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11月3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年長的出家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感恩和懺悔的機會。她要藉此機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食、住的照顧,讓她安住在宿舍中靜心地學佛修行,也感謝同住師兄們的照顧。

她跌倒過兩次,一次是在日本道場參加法會時摔斷了左手;另一次是最近的一次晚課後回到家門口,上樓梯時跌斷右手。兩次都得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蔭與加持,讓她逃過開刀之苦,得以重報輕受。

跌倒當時,她爬起來搭電梯到六樓宿舍時,右手就開始又腫又痛。師兄陪她到醫院急診室掛號,照完X光後,已是晚上11點。醫師看了片子後說是骨折,並說第二天(星期六)開刀房已經登記額滿,於是安排急診室的醫護人員於早上七點為她上石膏。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免受開刀之苦,她也謝謝師兄們專程趕來關心她。在包裹石膏的這五個星期都由師兄們幫忙盥洗及照料生活起居,她深表感恩。

星期一她前往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並帶了X光片給醫師看,醫師看後說是骨折,並開了中藥給她吃,她很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中醫診所醫護人員的悉心照顧。星期五早上她到醫院看門診,醫師說三個星期後就可以先拆掉右手上半部的石膏,再兩個星期就可以全部拆掉了,她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很快就能痊癒。星期六她到道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關心地詢問她事情發生時怎麼沒有打電話給組長?沒有立刻到醫院或是看中醫?她並遵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持續看中醫及塗抹中藥膏,傷處很快就好了,她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也要藉此機會發露懺悔。她懺悔在還沒學佛以前,喜歡吃雞翅膀,現在嚐到摔斷雙手的果報,懺悔不該為了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傷害眾生。她也要為以前所做的惡業及向所傷害的無數眾生懺悔,希望眾生都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而脫離輪迴苦海。她也要懺悔做早晚課時,常打瞌睡,不能專心持咒,她深覺不應該,警惕自己要力求改進,專注持咒。她要謝謝出家師兄教她持咒時要專心看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她聽了照做,真的就不會再打瞌睡了。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利益一切有情。

接著第2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機會在這裡讚揚上師的大威德力與慈悲力,並分享與佛無二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及家人的經過。

2002年,當時仍旅居香港的她,突然接到來自台北的電話,得知媽媽罹患舌癌,正在評估開刀的可行性,同時也透過弟弟的朋友,寶吉祥的弟子的引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開示與加持。

經過半個多月的再次檢查及評估之後,弟弟和親友們都力勸她的媽媽盡早開刀。當時她媽媽非常地掙扎與痛苦,然而在親友們的力勸下她終於同意接受手術的治療。手術之前,她媽媽和弟弟又再度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弟弟怎麼可以什麼都推給醫生,醫生可以保證開刀一定會好嗎?並交代他一定要先問清楚醫生,並安排好所有醫護照顧的事情才可以,同時非常慈悲地加持媽媽。

就在媽媽準備開刀時,她返回台北照顧媽媽,並前往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地給她開示,並說會幫助媽媽開刀順利,也同意她可以參加施身法法會。媽媽的手術過程非常平順,恢復得也很快速,後來化驗結果也沒有轉移到淋巴,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與救護,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因為結婚的關係,她跟隨先生遷居香港,從語言完全不通到逐漸適應環境,十多年來全職家庭主婦的生活圈子幾乎只有先生與兩個孩子,由於親友都不住在當地,加上第二胎因為是高齡產婦以及前置胎盤的原因而早產,照顧孩子上需花費更多的心力,使得她的身心也逐漸出現了疲態與近似憂慮症的狀況,思鄉之情也越加嚴重,同時她先生的工作也遇上了困境,種種因素讓她極度想逃離香港,但是卻始終得不到先生的同意。

2004年春節,她回來臺灣過年,她又去求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她的陳述後,告訴她「後年才有機會回來」。當時聽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之後,她有些失望,但是她知道,她極度渴望回來臺灣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知道。當天她也鼓起了勇氣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說:「那就去報名啊!」她回答說:「可是我又不住在臺灣,怎麼辦呢?」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笑笑地說:「沒關係,先報名。」於是當天她就去報名皈依,還請了一串佛珠及《懺悔》和《快樂與痛苦》的法帶返回香港。

她原以為日子如常,煩惱依舊,但是就在返回香港約半個月之後,有一天半夜,她突然發燒非常不舒服,累積許久、身心俱疲的狀態一次爆發!這一次先生終於鬆口,同意等暑假時全家可以一起搬回臺灣,而此刻的她就像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那根救命的浮木一般,頓時她的人生似乎重新燃起了希望,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與幫助,讓她得以重生。於是她終於在2004年的8月11日平安地回到了自己的故鄉,而8月22日正好舉辦皈依法會,她才有因緣得以如願皈依,並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告訴弟子們說:「學佛的人不會餓死,不會沒有房子住,沒有衣服穿。」這些年來,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與庇護下,她從一個離開職場超過十年,人際關係幾近封閉,連話都說不太清楚的家庭主婦,一步一步地重新走入人群,學習與人溝通、應對,並得以再度回到職場工作,她知道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賜予。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常告誡弟子們「人生無常」、「要深信因果」,並常舉自己人生經歷的事情示現給弟子們看,並敎導弟子們要用懺悔心和慈悲心去接受及面對一切所發生的事情,也曾開示「學佛是大丈夫的行為」、「不用怕,要無所畏懼,要相信上師」、「每當有病痛、煩惱、挫折來臨的時候,就是可以還債的時候,其實應該是要開心的」、「隨緣而過,隨遇而安」等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敎導弟子們極其珍貴的處世箴言和生活的態度。

所以當2008年初她患上甲狀腺亢進症時,2011年施身法法會後當晚家裡被闖空門時,還有2012年她從樓梯上跌下來摔傷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話語一再給予她安定的力量與無邊的加持力,讓她得以平常心面對並很快地恢復了日常的生活與工作。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安穩的日子不是要讓我們享福的,而是要給我們時間,幫我們減少學佛的障礙,讓我們可以安下心來學佛的;又時時提醒弟子要謹記在心不可鬆懈。她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諄諄不倦的教誨。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視每個弟子如珍如寶,不僅照顧弟子和家人,還包括我們身邊的親友以及有緣的眾生,而我們每一個人的命真的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世上任何的言語或筆墨都無法用來表達她千萬分之一的感恩之心,更不知該何以為報,只能期許自己,至少盡力做到把自己照顧好,聽上師的話,上師怎麼教就立刻去做,不要讓上師煩惱,上師才能有更多的時間和因緣去幫助更多受苦的眾生,也才能讓更多的眾生都有機會能解脫輪迴苦海。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我們「信乃一切功德之母」,又不斷以言教和身教教導我們要相信上師,要恭敬上師,要常憶念上師,因為這些都是學佛的根本;又教導我們每天睡覺之前要檢視自己今天的身、口、意等行為是否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有的話就要馬上去改。而她直到現在卻都還沒有確實地做好這一點,為此深感慚愧及懺悔。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弟子「千錯萬錯都是自己錯」,提醒弟子們要時常檢討自己;因眾生皆有佛性,佛弟子要學習以「平等心」、「無分別心」來看待每一位有情眾生,每當點燈、焚香、禮佛、參加法會,所有的這一切全都是在代表法界一切眾生做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全部的教法都是在教弟子們怎麼樣了脫生死,解脫輪迴,而如此殊勝的教法就如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寫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長壽祈請文中所說的「稀勝珍寶勝利者教法,持有悲心舞蹈威力瑞」,尤其在末法時代的當今世界上更顯得彌足珍貴,她何其有幸能親炙如此殊勝的教法,所以更要好好把握此生難得,可以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的寶貴因緣!

今年7月中,她有幸可以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印度拉達克,參加殊勝的喜金剛佛寺開光與千手千眼觀音灌頂法會,此行不僅讓她又再次親身見證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位大修行者與佛無二無別的各種度眾的事蹟與瑞相,因而生起更大的信心,更感念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念念眾生,無時無刻都在幫助眾生的大慈悲,與為了教派無我的奉獻及全力的護持。

大智慧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敎我們怎麼待人處事、怎麼樣孝順父母、教育兒女,又敎導我們該怎麼做才能將佛法用在日常生活裡,要如何去修改自己一切會造成輪迴的行為,「修改自己」無非是宇宙間最困難的工作!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嬉笑怒罵都是佛法,上師的一言一行在在示現給弟子們看,讓弟子們可以跟著學、照著做,其實弟子們只要聽話、照著做就可以了啊!「依教奉行」就對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時隨地、無時無刻都在加持和庇護弟子和有緣的眾生,就像佛光一樣一直都在普照著眾生,總是給弟子最好的,不斷地為弟子們製造學佛的因緣,又敎弟子們怎麼供養、如何布施,為了讓弟子們累積學佛的資糧與福報,上師心心念念都是弟子、都是眾生,她刻自警惕得再加把勁,更努力學習、盡全力去做,才能跟上上師的腳步,以報上師恩、報佛恩!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地藏經》說:「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在此她為心中曾經生起的各種惡念懺悔,為她生生世世以來有意無意傷害的眾生,以及所有貪、嗔、痴、慢、疑、兩舌、偷盗、我慢、自私自利、自以為是所犯下的各種惡行惡業,做最大的懺悔。

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她何其有幸皈依在與佛無二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這是這一世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不知何世才會再有,所以她一定要緊緊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腳步,依教奉行,用最大的恭敬心、懺悔心和慈悲心努力學習佛法,解脫輪迴!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旺圓滿,利益一切有情眾生,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繼續開示岡波巴大師教授串修因果的心態與方式,上次所開示的兩個教授,對一般的信眾與世俗人來說比較容易了解,但真正能夠做到的是寥寥可數。沒有幾個人能做到斷一切惡,還有人找很多理由給自己。

有人仍以眾生的肉來做為賺錢的方式,認為反正不是自己做,是丈夫做,如果丈夫不做就沒錢養家,沒錢養家他們就會餓死。只要賺回來的錢有牽扯到惡業,只要你有用到這個錢,就算你說沒有拿他的錢,但一定有,因為兩夫婦住在一起,怎麼可能用不到他一分錢呢?比如說他給房貸,而你住在他的房子裡,那就要用他的錢。他給房貸,而你繳電費,也是用到他的錢。

很多人不相信因果,以為自己一直做大禮拜,就能讓丈夫覺悟不再做這個事,哪有這麼簡單的事呢?連諸佛菩薩要改變眾生行惡的心,都要經過很多世。假如你不馬上斷惡的,不要以為拜佛、參加法會就可以將事情轉掉。因果是肯定的,就像剛才出來講話的弟子,她出了家,也吃素,很乖了,現在也沒機會行惡,為什麼還會摔兩次摔到手斷掉?就是因為殺生,沒有澈底懺悔,也沒有澈底修行福報、智慧,以為自己出家就不會有任何災難。其實,出家後反而所有災難才可能來,因為你此生若修得好,你跑掉後,這些眾生去哪裡找你?

這名弟子因為出家而重報輕受,但還是出狀況。出什麼狀況呢?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診所免費幫她醫治,她卻只說醫師對她好,這就是沒有感恩的心。沒有感恩心的人,自然就沒有懺悔的心。她為什麼會這麼糊塗?就是因為沒有澈澈底底懺悔,還認為自己沒有惡。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因為施藥而需要邀這個功,仁欽多吉仁波切默默做善事很多年,所行的善很多你們都不知道。她身為出家眾,都不做代表,讓眾生知道上師的功德。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可以叫醫師馬上不幫她治病,或叫診所的人不管她,這些人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免費幫出家眾治療,所以他們滿上師的願,才會對她好,這名弟子卻搞不清楚。在診所裡的人員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善的共業中都有份,她身為出家眾,吃的、用的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還學不懂怎麼去讚揚上師,讓自己福報起來?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名弟子,有沒有加持過她的手?剛才她有沒有講?弟子回答有講。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這名弟子沒有講。結果,這名弟子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嘴。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這名弟子頂嘴,表示以後還有機會有事,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錯怪她,那又如何呢?她就是不相信因果,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她沒有,而她有講,委屈一下會怎麼樣呢?她還修六波羅蜜,是修到哪裡去了?她不信因果、貢高我慢,是以為自己年紀大就了不起嗎?再說回來,她吃的、用的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給的,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句話都受不了?

這名弟子剛才還在下面打瞌睡,為什麼會打瞌睡?就是對上師不尊重,而不是因為她老、體力不好。對三寶尊重的人,不會打瞌睡的。坐在她後面的另一位出家眾,身體比她還要差很多,且罹患癌症,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從來沒說過自己不舒服。打瞌睡的這名弟子真的是金枝玉葉,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幾個出家眾之中,比較起來坐在她後面的出家弟子與她年齡相當,雖然罹患癌症,卻從來沒有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怨嘆過。人家修什麼?就是修忍,相信三寶。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呵責打瞌睡的弟子是信誰?糊里糊塗在過日子!還在頂嘴!本來,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一講她就算了,結果她竟然頂嘴。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其他出家弟子,不要讓這名弟子在宿舍內做事,免得她又摔斷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不信因果的人,就會放縱自己。一切身、口、意只要產生動作,業力就會出現,不管是善業、惡業,都會牽引我們未來輪迴。佛陀與諸大修行者都苦口婆心地勸大家,絕對不是為了有任何好處,而是為了讓大家未來能夠解脫生死。很多人以為學佛解脫生死不是最重要,其實在很多經典中佛都提醒這件事,甚至強調修行人一定要生起很強烈的出離心,要出離這個輪迴的世間。沒有強烈的出離心,就沒有解脫輪迴的果,這個因緣是從你們開始。如果你們還以為學佛是求保佑,以為一直拜就能讓事情變好。事情是會變好,但不是這一生,而是未來世,這一生是用不到的。

如果你們拜佛是為了消除自己業障,不是為了健康與發財,佛法中講得很清楚,要福慧雙修。如果沒有福、沒有慧,不可能解脫生死;如果福慧沒有起來,不可能阻擋業障,也就不可能開悟。前幾次法會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以前有禪師摔破一個杯子便馬上開悟,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也是不小心踢到椅子的腳,而馬上(對緣起性空)有一些覺悟。這是怎麼來的?這不是意外,而是福慧資糧到了某個程度,因緣具備了,小小的一個動作、聲音都能讓行者澈悟。假如行者沒有具備福慧的資糧,就算將整個百貨公司的杯子打破,也還是不會開悟;就算將椅子的腳都踢斷,也是無法開悟。如果你們不相信,可以每天回家踢踢看。為什麼不會?因為沒有福慧資糧。福怎麼來?就是要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大家,最快累積福報的方法就是供養上師。最重要的供養是恭敬,剛才頂嘴的年長弟子就是不恭敬,因此她的福慧一直修不出來。她只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好人,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上師,就要對她好。她認為自己出家,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要對她好,是根據什麼理由呢?她受了這麼多苦,卻一點都不改,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此通知她,如果她再犯一次就離開宿舍。不要以為每天唸六字大明咒就是在修行,她還是一點都沒有改。

當福慧具備、有了資糧之後,上師開示的佛法,你一聽就能了解。沒有福慧資糧,上師再講100年,你還是不知所云。為什麼佛法不用知道與了解,而用「悟」?「悟」這個字一邊是心,一邊是吾,就是我的心。不是用耳朵聽、眼睛看、嘴巴唸出來的學問,而是從生活中深刻地到心裡面,讓你們能自我覺悟。上師是幫助你們盡快地累積福慧的資糧,你不聽話就沒辦法。什麼是聽話?就是記好上師所講的,就算現在做不到,也不要做出別的東西。不要用你們那一套來學佛,如果你們那一套是ok的,就不需要坐在下面,現在可能就有一千多個仁波切出現了。為什麼現在一個都沒有?就是因為不聽話,認為學佛是要搞清楚人際關係,讓你以後做人會好一些。這也是無關,學佛後了解因果、相信因果,自然人際關係就會變好。慢慢就會變好,不需要刻意去改變平常做事的方式,只要你相信因果,一舉一動自然有變化,不需要很刻意的。

有位弟子改來改去,都還是改不了,起心動念先保護自己,先不要挨罵,不要有她的事,能推就推,這就是不信因果。所以,當她有朝一日要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能推就推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你們,有些人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口頭上答應,不代表有因緣能夠幫他修。這就是因與果,問題出在哪裡?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慈悲,而是沒有這個因,自然就沒有這個果。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罵、一直教、一直提醒你們,絕對不是為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能過好日子。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過好日子,實在太簡單了。坊間有人能夠有三個山洞藏一大堆寶貝,仁欽多吉仁波切連一個都沒有。

你們要清楚,寶吉祥佛法中心所宣揚的佛法,都是釋迦牟尼佛教的,都是根據直貢噶舉歷代上師傳下來的法。有一天,有位出家眾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不知道如何辨別真假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懶得回答,因為他貢高我慢。這也表示他對佛經不清楚,釋迦牟尼佛講得很清楚,四依法包括:依法不依人,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義不依語等等。

佛經中有提到,最後有弟子問釋迦牟尼佛,當佛不在世間時,要依靠什麼為師?佛回答:「以戒為師。」為什麼以戒為師?戒有很多種,有分為在家居士戒、出家戒、菩提心戒、金剛乘的戒,如果一位上師在戒律方面守得好,所謂守得好不是整天告訴你們。在金剛乘中,上師要觀察弟子3年,相對地弟子也可以觀察上師3年,看這3年中上師所做的有沒有變過。上師一直沒變,是你們在變來變去。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第三種教授,對你們來說有點深奧,因為你們的福慧資糧不足夠,就不能體會到佛所講空性的道理。雖然你們沒有這種體會,但身為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稍微口傳一下,讓你們未來有因緣修到這個程度時,速度就會加快。

岡波巴大師開示,在斷惡行善的時候,我們應該以正見將所有因果真實的道理決定為不二。什麼是不二?其實,因跟果是我們在分別,當因產生時,果是同時間出現的。很多人以為打別人一巴掌,100年之後這一巴掌才會打回來,到時果報才來,其實不然。當你打那一巴掌的因出來時,果的緣同一時間會出來。除非在這一巴掌打回來之前,你做了很多善的事,可能這一巴掌回來時揮的風少一點,或可能沒有5隻手指而只有1隻手指打到。真正體悟空性的人,能夠了解一切法無自性,不是自己蹦出來,都是我們想出來,很多因緣之後才發生與結束,在法性來說沒有動過、也沒有變過。

所謂正知、正見,是從空性來判斷,而不是說某個人是吃素、或是講佛法、勸人做好事,這只是善,而不是正知、正見。任何上師判斷事情時,絕對不是用世俗的眼光去判斷某個人好或壞、對上師好、某人供養多、某人供養少,而是完全從空性在看事情。舉例來說,昨天有兩個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其中一位講一大堆,說自己生病等等,另一個一直不講話。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了不講話的那位信眾。講很多話、很多病的那位信眾沒有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連加持都沒有得到,因為他是抱著好奇的心態進來,來看一看;另一個本來也是來看看,但他進道場後起了讚歎的心,認為這個道場很莊嚴、上師很辛苦。他沒有說出口,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覺得到,問他是否如此,他回答確實如此。由於他起了這個念頭,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賜予他加持,因為他起了恭敬心,就是供養,就是福報。

他有這個因,當然就有讓上師幫他加持的果報;沒有這個因,就算哭得唏哩嘩啦,跟真的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會上當。上師為什麼知道?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所求。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證到空性,至少不動心,不會因為來求見的人穿著是否漂亮、有錢,而有特別的待遇。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用「心」來觀察對方的念頭,念頭是正確的,當然給對方幫助。念頭正確不是指對方要恭維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對方向佛行禮,已成佛道,已行佛道,也就是當他對諸佛菩薩恭敬,便開始在走成佛的路。身為上師的誓願,是幫助一切眾生早成佛果,所以當然要給他幫助了。

不要以為加持是為了你們現今的問題,其實是為了很多世以後的事。今天的一個加持,會影響你們未來很多事。怎麼做得到?就是因為上師看事情沒有分別,而是從空性、法性來看,才能決定為不二,沒有前因後果。對上師來說,沒有前因後果,就像昨天那兩個信眾當下發生因果,起一個恭敬的因,馬上得到加持的果,而這個加持又幫他產生一個因,果報以後會出現。

所以,根據岡波巴大師的教授,總體而言一切輪迴涅槃之法,在我們自己沒有能力息滅一切世俗錯誤的現象之前,都是互相依賴因果緣起的方式存在。這就是指當你們還沒有證到這個境界之前,不要胡說八道說因果是空性、不二的,認為做什麼事都不會存在,不能夠這樣。因為你們還在世俗的範圍,也就是還在輪迴的大海裡面,對很多事情還有錯謬、看錯的地方。既然會看錯,佛就教導我們要深信因果。當你肯深信因果,自然會停止一切惡。大家要一直告訴自己這件事,不要騙自己。你為了讓丈夫不要做賣肉的事業而一直拜佛,是與此無關的。你拜佛的因,未來的果報是自己得的。很多人對此都有錯誤的想法,認為自己這樣拜,就能影響對方。若是如此,以釋迦牟尼佛這麼厲害,應該能影響60億人口全部聽佛的,但不要說60億,臺灣二千多萬人口都沒有全部聽佛的,連寶吉祥佛法中心中的一千兩百多人都沒有全部聽,你們憑什麼認為自己拜佛就能去影響丈夫不做這個事業!?憑什麼認為唸個大悲咒就能改變你丈夫?這是外道的想法,不信因果的想法。

你今天為什麼會找到這種家庭?有這種眷屬?就是自己的因。要怎麼辦?懺悔!而不是拜。就算拜也還是懺悔,不是開條件給佛菩薩,說自己現在拜,要讓他不要再做這樣的工作。為什麼她有這種想法?就是懶得跟丈夫吵架。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勸導你們吵架,但以一位皈依弟子為例,她的父親過世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日本,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的父親修頗瓦法。她的父親只有一個遺言,要她母親不要再給她弟弟錢,適可而止。結果,這名弟子竟然說自己會偷偷跟母親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火冒不只三丈,而是三百丈,佛法見不了人?要偷偷摸摸講?她為什麼有這種想法?就是怕吵架。這是她父親的遺言,連父親的遺言都不能告訴家裡的人?擺明是寵這個男孩子,讓他胡說八道,還以為自己是個好姊姊,認為現在有喪事,不要讓家裡吵架。這也表示她不恭敬上師、利用上師,你們說自己信因果,信什麼因果?她的父親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她家人講話,她還要瞞來瞞去,可想而知她平常就會騙人,能騙就騙,能瞞就瞞。

很多人都會這樣,認為不好意思,要慢慢講。你們試想一下,若你們死了,突然間有位善知識幫你修頗瓦法,你希望透過這位善知識幫你將執著告訴家裡,結果家裡出招數,說要慢慢講。事實上亡者很急,否則不會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的話誰會倒楣?聽到而不去講的人。世間人的聰明常常誤事,為什麼佛法說「直心是道場」?上師交代的事,你就去做!至於如何做得圓滿,你再去動腦筋,而不是瞞來瞞去。結果,她講出來之後有事嗎?沒事。而且她弟弟昨天來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一下之後,就醒了。

很多人都自作主張,當上師是傻瓜在玩,以為自己很厲害、口才很好。不要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上師,活到66歲,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世間種種風俗習慣都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家中也曾死過人,不是只有你們家裡有死過人。你們年紀這麼大還不算慘,仁欽多吉仁波切17歲時父親就過世,當時家裡只有10塊港幣,母親不識字,弟弟、妹妹都還在讀書。你們苦在哪裡?慘在哪裡?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不是在發脾氣,而是因為你們不信因果。亡父透過上師交代你的話,你都可以變掉,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佛法,你也會變!

現在很多人都會這樣過日子,以為自己聰明、厲害,認為通通不要得罪別人,卻敢得罪佛菩薩、上師與亡者!?很多事情想得太多,反而變得複雜。試想,如果你們是她弟弟,看到姊姊跟母親嘀嘀咕咕講一大堆事,講完之後母親變了,以前伸手就有,現在伸手沒有,會不會懷疑姊姊是準備弄母親的錢?如果她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講出去,她弟弟就知道原來不是姐姐在操弄,是父親吩咐的。她的作法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一生都認為自己聰明、口才好、腦筋好,結果一件事就試出來了!

很多事情從表面看是好事,深入去看卻是壞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所求,心裡沒有想著怕得罪誰,只是想著亡者這麼苦,已經講出他的苦,如果不告訴他的眷屬,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錯;如果講了之後他的家人不做,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罵,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錯。罵完之後,這位弟子可以不再來,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可以少度一個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完之後,也就忘了是誰。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這樣做事?因為信因果。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一件事,皈依久的弟子應該有聽過。曾經有個人租了房子之後,每天到了某個時間就想跳樓,到最後她透過友人認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看,知道那個地方以前有人跳樓身亡,便加持這個被鬼附身的女信眾。當時,她用手推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加持後,她的眼神變得很媚,想要勾引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表示還好自己經驗豐富,不動如山。當時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被她一勾而心動,所持的咒語就沒有用。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做到?因為修到空性,持咒時完全在定裡面,那個鬼眾看到沒辦法勾引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離開了女信眾的身體,接著女信眾便醒了過來。醒了之後,女信眾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記得幫她旁邊的那個,她知道鬼眾坐在她旁邊。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了她的祈求,但後來忘了。接下來幾個星期,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外面做生意,對方答應後,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離開,對方就會打電話來取消。最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想起來自己忘了要幫助超度這個鬼眾。這就是因果,答應了別人的事情沒做到。

從此之後,任何亡者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講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所以,你們生前有Number Two、Number Three的,最好處理好,要不然到時候亡者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也不行,講了又出事。不過,有時候不講的,這種事很少講。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揚佛法如此嚴謹?並不是求名、求利。去年,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稟報想退休,並不是要自己好好修,而是到這個年齡差不多了,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不批准。由於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不批准,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延到現在繼續罵,也算你們運氣好。與會大眾至心感念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教導,不約而同齊聲感恩。

對因果這件事,大家千萬不要大意。每一件事到你手上時先思考,花一點點很短的時間,不需要衝動,用短到你們都不相信有多短的時間,去思考自己今天這麼做是否會傷害到別人?而不是這麼做對自己有沒有利。那名弟子之所以不敢將父親的遺言公開講,因為她怕弟弟會不喜歡這個姊姊、怕弟弟亂講話,也許再講下去她還會說是怕講出來之後弟弟做口業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怕給他罵,因為是為他好,怎麼會怕給他罵呢?很多人都會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找理由,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幫他們說了。

當大家每一件事都透過因果教導的方式去面對、處理,好處在哪裡?出事情的機會幾乎沒有,除非是過去世的定業,這一生不可能再開創新的惡因與惡果。只要沒有新的惡因、惡果出現,生生世世所欠的這一世絕對能解決,肯定能還得清。也就是說,你們不要再加碼上去,這很重要。所以佛為什麼教我們要斷惡行善,道理就在這裡,大家真的要能完全地斷惡,一點小惡都不能再做,不要以為講幾句話沒事,就是會有事。幾句話可以影響很多人,可以傷害到別人,為了一句話,也有人去殺人。你們會認為,想一下也有事?確實如此,因為想得多自然會有動作出現。

身為佛弟子,連因果都不相信,憑什麼說自己是佛弟子?你們為什麼整天都會疏忽、做錯小事情?就是不信因果,也是岡波巴大師所教的,沒有羞恥心,因為今天做錯要很慚愧,要留意自己錯的地方,以後不能再錯!大家是重複重複錯,還找理由解釋自己的錯,就像前面頂嘴的年長弟子,錯了還要解釋。

根據岡波巴大師的教導,因果的關係大約分為兩類:有為的輪迴因果與無為的涅槃因果。所謂有為的輪迴因果,就是依照每個人所做的不同善惡因,而感受不同的苦樂果報。因此,那些希望離苦得樂的人,必須斷惡修善。而沒得妥協,也沒得談條件的,沒得慢慢來的。希望未來沒有苦,就要斷一切惡,連一絲一點都不能有。不要以為丈夫賣肉沒關係,叫他不做,他會跟我離婚,認為學佛不能跟人家講學到離婚,覺得這樣不好。若是如此,還有很多方法,你大可以出去打工,房貸各付一半,還會有事嗎?為什麼不這麼做?就是懶,已經養成習慣。現在為什麼弘揚佛法很困難?身為上師很難講話,講得太多你們會說上師不近人情,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又不像上師,很矛盾。

岡波巴大師提到,所謂無為涅槃因果是要藉助於串習一切遠離邊見戲論的諸法空性之因,而得到三身一昧的大樂身果位。上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這個部分,今天再提醒大家一次,所謂「空性」不是沒有,空只是佛拿出來代表的意義,讓大家能夠體會到宇宙一切真相運作與緣起的狀況。只要能夠了解空性,所修的一切佛法才能利益眾生;若沒有修到空性,所唸的經、持的咒只是一種善的心,對眾生還是有用,因為他們能夠體會到善的感覺,所以也開始想去行善。然而,身為上師卻沒有空性的境界去修法,就不能改變眾生輪迴的問題。

為什麼不能改變?因為一切眾生之所以還在輪迴,是因為他們累世所做的業與有關的眾生。這些眾生遍佈六道之中,你們不要以為自己上一世是人,眷屬一定是人,也不要以為自己上一世是動物,眷屬一定是動物。我們經過這麼多世的輪迴,在六道裡面都有我們的眷屬,這些眷屬在天道是享樂,在地獄當然是受苦。如果上師沒有證到空性,這些六道的眾生就得不到佛法的利益。如果一位上師證到空性,不會執著去幫某個特定對象,也不會執著修法是為了什麼,緣起來就做,做完緣滅了,心就不動,才能使佛法遍布虛空,利益一切有情眾生。

能夠利益一切有情眾生,生生世世與你有關的眾生能夠離苦,不在六道裡面輪迴,他們苦的能量,才不會牽引你這一世繼續輪迴。我們為什麼會輪迴?因為還有眷屬是六道的眾生,這些眾生不能找別人,一定要找與他們有關的人。他們絕對不是要害你,與害你無關。簡單來說,如果你的父母親還在堂,如果他們生病,你能感覺舒服嗎?絕對不會,而是會操心、分心,也會影響到你的工作、精神、睡眠,就是同樣的道理。

為什麼有施身法?不是超度完讓你們過好日子,而是一直幫你們解決生生世世與你們有關的眷屬。數量有多少?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知道,只有佛知道。為什麼要你們一直來參加法會?因為有些眾生在地獄裡面,福報不夠不能出來,只有靠與他有緣的眾生參與法會,由證到空性的上師不斷修法,當他福報夠了才能出來。到哪一天結束?到你解脫輪迴,能夠往生淨土,過去世的事情就全部結束,有一個新的開始。

為什麼生在淨土三不退?就是不會再退回來娑婆世界,因為所有與你有關的眾生都跟你去了。就算是沒有跟你去的眾生,你在淨土從菩薩果位開始修,修到成佛,你們說能不能幫助他們?當然可以,這就是道理所在。為什麼我們還要回來娑婆世界?還要在六道裡面輪迴?因為很多與我們有關的眾生還在,這種業力會牽引我們回來,因為他們再來,我們就要再來,不是他欠我們,就是我們欠他,還來還去。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罵得這麼慘,就是不想你們欠。你們不要以為逃得開就好,有個弟子整天逃,以為逃得開就沒事,其實一樣有事!有什麼事?因為他沒有修慈悲,沒有慈悲唸什麼咒都沒用。

岡波巴大師教導,當我們在串習空性,修到輪迴因果,若尚未修到法性實相的真義,還沒淨化迷謬的顯象之前,如是因,如是果。在這期間,因果絕對是真實不虛、毫釐不爽,因而我們必須斷惡而修善。當證悟法性真相之後,淨化一切執著顛倒的心,因果的結就會在諸法本性中自然地開啟。這指的是當我們沒有了解空性之前,覺得因與果是互相牽連的,這個結是打不開的,除非果報成熟。當我們在空性中、了解法性,就能體會到所謂的因與果是無自性的,不是永恆存在的,所以因與果的結在我們心中自然能打開。

釋迦牟尼佛在成佛時現九個難,但因為佛已經證悟空性,所以這九個難只有相,體裡面沒有難。在我們來說,表象上釋迦牟尼佛經過了九個難,但在法性的本體中則沒有,是虛假的,只是出現又滅掉、出現又滅掉。這個部分是不同境界的修行人的方式,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只是開示,但不代表你們能理解,也不代表你們現在能做到。所以,千萬不要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與果是空性,都是空的,所以可以不管它,千萬不可如此。

岡波巴大師教導,在這個時候,糾纏的因果就自然得以淨化,若是如此,在證悟空性的狀況之中,因為因果之結自然會解開、淨化,就超越了二元對立的狀態。二元對立指的是好壞、善惡對立。在法性之中沒有好壞,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眾生修頗瓦法為例,這個人生前可能做很多善與惡,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善惡來評斷是否幫助他,就是用二元法;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他是否富貴或供養來決定是否幫他,這也是二元法。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空性的慈悲心來幫他,就是根據因緣法,緣生緣滅,緣起就緣滅。

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有沒有修過法?有沒有幫他?都沒有。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只是一個現象出現,這個現象又消滅掉罷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有沒有動過?或是要跑到某個醫院去幫他修法?也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動心,而亡者有動心,他自然就會過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而亡者在臺灣,仍舊能在亡者的頭頂打個洞?你們可以試試看。如果頗瓦法沒有修到這個程度,就不算是頗瓦法,修到這個程度至少表示上師在超度方面已經能夠做到空性,已經超越空間,正如《金剛經》中所說的破壽者相,沒有時間與距離的觀念,沒有二元對立的觀念,沒有分亡者與修行人。如此一來,才能給亡者幫助,才能知道亡者在想什麼。

神通怎麼來的?從空性來的。證到空性,神通自然就會開。假如沒有證到空性,神通是出不來的,有也只是一點鬼通,鬼在他旁邊講話,他就告訴你如何如何而已。當超越二元對立的狀態之下,自然就不須斷什麼惡、修什麼善,而且能遠離取捨等二元對立之方法。根據岡波巴大師的教導,在因位上,若能遠離取得捨棄的概念,在果位之上也自然會遠離希望與憂慮的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開示過你們,從學佛一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有希望自己得到什麼果位,只知道要照法本、佛法與上師、佛的教導去串習,以後會如何,完全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憂慮或希望的事。

若是以你們的境界來說,只要去做,未來一定有果。至於未來的果是好是壞,是大是小,是善是惡,跟你所做的有關係,而不是根據別人給你的評語。別人給你的評語,跟你所做的事有關,也根據你平常做人做事的行為與態度等等,才會給這個評語,也是你自己種的因。種什麼因,自然得什麼果,沒有誰喜歡你、誰不喜歡你、誰害你、誰不會害你。當能夠了解空性,修法者就不會有取得與捨棄的觀念存在,完全沒有怕修法不好、人家不喜歡、得罪誰等等觀念。修法者沒有這種觀念,亡者才會相信修法者,而讓修法者知道他的執著,否則他不會說的。鬼有鬼通,靈敏度比人大一百倍,知道誰能夠幫助他,非常清楚,騙不了的。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內容,聽了不代表你們現在能夠做得到,也不代表你們能夠體悟,但要用心去聽,不需要去了解,因為你們還沒有到這個境界,不可能了解。只要聽得進去,在第八意識田中播入這個種子之後,有一天你就能夠體悟了解上師所講空性真正的道理。從因的位置角度來說,我們所做一切的善與惡,是自己的心在做的。這個道理很簡單,你沒有惡念不會罵人,沒有善念也不會做善事,都是從心開始。沒有衝口而出或不是故意的事,平常沒有念頭去薰這個心,絕對不會講這句話或做這個動作,沒有所謂的另外一種個性或是神經分裂。本來神經就是全部分開的,哪有一根從頭到尾的呢?這就是讓自己騙自己。

很多人將自己所做不正常的事,推說是神經病。神經病是怎麼來的?整天心在想,想得多了,本來有的變沒有,沒有變成有。以前密勒日巴尊者在山洞閉關時,看到前面有塊石頭,看到石頭裡面好像有個魔怪,雖然沒有理會它,但一直認為前面有個魔怪。等到閉關快要圓滿時,魔怪出現了,密勒日巴尊者問魔怪是從何而來,魔怪回答是從密勒日巴尊者的心裡產生的。

簡單來說,神經病都是從自己的心裡發生的。學佛學什麼?是要學懂如何控制自己的心,用佛法來控管好自己的心。我們的心現在被利己損人的方法控制,大家現在都是如此,所以連所學的佛法也變成如此,都是損人而利己,有的甚至損人不利己。我們已經習慣這種方式,就好像那位弟子將父親的遺言變掉,因為她已經習慣做任何事不要得罪別人,不要讓自己變成別人的箭靶,偷偷摸摸在後面運作。她已經養成習慣,所以任何事到她手上,也就變成如此。

經典上說,這都是心做作出來的。所以,不要怪別人,不要怨別人,說是丈夫不好、妻子不好,是外面那個勾引他,其實這都是從你開始。你會辯說自己這一世沒有勾過別人,為什麼丈夫給別人勾走,但很可能你前一世有勾過別人,所以這一世旁邊的就給別人勾。開心接受就好,因為果報還了,而不是要生要死、打來打去,這沒什麼意思。

岡波巴上師教導,所有苦樂之果的感受也是自己的心在感受,而絕對不可能存在除了心以外其他的地方。這句話是經典,當你覺得快樂或痛苦,定義在何處?你說自己很快樂,快樂在哪裡呢?手很快樂?頭很快樂?或是腳很快樂?都沒有。你說自己吃得很開心、很滿足,但食物進到嘴巴幾秒鐘就進去了,到胃部沒有味覺,怎麼感覺到吃得很快樂呢?這全部都是心的作用,都是心裡面被欲望操縱,當滿足你的欲望,你就覺得快樂,包括修法時認為自己唸得很好、當天心很定,這也都是欲望。其實,你的心本來沒動過,因為你有欲望,才會覺得修得好、打坐得好,這些全部都是欲望。

一切快樂與痛苦是心在感受,絕對不是肉體在感受。假如心沒有這種感受,就算你穿著華服,也會覺得累贅而想脫掉。一切心的作用很嚴重、也很厲害,如果你們能夠控制好自己的心,不讓心輕易地被眼、耳、鼻、舌、身、意帶走,就開始是個修行人。為什麼會做錯事?因為整天眼睛看這裡,心不曉得飛到哪裡去,當然會做錯事。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錯得比較少?因為很專注在做事,心不給別的欲望、別的事情帶走,自然做錯的事就會減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情這麼多,不需要作筆記,也不用電腦,為什麼記得?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年紀,在電視上已經是稱為老翁,為什麼能夠記這麼多事?就是因為用佛法將自己的心掌控好,對與佛法無關的事完全不動心,妄念、雜念減少,自然會記得很多事情。你們為什麼會忘東忘西?因為你們整天心裡想,想到南極去還在想。

心才是我們要處理的事,所謂的快樂與痛苦嚴格來說都只是心的作用。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就算你覺得很快樂不會多一秒鐘給你,就算你覺得痛苦也不會減少一秒鐘,都是如此,所以才教你們隨遇而安、隨緣而過。本來就是會過去的事,碰到快樂與痛苦,你的心都要安定,安定在佛法與因果上,而不是唉聲嘆氣,馬上希望事情改掉、兒女能夠如何,這都是不信因果。

前幾天,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叫一個弟子出來,告訴她要小心兒子騎車,但不會破相,也不會死掉,結果又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中了。為什麼會如此?因為平常時她認為身為母親的來學佛就好,兒子讀書比較重要,所以就這樣了。

經典上提到,我們進一步再反觀自己的心,就會發現心沒有實體、形象、重量、顏色。你們能找到自己的心嗎?很多人經常說自己心很煩,但是心在哪裡?這裡的心不是指心臟。你們說自己很開心,心在哪裡?能夠抓出來看嗎?能夠打開嗎?你們說自己心煩死了,在哪裡?到底有多煩?如果是學禪定的人,反觀自己迴光返照,會發現找不到自己的心在哪裡,心沒有顏色、重量與形狀,也沒有紅光、白光、藍光。心是什麼樣子?好像虛空一樣,就是整個宇宙,你們能夠抓到整個宇宙嗎?為什麼抓不到宇宙?因為宇宙是無邊無際的,心也是如此。

心可以做很多事,可以無量擴大。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在日本幫臺灣的亡者修法,就是要靠心的力量,靠肉體怎麼修?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擴大,不管人在何處,一樣可以幫亡者。這就是訓練出來的,當自己清楚痛苦與快樂都是心的作用,就了解到自己沒有抓到實體的痛苦與快樂,只是心裡的欲望呈現而已。每個人的痛苦與快樂都不同,每個民族的痛苦與快樂也都不同,究竟哪個快樂才是真正的快樂?哪個痛苦才是真正的痛苦?很難說的,都是心的作用。

岡波巴大師教導:「在如此證悟的情形下,就因而言,善、不善不二;而就總體來說,因與果不二。在不二的狀態之中,心識除了應該直截了當地安然放下之外,便再也沒有其他的狀況了。」所謂放下,不是指不要了。前陣子有位罹患癌症的信眾來求見,說自己放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還沒有放下,如果放下,他就不會哭了。

佛法中所講的放下,指的是對一切所發生的現象,沒有一絲的執著心,知道是因緣法則,是空性,是來來去去的,所以不會追逐快樂,也不會拒絕痛苦,大家要記得這句名言。當你不追逐快樂,不執著痛苦,才是真正的放下。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罹患皮膚癌時很開心,沒有覺得是痛苦,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清楚是因果法則;當孩子不聽話也很開心,因為他越不聽話,就越能還給他;當沒錢吃飯時也很開心,因為還債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拒絕痛苦,你們的痛苦哪裡來的?你越不要,它越要你;你越趕它走,它越黏著你。你要追逐快樂與愛情,它們都跑得比你快。你們都不看清楚「愛」是怎麼寫的,兩條腿撇開就跑,你們能跑得過它嗎?

所以,我們的心識要直接了當,不要給自己任何理由或折扣,不要想是自己業力重、工作環境、丈夫、孩子如何,不要給自己理由去拒絕痛苦、追逐快樂。不管是痛苦也好,快樂也好,都是心對一個相的反應。其實快樂與痛苦本體上不實在的,是來來去去、緣起性空的東西。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差點害了一個年紀大的弟子,因為贈送一支很漂亮的枴杖給一位年長弟子,她衝出來時差點摔倒,就是因為快樂,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看她一下、加持她一下,這個快樂可能就變成痛苦,摔下去就完蛋了。

身為學佛人,有講到永恆的樂、大樂,但不是世俗間的快樂,也不是欲望的快樂。永恆的樂在顯教來說,指的是不生不死的樂,以密法來說就是一直在大樂的境界中利益眾生。大樂的境界是行者在利益眾生時,沒有認為自己在度眾生,也不認為有眾生得度,而是在大樂的境界裡去幫助眾生離苦。如果行者沒有證到大樂,不能幫助眾生離苦。為什麼不能?因為慈是要用自己好的交換痛苦,行者若沒有充滿樂的法體,要如何換取痛苦呢?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亡者修頗瓦法時,如果亡者來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時,看到這麼痛苦,怎麼能幫他呢?大家都是同類。如果亡者來到行者面前時,看到行者充滿大樂,亡者的心就能定下來接受幫助。現在,大家知道密法是修什麼了吧!不是如你們所想的無敵鐵金剛、要修很多法,並非如此。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內容,對學佛人很重要。不管是現在或未來,大家都要清楚,既然學佛了,自己的心態自然一定跟一般人不一樣。就算沒有能力表現出來給人家看,就算生活環境中一定要跟做惡業的人在一起,但自己的心要清淨,不能貪圖一點小小的利益,而不下決心離開輪迴。仁欽多吉仁波切對自己很狠的,當決定要學佛,就不碰一切不好的事業。當初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錢吃飯時,有人出50萬要買大家現在拿到法像中的四臂觀音像,在1992年時50萬是蠻大筆的金額,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寧願餓死都不賣。為什麼不賣?賣菩薩(佛像)是開玩笑的事,就是做惡業。

臺灣北部有間大型佛教文物流通店的老闆是癌症死的,雖然每天有仁波切幫他修法,也是教派另一個支派的點,為什麼每天有人修法幫他還是會這樣子?有人會說他賣佛像,讓很多人有機會請到佛像禮拜。這是此人的福報,但不能改變業力,因為以佛像作為買賣工具是不好的。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知,古代西藏做佛像是隨緣的,只告訴對方工本費是多少,其他隨便。在古代中土做佛像也是如此,做佛像的工人只要有得吃、有得住、有些旅費,他們就滿足了,不像現在是加多少倍上去,因此惡業就出現了。

今天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大家的開示,大家要了解到學佛沒有這麼神祕,也沒有什麼深奧,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過來人的上師如實給你們開示。就算你們做不到上師的程度,也可以靠著上師的功德大海,對自己未來的修行有絕對的幫助。一個具德的上師不只是一個人,而是存在整個傳承、佛菩薩的加持,只要你肯恭敬,將自己的身段放下,在這一生解脫生死是很簡單的。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寫了一句話給一位信眾:「解脫之門難入」,要入解脫門很難,進去之後就容易了。

大家現在都還沒有進去解門,解門不是坊間很多人所說的解釋佛法,而是解脫生死的法門。行門則是進入解門之後,有沒有方法解脫自己的生死大事。誰能帶你進入這個門呢?就是上師,大家要聽清楚了。以前學顯教大家都有聽過解門與行門,還以為解門就是聽佛法,行門就是做早課、晚課,其實不然。佛所講的佛法,沒有這麼簡單的。解門指的是解脫生死之門,行門則是修行解脫生死之法。解門一定要由上師幫你帶進去,一定要由上師傳法給你,由你自己修,不是靠上師修給你,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可能修給你們呢?上師有辦法幫你帶進解門,進去之後你要修。所以,為什麼解脫之門難入?因為真正進入解脫之門的人,雖然說不是沒有,但是真的不多。本身沒能力超度的上師,自然沒能力帶你進入解脫之門。能夠幫助眾生超度的上師,自然有能力帶你進去解脫之門,而進去之後上師所教導的一切方法,你們要如實地實修,行門才能幫助你們解脫生死。

要聽清楚,以後不要以為聽佛法就是解門,以為行門就是出去托缽,並非如此。佛所講的法,絕對跟我們解脫生死有關,不會說與解脫生死無關的事,就算講別的,也都一定會跟解脫生死有關,只是依不同根器的人而講一些不同的內容而已。今天對因果的開示講到第三個教授,第四個教授下一次再開示,講完之後大家應該會很了解因果,了解之後若再犯,就無可寬恕。大家下決心要學佛,就如皈依時教你們不要為了自己的事情,貪求方便而去求別的、弄別的。觀音菩薩講得很清楚,若是學佛人,不會讓你沒有飯吃、沒地方住、沒衣服穿。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初窮到沒錢繳房租、吃飯,就是深信因果,深信觀音菩薩所講的。觀音菩薩不會騙我們,你們怕被騙是因為自己急,因為你們拒絕痛苦。當你拒絕痛苦,就不會將佛菩薩所講的事放在你心裡面。假如你不拒絕痛苦,佛菩薩會一直在你旁邊幫著你,不會讓你沒路走,一定會幫你,因為你已經下決定了。但是,佛菩薩不可能很明顯地告訴你要怎麼幫你,因為你們還不深信因果,還是有貪念、欲望。當佛菩薩與上師說會幫你,你們會怎麼樣?回去想想這個問題。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你:「放心,這一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幫你。」你們聽了會怎麼樣?你們就會每天睡大頭覺,還會學、還會修嗎?

所以,就如同前面開示的,上師帶你進入解脫之門,教導你們行門,但要你們自己修,不斷去修改自己,不要怕自己修得不好、做得不好,只要肯去做,一定有一天有人會看到你的成果。不需要別人的批評或讚歎,默默去做,一定有一天會有人體會到,佛法真的是對眾生有幫助,而不是只是怕或畏懼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不是重點。你畏懼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用,學不到還是沒用。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今天只是簡單開示因果這兩個字,就可以把你們弄得七葷八素,而且還沒開示完,所以還是外面比較好。

法會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法與開示,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1 月 08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