能將輪迴生死解決掉。

所謂法門,重點是要調伏聽聞佛法對象的心。岡波巴大師開示:諸乘方便善巧為利眾生而開示。無論是小乘、大乘與金剛乘,並非哪一個比較厲害,而是依據眾生的根器而已。所謂小乘、大乘與金剛乘,指的是承載的容量有多少。小乘修行者的心量比較小,所以能承載的比較小,果報也就不可能成佛;大乘與金剛乘的心量是擴大的,因此能承載的量就不一樣了。但是,這也不是說金剛乘最厲害,而小乘不厲害,這種觀念不是很正確,因為端看行者本身是否有條件去學到這些法門。

岡波巴大師開示:對於佛陀一切所教導的宗派與見解,我們千萬不要妄自分別好壞、賢惡。不要認為自己在學密法,就是比顯教厲害;自己在學顯教,也不要認為自己一定要學到密法。先問問自己求法的心態為何?如果學密法的心態,是為了高人一等、比別人厲害、要多學一點等等,這種心態是不對的。

岡波巴大師開示:佛陀垂賜給我們的各種法門根本不可能是不好的,更不可能是錯的。因此,大家千萬不要有這種做口業、可能會下地獄的說法。只要是佛親傳、透過上師再口傳的法,就沒有大、小法之分,也沒有好壞、錯誤之分,有錯都是你們的心有錯。經典中提到:「之所以出現各種高低不同的佛教次第法門,正如前文所說的那樣,這一切也都是為了配合眾生根基程度的不同,而次第開演的。對於較低根基的聲聞、緣覺這類種性的修行人,佛陀便賜給他們聲聞、緣覺乘的教法。」

所謂「善」,並不是說金剛乘最善,也不是說聲聞、緣覺乘的善比不過金剛乘,而是特定在某一乘的教法之中,只要行者做到便是賢、善。大家要聽懂這裡的意思,就好像大學教授並不一定是好人,小學畢業也並不一定是壞人;大學教授不一定最有知識,小學畢業也不一定沒有知識。佛曾說過,就算是個小孩子,偶爾也會講出比大人更有智慧的話。我們不以世間的學問來決定小乘、大乘與金剛乘何者厲害,而是在於其乘載量。聲聞、緣覺乘的行者也可以修到其本身法門中最善、最賢,但是因為承載量比較小,而無法利益廣大的一切有情眾生;金剛乘因為承載量比較大,而能利益比較多的有情眾生。

簡單來說,修金剛乘與大乘佛法的行者,若以現代話來說都是勞碌命,不勞碌的人不會修這個法門。因此,如果你們是求安逸、過好日子的,就不要修這個法門,可以去其他地方,他們不需要你修,只要你去唸六字大明咒、給你個灌頂,大家都會很開心。他們會發法本給你,但不會問你修到什麼程度,你修得不好,他們也不會趕你走,無論你修得好或不好,他們都不會趕你走。

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講錯一句話就收回寶吉祥背心,多辛苦呢?有人是從其他道場來的,還是回去好了,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動不動就收回寶吉祥背心、叫你們離開,何必這麼苦呢?你們沒有聽過別的地方有這種法門,也沒聽過佛寺會趕信眾吧!如果有佛寺趕信眾,人家就會說不慈悲了。所以,在現代弘法是很辛苦的。

岡波巴大師開示:「當我們認定了自己的宗見之後,千萬不可以貶低其他法門的宗見,更不能對於其他法門,無中生有、捕風捉影般地汙衊誹謗。要知道,那樣做的過失很大、罪責很重——如果隨順顯教經典來說,就會積下『棄法謗法』的惡業;如果隨順密宗續部來說,則有『貶低自、他宗見』之過。由此可見,對於佛陀教法,我們千萬不要失之於片面,而偏墮於一方一類。」

你們不要以為自己領受過灌頂,修行就比別人好,或認為小乘就是心胸狹窄;修小乘的,也不要認為佛陀沒講過金剛乘,因為修小乘沒有搖鈴打鼓,連佛珠都不用唸。這種批評不應該出現,只要行者是依據佛陀所講,其行為深信因果,了解輪迴過患,真真正正體會到眾生的苦,不管他修哪一乘都是佛陀教的,我們不能去批評人家。

很多人現在會批評金剛乘,這樣不太好。他們會這麼說,是因為沒有學過金剛乘,不知道金剛乘是說什麼,所以就如前面提到的不要無中生有。你們在路上看到一些評論密法的書,其他不懂的人看了就會講一些話,不要看這種書。真正懂密法的行者,絕對不會寫這種書。一位已經過世的著名法師,以前曾批評過藏傳密法,但他去過一次西藏之後,回來便不再批評,而且還開了一間學校研究西藏文化。因為他去西藏,看到人家是怎麼修的,他是內行人,一看就知道,但有些人沒看到,就只是人云亦云。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也相信師父所說的,而誤解密宗是假的、沒有密宗。直到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才知道真假的定義在於你的心,你的心是真心為眾生,就算拿一串佛珠,不用唸都會對眾生有用。心若不是為眾生,就算像一位出家弟子以前幫亡者唸21本經,也是沒用的。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位出家弟子以前是唸什麼經?出家弟子表示自己一時之間想不起來,已經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大家要切記,就算聽到人家講,也不需要跟他辯駁,離開不要聽就好。講這些話的人,不敢說他惡,但至少是做口業。《地藏經》中也提到,就算是批評一般人,批評得多都要下地獄,何況是批評修行人與已經在地球上1、2千年的宗派?能夠生存這麼久,絕對不會全部是假的。很多人抱著好奇心,想知道密宗是什麼?如果能讓你看到的,就不是密宗了。要看的是上師如何弘揚佛法,是否為了名與利?對眾生的慈悲在哪裡?

昨天那位皈依9年的弟子雖然犯錯,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加持她的父母親,因為她的父母親來求見的心態是要接受加持,搞不清楚加持是什麼,因為女兒沒有告訴他們。他們的女兒從來沒有告訴父母親什麼是佛法,因為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何她搞不清楚什麼是佛法?就是因為對上師不恭敬。為什麼會對上師不恭敬?因為她是老師,以為自己很厲害,再加上她以前聽過一些閒言閒語,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孩子曾在她任職的學校就讀,所以她先入為主,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自己的孩子都沒教好,怎麼可能會將她教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等了9年才讓她發覺這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有耐性,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整天呵責,其實耐性好得很,可以慢慢等你們,要等人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活久一點,等你們原形畢露。平常你們怎麼裝恭敬都沒有用,境界來的時候就會突然露出來了。為什麼佛法教我們聽到不好的話時不要去聽?就算不辯駁,也怕會種到第八意識田中。

因此,大家不要看電視上那些所謂老三、老四、老五的苦情戲,若是看得多,若不恨所有女人、男人,自己也會變成是如此,所以不要看。如果你認為自己想學佛,就不要看這些,看下去都是莫名其妙的,哪有這麼多這種故事呢?都是自己想出來的。世間事本來都是因緣,人家要收視率,你還要跟著看、跟著哭,不是很奇怪嗎?不要看太多悲情故事,看得多了,整天都會很悲觀。

岡波巴大師開示:「如果有人會想:但是,《入菩薩行論》中,曾用『瑜伽行者以勝心,以上上見破下者』這樣的偈頌,來教導我們,說要用更高一乘的教法,來破除較下一乘的宗見呀?」所謂勝心,不是要贏別人的心態,而是佛法能夠克服、降伏一切障礙的心。「其實,論中這樣教導我們的目的,只是為了讓處於較下一乘的修行人,升階步入更高一乘教法的需要,才作出的必要的破斥,所以,並沒有什麼過失。」這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金剛乘的修行者,以金剛乘的方法來對付你們這些不是學金剛乘的人。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出家弟子說明這部分的涵義。出家弟子回答:這是指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用各種教法,讓我們這些很惡劣的弟子能夠走上善道、解脫的道路。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簡單來說,就好像昨天弟子說自己的父親「很久以前抽過菸」,你們可能會認為講完就沒事了,她只是說父親很久以前抽菸而現在沒有抽,意思是說他現在沒有變壞,變好了。以佛法來說這是下乘的想法,因為她忘了因果。佛法就是要找出因,找出因之後就要對治。如果行者認同他的因沒什麼事,那他以後學佛的因也不會出現。

當一個人做錯事,說自己錯了,身為行者若是認同他,說錯了那改過、重新來就好,這個人就會忘了自己以前做過的因。「重新來」不代表他會警惕自己不能再錯,就會重複再錯。就好像有些人犯法,法官告訴他犯了法要坐牢,但是他沒有警惕心,認為自己沒死還可以再來。佛法也是如此。金剛乘的上師如何看得透澈眾生的心?就在於修的法門不同。上師是以上根器的法門來看下根器眾生的心,因此能看得很清楚。如果跟對方是同等的,就無法看得透澈。

換作是你們,昨天聽了她的話絕對會覺得沒什麼事,她並沒有頂撞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說以前有抽而現在沒抽。但是,若以佛法的觀念切入,就看出這個人不相信因果。今天心臟之所以會肥大,就是抽過菸的因,她口中會講出這句話,就是不相信因果,認為父親心臟肥大是否有別的原因,如果有的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應該講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說是她父親抽菸,她還是不聽,因為她的觀念很牢固,認為是以前的事。以前沒抽過菸,今天也不會有心臟肥大的事情。偏偏大家都把以前所做錯的因丟掉,若是如此就會重複又來了。這就是用上上根器的方法,來打擊你們這些下下根器的學佛者。

經典上提到,要讓你們提昇到更高一乘的教法,就一定需要上師。沒有上師是沒有辦法的,只能靠自己東想西想,想來想去都不知道自己問題在哪裡。以昨天的事,你們看自己都會覺得沒有問題,她也覺得自己沒有問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弄錯了,可能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她父親現在為什麼會這樣,所以她再說明一下父親只是以前抽過而已,現在沒抽了。如果有這句話,那我們為什麼要懺悔?也就不需要懺悔了!

如果以她的說法,密勒日巴尊者就不需要苦修,以前雖然殺過人,但後來沒殺了,只是10年以前殺過。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你們有殺生,你們就說自己很久沒殺,告訴你們有吃肉,你們也說自己很久沒吃,這是不是同樣的觀念?這種人很容易再犯錯,為什麼呢?因為她不覺得自己有錯過,認為自己現在既然不做,別人還要講她?這種態度像不像個小孩?大家都做過孩子,以前做錯事被父母親扁了一頓,扁完沒事,就又再犯錯了。錯了被抓到,還會說:都被你打過了,還要怎麼樣?大家現在來學佛也是同樣的心態,認為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罰過了,還要怎麼樣?有什麼了不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沒有了不起,只是以佛法的方式,來告訴你們問題在哪裡。如果你們看不出自己的問題,上師指出你的問題,你還不接受,這一生能夠解脫生死嗎?門都沒有,絕對不可能的。大家不要以為學佛很深奧,之所以深奧,在於你自己的傲慢心將它蓋起來了。在末法時代要修聲聞、緣覺乘是很困難的,不要說是在家的,連出家的要修都很困難,因為不可能離開世俗的事情而專心禪定。

所以,我們需要更高一乘的修行人,來對付所謂下一乘的想法。上與下,不是指好與壞、高與低。勝心指的是這個方法對末法時代眾生的利益,能夠很明顯地看出來。如果我們單靠理論,就像很多人喜歡法師坐在上面,讓下面的信眾問佛法的名相等等,一直在推敲。這不是修行,只是弄清楚名相的邏輯性怎麼走。但是,就算瞭解名相的邏輯性,不代表你能看清楚自己的問題在哪裡,絕對看不到的。

很多人都會誤解,認為佛經既然這麼說,自己就能做得到。但是,佛經不是講給我們聽的,而是講給佛的弟子,最少都是四果的阿羅漢,而不是我們這類人。因此,如果在佛經中找修行的邏輯,一直做也是做不出來,因為人家前面已經做好很多事情,到最後這一世有福報見到釋迦牟尼佛,佛便根據他的根器一次講清楚,他就開悟了。

佛經上提到,當佛一開示,就有多少位阿羅漢證果、成菩薩?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這麼久,都還沒有一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佛,但至少有在學習,為什麼至今連一個都沒有,就是因為你們前面沒有這種因。你們不要以為自己來聽聞佛法、吃素、參加很多法會有什麼了不起,人家以前每天聽佛陀說法,除了睡覺、吃飯,甚至連吃飯、睡覺都在修行,才能在一生中修出來。你們一天幾個小時在修?不挨罵才怪。

出家弟子想起自己以前所唸的經,於是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聽過她所說的經名,問其他的出家弟子是否有聽過。一位出家弟子回答:有聽過,但是應該是偽經,不是正統的佛經。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難怪那位出家弟子會生病,不唸大家一起唸的,卻去唸這種偽經,怪不得沒聽過。只要沒有在《大藏經》中的經都是錯的,《大藏經》有日本版、中國版、滿州版,也有西藏版,沒有在《大藏經》中的經,都是後人寫出來的,包括大家聽過的白衣神咒就是假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在場是否有人唸過白衣神咒?許多人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有這麼多不聰明的人唸過,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唸過,雖然看過有這個咒,但是沒有唸,因為佛經上沒有講。大家都貪,聽說唸多少白衣神咒,就能達到某些目的,一聽之下就唸了。若非上師口傳的咒語,就會唸錯、聽錯、弄錯了。這個咒是沒有的,有學過的人,將它忘了就好了。

大家常常聽到佛提到修小乘的人與根器不好的人,佛不是責罵這些人,大家不要誤會。其實,佛是恨鐵不成鋼,認為行者既然已經修行,為什麼不修到佛果呢?為何要心胸狹窄,只解脫生死就夠了呢?佛所講的是要破除他們的迷思,所以才要責罵、斥責他們的心量不夠,因此佛這麼做就沒有過失。大家要清楚,去批評與為了對方好而講是不一樣的。佛所講的不是要指出對方犯錯,而是狹窄的修行會讓他們沒有機會成佛,所以才講這樣的話。但是,如果說密宗是假的、小乘是假的,這種說法就不是很正確,不應該也不可以這麼講。

岡波巴大師開示:「否則,對於任何佛教宗見的無中生有般的惡意中傷,以及捕風捉影般的汙衊誹謗,都是不被允許的。」這段開示指的是你們可以不信、不修,但是不要毀謗,如此的話罪會很重。並不是上師與佛菩薩要罰你,而是因為批評善的東西,果報會比較重。批評一個惡人都有果報,何況是批評一個善人?

岡波巴大師開示:「雖然有如此眾多的法門層次,但是,在所有這些法門層次之中,算得上殊勝之道的,厥為此大乘教法。正因為如此,具有大乘種性的補特伽羅,步入大乘之門以後,在實際修持的時候,首先,我們應該借助於勝妙正見,而將一切諸法的甚深空性這種無我實義,確斷抉擇為『遠離一切有為戲論的邊見』;其次,我們又應該借助於這種『以正見抉擇的真實義理』,朝斯夕斯地記掛在心頭之上,而來踏踏實實地踐履實修。」

我們為了解大乘法門的真正意義,就要借助於勝妙的正見,也就是一切森羅萬象都是空性。空性的意義,不是區區講幾句話就能講清楚的。所謂清楚,指的是諸法無我,一切現象出現不是因為「我」的主體,絕對是有不同的因緣結合起來才產生現象。佛所講的「法」不是指修法,而是指一切現象,不管是聽到、摸到、感覺到或見到,都是一個法、一個相。相之所以會產生,不是因為「我」是主體,也不是單獨地產生一件事。

有件事情大家一定懂的,就是要愛一個人,一定要有個對象才能愛。如果沒有愛的對象,愛不會產生;就算有欲望去愛,愛的行動也需要有個對象。就算說:我很愛你,如果沒有「你」,要愛誰呢?所以,一定要產生「你」。當產生一個「你」,下一步就會希望「他愛你,你愛他」,結果就「我愛他,他愛他」如歌一般越唱越複雜了。沒有主體的愛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我就是愛你,也不可能他就是愛你。就算妻子愛丈夫、丈夫愛妻子,會不會生孩子?一生下之後,愛就分了。所以大家會對孩子說:早知道就不生你,生你之後,你爸就沒有那麼體貼了。還會說:你媽對我沒有那麼體貼了,整天心都在你的身上。

所以,愛不是一個不動的東西,隨時在變,是無常的。任何事情不管發生在宇宙之中或是你們身邊,絕對不是單獨的個體出現。以前用「我」這個觀念,因為大家清楚「我」,認為「我」存在、「我」很厲害。但是,世間種種事情絕對不是只有「我」,「我」不是單獨存在,沒有其他眾生跟你在一起,你就活不下去。不要說外面,如果大家肚中沒有好的細菌,可能明後天就死掉了。細菌不是與生俱來,有些是生出來之後才有,有些是母親帶給你的,你吃母親的東西,母親肚中的東西到你身體裡面。如果我們身體裡面沒有這些細菌幫助消化,吃什麼都沒有用。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醫生弟子是否如此?醫生弟子回答:完全正確。細菌本身就像身體裡的衛兵,幫助我們抵抗身體中致病的細菌,另外就是幫助我們消化的過程,我們排便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細菌代謝的物質。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問:細菌是否為人自然會產生的東西?醫生弟子表示細菌不是自己產生,而是從外面進來,以及帶進來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大家現在弄清楚了?不要以為這個身體是你們自己的,有很多東西住在裡面。除了對我們有益的細菌,《寶積經》中提到在我們的眼、眉、脖子上都有寄生蟲,不管洗得多乾淨都還是有。現在科學也證明出來確實是有,用很多倍的顯微鏡看到,佛經上很早就清楚記載有很小的寄生蟲。

意思就是你不是自己一個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當你執著某一個東西時,就是執著「我」,執著「我」就是痛苦的開始。痛苦開始後,為了不想要痛苦,就會做一切行為去消滅這個苦,而不管有沒有傷害到別人。學佛是學這個,而不是學保佑。不傷害眾生,而且不再欠眾生任何事情,會有眾生來傷害你嗎?只要你停止傷害眾生,停止固執的「我」,自然會對眾生產生慈悲。這不是指小我變大我,這個觀念不是很正確。小我變大我並非犧牲自己去幫助某個族群,佛所講的無我,定義不是指肉體消失掉,而是清楚這個「我」是錯誤的見解。

我們因為透過生生世世的經驗法,覺得每一種感覺都是「我」的感覺。當這個感覺產生之後,你就不想讓自己認為是主體的「我」消失。倘若你不讓這個「我」變成「無我」且了解空性,你就會不斷做錯事,不斷作惡。正如這位皈依9年的弟子,認為他是「我」的父親,她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跟她的父親住在一起,她身為女兒當然比較清楚,所以就開口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她的父親,是從空性、因果在看,不知道他是誰。仁欽多吉仁波切幫過這麼多人,都不曾記得這些人,他們再來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記得。她為什麼會這麼執著呢?因為對上師不恭敬,所以就會開口成章、得罪人了。

「無我甚深的空性」的實義,我們在每天的生活中可以體會得到。就好像「我」肚子餓,大家想一下為什麼自己會肚子餓?有誰想過這個問題嗎?你們認為自己肚子餓,吃飽後就覺得「我」飽了,也很奇怪。只是用嘴巴將食物咬爛,食物到了胃裡面而由胃消化掉,怎麼會是「我」吃飽了呢?是誰給你個訊號,告訴你飽了?就算你想飽,如果餓的訊號一直出來,你還是無法停止吃東西。就算你餓了而不想要餓,但是它一直讓你餓,又是誰給你這個訊號?誰能控制自己讓自己不肚子餓呢?誰能做到?除非是修禪定,才能夠做得到。

是誰一直給你這個訊號呢?如果這個身體是你的,為什麼你不能控制這種感覺呢?簡單來說,如果你認為這個身體是你的,這種感覺應該馬上就能關掉。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你們都沒有想過,認為肚子餓是應該的,吃飽也是應該的,因為是人。為什麼大家不想一下?既然是學佛人,當然思想方面要跟人家不一樣。當你如此去思維,就會覺得:這個「我」好像不完全是真的「我」。因為你控制不了,別的或許還可以,但是真的控制不了餓。

還有嘴巴乾想喝水,明明嘴巴有口水,為什麼還會嘴巴乾而想喝水呢?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一講也想喝了,講了這麼久。佛法中所講的甚深空性,不是單靠推論、講一些意思,你們就能了解,絕對要透過自己的思維,甚至很深的禪定與很大的福報,才能夠體會。如果你沒有在這一生中累積很大的福報就無法體會,所謂的福報,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參加過法會、一直持續來就會有,哪有這麼簡單?

如果這麼簡單,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用做這麼多,歷代的修行者也不用做這麼多,學你們就好了。你們星期天來參加法會一下,晚上修個阿奇,心情好唸個2、3千遍六字大明咒,大禮拜就慢慢做,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說何時要做好。你們就是這樣,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你們覺得「我」可以決定。其實你不能決定,這一生所有的事情都是業力出現,業力牽引的力量是很大的,不是你能決定的。

為什麼我們要累積福德因緣?因為累積足夠的福報,才能將業力轉動,甚至使業力停止。密勒日巴尊者是最好的例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一個小小的例子讓大家看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從沒錢吃飯、得癌症而能轉過來,靠的是什麼?並不是靠保佑!諸佛菩薩當然有保佑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諸佛菩薩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後能幫眾生,但是這種保佑是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修行,而不是讓這種事情消失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一樣有生病,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沒有加持自己的母親,不像你們帶父母親來求加持,回去還讓父母親吃肉、不理他們。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因為兒子是仁波切,就每天都得到加持,吃飯時還要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吹口氣。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麼做,為什麼不做?因為她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麼,相信佛經中所講的「一人得道,九族升天」。如果母親沒有變好,代表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修好;如果整天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也只是幫母親把業力蓋起來而已。

如果家裡的父母親還是不信,所生的病還是不能控制,就代表你自己沒有福了。很多人以為自己修很多,為什麼還沒有福?都已經供養很多了!有位弟子的母親以前臥床多年,死也死不了,很苦。當時她剛學佛,不可能一下子就累積福報,結果她一直來供養,來了很多次,福報夠了,母親就安詳地走了。

當場,這位弟子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表示自己的母親確實躺了十幾年,做子女的就是束手無策,只有眼看著母親一天天消瘦下去。她曾帶母親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參加幾次大法會,但是一直都沒有辦法。到後來,她母親在往生時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而很安詳地走了,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勞。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這位弟子做素菜館,很多著名的道場都去過,也做過所謂的功德,因為她做過這些功德,只是讓她累積福報能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後來是靠她自己一直在供養、一直求,求到福報夠了,她母親就走了。什麼時候夠,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清楚,只有諸佛菩薩才清楚。所以,千萬不要認為自己做夠了,認為自己做夠就完蛋了。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至今做了這麼多,都不敢說自己做夠了,還沒成佛怎麼敢說自己做夠了?

你們不要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像沒有在修,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24小時都在修改自己的心、修改自己在佛法方面錯誤的見解。學佛真的很重要,不會影響到日常的生活方式,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一個榜樣讓大家看到,學佛並沒有影響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生活,反而更加好,因為看事情更加清楚,每件事都會思維過不會出錯才去做,未來就少了很多不需要發生的煩惱。能夠做到這點,就是從「無我」,做每一件事先想想對方的感覺,對方會怎麼想?你們都是想別人會如何對付你,並非如此,是要想對方。你想到對方的想法,自然做任何事情就不會傷害到對方;不傷害到對方,你自然什麼事情都會比較順。

很多人常常說自己很愛對方,愛的定義是犧牲一切,有任何一點要求對方回饋的都不是愛,而是占有。這是愛最狹窄的定義,你最少要做到這樣;若是做不到,不要說愛,不過是你要占據此人、此事,覺得自己沒面子被人拋棄。其實,被人拋這麼高,多舒服啊!沒有誰拋棄誰的,無論是男是女都要記得,緣盡就是緣盡,再回頭看,脖子都會扭到。

今天所開示的內容很深,但是大家真的每一天都要思維一下,做每一件事是不是靠自己的能力?需不需要別人給你幫助?如果需要,就要對人家客氣一點,沒有「應該」這2個字。不要說踏出家門,連在家裡每個動作都有人幫你,有電、水用,都是有人在幫助,如果沒有電、水,我們怎麼過日子?很簡單就會沒有,不需要戰爭,只要負責自來水的忘了啟動開關就夠了。大家還有水喝、有電用,不是我們有錢給他,而是人家在做,大家都沒有想到這一點,認為自己給了錢,人家就應該供應,如果不供應就罵人家。

大家每天都會疏忽、做錯事,為什麼他不會疏忽?如果他疏忽而關掉,那會怎麼樣?他也不需要坐牢,大不了不上班而已。當每個人都能思維到自己不是單獨的個體存在,對每一個眾生都會感恩。這個世界若沒有昆蟲,我們就沒有蔬菜、水果吃。佛為什麼教我們不要殺生?大家一殺生,沒有眾生的話,我們要吃什麼?什麼都沒得吃了!因此,殺生一定會有果報,因為讓別人沒東西吃,所以你自己也不能吃。

人之所以會有心臟病,是因為過去世做了些很不好的事情,很多人以為醫療就會好,事實上醫療在心理上的安慰可能比實質的作用來得多。如果你福報夠,病自然會轉動;沒有福報,就算是給大國手診療也會出狀況。學佛絕對不是為了一些小小事情,而是很大的貢獻。

今天教導大家的法門,對未來不管是修行或是做人做事方面,都有很大的幫助。會跟別人起衝突,就是因為「我」。如果將這個「我」看得清楚一點,就了解對方跟你一樣,只不過姓名、穿的衣服與身分證號碼不一樣而已,其實到最後都是一樣。你們今天清楚了,學佛就會更加進步,否則的話每天都是唸給自己、自己的病、母親等等對象,這就是自私。人如果自私,就跟佛的慈悲一點關係都沒有;沒有慈悲,佛法不會起任何作用。

為什麼這些弟子會犯錯?就是因為他們自私,認為自己的家人最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應該要對他們好,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所以他們認為自己講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應該要做,不做的話就是不慈悲。佛經中很多弟子問的事,釋迦牟尼佛很多時候都不做,甚至有個王子去問佛,佛都不答。你們認為自己是皈依弟子,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要回答你?因為你給一些紅包,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應該幫你?你們這種就是要被外面的人騙過,說要做會員收多少費用,你們才會樂得開心,因為你們覺得給了錢,就期盼有東西回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費是最難處理的,因為不收錢,你們就拿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辦法。今日開示至此。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勝妙的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3 月 2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