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7月14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與她兩個兒子(皆為弟子)上台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與大慈悲力不僅幫助她先生,並且賜予殊勝頗瓦法的經過。同時,她懺悔她所作的惡業。

他們一家四口於2011年7月皈依。她雖知人生無常,但從沒想過這會發生在自己身上,這句話卻在今年的3月應驗了。她先生的體重向來都是超過100公斤,但身體並沒有因為體重過百而有什麼問題,所以他們也沒有實際的減重動作及計劃。今年2月底到3月中旬,她先生赴大陸出差,期間曾提到吃不太下東西。她心想,這下可以瘦一點了吧!出差結束回到臺灣,本來隔天接著要上班的,但她先生說他全身酸、不舒服,很想休息。在休息了近一週時,剛好降血壓藥吃完,便前往醫院領藥。先生到醫院後,發現血紅素低於正常值的一半,必須輸血,且醫師師兄建議住院檢查,等醫院有病房時會通知。

她跟她先生以為輸完血就沒事了,於是就回家了,隔天就準備開始正常工作,跟客戶開會。當天下午,醫師師兄打電話告知,她先生前晚的抽血報告出來,有一項指數很高,請他們盡早再到醫院檢查。隔兩天,她先生便辦理住院檢查,最初的檢查是腸胃系統的胃鏡,報告及檢體的檢驗報告很快就出來了,醫師師兄說是癌症。當下,她還傻傻地問醫師說,是大腸有問題嗎?醫師說是食道及胃。接下來又做了核磁共振檢查,檢查結果報告一出來,別人有問題的她先生都有,別人沒有的,他也有。這個消息讓他們倆震驚,完全無法思考,只想到週六先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並沒有徬徨。在等待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那五天裡,他們在醫院就像之前一樣上網辦公,一樣過日子。

到了週六,他們前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問:「什麼事呀?」她先生回答:「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檢查出得了惡性腫瘤,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皈依多久了?」她先生回答:「快2年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都皈依快2年了,平時開示的話有聽進去多少?去一旁做大禮拜。」她先生就到一旁做大禮拜,一直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完信眾下法座。隔週,他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先生要聽懺悔法帶,聽完20遍。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先生:「需要幾天的時間聽完?」她先生回答:「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20天的時間。」此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都快要死的人了,還這麼懶!給你10天,10天沒聽完20遍就不能再報名登記求見。」接著轉過來對著她說:「不要一直哭,哭不能解決事情。」從事情發生後,每次她跟先生一起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一旁的她總是不停地掉眼淚。當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他們的供養。聽一遍法帶大約7個多小時,對於向來懶惰的他們而言,10天內要聽完20遍是不大可能的。但是,想到再也不能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該怎麼辦呀?說也奇怪,她先生竟在上師規定的時間內聽完了,極其幸運地得以再度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他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先生說:「不用害怕,有上師在。」這是他們倆的定心丸,他們本來以為天會塌下來,卻沒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幫他們頂著。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看穿了他們夫妻倆的心態,他們一直不敢讓家中長輩知道目前狀態。他們不告知的原因表面上是怕老人家難過,事實上是怕他們自己難過,這是自私自利的想法,若一直瞞著老人家的作為有可能會謗佛。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開示他們:「得回去跟二方的長輩說清楚,免得將來產生謗佛的機會。」隔週一他們就包車回宜蘭老家,跟長輩們稟報狀況,也請長輩們放心,並與老人家討論後事的處理方式,以及他們會好好地照顧自己。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她的先生有先跟高齡的婆婆說明狀況,這避免掉先生走後,婆婆與她之間原本可能會發生的一些問題,婆婆從此把收得的房租轉帳到她名下,讓她在照顧兩個小孩的經濟壓力減輕了一半。

她也感謝多位師兄的提醒,提醒他們若是色身不能用時,趕緊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當他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什麼事呀?」先生回答:「若弟子的色身不堪使用時,能否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也沒說,一口氣就慈悲應允:「你是我的皈依弟子,我一定會幫你。」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開示:「不用害怕,回去後只要記得持誦六字大明咒就可以。」

一般人像她先生這樣癌細胞多處轉移的情況,大多是大吐血,或是疼痛難耐,據說很可能轉移到腦部,導致昏迷。但是,上述這些狀況,她先生都沒有,即使是在她先生往生的前一個晚上,體力已經不行了,但每當她問先生,你的上師是誰?以及上師交代他要持什麼咒,他都意識很清楚地回答,他的上師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他要持誦六字大明咒。往生當天早上,她還跟先生對話,確認他的意識依舊很清楚,知道他的上師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先生走的當下,她立即打電話給古董店。很幸運地,很快便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一修完法,組長立即來電告知他們,仁欽多吉仁波切已修完法,並告知先生心中罣礙的三件事。第一件:請他姊姊不要再勞駕其他的出家人來助唸,他不喜歡麻煩別人;第二件:若她想回娘家住也可以,他沒有意見的;第三件:他擔心小兒子的身體健康狀況。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讓他們知道先生罣礙的事。當時先生的梵穴是溫熱的,面帶微笑,像睡著一般。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在法座上開示過,凡經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頗瓦法超度的亡者,皆不會產生屍斑,仁欽多吉仁波切亦曾開示,屍斑是亡者生前所吃的肉和所欠的眾生,在死後會出現,讓神識離開的亡者看到自己身體受到吃咬,心生嗔恨而墮入地獄。而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後,這些眾生與亡者一起得到超度,因此得頗瓦法的亡者是不會產生屍斑的。她先生當時確實沒有屍斑又面容安詳。

接著很幸運地,她在當週的星期六就求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公祭日子。海葬是要看海象是否允許方能出船,火化的前一天,也就是週日,她還接到葬儀社的電話,說那幾天氣流都不穩定,下午都下大雨,他們隔天可能無法出海。因為週日還下著大雨,怕隔天西南氣流使得海象不好。沒想到隔天早上,天氣出奇的好,還有太陽。她感恩4位法師與50多位師兄蒞臨,告別式一切都很順利,她先生本來向右側臥的右手冰過多日還很柔軟,可以平擺於棺木裡。火化後,很快就找到修頗瓦法的瑞相,頭骨上有兩處圓孔,骨色也很漂亮。海葬一切也很順利。她真心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她所做的一切,點滴在心頭,讓她實在無以回報。

接下要懺悔她所作的惡業。從小到大貪口舌之欲,她吃過的雞、鴨、魚、牛、羊、豬、海鮮及各式各樣有生命的動物無數,也帶著二個兒子到處吃;小時候貪玩,傷害螞蟻、小魚、各式各樣昆蟲及各式各樣有生命的動物無數,犯了殺生戒,她在此懺悔;先生家中及娘家早期因做賣雞中盤商及養豬,以傷害眾生生命賺取金錢,她在此懺悔。從小到現在,為了達到各種目的所犯的貪、嗔、痴、慢、疑、兩舌、偷盗、貢高我慢、自以為是、愚昧無知等等各種行為,她在此懺悔;從小到大對父母、公婆的忤逆不孝順、沒有感恩的心,她在此懺悔。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在法座上開示過,《地藏經》說:「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在此,她也要為每一個惡念懺悔。若要細數每個惡行惡狀,寫不盡也說不完,最大的惡,就是皈依後沒有依教奉行、沒有每天睡前檢視自己身、口、意是否依《佛子行三十七頌》行為。她懇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所有被她殺害的眾生往生淨土,不再輪迴。並請各位以她為鑑,不要犯她所犯過的錯。

最後,她及二個兒子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照顧家人及眾生,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常住於世,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派更加興旺,利益更多有情眾生。

接著,另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他這個機會分享學佛的因緣。他表示自己能有因緣遇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首先要感謝他太太。他還記得他太太參加幾次法會之後,有一天問他是否要參加法會,如果要的話就要先去請示並獲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同意。當時他不大敢說不要,於是回答說好。輪到他求見時,他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跪下頂禮,頂禮完一抬頭,便看到慈悲且面帶微笑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有什麼事?」他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像是他所認識的人,當下他腦筋突然一片空白,忘了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什麼事,他開口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自己工作不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從事什麼工作,他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了解機電,於是他支支吾吾、很小聲地帶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要請別人幫忙還語帶保留!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做人的基本禮儀,最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還有什麼事?他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是否可以跟太太一起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法會不是你說要來就可以來,看你是擔心你太太吧!」當時他心裡響起一個疑問,仁欽多吉仁波切怎會知道?隨即想到太太曾說過,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我們是透明的,我們在想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他想了一會兒就開口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他參加法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一會兒說:「好吧,去報名。」當時他高興的心情,無法用言語表達。隔天就是他人生第一次聽聞佛法,和他想像中不一樣,他原以為學佛就是求保佑、求健康、發財與滿足自己無窮盡的欲望,直到接觸到寶吉祥佛法中心,他才恍然大悟,原來學佛是為了解脫生死輪迴、得生淨土,而不是所謂求神通、求感應。每次參加法會,上師所開示的都是他所面臨的問題,上師慈悲賜予的解答,使他受益良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我們剛開始學佛的頭一兩年跟真的一樣,久了就原形畢露。他自皈依以來,常做錯事又不自覺、愚昧無知,一直都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護傘下過著平順的生活,完全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有一次他在工作的時候,因趕工而隨手拿了不熟悉的釘槍來用,一時疏忽竟對著自己大腿打下去,他身旁的同事嚇了一跳,立刻送他去醫院。醫生看完X光片說還好插的不深,差1公分就插到骨頭,當醫生將釘子拔出來時,他竟然一滴血也沒流,他跟醫護人員都覺得好神奇。他清楚地知道這一定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護,讓他得以重報輕受。但是,他卻沒在第一時間就說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護,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連打籃球的人投進一球都指著天說感謝主,而我們學佛卻好像偷偷摸摸地見不得人,他懺悔。

他感恩上師的不離不棄,讓他留在道場聽聞佛法,接受佛法薰陶,在此他要發露懺悔:

1. 他沒有讚揚上師,得到上師的保護卻不讚揚上師,以為是自己修來的,不知感恩。

2. 他不恭敬上師、酣貪不捨得供養。3年前,他的女兒出生時,他們夫妻倆抱著小孩想要祈求上師賜名,卻是兩手空空地去,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他們就叫他們離開,不見他們。他們就如同上師平常所說的,平時見不到人,有事才拿出薄薄的供養,得到幫助後再加一點,完全沒有真心供養,沒做到無時無刻供養。他感恩上師讓他看到自己的分別心,也讓他知道做人的基本禮儀。第2次求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不僅慈悲賜名還抱著小孩加持了一會,夫妻倆眼淚不禁奪眶而出。他也要藉此機會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做的兩件事,一個是直貢梯寺金頂,一個是在印度買房子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休息用。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錢,因而賣了自己最喜歡的傢俱,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沒房子反而先買房子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說上師得安樂自己才得安樂,上師沒得安樂自己不敢求安樂。

3. 懈怠。上師傳了法他卻不修,有一搭沒一搭地做,也沒把佛法用在生活與工作上。有事就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當年就算自己窮到沒錢吃飯,也沒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修法加持,每天一樣照做500遍大禮拜。上師常說如果只要求加持灌頂就有用的話,他第一個舉手不修。仁欽多吉仁波切用自己的一生顯示出佛法的殊勝,提醒眾生把佛法用在生活上,確實修改自己的言行舉止。

4. 無懺悔心。他總是認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自己沒錯,無羞恥心、累錯累犯、不知悔改。他懺悔對母親不夠盡心盡力,以為透過電話噓寒問暖就可以了,一點都不孝順。他懺悔曾偷父母的錢,說謊、惡口、兩舌、看黃色影帶、公器私用、把昆蟲當作玩物,綁住腳遊街;養魚當作風水魚來改運;生活環境懶得打掃,看見螞蟻蟑螂便追著打或用火燒、用水淋,他向這些傷害過的眾生懺悔。他懺悔累世貪口欲而食用眾生肉:雞、鴨、魚、鵝、豬、牛、羊、各類海鮮、貝類、蟹類、蝦類。他在擔任總務組義工時,曾經隨意更改組聚地點而沒通知店家師兄,害師兄推掉其他生意,白白損失,他懺悔。

他發願從今以後,定當如實依照上師教法,依教奉行,做好弟子該做的本分,將上師的教導如實用在自己的生活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像黑暗中的一盞明燈,讓他不再迷失方向。最後,他祈願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常住在世,利益更多有情眾生。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後,立即指示出家弟子報告,指出弟子們於上次共修法會聽完法帶後所寫的筆記中的錯誤內容。

出家弟子報告,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佛法的法帶中,有一段是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 滇津尼瑪仁波切手中接下了酸奶並吃下,但是有一名第5組的陳姓弟子在筆記中誤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 滇津尼瑪仁波切手中接下來並吃下的「酸奶」寫成「大蒜」。陳姓弟子已皈依3年卻還會聽錯,還錯的這麼離譜?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在場弟子,皈依時傳的五戒中,有沒有提到不可以吃大蒜?弟子回答有。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會這麼寫,就表示這名弟子從來都沒有好好地守戒,也沒有用心聽聞上師所開示的戒律。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開示,陳姓弟子以後不可學密法。

第1組李姓弟子把金剛上師與佛「無二無別」寫成「無惡無別」。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李姓弟子皈依多久?第1組組長報告,李姓弟子已皈依十幾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李姓弟子皈依十幾年還會寫錯,表示她從來沒用心在學佛上。組長表示,李姓弟子在之前已被禁止進入道場,上次法會她並無入場,而是在道場門外。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她皈依十幾年來,一定聽過許多弟子經常提到上師與佛無二無別,聽了這麼多都還會寫錯,所以可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在門外不是沒有道理的。再者,她既然在門外,為什麼還要寫筆記?在門外要怎麼寫?是誰要李姓弟子寫筆記?又是誰收了她的筆記?古董店的王姓弟子報告,李姓弟子自行將筆記繳交給古董店,她發現李姓弟子是禁入場時,也有通知組長此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兩位弟子,問都沒有問就收下?手上沒有名單嗎?做事情都不用心去想,到現在還想做爛好人?還是兩人想串通?或是組長不敢得罪王姓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收下報告的王姓弟子立刻到門外去,她要當好人,那就去外面陪李姓弟子一起苦。

接著,出家弟子報告有4名弟子的筆記中將「上師」寫成「上司」,分別是第6組的張姓弟子、第2組的楊姓弟子、第2組的洪姓弟子與第4組的張姓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被點到名的弟子立即起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第6組張姓弟子已皈依11年6個月,將「上師」寫成「上司」,到底是全麥土司?還是白土司?還是肚子餓了想吃土司?張姓弟子表示自己不識字,所以是由女兒代寫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當初傳達訊息的賴姓弟子向大家再次說明,不識字的人是否要寫筆記呢?賴姓弟子回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若不認識字的弟子不用寫。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早就知道你們會有很多說辭,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幫大家設想好了,例如70歲以上的、躺在病床上等等狀況的人不用寫,不識字的也不需要寫,這名弟子卻還不聽話,還叫女兒幫她寫,所犯的錯要加一項。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張姓弟子以後不可參加週日的共修法會,因為她不聽話、自以為是、明知故犯。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她沒有教好她的女兒。張姓弟子不可學密法,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2組楊姓弟子的筆記中將「上師」寫成「上司」。楊姓弟子已皈依6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楊姓弟子不能學密法,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2組洪姓弟子的筆記中將「上師」寫成「上司」。洪姓弟子已皈依1年10個月。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平日她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面上都很恭敬地問候,結果筆記中連稱呼上師都會寫錯,可見她只有表面恭敬,心裡沒有恭敬,才會犯這種錯。洪姓弟子表示自己錯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像這種表面恭敬,實際上內心卻沒有恭敬的人,遲早也會出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洪姓弟子不能學密法,從現在起1個月不收她的供養,她也不用護持道場。

第4組張姓弟子的筆記中將「上師」寫成「上司」。張姓弟子已皈依2年,表示自己並不是不小心寫錯,而是真的犯了錯。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張姓弟子以後不可學密法。

出家弟子接著報告第6組陳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金剛乘時用字錯誤。陳姓弟子已皈依3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麼多次,她都還會寫錯。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陳姓弟子的法本及背心均收回,以後不用來了。

第2組喻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金剛乘時用字錯誤,而且內容太粗糙。喻姓弟子已皈依7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喻姓弟子不能學密法,收回法本,只留阿奇法本給她,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1組陳姓弟子的筆記並不是寫筆記報告,而是題詩作詞,其中有五言絕句以及七言絕句。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出家弟子,這名題詩作詞的弟子所寫的內容與法帶內容相不相關?出家弟子答:大部分所寫的都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法帶內容。陳姓弟子已皈依2年多,她所寫的詩內容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法帶無關,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是說要大家寫下自己所聽到法帶的內容,她卻題詩作詞。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以為自己是詩人嗎?她是否認為,自己這麼有才華,待在道場裡太委屈她了?喜歡標奇立異,讓上師注意到自己的弟子,比那些不相信的人更加可惡,因為這種人再怎麼學、怎麼修,最後只是助長了自己的驕傲和貢高我慢。而且,這種人如果認為上師不留意到自己,到最後就很容易起嗔心。她還以為寫的內容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看,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收回她的法本,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8組卓姓弟子將「不共四加行」寫成「不共釋迦行」。卓姓弟子已皈依4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卓姓弟子學的華語是否跟漢語不同?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開示不共四加行時,都會特別開示不共四加行這幾個字是哪些字,她卻還會寫錯,由此可知她只知道要拜大禮拜,希望能拜大禮拜求兒子要好、求家裡平安,卻沒有用心聽聞佛法。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只留阿奇護法的法本,其餘法本全數收回,且不能學密法。

第2組諸姓弟子將「三昧耶戒」寫成「阿賴耶戒」。諸姓弟子已皈依2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三昧耶戒和阿賴耶識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這名弟子是不是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就用猜的、斷章取義?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過你們,不要用聊天的方式跟別人聊佛法,因為如果對方對佛法沒有一定的了解,而你又用自己的想法來斷章取義、說錯話而讓人誤解佛法的話,就會害了自己、害了別人。我們任何動作出來都有因果,尤其是與佛法有關的,一定都有因果。寶吉祥佛法中心之所以會這麼嚴格,就是因為住持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深信因果。在古代,如果寫錯、說錯的話,是用比現在更加嚴格的方式處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有一位法師解釋佛法時說錯了一個字,做了500世的狐狸,你們還不怕?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諸姓弟子只留阿奇護法的法本,其餘法本全數收回,且不能學密法。

第8組曾姓弟子因粗心打錯字,而使句子難以理解。曾姓弟子已皈依8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第8組組長這名弟子平常表現如何?組長表示曾姓弟子當護士要值班,前陣子生病,所以有幾次沒有來參加法會,聚餐也經常沒到。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呵責曾姓弟子,為什麼她在組長講話時,眼睛飄過去看組長,表示她不認同組長所說的。她不接受,眼神馬上就瞄過去,眼光好像要殺人似的,《佛子行三十七頌》學到哪裡去了?可見她完全沒有修忍,就算組長說錯她了又怎麼樣呢?一點小事都不能忍,這樣怎麼算是佛弟子!從她這個動作就知道,平常只要有人和她的意見不合,她馬上會反彈。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示過大家,《佛子行三十七頌》裡面只要有一頌沒做到的,就不算佛弟子!

此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名醫生弟子報告當初他剛皈依時,曾因自己的值班時段和施身法法會的時間衝突,而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更改施身法法會時間的事情,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名醫師弟子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為了他一個人而更改法會的時間,他參加法會有障礙,應該要有懺悔心以及對三寶有恭敬心,這名弟子聽話照做,每天以恭敬心對著三寶懺悔。事情接著便有了轉變,他的班表自動更換而讓他能順利參加每一場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名護士弟子開示,這名醫生弟子在醫院裡是主任醫師,是主任醫師比較重要,還是護士比較重要?既然主任醫師都可以做到的,為何她做不到呢?更何況,當時這位醫生弟子才剛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曾姓弟子背心收回,只能當信眾,連續3次未報名參加法會,以後都不用來了。

第2組王姓弟子所寫的內容與法帶內容無關。王姓弟子已皈依1年10個月,她的報告內容僅寫著以恭敬心感恩上師的教導,但自己資質駑鈍,需要懺悔、懺悔、再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王姓弟子為何無法聽進佛法?她的工作是什麼?是否已結婚?家裡是否有什麼狀況?該名弟子表示自己結過婚,在工作和家庭上均無問題,一切都是自己本身的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王姓弟子的法本及背心收回,以後只能當信眾。

第4組張姓弟子所寫的內容與法帶內容無關,僅寫著自己的故事。張姓弟子皈依了十幾年,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的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記得她剛來的時候很苦,現在過好日子,就忘了佛菩薩怎麼幫你們的了?她的父親生病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加持,她先生也是弟子,在往生時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超度的,她先生過世後,她的生活也是依靠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但是她卻沒有用心聽聞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內容她都寫不出來,只寫了自己的故事以及父親生病的事。照顧、孝順父母是我們本來就應該要做的事,可見她來學佛只是求保佑。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多次提到 祖師吉天頌恭曾開示眾生得到佛菩薩的幫助後,會忘了佛菩薩的恩德,而不繼續精進學佛。聽清楚,是要繼續精進!想想你們有沒有精進?你們現在就是如此,忘恩負義,忘了當初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你們苦的時候幫過你們,而沒有精進修行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張姓弟子的背心、法本收回,只能當信眾,以後他若有3次不來法會,就不能再來。

第2組許姓弟子所寫的內容與法帶內容無關。許姓弟子今年6月剛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也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對剛皈依的弟子心軟一點,但是她6月皈依到現在,也聽了1個月的佛法開示了,應該不至於完全寫不出相關的內容,難道上次法會聽法帶時,她整場法會都在神遊嗎?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許姓弟子背心、法本收回,只能當信眾。

第6組盧姓弟子所寫的內容與法帶內容無關。盧姓弟子已皈依2年多,第6組組長報告,盧姓弟子平日不參加組聚,也不參加早晚課。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從事什麼工作?她答在某家電信公司上班,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工作內容為何?她報告,處理帳務的部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哪方面的帳務?她報告自己是處理電信費帳單的部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是否她的腦子裡都裝滿了數字,所以都聽不進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盧姓弟子的法本收回,不能學密法,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2組杜姓弟子所寫的內容與法帶內容無關。例如,她寫著自己還做不到:「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饌。」但是這二句話是孔子所說的,並不是上次法會時聽法帶中的開示,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從來沒有說過這二句話,看來她對儒家思想比較有興趣,乾脆學儒家思想就好了,何必來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有哪個弟子是專門研究儒家思想?結果沒有弟子舉手。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名在大學擔任教授的弟子,她所教的是何科目?弟子回答是兒童教育,並報告有一位弟子是大學中文系的教授。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為何這位身為中文系教授的弟子不主動?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寶吉祥佛法中心是教佛法,不是教儒家思想,這名弟子如果想學儒家,可以去拜那位中文系教授為師,不用來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身為中文系教授的弟子,如果杜姓弟子去找她學儒家思想,一定要教她,而且一定要收學費。身為中文系教授的弟子回答:是。杜姓弟子已皈依4年4個月,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杜姓弟子的法本及背心都要收回,只能當信眾,若以後連續3次沒參加法會就不能再來。

出家弟子報告接下來是對四座法解釋有誤的:第2組饒姓弟子對懷法解釋有誤。饒姓弟子已皈依1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饒姓弟子會解釋錯誤,就表示她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有聽沒有到,用自己的想法去解釋從佛陀傳下來的法,難道她以為自己是佛陀?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饒姓弟子不能學密法。

第2組鍾姓弟子對懷法的解釋有誤。鍾姓弟子已皈依10年7個月,她將懷法解釋為是幫助愛情或是不離婚的法。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鍾姓弟子聽佛法時都是有所選擇的聽,只聽自己想聽的部分,其他就認為與自己無關,就不去聽,你們很多人都是這樣子,連聽佛法都有所分別。她將懷法解釋為能夠幫助愛情及婚姻,可見她自己對於這部分很在乎,可能她的內心害怕先生會與自己離婚。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詢問鍾姓弟子的先生,是否有提到要跟她離婚?同為皈依弟子的先生回答說: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的家務事不要帶來道場,太太有這種恐懼,就表示做先生的表現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多次開示,以你們的條件和資格,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幫你們修懷法、增法和誅法,至少不會幫特定的個人修,這名弟子卻還作如此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鍾姓弟子的法本全數收回,以後不可參加出國的法會團,而且不能學密法。

由於這位犯錯的弟子又是第2組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擔任第2組組長的弟子,為什麼都是她的組有問題?已經有幾個了?這位組長弟子報告:9個。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你都是怎麼照顧組員的?

出家弟子繼續報告,斗六組章姓弟子對息法的解釋有誤。章姓弟子已皈依1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做什麼工作?章姓弟子表示自己在旅行社上班,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不是她在旅行社的工作太忙,忙到沒時間靜下心來聽聞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章姓弟子的法本全數收回,以後不可參加早晚課,而且不能學密法。

第2組王姓弟子對息法的解釋有誤。王姓弟子已皈依6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四座法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你們修最多的,就是息法,而且每次修法都會解釋息法的意思,你們卻還記不得、解釋錯誤。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王姓弟子的法本全數收回,只留阿奇護法的法本,不能學密法,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3組陳姓弟子對息法的解釋有誤,他的筆記中寫著息法是平息心中的欲望。陳姓弟子剛皈依1個月,由他所寫的可知他來學佛心裡還有很多欲望,希望透過佛法將自己的欲望壓制。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陳姓弟子未來2年內不能學密法,《八聖吉祥祈禱文》及《佛子行三十七頌》的法本收回,只能留阿奇護法法本。

第6組李姓弟子對息法的用字與解釋有誤。李姓弟子已皈依9個月。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有哪些法本?她回答只有《佛子行三十七頌》,沒有阿奇護法法本。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可見她從來沒來求過法,並當場指示和這名弟子同一批皈依,但仍未有阿奇護法法本的弟子站起來,問他們為什麼沒有法本?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他們可能會說,不知道原來要求才會有法本。而其中有位弟子報告,她自己6月時有來求過一次,但是沒有求到。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皈依了9個月,到上個月才來求一次,這一批皈依還沒有阿奇護法法本的弟子名字都要登記下來,李姓弟子未來3年不能學密法。

斗六組張姓弟子對懷法的解釋有誤。張姓弟子已皈依1年多,組長表示該名弟子平常比較少參加早晚課。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張姓弟子是當學生還是已經在上班?張姓弟子回答自己是在製造業上班。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她會寫錯表示她學佛不用心,張姓弟子以後不能學密法,法本必須收回。

第2組車姓弟子對懷法的解釋有誤。車姓弟子已皈依3年多,她表示自己錯了,是自己聽佛法時沒有專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否有結婚?車姓弟子回答:還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還沒有結婚,所以就不專心。她聽佛法不專心,做其他事也不專心,因果就是以後別人也不會對她專心,大家都不信因果。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車姓弟子未來1年不能學密法。

第2組顏姓弟子對息法的解釋有誤。顏姓弟子已皈依12年多,她先生剛開始來這裡學佛時,她很不喜歡她先生來,曾經阻礙過她先生,後來她漸漸發現學佛對他們一家都有好處,才跟著一起來。但是,對這件事她都沒起大懺悔心,時間過了這麼久,到今天她還是出問題了,這就是因果。如果你曾經障礙過別人學佛,還不信因果、不起大懺悔心的話,遲早有一天你學佛的路上也會有障礙,因果是很可怕的。障礙別人學佛的果報是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名出家信眾說明,她回答︰障礙別人學佛會得累世的愚痴。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愚痴的人會墮入畜生道,來學佛還不用心聽聞、修行佛法的話,下一世就可能會當寵物,並不是因為你學佛而成為寵物,是因為你的愚痴讓你墮入畜生道。你們聽聞佛法卻不思維、不修改自己的行為,自然會出狀況。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要你們參加完法會回家後,要靜下來思維當天的開示,但你們都沒有做。在未來3個月,這名弟子必須每天做600遍大禮拜,不管她人在哪裡,如果她沒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知道,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的先生確認她每天做滿600遍,如果她沒做到,而她的先生不報告,就會連坐處分。

第6組一位出家弟子對懷法的解釋有誤。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名出家弟子寫了一大堆,卻完全沒寫到要點,全部都離題,因為她的心思太過複雜、不專注,這就是這名出家弟子最大的問題。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別人要做11萬遍大禮拜,而她必須要做滿22萬遍,她可以慢慢做沒關係,但是必須做滿22萬遍,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傳她不共四加行的下一個階段,沒做完不傳。

第6組陳姓弟子對懷法的解釋有誤,以及息、懷、增、誅用字錯誤。陳姓弟子已皈依11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第6組組長,陳姓弟子平日表現如何?第6組組長表示,這名弟子平日因為家中有很多事,很少參加聚餐與早晚課,而且喜歡教導別人,她本身不是按摩師,卻會主動幫病人按摩。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名弟子聽聞佛法時只聽一部分,只挑自己喜歡聽的。每個信眾、弟子的根器與因緣不同,弘法人會依照每個信眾及弟子的根器與因緣來給予教導,所以身為一位仁波切要懂得四座法,這其實也是涵蓋在佛所教導的八萬四千種法門之中。此外,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提醒大家,不要隨意幫別人按摩,如果按錯穴道或血管,馬上就會出事,害人害己。你們有病就應該看醫生,不要貪小便宜。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陳姓弟子的法本及背心都收回,只能當信眾,以後若3次沒來法會就不能再來。

第7組薛姓弟子對息法的解釋有誤。薛姓弟子已皈依2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第7組組長,薛姓弟子從事什麼工作?組長回答自己記不清楚,好像是跟資訊系統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道:身為組長連自己的組員做什麼工作都不知道,到底有沒有關心組員?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薛姓弟子從事什麼工作?他答是跟蒸氣系統有關的。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更具體地說明。他報告,例如:溫水游泳池。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這樣說明就比較清楚了。但是從薛姓弟子錯誤的解釋來看,可見他雖然皈依這麼久,卻連五戒十善都不了解,如果這麼忙,就乾脆不要來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薛姓弟子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法本全部收回。

第8組李姓弟子對懷法的解釋有誤。李姓弟子已皈依10年多,身上穿著藍背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為何皈依這麼久還穿藍背心?該名弟子表示是因為她擔任內場義工時,沒有將座位調整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第8組組長,李姓弟子是做何工作?平日表現如何?組長表示這名弟子目前的工作是批藥向醫院及藥局銷售,平常聚餐有時不會到,早晚課也很少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她都已經穿了藍背心還不警惕,她是否認為自己事業做很大,所以就沒時間學佛?既然她不用心學佛,那乾脆改做信眾就好。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李姓弟子背心收回,當信眾之後若有3次沒來法會就不能再來。

第8組林姓弟子對懷法與誅法的解釋有誤。林姓弟子已皈依2年多,表示自己會寫錯是因為聽法時不專注。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第8組組長,林姓弟子是做什麼工作?平日表現如何?組長表示林姓弟子是一位國小老師,平日聚餐有時不會到,週日法會也經常請假。林姓弟子對於組長所言面露驚訝,並表示自己都有出席,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要組長當場提出具體數據,聽了請假次數後,林姓弟子便無話可說。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連聽佛法都會寫錯,怎麼為人師呢?她僅以包容二字來解釋懷法,是認為這樣很簡單扼要嗎?她自己身為老師卻還不專注學習,以後她的學生也會對她的教學不專注,寫作業時也會寫錯,讓她改作業改得很累,這就是果報。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的處分與別人不同,因為她本身是老師,為人師表應該要做好一個模範,當老師若不能成為學生的榜樣,要如何教導學生呢?她的情形比較特殊,所以,除非第8組全體同意她繼續當弟子,否則她就改當信眾,只要有1人不同意就不行。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收回她的法本。

第2組劉姓弟子對懷法的解釋有誤。劉姓弟子已皈依6年,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皈依6年還犯這樣的錯,劉姓弟子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所有法本都要收回,也不可以學密法。

出家弟子報告之前那一位第2組的顏姓弟子對誅法的解釋也有誤,不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顏姓弟子所寫的解釋後開示,她這一次的解釋沒有錯,因此之前要她每天做600遍大禮拜,現在可少100遍。

第1組錢姓弟子對誅法的解釋有誤。錢姓弟子已皈依14年,這中間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了她很多,但是她卻還不用心學佛,以為人躲得遠遠的不來求見上師就沒事了,想不到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突然神來一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考大家佛理,但是突然要你們繳交筆記,就讓你們現出原形。這名弟子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剛出來弘揚佛法時就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14年也夠了吧!該懂的部分也該懂了,還不懂的大概也沒辦法懂了,14年真的夠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錢姓弟子全部的法本收回,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1組陳姓弟子對誅法的解釋有誤。陳姓弟子皈依3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名弟子對佛法與上師的信心不夠、恭敬心也不夠,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陳姓弟子以後不能學密法,也不必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護持道場,背心收回。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道,出家弟子所報告的名單中,到目前為止第2組和第1組的人數最多,別人是難兄難弟,這兩組的組長卻是難姊難妹,他們是怎麼帶組內的人的?

出家弟子報告接下來是提到息、懷、增、誅時,這四個字寫錯兩個字以上的:第5組劉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劉姓弟子皈依8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位弟子當初來的時候,喜歡到處跟人說自己能看到一些什麼,讓別人認為她有神通,經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幾次呵責與規勸,這名弟子好不容易才改了一點。就是因為她當初剛皈依時,用不正確的心態在學習,有邪見,種下這個果報,而中間沒有起大懺悔心,不信因果。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的組長,要如何處置?組長說,讓她做大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個處分太客氣了,組長是否不敢得罪她、想當爛好人嗎?如果這樣,連組長也一起出去。剛才沒聽到她犯了什麼錯嗎?這樣的處理方式是在幫她,還是害她?你們都要做好人,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壞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收回此弟子的法本,不能學密法,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3組陳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陳姓弟子皈依1年3個月,他的組長是新上任的,所以不關他的事。之前的組長一直當爛好人,自己有好日子過就好了,想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天也會點出他的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陳姓弟子除了阿奇護法法本之外,其他法本都要收回,不能學密法、不能供養,自身改變後再和組長商量,覺得可以後再向上師求。

第5組莊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莊姓弟子已皈依9年多,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的組長有關她平常的情形。組長表示這名弟子很熱心參與道場事務,第5組的早晚課排班表是這名弟子負責的,且早晚課有缺人時,她會主動請假來做早晚課。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讓她連續20天來道場拜大禮拜300遍,接著會再觀察。

第5組黃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第5組組長呵責道,怎麼又是她這一組的?她這組一直都有很多問題!接著問,這位弟子平常表現如何?組長報告,黃姓弟子已皈依9年多,答應的事情經常會忘記而沒做到。比如本來她答應昨天要來道場打掃,結果沒有來。早晚課因為沒有準時參加,已經不能再做。以前在師兄的花店工作,結果和師兄吵架而離開。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黃姓弟子收回寶吉祥弟子背心,只能當信眾,以後若有3次沒參加法會就不用再來了。

第6組朱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朱姓弟子已皈依2年多,第6組組長報告,朱姓弟子不參加組聚,也不參加早晚課。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朱姓弟子法本及背心都要收回,只能當信眾,以後3次沒來法會就不用再來了。

第6組黃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組長表示該名弟子已皈依7年多,住在斗六,是補習班老師,有時候因為要上班,所以沒來參加共修法會,1個月大約有1次沒有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以前她剛來時,病懨懨的,現在身體好多了。她是否認為家長比較重要,學佛不重要?為了一點錢就不來參加法會,她不敢得罪家長,就敢得罪上師與佛菩薩。身為老師,連佛法都不尊重,她的學生也不會聽她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黃姓弟子法本及背心都要收回,只能當信眾。

第6組陳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道,連續好幾個都是第6組的,第6組組長在做什麼?!接著問這位弟子皈依幾年?這位弟子回答:4年。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皈依了4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卻感覺她很陌生,接著問組長她平常表現如何?組長報告,這位弟子因為住在基隆,所以聚餐及早晚課比較少參與。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陳姓弟子法本收回,不可學密法,以後只可以參加施身法法會。

第6組林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組長她平常表現如何?組長報告,這名弟子已皈依10年,因為這位弟子的工作是麻醉師,工作時間大多為晚上,所以她早晚課報名次數不是很多,最近開始比較常參加聚餐,也比較常參加早晚課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林姓弟子,當初為什麼要學佛?林姓弟子回答:希望將來可以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連聽佛法都不用心,可以解脫生死嗎?她是否經常幫病人麻醉,麻醉太多以至於連自己的腦子也都麻痺了?所以才會寫錯?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林姓弟子的《八聖吉祥祈禱文》及《四臂觀音簡軌》等法本收回,只可以留阿奇護法法本,未來2個月不能參加施身法法會及學密法。

第8組朱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組長她平常表現如何?第8組組長回答,朱姓弟子皈依4年多,她因小孩子有點狀況且家中經濟問題,所以並不是每次都參加聚餐,但是每次聚餐布達的事情,事後都會告訴她。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即使你們沒有錢去吃飯,但組長一定有告訴你們,去喝杯茶也可以,由此也可知朱姓弟子不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朱姓弟子的法本收回,只可以留阿奇護法法本,以後不能供養,不能學密法,法會1次沒到就不用再來了。

第8組王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王姓弟子皈依5年多,第8組組長表示她平常有參加聚餐、早晚課,有關道場的事情請她幫忙,她也都會去做。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她每天要在道場做300遍大禮拜,並且不可以學密法。

第8組江姓弟子的筆記中提到息、懷、增、誅時用字錯誤。她的組長報告,江姓弟子皈依5年多,自己帶三個小孩,聚餐常不參加。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既然她這麼忙要帶三個小孩,自然就沒時間學佛了,她未來5個月不能參加週日法會,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四臂觀音簡軌》法本收回,只留阿奇護法法本。

出家弟子報告,第1組楊姓弟子寫道:只要見到一位仁波切,就可以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皈依了13年,卻還以為只要見到一位仁波切就可以解脫生死。她父親是算命的,難道她認為學佛就像她家裡幫人算命一樣,用錢就可以解決事情了嗎?她這麼寫,難道她認為自己看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就可以解脫生死了嗎?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都和大家開示,解脫生死要靠自己去做,要守戒、培養慈悲心、菩提心,可見她都沒有去做,因為她認為解脫生死不用靠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既然她不做的話,所有法本都收回,以後只能參加施身法法會。

最後一位是第1組謝姓弟子,她交的筆記是看著《上師五十頌》的書寫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謝姓弟子的問題是做人跋扈,不顧他人感受,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所以才會寫錯,把白的寫成黑的,完全不是應該繳交的內容,她還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完全照著《上師五十頌》來講的。當年有苦時,她是如何哭著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問題幫她解決了,讓她有房子可以繼續住、薪水照拿,她就認為自己在過好日子,把上師和佛法拋諸腦後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謝姓弟子所有的法本需收回,所有與道場有關的活動都不准參加,不可學密法,而且1年不能參加週日的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道,今日名單中第2組的人數最多,並問第2組組長,她那一組組員全部有幾人?該組長答119位。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今日名單中有幾位是她那一組的?她答11位。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看來第2組人太多了,所以幫組長減少一些。她這一組的問題最多,有將近10%的組員在今天的名單內,可見身為組長的她本身也有問題。既然第2組問題這麼多,要不要乾脆全組解散掉算了?平常你們小組聚餐吃飯歸吃飯,但是組長在聚餐時,有沒有好好地跟組員布達?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有些人會認為不學密法沒什麼關係、不會怎麼樣,修淨土宗一樣也可以。但是,若你遇到一位具德的上師,又有學習密法的機會,當你具有學密法的因緣,卻沒辦法學到密法的話,就表示你的福報還不夠,福報不足夠,諸佛菩薩很難幫你。不要以為自己會唸佛號就可以往生淨土,別忘了《阿彌陀經》所說,必須是不可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什麼是不可少福德因緣?就是要不斷地幫自己累積學佛的福報,不能停止讓自己累積福報。怎麼樣是累積福報呢?不是參加一場法會、捐點錢就是累積福報,在藏密來說,是要在一位具德的上師門下學習佛法,才是累積福德。有些道場很輕易地就將很多密法傳出來,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這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法前一定要看你是不是學密法的料。仁欽多吉仁波切招術還很多,常常會神來一筆。你們就是不相信阿奇護法會將你們這些人拱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和阿奇護法溝通過許多次了,如果不是真心要學佛的,就不要留在這個道場,你們就是不信。

今天被趕走的、加上原本坐在門外、站在樓下的就有300多個人,外面可以開三個道場了,他們這些人如果到別的地方都可以開好幾個精舍,有些精舍才十幾或二十多人。坊間有些地方只要你人有到、供養有到就好,你有沒有修都不會管你,都會稱讚奉承你。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為了錢弘揚佛法,有些人每週法會時都站在樓下等,站了兩、三年還不被允許進來參加法會,他們還是繼續來站著等。他們為什麼還不能進來?就是因為福報還不夠。你們能進來這個道場已經是很有福報的,要珍惜今天能在一個這麼清淨的地方,讓你們有學習佛法、聽聞正法的因緣。現在已經7月份了,轉眼間又過了半年,一年一年的過去,想想看你們這半年來做了多少、改了多少?有沒有依教奉行,將佛法用出來?還是又混日子混過了半年?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昨天有一對皈依弟子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的女兒最近懷孕,檢查出胎兒有問題。剛開始懷孕檢查時還是正常的,第二次檢查時醫生說有問題,現在還要再檢查一次,所以他們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加持讓胎兒沒有問題。但是她女兒當初要結婚時,道場內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知道,或許他們會說是因為不想麻煩大家。但是由此可知,他們這家人來學佛卻還認為自己過自己的生活最重要,把學佛當做業餘的消遣,不認為他們和道場是在一起的、息息相關的,所以自己女兒結婚時也不讓任何人知道,懷孕時也沒來求見,直到檢查出胎兒有問題時才來求見。好事都不會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壞事情才來找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來求,只是為了孩子健康。他們以為只要結婚時辦的是素宴,生出來的孩子就一定會是好的,但是他們卻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過大家,你們生了什麼樣的孩子,都是你們自己的緣,都要接受。這對夫妻身為父母親,卻沒有教導孩子要來學佛,以為有事的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要幫你們才是慈悲。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示過大家很多次,吉天頌恭也曾開示,上師只可以救你們一次,接下來就要靠你們自己了。在你皈依的當時,上師就已經救了你們,當上師傳法、教導你們佛法後,接下來就要靠你們自己去做,靠自己保護自己,而你們卻都是像那對夫妻一樣,自己平常不去做,等到有事發生才來求上師加持。並不是說上師不加持、不理你們,而是你們自己應該要做的就要去做,要能自己照顧自己,不要想說有事情都丟給上師、丟給佛菩薩幫你解決。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只有你們區區這一小群人要照顧,還有很多人需要佛法。

原本打算今天要跟大家講一些岡波巴大師所開示的因果,很精要,但是時間不夠了,以後有機會再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出家弟子,所有皈依弟子有一千多名,這次整理出來的名單只有剛才提到的這些弟子嗎?出家眾報告還有76個不及格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把條件講清楚,讓他們知道並不是黑箱作業。出家眾報告,不及格的是沒有提到五個基本重點,包括:直貢噶舉教派的傳承很清淨、有上師不斷的加持,而且上師能夠明瞭密宗根本經內的四座法等儀軌,弟子應對上師有大信仰、恭敬心、懺悔心等。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76個名單待下回分曉,並指示出家眾,要將名單收好不可外洩,知道名單的人如果告訴其他人,雖然在法律上沒有責任,但是在戒律上是很嚴重的。特別是某個出家弟子喜歡當好人,如果她們將名單提前洩漏出去,讓那些人先跑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處分她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是處罰這些人,而是他們沒有福報。為什麼這些人會寫錯?表示他們對上師和三寶完全沒有恭敬心、不懺悔、不信因果,學佛從來不用心,任何事都是從小地方開始,平時不注意,所以事情才會在這一次爆出來。為什麼你們聽會聽錯、寫會寫錯?表示你們心裡還充滿很多自己的想法,來學佛心裡還充滿了很多自己的欲望,自然就聽不進去上師所開示的佛法。不要以為只來聽了一年多的佛法,所以對很多開示都還不清楚,事實上,如果真的具有根器的人,只要三個月就足夠讓他對佛法有一個很深刻的體會了。

佛法會在大家最需要的時候給予幫助,但大家應該平常就要累積福報。你們都是抱著求保佑的心態來學佛,沒事的時候就認為是自己修的好,以為是自己厲害,有事的時候再來找上師幫你加持,希望上師、佛菩薩幫你的事情弄到好。但是學佛不是求保佑,學佛是要真正能學到幫助我們解脫生死的方法,也就是自度。

法會前分享的這一個得癌症的弟子的故事,這一對夫妻剛開始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他們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但是他們有懺悔心。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他們10天內聽完懺悔的法帶,他們剛開始還講條件,後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下猛藥,告訴他們,都快要死的人了,還不趕快聽。一般人不會這麼直接地講,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講,才能讓他們的念頭斷了,聽話照做。他們照著做,福報起來了,他後來的事情才能整個轉掉,否則後面就沒有了,並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要修頗瓦法就一定找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要有大福報。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位醫生弟子,從醫生的專業來看,他的病情會如何?弟子回答,因為他的癌細胞已經將胃和食道全部都布滿了,所以,一般來說這種病人會吐血,一吐血就會吐到一、二個臉盆這麼多的血,而且也會有血便。這樣的病人會非常的痛,因為他的食道布滿了腫瘤,痛起來會痛得在地上打滾、不斷哀嚎。而這名弟子完全沒有這些現象,只有在最後時有一點點血便,也完全不痛。這種病最後會將身體的脂肪通通消耗掉,就是臉像骷顱頭、手腳四肢也都會消瘦到皮包骨,只有肚子脹得非常的大,像吹氣球一樣。但是這名弟子往生時卻完全沒有這種現象,而且臉像生前一樣胖胖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醫生有辦法讓他可以不痛嗎?這位醫生弟子回答︰完全沒辦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一般得此癌症的病人大概需要花多少錢?醫生弟子回答︰一般來說,醫療上的費用一兩百萬跑不掉。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是帳上的醫療費用,還不包含買營養品等額外、無形的花費。以前這對夫婦從來沒有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反而是他出家的姊姊有供養。出家眾供養比在家眾供養的功德更大。當這對夫妻的先生發病後,他們也沒有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兩百萬。他們只是起了懺悔心,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去做,和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本破舊的古老醫書,不是什麼新的好的東西,而是一本破的舊書,也不是什麼重要的書,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下,他的福報就開始起來。

為什麼這位弟子得到這麼嚴重的癌症卻都沒有感覺痛?就是在於他的一念之間,佛法很簡單,一個念頭就將惡念轉掉,讓冤親債主接受佛法,得癌症只是花報而已,要是念頭沒有轉過來,他本來是要受盡一切痛苦才能走的,還好他們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他聽進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開示,包含聽懺悔的法帶,告訴家人生病的事情等等,他都聽進去了而且都有照著做。所以,他從發病到往生,只有短短兩個月,而且沒有痛苦地走。癌症到了後期都會很痛,當痛到病人受不了時,他起了嗔念,嗔心一起就下去了。也許你們會覺得才兩個月,人就走了,速度會不會太快?以他的病,一般的情形最少拖個8個月到一年半的時間。但是,如果他的病拖8個月以上,不只是病者本身受不了,即使病人受得了,全家人都會受不了,經濟方面可能就無法支撐,就算把房子賣了都不夠,還要東借西借的。

他的姊姊是一位出家眾,長期在醫院幫很多生病的人,但是發現自己也做不到,她的心也很急,不知道怎麼辦?以前她也看不起在家的修行者,但是她看到自己的弟弟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學佛後,有所改變,往好的地方改變了,心裡才會納悶為什麼自己所學的不起效果呢?所以也前來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而這位往生的弟子就是在度他的姊姊。假如他姊姊不是因此而能來這裡學佛的話,這一生也是白來的。所以,你們若能依教奉行,真正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身邊的人就會感覺到佛法對你有好的影響。身邊的人都是會看的、會聽的,就看你自己有沒有好好去做。也許你們不知道自己在利他,但是只要你們肯依教奉行、自己有做好的話,可以幫很多人,就算表面上看不到,但還是可以,只要好好修,自然而然能影響身邊的人感覺到佛法的偉大。

昨天有一位弟子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有一個肺在之前就開刀切掉了,現在另外一個肺也檢查出有腫瘤,而他現在的工作是攀緣得來的,不知道要不要繼續做下去?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此人抱持的心態就是:我是你的弟子,你就要幫我。這就是強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人如何當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對你們開示過很多次,當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窮到沒錢吃飯,也沒有找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幫自己修法。

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說,佛法就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生命,沒有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有生命。你們都說自己很忙,但是沒有人會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忙。即便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忙,只要人在臺灣,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個星期都能來道場舉辦法會。為什麼?因為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學佛是正業,其他的都是副業。但是你們都認為你一生中其他的事情都是最重要的,佛法是副業。其實,你這一生所過的日子都是因緣法,是你過去世所做,這一世過完就沒有了,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在這一世解脫生死。

上週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來時,在休息室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寶吉祥佛法中心道場就跟佛寺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位出家眾弟子回答,這代表甚麼意思。這位出家眾弟子報告,在顯教的佛寺都對信眾很客氣。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妳是從佛寺來的,妳不知道佛寺是甚麼啊?不是問你人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藏傳佛教說的佛寺就是依法去弘揚佛法,也就是依照釋迦牟尼佛所教導的。佛寺是有傳法人真正在教導解脫生死的佛法,且四眾聚集、有清淨的戒律,而且沒有稀奇古怪的東西,什麼是稀奇古怪的東西?比如說燈塔、功德主、牌位這些佛經中沒有講的,都不會在佛寺裡看到。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在寶吉祥佛法中心道場內沒看到燈塔、也沒看到功德主坐前面,所有的人都一律平等。除此之外,寶吉祥佛法中心道場裡所用的多瑪、法器、儀軌等都和佛寺是一樣的。

所以,你們能夠在這麼清淨如法的地方學佛,要好好的珍惜,真的要下決心好好學佛。今天大家有幸來這個道場,教導大家的是在家的上師,出家的是早上4點要起來,大家做得到嗎?一個教派能不能興旺不是看佛寺多、信眾多,而是真正學佛的弟子多,這個教派自然興旺。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也大了,沒有時間再讓你們這樣混,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願在有生之年看到佛法在自己的手上崩壞,所以,會愈來愈嚴格。你們都怕得罪家長,就不怕得罪上師和佛菩薩。

皈依的意思是,代表你回到家了。既然重進佛門,就應該要減少欲望,修改一切讓你輪迴的行為,讓心得大清淨,而不是甚麼都要要求上師做到你滿意、讓你自我感覺良好而已。學佛是要減少欲望,我們在皈依時,會唸到「皈依法,離欲尊」指的就是離開我們有漏的欲望,有漏是指會讓你繼續輪迴的行為。當你皈依後,就是幫你種下新的因,你們要依照上師和佛所教的去做,才會有新的果出現。如果你還是用你以前的思想行為去做,怎麼能有新的果出現呢?就像之前所提到的那名弟子,她在10年前阻礙她先生來學佛,種下了這個因,也沒有起大懺悔心,10年後,現在自己阻礙自己了。

你們要對三寶及上師絕對投降與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到現在,還是需要靠對三寶的恭敬心累積福德資糧,如果你對三寶沒有恭敬的心、沒有懺悔心、不信因果、只是求保佑的,學到最後就會走偏,不要以為你有灌頂、有唸經就是在學佛。只想求保佑的人不要再來了,這裡的人真的已經多到坐不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錢再買一個大一點的道場。學佛真的要用心修改一切會讓我們輪迴的行為,沒有真正用心學佛、不是為了自度度他解脫生死的人,就算你寫的詩寫得再好,你的心不清淨,上師也不屑一顧,你們還以為上師會看你們寫的筆記嗎?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看詩詞,是看那些有利益眾生的詩歌。

大家要有個期許,學佛可以利益自己,利益眾生,自己要盡心盡力地去做,不能給自己任何理由。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你們一分的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用盡自己的生命來教導你們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到現在這個果位,真的不需要你們的恭敬與供養,不是說這十幾年的夠了,而是和你們的生活方式不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用佛法過日子,從開始弘揚佛法就沒有退縮過、沒有放棄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深信因果的,所以不欠你們的,但是如果你們還聽不進去、還不去做、認為上師所講的與你無關,那就沒辦法了。

明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將前往印度,留在臺灣的弟子們應當好好思維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日的開示,以及這些弟子們所犯的錯,藉以反省自己。

與會大眾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直指人心,不放棄任何一個弟子,從弟子們筆記中的內容,個別點出弟子自己都無法察覺的問題,並一一關心弟子們的平時狀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的殊勝開示與教法,讓弟子們皆能更為深刻地反省與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以種種殊勝法門和教法,利益一切廣大眾生,弟子們至誠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大慈悲心、大智慧力救度眾生脫離苦海。弟子們唯有用全部的生命來學習佛法,聞、思、修上師的珍貴開示,方能報答上師教導之恩。感恩、感恩、再感恩!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7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