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5月1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法會。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懺悔大年初一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嚴厲呵責,她請眾師兄們看清她這張大不孝、一點都不尊師重道的臉,並請大家以為她戒。她無比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此機會在此感恩並讚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修法加持她的母親脫離苦難、不墮三惡道。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如雷貫耳般的當頭棒喝及五雷轟頂般的苛責,她肯定無法清楚明白自己竟然犯了如此天大的錯誤卻還不自知,也沒有一點羞恥懺悔的心。

她於2011年9月11日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至今已一年多了,每次施身法法會,她都會帶著母親一同參加,所以母親也參加了一年多的施身法法會。然而,她的母親沒有完全茹素,仍舊啖食眾生肉,只有在每次施身法法會的前幾天或前一星期才吃素。她猶記得去年某一次的施身法法會結束後,送母親回家的途中,母親突然問她,晚上應該可以開葷了吧?當時她立即提醒母親不可如此,也因此她深刻地瞭解,母親是她這輩子的功課之一。她曾思考過要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讓她可以代替母親做大禮拜、向眾生懺悔,同時也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她讓上師如此地辛苦,虛耗了上師的福德與大能力,她真的很汗顏、很羞愧。但她只是空想,沒有積極的動作,因此沒能及時幫母親累積更多的福德因緣,讓母親能有更多的時間持續地參加殊勝的法會。她懺悔自己真的是大不孝,自己真的不是人,連畜生都不如。她曾多次告知母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已多次告誡著:再吃眾生肉就不要來參加法會了。今年(2013年)1月31日施身法法會結束後,她再次告知母親,剛剛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給予殊勝的佛法開示,且又再次提醒:來參加法會,如果還繼續再吃肉的人,是再也進不了寶吉祥佛法中心的。母親眼朦朦地看著她沒說話。母親真的再也進不了寶吉祥佛法中心,1月31日那天的施身法法會是母親最後一次的身影了。

她的母親在今年(2013年)2月3日週日的下午3點多,在醫院往生。除了輕微的帕金森氏症,母親沒有其他重大疾病,當天走得如此之快,據她的妹妹說,母親當天午飯後,在客廳看了好一會兒的電視,準備進房小憩,就先去刷牙漱口,刷牙時,母親發覺從口腔泌出血水,情急之下大喊她的妹妹一聲,隨即又吐了一大口的血水,後因體力不支而昏倒。母親在救護車抵達醫院前,就已經沒心跳了,雖是如此,在急診室時,醫護人員仍以電擊及施打強心針幫母親進行急救。當天下午,她在道場參加由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長壽佛法會,所以當時母親所發生的事及弟妹們的緊張、擔心與害怕,她全然不知。

法會結束後,她看到手機的簡訊,才知道母親往生,她立即告知組長師兄,組長師兄交給她一顆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予殊勝的甘露丸。她當晚在殯儀館為母親更換衣物時,將珍貴的甘露丸置放於母親舌下,讓母親不墮入三惡道受苦,而母親的身體在隔了約9個鐘頭後,還是柔軟的,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加持。然而,在殯儀館的母親不知是否因電擊急救的原因,口腔不斷地冒出大量的鮮血,怎麼都止不了血。當下她並不害怕,只是有些慌,不知該如何才能將母親儀容理好。母親除了臉上,連身體下部都有血水溢出,另一方面她也擔心殊勝的甘露丸隨著血水溢湧而不見。她一面觀想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母親的頭頂上加持著,也輕聲告訴母親不要擔心、不要害怕,她一定會帶著小弟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超度。過了一會兒,血水終於不再流出來了。

所幸甘露丸卡在母親的齒縫間,他們馬上將甘露丸定位好在母親的舌下,接著,她跟妹妹都明顯地見識到甘露丸的殊勝與不可思議――母親的臉龐頓時由慘白變得光澤富有彈性且略帶有紅暈。她無比感恩並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加持力及甘露丸的不可思議力量。

2月9日當天正好是農曆年30,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繫眾生苦,於年三十除夕圍爐日,仍抽空接見信眾,解決一切世間痛苦及給予佛法上的開示與幫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知道他們是因母親往生來祈求幫助及超度後,看著她的小弟並直接問他:為何不來參加法會幫助母親?其他的姊妹雖然幫小弟回答:因公繁忙,要常出差到大陸。但她心裡很清楚,小弟是無法完全茹素的。

她知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這麼問,是因為很清楚她的母親的想法,她的母親參加了一年多的施身法法會,有感於尊貴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大慈悲願力、大加持力與大攝受力,生前曾幾次告訴她,希望小弟能有因緣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學佛。只是她的弟妹們對佛法及三寶不夠恭敬,因此沒能適時地幫助母親累積更多往生淨土的福德資糧,也錯失了學佛良機,也因此,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說:可見妳都沒有讚揚上師度眾的事蹟。

她坦承自己未在第一時間誠實報告上師,母親參加施身法法會一年多還在吃肉,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修法加持她母親時得知,因此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年三十及大年初一的地藏菩薩法會時,重重地呵責她:妳的母親去不了淨土了,妳已經破戒了妳知道嗎?明明知道來參加施身法法會的人要終身茹素,卻明知故犯,沒有讓母親吃素,也找理由說因為母親到其他兄弟姊妹那邊沒有和自己同住,所以沒有吃素。明明清楚知道母親應該吃素,卻縱容母親吃肉,最後讓母親受苦,也讓上師辛苦,還找理由為自己的行為解釋,如果覺得自己對,也不必來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了。以為學佛是求保佑、要過好日子,等到知道自己苦了,才知道上師的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最不欣賞的就是不孝順的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著:不要怨父母了。她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厲害,尚未發生的事,她的惡念還未升起,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已先洞悉了這一切。原來她心裡一面不捨母親所受的苦,但隱藏在內心的另一面卻對母親起了怨懟的心,在輪迴業海中載浮載沉,她卻自私地還依自己的想法與執著,跟母親在斤斤計較著,一點感恩的心都沒有,殊不知自己已經身陷地獄的苦海而不自覺。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棒將她打醒。上師的用心良苦於大年初一主持地藏菩薩法會時,帶領弟子眾讀誦《地藏菩薩本願經》,並深入淺出地解釋經義,以期弟子眾能深信因果,並清楚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懺悔法帶裡有開示過:我們起任何的念頭,腦電波都會釋放出去,沒有不知道的事情。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大攝受力、大加持力,以她如此罪業深重、剛強難調、性情不定,又怎能代替法界一切眾生讀誦此部尊經呢?

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年多來,她一直以為自己很恭敬上師、很聽話、認真地依止上師學佛,卻抵不過一個境界現前,而被打回原形。她感恩此次的因緣,讓她得以再次反覆地恭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懺悔法帶中殊勝的開示,瞭解只有澈底地懺悔,此生在學佛路上將無有障礙,進而走向一條光明的路。

她無比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累積她母親的福報,收了母親一張百元的供養,並囑咐她將母親所有的餘款立即捐給沒錢買棺材的眾生;並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允許她為母親拜大禮拜,向所有被他們傷害的眾生懺悔;同時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若非上師的大加持力,賜予廣大的福報功德所生的種種善緣,讓她自2011年9月11日皈依後,貿易出口業績蒸蒸日上,2011年底接了不少國外訂單,2012年上半年出口業績更甚於2011年,今年上半年出口業績更甚於2012年,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澤庇護賜予,讓她在無業績壓力之虞,能依止上師學佛而無有罣礙。

她懺悔往昔貪圖口腹之慾,傷害過無數眾生,舉凡天上飛的,地上走的、爬的,水裡游的,雞、鴨、鵝、魚、牛、豬、羊、田雞、蝦、蟹、龍蝦、各種貝類,包括喝過蛇湯;因為愛食肉類,所以約在27歲時,臉上長滿了如珍珠般大小的青春痘,它不是一般的青春痘,是近乎爛痘、帶有膿包,臉無完膚,自己看了都很難過,因為愛美,花了很多很多冤枉錢,仍治不好它,她當時尚未學佛,不知皮膚病也是殺業來的,殊不知有多少龍眷屬進住體內呢?兒時貪玩嬉戲,常活捉金龜子、螢火蟲、蜻蜓、知了、螞蟻、蚊子、小瓢蟲,拿在手上把玩著,或拿圖釘釘住翅膀不讓牠們飛行,或拔去觸角讓牠們不得而行,她深深懺悔自己的惡行,造成眾生的苦難,並矢誓永不再犯,她在此要向所有傷害過的眾生懺悔。

2011年6月,她第一次到寶吉祥佛法中心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在樓下等待時,看見場外義工師兄身著紅色背心,很認真、謹慎在執行的態度,她竟起了不屑、我慢的心,心想:有必要這麼戰戰兢兢嗎?在這麼單純美好的當下,她的身口意卻如此地不清靜,她深覺自己真是糟透了,此刻她的心中感到無比的羞愧。依止上師學佛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謹的身教、言教,睿智無比的大能力、大慈大悲、大威德力、大加持力、大攝受力,再再讓她臣服並讚歎不已。她在此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向諸佛菩薩懺悔,向虛空法界一切眾生懺悔,向六道苦難眾生懺悔,向寶吉祥佛法中心眾師兄們懺悔,永不再犯。

她並懺悔年輕時,貪圖錢財,曾將廉價的珠寶以高價售予朋友,她為自己的貪圖享受、貪念,在此向朋友懺悔;進入社會工作至今,一直習慣將公司的文具公物公器私用,佔為己有,這也是竊人財物的行為,她在此向任職過的公司老闆懺悔;未婚時,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與有婦之夫交往,她為年少輕狂的無知而懺悔。

她無比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憐憫,讓她今生有此因緣成為門下皈依弟子,她誓願依止上師好好學佛、依教奉行,不要辜負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苦心教導。最後,她祈願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任運住百劫,直貢噶舉佛法事業興盛、利益虛空一切有情眾生,祈願一切眾生學佛皆無障礙。

接著,由第二位弟子分享追隨上師修習佛法的心路歷程。

這位弟子在民國98年(西元2009年)7月5日皈依,她在此先懺悔皈依後對自己有太多保護、自以為是、未及時對上師升起大恭敬心。她與潘師兄在二十幾年前一同跟隨一位來自尼泊爾的仁波切學習佛法。促成她學佛的原因是,短短幾年內周遭不斷有親朋好友離世,除了心痛更覺得人生無常,希望有機會求得解脫輪迴的法門。

當年追隨的這位仁波切,大部分時間不在台灣。因為有些問題發生,於是大約十幾年後他們先後離開了這位仁波切。接著她追隨的第二位上師是西藏籍仁波切,這位仁波切雖長駐臺灣,但她覺得道場是非不斷,有些弟子爭寵、互相猜忌、說話不知輕重,加上她對這位仁波切缺乏信心,所以幾年後還是離開了。她和師兄弟間總會聊到,長駐臺灣的仁波切少之又少,大部分是蜻蜓點水為信眾作完結緣灌頂就離開臺灣,雖然曾經參加很多殊勝的灌頂,但是到底意義為何卻很迷惑。所以她常常覺得很失落,並在蓮師以及釋迦牟尼佛像前痛哭,為何具德上師難尋?

98年(西元2009年)6月初的一天,潘師兄突然打電話給她,事實上他們平日並不常聯絡,潘師兄問她近日在做什麼?她答:下星期將去中部一個道教總壇會主(會主有點像佛教的皈依)。潘師兄訝異問:為何學佛這麼久卻走進道教?她回答:對學習佛法失去信心,感嘆沒有一位具德的上師可依止。

潘師兄強力要求她去道教總壇前的星期六,一定要跟她(潘師兄)先去求見一位非常具德的大修行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她心中雖懷疑,但見潘師兄如此熱心不忍拒絕。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為何求見,她不由自主地哭著回答:學佛路一直不順遂。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知不知道我很嚴格,你不怕嗎?她回答:雖已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格,但並不害怕。隨即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予她參加法會的機會,當時不知好歹的她有些猶豫,因為剛好與參加童軍團的時間撞期,所以回答:可以先參加施身法會嗎?仁欽多吉仁波切馬上開示:回去好好想清楚再說。

回家思索幾天後,她心想先答應每週日參加法會試試看。98年(西元2009年)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珠寶店接見信眾,欲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者必須在星期六當天現場登記,當天下午約下午4、5點便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會接見信眾。奇妙的是,好幾次她到現場登記求見時,都遇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接見信眾。她暗自驚訝並開始反省,是不是因為自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所以求見不到?因此她下定決心,要參加法會好好學佛。就在她改變心態後,便順利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且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答應她參加每週法會。

第三次參加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說下星期要辦皈依,欲皈依者可以先登記。回家後她開始了天人交戰,一個聲音告訴她,不要這麼快皈依,萬一這位上師並非你要長期跟隨的,又何必自尋煩惱?但另一個聲音又告訴她,潘師兄及范師兄不約而同勸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久久才辦一次皈依,也並非人人皆可皈依,加上人生無常,不要隨便放棄成為具德上師弟子的機會。於是她決定再試一次,所以登記皈依。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開示的所有皈依佛法細節,她聽了好詫異,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述得比以前任何一位尼泊爾籍或藏籍仁波切都還要鉅細靡遺,她非常的歡喜讚歎!

皈依後的半年期間,每次法會時,因弟子們不斷犯錯,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疾聲呵責。她當時惡念生起,心中不禁疑惑:上師責罵弟子有需要這麼厲害嗎?所以她參加法會如坐針氈,但幸好又升起正念,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弟子們一個星期有六天在外,身語意易受五毒薰染,只要弟子們願意每星期日來參加法會一次,就會得到一次加持,讓弟子們在無形中有所改變。於是她心想,好吧!一定要忍耐。感恩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半年過後,她竟然愈來愈能體會出,上師每一次大聲呵責弟子背後蘊含的智慧及慈悲,從而心裡愈來愈踏實,無形中增加許多信心。

雖說如此,但鑑於以往,她仍無法對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起全然的信心,心裡還是常會有一些負面想法。但是,她在不斷聆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承事三恩根本上師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大恭敬心、殷切細膩開示殊勝珍貴佛法的真諦及其修習佛法的堅強道心與歷程、對佛法與道場的恭敬及維護、對往生者的頗瓦法加持、對往生者及無形眾生的超度、接見信眾幫助信眾的慈悲、嚴格糾正犯錯的弟子們、對出家弟子們的照顧、像7-11一樣對弟子們的照顧、對弟子家屬及對生病者無微的關愛照護、每年超度大法會後將信眾的供養金捐給社會司當社會救助金,以及師兄們分享幫助的親身體驗及對上師源源不斷的讚歎之後,最令她懾服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藉由發露懺悔讓每個人真實反省面對自己的問題,讓她真正體會到上師的辛苦、大悲心及大威德力,進而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與日俱增。

100年12月30日,有4天日本法會團,當時她非常想參加。但是那段時間,她先生剛好必須到國外出差。先生表示,小孩必須有大人照顧。她拜託先生請姊姊幫忙,但是姊姊不願意,當時她好難過。就在先生講完約半小時後,組長師兄打電話來通知:仁欽多吉仁波切說此團若不成行,以後不會有法會了。她急忙轉告先生,他說這麼嚴重啊!那他再試試拜託姊姊。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因為這樣她得以第一次參加殊勝的日本法會團,她感恩上師奇妙地解決她的困擾!

出國前,她聽到組長師兄不斷地鼓勵未參加過出國朝聖團者一定要想辦法參加,因為會有不同的感受及收穫。沒想到出國後在遊覽車上,師兄們輪流分享得到上師幫助的經過,她心裡想:我那麼不恭敬上師,千萬不要輪到我分享才好。在聽過十幾位師兄分享,尤其是一位臺南師兄恭敬分享眼睛被醫師判定會失明無救後,決定自殺。但因為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至今眼睛無礙,仍能與師兄們一起出國及參加法會。她聽了感到好慚愧!輪到她分享時,分享沒多久,她為自己對上師的許多不恭敬想法,感到極度羞愧,因而眼淚潰堤,久久無法停住。

奇妙的是,回國後不久,她的心裡著著實實升起了對上師的恭敬心。每日心情寧靜愉悅,也歡歡喜喜的供養了一筆對別人來說是小錢、對她來說是大錢的供養。這筆供養金是在星期六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結束後,交由出家眾師兄轉呈。就在供養完幾個月後,先生得到一筆意外的收入,而這是他辛苦工作多年來所夢寐以求的。以前先生對生活不斷起怨懟的心,現在他心裡踏實許多,她心裡明白是因為供養上師反而讓他們得到更多。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其他藏傳佛教道場,頂多100人上下。因為她以前跑過很多道場,所以她知道這是真的,甚至有的道場只有十幾個人。所以她第一次到寶吉祥佛法中心,看到有800位弟子時,非常驚訝與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人生無常,亡者中又以年輕者比年長者多,這從她周遭親朋好友間也得到印證。年輕的好同事們有的被吊車砸死、有的溺死;帥氣年輕的好鄰居們有的因車禍死、肝病死、心疾死。所以她時時告誡自己要相信上師所警惕的無常觀。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比她過去在其他道場所聽到的更淋漓透澈。以前她遇到多位仁波切非漢人,雖很努力表達,有的透過翻譯傳達,卻還是無法詮釋到位。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自身實證實修的經驗及佛法,以精確的中文教導給予每位弟子,彌足珍貴。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功德海眷顧者每一位弟子,這也是她在其他道場沒有見過的。主要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分別心,不管有錢沒錢,真誠恭敬就能獲得加持及照顧。即使自以為是、惡劣如她這般的弟子,只要真誠懺悔都能深切感受到。在追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她盡可能地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誨落實生活中後,身心皆安頓。一旦有垃圾思維出現,就趕快轉念,並時時修正自己,因此長久以來存在著對生命無常的不安感也消失了。她深深地感受到,從 仁欽多吉仁波切領受到的一切教導比以往所依止的更紮實,她今生如何能報得了上師恩啊!她只能努力修習佛法及盡一己之力歡喜供養上師。

她以前在其他的道場時,是非多,學佛困擾也多,難以專心學佛;但是在寶吉祥,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大家戒律嚴謹,金剛師兄弟間多是和睦相處,不過問是非,所以在此修習佛法,身心寧靜,常心生歡喜。自從依止尊貴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弟子不能以世俗眼光看待上師。所以她反省以前不是所遇非人這個問題,而是自身自以為是的觀念蒙蔽了學佛的真心,所以也非常懺悔。

最後,她再次深深懺悔之前對上師的不恭敬。在感受到上師無時無刻對佛菩薩及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大恭敬後,她期許自己能從中領略一二,並努力學習去除惡習,好好修習佛法及承事上師、愈來愈精進及聽話,以不負上師大恩德,並且緊緊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習解脫輪迴之佛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法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並於修法前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天修的是施身法,有很多人是第一次參加,所以跟大家稍微解釋一下。施身法是藏傳佛教密法的八大成就法之一,成就法指的是若行者此生,甚至生生世世專修此法門,便能解脫生死得證佛果,並且能夠利益一切六道有情眾生離開輪迴苦海。施身法在藏文稱為「斷」,就是要斷煩惱的根,也就是修這個法能夠幫助眾生斷一切讓你們輪迴的煩惱。眾生都有很多煩惱,煩惱從哪裡來呢?這是因為眾生有執著,進而起貪瞋痴,產生了種種煩惱和欲望,所以墮入輪迴的苦海之中。不管你們是執著於家庭、感情或事業也好,佛法講無常,世間上沒有事情是永恆不變的,但是你們卻執著,希望不好的事情都要變好,好的事情都不要變。我們本性是清淨的,但是如果對世間的事情執著,就是在意識的層次用自己的想法,接著起貪、瞋、痴、慢、疑,種種的煩惱和欲望便影響到心,煩惱延續下去後就會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而做出很多傷害別人、也傷害自己的思想、言語與動作。

通常大家最執著的是甚麼?錢財還好,反正是身外之物,其實大家最愛的是自己這個身體。想想看你們每天從早上睜開眼睛起床後就開始忙,到底在忙什麼?想什麼?你們所忙的、所想的無非是為了讓自己這個身體好過一點、舒服一點,過的生活和動物有什麼不同?其實我們的身體是所謂的業報身,也就是過去世的善業與惡業所累積的結果,都是自己做出來的。如果是善業比惡業多的人,身體就會比較健康、讀書讀得比較好、工作也比較能賺到錢;惡業比善業多的人,就過得比較不如意。然而,大家不去思維所發生的事是自己善業與惡業的果報,而是執著自己的身體,又再做許多惡業。

想想看你們每天的生活,除了為自己而忙之外,為別人做了多少事?幾乎沒有。你們所做的、所想的都是為了自己,都是自私自利,這樣是與佛法無關的。女人都想著要嫁給好男人,男人想娶漂亮一點的女人,當官的都在想升官,作生意的都想發財等等,你們所想的都是這些事情。你們如果希望學佛之後,就能改變你們現在的事,那就違背因果了!其實,你們現在一切所得,都是過去所做的果報,而未來會發生的事,是現在所做的因。所以,要知道未來如何,看自己現在做什麼事就知道了!你們希望現在的事情改變是不可能的,學佛是讓你們從現在開始斷惡行善,以後自然會轉好。如果你們希望學佛後能改變現狀,那麼學佛的善果也不會出現。如果你們每天都只管自己的事,不肯為別人想,將來如果有狀況也不會有人來幫你的,這就是因果。學佛不是只為了讓這一世的事情能順利,是為了這一世結束後能轉好,甚至是未來的生生世世。以佛法的觀念,現在和未來是生生世世一直延續下去的,但是,大家都不去想未來世,只看現在世,好一點的還會想到自己的老年,但是很多人連自己老了的時候都不去想,只想著現在眼前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初罹患癌症為什麼能自然痊癒?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學佛以來,就是完全對上師投降,努力修改自己,完全不考慮自身立場地一直不斷利益別人。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在意自己得了癌症,知道是自己的惡業,也完全接受地帶著癌症一起修行,某一天才突然發現自己的癌症痊癒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幫助眾生,眾生自然不會阻礙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行。你們生了病,就希望佛菩薩讓你們不要生病,卻不接受是自己所做的惡業;你們過去如果沒有傷害眾生,這一世是不會生病的;你們求自己的病好,卻沒有想過被你們傷害的眾生。吃素是讓你們能夠停止殺生、作惡,培養你們慈悲的種子,慈悲是一切佛法的基礎,連吃素都做不到,怎麼可能學習、接受佛法呢?佛菩薩是慈悲的,如果你們是為了被傷害的眾生而祈求,佛菩薩才會幫你們讓病苦暫停,多給你們一點時間,讓你們有機會聽聞、接受佛法,進而修行幫助眾生得度。

施身法是西藏的一位女瑜珈士—瑪吉拉尊尊者所創,尊者的生平今天不多作細部的介紹。瑪吉拉尊尊者是一位在家行者,有結婚、生小孩;尊者根據顯教的理論加上密法而創施身法。其中顯教的理論,主要是根據《大般若經》中的精神。《大般若經》是釋迦牟尼佛講法49年中開示最久的一部經;「般若」有很多含意,其中最主要的解釋就是智慧。佛法所說的智慧不是指你很聰明、很會賺錢,智慧指的是能夠利益廣大一切有情眾生的方法,必須要透過戒、定、慧的次第修行,修六波羅蜜,不斷累積福報,才能夠開啟智慧。施身法是非常殊勝的法門,能夠幫助很多眾生,而且曾經由西藏傳回印度,在當時有印度的行者到西藏來求施身法。

今天所修的法以漢文翻譯是施身法,施身就是行者在修法中透過觀想將自己的身體布施給眾生。所以,修施身法的行者一定要修到慈悲心。慈悲就是可以自己什麼都不要、將自己的一切最好的給眾生,交換眾生的痛苦。就像修施身法的行者布施給眾生,連自己的身體,包括肉、骨頭和血,為了利益眾生都能捨,如此才能感動到眾生,這是慈悲的極致,也就是菩提心。所以,傳施身法的人一定要修到慈悲,接法的人也一定要有慈悲才接得到法,如此法才能傳下去,否則傳了也修不出來。

行者在修法時所使用的腿骨法器,會把鬼道眾生感召過來。再透過觀想將自身變為他們想吃的東西,如果是愛吃肉的眾生,就會看到是肉;愛吃魚的,看到的就是魚,但是吃下去後都會變成甘露,使鬼道眾生得清淨後而能接受佛法。至於要怎麼修、怎麼觀想,這是屬於密法的部分,不能公開講。但是有些來參加法會的小孩子會看得到,因為小孩子比較清淨,所以他們看得到。

法本上有寫,修施身法的行者,身上所有保護的護輪、佛像等都要取下,否則鬼道眾生不敢接近。另外還有吃肉的人,也沒辦法幫助鬼道眾生,他們聞到你身上的肉味就不想靠近。所以你們誰還在吃肉的,就表示還想作惡。來寶吉祥佛法中心的法會一定要吃素,每次法會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苦口婆心的勸你們要茹素。你們都很怕死,但是又不聽話,很多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都會說自己已經很少吃了,只吃一點點。只要有吃,就還是沒有斷惡,還是不斷累積惡。這種說法就好比一個小偷告訴法官:我已經偷很少了,只偷一包。這樣就可以不判罪嗎?佛法教我們要斷惡行善,一切小惡都要斷,不要以為行一點小惡沒關係,小惡日積月累就會變成大惡,等到果報現前時就毫無辦法了!沒有人是一開始就想做壞事、隨便殺人,新聞上看到有子女殺父母,或父母殺子女的,都跟他們家族從事過殺業有關,像是養雞養鴨或餐飲業。大家如果仔細去留意,就會發現有這些殺害案件的家族都曾經從事過殺業。

所以,就算你現在不敢殺人,但是如果你傷害眾生的念頭不斷,殺生的習性累世下來,每一世都累積殺生的因,不知道累積到哪一世,就有可能會犯下殺人的惡業,殺人的罪業是很重的!經典中有說愛吃眾生的肉會墮入地獄。不要以為自己沒有親手殺就沒事,吃眾生的肉就種下殺生的因。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你們一樣是在家的,也有經營生意,從來都不會覺得吃素不方便;不要再找藉口說吃素不方便,其實是你的心不方便,是你自己還沒有下決心斷惡,如果下決心斷惡的人,怎麼可能還吃得下去眾生的肉呢?

如果皈依後仍然吃葷的,再怎麼修也是沒有用的。參加法會還繼續行惡,罪加一等。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提到她的母親臨終前吐血,她的母親參加法會一年多,照理來說是不可能會有這種情形,應該能夠累積一些福報;但是,她以為參加法會就有保佑,繼續殺生吃肉。往生前吐血代表什麼?就是下地獄的相,而會吐血就是因為殺業重。不是詛咒大家,而是佛經確實是這樣開示的。你們不要誤會是佛菩薩要罰你們,佛菩薩絕對不會罰你們,上師也絕對不會罰你們,但是如果你不依教奉行、改自己的話,那就沒辦法轉自己的業了。

修施身法的行者,必須具備幾個條件:首先,行者至少要證到直貢噶舉修禪定的法門—大手印的第二個階段,也就是離戲瑜珈的境界。所謂離戲,不是離開世間,而是對證到離戲瑜伽的行者來說,世間所發生的一切不過是一場遊戲,不會執著任何事情,因為知道世間如戲,都是無常的、變動的,不需要緊抓著不放。再者,要修習施身法的行者,必須要證到慈悲,有能力救拔眾生離開輪迴苦海,所以也要修頗瓦法得成就,因為頗瓦法成就一定能夠幫助眾生往生淨土。

頗瓦法是阿彌陀佛親傳給蓮師,然後蓮師再傳出來的法。你們所聽到的佛法,絕大部分都是釋迦牟尼佛傳出來的。釋迦牟尼佛在後期介紹阿彌陀佛出來,因為末法時代的眾生需要淨土法門,而頗瓦法是阿彌陀佛親自傳出來的法,因此加持力特別殊勝。法本有說,修頗瓦法的大成就者,不需要在亡者身邊,就能修法成功超度亡者。根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幾年度眾的經驗與紀錄,你們非常清楚,即使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人在2、3千公里的國外,一樣能幫亡者修頗瓦法,讓亡者往生淨土,大體也顯現如法本所說的種種殊勝的修法圓滿瑞相。如果行者沒有修到離戲瑜伽的階段,沒有成就頗瓦法,修施身法最多只能幫助與會者累積一點點的福報,沒辦法幫助眾生得度。

在藏傳佛教中有教派是不修這個法的,一則可能是古代證到離戲瑜伽的行者比較不修邊幅,身上穿得比較破爛,手持著腿骨法器隨緣去幫人修法。證到離戲瑜伽境界的行者和你們過的生活真的不一樣,你們的生活是一定要上班、唸書等等,這是沒辦法的事,因為生在現代社會,若是特異獨行可能會被認為是怪胎。二則可能是因為行者會在修施身法的過程中使用腿骨法器,一開始吹奏,鬼道眾生就來了。如果修法者沒有能力超度他們,這些鬼就會留下來。為什麼有的道場裡面的人會有吵架?就是因為舉辦超度時,鬼道眾生都來了,結果行者沒有辦法超度他們,他們又看到道場內有供香、供花果等種種布施,所以就乾脆留下來,最後也讓道場裡的人不得安寧。剛才分享的弟子也說,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裡沒有聽過有師兄弟吵架的。道場內會有弟子吵架,就可能是因為有鬼眾留下,有些人的家裡面會吵架,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個因素。家裡如果吃肉的,就會常常爭執不休,因為有殺生、傷害眾生,被你們傷害的眾生怎麼會讓你們過好日子呢?

施身法難學、難修,你們不要以為只是搖鈴轉鼓,修法者須具備修習的條件,而且在修法過程中有很多密法的觀想內容,是需要耗費修法者很多福報與功德,將自己的一切供養諸佛菩薩、布施給眾生,才能讓眾生得到幫助。施身法是很殊勝的法門,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告訴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直貢噶舉佛寺的出家人,每天都一定要修一座施身法。但是,現在因為種種因緣與歷史的背景因素,已經無法延續這樣的傳統了。修習施身法必須要有清淨的傳承,才能得到歷代上師的加持,讓廣大眾生得到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施身法,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一對一親自口傳、灌頂的,所用的腿骨法器也是 直貢澈贊法王之前在直貢梯寺時修施身法使用過的法器。

你們今天來參加施身法法會,不要再對施身法有懷疑心,或是抱著好奇心,想看看此法是否有用,這種心態都不恭敬。舉例來說,寶吉祥佛法中心從1997年至今,參加施身法法會的人越來越多,如果修法不起作用,是不可能越來越興旺的。今天現場有將近1500人,如果修法沒有成就,不能幫助眾生得度,後果也會很嚴重,修法者怎能扛得起1500個人累世的冤親債主?不要以為來參加法會一次就可以解決你所有的問題。或許你們會說,大部分來的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沒錯,但是,即使是弟子,也是有許多世的祖先和冤親債主。或許你們可能只記得起一些你們的祖先,還是有很多想不起來的。你們都知道寶吉祥佛法中心從來不做宣傳,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從來不打廣告、不接受採訪。你們雖說是透過弟子介紹而來,但是其實都是過去世的因緣,今天才能參加到這樣的法會;你們也清楚自己平常不是好唬弄或好說話的人,能夠聽到別人說一句話就來參加法會,絕對都是有因緣的,大家要好好珍惜這個緣,真的不要再殺生吃肉了。

你們不要以為只要自己在家唸、看電視的佛法節目,就可以修出來,學佛一定要好好跟隨一位具德的上師學習,不肯接受上師的管教是學不到、也修不出來的。上師不是要管你,戒律也不是要管你,而是讓你們知道有些事不應該做,避免你們傷害眾生、傷害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要嚴格教導你們,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身就是這樣修出來的,看到你們再這樣下去,不講實在不行。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根據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與諸佛菩薩的教導來弘揚佛法,如果不嚴格地教導你們、勸阻你們行惡,就對不起佛菩薩、對不起上師。

你們如果還不聽話、不肯改,可以去其他地方,現在很多地方缺信眾,你們去參加法會,他們可能不會要求你們修改行為,只要你們肯去就好,也不必吃素。如果你們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於嚴格,就去其他地方;《寶積經》中有提到,末法時代有弘法人會阿諛奉承信眾、扭曲佛法。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交代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弘揚正法的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要依照佛所講的來教,因為修行人不能為了名聞利養而扭曲佛法。否則,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口才與相貌、會打比喻、又有很多例子讓大家看,假如不這麼嚴格的話,來參加法會的信眾早就不只幾十萬人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弘法這麼嚴格,斷了自己很多路;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你們免費來參加法會,不像有些地方將佛法標價碼,還提供很舒適的座椅,安排大功德主坐前面,法會結束後還提供餐食。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裡是沒有功德主的,不管你的身分、地位、財富,在佛法之前都是平等的。

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管得嚴,你們來寶吉祥佛法中心參加法會,都要先請示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名、排隊等等程序,然後1500人擠在道場裡參加法會。就是因為參加法會是如此的不容易,你們才懂得珍惜,才會在意這個法會;與你們有關的眾生因此會被你們的誠意感動,跟著你一起來法會,你們參加法會才能對他們有幫助。你們都帶著自己背後累世的冤親債主前來,他們都希望跟著你一起得到佛法幫助。所以,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行的法會,一定要本人親自前來參加。因為法會的緣起在於你們,你們來參加才會舉行法會。既然緣起在於你們,不要以為打個電話說要幫某個亡者超度,以為只要登記名字、匯款繳費,就可以幫亡者超度,這是絕對沒有用的,因為佛經上沒有講過這種方式!

坊間的作法是將亡者的姓名寫下來後全部貼在牆上,但是在寶吉祥佛法中心不是這麼做,而是要你們自己喊出來,為什麼要你們自己喊出來?因為當你們在喊的時候心是懇切的,與你有緣的眾生就會感應到而進來接受佛法的幫助,眾生看不到貼在牆上的名單,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大家其中的秘密,你們才知道為什麼讓你們講出想幫助的眾生名字。在坊間收費做超度的地方,你們有沒有問過他們,能不能告訴你亡者被超度到哪一道?即使是到淨土,也有不同的果位。他們既然要收費,就應該要明確地說出亡者被超度到什麼地方。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幫助亡者超度,沒有收取你們任何費用,你們就不要再懷疑了。

傳統上,在西藏修施身法,來參加法會的人要平躺,以自己的身體做供養布施,在其他地方修法時可能是要大家躺著,但是在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辦施身法法會時,不會要你們躺著,而是由修法者以自身代表你們觀想及供養。也許有人會問:觀想將身體布施出去,身體會不會變差?是不是自己就什麼都沒有了?其實不然,越是布施,反而擁有越多,因為你肯為眾生捨,眾生也會起感恩的心,很多事情就如你們所說的更順了。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多年,身體健康越來越好,就是同樣的道理。為什麼在寶吉祥佛法中心修施身法時不讓你們躺著呢?一來是因為人數太多、場地不夠,1500個人都要平躺,空間不夠大;二是怕你們躺著時容易睡著,因為太舒服了;三是怕你們起幻覺,因為一般人都認為密法帶著神祕色彩,以為修密法會有一些特殊感應,反而產生幻覺。其實密法並不是神祕,不是神祕的經驗,也不是什麼祕密,更不是如有些人說修密法會讓人產生特殊的感覺。

密法是能用佛法幫助別人的方法,「密」是牢密的意思,指的是上師利益有情眾生的心很牢密,堅定不變,沒有一絲一毫是為了自利。此外,密法對凡夫而言是難以想像的,若以世間法來解釋,就像是一個小學生也無法了解博士所講的內容,所以佛菩薩的境界對凡夫來講也是祕密。

剛才提到,修施身法的行者必須具備空性的慈悲和智慧。要修慈悲首先要能捨,要有捨的心,所以供養布施是十分重要的,一定要持續去做。行善、供養也是需要福報才做得到,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如果沒有足夠的福報,就算想做善事也做不到。現在很多人都懶得自己去做,都等著人家來收錢捐給所謂的基金會,還說這個月收入多一點,所以多捐一些,捐1000元好了。以你們現在來說,捐1000元根本算不上是布施供養。布施供養不是要你們拿錢捐給基金會,基金會裡面有很多人,他們都需要領薪水,你們捐給基金會的錢,只有很小的部分真正拿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將每一年大法會的供養金捐給內政部社會司?就是因為公務人員原本就有領國家發的薪水,所以你捐多少,他們會全數用來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剛才已經開示過施身法法會的難得,當今世上能夠具備修施身法資格的行者非常罕見,今天你們有機會來參加施身法法會,是否能得到幫助,就要看你們參加法會的心態。因為這一場法會的緣起在於你們,你們的心念決定能不能跟法相應,因為佛法是依眾生的緣。若你們來參加法會的心態,是為自己或家人能得到一點點好處,那你們得到的就只是一些福報,給你下一世或是下下世有機會能夠再接觸佛法;若你的心態是好奇、試試看的,那你得到的就只是好奇、試試看的結果。然而,如果你們今天參加法會時的心態,是為了廣大一切受苦眾生能夠接受佛法的幫助,因為你們想幫助的對象也是眾生之一,那你們今天參加法會所得的功德就很廣大,也能讓更多眾生有機會得到利益。

或許你們會說自己怎麼可能那麼偉大,能一切都為眾生?其實試想,只要宇宙、世界、國家、社會都好,包括你的鄰居也過得好,你們會有事嗎?只要眾生好,我們也會跟著好。上師和佛菩薩的心是慈悲的,都希望眾生能夠離開輪迴苦海,如果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希望一切眾生能離苦而以恭敬心、懺悔心、慈悲心來參加今天的法會,今天有1500個人來參加,每個人心念一致地為眾生祈求,那麼力量就會很大,能夠幫助很多受苦的眾生。如果你們的心跟佛菩薩與上師的願力一致,那就在佛菩薩與上師廣大的功德大海中,今天你們參加法會所得的功德,也會讓你生生世世都用不完。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都是真實語,在法座上所講的話都是要負責任的,佛法不會害你們,你們也不需要懷疑。

不要以為只要持咒、念經、拜懺、參加法會就是學佛,就可以修得出來。真正學佛是要完全聽從佛菩薩與上師的教導,依教奉行,修改一切會讓自己輪迴的行為。如果你們還不吃素、不好好改自己的話,就請你們不要再來,其他地方都缺信眾,寶吉祥佛法中心的與會者已經多到坐不下了。如果你們不是真心想學佛修行解脫輪迴生死,來的人這麼多,鄰居遲早會有意見。然而,如果大家來這裡是真的發心學佛的話,鄰居也能感受的到,自然不會來阻礙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你們一樣,以前也是信眾,唯一不同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廣東國語、你們講本省國語。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你們一樣有工作、有家庭,但和你們最大的不同就是決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佛法可以真正幫助眾生離開輪迴苦海,所以開始學佛之後,就非常努力修行。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在母親胎裡就不吃牛肉,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是修符祿派的,生前修得很好,從小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隨著父親學道教。在學佛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懂很多道教的方式,有些人會說可以透過法術讓事情改變,例如收驚,拿符回家貼等等,但是這些方式都會有後遺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先父往生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發現就算先父在生前修道教修得再好,也是沒有辦法究竟,無法解決自己的生死大事。於是,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決心要找到真正能幫助自己究竟以及幫助眾生解脫的方法。直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後,才知道佛法是真正能幫助自己和廣大一切有情眾生解脫輪迴的方法,所以就不再猶豫,全心全力投入。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做得到的,你們也一定做得到,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你們都是一樣的,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高座上開示。為什麼要坐在高座上?法本上有講到傳法上師要坐於高座,其中是有很多原因的,至於是什麼原因,今天就暫時不說明。

學佛人不要怕吃虧,臺灣不知怎麼回事,很多人都很愛計較,連買杯飲料少了一點都可以上新聞在批評在罵,其實別人不是故意少給,一定是不小心的。連飲料少了一點都要罵,這就是斤斤計較。你們執著自己的事情,不希望有改變,整天跟別人計較,就是不肯吃虧;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不曉得已經吃了多少虧了!因為肯吃虧,所以後面就越來越好。其實只要是福報夠的人,不用爭,東西自然會到他手上,就算他的東西掉了也不會被人拿走,這個部分以後有時間再跟大家說明。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你們並無不同,也曾經身為信眾,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決心,完全依照上師與佛菩薩的教導去做,所以才修到今日一點成就,而能夠確定自己的未來一定是好的。

為什麼今天舉辦施身法法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週日不在,但是有許多亡者急著需要幫助,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趕在今日舉辦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重視亡者的,因為亡者真的很苦。你們就算認為自己現在有什麼苦,你們的苦和亡者相比真的是微不足道,在全宇宙來說真的不算什麼。你們應該要感恩政府的德政,今天5月1日有放假,才讓你們能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大家都是很有福報的,還有上師為你們舉辦法會,也替你們著想有沒有放假。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是不分假日或非假日,只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一聲交代下來,馬上就直接飛去印度。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直貢澈贊法王不退休,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只好不退休,繼續拚著這條老命跟大家耗下去。

本來不應該說,但還是提一下,《寶積經》中有開示,不要批評執政者。你們不要認為自己現在過的日子苦,放眼世界,臺灣真的已經算是很幸運的了;不要跟著起鬨去罵政府,沒辦法做好就是做不好,這都是我們的共業。不要以為自己沒選就不關你們的事,今天會有什麼樣的統治者,都是我們自己做出來的。能不能遇到好的執政者,都是跟我們自己的因緣福報有關,福報好自然會生在有好的執政者的時代。既然大家都生活在這片土地,不要只有批評,要試著幫助他。所謂幫助,不是指投票給誰,投票是個人意願,而是要從自己做起,至少不要跟著起鬨去批評執政者不好。

如果今天換你執政,你有能力做那麼多事嗎?你可能當個一天就覺得頭昏而不知所措。最起碼,執政者沒有貪污,這就已經很好了。那些上電視批評政府的名嘴是有領通告費的,所以他們當然要講,如此才能增加收視率,你們又沒有錢領,為什麼要如此費神費力跟著一起罵?一直批評,只會造成不好的結果,因為如果所有人都說不好,慢慢地就真的會變不好。原本沒有那麼糟的,或是原本是一個好的地方,但是如果大家一直批評,一直想著它不好,自然而然就被唱衰了。所以,請大家不要再唱衰自己的國家。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與會大眾參加法會時觀想的方式。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叮嚀大家,等一下在修法過程中,如果察覺自己起妄念,要控制自己的念頭,及時拉回來,以恭敬的心、懺悔的心與慈悲的心為一切眾生來參加法會。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持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讓與會大眾於修法過程中說出自己的名字與想幫助的生者名字,以及大家想幫助求施身法超度的亡者名字。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地耗費自身功德與福報親自修持施身法,在修法過程中,從道場中的閉路電視螢光幕中可以清楚看到,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數次發出修法的特殊聲音時,尊身背後都會瞬間迸發出與佛菩薩背光相同的迴圈狀光芒,殊勝的瑞相極為不可思議。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與會大眾念誦六字大明咒許久。在持咒的過程中,與會者皆能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持咒聲中一波接著一波的慈悲力量。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起立恭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齊聲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日為大家不辭辛勞賜予殊勝開示與修法,利益無數眾生。施身法法會前一晚與法會當天,天候陰霾,不斷刮著冷風,並夾雜著綿綿細雨。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殊勝的施身法時,道場外風雨交加,與會大眾即使坐在室內,也能感受到室外風雨強勁,建築物明顯搖晃。法會圓滿後,當與會大眾步出寶吉祥佛法中心,竟是風平雨靜,顯露出遼闊的藍天,陽光灑落在萬物之上,好似一層金粉,氣象萬千。天候轉變之大,令與會大眾至為撼動與歡喜。此一殊勝的瑞相,代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圓滿,大慈大悲救度無數有情眾生,令輪迴痛苦眾生得以清淨,接受佛法而離苦,諸天菩薩皆來讚歎!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5 月 0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