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11月10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能在此分享求見與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緣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與姊姊的經過。

她會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起緣於2011年,那時候她的工作、感情及與家人的相處出現了一些狀況,雖然她也知道並不是什麼過不了的難關,但就是有些苦惱及困惑,心裡一直想著,來到這個世上的意義何在?死後又要去哪裡?

她目前與兩位姊姊同住,她們都只相差一歲。父親在她國一的時候因腦溢血而於3天後往生;母親在父親過世後一年發現得了乳癌第二期,接著沒過多久外婆也發現得了子宮頸癌第四期,當時母親要賺錢養她們三姊妹,同時自己罹患了癌症,還要照顧也得癌症的外婆,當時母親心裡的壓力與恐懼是相當大的。

二十多年前她們住在高雄,當時高雄沒有可以打化療針的醫院,母親必須每隔三週搭國光號到台北做化療,打完化療針的隔天再自己搭國光號回高雄,做了幾次化療後因副作用的痛苦,母親決定不再治療而採取一些民俗療法,那時她母親覺得病情好像控制住了,也沒擴散的跡象,所以也就停止所有西醫的治療;但外婆因為是癌症末期了,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常常痛到需要打嗎啡,飯也都吃不下,到最後再多的嗎啡也止不住外婆的痛。外婆往生的時候已經瘦成皮包骨了,她們都無能為力,無法為外婆做些什麼,只能看著她痛苦的往生。

但母親的癌症也在3年後開始轉移,就在癌細胞擴散後的最後一年,就讀高三的她和姊姊陪著母親進進出出醫院很多次,最後母親因為癌細胞擴散到肺部導致呼吸衰竭而往生。母親生病的這幾年,她跟著母親去過佛寺、去過道教宮廟、也曾在鄉下的神壇依照師父的指示,跟母親在那邊跪了一整晚,想祈求病情好轉;母親吃過昂貴的靈芝、嘗試過黃金尿療法,都無法控制住癌細胞的蔓延,最後在醫院的日子,母親接受好友的建議在醫院受洗為基督徒,她們尊重她的決定,最後母親因肺部不斷地積水及休克,血壓逐漸下降而往生。

她們三姊妹從小吵到大,到了出社會這麼多年還是一樣吵吵鬧鬧,好的時候很好、不好的時候冷戰,短則數個月、長則1至2年不等;2009年,因為她的狗咬了二姊一口,從此之後的兩年,二姊都沒跟她和大姊說過一句話。這世界上她最親的人就是這兩個姊姊,但為什麼她們老是處於冷戰及緊張的狀態?姊姊常常翻臉比翻書還要快,家裡的氣氛就像冷凍庫那麼冰冷;工作上,那時她的主管跟她說要請兩週的假做身體檢查,沒想到,在半年後他的主管也因胃癌往生了。

後來來了一位新主管,她因無法適應新主管三不五時對她咆哮,最不愛跑宮廟問神明的她,在同事的介紹下也跑去問神明,但是問題仍不見解決,在辦公室被大吼大罵是常有的事,同事都知道她的處境;有一位與她要好的同事告訴她,她的姪子皈依一位藏傳佛教有大能力的仁波切,每年都會舉辦大法會,剛好那時候正要舉行「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同事問她要不要參加?她便說好。當時她只是抱著有去有保佑的心態參加,真的很不恭敬,甚至還在法會上好幾度睡著。

過了幾個月,同事又告訴她即將要舉辦「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問她要不要再參加,還可以幫往生的父母及親人超度,但她還是很愚痴地抱著求保佑的心態參加法會;那時她已經找到新工作了,跟姊姊也不知從哪個時間點開始,她們又開始說話,家裡的氣氛也好多了,那時她竟不知道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因為參加了殊勝的大法會,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大悲的大加持力才能有的福報,她覺得自己真的是不知感恩。

2012年,她的同事又問她要不要再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她當時毫不考慮地說要參加;這一次參加,她告訴自己不可以再打瞌睡,一定要專心參加法會。法會結束後,她們坐的位置剛好是同事的姪子毛師兄負責的區域,在散場時她同事與親人圍著已皈依的毛師兄說話,原來是毛師兄在讚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的事蹟,她聽了當下起了恭敬心,她相信這幾次她所見到的,確實是一位大修行者;毛師兄並說,如果有事想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週六到道場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參加這一次法會後,她的心情變得很平靜,好像心中有一塊石頭放下似地,她心裡生起想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想法,但好像也沒什麼重大的事件要去請示,可是又很想再繼續參加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法會。她不好意思請她同事幫她問要怎麼報名求見,那時她吃著法會拿到的供品,上面印著寶吉祥的字樣,於是她上網搜尋,一找便找到了寶吉祥的網站。看了所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介紹及度眾的事蹟,更加堅定她想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參加週日共修法會的想法。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苦口婆心地勸大家吃素,她最清楚自己做了多少的惡,如果沒吃素,想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參加週日的共修法會是不可能的,於是她就開始吃了兩個月的方便素,然後她提起勇氣寫信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內容是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讓她有因緣福報可以參加大法會,在這次大法會後她的心情非常非常地平靜,這是從來沒有過的,她很冒昧地寫信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很想再繼續參加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日主法的共修法會。兩週後,她收到回信,並從信上得知報名求見的電話號碼,她便馬上打電話報名。

那天她是登記最後一位求見的信眾,看到許多正在受苦的信眾,有的坐輪椅、還有用擔架抬進來的,而她何其有幸在自己果報尚未出現之前,就得以見到與佛無二無別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裡真的好感恩;她已預先想了很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會問她的問題,但輪到她上前請示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只問她一句:妳吃素了嗎?她說吃方便素,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開示:那我就給妳方便佛法好嗎?她搖搖頭,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她:妳何時可以開始吃素?她回答:今天晚上就吃;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讓她去登記,第二天就參加施身法法會。

就這樣,她開始參加法會。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讓她知道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更是難遇,既然有幸聽聞正法,就要當下立即修改累世的惡習氣,才有辦法將佛法融於生活中、才能有機會解脫輪迴生死。

但當日子越過越平順,自認為自己對上師、對佛法都很恭敬,還自認為自己比誰都了解人生無常,但她竟還是用貪、嗔、痴、慢、疑的惡念在過日子;年初因公司有筆旅遊補助,她就跟二姊報名參加了去歐洲旅遊的行程(2月3日~2月12日),她盤算著這樣只要請幾天的特休、法會也只有一次沒來參加,應該是沒問題的,自己還覺得安排得剛剛好。

到了一月底,她去拿識別證時,才知道大年初一、初二連續兩天都有法會,而她的行程剛好是初三才回來,當下真是晴天霹靂,她知道她沒資格再參加共修法會了,也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沒有因緣福報的人是沒有辦法參加這樣殊勝的法會。大年初三她們回來了,大姊跟她們說,在她們出國期間她感覺胸部有硬塊而且會痛,她已去醫院做了檢查,醫生告知確認是乳癌第二期,於是又一個晴天霹靂,正如快樂與痛苦書上所寫的,好的事接著就是壞的開始、壞的事之後也許是好的開始。

在3月6日大姊開刀前,她到道場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再參加共修法會,想也知道是祈求不到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妳根本就沒把學佛當成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妳自己尋尋覓覓到了這裡還不珍惜。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回去好好想想自己錯在哪裡,這一次不答應她。她回去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話告訴姊姊,二姊就說:我一聽就知道妳錯在哪裡了呀!妳就是覺得一次沒去法會沒關係呀!她還在執著世上一切的享樂,要供養時算來算去、要去玩的時候都不考慮,一下子就報名了;真的是又慚愧又愚痴,她覺得自己這幾個月真的是浪費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真的是不配做一個學佛的人。

大姊開完刀之後,她又到道場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跟她講話,直接請出家眾師兄,帶她到後面去說明;她知道她錯在沒有恭敬佛法、也沒珍惜上師賜予珍貴的學佛機會,真的很對不起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三次她又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旁邊的義工師兄說她之前都有來參加法會嗎?義工師兄報告,她之前都有來參加,就大年初一、初二沒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笑了一下然後問她:妳說說妳去哪裡了?她回答:我出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妳早就計畫好了吧!她回答:我錯了。過了一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那明天讓妳來參加一次法會,以後我再看。她真的非常地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不捨棄任何一個眾生,又再一次賜予她參加法會的機會。

大姊休養了三週後開始做化療,這期間她到道場再次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參加共修法會,第四次、第五次,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很慈悲地答應她參加一次的共修法會,第五次求見完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陪她走去櫃檯報名的師兄對她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讓妳每週都有福報能到道場、讓你能見到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點點頭。她回去想了想,下週她將最後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繼續參加法會和皈依,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答應,一定是她自己還有太多的惡,是她不配做一個佛弟子,她不可以對上師生氣,並要再好好修改自己,過些時候再來求見。

但接著又想,自己現在每週參加法會,都沒能立即改正自己的惡習,如果過些時候再來求見,自己一定會更懈怠並離佛法越來越遠;如果她離開寶吉祥佛法中心,她也不會想再跟隨任何上師學佛,因為像這樣慈悲的大修行者,再也遇不到了,不把握這個機會緊緊跟隨著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輩子恐怕也就渾渾噩噩地過了。

第六次她到道場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什麼事,她很堅定地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參加法會和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瞪大了眼睛看著她,隨即答應了她的請求,告訴她去登記。她把供養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只問她:妳頂禮了嗎?她趕緊跟上師頂禮,並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意收留她這個作惡多端的弟子,她心裡頓時踏實了許多,也感到多年飄飄蕩蕩的心終於有了依靠。

在這兩個多月,6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期間,正好是大姊開刀與化療的時候。大姊除了掉髮都沒有任何的副作用,她深刻地知道,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大悲的幫助與加持;大姊是個無神論者,每次要住院打化療針的早上,她都跟大姊說:如果妳願意可以對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你。她畢竟不能勉強大姊,但是那天大姊要出門去醫院前,她看到大姊雙手合十地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心裡又是非常地感恩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讓姊姊也有福報接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大姊一共要做四次化療,6月3日是最後一次,但那天也是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她衷心地希望姊姊也能有機會親眼見到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跟姊姊說好可惜,這一次妳沒辦法參加;5月29日大姊回醫院複診,她的醫生說6月3日她要出國開會,要把最後一次化療延到6月10日,大姊一回來馬上告訴她,她說真是太好了。真的只要有這個心想參加法會,護法都會幫助你、讓你有因緣福報可以參加大法會。

於是大姊與她一起參加這一次殊勝的大法會以及9月15日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她真的很感恩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姊姊與她以及跟她們有緣的眾生都可以參加這麼殊勝的法會。大姊生病的這段期間,她們不再像20年前母親罹患癌症時那般地愁雲慘霧,只有平靜的接受;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現在所遇到的一切現象都是我們過去所種的因,如果只追求快樂而拒絕痛苦,就是不願意還被我們傷害過的眾生的債,既沒有起懺悔心也就不可能產生慈悲的心。

皈依之前她對感情很執著,總是感歎自己找不到好歸宿,但是現在知道一切都離不開因果法則,知道要隨緣而過、隨遇而安,要安住於佛法裡,就是不要再執著任何一件事。現在可以四肢健全、能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已經是最幸福的事,並且公司的主管和同事對她非常照顧,在大姊生病期間,還代理她的工作,讓她能安心照顧大姊;若不是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她真不知要如何面對這些事,她除了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感恩。

同時,她要跟被她傷害過的無數眾生懺悔,以前吃了許多眾生的肉、在母親生病後期因為種種的壓力,沒能和顏悅色地照顧母親,雖然已經過了20年了她依舊很懊悔,真的是大不孝。她懺悔,曾經拿過2個小孩犯了嚴重的殺生罪,遇到不順己意的事或是討厭的人就在心裡咒罵,雖沒真的拿刀殺過人,但所犯的惡業就足以讓她下三惡道,種種惡業她懺悔,永不再犯!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給她機會聽聞正法,並讓她在6月2日皈依。她要好好地修改自己,並跟隨上師,修改好自己才能將佛法融入於生活當中,也才能讓跟我們有緣的眾生一起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佛法的幫助,解脫輪迴生死、離苦得樂。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願六道一切有情眾生皆能早日脫離輪迴苦海。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是最後一次開示岡波巴大師對於因果的修行層次與理論的教授,簡單來說這些都是在顯教的範圍內。根據上一次所教授對於因果、空性的看法,透過如此的觀察分析,大家對於存在的一切、目前認為存在的事情,包括感覺、思想、擁有的種種東西,要絕對肯定地問自己:為什麼有這種分別心?為什麼有這種決定?這種決定、執著的發源從何而來?

根據科學上的解釋,是因為腦部看到東西、聽到東西、神經反應而產生記憶力,有記憶力當然就會記得某件事情。現在科學發達,已經分析出來腦部中哪些部份是痛苦的、快樂的、記憶的、理性的,甚至已經研究出來,腦部某個部分會對快樂產生作用,分泌出一些化學物質,而讓人產生快樂的感覺。但是,講了這麼多,是誰告訴腦要起作用?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醫生弟子說明,身體裡面哪一個器官告訴腦要有記憶、有反應?醫生弟子表示,腦部有一些器官會接收刺激與反應,傳到腦部的神經元,腦部的神經元進而分泌一些化學物質,而產生一些動作。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問:為什麼腦會有這種反應呢?醫生弟子表示目前仍是未知,有的人反應比較強烈,會分泌比較多物質,有的人卻不會,但目前都還沒有答案。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這個答案到目前都是無解,至今醫學對生命仍有很矛盾的觀念。究竟是心臟停就算是死了?腦死才算是死了?還是沒有呼吸才算是死了?究竟有沒有定義?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指示醫生弟子回答。醫生弟子表示,目前是以心臟停止作為死亡的時間,但若是要做器官移植,不會讓心臟停止,而會由一些醫師來判定腦死做為死亡時間,目前有這兩種判定的方式。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是什麼東西讓腦死掉呢?以醫學上的解釋,是氧氣、血液上不去而導致腦細胞受傷,但既然醫學上說腦神經是很敏感的,知道自己要死了,應該會將氧氣與血液抽上去才是,為什麼做不到?以醫學來說,人一切的思想與動作是腦部主宰的,但既然腦部主宰整個人的身體與思想,為什麼連自己要死了,都沒有辦法將生命延長?很矛盾不是嗎?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醫生弟子是否如此。醫生弟子回答,其實身體有保護的機制,會將氧氣與血液盡量供給腦部,而非其它周邊的循環。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問,既然有此保護機制,應該一直讓腦不要死,不是嗎?醫生弟子表示確實如此,但到最後就沒辦法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醫生弟子為什麼沒有辦法。醫生弟子無法回答。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醫學上有很多矛盾。剛才醫生弟子還沒有回答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提出的問題,究竟是心臟先死、腦先死或呼吸停止才算是死亡?醫學上也沒有定義,是不是?醫生弟子回答:對。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有些人腦死了但心臟還在跳,有些人心臟停了但腦部還是活的,有些人的腦跟心臟都不動了但還有呼吸,這樣說來這些人都還是活的,為什麼說是死亡呢?所以,有很多很多無解的答案,是不是?醫生弟子表示確實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幽默地說,回答問題的這位弟子是外科醫生,開刀的次數比大家拿筷子還要多。

為什麼我們不論從哲學、邏輯、醫學、人生一切經驗法,對於人的生命都沒有肯定的答案?大家都用猜的、推論的,但到目前科學上都沒有肯定的答案,是誰在主宰我們這個身體?答案是無解。剛才醫生弟子說,因為器官接觸到一切訊號,而產生反應傳到腦部,但為什麼器官會接受這些訊號呢?為什麼心臟與肺會安排做各自的工作?全部都好像被安排好的?以外道的說法,是神祇用泥做出人,若是如此,那大家應該都不需要吃飯。如果大家都是泥做的,每天都應該不能洗澡,除非像電影情節中有沙做的人,打散後又重新聚起成為人。這些都是因為沒有答案,而是人幻想出來的答案。

臺灣很喜歡拜某個神祇,認為這個神祇將身體還給父母親,用蓮藕、蓮葉做身體,其實這也是幻想出來的。就算真的是用蓮藕與蓮葉做身體,為什麼身體會動呢?其他宗教會說是因為靈魂進去,但靈魂是什麼?究竟靈是什麼?其他宗教都對靈沒有肯定的解釋。為什麼人會有靈魂?動物也有靈魂,連一隻小昆蟲都有靈魂,究竟是什麼?不管你是教授、博士、雙博士、三博士、五博士都沒有答案,只能找一大堆科學的數字,催眠自己接受這個解釋。

現在大家都認同人類是從猿猴變過來的,但有沒有真實憑據?其實沒有。只是撿了幾塊骨頭排一排,就認為這是人類的骨頭。究竟是不是如此,大家都說不個準,沒有確確實實的證據能證明人類是從猿猴變過來的。如果人類真的是從猿猴變過來的,現存的猩猩與猴子為什麼不變呢?不是很奇怪嗎?這個論說存在約有1000年之久,照道理來說,在這個論說出現之前,猿猴應該已經變成人,但是也沒有。

這個世間有很多似是而非的答案進入我們耳中,就好像大家都知道吃紅蘿蔔對眼睛好,但在科學知識節目中告訴大家這是騙人的。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有雷達,能夠測到德國飛機來襲,所以德國飛機經常被擊落。由於原因是秘密,當德國人打聽為何英國人發高射炮能夠這麼準時,英國人就騙他們,說英國人從小吃紅蘿蔔,所以眼睛比較好,一騙就騙了幾十年。很多事情是不是真的呢?就如中國人所說的「三人成虎」,很多年輕人已經不懂這句話,這就是指當第三個人傳同一句話,情況就變了。

為什麼佛法很重視直接的口傳?特別是密宗?為什麼寶吉祥佛法中心嚴格規定弟子不能隨便跟別人說佛法?因為不是上師就沒資格講佛法,講錯一個字就會害別人、害自己。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要罰改書的弟子?不是因為他們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恭敬,而是因果的事。很多人都不相信因果、不怕因果,而是因果怕他們。前幾天,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所有組長要在下午5點30分集合,結果其中有一位組長慢吞吞,說是塞車,也說自己先去辦別的事,所以趕不過來。重點是她認為當天已派一位代表在場,由代表的人聽就好。她就是不相信因果、不怕因果,覺得遲到沒什麼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遲到就是欠別人時間,如此一來就要生生世世以時間來還給別人。怎麼還?別人上班5個小時能夠做好,你偏偏要做10個小時。這名弟子大可以一早說自己到不了,或說自己準備遲到,讓人心裡知道,那就不會欠。現在很多人認為遲到沒事,只要道個歉,這就是不信因果。很多人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愛罵人,其實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體會、了解、懂得因果,看到你們所做一切惡因而不糾正,以後會越來越嚴重。上師講的時間,她都能夠遲到,還可能學到慈悲嗎?這就代表她不負責任。不負責任的人,自然對自己講的話也不負責任、不守承諾;不守承諾的人,自然會破戒;破戒的人,還能學到慈悲嗎?不要說修慈悲了,連學都學不到。

既然學不到,就沒慈悲,沒有慈悲,哪有佛法?這是很簡單的理論。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腦部開始講,講了這麼多出來,原因何在?因為你們只相信自己的腦部,從小到大讓科學與醫學催眠自己,認為身體的主宰就是腦。現在醫學已經證明,就算腦部取走,只要心臟還在跳,身體仍會有生命跡象,只是不能動而已。當場醫生弟子也表示確實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如果腦部主宰心跳,為什麼腦部拿走後心還在跳?這就代表肉體還沒死掉。有很多的矛盾點,但是大家一直被醫學與科學催眠,認為會講話是因為腦部的記憶力好,聰明是因為腦部發達,會做很多事是因為有腦部。但是,電腦沒有腦,為什麼也可以做很多事呢?是人將做事的程式設計進去,但為什麼人會想到這麼多事情呢?

假如以醫學來說,每個人生出來時,腦細胞都是一樣的,除非先天有病,否則腦的結構都是一樣的。既然腦的結構都是一樣的,大家應該都懂英文、日文等一樣的東西,為什麼大家懂的都不一樣?家裡有兒女的人就很清楚,即使是接受同樣的教育與食物,但兩個孩子就是不一樣。就算是同卵雙胞的孩子,應該是同樣的東西分出來而已,以醫學與科學來說,應該是一模一樣的,因為是同一個模子做出來的,但兩個人各自的喜好都不同。是誰告訴他們要喜歡不同的東西?他們明明是一起長大的。這是不是很好玩呢?

沒有人在科學中尋找這個事情的答案,全人類生出來的腦部都是一樣的。也許科學的解釋是腦部經過後天的訓練,某些部分會比較發達,某些部分的細胞比較不發達。但奇怪的是,同一個家庭中的孩子,接受相同的教育、飲食,為什麼有些孩子是左撇子、有些要用右手?所以,學佛要用佛法來看事情,而不是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好讓你的家人做化療能舒服一些。這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事?也許他的身體好一些,或醫生下的藥劑較不強,他就會舒服一些。大家不要迷信,不信因果就是沒用,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拜一下,只是種下以後學佛的因緣而已,而不是對治自己的病。

剛才出來分享的弟子也是胡說八道、不信因果,拜一下就會好?有這麼簡單嗎?這也是迷信,沒有智慧來學佛。就算他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都做得到,但弟子們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卻沒有什麼都做到,而是正如那位弟子自己說的「斤斤計較」。為什麼學佛會產生這些盲點與複雜的事?就是因為沒有靜下來想:「我為什麼要學佛?我的人生是什麼?」從來沒有人在家中會靜下來想,自己學了這麼多東西,對人生有什麼用?除了讓你們能賺錢過日子外,對你們的人生又有何用?對你們的生命有何幫助?從來沒有人想過。從來也沒有人想過為什麼自己活了幾十歲要死?為什麼死時一定要經過痛苦?死時會如何?死的心情是如何?都沒有人去探討這些。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不會死,都認為自己會長命百歲,就算是如此,還是會死。不要以為有佛菩薩保佑就不會死,還是一樣會死。照道理來說,釋迦牟尼佛已經證到佛果,肉體是不需要死的,但是佛還是示現給我們看,因為只要在六道裡面,就一定要經過死亡的痛苦。在密法中有不死之身,就是以這一生的身體修到此世不死,歷史上有記載,第十三世 直貢噶舉法王便修到了這個果位。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出這麼多問題,就是要告訴你們學佛是為了什麼。學佛是針對很多我們不能理解的宇宙真相,透過佛法的分析與解釋,讓我們能體會到原來如此。如此一來,透過佛法的學習與薰陶,才能掌控未來的生命與人生。佛沒有說過要掌控我們,也沒說過能夠賜予我們生命,別的宗教有說神祇賜予生命,但佛沒講。雖然有添壽的法門,但這個壽是讓你用來修行。嚴格來說,添壽也沒有增加壽命,只是還給你這一生應該享受的壽。

當神識一投胎時,只要父母親有吃肉、你有吃肉,壽就一點一滴在減,沒停止減過,再加上你的貪、嗔、痴很重,壽就一直在減。為什麼要懺悔?因為懺悔之後,應該屬於你的財、壽、福,佛菩薩會幫你擋一下冤親債主。給你這些用來做什麼?是要修行、利益眾生。為什麼有些人修來修去還是病一大堆、問題一大堆?就是沒真正懺悔,還是自以為是在學佛,而沒有用心聽清楚上師開示佛法真正的意義為何。每個人都用選擇性的方式來聽佛法,認為某句話剛好講到自己就聽得進去,沒講到自己就說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大家,不要以為別人的事就是故事,認為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只要是人發生的事,都會發生在我們身上,絕對有機會,一個不謹慎就會發生。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幾個星期一直教大家因果?因為大家以為自己懂、相信因果,但其實並不相信。相信因果的人,做每件事都會思前想後、三思而行,都會想一下,沒有所謂衝口而出、大意或記不起來。以佛法而言,有些人業障重、智慧不顯露,所以記憶力差,這確實是有,但是透過懺悔也可以改變。以前古代有許多出家眾很愚昧,什麼都學不到,但只要他聽上師一句話、一句咒語、一個佛號,也可以得成就。他就是笨笨的,叫他唸什麼就唸什麼、做什麼就做什麼。

你們越有知識、學問、覺得自己學過佛,就越有障礙。學佛有兩大障礙,一是煩惱障,一是所知障。認為自己知道、懂了,覺得自己有知識,認為自己不是愚昧的人,對上師講的佛法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永遠都沒有辦法聽得進去。大家都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隨便講話,沒有在法座上講的話就不是佛法。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是沒有分別心的,所講的話都是利益眾生。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穿法衣時講的話是在聊天,但偏偏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穿法衣時講的話都準得不得了。

前陣子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某個弟子講,要他的兒子小心,結果真的出車禍。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不用擔心,他兒子不會死、不會破相,結果也確實如此,只有腿受傷要開刀而已。這十幾年,每個 仁欽多吉仁波切警告過而不聽話的弟子,後面事情絕對會如實發生。他們不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知道他們的事,以為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上師,所以一定要講他們、要表現上師的權威,其實不然。有些年紀大的女弟子,硬要去國外看自己的兒子,認為兒子是自己的心肝不去不行,結果每個都是很可憐的下場。當然不是每個都是如此,但是只要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講都會中,很奇怪。

為什麼上師會知道你們的事?從你們學佛的過程究竟有沒有發菩提心,就能看出你們的業有沒有消掉。有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故意指示一些弟子做事,只要他們拒絕,不管用任何理由拒絕,後面都會有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要指示他們做事,是要給他們因緣福報來調整他們的業,有些人會找很多理由,說是因為自己的妻子、丈夫、生意等等,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無所謂,就讓你們推拒。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很多次,佛菩薩與上師不能改變你們的果報,但可以給你們很多助緣,讓你們能改變果報的味道,但很多人都聽不進去。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隨便開口叫你們做事嗎?幾乎是很少。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一定就是對你們有好處,而不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好處,但大家都想自己的立場,認為學佛是人生中最不重要的事,只是希望透過學佛能跟別人不同、能夠好一點而已,沒有想過學佛是改變自己未來的人生。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雜七雜八講了這麼多,是要讓大家深深體會到,佛法不是世間任何人生經驗法可以解釋的。佛法絕對不是哲學或邏輯,而是事實的真相。剛才提到,大家都認為想事情、做事情是腦部的作用,但佛有說不是腦部,腦部只是執行者去執行這件事,就像有人按電腦的鍵盤,電腦就按照指示來做動作,我們也是一樣。然而,是誰執行腦部呢?是我們的心。這個心不是指心臟,而是每一個有情眾生都具備的生存能量。這種生存能量,以佛法來說就是心,是沒有形狀、重量、顏色、大小的,也看不到、摸不到、感覺不到。

佛講的這麼玄,但不是佛發明心。其實,現在已經有科學家發現,宇宙產生任何事情,都是偶然的機會之下發生,但在這個偶然的機會發生之前,是誰讓這兩個東西撞在一起?是誰在推動它?現在科學家已經感覺到,有一種不能透過科學儀器探測的能量在主宰宇宙的變動,他們知道這種能量不是神祇做出來的,也知道當全部的人想著同樣的事,這種能量就會出現。佛所講的心,不是人的經驗法能夠體會的,這也是為什麼佛法很難讓人了解、進入,因為佛法與經驗法則完全無關。

如果大家靜下心來好好想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是誰發號施令讓腦部產生作用?不管你們看什麼書,都找不到答案。因此,才會產生哲學,一直推論某件事發生的原因從何而來,但不管如何推論都找不到,只有一個表象,歸根究柢是何原因讓這件事發生,還是看不出來。佛所講的心,就是每一個眾生都具備生存條件的能量,禪宗所說的「明心見性」,就是指修禪者要對自己的心明明白白,透過心才能看到本質的佛性。有人說禪定會看到自性光,所謂自性的光,不是禪定時閉起眼睛就能看到,一定要等到一切業都清淨、恢復本質之後,自性光才會在心中顯露,但肉眼絕對看不到,意識也絕對看不到。

如果意識看得到,就是神經的作用。以科學來說,只要神經一動就會產生電能,有電當然有光,所以你們是看到神經光。沒有明心之前,所看到的都是虛假的。明心指的是自己很清楚心的作用是什麼,有能力將心與意識分得很清楚。現在的人問題出在哪裡?本來,心是主宰一切萬物的能力,但是人習慣用自己的意識在過日子,就是用眼、耳、鼻、舌、身、意,也就是顯宗所講的六賊。我們的心接受意識的訊號,被意識帶動,就產生一切森羅萬象。

如果心不動,就不會產生一切現象,不管你們感覺到快樂或痛苦,都是心在動。學佛不是學感應,也不是修感覺,大家本來就有感覺,只要神經未死都一定有感覺,意識存在也絕對會有感應,而感應到外在與內在一切變動。但是,學佛不是靠意識,我們先了解意識的作用之後,才能了解心與意識的差異。要做到是很困難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講歸講,但是能夠了解的人,一百萬個之中都沒有一個。

簡單分析來說,大家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一定會產生瑞相,如果靠的是意識的能力,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可能在相距兩千多公里的情況下,還能在亡者的頭頂打一個洞呢?這是不可能的。意識的範圍有限,肉眼最遠能看到約莫兩公里,耳朵能聽到的也是有限,就算有科學雷達的幫助,也還是有限。是什麼力量能讓頗瓦法在隔這麼遠、不在大體旁邊修法的情況下能夠起作用?這就是心的作用,心的能量無窮大、無邊無際。學佛人如果能夠透過慈悲心,什麼事都能做到。

佛沒有講過慈悲的意思,只有講慈悲心、菩提心、懺悔心,沒有講過懺悔哭或懺悔罵,什麼都是講心,為什麼?本質上真正做到這件事,能量才產生,而不是用哭調講話就代表有懺悔。哭得唏哩嘩啦、流眼淚不代表有懺悔,很多人經常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哭,但是都沒有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看就知道他在唱歌仔戲,也就不理他,因為他沒有真正的懺悔心。人如何能夠產生懺悔心?當你知道自己若不透過佛法的薰陶與學習,絕對沒辦法救自己這一生,才能澈底起懺悔心。你們的懺悔都是為了讓自己過好日子,這不是懺悔,只是道歉。你們要過好日子,就是為了你們的肉體、意識、感覺、想法,與心無關,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慾望,這種懺悔心是假的。

當我們能夠真正體會到一切的現象都是自心,也就是心產生作用、心動才有現象,如果心不動,任何事情對你來說都不產生作用。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從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之後,因為不是藏人,且做事比較一板一眼,在戒律方面從不妥協,而發生了很多事情。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動了,那每天都沒完沒了。你們不要以為自己過的日子很苦、很複雜,其實做仁波切才複雜,這並不是指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複雜,而是要面對這麼多人,要面對一千兩百多名弟子。一千兩百多名弟子介紹來的人數是倍數的,再加上教派裡面也有很多人,所以很複雜,仁波切不是人做的工作。

當然,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可以過得很舒服,就好像有人拿到美國公民的身分,收幾個弟子、拿供養,就能過很好的日子。這是他的福報,但不是佛教我們的宗旨。如何能讓法輪轉動?不是靠祈禱文,而是靠每個修行者在世間推動,讓每個眾生都能澈底地了解佛法,這才是法輪常轉。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大家的這一段開示,是學佛最重要的一段開示,但也是大家最困難、最不容易聽進去的。若是沒有這一段,佛法就失去其意義。佛法與其他宗教不同之處便在此,佛與大家談心,不是談情,而是真的心心相印。心心相印不是指男女感情,這是誤用。明明男人的心比女人的心大一點,怎麼能夠心心相印呢?醫生弟子表示,男人的心確實比女人大,體態豐腴者的心也會比較大一點。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坊間說心心相印,女人不喜歡被男人壓住,但男人的心明明比女人大一點,絕對壓得住。男人通常心臟會大一點,因為需要體力做事,但有些女人的心也會比較大,並非必然。為什麼人能夠做很多、想很多動物不能做的事情?其實動物有些事情是人類做不到的,差別便在於心的作用,某些事情對動物的心而言起作用,對人類的心則不起作用。

當我們的心不動,對周遭的任何事情就會很敏感,這不是指反應很快,而是能看得很清楚。為什麼我們對自己周遭的事情看不清楚?甚至於需要問別人?就是因為我們的心在動。為什麼心會動?因為有貪、嗔、痴等五毒,被五毒牽著心在動,所以對自己的事情,甚至對自己身體的狀況都不了解,更不用說周邊的人。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了解亡者的想法與痛苦?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不動,沒有覺得自己在幫亡者修法,沒有覺得自己是仁波切,也沒有覺得自己在布施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覺得自己在做法布施、無畏施等,心沒有動,因此才能體會到周遭發生的任何事情。

佛法中提到佛有五智,其中之一是大圓鏡智。你們試想自己在照鏡子時,看到鏡中有自己的樣子,但你走開時就沒有了。鏡子可以反射任何現象,但鏡子沒有變,心大約可以如此解釋。我們的心就好像一塊鏡子,只是反射、反影周遭任何事情,但鏡子本身沒有變大、縮小。就算沙發很大,一樣可以在鏡子中看到,是什麼原因?就是鏡子沒有變,是我們眼睛在看,感覺整個影像在裡面。今天我們不管看到醜或美,不是這個人醜或美,而是我們的經驗法則告訴眼睛的神經,影像再到心裡面、到鏡子上,但如果不搬動這個鏡子,其實影像就不存在。

大家知道有種凹凸的鏡子叫哈哈鏡,美的照上去變醜,醜的照上去覺得變美,就是因為變動鏡片。也就是說,心不受意識的影響,鏡子不變動,影像就不存在、會消失,只要一移開、過去就沒了。痛苦與快樂是怎麼來的?就是心被意識牽動,破壞鏡子乾乾淨淨的面,讓垢進入裡面了。今天很清楚告訴大家,當我們斷定一切事情都是心的作用,再經過分析這個心,就會發現心沒有實體、形貌、顏色,我們的自心應該斷定為虛空一樣清淨的法性。

虛空中雖然有很多星星、太陽,但虛空有沒有動過?沒有。晚上時看到星星在動,其實沒有動。即使看到星星在移動,但天空沒有動過。白天時看到雲飄過,天空也沒有動過。就算天空中布滿烏雲,將藍色的天空遮住,烏雲過了也是一樣的顏色,沒有變過。一切都是我們自己透過眼、耳、鼻、舌、身、意,不能分辨心與意識的差異,心跟著意識動,進而產生思想。思想一產生,才會產生動作;思想起來,才會告訴腦部去做。如果心不動,腦部就沒有反應。舉例來說,當你很專注、很入神地在做某件事情,就算旁邊有人叫你的名字,你都沒有反應。大家都有這種經驗,但照道理來說,我們自己的名字從懂事起,就清清楚楚地記在腦海裡,以醫學來說,既然在腦海中,應該是一叫名字,腦細胞就馬上有反應才是。

腦神經的反應比敲擊鍵盤的反應還要快,醫生也證實如此。為什麼聽到別人喊自己最熟悉的名字都會聽不到?因為在那一剎那,你的心專注在別的東西上,心沒有對名字產生作用,所以腦部就不起作用,也就沒有聽到。大家經常被父母親罵,因為一直叫你的名字卻沒反應,有些是裝作聽不到,有些是真的聽不到,就是因為專注在某件事上。為什麼別人叫我們最熟悉的名字,我們卻沒有反應?就是因為心不動,所以腦細胞不起作用。禮佛時提到「身」是在腦部,大家會覺得很奇怪,這是因為腦部是主宰整個身體的作用,意識主宰身體,而心主宰意識。佛經中提到心王,因為心才是我們身體的國王。

如果透過佛法能夠讓我們的心降服而不動,就能過真正快樂的人生,不會再追逐快樂、拒絕痛苦,因為對我們來說,快樂也好,痛苦也好,就好像雲在天空中飄來飄去,飄過了就沒了,不會停在那裡不動。簡單一點來說,不要讓雲聚起來,聚起來成為烏雲,就會擋到太陽光,接著就下雨,這樣人生會快樂嗎?為什麼你們會痛苦?就是因為一直將雲聚起來,自己將雲聚起來還不夠,還要看八卦節目,整天聽劈腿之類的事情。本來烏雲沒有這麼黑,聽了更黑一點,接著就下雨了,你們就唏哩嘩啦地哭、打雷發脾氣、跟著就閃電了,這都是你們自己做出來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告訴你們什麼事情都放過別人,而是最少不要將雲一直聚起來,你們有能力不將雲聚起來的。雲有一天一定會散掉的,用什麼風能夠將它吹走?不是用世間的八風,而是用智慧的風,清清楚楚了解一切現象都是空性,都是心造作出來的,拿得起,放得下。世間很多事情是無可奈何之下必定要做的,像是一定要吃飯、睡覺、交往、結婚,這是無可奈何之下由自己的因緣帶著走的事。既然是被帶著走,不管是好是壞,絕對有一天不會帶著你,靠你自己走。當業力、緣帶著我們時,更加要好好學佛,有一天換成自己帶著它們走。

當然這需要時間,不是一年、兩年、三年、四年、五年就可以做到。剛才提到遲到的弟子,她皈依多年還是這麼疏忽。仁欽多吉仁波切提早幾天約的時間,她都可以遲到,因為她中途去做別的事,不重視上師,認為道場的事與她無關,組裡面有代表去,她就以為晚兩分鐘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怎麼樣,也是用這種心態學佛。用這種心態學佛,怎麼可能學得出來?不太可能的。

當我們清楚所謂的清淨法身,不要將清淨法身講得太過玄妙,覺得是看不到、摸不到、這一生無法體會的東西,其實我們都有,只是大家感覺不到是如何。大家都有去過海邊,當到海邊看著天空與海時,突然間會有個心情,覺得什麼煩惱都沒有。有些人是出海去釣魚,到海邊談戀愛、抓螃蟹,那就另當別論。大家絕對有這種經驗,看著大海時突然覺得沒有煩惱,這就是法性顯露的一剎那。

為什麼會如此?因為人還是會受周遭的環境影響,當看到某一個東西是空的、沒有任何雜物的,心中的雜物也會停止不動,所以在一剎那之間法性顯露。在很短的時間中,只有你自己知道真的沒煩惱,覺得很舒服而說要再來。但是,再來不可能會有同樣的感覺,就算是同一個地點、時間,絕對沒有這種感覺。當你刻意去做就是做作,就是不清淨,法性也不會顯露。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講完後,大家明天不要全部跑去海邊,這就是做作、有雜念,清淨的法性不會顯露。

前幾次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自己踢到椅子腿而悟到緣起性空,這不是做作的,是突然間萬念俱滅而法性顯露,一下子進去的。這必須要福德資糧足夠才能做得到,現在大家所做的一切,都在累積自己的福德資糧,上師與佛菩薩不斷地幫助大家累積福德資糧,資糧足夠時就很快。什麼時候會足夠呢?不是做一點點、拜一下就夠。簡單來說,不要問何時足夠,時間到了就會夠。時間到時,也不是自己感覺就是,還是要向上師報告。但是,在未來兩年內,仁欽多吉仁波切勸大家不要來報告說自己踢到牆角、打破杯子,你們還不是這塊料,不要到時來挨罵。如果你們是這塊料,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跟你們說。

要很清楚告訴自己,一切產生的現象都是因為我們將意識當作是心的作用,而讓心啟動。我們要了解吃飯、睡覺、喜惡都是意識的作用,都是吸收一切外在的感覺。這並不是告訴大家不需要如此,只要我們有這個身體的一天,就還是需要。學佛的困難也在此,要如何判斷這個動作是心或意識,就必須透過上師不斷地教導。弟子的一舉一動,上師都會留意到。故意遲到的弟子就是意識起作用,沒有真心聽上師。如果是真心聽上師,就不會將自己私人的事做好才來參加會議。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告訴她不能遲到,要不然價值一億的合約就取消,她一定馬上不做任何私人的事,因為真心覺得錢重要。但是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要開會,她認為一定沒好事,要先辦好自己私人的事,以為絕對有足夠的時間,殊不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準時,時間到就關門。如果做人不養成準時的習慣,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相信你會對任何事情負責任。人對事不負責任,對人也不會負責任。習慣遲到的人,果報就是到時有事找上師,上師也會遲到或甚至找不到。你們信也好,不信也好,但確實發生過很多次這種事。

經典上提到,當我們了解一切是因為意識沒有離開這個心,也就是操縱這個心,才會產生善、惡兩種因,但當了解是因為心動而產生善與惡之後,就會遠離增長善行、斷除惡業的想法。這兩句話不是你們做的,千萬不要告訴別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你們不需要增長善行、斷除惡業。這兩句話不是要告訴你們,也不是你們做的。大家常講不能帶業往生淨土,指的是善業與惡業,只要心中有念頭要增長善的行為、斷除惡業,這個人不可能成佛果。很多人以為迴向是增加自己的功德,這只算是方便的說法,但真正意義是透過迴向讓你不執著自己曾經行善、斷惡,在第八意識田中完全沒有善、惡業的種子,沒有這個種子才不再輪迴。我們這一生要斷的,就是這個種子。

這不是你們做的事,但不講也不行,因為這是佛法最高的階段,以大手印的階段而言,就是要證到離戲瑜伽,對於善惡之分都視為一場戲。但你們在尚未證到離戲瑜伽之前,千萬不能有這種說法、觀念,完全不可以。今天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開示岡波巴大師的教法,所以一定會告訴你們,但不代表現在你們能做到,也不是讓你們現在拿來當成藉口。千萬不要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你們不需要,如此一來是斷章取義,因為前面有三個教授,到後面是第四個。以你們來說,目前連第一個教授都沒做到,更別說第四個,所以不要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可以這樣,並非如此。

經典上提到,當我們能夠斷除這種想法,在果位上也會顯現出苦樂二者,在心中明確地了解知道為一昧,也就是沒有分別,這才能稱為菩薩。假如心裡還有快樂與惡善分別的人,絕對不可能稱為菩薩。因為了解心,很清楚心沒有實體、顏色、樣貌,好像虛空一般,就能遠離斷除痛苦的念頭,也遠離成辦安樂的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勸過很多修行人不要認為自己要安樂,但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看過這段經典內容,是今天才看到。因為修大乘佛法的菩薩,自身的快樂與痛苦都是空性。

執著自身快樂與痛苦的人,絕對去不了淨土,因為還有罣礙。大家常說自己念佛不得力,因為你們認為念佛得力一定往生淨土,但佛經上沒有這麼說,只有說發願、發菩提心、不可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得生阿彌陀佛國土,不是一定的。在《阿彌陀經》中,佛說在此五濁惡世說此難信之法。為什麼難信?就是剛才所說的。你們很難去相信,會認為明明學佛是好的,為什麼要把這個念頭拿走?當你們有這個念頭,念佛的心會分開兩個,就不是一心念佛。很多人以為一心念佛就是一直唸阿彌陀佛,這不是很正確。一心念佛是念頭裡全部什麼都沒有,只有阿彌陀佛,包括連自己能不能去這種念頭都不准有,如此才能一心念佛,才能做到不可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發願得生。

大家要清楚,不要再糊塗,也不要再問阿彌陀佛是報身或化身來接,就是唸,只要你們做到《阿彌陀經》裡面的條件(不得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發願得生),無論是報身或化身、死之前或死後幾天才來,這都不重要。只要你有這種念頭,就是有罣礙,就去不了。當你的念頭不是純的,就是雜,無法與阿彌陀佛相應,這是修淨土最重要的法門。為什麼勸大家要發菩提心?因為發菩提心的人沒有自己,自然對自己的痛苦與快樂全部都能捨。

四無量心提到的愛憎住平等捨,就是指你愛的、憎恨的都要平等捨掉,要如何做得到?就是要做到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才能做得到。單靠顯教的方法是做不到的,但你們也不是學密的料,所以就要聽話,不要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是釋迦牟尼佛與直貢噶舉的法,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

經典上提到,結論就是在因這個方面沒有取捨之念,在果這個方面也沒有希盼的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從開始學佛起,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是仁波切,就是這句話所說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想過學佛會得到什麼好處,不像你們。不需要想、不需要問,也不需要求。所謂信,不是簡單地說自己相信,而是信佛的功德力,一定會幫助我們。

既然是佛的智慧功德力,怎麼可能不在因果法則裡面幫助我們呢?也就是說,你沒有這個因,怎麼會得這個果呢?你們不用擔心,就算沒有滿足到你的慾望,不代表你沒有學到佛。佛不是要滿足我們一絲一毫的慾望,包括想得生淨土、身體好,這都是慾望。只要做到佛經所講的條件,一心不亂,只要念佛、念天、念上師、念眾生,就能夠去。念不是整天嘴巴念,而是指念頭。

經典中提到,在遠離一切思想憂慮之後,我們才會腳踏實地體會實修。不要以為每天敲木魚、敲鐘就是實修,所謂實修是依照佛所講的道理腳踏實地,沒有任何超越自己未種的因去幻想果報。沒有種這個因,怎麼得這個果呢?所以就腳踏實地、老老實實的,不要做花樣,不要動腦筋,自然諸佛菩薩、護法就會庇蔭我們,就會帶著我們走。學佛不困難,困難在於大家都自以為是,以為自己開始能體會佛法,就像法會前出來懺悔的弟子,自以為有什麼了不起。每個人講的都跟真的一樣,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後,大家都知道怕了吧!

學佛應該是一件很自在的事,沒有壓力,也不可能因為學佛而讓你的人生產生任何不便或痛苦。如果你用眷屬來搪塞,說是因此而做不到佛法所說的,這個罪很重。為什麼很重?因為你幫別的眾生謗佛。如果是比較糊塗的人就會告訴你:「對啊!你的老公阻礙你學佛,你多念一點迴向給他,多拜懺、多點燈啊!」這明明是你自己的障礙,你對佛法有信心,對上師有信心,誰能擋你的路?簡單來說,你每天上班出門,如果老婆叫你不准出門,你一定會說:「那誰養你啊?」為什麼學佛就不敢講?你為什麼不說:「那誰理你啊?你擋著我學佛,到時候誰理你?」但你們都不敢講,還說自己欠老婆會不好意思,這就是自私。

每個人都用別人當擋箭牌,這就是惡。自己不想做,就該告訴上師說你不想做。那位遲到的弟子明明不想來,還說自己幫母親做事、塞車,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以為她從高雄開車過來呢!這就表示她不重視上師。每個人都不相信,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了你們不共四加行就好了,殊不知你們修了不共四加行就原形畢露。恭敬不是指每天對著上師頂禮,只要你對上師有一點點不恭敬就會出事,因為你的心有這個種子,事情就會發生。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故意整你們,很多人都偷偷摸摸地做事,以為天不知、地不知,只有自己知道,偏偏就這麼準。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錶很準,或許那位遲到弟子的錶是不準的。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岡波巴大師關於因果的教授,一直到密法的最終,讓我們無論是在佛法或人生方面都有很大的幫助。不管修任何法、唸任何經典,絕對都是為了利益眾生。當然,我們的目的是要解脫生死、利益眾生,但解脫生死的目的不是為了自己能脫離輪迴的苦,而是讓自己能更進一步修行佛法,利益廣大虛空中的眾生。區區幾十億人類,在宇宙中是很小的數字,在六道中受苦的眾生數也數不清楚,如果沒有佛與法身菩薩的能力,誇口要度遍虛空中的眾生絕對是騙自己的事,絕對做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勸大家要下決心解脫生死、先不要輪迴而到淨土修行?就是因為我們欠眾生、上師與佛菩薩的恩。我們要報恩,不是僅僅做一點供養,而是要幫助一切諸佛,在宇宙中不斷地推動佛的法輪。不要侷限於在地球上的人道。在宇宙中有很多人類,不只是地球,很多眾生都需要佛法。就算你這一生與別的地方沒有因緣,只要你發願、肯定解脫生死,諸佛菩薩都能幫助你的願成熟。當然,這絕對不是一生一世的事情,但只要你下決心,一定能做得到。

在佛經中經常提到,很多佛菩薩過去發的願經過很長的時間,就好像阿彌陀佛為了思考四十八願,而花了五個劫之久。五個劫是很長的時間,所以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到一位出家眾說自己要在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上再加兩個願,差一點昏倒。連阿彌陀佛都必須要成為法身菩薩,而在上師指示下前往所有佛的淨土,要參拜一切佛、了解所有佛的願力後,才再想自己的願力。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來由是如此,絕對不是憑空爆出來的,這是佛經上說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如果你們聽到有人跳出來自稱是觀世音菩薩旁邊的童子,聽聽就好;如果聽到有人自稱前世跟釋迦牟尼佛有緣,也是聽聽就好。

任何一尊菩薩出現,絕對有其來龍去脈,絕對不可能好像突然從石頭中蹦出來。就算這一生再出現,也肯定要透過佛法的學習才能夠弘揚佛法,而不是說自己看到誰就算是,尤其是自稱某個宗,大家要小心一點。佛經上沒有提到什麼宗,宗的諧音是粽,跟粽子差不多。大家不要迷信,認為很厲害,他厲害是他的事。佛經上提到幻師,這不是指現代的魔術師,古代的魔術師是真的能將東西搬過來,現在還有,其他宗教也有,但不代表他能夠幫助你們解脫生死、教導佛法。

所以,不要迷信讓我們迷惑的現象,要用心去看,不要聽到就以為是真的,要真真正正地用心去體會,多看、多聽,不要糊里糊塗,也不要以自己的慾望,而期盼上師能做到你的慾望。上師不可能滿足你們的慾望,就算有也都是短暫的。如果你很痛苦,可能讓你的痛苦減輕一點,讓你心靜下來好好聽聞佛法,而不是滿足你的慾望。這個分野大家要很清楚,清楚之後,學佛就是很開心的事,也不會再告訴上師說你欠自己老婆。如果你沒有欠老婆,怎麼會跟她結婚呢?所以,這絕對不是理由,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結過婚,該還的就還,還完就算了,還講這麼多做什麼呢?

哪有所謂的來世夫妻呢?這都是騙人的事。這一世會做夫妻,不是你欠她,就是她欠你,大家來搞在一起還清就好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勸你們離婚,千萬不要誤會,不要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你們還清了就離,絕對沒有這麼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要告訴你們,不要以眷屬作為理由來擋上師,對你自己與眷屬都不好,會種下惡的因。你可以用自己的理由來解釋,但不要用眷屬,大家要切記。在《寶積經》中有提到,不能威脅恐嚇自己的眷屬跟下屬,而拿他們的錢來做供養布施。如果你告訴別人做這個功德很好,不做的話以後沒機會,這就是恐嚇。

行供養布施,要在自己的能力範圍之內。有人會認為先投資賺到錢後再供養,不想先供養,卻沒想到供養上師以後一定好。人都很現實,認為投資要馬上賺到錢,其實不是這麼一回事。你們不要傻呼呼的,錢賠光還得挨罵,供養至少得一句謝謝,投資賠光後,別人還會說是你運氣不好,這麼做真的不太聰明。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佛法開示與教導,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1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