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7月7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讓她能在寶吉祥佛法中心感謝上師的一切加持,並讚揚上師的諸多功德。

2008年5月31日,當時她已經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1年半。清晨4點30分,她正準備要去上班時,發現大哥的睡姿不對勁,才發現大哥在半夜突然往生了。面對這突發狀況,她不知所措。但是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人生無常,所以雖然她心中難過,但能立刻鎮定下來。她上樓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及佛菩薩頂禮,並將甘露丸及甘露水放進大哥的口中。她告訴哥哥,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的甘露丸,你曾經參加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法會,你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及面容。她依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為大哥持誦六字大明咒,直至早上11點才移動大哥。

因大哥是在睡夢中離開,擺放在頭頂上的雙手,早已僵硬而無法放下。葬儀社的人用力去扳也扳不動,還建議她用滾燙的水敷關節。她因為擔心大哥神識若尚未離開,便用熱水敷,一定會很痛,所以沒有照做。於是她趕到寶吉祥,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因大哥未求見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做過什麼善事,而她自己也沒做好,實在沒資格去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超度,所以什麼話也不敢對師兄說。

她頂禮完回家後,發現早上無法移動的大哥的僵硬手臂,竟然已經能輕易地放回身體兩側。她向組長報告大哥往生的事,組長要她立刻帶父親再前往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並告知師兄這件事,就在她要帶父親出門前,她發現大哥身上屍斑面積越來越大,甚至臉色已成黯灰色,兩隻手臂已成深紫色。她向師兄說明大哥的事,並與父親一同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父親那時已67歲,未皈依,也不懂如何頂禮,但十分誠懇地跪下去頂禮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再爬起來,一次又一次,懇切地為著他心愛的兒子祈求大修行者的幫忙,父親就這樣頂禮了約一個小時,才願意回家。

當她與父親回到家時,大哥的臉不僅已經回復生前白潤透紅的臉色,連手臂的斑點也退了許多。這種種瑞相,讓她非常感動,父親只是頂禮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就得到如此殊勝的加持。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不可能有這些瑞相,她也一一指給父親看。當天晚上10點多,她接到組長的電話,得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知道大哥的事,並開示因父親的恭敬頂禮,將保護大哥的神識讓他得以不下三惡道。她摸大哥的身體、四肢及臉,都是冰冰涼涼的,唯獨頭頂梵穴,是溫溫的,彷彿有體溫般,而當時大哥早已往生超過20小時了。她立刻告訴父親,大哥已經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並請父親摸大哥頭頂。全家人都很感激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也一直在大哥耳邊叮嚀他要記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聲音及面容,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他,請他放心,大哥微張的眼此時才完全閉上。

父親不僅同意用素食及佛教儀式處理大哥後事,並主動開口:「從今開始家中全煮素食。」幾天後,終於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她帶著父親去求見,父親感恩地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收下,只跟父親說,他供養的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收到了,要父親把錢捐給政府,幫大哥累積福報。她和父親都非常感恩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大哥沒有足夠的福報,要他們把供養上師的錢捐出去,上師無怨無悔地幫忙,不求回報,如此的大恩德,他們無以回報。

大哥遺體火化後,在頭蓋骨梵穴的位置出現非常光滑、工整的圓洞,彷彿被細細研磨過,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這是亡者得到超度的徵兆。當她雙手捧著大哥頭蓋骨詳細觀察時,那種感動與安心真不知該如何形容,她沒有哭,反而很開心大哥去到了好的地方。她告訴父親及家人,那是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瑞相。所有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眾生都有相同瑞相,全都在梵穴出現光滑平整的圓洞。

她父親不斷催促她,盡快整理出大哥的錢,希望能將大哥的錢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收下父親代替大哥的供養時,她父親才終於安心。

她回想起3年前處理母親後事時,只要有人告訴她這樣做對母親好,那樣做對母親好,她都照單全收,可是卻一點用也沒有,總還是夢見母親在受苦,她心中也很痛苦,不知如何是好。就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未皈依則沒有依靠」、「不如法的唸佛,就算唸破嘴皮子也沒用」,直到她求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後,這一切才改觀。而這次大哥的事,她心中難過、不捨、自責、還有遺憾,可是完全不覺得痛苦。這迥然不同的對比,讓她深刻地明白現在的她是多麼幸福,更該好好珍惜上師幫我們種下的學佛善根。

接著她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父親的事蹟。她父親於2008年3、4月間,因不斷地嘔吐,而到醫院檢查,當時醫師說大概是發炎。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後,效果並不理想。5月間,因大哥往生,父親有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及供養的機會,也因而有親近道場及學佛的因緣,並且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父親胃部是潰瘍,不是癌症。自從上師慈悲地恩准父親參加法會後,父親所有一切不適全部消失無蹤,彷彿胃部不曾生病過。在參加法會1年以後,父親有機會拿回一筆錢,也決定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開示,如果父親不學佛,就要把這些供養全部退回。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了父親的供養,給父親累積學佛的資糧,父親才能有福報得以在2個月之後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2009年11月,父親胃部的不適又開始了,吐得很嚴重,大約連著吐3天,之後過3天舒服些,這種狀況反覆持續了兩年多,越來越嚴重,變成了吐8天、舒服2天的狀況,父親幾乎無法起身。從一樓要回二樓的房間,短短15層階梯,父親必須休息15次,每次總要休息1至2分鐘才能再爬下一個階梯。她除了站在旁邊緊緊穩住父親顫抖的身軀以外,完全無能為力。父親也吃不下任何東西,瘦到不足35公斤。而且除了參加法會、到寶吉祥古董店拿法會識別證、到中醫診所拿藥之外,父親總是整天臥床。即使是夏天,又穿厚衣服、蓋厚被,還是全身冰冷,虛弱得無法支撐自己。父親在病苦中所受的一切磨難,並未讓他們對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佛法有任何懷疑,父親也從不曾有過不想參加法會的念頭,反而只擔心自己病得太過迷糊,錯過法會的時間,總是早早就準備好,坐在客廳等著她開車來接他去道場參加法會。

經內視鏡檢查,發現父親胃的下半部有個很深、很大的傷口,但尚未穿孔,已成黑色。組織很硬,幾乎無法取樣化驗。胃的上半部、十二指腸也全都是潰瘍,當時作檢查的醫師認為是癌症,並問她是否吐血吐得很嚴重,她回答從未吐過血,只有吐胃酸、喝下的水及中藥或食物。那醫生驚訝地直說:「怎麼可能?不可能啊!」並說:「這種狀況應該會做全胃切除。」然而經過切片化驗,醫師告訴她,細胞有些質變了,但不是癌症。醫師經由內視鏡、切片化驗等等程序所得到的結論,完全印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年前對父親的開示,絲毫不差。父親在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及寶吉祥中醫的調養下胃部日漸好轉,體重日漸回復,氣色也紅潤許多。一直到去年(2012年)父親的胃部疤痕在沒有動任何手術下,已經從糾結的硬塊全部淡化到幾乎平滑了,組織細胞也沒有癌化現象,體重也已回復到60公斤,這都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她感動且懺悔地說父親這場病是在還債。過去,務農的父親為了自己的利益,噴灑農藥,傷害眾生,眾生因中毒而受到傷害,甚至死亡,所以父親才會有類似中毒般不斷嘔吐的現象。

2010年9月2日下午4點,她父親從大約一層樓高的梯子摔下,左手上臂及肩膀整個腫起來,沒有其他傷口。父親一直以為沒什麼事。她還是帶父親到醫院檢查,發現骨頭斷了成一直線狀,但是沒有碎裂,沒有移位,也沒有傷到肌肉。醫師說開刀固定約2到3個月可以痊癒;不開刀的話3到4個月也會好。父親七十多歲從這麼高的地方摔落,狀況竟如此輕微,真是不可思議。而且父親告訴她,他摔落時,感覺自己被托住,是緩慢下降至地面。她很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不斷加持,父親才能再次重報輕受。父親沒有開刀,僅僅是吃寶吉祥中醫診所的藥、早晚擦中藥膏按摩,才一個多月,就已恢復到可以開始復健,拉開沾黏的部位。西醫完全不敢相信,七十多歲的老人家,竟然能恢復得這麼快又這麼好。

她除了感謝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外,更體認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因果是如此真實不虛。農家生活看似與世無爭,但是確實如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只要一開始工作,隨時會傷害眾生,而且數量驚人。更別提每日吃的、殺的,甚至曾經養豬,利用眾生賺錢,所造的殺業不計其數,因此用這點傷還債,根本不算什麼。她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父親還債的機會,讓父親重報輕受,有還債及累積福報的機會。

她尤其感恩的是,今年(2013年)2月,父親竟然有機會得以跟隨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印度強久林參加殊勝的長壽法會,得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殊勝加持,得到與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同用餐的機緣。這是父親第一次出國,以前她每次鼓勵父親參加跟隨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國外的法會團,父親怕自己什麼都不懂,會給大家造成麻煩。沒想到這一次父親毫不猶疑一口就答應。七十多歲的老人家,不但在各方面都沒有任何的不適應,也能跟上團體的腳步,這全都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庇蔭,否則父親不可能有因緣福報參與到如此殊勝的法會,她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恩賜。

接著她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的經過。皈依前,她曾從約3公尺高的地方摔下來,有5節腰椎壓扁,失去支撐及平衡的作用,醫生建議她臥床3個月。從那時候起,她用了軟背架4年多。剛以信眾身分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時,她根本無法坐著參加完整場法會,每次都會因坐太低而使整個骨架互相牽動導致劇烈疼痛,而長時間無靠背的坐姿,也讓早已失去支撐能力的脊椎更軟弱,導致整個人癱在坐墊上爬不起來,但在持續參加法會3個月,聽聞上師殊勝的佛法開示後,她突然發現腰部脊椎不能支撐的問題竟然不知不覺好轉了,就算不配戴軟背架也不會癱在道場坐墊上。

2011年9月4日法會結束後,她在家中後院取物時,又一次從高處摔下,因頭部撞到石頭,當下短暫的失去意識,當她一恢復意識時,在眼前的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奶奶的法相。在一片黑暗夜空中,明亮而且清晰,她聽見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音正開示著「沒有所謂的意外,發生在我們身上的意外都是業力顯現。」她立刻知道這就是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果報,並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還債的機會。

事發3至4天,她的頭暈及頭痛就好了,比較不舒服的地方只有腰部及尾椎,不能使力,也蹲不下去。平時在家做早晚課時根本無法坐下來,只能用跪的方式,可是每次在道場參加法會卻能坐著數小時,也因有上師加持,很多動作都做不到的她,竟然還可以持續作大禮拜。

才摔傷後不過十天的早上,她騎車才剛起步,竟被突然出現的摩托車將她撞倒在地,當下她痛到頭皮發麻,完全沒有辦法使力從機車底下掙脫出來。後來經過傷科醫師檢查才知這一摔,真的很嚴重,整個脊椎從頸椎到尾椎都必須調整,連骨盆及膝蓋的部分都歪斜,尤其胸椎部分。當醫生只是輕輕徒手劃過要確認骨骼是否移位,她就痛得尖叫,把醫生嚇一跳,而她原先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完全不知自己傷及此部位。摔傷得如此嚴重,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怎麼可能在沒有人攙扶下,能自行前往就醫?

比起先前的摔傷,她這次感受到的疼痛真的很輕,時間也很短,很快就痊癒。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真的不可思議,她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後,她要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也更能體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種擔心弟子們時間不夠用來修行的急切。可是她過去不但未管好自己、未修改好自己,連對道場的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都不夠關心,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讓身為弟子的她無地自容。所以她現在除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要反省自己並做好弟子的本分,要澈底改正自己不良習氣,來報答 仁欽多吉仁波切辛苦的教導,讓自己不要再拖累 仁欽多吉仁波切、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間。而且她現在更能感受、體會到眾生是多麼迫切需要佛法的幫助,既然還有很多沒有依靠的眾生需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身為弟子的她就要努力去做好,才能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後顧之憂地專心幫助那些受苦的眾生。

她期許自己,也與所有眾生共勉,珍惜這一世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機會,因為錯過了就沒有了,任何機會都不會永遠擺在那裏不變。她感恩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願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輪常轉,佛法長久住世,讓一切有情眾生也能學習佛法得到解脫;並祈願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事業興旺,利益一切有情,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邀請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喇尚仁波切與5位喇嘛蒞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在法樂的前導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親自於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大門迎接兩位仁波切進入寶吉祥佛法中心。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並帶領大眾共修上師供養法與持誦六字大明咒。

首先,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寶吉祥佛法中心有大福報,邀請到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到這裡來,和大家結一個法緣。努巴仁波切是一位很有修行、有崇高果位的仁波切。努巴仁波切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年長,但是國語說得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標準。仁欽多吉仁波切和 努巴仁波切第一次見面是在1997年,而在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奉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前往尼泊爾拉其雪山閉關時,努巴仁波切也給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幫助。如果當時閉關之地沒有 努巴仁波切的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當地閉關會很困難,因為拉其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當地的生活條件是你們無法想像的。拉其雪山是密勒日巴尊者修行的聖地,而 努巴仁波切是以此聖地作為自己修行的根本地。這次 努巴仁波切來臺的行程很忙碌,很多中心都請 努巴仁波切去講法,顯教也有很多中心請 努巴仁波切去弘揚佛法。今天寶吉祥佛法中心能夠請到一位轉世的仁波切來加持大家,是很不容易的。

同時,今天寶吉祥佛法中心也邀請到 喇尚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看著 喇尚仁波切在 直貢澈贊法王身邊很久了,喇尚仁波切是一位很踏實的修行者,話不多,一直默默在做事,從來不會給人感覺到他很驕傲。所有仁波切示現給大家看到的,都是一個修行者應有的態度,修行人不是很輕易就能修到,都是很精進修行才能做到。今天邀請到的二位仁波切他們在修行上的風範,都值得大家學習。努巴仁波切已經七十幾歲了,比 直貢澈贊法王的年紀大,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看到 努巴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非常地恭敬。努巴仁波切每次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無論在什麼地方,即使是公開場合,也都會對 直貢澈贊法王行大禮拜。仁波切每個行為與動作,都是為了眾生與教派。另外,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在此歡迎直貢噶舉的喇嘛們,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自己已經講了很多,接下來便恭請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為大家開示。

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開示:今天很高興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在尼泊爾承蒙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許多護持,而使仁欽林寺圓滿開光,寺中有勝樂金剛的秘密壇城,為了紀念尊貴的 巴瓊仁波切8月27日的誕辰紀念日,每年都會舉辦紀念法會,在新加坡、臺灣等地的直貢噶舉中心也將舉辦很多紀念的法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盡可能的範圍內,不遺餘力的護持,給予 努巴仁波切與寺院很多的幫助,所以 努巴仁波切在此代表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寶吉祥佛法中心致謝。

直貢噶舉的傳承是從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密勒日巴等上師一直到 吉天頌恭,而一位仁波切能有成就,需要得到傳承祖師的加持。今天會帶大家共修上師瑜伽與六字大明咒。修行者要得成就,必須堅定不移地信仰上師,並擁有十足的恭敬心,就如那洛巴對帝洛巴一樣。雖然 努巴仁波切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是經常連絡,幾乎是很少聯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一直不斷地恭敬與信仰,是很令人敬佩的,因此能夠得到傳承祖師的加持,而能有如此的成就。所以,今天帶領大家共修上師瑜伽,在傳承祖師的加持下,能夠得到很大的利益。

努巴仁波切表示,修法後會帶領大家一起持誦六字大明咒。之前曾有一個因緣和 竹旺仁波切一起到寶吉祥佛法中心,當時的道場是在一個比較小的地方,竹旺仁波切便帶著大家持誦六字大明咒。六字大明咒很重要,竹旺仁波切也一直鼓勵大家要多持誦六字大明咒。因為這個因緣,所以今天 努巴仁波切再次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也會帶大家持誦六字大明咒。你們平時已經聽了很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開示,今天 努巴仁波切只是帶大家共修上師瑜伽與六字大明咒,讓大家跟諸佛菩薩與上師結緣,大家要好好聽上師的話,對上師有堅定的恭敬信仰,上師是三世諸佛的總集,弟子若視上師與佛無二無別,才能得到最大的利益。

接著,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喇尚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修上師供養法並持誦六字大明咒。

修法圓滿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來寶吉祥佛法中心修法,是一個很大的功德。在此大家要感謝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感謝喇尚仁波切,及感謝所有的直貢噶舉喇嘛。與會大眾齊聲感謝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喇尚仁波切和所有直貢噶舉的喇嘛。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今天是寶吉祥佛法中心有大福報,才能邀請到轉世的 努巴仁波切來帶領大家修法。大家不要對不起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要對上師和佛菩薩發誓,以後一定要精進修行佛法、依循佛法所教導的去做,才不會辜負今天 努巴仁波切帶領大家一起修法的功德。

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接著開示:其實沒有很多話要講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日已經對大家開示很多了。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表示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邀請,「寶吉祥」是直貢噶舉祖師 吉天頌恭的聖號,今天能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大家參與此殊勝的法會,也進行薈供儀軌,有這樣的機會,努巴仁波切謙虛地一再表示自己感到非常榮幸。今天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今天大家這麼多人一起念誦六字大明咒,想起了當年與 竹旺仁波切前來時,也是帶著大家修持六字大明咒。竹旺仁波切一直推廣六字大明咒,今天也要鼓勵大家要常常念誦六字大明咒。

大家生在末法時代,有很多的煩惱心,在很多工作、競爭的社會中,有很多工作上的事情讓我們煩惱,時間也不夠,六字大明咒是大家最熟悉的、都能容易記住的,比較能夠與大家契合。如果能修持與佛相應的法門,對眾生能有最大的利益。所以,無論在任何地方,都鼓勵大家一起持誦六字大明咒。大家應該一起發揚六字大明咒,行走時或坐時都能夠唸,隨時隨地都能夠唸,如此能夠增加我們的慈悲心。修行最重要就是慈悲心,在慈悲心的前提下,才能有菩提心;有了菩提心,才能夠到佛的果位。種了這個因,才有這個果。所以,一定要以慈悲心愛護所有眾生,這是很重要的。

大家能夠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之下學習佛法,已經有一位上師的教導,所以沒有什麼特別要對大家說的。你們能夠在這麼好的道場,就要好好聽上師的話,師兄弟之間要和睦相處,如此才能得成就。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表示,對於今天能到寶吉祥佛法中心修法,感到很榮幸,並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今天殊勝圓滿的法會,最後祝福大家身體健康、圓滿順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有件事今天本來沒有準備要宣布,但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一直提醒大家要念誦六字大明咒,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 竹旺仁波切的緣也很深。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回印度進行閉關前,都會得到 竹旺仁波切的加持。竹旺仁波切曾吩咐 仁欽多吉仁波切恢復直貢梯寺每年45天由喇嘛24小時不間斷持誦六字大明咒的傳統,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始做了幾年。竹旺仁波切生前廣弘六字大明咒,最近有一些其他直貢的中心開始進行持誦六字大明咒一億萬遍的活動,之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有這個想法,高雄的吳會長邀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參與此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允諾,但一直在等因緣成熟,才有機會進行。

今天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帶大家修上師供養法,得到傳承上師的加持,而喇尚仁波切也帶著你們念誦六字大明咒,是一個好的緣起,能夠讓你們在持誦六字大明咒的過程中沒有障礙。由於因緣具足,寶吉祥佛法中心等安排好了,也將在特定時間,由全體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弟子同時不間斷地持誦六字大明咒一億萬遍。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開示:不是每個人唸一億萬遍,是所有的弟子加起來唸一億萬遍六字大明咒。今天蒙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與喇尚仁波切帶領大家修法,大家有機會能夠參與這麼殊勝的法會,應該將所有的功德全部迴向給傳承諸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竹旺仁波切以及努巴仁波切、喇尚仁波切,還有今天共同參與法會的喇嘛、信眾及六道一切有情眾生。與會大眾不約而同鼓掌,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們機會參與今日的盛會。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起立恭送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喇尚仁波切下法座,齊聲感恩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與開示。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喇尚仁波切與喇嘛們離開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重視,親自送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與 喇尚仁波切至寶吉祥佛法中心的門口,並叮囑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護送行者們離開。

法會進行時天氣型態極為不穩,降大雨、閃電、雷聲隆隆,然而當法會圓滿後,竟是一掃陰霾,顯露出遼闊的晴空,是極為不可思議的瑞相,與會大眾皆十分讚歎今日法會的殊勝功德,澤被無數有情眾生。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刻刻為弟子們製造善的因緣,賜予弟子們機會與直貢噶舉的大修行者結緣,幫助弟子們累積學佛的善緣、福報和功德。上師是一切諸佛的總集,是一切成就的根本。沒有上師的加持和教導,弟子在修行路上不可能有任何一點成就。尊貴的 努巴仁波切今日一再強調上師的重要,並殷切叮嚀寶吉祥弟子要依教奉行,聽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的佛法實修,弟子們至心感恩,更誓言精進修行,以報上師與諸佛菩薩無盡的恩德。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7 月 1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