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3月24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和與會大眾分享她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經過。

2012年4月某個週五,她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上班,因為當天她有一些事沒有處理好,而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地責罵,說她用兼差的心態在集團做事,要她負責因為此疏失而對公司造成的傷害。當下她羞愧得無地自容,頓時醒悟自己沒有看清楚是在集團工作,才會自以為是地用自己的方法行事,當時她還擔任另一家大陸公司的顧問,每月去大陸工作5天。本來她已經安排了行程,就在接下來的週一要去大陸;發生這件事情之後,她心想自己一定要對處理不當的事負責到底。當天,她終於下定決心開口辭去了在大陸兼差8年的工作。

她其實早就不想去大陸,只是老闆對她很好,讓她開不了口,經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頓罵,讓她生起無比勇氣做出決定。如今她回想起來,當時對尊貴的 金剛上師真是大大地不恭敬;她都已經得到機會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集團工作,竟然還不下定決心緊緊跟隨,還要讓尊貴的 金剛上師開口才肯做出決定,難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總是不斷地說:你們並沒有深信因果。她心想,深信因果的人應該自己就會下定決心,緊緊把握每一個可以跟隨上師的機會了吧!她感到是累世的業力障礙自己學佛的因緣,福報不夠而無法自己察覺到哪裡有問題;若是沒有遇到一位有修行證量的上師親自教導與監督,這一世想要好好學佛,恐怕也是無法真正的入門修行,只是自我感覺良好的自我陶醉罷了。

當時她的先生對於她辭去往返大陸的工作不以為然,認為她都已經這麼熟悉,為何要放棄一個月能賺好幾萬的工作?一向拿她沒辦法的先生肯定又被她氣得睡不著覺了!但就在她辭去大陸工作的一星期後,先生發現她的左胸有一塊突起物,於是要她立刻去做檢查,當時在2家醫院確診為乳癌,經過抽針檢驗為乳癌二期。左乳有2個惡性腫瘤各為2.8及1公分,右乳有一良性瘤。她的先生沒有學佛,遇到這樣的事嚇壞了,每天睡不著覺,開始搜集一大堆資訊。乳癌除了侵犯乳房,更可以轉移到遠處器官,損害身體及危害生命;若是腋下淋巴結被乳癌侵犯時,就可能有遠處轉移,後果會十分嚴重。她先生說一定要開刀或是做化療等才有機會多活幾年,並認為能熬過五年就不錯了!

當時主治醫師也說她的腫瘤最好是要開刀切除,但是之後檢驗結果出來,說她的乳癌細胞是屬於「多發性、具侵略性」,而且是慢長型。當時聽到是這樣兇悍的癌細胞,她的先生真是嚇壞了!醫師告訴他們,即使是切除一邊乳房,也不能確保其他部位不會再發,再發就得再切除。如果用這樣的方式治療,她體型瘦小,也不知身體是否能撐得住。她一再堅持不想開刀與化療,她先生也只好同意以賀爾蒙藥物療法服西藥,再配合寶吉祥中醫診所的中藥治療。她的先生每天睡不著,因為她罹患乳癌而說要參加大法會。這麼多年來,她先生都不肯參加大法會,對她的怨及種種不滿,也都因為她得了癌症而不再追究了。現在想想,當時腫塊若未被她的先生看到,她自己是絕對不會理會的;若不是罹患癌症,她的先生這輩子恐怕也不會饒恕她過去20年來對他所做的種種霸道行為吧!

她乖乖地看醫生、拿藥吃,只要不影響她在集團的上班工作就好了。當時她工作雖忙碌,但她也不覺得累,身體沒有任何病痛,只是偶有抽痛,有如蚊子叮一般。她先生對家人及家務的照顧,讓她可以專心工作。她的病改變了她先生一生對錢的用法,一向捨不得的他居然肯花錢買有機蔬果給家人吃,對事情的看法也改變了很多;本來她的先生身體有大大小小的毛病,每幾天都會去看醫生,他漸漸地也忘了自己的毛病,很少去看醫生,想要全心照顧她這活不了幾年的人了。

在第二個月回診時,她的腫瘤已從原來的2.8公分縮小到1.5公分,連醫生都感到奇怪。她先生雖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但也認為是藥物及他的生機飲食對她的病情有幫助。她深信這一切都是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更感恩上師賜給她機會在集團工作,讓她能無有恐懼地安心學佛!她只要好好配合先生,能夠專心上班就好了,從頭到尾她從未對自己得了乳癌有任何感覺,也從未覺得自己是個病人,但是家人及週遭的人都對她很好,讓她感到得癌症好似得了護身符一樣,反而對大家的關懷感到很不好意思!

之後檢查時,醫生本來要安排她打肚皮針,說這樣藥效較快。還好,當次超音波檢查結果顯示腫瘤已經縮小到0.8公分,不符合打肚皮針的資格。2個月後再度檢查,只剩下一片黑影。她記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癌細胞是龍在患者的身體裡。這期間她感到自己左右的乳房內都常會有抽痛的感覺,一定有好幾條龍在她身體中吧!雖然檢查只剩黑影,但是她感到龍還是在裡面,認為自己行惡都是要還的。

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在集團工作,讓她有機會親身體悟到佛法用在工作中種種的殊勝情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營集團的理念、組織結構、治理方式、訂定的制度與規章、授權與監督、遇到事情的解決方法等,無一不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與智慧的大能力,更是將佛法用在生活中的示現與教導,隨著情境的變化隨緣度眾,讓她感佩地五體投地,她只要一想到就會感動得想落淚!她也才明白,之前自己好幾十年的工作及生活經驗,原來都只是設框於種種貪嗔痴之中的情境變化而已,只會讓人煩惱愈來愈增長,只會讓學佛修行愈來愈遙遠。她感恩尊貴的 金剛上師慈悲憐憫,將她從渾沌泥濘中拉拔出來,幫她找到一條走向光明的路。

在一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嚴厲質問中,她體悟到自己一直以來對事不對人的工作態度,其實並不能真正幫人解決問題。因此,她開始反省與試著去瞭解人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她省思到,既然一切事物都是人造的,若不從人的出發點去瞭解,怎會真正看清事情的真相呢?從此,她改變了自己對事的態度及方法,用心去體會周遭人事物的變化及其真義!在另一次受到上師責罵的過程中,她體會到自己其實並沒有對上師完全恭敬與聽話,驚覺到原來懈怠是源於對上師的不恭敬,於是更加警惕自己要緊緊跟隨上師的腳步。

今年集團的旺年會晚宴中,擔任司儀的她說錯了話,對貴賓很失禮。當場,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地敲了一下她的頭並責罵她,要她立即向貴賓道歉。當時她真的感到很慚愧,因為她又沒有把事情做好。後來在晚宴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大家說,剛才大家看到她被打被罵,是因為她得了乳癌,這是上師對弟子的加持,沒有學佛的人是不能體會的,她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敲這一下頭,乳癌一個月後也就該差不多了!當晚她把這天大的好消息告訴先生,說自己獲得的是一份比幾十萬的珠寶還大的獎呢!她的先生也說:的確如此,這個更好呢!

這個星期一上午,她到醫院做檢查時,已經完全找不到腫瘤了。醫生問她:為什麼腫瘤不見了?她告訴醫生這是因為她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集團上班,當然不一樣啦!接著,她反問醫生:難道你以為是吃藥而好的嗎?這下她才告訴醫生,其實她並沒有好好吃藥,從頭到尾沒吃幾顆呢!她告訴醫生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敲頭加持的事,醫生聽了後驚訝地笑了。她照例做超音波檢查,2位醫生及1位檢驗師,找來找去都找不到左邊和右邊的硬塊腫瘤,全都沒了,連影子也沒了,於是對她宣佈:好了!已經好了!就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一個月就差不多了。

她有一位親人比她早幾個月罹患肺腺癌,花了上百萬元用螺旋刀療法治療,腫瘤移轉到腦部後又移轉到骨頭,受了極大的病苦,到現在還在惡化中。她真的很感恩尊貴的 金剛上師,不只照顧弟子,也照顧弟子的家人。尤其像她這種得了癌症的人,沒有花錢,也沒有病痛,腫瘤居然就消失了!她已經好久都沒有感覺到刺痛,龍離開了嗎?她要想著龍還在!要更警惕自己一言一行都有因果!她無以回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時無刻地為佛法、為眾生的全力付出,她只有更虛心學佛、依教奉行,不要辜負了尊貴的 金剛上師的慈悲憐憫及苦心教導。

接著,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布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由五位出家弟子分享自己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與之後學佛的心得,每位弟子分享時間為5分鐘。

第一位出家弟子分享自己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十年了,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的幫助,真的很感恩也很懺悔,幾天前才又痛哭了一次。於是她先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三拜。頂禮完後,她接著說,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的無數恩澤,只有5分鐘是很難說得完的。她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真的很任性、自以為是,每當認為自己是對的時候,往往不顧他人的感受而直接去做,在這個過程中往往就會傷害到別人;她常會指正別人做的不對之處,卻沒有好好反省自己。

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她看到很多自己沒有做到的地方。身為一個出家眾應當要領眾,但是她感到自己雖然穿著出家人的服裝,還是有很多地方沒有做好;很多其他師兄做到的事,她都沒有做到,令她感到很慚愧。她每次聽到法會前其他同樣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們上台分享,都覺得收穫很多,因為他們所犯過的錯也全都是她曾經犯過的。剛才她聽到法會前分享的女弟子陳述的內容,深刻地感受與體會到自己也有同樣的問題。她懺悔自己所做的錯,也很感謝那些曾經上台分享的師兄們。念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她感到上師的恩澤難以用言語表達,一時之間不知該從何說起。

她一直記得一位師兄曾告訴她,她是全臺灣最有福報的出家眾,因為當時寶吉祥佛法中心只有她一位出家眾。她聽了後,也告訴那位師兄: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在家弟子們是全臺灣最有福報的在家眾。她與大家共勉要好好的聽話,依教奉行,才不會浪費此生難得的人身與皈依在具德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座下學佛的機會,也期許大家同心協力修行,解脫輪迴生死、利益眾生。

接著,第二位出家弟子分享。她對於自己能夠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到非常高興,也覺得自己這一生最重要的事就是有福報能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當星期六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信眾時,任何有苦有難的眾生來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面前,都能夠得到幫助。她看到每一張惶恐的臉,因為得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與加持而舒展,真的令她很感動與感恩。她常常告訴別人說,寶吉祥佛法中心是專治疑難雜症的。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都用盡各種方法來幫助眾生,嘻、笑、怒、罵都是為了幫助眾生,直接幫不行,就橫著幫,講了聽不進去,就換個方式說,讓她深深體會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大悲與大智慧,念念都是眾生。她常常有一種想法,很想要代替眾生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次她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停頓了一下,問她是為了什麼事?她說:有您在真好。

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已經出家了十幾年,雖然看了很多佛經,以為自己應該了解經典內容,但卻還是沒有辦法做到。她的嗔念很重,而且愛計較,雖然表面上不會和別人起衝突,別人可能看不出來,但是她遇到看不慣的事,心裡就會不悅,這種微細的我慢是很難處理以及自我察覺的。如果不是因為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不會了解自己有多少事情沒有做到,也不會體會到原來自己對三寶一點也不恭敬。因為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現在得以開始學習如何做好一個人,學習如何做到恭敬三寶。

她以前打坐時,想盡各種方法:觀空、數息、持咒、唸佛號等,但都做不到;後來,她皈依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之後,開始感到只要來參加法會、聽話、依教奉行、將自己的煩惱放下,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不用特別的做,就能夠逐漸進步。現在,她感到要靜下來打坐一個小時是很輕易就能做到的事。
她十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默默地幫助眾生。她的父母親的年紀越來越大,身體開始衰敗,常有許多的病痛。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她的父母親病苦減少。因為父母親痛苦減少,所以她的痛苦也減少,才能安心學佛,這一切都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默默地幫助與加持。

第三位出家弟子分享,她表示自己比較駑鈍。她在很年輕的時候對於人生無常就有很深的感受,一來是因為她曾經在醫院工作,二來是因為她的父母親出車禍及生病相繼死亡。她深刻感受到,如果自己的因果業力的問題沒有趕快處理,死亡無常是很可怕的。因此,她皈依顯教之後非常用功,看佛經若是不懂就用拜的,別人念佛、拜佛,她也從來沒有少過。她努力地去做,功課排得滿滿的,卻只是盲修瞎練,以為自己在修行,其實都沒有解決問題,煩惱一大堆,到最後連旁人都看不下去了,甚至要她不要再拜了!她一直覺得自己沒有進步,煩惱越來越多,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唸佛經時,佛經不會告訴你哪裡做不好,但自己要看到自己的問題是很困難的,一定需要有經驗的上師指點,因為上師是過來人,一指點就能幫助你看清問題。後來,她因師兄的介紹而有機會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就指出她本身的種種問題,讓她佩服得五體投地。她學佛十多年來都無法解決的煩惱問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中開示方法,她照著去做,一個禮拜就將問題解決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太厲害了!

她學顯教多年,覺得要體會和做到經教中的「空性」與「無我」很難。如果靠念佛、打坐、做功課而有一點點體會,一下座就又回到原來的老樣子。她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下學佛法,才發現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的佛法是實際去實踐的佛法。譬如說,只要真正地去實行「利他」,就可以做到很接近「無我」了。這麼高深的佛法,在上師的加持下,卻如此簡單的就可以體會、實行,可以用在生活中,不需要離群索居,這才是真正的佛法!她深深感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實在是太殊勝了!希望大家要好好地珍惜和感恩才是。

第四位出家弟子分享。她皈依二十多年,拜訪過許多弘法人,這些弘法人也都很用心地教導她,但是感覺都是在名相上談論,她總覺得沒有能夠體悟、落實在生活中、有效解脫的方法。他們都告訴她要透過聞思修、戒定慧、懺悔等法門來修行,她都知道卻還是做不到,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很想解脫生死,所以就向觀世音菩薩祈求,希望能找到一位具德且實修實證的上師,引領她到修行的道路,讓她又能得以生活無慮地學佛。

觀世音菩薩是很靈感的,只要你有上進的心,想要解脫生死,觀世音菩薩就會給予幫助。後來她有因緣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因為她的手受傷去做復健時,剛好遇到一位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弟子也在做復健。一開始,這位弟子與她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度眾事蹟,她因為受到坊間對密宗有誤解的影響,知道是密宗而沒有興趣。後來,這位弟子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拿給她看,她看了書後大為驚歎,因為《快樂與痛苦》一書的用字雖然淺顯,但是每一句話都有很深的修行涵義,就像佛經一樣,她認定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自己尋找已久的具德上師。她看了《快樂與痛苦》很多遍,並且隨身攜帶,視為自己的必備品。以前她就有在書上劃線的習慣,所以在《快樂與痛苦》上也劃出好的句子,到最後發現每一個句子都被自己劃上線,每一個句子都很重要,甚至於每個字都有其深意。

她參加了「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現場雖然有2萬多人與會,但是卻是非常安靜、有秩序,讓她非常震撼。修法儀軌的過程都很順暢,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整場法會非常的清淨,這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後來,她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一踏進寶吉祥佛法中心坐下來後,剎那間感受到心及四周一片寂靜,好似無人、很特別、無法形容之境,覺得這就是自己該來的地方。她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得到很大的幫助。

前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傳四臂觀音法門給另外兩位出家弟子,沒有傳法給她。當時,她並沒有覺得不公平,因為那兩位出家弟子比她早皈依,所以她認為她們理所當然會先學。還好她當時沒有起惡念,後來她才反省到自己當時受到坊間誤解密宗的說法影響,對觀世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有錯誤的見解,以致於心念不對、不敬三寶而出狀況,故無法做早晚課。她也勸大家不要隨便看坊間的一些讀物,以免被誤導。如果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傳法給她,且她又繼續做早晚課,她就不知道要反省檢討,也不會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她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的星期六時來道場懺悔,跪了7個月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讓她能夠一起參與早晚課。

分享時間有限,她難以一言道盡,只是與大家共勉,強調大家真的要好好珍惜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無比殊勝,真是位難遇且又能因機施教的大修行者,她勉勵大家要緊緊追隨上師、聽話、依教奉行,定能了脫生死、解脫輪迴。

第五位出家弟子分享。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分享自己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與之後的差異。在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與之後,她的身心方面有很大的改變,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說:

一是皈依三寶。她表示自己是出家眾,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每天早上起來都會憶念佛的功德,因為佛是為了解決生老病死而降臨世間。當時,她覺得佛很遙遠。在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她每天早上改成憶念上師的功德。在憶念佛與上師的功德之中,她的身心狀況起了變化,難以言喻,她建議大家可以自行嘗試而能有所體會。在憶念佛的功德時,她發現由於佛陀已經入涅兩千多年,感覺很遙遠;在憶念上師的功德時,她感覺離佛很近,也因此體會到,雖然自己在家時受五戒,出家後受沙彌尼戒、菩薩戒,經過這種種過程,但是卻是在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才是真正皈依三寶。

二是法門殊勝。在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有學過打坐,當時是學小乘,後來又另外跟了一位師父學。在學習的過程中發現,有人很年輕時也喜歡打坐,但到了四、五十歲之後,身體的代謝變慢,所以越來越胖,而無法繼續打坐。當時的她也面臨這樣的問題,年紀漸長,代謝開始變差了,為了要解決這個問題,每天都要做個4、5座,才能保持身材。

當時她不解為什麼有人會有打坐越坐越胖的問題,之前的師父告訴她,我們所處的是一個宇宙,但每個人的身體也是小宇宙,兩者之間要保持平衡。如果外氣和內氣不平衡,就會有變胖的問題。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現在她不用花很多時間打坐,身體也能維持現狀,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當她打坐時,曾看過一本書上說要學氣脈明點,她才知道要學密法,生起要學密法的心,而引領她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她知道唸阿彌陀佛到最後,也是要學頗瓦法,就是要學密法,所以了解到,其實學佛到最後都是要學密法。

接著,出家弟子們帶領與會大眾持誦六字大明咒直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3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