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10月13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向大家報告母親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頗瓦法超度的因緣與經過,並發露懺悔。

首先,她分享母親有緣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的經過。她是在2007年4月14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母親則是皈依顯教,相信有阿彌陀佛淨土,常常說以後一定要去阿彌陀佛那裏。她跟母親說:「媽媽您想去,一定要有修行很深、很厲害,和佛菩薩相應的大修行人幫您,送您去才行啦!」母親說:「那怎麼辦?」她就跟母親說:「我在台北皈依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可以幫有緣的眾生去淨土的大修行人,我帶您去求見他好不好?」母親說:「好!」

於是在2008年8月她第一次帶母親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時母親已經79歲,住在大甲與苑裡中間的鄉下,她的母親是受日本教育,不會說國語也不太識字,聽力又不好,她在家教母親用台語、國語稱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母親都說得不流利,她只好對母親說:「那您就稱呼師父好了!」在等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母親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下面有日文翻譯的法號,很歡喜地跟她說,用日語她就會唸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從此以後,母親不管在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或在家,都用日語稱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

輪到她們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業那麼重,還不好好懺悔供養!」接著加持她的母親,並指示她問母親:「有沒有拿過小孩?」母親說:「沒有。」她跟母親說:「媽媽您仔細想想。」過了一會兒,母親說:「那是葡萄胎啦!」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那就是了!」接著再加持母親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又指示她問母親:「有沒有去看人殺豬?」母親又說沒有,她跟母親說:「您再好好地想想,仁波切說有就一定有。」過了好一會兒,母親說:「那時還是小孩子時,鄰居殺豬,只有看了一下啦!」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第三次加持媽媽後又說:「問妳媽媽妳家前面那棵大樹是誰砍掉的?」她母親說是修馬路時工人砍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用銳利的目光看著她,以宏亮的聲音說:「妳有沒有告訴媽媽,樹超過一個人高不能砍?」她立即回答:「沒有!」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家裡還有什麼人?」她回答說:「還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妳那兩個弟弟,我懶得理他們,把妳媽顧好就好,去登記施身法法會和超度嬰靈。」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加持業重的她們。讓年邁的母親能有因緣福報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功德大海的庇蔭。

從此,她的母親每月帶著期待(常常會主動打電話問她何時有施身法法會)與歡喜的心情,由苑裡搭乘近3個鐘頭的火車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她的母親擔心聽不懂國語,她告訴母親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有恭敬心很重要,一定要記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長相喔!每次法會結束,她用台語轉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母親都很仔細地聽。在此,她懺悔自己根器差,無法全然地轉達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與教法。

一年後,在2009年,母親問她:「我每月坐那麼久的車來,可不可以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我多參加一次週日法會再回家,還有我眼睛不好,總是看不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臉。」於是她再帶母親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懇求讓年邁的母親也能參加施身法法會那週的週日共修法會,大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允許了媽媽的請求,她又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媽媽想清楚記住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可不可以將印度法會時宴會請帖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護貝給母親每日頂禮?」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說:「不用護貝,我送她一張!」當場她感恩的眼淚在眼眶轉動,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憐憫賜予,從此她的母親每月參加一次施身法法會及一次週日法會,又有法照可在家頂禮。

她跟母親說:「只有皈依弟子才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喔!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悲的賜您法照,是很特別的,我們要感恩與珍惜。」於是母親每天恭敬地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前頂禮,恭誦阿彌陀經以及持誦六字大明咒。母親自從2008年參加施身法法會後,每年過完年來參加施身法法會時,母親都要求帶她去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2011年過年後,她帶母親去求供養,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接受她母親供養後,她帶著母親正要起身時,母親不起身,卻主動用日、臺語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我的時間如果到,您要送我去阿彌陀佛那裡好嗎?您要記得喔!」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用台語說:「好!好!好!」母親好開心又安心地離去。

她母親的心踏實了,並在下次來參加施身法法會時交給她一筆錢,囑咐她:「這是在我時間到時,妳一定要去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要記得!」2012年剛過完年,母親由二樓樓梯跌倒後,行動、腦力均明顯退化,也越來越重聽,帶母親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母親還說:「等一下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不要說跌倒背痛的事,我只供養那麼少的錢就要求加持,這樣很不禮貌。」她跟母親說:「說不說都好,只要有恭敬心,仁波切都知道。」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笑著,沒收母親的供養,卻對母親說:「收到了,收到了!」因母親重聽嚴重,很納悶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不收她的供養,一直向前要供養,師兄與她將母親帶開並告訴母親:「妳的心意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到了!」她母親才安心離去。一直到2012年大法會後,83歲的母親失智加重,實在無法長途坐車才停止來參加法會。

今年(2013年)9月初,母親因輕微中風行動有些不便,在病床上還掛念9月15日要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她兒子答應開車去接外婆上台北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也負責送回。她母親很歡喜地期待著,但在9月11日母親說肚子痛,12日診斷出是急性腹膜炎住進梧棲一家綜合醫院的加護病房。她請妹妹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與甘露水、甘露丸送進加護病房,母親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很歡喜與安心。

她母親的腹腔積滿空氣和液體,疼痛難忍,電腦斷層無法確認何處破裂,在電話裡,她請醫師先幫母親引流減壓,以減輕母親的疼痛,但是病情變化反覆,母親陷入昏迷狀態,醫師一度說這幾天會往生,後來妹妹來電說母親血壓上升了。法會結束回道場修護法時,她遵照母親的交代供養。修護法結束後她立即南下去醫院看母親,在加護病房的母親不只被3管齊下,而是6、7管齊下,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我們平常愛自尊,愛面子,又剛強難伏,但是生了病躺在加護病房裡,什麼也不是,什麼尊嚴面子都沒了,是那麼地無助與軟弱。她在母親耳邊提醒她:「仁波切的法照在頭頂加持您,不要擔心,我週六會去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您最好的幫助,好的話眨一下眼。」母親居然眨眼了!

9月20日醫院又通知母親不行了,當她們到了時,母親血壓卻又上升了些,在加護病房裡看著浮腫的母親,她只能不斷地祈求護法幫助,能讓苦難的母親有緣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並祈求加護病房所有的病人也都能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離開時,她再次在母親耳邊說:「我要回台北了,明天我有登記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您最好的幫助,我們都能照顧自己,您要放下心。」在車上,兒子向她說:「外婆在等妳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要走。」她想也是,母親一定是在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法座幫她,因為她母親只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能力幫她到她心心念念的淨土。但這週六她卻沒有因緣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此在下一週繼續報名求見。

9月28日(週六)早上10點半,她大弟在電話中告訴她,醫生說大概這2、3天了。但就在下午一點半她正要出發去道場時,接到弟弟電話:母親血壓下降,準備回家了。她請弟妹將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福報而得的甘露丸放入母親的舌下,將法照恭敬地捧在母親面前,並不斷提醒母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不要害怕。一定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她剛到道場不久就接到電話通知:母親下午2點55分往生了。

輪到她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什麼事啊?」她報告:「弟子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的母親剛剛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加持下往生了,弟子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媽媽到她心心念念的淨土。」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笑說:「我的法照加持?她怎麼會有我的法照?沒皈依?」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原委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有沒有吃素?」她回答:「有,媽媽65歲開始吃素。」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了她母親的姓名、年紀和生肖後立即入定修持殊勝的頗瓦法,將她母親送到了她一心想去的淨土了,並指示她打電話回去驗證瑞相。

她大弟說母親頭頂溫熱,臉色變好。妹妹告訴她,母親因身體柔軟所以很快就更衣完畢,因插管而上揚的嘴角也合起來了。10月12日,她的母親火化後頭蓋骨出現一個明顯很圓又平整的小圓孔,這是醫學上所沒有的,這些都是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悲力修持殊勝颇瓦法後的瑞相。她衷心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母親的救度,她會聽話好好跟著與佛無別的金剛上師學佛,以報答上師的恩德。

藉此機會,她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大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歷代傳承上師、諸佛菩薩、護法發露懺悔。她自幼生長在鄉下農村,父親種植果園並喜歡打獵,她懺悔從小自以為是地認為,所有的雞、鴨、魚、蝦、海鮮、豬、牛、羊、青蛙、小鳥、野兔等都是供人吃的,又因貪玩,傷害了無數的蟲、蚯蚓、蝴蝶、蜻蜓、鳥類、蝸牛等,是一個大惡人而不自知。直到2007年2月12日,有緣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大仁波切,隔天早上,她和先生買年菜時,當她看到了攤子上的魚、肉,她再也抬不起頭,雙眼淚流,羞愧得無法走近而快步逃開,先生被她嚇一跳。她知道她是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大慈悲攝受力加持,她知道她錯了,從此再也沒有吃肉的念頭了,在此她向所有被她傷害,或為養育他們長大而被父母傷害的眾生懺悔。

她懺悔她根器差,貪嗔痴慢疑五毒深重,有意無意的語言動作傷害人,使人煩惱而不自知,自以為是地看書學佛,直到見到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她:「你是好奇心來的,佛說的話要聽。」接著並開示到淨土的條件。她以前曾看過《密勒日巴傳》,真的是對藏傳佛教好奇才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看她說:「以妳的年齡沒有具德的上師幫助是不可能到淨土的。」並指示她去登記參加法會。當時她已55歲了,她心裡清楚地知道,她一定要皈依在面前這位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學佛,再也不亂看亂跑了。終於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允許下,她在2007年4月14日求得皈依了。從此以後,才是她正式學佛的開始,也是另一個新生命的開始。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留她這個根器差的弟子。

她懺悔父母在世時,她沒能好好孝順他們,總是讓他們操心。自16歲離家求學一直到婚後,還讓老人家擔心夫妻感情好不好?錢夠不夠用?小孩乖不乖?而她卻沒能常常回去探望老人家,更別說飲食起居的照顧了,她懺悔!她為往昔所造的所有惡業懺悔!並誓願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下聽話,好好學佛,了生死、斷輪迴。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大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所修的是藏傳一個很特別的法門,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開示過,施身法是密法中八個成就法之一。佛法所講的成就,指的是若行者一生專弘專修此法,便能夠解脫生死。施身法是漢語的翻譯,在藏語中稱為「斷」。為什麼稱為「斷」?因為修此法時,行者要將自己的身體透過觀想、密法,供養十方一切諸佛,布施給六道一切眾生。這個法門是一千多年前,一位西藏在家的女瑜伽士所寫出來的特別法門,這位行者稱為瑪吉拉尊。瑪吉拉尊有結婚生子,所以這個法門傳下來分為父系與母系,也就是有個傳承修父親的系統,而另有一個傳承專修母親的系統。施身法是根據《大般若經》裡面所講一切空性的理論而寫。

大家知道,學佛一定要學慈悲,慈悲不是對人好,對人好是應該的,因為你是人。勸人吃素、拜佛並非慈悲,這只是幫助人家有機會跟佛法結緣。慈悲是佛法中特有的名詞,在其他宗教中都沒有修習慈悲的方法。簡單一點來解釋慈悲,「慈」就是要將自己好的東西去換取眾生的痛苦,也就是說捨不得的人沒資格修慈,就算你嘴上說有多慈悲,如果捨不得的話就修不出來。如果你們對很多事情都很執著、不捨得的,這種人都修不到慈。

在每個法本前面都有四無量心,也就是慈悲喜捨,最後提到的「捨」,就是要將我們最愛的、最喜歡的、最不喜歡的、最痛恨的心,都要平等地放下、捨掉,要做到是很難的。要你們放下喜歡的還容易一點,但要你們將恨的放下,幾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沒有修到慈,悲的力量也不會出現。「悲」是要幫助一切眾生離開輪迴苦海。如果你們自己本身沒有確定能離開輪迴苦海,自然也無法幫助眾生。簡單來說,如果你自己沒去過某個地方,怎麼能夠帶別人去呢?一定要自己去過了之後,知道路怎麼走,才有能力帶別人去。

有人會說自己很慈悲,其實不然,那只是做好人,所謂慈悲一定要做到剛才所說的條件。修慈悲修到力量出來,才有能力發菩提心。很多人以為只要用想的,就能夠發菩提心。慈悲是菩提心的土壤,就像種子沒有土,是無法成長的。雖然現在很多蔬菜採用水耕法,但其實也是土,只是變成水的樣子而已。若菩提心的種子沒有肥沃的土壤,這個種子播不下去,也無法萌芽。很多人認為有教要發菩提心,其實這只是讓你們習慣有這個念頭,但是前面一定要先修出慈悲。沒有修出慈悲,學所有的佛法,對你來說只能得一些福報。福報這一生用不到,一定要等到下一世才能用。假如修出慈悲,功德的「功」就開始有,「德」就如同《大般若經》中釋迦牟尼佛教導大家空性的智慧。空不是沒有、放空或不存在,簡單一點來說,空是解釋世間一切的現象皆非憑空發生或消失,都是緣生緣滅的事。假如有般若智慧,再行使慈悲的力量,這個法門才能修。

如果要學施身法,以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直貢噶舉的教法,學法者絕對至少要有10年的顯教基礎理論。何為基礎?就是對顯教、佛所講的一切法理已經很清楚,不會再有錯誤的想法、錯誤的做法、錯誤的修行。有顯教的基礎之後,才可以學密。學密法之前,每位行者都要經過修習不共四加行的法門:十萬遍大禮拜、十萬遍百字明咒、十萬遍獻曼達,也就是供養,以及十萬遍上師相應法。此外,直貢噶舉還加上大手印,大手印是直貢噶舉特有的顯教與密教禪定修行法門,得到大手印的口傳並修習,不共四加行才算是圓滿修畢。

修完後,上師會給予本尊的灌頂,直貢噶舉通常都是先從觀音菩薩開始。灌頂的意義是授權給你修本尊的法。修密法分為四個部分:事部、行部、瑜伽部與無上瑜伽部。灌頂是事部,就是開始做這個事。沒有領受過灌頂,所持一切本尊的咒語,只不過是累積下一世的福報,但要解脫生死是不太可能的。有人會說唸阿彌陀佛聖號也能去,但很多大德都說,一萬人都唸阿彌陀佛,可能只有一個能去,因為能夠萬緣放下的人,幾乎是沒有的。

密法的特色在於是有次第的、按部就班的,大家不需要用猜的,做到某個程度後,下一步要做什麼,都是很清楚的,也會很清楚呈現做到後的力量。如果沒有接受本尊的灌頂,修任何本尊法而得成就的機會比較小,並非不行,但可能要很多世以後。接受灌頂、口傳之後,若要修此本尊的心咒就必須要閉關。何為閉關?必須要單獨一人在房間內,不准見人,不准講話,任何世間的事情都切得乾乾淨淨,不接觸外面,而且須剋期,也就是在限定的時間之內要唸滿。假如咒語少於10個字,通常都要唸滿100萬遍。這100萬遍不是像坊間有人一手拿佛珠、一手拿計數器,這種方式不算,因為佛經沒講的事,我們都不能做。

所謂100萬遍,是要透過觀想生起圓滿次第,每一座都要如是修、唸,這種閉關才算數。所以,以你們平常的唸法,不管是唸了100萬遍、1000萬遍或1000000萬遍,都只是累積人天福報,跟解脫生死與進一步學習密法沒有任何關係。很多人會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自己唸了幾百萬遍,仁欽多吉仁波切心想:你若真是唸了幾百萬遍,今天就不需要跪在面前了。會如此,是因為他沒有如法閉關。如果有經過如法閉關專修本尊之後,有因緣才會傳施身法。

施身法顧名思義是以布施為主。在《寶積經》中提到,若是證果、行菩薩道的菩薩,去到任何地方都無有畏懼。所謂無有畏懼,不是指證到菩薩果位就膽大包天或什麼都不怕。我們為什麼會畏懼?因為大家都怕受傷害。假如今天你們不怕受傷害,哪會有畏懼的感覺呢?菩薩無所畏懼,因為菩薩只有施而無所求,也很清楚一切事情絕對離不開因果法則。很多人在修施身法,一直修也一直怕鬼來找他,這就代表他沒有慈悲心,不能修。

不要以為學到就能修這個法門,當所有鬼道眾生來的時候,都希望你給他們幫助,因為你勾召他們過來。你勾召這些眾生過來後,卻沒有慈悲心給他幫助,反而產生怕、恐懼等等的反應,這些眾生知道、很清楚你沒有能力幫他,會想:那你找我來做什麼呢?嫌我沒事做嗎?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鬼其實很忙的,為什麼呢?因為在太陽還沒出來之前,鬼要找地方躲。你們不要以為要找到地方躲很容易,因為鬼太多了。不要以為只有來害你的才是鬼,其實到處都是鬼,只要離開道場就有很多鬼,等會兒 仁欽多吉仁波切吹法器時,就全部都來了。

有人會想,會有這麼多鬼嗎?認為自己看不到、感覺不到。若依據佛經所說,連一根草上面都會有鬼附著。鬼的數量很多,草是有限的,所以有時鬼會搶著附上一根草。佛經上有說不要取非你所有之物,因為萬物皆有主,連顆石頭都會有東西附上去。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幫助某些在旅行時撿回石頭的人,有的人運氣好撿不到,有的人運氣不好就撿到這種了。有的人運氣好也撿得到,因為能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超度,是有福德的。

當鬼感覺到你不能幫他時,他會起嗔念。很多人以為晚上太陽下山後,鬼才會出現,其實不然。只要過了上午11點,福德大一點的鬼就開始出來,一直到清晨4、5點,所以鬼只有幾個小時不在陽間,其他時間都在地球上飄來飄去,就像大家所謂的「阿飄」。當他們飄到某些地方,會附上某些東西。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勸大家要吃素?如果你不吃素,長期吃肉、殺生的人很容易跟鬼道接觸到。為什麼會淪落到做鬼?因為他生前愛吃肉,而你就跟他是同類。

為什麼要你們不要吃肉,也不要吃海鮮,因為海鮮一定會加一些蒜、蔥去調味,你們看平常煮魚時,都會加入蔥和蒜。佛經上有提到,愛吃魚、蒜、蔥的,因為有些鬼最喜歡這種味道,當你晚上睡覺時,他們就會去聞你嘴裡的魚、蔥、蒜這些味道,就是所謂的吸陽氣,這是佛經上有講的。吸得多之後,你就會越來越醜。你們可以注意看,那些愛吃魚、肉的人,不管抹多少東西到臉上,為什麼臉還是越來越難看呢?就算現在整容技術很厲害,還是很難看,這就是因為他跟鬼沒有兩樣,像鬼的樣子。你們可以慢慢去留意,用心去看,包括看看你們自己。

為什麼你們來參加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告訴你們這一生都不准吃肉?因為你們來求法,但也沒有做什麼供養等等,自然要依照佛所講的條件。佛說不能傷害眾生,如果你還繼續傷害眾生,今天就算來參加法會,對你未來生生世世都不會有用。不要以為你們來參加法會是為了某件事,根據佛經上清楚地記載,只要你對佛與修行者起恭敬心,已成佛道。所謂已成佛道,不是說已經成佛,而是你開始學佛的機會已經出現了,學佛的路開始在走了。當你開始學佛,而又不聽話,學佛的路子就又切斷了。

身為一個修行者,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能夠改變你們,但至少要堅持某些事情。你們不能吃素,憑什麼說自己修佛法?連其他宗教都能吃素,你們還號稱自己相信佛、相信因果?你們只是相信因果不會害到你們而已!所以,如果以後你們再不吃素,就不要出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很相信無論怎麼趕都會有信眾,今天有1550人來參加,還只是普通的一場法會而已,你們去的其他地方都沒有這麼多人。你們不用轉頭看,仁欽多吉仁波切手上有名單,很清楚。如果你們不相信,大可以一個一個慢慢點,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吹牛的。

為什麼這個法會人會越來越多呢?因為諸佛菩薩都來成就眾生、成就修行者。表面上看起來當仁波切很威風,事實上是互相的。若沒有眾生受苦、輪迴,自然沒有佛菩薩。假如一切眾生都解脫輪迴,還要佛法做什麼呢?所以說是互相的。簡單來說,如果超度法門不能利益眾生,人就不會來了!你們今天會來,就是因為欠了生生世世很多祖先、鬼,是他們推你來的。也可以說,是你們生生世世行了些善,讓你們這一生再有機會接觸佛法。諸佛菩薩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眾生,是眾生放棄諸佛菩薩。你們有機會,就是福報起來,假如有福報而不堅持的,這一生也白來了!

再講回到施身法,如果沒有修不共四加行,你的業就會障礙你成就此法,繼續修下去就會覺得很辛苦。有弟子以前曾經在別的教派學過施身法,那位仁波切帶他去墳墓修,以為是訓練膽子。其實這與膽子大小無關,而是跟慈悲有關。在古代西藏、印度這兩個地方沒有墳墓,因為都是採用火葬的方式,要修施身法的行者怎麼辦呢?不可能家家戶戶去敲門詢問是否有人過世,因為西藏地方很大。

以前的大德曾經說過可以去八大尸陀林,也就是八個火葬場旁邊修法,因為那邊一定有鬼,一定有一些剛剛走、還沒有業力去輪迴的鬼眾,所以去那邊修。結果,慢慢演變成去墳墓修,事實上法本中沒有這麼說,這是比較新的修法方式。假如你去墳墓修而沒有辦法幫鬼眾超度,那就問題來了!他們可能就會吐口水、丟石頭,不要以為鬼不會,其實鬼也會吐口水。

要學施身法不容易,要修出來也不容易。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持有的施身法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親傳,且單對單給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灌頂。直貢澈贊法王傳法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灌完頂、唸完法本後就結束了,沒有講後面怎麼修,也沒有教如何搖鈴、打鼓或要用何種腔調來唸,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看著辦。為什麼自己看著辦?可能 直貢澈贊法王的神通很厲害,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曾經學過施身法。

修施身法要用什麼腔調來唱頌?是不是要用哭腔,才能讓眾生感動?錯了,其實是你自己感動自己,因為鬼不會聽這個腔,西藏人唸的腔跟中國人也不同。鬼只會聽出來你有沒有慈悲,你的慈悲能否讓鬼眾感動。只要行者的慈悲感動到鬼眾,就算唱得像搖滾樂,鬼也一樣會來,而與腔調無關。在古代,很多西藏人不識字,所以上師怕他們修得不對,故意唱這個腔調給他聽,他照著唱,慢慢地自己會感動,而培養出慈悲心。

為什麼要搖鈴打鼓?鈴是要驚醒亡者執著的心,鼓是要告訴他人生無常。修施身法,絕對不能起恐懼的心。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舊道場修施身法時,過程中看到一個大力鬼,這在佛經中有特別記載,指的是其在生前有修行過一些法,不一定是佛法,也就是有能力、福報的鬼。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修法,那個大力鬼就衝過來要扯鈴裡面的鐵,結果被他扯斷了。如果那個時候,修法者心生害怕,他下一步就會修理行者,那就死了。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通常都會備有兩套鈴,當時拿起另外一套繼續修法,就將大力鬼超度了。

修法圓滿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與會大眾,是誰將大力鬼帶來?並告訴大家那個大力鬼不是死在臺灣,是在國外死的,是他的弟子將骨灰帶回來。結果真的有,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個不成材的弟子,在路上看到很久不見的朋友,問起最近在做什麼時,他回答在參加法會。對方一聽便說剛好,因為他以前的上師在印度過世,他將上師的骨灰帶了回來。他的上師之前是修坊間流行的打坐、吸氣,認為哪邊有好的氣就去哪邊吸,聽說印度有好的氣,就去了印度,結果吸著吸著就走了。這個亡者不是修佛法的,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搖鈴時,他就醒了過來,因為他跟著那個信眾進來。如果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慈悲心,可能就掛點了,因為如果一害怕,他就會採取行動。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最大的力量是慈悲,如果你有慈悲的力量,就算有事情發生,佛菩薩也會告訴你讓你閃開。佛菩薩自然會讓你有感覺,問都不需要問。所以,整天怕別人害你的人,就是沒有慈悲。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的施身法,是以慈悲為主,布施為副。當你布施時,如果沒有慈悲心,眾生也得不到。簡單來說,修施身法的行者是無所求的。在古代,修施身法的行者沒有在固定的場所修法,都是四處流浪,去到哪裡就修到哪裡。因此有些教派認為這個法門不是很莊嚴,而因此不修施身法。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經親口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直貢噶舉的佛寺每天最少要修一座施身法幫助眾生,但現在這個傳統慢慢消失,因為能學到這個法門的人真的不多。再者,修施身法需要法器,如果法器不好,對修法也有影響。為什麼需要法器?因為我們還是人,在身體還沒具備神通變化之前,還是需要某些工具,才能勾召眾生到面前來給予他們幫助。修施身法的法器十分重要,不是一般人能夠找得到的。

具備種種條件之後,根據法本上清楚地記載,要修此法成就一定要修到大手印第二個階段——離戲瑜伽,就是已經很接近對空性的開悟,心中對世間種種現象的看法,就好像是一場遊戲,玩完就沒了,等一下可以再玩別的遊戲。也就是說,行者已經不執著某一件事,如此一來自然修施身法也不會執著,不會想著修法時有很多鬼來,有的很凶,有的很難看,有的比較好看,完全不會有這種觀念,沒有好與壞的執著心。

根據法本上記載,修法者身上不能帶任何一件聖物來保護自己。當行者修施身法時,要布施肉體讓眾生來吃,當你要保護自己,眾生就不敢過來。眾生不敢過來,就沒有慈悲的布施。有些人修施身法時邊唸會邊怕,若是怕就沒有慈悲心。若沒有慈悲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勸大家就不要修施身法。密法是很好的,但是沒走對的話也很慘。金剛乘不是一般人可以修學的,除非心已經很堅定要利益眾生,完全沒有對自己的利益有任何要求的人,才能夠修金剛乘。

傳法者跟接法者都要一切如法,就如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要先圓滿不共四加行與閉關等等,做圓滿後再修此法,自然能夠利益廣大的眾生。雖然有些人修施身法時讓參加法會的信眾躺著,但這是特別供養時才需要這麼做,如果不是特別供養則不需要,因為修法者可以代表一切與會者做供養,就不需要這麼做,如果讓全部信眾躺下會比較麻煩一點。

施身法中除了顯教的部分,也有密法的部分,密法中涵蓋了事部、行部與瑜伽部。換句話說,如果行者沒有閉過事部、行部與瑜伽部的關,修施身法只是加強行者本身與佛菩薩的因緣,要修此法成就而解脫生死是不容易的。在藏密中,有些仁波切會傳事部與行部,但不輕易傳授瑜伽與無上瑜伽部。其中的原因,不在今天討論的範圍,只是告訴你們不輕易傳授,就算有傳,也往往會保留一些你們不知道的地方。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時,你們的心要收回來,不要東看西看、東想西想,要將心稍微專注,因為能夠參加法會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再者,也要起慈悲心,因為我們都在眾生裡面。如果你今天參加法會,具備跟上師與佛菩薩一樣慈悲的心,所得的利益將會很大。如果你的心態還是很狹窄,認為參加法會是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希望得到些什麼,那得到的加持就會比較少。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開示你們,法會中同樣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為什麼有的人得到比較大的利益?有的人得到比較小的利益?除了你們各自的福報因緣之外,最重要就是你們的心。除了慈悲心之外,大家要對三寶有絕對的恭敬心,不要有任何懷疑。這個法門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寫的,如果大家有懷疑,就代表對這個法有懷疑,但此法的內容不是瑪吉拉尊發明的,而是一切諸佛教導傳下來對眾生有利益的方法。當你們對法有懷疑,就是對佛有懷疑,對佛法有懷疑,對修法者也有懷疑。當你們一起懷疑,就斷一切功德。

你們不懂的事情,不代表不存在。你們是很難去懂施身法的,不要以為自己認識字,就能知道修法者所講的。在施身法中,行者要觀想自己變為眾生喜歡吃的食物,這與分身無關,而是從行者的心來控制事物的變化。要做到這個程度,就一定要證到大手印中離戲瑜伽的境界,否則是做不到的。只要照著法本唸就好,通常照著法本唸,負面的能量會少一點。如果東想西想,反而對你會有些傷害。

參加法會的人,有慈悲心與恭敬心是很重要的,恭敬就代表供養,才能起福報。在《寶積經》中有提到,當菩薩祈求佛開示佛法時,都會提到「恭敬供養」,而沒有提到供養的內容,只是說要很恭敬地去供養。以恭敬的心去供養,就是供養。在寶吉祥佛法中心,沒有分別大功德主、大當頭、二當頭,全部一樣。沒有皈依的信眾坐在前面,讓你們看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的樣子,而皈依弟子已經習慣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坐在後面,並不是因為沒皈依的信眾有錢。在別的地方,往往是有錢的坐前面,沒錢的坐後面,但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則反過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收這些未皈依的信眾供養,沒收他們的錢,反而讓他們坐前面。

你們除了應具備恭敬心、慈悲心之外,還要有懺悔心。不要認為自己沒錯,認為自己是無意的,不是有意的。世間沒有一件事情是無意的,你若沒有起這個念頭,絕對不會做出這個動作,就算你說自己做出動作時沒想過,但以前絕對有想過這個動作,甚至是已經習慣去做這個動作。在大家日常生活中都有這種情形,每天都做一樣的動作,自然就會做出來,想都不用想。

對你們來說是不用想,但以佛法而言,是你習慣動作的種子已經埋進意識田,所以不用再經過眼、耳、鼻、舌、身、意這六門去做這些動作,意識裡面立刻反射出來。沒有無意的事,一定是有意的。如果你再解釋說自己無意、不小心,就表示你沒有懺悔心。這種事在佛經中提到很多,沒有這種習慣的人,就不可能做出這種事。這是真實的,連醫生都能證實是如此。所以,大家一定需要具備這三個心。不需要一直想自己夠不夠慈悲,當然不夠,因為你跟佛菩薩比怎麼會夠呢?大家需要經過思維,今天來參加法會不是為了個人的因素,而是希望參加法會的人,以及一切跟我們有緣無緣的眾生,都能得到法會的幫助。

大家一定要起恭敬心,諸佛菩薩講的佛法絕對不是為了自己有好處,都是為了對眾生的好處,所以要恭敬。不要以為修行者應該要給你們,因為在修行就一定要幫你們,沒有「應該」的事。你不起恭敬心,佛跟你相應就會慢一點。這並不是說你不恭敬佛就不理你,佛是不動的,如何讓佛感覺到你祈求?就是從恭敬開始,簡單來說就是心誠則靈。你的心不誠懇,怎麼會靈呢?自然不會了。

為什麼不可能會靈?每一個眾生都跟佛一樣具備成佛的條件,都有清淨的本性與佛性。當你恭敬佛,就開始培養出來本來成佛的條件。當開始培養本來成佛的條件,就與佛一樣具備以後成佛的福報,所有事情就開始慢慢地處理、解決掉,原理在此。你們以前沒聽過這種說法,坊間都不是這麼告訴你們的,對吧?很多人會告訴你要恭敬佛,因為要怕高高在上的佛,說要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敬,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兇,其實與此無關。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不需要你們的恭敬,如果還要你們恭敬而覺得自己高高在上的,就不是修行人,也不是佛。

其中的原理在於,所有眾生跟佛一樣具備成佛的條件,但大家都忘了這件事。當大家對上師與佛菩薩很恭敬,自然心會靜下來,沒有一切妄念,自然能恢復本來清淨的本性,在法會中才能接受到佛菩薩與上師給你的加持。如果你有很多妄念,起懷疑心,就會擋住清淨的本性。跟佛菩薩與上師相應,並非跟佛菩薩與上師做同樣的事,而是心相應。這不是指心心相印,好像男女之間的愛,而是恢復跟佛一樣的本質。如此並不是一剎那之間就能成佛,只是在一剎那之間,能夠認識清楚自己的本質。當清淨的本性出現時,你才能完全接受到加持力,如果有很多想法,就會被擋住。

所以,為什麼參加法會時,連轉過頭都會挨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不是因為你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恭敬,而是你又浪費了0.000001秒恭敬佛菩薩的時間。這是很重要的,參加法會時的心態由你決定,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上師,只是將自己修行的經驗一再一再地告訴你們,直到你們聽進去為止。至於你們要不要去做,完全是民主的,由你們決定。因果是你們自己做的,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關,也與佛菩薩無關。

等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法時,大家不要坐得東倒西歪,不要怕腿會痛。腿會痛是正常的,因為你們是人有神經,不是木頭。如果腿痛而能忍耐的,過一會兒就不會痛,因為有壓到氣脈,有壓到血管自然會感覺到痛,但當氣習慣被壓著,就會過去了。每個人痛的時間長短都不同,但不要怕痛。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6年開始修施身法,從沒有看過有人因為在法會中盤坐2個小時而斷腿的,除非你的腿本來是斷的,要不然絕對不會因此而斷掉,絕對不會因為感覺痛而斷掉,也絕對不會因為你痛,參加完法會出去要將腿鋸掉,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

這都是你們的心態,連一點點痛都不能忍耐,想一下被你們吃掉的那些眾生有多痛呢?今天這種痛,只是眾生稍微反射一點給你們而已,想想你們啃雞腿時啃得多大力呢?啃魚肉時,將肉從骨頭上拔出來時,有多痛快呢?眾生都很痛的,就算牠已經死了,你在吃時牠還是會痛的。所以,你們會痛是應該的,活該!這只是小痛,還沒到墮入地獄或躺在病床上被切、被割的地步。很多人還不信因果,認為大家都吃魚沒事,為什麼自己吃了會有事?就如剛才法會前的弟子提到,當人到加護病房時的狀況,就跟下地獄時一模一樣。不要以為到了加護病房是接受醫療,出現這個狀況是你可能墮入地獄的徵兆。

佛經上清楚地記載,修行很好的人在走之前是很安詳的,很多受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眾生,在走之前都沒痛苦、很安詳,這代表他一定不會墮入三惡道。你們不要認為多吃一條魚不會有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當然沒事,也不會生氣,因為是你們有事,是眾生在生氣。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修法圓滿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極為慈悲地為已經報名皈依的信眾進行皈依儀軌。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報名皈依的信眾到壇城上,未報名的不要上來,並指示弟子一一確認名單。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大家先坐下,並為大家開示皈依的殊勝意義。

皈依是學佛一定要經過的重要儀式,如果沒有皈依過,單靠唸經、拜佛是得不到加持的。為什麼要皈依?「皈」指的是皈依之後才能將黑業反過來成白業,也就是一切善的業;「依」指的是依靠諸佛菩薩與上師的教導。為什麼沒有皈依而學佛還是不得力呢?因為沒有皈依,就沒有人能夠監督你們學佛。佛經上有提到,地球的眾生很容易懈怠,也很容易行善後馬上行惡,所以佛經上說需要上師給你們加持,也是監督。

皈依之後,你們就跟一般人不一樣,這並不是指能夠馬上呼風喚雨、運氣好、身體好,而是因為皈依後,你們就成為一個有資格接受佛法教導的人。就好像是一個學生從國中生變成高中生,進而成為大學生,其身分就會開始不同,學習的內容也會不同。通常皈依時是皈依三寶,也就是皈依佛、皈依僧、皈依法。目前地球上的佛運是以釋迦牟尼佛為我們學佛的導師,佛法是釋迦牟尼佛在弘揚佛法49年間教導我們學習的一切方法,所以只要不是佛經上講到的、釋迦牟尼佛講過的,就算有人號稱自己是講佛法,大家也都要稍微留意。

「僧」不代表是出家眾,在佛經中有提到,所謂僧團是指在家兩眾(優婆塞、優婆夷)與出家兩眾(比丘、比丘尼)共同修行解脫生死法門的團體。皈依僧是皈依的對象對佛法有很清楚的認知,而且也能做得到,如此才能皈依他。在藏傳佛教,還加了一項:皈依上師。為什麼要皈依上師?因為我們生在末法時代,沒有福報親自得到佛給我們的教導。就算認識字、聽聞過佛法,若沒有實修、沒有具經驗的修行者教導我們佛法,我們還是不得法。因此,皈依上師是很重要的。

今天你們皈依的是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所講的佛法、釋迦牟尼佛教導出來的僧眾。你們是皈依藏傳佛教直貢噶舉派,詳細情形今天因時間不夠暫不說明。皈依藏傳佛教,不代表你們能夠馬上學習密法,一定要先學顯教。以寶吉祥佛法中心的規矩,一定要是皈依3年以上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傳授不共四加行,因為上師會觀察弟子3年。

直貢噶舉的祖師是 吉天頌恭,傳到今日是第三十七代,目前有第三十六世 直貢瓊贊法王在西藏,有第三十七世 直貢澈贊法王在印度。你們皈依師的法號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根本上師是 直貢澈贊法王。皈依之後當然要守規矩,就好像讀書要守校規,意思是一樣的。皈依時,上師一定會授戒給你。法本上有提到,授戒的人自己本身一定要持戒清淨。何謂持戒清淨?當然首先是沒有破戒,再者持戒不是為了自己得利益。

皈依之後,首先是要守在家五戒。佛法中所有的戒律都從五戒開始。這五戒很重要,為什麼?這五戒是能夠幫助你以後解脫輪迴的因,幫助你以後少惡的因,也可以幫助你以後不墮入三惡道的因,所以一定要持守。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給予已報名皈依的信眾10秒鐘,想清楚自己能不能守五戒,若不能守戒可以現在步下壇城,也沒關係,不用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也不會去追著你。

10秒鐘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是否有人不能守五戒?祈請皈依之信眾皆歡喜地向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可以。此時有一年長信眾將腳翹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指正,如果他的腿不能盤坐,就多拿個墊子給他,腳不要舉起來,因為這麼坐是很不禮貌的。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大家決定要皈依,繼續開示皈依後的好處。大家要弄清楚什麼事不能做,否則皈依後破了戒就不好。

皈依之後有很多利益,總攝起來有八種。

仁欽多吉仁波切等一下會口傳皈依證上面的祈請文,直貢噶舉派只要是關於佛法的內容,包括佛經與咒語,任何內容都要經過上師口傳之後,弟子才能夠唸。皈依證的後面正中間是直貢噶舉的祖師 吉天頌恭,左邊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右邊是你們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要記得交代後代,千萬不要將皈依證放到棺材裡面一起葬。不要隨便,以為這樣佛菩薩會保佑你,就將皈依證一起放進棺材,然後送去火葬,這樣就完了。

接著,新皈依弟子依序排隊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座旁,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眾持咒並進行剪髮儀軌。施身法法會與皈依儀軌圓滿,弟子們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與舉行皈依,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無比的教法,利益難以計數的眾生,與會大眾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0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