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4年1月26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於2011年1月16日皈依的弟子在先生和女兒(皆為皈依弟子)的陪同下,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與大家分享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稀有難得的殊勝教法及她皈依的因緣。

她從小到大常常感到恐懼和不安,害怕親人會突然離她而去。2006年,當她知道姐姐的朋友要去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心想也許參加法會就能預防不好的事發生。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她:「為什麼想參加法會?」時,她回答說:「因為怕以後會發生不好的事,所以想參加法會後,不好的事就不會發生。」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對她開示許久,但是當時她不斷用自己的想法來分別哪一句聽得懂、哪一句聽不懂,沒有用心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內容聽進去。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明白她的障礙,不斷叮囑她要好好想一想為什麼要參加法會,還關心她住在哪、怎麼回去,並特別交代說如果下次來沒有帶先生來,就不能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明白她的恐懼與不安,給了她及先生學佛的因緣,又特別叮嚀她的媽媽身體不好。她覺得自己愚昧,雖然聽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卻沒有認真想為什麼要參加法會,就這樣蹉跎了3年,浪費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及先生學佛的因緣。

2009年,她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後,升起了想參加法會的念頭,便打電話報名求見,當她和先生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為什麼要參加法會?」她回答:「我想要跟著 仁波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她:「為什麼要跟著我?」此時她不斷哭泣無法言語,心中只想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卻不知道為什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她:「你不要一直哭呀!你要告訴我為什麼?」後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說:「你想來就來吧!」於是她和先生便開始參加法會;但是沒多久,因為她和先生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不足,便中斷了。事後她才明白,原來參加法會的動機真的很重要,動機會讓信念更堅定,如果沒有動機,當信念不足時,遇到障礙,就會很快地放棄。

2010年她參加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親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地幫與會大眾灑淨,才深刻感受到這樣一位大修行者連命都不要,只願眾生能離苦,她慚愧不已,當下興起了皈依的念頭,隨後便打電話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然而當她到了道場在一旁等候時,突然起了不確定是否要皈依的念頭,於是便改變心意,想先請求參加法會。直到她聽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前面的一位信眾說:「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你都沒錯!」時,剎時她感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覺得有這樣一位大修行者的教導是一件多麼殊勝的事,一位如父親般慈愛、如嚴師般教導的上師,是多麼稀有難得。

當下她便想,這就是她想要的,所以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她說:「有什麼事?」時,她便回答說:「想當 仁波切的弟子。」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什麼?」頓時她覺得自己說錯話了,便改口說她想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說:「為什麼想皈依?我很兇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句話突然震醒了她,她不加思索便回答說:「不會呀!仁波切剛剛罵那位信眾時我覺得很感動,我不想傷害別人、不想犯錯,請 仁波切教導我。」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她皈依。

但是皈依後,她並沒有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道場的事視為最重要的,還常因為公司的事而沒有報名參加早晚課,更別說是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國外參加法會,她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皈依弟子。一直以來,她將公司看得比什麼都重要,也把家庭擺在最後面,甚至因為自己工作時間太長而讓先生起煩惱。她以為就這樣做一輩子,永遠不會變。她非常在意老闆的讚賞,以為公司沒有她會倒閉,在公司內她同時負擔多份工作,以為自己可以一肩扛起,她長時間處於精神崩潰的邊緣,因為覺得自己很厲害可以全都包,但是實際上並沒有將公司的事情處理好。

直到聽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心不在、人在沒有用。她開始反省自己出了什麼問題?如果她的心是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道場這裡,那為什麼遇到與公司的事、時間上有衝突時,她每次都會把公司的事擺第一呢?所以在2011年11月,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到印度強久林閉關時,她下定決心做了一件在公司十幾年都不曾做過的事,就是跟老闆請了10天的假,因為一直以來她認為全公司只有自己最重要,公司沒有她不行,所以從不曾請過這麼多天假。

她想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人生無常。這讓她反省,她會一直待在這間公司嗎?如果離開公司,她還是最重要的嗎?公司真的沒有她不行嗎?漸漸地她才明白公司是需要團隊合作的,不是她一個人能夠全都包的。原來她一直有著不正確的觀念,害老闆沒有辦法提供工作機會給其他人,也害別人喪失工作機會。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才有辦法不斷去反省,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破除十幾年來的執著,原來一切都是她的錯。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個大醫王,不但治療眾生身體上的疾病,也治療她心裡的疾病。只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知道她的問題在哪、怎麼對症下藥,才能對治她的頑劣及不聽話。2013年6月,有人投訴她的老闆,老闆為了逃避法律上的責任,便要求她去做不實的筆錄,並告訴她如果不做會有嚴重的後果。當時她非常恐懼與不安,害怕要承擔後果,有動搖的念頭,隨即她馬上想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要深信因果。她才能斷然地拒絕,她相信,身為皈依弟子,如果連世間的法律都不守,那更別提遵守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傳的戒律。她知道,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廣大無邊的加持力,讓她升起對 上師的信心,讓她能堅定且勇敢地面對自己犯的錯,並承擔犯錯後的結果。

2013年8月,她不斷反省曾經在公司做了許多違反法律的事,更以為反正大家都這樣做,這樣做應該沒關係。但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讓她不想一直錯下去,於是她辭職。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雖然她已經40歲了,但是她一點都不會擔心找不到工作,因為她相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佛菩薩不會讓學佛的人沒東西吃、沒衣服穿、沒房子住。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很快就找到了工作。11月,她到新的公司上班,老闆還答應讓她延後報到,讓她可以先參加尼泊爾的法會,這讓她非常感恩,因為新公司多等了她一個半月的時間了。新公司一切都按照法規,是個有制度的公司,分工很清楚,很重視團隊合作,而不是個人英雄主義。如果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地加持及引導,她怎麼會有機會明白自己徹頭徹尾錯得很離譜?如果沒有遇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恐懼及不安沒有盡頭,她的痛苦不會消弭,她不會體會到,原來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

接下來她跟大家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親人的經過。

自皈依以來她的媽媽、兩個姊姊、公婆、他們一家人都不斷地領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廣大無邊的加持力。她媽媽已經68歲,在一月初時跌倒,屁股跌坐在地板,左手腕撐在地上,一般而言,以這樣的年紀這麼一摔,一定會受嚴重的傷,免不了會手骨折,甚至傷及尾椎,但她的媽媽卻有如跌在軟軟的地上般,除了左手掌有些微的瘀青,其他一切無恙。她的女兒在皈依前經常感冒,晚上也常常做惡夢睡不好,皈依後這些問題都不藥而癒,到現在長得頭好壯壯,才小學三年級已經長到146公分。

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諄諄教誨及循循善誘,她和先生才能有幸一起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消除許多他們學習佛法的障礙,連他們夫妻冷戰時,也會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而減少摩擦的痛苦。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示現,她才能親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無二無別的慈悲心及菩提心。原來佛菩薩一直都在她身邊,佛光一直普照著,消除她的恐懼、不安及痛苦。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她誓願一定要緊緊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腳步,依教奉行,澈底懺悔並修改自己的身口意,以恭敬心、懺悔心和慈悲心不斷地如實學習佛法,落實在日常生活中,解脫輪迴!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是農曆年底前最後一次修施身法。「施身法」是藏傳密法中八大成就法之一,如果行者一生專修施身法,此生一定得成就。在佛法中,得成就的定義在於解脫輪迴,至於要成佛果,這是生生世世的事情。施身法是一千多年前西藏一位在家、有結婚的女瑜伽士所傳出的法,在藏語中的意思是斷煩惱。學佛的障礙,其一是「所知障」,就是很多人說自己知道、懂了,有這種障礙的人是學不到佛的,以後再開示為何學問高的人學不到佛;另一個是「煩惱障」,起念頭為自己,煩惱就跟著起來。有這兩個障礙,就不可能解脫生死。

所以,「施身法」這個法門很特別,是根據顯教經典《大般若經》中釋迦牟尼佛所講的一切法理,做為此法門的根本精神。《大般若經》佔整套《大藏經》約莫三分之一,釋迦牟尼佛為了解釋「般若」這兩個字,根據歷史上記載,佛花了十幾年的時間,因為「般若」的觀念跟人類法則完全不一樣。這不是代表佛所講的東西不存在,事實上佛所講的是宇宙間所有一切事、相、理的變化。如果要開悟、成佛,對宇宙間一切事、相、理都不能掌握、了悟,說要開悟是騙人的。

有些人學佛,也許在念佛、禪坐時有一些神祕的經驗,就認為自己已經開悟、得力、很精進。所以,釋迦牟尼佛特別講《楞嚴經》,就是特別告訴這一類的人,如果有這種念頭,都是錯誤的。釋迦牟尼佛也特別講《金剛經》,告訴修菩薩道的行者,要怎麼樣才是個菩薩。很多人說《金剛經》是經中之王,唸《金剛經》就無所不摧,這個觀念不正確。「金剛」的定義在於,修行的心與清淨的本性跟金剛一樣不可能摧破。只要重新發覺自己清淨的本性,你這個人就是金剛種性,在生生世世之內都絕對不可能放棄任何修行、學佛的機會。

每一個人從投胎開始,當體形開始產生、意識已經進去之後,首要就是知道如何保護自己、愛惜自己身體。所以,如果你不喜歡母親吃的東西,就會拳打腳踢;如果你不喜歡住的環境,也會在裡面翻動。這種累世帶來的業力、習性,會讓人類與一切有情眾生不斷執著某些自己認為很珍貴、需要的東西。在釋迦牟尼佛成佛之後,講了很多自己在修菩薩道時,將肉體布施出去解決眾生的苦的事情。這些在《寶積經》經常提到,在顯教的經典中也都有提到,包括捨身救虎、割肉餵鷹而救鴿等很多事蹟。

在佛法之中,要如何快速累積福與智慧?福來自於布施供養,這不是指偶爾丟一些錢出來,也不是跟對方講清楚才供養某個數目。布施供養,是讓自己累積足夠福報,能夠學習佛法,消除一切障礙。因為自己的福報起來,才能夠聽聞正法、學到正法、依止具德的上師。福分為世間福與出世福,世間的福是我們生生世世修十善法而帶來的,但這類的福此生就會用完,甚至不需要到一生就能用完;出世的福報,則是生生世世都可以用。

法本中提到,修施身法的瑜伽士要勤修「無漏」。無漏的定義,是做一件事情沒有後遺症,不會產生任何業力牽引繼續輪迴。有漏是什麼意思?就是不管行善、念佛、拜佛,如果有任何執著,都會產生輪迴的業力。如此一來,行善行得多會輪迴,行惡行得多也會輪迴。所以,如果行者對空性沒有體悟,對自己與眾生絕對沒有幫助。四大教派越來越少傳出施身法,因為要學施身法很辛苦,修的過程也很辛苦。雖然現在臺灣有別的教派傳施身法,但到目前為止,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聽說過有誰修施身法能夠自利利他。

要學施身法,絕對要累積宿世的因緣與福報。修施身法的行者能夠破一切我執,本身的執著心不敢說沒有,但至少在修法過程中能夠不計較、不在意自己任何的利益。施身法是學習釋迦牟尼佛布施的觀念,透過密法與咒語的加持,將行者的肉體變成眾生喜歡吃的血、肉、骨頭。但當眾生吃進去,就變成清淨的甘露;這個甘露,會讓眾生生生世世所有貪嗔痴帶來的執著心馬上斷掉;斷了之後,眾生就能接受佛法;眾生能聽得進佛法,才能接受超度。很多人以為唸經、唸阿彌陀佛就可以超度,這麼說沒有錯,但是要看唸的人有沒有做到條件。修法者要做到超度,必須有足夠的福報,而且已經開智慧。

「智慧」不是講的話比較厲害或比較聰明,而是對於空性的體悟已經有一個肯定性的把握。如果行者沒有這個把握,修超度的法就會產生恐懼的心。為什麼會產生恐懼的心?因為當行者唸任何經典、法本,眾生經過就會聽;如果眾生覺得行者沒有符合條件,只是唸經而已,就不會過來。很多人以為唸《地藏經》,好像就會有鬼過來。不會的,大家可以放心,因為《地藏經》裡面講得很清楚,要唸到多少遍,那些鬼神才會來保護你。

大家不要以為打開《地藏經》,鬼就一定來。一本經,如果沒有一位有力人士,也就是有功德的行者唸過,就只是一本經,只是紙張跟文字而已。如果這本經典曾經由有功德的行者唸過,就不是一般的紙張跟文字,這種經才有用。有人說助印的佛經功德很大,這是對的,去幫助某些沒有佛經的佛寺,當然是功德很大。但是,如果是在報紙上登廣告,那就不必了,這些都是A錢的生意。你們有錢,不如捐給衛生福利部做善事,不要迷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成為仁波切,很清楚如何能夠做到功德、累積福報。你們不要人云亦云,看到別人都是怎麼樣,你就跟著去做。佛法中所講的事,都是要透過一位有經驗的上師教導你去做,而不是悶著頭,見到大家都做,你就跟著做,到時候達不到你的要求,你就會怪罪了。

修習施身法,如果沒有具備這些條件,是不可能做到的。最重要的是行者本身已經發起菩提心,不是只有嘴巴講講,而是最少具備慈悲心。不管是修大乘佛法或金剛乘佛法,都一定需要慈悲,沒有慈悲就不具備佛法的力量,沒有慈悲就沒有佛法的精神面,所以慈悲是必需的。慈悲不是嘴巴上講的,也不是想的,一定要經過有次第地訓練,才能夠開發、培養出慈悲的力量。

當我們念誦法本時,都肯定要唸前面的四句話,這四句話分別代表「慈」、「悲」、「喜」、「捨」。慈、悲、喜、捨是任何行者要做到的目標與條件,其中提到「願眾生離苦及苦因」,當我們還沒成佛之前,都是在眾生裡面,所以講到眾生也包括我們自己。《金剛經》中提到要破眾生相,很多人以為要破眾生相與自己無關,但其實你就是眾生。成佛就不是眾生,但只要還在輪迴、還沒超脫法界,就還是眾生。

《金剛經》中提到要破眾生相,因為我們跟眾生是同體的,沒有分別的。如果你認為眾生就是眾生,認為自己是修給眾生,而自己是代表眾生在修,這個層次都還比較低一點。當我們提到眾生時是說「願眾生」,這就是包含我們自己在內,以及與我們直接有關係、無關係乃至一切有情。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佛寺曾經看過,有信眾拿著很長的名單一直唸,比佛經裡面的文字還要多。這是在浪費時間,但是有人覺得要這麼做才有用,這就是不了解佛法的特別。

當我們說「願眾生」,就包括我們自己在內,因為我們也是眾生之一。如果我們沒做到,就算發願,眾生也得不到。發願不是去想些特別的,跟別人不一樣,千萬不要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聽過一位出家眾說要在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之上再加兩個願,聽了笑到肚子都快要痛了。阿彌陀佛是怎麼發願?是成為法身菩薩遍遊每一個佛土、瞭解每一尊佛的願力之後,再思考了十幾個小劫的時間才發的願。那是很長的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相信他這一生就能加兩個願,這太驕傲了!

其實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與諸佛一切的願,已經涵蓋所有你們能想得到的狀況,不要再當發明家。學佛學什麼?學佛做的事、修行的經驗與精神面,而不是學了之後要跟別人不一樣。再講到諸法空性,本來諸佛和我們的本體都是一樣的,只是我們還在迷,而佛開悟了。所以,《金剛經》才清楚地說要破眾生相。當我們要發願時,不是嘴巴上講,也不是等下一生、未來世,而是這一生就開始要做了。

慈、悲、喜、捨之中,其實最重要的是最後一句:「願一切眾生遠離愛憎住平等捨」,要做到這個很難,為什麼?如果是修金剛乘、菩薩乘的行者,在心中已經完全沒有好、壞的分別,沒有愛與憎恨的分別,而是從因果、因緣去看世間種種的事情。我們為什麼會痛苦?就是因為分別愛與憎恨。你們或許能捨掉一些愛,但是要捨掉憎恨真的很難。愛到有一天絕對會看對方不順眼,憎恨一個人時是會累積的,真的很奇怪。偏偏佛法是講平等,平等的意思是眾生的體都是一樣,只不過因為不斷累積不好的業力,才產生好與壞的因。即便如此,本體還是一樣、沒有分別的。

修菩薩道、金剛乘的行者,如果沒有修到平等性智,絕對沒有辦法幫助眾生。當行者修超度時,來的眾生種種不一樣的業力,不能因為過去世是大壞人就先放在一邊不理,而去幫過去世是大好人的眾生,不可以這麼做,只要他有緣來到、讓你聽到就要幫。要修到如此,「捨」就很重要,很多人以為「捨」,就是要將財都捨掉,「捨」是你的心,這不是指要將你的心捨掉,而是對種種人、事、物。

你不喜歡對方所做的動作,就是永遠不喜歡,因為他沒有講到、做到你喜歡;當對方做到你喜歡,你就愛。這種事情就會讓一切的煩惱起來,要學到讓心停住在平等,這不是指對方是好人或壞人,而是指所有一切有情眾生的本性都是清淨的,只是被生生世世所做的善、惡業包裹住,而產生這一生的業報身與經過的過程,再加上這一生你有很多善與壞的助緣,可以讓你變好或變壞。這些都是無常,都會變,但是清淨的本性不會變,也永遠不會變。身為行者,如果沒有以平等的心來幫助眾生,就很容易被誘惑帶走,像是被大功德主或國王左右你,在歷史上發生過很多這種事。

行者要做到愛憎住平等捨,而且要「遠離」。「遠離」不是要你離開這個世間。我們在末法時代修行,不可能離得開這個世間,就算你躲在深山裡面,都會有人來找你,尤其現在交通這麼發達,人走不到,那就坐直升機,所以就沒得躲。既然沒得躲,那就要在一起,所謂「遠離」是指你取捨的心態。今天你做一件事,往往因為喜歡對方而多幫一點,不喜歡對方就少幫一點。所以為什麼上師不好做?如果一個弘法人對一切事、物、人,都沒有辦法判斷,就很容易偏心、受權勢及其他種種來影響幫助眾生的過程。

為什麼寶吉祥佛法中心從1997年到現在都不設功德主?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對有錢的好一點,也不會奉承當官的。除非這個官真的是為國家做事,既然他是官,可以偶爾碰個面,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不會整天捧著他,這就是因為能捨。人生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只是一個過渡,人生中發生的種種事情也都是無常。你有權勢是前世修來的,要不要幫助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你自己決定,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因為某些人能夠幫助到自己,而去奉承這些人,只是講話比較客氣一些些,但是講到佛法還是不客氣,得罪就得罪吧!講到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直來直往,因為不想眾生誤會佛法。如果對佛法有一絲一毫的誤會,講的人與聽的人都會有事,所以身為上師,絕對不能讓人有任何機會批評佛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能影響到所有人,但只要是能聽到、看到的,都會嘗試用諸佛菩薩的加持力來影響眾生,讓眾生對佛法有正確的看法。寶吉祥佛法中心與其他地方不一樣,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而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因果、畏懼因果。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事,對未來世與死亡前一定有影響,既然自己是修行人,何必為了一點點名與利,就拋棄、不要這麼殊勝的佛法?有人會認為先讓他進來,再慢慢改他。要怎麼改?他沒緣,就沒得改。

如果身為弘法人都看不出眾生有沒有緣,就會很難度眾,因為如此一來就會攀緣。佛法中講的「隨緣」,不是隨便。身為弘法人,是隨著眾生的緣去幫助他,他的緣怎麼樣,行者就幫到那個程度。弘法人可以為眾生製造善的因緣,但不能勉強眾生,不能拐騙或巧立名目,讓眾生覺得你跟別人不一樣。一定要按照佛所講的方式來弘揚佛法,佛講的是什麼?名聞利養是修行人最大的敵人,所以要謹慎。

我們這一生可以不當上師、不做住持,但是這一生絕對不可以墮入三惡道。一個錯誤的思想、動作,就可以讓我們墮入三惡道。只要我們不墮入三惡道,只要這一生依教奉行,未來你一定有一世會是一個大住持,甚至是轉輪聖王,也就是法王、仁波切之類的。要幫助眾生,不需急於一時。時下很多學佛人,都認為自己要快一點幫助、利益眾生,但自己還有問題,要怎麼去幫呢?自己的問題都還沒解決,要怎麼幫助眾生呢?如果認為幫助眾生就能讓福報起來,而能修好一點,這也是執著,也是停留在愛、憎之上修行。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一開始學佛,就完全沒有預設立場未來會如何,只知道學佛是一件好事。至於未來會有什麼好事,都不去想;發的願就是佛教導要發的願,不會去想以後自己會怎麼樣、要怎麼樣。可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迴向、拜懺多了,所以今天就苦了,今天有高達1500多人參加法會,多來一個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得多苦一點。任何上師都不會放棄眾生,是眾生放棄。任何上師看到眾生有危險,只要還有一線的因緣,都會給眾生機會。

上師與諸佛菩薩都不能違背因果,所以你們經常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罰、呵責你們,道理就在於要幫你們保持一線因緣。就算罵完了,有一天你們會想起來,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罵過這個事。只要這個因緣留著,到了未來世就有機會。學密乘時所發的願,與顯教的願之間有差異。差異之處在哪裡?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也是學顯教,學顯教就是根據佛經中所講的一切,釋迦牟尼佛介紹一切大菩薩與大阿羅漢給我們看、給我們聽,所以我們很容易認為自己可以做得到、可以變成大菩薩與大阿羅漢,都忽略了釋迦牟尼佛在佛經中一直提到的「諸善男子善女人」。這就是說,必須要修十善法修好後,再根據本尊的願力去修,才能夠得成就。

簡單一點來說,這一生你絕對不可能靠自己的力量就做到。以十善法而言,如果是出家眾,每天都要檢討自己有沒有任何一項沒做到。再進一步來說,如果你認為自己是佛弟子,要檢討自己《佛子行三十七頌》有沒有任何一項條件沒做到。只要有一項沒做到,今天你就不是佛弟子,今天你就不是修菩薩乘,不要再說自己發大願。這種大願,只不過是像錄音機一樣唱出來而已,沒有實質。

學佛最重要的是根據經典,既然要根據經典之中所講的事,就要看清楚每一尊菩薩、阿羅漢、修行人是怎麼學、怎麼修的。不要以為現代人跟古代不一樣,應該有現代的方法,並非如此,還是同一個方法——依教奉行。只要你有一點疏忽,一點點認為自己是對的、有想法,就會被人勾走,太容易了。為什麼上師很重要?不是因為上師多厲害,而是因為上師如法地將佛法澈澈底底地打進你的心裡面,不容許你有任何空間讓別的東西進去。要做到這個程度,當然是不好過,不可能有好話給你聽,或有糖給你吃。就算是給你吃糖,也都像是咳嗽的糖,後面會辣一點。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在末法時代,如果要在世間堅持正法,身為上師就要犧牲自己所有的利益,才能夠做得到。

今天有1530多人參加法會,一個人寫一個名字,在坊間的行情是1000元,但是只寫一個名字的舉手?當場,有一位信眾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向他道謝,並繼續開示。他家裡的人怎麼這麼少?只寫了一個?還有生生世世的祖先呢?施身法是一個很殊勝的法門,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到施身法之後,幫助且利益了很多眾生。施身法對那些福薄緣淺的眾生特別有用,因為修施身法的行者不計較任何事情,連自身的肉體都不要了,還能要別的嗎?所以,才會讓這些緣淺、福薄的眾生感動而接受超度。

眾生不會怕修法者,不要以為你唸咒,眾生就會怕你,他們只會對慈悲心服氣。不管你是大和尚、小和尚、仁波切或法王,對他們來說,這只是世間的頭銜,對他們來說沒什麼用,不要以為你們到下面報自己的法號能讓眾生聽你,絕對不會,因為這是人世間用的。對這些眾生來說,只聽能夠讓他們解脫輪迴生死的行者的話。

要怎麼讓眾生聽話呢?就是先要讓他們滿足。六道一切眾生都有個習性——吃,就算是修到無色界天也都要以禪為食,還是要吃。以後再解釋以禪為食,不是坐在那邊不動就可以吃到東西,而是打坐真的可以吃到東西。當行者滿足眾生,讓眾生吃到東西,他們才靜得下來。人之所以會輪迴,就是因為貪、嗔、痴、慢、疑,煩惱重。如果眾生的煩惱不停止,絕對不會聽行者在唸什麼。

你們不要以為找了100個人來唸阿彌陀佛,他就一定會聽,有些眾生會跑掉。不是所有眾生看到佛菩薩就會很開心,任何業障重的眾生,在還沒修佛、心還沒清淨之前,看到佛菩薩的光會懼怕而退開。這就好像一個人整天關在黑漆漆的房間,如果突然間打開門,出去看到耀眼的陽光,就會往後退。雖然陽光明明對他有益,但是因為他很久沒有看到,就會懼怕這種光。為什麼生前一定要接觸上師、佛菩薩、佛法?因為要培養你們接觸佛而不會怕的心。為什麼會怕?不是佛菩薩兇,以現代話來說,就是你們不習慣佛菩薩的能量;以你們喜歡聽的話來說,就是佛菩薩的磁場太強,而你的磁場太弱,不可能切進去。為什麼生前一定要學佛、吃素、聽話?就是為你死的時候做準備。

你們這些人,不要以為來參加法會就有好康的,沒有好康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連年底都講到死亡,初一也告訴你們會死。別的地方都是恭喜你們,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則是告訴你們又少一天,你快掛了。本來這是真面目,身為學佛人,為什麼要對信眾隱瞞事實呢?如果學佛不是為了這個目的,就會學錯、拜錯、走錯路。每個有情眾生,有一天都一定會離開世間。如果這麼辛苦來學佛,只是為了短短幾十年的名利,真的不需要這麼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是學道教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很了解道教,只要這一生不斷做好事,凶的事會減少,有些事也會轉好一點,你們何必這麼辛苦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呢?要挨罵、挨訓,也太辛苦了!

如果你不接受佛的教法來學佛,不如不要學,逢週日去別的地方鼓掌、跳舞、唱歌,多開心啊?你們來寶吉祥佛法中心不是要開心的,開心也還是短暫的。慈、悲、喜、捨中提到,沒有業力的快樂才算是快樂。唱歌唱太多也會有業力,因為中氣會不足。大家要了解為何要參加法會,如此一來,參加法會的心態才會正確,才能跟諸佛菩薩相應,也才能感召在六道中跟你有關的眾生來此接受超度。

如果你只是為了自己小小的身體健康,要度自己的冤親債主。度了自己的冤親債主又怎樣呢?以為如此就不會生病了嗎?還是一樣生病的。你會說自己很多冤親債主,所以什麼都不順。那你要怎麼樣呢?有些冤親債主是活的人,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也不能將他們殺死。這些觀念都是錯的。佛法中所謂的冤親債主不是外面的,都是你們家裡的。如果無仇、無恨、無恩,不會生在同一家中,也不會成為夫婦。

冤親債主最重要的是會障礙我們學佛,你們不要以為不讓你來就是障礙,有些人會叫你來,告訴你:「去啊!去啊!」然後,突然間他會跟你說:「我想你還是在家裡好了,都已經修這麼多了。」在場的女眾,也都聽過這種話了。他會告訴你:「不是都一樣嗎?在家裡看佛經就好了,打開電視聽就好了,何必這麼辛苦每個週日都要去呢?」他這麼說,是不是很愛你、很體恤你呢?還會告訴你:「你出去的話,我會想你。」你們就會想:「對喔!」這都是冤親債主。

你們不要抱著一個心態,認為來了法會能讓丈夫對你好一點,這也是錯的。他會對你不好,絕對有前因;沒有前因,他不會突然間對你不好。參加法會的重點在哪裡?第一,要相信自己生生世世沒有做好佛弟子,所以又跑來了。既然沒有做好,又讓你跑來了,就要起真正的懺悔心,而不是區區超度一個人,就讓你過好日子,保證不會;你也不要以為自己慈悲去幫他,保證你沒有慈悲,因為你還有分別。你只是指名道姓寫一個,反正不收費,何不多寫幾個呢?弟子也不會講你們的。今天的名單厚厚一疊,有1500多人參加法會,超度名單有5000多個,如果一個名字收1000元,就有500萬,等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有500萬飛走了。

上師不跟你們計較,你們千萬不要跟佛菩薩計較。所謂計較,就是要佛菩薩做到你所想的。只要你能來,佛菩薩與上師一定幫助你們,但不能違背因果,也不能滿足你們的慾望,像是要身體快點好之類的。就算你們去看醫生,也不可能馬上好,就算有神話故事說吃了仙丹馬上會變好,但是這需要很大的因緣。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時,本來是應該會死的,因為阿奇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顆甘露丸,那就真的是仙丹,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醒過來。會如此,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生做了很多利益眾生的事,更不用說前世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完全沒有求,今天坐在法座上絕對不敢說謊,連下法座時都不敢說,更何況是坐在法座上。

大家不要以為佛法就是仙丹,想想自己,不要說過去世,從你懂事開始,在做人、佛法方面行了多少善?如果沒有,憑什麼來一次法會,就是讓你馬上好的仙丹?佛法中講累積,也就是聚沙成塔的方式。你沒有恆心、耐心,那是你家的事,因為佛菩薩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有耐心,還有些人十幾年才回頭,像今天有個3年前求見過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等他,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自己幾歲才會死,所以等他,搞不好你們還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短命。

這就是順緣、隨緣,仁欽多吉仁波切開一條路給你們,要不要走你自己決定。所以,每次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講一樣的話,你們會覺得每次都一樣,當然是如此,因為你們還沒做到這個條件,就算釋迦牟尼佛在你面前,也都對你沒有幫助。一定要做到什麼條件呢?就是要做到懺悔心,懺悔自己累世身、口、意所做的一切惡,不要怕承擔後果。很多人以為懺了之後就沒事,其實錯了。懺的定義是你要負責,你肯負責,事情才會減少一點。

舉個簡單例子,你欠銀行房貸,如果銀行找你,你卻不理,到最後銀行就會查封房子。如果不夠還是會追,不會不追的。但是,如果你肯早一點跟銀行談,銀行可能會少收一點利息,或是再延一點,是不是同樣的意思?欠債可能不負責嗎?你們怎麼會發明出來,以為拜了懺就沒事呢?這在佛經沒有講過。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拜梁皇寶懺時,唱頌到「罪花飛」,哭得唏哩嘩啦,以為罪花飛掉了多好,現在才知道花飛掉,讓未來的惡果變好一點,但不是沒有果。

大家要真的深入聽進去懺的定義,要負責,不要怕負責,不需要逃避。只要你肯懺,無論多苦,佛菩薩都會讓你過。所謂讓你過,不是將那些眾生趕走,而是佛菩薩會幫你去跟他們談判,告訴他們你肯負責,就要多給你一點時間。不可能不追債的,但你們現在全部將佛法變成迷信的工具,以為一唸就什麼事都沒有、一拜就什麼事情都不發生,哪有這麼好的事?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告訴你,絕對是騙你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肯定告訴你們,只要你肯負責,這一生一定可以將債還清。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的債已經還清,但昨天晚會有位嘉賓致詞,他沒有學佛,每年會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大法會,說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像不老,身體越來越好,應該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很多好事,幫助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人,也做錯過事,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負責,一直還。只要你肯還債,諸佛菩薩會幫助你一直有能力去還債,而不是代替你們去還。你們要弄清楚這一點,很多人說念佛要佛幫你去還,但是佛沒錢,怎麼幫你去還呢?佛也不談愛情,怎麼幫你去還這個情呢?

釋迦牟尼佛既然是不要妻子、孩子而出家,會因為你唸釋迦牟尼佛,就答應幫你將丈夫或妻子留下來嗎?你們要清楚真真正正的道理,來參加法會才會有用。只要你肯懺、肯負責,不要擔心還債,一定可以還得清,不管是世間債或過去世所欠的債,這一生一定能夠還得清,這絕對才是「懺」的意思。

「悔」是永遠不再犯。不要以為喝碗雞湯沒事,認為裡面沒有雞肉,只有雞油。一樣會有事,因為你還沒改,又重新欠債。懺悔不是道歉讓對方消氣,絕對不是這種觀念,而是負責並且以後不再做。只要你有懺悔心,佛法絕對會跟你相應。會怎麼跟你相應呢?就是會扶著你、撐著你,讓你一關一關地過去。佛法也不會捨棄你,是你們會捨棄佛法,絕對不是佛菩薩捨棄你。

決定有了懺悔心,再者是要有慈悲的心。今天不要為了自己的要求來參加法會,而應該很清楚在地球上、在臺灣有多少人能參加法會?寥寥可數。我們因為自己生生世世修出來的福報,而有大因緣能來參加今天的法會,應該要有個心,希望眾生都跟我們一樣能夠參加法會,而不要指定某一個,這才是慈悲心。

除了慈悲心,最後一項就是信心。所謂信心,不是要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厲害,而是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是如法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沒有叫你們要給全部東西?沒有;有沒有叫你們要離婚、出家?沒有;有沒有叫你們不讀書?沒有,而且不讀書還趕他走;有沒有要你們不工作?沒有,寶吉祥佛法中心的規定是:弟子沒有工作,不准來學佛。這並不是因為弟子有工作就能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因為他連自己都照顧不了,怎麼去照顧別人?大家是在家的,如果不工作就是蛀米大蟲,還說什麼學佛後要度眾生呢?

除非像這些出家眾,就可以不工作。他們過的是很辛苦的生活,你們是做不到的。有的是每天才吃一頓,吃碗稀飯,沒錢就是一碗稀飯過。換做是你們就不行,馬上就會上電視了,但出家眾就只會一直唸觀音菩薩。所以,出家眾可以,但是你們不能沒有工作。出家眾其實也有工作,因為他們每天唸的就是代表眾生在唸,這就是他們的工作。

我們要釐清這三個心,其中信心很重要。「信乃一切功德之母」,因為這個法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也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拿到一本天書來告訴你們,或是有什麼奇遇碰到印度人教的,這是有根有據地傳了一千多年從未中斷過的法門。所以,你們要對施身法有強烈的信心。只要具備這三個心,今天你們參加法會對未來一定有幫助,大家一定要相信。但是,這不是幫助你找到白馬王子,或幫助你讓小三突然失蹤,也不會幫助你讓債主不追錢,而是幫助你的生死大事,讓你在往生時一定有因緣得到具德上師與諸佛菩薩的幫助。

具備這三個心,你今天想幫任何人都可以做到。雖然修法者很重要,但參加法會者更重要,因為沒有你們參加,就沒有這場法會。既然你們來了,修法前先跟大家講清楚,如果沒有講清楚,一開始就直接修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辛苦了。為什麼?因為又欠你們。不管你們有沒有供養,只要你們今天乖乖坐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面就是供養。供養的定義在於恭敬心,當你的恭敬心肯起來,福報就起來,與你有關的一切眾生的福報也跟著你起來,佛法自然才有緣幫他。

不要以為有錢人才有福,如果沒福、沒緣,就算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幫不了他。前陣子跟大家講過,有位弟子店裡的服務生就是沒緣,他參加了三年大法會,每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告訴大家要吃素,他都不聽,不聽就是沒緣。不要以為參加過大法會就是跟佛菩薩有緣,你不聽話,就變成人天福報,而沒有緣在危難時能得到具德上師與修行人給你幫助。緣很重要,身為上師要幫助你們開啟一切善的緣,但後面要不要一直做下去,是你們自己決定。

等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大家思維一下剛才開示的三個心,不需要一直想。當你感覺到自己的心跑掉,就可以看著壇城、上師,將心拉回來。不要人在心不在,也不要心在人不在。心在這裡,而人不在這裡,那就會感覺到痛了。痛是必然經過的過程,不要怕腿痛。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學佛至今,收過這麼多弟子,主法過這麼多場大法會,沒有看過有任何人因為盤腿而出去後死掉,也沒有看過任何人因為盤腿而出去後殘廢,除了本身就是殘廢的。

況且就算真的是殘廢的,也會好轉,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很多弟子就是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腿不好,因為小時候練功夫受傷了,但是學佛盤腿後就越來越好。當你肯盤腿,有很多你想不到的利益在其中,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好好解釋。大家既然來了法會,就要留意這幾個條件。

等一下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講想幫助的、在世的人的名字時,大家可以講三遍,這裡沒有狗仔隊、平面媒體,大家聽到也沒事,不管你是什麼身分,就算大家聽到,也跟大家無關。要講大聲一點,不是因為大聲才會聽到,而是你對他懇切的心;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講亡者的名字三次時,你的心懇切的話,他就會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吹法器,他們就會進來,但大家放心,不會陰風陣陣,因為他們進來是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看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看不到你們。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騙你們,況且如果這麼多眾生看到你們還得了?大家不用擔心,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讓他們看到你們的。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施身法。修法圓滿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賜予珍貴的佛法開示。

過完這個週日,下週五就是初一,寶吉祥佛法中心通常初一都會有法會,法會早上9點30分開始,早上修兩個財神法,下午2點再修上師供養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年初二與年初三休息。還沒皈依的不要再吃肉了,如果你們還繼續吃肉,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求護法讓你們來不了。你們不要以為吃肉沒關係,反正佛菩薩慈悲。確實,佛菩薩很慈悲,不會整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會整你們,但是菩薩身邊有很多護法還不是菩薩。一位上師升座宣說佛法,信眾卻不聽,這些護法不會讓你們繼續來聽,不要以為有來就有保佑。

為什麼今天再提到這件事呢?因為快要過年了,你們這些還沒皈依的,家裡都是大魚大肉、要拜祖先,你們認為不吃的話,眷屬跟父母會生氣。平常你們都不怕他們生氣,為什麼過年那幾天就怕呢?搞不懂你們。自己愛吃就愛吃,不要將問題推到別人身上。所以,未皈依的如果不能吃素,真的不要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要淘汰人了,不希望你們將佛法當成乩童在拜。依教奉行的定義,就是佛所教的都要做,你們不肯做佛所教的,還來幹嘛呢?那就不要來了,浪費時間,進一步來說也浪費道場的水電。寶吉祥佛法中心是一個窮道場,沒有大功德主,也不對外募款。信眾來了,也不能不讓你們用洗手間,不要以為多一個人來沒差,反正本來就有法會。雖說如此,人一多,就有水電等很多的支出。假如你們真的肯聽佛法,來也沒關係,也是讓弟子們有機會布施,但不要這邊來法會,那邊還是吃肉。

以前有個弟子皈依後還吃肉,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叫他離開,他的父親前幾個禮拜往生了,但是這個弟子就是不能進來,而他的孩子可以進來,因為有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嚴格的。前幾天,有個弟子的父親過世,他打電話說:仁波切,我要求頗瓦。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很多次,生前不信的求不到頗瓦法。趁今天心情好,跟大家解釋一下什麼是頗瓦法,出家眾要聽好。

大家都知道阿彌陀佛是釋迦牟尼佛介紹出來的,也都唸過《阿彌陀經》、《無量壽經》與《觀無量壽經》。經典上,有沒有提到在亡者旁邊唸阿彌陀佛,就能讓亡者去阿彌陀佛那邊?絕對沒有。所以,憑什麼助唸就能去呢?剛才修法過程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帶著大家念誦,這才是助唸。助唸是一位上師經過灌頂、閉關,再帶著大家一起唸。佛經中對助唸的定義,是亡者生前有學佛、守戒,他的上師與師兄弟怕他的心不夠堅固,所以在他彌留之前一直唸,幫助他的念頭不要動,就算動了,因為助唸就很快迴光返照。

真正要幫助人家去阿彌陀佛那邊,另一個方式是在唸阿彌陀佛時,不要管他是不是會到阿彌陀佛那邊,菩薩會來接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學顯教時,曾經去過一次助唸,當時一位好友的父親臨時走了,來不及找別人去助唸,剛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是下午才進辦公室,於是他找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已經對亡者有很強烈的感應,當時唸阿彌陀佛大約1個小時後,亡者一直不肯走,仁欽多吉仁波切再繼續唸,才知道他擔心自己的太太,怕死了沒有人照顧她。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叫做兒子的,到亡者耳邊說自己一定會孝順媽媽。

做兒子的真的有守到這個承諾,到死之前都對母親絕對孝順。母親說不准做,他就不做;母親說某個女的不好,他就不敢交往,真的有做到。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唸,就看到地藏菩薩出現,一串小小的白蓮花下來接亡者走。這是什麼觀念?就算你不唸阿彌陀佛,而是唸釋迦牟尼佛,都會有菩薩來接你。只要你唸到無所求,自己沒有任何念頭,連為他好的念頭都沒有,而是以很懇切的、能體會到他的苦的心來為他唸。如此一來,諸佛菩薩就會去接他。

《地藏經》中說得很清楚,釋迦牟尼佛到天界為母說法。照道理來說,釋迦牟尼佛應該要送母親到阿彌陀佛那邊,為什麼還要到天界說法?這就是因為連釋迦牟尼佛本身都沒有這個法,所以到天界為母說法,讓母親在天界修行度自己。再以梁皇寶懺為例,因為梁武帝的妃子死了墮入畜生道,變成大蟒蛇,於是梁武帝求寶誌公超度。在佛經中記載,寶誌公是千手觀音的化身,先不論是與不是,但在當時出家眾的戒律很嚴謹,寶誌公帶著弟子拜千佛,拜完之後,才讓梁武帝的妃子生在天界。

這兩個例子告訴我們,《阿彌陀經》這本經是讓我們自己修的。因此,釋迦牟尼佛在《阿彌陀經》中提到:在此五濁惡世說此難信之法。不是說你們不相信,而是很難讓你們相信其中究竟是說什麼。佛特別提到五濁惡世,因為其中一濁便是「見濁」,大家用錯誤的見解來解釋阿彌陀佛的願力。在古代,有些出家眾以此維生,所以你們來,他就幫你們寫,要往生淨土就寫往生淨土,要去西方極樂就寫西方極樂,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真的不是如此。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顯教的信眾時,只要去到任何地方,感覺到主事者不具備福德,若要進行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離開。為什麼?因為在場者就要分攤其因果。如果是唸經可以一起唸,但如果接下來說要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離開,因為知道他度不了。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道教就知道這種過程,是沒辦法度的。

頗瓦法直接翻為中文是「遷識」。蓮花生大士將密法帶進西藏,有一次國王的大臣家中火災,所有眷屬都死了,所以國王就代表大臣向蓮師求傳法幫助這些亡者。於是,蓮師到了阿彌陀佛國土求法幫助這些火災的亡者,阿彌陀佛就傳了頗瓦法,但是吩咐不准此法亂傳。蓮師傳了頗瓦法給大臣,之後此法便沒有外傳。後來,大臣轉世成為牧羊人,在還是孩童時,見到有些動物遭到殺害時覺得很悲哀,便一直祈求,於是阿彌陀佛出現,再傳了他頗瓦法。

因此,頗瓦法不是靠唸經的,而是行者以累世的福德與功德,幫助亡者的神識馬上離開軀體到阿彌陀佛那邊。根據《阿彌陀經》中清楚地記載:不可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發願得往生。也就是說,如果亡者生前沒有修十善法,絕對去不了,就算你找10000個和尚再唸也沒有用,除非是做了很大的供養。「福德因緣」指的是亡者本身有沒有福報與緣得到佛法的幫助。

那位弟子的父親罹患癌症,前陣子癌症發了,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答應他任何事情,只說會減輕他的痛苦。他罹患肺腺癌,從病發到死之前,沒有痛過,也沒有噴血而死,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做到了自己的承諾。其他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答應,因為知道有冤親債主讓他不相信。他們四處問,問到市區最大的廟,一直擲筊,擲出很多聖筊,都說要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他們還是不來。沒緣就是沒緣,連講義氣的神都告訴他們要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件事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編的,是弟子回來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就算答應任何人要修頗瓦法,通常都會加一句話:看你們有沒有緣。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沒有緣也不可能。尤其,那位弟子的父親生前吃肉,吃到死為止。很多人都是順口打個電話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拒絕,好像就不是修金剛乘的菩薩,但是答應也不行,為什麼不行?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修一次頗瓦法,可能就要躺在床上了,因為要給亡者自己的一切,他才能過去。這就等於是有人去北極要花幾百萬,剛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幾百萬,就全部給他,道理是一樣的。

大家要檢視自己的家人生前是不是如此,如果不是如此,就要讓家人生前盡量有機會接觸到佛菩薩。那位弟子的父親雖然得不到頗瓦法,但至少今天得到施身法,要忍耐、痛苦幾天,而不是馬上。頗瓦法的特色,就是一斷氣就送亡者走。仁欽多吉仁波切現今在葬儀社很出名,只要知道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過頗瓦法的亡者,那就什麼繁文縟節都免了,因為他們看死人多過於活人,真的看到是不同的。

修頗瓦法成功有個特色,若是有能力的仁波切,不需要在大體旁邊修。法本上提到,只要鳥能飛到的地方,行者都可以幫亡者修頗瓦,所以鳥飛不到的喜馬拉雅山頂或海底就不行。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成功的經驗,在寶吉祥佛法中心網頁上的「度眾事蹟」中有很多例子。如果修頗瓦法圓滿,會有很多瑞相,包括:頭頂會凹陷、發熱,梵穴甚至有部分頭髮會掉落。

有個詼諧的故事,以前有個出家人在西藏幫亡者修頗瓦。按照規矩,如果沒有能力的話,就要坐在亡者頭部旁修法。人家都說他很厲害,因為他每次修完後,亡者的頭髮都會掉。結果,有一次被喪家發現,他是用手部的袖子遮著去拔亡者的頭髮。其實,有沒有掉頭髮不是重點,重點是亡者與眷屬對修法者的供養與信心是否強烈,如果有,徵兆就會越來越好。這不是錢的問題,大家不要誤會。

在西藏古代,在亡者走之前的一、兩個月,就已經要去求了,要拿供養去,接仁波切到家裡面,每天要供養;亡者死了之後,修法完還要再供養,才送仁波切回去。現在,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幫你們省很多事了,一通電話來就說:「好吧!」修完法還告訴你:「修好法了,去看看!」你們就會說:「感謝 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幫你們省了多少事,你們還奢求一些完全不合理的事?

依照西藏古代不是如此,而是要照剛才開示的過程。為什麼要這樣子?因為亡者沒福報,一定要供養,讓亡者有因緣才能得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已經不計較了,但最少亡者要有福跟緣能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且亡者自己要信,家族絕對要信,不是只有一、二人相信,是全部都要相信,如此才產生效果。

頗瓦法圓滿,除了梵穴發熱,臉色一定會很好看。就算亡者死的時候臉色很黑,修完法也會變白、紅潤,而且沒有皺紋。所以,想要年輕的一定要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頗瓦法。不管你現在多老都沒關係,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頗瓦法之後,亡者的皮膚都是平的,生前的皺紋都會不見。為什麼會如此?因為佛經中清楚記載,得生天界的人,看起來是16歲。阿彌陀佛那邊也是天界,是佛國的天界,所以屍體就呈現這個樣子,變年輕、安詳且嘴角上揚,眼睛會閉起來,看起來很開心。

此外,如果亡者生前有腹水,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完頗瓦法之後,腹水會不見,但不是流出來。腹水怎麼來的?就是這一生吃的東西,壓著所有的器官。為什麼是水?因為你貪吃,再吃吧!在場腿痛的人都是吃很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的說:繼續努力唷!加油!

如果得了頗瓦法,亡者的腹水就會不見,醫生也覺得很奇怪,因為他沒有放水,但腹水就是不見了。所以,大家聽清楚,就如佛經中提到的,如果修法得道,連肚子中的蟲都可以度掉,就是這個觀念,有根據的。

而且,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的大體不會產生屍斑。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問:誰的家中曾經有人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而大體沒有屍斑的?很多弟子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修過頗瓦法,大體的屍斑會消失,而且不是一天兩天,放很多天都沒有屍斑。很多弟子家中都死過人,還沒算那些死掉的弟子。寶吉祥佛法中心跟其他地方不一樣,專門幫死人。奇怪的是,死人幫得越多,來的人卻越來越多。

除了屍斑消失之外,就算放在冰櫃很多天,拉出來大體都還是軟的,這才是瑞相。到人界、天界也會有瑞相,但是其中有差異。如果亡者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因緣很深,而且自己本身福報夠的,甚至會有紅白菩提,流出咖啡色液體也是,出家眾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其他人有聽沒懂,以為是紅色或白色的菩提子,其實不然,那是精與血。

如果你這一生能學到頗瓦法,保證一定去阿彌陀佛那邊。在法本中清楚提到,有一法不需要很深的禪定也能得解脫,指的便是頗瓦法。只要你在斷氣之前或斷了氣仍能記得上師,記得頗瓦法的聲音,就能夠去,但前提是生前有學頗瓦法。不是你說自己學到就是學到,要傳法上師的檢驗。哪有這麼簡單自己說是就是呢?上師絕對要檢查,看到你死過了就OK,就可以死了。修頗瓦法成就時,肉體會產生與死亡一模一樣的過程,經過這個過程後,你知道死亡的過程,就不會怕了。你們為什麼會怕?就是因為肉體沒經過這個過程,不知道怎麼死,所以才會怕。

你們只是聽,知道會經歷火大、地大等分解,但自己沒有真正經歷過。所以,那位弟子打電話來,真的是白打了,浪費時間。頗瓦法不是你求就給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慈悲,但真的是心太軟。照道理,以西藏的傳統,你們真的是求不到頗瓦法,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讓頗瓦法能夠在這塊土地扎根,所以示現給大家看,讓大家知道頗瓦法的特別之處。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忘了提一點,只要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過頗瓦法的亡者,火化之後,很奇怪地,梵穴那塊骨頭一定會留下來,而且在梵穴處有一個圓整的小洞。醫生弟子都說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用鑽子也會有裂痕。大家可以看照片,或是上網站看。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有沒有弟子將亡者火化後的頭骨留下來,有弟子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弟子將頭骨拿回來給出家眾看,並繼續開示。不要怕看骨頭,如果是在西藏,如果骨頭上有個洞,他們會放在壇城上。不聰明的就把骨頭給丟了,不過丟了也就丟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鼓吹自己的厲害,而是密法是可以看得到的,有些徵兆讓你們能看到。事實上,經典上也這麼說,阿羅漢能做的事與菩薩能做的事都很清楚,只是後代的人都不當一回事,以為很簡單就能做得到。今天開示這麼多,因為今年快要過了,所以多講幾句,讓腿痛的繼續痛。

仁欽多吉仁波切老了,還能修幾年施身法,真的不知道。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搖鈴打鼓,好像很容易。有位信眾是音樂家會吹長笛,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說明要怎麼吹施身法的腿骨法器,能吹出聲音嗎?信眾表示,全世界沒有人會吹這個法器。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還是有人會吹的,今天特意請他起來,是要告訴大家一件事——學施身法、修施身法是不容易的。昨天這位信眾以音樂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是專家,可以說明為什麼骨頭吹不出聲音。

這位音樂家信眾表示,沒有音管的長短去控制,純粹是靠氣流的量與氣速,這是很難的技巧,沒有樂器會用這種方式來表演。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今天特別提這個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擔心施身法會失傳。第一,這種法器會越來越少,老的會壞掉,不會再做新的,也不會有人肯供養這個骨頭出來做法器;第二,如果在密法方面沒有成就,吹這個法器吹不出聲音。坊間有假的密宗,曾經在佛教文物店買了5、6個這樣的法器,在電視上找他們的弟子表演吹這個法器,結果他們只發出一個短音,就再也吹不出聲音了。

有人認為,骨頭是吹不出聲音的;其實是可以的,因為骨頭與修行者結合,就可以吹出聲音。如何結合在一起?就是法器與修行者的願力是一樣的。以骨頭吹出聲音,第一是告訴眾生一切都是無常,隨時變,沒有什麼值得你執著、霸著不放的事情。只要努力將自己人生要負責的事情盡量做好,其他的就隨著自己的緣去走完。此外,還有另外一個定義。因為這個法器吹出來的聲音是很悲切的,那些在三惡道的眾生聽了,就感覺是同類在呼喚他們;然而,如果是佛菩薩聽到這個法器的聲音,就覺得是眾生祈求佛法。

所以,如果吹這個法器的人本身沒有菩提心、慈悲的力量,就絕對吹不出聲音,因為其中的涵義太大了。要如何讓這個聲音感召到佛菩薩前來幫助?要如何讓這個聲音去勾召眾生進來這個壇城,而不感覺到害怕?要讓眾生願意進來,而且不會怕,是很不容易的,絕對要用個方法讓他進來且心很安定。

很多人對密宗詬病,不解為何密宗要用人的骨頭。我們本來就是人,不用人的骨頭,難道用豬骨、牛骨嗎?用人骨不代表是拜鬼,既然要幫助眾生,就沒有分別是人就幫或是鬼、羅剎就不幫,而是要幫一切受苦的眾生。骨頭法器裡面沒有銅片,眼睛好的可以看得到,只有吹嘴是銀製的,但不是從此處發出聲音,這只是保護法器的前端,讓法器不容易裂開。專家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發出聲音的。

這是告訴大家,佛法是經得起考驗的,不是這麼單純勸人吃素、拜佛、唸經,這些只是助緣。只要大家在佛法中真正下了功夫,做對方法,跟對傳承,這一生就看到成就,不需要等下一世。所以,拜託沒皈依的信眾,如果還在吃肉的,不要再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出現,因為有些護法會生氣的,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生氣。你們不信,真的不要來,外面有很多地方。阿奇真的很慈悲,派了幾個出家眾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凡是不聽的,就讓這些弟子介紹外面的地方,因為他們都出家十幾、二十年了。

你們去外面那些地方就好,那些地方不罵人的。好像南部有個地方,聽法時還讓信眾坐很漂亮的大椅子,哪有像寶吉祥佛法中心讓你們這麼委屈,坐的時候要盤腿,還得捏腿、捏膝蓋。對大家不好意思,因為寶吉祥佛法中心沒錢,不接受外來募款,也不像外面接受珠寶做義賣,但是大家今天腿痛,代表又還一筆了。吃了這麼多,不用還嗎?等死的時候還就慘了,現在痛一下就能還。有個信眾說自己腿很痛不能參加法會,他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輕6歲,還說自己不能盤腿,這只是藉口。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今天開示至此,感謝大家,並祝大家未來一年新年快樂、一切遂意。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4 年 2 月 0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