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3月2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在這裡向大家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顧他們家的大恩德。

2004年12月,她第一次拜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如果讓父母親擔心就是不孝,學佛是孝順父母最好的方法。這讓她生起了一定要緊緊跟隨著這位大仁波切學佛的想法,如此她才有機會孝順辛苦的父母親。

多年來,她年邁的父母親就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護傘下,過著平安健康的日子。2006年時,有一次,她代替父母親供養,並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未來爸媽無常到臨時,能慈悲加持他們往生淨土,斷輪迴苦海,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了她一個方便法門,要她帶兩位老人家來親近上師。雖然她爸爸只拜見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兩次,參加過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一次,但是這個殊勝的因緣,大大地幫助了她爸爸,有機會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庇佑解脫輪迴痛苦,往生善道。

今年過年回家時,她看到爸爸精神不太好,消瘦很多,問了外傭才知道爸爸這幾天開始不太進食了,她心裡半喜半憂,喜的是爸爸終於可以斷葷食吃素了,憂的是爸爸若持續不進食,那該怎麼辦?爸爸連續一週不吃飯,只喝少許的營養素及茶水,家人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看著爸爸辛苦地、無助地躺臥在床上。她觀察爸爸的狀況,發現爸爸開始叫著,要他們將他扶起來坐高,持續了好幾天,接著一直要喝水,她把珍貴的甘露水加入茶水中給爸爸喝,整整過了10幾天,她祈求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阿奇佛母慈悲加持爸爸,並將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給爸爸看,提醒爸爸不要害怕,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照顧他、保護他的。她並問爸爸,還記得去年除夕當天在臺北道場看到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嗎?爸爸點點頭,用客家話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帥,她說對,並要爸爸一定要記住帥帥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爸爸笑笑地點點頭。

過年時,她特地代替爸爸供養,希望能把握每一次能見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好機會。2月10日(星期一),她跟公司請了長假,希望陪在爸爸身邊,因為她知道萬一爸爸需要幫助時,絕對不是醫生或家屬,而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給爸爸實質上的幫助,他們做子女的是完全幫不上一點忙,也完全代替不了爸爸的苦。

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人老與往生前的種種痛苦,都在她爸爸身上顯現了。爸爸身體沉重,一直要坐高起來,一直想要喝水,感覺到很熱,即使天氣很冷,他還一直掀開被子…等等的現象,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佛法。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讓她不害怕、不慌亂、陪伴著爸爸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下度過每一關。

2月11日(星期二)她哥哥也回家,她跟哥哥一起到葬儀社,請教辦理後事的事宜。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力加持,讓她最擔心的問題一一都得到圓滿的結果,葬儀社的人完全配合她提出的要求,甚至還說得很理所當然,讓哥哥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例如,8小時不動大體、祭拜要用素食、不需要找助唸團而由家人自己唸,要用火化等等,用最莊嚴的佛教儀式來辦理爸爸的後事,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才能一切圓滿。

2月12日(星期三),爸爸變得更不安了,害怕沒人在身邊,她坐在爸爸身邊聽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懺悔法帶,希望能代替爸爸向諸佛菩薩以及所有被他們傷害的眾生懺悔,接著她行大禮拜,懺悔家族所做的一切惡業。此時正巧聽到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一段話:老、死有的是壽盡、財沒盡,當下她對著法照向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祈求,讓她有機會代替爸爸做供養。並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加持爸爸:如果爸爸壽命已盡,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爸爸離苦,往生淨土。這時已是晚上11點多了,爸爸突然安靜地睡著了,他已經10幾天都沒有好好睡了。那晚她也沒有聽到爸爸不安的呼叫聲了,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2月13日(星期四),大姐也回來了,那一整天爸爸只叫要喝水,一樣不吃東西,連營養素也不喝。下午爸爸要他們幫他換衣褲,整個下午,爸爸並沒有太多的呼叫,只是安靜地睡睡、醒醒,到了晚上11點多,爸爸用客家話喊著:魔鬼來了、魔鬼來了,接著喊,我不要去、我不要去。爸爸一直大喊,還罵很大聲,要趕走魔鬼,她在旁邊對著爸爸說,對,爸爸您不可以跟它去,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保護著您,會來帶您去佛菩薩那裡,您一定只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就這樣過了夜裡12點,慢慢地爸爸不再對抗了,她陪著爸爸到天亮,爸爸的呼叫聲減少了。

2月14日(星期五),她去幫爸爸買新衣,並跟爸爸說:希望爸爸穿得帥帥的,準備好等著帥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帶領,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送爸爸去佛菩薩淨土的,爸爸笑了,還叫他們去拿香皂來幫他洗臉。她再一次跟爸爸說:好!我們幫您洗香香、洗帥帥,要緊緊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哦!爸爸讓他們知道他真的要走了,她打電話通知了臺北的哥哥、姐姐,他們回到家已是晚上11點了,他們守在爸爸的身邊,看著爸爸慢慢地過著每一分每一秒,一直到了第二天2月15日(星期六)的清晨5點15分,爸爸嚥下了最後一口氣,他沒有恐懼、沒有痛苦,就像睡著了一般,安詳地辭世了。

她全家至誠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他們打電話到古董店留話,並祈求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超度爸爸。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家人吃下一顆天下無敵定心丸,因為他們知道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給爸爸最好的幫助與安排。他們持續在爸爸身邊持咒,直到中午12點多,她先行北上到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做大禮拜,並報名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的一句話:明天施身法法會「幫爸爸超度」,這是她多年來的願望,她真心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

她深深懺悔自己不孝,沒能好好孝順父親,沒能幫爸爸累積更多的福報,還是讓爸爸受了些苦。藉此機會,她也代替一切眾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與救度,讓所有跟著爸爸的眾生都能一起得度了。想想若沒有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他們的家人一定是在苦難的六道輪迴中,不知何去何從,痛苦萬分。

2月23日是她爸爸的告別式:當天天氣晴朗,天空上有朵朵的白雲,有鳥兒唱歌、蝴蝶飛舞、還有群群白鷺鷥在田園中。在告別儀式中,她特別請司儀讚揚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功德與大慈悲力,並介紹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著作的《快樂與痛苦》這本修行法門的書。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攝受力,有40多位親友將殊勝的《快樂與痛苦》帶回去恭讀,期望一切有緣眾生,都能得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護佑。

爸爸火化後保留了完整的頭蓋骨,讓他們明顯地看到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在頭蓋骨上有一個明顯的圓孔,小孔旁邊也還有一個圓孔,不管幾個孔,她深信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幫爸爸做了最好的安排,她也相信爸爸一定去淨土修行了。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佛母巧妙的安排,讓大姐吃素的女兒當天晚上夢到了爸爸,她告訴大家說:夢境中天氣很晴朗,清楚地看到天空朵朵白雲,外公站在白雲中間的白色蓮花上,笑得很開心。家人和親友們聽了都很感動。

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讓有緣的眾生都離苦了。沒有金剛上師的慈悲加持,他們不可能如此輕鬆圓滿地辦好父親的後事,一切的一切都是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再分享一段小插曲,家中的長輩們對於他們用素食祭拜,非常反對,甚至阿姨還要用擲筊來決定,她想爸爸已不在,不可能會有結果的,阿姨連續問了幾次都沒有結果,最後不得已聽她的建議改問可否拜素食,這時她心裡默默祈求阿奇佛母的幫助,神奇的一連兩個聖筊,終於讓阿姨妥協了,讓他們用素食來祭拜。

她再次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給予她的加持。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圓滿興盛、常住於世、利益一切有情眾生。

接著,第二位弟子偕同姊姊、大哥、大嫂、兩位外甥(皆為皈依弟子)和與會大眾分享並感恩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的施身法救度外婆,並懺悔他們對 上師的不孝順及對法的不恭敬。

他們的外婆是在今年(2014年)大年初七凌晨往生,享年93歲。外婆往生的時候是安詳地自然往生、沒有住院也沒有插管,只是往生前幾天肚子不舒服也吃不下飯,去診所拿些藥回來吃而已。外婆生長在雲林北港的鄉下,從28歲開始茹素,一生幫人家做工、務農、不識字,只會講臺語,從小父母雙亡,以前聽外婆講她的故事時他們都心疼不已。加上他們的母親很早就過世了,所以他們對外婆有一份虧欠,因為他們沒有把媽媽照顧好,讓外婆難過,對不起外婆。可是外婆生性樂觀,即使有不愉快的事情,她也都笑咪咪地帶過。因為外婆3歲就沒有媽媽,6歲就沒有爸爸,連父母親的名字都講不出來,可是她心心念念都是她的父母親有沒有超度好。

大約在2000年的時候,她告訴外婆她跟姊姊在臺北皈依了一位很慈悲又很厲害的修行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可以幫外婆超度她的父母親,外婆聽了很開心,馬上去祖先牌位前擲筊問祖先說:帶你們去那裡超度好嗎?祖先也給了外婆連續3個聖筊。於是她就帶著高齡80歲的外婆北上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外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第一句話就問她的父母親過得好嗎?他們報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外婆年輕的時候,幫人家做工存了10兩黃金,後來拿去供養外道的神明,求為外婆的父母親超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外婆說:有,你的父母親都超度好了;並要外婆放心,也同意讓外婆參加施身法及週日的共修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慈悲地開示外婆說她吃素很好,只是外婆都吃一些醬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醒外婆不要吃太鹹,要多吃些青菜、水果、多喝水,還要外婆多運動、多爬樓梯,這樣膝蓋才不容易退化。

就在她帶著外婆離開後沒多久,姊姊打電話告訴她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們不要告訴外婆,其實外婆的父母親並沒有被超度好,還在地獄受苦,因為外婆年紀大了、又很孝順,擔心外婆會受不了。於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姊姊每次的施身法法會都要把外婆的名字寫上去,還有外婆不知道名字的父母親也要寫上去,並要他們代替外婆來參加施身法法會。他們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外婆回鄉下後,逢人就讚揚上師,說他們姊妹在臺北皈依了一位很好的 仁波切,很莊嚴、很帥氣。有一天外婆突然給她一個金戒子,說要給她當嫁妝。她對外婆說自己沒有對象,不用啦!外婆說在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幫她媽媽為她準備好,她很感謝外婆,含淚收下了外婆給她最珍貴的禮物。她也將這最珍貴的禮物供養給最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在2004年尼泊爾蓮花舍利塔開光大典與猴年大法會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重達3公斤的純金打造祖師 吉天頌恭之聖像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這是直貢噶舉史上第一尊以純金打造的祖師爺聖像。她記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尊純金的祖師 吉天頌恭聖像將來會是教派重要的傳承,弟子們供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黃金也都在裡面,還有大部分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的黃金。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處處為弟子們累積福德因緣。

今年過年的大年初四,他們回北港看外婆,原本以為外婆只是普通的肚子痛不舒服,沒想到就在大年初七凌晨接到外婆往生的噩耗,他們趕緊在佛堂前頂禮,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救護外婆免於恐懼。回到北港後,他們先在外婆口中放入一顆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的甘露丸,並在大體旁持誦六字大明咒。她的大哥希望她的姊姊打電話通報,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外婆修持殊勝的頗瓦法,可是姊姊覺得平時他們這些不孝子孫沒幫外婆累積福報,所以當下姊姊並沒有打電話。直到早上7點多,姊姊趕回北港看到外婆的大體,外婆的臉色很好看,就像睡著一樣,身體是柔軟的,而且沒有屍斑,乾乾淨淨、沒有味道,而且沒什麼痛苦。於是他們就起了貪念,由姊姊打電話通報,開口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外婆修持殊勝的頗瓦法。

她懺悔平時不用心聽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要得頗瓦法往生淨土者是要有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但他們卻沒有依教奉行,她深深地懺悔平時沒有幫外婆累積往生淨土的福報因緣。當他們跪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像父親一樣地呵責大哥說:你從之前去紐西蘭到現在,愛講話的毛病都沒改,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話都沒在聽。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讓大哥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毛病在哪裡。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慈悲且急切地要大哥講出今天來求見的目的是什麼?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大哥講出:為了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外婆超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說:去登記明天修施身法。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救度,保護住外婆的神識。在外婆頭七時,她陪爸爸回去瞻仰外婆遺容,外婆的大體雖然在冰櫃裡,可是她的臉看起來很年輕,嘴角上揚,像睡著一般,而且沒有屍斑。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在2月16日修持殊勝的施身法超度外婆。火化當天,外婆看起來臉色更紅潤、更好看。火化後,外婆的頭蓋骨有一個工整的圓孔,骨頭呈現粉紅色。他們讚歎這些不可思議的殊勝瑞相,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救護。他們深感要不是有與佛無別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絕不會是這樣的結果,讓他們在家逢劇變後還能相安無事,而且他們眷屬也不會感到悲傷。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外婆及他們家人的加持與照顧,誓願從今時起定當努力學佛、依教奉行,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眾生恩。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法脈興盛、常住於世、利益更多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持共修法會,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稍微開示一下「恭敬」這兩個字,很多人認為恭敬很簡單,要做到身、口、意恭敬,如果不是累世已經有這種習慣,只要有一點點風吹草動,對三寶與上師的恭敬就會變調。藏傳佛教與顯教比起來有一個很不同的特色,就是很重視對上師的恭敬。曾經有人對這方面有些評語,認為自己對佛、佛經恭敬就好了,為什麼需要對一個人恭敬?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也有這種觀念,一直到皈依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才能深刻體會到對具德上師恭敬十分重要。

我們這一生是否能得成就、解脫,絕對離不開上師對我們的一切教導、護持與加持,學佛最困難之處就是自以為是。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學顯教的時候,與一般人學顯教不一樣。很多人喜歡聽聞佛法,認為是聽了回去自己想,想是否懂、知道、了解當天所聽到的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的時候很簡單,師父教要看佛經就看,師父教要唸就唸。這是不是代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聰明、不思維呢?並非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一件事:佛在2500多年前所宣說的佛法,絕對不是講給一般的信眾或出家人聽的。

佛陀初轉法輪時,為當時6位侍者開示十二因緣法與四聖諦法,這6位侍者一聽就馬上證到阿羅漢果。為什麼這麼快?因為這6個人厭惡生死輪迴,如果他們沒有厭惡的話,當時就不會跟著釋迦牟尼佛去苦修。甚至當釋迦牟尼佛從深山出來,剛開始這6個人對於釋迦牟尼佛改變修行方式感到有點不屑。也就是說,這6個人修行不是為了世間種種欲望的要求,包括自己能不能度眾、做到些什麼,完全沒有這些想法。所以,當釋迦牟尼佛開示四聖諦法、十二因緣法,他們一聽就悟了;你們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想法、欲望、不恭敬、不相信,怎麼可能一聽佛法就了悟佛所講的深奧意義呢?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時,會記得佛經中所講的,然後守戒、依法過生活,直到具備充足的福德資糧,回頭再看自己以前所讀過、唸過的佛經中很多的境界,而確認自己有沒有做到。簡單來說,佛經是給已經發心的大乘、小乘與金剛乘行者聽的,但世人誤解佛是講經給大家聽。為什麼佛涅槃時弟子請示佛:佛不在應以何為師?照道理,這些大阿羅漢不會笨到這麼問,應該會問:佛不在,是否以佛所講的法為師呢?其實當時問的人也有智慧,佛陀回答:以戒為師。

很多人認為戒很簡單,就是五戒、比丘戒、比丘尼戒、菩薩戒。佛所講的戒律、以戒為師,並不是說守著戒就是把戒當成上師,或是守戒就能得成就。如果佛的開示這麼愚昧,我們也不需要跟佛學了。很多人守戒守得很嚴謹,中國也有律宗,但是歷史上修律宗而開悟的沒有幾個。為什麼修戒律、律宗都不能開悟?因為沒有改,只是認為自己守戒與人不同。

佛陀所講的「以戒為師」,是因為一切佛法的開始,都是要改變你們不正常的人類行為,成為一個善的人類。既然要成為一個善的人類,自然要從佛所制定的戒體開始。大家要聽清楚,所謂戒體,指的是學佛的本性不是為了任何欲望去學,包括想自己能不能得證悟、能不能度眾,這都是執著、欲望。戒體最重要的是要得清淨、無所求。你們一定會說,為什麼佛不講清楚?當時佛都快要沒氣了,還要講清楚?這句話是佛最後彌留時最後一口氣所講的,佛講完後就進入涅槃。

佛講得這麼簡單,為什麼後人可以解釋這麼多?因為佛講得很清楚,「戒」與「師」是兩件事情。也就是說,如果沒有上師,就算有戒還是不得成就,有戒但沒有人教你,也不得成就。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跟大家有一樣的觀念,認為既然以戒為師,自己守戒就可以學到。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雖不敢說守得很完整,但最少有守戒。然而,為什麼做不到佛經中的境界呢?就是因為沒有遇到上師。

上師分為很多類,最重要的是帶我們入門的凡夫上師,因為他讓你起一個開始學習佛法的緣。但是,也不是這麼簡單,不是講佛法的就可以成為上師。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上師最少要具備四個條件,以藏傳佛教來說其傳承必須沒有中斷過,上師的慈悲與智慧能夠很明顯地讓你在生活中看到。所謂很明顯,不是一個人、一些人或一堆人講,而是只要有人遇到上師,上師要解決對方的困難時,慈悲與智慧就會顯露。再加上不貪,對任何事不執著,有能力開啟眾生的善根、幫助眾生生起殊勝成佛之道。有很多上師能夠幫你們治病、降伏鬼魅,但是他們有沒有能力幫助你們開悟、解脫生死?這就是另外一類的上師。

藏傳佛教中很重視對上師的恭敬。為什麼?因為在這短短的一生當中,你若希望很快速的累積自己的福德資糧,談何容易?很多人很辛苦地去做,認為自己在做,但是要靠個人的力量做到是很困難的。福德資糧是「福」與「慧」的資糧,是我們學佛需要用的,就好像要活下去就必須吃飯。如果累積福德而不開啟智慧,越學就會越愚昧。學佛人應該是越學智慧越高,怎麼會越學越笨呢?之所以會如此,便是因為對上師不恭敬。

有人會否認,說自己有做到對上師恭敬,因為只要是上師講的,自己都會怕。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怕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為什麼你們會怕?這種人就是怕被罰、怕被人看不起、怕做錯事、怕沒面子,所以才會怕上師。簡單來說,這種人就是在世間八法方面完全沒有去改,希望上師讚歎他。有這種想法真的是很不正確,上師怎麼會讚歎你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大家,以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從來不會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這幾年才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跟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20幾年,做了很多事情,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2006年之前從來沒公開講過。為什麼不講?因為上師看弟子要看很久,絕對不是區區的幾個頂禮、一點供養、小小的閉關、一點打坐、表現地煞有介事,就認為上師什麼法都會傳,並非如此。

岡波巴大師講得很清楚,累積福報最快速的方式就是供養上師。供養上師最重要的條件就是恭敬。我們對上師起信心很容易,因為看到上師所做的事,就能夠起信心。然而,有信心而沒有恭敬,信心也很容易就會消失。恭敬不是單純地以自己的想法去做,而是身、口、意完全百分之一百做到。只要是上師交代的事情都如實去做,沒有自我的一點點虛榮心,也不覺得因為上師交代,就認為自己有權勢、跟其他弟子不一樣,有這種想法都不是恭敬。若沒有恭敬,跟上師的緣就會很淺。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開示:在佛法的路上,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共同去做。以上師而言,能夠開口講這句話是不容易的。為什麼 直貢澈贊法王會這麼說?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做到恭敬,這種恭敬不是虛假的,也不是希望上師給些什麼,所以才對上師恭敬,而是身、口、意完全五體投地,對一位具德的上師做到恭敬。

恭敬很重要,在經典中提到有「正在修持的恭敬」與「已經產生的恭敬」。正在修持的恭敬指的是剛剛入門的初級修行人,所修持的是一種摻假的仰慕恭敬。這裡一句話就到題,你們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假的仰慕恭敬就出來了。就好像剛才弟子說父親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帥,這就是假的恭敬心;還好他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帥,所以就算是假的恭敬心,也有一點幫助,但還是需要吃苦。之所以會如此,就是因為自我主義太強。

每個人都認為學佛很簡單,以為只要唸經、打坐、思維,就可以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經過這種階段,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轉世的仁波切,而是此生修出的,所以也經過這種心態。剛開始,因為你仰慕上師的聲名與所做的功德,會產生一種摻假的恭敬心。當然,這比完全沒有恭敬心,還要來得好。這裡指的是初級修行人,而事實上你們連初級修行人都沒資格。

昨天有個信眾帶家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果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責罵。她的丈夫出車禍,現在在醫院,應該是要走了。她跟丈夫1年多前曾來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他們一定要參加法會,結果他們報名後沒來。這就是不恭敬。他們來的時候,是因為聽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所以來聽聽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說些什麼,如果剛好講到他們心裡想要的,就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如果沒說到他們想聽的,或是說到他們不想做的,就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兇、會罵人,所以就不來。

很多人不敢來,就是因為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罵。為什麼會罵?因為你若是沒有恭敬心,不要說對三寶、上師,日常的生活都會產生問題。為什麼會有問題?因為你沒有恭敬心,自然不會尊重眾生、生命、法律,只會尊重自己。很多人認為學佛麻煩,要做這個、那個,其實都在你們的生活中,只是佛法很扼要地將重點抓出來,告訴你們一定要去做。但是人就是這樣子,教你一定要做,你偏偏不去做;教你一定不要做,你偏偏跑去做,認為要試試看。

就好像一位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苦口婆心地勸他肝癌的腫瘤不要動刀,因為知道動了刀會有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找了很多有癌症的弟子跟他說,但他都聽不進去。仁欽多吉仁波切甚至還指示一位醫生弟子跟他說,因為這位醫生弟子有幫自己叔公開刀的經驗,她的叔公有肝癌,但她開刀開了十幾個小時,都搞不清楚癌細胞有沒有弄乾淨。結果,這位醫生弟子跟他講時,沒有以身為醫生的權威跟他說,所以到最後,這位弟子認為都已經10年了,而癌細胞還在,可能醫生可以一次幫他清除掉,所以說自己要賭一次。結果,賭了一次到現在都沒好,因為癌細胞跑到膽管,跑到膽管就難處理了。

很多人都認為開刀切掉癌細胞就沒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問過很多醫生,就算開刀時戴著顯微鏡,能夠很清楚地看到是否有讓癌細胞跑掉嗎?他們都說沒保證。沒有保證的話,就代表一定有癌細胞隨著血液跑到別的地方去。再者,任何做過手術的人都知道,只要動完手術,第一個動作就是打抗生素,因為怕傷口發炎。以醫生弟子的經驗,很清楚一旦打了抗生素,連好的抗體都打死了。當場,醫生弟子表示確實如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當好的抗體都打掉了,跑掉的癌細胞多開心啊!沒人管了!以前被抗體包圍著,大家相安無事,各吃各的,現在將它趕出來,抗生素一打下去,就會如廣東話所說的「沒王管」,沒有國王、總統、領導在管,這個國家就亂掉了。這位罹患肝癌的弟子問題出在哪?就是不恭敬。他剛開始跟真的一樣,有一點恭敬,但是慢慢地發現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給他想要的東西,所以恭敬心就減少了。因此,就莫名其妙讓他聽到一些話,而使本業重新來。

本業不是本來的事業,而是本來的業。諸佛菩薩與上師能夠幫助大家快速累積善業,壓住你們的惡業,甚至使惡業消失。但是,恭敬心一旦消失,本業就來了,速度快得不得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5年開始出來幫助眾生,至今已經看過太多這種事。祖師 吉天頌恭曾經開示過,很多人以為上師幫他治病,最近病好了,就不需要精進。很多人以為精進是多念佛、打坐、持咒,並非如此,而是要有恭敬心,因為上師所講的是為了大家,真的不是為了上師自己。

如果是摻假的恭敬心,經過一段時間,看到上師的行為好像有些不清淨,就會退失這種信心與恭敬,因此是不穩固的。在藏傳佛教,上師要看弟子3年,因為上師還是人。再者,以藏傳佛教而言,如果是一位具德上師,所做的行為完全是在因果方面。這裡的「德」指的不是福德或道德,而是功德。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呵責那個家庭,有人看到可能會想一點都不慈悲,人家都快死了,還一直罵他的家人。有些人的恭敬心可能因此就消失了,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得很大聲,不用麥克風,連道場外面都聽得到。為什麼要罵?因為罵了他們才會醒,最後他們才說:我們改了、我們改了。

如果不罵他們,隨著他們的業力去幫,告訴他們:好吧!那幫你加持,看妳老公這次能不能過關吧!如此一來,她就會認為:沒關係,只要我跪下來,你就應該幫我解決問題。明明佛說要以戒為師,這些人不守諾言,答應的事情不做,哪裡有守戒呢?沒有守戒,她怎麼會看得起上師?因此,叫她要來法會她不來,因為她的心裡充滿惡念,認為自己來,上師就要給。上師叫她要來法會,她認為看不到來法會的好處,既然看不到就不要去了。

為什麼現在西醫比中醫生意好?因為西醫馬上讓你們看到,說幫你們切掉半個肺等部位,而中醫沒有切,所以你們沒看到自己的內臟爛的程度。有些西醫切完後還給你們看,說你的肺黑漆漆的,你們看了也會說:這麼恐怖啊!其實,你們慢慢改變自己,肺部就不黑了。但是,現在的人不看到不相信,而且就算看到也不相信,因為還是可以作假,要自己感覺到對才是對。當你認為自己感覺到對才是對,對佛菩薩與上師自然就沒有恭敬,而是摻假的恭敬心。

當上師做某些事情,剛好跟你們的價值觀有點不一樣,你們的恭敬心就會消失掉。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這個家庭是心疼,佛菩薩都給了他們機會,尤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容易主動開口要人參加法會,都開口了他們還不來?以前有弟子請示佛,眾生是否有機會見到佛便可得度?佛回答並非如此,如果眾生沒緣,就算佛站在眾生面前也幫不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這則佛經故事,當時旁邊有幾位女子站著,佛說因為她們與佛無緣,就算佛過去,她們也不會看佛。結果,佛走過去站在她們面前,她們的頭就垂下;佛蹲下去,她們的頭就抬高;佛踮高腳,她們就轉頭,還是不看。

就好像有些人來寶吉祥佛法中心,也是不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算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沒緣就是沒緣。即使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個緣給他,他若沒有恭敬心,還是沒有緣。簡單來說,很多事情是一個念頭就變掉。為什麼佛教大家要破執著?因為如果不破執著,就不起恭敬心。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他們罵得這麼慘,相信很多人,包括出家眾在內都會想:不要這麼罵嘛!她已經這麼可憐,老公快要掛點了,還要罵?應該要安慰她嘛!像其他地方的人就會安慰她,還會抱抱她,人家都哭得唏哩嘩啦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抱她要幹嘛?佛沒有教我們要這樣抱人家。前陣子有個小女孩來求見,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幾歲,她回答說自己8歲。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如果是8歲還可以抱她一下,過了10歲就不能抱,避免麻煩。總之,恭敬真的很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學顯教時,只要法師說要做什麼,就會去做,不會問為什麼,也不會想為什麼。有的人就算不問,也會從旁去打聽,問別人:師父教我做這個,是不是我跟佛有不一樣的緣呢?還是我最近要倒楣,所以才叫我做功德主?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問,因為相信師父開口都是為弟子好。恭敬心起來,很多奇特的事就發生了。以前顯教師父曾經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為佛寺大殿做一對伽藍護法,也就是韋馱與關公兩位護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問多少錢,就答應要供養。很奇怪地,過了大約兩個月,有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了個夢,清楚夢到兩尊尚未上漆著色的韋馱像與關公像。隔天,師父打電話來,說要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看護法的製作進度,結果現場所見就是與夢中一模一樣的情況。為什麼會如此?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師父恭敬,師父說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所以護法就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師父沒有A錢。事實上,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懷疑過師父是否有A錢。只是護法將這個功德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有在做了。

有人會想:為什麼要聽話?為什麼要這樣?現在我還沒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的地方。事實上,當你看到時,已經是在中陰身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超度你,你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厲害;你們現在還是人,絕對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

今天心情好,所以開示一點。身為上師,如果沒有一點六神通之中的他心通,是不可能出來度眾的。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時,有個沒學佛的人因為弟弟在美國突然罹患癌症而昏迷,而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完,說應該只有大約5天,因為當時看到一個「5」,結果他3天後就走了。這位在日本的哥哥再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不可能幫他修頗瓦法,但將當天修法的功德迴向給他弟弟,就能夠幫助他超度。

結果,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知道了他弟弟全部的念頭,雖然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在日本,而鬼在美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他弟弟有沒有過來,但是真的知道他的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見過他弟弟,而他也沒告訴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將他弟弟最後的罣礙講出來,包括他家裡所有的事情。他打電話給在美國的弟媳,她哭得唏哩嘩啦的,還問:你有沒有跟他(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他說:沒有啊!弟媳又問:那他怎麼會知道呢?

這就是他心通。如果行者不知道眾生的事情,要怎麼幫他呢?尤其是超度,如果不知道、不了解亡者的執著與罣礙,他是不會走的,就算念了200本經,亡者也不走。六神通之中還有天眼通,身為上師也多少會有一點。有一點天眼通,不是上師要看到自己有多厲害,而是幫眾生時,有些眾生需要顯一點能力,這是方便法,不是究竟,也不是要用這種方式來唬弄眾生,要眾生聽行者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都不會因為知道對方的事,而要對方聽話。

就好像昨天挨罵的信眾,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她的丈夫會有事,所以要他們來法會,但是不會告訴她,如果不來法會以後就會如何。如果是你們就會說,為什麼不講清楚一點呢?大家要記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算命的,即便是算命的,也不會講這麼清楚。但是,任何上師都會幫你開個緣,會告訴你一個事,看你決定要怎麼做。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閉關時,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來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答應,這就是 直貢澈贊法王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決定要怎麼做。當時,直貢澈贊法王擔心凡夫俗子事務繁多,還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好朋友說:「記得跟你的好朋友講,這個閉關對他這一生很重要。」

為什麼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不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講,而要在別人面前講?或許是覺得這個弟子很重要,所以要再講一次?上師不會重複講話,講了你聽進去就是緣,不聽也是緣。為什麼你們不聽?因為沒有恭敬心。你們都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所以就過來聽一下,修法時就參加,後面以為可以靠自己修,真的並非如此。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西藏人,有這麼多弟子,做了這麼多事,在西藏來說已經是等同國王的地位,因為沒有發生過這種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可以不提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說是自己修出來的,但是不能如此,若是如此就沒有恭敬心。如果對傳法上師都沒有恭敬心,自然對整個傳承也沒有恭敬心。很多人認為這只是某個教派的傳承,其實所有教派的傳承都是沿自釋迦牟尼佛。你們要學佛,連教你佛法的人你都不恭敬,不信你會對看不到的佛恭敬。

有人以為不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跑去同一教派別的仁波切處學習也一樣,但他不知仁波切也分A、B、C、D、E、F、G等不同級數。再者,身為傳承的上師很清楚,若上師是無所求的對你教授佛法,但因為你不起恭敬的心、離開之後,你是沒有這個傳承的加持力的。簡單來說,因為你沒有恭敬,福報不起來,你就會自然離開。為什麼離開?因為上師沒有滿足到你的欲望。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去滿足眾生的欲望,今天真的不用這麼辛苦。經典上提到,如果已經產生了恭敬,經過長期薰習之後,已經對上師產生堅固的信心,此時就算不對上師特別專修恭敬,也會自然產生仰慕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已經到達這個階段。所謂薰修恭敬,就是從儀軌而來,好像參加法會、對上師如何頂禮、對上師講話的方式等等,這些都是修習對上師的恭敬。因為平常我們都放逸自己,以前儒家也有提到對長輩、父母、師長應當如何恭敬,這是「禮」。人無「禮」,就不是人。

其實,連動物都有「禮」,大家也看過猩猩、狗、貓,只是牠們的禮貌比較粗野,但是連動物也會讓長輩、前輩。現在的人反而不讓,開口、閉口都是「老翁」,這樣的說法有些欺負的味道。以前不會用「老翁」這個詞,大家不會看到新聞上有「60歲老翁在路上走路被車撞到」這種寫法,為什麼現在年輕人這麼寫呢?就是因為不恭敬,對老的一輩沒有恭敬心。

當你對上師的恭敬心已經產生,不要以為自己已經做到恭敬,還是需要長期的薰習。恭敬包括很多層面,像是你明明是自己不想做某些事情,就打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招牌,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能做。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做,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事呢?這就是不恭敬。自己不想做,可以直接跟對方講,不要打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招牌出來,這等於是用上師的名義去壓別人,這樣很不好。

身為學佛人對自己的行為要負責,對別人的行為不要挑剔或嗔恨,因為了解眾生沒學佛之前就是這樣子,你們也是這樣子。如果自己真的不想做某些事,因為環境、時間不容許而不能做,應該要方便地跟對方解釋,而不是將上師抬在前面。在佛法中當然是遵循上師,但是世間法是你們自己可以解決的事。這就好像你們以前出來見了個異性,覺得不喜歡,就說母親在等你,其實母親哪有等你呢?大家都用這一招,說母親等自己回去,然後轉頭就跑。仁欽多吉仁波切沒用過,母親可以做證,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母親恭敬。你們如果不喜歡就不喜歡,走就好了,何必用這招呢?這樣不好。

我們在尚未成佛之前要長期薰習,尤其密宗的上師生生世世都會護持弟子。就算上師的修行比你慢、果報比你差,但因為是教你的上師,所以在功德大海中,他還是你的上師。大家可以看到佛經中有很多這樣的故事,以觀世音菩薩為例,觀世音菩薩本來是佛,但是回來再做菩薩,而且拜阿彌陀佛為師。照你們的觀念,已經是佛,回來做菩薩已經很委屈,還要拜阿彌陀佛做上師?

當自己有不懂的地方,而別人懂,對方就是你的老師。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高中畢業,卻可以知道這麼多事情?除了學佛後開啟智慧、心很細、看事情比較準確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肯學,有恭敬心,認為對方比自己懂,就是自己的老師。任何人都是你的老師,你不要以為自己在某個領域厲害,就認為自己比別人厲害;在別的領域,你其實一文不值。所以,越是專家越不值錢,離開這個領域又是誰呢?就好像一位醫生弟子現在是醫生,如果不做醫生,能夠做廚師嗎?所以,醫生弟子只能在醫院裡面威風,離開醫院就不行。

培養對上師的恭敬心,其實也是培養我們對任何有情眾生的恭敬心。恭敬心起來,還會去傷害對方、動腦筋嗎?倘若不會,你的善就會出現。經典中提到自然產生恭敬仰慕之情,就是不做作的,不需要經過任何思維。你們常會揣測,不知自己這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會不會喜歡呢?如果做到自然恭敬這個程度,就不需要產生任何思維,對於上師交代的事絕對能夠成辦,不會去想上師交代的事自己能不能做、做不做得到。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一位弟子做會長,弟子用妻子與生意的藉口來推辭,所以這幾年病苦就出現了,但是最近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在照顧他。上師是慈悲的,你們將上師推走沒關係,但是上師是推不動的,沒人能夠推得動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心。只要任何人有難、還願意接受佛法,上師還是會給你們幫助。所以,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歸罵,還是幫他們,幫助亡者不墮入三惡道。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罵?如果不罵,他們就不改;他們不改,到時候祭拜亡者就會放肉了。

剛才法會前分享的弟子還說阿姨要擲筊,為什麼大家這麼怕得罪人?身為佛弟子,而且亡者是自己的父親,還讓她擲筊,萬一剛好有個鬼經過,突然出現個聖筊怎麼辦?要害自己的父親下地獄嗎?她還講得沾沾自喜,說是因為父親在天,所以沒有筊。為什麼她會講這類的話?就是因為她對上師、佛法不恭敬。為什麼別的宗教可以開口就說「主啊!」還告訴你們不要過去,說那個地方是主的?學佛人為什麼要怕?前陣子父親往生的弟子,他的姑姑與姑丈信仰別的宗教,去參加他父親的喪禮時,坐在下面就說:誰說是菩薩來帶走的?

人家有種,換作是你們敢嗎?為什麼學佛還給人家擲筊,看要讓亡者吃肉或吃素?她平常不怕得罪人,在節骨眼就來了,從這一點就看出她對三寶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佛法,連生命都可以不要,何況是去得罪一個可以害人的事?她讓阿姨擲筊還沾沾自喜,認為父親不在,不可能會有聖筊。你們不清楚,其實很多擲筊都是鬼在搞的。在殯儀館有很多鬼跑來跑去,剛好遇到一個比亡者能力大的,你想要看什麼筊,他就整你一下讓你看。

經典上提到,若是自然產生恭敬的行者,就算看到上師在外表、身、語、行為方面感覺好像有不正之處,對上師的恭敬仰慕也不會退轉,因為修行人能夠了解,見到上師的不正,是自己的心不正。以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開示過,你們看到上師的錯,不是上師錯,而是你們自己的錯。這就是因為你們有個觀念認為是錯。只要上師傳法時是清淨的心,這個法就是清淨的,所以「依法不依人」道理在此。

不要以為「依法不依人」就不用人教佛法,而只要聽錄音機、看電視就好。這是錯的,所謂「依法不依人」,指的是上師是人,而弘揚佛法時的心是清淨的,所得的法就是清淨的;如果你認為上師做某些事是錯的,當上師的語出來時,你就感覺到上師的語不清淨,自然就接不到上師清淨的法,大家要清楚這個邏輯。就算一位上師一切都不如法,但只要傳法時是清淨的心,即使傳法時沒有清淨的心,只要講佛法的時候對你有利益就是清淨。

很多人都會挑所謂好的上師,但問問自己是哪一塊料,而能遇到好的上師呢?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學佛沒有去找過上師,沒有尋尋覓覓、四處雲遊去找上師,遇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意料之外、緣分到了而被抓到的。為什麼要你們需對上師恭敬?因為當學到金剛乘,眼睛所看到、耳朵所聽到、心所想到的都是清淨的,這是修沒有分別心。很多人以為要修到沒有分別心很簡單,並非如此。在金剛乘中,要修所聽聲音皆為本尊咒語、所見都為本尊。如果不是如此,就好像弟子的父親在臨終前看到鬼來抓自己,這就是因為心有分別。為什麼有分別?就是喜歡好的,不喜歡不好的,所以當不好的出現,他就會抗拒,而會起惡念,因為要將不好的打掉、趕走。

對於上師所謂不正的語言等等,你們自己要衡量一下,能不能做到上師做的事?如果你做不到上師所做過利益眾生的事,就應要對上師恭敬。也許上師有些日常行為不在你的價值觀之內,但這不代表上師不清淨。就好像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時不會受到影響,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自然生起恭敬。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習性,有各自的喜好。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陪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到任何地方,直貢澈贊法王都會知道當地的花草名稱、倒背如流,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跟 直貢澈贊法王學這方面的知識,而 直貢澈贊法王也沒有逼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只是每次都會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花草的名稱,有時也會說要拿回去種看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說好。

你們會以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應該24小時開口就是佛法,怎麼可能會跟弟子聊花、草、樹呢?身為弟子,沒有這麼嚴肅的,因為還是在人的生活條件之中。這也不是嗜好,只是生活環境中的一環,但很多人就會覺得很怪。如果對上師沒有恭敬心,就會有分別心。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位上師——滇津尼瑪仁波切是閉死關,也就是不出關、不踏出關房的。自從 滇津尼瑪仁波切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後,到最後一次見面時,滇津尼瑪仁波切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關房。滇津尼瑪仁波切沒有叫別人進關房,只有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去。大家知道閉關是不洗澡的,在裡面也不刷牙。當時,滇津尼瑪仁波切突然透過隨行的翻譯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吃不吃酸奶,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會吃。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吃酸奶,可能有一世是西藏人,因為覺得喝酥油茶喝得很舒服,有很多人是喝不下去的,聞到味道都不想喝。

滇津尼瑪仁波切當時面前有一碗酸奶,西藏的酸奶不是液狀的,而是像布丁一樣,不過是酸的。滇津尼瑪仁波切先拿起一根湯匙,放入嘴中舔了大約15秒,舔完後挖了一勺酸奶,當時沒有這麼講究還用盤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手伸出去,承接在手上就吃了。如果對上師不恭敬,看到這種情況,你們第一個念頭都會遲疑一下。滇津尼瑪仁波切也是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考試,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沒有分別心。如果沒有分別心,才能修到平等性智、證到空性的慈悲心、發菩提心、幫助眾生、幫助自己。

藏傳的上師整弟子有很多花樣,因為 滇津尼瑪仁波切知道漢人絕對愛乾淨,尤其 滇津尼瑪仁波切有他心通,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愛乾淨,就故意表演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用沒有刷牙的黃牙舔一舔就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猶豫一秒鐘,接下來就沒有了。什麼沒有?所有法都不傳。滇津尼瑪仁波切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吃不吃,吃的話,這一生所有加持都得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表演這個給你們看,因為有1200多位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麼多口水一個個舔。

不管上師做任何動作,你們不要用自己的價值觀來評斷上師是否乾淨。像 滇津尼瑪仁波切舔湯匙,就是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做,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上師的動作不正,就沒有加持了。事實上,在藏傳佛教中都會吃上師加持過的食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經常在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餐時將食物賜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就比較少了,會給旁邊的人吃。

一般的學佛人都認為自己有做到恭敬,但在關鍵時刻很多人都做不到,因為大家有自己的生活習慣,常常都會用自己的價值觀去評論、評斷對方所做的動作能不能讓你們接受。當你不能接受,恭敬心就會很快消失。恭敬心從何而來?是來自於對教法產生的定解,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不斷惡,很難對上師起恭敬。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昨天罵那個家庭,他們就是因為不斷惡、想過自己的生活,不聽上師講的話,就算清楚上師是為了他們好也不聽。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在皈依時就告訴你們要「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你們都以為是不要做不好的,要做好的,以後就會變好。當然會變好,但這是以後下一世的事,不是這一世。

如果你有惡而善不夠,就算上師對你一切都是善的,你也沒感覺,所以就不接受。因此,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要求參加施身法法會的人這一生一定要吃素,就是這個觀念。如果他這一生不肯吃素,就是不恭敬,還是用自己的想法在過日子。不恭敬的話,就代表佛法對他沒效果,只能得一些些人天福報,這一生用不到,可能要等十輩子、二十輩子才能有機會用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法比較辛苦,因為用的都是上師教的方法,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做過、有修行經驗的方法。

用這種方法弘法很辛苦,但是如果不用這種方法,以後佛法會消滅掉。為什麼?因為以後大家都不會恭敬佛法,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才呵責法會前分享的弟子,為什麼讓她的阿姨擲筊?因為她對佛法不恭敬。身為佛弟子,身為她爸的女兒,都不敢堅持下去,誰會對佛法恭敬?身為學佛人,不用像其他人去打別人,但是應該要堅持。吵架就吵架,怎麼樣呢?她之所以不堅持,是因為不想得罪人,認為人最重要、佛法不重要、佛法可以慢慢修。

今天要讓佛法永恆住世,是要靠每一個弟子、修行人堅持去做。所謂堅持,不是平常做什麼功課,而是身、口、意要表現讓人看到。明明任何佛經上清楚地提到祭拜亡者要用素,不能用肉,她不信可以請她離開。連信奉別的宗教的親戚參加弟子父親的喪禮中,都敢坐在下面大叫,當場寶吉祥佛法中心有200多位弟子參加,她卻一點都不怕。換作是你們,不要說200個弟子,看到20個其他宗教的人就不敢講,怕他們過來打你一頓。

為什麼別的宗教會興旺?因為人家有這種人,而我們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叫你們去打架,而是既然學佛可以改變眾生,為什麼不堅持?而要鬼鬼祟祟、畏畏縮縮?現在很多家庭都反對吃素,吃素有什麼不好?又沒有犯法?吃了素一定是神經病、要出家嗎?他們之所以會反對,就是對佛法有誤解;佛法之所以會被誤解,就是人的行為讓人產生誤解。這種人對佛沒有恭敬心,我們不能逼他,因為他不是弟子。但既然你已經學佛、皈依,對佛法不恭敬,還讓親戚去擲筊,就是糟蹋佛法。如果真的不小心擲出聖筊,要怎麼處理呢?任何懂數學的人都知道,擲筊是或然率。

所以,末法時代弘法真的很辛苦,佛經什麼時候說過要擲筊?就好像法會前另外一位分享的弟子說自己的外婆還要擲筊才上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就是因為沒有恭敬心,如果有恭敬心就會來了。你們身為弟子,對三寶、上師都不恭敬,你的家人會恭敬嗎?

如果身為弟子做到恭敬,周邊的眷屬自然就會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明顯的例子,這一生學佛就是堅持,因為佛法的偉大,不是人間任何東西可以替代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堅持?既然佛法可以幫助這麼多眾生,若有人誤導眾生,身為學佛人就不能加入這個團隊。什麼是正信?並不是念經、拜佛而已,而是能否做到真真正正、確確實實對佛法恭敬,不是需要佛法時才恭敬,不需要佛法時就不聽話。現在大家都是如此,需要佛法時煞有其事,覺得自己的日子好了就變了。

大家未來的修行路上都會是起起伏伏,因為大家的恭敬心都是忽然很多、忽然沒有,起起伏伏,所以福報也是起起伏伏,沒有一貫。在學佛路上,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沒有障礙,但是至今都蠻順的,只要是上師指示要做什麼、要閉關,都能一貫做到。這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三寶與上師的恭敬心沒有減少過,就算個人碰到任何逆境,不會覺得上師沒有照顧,也不會覺得佛菩薩不理、不保佑,但是你們有。為什麼會有?就是因為不恭敬。

不是佛菩薩或上師懲罰你,你們所受的都是自己的本業,都是自己做的。為什麼剛開始很好呢?因為剛開始時你們有假的恭敬心,所以福報起來一點,將你的本業壓住不動;當你們的恭敬心一打退堂鼓,本業的力量就突然跳出來,也就變了。其實,這個道理很簡單,但是肯去做的沒幾個,因為每個人都會疏於檢討自己對三寶與上師的恭敬心。為什麼會疏忽?因為大家都認為自己所做的沒有錯,覺得佛法對自己來說不是最重要的,自己生病是找醫生,有事就找某些人解決,卻認為佛法是最不重要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己修習佛法的經驗來看,如果這個宇宙沒有佛法,一早就已經毀滅掉了;如果我們人生中沒有佛法,人生是黑暗的。為什麼會是黑暗的?因為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大家為什麼要算命?因為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未來在哪裡?其實是現在去做的。想要改變自己的未來,不是由誰來幫你安排,而是你自己。大家生生世世帶來很多業力,原本未來是不好的比好的多,但是透過學習佛法,快速累積福德與智慧,可以將不好的業力壓住,才會有好的未來。

好的未來不是如剛才分享的弟子所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庇佑他們全家平安,這只是福報而已,而不是修行。如果不肯往修行的路下定決心去做,講來講去、修來修去還是人天福報,而人天福報不能改變業力。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已經改變生生世世帶來的業力,但最少已經改了一部分。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應該一早就沒命了,本來應該窮困到連飯都沒得吃,但是因為這一生對上師、三寶恭敬,所有過去世的業都被壓住了,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機會在佛法方面不斷做下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有多進步,也不敢說自己修得多好,但是敢說自己的恭敬心沒有減少,而且自然地產生,不需要一直不斷跟上師懺悔。你們為什麼整天要一直懺悔?就是因為沒有恭敬心。如果有恭敬心,就會記得上師講過的話。像剛才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提到父親頭很重、要喝水、怕熱,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講過這是火大與地大的分解,但是弟子剛才都沒講。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但為什麼她不記得?因為認為與自己無關,自己還沒要死,只聽對自己是否有幫助,只聽所講的是否有保佑你們家裡的每個人。

如果她記得,看到父親地大、火大分解,還不跑來好好供養、恭敬上師,幫父親累積福報?她認為沒關係,以為自己在家裡陪父親一直唸、告訴父親要對上師恭敬就好,快要死的人怎麼會有力氣去做這種事呢?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之所以開示這麼多,就是因為很重要,因為每個人家中都會有人死亡。如果你記得這種事,就算平常沒有幫家人累積福報,一看到那種情況,就知道應該要走了,也會知道要趕快跟三寶、上師祈求,後面很多苦就沒了。

這位弟子犯了什麼毛病呢?她以為靠著自己唸、對著法照拜就好了。當然是好,但大家試想對著法照拜好,還是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拜好呢?對活著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拜,當然是好一點了。很多人就是因為自己的恭敬心不足夠,很多事情在處理方面就會有很多問題。有人認為上師這麼說是為難他們,覺得上師不了解他們的生活方式,也擔心這麼做會不會有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強調,不會有事,而是幫大家解決事。

只是幫你們解決事而已,也是端看大家對佛法的恭敬,如果你們平常都是利用佛法讓自己過好日子,恭敬心很容易就會消失掉。如果認為佛法是能夠澈澈底底地解決生生世世輪迴的問題,恭敬心就會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一直教導大家人生無常、死亡無常?也教過大家睡前要觀自己死了,早上醒來則是下一個輪迴,但沒有人在做,大家都覺得睡覺是自然發生的事。為什麼睡覺?也是另一個輪迴。睡覺的過程與死亡的過程唯一不同之處,在於不會看到光。大家睡覺時是先感覺全部都黑掉而睡著,若以寧瑪巴來說是黑成就心,是人死亡時一定會經過的過程。為什麼大家會怕黑?不是因為有鬼,而是因為我們每一世死時都會經過這個過程,所以知道死了。如果大家每一天訓練,還會怕死嗎?自然不會了,而且在死亡來臨時,自然就會提起清淨的信念,求上師與佛菩薩來幫你。

如果你對死亡沒有概念,一看到這種狀況就會怕。就好像之前中風的弟子,先看到黑再看到光,如果以密宗、佛法來說是已經死亡,還好他平常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喊一聲,他就馬上跑回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對這位弟子說:你不應該跑回來,現在多累,還要照顧你。

今天所講的恭敬,不是要你們每天怕上師,見到上師就嚇得發抖,上師不要這個,而是要你們知道這個法門且能夠做到,很多障礙都會自然消失掉,上師也自然會幫你。為什麼弟子會容許阿姨去擲筊?講得好聽是喪禮時不要吵架、尊重她是長輩,講得不好聽是這個弟子對三寶從來沒恭敬過,只是利用三寶讓她過好日子,當然就會出狀況了,別人就會出個狀況給她看到。

身為佛弟子,得了佛這麼多恩德,我們都不護持佛法,誰來護持?尤其是寶吉祥弟子,哪一個沒接受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呢?連你們都不堅持,誰來堅持呢?為什麼別的宗教開口、閉口,連打籃球的都會指指天,說是主在幫他?你們只會講自己求得好所以求到,認為是靠自己求回來的。佛菩薩與上師的加持是沒有中斷的,好像電視臺的電波是一直播送的,但是要不要打開接收器是你們自己決定,如果不打開就一定沒有。

經典上提到,當我們能夠真正斷一切惡、行一切善,自然能夠慢慢產生善行的體驗。當一個人斷一切惡的時候,周邊的眷屬、朋友、事情的逆與不順會減少。這種善不是人世間的善,捐個錢、唱個歌都不算,佛所講的善,最少是要做到十善法。做到之後的下一步,就是出世間的善。什麼是出世間的善呢?就是解脫輪迴的善。下決心要出離輪迴世間的人,所做的一切身、口、意就是純善、清淨的善。當清淨的善出現了,自然能體會到善行的經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這幾十年來,有很多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都做到了,尤其是在利益眾生與幫助教派做事時,很多人會認為有很多障礙,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莫名其妙就做出來了。為什麼能做到?因為善開始不斷累積,而將惡斬斷掉了。所以,當我們體驗到善行之後,就會認為所有的上師與同修一定都修出了殊勝的善行體驗。這就是當我們每一個念都是善,自然不會認為上師會有惡,就算別人所做的是惡的,因果也是別人自己負責。我們只會悲憫他,而不會看不起、拋棄他。甚至是在同一個道場內修行的,也都認為他們一定有勝妙的善行體驗。

以後每一組的弟子,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指示要大家全部同意,才能讓某些弟子懺悔等等的事,大家不只是簽個名字,而要將你的看法寫上去。如果不認識字,可以讓組長代表寫;文字不好的,可以請理事長寫。如此一來理事長可能會很忙,因為有1200多位弟子。為什麼要你們寫自己的想法與看法呢?因為任何事情都不能用人情方面去看,是從佛法的觀點去切入。也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做這樣的事,只是弟子多了,每個人都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累,所以讓大家做一點事,也讓你們看看自己在佛法方面有沒有聽到一點。你若看到別人的缺點,就是自己有的缺點,不要以為只有他有而你沒有。

正如《阿彌陀經》中所講,淨土是諸大善人住在一起的地方。今天我們業障重,生在五濁惡世,善惡參雜,甚至惡比善多,但是這種是給我們修行的地方。為什麼?因為我們可以看到每一種惡都能阻礙自己,所以每一個行惡的人都是我們的菩薩與上師。因為他做了,你知道了就不會去做,而不是去鄙視、看不起,甚至咒罵他。佛法不是消極的、做爛好人,而是很積極地從任何正面、反面的教育去看自己的行為。如果自己的行為、語言符合惡的,那就是惡的;如果自己的行為、語言符合善的,那就是善的。看自己很困難,看別人就很容易,但是當我們看到別人所做的一切行為,都要用清淨的心。他人行惡,你知道行惡的果報,因為你是佛弟子,從他點點滴滴的行惡,你才能警惕自己,知道自己不能這麼做,所以他是不是等於是我們的菩薩與上師呢?

以戒為師不只是簡單守戒,而是一定要有個老師、上師出現,將戒介紹、傳戒、守戒、監督,才能夠對你有用。戒除了五戒、比丘戒、比丘尼戒之外,任何法都有戒在裡面,比如像是菩提心戒、慈悲心戒都是。任何戒是做為佛法根本的基礎,如果沒有慈悲心、菩提心,修任何法都不能利益眾生與自己。因此,當我們體驗到善行之後,就不能認為只有自己能做到,為什麼?因為佛法不是我們發明的,佛法的道理是佛開悟之後,將修行的經驗教給一切有情眾生,因此今天如果我們有些許善行的體驗,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別人還沒修,而是要認為自己今天做到了,所有眾生應該跟我們一樣一定能做到。

簡單來說就是不能驕傲,不能認為自己打坐比別人好,認為自己的腰比較挺直等等。如果有這種觀念,絕對修不到平等的慈悲心,也絕對做不到惡與善平等捨,因為生起驕傲。所謂貢高我慢,不是從外表來看,最重要的是內心,內心若產生一絲一毫自己做到而別人沒做到,認為別人比我們差,這就完蛋了。這種貢高我慢的心,就算這一生修得多好,最多生在阿修羅道;如果沒有嗔恨心,但因為貢高,最多生在天道,而不可能解脫生死。

上師所做的一切身、口、意是去警惕你,千萬不要鬆懈。所謂懈怠,不是昨天唸1000遍而今天唸500遍,這是懶。懈怠指的是心下沉,不去檢討、放棄檢討,不用心、用力去檢討自己每天的身、口、意。所以,上師會用一切方法,包括正面與負面的教育,要培養你們不斷地薰習平等的慈悲心。沒有慈悲心,到最後都不能解脫生死,還要背負自己很多這一生所做業力的結果。為什麼很多修行人到往生前都有很多狀況?就是因為他們沒有修到這個。很多認為自己是佛寺的住持,山頭是自己開的,認為自己應該修得不錯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跟主持北部著名道場的一位弘法人有過一些緣,剛開始他真的很清淨,到事業做大之後,最後佛寺成立時,有很多達官貴人來參加。在電視上,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他致詞完後轉過來的一個表情,意思是覺得自己做得很好。他忘了所有的錢不是他的,是所有眾生捐出來成就他,他應該要更加謙虛。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看到?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到有點他心通,對方眨個眼睛都知道是做什麼,他講完時轉過來的那個表情就更不用說了。因此,他走之前吃了很多苦,大家也都聽聞過了。

修行人最大的敵人是貢高我慢,貢高我慢是很細微的東西,絕對不是你們能感覺得到的,因為是很自然的。正如前面提到,當你有善行的體驗,而不認為所有眾生、所有的師兄弟、上師都可以跟你一樣有善行的體驗,就絕對會貢高我慢,因為你會認為只有自己做到,而別人沒做到。大家要記清楚,每個人都有他的優點與缺點,只要我們沒有成佛之前,絕對沒有圓滿。只要沒有圓滿,眾人皆是我師。他人所做一切事情,好的我們讚歎,不好的我們不要學習,但要警惕自己。

就好像以前釋迦牟尼佛在的時候,提婆達多謗佛、毀佛,他看起來是十惡不赦的人,但他的動作可以讓我們知道,修行人越有成就,就越多敵人。敵人是怎麼來的?是從貪、嗔、痴而來。為什麼這一世會有敵人?因為過去世我們有貪、嗔,痴,曾經恨過別人、忌妒過別人,所以釋迦牟尼佛就表現給我們看。

為什麼六波羅蜜中教大家要忍?這不是別人打你一巴掌,你要讓他打另外一邊臉,最重要的是忍自己有善行而不驕傲,這是很難做到的,不容易,但一定要做得到。如果能做得到,這一生就能往成就這方面去走。如果做不到,最多到天界,絕對不可能解脫輪迴,尤其修禪的人很容易進入這個狀況。因為當他開始有善行的體驗,而別人還沒有,他就會覺得自己開悟、見性了。其實明心、見性是兩件事,要怎麼看自己的事呢?不要說過去世,要看這一世,從你開始懂得學佛,到認為自己有些體驗時,問問自己做了些什麼事?

不要以為自己一直打坐就能開悟,六祖慧能能開悟,絕對是累世的修行,而不是這一生的,而且見性之後還需要五祖在私底下、暗地之中傳法。從六祖所寫的詩看來,六祖已經見性,如果沒有見性,就寫不出這首詩。很多人認為神秀所寫的詩不夠標準,但是他所寫的對一般凡夫來說很重要,因為六祖慧能是另一個層次。不管是什麼層次,他們後續還是繼續修,沒有認為自己修得很好。

當六祖慧能到廣州升座講法之前,即使那兩個出家人說的話不像是證悟的,六祖仍稱呼那兩個出家人為「仁者」。換作是別人,可能就直接說對方講錯、不是這個意思,但六祖仍稱呼對方為仁者,意思是他們既然出家而有向善的念頭,自然就是仁者。別人沒有開悟是他人的事,不因為別人沒有開悟,而認為別人不是修行人。修行人有很多層次,所謂大修行者、小修行者,這個定論不重要,重要的是行者所做的事能不能幫助眾生離苦、解惑(這不是指對人生有何迷惑,而是能否幫助生死大事,解脫生死的迷惑),如果可以幫助、教導就可以。

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明明開示過很多次,人死之前何等狀況就是火大、地大的分解,她都沒聽進去。她剛才所講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說過多次了。大家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講故事,也不要以為是講給別人聽與你無關,任何有情眾生,除了大修行者之外,絕對會經過四大分解、被冤親債主來找,包括出家人在內,除非是已經證悟、善行很大才會沒有。連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前,魔王都要派女兒來干擾一下。密宗之所以要修護法,就是為了這個。

修護法不是幫你去打架,也不是讓你比別人厲害,最重要的是你往生時,護法會來保護你不受到這些東西干擾。因為任何人在學佛的過程中,都絕對會對三寶產生不恭敬,因為覺得自己修到了、不錯了,只要有這種觀念就是不恭敬。所以,如果一位上師對這種生死大事不清楚,怎麼幫助你們解脫生死呢?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一直講?因為希望你們聽得進去,等自己的時間到時,就能夠了解,而能夠安排了。不要希盼上師會幫你,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死,隨時都有可能死。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死了,誰幫你們呢?

你們會說,不是說上師生生世世都會保護嗎?確實如此,但是如果你不恭敬、不記得,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這個願,也無法幫助到你。今天開示的,不是為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要受你們的恭敬,事實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怕這樣,因為很不自在。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稟告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自己到哪裡都被人盯著,很不自由。直貢澈贊法王有的時候也很好玩,因為西藏的規矩是迎接大修行者時,都要派人在半路先喝杯茶。有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陪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到尼泊爾也是如此,結果 直貢澈贊法王說:我們趕快喝完,其實不需要,但是沒辦法,他們喜歡這樣子。

其實大修行者已經不將這些繁文縟節放在心裡,但是如果不這麼做,對方也不舒服,重點在於讓他們起恭敬,而不是修行者要這種排場。出現這個排場是很辛苦的,就像總統吃個東西、打個瞌睡都會被人拍照,有的時候人還是不要太厲害,太厲害會被太多人留意。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希望大家今晚回去之後要好好檢討一下。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是否有弟子已經皈依3年、而未領受不共四加行?當場,有許多弟子們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不准學密法的弟子手放下,吩咐要登記舉手的弟子姓名,並將於下週傳授不共四加行。與會大眾皆感歡欣,齊聲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3 月 0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