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12月8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這個機會分享和懺悔。

她先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先生以及賜予頗瓦法的過程。去年(2012年)6月30日她先生下班回到家已經9點了,先生說他全身發癢,隔天早上起來,全身變成黃色的,她看到嚇著了,趕緊要先生去醫院做核磁共振,結果竟是罕見的總膽管癌。

一般而言,一旦患者確診為膽管癌,外科手術為優先選擇,醫師通常會把腫瘤及附近的病灶盡可能切除乾淨。但外科手術常面臨兩難,因為附近的血管及神經相當多,手術難度很高又很危險。儘管如此,醫師還是會建議患者開刀,手術時間長達12個小時,家屬還要有心理準備,手術後患者的生活品質降低,甚至還需要看護照料。若患者不開刀切除腫瘤的話,通常只能再活半年至一年左右,甚至可能會更糟。罹患總膽管癌的患者會出現皮膚發癢、黃疸、上腹部疼痛、發高燒、食慾不振、體重減輕、貧血以及腹水。

她先生只出現皮膚癢和黃疸,但是癢到兩條腿都抓到瘀青。肝膽腸胃科的醫生跟她說要馬上開刀,不開刀則腫瘤會惡化,蔓延很快。她先生心想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甘露丸就好了,同時也想起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不能再跟眾生結惡緣了,所以決定不開刀。醫生建議說:那要做鼻胃管,或在肚子旁邊挖個洞用引流管,把膽汁引流到體外。結果一進去手術房,醫生發現沒有感染也沒有發燒,直接用胃視鏡放支架把膽管撐開,再用引流管讓膽汁引流,就不需要鼻胃管,也不用在肚子上挖洞了,3個月後再回醫院換金屬支架。

她和先生都知道,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先生沒有任何症狀出現。3天之後,他們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提醒先生: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絕對會狠狠地罵你、修理你,你不能對 上師起一絲一毫的惡念,如果做不到,就不要去求見。她先生說他不會,堅持要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10年前她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珠寶店做事,時常小錯不斷、大錯不停,一直無羞恥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一直很有耐心地教導她。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她珠寶店的密碼鎖不能告訴任何人,而她卻告訴了先生,她不但沒有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放在心裡,還覺得這沒什麼大不了的,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對她這麼嚴厲呢?而且她心裡還袒護先生。她對老闆不忠心,對公司不負責任,自己破戒還不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呵責她,也唯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才能讓她停止繼續作惡下去。但是,她先生卻起惡念,捨不得她被罵,對上師起了不恭敬的心,就離棄了上師。

隔了幾天,師兄跟她說:仁欽多吉仁波切難過了好幾天。她心裡很難受,覺得愧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此起懺悔心,想供養現在住的房子,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收下。原來,當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知道她先生和她的業報。那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她說:如果有一天你先生不要你了,要回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照顧你的。直到現在她先生發病了,她才知道,為什麼當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她供養的房子。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給她機會,還讓她去中醫診所上班。結果,不受教又不聽話的她,又做錯事了。從此就沒有福報可以供養 上師和護持道場,她懺悔。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盡各種方式,苦口婆心教導弟子,希望弟子們要好好地學佛,解脫生死。而她卻一直不聽話,沒有依教奉行,她懺悔。同時她也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救護,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立中醫診所,要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報庇蔭著他們,先生可能又被誤診了。

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那一天,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先生又作惡,事先提醒,讓先生沒有繼續作惡的機會,他們都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見時,先生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自己的過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不是不怕死嗎?不是說我們神經病嗎?她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很厲害,有一次她妹妹到她家,她們倆在讚揚上師的功德,先生一聽到,就看著她們倆,用手勢比她們是神經病。他們在家裡的對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們這些人出了事,才要來找我,你怎麼了?她先生說自己得了膽管癌。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佛菩薩是救急不救窮,救過你們一次(因為她脊椎和髖骨的問題,不能走路,也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庇佑,才能走路了),不會再幫第二次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嘴裡這樣說,可是心還是一直幫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怎麼處罰?你去拜200個大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是如此地殊勝強大,拜完了200個大禮拜後,原本先生的皮膚會癢,當下竟不癢了。

他們夫妻都很感恩偉大、慈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給他機會,讓他能參加共修法會、讓他發露懺悔、參加施身法法會、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一直不斷地給他機會累積福報。她先生說,每天他心裡只做3件事:跟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感恩和供養(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不收他的供養)。以前她先生都不捨得供養,現在知道要供養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給先生機會累積福報,這樣的大恩德都是與佛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

她還記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在法座上有開示,一位具德的上師很難見、難生、難參拜,見上師一面比你看到100位本尊功德還要大,沒有福報見不到上師。當我們遇到一位具德的上師時,要有恭敬依止的心,就算捨棄生命也不能違背師意。就這樣,他們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不收她先生的供養,也不收她的。她先生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說3個字「大禮拜」,其他什麼也沒說。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讓她先生累積福報,先生在道場做了10個月的大禮拜,直到今年5月11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終於答應他可以報名皈依了,也不用再做大禮拜了。先生聽了感動地哭出來,說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終於接受他了。其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看到他5月15日要進醫院,5月17日要動手術,肚子要挖個洞放引流管,引流膽汁。醫生說他先生的癌細胞已擴散到肝了,膽管也塞住了,所以肚子才要挖洞。

5月18日他拖著痛苦的身體去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修頗瓦法,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應允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錢是誰的?她說是先生的。又問:他怎麼會有錢?她說:因為住院有醫療理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他們身上沒什麼錢,所以只收一點點。他們知道,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救度與福報的庇蔭,他們哪有這麼的幸運。

11月初,她先生再度住進醫院。醫生說引流管又塞住了,可能要再挖一個洞,她先生聽到要挖洞,便表示不想再做任何的治療,只想趕快解脫生死,因為他有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早日解脫生死、離苦得樂,所以他再也不要換引流管。先生又說要去住安寧病房,因為擔心她沒有辦法照顧他。就在她先生最痛苦的期間,他跟岳父和母親懺悔說自己沒有好好照顧身體,讓兩位老人家擔心,請兩位老人家要原諒他。之後也一直叮嚀她,要好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要聽話,脾氣不要那麼硬了。先生還問:如果在淨土可不可以看到地球?她問先生:你看地球要做什麼?先生說要看她有沒有好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有沒有好好聽話。

11月16日(星期六)她先生住進安寧病房時和醫生起了一點小爭執,醫生說:全世界的安寧病房就是要讓你舒服、不痛苦,所以一定會幫你打嗎啡。但是,她先生堅持不打嗎啡,醫生問:你信什麼教?他說藏傳佛教。醫生說:我佛慈悲,菩薩會原諒你的。接著說:沒關係,你回去請示你的 上師,不打嗎啡也沒關係,就先幫你打止痛藥,因為安寧病房目前沒有床位,你再等候通知。

他們一到醫院就開始做檢查,因為她先生的肚子脹得很大,他們以為是腹水,結果不是,而是肚子有氨氣。醫生問她:他幾天沒排便了?她說:一個禮拜。醫生說:不行,要馬上給他軟便劑。不到20分鐘,他就去廁所,解出來後,先生就一直笑。她問先生:是不是舒服多了?先生說不是,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再解兩次便就可以往生淨土了,所以他很高興。果然,護士幫他塞了3次軟便劑,他只解了2次。護士也讚歎地說,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一樣。醫生也說,先生用的止痛藥比一般癌症的病人輕,而且連一支嗎啡都不用打。

他們知道,這都是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他的痛苦減輕。業力現前時,他們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時把弟子保護得多好,也幫弟子減少受苦的時間。她先生以前是葷食的廚師,殺業很重,又離棄上師、對上師生氣,但若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依然給予慈悲加持和護佑,她很清楚先生不會那麼好過,眷屬也不可能沒有太大的悲傷與痛苦。

11月20日(星期三),先生的血壓開始下降,已經沒辦法進食,也沒辦法講話了,眼淚一直流,可是意識是清楚的。11月21日(星期四)弟子們去機場恭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時,在病房的先生一直睜大眼睛不肯闔眼休息,他們要看護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放在先生面前,先生就一直盯著法照看,直到她告訴先生 直貢澈贊法王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臺灣了,先生才閉上眼睛休息片刻。但先生還是一直想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一直到兩點,還是執意不肯閉眼,護士只好拿濕毛巾蓋住先生的眼睛,讓他休息。但是半夜打開毛巾來看,先生的雙眼還是保持睜開的,想看著法照,後來他們就播放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法帶給先生聽,直到早上6點30分往生。

她先生往生的時候,眼睛睜到最大,而且眼睛出血,嘴巴也是張到最大,她才知道原來人在面臨死亡時,是這麼地驚慌無助,如果他們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和依靠,他們真不知道如何走過這生死大事?她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超度先生,先生的梵穴是熱的,手腳和身體卻都是冰冷的,嘴慢慢地合起來,眼睛也終於闔上,就像是睡著一樣,還面帶微笑。連醫生來拔管時也說,他執業這麼久,沒有看過病人往生時如此地安詳,甚至還微笑著,醫生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高階頂級班。她感謝與佛無二無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一切都順利圓滿。火化之後,先生的頭蓋骨有兩個圓滑的孔,骨頭呈現粉紫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這是修完頗瓦法的瑞相。她也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立中醫診所,給他們最好的醫療照顧。

最後她懺悔,她對 上師不恭敬、不忠心、自以為是,累世傷害許多眾生,曾經拿掉寶寶,她為所犯的惡業誠心懺悔,同時她也恭祝與佛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派旗幟永飄揚。她發願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下學習佛法、解脫生死,不要再輪迴,以報 上師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上週開示到,不要對任何其他宗見有無中生有的惡意中傷或捕風捉影、搞不清楚就毀謗對方。釋迦牟尼佛有八萬四千種法門,不管哪一種法門都是為了幫助眾生解脫輪迴,在這麼多法門的層次之中,最為殊勝之道則是大乘的教法。因此,具備大乘種性的學佛人、修行者,當進入大乘之門以後,所謂進入大乘或金剛乘之門,不是只要皈依金剛上師或開始持咒,大乘是修行菩薩道的法門,金剛乘是成佛的法門。如果只是為了求平安這些東西,跟大乘無關,連小乘都跟你無關。

有些人說自己想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為什麼想學佛,他說想要改變自己與人際間的關係,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要做到這些不用學佛,他又說要改變自己的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告訴他不用學佛,只要多看孔老夫子的書就可以了解人與人之間的倫理。但是,自從發明了智慧型手機之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糟糕,能不負責任就不負責任,能推就推。

就算你有皈依,但自己沒有了解皈依之後所學法門的定義,上師一直提醒你學大乘要先學、修習慈悲心,等到慈悲心出現,再學如何培養菩提心。很多人以為對人好或唸完經迴向給眾生就好,但這些都不是慈悲,以前已經解釋過慈悲,今天就不再講。沒有學到慈悲,就算你皈依大乘、三皈依、守五戒,都只是人天道,還是沒有進入大乘的門。

佛為什麼開示六波羅蜜?六波羅蜜就是修大乘佛法者生活的法則。為什麼要唸《佛子行三十七頌》?這就是大乘佛法與金剛乘佛法中弟子要守的法。如果六波羅蜜沒有在你的生活裡面,《佛子行三十七頌》不是你這一生思想、做事的準則,你沒資格稱為大乘與金剛乘的弟子。《佛子行三十七頌》是觀世音菩薩開示的,觀世音菩薩是大菩薩、法身菩薩。法身菩薩是十地以上到十六地之間的菩薩,離成佛只差一點點,因為還存在度眾的心的業力。假如你的生活準則不是六波羅蜜與《佛子行三十七頌》,你絕對沒有入這個門。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皈依時告訴你們千萬別跟上師生氣?跟上師生氣就沒有加持力,但很多人不相信,認為有這麼嚴重嗎?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一點都不嚴重,對佛菩薩來說也是一點都不嚴重。嚴重在哪裡?因為當你生氣,就是將善的門關起來,沒辦法進去大乘與金剛乘的門。剛才法會前弟子所分享的,就是清清楚楚地讓你們看到,對上師生氣後自己的果報。這一生殺生的人,怎麼可能過好日子呢?但是,透過學佛、發菩提心,可以將果報減至最輕,甚至可以讓果報不動,但沒人相信。不相信而自以為是,就學不到佛法。

你們都親耳聽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講,這二、三十年並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得多,而是對 直貢澈贊法王的心沒有變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變過的心,不是你們這種心,不是你們這種以為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怕,認為不要挨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或不要有機會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罰的心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如此,而是完完全全地恭敬,上師的事情就是當成自己的事情。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雇用過法會前分享的弟子跟她剛過世的丈夫,有發薪水給他們,而且還不是給最低的薪水。照道理來說,他們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幫上師做事是應該的,給他們吃飯就好了,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照發薪水給他們,而且依據勞工法在做事。

為什麼佛法中說不要對上師發脾氣?你對恩人都能發脾氣,對誰不會發脾氣?脾氣發得多,嗔恨心就出來;嗔恨心出現,就會作惡了。如果你要進大乘的門,必須要由上師帶你們進去。很多人以為自己會唸佛經、看佛經、拜過懺,就認為自己了解佛法。昨天有一位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已經皈依臺灣中部一個著名道場3年多,卻連慈悲的意思都不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什麼是慈,他回答是「愛物」。這是儒家的說法,佛經中沒有說慈是愛物。他皈依了3年多,也浪費了3年多的時間。

很多人來了寶吉祥佛法中心,認為很嚴格、要挨罵,而覺得很不適應。有的時候看到從別的地方來的信眾,浪費了多年的時間,先不要說得到諸佛菩薩的庇佑,連佛法都沒有學一點。如果沒有學到佛法,這一生就是浪費時間了。當進入大乘之門以後,再開始實際修持,實際就是在生活裡面真的要做到。現在臺灣很多佛教徒,其實都是佛教的信眾,而絕對不是修行人或佛的弟子,因為沒有實際修持。「修」是修改一切輪迴的行為,「持」是在生活中把持一切佛所教的法門。

經典上提到,首先我們應該藉助於勝妙的正見。稍微學過佛、接觸過佛法的人都知道八正道,很多人對正見的解釋是不要求外道、唸經、念佛、相信輪迴、相信有六道等。這是很膚淺的,只是一開始對佛法沒有概念,而給對方的一點概念。真正勝妙的正見,是了解諸法皆空、真真正正的見解才是勝妙,前面所說的等等都是有為法、世間法。佛法所修的不是世間法,而是出世法,不是躲在深山裡面十幾年不接近人群就是出世,佛法所說的出世法是出離輪迴世間的方法。

勝妙的正見最重要的是,如何讓眾生了解佛法所講的諸法皆空,如何讓眾生破掉我執。我執不破,慈悲出不來;沒有慈悲的力量,就沒有佛法的力量。你們不要以為念佛,佛就會到,或認為唸咒語,觀世音菩薩就會到,並非如此。沒有慈悲心,唸到牙齒都掉了,觀世音菩薩還是不會來。你們不要以為整天喊著觀世音菩薩的名字,觀世音菩薩就會來,如果你們沒有進入大乘的門,完全沒有體會、了解正見、正知、正解,佛菩薩是不會與你相應的。所以藏密說要絕對相信上師,因為上師與你有緣。

這並不是說觀世音菩薩跟你沒緣,而是因為上師與你的緣是直接的,這一生產生緣也好,過去世產生緣也好,這一生的緣是很直接的。所以,當你對上師完全恭敬,就算不能體悟勝妙的正見,你用清淨的心、對上師是恭敬的,自然你心裡遲早會開始體會清淨的正見。皈依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告訴過你們,當你皈依之後,心裡會慢慢累積殊勝之道,就是這個意思。

經典上提到,我們透過勝妙的正見,而將一切諸法甚深空性無我的確實意義,應該確確實實地選擇為遠離一切有與戲論的邊見。這是很深的事情,所以說是甚深空性。空不是沒有,不要以為空就是放空、什麼都沒有,如此一來佛法便太膚淺了。如果要解釋「空」這個字,佛經中提到有十八種「空」,以你們的水平看來也不需要講,如果講的話只是浪費時間。

你們應該體會空的定義不是沒有。為什麼翻譯時要用「空」這個字?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懂「空」的梵文意思,但從中文的「空」來看,假如拿著一個碗,碗裡面沒有裝東西,當別人問起碗是否為空的,你便會回答是空的。如何讓這個空不存在?就是要放東西進去。所以,意思就是「空」不是自己生出來的,並非固定不變的,是有緣而產生的,空就好像是有,當東西拿走,空又好像出現。中文的解釋是很深奧的,如果用英文是很難解釋的,英文的翻譯是emptiness,不會再繼續解釋。

中文對一個字的解釋中含有很多意義,佛法之所以能在中國發揚光大,就是語文的關係。全世界的語言中,能夠將佛法解釋得很貼切的,除了古代的梵文跟中文,其他應該是沒有了。空的定義不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以佛法的定義來解釋空是緣生緣滅的事,也就是存在於法界中的一切現象都是緣起性空,不是自性有、突然間產生的。若以科學來解釋,現在科學界很清楚任何物質都有原子、中子等,現在已經講得很細。也就是說,任何東西都是靠這些結合起來,而產生外在具體的、我們認同的東西。

當物變壞時,裡面的原子、分子等又開始釋放出來,可以產生別的形狀。簡單來說,你若認為某個物是永恆不變的,那就錯了。佛幾千年前已經看到這種事情,而人類是幾千年之後才能用科學儀器去解釋物的定義。以佛法來說,物是有緣而結合起來,沒緣就沒了。以科學來解釋是每個東西,包括人與所有東西在內,都是很多元素、原子、分子在一個不明的原因之下結合起來,而產生一個體出現讓我們看到。以佛法來說,體是假的、會變的。所以佛法中提到,任何事情成、住、壞、空,成為一個東西之後會停留一段時間,但是壞掉變了一個形狀也就沒有了。地球是如此,任何物也是如此。

甚深空性無我的實義,佛法所講的我不是小我變大我、大我變無我,有人以為由小我變大我就是多愛一些人,由大我變無我就是人家打我一巴掌都無所謂,這是胡說八道。對佛法不了解,就將別的說法拉進來了。現在有電視台說要愛,這不是講佛法,當你說愛就是有主體,所謂的我愛你、你愛我,我愛你可以變,但是你愛我則不能變。這種東西就不是緣起性空,佛法所講的「我」不是你、我、他的我,其定義是一個主觀性的主體。

有些人總是怕負責任,有個弟子在這方面是佼佼之輩,可以做為代表,以後如果選不負責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會提名她。罵來罵去,上星期她又來一次。公司有規定員工做錯要照規矩處理,她自己不處理,上呈時卻寫「等待他們處理」。仁欽多吉仁波切搞不懂,沒有看過有人這樣講來講去講不聽的。所以,可見當一個人做事固執不變之後,是很難改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開始弘揚佛法時,曾經講過一句話:改自己是整個宇宙最浩大、最困難的工程。佛經上為什麼說學佛人是大丈夫?沒有勇氣,怎麼敢改自己?沒有勇氣的人,看不到自己的缺點。沒有勇氣的人,不會放棄你認為是對、存在的東西,而接受一個完全陌生的境界。我們生生世世在六道裡面輪迴,佛、菩薩、阿羅漢的境界對我們來說是陌生的、不知道的。因為佛與菩薩的境界對我們來說是陌生、不知道的,所以佛才說是不可思議,不是人類的經驗與意識可以思考到佛的境界。雖然說現在科學進步,有儀器可以稍微表達一些佛所講的道理,但還不夠透澈。

佛法中的「我」,意思是告訴所有學佛人,當你認為有我,就會產生執著;產生了執著,自然起心動念會想要保護這個我;只要當你想保護這個我,一定會傷害到眾生。為什麼有人會對上師發脾氣呢?因為他要保護自己,認為自己不要做錯事,只要告訴老闆這件事,其他的不關他的事。為什麼最近往生的弟子之前會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脾氣呢?因為他要保護妻子,認為妻子是自己的。為什麼他的妻子會將密碼告訴他呢?因為認為是自己的丈夫,還是這個我。

如果他們兩個以前死心塌地就是信上師,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敢說他們不會如此。他們沒有死心塌地,不聽佛法,也不用智慧學佛,業報成熟時,那麼該如何就如何了。正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兇,但是心很軟。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這位女弟子就心軟,不是因為她愛哭,而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翻過佛經給她看,她這一生之所以會行動不良,是因為曾經在路中間挖個坑讓人掉進去,再搶人家財物。得小兒麻痺的人,十個有八個都可能是這種業。

很多人做事不負責任,能推就推,所以那位不負責任的弟子以後要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都會推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故意要推,而是果報如此,是你們做的因。為什麼這麼在意自己的感覺呢?就是因為大家認為「我」是真實的存在,而不了解「我」並非具體存在。今天沒有任何一個人不需靠任何東西,就能單獨存活於這個世間。就算你躲在深山,有水、水果,就以為自己可以過日子,其實錯了。沒有昆蟲、蜜蜂採花、傳播花蜜使植物結果,你哪有水果可以吃呢?如果沒有人種樹,樹沒有呼吸,沒有產生水氣,不下雨,你哪有水可以喝呢?沒有可以單獨生存的。

佛法中所講的「我」,不是你、我、他,而是指沒有單獨存在的現象、物與人。任何現象、物與人,都絕對是有很複雜的因緣結合起來才產生的。「我」的定義,並不是名字、所居住地來界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假如你忘了自己的生日、身分證字號、出生年、住在哪裡,你是誰?你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大家可以玩玩這個遊戲,回家想一下,如果今天你不知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身分證字號、住在哪裡,也沒有丈夫與妻子等任何人,就是你自己一個,你是誰?還有「我」嗎?

以醫學來說,你只是一個由地球上很多元素結合起來的物;以佛法來說,你只是生生世世的業結合起來產生這一生的物。所以,當有人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學佛增進人際關係,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會叫他走。為什麼?因為他還是對我很執著。人際關係是很錯綜複雜的,佛沒有教我們如何增進人際關係,只有教我們要慈悲、什麼都給,如此才有眾生的緣。

你們什麼都不肯捨,就如同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你們認為自己愛對方可以變,而對方愛你不能變,人際關係怎麼可能會好?這不是笑話,男男女女都是如此,認為自己愛對方可以變。你會說自己沒變,其實是有。當你看到別人時眼睛飄一下,想著這個是我的多好,有沒有變呢?有的。但是,對方就不能看別人,他一看你就捏下去了!就算你當場不動聲色,回去就問:看什麼看呢?那是誰呢?這就是「我」的作用。

今天所說的不是要大家做到柳下惠,而是大家既然認為自己學佛了,一定要確確實實斷定選擇為遠離一切有與戲論的邊見。佛用「戲」來解釋人生,是指人生就像一場戲,戲演完就沒了。大家這一次來地球演戲,演個幾十年就沒了,就走了。戲演完了,在戲裡面你是主角,戲演完了,你要不要恢復你本人呢?這場戲唱完了,你要不要恢復你本來的生活?以佛法來說,你這一生來是所有業力的呈現,就是一場戲,所有的戲唱完了,就恢復你本來清淨的法性。

所以,這一世的「我」是假的,但大家偏偏相信「我」是真的,為了「我」而做很多惡,為了「我」做了惡,還認為有理由。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大家都聽過這句話,不過年輕人可能就沒聽過。現在年輕人因為整天用智慧型手機,很多成語都不懂,慢慢地代溝會越來越嚴重,有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話,年輕人都聽不懂,因為以前學國文都學這些。

你們現在沒有能力認識清楚有與戲論的邊見的定義,但最少要有個心態要遠離,不要執著一切就是有。你現在擁有某個東西,不需要很開心,因為你很清楚有一天一定會消失掉。你擁有的東西消失掉,也不要悲哀,因為它的緣已經滅了,跟你的緣已經沒有了。為什麼婚姻有問題,大家就覺得末日來了?這就是執著。假如你清楚佛經中所說的人一定會生、老、病、死,一定會生離死別,你還會執著嗎?就不會了。會執著,就是因為不相信人會生離死別。

如果有女孩子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男朋友的結果會如何,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回答:生離死別。這是一定的,所以你們這些沒皈依的年輕人千萬不要來問,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能告訴你對方的個性,結果都是會生離死別。很多女孩子誤以為跟對方結婚、白頭偕老,就認為是有結果,肯定不是,這些只是人生的一場戲而已。

離戲是什麼意思?就是當你做任何事情時,要盡自己的本分與責任去做好。譬如演一場戲,不管你是主角、配角或跑龍套,就把自己的責任做好,戲演完了就落幕了,不關你的事。至於之後別人是否給你好的評語、定論,那是別人掌握的自由權。為什麼別人會討厭你?因為你愛現。當你演這場戲時,明明是跑龍套,卻要演到主角,還不給主角打你兩巴掌?當你很清楚自己在演一場戲,知道自己的角色是跑龍套的,那就跑好一點。

如果主角開心,你就少跑兩步;如果主角看你明明是跑龍套卻跑不好,就會讓你多跑幾步。就好像以前唱京戲的都很清楚,如果主角看你不順眼,下一句就不唱,讓你跑到他高興了,他才唱下一句,因為打音樂的是聽主角講的,而不是聽跑龍套的講的。這是什麼樣的觀念?今天在社會中有種種色色的人物,做各種各類的工作,你今天是跑龍套的,不要想著自己要當主角。不是阻止你這麼想,而是當你在跑龍套時,就做好這件事,導演看到你才有機會未來讓你當主角。連跑龍套都跑不好,還想當配角?

簡單來說,大家要深深體會佛所講的話。佛沒有說有與戲是壞東西,也沒有說有與戲會害我們,但佛告訴我們要遠離,不要執著,因為這種事情存在於法界之中。我們不可能生存在一個真空的環境中,就算你說什麼都不要,什麼都要靠自己,那就連氧氣都不需要。當你在呼吸時,就需要有氧氣進去,呼吸時會有其他眾生的分子與原子,除非找個真空的地方讓你生存,但以人類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人類需要氧氣。

邊見是指不要站在任何一邊,站在任何一邊對你來說都是痛苦,試想一下是不是如此?如果你是跑龍套的,每一場戲人家都會給你錢,因為你跑得好,你不是做配角的料,所以人家每一場戲都會找你。假如你明明跑龍套跑不好,還想做配角,導演就會叫你不要來了,不要來了會如何?可能會墮入地獄,那就是另外一場戲了。可能人家可以在舞臺上演一場戲,你就要在舞臺下掃垃圾了。

佛法的觀念不是讓我們厭惡這個世間,我們生存在這個世間,透過五濁惡世警惕自己苦多樂少,因為這個苦產生動力讓我們修行,所以不是討厭世間任何事情,不是厭世,只是需要有強烈出離輪迴的心,但不是厭惡周遭的事情,因為沒有周遭的事情,我們也無法修行。經典上提到的遠離,就是不要執著一切有,也不要執著一切都是戲,而消極地過日子,這都是不對的。剛才提到不負責任的弟子,現在就是很消極地在過日子,這種人是沒用的。越懂得保護自己的人,越在佛法之中沒有用。

為什麼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一直公開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得多,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佛法所講的不保護自己,任何事情都是為眾生,任何事情都是以佛法、上師為重,自己能不能賺到錢、做到生意則是因緣法,是自己的福報,隨便做做而已。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旅行社以後帶你們出去,不要讓你們吃好的、用好的,因為不值得。為什麼不值得?你們不懂得欣賞什麼叫用心給你們好的,都認為自己給了錢,就應該給你們好的,誰說的?

這次去日本,有些弟子就跑來問可不可以帶父母親去,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當然可以,日本又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他們又問:可不可以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有沒有吃素,結果沒有,也沒有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心裡就想,他們給了幾萬塊嫌貴,以為參加法會是其中一項節目。以後誰再跑來問眷屬可不可以因為參加某個團而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答案是可以,一個人20萬。外面是不是就這麼做?法師帶出去的團都是旅行一筆費用、供養一筆費用、去佛寺再一筆費用,你們也知道是如此。日本道場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不是觀光景點,如果是觀光景點就要收門票,還有人敢跑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看自己的父親要不要去?

為什麼你們會這樣子呢?這種心態是從何而來呢?就是因為有與戲論的邊見。所以,以後你們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去參加法會,可能吃不好、住不好。不需要給你們好,坊間跟著出去參加活動、朝聖,是走路的、住旅館,哪有這麼好?還讓你們住五星級飯店、用最好的旅遊巴士?對你們這麼好,卻從來沒見過你們介紹過生意給旅行社?

岡波巴大師教導,認為已經入門的佛弟子,應該藉助於這種以正見決定真實義理,全天候24小時都要記在心裡面,踏踏實實地去實修,不是僅以口號而非實實在在地實修。這句話的意思是指,你現在沒做到沒有關係,不能體悟也沒關係,但最重要的是要清楚,這就是學佛的決定與方向,是大乘與金剛乘佛法最重要的思想中心。如果沒有搞清楚這個部分,就變成外道。什麼是外道?就是持大悲咒迴向給丈夫,好讓他每天準時回家,這種就是外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妳的丈夫不可能準時回家,因為現在臺北市塞車很嚴重。妳要他準時回家,只有一種方式,就是讓他在家當人夫,而妳當職業婦女。

現在臺灣佛教界有很多不能理解的做法,明明佛是這樣教的,卻有人有別的想法。經典上繼續提到,假如不是以這種方式來學習的話,任何事都以自己的想法,就會標新立異、盲修瞎練。這就是剛才所提的,迴向給自己丈夫讓他準時回家、給自己兒子讓他考試考得好。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罵這件事,很多人帶孩子來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讓他考試能考得好。有些人考公職,不管誰來都會挨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因為不公平。本來有人應該考上的,但因為你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而考上了,他怎麼辦?這就是不公平,而且平常也沒看到你,考上後薪水也沒有拿四分之一供養,為什麼要幫你?

照佛經講,身為佛弟子要將收入的四分之一拿出來供養,以藏傳佛教來說則是五分之一。你又沒有供養,以為求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能將其他人打走讓你坐,你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什麼關係?除非你累世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這一生再照顧你一次,但又不是,你生在別家,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事呢?當然,很多佛寺就會接受,告訴你去拜懺、點個燈等等。你這個時候才臨時抱佛腳,如果是一直參與佛法、有恭敬,上師看到你會點一下,因為你一直在培養自己的福報,差一點的話,上師會點你一下。很多弟子考博士考不到,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他講一下就考到了,很多是如此。有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完全不講的,突然跑出來的更是不講,因為不公平。

為什麼這些人有這種問題?就是因為很執著有與戲的邊見,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罵他,因為他不是學佛人,但最少這個人的心不對。哪裡不對?既然要考試自己就要付出、要努力,這次考不到就再考,而不是利用一切的關係來讓自己考到。曾經有個人考博士時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修法,直貢澈贊法王說:好吧!那由喇嘛唸唸。結果,他真的沒考到。

很多事情不要投機取巧,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得皮膚癌時,沒有求佛菩薩,沒有修法,因為知道這是自己的業。仁欽多吉仁波切窮到沒錢吃飯,也不會求財神法,自己就是接受。如此一來,才不會標新立異、盲修瞎練。現在臺灣很多這種人,因為沒有去做前面提到的部分,沒有記在心裡面。沒有記在心裡面的人,就會盲修瞎練了。還好今天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著你們,否則你們會出現很多花樣,可能1200人唸六字大明咒也會有1200種方式,因為人的心很複雜。

經典上提到,今天在無我的定義漸次修行方面,就需要有次第。不要以為無我就是沒有我,那就不用考試、讀書,這是不對的。無我是需要按部就班、聽聞、學習、修習、一直在改。哪一天你才會清楚無我呢?很簡單,平常你很執著的事,通常人家講某一個字,你就會跳起來,慢慢地你不跳了、可能跳少一點、沒跳那麼高了,這就表示你的執著減少了一點。平常有人說愛你,你都會飄飄然的,現在不飄了,表示你的情執也減少一點。本來你認為對方是你的人,現在慢慢減少這個觀念,就表示你在進入無我修行的次第了。這不是說你了解,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提醒大家,無我的定義不是沒有我的存在,也不是小我變大我、大我變大愛,意思並非如此。

明明你現在已經定型了,身高是165公分就是165公分,怎麼可能小我變大我?就算你說是你的心變大我,不管你的心變多大,還是沒有能力照顧六道一切有情眾生。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現在照顧1200多位弟子,當然也幫你們照顧好很多冤親債主。有些人說自己這一生喜歡保護流浪狗,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相信你能保護所有流浪狗。今天才看到新聞,在彰化有六千多隻貓狗被政府安樂死。結果,有個電視台整天叫人放生,為什麼不保護這六千多隻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批評他的對與錯,而是不以空性的方式來修佛,就會產生這種觀念,認為自己在行善、要保護什麼。如果用空性來學佛,解決根本的問題,以後這種問題就會減少。

問題是,我們一直沒有去處理根本的問題。什麼是根本的問題?我們一直執著「我」,因此產生很多煩惱與惡業,所以眾生的惡不斷在增加,沒有減少。加上眾生對佛法有錯誤的觀念,以為就是放生、朝聖、捐一點錢、點個燈就是佛法,其實不然,這樣只是信眾。如果要修行,就要真真正正記在心裡面。你現在不能了解、體會,沒辦法做到,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你要記得,當你記得的時候,你會養成一個習慣,做任何事不會傷害別人,就會守法、守規矩,不會為自己的利益去損害別人。

剛才提到不負責任的弟子以為自己很守法,公司每天都要動,她卻拖著事情,公司的事情是不是也被拖慢了?因為她怕負責,也就是怕受傷害。學佛不是為了成佛,當然這是我們的方向與目的,但是最重要的是這一生能不能將人的劣根性改過來?佛有說「人道成,佛道成」,做人的道理都沒有做好,憑什麼說自己能成佛?什麼是人的道理?我們這一生能得人身,是因為過去世五戒十善修得好,得了人身是要給我們修行,不是繼續做惡,而是要跟一切眾生結一切善緣。

但是,你們千萬不要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作法,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眾生是為對方好,心是慈悲的,你們罵眾生是發脾氣、出氣而已。以前有人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這麼兇,而還有這麼多弟子,所以就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果一個月弟子都跑光了。這是真事,不是笑話。會如此就是因為沒有慈悲心,有慈悲心,自然不會有貪念;沒有慈悲心,貪念就會起來。

就好像犯錯的弟子想將房子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是別人可能就會收,認為既然弟子做錯事有懺悔,收供養讓她有福報可以重新來,重新來以後才能學得好,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不收她的供養不是罰她,絕對不是。既然她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很多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幫她布局,但是上師不能什麼事都講得很清楚,如果告訴她丈夫要死了,她不哭死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才怪。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能做到這種事情,並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人,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人,但是對學佛的定義很清楚,不執著有與戲,在空性中利益眾生。所謂空性的慈悲心、空悲雙運,便是如此做到。在空性之中,才看到事情未來的變化,沒有在空性之中是看不到的、無法體會的,直到她懺悔了要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拿她一千元,一樣累積福報。

根據岡波巴大師的教導,你已經入大乘佛法的門之後,由上師告訴你這種事,所以你對自己所做一切的定義很清楚。簡單一點來說,錯就會減少,甚至不會再有錯。大家為什麼會有錯?因為有「我」才會有錯。是不是將自己殺掉就沒有「我」,就不會有錯了?這也是錯的,因為不能殺自己。

經典中提到的「正見」是正確的見解,我們不能用消極的方式來過日子,也不是放棄這一生的肉體或自己一切的責任去做所謂的修行,這也是錯的。最重要的是要有正確的心態,今天發生在周遭或自己身上的事,都是緣起性空、隨時在變。隨時在變的話,你會認為下一秒鐘就會變而感覺壓力很大。但是,既然下一秒鐘就會變掉,再下一秒又變回來了,有什麼壓力呢?你們到時候不要跑來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不要結婚,因為下一秒鐘對方就變心了,這也是有可能。

既然緣起了,就負起自己的責任,在你的能力範圍之內做好;緣滅了,就是一個事情完了、結束了,沒有誰對不起誰、誰對得起誰。電視節目中會說男方對不起女方,因為女方為了男方犧牲了這麼多年,青春都浪費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到就想:現在怎麼什麼事情都變成買賣了?如果你認為青春浪費在一個人身上,應該剛開始就講清楚一年多少錢,不要事後說自己真的賠大了,認為賠了多少年的青春給對方。不要講這種話,就算你沒跟他在一起,你的青春都會沒有的,誰能永保青春呢?

你們以後不要再看這種節目,也應該勸自己的親朋好友不要看。假如女人要講這些,乾脆第一天認識時就寫清楚,白紙黑字,一天、一年多少費用,假如一年的話可以打折,這樣大家以後都相安無事,不付就馬上分手。不要用錯誤的觀念來過人生,佛法中提到,正確的觀念是今天有這個緣,不管是擁有某個東西或跟某人在一起,緣是生滅法,不是永恆不變的。就算海枯石爛,還是會變。為什麼人會說海枯石爛?因為很清楚自己活不到那一年,就騙對方說是海枯石爛,現在甚至不需要,因為一個地震就沒了。

當我們能夠接受這種真實的意義,生活的品質才會提昇,才會開始對自己的事情看得清楚、了解,才會開始「絕對」不會行惡。所以,這個部份很重要,今天的開示不是跟大家開玩笑,但不是逼你們馬上做到,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修了很多世,這一世才能體會一點。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需不需要看《中觀論》,直貢澈贊法王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修大手印就好。照道理,學藏密的都要弄清楚《中觀論》,因為是根據《寶積經》所寫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沒看,但是很奇怪的就是能體會一點,可能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有一點點這種根器。

要修空性真的不容易,因為我們習慣有,習慣執著,習慣一切我們感覺到的東西。要將這個心念調整過來是很困難的,但是即便困難還是可以做到,只是需要按部就班,不必急在一時,認為馬上要做到,並非如此。就如岡波巴大師所教導的,大家每一天都要將真實的義理記在心裡,而踏踏實實地、按部就班地、有次第地實修,不可能一步登天。如果你真的能接受這種義理,生活中的痛苦指數會降低。為什麼會降低?因為你看清楚事情的現象。

如此一來,就算這個月的業績好一點,你都不會認為是自己付出很多力量。當然你有付出就會有人來,但是就算你付出,人家不掏錢也沒有用。簡單來說,你有這個福報,也需要有這個緣。不要以為自己有福報,錢就會如天女散花般灑下來給你,這是不可能的,你還是要付出、努力,這就是助緣。為什麼有付出,卻不一定會得到?因為你沒有做好這個緣。為什麼緣會滅?因為福的力量會變化。當福的力量變輕、沒有,緣就跟著滅,你再努力也沒有用。

有人說自己十年來什麼都很順,也很努力做事,突然間什麼事都發生,用以前的方法做都沒有用。這就是因為他的福跟緣在變,不是他的人變差、沒能力或變討厭,而是因為他的緣在變。反過來說,很多事情看起來好像是做不到的,但身為弟子的努力去做,就做到了。

當然,這需要有耐性、有很多緣、用很多智慧去安排事情,做到也不代表是功勞一件,這只是一種緣法,只是出個口、動個腦筋,功勞都在別人身上。如果認為是自己的功勞,以後事情有任何變化,就會感到痛苦,因為認為是自己做的事,為什麼變成這樣子?不認為自己有功勞,只是動腦筋、下棋,將所有程式輸入電腦,而自己沒有做。這個觀念是怎麼來的?就是學經典中所說的,若是學到了,自然做事情的心態就會很謙虛、很清楚,不會一直執迷不悟,在同一個點裡面轉不出來。

其實,學佛是一件能對人生有很大幫助的事。雖然你們請示很多事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理,但只要你們按部就班地照這個方法去做,絕對有一天你會知道佛法原來這麼好用。佛法哪裡好用?佛法可以將很多事情無刃而解,只要你能學到、聽話、做到就自然可以,而不需要很辛苦、難過去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這些事情,不是讓你們學佛後比較容易追女孩子或讓丈夫比較聽話,完全不是,只是說你們生活的層面。我們現在生活在這個世間,生活的層面是很複雜的,有自己的家人、學校的同學、同學的家人,離開了學校到社會上也很複雜。在這麼複雜的社會中,要讓自己能夠不要做惡,談何容易。要用什麼方法支持你們,讓你們不要做惡?除了以前曾經開示你們要聽上師的話、守戒等等,最重要的就是今天開示的部分。

當你能夠減少、減輕「我」這個主體,你自然能夠看清楚事情,知道是對方或自己的錯、是對方或自己沒有負責任,都很清楚,處理事情就會很明快,人際關係甚至也會變好,因為你是無所求、無所取的人,應該屬於你的福報而得的,你就得了,而不會強求、勉強奪取別人的東西。如此一來,生活還不好過嗎?自然好過了,不用擔心,應該屬於你的福報,自然全部都是你的,不是你的福報應得的,到你手上也沒有用。

舉例來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個弟子的爺爺因中風躺在床上很多年,以前做公務員時曾經貪汙過。貪汙過的人,不讓他馬上死,而是讓他一直生病,因為以前貪汙過,所以就讓他的錢一直用,用完才走。佛經教導大家,身為公務員不能貪。就算在私人機關上班,也不能貪。你拿了非份之財絕對要還,不可能不還的,留不下來的。可能後面就讓你躺在床上,每個月都要花錢,花完才能走,還留一點都不能走。

有人以為自己先貪汙回來,再捐一點出去,以為神明跟祖先會放過他,但因果不會放過他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這二十幾年中看得太多了,很多人以為小貪一下沒事,一定有事,只是看什麼時候發生。今天開示的部分很重要,你們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跟你們開玩笑,絕對沒有。

岡波巴大師的第一個教授是:串習薰修自他平等、推己及人。要綿綿不斷地訓練、學習、薰陶、修改自他平等。平等不是指社會地位或福報業力,而是指法性。就算是一隻狗也有法性,未來可以成佛。為什麼佛勸我們不要殺生?因為即便是一條魚、一隻昆蟲都有清淨的法性。你們不要以為螞蟻與人死時的感覺不一樣,完全一樣。不要以為輕易壓死一隻螞蟻,認為螞蟻死了與你死了不一樣,都是一樣的。只要是有情眾生,就都是一樣,只是死的過程不同,但心態與感覺沒有差別。

為什麼大家會殺生?就是因為沒有自他平等,才會殺害眾生,認為牠比你低、比你差,所以要給你吃。要做到,需要長期不停止地學習、薰陶,才能真正體會到自他平等的重要性。所以,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去時,見到自己的保鑣擋別人,都會責罵保鑣,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自己沒有這麼重要、尊貴,眾生才是尊貴。

第一個教授是我們要如此地推己及人,每一次當自己驕傲的心、看不起別人的心、認為別人做錯事的心出現,就是沒有自他平等。別人為什麼會錯?因為他不了解。不是說做學生、公務員的錯了不罰,這是法律的事,但在佛法裡面,就算是殺人犯的本性也是清淨的,跟我們是平等的,只是他有殺人的業力,也絕對要受自己的果報,但大家不需要惡意地一直罵他,這對你們不好。古代教做人是要「隱惡揚善」,隱惡不是隱瞞別人做的壞事,而是不要每天講、宣揚這個人惡,但現在臺灣流行這麼做。行善的全部蓋起來沒看到,做一點點惡卻每天講,新聞上看得太多了。這麼一來,會讓眾生很容易做惡。

我們都習慣以自己為主體的主觀性去批評事、物、人,卻沒有用平等的方向去看事、物、人,所以才會產生種種不同的意見與見解。其中的重要性在哪裡?如果你不訓練、學習、修自他平等心,慈悲絕對修不出來。我們幫助眾生,不是因為自己修得比他好,而是因為我們跟他是平等的,他有痛苦我也痛苦,他得快樂我才快樂。

其實,中國的儒家思想就有講到所謂的「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但是現在大家都反過來,變成「眾樂樂不如獨樂樂」,什麼都是自己要快樂,什麼都要好,別人都不要好,別人比你好的話,就開始起嫉妒心。別人進來公司做事,你就整天找他麻煩,看他有沒有地方做錯,有的話馬上跟老闆說。為什麼你們不能有個歡喜心,認為有人進來幫老闆多好,公司更加成長?他做不好,是老闆要負責,而不是你要負責。有人會說,萬一他做不好害公司關掉,那怎麼辦?若是如此,那也是你的緣,不要以為你講了就能改變這個緣。

那是不是看到不好的事也不提呢?並非如此,如果被問到,當然要講,對事不對人。有的時候,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會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向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平常則不多嘴,講事實,不下評語。大家只要講事實,評語不是你下的。對方問你時,當然是已經有個想法才會問。為什麼人會這樣呢?就是沒有自他平等。

其實自他平等蠻好用的,如果人家問你事情時,你只講事實不下評語,反過來當別人問你的事,人家也會只講事實而不下評語,這就是因果。人家問你某個人是好是壞,要怎麼看呢?好與壞的定義要怎麼看?沒有定義的,一般人都會以為只要對自己好就是好,對自己壞就是壞。

經典上提到,總體而言,猶如虛空一般無量無邊的有情眾生,沒有一個眾生不期盼能夠離苦得樂,包括你們在內。所以,慈悲就是這個觀念。我們唸「四無量心」時,慈悲喜捨的最後一句是「愛憎住平等捨」,就算愛他、憎恨他,這種執著的心都要平等地捨掉。不要因為愛所以慢慢捨,嗔恨的話馬上丟,這樣是不對的。如果你不將愛憎平等地捨掉,絕對不會產生慈。

以法會前分享的弟子為例,他們倆夫婦夠惡了,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神經病而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到,換作是別人還會理他嗎?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理他、照顧他,因為他還在苦。只要他還在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也在苦,因為自己與他是平等的。雖然因為福報與業力,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是仁波切,但在清淨的法性之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他是平等的。

全世界真正自由、平等的是佛法,簡單來說沒有男女平等,也沒有哪個主義是平等,不可能平等,因為有業力的差異性,只有法性是平等的。因為法性是平等的,修行人才能將慈的力量修出來,才能將愛憎住平等捨、一起捨掉,才能將事情看清楚,知道如何給對方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勸人,不要想著某個人對你不好,所以不喜歡他,不要想這個。今天他會對你不好,一定是因為過去世有惡緣,是給你機會還給他。

大家越聽越深,越搞不清楚了吧!當我們學佛是自他平等的,就算現在做不到,但要讓這個觀念深深地在你的意識裡面不能忘掉,要記住。就如同岡波巴大師教導的,要不斷地學習、薰陶、修行自他平等的方法。如果你不斷在做,自然有一天能體會到自己可以有能力幫助自己、幫助眾生。

很多人經常說自己學佛要度眾,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問他:度什麼眾?連慈悲都沒有弄清楚,怎麼度眾?要如何使眾生讓你度?因為你有自他平等的能力,他才讓你度。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可以一修就成功?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怕亡者,而是因為他很苦,他還在輪迴,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幫他就對不起眾生,他自然就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自己幫他修法會有功德、會讓他變好,他就不會理會的。

自他平等是很重要的,什麼人能做到自他平等呢?就是對任何事情都會很積極幫忙去做,這是指在自己的能力、合情、合理、合法的範圍之內,而不是整天講義氣、衝出去。自然身為學佛人,要確定這個觀念在意識裡面,否則的話跟沒學佛的人有什麼兩樣呢?如果只是每天一拜再拜,那就不需要來寶吉祥佛法中心,來這裡也不能點光明燈、寫名字,捐了錢也沒人知道,多累啊!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學佛的地方,學佛的地方沒有這麼多花樣,不是學佛的地方當然花樣很多了,有點光明燈等等一堆花樣。

佛法是講今天剛才提到的內容,真真實實地利益自己與眾生的才是佛法。佛法的定義絕對不是求平安,雖然在祈禱文中有講這類的事,但要有根據才會幫他求。什麼樣的根據?就是這個眾生已經起大懺悔心、了解自己的錯。所以,最近往生的弟子犯了五無間罪,照道理謗佛、謗師是很可能下無間地獄,這是很重的罪,尤其他這一生殺生這麼多。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力幫他轉,讓他死的時候起大懺悔心。

為什麼他眼睛會流血?經典上有提到有很多種懺悔,起大懺悔心的人眼睛會流血。你們還活著不會流血的,流眼淚都很難。他的大懺悔心出來了,業就轉了,才得到頗瓦法。為什麼他的頭頂有兩個洞呢?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修頗瓦法時打一次,修施身法時又打一次,所以有兩個洞。因為施身法中也有頗瓦法,你們不要以為只是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出一聲法音,這樣就OK了?當然就是一下就OK了。

今天給大家的開示十分重要,你們不要急得要自己馬上就做到,不是說沒有這個需要,但不需要馬上能做到。你們要將這個真實的理念放在自己的心裡面,放在每一個修行法門裡面,才是一個佛教徒。修佛如果沒有這個觀念會很危險,就像常有人說自己學佛要度眾生,這就很危險,因為自己沒做到就會害眾生,而當你做到卻是貢高我慢的心,因為認為是「我」在度眾生。所以《金剛經》才說,菩薩無我相,就是自己沒有度眾生;菩薩無眾生相,沒有眾生的相。

如果認為自己在度眾生,你還是錯。所謂度眾,是有能力先自度,因為自己全部弄清楚了,不可能再犯錯,很肯定自己能離開娑婆世界,才有能力去度眾。不是勸人家唸經、皈依、拜佛、守戒就是度眾,用這個詞太早了,至少要修到自他平等才能度對方、幫助對方,否則是幫不了的,這是真實的情況。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時會有很多眾生來?就像前次修施身法時,來了一個很兇的神,應該是臺灣的地方神,祂抓著一支捲起來的黃旗,旗子一打開,一大堆鬼就接受超度。所以,你們去拜宮廟,只不過是將鬼壓在那邊。佛經上有提到,有福德的鬼會將沒福德的鬼收在旁邊。所以,很多人會請令旗回家,這就是宮廟派一個小鬼到你家。有小鬼到你家會有好日子過嗎?小鬼到你家,就會將其他鬼趕走,連你家的鬼都會趕走。真的是這樣,所以旗是不能隨便請的,很多人請旗回去以為有保佑,但只是保佑他自己。

施身法那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看得很清楚,佛經講的都是事實,那時捲起的旗子一打開,就一大堆鬼就出來,不曉得是誰帶來的。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以眾生平等來修施身法,真的不是開玩笑的,他們絕對會來修理修法者。如何讓他們來接受幫助?因為他們看到修法者的觀念是眾生平等,大家是friend,所以就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有發願是對的,但是不要執著。這一生做不到,不要執著自己要度眾,連自己都度不了,怎麼度眾?偏偏你們就會急了,一急就盲修瞎練,是這樣來的。所以,要按部就班,先將八正道中的知、見、解先弄清楚,後面的行才沒有問題。就像前面開示的,知、見、解不是簡單地拜懺等等,這些還是因緣法,是要遠離一切有與戲論的邊見,才是正知、正見、正解,這是修行大乘佛法的特別的、不共的觀念,小乘沒有講這個。

大家知道了這個觀念,再加上上師開始教授你們的心態,就是打好你們所有修行的基礎,這就是顯教所在。並非打開經典、穿中國顯教出家眾的衣服才是顯教,顯教就是這個。清楚這個觀念,知道哪裡是大乘與金剛乘的中心點,如此一來就不會走錯路,否則的話就會標奇立異、自以為是、盲修瞎練,修到後面什麼都不知道。不要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授予你灌頂就可以,你若是沒有這個概念,就算灌100、500、1000個頂也只是福報,還是不會OK的。

人生的事情是很好玩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有個好朋友,他生前灌了幾百個頂,最近突然發生了很好笑的事。北京有人說他已經轉世到北京,他的妹妹還來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拿照片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他死了4年多,但這個小孩是8歲,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想:他是怎麼轉的呢?是死之前就轉過去了嗎?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不懂,只說他是4年前死的,怎麼會跑出一個8歲的孩子呢?

所以,如果人在生前不好好修,連死了都給別人消費。為什麼人家說那個孩子是他轉世,因為他還有很多古董,如果是他的轉世,那就順理成章地能夠將古董賣了。所以是很好玩的,還好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較清醒,一看之下明明是8歲的孩子,但他才死了4年多,因為他走時從頭到尾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負責的,很清楚他怎麼死的。所以,搞不清楚的就常常會被人家唬弄、騙、蒙蔽,還假藉佛法來騙,這是很恐怖的事。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2 月 1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