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4月7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向與會大眾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教導和廣大的利益,以及懺悔他所犯的種種過失與罪業。

他在2004年8月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005年首次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青海省玉樹州參加百年難得的「八大黑汝嘎灌頂法會」。從青海省會西寧到玉樹有900多公里,沿途都在海拔3000到5000公尺之間。他還記得那時司機先生說,他們曾經接待過數十人的外國探險隊,當時有好幾個是抬著下來的。而那次隨行的80位弟子們有機緣進入聖地,不管男女老少,都能夠在四、五千公尺的高原上毫髮無損地平安往返,這就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護。

那次回程的時候,就在剛離開山區,進入筆直的道路時,他們發現所乘坐的吉普車的右前輪軸裂開,再過幾分鐘肯定就會斷掉,以當時的速度和路況一定會翻車,後果可想而知,幸好及時發現,讓他們都平安地返回。這完全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報保護著弟子們,是上師的恩澤,讓他還能留著這條命,還有機會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在前往玉樹州的路上,他們那台吉普車曾經在4千多公尺的高原上拋錨熄火,同車有2位女眾師兄,隨即下車在冰天雪地做大禮拜祈求上師加持,他表面上看起來像是個客氣的好人,心裡頭卻對這兩位金剛師兄沒有絲毫感恩,他做得不是個男人,對不起金剛上師的教導,對不起金剛師兄的扶持。他也沒有誠心感謝司機先生為他賣命,給人家服務費也沒有半點感恩心,他懺悔自己沒有把人家的性命放在心裡,懺悔自己不知恩、不謝恩、不報恩的種種過失。

這是他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第1次隨上師出國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利益,並沒有因為是新皈依還是老皈依而有所不同,也沒有說在臺灣或在青海有何不同。但是讓弟子們實實在在地親身體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報與威德力,能排除弟子們的千難萬難,能成就利益有情的種種善緣,真的非常非常了不起。

他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近9年,仰賴上師的大福報,他才有機緣參加種種非常殊勝的法會。自從2004年他皈依上師以後,除了每週參加共修法會,以及在臺灣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或舉行的種種大法會;海外的部分,參加京都道場開光法會、以及歷年在京都道場舉行的種種殊勝法會;前往印度參加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六十大壽的祝壽法會、喜金剛灌頂法會、恆河大手印法會、直貢噶舉豬年大法會、西藏朝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直貢噶舉大成就者 永噶仁波切,參拜直貢噶舉直貢梯寺,青海朝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到大修行者120歲老阿尼,尼泊爾朝聖參拜聖地,參拜倫比尼釋迦牟尼佛誕生地,直貢噶舉蓮花舍利塔,仁欽林寺法會,參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印度錫克教區主法的施身法會、觀音法會、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等等;參加京都小火車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超度法會,為日本東北地震在石卷市所舉行之超度法會等等。

他是一個朝九晚五的上班族,這幾年來假如不是因為上師的大福報庇護,他哪有資格、哪有福德、哪有資糧能夠受到如此巨大的利益呢?這一切完全是因為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才能沾到一點點邊。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不可少福德因緣的法門,而且上師親自做到,例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親自帶領弟子們參加殊勝法會就是很明顯的例子。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但迅速、敏捷、完美地賜予弟子們種種善緣和教導,更是無時無刻地以行動、以言語、以佛法,示現佛陀和傳承的教導,其廣大深遠不可思議,威德力量必定震動大地,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到之處的祥瑞與加被就像陽光、像空氣一樣盈滿虛空。

接著,他再向大家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遭遇病苦危難的時候,救他遠離痛苦的經過。時間是在2009年八八風災過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與日本妙心寺則竹秀南大師會面,承蒙上師賜予弟子們參與殊勝法會的機會。那次法會後,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福報庇護,他才能夠馬上進大醫院的急診室,得到擔任醫師的金剛師兄很大的幫忙與恩惠,把多年來困擾他的疝氣完完全全治好,而且還意外地發現一顆小腸腫瘤。這個腫瘤從腹腔右側自己跑到左下腹部,從疝氣破損的膈膜的孔跑出來,這種大約比乒乓球略小的小腸腫瘤,因為藏在一團小腸中,一般是很難發現,一旦發現的時候都已經很嚴重了。也就是說,他在事先完全沒有看過醫生,沒有做過檢查的情況下,在12小時內就完全解決了應該是要開2次刀的病苦。

如果他是按照看病的流程處理這兩個問題,要先安排門診,檢查尿液血液、安排開刀時間、了解開刀的治療方法、手術後如何護理等等,一大堆繁瑣的安排,要投入非常多的精神、體力、時間、金錢以及家人的擔憂恐懼。這一切痛苦能夠如此圓滿的解決,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強大的加持力所賜予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但弘法修法的速度極快,仁欽多吉仁波切解決眾生病苦的速度更是快到無與倫比,真的是在大家不知不覺中就解決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但加持解決弟子們以及有緣眾生的痛苦,也庇護弟子們的眷屬。他的父母親一生務農,殺生很多,宮廟也拜了很多,本來都沒有吃素,他的父親還曾經反對2個姊姊吃素。但是,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功德與福報庇護,他結婚的時候才能夠在臺北及彰化老家舉辦素宴,在所有親友間創了紀錄,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力的庇護才能辦到。去年,他帶著父母親到寶吉祥中醫診所看病,父母親都七十幾歲,沒有吃素,但是到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2次後,他父母親的病痛得到解救,並且能夠開始吃素。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深恩,感激上師廣大的加持與救怙。

今年2月底參加強久林殊勝的長壽佛法會,他發現自己做爛好人的惡習不改,加上習慣不感恩上師的恩澤和教導,對正法沒有恭敬心,他已經受到上師和傳承那麼強大的加持,竟然還是心念混亂,絲毫不察覺自己的惡念,也不講對金剛師兄的團結有幫助的話,乃至迷迷糊糊隨念行惡。就像前面分享的,他參加過許多殊勝的法會,多到他自己都快記不清了,對他來說,這次行程的前、中、後也有很多警告,但是他都毫不留意;

第1個警告,他在農曆除夕那天去檢查車子,發現前一周才做好的輪胎保養,到除夕這天,左後輪胎只剩2根螺絲,在只剩2根螺絲那幾天裡頭,他還跑過高速公路,至少高速跑過400公里,承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稀有難得、無所不在的加持力,讓他這條命還能保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寶吉祥佛法中心修長壽佛法會時,有開示能保護皈依弟子免除非時而死的惡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救護能力,是眼前活生生的案例,他感恩上師大福報的庇護。

第2個警告,是他們這一團剛從香港飛到新德里時,就有行李遺失沒有運到,對於參加如此祥瑞的法會,或許這也是一個警惕,但是他卻無動於衷,沒有增長任何善念、盡力讚揚上師功德。

第3個警告,法會圓滿的隔天,弟子們在德拉敦飯店用早餐的時候,接到尊貴的上師加持賜予的果實,每個人都分到一撮;但是,就在他離開座位取餐回來不到3分鐘的時間,他領到的果實已經被服務員收走,但是他還是沒有懺悔心,只當作運氣不好。

第4個警告,當他們在遊覽車上拿到變更行程切結書的時候,第一輪並不是每位師兄都同意,第二輪則是所有人都簽了名,在這個過程中,他未曾想過自己簽名是害金剛師兄不能團結向善,還向下沉淪。他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巨大的利益,不但毫不感恩,還習慣自私自利,惡習累積深重,德行非常的破敗,以至於在面臨危亂的時候,心不生善念,沒有從心底升起奉行上師教導的想法,錯得一塌糊塗,他愧對上師與諸佛菩薩的教導。

多年來,他一直都沒有以誠懇皈依的心來受持大修行者、大成就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以至於罪業一波接著一波有如海浪;他對不起上師,對不起傳承諸佛菩薩,對不起金剛師兄,對不起父母,也對不起眾生。

他懺悔自己總是巴住上師的福報在過日子,卻完全沒有將上師的教導與恩澤謹記在心,受到上師救命的恩惠,卻依然故我,我行我素,不知悔改,不求上進,不思考反省自己的過失,不知恩,不謝恩,也沒有報恩;他的黑心如果變成雲朵,必定完全遮蓋整個天空。

他懺悔沒有依照上師的教導,每天確實反省自己隨時生起的種種惡念,只做表面功夫,以為法會都有參加,以為自己有聽上師的開示;實際上,他都是挑自己喜歡的部分去做,只想過好日子,沒有修理自己的決心,更加談不上發願修行慈悲心與菩提心;他的種種粗心、散亂、放逸,如果變成一件衣服,必定殘破不堪,衣不蔽體,無法見人。

他懺悔沒有珍惜上師傳授的法門,總是有一搭沒一搭在做,覺得自己的工作重要,生活重要,覺得自己的命重要,自己的感覺更重要,一想到自己,就完全不知道有上師、有佛法、有眾生的存在,也不知道羞恥兩個字怎麼寫。他的種種惡習如果變成一間房子,必定是一座有如銅牆鐵壁的監牢。

他懺悔自己所犯的數不盡的殺生罪業,懺悔自己虐待眾生的種種殘酷行為與念頭;他曾傷害種種的眾生-在天上飛的、在地上行走的、在水裡游的、在土裡生活的、在樹林草木間活動的、和人類共同生活的;有被他用刀械加害的、用手腳傷害的、用水火土木金屬種種工具加害的;有被他生吞活剝的、有被他支解火燒油炸的、有被他斷手斷腳的、有被他踩踏蹂躪的、有被他隨興弄死弄傷的,凡此種種難以計數。

他懺悔不但自己作惡,隨著他人作惡,也唆使別人一起行惡-有時公然造次、有時偷偷摸摸、有時像潰堤的洪水四處亂來,偷竊他人財物,也曾盜錄不雅的光碟給家人看,以偷窺他人隱私為樂,種種偷盜邪淫的惡習惡業,敗壞德行,凡此種種難以計數。

他懺悔自己口無遮攔,對人不存關懷善念,對人總是尖酸刻薄、斤斤計較,深怕別人不知道他會、深怕別人不知道他行、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厲害、深怕別人不知道有他在;為了自私自利,不感恩父母師長、不感恩同事朋友、不感恩默默付出的人,不想盡力的行善,以至於有理說不通、兩舌挑撥、批評誹謗、言語無情等等,凡此種種惡習罪業難以計數。

他懺悔曾經在殊勝的施身法會,打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宣說佛法,干擾眾生親近善知識的教導,干擾眾生接受殊勝善法的教導,干擾眾生受持教導的法喜;他懺悔只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怕給上師罵的心態,他懺悔把自己看得比上師重要、比眾生重要,因為心裡只有自己,分不清輕重緩急,沒有侍奉上師的心;他懺悔自己對正法沒有恭敬心,對善知識、具德上師沒有供養心,不知感恩,也沒有報恩的心。他懺悔自己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福報的庇護,卻總是沒有決心修改自己的惡習,只是把上師的教導當成在聽故事,沒有好好的反省與修改,還是過著自私自利的生活。他愧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年來如此辛苦教導的恩惠,他對不起傳承上師的恩,對不起眾生和金剛師兄的恩。種種罪業和行為不檢,凡此種種難以計數。

他願接受種種罪業果報。從此刻起直到命終,他信守自己對上師、對三寶、對衆生的誓言與承諾,重新學習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善法教導,祈請上師威德力量加持,讓他檢討修改自己的惡習,種種過失他將不再犯。

假若不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未間斷的教導,假若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廣大的福報功德所生的種種善緣;以他這樣信心不堅定、沒有修行慈悲的弟子,憑自己怎麼能夠增長對三寶恭敬供養的心,怎麼能夠增長福德因緣呢?又怎麼能累積學佛修行的福報呢?人身難得、佛法難聞、上師難遇,是三生有幸才得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的大恩大德。

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長壽,祈願上師法教廣弘十方,利樂遍滿虛空一切有情,祈願衆生善緣福德增長,離苦得樂。他並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救護。

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布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5位出家弟子分享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學佛的心得,每人有10分鐘的分享時間。

第一位出家眾首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10分鐘的時間可以分享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的心得。她表示,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沒有她,若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就不可能活到現在,還站在大家面前分享學佛的心得。她至誠地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以來的加持與教導,讓她的身體轉好,而且最重要的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她一個新的生命。

她表示自己學佛很淺,出家後在道場中待了3年就離開了。她曾看到一本書上寫:未成佛前廣結善緣,後來她有因緣遇到一位出家法師,所以她就跟著這位法師一起幫人誦經。之後,她的身體變得很差、有很多毛病,兩邊的臉頰都是黑的。當時,他們誦經的家屬必須要吃素、祭拜的東西要用素食,他們才會去誦經。但是,由於她自己沒有修行和德行,其實是沒有辦法透過誦經幫助亡者,所以持續這麼做之後,她的身體狀況就越來越不好。參加顯教法會時,一般誦經開始都會誦「爐香讚」,每次誦到香雲蓋菩薩摩訶薩的時候她就會昏厥,由此可見她的身體狀況差到什麼程度。後來,經過一位宜蘭的皈依弟子的介紹,才讓她有因緣能夠求見並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她的身體狀況也大為好轉。

剛才法會開始前分享的弟子陳述自己所犯的錯,她也深有同感,感覺也是她自己的告白。她是半路出家的,過去她做了很多的惡業,做了很多不道德的事,也造了很多殺業,真的覺得很慚愧。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機會擔任侍者,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時,她就近服侍在側,也看到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辛苦地幫助許多有苦難的眾生,心心念念都是眾生。在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其實她在學佛的路上,一直以來都是懵懵懂懂的,直到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知道自己的種種問題,以及如何將上師開示的佛法落實在生活中。在皈依之後,她仍然有病痛,但是每次她身體開始有病痛時,她便會憶念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身身體有著更多更大的病痛,包括脊椎S型大側彎等,卻仍然不顧己身地不斷利益眾生。她發現只要如此憶念上師,在病痛的時候就能夠撐過去。她與大家共勉要依照上師所教的去做,只要聽話就好了,還有懺悔法門也很重要,在此她舉一個例子:

有一次她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日本參加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的法會,行程中的某一天晚上,她因離開浴池時踩空而扭傷了腳,當時她不以為意,塗了藥(中藥膏)之後便就寢;沒想到隔天早上,她要下床時,發現腳腫起來而且十分疼痛,痛得連踩到地上都有困難,更不用說行走了。當天的行程都是需要步行的,以她腳腫的狀況完全沒有辦法配合行程。她想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都是自己的殺業所致,應該要起懺悔心。於是,她不顧腫痛的腳,對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開始代表眾生拜大禮拜懺悔。以懺悔心拜完500遍大禮拜之後,她發現自己的腳竟然不痛了,而且可以輕鬆地正常行走,讓她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加持力讚歎不已。

前幾天她和一位曾參加過大法會的出家眾聯絡,並推薦他一定要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2013年3月24日的法會開示,因為有一位罹患乳癌的弟子分享自己的癌症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下完全痊癒了,這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大加持力,她希望眾生能因此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起更堅定的信心,因為信乃是一切功德之母。信心真的很重要,一位具德的上師真的有大能力、大智慧、大慈悲心、菩提心來利益六道一切受苦的眾生。她勉勵大家一定要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具有十足堅定的信心,只要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信心、真誠心、以及恭敬心,就能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幫助,也希望罹患癌症的患者們都有機會得到佛法的幫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默默地幫助大家、加持大家,無私無我地利益眾生,把弟子們當成是心肝寶貝。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她的家人也都受到了許多幫助,她的父親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阿彌陀佛大超度法超度,她的哥哥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修的頗瓦法超度,如果不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她的親人一定還在三惡道輪迴受苦。而她自己更是無時無刻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與默默地幫助。她現在身體的病痛已經好很多了。

她前陣子與另一位出家弟子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末法時代眾生要求生淨土才能離開輪迴;她深深感到,能夠依止一位具德的上師學習正法、聽話、依教奉行、對上師具足信心、完全的忠心、恭敬心,上師的功德、願力可以幫助大家離開輪迴。她也不斷地反省自己,懺悔自己為什麼還是沒有完全做到上師教的佛法,自己到底是在哪方面出了問題?為什麼學了這麼久,還是會看到別人的錯、認為其他人有問題?

她與大家共勉,能夠在這一世皈依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要好好珍惜,真正聽進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相信上師的一切教法都是為自己好,要依教奉行並將佛法落實在生活裡,這會是很受用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多次開示:隨緣而過,隨遇而安。大家都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光普照之下,真的要團結起來,一起修行往生淨土,不要枉費了這一世得人身的珍貴機會,能夠得遇大修行者更是難得。如果錯過了這一世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學佛的機會,未來世要再生為人、再遇大修行者,是非常困難的。

第二位出家眾首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10分鐘的時間分享,讓她可以告訴大家她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的心得。首先她先說自己有多壞,她在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所做的事都讓家人非常擔憂,她曾做各種盲修瞎練的事,如:不倒單、日中一食、拜佛拜到半夜不睡覺等等,自己想做什麼就做,從來不顧母親的感受,到最後她的肝臟都出了問題,還認為自己這麼做是對的,完全不管旁人的感受。在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完全沒有感恩心,視一切為理所當然,也認為父母親對子女好是應該的,對父母親沒有感恩。一直到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非常的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了她很多,如感恩的心、懺悔的心、恭敬的心,也讓她開始了解到自己出家十幾年,卻只修到眼睛長在頭頂上、貢高我慢;一直到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才了解到自己活了幾十年,對家人絲毫沒有感恩心,只有瞋心,如法會前分享的師兄所形容的:瞋心若像雲朵一定會把天空變得暗無天日。

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不僅讓她發現自己沒有感恩心,以及有瞋心、貪心以及驕傲等問題,她還發現以前自己拜了那麼多、唸了那麼多都是有所求,但是現在皈依在一位具德證量的大修行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後,只要經常憶念上師,就會得到上師的加持,心中就會有力量去面對事情。就如《快樂與痛苦》裏提到的,真正的加持,不是動作而是心態,加持的用意是增強心的力量。皈依後,她體會到只要自己肯依教奉行,肯依照上師開示的佛法去改,即便是只有做到一點點,內心一定都會感到有力量、感到很踏實,這是她從所未有的感受經驗。

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週六接見信眾時讓她有機會擔任侍者,讓她看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的辛苦,以及念念利益眾生的心。無論來求見的眾生是什麼樣的根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苦口婆心地用最適合眾生的方法給予幫助,真的非常辛苦。她沒有看過這樣幫助眾生的修行者,也感到非常慚愧。有時候,來求見的信眾講不聽,不接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她在一旁看到眾生這麼不受教,心裡都不禁起了瞋心,她才發現原來自己的瞋心是如此地重,不只是瞋心,還有貪心等,她為此懺悔。但是,無論眾生的態度多麼不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然很有耐心地循循善誘,不辭辛勞地用盡一切方法來幫助信眾接受佛法。

她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解開了她很多以前學顯教時的疑惑;她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太厲害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非常深,但是卻用很淺的方式來讓大家能夠理解。前陣子,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觀世音菩薩普門品》,經中有一句「感應道交」,以前她學顯教時常聽到這句話,雖然經常聽到,自己卻不是很了解,更不知道如何落實,也沒聽過有人解釋,都只是帶過而已。直到她聽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感應道交」指的就是要發慈悲心才能跟諸佛菩薩感應道交。聽到如此殊勝的佛法開示,當下她的心中充滿了無比的喜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都是以非常淺顯的方式解釋深奧的佛法,讓大家能夠應用在生活之中。她每次聽聞法會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都感到非常歡喜。她說自己常打趣地對家人說可以改名為「滿足」了,因為能夠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學佛,實在是太幸福了,太滿足了!她也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她家人的幫助與加持,讓她的父母煩惱減少、心情安定,而使她能夠安心學習佛法。

之前她聽了第一位分享的出家弟子提到腳腫痛消失的殊勝過程後,態度還有所保留,心裡想:拜完大禮拜後腫痛就消失了,真的是如此殊勝嗎?後來,她自己的手臂與右胸突然疼痛,疼痛的程度難以忍受,連呼吸都痛;即便如此,她仍遵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繼續拜大禮拜。結果拜完後,她發現疼痛真的改善了。在拜大禮拜之前難以忍受的疼痛,拜完後緩和許多,讓她可以接受而不受影響地做事。她深深感受到這一切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力與大悲的願力,也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德行中體會到上師是心心念念都為了利益眾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視弟子們有如心肝寶貝,時時刻刻地給予呵護與加持,非常辛苦地以一切方便法門來教導弟子,實是世間難得的大修行者。她不斷地讚歎:世界上真的找不到這樣的救度眾生的大修行人哪!

她感到自己的根器如此駑鈍,但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然不嫌棄、不放棄一切有緣眾生,不斷地用各種方式教導眾生,賜予佛法上的教誨,她從未見過如此具有大慈悲、大智慧、大願力的修行者!她以前在顯教10多年,關於無常、苦、空等佛法基本概念,上師不會教,只能靠自己去學,要自己去找書看。但是她到了寶吉祥佛法中心聽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時,真的很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厭其煩地開示無常、苦、空等這些基本的佛法觀念,而且開示地極其細微,講得非常清楚,這是在別的地方根本不可能的事,也根本找不到有人願意長期以來每週固定舉辦法會,如此細微地為眾生開示佛法。

她與大家共勉,每一次諦聽上師開示佛法時,一定要很專注地用心去聽聞。每一次參加共修法會時,她都告訴自己要學習專心聽法,才能聽進去上師的法語。大家每週參加法會時,就是在修六波羅蜜和禪定。另外,她告訴自己一定要改,每天都要審視、檢討自己的身口意及內心,一點一滴地開始去改,要一直追隨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即使是拉著上師的一點點衣角也要好好珍惜這份福報,不再迷迷糊糊的過日子。
第三位出家弟子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分享機會,並非常感激能夠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的恩德,是很難用言語來表達的!

就像是要蓋一棟房子,假如我們連房子長得什麼樣子都沒有見過,卻要開始學習什麼是混凝土、什麼是砂石、什麼是磚塊,再學如何蓋房子等等,如此要蓋成一棟房子恐怕很難;又像要煮一道菜時,若大家都沒見過、沒吃過,即使有食材,煮出來要好吃也很難。學佛也是如此,佛法是如此地虛無飄渺難以令人瞭解,大家窮一生的時間,也很難看完三藏十二部經,於其中間要去深入瞭解一部經也是很難,之後要去實修實證更是非常的困難,而在實修之後要達到開悟的境界,對我們來說可以說是完全不可能的一件事!今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位實修實證開悟的大成就者,不但知道如何蓋房子,更把房子蓋好給你看,不但知道如何做菜,更把菜做出來給你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高深的佛法做出來給你看,讓你在生活中到處都可體驗到佛法,你只按照上師所教導的一步一步按部就班地去修,就可以實踐高深的佛法,完全不用像瞎子摸象一樣盲修瞎練地去修行!

她出家時發心要把一生投注於佛法,要修行解脫生死、利益眾生。但誠如古德所說的,她迷失於所謂的「標月指」,執著一切名相、我見,根本無法體會佛法的真義,更不要說去實踐修行了。現在遇見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把自己累劫修行所得的最好珍寶都給了大家,把最精闢的佛法呈現給大家看,把大家累劫以來所累積的罪障都放到自己的肩上,從不嫌棄弟子的業有多重、根器有多差、病有多深重,還是當大家是寶一樣,無時無刻地加持著大家。上師的恩,大家即便以累劫修行的功德都無法回報!

譬如大家都知道菩提心是很重要的妙寶,要修行必定要發菩提心,但是大家討論了半天,仍不瞭解菩提心的真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菩提心做出來給大家看,上師無時無刻無地,心心念念無不在利益眾生,盡虛空中、窮未來際,沒有一個空間、一個時間不存在上師平等廣大無私的菩提心,如此寶貴的佛法,上師為大家呈現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只要按照上師教的佛法,放下我見、執著,一步步去做,有一天一定會到達佛法的彼岸!上師開示每個人都有與佛一樣的清淨本性,只要能體會到,修行就很容易,但我們若沒有上師與傳承的加持力,是很難會有這種擔當的!

她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已經快2年了,記得剛皈依時,上師在弟子做錯事時經常呵責弟子,現在越來越少呵責;以前上師不在道場時,會指定播放以前開示的法帶給大家聽,現在也不放法帶了,而且上師現在的開示也越來越少了。她感受到現在的情形有如放牛吃草一樣,為何會這樣呢?那是因為弟子們都沒有把上師的教法努力地付諸實行,都沒有聽上師的話努力的認真地去修行!大家都是過去世有善緣、福報,才能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但是如此一個大修行者,這樣苦心地在教導大家、加持大家,大家如果不聽話,不用心去修行去改的話,是一定會損自己的福報的!今天我們有這麼了不起的上師,大家不去珍惜,不聽從教導,等到有一天真的上師不在了,大家是會很慘的,希望大家一定要認真地去思考這件事,好好的把握這種百千萬劫難以遭遇的因緣福報,拿出決心來修行!謝謝大家!

第四位出家眾首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機會能將自己上次沒有講完整的地方完成。之前她在顯教時,因為想要了脫生死,所以求佛菩薩幫助自己,後來才有這個因緣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讓她滿了這個心願,能夠皈依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一位有德行、悲心和證量的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是沒有分別心的,而是依據眾生的因緣和根器來給予不同的教法,因此,身為弟子的我們也不應該有分別心,認為為什麼別人有、自己卻沒有?要知道所有的問題都是自己的問題。

以前在顯教時,她都覺得自己很行、很厲害,傲慢自大,整天在名相上、文字上打轉,不將佛法用在生活中而不自知。一直到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約在半年後的一次法會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很貢高我慢,覺得自己很厲害、很行,並告訴她這麼驕傲的話,不如歸去。當時她覺得在大庭廣眾下被罵得無地自容,突如其來之棒喝,驚嚇不已,從未有過如此的境遇。離場時,頭都低低的不敢抬起來,如果地上有洞,她一定馬上鑽進去。當時只覺得不知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認為上師會這麼說,一定是自己的問題。從來沒有在大庭廣眾下被罵過的她,幸好即時轉個念頭,借境修行、忍辱、去我相、我執、消業,感恩上師給她這麼好的機會來考驗自己,所以忍了下來。否則當時她如果生氣離開的話,這輩子的後果難以想像。

如果要靠自力,未達一心不亂,還繫念著一草一木,就無法往生淨土;若沒具德大能力的上師超拔,更是不可能的事。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點出了她的問題所在,讓她有機會反省自己的問題,才知道原來其實自己是那麼地渺小,所知的佛法是那麼地淺薄,都在文字上不落實的口頭禪,自力都無法做到,還貢高什麼?上師之法是那麼地精細,沒實修實證者是不可能將佛之深意深入淺出地表達出來。因此,她才見到自己的我,更想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她:已出家還不如在家的修的好。她深感羞愧,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能夠深深地檢討自己。

上一次她曾提到自己因為遲到而不能參加早晚課的事情,其實她一向都很緊張,認為自己對藏傳佛教什麼都不懂,所以時間都花在看多年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會開示及如密勒日巴等大成就者的傳記來了解一點密教,以致於每天都睡得很少。平常要早晚課,她都會很警覺,可是那一天不知怎麼了,也許這也是她的業力現前,當天在快要出發前往道場做晚課時,她突然覺得非常累而想再躺一下,竟然就睡著了。等趕到道場時,已經遲到了3分鐘,因而失去了能夠再做早晚課的機會。身為出家眾的她,理應要每天必做早晚課,但是她卻因為睡過頭而被排除在外,她感到非常地慚愧,因此決定去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能恢復早晚課。

當她去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馬上答應讓她再來道場做早晚課,而是要她再回去想一想之後,下次再來求。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再次反省的機會,她才知道自己已經起了放逸懈怠的心,沒有把無常時時放在心裡,才會如此怠惰;如果她隨時隨地都把無常放在心裡,便會保持著警覺心,珍惜每一次的機會。晚課迴向後,一般在顯教都會唸一段普賢警眾偈:「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然。但念無常,慎勿放逸。」其中講到無常,但她並沒有時時刻刻提醒自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並沒有答應她的請求,只是要她再回去想一想,並且還問她還有沒有什麼問題?當下她因想不出來有其他問題,而回答沒有。她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實在非常厲害,也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後來回想起來,原來自己還有對六字大明咒誤解及對四臂觀音誤認而不敬的這些嚴重問題。如果不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可能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種下了地獄之因還不自知的可怕果報。經過此事,讓她更體會到眾生每天生活在迷城裡,看不清楚自己,就如同她天天在唸六字大明咒及見到四臂觀音像而不警覺是自己誤解之妄念,持續了那麼久的日子而不自知。故人人在修行中,必須要能有幸遇到如法的善知識來隨時監督提醒,及時糾正大家偏差的念頭,如此才能入正知正見。

接著她說,能夠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難得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位有德行的上師,是大家的法身父母。父母給大家肉身(色身),讓大家可以學佛,對大家很重要,所以該感恩;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則是給大家法身慧命,是能幫大家出三界、有機會成佛道的法身父母,所以更加重要。

最近數月來,她因自己貪、瞋、痴等五毒與身、語、意之造作而使眾生入六道輪迴之苦海而憂惱,懊惱自己每天拜佛不知在拜什麼、在懺什麼?為何境來不能即轉,卻隨境而去?她雖努力修改,但進步還是如此緩慢,而察覺到自己無始劫來之習氣是那麼的重。《地藏經》中說,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業,無不是罪,如何能了生死。她因不知道怎麼辦而痛苦不堪。況且她如今受上師的供給,以及20幾年來十方施主的供養,有句話「今生不了道,披毛帶角還」,真讓人可畏可怖,她心中的惶恐與無奈難以形容。她在未皈依上師前,雖知必須要除這如蛇般的五毒,但就是使不上力,常遺忘於腦後,更沒有深知醒覺。她感恩上師平時不厭其煩地諄諄教誨及加持,讓她警惕到:人命在旦夕,不把握分分秒秒的寶貴時光,努力勤修改,言語、行為、思想,業若不消又如何能解脫及更進一層呢?雖然皈依了可依靠、有具德大能力的上師,且又能慈悲地幫助弟子斷生死輪迴到彼岸,但做弟子們更應盡力靠自己修行,使福報增長而得以解脫,少損耗些上師之福報與能量,使上師能利益更多的眾生,這也是一種愛護與孝順上師應有的作為。

她從皈依至今已一年半,上師對她的教誨開示:供養、持戒、忍辱、六波羅蜜、正念之保任、八風吹不動、破我相、我執、法執、四相等句句常在她的心中,幫助她成長很多。總之,上師所說的開示及法都會讓她覺得有種說不盡也道不完的加持力,她只有由衷的感恩。上師對弟子們的恩德重如山,無以回報,僅以修行來報答了,她與大眾共勉。

第五位出家眾首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機會能再一次分享學佛的心得,因為她是由顯教跨越到密教的大轉捩點上,她想從佛法上講的「身安道融」來講這段過程。

她先講「身安」,以前在顯教佛寺時,出家人都要為了佛寺的收入與開支而煩惱,她們每天也是要上班,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有很多事情要做,和在家眾一樣,只是他們是在佛寺中上班,每個月領著微薄的薪水過日子。這是因為佛寺是屬於財團法人,所以她們出家眾也是要工作。很多人以為出家眾在佛寺好像沒什麼事,其實她們有很多事情要做。可能大家會覺得奇怪,為什麼出家眾在佛寺還要管金錢方面的開支?這其實和中國歷史有關係,以前佛寺由居士掌管,造成出家人很多不便,因此現在是由出家人掌管。當時她在想,以前的出家人,不是指民國,而是指唐朝時的古代,那時的出家人有這麼忙嗎?出家後應該要將所有心力用在修行,為什麼還要做這麼多的事?她覺得出家人應該只是要用心在修行上,不應該要做這麼多事。

後來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們所有的一切,免費提供她們吃及住的地方,她們只需要做早晚課,自己打點自己的生活起居就可以了,而能將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學佛修行上。在出家眾的宿舍中也有一些規矩,如不可以會客等等。她進入寶吉祥佛法中心後,才知道臺灣有這樣的道場存在,身為出家眾,能夠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安頓下來,也是因為有在家弟子護持這個道場,所以她也很感謝大家。

「道融」則是指修行方面,她表示自己皈依的時間只有約半年,所以很多地方不是很了解,其他在座的法師一定比她經驗更豐富。關於這個部分,在上星期她已經跟大家分享過了。她以前修行的方式是從一個法門深入地去學習,當時跟著一位師父學禪坐,從小乘開始著手,但是到了後面的階段,她便遇到了一些瓶頸,知道要學氣脈明點;現在學了藏傳佛教後,她才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接著在這個部分,她想要讚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非常嚴謹持守戒律的。舉例來說,大家進入道場時要先換上新的襪套,因為佛經上有講,不能以不淨腳踏入佛堂,所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讓大家用換襪子的方式。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為什麼要跪下?因為菩薩戒中提到,不能不求而問,一定要先用求的方式。菩薩戒當中,有一條是要觀想自身化成甘露,讓眾生吃下後,再用佛法利益他們,這也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施身法時的觀想。最後她再次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的分享機會。

接著,出家弟子們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直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4 月 1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