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11月24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皈依的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機會在此分享施身法法會時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的事蹟。

他在國小六年級時,發現自己的右手手腕內側出現一塊約1到2公分的凸起物,原本以為只是紅腫而未予理會。幾個月後,被他的媽媽發現,隨即於2010年3月6日至骨科診所檢查。照X光後,發現是良性骨瘤,醫生建議要持續觀察,並說如果持續變大或疼痛,則要去大醫院進行切除手術。一段時日後,他忘了這件事情,雖然骨瘤持續增大,但並未切除。

同一年的7月18日,他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皈依後的一次施身法法會中,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到最後一個威猛音時,他突然升起一個念頭,就去觸摸右手腕的骨瘤,但卻沒有摸到,他原本以為自己摸錯了手,所以又去摸左手腕,但怎麼摸就是沒有摸到,骨瘤很神奇地不見了!

後來媽媽再次帶他到同一家骨科診所照X光檢查,確定右手腕的骨瘤已經完全消失了!媽媽問醫生:在什麼情況下不經開刀骨瘤會消失?醫生回答說:有可能是生長而使骨瘤縮小,但真正說起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媽媽又問醫生:那到底是什麼原因而使骨瘤縮小?醫生說他也不知道,或者說全世界沒有人知道。但他深知,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而使這顆骨瘤消失,讓他得以重報輕受。

接著,由這位弟子的爸爸,也是皈依弟子分享自己學佛的體會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他的小孩、及超度他的母親和祖父的事蹟。首先,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分享的機會。

2009年4月,他的一位同事因罹患末期小腸癌,因此透過費師兄的介紹,希望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後來,那位同事因緣不具足,沒有求見到上師,但是卻幫助他這一生有因緣皈依在一位具有大慈悲心的具德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

20年前他在顯教學佛時有一個錯誤的觀念,以為在末法時期,出家學佛還有可能可以解脫生死,但是在家學佛則是一點希望也沒有。現在他知道他錯了,能不能修行佛法而解脫生死,跟在家或出家沒有關係。關鍵在於有沒有遇到一位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的具德上師,並在這樣的上師門下如法學習。

雖然佛法所有經典都告訴他要深信因果,但是他一直自以為是,自認為是知識分子,時常佛言佛語,大言不慚地用佛法和他人討論,卻不知道其實自己一直在破戒,不要說深信因果,連相信因果都沒做到。所以他一直在做惡業而不自知,完全沒有察覺、反省自己的貪嗔痴慢疑,一味地自我感覺良好。

自從皈依在寶吉祥門下,他體會到,從來沒有一位修行人能夠做到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一直重複用自身的例子告誡弟子和眾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過去世及這一世做過哪些惡業,所以這一世感召何種惡果,而這些點點滴滴也是當時的釋迦牟尼佛同樣在做的事。原來,佛菩薩做的事情都是一樣的,一直不斷地告訴我們要深信因果,同時為眾生示現一切因果法則,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目的就是要眾生澈底斷惡,才能真正行善,才能離苦。他曾經問自己,末法時期的眾生,包括他自己,到了業障現前、果報出現時,才想要來學佛,因害怕果報出現,但是來得及嗎?他知道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可以,若是在其他地方,惡業成熟才想要學佛,他們不是不願意收,而是真的沒有能力、不敢收。

他用一個佛教典故和大家分享,末法時代的眾生,能夠得到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的佛菩薩慈悲救護有多麼殊勝難得。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水懺的故事,他想分享的是悟達國師過去世已經出家很多次,累積了無數善根,但是因為沒有因緣遇到一位具德的上師教導,過去所欠的沒有還,依然不能轉動業力。但是,悟達國師在年輕出家時,曾遇到由一位菩薩化現成的衣衫襤褸、全身長滿惡瘡流膿的乞丐,悟達國師累世善根成熟,不畏惡臭,照顧那位乞丐,因而得到菩薩的加持才能解脫。他捫心自問,如果他在路上遇到一位乞丐,全身長滿腥臭、流膿的惡瘡,他有沒有可能去照顧那個乞丐;他就算不會當面顯出嫌惡的表情,也一定會趕快掩鼻而過吧!他靜下心想:如果我沒有這樣的善根,我何德何能讓一位具德的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加持我,我憑什麼跪下來就想得到加持!我憑什麼?難道就憑這一點點有分別心、小得不能再小的供養嗎?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弟子們只知道他很厲害,但是不知道到底有多厲害。他卻要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您的一切嘻笑怒罵、行住坐臥,在在處處都是對眾生的慈悲智慧,而不是用厲害兩個字可以形容的!」。每一天做早晚課,面對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四臂觀音和阿奇護法的法照,他忽然體會,這不是西方三聖嗎?諸佛菩薩都是希望眾生能離苦得樂、解脫生死,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和阿彌陀佛一樣無二無別,希望我們往生淨土,祕密就是要聽上師所說的話,照上師所說的一切去做。

接下來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他的小孩。

他的小孩是在2010年7月皈依,在皈依的前一年,孩子的右手手腕長了一個骨瘤,雖然不痛不癢,但是這個卻越長越大,將近一公分高,呈三角形狀,而且質地非常堅硬,他發覺它不是一般細胞組織增生的肉瘤,因為這個組織質地非常堅硬,如果我們用手指頭去壓它,手指頭會感覺疼痛,孩子的媽媽曾經帶他去一般的骨科診所檢查,但是醫生也說不出所以然,只建議如果擔心就帶去大醫院檢查或開刀。但是這件事情在他們還來不及擔心和處理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真的發生了,就在孩子皈依不到一年,他們在不經意的情況下發現小朋友的骨瘤突然不見了,它就這樣完全消失,他們夫妻還在為了骨瘤本來到底是長在左手或右手爭論不休,在孩子的兩隻手翻來找去,孩子才跟他們說是在右手啦!

他想要跟大家強調的是,這不是一般的肉瘤,因為軟組織的肉瘤,有可能因為反覆發炎而增生或變小,可是他們很肯定那是骨頭。他和家人都知道,這個轉變都要感恩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殊勝的加持力,他個人的體會就是孩子來道場學佛很單純,比較沒有分別心,他們不會一邊参加法會一邊想自己的病痛,這樣反而更能夠得到上師和佛菩薩的加持而得到法益。

接著,他分享去年8月,在參加完由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後,有一天晚上,在睡夢中,他那過世35年的母親和過世10多年的祖父同時出現,夢境中他清楚地看到他們兩位笑容滿面,而且臉色發光發亮,非常的年輕,他的母親告訴他:法會快結束了,你怎麼還不進去點燈?他的祖父告訴他:你爸爸還在睡覺,快叫他起床。他很難形容那種感覺,就是明明是自己的長輩,卻發現他們比自己還年輕。

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他的祖先從惡道中超拔出來。在此他向上師、佛菩薩和一切眾生懺悔自己與生生世世的父母及祖先所做的一切惡業。他母親的家族,在40年前開過茶室,也就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以黃業維生。因此累積了無數的惡業,由於這種錢非常好賺,他的父母親也曾回家族幫忙。可以說,他從小是在以黃業維生的環境下出生、長大。記憶中從小,他就聽到很多不應該聽到,也看到很多不應該看到的邪淫惡業。在他國中二年級時,由於母親得肺癌,輾轉拖延了一年多才在痛苦不堪中過世,他們才離開那個環境,而當時以邪淫惡業所累積的金錢和財富,也在母親過世後短短數年中全數敗光,最後甚至連唯一的房子都差點保不住。

皈依四年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至少開示過兩次,以黃業維生的人惡業非常重,未來世的果報非常不好,而他都沒有立刻懺悔。他要懺悔自己生在以黃業維生的家庭,從小就耳濡目染,將邪淫當作普通的事情;從小到大做過多到數不清的邪淫惡業;他懺悔小時候偷盜父母親友的財物,長大後偷盜公司的財物;他懺悔當兵時曾經為了報復長官而虐殺一隻懷孕的母狗,用腳踢狗的肚子,造成牠痛苦死去;他懺悔對父母師長不知感恩,沒有孝順父母。

他要懺悔過去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傷害過無數的眾生;他懺悔答應別人的事情,自己常常沒做到;他懺悔皈依後沒有依教奉行,沒有將上師所教的佛法落實到日常生活當中,他懺悔金剛師兄們交代給他道場的事務,他沒有盡心盡力去做好,讓師兄為了收拾善後而起煩惱;他懺悔自己還是自以為是,時常佛言佛語、貢高我慢而不自知。他懺悔過去由於自己的貪嗔痴慢疑所造的種種惡業,希望累世的惡業能在這一世成熟,所有的冤親債主皆能得到根本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度而得解脫。

他但求重報重重受,臨命終時,沒有離開上師的一切教導,往生西方淨土。他願自己所修所學不生一切善法,除非所生一切善法,能依根本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導,如實迴向一切眾生。他願自己所修所學,對佛法的一切體會不起作用,除非能依根本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教導,如實發起廣大的慈悲心與菩提心。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興旺!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無比的佛法開示。

今天是修每個月一次的法門——施身法,目前在臺灣能有這麼多人一起參加的施身法法會,應該是還沒有,只有寶吉祥佛法中心能夠這麼做。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來,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場地太小,未來可能會不夠用。施身法不是如大家所想的這麼簡單地念經、拜懺,這個法門裡面涵蓋了所有顯教的經論,一切小乘、大乘、金剛乘所守的戒律與願力,也涵蓋密法中事部、行部、瑜伽部的修行,事實上施身法也涵蓋了無上瑜伽部,但今天暫不在此解釋。

如果單單以念經、拜懺的方式來超度亡者,不是唸1個小時、8個小時或10個小時就有用。在藏傳佛教中有記載,如果要超度亡者,必須要連續3天不斷念誦《大藏經》,並迴向給亡者。「梁皇寶懺」中,寶誌公是以拜千佛的方式,才能將梁武帝的妃子從畜生道超度到天道。連釋迦牟尼佛的母親往生後也只是到天道,而不是到阿彌陀佛淨土,《地藏經》便是釋迦牟尼佛到天界為母親開示的佛法。釋迦牟尼佛在世時教導佛法49年,主要是告訴眾生人生無常、人生苦多樂少,要教導眾生了解輪迴的痛苦。

如果要幫眾生超度,行者一定要得到密法,才有能力做到。為什麼要得到密法才有能力幫眾生超度?因為若是沒有密法,單靠念經需要花很長的時間,而且念經的人在這段期間中,能不能做到無所求的慈悲心?能不能做到在定境中念經?這要沒有任何思想、妄念,完全為亡者而去做,相信沒有幾個人能做到。顯教中提到一位古代的在家居士,念經念到一心不亂,就看到亡者踩著他的肩頭升上天;還有次他在念經時產生了一個念頭,想著還沒有拿茶上來給他喝,結果鬼就出來罵他了!

你們念經時,以為自己要超度亡者,一邊念,心裡一邊有很多想法,亡者得不到利益就會生氣。大家要看清楚釋迦牟尼佛的佛經說什麼,佛經上一直說要先自度,要先搞清楚自己的問題,在沒有搞清楚自己的問題、沒有能力幫助眾生之前,千萬不要隨便出手。其實,守戒中提到的打妄語,主要就是講這一類的事,你若沒有能力,就不要隨便去做。金剛乘中的教導方式與顯教有些不一樣,當學到密法時,上師與弟子是一對一傳法,沒有公開弘揚,特別是瑜伽部與無上瑜伽部,絕對不會讓別人聽到。這是有祕密嗎?當然有,至於祕密在哪裡呢?對你們來說,不知道祕密在哪裡,當然就是祕密了!

為什麼不讓別人聽到?其實在顯教也有很多這種故事,就像釋迦牟尼佛開始宣說《妙法蓮華經》時,很多阿羅漢起座離開。為什麼這些阿羅漢會起座離開?因為他們覺得釋迦牟尼佛當天所說的內容自己從未聽過,不是他們所修的,而起了畏懼的心。簡單解釋這種畏懼,就好比你是個小學生,有位博士突然跑來幫你上課,你會怕他所說的事情,首先是心理作用,認為自己沒有準備好、不知道他說什麼、學不到他所講的。學習佛法也是一樣,當你還沒有到這個層次,若跟你講,你心裡會抗拒、不接受,甚至起畏懼,這不是說你怕這件事,而是你覺得自己沒有辦法。

為什麼金剛乘要求嚴格?因為能學到、修到的,真的沒幾個,很少。為什麼少?因為金剛乘的先決條件,就是要對三寶完完全全投降。投降指的是你既然要學佛,就沒有自己的觀念,完全都是上師、佛講的。只要你起一個自己的觀念,就是錯。為什麼錯?因為你要學習,就只有聽話,哪有你的想法?佛法中沒有討論,不要以為你們看到西藏有喇嘛在辯經,在庭院中辯經,看起來好像很熱鬧。其實,辯經只是讓這些出家眾有事情做,讓他們從辯論的過程中,知道未來若有機會面對信眾的問題時要如何對答,再者也是透過辯論,讓上師能夠挑選可造之材進而培養。贏的不一定教,輸的也不一定不教,佛法沒有輸贏、高低,只有平等,只有開悟。

要幫助眾生,不是僅僅要他念經、吃素、皈依、拜佛,這些只是幫助增加他學佛的助緣。佛所講的幫助眾生,是讓眾生離開輪迴苦海。慈悲的「悲」指的是要幫助眾生超拔離開輪迴苦海。自己若沒有把握解脫生死,憑什麼能幫助別人解脫生死呢?慈悲的「慈」不是指對人善、做好事,佛法中所講的「慈」是以自己最好的去交換眾生的苦。正如《金剛經》中提到,修法者要破四相:我相、人相、眾生相與壽者相。為什麼要破掉?因為當行者破四相,才能與眾生的法性平等,而讓眾生知道因果緣起性空。當眾生了解緣起性空之後,才能將自己的執著心放下。

用最好的去交換是什麼意思?當菩薩證到果位,正如禪宗所說的「天天好日」,就是沒有分別心在過日子,是以極樂(不生不滅的樂)去換取眾生輪迴的痛苦。怎麼換?就是菩薩常住於世,這不是指地球,而是指十方法界、六道一切眾生,只要有緣,菩薩就會去。佛經上提到,釋迦牟尼佛曾經在地獄、畜生、人道、天道,不斷在六道中利益眾生。釋迦牟尼佛能夠在六道度眾,也就是說如果你這一世遇到有些眾生與你無緣、有些與你有緣,就表示你過去世沒有修得很好,所以這一世更要加把勁。

來參加施身法法會的人,若是想幫亡者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要求他們這一生都要吃純素。很多人會覺得很奇怪,坊間不是說只要吃七七四十九天的素就好,以後再看緣分嗎?這是坊間的說法,但在寶吉祥佛法中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切都遵從佛經上所說的來做事。《地藏經》中提到,當家中有人過世,眷屬要為亡者廣作佛事。廣作並不是指要跑每一座佛寺或到處點燈,而是指你的心不是為了要交差而去辦此事,要以廣大的慈悲心為亡者而去做一切佛所教的事情。

很多人都有個壞習慣,認為超度好後就不關自己的事,認為亡者已經離開苦海,他們就可以過自己的日子了。《地藏經》中記載,幫亡者所做的功德,你們得七分之六,而亡者得七分之一。也就是說,你們今天來一次法會,亡者得一,而你們得六。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不懂為什麼自己能得六,而亡者才得一,直到學了密法才知道,因為密法有解釋。所以,你們不要以為參加一次法會就能解決。

很多人以為自己會走得安詳,認為受醫療之苦這種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其實很可能會。假如你的妻子、丈夫特別愛你,就絕對有,因為不送你去醫院治療,好像會對不起你。到了醫院,第一件事就是三管齊下:鼻管、尿管、灌食管。你們覺得好像沒事,認為三管齊下是救家人的命。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很多醫生弟子,你們可以親自去嘗試一整天三管齊下的生活,如果受得了,你們的父母親才受得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看來可以開班,訓練大家死亡前的感覺,讓大家知道三管齊下的感覺如何。

三管齊下真的很苦,但你們就是不相信有多苦。如果你們為了虛應故事、虛晃一招,為了讓亡者超度而來參加法會,認為後面就不關你們的事,那就錯了。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與會大眾,誰的家人在往生前沒有經過三管齊下?結果沒有人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大家都是堅持要一直救,若血壓低就打針讓血壓升高,若心跳慢就打強心針,所以你們也可以自己打一針試試看。往生者在臨終時受到的醫療痛苦,會讓他很恨,也不能拒絕,因為大家都騙他,告訴他醫生會醫好他,還說「爸!你要聽話!」、「媽!妳要聽話!」、「你不要動啊!」這種話。你們都說過這種話,但試想被人綁著、插著管子,如果是你要不要動?大家可以自己試試看啊!

很多人都假裝孝順,將家人丟給醫生折磨,覺得這樣自己就很孝順。沒有修行的人,往生前的臉都會是皺的、很痛苦,因為被折磨很久了。如何看眾生的業力?看往生前就很清楚,假如生前修得好就會做到淨土宗所說的「預知時至」,知道自己何時會走,會事先安排好,不會管你們。有些就會事先告訴家人不要胡搞,就讓他自己這樣子。如果都沒有講的,就表示這一生業力很重,包括:還沒交代、誰還沒回來、財產沒分好、牽掛自己死後妻子或丈夫會如何。這些怨、恨與執著,都會讓亡者墮入三惡道。

要救亡者離開三惡道,必須要幫他累積福報。《地藏經》中所說的廣作佛事,就是要幫亡者累積福報。要求你們這一生茹素,因為當你停止殺生,福就開始了;你的福開始了,對亡者就有幫助。不要以為丟到天界就不關你們的事,連釋迦牟尼佛的母親生在天界,佛都到天界為母弘法,就是希望母親成佛。試想,如果你們有眷屬能成菩薩、成佛,你說他們要不要保佑你?當然是要的。如果你這一生都能吃素,代表你的家族從你這一生開始斷了殺生的業,過去生生世世的眷屬過去所做殺生的業,因為你停止殺生,他們殺生的業很快就會終止。

不要以為吃素是為了自己,裡面有很多的意義。當你沒有殺生的動力,很快地也會修到十善,很自然地也會學到慈悲、發菩提心。不要看輕一個小小要求,可以影響到你的生生世世,也會影響到很廣的層面。《地藏經》所講的都是事實,仁欽多吉仁波切以自身為例,18歲時父親過世,36歲時皈依學佛,學顯教時每一年最少參加5、6次法會,梁皇寶懺與水陸大法會都是從頭拜到尾,地藏懺、觀音菩薩懺、水懺、《妙法蓮華經》的懺,只要有懺就去參加,而且每天都代表先父在佛堂拜佛1小時、唸懺悔文。拜了一年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很清楚地看到先父出現了、生在天界。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繼續拜,拜了一年多之後,有一天就聽到有人告訴自己說先父在呂祖身邊。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生前修道,呂祖後來是皈依佛門,所以跟著呂祖是有根據的。

為什麼要告訴大家這個故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停止過,沒有覺得自己拜過懺就幫助到父親,因為還不知道父親究竟在哪裡。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福報遇到修密法的上師,所以就要靠自己。正如《地藏經》中所說,要知道父母親生在哪一道,必須要做大供養。地藏菩薩有一世是女身,為了知道母親生在哪一道,而將所有財產變賣,拜佛拜到四肢流血,一直不斷地拜,佛才出現告訴她母親是生在地獄。哪像你們這麼簡單跑來問一下:「我父親死了過得好不好?」當然是不好的,怎麼會好呢?你們聽了還說:「不是啊!我父親是好人。」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告訴你們,父親當然是好人,只要生你出來的父親就是好人。當你說出父親是好人,就代表你不信因果。不信因果的人,諸佛菩薩是無法出手幫忙的。

如果我們的眷屬是聖人,一早就教我們怎麼修佛,還要等你來問?大家都不相信佛經上所講的,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實學佛的行者。每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到某個程度,再回頭看佛經,就發現自己所做的如佛經所說。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很忙,但還是可以每天抽一個小時、有時是兩個小時拜佛,而不問結果。誰有這種耐性?沒有人有,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你們多來幾次,你們都沒有耐性。叫你們吃素,好像是天要塌下來似的。

你們不肯決定此生吃素,就代表你不肯止惡、不肯停止做惡事。你們不肯停止做惡事,祖先絕對不開心,因為能夠幫助你們祖先的不是佛菩薩,而是你們自己。祖先不單單指你們這一世的祖先,而是很多世的祖先,只要你出來過一世,就有一世的祖先。就算你生在畜生道,也還是有祖先,正如現在的狗要純種,也要追溯到牠的祖父那一輩,意思是一樣的。現在狗、貓、馬都要知道牠的祖父、父母,比人的血統還清楚。所以,你們有沒有祖先?當然有,就算生在餓鬼道也有祖先。佛經中有提到「鬼子母」,就是有鬼母專門生出鬼子。

當你們說自己信佛,而不做佛所講的話,你信什麼?有沒有問問自己信什麼?如果你是信自己,那就不要來了,自己超度吧!但你也知道自己做不到。有人會問要怎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告訴他們每天要做2000次大禮拜,結果他們拜了200下之後就永不見面了!末法時代,沒有人有能力像古代的大德那樣修行,因為我們煩惱多、事情多、放不下的事也多。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教你們要聽話,自然會有好處。會有什麼好處?何時出現?這就未知了,因為要看你能做多久,看你的心有沒有變,看你有沒有貪念。皈依十幾年的弟子,都還是會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跟趕。你們不要以為自己接近佛法,就代表你們學到了,只要還沒有解脫生死,大家都是凡夫身。只要還是凡夫,就有凡夫的習性:貪、嗔、痴、慢、疑。有這種習性,對於修行方面就會有很大的障礙。

今天所修的施身法,表面上是幫亡者超度,事實上是要超度你們,因為你們的我執很重、斷不了。我執是怎麼來的?就是認為自己一切的思想、行為、語言都是正確的,覺得自己所做的都比別人高一等,以為自己一定有辦法單獨做好一件事。這一世我們不斷掉我執,就不可能解脫生死。怎麼斷我執呢?以佛法來說就是要用智慧,智慧是不是修出來的?或是求回來的?其實不然,而是每一個眾生都具備與佛一樣同等的智慧,只是我們離開佛的教導,忘了自己具備的自然智,而用我們的意識做事,一念無明起來之後便不斷輪迴。

今天所修的法門在藏語稱為「斷」,切斷一切煩惱的根源。煩惱的根源從我執而來,所謂的煩惱障與所知障就是一切煩惱的緣起。透過佛的智慧幫助你們去斷這種事情,透過後面所修的智慧,才能讓自然智顯露出來,清楚自己的人生輪迴的真正動力從何而來,也很清楚如何斬斷人生輪迴的動力。所謂人生,不是指結婚、生子、買房子或修行多好。只有透過智慧,才能斬斷輪迴的動力。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親自授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施身法灌頂與口傳,施身法在密教中是八大成就法之一,行者這一生專修施身法,則肯定能解脫生死、往生淨土。要學習施身法,顯教的基礎要很好,密法要得成就,才能夠幫助眾生。任何金剛乘的法本大致上能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自修的,自己要先修得好,所謂修得好指的是與本尊相應,而不是看到、感覺到或聽到本尊跟你講話。相應是能有徵兆做得到法本上所記載一切本尊所做的事,跟本尊的心已經無二無別,如此才能再學另一類幫助眾生的法本。

嚴格來說,我們所唸的經典是佛教我們對自己的心跟行為的檢討。要看清楚《阿彌陀經》,經中沒有說助唸就能超度,《觀無量壽經》與《無量壽經》也都沒有這麼講,只有告訴大家怎麼自己修才能到淨土,而沒有教怎麼幫別人修。出家眾應該要回去看清楚,不要認為大家都是這樣唸,有的時候很多事情似是而非。《地藏經》中提到只要幫亡者唸一句佛號、一句佛偈,都可以幫助亡者不墮入地獄,但沒有說可以往生淨土,大家要看清楚經典。連梁皇寶懺都是到天界,所有懺都是幫助眾生離開三惡道為主,讓他們有機會再來人世間、天界修行。

要超度到阿彌陀佛淨土,密法有法門可以做到。為什麼密法有這種法門而顯教沒有?其實顯教也有,只是釋迦牟尼佛沒有公開講。大家都知道淨土十六觀,從觀太陽到最後是觀淨土,但只有標題而沒說怎麼觀,這不是釋迦牟尼佛忘了講,而是因為不公開講,只是講給阿姨聽,其他人都不能聽。經典中提到菩薩能做很多事,菩薩跟佛講了很多佛法,裡面只講道理與境界,沒有講要做到這個境界的助緣。

有人以為密宗是假的,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這種誤解,以為釋迦牟尼佛沒有說過密法,因為師父是這麼說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做不到佛經上所說的境界,就算有拜懺、每天做早晚課兩三個小時,你們能講得出的顯教事情,能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做過了,包括禪一、禪七、八關齋戒等,只有24小時不睡覺唸阿彌陀佛的那種沒有做過,其他都做了。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覺到自己沒辦法達到佛所講的境界,佛絕對沒騙我們,所以一定有地方沒有講出來。

學到密法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知道,原來要顯教的理論,再加上密法的方法,兩個加起來才能利益眾生。目前,我們大部分所做的是幫眾生結一個很深的緣,讓一切眾生未來世能有機會再繼續學習佛法。這也是好事,不是不好,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個性是既然要做一件事,就要清楚能不能幫助到對方,若幫不了就乾脆去閉關算了,大可以躲在山洞裡不出來見人。當自己沒有能力幫助眾生之前,很容易誤解、講錯佛法,尤其當自己的勝義菩提心還沒發出來之前,很容易誤解、講錯佛意。

通常大家所講的菩提心只是世俗菩提心,是想出來的、做作、故意的,因為認為自己在做這件事而故意做出來,但總比不做的好。世俗菩提心是我們必定要經過的階段,當世俗菩提心做到一切圓滿,勝義菩提心就自然會出現。佛有說過最勝義的佛法是萬法皆空,你能夠體會空的實相,所發的菩提心才能夠利益廣大的眾生,能夠利益一切六道的眾生,只要有緣就能夠幫。

學佛是有次第的,急不來,太急不好,太鬆也不好。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大家的佛法開示,只是讓大家體會到,出現任何法門不是這麼簡單、容易,能夠聚集這麼多眾生在同一個地方修同一個法門,都是宿世的因緣,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出現的。尤其大家很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答應每一個來求施身法的人,尤其是無法吃素的,直接就取消了。沒有心想幫助眾生、想幫自己解脫生死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取消。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這麼挑的話,每次法會可能有三、五千人來參加了。

是不是人多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辛苦?其實沒差,在佛法中沒有分一二三四五六七,大家都是同樣的法性。人多、人少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是沒差的,但你來的心若不對,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你是得不到利益的。得不到利益,你出去就會胡思亂想,就會謗法、謗佛。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挑的,不是你想來就能來,也不是怕別人知道。

尤其是牽涉到超度眾生的法門,如果上師本身沒有幫助到這些眾生,修法者輕則多病、重一點短壽、再重一點死後則可能會下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6年開始修施身法,領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賜予灌頂與口傳,已經有將近20年的時間。參加法會的人數一直增加,就表示虛空中的眾生知道這個法門能給他們幫助,才讓這個法會能夠繼續。這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要求,不是你們聽到後想來就一定辦,也不是人多才會辦,或人少就不辦。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隨緣度眾,隨著眾生的緣給予幫助。人數一直在增加,就是因為這個法能夠利益到當地的人,而當地的人也因參加法會能夠利益到很多看不到的眾生,所以諸佛菩薩與上師才繼續不斷加持這個法,讓這個法能夠延續。

所謂法輪常轉不是用嘴巴說,如何去推動法輪?就是要符合佛所講的一切事情,不是隨隨便便的。只要是佛所講的事,你能去做、聽話,自然法輪就會被你推動;如果不聽、不去做,自然就推不動法輪了。今天大家能夠來參加這個法會,不是很簡單的事。在其他地方可能比較簡單,會登廣告宣傳有拜懺或水陸大法會等,而寶吉祥佛法中心是不做廣告的。既然有錢做廣告,為什麼不將這筆錢拿去幫助眾生,而要以做廣告的錢去勾更多的錢進來?如果是用做廣告的錢來勾多一點錢進來,那就是做生意。廣告不是在雜誌、電視與報紙上宣傳,而是廣而告之。誰會幫忙廣而告之?就是你們的眷屬、眾生與祖先。

就算他們講的你聽不到,他們會打你,讓你身體不舒服或痛,而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而是佛經上所說的,因為你們聽不到祖先講話,所以他們會整你一下,讓你哪邊不舒服。千萬不要誤會是祖先害你,他們是給你機會學佛。其實,我們身體不舒適很多時候是跟祖先沒超度好有關係,因為他在三惡道受苦,你們的基因是一樣的,所以他的基因一直在受苦,你一定也不會好過,也會辛苦的。如果你的祖先在大號叫地獄裡整天哭得唏哩嘩啦,你也會整天哭得唏哩嘩啦,這都是有關係的。《地藏經》之所以說要廣做佛事,道理便在此。

有些人來參加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要連續來6次,為什麼要來6次?因為他的祖先業太重,1次不能讓他從地獄超拔出來,要讓他累積很多福報才能出來。超度這種事情很複雜,也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你們一直來,現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已經坐不下,外面還有一大堆人擠不進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不希望人這麼多,但是你們有緣來了,要了解自己有這樣的因緣福報,就要珍惜而不要浪費。不要管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修法究竟厲不厲害,而要管自己對三寶有沒有絕對的恭敬心。來法會時,你若是起一絲一毫的疑心,就算釋迦牟尼佛修法,對你也沒有用。

只要修法者對你無所求,所修的法就是清淨的;只要修法者的傳承能交代得很清楚,能清楚交代是如何學的、跟誰學的法,所修的法就是清淨的。只要這個法之中所做的一切都是利益眾生,法就是清淨的,所以你們不應該有任何疑心。疑心是怎麼來的?就是因為你們貢高我慢。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修法者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人,為什麼每個人所得的不一樣?雖說跟每個人的業報因緣有關,但最重要的是跟你們的心有關係、你的心是如何?多得一些或少得一些,也都跟你的心有關係。

因此,等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大家先要培養一些慈悲的心。今天你們有福報參加這個法會,不要認為是為自己、眷屬或某個人,要為法界一切廣大的有情眾生,你們只是代表他們而已,這種最基本的慈悲心是需要有的。再者,需要真正的恭敬心。恭敬才是有供養,沒有恭敬心,不管捧著多少錢來,也都是沒有供養。恭敬就是如前面所開示的不要起疑心,相信佛菩薩能夠一定沒有私心地去利益一切有情眾生。要以如此的恭敬心來參加法會,因為今天除了佛菩薩之外,還有上師修法,此外也有很多人幫助你安排座位與控制空調,有很多人在做事。如果你對眾生沒有恭敬心,就算對佛菩薩有恭敬心也是沒用。

很多人去其他地方參加法會時,會說辦事者做的不好,還說雖然法師很好,但是因為他們,所以你不再去。不要講這類的話,為什麼?因為這就是對眾生沒有感恩的心。如果換成你去做,不信你會做得比他好。今天你們來參加法會,不是因為準備喜歡誰,這裡也不是婚姻介紹所,為什麼大家會挑剔說誰做得好、誰做得不好呢?這是不應該有的。

你們絕對需要有這種恭敬心,只要有人幫過你一點點忙,你都要感激對方。就算別人告訴你要做好一點,也都要感激他,因為有人提醒你。以前小學時是要繳學費才有人教你,現在不用繳學費就有人教你,你還不感激人家?不要以為自己長大了就不給人管?有本事的話試試犯法,看有沒有人管?我們每一秒都是給人家管,連睡覺都是給人家管。如果電廠的人一個不開心將電關掉,看你們怎麼睡?是不是都是給人家管呢?我們是沒有自由的,除非解脫生死之後才能夠有自由,只要還在人道,就絕對給人家管。所以,既然給人家管,今天人家幫助我們,我們就要有感恩的心。

最後,也要有懺悔的心,懺悔自己生生世世都搞不清楚如何解脫輪迴,讓很多眷屬因為你沒有解脫輪迴,而還在輪迴苦海中受苦。要起這個懺悔心,而不是告訴冤親債主你錯了,說你今天來法會,要他們以後不要搞你。冤親債主是幫忙我們修行的恩人,不是要將他們趕走、殺掉、賄賂,想用佛法來買通他們,要他們不要害你生病或讓小三來。懺悔的意思是很清楚自己生生世世有惡的行為,才會讓自己這一世又輪迴回來。懺悔是要懺這個,如果你們已經修到純善,已經到淨土,這一世就不會來。到淨土後再來也會是菩薩,會是這一生像你們這樣子嗎?這就表示我們生生世世身口意的惡業還沒搞清楚,所以就要懺,也就是接受結果,悔就是以後永遠不要做。

具備這三種心來參加法會,才能夠利益自己,利益一切有情眾生。不要怕不夠用,如果今天1550人都同一條心來參加這場法會,這個心的力量比你自己一個人大。如果1550人都是同一個想法、同一個力量,是很不得了的。連佛經都提到,佛在講法時有很多菩薩會來聽法,明明這些菩薩都已經開悟,為何還要來聽佛講法?因為這些菩薩一去,眾生就感應到而跟著去,而能使很多眾生得到利益。

所以,你們不要以為自己知道了、懂了、聽過了、了解了,不應該有這種念頭。佛經上提到,佛講法時包括文殊菩薩及很多菩薩都會去,這些菩薩都已經開悟,是法身菩薩,為什麼還去?因為當這些菩薩去,所有與祂們有緣的眾生都能得到利益。因此,千萬不要認為自己懂了,認為自己知道上師開示的意思,或以為自己做得差不多,那就完蛋了,因為貢高我慢就來了。貢高我慢一出現,慈悲心就沒了;慈悲心沒了,懺悔心也跟著沒了;懺悔心沒了,恭敬心也沒了。到時候,三個心沒有,就換成三根管子。

想要這一生走之前沒有三根管子的,就要具備這三個心。不管是參加什麼法會,只要跟佛法有關,只要強烈具備這三個心,仁欽多吉仁波切保證那三根管子在你走時與你無緣,否則的話就會跟著你了。末法時代的眾生業重,連醫療方式都比古代痛苦。古代的人是躺在家中很安詳地走,你們看現在多苦?連法師都要受這種苦,尤其是女眾,縱然一生都守清淨戒,只要推到醫院一樣照插尿管,到了加護病房一樣脫光,不管你的,因為是醫院的規矩。所以,你們如果希望不要經過這種折磨,現在要下決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恐嚇你們,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每天都跑加護病房。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弟子是醫生,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他們不做也不行。你們希望不要經過三管齊下的苦,希望往生前有尊嚴地像個出家眾走,現在就要下功夫了。下什麼功夫?就是要決定自己是為了什麼事情來修行——解脫生死、萬緣放下。只要你能萬緣放下,有朝一日因緣福報成熟了,自然有弟子,求都不用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莫名其妙就有一大堆弟子出現,但從來沒有求過觀世音菩薩讓自己做仁波切。如果講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會出事的,真的沒講過。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求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讓自己做仁波切,完全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前世欠了這些人,所以現在有一千多個人一直纏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是很苦的,可能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業障重。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絕對不是為了自己個人的利益,是因為看過太多人走時的痛苦,而感到很難過。既然大家不想要經過這種苦,現在就要開始修,不要等,以為到了醫院再開始修,到時候就來不及了。福報不夠,就要經過這種折磨;福報夠,這種事就不會出現。福報夠,眷屬可能就突然說要聽你講的,否則的話,可能就會告訴你不要講,大家都是為你好。大家都講過這句話了,對吧?你們還會說要聽醫生的,那為什麼不聽佛菩薩的呢?大家真的是怪怪的,不聽不收錢的話,收錢講的話卻當成聖旨。

末法時代的眾生真的很可憐,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年多以前曾經開示,末法時代的眾生業重,連吃的東西都有毒。又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中了,結果今年不就是一直爆嗎?吃什麼東西都有毒。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年就開示了,不是今年才開示,一千多名弟子可以做證。所以,不要以為做人很快樂,哪裡有快樂?昨天有個4歲的孩子,他的母親說孩子過動,當然會過動,因為她每天都讓孩子吃外食,自己都不煮,自己身為母親都沒有耐性去幫孩子。

此時,有小孩開始啼哭。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小孩子等不及已經哭了。沒辦法,小孩子聽佛法比你們清楚,不像你們有很多雜念。你們越大雜念越多,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雖然大了,還是要一直一直講。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於修法圓滿後繼續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阿彌陀經》上提到,要往生淨土者一定是不得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不得少,指的是不要以為靠自己在唸就是很多。佛所講的數字是無限的,不是幾百萬遍或幾千萬遍。為什麼要舉辦法會?就是要讓你們有因緣供養十方三世諸佛與上師,以及布施給一切眾生,這靠自己的力量是做不到的。有一位上師帶著你們修法,表面上是為了自己現在世間的一點小事情,事實上也是為了你們往生時的重要事情。

因緣指的是你們能接受、相信諸佛菩薩與上師所講的佛法而開始去做,如此一來才有因緣,不是自稱前世是觀世音菩薩旁邊的童子就是有緣。你能聽得進去佛講的話,沒懷疑心而且去做,才算有因緣。要聽清楚,首要是不得少。不要以為一手拿計數器,一手拿念珠,一邊唸一邊按而唸到一百萬遍,就認為自己已經唸夠一百萬遍。這是不夠的,這樣的一百萬遍是不算數的。你們不要以為阿彌陀佛是佛號,其實阿彌陀是阿彌陀佛的心咒,佛經上的翻譯是無量光無量壽佛,而不是阿彌陀佛,是當初傳到中土時才被稱為阿彌陀佛。以密法來說,修習任何咒語,都需要一位具備灌頂條件的上師授予灌頂、口傳觀想方式,在閉關中念誦,才是有福德因緣。除非是有些老人家沒事做,每天在家裡念佛都會有用。

所謂不得少,是無限的數字,也就是這一生不能停止去做的。不要以為自己做夠了、差不多了,只要稍微有一點懈怠的心,就是不夠。剛才有開示過「福」,而「德」則是一切修行不留下來給自己用,全部迴向給淨土、眾生才有功德。再講深一點,已經開啟智慧、了悟空性、在定境裡面過日子,如此才是有功德,不要以為點燈捐錢就是有功德。以前達摩祖師說梁武帝沒有修功德,只有修福德。梁武帝所做的絕對比大家多,為什麼他沒有功德?因為他認為自己在修行,認為自己修得不錯、比別人好。

不得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一定要修十善法: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惡口、不兩舌、不綺語、不打妄語、不貪、不嗔、不痴。不痴就是深信因果,很多人以為做一點沒事,認為再懺悔、再布施就好,這種觀念是錯的,因為善與惡是分開的。「發願」就如後面帶大家念誦發願往生淨土的祈請文,如此一來一直不斷做這個過程,在你一生裡面不斷、不停止去做,才能肯定往生淨土,不是念佛、拜佛一下子就能去的。

我們怎麼認證經典中所說的是正確的呢?大家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幫別人修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檢視這些能夠得到頗瓦法的人,為什麼他們能夠有因緣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們修頗瓦法?就是因為他們做到「不得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的條件。是不是要做幾十年?也不一定。

前陣子有一位弟子往生,他第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是夏天,當時他穿著長袖,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手上、後背與前方各有幾個刀疤。他穿著衣服,衣服也不透明,因此他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厲害。他本來是煮葷菜的廚師,從小混流氓,後來跟著妻子皈依了,但是習性沒改,太疼自己的妻子。丈夫太愛你不是件好事,你太愛丈夫也不是件好事,剛剛好就好,不要超過。

當時他的妻子是珠寶店的員工,仁欽多吉仁波切親口交代她,不得將門口密碼鎖的密碼告訴別人。有一天,她告訴丈夫密碼,丈夫也以密碼打開了門,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知為何剛好知道了此事。很奇怪地,要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的事,護法阿奇就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的面前痛罵他的妻子,因為以公司來說,將這種密碼隨便給別人是犯罪的,而以佛法來說,不聽上師講的話就是破戒。結果,他太疼自己的妻子,發脾氣辭職不做了。當時,他一天只需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煮兩餐,而薪水照拿。他妻子也疼丈夫,認為丈夫不做就不做,也沒有勸他。

結果,離開幾年之後他就突然發現自己得了癌症。他得癌症並不是因為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脾氣,而是本來就有。因為他自己停止殺生且皈依,所以癌症不動了,給他時間去學。結果,他跟上師生氣,上師加持的力量消失,所以當自己的福報用完,癌症就來了。還好,他曾經有皈依過,死之前回來一直求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不見他,要看他是真懺悔、是因為怕死要懺悔,還是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治病而懺悔。他每次來求見都要供養十萬、二十萬,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收。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可以不收錢,最厲害一次是不收兩千萬,捧來五次都不收。有人會說要慈悲,要讓他種福田。種什麼福田?他不聽話,反而會害了他。後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他是真懺悔,每次他來就叫他做大禮拜,不跟他多講。做完之後一陣子,才讓他重新皈依。他從發病到死亡這段期間,沒有接受過治療,只有做膽汁引流,到最後連引流都不做了,就在安寧病房中,也就是沒有經過治療的痛苦,走時也得到頗瓦法。

這位弟子全部符合佛經所講的不可少福德因緣,他前面有緣但斷掉了,之後再來,每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叫他禮佛,幫他累積福報與因緣,要他每次法會都要參加,就算扛著尿袋都要來,就是要幫他累積福德因緣。重新皈依後,他開始修十善法,對上師相信,懺悔發願,而能得頗瓦法。他沒修過,連六字大明咒都有一搭沒一搭地唸,照道理不可能到淨土。但是,他符合經典上的條件,有一個具德的上師就能幫他去了。

學佛困不困難?很困難。學佛容不容易?也很容易。但你們不要學這位弟子,這樣很苦,以為先離開沒關係,之後得了癌症才再回來求。有的時候,可能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在,也可能沒因緣見你呢?那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幫自己煮飯,是要讓他有機會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以後能延續這個緣。很多人以為伺候上師是多餘的,其實不然。上師是不隨便讓人伺候的,除非覺得有需要;有需要不是上師需要,而是這個弟子需要。

當時,他的妻子知錯,而想將自己的房子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那時她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慈悲,認為自己懺悔要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卻不收。現在,她知道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了,因為現在她丈夫死了,她至少還有個房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東西不會動心的,要不然在那個當下收下她供養的房子多好,她的丈夫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氣,而由做妻子的代表丈夫供養多好,應該收下讓她起福報,而讓丈夫早一點回來才對,將功德迴向。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要,要等到他最苦的時候才救他,要不然他會以為是用錢買回來的。錢很重要,沒有錢真的度不了一日,但錢沒有這麼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怪脾氣,不會被你們用錢收買。

今天講到這兩位弟子,不是數落她的丈夫,只是讓你們看到一個事。在皈依時曾經告訴你們不要對上師生氣,一旦對上師生氣,就沒有上師的加持。不是因為上師的加持不過去,而是你關了門、接受不了。上師的加持跟佛光一樣普照眾生,為什麼眾生沒感覺?就是因為不接受。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舉一個例子,電視臺的電波一直送出來,但你不打開電視,怎麼接收得到電波呢?電視臺的電波從來沒有停止過,但為什麼你看不到電波呢?就是因為沒有打開電視機。現在你的心沒有打開接受佛光、上師的加持,你將心關起來就沒有了!皈依時講得很清楚,不要對上師生氣。這並不是上師怕你生氣,或因為你生氣,而上師跟著你生氣。如果上師因為你生氣而生氣,那就不是上師,而是生氣的人,也沒資格讓你皈依。

上師生氣也是一種工具,如佛經上所說的「獅子吼」。有的時候若不吼你們一下,你們真的是當沒事一樣,坐在那邊跟真的一樣。吼一下,正如一位弟子所說的「一片空白」,這是什麼意思?就是入定境、沒有妄念,所以這位弟子遲早會開智慧,只是不知何時罷了。在現在這種五濁惡世、末法時代,無論是出家眾或在家眾修行,真的是很困難。因此,身為一位上師需要用很多方式,甚至是以你們不能接受的方式來幫助你們。

做上師也要接受很多好玩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自身為例,在20幾歲時因為練拳而將脖子的兩處脊椎拉開。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中醫弟子以醫生的角度來說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脖子脊椎處的問題。中醫弟子回答,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脖子脊椎在醫學上來說,是大椎的第七頸椎與第一胸椎的附近是滑脫的,不是完全對正的。這種情形一定會造成神經的壓迫,長期下來手一定會麻、肩頸疼痛與頭痛,最主要還是會影響到雙臂的靈活度與心臟。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當時自己練拳沒有熱身,所以將脊椎拉開。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一個醫生,他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個問題沒得治,過了50歲之後頭就抬不起來,而今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66歲了。以前只要是變天,不要說轉頭,連低頭都很痛,但自從學了密法之後痛楚就一直減輕,到現在幾乎都沒有了。但是,偶爾還是會覺得很緊,所以大家偶爾會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頭會扭動一下,因為感覺很緊。事實上以醫學來說,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患處應該是不能動的。

前陣子有位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見信眾開示了3小時,聽這位信眾一直唸,也聽不清楚他在唸什麼。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覺得有點緊而扭動一下頭部時,這信眾表情很驚訝地問道:「啊?你說不是啊!」因為乩童都會扭頭。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還不能笑出來,所以做上師是很辛苦的。大家現在聽了覺得很好笑,但是在現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笑,還要吞下去,聽他講完再幫他。所以,不要羨慕能夠做上師,做上師是要遇到很多事情的。

今天跟大家開示了很多,因為一年又快過去了,希望大家能夠很珍惜佛法,不要當成是一種消遣的遊戲,或是當成消磨時間的事情,也不要當學佛是讓你脾氣好的東西。要讓你脾氣好很簡單,只要滿足你的欲望就好。佛法其實是對我們的人生與眾生的未來肯定都有好的幫助與改變,只是看你們自己有沒有決心。沒有決心,就算釋迦牟尼佛教你也沒用。決心是很清楚知道人生無常,很清楚知道死亡隨時會出現,很清楚知道人生是苦多樂少。很清楚知道這些事情後,就要下決心好好學佛,讓自己這一生結束之後不要再墮入輪迴苦海,讓自己未來世能夠利益廣大眾生。如此一來,學佛的方向確定了,才不會走錯路、做錯事、浪費時間。

不要擔心自己有病,不要擔心自己窮,不用擔心這些,這些都是你的業力與果報,跟著它共同過去就好。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全身都是病,以醫生來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是不行的人。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能夠撐到現在,而是佛菩薩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點用,就留著吧!你們若想要佛菩薩將你留著,就要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講的話要聽進去,不要當是在聽故事。你們會認為沒有講到你,是在講別人,其實都是一樣,因為大家具備的條件都是一樣,只是業力不一樣而已。能夠聽得進去,而透過佛法改變自己,才是一個充滿希望的人生。

人有錯是一定會的,佛也講人錯了而能改、懺悔,未來絕對是個善人、聖人。最怕的是錯了又一再重複錯,那就沒辦法。人生很快就過去了,今年一下子就過了,現在已經11月,很快就要12月了。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又多活了一年,而是在地球上又少了一年了!時日無多,不要想自己的兒子結婚、等誰才要修,也不要想工作能排到周日的休假才來,這都是你的理由,是你找理由希望不要這麼快來學佛,因為你覺得學佛很慘,這個也不行,那個也不行,但本來我們就不行也不可以做很多事情,只是你已經習慣錯誤的生活方法。佛法是教導我們健康的、有未來的、有希望的生活方法,所以大家要好好想一想。

不要以為學佛後就跟很多親戚朋友不會見面,有沒有聽過物以類聚?學佛後自然越來越善,所以不善的人自然不會跟你在一起。惡的人還是跟你在一起,表示你還是行惡,而不是學佛後少了朋友與親戚。當你還清,他就離開你了,冤親債主都是家裡的。大家不要想得這麼複雜,也不要認為學佛之後就不能好好做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每個弟子都有工作,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講得很清楚,沒有工作的不能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為什麼?因為是社會裡的一個害蟲,有工作才能回報社會、能納稅給政府,才能讓國家的事情運作。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有弟子不工作,絕對會趕他走。不要認為自己學佛要閉關,所以就不工作。一定要有工作,也不要說是因為自己家裡有錢,如果你家裡有錢,為什麼不全部拿出來呢?所以,這也不是理由。

我們是人,就要做好人的事,不要用學佛而去逃避你做人應該負的責任。在《寶積經》中有提到,如果你這一世有眷屬的因緣,而你是修菩薩道的,不能因為你修佛而拒絕眷屬對你的要求。佛講得很清楚,你沒有還清或去拒絕他,就還是要再來,這不是指不合理、不合法的事,而是指對你在倫理道德之內合情合理的要求,你就不能拒絕,《寶積經》上講得很清楚。今天開示大家這麼多,消磨大家一點時間,讓大家趕不及去吃晚餐、赴宴,而能回家想事情。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1 月 2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