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2月16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本為弟子的信眾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護法,給予她這個寶貴的機會,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全家的幫助並發露懺悔。她皈依5年,全家得到上師無數次的幫助,卻從來沒有感恩過上師,她深深懺悔。

首先她先分享學佛的緣起,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家人的幫助。

2006年她先生遇到官司,就在全家不知所措的時候,他們有幸能求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一切都是因果,該還的債就去還清,要她先生安心地去服刑,並承諾會幫忙照顧家中的4個孩子。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庇佑與加持,在她先生服刑這段期間,家中一切平安,孩子們也都皈依了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且她先生因有貴人相助,提早假釋出獄,他們全家都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先生返家後,她與先生便一同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們全家能一起學佛修行的機會。

2009年她母親80歲,已洗腎6年,突然大量吐血,造成肺部受損,在加護病房待了50幾天,母親全身插著管子,又要洗腎,有如待在人間煉獄般。最後母親卻因肺部引流手術,導致失血過多,病情告急。在全家最無助時,他們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上師幫助母親,兩天後母親在床上對著 仁波切法照安詳往生。火化後,母親的頭蓋骨呈現粉紅色並出現兩個不規則的小孔等瑞相。母親生前只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次,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力,母親何豈能得到如此殊勝的超度,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的母親的一切加持與幫助。

2012年,她的妹妹(也是皈依弟子)因面臨身體的病苦與死亡的恐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次的加持和救度,把妹妹的命救回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兒子、媳婦(皆為皈依弟子)的加持與幫助,特別是在媳婦懷孕的過程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超度跟隨到他們家中的無形眾生,並加持待在媳婦肚子裡5天不肯出來的孫子平安出世。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大威德力加持。

她的公公15年前因腦部中風,造成左邊癱瘓、行動不便。去年11月,公公肺部感染病情惡化,在加護病房中度過160多天,數次由她兒子代表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為爺爺累積福報、減輕痛苦。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們代替公公做大禮拜、累積福報的機會。今年1月12日長壽佛法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法座上開示,長年中風者雖已彌留,但是因業障以及冤親債主,必須等錢財用盡才得以往生。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讓他們有了幫助公公離苦的方向。次日他們隨即代替公公捐款給臺北市社會局,讓公公與眾生結緣並累積福報。兩天後,公公沒有任何痛苦地安詳往生。公公往生後,家人立即打電話至古董店,祈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超度公公。雖然公公不是皈依弟子,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仍即刻修法保護公公神識,確保公公不墮入三惡道。同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要她兒子在爺爺身旁,代替爺爺對著 上師法照作大禮拜300下,為公公累積福報,其他的家人則在旁為公公助唸8小時。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完畢後,公公因插管而未合起來的嘴巴竟自然合上,嘴角還有滿足而安詳的微笑,原本黯淡有斑的臉,竟然變得紅潤光滑。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1月26日施身法法會慈悲加持超度公公。公公大體火化後,頭蓋骨有一很明顯且工整的圓孔,他們全家人都知道,這些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公公的瑞相,他們心裡有說不出的感恩與感動,感念佛法如此的殊勝、不可思議,讓他們沒有恐懼與悲傷,所有的圓滿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他們只有感恩再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她懺悔,沒有把 上師諄諄教導的佛法銘記於心,只顧著過著好日子、破戒、繼續傷害眾生。

2010年的一個晚上,她騎腳踏車發生車禍,檢查診斷為腰椎裂開,需臥床3個月。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是她給中風的公公吃肉的果報,公公已經生病,她竟然為了讓老人家高興,給公公肉吃,以為自己沒吃肉就沒事,繼續傷害眾生,所以得到車禍的果報。她感恩 上師讓她重報輕受,在受傷期間還能以躺臥方式在道場聽聞佛法。在她休養期間,全靠中醫診所的水藥調理,她感恩 上師為了弟子們的健康開設中醫診所的用心良苦。

她的大女兒(也是皈依弟子),5年前到美國讀書,由於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大女兒順利取得碩士、考上律師執照,並找到工作。去年(2013年)大女兒在美國參加另一位 仁波切的法會,做母親的她知道後非但沒有指正大女兒,還對別的師兄說,都是同一教派的,並不以為意。

6月30日法會當天,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重重的呵責並指示她歸還寶吉祥弟子的紅背心,從此不能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皈依一位上師,跟著上師學習佛法,就跟在學校註冊一樣,不能隨意換班。上師根據弟子的根器和因緣,以適合的法門教導弟子,即使同樣的東西,不同的老師所教的方式都會不同,如果跑來跑去怎能有系統的學習?她感恩上師當頭棒喝,她自己身為老師,還護著做錯事的大女兒,沒有盡到做母親的責任,她懺悔;與佛法有關的事,她沒有事先請示上師,可見她不尊重上師、不恭敬上師,也沒有做到佛弟子該做的,她懺悔。

去年2月她有幸參加印度長壽佛法會,法會結束後,她自以為是,為了滿足其他師兄的需求,做了爛好人,簽了購物切結書。她一離開了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就散漫,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全拋在腦後,她沒有恭敬心、沒有感恩心,她深深懺悔。

她懺悔沒有實實在在地守戒,心不清淨、傲慢、自私自利、自以為是、不接受別人的勸告、好辯駁、心中充滿貪嗔痴慢疑、我執心重、又好面子、怕受傷害,只要不如她的意,她就擺臉色,沒有把身口意做好,還會惡口兩舌,沒有謹言慎行,容易隨波逐流,她沒有依教奉行,沒有把佛法用在生活上,沒有認真修持,她深深懺悔。

她從小吃了許多眾生的肉,包括豬、牛、羊、雞、鴨、小鳥、蝸牛、青蛙、蛇湯等,尤其過年的時候會滷許多牛肉、牛腱分送親友,所以現在年老了,筋骨常會受傷,她懺悔。她曾經養了兩隻小雞,長大後還請雞販代殺,回來煮給全家吃,她懺悔。

她去做人工流產3次,殺過無數的蟑螂、螞蟻、蚊蟲,用黏鼠板捕抓過老鼠,她懺悔。她曾經把公家的文具帶回家使用,犯了偷盜罪,她懺悔。身為老師,她對學生沒有慈悲心,為了趕課或罰學生而晚下課,耽誤學生休息,她懺悔。

對父母不孝順,沒有做個好媳婦,對先生不體諒,常自以為是地固執己見,沒有做個好母親,只以工作為重卻忽略了子女的家庭教育,以致孩子長大了常犯錯,她懺悔。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孩子們因材施教的殊勝教導,讓孩子們學習到做人處事的正確方法。

她感恩大慈大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很辛苦,真是24小時的仁波切,日夜不分的照顧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個大教育家,也是大醫王,不只拯救我們的生命,也拯救我們的靈魂。她感恩與佛無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嚴父、慈母、明師般地嚴格教導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命地幫助弟子,恨鐵不成鋼,無非都是為了要眾生認真學佛。

她再次感恩 仁波切對她重重地呵責及嚴格教誨,這是她此生最幸運也是最重要的學習。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出她的錯誤,否則她永遠看不到自己的問題,種下惡因,墮入地獄。「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她誓願有幸遇到如此具德的上師,一定要緊緊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腳步,把握有限的人生,抱著必死的決心努力地學佛,才對得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

從今起她要念念善念,處處為眾生著想,以謙卑平等的心,認真學佛,確實做到每日以《佛子行三十七頌》檢視自己,立即懺悔,永不再犯。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直貢噶舉的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密法中的施身法,以前介紹過很多次,所以不多做說明。學習施身法要經過很多次第:第一,對顯教的經論至少有10年以上的基礎,也就是對佛法的思想要有根本清楚的了解,而不會有偏頗、自我意識的想法。在經論方面能夠清楚後,開始學密法一定會先傳不共四加行。「不共」指的是不貫通小乘、大乘與金剛乘的法門。小乘有小乘修行的方法,大乘有大乘修行的方法,金剛乘有金剛乘修行的方法,不共就是不可以共同修的法。不共四加行涵蓋十萬遍大禮拜、十萬遍金剛薩埵、十萬遍獻曼達(也就是供養)、十萬遍上師相應法。

以出家眾而言,如果每天修大概需要3年的時間;若是在家眾斷斷續續在做,大約要5、6年的時間才能圓滿。不共四加行圓滿之後,在藏傳佛教通常上師會授予灌頂傳一個本尊,通常都是以先修觀音菩薩為主,因為觀音菩薩是慈悲的代表。事實上,很多法本都與觀音菩薩有關。大家略微知道灌頂,上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三合一時也稍微解釋過,要修到成就一定要透過上師口傳、灌頂、教授,要懂得生起、圓滿次第的修法,領受這些所有的教法之後就要閉關。通常如果咒語沒有超過10個字,最少要唸100萬遍;如果咒語超過10個字,最少要唸10萬遍。

這種唸法並非你們目前在道場、在家或拿著計數器的方式,如此就算唸一千萬、一億遍都不算,只有接受過灌頂、口傳,而且清楚生起、圓滿次第等等,再閉關來修才算。這種閉關跟一般閉關不一樣,必須要剋期完成。一般人若是唸100萬遍,通常要2個月;若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速度,大約是20天至1個月就可唸完。進行這種閉關時,不准離開閉關地,也不准跟任何人講話,要切斷任何與外界接觸的機會,閉完關後要得到上師的認證,確認你此次閉關的成就。如果閉完關還是沒成就,就必須要再閉,而不是認為自己閉完關就做完了,必須要閉到與本尊相應,而且不是自己說了算,是上師講的才算。

很多人學佛不照正常方式,跟著一個弘法人學了些法,覺得自己有感應,就開始出來做老師,這都是騙人的。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開示這個程序,讓大家了解不能這麼修,而是有規定的修行過程。在閉關的過程中如果有障礙,無論是發生任何事情,就算是死在關房中,都不能離開。歷史上有很多出家眾死在關房中,所以你們是沒資格閉的。

此時,有信眾沒有戴好口罩,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戴妥,並繼續開示。為什麼未皈依的要戴口罩呢?因為皈依的弟子知道自己感冒,就會戴著口罩,但未皈依的不知道,就算感冒了也照樣來。寶吉祥佛法中心這邊人太多、地方小,不希望大家來法會,卻得了感冒。再者,因為這些人還沒皈依,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認清楚他們的樣子。為什麼呢?如果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然要記得你的樣子,因為以後要幫你。尚未皈依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記得這麼清楚做什麼呢?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所以,半遮臉比較好一點。

如法閉關修觀音法門唸六字大明咒100萬遍,出關後經過上師確認你得成就,才可以學別的法。學施身法比一般的法門更加困難,因為要做到三個條件:第一,行者已經發了菩提心。發菩提心不是嘴巴上講、認為自己發願就是。《寶積經》中提到,菩薩去到任何地方無所畏懼。所謂「無所畏懼」,不是因為菩薩膽子大、法力高強、可以看到些什麼、可以趕走些什麼。當行者開始證到登地菩薩,慈悲已經出現,發了菩提心,很清楚因果與因緣的事,也已經證悟空性,所以不會怕任何會傷害自己的事,不怕受傷害。《寶積經》特別提到這句話,所以身為修行者到任何地方,如果認為陰風陣陣、後背發涼、鬼來了,這都是沒有慈悲心。

要做到這點很困難,所以如果沒有菩提心,修施身法不得成就。修施身法時,很多眾生都會來,過程中不只供養諸佛菩薩、勾召大家累世的冤親債主跟祖先,也會勾召一切非人、鬼眾。稍微講一點讓你們怕一下,免得你們喊著要學施身法,沒有這麼簡單的。法本中提到,要勾召一切魔鬼眾、夜叉、羅剎、有權威的魔,也就是有福德的魔,本身權勢、威德很大,不是一般鬼眾。此外,也會勾召龍妖、地神、天魔、兇的妖王、小鬼、病魔、一切傷害我們的魔、地方性的鬼神、魔女部眾等來吃修法者。你們誰敢?

你們拜過蒙山施食也都沒有這些,只是孤魂野鬼,僅僅如此你們就已經怕了。唸了這些,他們真的會來,不是開玩笑的。所以,沒有菩提心,沒有辦法修施身法。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時,可以感覺到這些眾生,甚至也會看到。是你們的話就會怕,鈴跟鼓可能都丟了,唸的時候還會發抖,因為他們真的會來,不是假的。所以,菩提心是第一個條件,一定要發出來。

第二個條件,在噶舉派一定要修禪定,稱為「大手印」,以後再為大家解釋涵義,這不是指很大的手印。以前有個冒充仁波切的臺灣人,他說大手印是很大的手蓋下來的印,並非如此。大手印是學習修練禪定的方式,與中國的禪宗異曲同工,但是更加殊勝,因為這個法是在恆河邊由祖師口傳而傳下來的。大手印分為4個次第:專一瑜伽、離戲瑜伽、一昧瑜伽與無修瑜伽。每1個次第再分3個,所以總共是12個次第。如果修到最高的無修瑜伽,便是已經證到法身;從專一瑜伽到離戲瑜伽,已經證到菩薩果位。

如果行者沒有證到離戲瑜伽的階段,修施身法也修不出來。以大家聽得懂的話來說,離戲瑜伽是已經進入空性的境界來修法。簡單來說,行者在修法過程中對一切的現象都不動心。「離戲」這個佛法名詞不是指遊戲,而是指離開一切能感覺到的現象,包括我們「意」的動都要離開,也就是要在定境中修法,如果定力不夠也不能修施身法。

第三,修施身法的行者一定要已經修頗瓦法得成就,也就是行者能夠以頗瓦法幫助自己與利益一切眾生。這三個條件具備,才能接受灌頂學施身法。學到施身法之後,法本分開兩個部分,一個部分是自己修的,不斷累積福德資糧。自己修並不是說自己修到很厲害,而是累積足夠的資糧。當福與功德的資糧足夠,才能學另一個利他的法本。有人認為唸經就可以利他,不是做不到,但是要做到,除非是行者已經累積充足的福德資糧。若是已經做到如此,行者隨便講一個字都能夠利他。

藏傳的法本都分為自修與利他,就像是在學校書讀得好,才能出來社會做事。當然,這並不是指沒唸書的人不能出來做事,但是會辛苦很多。所謂自利,不是過於簡單地只要發願,而是一定要有方法很快速地累積自己豐厚的資糧,才能去幫助眾生。沒有資糧的話,幫助眾生到最後會有事情。有事情並不是要幫眾生扛業,而是會誤導眾生。如果行者自己不清楚事情的方法,不知如何解決眾生的苦,就會用錯方法。以剛才出來懺悔的弟子為例,她的公公以前有貪汙過,他們曾用盡一切方法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收他貪汙的錢。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怕扛他的業,而是因為這不是他的錢。

以前,他們家要留錢幫公公治病,因為他躺在床上,怕要付種種費用,所以就將錢留下來。結果,錢一直留,人就走不了,大家都苦。如果上師不知道他的原因而用錯方法的話,是不是讓他們沒辦法解決問題呢?如果不能解決問題,當他一死就有鬼通,知道自己聽錯、跟錯,他一定會恨,就會回頭找這些所謂曾經幫過他的人。

有位出家弟子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曾幫人助唸,她算是守本分,幫人家念誦了二十幾本經,但是全身是病。為什麼會如此?因為她幫人家唸經,沒有幫人家解決事情,又拿了些供養,就要用自己的福、壽、健康來還給人家。法本中提到,修施身法的人只會越來越青春、健康,身體越來越好,福報越來越大。為什麼會如此?因為行者解決眾生的事,眾生跟行者沒有牽掛,這種資糧才會累積起來。

有些人覺得很奇怪,就算自己每天唸、每天拜,為什麼還是這樣子呢?這就是因為資糧不夠。資糧怎麼來?就是聽話。完全聽上師的教法,資糧就很自然地累積起來。這位出家弟子就有很明顯的變化,以前她全身是病,除了還有一口氣,其他什麼都沒有了。剛進來時她仍然很抗拒,認為自己沒錯,唸了二十幾本經,還隨便人家給多少供養。這不是隨便的問題,而是她去幫眾生,沒有幫到對方還拿回報,要用什麼還呢?

在密宗中講得很清楚,很多亡者的業力還沒到讓他下三惡道的時候。為什麼要49天?因為這是最保險的,有些可能要1、2年。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幫過一個清朝的鬼,兩百多年都沒有投胎,來的時候滿身是草。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看,問隔幾代的孫子,是否回去掃墓時有很多草,他們表示確實如此。奇怪的是,墳墓長草,鬼也跟著帶草來。

當亡者的業報還沒有出現使亡者輪迴之前,所有跟亡者有關係的家屬都應該要幫助亡者,在《地藏經》中提到這個部分,今天暫不說明。有的時候,如果你去幫亡者,卻又幫不了他,可能會讓亡者起嗔念,他可能會想:你既然幫不了我,為什麼要來?還要拿我子孫的供養?有些亡者可能會有這樣的嗔念,死了還要錢。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勸弟子與信眾,如果家裡有人往生就自己唸,因為你們沒有能力看得到誰有功德幫助亡者。你跟亡者的基因是一樣的,至少亡者知道你想幫他,知道你不會害他,所以亡者不會起嗔恨的心,也就不會下地獄。

寶吉祥佛法中心從一開始到現在,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沒有組織過助唸團,只有讓大家在施身法法會時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起唸,這就是助唸。助唸團出去不一定做到事,沒有做到事,反而還害了亡者。今天要打破這種思想很困難,因為臺灣已經習慣這麼做,如果不找人唸一唸,大家心裡頭很不舒服。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弟子家中有人往生,都沒有找人助唸,一樣有瑞相,比外面唸的瑞相清楚得多。很多人拚命唸24小時都沒有瑞相,連頭七都一直唸,連唸幾個七都沒有瑞相,就是因為不得法、沒有福德資糧。

今天提到這個部分,因為大家的家裡遲早有人往生,包括自己在內,所以這是常識,一定要知道。不要以為要找人助唸,因為你們沒有能力知道修行者是否有慈悲心與功德。有慈悲而沒有功德,有功德而沒有慈悲,都無法超度,有很多這種故事,今天不一一說明。仁欽多吉仁波切以20幾年來幫這麼多眾生的經驗,如果所講的方式不對,也不可能繼續坐在法座上,每次都是1500多人來參加施身法法會,這麼多新來的人,如果超度不了,一定會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

佛經上講得很清楚,如果害眾生下地獄是很嚴重的事。身為修行人,不能做這種事,不能因為貪一點供養,就答應幫亡者唸一唸。唸一唸卻不能解決亡者的問題,拿供養就是不對,就算你沒開口,對方主動給你的也不可以。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出家的皈依弟子?讓他們每個月都有薪水、有地方住?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他們走錯路,希望所有出家眾這一生就是好好辦道,也就是先為自己修。這不是自私,而是先為自己修,自己沒做好,真的沒能力去幫助眾生,到時候幫不了別人,也害了自己。

你這一生做好,下一世乘願再來就很好。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沒有出家過,這一世再來不可能會如此。至於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世跑回來不出家呢?沒辦法,欠了太多。再者,在家眾很難度,因為出家的不了解很多在家的事情,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小是在家的,你們會玩什麼花樣,仁欽多吉仁波切比你們還清楚。你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是玩不動的,只要動個念頭,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

昨天有位信眾來求見,說自己做生意賠錢。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賠錢就關掉啊!結果,他問:那員工該怎麼辦?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沒關係,那就多給一點資遣費。但他不捨得,結果楞在那邊。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他去寺廟時抽到了什麼籤?那位信眾自己都忘了,還是旁邊的妹妹記得是去了一個道教的地方,抽了玉皇大帝的籤,籤上面告訴他只要做下去就會好。趁這個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呵責他。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道教,對玉皇大帝很熟,當場就責罵那位信眾:連玉皇大帝講的話他都不聽,跑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

罵完之後,他聽進去了,就很開心地走了。如果是轉世的修行人,不會懂這一招。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知道他有抽籤,不是用猜的,所以突然問他。現在末法時代眾生的花樣太多,因此四攝法中提到要與眾生「同事」,這不是指要做同一件事情,而是要了解眾生在做什麼事,才能夠幫他。如果眾生做的事你都沒做過,也不了解,要怎麼解決他的問題呢?沒有辦法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小愛打架,所以遇到愛打架的孩子,就有辦法整治他;從小 仁欽多吉仁波切愛漂亮,所以遇到愛漂亮的也有辦法。你若是沒有經過這些,只是告訴對方要放下,他要怎麼放呢?明明頭髮長在這個地方,要怎麼放呢?還會問:我愛漂亮有罪嗎?你是講不過他的。

為什麼修施身法通常都是在家眾比較多?因為在家眾的問題多,出家眾的問題少。但是現在出家眾的問題也蠻多的,所以修施身法是幫大家減少問題,讓大家這一生安安心心地、在法的方面有一點成就。學佛不一定在這一生要表現出有成就,有弟子不代表有成就,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有弟子真的很累,每天都有一大堆的事。

修施身法的另一個特色,便是行者在修法時身上不佩戴任何保護的聖物。如果有任何東西保護修法者,眾生看到會不敢過來,所以完全不保護。顯教中一般法會之前都會結界,密法中則是會修預備法與驅魔等儀軌,只有施身法沒有,一切都打開,隨便眾生來。如果沒有慈悲心、菩提心,這個法就沒有辦法修得下去。

大家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修施身法戴的法帽,前面有黑色的穗線,大家會以為是不是怕鬼所以要遮著,其實不然。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眼睛會發亮,很多人都看過,但鬼看到這種亮會害怕。鬼有個特色,只要看到強烈的光,就不敢靠近。你們皈依過佛門,身上就有佛光普照,因此皈依時告訴你們,皈依之後不會被非人所害,除非是定業,就是因為你們身上會有光,鬼不會靠過來。穗線最重要的是遮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神,不要讓光透露出來,因為當修法時法性顯露,光就會出現,所以才要遮住。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不是怕看到鬼,而是怕看到你們,倒不怕看到鬼。

其實,鬼看到修行者會很開心,因為知道修行者可以幫助他。換做是人,就很容易東想西想,就像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用助唸,下面很多人心裡就開始嘀嘀咕咕,認為沒聽過,外面從來沒講過,是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不是佛法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講自己講得比較好,但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身真正的經驗。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個特色,每件事若是看不到徵兆,就不認為修法有得成就。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別人不同,從小隨著父親學道教,連外道做任何事都能讓你們看到徵兆,為什麼佛法沒有?不是只靠傳說、猜測,而是實實在在讓你們能體會到。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開示的,錢一出去,弟子的公公就走了。這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害死他,而是他何必這麼苦躺在床上十幾年呢?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了以後,也沒有人能幫他了。

佛法、佛經中所講的一切境界與成就,都是可以做得到的,只是層次與成就不一樣,要按部就班去學習。學佛最重要的是心要放鬆,這不是指什麼都不管。學佛最怕就是太過鬆懈或太過緊繃。什麼是太過緊繃?就是認為自己要做得很好,每個動作都要讓人家覺得你是學佛,這就不對,將自己抓得太緊了。太鬆懈指的是認為「酒肉穿腸過,佛在心頭坐」,這也不對,因為你沒有做到,就沒有資格講這個話。

今天幫大家修施身法,每個月舉行一次,第一是幫大家超度想超度的眾生,第二是要幫大家累積福德因緣。只要大家這一生有參加過施身法法會,對上師、三寶與法起確確實實的信心,你這一生在危難時一定會有些人出來給你幫助。參加施身法而以後還吃肉的人,功德就會斷掉。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參加超度法會的人這一生都要茹素?你們覺得很奇怪,別的地方都沒有要求,說只要49天之內茹素就好,以後沒關係,因為在社會做事沒辦法吃素。誰說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在社會裡面,要見很多人,還要經常出國,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吃素,而你不行?這都是你的理由。

為什麼要吃素?因為你今天得到佛菩薩的恩德,幫助你解決某些事情。所謂「上報四重恩」,要怎麼報佛恩?就是聽話。佛勸我們學慈悲、修慈悲,教我們不要傷害眾生,而你轉過頭就去傷害眾生,怎麼報恩呢?佛不需要我們還願,佛法沒有還願,但是有報恩。為什麼要報恩?因為知恩的人才不會再做錯事,不知恩、不報恩的人一定會再做錯事,這是很簡單的原則。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求你們這一生要茹素,是怕你們以後又墮入地獄。你們這一生茹素,至少殺生的機會減少了。你這一生茹素,最少可以累積福德因緣,這一生甚至未來世有可能再遇到修行者給你們幫助。只要你們不殺生、不幫助別人殺生,你的福會起來。福起來要做什麼?不是讓你的病趕快好,可能將來在加護病房中,別人要插3根管子,你只要插1根。或許護士看到這個老人家蠻好的,就少幫他插2根。這種事情確實發生過,明明要開刀,轉個彎又說沒事了,不用開了。醫生是用儀器與圖片來治病,所以有的時候會看錯病。

有位弟子十幾年前得肝癌,這些年來都沒事,最近不知怎麼搞的,覺得自己的肝有事,就去檢驗。一檢驗,醫生說他的肝有事。明明告訴他沒事,他卻不聽,硬要動手術,結果一動之下,癌細胞跑到膽管那邊,膽管癌就沒辦法了。現在他躺在加護病房,已經70幾歲了,一直服抗生素,就算病灶解決,病還是沒辦法。70幾歲的人一直服抗生素,別的問題就來了。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內科醫生弟子說明。醫生弟子表示,人的身上有很多不同的細菌,抗生素不會只打某些細菌,而會將周遭很多細菌都打掉,但是這些細菌很多是能保護身體健康,會幫助我們抵抗其他病菌。當這些細菌減少,身體的抵抗力弱,比較容易感染,而且再感染時,會是比想像中更兇的細菌。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佛經中提到,當行者得成就,連肚子中的蟲都得度。以前沒有細菌這個名詞,所以佛經講蟲。其實我們的身體上、皮膚表面就有細菌,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開示過。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三個多月皮膚都不會癢?而且是三個多月不准洗澡、用肥皂、用任何東西塗抹在身上。雖然說天氣很冷,但三個多月也夠瞧的了。然而,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關時一點皮膚炎都沒有,這就是因為慈悲修出來,連細菌也度掉,所以不會傷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

為什麼你們整天有毛病?就是因為沒有慈悲心。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你們,慈悲是全宇宙最大的力量。要學慈悲,不是對流浪狗好一點,或是對某些人好一點,這些是做人之本。慈悲是佛教中特有的學習法門,別的宗教是講愛,愛與慈悲不一樣,差很多的。要透過學習修練,將慈悲的力量修出來之後,佛法才能相應。如果沒有慈悲心,修任何法都不能相應,只會得一些些人天福報。

事實上,今天所修的施身法中,有一部分是治病的,這不是把你的病治好,而是幫你減輕病的重報,比如說本來要開刀的,就不需要開了;本來無藥可治的,因為參加了施身法,吃的藥就會有用;病已經纏著你很多年,因為參加這個法會,就會慢慢轉好;本來生的病會讓你1年就死的,參加法會後,可能會讓你2、3年之內死不了。為什麼讓你死不了?因為要讓你學佛。你本來身上有癌細胞,因為參加施身法,就讓你不痛。治病的定義在此。

很多人以為得癌症就是果報,其實只是花報而已。當花一開,果一定會出現。在花報的時候,如果參加法會,果就會變好一點、變小一點。絕對會給你足夠的體力聽聞、學習佛法,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要對三寶完完全全地恭敬,沒有自己的想法,你如果有自己的想法,就沒有效。為什麼沒有用呢?因為你的想法是自私的想法,而不是慈悲的想法。佛對大家絕對沒有想法,只有要求大家要解脫生死。講到此應該差不多,如果不明白就還是不明白,聽不進去的就是聽不進去。

等一下大家在法會過程中要具備懺悔的心、慈悲的心與恭敬的心。恭敬心很重要,因為所有福報的緣起都是恭敬心。講個小故事,昨天有位來過很多次法會的出家眾求見,她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昨天她的心比較恭敬,因為她已經對上師生起恭敬心。當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地看到有一隻狗死掉,而且跟她有關。她一直沒有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才說出她已經多次夢到這隻狗。所以,當你起恭敬心,福報一起來,上師就會看到你的事。

你們會想,上師應該有神通,看一眼就應該知道。釋迦牟尼佛有佛眼,能夠看到眾生的事,但為什麼沒有幫這麼多眾生?這就是因為沒緣。順便提一下昨天這個小故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好看到她寫的超度名單。她一開始來的時候是好奇的心,慢慢地恭敬心起來,所以昨天她一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看到了。你們是否有恭敬心,是影響到自己,而不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影響。當恭敬心起來,就算上師沒看到,但因為你福報起來,歷代上師的加持力就會過去。像是有弟子出車禍時,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站在她後面,這就是歷代上師化成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站在那裡幫她,就是因為她對上師恭敬。

你們皈依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告訴過你們,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神,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你們一樣需要睡覺、吃東西。唯一不一樣之處,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過有次第地學習佛法,對三恩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很恭敬,對傳承很忠心,今天才有一點點能力給大家幫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力,與佛法的浩瀚相比,真的是不夠看。但是,要做到也不是如大家想像的,只要每天燒個香、找位仁波切供養就有,要付出很多的。直接來說,什麼都不要才能修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要求你們這麼做,因為各有各的緣分,各有各的根器,但是最少要調整自己的心,要有懺悔的心、慈悲的心與恭敬的心,這三個心對你們與對一切眾生都很重要。現在臺灣最缺這三個心,不要說恭敬,連尊重這兩個字都做不出來,所以才會產生這麼多紛爭與問題。

如果大家能夠將這三個心用在生活裡面,就會看到很多事情會比較順,平常跟你吵架的人可能也不吵了。很多人說學佛是要改自己的脾氣,如果是要改脾氣,不需要來學佛,很多方法都可以讓你的脾氣改好一點。學佛是透過佛法與上師的教導,自己要用這個工具去調整自己的心。你若是不調整,而仍是放逸、放縱自己,無論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厲害,對你都沒有幫助。

佛法的特色跟別的宗教不一樣,別的宗教是求神給他,而佛法只可以教你、幫你、指導你,但你要去做。你不肯去做,就只得一些人天福報。人天福報在這一生是用不到的,一定要等到下一世。修法前再提醒大家,要常養恭敬心、懺悔心與慈悲心,要長期性地去培養,而不是來法會就有,離開就沒有,那就沒用了!從自身先做起,從周邊不喜歡的事情先做起,從周邊最討厭的人先做起。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你們去討好他或是獻殷勤,而是心態要調整。當你的心態調整,所有周邊的人都會感覺到。以你們的話來說,就是你的能量在變,周邊的能量也會跟著你在變;當你不變時,周邊不好的能量就會過來,所謂「物以類聚」。

做這種事情,不是1、2天或1、2個月。佛法的特色就是聚沙成塔,你要做,慢慢地一點一點去做,不要想什麼時候成功。不要認為做了1、2年,但人家還是這樣對你,可能是你欠太多,更加要努力繼續去做,不要講成果。只要你肯去做,一定有一天你會看到,或許是你死的那一天,他們可能全部來幫你助唸呢?所以,不要計較日常生活中人家一定要對你好。人一定有慈悲、仁義的方面,沒有的話不會這一生投世做人。

我們既然有因緣接觸到佛法,而不學到、用到佛法的精華,就是浪費時間。所以,要常養慈悲心、恭敬心與懺悔心這三個心,不管在任何環境、場所、地方,都可以用得到。學佛不需要一堆大道理,你做不到,多少道理給你也沒用、白搭的,只是浪費時間而已,所以大家自己要調整。接下來要開始修法,所以大家要用這三個心來接受這場法會。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修法一段時間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法本內容賜予開示。

前面所唸的都是祈求上師加持。包括因為惡業及業障而感召所有的邪魔、做成的病痛與痛苦,立刻能夠息滅,祈求上師加持。大家要聽清楚,法本中所祈求的是息滅「病痛及痛苦」而不是「病」沒有,是立刻息滅病所產生的痛與所感召來的種種痛苦。為什麼息滅?因為要讓你的心能夠平靜下來修行。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修法,並於修法一小段之後開示。法本上還有提到,祈求因為貪、嗔、痴所產生的自然息滅,因為氣脈、膽跟痰所產生的病自然息滅,因為男魔、女魔、龍魔的干擾自然息滅,並祈求上師加持。

修法圓滿,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開示。

藏傳佛教的特色就是祈求上師加持。為什麼顯教沒有而藏傳的法本有提到這個呢?因為當佛在開示時,佛就是上師,經典開示的對象是佛的弟子與所有阿羅漢與菩薩。我們生在末法時代,沒有福報能親見佛、得到佛親自的教導,為了讓自己這一生能成功辦道,需要一位上師。佛經與法本上都多次提到,佛菩薩會化身很多種種不同的上師來世間幫助修行人。

為什麼不祈求佛而祈求上師?因為上師是有經驗的修行人,而且本身也得到諸佛與歷代上師的加持,只是代表諸佛來宣說佛法。我們能夠親眼看到、親耳聽到上師,所以能讓我們產生強烈的信心,而且不會看錯。很多人以為釋迦牟尼佛就是一個樣子,其實不然。佛對不同的眾生會顯現不同的樣子,跟我們有緣的上師是很重要的,因此祈求上師加持。有些法本內容講了你們會怕,所以就不講了。

此外,祈求上師加持利益一切鬼神,祈求修行人能得到殊勝的成就,祈求加持能得到無死的長壽(也就是幫助我們最少能到淨土),並祈求能夠得到無病快樂的青春。那些整容的青春是假的,因為一定會有副作用,副作用就是有病。所以,不要去整容,好好修就可以青春、無病,多好!不需要被人切來切去、割來割去。

剛才持咒的時候,如果大家有發懺悔心、慈悲心與恭敬心,今天有1500多人一起唸六字大明咒,每個人至少有唸1000遍,總共加起來是150萬遍。如果大家具備這三種心來唸的話,就是共同得到150萬遍的功德;如果是為了自己的病來唸,就是1000遍。仁欽多吉仁波切通常都是事先講一點,事後再講一點。有人不聽,心裡想:為了癌症啊!我跟癌症共存啊!你讓我的病快點好,快點好我才能好好修。

他這麼說就是威脅強求佛菩薩,前面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告訴你們,是讓你沒痛苦,而不是讓你的病消失掉。有一位弟子本來過年前醫生就說他應該要死掉,結果到現在還活著,還能每天來參加法會,他全身都是癌細胞,但是沒痛過。正如剛才所念誦的「消除病痛」。你們要聽清楚!不是消除病灶、病的根本。病的因都已經做出來了,怎麼可能消失呢?但是佛還是幫你將痛拿走。

不要再多偉大,說自己跟癌細胞共存。剛才為癌症而唸的只有1000遍,如果是以懺悔心、慈悲心與恭敬心來唸的,那就大家都有150萬遍。要你們唸100多萬遍,以你們的速度要唸2個月,你們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之所以要你們不要再吃肉,當你唸了這麼多遍還吃肉,所有的都破功了。你們不要以為沒關係,吃一碗麵會有什麼事呢?反正觀音菩薩不知道。這跟觀音菩薩無關,剛才在修法過程中有很多從水中、火地獄與餓鬼道出來的,這些都是你們的祖先,不是這一代,而是生生世世的祖先。今天修完法大家回去要思考一下,不是這麼單純為了私人的事情。你雖然重要,因為沒有你就沒有這場法會,但是你不是最重要的。

大家要將心打開,《地藏經》中提到要廣做佛事,就是要開這個心。所謂開心不是快樂,而是將這個狹窄的心打開,容納一切,佛法才對你有用。如果妳還是這麼自私,認為要讓媳婦聽話一點,不要跟妳吵架,妳就是個惡婆婆,還敢講這種話!?人家媳婦嫁到妳家來,是妳家的福報,不要怨也不要恨,因為是妳兒子自己找來的,關人家什麼事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開示這些,但一定有原因。

有關六字大明咒(嗡嗎尼唄美吽)最重要的是,如果我們這一生常唸六字大明咒,可以將輪迴六道的門關起來,也就是天道、人道、阿修羅、餓鬼道、畜生道、地獄道。我們唸「嗡嗎尼唄美吽」最後會再加一個「啥」,「啥」就是讓我們到淨土。為什麼不唸阿彌陀佛,而要唸六字大明咒呢?有人心裡開始在動,想著:不是說要唸阿彌陀佛,為什麼你們西藏人這麼奇怪,要唸六字大明咒呢?不是六字佛號就OK了嗎?並非如此。

首先,觀音菩薩是乘願再來的大菩薩,觀音菩薩的大願力是只要任何眾生祈求都絕對會幫。《普門品》中講得很清楚,當眾生要墮入任何道時,只要唸觀音菩薩,觀音菩薩都會幫。《普門品》中講到海跟刀山等等都是地獄的現象,所以唸觀音菩薩的聖號,就是六字大明咒,觀音菩薩都會幫。再者,末法時代的眾生業力重,不一定會得到佛的化身來接引。《阿彌陀經》中提到,淨土的眾菩薩化身會來接引。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沒有福報得到佛來接引,但至少菩薩會來接引。

我們學佛要謙卑一點,不要認為自己多了不起,說自己是佛的弟子、見到佛來找,只要菩薩來幫我們已經很了不起了。為什麼六字大明咒在藏區特別流行?第一,因為西藏人在過去的歷史中有吃肉,所以在往生前都不吃東西。以前吃肉是沒有辦法,因為當地不能種菜。傳統西藏人不吃魚,現在都改了,但西藏現在有一區仍然還是不吃魚。西藏人知道自己要往生,到最後可能一個月就什麼都不吃,不像我們都吃到最後,還說父親要喝一口雞湯,認為是孝順要給他喝。

你們整天就是害人,就像剛才出來懺悔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見她的丈夫,因為他以為自己孝順,整天拿肉湯給父親喝,以為喝了會有營養,結果多拖了2、3年。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慈悲,但是觀音菩薩一直叫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事情,那就沒辦法。

唸六字大明咒不代表跟阿彌陀佛不一樣,因為觀音菩薩是西方極樂世界的未來佛,而現在是阿彌陀佛的弟子,所以找觀音菩薩比較好,就等於你們找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弟子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較好,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很忙。直貢澈贊法王挑弟子是很嚴格的,有人認為自己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與大仁波切加持,所以不需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這就錯了!其實 直貢澈贊法王是跟你結緣,看你能不能因此有機會能跟B咖的仁波切學佛。你們怎麼有資格跟 直貢澈贊法王學?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A咖的才能跟 直貢澈贊法王學。

其實佛經中一再示現很多事情給大家看,但是人的驕傲心很容易起來,認為要找最大的那一個。但是,最大的那一個不一定能幫你解決事情,因為下面有很多護法。你找那些真真正正在前線做事的,反而能幫你解決事情,所以找佛菩薩跟做人之道一樣。有些人很喜歡找最大的,但是最大的那個不可能將事情全部變掉,一定是交代下面的去做。這個意思就是,下面的能幫你解決問題,上面的不一定能幫你解決問題,可能只是應酬你。

為什麼藏區都是唸六字大明咒?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因緣,蓮師特別傳六字大明咒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透過自己修行的經驗,知道不管唸哪個佛號、咒語,只要發願往生,《阿彌陀經》中講得很清楚,十方佛現廣長舌相讚歎阿彌陀佛的功德。也就是說,十方一切佛菩薩都會幫助任何眾生往生極樂世界,因此不必限定唸阿彌陀佛才能去,而唸彌勒菩薩不能去。《寶積經》中,彌勒菩薩親自請法,請釋迦牟尼佛開示菩薩應發哪種心能肯定往生阿彌陀佛淨土。所以,不要再說自己是阿彌陀佛的,別人是彌勒菩薩的,而認為是不同族。偏偏《寶積經》就講了出來,釋迦牟尼佛開示菩薩發十種心中的一種肯定能往生阿彌陀佛淨土,就是彌勒菩薩去請法的。

大家不要再講來講去,要看清楚經典中所說的,《阿彌陀經》中就提到一切菩薩都會成就任何眾生發願往生。所以,這一生不管你修什麼法門,只要你有發願就能夠去。如果一定要唸阿彌陀佛才能去,釋迦牟尼佛就不會講東南西北這麼多的佛出來。釋迦牟尼佛不是沒事做,講出這麼多佛號是告訴我們,整個虛空中一切佛土中的眾生,只要發願到阿彌陀佛那邊,不管跟哪一尊佛學都一樣可以去。

所以,你們今天只要是在直貢噶舉之中跟著一位上師,就要一直跟著,不要跳來跳去,不要以為多聽、多看、多修就一定去,並非如此。學佛是有根據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編出來的,全部都是佛經中的內容,只是很多人看不到。有一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傳法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瞇瞇地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仁波切都有這個法本,但有兩句話,很多仁波切雖然看到卻不知道意思,現在告訴你是什麼意思。」這個故事是告訴大家,你看到不見得懂,還是要上師開示才知道。

還有一次,有一個法本是很多仁波切都有的,那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要傳法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要用翻成中文的法本,有人一直不肯將中文版法本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有辦法拿到,因為是 直貢澈贊法王的事。拿到之後呈給 直貢澈贊法王看時,直貢澈贊法王說:「少了兩句咒語,因為本來那個法本就沒有這兩句,我幫你加上去。」這個故事是說弟子求法的心很懇切,而上師傳法給弟子的心也很懇切。直貢澈贊法王大可以不講,因為法本中沒有這兩句。

以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首次傳阿奇護法時,阿奇的法本有文的與武的,大家現在修的都是文的,那天不知道誰拿到武的法本給 直貢澈贊法王。結果,直貢澈贊法王唸著唸著,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出來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傳咒語,便舉手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法王您沒有傳咒語。」直貢澈贊法王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會兒後,就傳了咒語,因為那本來是不傳的。直貢澈贊法王當時照唸,但是咒語就是不唸,因為不傳。結果碰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下面,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阿奇的緣很深,知道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傳咒語,而且當時 直貢澈贊法王是以藏語很快速地來唸。如果是你們就聽不出來,以為藏語就是咒語,其實不然。當時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到沒有傳咒語而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結果到現在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修這個法本,其他人都沒有修。

學佛有很多故事的,不要以為自己用心就能學得到,要看你的根器、緣與福報。目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個禮拜所做的,是為了累積你們的資糧。與會大眾齊聲感恩,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不用謝了!誰叫我被你們抓到呢?嘸法度(臺語:沒辦法)。

法會圓滿,弟子們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2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