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12月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她父親的經過。

她在今年(2013年)的6月2日皈依。她的爸爸在去年(2012年)10月底確診為口腔癌,由於爸爸生病的因緣,在師兄的協助下,去年11月3日她帶著爸爸媽媽第一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明爸媽的身體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媽媽小腦退化的病症是鉛中毒,西藥吃太多了。她心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太厲害了,怎麼知道媽媽是藥罐子,最愛去西藥房買成藥或是請藥劑師配藥吃,越吃身體越差。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爸爸也是中毒。爸爸的工廠做的是塑膠鞋底的射出成型,整個工廠瀰漫著無形的塑毒,再加上你爸爸工廠沒有做好環保,傷害眾生,現在眾生都來討債了。

你們要吃素,不要再殺生了!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這句開示,她像被雷打到一般,當下決定此生要茹素!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父親回家懺悔自己所做惡業,再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且以自身的例子,告訴她父親癌症並不可怕,不要去殺癌細胞。你越是殺它,它越是跑到身體其他地方作怪,要感謝癌細胞讓你有還債的機會。當下她覺得這位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厲害了!不僅是大修行者,還有很科學的健康知識。她開心地覺得爸爸得救了!最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金剛杵加持爸爸、媽媽,讓他們有學佛的因緣。

隔週,她帶著爸爸媽媽再度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爸爸:是否有同輩的人往生?她爸爸答:我弟弟在30年前過世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過世很久,不代表有超度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她的爸爸媽媽,並且讓他們登記參加施身法法會。她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是否可以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有吃素嗎?她回答:有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點頭同意。

她的爸爸回家後,身體沒有任何異常或不適。他們鼓勵爸爸多運動、吃健康蔬食。口腔內的腫瘤雖讓他擔憂,但精神狀況和身體還好。施身法法會當天她準備去接他們,爸爸竟推說身體不適,不想前往。爸爸把這個超度累世冤親債主和叔叔的機會往外推,她雖氣憤但也沒用。不久,爸爸便開始意志消沉,諸多親朋好友的關心和建議,也讓爸爸覺得應該聽醫生的建議去做化療和電療。她想盡辦法拖延,不想讓爸爸去做化療,例如帶他看中醫,嘗試自然療法,給他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但爸爸始終無法對佛法升起信心,整日呆坐沙發,心情鬱悶。

最後爸爸決定12月底到醫院接受9次標靶化療和35次的放射治療,這是一切痛苦的開始。接下來的幾個月,爸爸進出醫院無數次,每次住院都是10天、半個月。雖然還不至於三管齊下,但所受的折磨難以形容。漸漸地,爸爸瘦到像皮包骨,大大的眼睛流露出空洞和無助的眼神,作為子女的她看到父親這樣受苦,真的難以承受。

8月初,她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爸爸做大供養,幫爸爸累積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加持,要她回去告訴爸爸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幫他,但不能救他。她回家趕緊告訴爸爸,帶爸爸求見並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爸爸頭頂加持,並再度提起叔叔還沒有被超度,更看到叔叔是意外死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要他們去登記叔叔的名字,將在施身法法會超度,她在感動之餘,心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個念頭都是要幫助眾生,可是眾生卻不願幫助自己,這樣要如何得到救度呢?

9月初爸爸因為口腔腫瘤出血不止,情況危急住進了加護病房。爸爸同意插管但不同意氣切,雙手被綁起來避免去拉扯管子,情況很不樂觀。9月7日,她帶著媽媽、弟弟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爸爸的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刻持咒加持爸爸良久。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不辭辛勞幫助她和家人。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的父親時間不多了,順其自然吧!當場要她問媽媽和弟弟是否明白和同意,媽媽和弟弟都點頭說瞭解和同意。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之後,爸爸的情況奇蹟似地好轉,腫瘤的出血停了,警報解除。本來主治大夫還是堅持他們應該答應讓爸爸做氣切,並說:若不做氣切,一旦腫瘤血塊堵塞喉嚨,一口氣喘不過來就斷氣了。為此,她質疑氣切的風險與必要性和對病人所造成的永久傷害。醫生無法提出有把握的回應,竟脫口說出:教科書上就是這樣教的,如果不做,後果要家屬自行負責。然而爸爸就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加持力之下,度過了這一個難關。在加護病房觀察了一週後轉趨穩定,於是換到普通病房。

9月12日她告訴爸爸,9月15日是阿彌佛陀無遮大超度法會,他們可以向醫院請假,搭救護車去參加。爸爸因為虛弱嗜睡,搖搖頭說不要。她知道錯過了這一次殊勝的超度大法會,就再也沒有機會了。她告訴爸爸:大法會之後,我馬上要飛去紐約出差,一週後才會回來。她握著爸爸消瘦的手,要他加油!她有信心,她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給她時間,讓她還能見爸爸最後一面。一週後她回國,爸爸已經出院回家了。

爸爸回到家第2天便開始陷入嗜睡,很用力地打呼,但是輕輕一拍就醒,臉上帶著驚恐的表情;幾秒鐘後,便再陷入嗜睡狀態。就這樣睡了一天,她覺得情況不對,聯絡了一位醫生師兄。9月23日,她送爸爸到醫院,醫生師兄細心檢查並安排了病房,給爸爸抽痰、打抗生素。爸爸偶而能醒來用眼神和家人簡單對話,但還是持續嗜睡。她雖然知道要順其自然,但對於爸爸一直昏睡的狀況感到束手無策。她自問:難道時間已經到了?在最徬徨無助的時候,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救度她,她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阿奇護法的幫忙。

9月28日星期六,她帶著媽媽、弟弟、妹妹,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頗瓦法超度爸爸。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不相信佛法,不可能求得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爸爸有沒有來見過我?她答:有,前後一共4次,每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持咒加持爸爸。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爸爸有來見我,所以他不像別的癌症病人那麼痛,受的苦少很多。你們聽好,從明天(9月29日)起算第10天,血壓、心跳下降,就讓你們的爸爸安心地走。有沒有緣分求到頗瓦法,到時候再看吧!當下,他們雖然難過流淚,但仍十分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們機會,把他們的心安住,給他們時間做準備。回到家,家人集合討論、準備照片、趕辦爸爸一直掛念著已過期的臺胞證。

過了幾天,妹妹和弟弟開始不安,他們堅持將爸爸轉往大醫院治療,因為這間醫院的醫生說如果抽骨髓液後並化驗確定腦部問題,就可以用最厲害的抗生素讓爸爸清醒。院方表示,他們非常確定這個治療法,要他們立刻為爸爸辦住院。她熬不過家人的堅持,於是將爸爸轉到大醫院。

醫生用很長的針,從爸爸的脊椎插進去,抽取8管脊髓液,他們在旁邊都不敢看,爸爸也痛得大叫。接著為爸爸施打了一週所謂最厲害的抗生素,但是爸爸依然昏睡。她問醫生為什麼?醫生說:脊髓液化驗結果好像不是腦部的問題,這個抗生素效果不好,我們會再換別的抗生素試試看。不過你們要有心理準備,這已經是我們所有能做的了。您父親的情況真的很特別,我們盡量,但也沒什麼辦法了。她聽了很痛恨自己讓爸爸多受苦,懊悔自己不敢和家人吵架,眼睜睜看著爸爸受不必要的苦。

爸爸在醫院躺了2週,時而清醒時而昏沉,無法言語,手也無力寫字,他們只能握著爸爸的手給他安慰。爸爸的生命力一點一滴在流逝,她在病房放求得的懺悔法帶,旁邊有人講話,爸爸比手勢要他們安靜。爸爸認真地聽,她靠在爸爸耳邊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會幫你,你要有信心。爸爸很用力地點點頭,她要爸爸只能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走,不可以跟別人走,要看清楚,然後爸爸安詳地閉眼休息。

晚上12點,他們接到醫院通知說爸爸心跳血壓下降,要他們去醫院。爸爸在10月24日凌晨2點零2分,心跳停止很安詳地離開他們,完全沒有掙扎、痛苦,很平靜,就像是睡著了。

她馬上打電話到古董店留言。經過8個小時的助唸,爸爸遺體在上午10點半送往殯儀館,推進了冰庫。大約在11點半,她接到通知,知道爸爸已經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頗瓦法超度!她和家人都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帶著先生、弟弟、妹妹,馬上到冰庫請他們拉出父親遺體。他們輪流上去摸父親的頭頂,雖然那時父親的遺體已經冰凍了1個多小時,但頭頂梵穴處卻還是溫暖的。他們清楚知道,這就是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頗瓦法超度的瑞相,連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在旁邊也說這一定是得到頗瓦法超度!她懺悔沒有在這麼重要的時刻,大聲說出:對!父親就是寶吉祥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在最重要的時刻,她沒有感恩和讚揚上師的功德。

父親往生沒有什麼罣礙,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超度父親時,看到父親唯一的遺願就是要弟弟孝順、要獨立,並要媽媽把錢顧好,不要都給弟弟。她自以為是地把父親的遺言私下告訴媽媽,結果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說:父親的遺言要讓全家人都知道,為什麼要私下講?怕得罪弟弟嗎?難道父親的遺言是 仁波切自己編出來的嗎?她知道自己錯了,趕緊把父親的遺言一一告訴家人,她懺悔自己自以為是、膽大包天、我行我素,只想要做好人。

隔週她帶著母親和弟弟、妹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父親修頗瓦法,也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公祭日期。弟弟更是有幸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孝順的意義和父親對他的期許。她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感恩無以言表,因為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她有了依靠。在面臨父親的生命終結,她能有勇氣地去面對和處理父親的後事。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耗損自身的能量為父親超度,讓他們全家人心能安定下來。他們對父親有許多思念,但沒有過度哀傷。她知道若是往生者沒有被超度好,家屬聽到往生者名字依舊會淚流不止,甚至家人為了遺產而吵架等等。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貴體安康、佛法事業興盛、法輪常轉、常住在世。

接著,第二位弟子向與會大眾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她的事蹟。

他們全家人在2003年皈依,那一年她的婆婆在某天夜裡突然腦幹出血,送往醫院急救,因為這樣的緣起,透過師兄的介紹,他們有幸能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後皈依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

2005年底,她的先生有幸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日本。某日上午,師兄轉告她先生,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腦部有狀況,叫先生回臺灣後帶她去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時人在臺灣的她已有身體不適的狀況,常不自覺會昏倒,手顫抖,兩眼視差極大,並且常常吸氣困難。在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她甚至跌倒摔斷肋骨,那幾天她有很多次覺得自己快撐不過去了,靠著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甘露丸,而撐到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她,就先幫她加持,並叫她伸出一隻手,仁欽多吉仁波切以手隔空掃瞄約十秒鐘,就告訴她說,她的腦裡面長了血管瘤,是良性的,並用手比了一下大小。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這個病是因為小時候跟家人到溪邊玩,有人抓溪裡的東西,她在旁邊幫忙,今日果報成熟得了這個病,並要她去醫院把這個病檢查出來,同時交代她要告訴家人:「不是學佛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過去所做的惡,就要承擔惡的結果;否則今日所做的善,也不會有善的結果,善跟惡是不能互相抵銷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提醒她不要讓家人說出謗佛的話,並說會幫她。

隔週,她立刻到醫院做檢查。醫師為她安排斷層掃描,檢查的結果竟看不出有何異狀。隔幾天醫院又安排了更精密的磁振造影檢查,結果仍然檢查不出來。他們將結果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們換一家醫院檢查。後來她去了另一家醫院,醫師問了她的狀況,原要她住院一星期做詳細檢查,她告訴醫生,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腦血管長了瘤,醫師認為她太迷信,但還是答應先做腦血管檢查,於是安排磁振造影檢查並打了血管顯影劑。

幾天後報告出來,果真在她的右眼眼窩和腦交界處,發現有0.9公分的血管瘤,並且壓迫視神經,右眼視力不到0.2,所有檢查的結果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一模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的時候沒看到她,便知道她腦部有狀況;見到她也只花不到十秒鐘,就知道她的病況,並且告訴他們病的原因。他們則是到醫院做了三次大檢查,最後還提示醫師才把病檢查出來,而且醫師也無法告訴她為什麼得這個病。仁欽多吉仁波切比醫生還懂得醫學,做到醫生都做不到的事。

醫生不敢動刀,只說要偕同其他醫生會議後,才能給她進一步建議。他們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檢查的結果,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打算如何做,他們說不打算做醫學治療,完全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去做。那時因為受傷不能作大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她每天要唸六字大明咒一萬遍並且要做大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刻將她的供養金轉手全數護持直貢梯寺六字大明咒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隨時讓弟子們有機會累積福報。她常常在持咒時,淚水是停不住的,想到眾生的苦,想到自己種種的惡,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此慈悲地照顧弟子、帶領弟子。

那一段時間,她身體虛弱,右眼視力不到0.2,氣血上不來,常常生命危在旦夕。甚至有次半夜,她明顯感到體溫、血壓急速下降,情況十分危急。她先生打電話向組長師兄報告,幾分鐘後,收到手機簡訊告知他們,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太累了,要她好好休息。就在收到簡訊的同時,她感受到體溫慢慢回升,那一夜才能平安入睡。後來她靠著中醫診所的中藥調身,醫生在中藥裡加入珍貴的麝香為她治療。她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醫王,不僅救了她的命,也澈底改變她的行為與思緒。她的視力漸漸地進步了!從最差時不到0.2,現在已完全正常,視力達1.0~1.2,這一切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幫助,讓她能有時間好好學佛。

去年(2012年)11月底,她開車在高速公路上失控打滑,瞬間,方向盤失去了控制,她從內側車道蛇行地將最外側車道的計程車擦撞出車道,當反射動作地拉回方向盤時,後方大卡車又撞上她的車。當時短短幾秒鐘,她的腦子是空白的,只聽到車子連續被撞擊的聲音,幾秒鐘回神後,她大喊:「仁波切救我!」奇蹟似地,她的車彷彿不是自己操控的,車子撞上內側的山坡地而停下來。如果早幾十公尺,可能就在隧道內出事,而晚一些,就會衝撞護欄,僅僅那一段距離有一大片山坡地。當衝撞山坡地的瞬間,她的頭似乎撞上前方擋風玻璃,導致玻璃碎裂,後來,她幾乎是癱軟地被前來幫忙的人從車裡拉出來,那時她全身發抖,只有嘴裡不斷地說著:「謝謝 仁波切!謝謝 仁波切!」她知道,上師在她最危難的生死關頭又救了她一次。

從病苦、意外兩次鬼門關前走過後,她深知,如果不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度,自己可能早就已經不在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的命,改變了她的人生。她在病苦的時候,戒慎警惕著,全心全意堅定地跟隨上師,並時時懺悔著,因為病苦,更能體會病者的無助,知道生命的不易,才更懂得珍惜跟隨上師學佛的時間。出車禍隔天,她雖全身無力,頭痛欲裂,雙眼無法睜開,但她拚了命做大禮拜,在那當下,她痛哭懺悔,因她知道,自己的心鬆懈了!病苦時,知道苦,心是完全放下的,只知道聽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誨,去改、去做;苦減少了,忘了苦的滋味,又回到安逸的生活,回到汲汲忙碌的步調中。

她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了她新的生命,讓她有時間學佛並且反省、修改,而她卻沒有看管好自己的心。她也希望師兄們聽了她的分享後,在感恩上師之餘,也能時時提醒自己,上師的教導,要聽進去,也要真的改,最重要的是不能懈怠。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行事業圓滿興盛、遍照整個虛空、利益更多的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以岡波巴大師的教導為大家開示對學佛人來說很重要的心態。經典上提到,學佛要漸次修行,佛法甚深無我的意義,如果只是靠自己的想法,以你們認為自己懂的學問和人生經驗去推敲佛法,如果這樣去想的話,就會很容易標奇立異、盲修瞎練,而不會有好的結果。所以,我們必須依靠一切一定的善巧方便,漸次修行。這段的意思,是指學佛絕對不是透過想就能體悟到佛法深奧的意義。

學佛跟人世間所謂的人生經驗哪裡不同?我們的人生經驗是用眼、耳、鼻、舌、身、意,用意識、神識不斷累積起來作為自己生存的方向、未來與了解,但是佛法對眼、耳、鼻、舌、身、意的看法是認為這些都是假的。什麼叫做假的?當你沒有需要,眼、耳、鼻、舌、身、意對你就不起作用。如果大家能體會到佛所講的佛法,並非加強眼、耳、鼻、舌、身、意的敏感度,也不是加強眼、耳、鼻、舌、身、意的功能,便能慢慢體會到佛說什麼。

很多外道的修行方式,都是透過自己的肉體與意識的感覺去體會宗教的神祕感。不管哪一個宗教,都有起乩的方式,其實這只是一種意識的反應,是受到集體的催眠與自我的催眠,而產生所謂跟靈界溝通的方式。其實,只要是有情眾生都具備清淨的本性,不管是法性或如來藏也好,都是讓我們永恆在虛空裡面不生不滅,甚至能超脫十法界,進入涅槃的境界。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得了人的身體,將自己的生命弄得很複雜,好像需要去探討學習很多事情。

其實,宇宙之間的事物,都是因為人心的變動,而產生種種虛假的相。這種相是因為眾生心的作用,而產生眼、耳、鼻、舌、身、意等外在一切器官,處理我們能夠生存下去的能力。但真正讓我們能生存下去的不是眼、耳、鼻、舌、身、意,而是我們累世的業力。善業多的,當然活得久一點;惡業多的,當然命就短一點。所謂修行,絕對不是訓練眼、耳、鼻、舌、身、意,而是將眼、耳、鼻、舌、身、意對本性、清淨的心的影響與牽連減少,最後都能夠切斷。能夠切斷,才能有清淨的本性去體會到十方法界一切的現象。

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她血管有瘤,要怎麼看?這其實不是看,而是當有任何眾生來求,要將眼、耳、鼻、舌、身、意全部切斷,只用清淨的本性來反射眾生的業力。如果學習佛法而求感應、神通、開悟,這些方式都是錯誤的。當你說要什麼時,就是意識的作用;有意識起來,就是欲望的開始;欲望的開始,也是煩惱的開始;煩惱開始,就會讓業力開始;業力開始,就會發動我們生生世世的業力,也會發動未來生生世世的業力;有業力,就會引起我們不斷地輪迴。

如果學習佛法是靠自己的學問、經驗,是不可能學得到的,因為我們都是用意識來看佛法。為什麼一定要跟著一位上師學習佛法?因為上師知道要如何讓習慣的生活方式不干擾到清淨的本性,如此一來才有能力利益眾生、利益自己離開生死的苦海。

從釋迦牟尼佛這一世開始口傳佛法,直貢噶舉至今仍保留這個傳統,任何佛法、小到佛經內一字一句都必須要上師親自口傳才能開始唸。臺灣流行叫別人唸某些經典,像是《心經》或大悲咒,這種方式不是很正確。為什麼直貢噶舉一直保留口傳的傳統呢?因為釋迦牟尼佛是以這種方式傳法的,以前沒有電腦、電視、電話,全部都用口傳。為什麼用口傳?口傳是指身、口、意得到佛法的加持,如果只是以眼睛去看、看電視,就只是看而已。佛經上提到,地球人類的耳根特別利,就是指比起其他世界的眾生,地球眾生聽得特別清楚。所以,釋迦牟尼佛才用語言口傳。

佛經是將佛曾講過的佛法記錄下來,也可以說是佛曾經講過的話。既然是佛曾講過的話,就不是單純的文字般若能夠解答,一定要重新透過具德的上師,再將佛曾講過的佛法口傳出來。如果不經過口傳,只是自己去看佛經、去聽電視,是沒有加持力的。為什麼沒有?正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昨日開示,直貢噶舉傳承的力量很大。為什麼直貢噶舉傳承的力量很大?因為直貢噶舉的法每一代都是口傳,也就是釋迦牟尼佛的教導沒有中斷過,佛法的力量一直延續下去。如果我們破壞這個傳承,視這個傳承若無其事,加持力就沒了。

當一位上師口傳時,好像是上師在講,其實是代表一切諸佛菩薩宣說佛法給大家聽。當大家聽得進去,才存在真正的種子,而不是雕個佛像放著、叫人助印佛經,就認為是幫他種下修行學佛的種子,這只是幫他種下善的種子。經過口傳,種子經過耳根進入第八意識田中,才會真正播種。所以,如果你們對傳承、上師不恭敬,自然學佛路上就會有很多阻礙。

很多人不以為然,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何必這麼嚴格。昨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聊到道場樓下有很多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這些樓下的人全部破了戒,所以不准上去。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提到自己小時候去過一個比丘尼的寺廟,看到佛寺外面有很多比丘尼,但佛寺中還有很多位置,所以 直貢澈贊法王就問:為什麼不給她們進來呢?佛寺的人稟告:因為那些人都破戒,所以不能進來。可見這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方式,很久以前就有這件事了。

臺灣很多人會將佛法變成人情,認為沒關係要給他們機會,你們也會認為這麼做不慈悲,既然他們都已經知道錯了,就應該給他們機會。佛利益眾生有很多方法,如果這些眾生業力太重,而硬要讓他學佛,就會害了他。怎麼會害了他呢?因為只要對佛法起疑惑、不相信,就是謗佛,謗佛的罪是很重的。

這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來臺灣,沒有去其他道場,只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弟子,也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上師交代的事絕對會做好,完全不用上師擔心,也不需要上師重新詢問。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卻每次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為什麼會如此呢?表面上這些弟子好像很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其實並不怕。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是真正怕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因為怕,做每一件事都會幫上師多想再多想,才會做出來。

如果你怕一個人,會做錯事嗎?嘴上說自己怕,還怕到腦袋一片空白,想不到要怎麼做事,全部都是騙人的,明明腦還在腦袋中,還說自己腦袋一片空白?問題出在哪裡?就是因為弟子對三寶與上師沒有完全的恭敬心,做事時還是以自己的利益做為大前提。什麼是他們的利益?就是不要挨罵、不要得罪人、要找一些自己認識的人來做事。這樣修下去,是修不出來的。

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不去尼泊爾,因為今年從拉達克回來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感覺到自己不能去,所以問護法阿奇,結果阿奇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去,去了會很危險,而弟子去不會有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結果 直貢澈贊法王問護法阿奇,也是得到同樣的答案。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了會有事?今天暫不說明。結果,弟子去了之後,直貢澈贊法王親自帶他們繞佛塔,弟子們以為是自己福報夠,所以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還能跟著 直貢澈贊法王繞佛塔。其實是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知道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了,一定會帶著弟子們繞佛塔,既然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師徒,所以是不分彼此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教派不能來,所以 直貢澈贊法王為了這些不成材的弟子,而讓他們繞繞佛塔。

這兩百多個弟子以為自己福報夠,能讓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帶著,殊不知他們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如 直貢澈贊法王昨日所說的,30年來從未離開過 直貢澈贊法王一步,你們誰能夠做得到?每個人都自以為是在過日子,都聽不進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話,整天愛表現自己有多厲害。不要說跟別人比,你們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比都比不過,怎麼可能厲害呢?既然不厲害,就要好好以上師的立場去做事。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做任何事,直貢澈贊法王都會接受?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以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立場來做事,不讓上師煩惱。

反觀你們做事都是憑自己的感覺,就像負責法務組的弟子昨天被罰不准進場,竟然還自己跑來。即便如此,還是出了狀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離開道場時,法務組弟子竟吹奏甲鈴;另一位仁波切到達時,竟然沒有人下去迎接。這位昨天不准進場的法務組弟子還跟所有組內的人開會,派了一位年長的弟子去接,而且這位年長的弟子以前犯過錯,是永遠不能為道場做事的。他以為自己跟這位弟子是好朋友就讓他去,從來做事時都不知上師在哪裡,結果昨天就沒有迎接到那位仁波切。

到機場恭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那一天,仁欽多吉仁波切明明講過所有理監事都不准到機場,結果理事長還跑去。美其名來說,他是擔心事情沒做好,所以要到現場監督一下。本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此事,因為已經進去候機室了,結果後來突然問了隨侍的弟子,除了寶吉祥弟子在外面之外,有沒有別的道場的人來迎接呢?隨侍的弟子說理事長告訴他只有六十幾個。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到很詫異,理事長有天眼通嗎?要不然怎麼知道外面有多少人?隨侍的弟子便回答:沒有,他有來現場。

這些弟子都以為自己很能幹,仁欽多吉仁波切昨天呵責自行跑來的法務組弟子,問是不是他死了,道場就不能運作,所以什麼事情都要靠他?這兩位弟子都很厲害,以為自己很負責任,但上師交代的事偏偏就不聽,還要做出來給上師看。他們是負責什麼?昨天不是一樣出了狀況?這就代表那位負責法務的弟子事前沒有跟其他組員講清楚,法本沒放好,弟子找來找去都找不到,難道法本是這位弟子的嗎?為什麼沒有列清單貼在上面呢?寶吉祥佛法中心什麼時候變成是這位弟子的呢?

再說到理事長跑去機場,他難道是認為機場的工作人員怕他?因為他以為自己是眼科醫生,又是理事長,所以工作人員應該要怕他嗎?他因為掛著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的頭銜,所以人家才給他一點尊重,如果將這個頭銜拿走,誰還會理他?除非有人是要看眼科或認為他眼科看得好,才會去找他。

這兩位弟子真的是很厲害,居然找那位不能做事的年長弟子去接,還說是開會決定的,難道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出家弟子嗎?他們以為自己了不起,都是自私,做一點小事情,還以為是天塌下來般認為自己有多了不起。為什麼這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去其他地方?很簡單,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佛法弘揚出去,讓 直貢澈贊法王不擔心,所以才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寶吉祥弟子卻整天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理事長就是不相信護法阿奇很厲害,以為自己偷偷躲在機場二樓,弟子們沒看到他,就沒有人知道他當時在場,卻沒想到隨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這麼老實衝口而出,一說出口就知道自己講錯話,第二句話馬上沒氣,因為知道自己洩露了理事長來機場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負責法務組的弟子與理事長連續三個月都不用參加施身法法會,因為他們不聽話。昨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早上不用送機,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聽話沒去。換作是你們就還是會衝去,以為上師是嘴巴上講講而已,認為既然已經接機,身為弟子卻不送機,以為會不好意思。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有去,知道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如此指示,一定是在機場有事情,結果 直貢澈贊法王真的是有事情在機場處理。

換作是你們呢?理事長都還要跑去,以為自己在監督,殊不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鑣一切都比他熟悉多了!他以為自己在負責任,但平常怎麼沒見他這麼負責任呢?負責法務組的弟子也是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嘆地說,他們的毛病出在哪裡?就是不相信靠自己的能力會修不出來。

經典上提到,總體而言,數目多到不可思議的教乘次第法門,但所有這些法門,都是為了配合調伏對象的根器層次的不同。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弟子,有些是用罵的,有些是用趕的,有些是用罰站的,有些是對他好一點,有些是用某些法門,有些又是用其他法門,都是根據你們根器而定。經典上繼續提到,所以是以你們接受的能力而因材施教。有些人怎麼講,都是講不聽的,好像剛才講到的這兩位弟子就是講不聽。負責法務組的弟子見到理事長在接機那天跑去以示負責,就也跑來表示自己要負責。

經典上提到,在《攝續》中有偈提到,所有一切學佛的方便善巧,都是為了利益眾生而開示,因此我們對所有佛教的,在這裡是指佛所教導的,而不是如很多人以為佛教是一種宗教,其實指的是佛所教導過的。大家對於所有一切佛曾教過的宗見,千萬不要分好壞、賢惡,以為自己學某個比較好,學某個比較有智慧。舉例來說,很多人以為學禪宗會比較有智慧,因為有打坐,認為沒有知識的人才要修淨土;也有人修密接受很多灌頂,認為自己在法的方面很厲害,覺得顯教沒有密法厲害,這也是錯的。

佛陀賜予我們的一切法門,各種法根本不可能是不好的,也不可能是錯誤的。現在很多人攻擊密教,認為密教不存在、是假的,說釋迦牟尼佛沒有開示密教,這種見解是錯誤的。為什麼錯誤?既然講到顯與密,就要清楚何為顯?何為密?其實以佛法的名相來解釋,顯就是共,不管修小乘、大乘、金剛乘都能共同學習體會佛所講的理論,沒有特別分開。

有人認為學密法不需要學四聖諦法、十二因緣法,這是錯的,學密法的行者是一定要經過、了解這個部分。有人認為修淨土不需要禪坐,這也是錯的,因為當你唸到一心不亂,這就是禪定。有人認為修禪宗就不需要唸佛號,可以一門深入,這也是錯的。在《華嚴經》中提到,到最後要持佛號;在續部中有開示,當行者修到十地菩薩之後就要持咒,持咒就是持佛的心咒、佛號。

剛開始修的時候,根據眾生不同的根器與緣,而產生修習小乘、大乘與金剛乘的不同。有修小乘的人說沒有大乘,大乘的人又說小乘如何,這是不應該有的。南傳部在緬甸、泰國一帶,沒有修觀音菩薩,也沒有唸阿彌陀佛,因為是修小乘。他們是修小乘的根器,沒有錯與對,也是他們的緣。在西藏,是不是每一個出家人都修密法?其實幾乎都不是,絕大部分都是修共的法。你們不要以為看到喇嘛在佛寺裡面一直敲鼓念誦,就以為他在修密法,其實是在唸經。有些經典沒有翻成中文,但大部分都有,喇嘛也會唸《金剛經》、《心經》、《華嚴經》等。直貢噶舉有一座佛寺每年都會重新念誦整套《大藏經》,不曉得的人跑進去一看有打鈸、敲鼓,就以為是在修密法,其實是在唸經。其實,密法不是一般喇嘛在修的,是仁波切在修的。

經典上提到,出現各種高低不同次第的佛教次第法門,都是為了配合根器程度的不同而次第開說的,對於較低根器的聲聞、緣覺種性次第的修行人,佛陀便教導這些人聲聞、緣覺乘的教法。當時佛陀開悟後,第一次所講的便是四聖諦法與十二因緣法,因為當時的幾位侍者以前是修婆羅門。修婆羅門的人如果不修苦修,就會認為是錯的。所以,當佛剛開悟出來、成佛之後,見到當初跟隨佛去苦修的幾位侍者,本來他們對佛陀放棄了苦修而不屑一顧,認為應該苦修才對。所以,佛陀便開示他們十二因緣法與四聖諦法,因為他們的根器喜歡不斷去思維人生,所以就為他們開示思維。

嚴格來說,聲聞、緣覺不適合在家眾修,因為在家眾每天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一起床就要想清楚幾點鐘出門,才能趕得上公車,上了公車就要想清楚到哪裡買早餐,買了早餐要想清楚幾分鐘吃完……等等很多事。出家眾就不一樣,因為他們的生活是固定的,每天就是這樣過生活。過去世修出比較賢的人,有福報給他多餘的時間思考,甚至自己覺得喜歡如此。如果傳淨土宗給這種人,他會覺得沒什麼結果,因為他會覺得自己沒有想出個結果。這一類的人就適合學聲聞、緣覺,因為十二因緣法與四聖諦法是從一二三四開始思維,思維到最後知道何以會輪迴、如何讓輪迴沒有、四聖諦法的苦集道滅、如何了解苦等等,按部就班透過禪定去思維、了解。

賢善是在特定條件之下才產生這種說法,譬如以修聲聞、緣覺的人來說,如果能修到四禪就是賢,修到至善。但是以大乘的行者來說,就算修到四禪八定,最多到非想非非想天,最多到有餘涅槃,不可能到無餘涅槃,所以對大乘種性的人來說就不是至善。對這個種性的人來說,這是他的極限,就好像有的人的體力無法跑百米,有的人則能跑兩百米,每個人都不一樣。你不可能逼一個只能跑百米的人要跑兩百米,逼只能跑兩百米的人跑百米也絕對跑不出來,學佛也是如此。

大家認定自己的宗見之後,千萬不可以貶低其他法門的宗見。今天你跟隨一位上師學習佛法,這位上師本身所修的法門與宗見一定跟你過去有緣,所以你才會到這位上師的門下、學到他的法門。當你已經清楚自己跟到這種上師之後,就不要認為自己比別人厲害,千萬不可以貶低其他法門的宗見。佛法中有很多宗,譬如:唯識論、中觀論、華嚴宗等等一大堆,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所修的是很好的,如果他們自己認為是好的那就好。有些人完全不適合修金剛乘,就如剛才呵責的兩位弟子,不聽話,要表示自己負責,還要表示能力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這種根器的人就是驕傲。

經典上提到,更加不能對其他法門無中生有,而去毀謗它,要知道這麼做過失很大、罪責很重。如果隨順顯教經典來說,這便是棄法、謗法的惡業。所以,修禪的不要批評修淨土的,修淨土的不要批評修禪的,修顯的不要批評修密的,修密的不要看扁修顯的。如此一來,才是一個真正的修行人。佛法與其他宗教不同之處,在於佛是根據一切不同根器的眾生而演說不同的法門。別的宗教沒有如此,只是相信神祇能拯救他們,只要很篤定崇拜神祇,就認為神祇會拯救他們,但佛法不是如此。佛法是說要透過佛陀的教導,經過自己肯定的修行,才能有一天跟佛陀一樣。

每個眾生的根器從何而來?就是自己生生世世學佛的因緣,而決定此生的根器。因此,你這一生學佛的方向、學佛的心態、對上師的心態,都會影響到你的下一世。你們不要以為自己沒有對不起上師,其實是有的,你們每一天都在做這種事,剛才呵責的那兩位弟子就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明明指示理監事不得出席,他們就偏要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現他們的能力與負責。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相信一件事:任何人死了,地球還是在轉動。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字典中,沒有少了誰就過不了日子,大不了自己再辛苦一點,反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辛苦過來的。在過去這30年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灣這個社會種下很多因緣,很多人可能不是直接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也間接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說,今天幫教派、道場、上師做任何佛法的事情,自然有護法幫忙,不是你們凡夫俗子能夠想得出來的。每一個人都怕挨罵,就像那兩個弟子也是怕挨罵,怕到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罵他們沒有做好、沒有負責任。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來說去,都還是聽不進去。

在顯教經典中提到,如此會累積下來棄法與謗法的惡業。身為一位上師,雖然沒有專修每一個法門,但至少有一個概念,很清楚這個法門的果位在哪裡。上師知道法門的果位在哪裡,才知道這個眾生適不適合修此法門。有些眾生的根器是不太可能聽人家講話的,即使再講也沒有用。

舉例來說,昨天有兩姊妹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們的母親死了,也是由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而讓她死時沒有痛苦。妹妹問:我還能幫我媽做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喜歡聽到這句話,因為當有人說這句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省很多事,不需要加持,也不需要唸咒。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好啊!那就做大禮拜,一天2000遍。她一口便說好,說自己可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否真的可以,她回答說:真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她答應要做不是在答應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表示同意。

於是,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先做300遍試試看。結果,她姊姊馬上就問:我幫她做行不行。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不行,她又開始說自己妹妹身體不好,說了一堆。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如果她再講,就只好請她出去了。這個姊姊也很好玩,一直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你不要生氣。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她,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氣,就沒有資格坐在法座上了。結果,她的妹妹做了170下之後,就做不下去了。

為什麼寶吉祥佛法中心有這個特別的法門來修理你們呢?因為你們貢高我慢。仁欽多吉仁波切修了這麼多年,都還不敢馬上說自己可以,你們憑什麼?世間人都覺得自己的能力跟超人一樣,以為什麼事情只要講就能做得到。為什麼有這種觀念?因為大家都不守承諾,認為答應了做不到,對方也拿你沒辦法。很多人都信口開河,隨便說好、說可以,當你這麼說就是答應對方。很多男的會被女的纏著,也有很多女的被男的纏著,就是因為如此。對方問:我愛你好不好?你隨便說好;對方問:我們結婚好不好?你也隨便說好。很多人會表錯情,當你隨便說好,對方會覺得你答應了。

如果大家不養成習慣對自己所說的話負責任,生生世世都會欠眾生。為什麼很多人都會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表示自己很厲害?因為他們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像是那種從深山出來、頭髮長、鬍子長的修行人,偏偏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看懂眾生的心。那位信眾拜了170下之後知道了,就投降了,而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超度她的母親。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整她,而是為了亡者才整她。她不求,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怎麼幫她的母親超度呢?因為她問自己能幫母親做什麼,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跟她說:那妳求我啊!為什麼不能告訴她要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怕她會誤會。重點是眾生若沒有這個緣,就算告訴她要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還是沒有這個緣,而且會更加驕傲。既然她問自己能做什麼,那就很簡單,她認為自己什麼都能做,那拜佛是最簡單的。自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用這招之後,沒看過有人能拜完300下的,就算拜完300下,以後人都會不見。

有人會覺得拜佛、學佛很簡單,就是敲木魚、唸經度過一天,以為只要每天點香,跟真的一樣就過了一天。其實不然,學佛要死心塌地學才學得出來。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是目前所有學佛人的通病,大家學了什麼法門,就覺得自己所學的是最好的。確實,對你來說是最好的,但不一定是對眾生是最好的,因為每個眾生的根器不一樣。

今天開示那兩位女眾的故事,就是告訴你們,換作是別人可能會告訴她們要多拜懺、多唸大悲咒、迴向給她們的母親,還說這樣母親才會得超度。這麼說等於是害她們,因為她們已經這麼貢高我慢,怎麼可能會有慈悲心呢?你們不要以為她們是孝順,其實是假孝順,因為她們閒著沒事做,母親又死了,所以為了表現給別人看到她很孝順,就找一件事情來做做。如果不能澈底幫助這個亡者,幫助生者做什麼呢?活著的人卻不讓她受一點苦,這是不應該的。換成別人可能會要她拜懺或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是先修理她一下,如此一來她才會服氣來參加法會,才會讓亡者福報的緣起能夠起來。

做上師的都是用心良苦,正如昨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面很兇、心卻很軟。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自己要改,不能再心軟了。昨天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不軟,就會乾脆告訴她回去自己唸就算了,為什麼還要修理她呢?修理她還要看著她,怕她拜著拜著垮了,豈不是要負很大的責任?一邊幫眾生時,一邊還要用眼神瞄著她,看她有沒有事。

經典上提到,以顯教來說,這就是棄法、謗法的惡業。棄法,就是放棄佛所講的佛法。不是要你修、懂、體悟,而是對於佛所講的任何佛法,我們都不要讓任何人產生要放棄的想法。你不修,不代表這個法對任何眾生一定沒有用,也不是要你去鼓勵別人一定要修,但重點是不要去謗人家。人家修某個法門,我們要用歡喜心;如果他在修行方面有問題,可以請他來請教上師,而不是告訴別人修那個沒用,修來修去都還是這樣。這是他的緣,也許他要這樣子修很多世,才可以有緣修到密法,如果連這個法門都幫他斷掉了,可能未來他修密法的緣也沒有了。所以,不要去謗人家。

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是指法的方面,而不是指人。你們不要說自己的法師比別人的厲害,這指的是人。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開示的是佛教導的佛法,各派的宗見其中的差異性沒有好壞、高低,只不過是眾生的緣不一樣,所以你們千萬不能這麼講話。經典上提到,以密宗續部來說,這是貶低自己而貶低他宗的見解。為什麼密續中說貶低自己?因為修密法的人就是修菩薩道,如果修菩薩道的人對佛所講的佛法都沒有認知的話,就會貶低自己的身分。

道理何在?剛才法會開始前大家念誦《隨念三寶經》,經中提到佛是一切菩薩之父。如果連父親講的話你都貶,那不是貶自己嗎?舉例來說,你一直批評父親講的事情,說父親講的事情是胡說八道,你又是誰的兒女?修密法的行者,特別是發菩提心的人,聽到的聲音都是佛所宣說的佛法,所見皆是本尊,意思就是沒有分別心。如果你有分別心,就是將自己的果位一下子貶低,這比下金剛地獄還恐怖。如果下金剛地獄,可能某次莫名其妙遇到一尊佛以大慈悲心幫助你,你就出來了。但是,如果你將自己貶低,就讓本來應該是佛乘、菩薩乘的果位一下子貶成了凡夫。

你們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法這麼多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說修某個法門是壞人、壞蛋,只是告訴你們其中果位的差異性。此外,貶他宗見違背了菩提心的戒律與誓言。經典上提到,由此可見對於佛陀的教法,我們千萬不要從片面墮入於一方一類。也就是說,不要因為自己唸大悲咒,就告訴別人不要唸藥師咒,說沒有比大悲咒好。這是錯的,他可能只是唸的方法不對,但咒語本身沒有高低。你唸大悲咒產生感應,這是你家的事,不代表他會有感應;他唸藥師咒有感應,也不代表你唸會有感應,因為他與你的緣不一樣。上師可以批評,因為你們唸的方法不對,用錯方法,沒有經過灌頂、閉關,本尊不會跟你們相應。你們有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哪些咒語是不對的嗎?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傳你們六字大明咒?因為這是上師自己修的本尊,傳給弟子是要跟弟子相應。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的是別的本尊,這個本尊的咒語遲早也會傳出來。所以,不能因為學到金剛乘的忿怒尊,就認為忿怒尊厲害可以將別的壓住,這也是錯的。每個眾生需要的東西不一樣,所以上師用不同的方法與本尊來幫助他。

經典上提到,在《入菩薩行論》中有說瑜伽行者以勝心,以上上見破下者這樣的偈語來教導我們,說要用更高一乘的教法,來破除較下一乘的宗見。這是什麼樣的觀念?這不是說某個法門是下、我們所學的是上,而是從果報來看。如果是修菩薩乘的行者,果報就是菩薩,菩薩下一步便是成佛;如果是修阿羅漢的法門,也就是聲聞、緣覺,最高修到阿羅漢、有餘涅槃,不能證到佛的境界。因為是《入菩薩行論》,所以如果你發願要修菩薩道,就不修不能讓你成菩薩的法門,而要修能讓你成菩薩的法門,也就是以上上之法來破除較下一法的宗見,這是沒有錯的。

成為菩薩,能夠利益廣大的眾生;成為阿羅漢,只幫助與自己有緣的眾生,因為不修慈悲,只修能夠離開輪迴、解脫生死的法門。菩薩為什麼難修?因為一定要修慈悲,反而不執著斷輪迴的事,因為既然修慈悲,一定要再回來救眾生。當然,一定要成為菩薩的果報才行。如果這一生沒有修到菩薩的果位,說自己要乘願再來,這是騙人的。

釋迦牟尼佛開示淨土法門,讓我們這一生能夠到阿彌陀佛淨土那邊,一直修行到成佛為止,然後才乘願再來。這一生沒有證果,再來就是乘業再來。因為你這一生修菩薩法門,到了阿彌陀佛那邊的果位會比較高,最少是中品上生。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你們發菩提願?因為發菩提願、菩提心的人,到了阿彌陀佛那邊最少是上品下生。之間的差別在於時間,上品上生的人很快成佛,而下品下生的人要12個小劫才能成佛,那是很長的時間。

所謂破除不是消滅這個宗見,而是用上一層的修行方法,去破除對某些法的執著點。舉例來說,修聲聞、緣覺要入定,最好是修到不需要出定,但是以修菩薩道的行者而言,有沒有入定不重要,重要是什麼樣的心。如果是菩提心,彈指間的一個定都能夠利益眾生。經典中提到,這種見解,不是一般學習佛法的人能夠體會、理解的。其實《入菩薩行論》中所教的,是要讓較下一層的修行人,有步入更高一層教法的需要,所以才有這種教導的方法,這沒有什麼過失。

前面提到不能批評其他的宗見,但為什麼《入菩薩行論》中說修上上層可以破下一層?這是釋迦牟尼佛的慈悲,希望眾生不要進入有餘涅槃,希望眾生能夠進入菩薩果位,再進入無餘涅槃,因此才教我們這種修行的方法。譬如說,有人修到禪定,但沒有發菩提願,很多人以為開悟了就可以度眾生,其實是錯的。所謂開悟,是已經進入涅槃的境界,如果是進入有餘涅槃,就不會回來度眾生,因為在境界裡面心不動。

在還沒有進入涅槃之前,為什麼說菩提心是妙寶?因為菩提心是保護我們,讓我們不會因為一個疏忽而進入非想非非想天。進入非想非非想天與有餘涅槃只是一線之隔,因為以字面上看來,進入非想非非想天的行者認為自己沒想,事實上有想,因為想著自己在入定。這是很細微的,很細微的心才能分辨究竟是進入非想非非想天或是有餘涅槃的境界。要如何分辨呢?當然是要靠上師。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禪定時,跟很多人一樣,希望入定越久越好,直到有一次閉關時才體會到,這種越長越好的希望不太符合修菩薩道。修菩薩道時,如果你入定10年,要怎麼幫助眾生呢?在定裡面,當然不會幫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禪定時,會告訴大家禪定不在於量,不在於你能坐多久,而是在於質,當你一入定的剎那,是完全在定裡面,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念頭出現。

我們的念頭細到連自己都抓不到,如何證明呢?有時候你坐在那邊,沒有做任何事,也沒有想任何事,突然間手會動一下。這不是被附身,也不是神經有問題,而是有個很微細的念頭存在。譬如說,你常常習慣在某個時間會拿個東西,像是拿杯水、喝口水、看電腦、電話,你將電話及全部東西都放好,坐在那邊入定,但是你會產生醫學上說的潛意識,其實這不是潛意識,而是最細的念頭,連自己本身都無法察覺有這麼細的念頭,醫學上就說這是潛意識。

潛意識怎麼來的?就是因為平常不斷做的事,做著做著慢慢就產生在最細的念頭裡面,也就是存在於末那識中。最細的念頭細到甚至連神經都不產生作用,只要境界來了,這個念頭就產生作用。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大家好像完全不知,但其實大家知道。為什麼有些事情你這一生完全沒接觸過,突然間你去學,會學得比人家快?同樣都是人,甚至有時是同樣的父母生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為例,小時候與弟弟一起跟同一位師父學功夫,仁欽多吉仁波切學得很快,弟弟則學得很慢,而且不想學,因為很辛苦。以佛法來說,這就證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過去世有這個業力;以唯識宗而言,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末那識中有這個意念學過,以前打過架,有這個底子,所以能學到,到現在六十幾歲都還有底子,但弟弟就沒有。

這種事情是怎麼來的?這不是過去世帶來的業力,也不是過去世做過,所以這一世會有,而是在你很細的念頭之中,會影響你這一生做事,除非你能透過修行的方式認識清楚自己。所謂認識清楚自己不是知道自己是誰,沒有這麼簡單,是了解所有念頭都是自己以前慢慢累積起來,而產生粗的念頭。只要神經碰到產生反應,就有粗的念頭,再從粗的變細的。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說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很細,不是指做事情的心很細,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不是用粗念來操作日常的生活。這不是你們以為的多想一下,多想一下還是這樣。剛才呵責的那兩位弟子就是如此,多想一下還是出錯,要表示自己負責任。如果他們念頭夠細就會想:上師叫我不准出現,這個比較重要。他們沒有當上師是上師,如果有的話,今天他們會這樣子嗎?絕對不會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安排好今天早上要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送機,但因 直貢澈贊法王的一句話,也就不去了。不是因為要早起,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試過這麼早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送機,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只要講話,一定有其用意,做弟子的也不需要去推敲,總之上師說不去,就是不去。但那兩位弟子明知上師要他們不要出現,卻偏要出現,他們是對上師不屑一顧的。他們心裡面認為自己負了責任,如此一來上師就不會罵,但修密法時最重要的是上師講的話,比聖旨還重要,但偏偏每個人都不聽,用粗念在做事。

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自己下了法座就成了傻子,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時,大家還稱呼著是仁波切,下了法座你們就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普通人一樣。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普通人,絕對不可能恭請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蒞臨道場;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普通人,被你們折騰這麼多年後也絕對不可能還活著。

你們真的是折騰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事。有一位醫生,明明在去尼泊爾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叮嚀過大家不要買佛像,兩百個弟子跟領隊都聽到了,這位醫生因為習慣自己是權威,就像法會前分享的弟子說醫生告訴他:你如果不聽,自己負責!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說這種話,只會告訴你們若不聽話,則後果自負,因為果報變了。

這位醫生偏偏還跑去買,人家看到告訴他:上師不是說叫你不要買嗎?他回答:沒有啦!我當成藝術品,回去看看能不能賺一點錢。明明之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跟大家開示過不能用佛像賺錢,結果他還是這麼做。為什麼這些人忘了上師講的話呢?因為他們不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他們的上師,當上師是傻子,佛法對自己有用時就聽,沒用時就拋諸腦後。

理事長還要跑去機場表示自己負責、去監督,他憑什麼認為自己能監督?誰會理他呢?如果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內政部的名聲良好,誰會理他呢?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此次負責申請500人接機公文的弟子說明,申請時公文花了多長時間下來?弟子回答:公文不到一個小時就下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你們有聽過這種事嗎?為什麼這麼快?就是因為他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的弟子很守規矩,他們不怕會有事,所以才這麼快。理事長還以為是自己的面子嗎?身為官員也怕民眾鬧事,但是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帶弟子出來都井然有序,所以不怕。

申請公文的弟子繼續說明,因為4年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規劃協會恭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接機隊伍非常守規矩,到現在很多人都還有深刻的印象,所以這次去溝通時,相關人員都說沒有問題,會全力協助與幫忙。這一次的規劃,機場的工作人員也表示此次秩序同樣非常地好,這都要感恩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呵責,所以這不是理事長的事,他以為自己去,人家看到他是理事長就會怕他嗎?他以為自己負責任,對於上師所講的話,他就不負責任了?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一個信眾、凡夫,能夠讓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認同?就如 直貢澈贊法王昨日開示的,並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供養多,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能夠如此,而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上師的心從來沒變過,對教派的忠心從來沒變過,這就符合經典上所說的「恭敬」。

你們誰對上師恭敬過?都是上師對你有用時就聽上師的話,別的就不聽。像是法會前分享的弟子,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她爸爸的遺言,她卻不聽?因為她不恭敬上師,認為上師只是給她利用,幫她爸超度好就好了,其他是人世間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一位修行者,不會隨便開口講話,因為修行人講話要負責任,跟你們不一樣。

你們都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便開口講,這次偏偏這麼準,剛好中在這個最不聽話的醫師身上。旅行社出去這麼多旅行團,甚至之前帶500位弟子到印度去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祝壽,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沒有事前開會,只有這一次還特別交代。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只要這一次弟子不現出自己有錢,就能夠平安過去,偏偏這位醫師還要表現自己是醫生,還要去買,一買之下那邊的人會不會動心?一定會的,一動心事情就開始來了。

他就是不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想的事情,不是你們以為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罵人、要你們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做每件事的安排都是為了未來。如果之前去接機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嚴格規定秩序,這次哪有這麼方便?你們有聽過500人接機的公文可以這麼快就下來?

當場,弟子說明:由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4年前的規劃非常圓滿周詳,連一塊地磚站幾個人這種詳細的資料都列入呈報資料中提供給機場方面,所以今年提交資料時非常順利,過去平安接機的經驗,他們也感到很佩服。今年規劃的內容,內政部與警方都沒有意見,就是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規劃良善,協會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之下,在機場與警方之間信用良好,所以即使是500人前來接機,他們都很樂意協助。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這就是佛法,將心比心。你讓人家不要出現狀況,人家才會幫忙,而不是仗著有權有勢去壓人家、欺負人家。今天任何人給我們幫助,都是我們的恩人,不能認為自己是納稅人,而去欺負公務員。雖說有些不肖的公務員,大部分的公務員都是實在地在做事情。當你對他用心,他自然對你用心。所以,擔任理事長的弟子就是惡,還以為自己去監督一下,看有沒有事,上師講的話都不屑一顧。護法阿奇真的很厲害,你們用什麼招數,都會掀出來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那天服侍的弟子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好,順口就將理事長的事講出來,本來他講話的習慣不是如此,從來都不會用很肯定的口氣。

經典上提到,雖有眾多法門,但這些法門層次之中,算得上殊勝之道的就是大乘佛法。所謂殊勝之道,並不是大乘佛法特別厲害,而是它的果是不一樣的。既然佛法非常強調因果的重要,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修聲聞、緣覺自然是得阿羅漢的果,而修大乘、菩薩乘、金剛乘也自然得到菩薩與佛的果。殊勝不是厲害、一定可以贏,而是修這個法門的果位不一樣。既然佛的願力是希望一切有情眾生皆能成佛,所以佛所教的這個法門當然是特別殊勝。

再提前面所說的,假如我們因為修較高層次的法門,而破較低層次的法門,這樣是沒有過失的。若非如此,而是捕風捉影地去批評無中生有、惡意中傷,這都是不好的,也是不容許的。不要以為懂一些佛經的理論、一些論上面的註解,就嘗試用自己的看法去解釋每一派的宗見,這都是不對的。

以前臺灣有一位長老寫很多有關中觀的書,很多人也拿他的書來弘法,但他走之前出現老人痴呆。照道理來說,一個有修行、有智慧的人,在走之前不會出現老人痴呆。老人痴呆就會愚昧,智慧開始消失掉。他問題出在哪裡?因為他很愛批評每一個宗,甚至說淨土宗非佛所說。因為他很愛批評,所以老年時出現老年痴呆。由於他修禪,於是很重視《大般若經》,但《大般若經》不是每一個眾生都可以修的,因為裡面所講的空性,不是每一個眾生的根器都可以修的,但很多人都有誤差的範圍,認為《大般若經》是講智慧,學這個經當然自己就有智慧,其實錯了,而且錯得很澈底。

佛解釋「般若」這兩個字,解釋了十幾年,不是單純以智慧二字就能涵蓋。為什麼三藏法師不將「般若」這兩個字的梵文翻成中文?因為裡面涵義太廣。以前三藏法師有三不翻,包括名詞不翻、有很多含意的不翻,而以原音翻成同音的漢字。如果說「般若」單純是智慧,是比較狹窄的看法。能夠體會「般若」,就能夠成佛果,因此就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能夠從文字上面了解到《大般若經》的含意,因此佛才花很多時間解釋。由此看來,不老實學佛的,一定後面出狀況。什麼叫老實?就是聽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了這麼多眾生,照道理以凡夫的身體應該是撐不到現在。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幫過一個修華嚴宗的出家眾,他走之前親口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自己很痛苦。照道理,修華嚴的是顯教中的密宗,他走之前不應該經過這麼多痛苦,也不應該有執著的心。但是,有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對生死反而看破了。為什麼看破了?因為一直罵、一直罵,還不看破?早一點走算了!整天挨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動不動挨罰、被趕下去,站在下面真的不好受,人家說冬暖夏涼,下面是夏熱冬涼。

重點是,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不是盲修瞎練,是有次第的,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教導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有次第的。當你肯跟著這個次第去做,最難克服的是生死大事,這個見解最難去克服,也很難去破這個執著。除了上師的教導之外,對上師的信心起來,弟子自然不怕了。很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比那些念佛的厲害,能夠預知時至,像最近往生的一位弟子就是,死之前就已經交代了,說自己不做告別式,知道自己要走,而且已經不怕生死的事情。

對上師的信心是很重要的,為什麼整天罵你們?告訴你們要聽話?剛才呵責的那兩個弟子以後會如何,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不敢說,因為他們兩個不聽上師講的話,明明叫他們不要出現,他們偏要出現表示自己負責任。所以,學佛難在這裡,他們認為這件事是自己在做的,當然要去負責,雖然上師叫他們不要出現,他們就偷偷摸摸躲起來。他們以為不要讓上師看到就好,等事情做好,就表示自己不居功。他們騙誰都可以,但騙不了阿奇。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到他們,不是為了罵人,而是為了讓大家很清楚修行的次第,很清楚自己不能因為跟著金剛乘的上師而貢高我慢。別人修任何宗派,只要他覺得對自己有用就好,就算他有錯誤的知見,也不是你能去解決的,如果他需要佛法的開示,有緣自然會來,如果沒緣,你再跟他辯也沒用。這並不是說不讓別人知道你在學佛,而是偏偏要讓別人知道你在學金剛乘,皈依金剛乘的上師,只是目前上師還沒有教你密法。你們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還沒有教,為什麼不教?因為你們不是這個根器,教了做什麼?害你們嗎?

大家要很清楚這種心態、講話的方式等等,才能知道自己要朝哪個方向。講到此,經典中特別提醒大家,在所有法門層次之中,算得上最殊勝之道就是大乘教法。有些人批評大乘教法,像剛才提到的出家眾就說大乘教法不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因為他是從歷史的觀點去批評很多事,從教育的方向去寫,根據很多查得的資料來寫,這是不太應該的。因為以前印度不太習慣留下歷史,與中國人不一樣,因為中國從周朝開始,皇帝身旁一定有記錄皇帝言論的人,但印度沒有這種風氣。以印度歷史來說,以前是哪些國王都只是講來講去而已,沒有一整套的印度歷史能清楚查出哪一年是哪位國王,因為他們沒有這種風氣。

沒有這種風氣,不代表釋迦牟尼佛沒講過、沒教過,尤其講到大乘的修法,不可能公開講,因為有些人不是這種根器,佛不會對他們講、也不提的,特別講到密法更是如此。今天大家學佛跟到什麼樣的上師,都跟你們過去世的因緣與福報有關,至於別的上師做些什麼,我們聽聽、看看就好,不需要批評他。如果他想來求見你的上師,當然可以。曾經有個人說要來試聽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如果是要試聽一下,那就不用來了。為什麼不用?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諸佛菩薩賜予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出來的果位,寶吉祥佛法中心不是像賣音響的地方可以讓你試聽,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也不是特別誘惑,所以也不用試聽。

很多人就是貢高我慢,以為自己學過了,要聽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些什麼,比較一下,再看要不要來。不需要比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做到你們做不到的事,你就要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做到什麼?能夠在兩千公里之外在大體的頭頂打一個洞,你覺得是你厲害,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就算你口才好、想得多,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因為你們做不到這件事。而且,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只做出一次,經常在做,不敢說是每天做,因為若是每天做,就代表死的人多,但幾乎是每週一次至兩次。

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懂頗瓦法至今,都沒有停止過。也要感謝阿彌陀佛,感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切這種因緣來利益眾生。對修行人來說,能夠利益多一點眾生、對眾生有幫助,對行者自己未來的果位也有幫助。這並不是說要追求這種果位,但既然要幫助眾生,比較殊勝的果位自然也能幫助更多眾生。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談的是針對目前佛教界中很多的通病,所以講一下,讓大家體會一下。本來一個修行人的胸襟是打開的,沒有覺得哪一個宗特別厲害,哪一個宗特別不好,只是以修行的知見來幫助每一個宗見中的盲點,有些他沒有留意到的,給他一些意見。像有些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建議他去做某些、修某些部分,但不會要他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幾乎沒有。寶吉祥佛法中心已經人這麼多了,還要他來做什麼呢?跟了這麼多年的弟子,還是愛表現。這麼愛表現,何必呢?仁欽多吉仁波切即使長得比這兩個弟子莊嚴,都還是躲起來、不愛現,這兩個弟子卻這麼愛現。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口傳直貢噶舉不共護法——阿奇護法儀軌予新皈依的弟子,並開示有關護法阿奇的教法與修護法時需注意的事項。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2 月 0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