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6月16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在此分享求見與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過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佛法開示對她的幫助,並懺悔自己過往所造的罪業。

她第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2009年7月中旬,那時與多年未聯絡的學妹見面,學妹極力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及許多苦難眾生的幫助。當時她因幾個月前騎機車發生車禍,尾椎骨受傷,經中西醫治療了數個月,身體狀況仍無顯著改善;另因兒子的教養及工作上等問題而苦惱。當天下午,學妹便邀她到臺北市逸仙路的珠寶店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進入珠寶店後,她看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接見信眾。因車禍受傷的她無法久站,在排隊等候求見的過程中,覺得身體很不適,後來看到一位與兒子年紀相當的男孩坐在輪椅上,被推在前排等候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他的腿竟已被截肢。當她看到這位男孩的狀況,眼淚幾乎奪眶而出,真的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的:我們真的不夠苦,還有比我們更苦的眾生。在未看到這位男孩時,以為自己車禍受傷、兒子不認真讀書愛玩電玩、老公沒工作、被家長誤解不接納孩子等等,她覺得痛苦的這些事,與這位男孩所受的苦相比,顯得那麼地微不足道。

輪到她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怎麼了?她回答:幾個月前車禍受傷,治療數個月仍未見改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相信中醫,就去看中醫治療即可。接著又問:有吃素嗎?她回答:吃了幾年早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慈悲有分早、中、晚嗎?當時她愣住,無法回答。後來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後才知道,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一再地耳提面命要大家吃素,原來她在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根本不知道吃素的用意,是為了斷與眾生結惡緣,為了培養慈悲心。未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的吃素,是不知道目的的吃素。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又開示她是因地藏菩薩的關係,才會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否念誦《地藏經》?她回答:公公往生後有念誦過《地藏經》,並在辦公室供奉一尊地藏菩薩。仁欽多吉仁波切又開示她:能吃素,再來求見。回去之後,從那天開始她就一直持續吃素到現在,她真的很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心、加持力與大攝受力。

第二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大約四個月之後。2009年11月學妹又打電話來關心她的狀況,問她要不要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求參加法會與皈依?因她當時離苦的心很懇切,很想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因此她在求見前的幾天裡,心中一直懇切地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答應她的請求。

第二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地點是在民權西路的寶吉祥佛法中心。當時她坐在道場等候區,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的佛法開示,雖然是對別人的開示,但不知為何她的眼淚一直掉個不停?尤其是當她聽到「學佛是孝順父母最好的方法」時,更是淚流滿面。對於沒讀過書、用勞力工作、辛苦賺錢養育子女長大的父母,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報答他們的養育之恩,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開示:學佛就是孝順父母。她歡喜地讚歎原來學習佛法不僅可以幫助個人離苦,還可以孝順父母啊!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殊勝的佛法開示,並在那天慈悲地答應了她的請求,讓她可以皈依及參加法會。

2010年1月31日她終於皈依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在皈依後的3年多裡,從她身上發生的三件事,可看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加持、庇護及幫助:

第一件事:她皈依後,在2011年3月26日又出了一次車禍。這次車禍不只讓她左腳小趾骨折,更慘的是,她竟然對這次車禍完全沒有記憶,在這樣的狀況下,她只能以私下和解的方式處理車禍事件。受了傷,還要負擔自己的醫藥費和機車修理費,真的有點慘。以一般世俗的眼光來看,她在一年裡出了2次車禍,真的很不順,學校同事還關心地要她去廟裡拜拜,但皈依後的她並不這麼想,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學佛不是為了求平安、求家庭和樂、求錢財;要深信因果,要常思死亡無常,要隨緣而過、隨遇而安。這些種種的佛法開示讓她知道自己業重,知道這是因果業力的顯現,知道這是還了所欠眾生的債。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要弟子們趁能還眾生債的時候就要趕快還,不要欠債不還,影響未來解脫生死輪迴。她自知要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與庇護,讓她得以重報輕受,就不只是小趾骨折和花錢消災而已。這2次車禍讓她深深感受到死亡無常,原來死亡離她這麼近。神奇的是,雖然她的左腳小趾骨折,但除了走路不方便之外,骨折的小趾並不會痛,她知道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照顧。因為這次的傷,她到寶吉祥中醫診所治療,醫師將2次車禍的傷一起治療,一個療程就得到大大的改善。她很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設中醫診所,使用最好的中藥材,讓所有眾生都能得到最好的醫療照顧,解除身體的病苦之痛。

第二件事:她皈依後聽到很多師兄分享參加海外法會團和到西藏等地參訪的殊勝,她也很想參加。原本計畫2011年的暑假參加西藏之旅,那時因覺得旅費很貴而沒有報名。她在此懺悔如此不恭敬的念頭。這樣的念頭一起,從2011年7月起到今年(2013年)的一年多,幾乎每個月她都要很辛苦地東湊西湊才能勉強支付家庭所有的支出費用。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時的佛法教導,讓她知道這是對上師的信心不足夠及自己的福報不夠而必須承受的因果業力。若不是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的佛法開示,她早已因為承受不了經濟上的壓力而和不想找工作的老公離婚。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弟子們:這個老公是自己找的,好與壞都要自己承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開示:此世有錢沒錢,都是與過去世有無供養布施有關。雖然這一年多裡她過得很辛苦,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過學佛人不會沒飯吃,還每年都修財神法幫弟子們累積學佛資糧,她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們的幫助與照顧。

第三件事:她在未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有些事,例如用學校的影印機影印私人資料時,只想著省錢或貪圖方便而偷偷做。以為別人都這麼做,自己也這麼做有什麼關係,沒有察覺到這是屬於偷盜的行為。皈依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細微地開示大家勿以惡小而為之,不只是小惡的行為,連說話、念頭都要謹慎。過去她會隨意說出帶給別人煩惱的話,現在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後,會更謹言慎行,不帶給別人煩惱。「起心動念都是業、都是罪」這句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引用的《地藏經》開示,讓她減少了許多與人結惡緣、造惡業的機會。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們的照顧是那麼地無微不至,她懺悔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麼多的加持、庇護與幫助,卻在皈依了3年多仍不用心學佛,她愧對上師。她在此要對過去所犯的罪業予以懺悔:

出生在從事農漁養殖的家庭,父母為了賺錢養家,傷害了無數的生命。小時候幫父母的忙也參與了這樣的共業,犯了嚴重的殺業;未吃素之前愛吃海鮮、肉品,尤其愛吃雞排、鹽酥雞、雞爪、雞翅、虱目魚頭、魚肚等食物;為了家裡的清潔,殺了許多的蟑螂、螞蟻、蚊子等,傷害了無數的眾生。

二、小時候偷拿鄰居的水果;偷媽媽的錢;偷拿鄰居店家的錢;用學校印表機和影印機列印私人資料;只站在自己的立場而沒有站在家長的立場做事,傷害到家長而不自知;自以為了不起,說話得理不饒人,傷害到同事;公公中風後住安養院沒有常去探望他,還抱怨因公公的憂鬱而讓前去探望的他們也跟著憂鬱。

三、皈依後不認真修改自己的行為,帶給別人痛苦;沒有定時修早晚課;沒有讚揚上師的功德,讓家人到現在還沒有機緣可以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上述的種種惡業她皆以真誠的心懺悔。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與慈悲護佑,讓駑鈍的她也能領受到佛法的殊勝與珍貴難得。上師難遇今已遇,佛法難聞今已聞,她感恩並珍惜這殊勝難得的因緣。她祈願生生世世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並從今時起努力修改自己,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用在生活中,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

她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直貢噶舉派法脈永流傳,利益一切有情眾生。

接著,第2位弟子感恩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分享她和母親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的經過,並懺悔自己的罪業。

今年2月20日晚上,已經是大家準備就寢的時間,她接到弟弟電話通知,母親因呼吸急促,在醫院急救,醫生告知心衰竭,必須插管急救,因為狀況不明,她告訴弟弟不能插管氣切,但是弟弟告訴她醫生說很緊急,再不插管就不行了。她想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冤親債主都在家裡!掛完電話,她馬上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救護母親,隨即拿著珍貴的甘露丸及甘露水,前往醫院,一路上口唸六字大明咒,心裡不斷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母親。

到了急診室,她看到媽媽口插管子,氣弱唏噓、臉色蒼白,正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生病的人在醫院都三管齊下!母親的血壓一直停留在195,於是她不斷地在母親的耳邊,清楚地告訴母親,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用怕,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有信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助你,並放了一顆珍貴神奇的甘露丸在母親口中。就這樣經過一夜,母親的血氧濃度漸漸提升,血壓雖高但已能偶爾張開眼睛。

母親轉入加護病房後,她讓母親看著《快樂與痛苦》的書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並且也請醫護人員灌食時一併加入甘露水,連醫護人員都知道那是加持過的甘露水,很快的媽媽狀況愈來愈穩定,肺炎明顯地好轉,他們知道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與無邊的大願力讓母親很神速地安然度過這一關,連醫護人員都說沒見過插管又住加護病房的人能在兩週內,平安無事地轉入普通病房。她和家人都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2週後母親出院已能自行行走,並到道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因她10月26日登記求見遲到,無法陪母親一起求見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能在樓下恭候。她懺悔自己對三寶的不恭敬,及沒體恤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週六接見眾生的辛勞。儘管她如此不恭敬,慈悲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然為母親加持!她真的非常感恩!

2年前,她的婆婆因為消化不良無法排便而積在腹中,整整兩週無法進食,更無法入眠,於是她帶婆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加持了高齡的婆婆,原本虛弱的婆婆走路須旁人攙扶,但經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整個人輕盈許多,當晚回到家便能一覺到天亮,而且餐餐能吃兩碗飯,他們知道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功德與大願力,讓眾生免於受苦。她的婆婆持續每天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如今已安然度過了2年且無任何病痛,他們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她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她的經過,去年7月她騎車在大度路上,忽然前方的車放慢速度,一閃神她將車頭一轉,彎向左邊,即撞上分隔島,下意識她將左腳頂住分隔島,否則傾斜的車加上後方的來車,會造成無法想像的後果。事情來得突然,剎那間她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仁波切救救我」,嘴裡也跟著脫口而出:「仁波切救救我,阿奇佛母救救我。」話剛說完,車子不知何時已靠在路旁,低頭一看,左腳踝原呈現ㄇ字型,腳掌向後彎,可是當她說完「仁波切救救我」後,看到腳踝又「轉」回原形,這猶如漫畫裡的景象讓她驚嚇不已!

到了醫院,左腳因劇烈疼痛已無知覺,整隻腳像海綿似的脹滿了鞋子,而鞋早已裂開了。醫生看她疼痛不已,為她照兩張X光片,X光片出來時,醫生居然告訴她「骨頭」並無異狀,並詢問她事發的經過,她說明後,醫生回答她:「太神奇了吧!骨頭居然沒事。」她馬上回答他:「是我的上師救了我。」隨後醫生見她痛得不已,不放心地再幫她照兩張不同角度的X光片,報告仍然是一樣的,只有一小處撕裂性的骨折。當下她淚如雨下,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救護。

事後她只有服用寶吉祥中醫診所的水藥加上「冬蟲夏草」,恢復得相當快。當週六她求見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死不了嗎?這句話猶如當頭棒喝,當下她才清楚,原來她這條命是被 仁波切撿回來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她不好好修,只知做家事不好好做功課,沒有供養心;還開示她:若不是你每天有修阿奇,這兩條腿也沒了!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今後將依教奉行。她慚愧浪費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能量與體力,發生事情時只想到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護,平時沒用心認真做功課,沒有供養心。也因為她沒有好好地修改自己,才會讓家人都尚未認同、皈依;她懺悔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不夠,斷了在早課拜大禮拜的因緣,連一點為眾生的心都沒有。

在此她要發露懺悔,因自己貪、嗔、痴、慢、疑等五毒與身、語、意之造作而使眾生入六道輪迴之苦海!她每天拜佛不知在拜什麼、在懺什麼!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五戒、十善、三十七頌拋諸腦後,沒依教奉行!因沒將佛法落實在生活中,自以為是、貢高我慢、怠惰鬆懈。皈依前殺害肚子裡的生命,犯下殺生罪業;中秋節烤肉,傷害無數有情眾生;不守承諾造成眾生起煩惱心;身為女兒沒盡到孝道,身為媳婦沒盡到奉養之道,身為妻子沒盡到本分,身為母親沒盡到教養之道!在公司犯偷盜及貪念。平常經過那些店家烹煮眾生的肉,還起嗔心,沒有懺悔自己曾經也是那劊子手,傷害了多少眾生!

她要為每一個惡念懺悔,她的惡行無法讓家人認同來學佛,她懺悔。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她與眷屬付出如此大的心血,她卻未能依教奉行,時常放縱自己,以貪念學習佛法,沒確實修改自己的行為,她真心向佛菩薩懺悔,她真心接受一切果報,深信因果,承擔累世所犯的過錯,願意以業報身在這一世還清,解脫生死、斷輪迴。

接著,弟子與信眾恭敬聆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2008年11月23日開示的法帶「上師開示帶弟子參加大手印法會之緣起」與「上師五十頌」。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要稍微和大家講一下這一次為何要帶弟子去印度。藏傳佛教中,以佛法來說,緣起是很重要的,任何法若是沒有緣的起來,後面是學不到的,很多人都以為只是去參加法會。假如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一位仁波切,卻沒有修到大手印的境界,是沒有資格當仁波切的。還有人說聽不懂 直貢澈贊法王的開示,你們當然聽不懂,聽得懂你們就是仁波切了,竟然還有人在下面討論。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來罵去、講來講去,你們就是聽不進去,還以為聽到 直貢澈贊法王開示佛法後自己就會聽得懂。

佛經中有講,直貢澈贊法王也說過:上根器的人,只要看到上師就開悟了;中等根器的人,當他跟著一位上師,只要上師開口講話解釋,他馬上就開悟;下根器的人,講來講去,還要講很多世,才稍微能夠體會。你們問問自己是哪一種根器?還在大言不慚說自己參加法會,大言不慚說自己聽不懂!為什麼你們總是修不到?整天在打誑語,明明不懂的東西說自己要懂。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連大手印都不懂、沒證到,沒資格當仁波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跟你們開示過,當年為了聽聞 直貢澈贊法王傳大手印的口訣,雖然是 直貢澈贊法王主動要傳法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先向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自己要唸滿10萬遍百字明咒後才出關接受 直貢澈贊法王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天之內唸滿了10萬遍,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怕自己的業還是很重、太多障礙。如果有障礙,就算上師口傳也是有聽沒到,有聽不知道。簡單來講,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像你們這麼驕傲,認為自己聽 直貢澈贊法王講就馬上要懂。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謙虛、謙卑的,你們誰有這個心態?還以為自己花個錢到印度,就得到 直貢澈贊法王傳法,認為自己了不起了!

在最後一天要離開飯店時,明明9點半要上遊覽車出發去機場,還有人要擠在商店把最後一點錢花光。你們有錢買東西,卻沒錢供養。你們一定會辯解自己只是花個幾百塊盧比帶一些伴手禮回家,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在前晚送東西給你們了嗎?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飯店時,難怪店老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合掌、鞠躬,可見你們一定花了很多錢。被人當成凱子頭帶一群凱子來。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來講去、罵來罵去,還是罵不醒你們!不要說學佛,9點半要開車,還有人在裡面花錢,讓其他人在車上等。200多人的團體,有老的、有小的,就等著這一批人花錢,哪有這麼自私的人?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以後寶吉祥佛法中心帶出去的弟子,所有的領隊都要準時開車。明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出發前已經告訴你們此次不是去旅遊,你們還要當成是在旅遊。你們這樣學什麼法?一離開就馬上鬆懈,認為有加持、有供養、有福報,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已經站在旁邊,你們還繼續數錢。這些人就是不信因果。有沒有良心?明明講9點半要開車,仁欽多吉仁波切9點25分到大廳,還看到一堆人在買東西。你們學佛是學來做什麼的?

每一個人都認為自己很虔誠、很恭敬。出發前一天晚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將自己買的東西分給大家,因為怕你們回到臺灣若沒有買東西,家人會說話。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送你們的這些東西是撿回來的?這都是要花錢買的。早知道就不要送給你們,你們完全沒有做到對上師的恭敬心。你們為什麼會修不出來?就是因為對上師沒有恭敬。什麼叫恭敬?就是要聽話。明明前一天晚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說怕你們沒有東西,所以送你們東西,隔天還要買,讓一堆人在車上等!這麼自私的人怎麼修到慈悲?這麼貪的人怎麼修到慈悲?每個人都以為去聽 直貢澈贊法王開示佛法、拿個法本就可以修,卻對法、對上師一點都不恭敬。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法,直貢澈贊法王都會傳?因為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法很恭敬。直貢澈贊法王沒有要求,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動說要唸10萬遍。你們可以試試看20天唸10萬遍百字明咒。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要命地在學佛,所以才知道對佛法、對上師、對諸佛菩薩的恭敬心多重要。你們對上師一點都不恭敬,這邊講、那邊耳邊風就出去了!為什麼需要上師?直貢澈贊法王講完不代表你們可以修出來。什麼是口訣?裡面有很多解釋,別以為你們聽過就了不起。

直貢澈贊法王是真正的修行人,從來不曾在法會中公開讚揚功德主,不管捐多少錢,直貢澈贊法王也不會在法座上說你是菩薩、行菩薩道等,不像坊間的人會宣布大功德主的名字。和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期認識 直貢澈贊法王的人也說,直貢澈贊法王從來不曾在法會中公開讚揚某個人的功德。為什麼不講?看你做這件事情是為了自己?還是真正為了眾生?看你做這件事情是否完完全全將自己的立場拋棄掉?符合佛法的標準,直貢澈贊法王才會講。直貢澈贊法王為什麼要講出來?不是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心,如果修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還有這種虛榮心,是沒資格的。這是告訴所有人,任何人都可以做到,你們應要去做。

很多人在臺灣會攻擊藏傳佛教,說藏傳佛教沒有顯教只有密法,這是有所誤解。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天要帶弟子們到佛學院?這一點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事長也忘了講。直貢噶舉規定,所有出家人要在佛學院唸9年顯教,考試考過了才能到密學院繼續學習3年,12年後行了才開始傳法。哪有這麼容易?你們來了不過幾年,就什麼都要學到、知道。你們不是出家人,雖沒有這麼嚴格,但至少也不可能隨便。現今在臺灣學佛最大的問題就是隨便,連理事長聽話都會聽錯。為什麼會聽錯?就是因為對上師不夠恭敬,有自己的想法,自以為了不起。

直貢澈贊法王開示過很多次,只要有新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人,直貢澈贊法王在任何場所都會講:直貢梯寺的金頂是這個弟子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的。到現在都沒人知道為什麼要講?直貢澈贊法王只是輕輕帶過。事實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開示過,理事長也沒講這件事,還以為自己已經講了很多了。為什麼理事長沒講?沒聽到上師講的話,只聽自己喜歡聽的東西。在蛇年大法會時,直貢澈贊法王已公開說過直貢梯寺的金頂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的,這次又再重提。許多人有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為什麼此事很重要,但為什麼理事長忘了講?他認為 直貢澈贊法王沒講這件事有多重要,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講過有多重要,包括這200個弟子聽過,也忘了有多重要。

任何上師做任何事情都是為了眾生和教派,為了佛法,不會為了自己的名聞利養。為什麼 直貢澈贊法王一直重複提起,包括所有直貢噶舉的人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時,第一件事就是講這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少弟子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福報,是自己修來的。你們卻不知道此事的重要性,能夠在這種仁波切的座下學佛是很難碰到的,因為他做了一件整個教派認為最重要的事,這是 直貢澈贊法王親口講的。

這件事的重要性在哪裡?在《阿彌陀經》中,形容佛住的宮殿是黃金的頂,意思是佛法和黃金一樣珍貴。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的是藏經閣的金頂。吉天頌恭800多年前選定地方建藏經閣,中間經過很多次重修,但當時有100多年沒有金頂。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金頂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任何一毛錢,錢在哪裡都不知道,但只知道上師交代的事情一定很重要,自己一定可以做到上師交代的事情。不像你們,叫你們唸六字大明咒,結果你們一天唸個1000遍、3000遍,等到身體不好,就跑來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來弘法開始,無論身體狀況多不好,都從來不曾要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能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的機會比你們多,都沒有這麼做!

為什麼 直貢澈贊法王重複提這件事?因為做金頂讓直貢噶舉教派重新興旺,讓更多的眾生能接觸佛法,讓更多眾生能夠因為佛法而離苦。就像剛剛法會前分享的弟子分享太太往生的情形,如果沒有佛法幫助他太太、家庭,你們說他痛不痛苦?你們常以為只是幫助病者,其實不是,一幫就是幫一家人,一幫就是幫一群人,讓這一群人離苦。你們從頭到尾沒有珍惜過上師,以為上師是給你們利用的,教你們佛法、讓你們開心、不痛苦。

一位上師是很難碰到、很珍貴的,與顯教法師不一樣。不是說顯教的法師不重要,大家不要誤會。顯教法師只能解釋佛法給你聽,教你們做好人,但是他沒有辦法幫你們馬上離苦。試想,剛剛分享的弟子,假如妻子一直很痛苦,做丈夫的難不難過?病者難不難過?為什麼她能死得這麼舒服?沒有慈悲心的幫助,沒有佛法的幫助,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哪有這麼舒服?哪個癌症病人不是痛到最後一口氣才走?不像她這麼舒服,在睡著的時候走,哼都沒有哼一下。

你們不了解上師的重要。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這麼恭敬?因為沒有上師就沒有弟子,沒有上師以經驗給予教導,弟子是不可能體會到佛法的。你們不要以為自己會看佛經,聽過人講佛法,就以為自己知道。你們只知道一些名詞,能不能做出來是一回事。什麼是做出來?自己能得度,而且能度別人,才是做得出來。

一位金剛乘的上師能讓你們縮短很多研究經典的時間,否則的話,短短的幾十年,不要說所有的經典搞清楚,你們連一本經都搞不清楚。你們認為簡單的《阿彌陀經》、《普門品》,以你們一生要修出來經中的境界,都是沒辦法的。很多人認為唸阿彌陀佛自己一定會去,哪有這麼簡單的事?很多人認為每個星期來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他做他就做,他的病就會沒有,哪有這麼簡單的事?只要你對上師有一絲一毫的懷疑心,加持力就沒有了;只要你對上師教的話不聽,加持力就沒有了。

很多人都以為自己來法會就會有福報,有沒有搞清楚是誰在主持法會?主持法會的上師講的話你都懷疑,你說有沒有福報?自然沒有,只能得到一點人天福報。人天福報不能轉業,只有修出功德才能轉業。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將自己的皮膚癌轉掉?就是因為功德修出來,對三寶、上師完全聽話。搞不懂你們為什麼會整天做錯事、忘記事情?只能用兩個原因來解釋,一是業障太深。業障深的人就該聽話,好好做大禮拜、持咒,不要說自己會忘記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要處裡很多事情,常常開會,也從來沒有做過筆記,但都記得清清楚楚。仁欽多吉仁波切承諾 直貢澈贊法王的事,每一個字都記得,也一定會去做。你們整天說自己忘了。為什麼你們會做錯事?因為你們是從來沒有嘗試百分之一百聽話的人。為什麼你們覺得學佛困難?因為你們不聽話,沒有一個是真正聽話的人。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天要修理那個堪布?理事長剛剛講得好像是他們的功勞,其實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動要修理的,結果話到另外一個人的嘴裡就變了。為什麼要修理他?因為他是幫 直貢澈贊法王做事的,如果沒有做好,別人會講誰?結果就會講到 直貢澈贊法王。為什麼第二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 直貢澈贊法王這件事情,直貢澈贊法王笑得很開心,還說很好、很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無的放矢,做任何一件事情絕對有百分之百的佛法理由才會下手。直貢澈贊法王也講過很多次,仁欽多吉仁波切想事情想得很遠、心很細,利害關係想得很清楚才下手。利害關係不是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是以對方而言。你們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學佛,竟然還整天粗心大意,整天說自己做錯事!?不知道你們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事情還每天錯?為什麼會錯?就是不聽話。就像這一批人臨出發之前,還要去買東西,就是不聽話。

假如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其他西藏仁波切一樣是轉世的,就沒有資格告訴你們。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轉世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不是仁波切,是這一世修出來的。直貢澈贊法王為什麼這一世不斷地培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簡單,一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條件,二是要告訴大家。這是 直貢澈贊法王親口說過的。有一次在香港,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為此挨了罵。當時有許多出家人請教 直貢澈贊法王,仁波切是不是一定是轉世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說是,直貢澈贊法王當場板起臉說:不是,這一世也可以修得出來。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不是仁波切。直貢澈贊法王就是要打破這種迷思、這種迷信。轉世不代表你這一世能修,你們這一世不是仁波切,這一生也可以修,但你們這一世沒資格做仁波切。要做到仁波切很辛苦,你們最少要聽話。為什麼你們一直不能做到?就是因為不聽話。

還有另外兩位弟子,喇嘛給他們一包東西馬上就拿,為什麼拿?就是貪心,以為人家對他好。他們拿喇嘛的東西,把上師放哪裡?人家就試出來他們對上師不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跟大家講過很多次,只要是和佛法與教派有關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做之前都會請教 直貢澈贊法王。在印度直貢噶舉的佛寺,別人給他們東西,他們竟然敢拿,他們倆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好嗎?憑什麼拿人家東西?拿了要用什麼還人家?是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代表他們去還?仁欽多吉仁波切講過多少次,教過你們多少遍,不要隨便拿人家的東西。你們何德何能可以拿人家東西?每個人都貪。講得好聽是不好意思,講得不好聽就是貪,人家給就拿,問問自己何德何能去拿?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不想講,現在告訴你們一個祕密,仁欽多吉仁波切其實是功夫高手,這幾個人在這十幾天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教他們功夫。一位弟子報告,這幾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他們打拳、蹲馬步和唱歌,他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很厲害,也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兩個弟子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臉丟盡了,讓西藏人覺得漢人就是這麼貪心,看他們倆以後用什麼還給人家?這兩個弟子中有一位是玩樂團的,結果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他怎麼唱歌才好聽。另一位以為自己真的是大俠,結果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他功夫。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鑣報告: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夫勁道很強,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則會傷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自己出口、出手都會傷人。

不要以為你們的上師只是一個仁波切,世間沒有什麼事情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了解的。或許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不出某個名詞,但是知道是什麼東西。不要以為你們只是單純來學佛,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一些話讓你們開心,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一般的出家眾。以前在西藏,要成為仁波切要學五明學,包括天文、地理、數學、語言、醫學、工巧明(做一些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學過這五明學,但已經接近了。你們開車沒有人比得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功夫沒有人比得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唱歌也至少唱得比玩樂團的弟子好。你們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任何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

為什麼要學五明學?因為眾生很多問題需要行者給他們答案。你們生病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知道原因,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學過醫學,這些東西怎麼來的?當行者修到見性的時候什麼都知道。如何修到見性?就是要聽話,聽上師和佛講的事情,全部都要聽。不要以為上師好像是隨便講一句話,上師不會隨便開口講。仁欽多吉仁波切早知道弟子們隔天早上出發前一定會去買東西,所以在前一天晚上就故意送大家禮物,希望他們不要去買。講得清清楚楚,怕你們沒有禮物帶回去,所以上師犧牲用自己的東西送給你們,你們還是不聽話!一堆人擠在那裡給錢。尤其要學到密法,假如不聽上師的話,是沒辦法修到的。

很多人自以為是,用自己的想法、意識、經驗來學佛法,這樣是學不到的。為什麼學不到?佛所講一切的佛法,跟我們的人生經驗不一樣。哪裡不一樣?我們的人生經驗用三個字講完︰貪、嗔、痴。每個念頭起來就是這三個字。為什麼整天會忘記事情、做錯事?就是貪、嗔、痴。假如沒有貪、嗔、痴,哪會做錯事?假如一切不計較的人是不會做錯事的。每件事都是以對方的立場做為立場來做,哪裡會錯?為什麼會錯?因為當你計較自己的利害,人家得不到好處而受到損害,當然會覺得你錯。為什麼在職場裡面你們常會發現有問題?當然,密宗有些法修了後會對自己好,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喜歡修這些法;有些咒語唸一唸,人家不會講你的是非,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喜歡唸這些咒,因為這些不究竟,壓一下後過一陣子,又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從根本來修,所以佛陀才講要修六波羅蜜。

大家要弄清楚,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弘揚哪一乘的佛法。以前岡波巴大師已經總括兩大方向:一個是所謂波羅蜜多,也就是一般的顯教;另外一個是金剛乘,就是大家所講的密宗。兩者差異在哪裡?兩者都是佛法,沒有差異,只是修的過程和時間有很大的差別。嚴格來講,波羅蜜多就是顯教,比較適合出家人來修,為什麼?出家人時間多,不需要擔心吃的、住的,一天到晚都有時間,所以可以多看經典、多禪定、多去思維自己的過失。但是大家身為在家眾,尤其在末法時代的業都很重,就好像這兩個弟子的業有多重,每天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都會偷偷摸摸拿人家的禮物,仁欽多吉仁波切頭才一轉過去就出事,他們這樣怎麼可以修金剛乘呢?金剛乘跟顯教的差別在哪?金剛乘是跳過經論,也就是說上師在經論的基礎已經很好,將經論裡面的精華抽出來,以適合的方式來教弟子。所以有人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他喜歡看經論,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回答他:好啊!你喜歡的事當然是好,但能不能幫這一生解決?不能。

剛才分享的人提到,他的亡妻火葬後,在頭頂有一個圓洞,這是顯教修不出來的。就算再找一兩百個人組成助唸團一直幫她唸,火葬時頭頂絕對不會有一個洞。為什麼有洞?因為亡者的神識從上面出去了。是誰幫她推出去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什麼幫她推出去?用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他的妻子跟他本人剛來時還有懷疑心,沒有用真心來供養,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幫她修頗瓦法,她還是等了很多個小時才找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

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告訴你們,答應歸答應,是不是能馬上找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是靠你們自己修來的。怎麼修啊?就是要聽話、不懷疑、供養。你們一定講:是不是看錢?不是,是看你們有沒有真心。既然你有懷疑,福報就不夠,就算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還要熬好幾個小時。一般人會想:沒事的,我已經幫亡者唸六字大明咒。如果是你們唸,亡者是不會走的,絕對不會走,只是讓亡者不會怕而已。這幾個小時為什麼讓她苦?是要消除她下地獄輪迴的苦,也就是說,讓她的肉體在這一世苦,下一世就不要苦了。你們要修到連這幾個小時都不苦,不是嘴巴講講就可以做到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這麼多人修過頗瓦法,1000個人裡面只有1、2個人一斷氣就能馬上找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立刻找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真的很少。找不到有三個原因:恭敬心不夠、懺悔心不夠、供養心不夠。為什麼在密宗裡面一直強調:要聽上師的,因為上師是代表佛陀傳法給大家。所以,如果你以為上師是隨便開口講話,那加持力就沒有了。上師勸大家不要綺語,等於說不要講一些沒有用的話,既然如此,上師豈會講一些沒有用的話給大家聽呢?也許有的時候你們會覺得上師好像在開玩笑,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哪有時間跟你開玩笑呢?你們可能會覺得上師好像在罵你,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哪有時間罵你呢?度眾的時間都不夠了,還要罵你、講你?你們不依規矩做事、照自己的方法做事,誰會產生障礙?是你自己。你們懈怠,自然整天做錯事;有自己的想法,也會整天做錯事。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堪布,直貢澈贊法王還會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以西藏人來講,堪布是教授,而且教的是出家人,不是一般人。一位堪布是唸完9年佛學院,考試通過後先做助理堪布,再升為堪布,是對於所有儀軌、理論都精通的人。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個漢人仁波切,居然可以罵他?而得 直貢澈贊法王同意,且笑得很開心,這代表什麼意思?代表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為了自己罵他,而是幫 直貢澈贊法王教他們。

當時,有位弟子很緊張地跑進來說:「我沒打他喔!我沒打他喔!他說我打他,我沒打他喔!」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這位弟子,他這麼做就是對上師沒信心。就算是他真的打堪布、堪布打回來又怎麼樣呢?那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故意試試他們,結果一試就試出來了!事情都解決了,還有弟子跑進來說:「喇嘛說我打他,我沒打他,只是擋他而已。」有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還以為這位弟子是小孩子,因為大家小時候打架都是這個樣子,打完之後媽媽問是誰打誰啊?都找一大堆理由解釋,就好像他這樣子。他對上師相不相信?當然是不相信。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叫他們去死,想想那洛巴是怎麼對帝洛巴的?帝洛巴叫那洛巴跳下去,那洛巴就跳下去。直貢澈贊法王也會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不要以為 直貢澈贊法王不會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當個仁波切,是經過很多修理的。你們算是好的了,只是罵一罵而已,直貢澈贊法王修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不是你們可以忍受的了的東西。

所以,金剛乘比波羅蜜乘更為殊勝,殊勝不是兩個比大小、厲害或對比。所謂殊勝是什麼意思呢?是讓你在短時間內得到成就。這並不是說顯教比較差而密宗比較好,也不是指顯教比較不行而密宗比較行。只是告訴我們學佛有很多種方式,有很多個方法,但是怎麼讓我們這一生得成就,真正能離苦?好像剛剛這一位先生講他妻子整個過程,假如他今天沒有得到密法的幫助,你說他後面苦不苦?比如說他妻子說不舒服,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你妻子沒痛過啊!他都忘了這個事啊!為什麼忘了?當局者迷。假如今天上師沒有一點點密法的力量,所謂神通,能知道事情告訴他,他是不是繼續覺得他妻子很痛苦?只要他覺得他妻子很痛苦,當然他也會去告訴他的妻子:不要這樣子,我會很痛苦。任何事情可以看到其中的差異性,假如今天他的妻子沒有接受密法的幫助,跟一般的癌症病人一樣是很痛的,那種痛你們沒聽過、沒看過,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看過。你們不要覺得癌症沒什麼,它是很痛的,真的很痛,比被人家敲碎骨頭還痛。

金剛乘的殊勝在哪裡?眾生的苦可以有很多方法去幫助處理、減少、甚至沒有。所以他剛剛也講一句話:家人沒有悲痛,只有懷念。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是常常講這個,為什麼沒有悲痛?因為亡者沒有悲痛,已經沒有痛苦、去到阿彌陀佛那邊了。為什麼每個人若有家人死亡會很悲痛?因為亡者痛苦,所以家人受到亡者影響。佛法就是做這種事,讓大家的悲痛不存在。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開玩笑,不過也是真話,那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亡者,現在在過好日子,日子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過得還好,在阿彌陀佛那邊,每天多舒服啊!這麼說也不是要你們快一點走,不是這個意思。

更為殊勝的是,金剛乘可以幫我們省很多時間。人生的時間真的有限,尤其在家的一天到晚忙這個、忙那個,一天裡能坐下來、能靜下來去思維的,幾乎沒有幾分鐘。所以,透過金剛乘特殊的修行方式,因為有上師、護法、本尊與傳承的加持,讓我們思維的時間縮短很多,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驗談。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是從顯教修出來的,以前修顯教的時候,一天打坐1個小時、普門品3本、大悲咒49遍、心咒14遍,誰修得比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次思維,還是覺得自己有瓶頸,但就是講不出自己的瓶頸在哪裡。佛在佛經講的一切,絕對是真實的,為什麼自己沒有體會?問題出在哪裡?

很多人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方式不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做到佛經所講的「疑情」。疑情不是懷疑佛法、不是懷疑法師、不是懷疑佛,而是對於自己情緒方面起很多懷疑。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思維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你們所謂不能突破瓶頸,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之後,開始跟著 直貢澈贊法王學習密法,才突破很多瓶頸,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身體方面,也包括很多事情。為什麼會如此?因為金剛乘的教導方式是一對一,上師直接對弟子,直接將弟子的問題戳出來,所以只要弟子對上師有一絲一毫的反抗、不相信、懷疑,上師對弟子的加持力馬上會消失掉。你們一定會講:有這麼嚴重嗎?當然,事情能讓你很快成功,反過來也讓你很快做不到,這是成對比的。那你們會想:乾脆學顯教算了。可以啊!不是說不行,但是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驗談,知道自己照方法去做了,為什麼還有瓶頸?為什麼自己做不到佛所講的能夠自度度他的這種境界?你要找出來,金剛乘裡面有答案、有方法、有方向可以讓我們這樣子走。所以想這一生快速成就的人,應當要學金剛乘。想要成就、這一生肯定能解脫生死的,就一定要學金剛乘,沒得選擇的。你有沒有學得很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沒有找到、依附到一位好上師。

直貢澈贊法王這一次提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兩個部分最重要:一是幫教派跟金頂的事,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的那一天到現在都是 直貢澈贊法王的弟子,這句話很重要。重要在哪裡?在於這個弟子沒有離開過上師。在我們成佛之前,我們都不能離開上師,有些人想說:沒關係,我先離開他以後再修。一旦離開,就是從零開始,不要以為離開以前所修的那些仍然有用,沒有用的。一切重新從零開始。為什麼這樣解釋?因為當你離開上師,代表什麼意思?代表你已經對上師起懷疑、不恭敬,上師傳給你的佛法,因為你起這個心,功德力消失掉,變成一點點的人天福報。所以,如果你重新出發,就是從零開始,是很累的!所以,為什麼有些人做錯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看他跪著都不理他?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殘忍,他一直跪著,才能慢慢累積他的福報,才有資格聽金剛乘。在佛經裡都講得很清楚,不是這種根器的人不能教他金剛乘。什麼樣的根器?就是對上師完全投降的人。所以,如果你想這一生得成就,一定要學金剛乘,而且要學到正確的金剛乘。

為什麼這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200個弟子回去?是讓你們看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是混出來的,還是真正傳承出來的?在密教裡面都很清楚,不是仁波切而想坐那個位置,是沒得坐的;不是 直貢澈贊法王的弟子,想跟在 直貢澈贊法王的後面,也是不可能的。如果要跟也可以,在非常的後面。所以這些跟去的弟子都沒有留意到,每次法會前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去,接著攝政王上去,下來時攝政王在 直貢澈贊法王的後面,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攝政王的後面,其他仁波切都坐在下面。為什麼會這樣子?攝政王現在負責強久林,是那邊的住持,直貢澈贊法王在強久林說法,當然住持要請他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是 直貢澈贊法王二十幾年的弟子,當然要跟著 直貢澈贊法王,這是很清楚的。

你們這些弟子有沒有看到?都沒有看到!也沒體會到!只講一些你們喜歡講的話。假如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個資格,直貢澈贊法王不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來跟去的;就算 直貢澈贊法王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那些喇嘛都會擋開的。你們不要以為想跟就讓你跟,臺灣也有很多功德主去見 直貢澈贊法王,每一天法會中間休息的時候,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攝政王上去喝茶,那些人都不能上去,喇嘛全部都會擋掉。到吃中飯時,只有 直貢澈贊法王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兩個人吃,其他人全部都不能去。以西藏人來講,今天能跟 直貢澈贊法王吃一頓飯,比中了兩億的彩劵還好,對你們來講當然沒感覺!以西藏人來講,能跟一位仁波切吃頓飯,是10輩子修回來的福報。

金剛乘為什麼有這麼多規矩呢?你們一定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顯教沒有呢?如果喜歡找法師,法師就會接見啊!這也要看是哪位法師,五大名山的法師你們是見不到的,除非拿了很多錢去,可能會見得到。金剛乘是講次第的修行、緣起與傳承,非常重視這些。為什麼重視傳承?因為如果沒有口傳的佛法,這一生絕對不可能修出來。上師有沒有口傳給弟子,只有上師跟弟子最清楚。為了讓你們清楚,在很多儀軌方面讓你們能夠看到。所以,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跟在 直貢澈贊法王後面,因為是 直貢澈贊法王口傳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天也有教派中很多其他的仁波切,也是 直貢澈贊法王教他們佛法的,就沒有這樣跟來跟去,除非 是 直貢澈贊法王指示他們上前。這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主動上前,喇嘛還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前,這絕對是 直貢澈贊法王交代的。你們不要以為想上去就能上去,並非如此。

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寺廟的門口,寺廟的管家都要站在門口,每一天早上要接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去,你們有沒有看到?為什麼會這樣子?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是一位大仁波切,有資格接受這種禮遇,代表修行者已經可以利益很多眾生,所以有資格接受這種供養。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在寺廟,所以不能吹奏樂器。倘若 直貢澈贊法王不在寺廟,他們一定要吹奏樂器迎接 仁欽多吉仁波切。2007年時你們去尼泊爾參加佛寺開光時,就有聽到他們吹奏樂器迎接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入佛寺。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弟子們,竟然沒人注意到這些事,這樣的弟子怎麼可以學到密法?這樣是沒辦法學得到的!

所以要學金剛乘的,必須要有一個真正真傳的上師,非常重要。這一次讓大家去印度,讓你們弄清楚、再次確認,因為有一些新皈依的還不清楚,以為只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所以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要讓你們很清楚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背景,讓你們看清楚、知道。只要任何上師學佛的背景沒有清楚交代,你要稍微存疑,不管他說自己是哪一世的,若你從來沒有看過他的上師,除非他的上師死亡,就算他的上師死亡,只要教派還有人也會講出來,這是很清楚的,不會隨隨便便就告訴你們。

比如說2007年時,直貢澈贊法王親自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尼泊爾閉關,也讓你們知道,就是交代。為什麼要交代這些東西?就是怕你們這些人的心會起懷疑。是不是 直貢澈贊法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好?所以不用修就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哪有這麼好的事?2007年,直貢澈贊法王明知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死、在關房裡面會出事,都沒有敲門問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你死了沒?只是問侍者: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沒有吃飯?因為有吃飯的話就表示還沒死。直貢澈贊法王沒有過來敲門,為什麼?你能不能過,是靠自己修的,上師能加持你、能教你,能不能過,真的是你能否如法照上師教的去修。去年,本來有兩個喇嘛,一個是大家認識的,另一個是 直貢澈贊法王的侍者,本來這個喇嘛要代表其他小仁波切去向 直貢澈贊法王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小報告,結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完關出來,他跪著向 直貢澈贊法王懺悔,哭著說他不應該對一位修行人這樣子,因為他們親眼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怎麼修的。你們覺得很簡單,明年(2009年)仁欽多吉仁波切準備帶幾個人去印度閉個五天關,看看你們覺不覺得簡單?到印度,已經是過很好的日子,假如到印度,對閉關的人來講等於是住六星級的飯店,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你們是受不了的。

所以,一定要有一個正確的、傳承的、真正的上師來指導,這個叫咕魯。咕魯就是上師的意思。所以,皈依正確的上師之後,今天要講一個重點,你要行持上師五十法。就是你對上師的身、口、意應該怎麼做。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講這個,為什麼現在講呢?因為從明年(2009年)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傳很多密法出來。上一次稍微跟你們講一下根本十四墮,就是你學了金剛乘,假如你犯了這14件事情,可能會墮入金剛地獄,跟顯教講的五無間地獄是一樣的。現在因為開始要傳法了,你們不要認為自己聽過 直貢澈贊法王講大手印,就可以自己看著字開始修了。要搞清楚,中文的翻譯跟英文的翻譯差很多,假如你照著上面的中文翻譯來修的話,一定會修出神經病,照英文的翻譯來修的話你也會疏忽,所以一定要上師重新口傳。

所以上師的五十依法,就是你們應該要稍微理解體會的。一個金剛上師是一切密法成就的根本,所以我們一定要放棄不敬,心存恭敬,歡喜上師是一切成就的大門。所以你們皈依的時候有講不能對上師生氣,不要跟上師爭論,道理就在這裡了。假如我們缺少金剛上師的戒,就缺少自己能得到金剛成就的重要部分,也就是說你對金剛上師所守的戒你沒守的話,金剛乘的成就最重要的部分你就不會得到。所以在這裡開示上師五十法,事實上在很多經典裡面都有詳細的說明,但為了方便總集起來叫《上師五十頌》。

在任何一個金剛上師傳法之前包括任何灌頂等等,都有幾個重要要做的,第一個是前行,就是我們講的準備法,第二就是本尊修的法,第三個是所謂圓滿,圓滿就是迴向。在《戒來經》裡面有說,「離師無法、離法無成」。就是你離開你的上師就沒有佛法;離開佛法你不得成就,所以上師是很重要的。所以為了要學法,第一個最重要就是要先皈依上師。

金剛是什麼意思呢?就是,第一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摧毀它,就是你學佛、成佛利益眾生的心、跟菩提心,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摧毀。第二就是因為你有這個金剛的心,也能夠摧毀任何障礙,障礙你學佛的事情。所以凡是要修學金剛乘的人,都要五智不分的修學,所以必須要很有禮貌恭敬地來聽受這個殊勝的法要,這裡大概有分成兩個部分。要聽法之前,第一必須要恭敬與供養上師,第二受法前如何供養,所以為什麼常常跟你們講要供養。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大手印口訣之前,先修十萬遍百字明咒,這個也是供養,用懺悔心、恭敬心來持咒供養上師。

供養者與受供養的分別,皈依上師最低的限度,隨時先觀當不當作,這個以後再解釋。助他人改過不好的行為,什麼時候有特殊的准許,簡單總結。第一它要提醒我們一定要頂禮上師,在經典裡面有說東方所有十方世界裡面一切諸菩薩,每天早上、中午、晚上,時時都在供養禮拜所有金剛上師。為什麼這些諸佛菩薩禮拜上師呢?是不是這些金剛上師就是他的上師?不是。因為沒有金剛上師傳法,那眾生墮入輪迴就愈來愈多,因為有金剛上師的傳法,讓眾生墮入輪迴苦海減少,所以你說是不是金剛上師的恩德比佛還重要?比如說剛才那個癌症死的,假如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忙,你說她要不要墮入地獄道?可能要。你說他們要不要墮入痛苦的深淵?可能要。佛能不能過來幫她?不是說佛不來,而是你要祈請佛,需要很大很大的供養。這個不是指錢,仁欽多吉仁波切再重新強調這一點。但是上師是給你活生生看到的,所以會讓你的信心增強、加多很多,佛你絕對不可能看到。所以為什麼佛要頂禮這些上師?因為這些上師代表佛行佛法。所以,我們凡夫更要禮拜、供養我們的金剛上師。

在《光明燈寶王經》裡面有說,金剛上師是世尊的代表,一位真正密法的仁波切,就是世尊的代表。為什麼接受你們供養獻曼達的時候會帶法帽?因為就是代表佛與一切上師接受你們供養。也就是說金剛上師就是代表佛,所以我們應該要恭敬、禮拜、供養上師。例如剛才那位分享弟子說不舒服時,觀想上師的樣子、唸六字大明咒,就能得到加持而馬上有效。因為你們不知道佛長得是什麼樣子,不要以為看到佛像就是這個樣子,這是根據人的想法而做出來的,而且是會變的,就像藏傳佛教和顯教的佛像是不一樣的,泰國的佛像也不一樣,所以我們很難找到一個目的去想。但是金剛上師就是代表佛,只要你信金剛上師,佛就能加持你。為什麼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唸咒就能得到加持?那位弟子覺得很神奇,其實對於修密宗的人來講一點都不神奇,只是小case。為什麼馬上生效?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修到Guru(上師)的果位,所以有能力代表佛來幫助眾生。所以為什麼常講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樣子、以及記得你們法號,今天就解釋出來了。這並不是迷信,有人會問這樣是不是迷信這位仁波切,要他才行?其實不是,只要你跟任何仁波切有緣,而且這位仁波切已經做到這個果位的,一樣有效。但是能修到這個果位的仁波切不多,真的不多了,是很辛苦的。

我們要恭敬、禮拜、供養上師。受法前如何供養?你們這次去印度有看到,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曼達給 直貢澈贊法王?我們在接受任何法之前一定要供養。獻曼達是最恭敬、最大的供養,包括身口意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來供養。為什麼學法前要供養?我們生生世世做了很多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只有佛才知道。怎麼讓我們學佛的過程裡障礙減少?就是要供養。很多人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我聽不懂,有些人說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什麼,為什麼差異性這麼大?就是福報不同。我們常講「福至心靈」,當你福報夠了,你的心就沒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獻曼達供養給 直貢澈贊法王並不是讓自己能聽得懂 直貢澈贊法王說什麼,而是自己供養給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口傳之後,上師才有機會再教你們。你沒有福報,教你你也聽不懂,就像有人說聽不懂 直貢澈贊法王說什麼,當然聽不懂,因為沒福報。今天還只是有一點福報讓你「聽」而已,還沒到「聞」,聽、聞是兩件事,以後再解釋什麼叫聽、什麼叫聞。

接受任何法之前都要供養,沒錢有沒錢的供養方式,有錢有有錢的供養方式。其實,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學佛那一天開始,從來沒有停止過供養,其實,一切上師和一切佛菩薩從來沒有停止過供養。你們看很多佛經都是這麼說的,例如《普門品》有說,無盡意菩薩供養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再供養釋迦牟尼佛。不要說我已經做過了、已經做到了,這種觀念是錯的。到現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仁波切果位了,看到 直貢澈贊法王還是供養,不是薄薄的,而是很厚的,你們給的全部都供養出去。接受法之前一定要供養,用自己的恭敬心、無所求地供養,讓你累世的冤親債主因此供養而感動,而不障礙你修行佛法、不障礙你聽聞佛法,你才有因緣福報去聽聞、去修行,所以這個很重要。受法前要供養,有分普通和特別,法本有說,用各種喜愛的寶物供養、以及曼達拉雙手供養無上寶上師,如果這樣供養的話會得到一些成就。為什麼要這樣供養頂禮?為了擋無智(沒有智慧的人)的毀謗,有些人好像天生跟佛法有仇一樣,看到人供養、學佛,就有很多話講出來。我們學佛人希望一切眾生不要種任何惡因,今天假如我們學佛而引起別人做口業,是最不應該發生的事。所以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假如妳的先生因為妳學佛而跟妳吵架、阻止妳學佛,妳就先不要來。因為是妳讓妳先生做口業,妳不能因為自己學佛而引起別人做口業。

而我們供養、禮敬,就是讓他知道今天我們對佛法、對上師的恭敬。即使他叫妳不去,妳雖然不去,但是在家裡面還是要供養,對上師的法照供養、禮敬,慢慢地他就會停止毀謗,這是最好阻止的方法,不要用唸的,很多人都喜歡唸。仁波切教一位弟子對他哥哥的事不要唸、不要講,隨他,因為一講大家就互相做口業了,他信或不信都是他的因緣。我們要如何改變人家?對上師更加需要恭敬、更加需要供養,有一天他絕對會問:為什麼你對上師這麼恭敬?那你就將上師所做一切利益眾生的事情,跟他慢慢講。別的上師沒有這麼多故事可以講,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的例子很多。

就像剛才出來分享的弟子,你們聽了是不是很感動?原本是不信佛的人,而改變成一個信佛的人,他妻子以前學顯教他也沒有跟著去,從一個不信佛的人而能感覺到佛法的偉大,是不是上師做出來的?所以你們一直讚揚上師,就對眾生有幫助。為什麼要你們留意上師所做的事,並不是留意上師的日常生活,而是利益眾生及幫助教派的事,你們要用心來看,用心去知道,這也是供養。供養不一定是要拿一大筆錢,你一直讚揚上師讓人對佛法起恭敬心,這也是供養。我們不需要跟人辯你是錯的我是對的,而是用行動做給他看。假如你的朋友、親戚對上師和佛有毀謗的,不需要跟他辯,你只要繼續供養、繼續禮敬,繼續去做。當他問你為什麼?你就講一些上師利益眾生的事情。他聽得多了就會覺得奇怪,為什麼這個人能做到呢?他才會慢慢改變。為什麼很多人對佛法誤會,就是因為很多只講而沒有做,自然讓人誤會。

就像剛才那個例子,原本在顯教也拜很多了,也有供養,他們會覺得為什麼還有這個病呢?就起疑問了。所以大家要聽清楚,收錢的不是佛菩薩。但是佛菩薩不會欠眾生任何一點東西,雖然收錢的人沒有幫他們辦到,但是佛菩薩還是送他們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邊,當他最需要幫助、最痛苦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出現了。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苦的,前面好康的沒有份,後面苦了就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收尾,所以做仁波切是很苦的,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要清楚供養、恭敬的作用,作用不只是幫你累積福報,而且會影響別人對佛法的看法。不是像坊間的人講:多拜懺、多唸經迴向給他,他就會聽你的。並不是這樣子,這是巫婆。真正的佛法就是從供養、恭敬出現,只要你一直這麼做、不放棄,不讓人覺得你做得很勉強,當他講你神經啊每天這麼拜,你只要講,對啊,我神經運動一下。不要跟人辯。或是跟人講我沒有運動,這麼做也是在運動,只要你心裡面知道自己是在供養、恭敬、禮拜上師。人家問你,你就跟人講我是在運動。做大禮拜也是全身運動,每天做肚子也會變小,不用花錢花了幾十萬才能瘦一點,學佛很好,還能幫你省錢。

另外,這裡供養還有說,凡是金剛弟子,都應該盡力的供坐,就是上師到哪裡,要給他坐、站的禮貌等事來承侍上師。在印度時大家都看到了,直貢澈贊法王在升座和下座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站得直挺挺的,一定會彎著腰的,這就是站的禮貌。因為上師升座就是代表佛,不要東看西看、東晃西晃,這樣沒禮貌。

上師交代要辦的事,必須盡個人的力量去做,並且要盡力的供養,和供養曼達拉等。上師交代要做的事,沒有做不到的、沒有做錯的。為什麼會做不到、做錯?就是沒有盡自己的力量。盡自己的力量就是不能疏忽、不能大意、不能自滿、不能自以為是,那這樣的話就能做到了。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到現在,直貢澈贊法王交代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能做到。為什麼都能做到?很簡單,因為就是盡自己的力量去做,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是盡自己的力量,而是以自己的生命去做,自然就做到了。而且要盡力的供養。這是學密宗的金剛弟子每天應該必須做的事。

在金剛乘裡面,甚至要幫上師洗腳,這個在漢人裡不大有這個傳統,但是在西藏有,不只是幫上師洗腳,還要先頂禮,頂禮完用熱水幫上師洗腳、擦乾,之後再頂禮。為什麼要頂禮?因為上師給我們機會種福,我們要感謝。但在漢人沒有這種規矩,所以不講,但是藏人有。這裡還有說,勇敢而有智慧的傳法上師。什麼叫勇敢?不是能打架,而是利益眾生、保護佛法的勇氣,以及學習佛法的勇氣,非凡人可以做到。

比如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2007年6月份去尼泊爾閉關三個月,在關房裡面心臟都停了,但是並沒有求上師佛菩薩救自己,只是求:假如本尊認為我對眾生還有用的,就讓自己留下來,不然就帶自己走。不像你們。此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斥責一位坐姿不恭敬的人。所謂勇敢並不是能打架不怕死,但是我們學佛是真的用生命去學的,而是利益眾生的心一直是很勇敢的。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去錫克教弘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安主任就覺得很緊張,因為錫克教那裡的人是殺人如麻的,如果你與他們的宗教有衝突,他們會將你幹掉,他們到現在都還訓練騎馬、拿盾牌、拿刀子在打架的,出來的儀隊就是拿矛拿鎗的站在兩邊。以前印度總理甘地的夫人的保鏢,就是被錫克教的人開槍打的,因為他們壓錫克教。這次要去,連保安都怕,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不用怕,不關他的事。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怕,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為了眾生,眾生有所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要命地去做。

當天修施身法真的是不要命,理事長剛剛又忘了講。當天修法修到一半,帳蓬裡的燈突然暗下來,外面的天也黑了,打雷、颳大風進入帳棚,這個景象就是眾家兄弟都來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因為印度人很黑,所以那天特別黑,如果到美國修法,白種人就沒有這麼黑。在修法過程中來了很多很多的眾生,因為那個地區從來沒有修過施身法。修法完畢後,星星、月亮都出來了,連雲都沒有。在施身法來講這個是最殊勝的,所有需要超度的眾生立刻都超度了。假如你怕的話,修法修到一半看到燈暗了,就會害怕,因為知道是眾生來了。

假如你沒有「勇敢」,所謂這個「勇敢」就是為了利益眾生,自己全都不計較,就算那天修法修到給他吃光光也無所謂,這種「勇敢」的上師很難碰到,而且需要有智慧,智慧的意思是說他最少能體會到空性的本質在哪裡。有勇敢而沒有智慧不行,有智慧但沒有勇敢也不行,兩個都需要。比如說最近有一個人給一位前首長玩得團團轉,這個人寫了封信,他是有些所謂的假慈悲,希望人改過,但他沒智慧。現在外面都流行一套:儘量度嘛,壞人都要幫他。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道:對,我們壞人都要幫,但有條件,他要懺悔。假如他不肯懺悔,你亂用佛法幫他,不只幫不了還會害他。所以很多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句話都會問對方是否懺悔?若對方不肯懺悔就只好請他出去,因為他不肯懺悔的意思是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他的心中想的欲望,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不到,他可能就會開始謗佛、甚至傷害到佛法。所以需要有智慧,那個人就是沒有智慧,如同一般所謂佛教的弟子,認為要與人為善,對方想改過就要給對方機會。若沒有智慧怎麼知道對方想改呢?再者,這位寫信的人,多少為了自己有些想法。智慧是沒有自己的利益想法,全部都是幫眾生。

碰到這種上師跟想學密法的受法弟子,在金剛乘佛法還沒傳及接受前,要必須互相審查清楚,慣例是3年,如何審查?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很簡單,可以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修出來的。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帶弟子四處走,讓弟子們看,包括這些年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利益眾生,都讓大家看得十分清楚。那上師如何審查弟子,就看弟子的所有行為、語言、對上師等等,一直在看。假如沒有互相審查根器,傳法的上師跟受法的弟子同樣會犯金剛大罪。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現在還不傳密法?就是因為怕,真正有資格學密法的沒幾個,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用法幫你們。一直不肯傳,因為知道這個很厲害。為什麼傳法者亂傳會犯大罪?因為金剛乘的法跟一把刀一樣,用對刀可以幫助你做很多事,刀用錯了可以殺人。同樣一把刀,可以切菜、也可以變殺人工具。所以假如弟子根器不對的,有一點歪念的,好像前面那個弟子那麼怕死、將問題丟還給上師的,沒資格學金剛乘,就算他對上師多恭敬也沒用。好像在佛寺拿人家東西的那兩位弟子,也沒有資格學。所以為什麼嚴,因為你們現在皈依的上師是很清楚每一個戒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大家看很久了,你們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的每一件事,對自己的立場不存在。舉這個道場當最簡單的例子,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買時要寫自己的名字一定做得到,現在這個道場很值錢,仁欽多吉仁波切買時一坪17萬,沒加一分錢就直接給道場,以當時行情這個道場23萬一坪,不談23萬、用20萬就好,那300坪賺多少呢?假如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堅持寫自己的名字,現在這個道場賺多少錢?就這樣就夠了吧?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個月沒有在道場拿過一分錢,你們私人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私人決定的,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做那麼多生意,從來沒有開口講過說:你們來這邊有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大家有沒有講過,與會大眾都異口同聲說:「沒有!」包括中醫診所也都沒有講過。

開示到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想到並提醒大家,現在在台灣有一家賣店,大家不准去,因為他利用 直貢澈贊法王的名義做生意,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向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直貢澈贊法王說要採取法律行動,因為佛法不是買賣!假如你們有人去這家賣店買一件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趕你走,因為這個人不尊重佛法,利用佛法賺錢。假如要利用佛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個就可以先利用了吧?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沒有如此,你們買任何東西,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會說有加持過、也不會說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過,都沒有!因為佛法不是給我們做為一個利用工具的。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個仁波切的身份若想利用,是很容易的。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叫大家買佛像或其他的,都沒有!這也是能讓大家觀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部份。所以,所謂互相觀察,最重要你們看上師的就是他學佛的過程很重要,他怎麼慢慢修出來的?根據什麼理由他成為一位仁波切?這都很清楚給你們交待。

所以這裡有講,真心想修密宗的弟子,在沒有皈依上師之前必須要調查清楚:那位上師有沒有資格當上師?他有沒有真正的傳承?他是否符合金剛乘所說的一切條件?所以,這十幾年就是在給大家時間調查了,應該調查得夠了吧?直貢澈贊法王也曾公開地講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是一位仁波切,什麼都夠了吧!因為假如沒有金剛乘的條件,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能做一位仁波切。何謂「金剛乘」?以後才解釋給大家聽。

假如自封為「金剛大阿闍黎」的假上師,弟子跟他學到假密法,不但無法得到成就,師徒同犯金剛大罪。這個講自己是金剛上師的人,就算他偷到一些佛法、偷到些金剛乘密法,但假如他傳承不清淨、不是公開承認的,就算你跟他學還是有事。比如說以直貢噶舉教派很清楚,直貢澈贊法王承認能傳法的仁波切,全部在直貢噶舉官方網站,沒有列在上面的就不算,就算他說 直貢澈贊法王寫過信或其他,都不算,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不承認。那為什麼 直貢澈贊法王說了才算呢?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代表直貢噶舉整個法脈,工作就是將直貢法脈延續。第二個工作,就是認證一切能傳法的金剛上師。不是騙來的。假如你們還有一點懷疑心,快點滾蛋,留下來對你們不好,不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好。

所以傳法的上師在沒傳法之前,也需對弟子清楚審查看他有沒有做弟子的根器。不要以為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很簡單,求一下就可以皈依;就算讓你皈依,也要看很久,有根有據,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所以不喜歡的快些離開,到其他地方比較簡單,拜懺、寫個名字、捐點錢,人家就會說你發心、稱你菩薩,還會留你下來吃個東西再走。在這裡沒有這套,沒有飯吃的。還有是否符合金剛乘所說的做弟子的一切條件。那你們如何知道自己有沒有條件呢?可以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對 直貢澈贊法王。雖說很多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講,但可以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對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這次有講一件事,剛才理事長也沒有講到。直貢澈贊法王有說:「只要直貢噶舉需要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幫忙!」這句話很大了,就是教派需要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盡一切力量去做。

假如上師疏忽不審查弟子的根器而隨意收徒傳法,弟子也不分清楚是不是真的上師,糊塗地皈依受法,這樣傳密法的禍害上師、和不遵守密宗戒的弟子,同樣破密宗大戒,師徒都會受到金剛越法大罪業;不要給嚇到,真的是這個樣子。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隨 直貢澈贊法王廿餘年,能給 直貢澈贊法王親自帶去到聖地閉關的,到目前為止,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第一個人。閉關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看些佛經持些咒,因為密法分四個部,這個是最重要、最高層的那個部,這個部能修到的,那一切都很簡單,絶對需要上師帶上去的。這也是說,直貢澈贊法王一直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幾年,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有根器的弟子,才將最秘密的法傳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貢澈贊法王也是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久、也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學,一直看,前年突然講:2007年去閉關。直貢澈贊法王為了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這個關而自己準備了4年,因為那邊是沒人住的地方,第二那邊是沒交通能去的,第三那邊靠近邊界,過個山就是大陸,政治也很複雜,危險度很高。還有就是吃的問題,所以 直貢澈贊法王在4年前就開始準備,為了培養一位弟子。所以今天你們能碰到一位上師很不容易,而上師能碰到一個好弟子更加不容易,直貢澈贊法王在台20餘年,只有培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來,可想而知多困難。

在《金剛珠經》有說:「寶貝要仔細摩判斷」,就是寶物要仔細去摸、去判斷,「所以要收金剛子,仔細判斷12年。」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弘法到現在才11年,所以你們能了解是很困難的。所謂困難是說,學密宗並不是像你們想像地那麼簡單。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十幾年一直替你們打基礎,為什麼對你們這麼嚴?你沒有做到金剛乘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傳法。不是怕被大家害,而是怕害了大家。所以為什麼要求大家,現在你們才知道,經典有云:「仔細判斷12年。」不容易,直貢澈贊法王也是準備了很久才傳。

這裡也講:「有智慧的弟子,應該放棄沒有慈心救度眾生的人,更應該要放棄沒有真傳承、黑心忿怒的人,以及沒有智慧指導弟子、貢高我慢傲心等心散亂的人」。第一個先講沒有慈心救度眾生的人,這裡特別要講清楚「救度」,不是讓他開心、轉好運、健康謂之「救度」。佛法講的「救度」是有沒有能力,幫助他人解脫輪迴苦海,謂之「救度」。所以在這11年,大家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很多頗瓦法,大家也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很多施身法,幫助很多原本應該要輪迴的眾生。做這種事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相信你們現在應該知道,像施身法,以直貢噶舉教派而言,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一位仁波切會數百個人、上千人這樣修施身法。你沒有慈悲心,這些眾生不會放過你。好像在印度,尤其第一次去修施身法的,進來的都是那些怨、恨、嗔很重的眾生,假如沒有慈悲,那些眾生不理你的。不只不聽你,甚至會傷害你。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去錫克教區時,該區最大的那位大人物開了間醫院,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保鏢是配帶警棍,那位的身邊10多位保鏢,全部配衝鋒槍。他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醫院加持,裡面有很多不同宗教的壇城,當然有錫克教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進去。錫克教有個特別的風俗,進他的廟的人頭上一定要放一塊布,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讓他放、進去也合掌,這位大人物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神明很恭敬,其實不是。他們有鬼神,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看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告訴他們的神:「如果你是好神的話,就讓你的子民得到我的幫助,得到佛法的幫助!」很奇怪,那天晚上他們的學校表演,突然間這位大人物出現,校方並未邀請他,然後他突然上台演講,講了大家都難以置信,這位大人物說:「這個世界所有一切紛爭、糾紛及戰爭,只有佛法能解決問題,我在這裡宣佈你們每一年都要請這位仁波切來!」與會大眾一起鼓掌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攝受力。

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2007及2008年都應他們邀請至印度,今年也講,假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去,他們保證有1000人。為什麼呢?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時第一天抵達時,看到他們有一位女神在跑來跑去,施身法時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了。施身法當天晚上他們有一個表演,就是講這個女神如何幫助他們,他們的神明和台灣拜拜教那些神同類。所以,所謂一個有智慧,就是不要迷信,不要認為他是轉世的、他是大寺廟的、他是教授、或是他有很多信眾,我就相信他。不要迷信,要看他究竟有沒有慈悲心,幫助一切需要救度的眾生。就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印度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好處,今年才懂得開始供養,以他們而言,這種供養是很大的,因為我們不是他的宗教。所以要看這個上師有沒有不斷地一直以慈悲心救度眾生。

只要你有恭敬心、有緣,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幫你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不拒絕幫助眾生,只要他有懺悔心絕對會幫。此外,還要看這位上師有沒有真正的傳承,也就是說,他的傳承在歷史上是不是很清楚,能不能給你交代他跟誰學的,這些都要很清楚。若這位上師說他是黑教的什麼人或他是真佛的什麼人,這些都是假的。若他說他是真佛,那我們現在拜的是假佛囉。有些人就喜歡看書,看了就迷進去了,這樣不好。黑心、忿怒的人他為了自己的利益心會發黑,比如說修法去整人家、生氣,跟沒有智慧指導弟子、驕傲、散亂,我們都要放棄去親近他。因為他既沒有傳承,也沒有密法的做法,更沒有學過法,為了名聞利養,貪心無饜足,亂傳假法,不符合金剛乘所說的上師資格,這種人不應該依止為師,當弟子的人應該要用自己的智慧去選擇上師。這樣你們清楚了,不要迷迷糊糊了。

全天底下沒有任何一位上師突然間有感應而修出來的,假如他告訴你觀音菩薩在夢裡面教他,在密宗有,但這些都是仁波切級,不是普通人。也就是說他需要經過最少12年的修行,再經過差不多20或30年證到仁波切才有機會,假如他前面沒有這一段而是突然間跑出來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勸你要跑快一點,千萬不要靠近他,因為佛經上有說「一盲眾盲」,就是說一個瞎子帶著一批人走路,大家都是盲人,只要帶頭的走錯路,掉下去就大家一起掉下去了。佛經裡有講,假如你跟一個邪師學佛,不只你這生會下地獄,而且你生生世世都沒有因緣跟著一位正法的上師學佛。所以為什麼有些人跑過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包括你們在內,以前為什麼會聽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因為你曾經有一世跟過。所以今天講得很清楚了,假如你以前聽過的你還以為是真的,那你就不要再來了、可以離開了,假如再有人問你,你那位仁波切是真的還是假的,你如果起一點懷疑心,你也要離開。為什麼勸你們離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要你們下地獄呀,有一條戒講兩舌批評別人,死了會下地獄,何況你批評一位真真正正修出來的仁波切。所以你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任何懷疑心還不好好懺悔,還以為沒事?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罰你,是你將自己的福報消耗盡,原理在此。你對一個小人物批評都會下地獄,何況對一位福報大的人;講簡單一點,你在馬路上打流浪漢大不了告你傷害罪罰個鍰,你打總統會怎麼樣?先扁一頓跟著坐牢,同樣打一拳會得到不一樣結果。因果不是這麼複雜,不是佛要罰你、上師要罰你。假如你知道這位上師對了,你還有懷疑心的話只好離開;假如你知道這位上師對了,自己就不要胡說八道。這樣解釋很清楚了。

不要為了名聞利養,比如說做個法會可以賺個一億兩億的,不管說的是正法、不是正法,都是名聞利養。佛寺要這麼多錢做什麼?假如因為佛寺開支很大,那收縮嘛,現在企業都可以開除五萬多人,佛寺不能關一兩個地方呀?為什麼收這麼多錢?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辦大法會沒賺錢,還要賠錢,本來就不應該這樣,這叫名聞利養。不管他說收了錢做善事或捐給誰,都是名聞利養,為什麼不捐給政府去做呢?假如連政府都不相信的,還住在這裡做什麼?移民去了吧。政府有很多單位需要錢、很多福利團隊需要錢。當然有人講,誰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有去做?有沒有騙?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回一句話,你怎麼相信坊間的團體不會騙呢?你們還捐錢給他?以基金會來說,你的錢進去,一百元裡頭有四五十元是開支用掉的,剩下的五十元才幫你捐出去;而政府不一樣,政府所有員工都有薪水,是政府應該要做的,所以我們捐多少政府就一定要用多少,可以每天打電話監督他。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年捐出去幾百萬,會叫一位弟子每個月向政府社會福利單位問安一下,這些錢用在哪裡,政府要交代。坊間的團體你敢問嗎?你敢問你的錢用在哪裡嗎?絕對不敢,為什麼不敢?人家會罵回來。所以做事情需要有智慧,不要笨笨的,還以為自己做了好事,所以沒有智慧的上師就會教你們做錯事了。

今天跟大家解釋得很清楚,上師須具備什麼條件。你們可以看,為什麼所有跟佛法有關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定要先報告 直貢澈贊法王,道理在哪裡?就是所有法要清淨、有依據,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講的。為什麼這次印度大手印法會要帶弟子們去,是要將寶吉祥這個道場要得到大手印的傳承這個緣起起來,不是你們這兩百個弟子,不要誤會、不要以為一定是在你們身上發生,不是,是要將直貢噶舉的教法將這個緣起帶出來。事實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可以教你們了,還需要這麼辛苦跑去印度嗎?就是要製造這個傳承的正確性、真實性,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的,是傳承出來的。因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傳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你們沒看到,很多人會懷疑是不是真的,現在就讓你們不要懷疑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坐在上面,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法的。本來 直貢澈贊法王要講到16日,知道我們16日要離開,直貢澈贊法王就濃縮,在15日全部講完。直貢澈贊法王還是傳口訣而已,裡面有很多東西,你們要學還早得很。

「一位真正合格的金剛上師必須身心穩定」,這怎麼解釋呢?平常你可能看不到他的身、心穩不穩定,法會就看得到了。你們都看到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升座就是5、6個小時,在強久林時很多人都東歪西倒,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如如不動坐在那邊。為什麼需要身心穩定?就是這個人絕對沒所求,就算有,也都是最基本的生活要求。他對眾生無所求,他就不會飄來飄去的。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講,幾乎沒有自己的假期,出國都是為眾生、為道場出去的,你從來沒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去哪裡好玩要大家一起去之類的話。身心穩定就是他的禪定夠了,才能身心穩定,不要以為做個施身法很簡單,假如身心不穩定修不出來。

「語言清楚」,不是上師發音標不標準,是上師交代的佛法清不清楚,讓你們一聽就知道上師想說些什麼。講得含含糊糊的,像理事長講得讓你們有聽沒懂的,你們清楚嗎?他有講但你們清楚嗎?還是不清楚,為什麼不清楚?他沒有自己的感情在裡面,他只是講故事而已。

「有智慧能夠判斷真法和邪法」,所以你們來問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快開示這樣或那樣,真法就是這個佛法能不能幫助你解脫生死的,相反的,就算是講佛法都是邪法。意思就是說,我們在學佛的過程裡面,每一步都是幫自己和幫眾生解脫輪迴苦海,才謂之正法,才謂之真法。很多人將八正道解釋為不殺生謂之正業,錯了。這個業是一種能力,人類生在地球上和任何在六道裡面的眾生,身口意一起作用就產生業。業可以分為善業和惡業,身為學佛人當然要惡業減少、善業成長;但是以修行人來講,善的業還是有障礙,他要將善的業變成讓他能解脫生死的能力,這很微妙,是需要一位上師給你幫助的。假如沒有上師給你幫助,你們以為不殺生謂之正業,我每天吃素、每天唸經謂之正業,錯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一位皈依過顯教多年的弟子以前學到的是不是如此?這位弟子回答一切就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他以前所聽的佛法教導人要有正當的工作、不要殺生就謂之正業。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坊間的人沒有將業解釋得清楚,他們以為業就是你所做的事情、事業。

業在佛法的觀念就是能量、一種能力、一種牽引的力量,只要我們講話、做任何動作、有任何思想,就會產生牽引而產生這種力量。怎麼將這種力量轉變為幫助人解脫生死,這需要上師的帶引、上師的教導,不是你說決定這樣就可以這樣,只有上師才能很清楚地分辨現在你所做的是善的、是惡的,還是幫助你斷生死的業。八正道很多人有錯誤的解釋,為什麼會解釋錯誤?很簡單,因為講法的人還沒有能力幫自己解脫生死,還沒下決心要出離這個輪迴世間。你們可能會說,我學佛不是為這個,學佛是為了讓自己開心。那你錯了,假如學佛不是學這個的話,你再聽一百萬年還是有煩惱,就像你們說的遇到這個境界心控制不了。一旦決定出離的心有了,菩提心也發了,八正道你才做得到,這很重要。所以身心穩定、語言清楚、有智慧判斷真法和邪法,只有上師能幫你。

「為了發揚佛法能吃苦、很有耐心」,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與會大眾這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沒有做到?與會大眾皆異口同聲深表肯定。

「真事公道正直」,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詢問與會大眾這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沒有做到?與會大眾再次異口同聲深表肯定。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 直貢澈贊法王安全,教導不敢打架、不會打架的弟子來保護 直貢澈贊法王,你知道有多危險?佛寺有一兩百個人西藏人,下面西藏村子有兩千多人,假如他們吹個口哨就全部包圍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怕,理由很簡單,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事、為了教派、為了 直貢澈贊法王,知道一定沒事的。所以那位男弟子還跑進來急著澄清:我沒打他,他卻說我打他,我只是擋著對方而已。他膽子這麼小怎麼學金剛乘?

「不生諂曲的心」,就是不為名聞利養而歪曲、奉承某些人、某些事,你們很清楚可以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做到了。

「而且需具有金剛乘密法不斷的傳承」,直貢噶舉從祖師 吉天頌恭開始到現在,整個傳承沒有中斷過,中斷的意思是說,這位法王往生到下一位法王出現之前,這個教法沒人教導,直貢噶舉沒發生過。為什麼有攝政王?就是一位法王往生到下一位法王出現之前,這幾位仁波切將法脈一直延伸下去。為什麼法脈不能斷?這道理很簡單,先不說佛法,講某些學問、某些工藝,如果中間有段時間沒人教的話,是不是會失傳?失傳後重新學是不是很困難?佛法的道理一模一樣。只有直貢噶舉祖師 吉天頌恭親口講過,我們這個法脈會很有力,是說加持力會很強,而且很清淨,什麼意思呢?就是一直沒斷過。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6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