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3月17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法會開始前,一位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她發露懺悔的機會。

2006年經由師兄的引薦她求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於隔年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後不久,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有重大的事要發生,就指派師兄打電話,要她護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進口的日本食品。她不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用各種方法來為眾生累積福報,因她剛皈依不久,對尊貴的金剛上師並不具足的信心,殊不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講的每一句話,對弟子與眾生是何等的重要,所以她沒聽話、沒照做,就失去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的機會。不久之後,她所經營的兩棟套房,因頂樓加蓋,一棟被告到法院,一棟被提報違建而拆除,來回折騰了2、3年,讓她虧損了150萬元,比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護持的金額還要多8倍,而她所受的精神折磨更是難以衡量;也因為她沒有聽話、沒照做,對 上師起了不恭敬的心,寶吉祥弟子的背心、法本全被收走,禁入道場,就這樣在道場外1年多。

一直到2009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尼泊爾雪山閉關3個月回來,只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她就去跪求懺悔。有一次週六下午,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完信眾,就指著她說:「那個穿白衣服的過來。」她就跪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地呵責她說:看你以後還聽不聽話,好了,明天開始當信眾。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讓她回道場了。之後還在訴訟中、被告的房子居然就賣掉了。照常理說,還在法院訴訟階段的房子是沒人敢買的,而買主竟是法院的員工,現在也和她成了朋友;而另一棟被拆的違建房子,也在她的一念之間:學佛的不該貪,要賣掉。就在要賣的念頭一起,這間房子也順利地賣出,就此遠離這麼大的麻煩事,而不再與人結怨。她知道這些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大的加持,才能順利地解決這麼大的困難。

2006年她還是信眾時,有一天騎車外出被撞,回到學校後,腰部痛得無法坐椅子,只能坐地板上。到醫院掛急診,醫生也檢查不出原因,她只好回到學校。有小師兄叫她吃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法會的供品,隔天她的腰痛就好了,這期間她都沒吃過藥、打過針。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2009年她求皈依5次,終於能夠再次皈依了。

有一天她載兩兄弟回家,車已停妥在他們家門口,當他們要下車時,她的車突然滑行,車體壓住她的右腳踝,另一面卡在路上的花台,兩兄弟都沒事的回到家,而她的腳卻斷裂了。經組長師兄的指示到另一位師兄看診的醫院就醫,她在醫生師兄的照顧下順利地開刀。當開刀部位已順利恢復後,骨科主任也準備安排要以開刀方式清創另一受傷的部位。她就向骨科主任說她不開刀,並寫下切結書辦理出院。她感謝入院期間多位師兄的關心協助。出院後她請先生開車直接載她到寶吉祥中醫診所,一路上先生一直叨念她都不聽醫生的話;她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吃中藥,一般人打鋼釘要1年才能取出,而她卻在短短的半年就取出鋼釘。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此生打鋼釘會種下下地獄的因。她在此懺悔。

她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看吃中藥這1年來,身體變好了,鼻子過敏也不見了,以往難過的冬天,她也不再那麼怕冷了。先生、家人、朋友都說:「好神奇哦!」所以當身體皮膚有狀況時,他們也開始擦中藥膏。而她學校的小朋友,尿布疹、撞到有腫塊、蚊子咬、嘴唇乾裂、青春痘、臉部紅腫;她家狗狗皮膚等種種症狀,就擦中藥膏,中藥膏成了她隨身的純中藥的萬用藥,她知道這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無二無別地幫助眾生!

她的女兒雖沒有跟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當她女兒看到她開刀後都服用寶吉祥中醫診所的中藥,服得這麼好,原本每次冬天一到她就容易感冒、咳嗽,痛苦不堪,後來她在秋天時就熬煮寶吉祥中醫診所的美髯湯服用,已過了好幾年,冬天一到她也不再為感冒咳嗽所苦了。所以,前年她的女兒為了要計畫結婚生子,便在寶吉祥中醫診所調養身體;有些藝人為想生女,也在寶吉祥中醫診所調養,最後終於如願生女。她的女兒持續在寶吉祥中醫診所的醫師細心調養下,身體變好,今年(2013年)6月也將臨盆生女,現在每次產檢醫生都說胎兒很健康。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惜沒賺錢、為利益眾生而成立的寶吉祥中醫診所。

同時她也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設的祥髮髮藝,讓她染、燙髮不再有化學藥物侵蝕,回家也不用為了要把化學藥劑及臭味洗掉而天天洗髮。
2008年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到日本小火車上舉辦超度法會,她也報名參加。要出門前一週,她先生的腳突然嚴重抽筋,也無法順利排便,每天抽筋痛到無法睡覺,真是痛不欲生啊!她見狀想必先生的冤親債主想要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所以她在週日出發前的星期四也幫先生報名參加,這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國外法會第一次能讓信眾參加的團。到了週六,鐵齒的先生,已痛得願意到寶吉祥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王的法照頂禮跪拜,這是先生生來第一次向佛菩薩頂禮!週日出發時,先生是坐輪椅上飛機,到日本也是坐輪椅下飛機。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小火車上主法的法會結束後,大家吃過晚餐後便回飯店休息。已多日無法順利排便的先生上完廁所後,竟可以很輕鬆自在地聊天,這時她驚覺先生的一切病痛都好了。隔天還有行程,她在景點入口借了一支拐杖讓先生扶持,而他竟能健步如飛,不用拐杖,很多師兄也親見此景,她和先生都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先生的幫助。現在她先生喜歡吃寶吉祥的日本食品,法會的供品也吃很多,也愛用中藥膏,不再煮葷食給小朋友吃,而且常年的腰椎骨刺也不再嚴重,工作起來能更賣力,她和先生都清楚,這是他吃寶吉祥食品,因而得到尊貴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她小時候生在南部,父母一生務農,噴灑農藥傷害無數眾生,所以她的家人從爸爸、大哥、三哥、四哥4人都是因腦溢血、高血壓,短暫的3天就過世了。只有她的五哥中風送醫院加護病房,昏迷不醒時,她帶五哥的兒子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五哥要聽「懺悔法帶」3次,而五哥才聽完2次,體內的黑色血水就從鼻孔、嘴巴流出,接著五哥就清醒,也能說話、認人。之後她就帶五哥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順利皈依了。每週日法會她就帶五哥到道場,因五哥無法坐、站,所以都坐在輪椅上。1年後五哥又昏迷了,在醫院時,五哥的兒子看護士打針都得打好幾次才能打入,非常不捨與難過。她帶五哥的兒子和女兒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五哥的兒子女兒請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父親早日脫離痛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五哥的兒子女兒2人要吃素,每天在法照前頂禮1000遍,並參加施身法法會。五哥的兒子女兒頂禮到第三天,她的哥哥就在農曆正月初一法會結束後的當晚9時往生了,這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讓她的哥哥累積1年的福報,才能在往生後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火化後她哥哥的頭骨有一個得到頗瓦法超度的圓洞瑞相,她很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哥哥的幫助。

她發露懺悔,從小在南部長大,殺了雞,吃了魚、豬肉、牛肉,殺青蛙吃青蛙肉,用黏鼠板黏死老鼠,殺蒼蠅、蚊子、蟑螂、小蟲、蛀牙蟲,傷害很多眾生,墮胎、偷爸爸的錢,上班時把公司的文具帶回家,以不法作帳方式賺取金錢,和朋友作生意,管帳取得自己不該得的錢,說話快人快語,沒耐心,用話罵人傷人等眾多事,她懺悔,永不再犯。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供養是要拿最好的而不是自己不要的東西。但是她在2007年剛皈依時,供養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塊貝里斯的土地,沒事先請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做了錯誤的供養。不但沒供養心、沒恭敬心,給上師找麻煩,而今仍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今年大年初一及印度法會加持,她懺悔,自己做了這麼可惡的事,以後做任何事都要照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佛法的開示去做。

接著由第二位弟子上台分享,今年3月他追隨上師赴印度時所看到的瑞相。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常說,你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害,就是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他今天要跟大家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厲害的事,即使如此,但他還是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

今年(2013年)2月23日他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印度德拉敦,參加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舉辦的長壽佛法會。下午4點鐘左右從德里出發,這是第一次搭飛機走這趟行程。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體恤弟子們旅途勞頓,特別安排專機往返。

上了飛機,一排座位有三個位置,他本來坐在中間,但因為他先上飛機而又特別喜歡看窗外,所以他就先坐進窗邊的位置。當坐在隔壁的師兄要入座時,他徵得師兄同意與他換位子後,就安心坐下來看窗外的景色。

飛機起飛後,有陽光但有點薄霧,視線不太清晰,但平原的田野、房舍、道路與溝渠仍然可以鳥瞰。很快地飛機就飛到喜瑪拉雅山麓,但天氣變了,陽光不見了,雲層也出現了,白白的積層雲,很美。

飛機繼續前行,突然上空陽光又照耀下來,底下的雲層變得更厚實、更白、更美麗,這時他看到飛機的影子清楚地映在雲上,這種景象雖然有些特別但他看過幾次。令他非常訝異的是,他發現以飛機的影子為中心,竟然圍著兩圈七彩的彩虹,也就是虹與霓,這個現象他從來沒看過。他知道單純陽光照射在雲上是不可能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肯定就在這架飛機上,機上有一位果位不可思議的大修行人,才使空中雲層上出現如此絢麗、殊勝的瑞相。

霓與虹圍繞飛機的影子,隨著飛機前進,持續一分鐘以上,中間只有一段因為雲層變薄而短暫消失,但雲層厚時又出現了,後來才因飛機下降轉向而不再能看到這種瑞相。

他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功德與大威神力,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現殊勝的瑞相,加持並堅定弟子們學佛的信心。
在此他也要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他在發現瑞相時沒有立即生起堅定的信心與感恩心,而是在想為什麼會有這種非自然現象。

這個星期一(3月11日),他有事到花蓮,早上陰天,飄著雨絲,飛機起飛後轉向南飛,飛機穿越雲層後,突然陽光從雲洞上照下來,他又看到飛機的影子,但有點模糊,他仔細查看影子四周,什麼也沒看到,自己不覺啞然失笑,當然什麼也沒有,因為這次的飛機上沒有像上次一樣的大修行者。

他在此要再度懺悔自己懷疑的習氣仍然如此重,察覺那麼慢,進步那麼少。
最後,他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與加持。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持共修法會,並給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昨天有一位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說他聽到有人唸百字明咒,覺得很好聽、很喜歡,所以想要學。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時下很多人都認為只要他們喜歡、想學什麼法門,弘法人就應該要教他們,其實,這並不是正確的求法心態。昨天來求見的信眾可能以為前陣子才接受了金剛薩埵灌頂,就能在其他地方聽到百字明咒,覺得自己一定是根器好,才會聽得到,事實上會聽到才是根器不好,因為不是一位有證量的修行人所持誦的。聽到了覺得喜歡就來求的人,連學佛都還要挑自己喜歡的來學,就是太驕傲了。

事實上,學佛是有次第的,就好像大家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到大學,都要經過考試,通過了才有資格繼續進階學習,為什麼你們覺得學佛就不用考試?只要你想學,上師就要教?學佛的考試是看你是否具備根器和因緣。大家可能都認為自己當學生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長大了,所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想你們小學時不可能自己隨便換班,也不可能讓你們這幾天是這個班導師,過幾天換另一個班導師吧?除非是班導師請假不在。而且,如果讓你們任意更換班導師,保證你們一定學不到任何東西。你們總是以自己的好惡來選老師,還認為自己發願了,為什麼上師還不教佛法?認為你們想學而上師還不教,這就是對上師起嗔念。為什麼會起嗔念?都是因為貪,連學佛都用這種分別心和貪念,一旦貪求卻得不到就起了嗔念。

以前,佛有大能力和大智慧可以知道什麼人可以跟隨佛,也知道什麼人不能跟。但是,後代為了吸引信眾,讓更多人學佛,條件都放寬非常多,但是放寬條件並不代表隨便。正如《寶積經》所說,末法時代的弘法人為了名聞利養,而阿諛奉承信眾、扭曲佛法。如果讓大家挑喜歡的學或看電視選節目轉來轉去,這樣聽佛法就能修得出來,佛經上一定會寫:在末法時代有科技可以幫助修行。如果這麼做就能修得出來,佛經絕對會記載。

大家都認為對於宗教的選擇方式是選自己喜歡的,自己喜歡的就信,不喜歡就不信,偏偏佛法不是宗教。學佛不是要讓我們滿足自己的欲望,過所謂順利、美滿的一生。佛法是教導我們修改自己以改變未來的人生,自己能夠做到之後,進而幫助六道一切有情眾生改變未來生的方法。你們不要把學佛當成是迷信,認為只要你們想學上師就要教,你們想要什麼上師都要滿足你們,你們出了什麼事情都要上師幫你們擋。以為只要有拜、有唸、有來參加法會,就什麼都會好,這種是一般民間信仰、迷信的心態。續部有說,非根器的人不能傳授。在古代,咒語是不隨便傳的,唐密為什麼後來會失傳?就是因為中原沒有具備根器與因緣的傳人。傳法人會挑聽法人,有根器的、適合的人才會傳;相對地,聽法人也要觀察傳法人,若傳法人不具德,沒有證到果位,也沒有資格傳法,你們也不應該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曾說過一則親身經歷的故事,今天再說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不久後,初次前往昆明時,有位朋友介紹一個懂藏語、學藏密的人,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此人一起吃了頓飯。用餐時,此人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吃完飯後要傳某個本尊咒語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初學的人認為要多聽聞佛法,然而想要多聽也是一種貪。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還有跟很多初學的人一樣的想法,認為有人講法就要聽,主要也是覺得自己初次到一個地方,不好意思去拒絕人家,所以並未說什麼。

用餐後,對方要開始傳咒語時,還沒開口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感到本尊在自己身體內開始躁動,第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壓了一下,因為覺得對初次見面的人不好意思,但是第二次就壓不住,本尊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站起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整個人跳起來,現出忿怒相,面目非常可怕。對方一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立即拿包包走人。他是內行識貨的,一看就知道,所以逃之夭夭,從此沒有再見過他。這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了 直貢澈贊法王而得到庇護,仁欽多吉仁波切具備大根器,遇上了不如法的傳法人,本尊連聽都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受到汙染,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保持清淨。

現代科技發達,反而成了學佛的障礙,你們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有人弘法,讓你們認為很容易就可以聽到佛法,所以就不珍惜佛法。你們以為買坊間唱誦咒語的CD,回家後放來聽,以為這樣就有加持。CD是上師嗎?可以教你們佛法嗎?有人認為坊間唱誦咒語CD的曲調很多,選自己喜歡的買來聽,這一片聽了覺得不喜歡就再換另一片聽,聽了覺得喜歡,就買回家每天放來聽;其實,你們認為自己喜歡聽到某些咒語的唱誦聲,並不是你們根器好,你們只是喜歡這些CD中的旋律罷了。還有人買了咒語的CD,就誤以為跟著唸、開車的時候播放唱誦咒語的CD就是在修行。雖然聽這些CD比聽八卦故事與歌頌愛情故事的流行音樂好一點,但是對修行上是毫無幫助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若有弟子還做這種事,家裡還有這些咒語的CD,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後就會趕這些弟子走。

現代人的想法很複雜,學佛都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不聽佛菩薩與上師的教導,而是用自己的方式來學佛,這樣學佛是沒有用的。前陣子有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詞是:我愛你,你愛他,他又愛他…等等。仁欽多吉仁波切算是老一輩的,看現代人談感情的方式變化很大,由歌詞內容就可以看出現代人的思想有多麼複雜。

前陣子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上海一家餐廳用餐,結果用餐到一半,餐廳的總經理過來講自己的悲情故事。他說自己本來是從事別的行業,之所以會開素食餐廳,是因為他的母親罹患癌症,所以他決定吃素,後來為了讓更多人吃素就開了素食餐廳,還說餐廳的股東全部都是學佛人。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他的故事後沒有接話,只是看著他,他講到最後實在講不下去,就轉身離開了。聽到他開始講故事,要不是因為有人作東,仁欽多吉仁波切可能就會當場請他不要再講下去,本來到餐廳吃飯是享用餐食,而不是聽悲情故事。

人本來就應該要孝順父母,尤其是中國人自古就重視孝道,有什麼好大肆宣揚的呢?不要以為吃素就是孝順,牛、羊也吃素,是為了孝順嗎?不要以為吃素、找學佛人來就很了不起。會有人喜歡講悲情故事,就是因為有人喜歡聽,難道是自己沒有悲情故事,所以喜歡聽別人的悲情故事?這種人就是利用佛法讓別人覺得他很偉大、很悲情、很了不起,其實是在糟蹋佛法。佛法不是讓你們拿來利用的,你們說自己學佛,希望別人聽了後覺得你是好人,這都是錯誤的做法。要知道佛法是很殊勝的,用全世界的財富都買不到佛法。為什麼現在會有這種亂象?也是因為現在師道沒了,現代人都不尊師重道,大家都是用自己的感覺、體會、人生經驗來學佛,把佛所說的全部拋在腦後,自做自為,認為不需要上師的教導,就如同經典上所說的:剛強自用、難調難伏。

不要以為吃素、開素食餐廳有什麼了不起。有個弟子經營素食餐廳,他之前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說自己開素食餐廳是與眾生結緣,為什麼生意會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經營素食餐廳有沒有向客人收費?弟子報告:有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他,如果有收費就是做生意,和眾生結緣就應該要免費供應才是。現代人學佛觀念有很多誤解,以為自己東聽西聽、學了一陣子就學到了,就可以跟別人講佛法,這就是貢高我慢,所以佛才說末法時代的眾生難度啊!剛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提到那位要傳咒語的人,還好他知道要趕快離開,要不然如果他繼續傳法,仁欽多吉仁波切修的本尊是普巴金剛,可能接著普巴金剛杵就用上了。

為什麼現在的人學佛會有這麼多奇怪的作法?以為用自己的方式也可以修得出來,東跑西跑,不過學個幾年就認為自己有資格宣揚佛法,這就是因為學佛沒有跟著一位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學顯教時完全沒到其他佛寺,除非是師父指示才會去;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去其他道場,其中只有一段期間 直貢澈贊法王不在時有參加寧瑪派的法會,但沒有接受其傳承,只是參加。後來,當與 直貢澈贊法王連絡上,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從未去過其他道場,除非是 直貢澈贊法王特別指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聽從 直貢澈贊法王的教導,沒聽其他上師講的佛法,除非得到 直貢澈贊法王同意才去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才是尊師重道。

時下的人聽佛法,都是到處聽聽,不喜歡這個弘法人講的,就換聽另外一個;學佛卻以為是在點菜,所以學不到。佛法不是點菜,因為佛法不是滿足你們的欲望,不是要你們增加煩惱,而是要你們減少煩惱,甚至於消滅煩惱。坊間有人認為這一世學佛是結緣,讓大家種下個善因,認為這樣就有用,以後就會慢慢結果。然而,這也要弘法的上師具備攝受力,才能讓種子深植在你們的第八意識田裡,將來才可能有萌芽的一天。若上師不具備攝受力,種子也留不住,因為聽法時仍停留在意識的層次。

學咒語並不是你聽到上師唸,跟著唸就可以學到;學咒語沒有這麼簡單,如果沒有經過灌頂、口傳,唸再多也修不出來。為什麼出家人每天唸顯教的十小咒和楞嚴咒,感覺還是沒有什麼作用?虛空藏菩薩咒是出家人唸的咒語,用意在於幫助出家人壓伏欲望,但為什麼即使唸了還是會不斷產生欲望?這就是因為沒有經過上師灌頂與口傳。補闕真言的用意是彌補唸咒時的缺失,為什麼唸了還是沒作用?因為補闕真言經過一千多年流傳下來,音已經變了,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沒有口傳、沒有灌頂,沒有上師與弟子之間的直接傳承。

昨天說自己喜歡聽到百字明的信眾,以為自己參加灌頂、聽到咒語就跑來求傳法,這是不如法的;還沒有皈依就是還沒決定斷惡,還認為要學自己喜歡的?藏傳佛教強調上師的重要性,連經典都要上師唸過一遍後弟子才能唸。釋迦牟尼佛就是以口傳的方式來傳授佛法,沒有說後代的人可以聽到就得法。仁欽多吉仁波切於灌頂前曾清楚地開示,未皈依的信眾只是結緣而非傳法,卻還有信眾聽不進去。如果灌頂完就可以得法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灌頂時一定會講,不會忘了講。上師只有一人,傳法給這麼多個弟子,每個弟子的成就都不一樣,端看各自的接受度。這也是為什麼佛經上強調布施供養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福報都很淺,需要透過布施供養累積福報,才能接受佛法;若是沒有具備足夠的福報,聽不進上師的教導,就算聽到傳法也修不出來。佛經上提到連菩薩都說自己是「承佛威神力」,菩薩也是需要佛的加持,而你們每個人卻都以為是自己修來的。你們憑什麼認為自己不需要上師口傳,以為聽了自己在家唸就能開悟?

大家都很急,但佛法是有次第的。你們以為唸百字明可以消業障,就急著要唸,以為消了業障就可以讓自己變好。你們要聽清楚,消業障是消除你們學佛的障礙,因為惡業和善業都會障礙你們學佛。你們不要以為學佛之後,可以讓所有事情都不發生,也不是參加法會後冤親債主就會消失。你們這一世所得是前世所做,這一世學佛所修的是累積福報,是讓下一世有所改變。除非你們修到與本尊無二無別,這一世的業力才可以轉,也才能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心想事成;若沒有修到與本尊無二無別,持咒只能讓你們學佛的障礙減少、暫停或消除。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跟大家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聽話,不像你們學佛卻還有一大堆自己的想法。你有你的想法,佛有佛的智慧,這樣會學得好嗎?就好比你唸大學時,要跟一位學問很高的教授學習,教授要教你時,你卻一直用你的想法來反駁教授,教授還會教你嗎?你還學得到教授的知識嗎?肯定是學不到的。你們要搞清楚,學佛不是迷信,不要整天用求保佑的心態來學佛,以為參加法會就不會出事,這都是錯誤的。

臺灣的廟宇是全世界最多的,到處都有宮廟,只要是臺灣人幾乎都曾經拜過、求過,你們也看過有些人對某個神明特別虔誠。然而,拜了這麼多,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會出事?看看最近多少殺人的事件,小小的臺灣就有這麼多殺人的事件,日本2億人口那麼多也沒有殺成這樣。這些都是因為貪念而來,有貪念就會傷害眾生。有福的地方就有禍,魔王會來這裡,所以大家要謹慎,不要捲進這些惡業裡面。

因為人天生懶惰,什麼事都想坐享其成,認為拜拜、求保佑比較快,學佛要修改自己很辛苦。學佛人最怕懈怠,懈怠跟退轉是兩回事,懈怠就是懶,你們總是有許多理由、藉口給自己,認為當天工作很累,寧願躺在沙發上看電視也不願意好好修行,不然就是說自己沒時間,還有事情還沒完成,既然你說沒時間,那就真的沒時間學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在顯教時,拜梁皇寶懺拜得比你們都多,而且拜得非常勤快。有些人是前面跟後面才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拜梁皇寶懺都是從第一天開始拜到最後一天,連中午大家在休息,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繼續拜。當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聽進旁人的讚歎,相信你們都很清楚坊間有人說好話的那種口氣,以為自己拜得夠勤了。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顯教法師還特地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佛寺中安了長生祿位,這個長生祿位到現在都還在佛寺裡,你們沒聽過佛寺中還有弟子的長生祿位吧?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這個地步,但是直到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後,才知道以前所做的都只是累積學佛的福報,沒有辦法幫助自己在此生解脫生死,只有密法才能做到。你們還認為自己修了很多嗎?

梁皇寶懺中的懺悔祈請文有提到「罪花飛」,很多人拜梁皇寶懺時唸到這一句,都會哭得唏哩嘩啦,以為懺悔過了就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以後就可以一切順利。你們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是罪花飛而不是罪果滅呢?因為這一世發生的只是開花,還沒有結果,倘若透過學佛能將不好的花剔除,將來結的果就不會那麼壞,罪花沒了,罪果還是有,只是不好的果報會減一點。不要以為罪花飛就是消失,你們如果學佛的心態不正確,還是以為參加法會就有保佑,就離開去別的地方。

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法學佛,每個人都喜歡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賣弄意見、展現口才,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留意到你。你們一開口,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瞭若指掌,就看你們要怎麼表演。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你們一樣從信眾開始修,所以知道你們的問題。再者,你們不管口才多好、說話速度多快,也比不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念頭快。佛經上說人在一秒鐘之內就有一千兆個念頭,念頭比光速還快,只要還有呼吸就會起念頭。為什麼會起念?也是因為眼、耳、鼻、舌、身、意接收外界刺激而影響心起了作用。宇宙萬物都是由心產生,佛法中講的心有很多名稱:如來藏、心、法性等。你們或許會覺得自己沒有這麼多念頭,其實有很多念頭是你們難以察覺的,要讓身體這麼多部位運作,要維持呼吸、血液流動,就會起很多念頭,只是大家都習慣了,也察覺不到這麼細微的念頭。

所以坊間教人打坐時要放空,但佛經沒講放空,何況每個人都有這麼多骨頭、血液,怎麼可能沒有念頭?其實,要自己沒有念頭也是一個念頭。有人說生活無聊,這也是念頭太多、壓伏不了而心靜不下來的結果。要不是一直想找刺激,怎麼會對生活不滿足,覺得無聊呢?會覺得無聊的人,就是因為沒有修行,所以煩惱一直起來,沒有時時刻刻去察覺檢視自己的念頭。

修行人是不會覺得無聊的,如果覺得無聊要如何閉關呢?閉關期間不准看外面、不准自言自語、不准作稀奇古怪的夢,連做的夢破了五戒都不可以。若有這麼多念頭是無法閉關的,學佛就是要減少念頭,教大家不要有自己的念頭,而是應該依教奉行來修改自己會墮入輪迴的行為。你們平時已經有很多念頭了,學佛後反而念頭更多,用自己的想法來要求上師達到你的欲望。如果還有人認為自己懂得世間法,用自己的想法來評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行事方法,有那麼多想法就不要再來了,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不是由你們判別的。此外,對修行人起批評的念頭,對你們沒有幫助,反而會有害。

不是要你們完全不動念頭,也不是不容許你們思維,但是絕對不是用人生經驗法來判斷佛法對你們有沒有用,而是應該要去思維如何依教奉行。為什麼在佛法上教你們一定要完全聽上師的,不允許你們有自己的想法或用人生經驗法去推敲佛法?因為佛法和我們的人生經驗法是完全無關的。現代科學的進展,已經發現組成物質的最小分子,但是仍舊不知道分子是怎麼產生的,佛法才知道分子是怎麼產生的。何況,物質中的分子是隨時在變,是無常的,就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以桌子作為例子,其實裡面的分子一直不停地在變化,所以最後桌子也會毀壞,沒有不變的東西。

一切都是我們自己做出來的,唯識宗所說的「萬法唯心造」,這裡的法不是指佛法,而是指宇宙一切外在和內在的現象,所有現象都是我們的心造就出來的。舉一個例子,讓大家能夠稍微體會。每個人家裡的裝修都不一樣,就是因為都是自己的心做出來的;即使是今天參加法會的1200個人,都找同一位設計師,但是裝修出來的樣子,根據你們每一個人的想法,結果一定不一樣。像大家出國時若住在同一間飯店,飯店裡的每個房間擺設都是統一的;但是大家住了一晚之後,到隔壁房間走走,可以看到每個房間肯定都不一樣,有的人枕頭丟在這邊,有的人硬要把椅子從原本的位子移到其他地方,有的人牙刷放那邊,都不一樣。這些都是自己的心在作祟,都是自己的心在動而做出來的。

學佛並非只是研究名相,鑽研佛經文字上的涵義也不是修行,經典上有提到,如果以文字來解釋佛法,連三世佛都會喊冤。佛在世時為眾生說法,開示心的意義,講《般若經》講了幾十年,試著用人類的語言文字來講解,講到最後都詞窮了,還是沒有辦法真正形容出來,這就是因為佛法與人生經驗法是完全無關的。所以,經典上提到「不立文字」,因為要自己體悟才能知道。不立文字不是沒有文字,沒有文字怎麼開示佛法呢?這是指佛法要用悟的,要透過修行親自體悟到才能知道,否則就算用盡人類的文字語言,也無法精準地形容出來。

眼、耳、鼻、舌、身、意在顯教稱為六賊,在密宗則視為工具,是能夠幫助我們學佛的工具,例如,我們聽聞佛法需要用到耳朵,看佛像需要用到眼睛。但是一旦我們證到佛果,就不再需要這些工具了。打個比方,就好像要製作一張桌子,需要槌子、釘子等工具;一旦桌子做好了,也就不需要工具了。學佛也是一樣,上師就是教導弟子如何使用工具,就好像做一張桌子,也需要師傅來教你用什麼樣的工具、什麼樣的力道,才能做出作品。如果你們以為靠自己就可以修得出來,還有這種心態的人就可以不用來了。

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與大攝受力,如果弘法不是這麼嚴謹,整天笑嘻嘻地奉承你們,來參加法會的人連十個道場都塞不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你們不學顯教,你們一定要學顯教,因為顯教是密法的基礎。然而,學顯教與學密法的心態與意識應該要改變,就如你們唸小學、國中、高中、大學、博士班,每個階段的心態一定都不同,必須要調整;學佛也是,你們再不調整也是學不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非常嚴格,這麼嚴謹的教法對行者未來的慧命有很大幫助,因為諸佛菩薩一定會護持如法的修行者,這樣的修行者是非常稀有的。弘法人若是為了名聞利養而扭曲佛法、奉承信眾,這也是墮入地獄的根。為什麼很多人弘法到後期都會生病,身體出現很多狀況?就是這個原因。

《寶積經》中清楚地記載修菩薩道時應有的心態,身為一個菩薩,不能執著有,不能執著空,也不能執著中間,這也就是《金剛經》中所說的無所住而生其心。《金剛經》每天有多少人唸,但能體悟的有幾人?龍樹菩薩的《中觀論》探討得很細,但就算你們唸了再多的論,也只是幫助你了解其他人的經驗與見解,不代表你能修到。仁欽多吉仁波切曾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需不需要唸《中觀論》?直貢澈贊法王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需要唸《中觀論》,只要證得大手印就可以了。這並不是指大手印比中觀論厲害,法沒有分什麼好或不好。佛法是講因果、緣起性空,而學佛修行一定需要上師才能得成就。每個眾生的根器與因緣不同,只要恭敬、相信上師和三寶,把上師的教法做足,根基紮穩,也就是依教奉行、完全投降,即使當下聽不懂,等到因緣到了,自然就可以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學佛後,因為擔心自己年紀大沒有足夠的時間修行得成就,而曾經請示過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開示:只要對上師有信心就可以。佛經上說,佛拈花微笑,大迦葉尊者馬上開悟。這不是代表只要一個動作就可以做到,而是因為大迦葉尊者平常一直對上師百分之百的恭敬,一直依照上師開示的佛法修行,根基紮得很穩固,所以當因緣具足,佛只是做一個動作,大迦葉尊者就能開悟。

「心花怒放」並不是男生看到女生心裡很高興,其實是佛法名詞。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位外科醫生弟子,心臟長得像什麼?這位弟子回答,心臟像一個花苞。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心臟像是一個花苞,被煩惱和輪迴業力所束縛,透過密法的修行能夠讓花開放,花開了才能開悟,才能體悟上師所說的佛法,以及佛菩薩的慈悲,才能夠成佛果。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心臟總共有幾條大的血管連接著呢?這位弟子回道:三條。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為什麼是三條,醫學上是否有解釋?這位弟子回答,不知道,醫學上並沒有解釋。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為什麼心臟有三條血管?為什麼不是四條或五條?醫學上沒有答案,佛法有答案,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佛法解釋原因,但特別指示不可紀錄與宣揚。

我們的心臟會受到意識的影響,意識先影響腦,接著就會影響到心臟,醫學上也證明這一點。比如說當人興奮、緊張等情緒出現時心跳會加快,或身體勞動時,講太多話時,心跳都會加速;累了要睡覺休息時,心臟就跳得慢。所以當人習慣一直處於過多的念頭、想法太複雜的話,漸漸地他的心臟就會不好,最後就容易得心臟病。這位醫生弟子也報告,三高的人容易有心臟方面的問題。

你們可能聽過感冒卻能讓心臟得病的例子,醫學知道細菌可以感染到呼吸道與肺部,但是醫學不能解釋細菌何以感染到心臟。當場,醫生弟子也表示確實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則開示,法本中有提到這一種病是魔鬼丟了細菌到人的心臟,這種病十個感染有九個不會好。心臟不好的人易短壽,學佛人心臟不好便無法禪定,所以才告訴大家要聽上師所說,不離佛經的意義。學佛為什麼不准抽菸?因為抽菸的人,心血管很可能會阻塞,血管一堵塞,氣就不會順,身體不好就會影響情緒,心定不下來,也難以接受佛法。唯有修密法,才能讓我們的心脈打開,心花開了才能開悟。用自己的想法學佛,此生都不會開悟。

吃素不是為了發願,佛勸大家吃素,一來主要是為了讓大家的身體能夠健康,吃肉的人,心臟被細菌感染的機率比較大;二來就是要培養慈悲心。吃素之後,慈悲開始慢慢培養起來,心的惡念也會變少,身體自然會健康,也自然會聽得進上師所教的佛法。連吃素都做不到的人,就算持續聽佛法,卻還是行惡,明知故犯,後果是非常嚴重的,不如就不要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缺弟子,不是真正想學佛解脫生死的人,也不需要來。

岡波巴大師開示:「大乘波羅蜜多教法的修行人,是把意識臆測而非親證的「共相」的道理,來當成是修行的對象;而大乘祕密真言教法的修行人,則是把實際理地,來作為修行之道。」

顯教說的般若波羅蜜多,是以共相,即外相存在的道理,作為修行的對象。佛法所講的法,是指宇宙內一切現象,修行人對一切現象,無論好壞,都不會抗拒、逃避,只要面對,知道任何現象產生必有其因。菩薩畏因,凡夫畏果,並不是指菩薩害怕因果,菩薩都已經證到、開悟了,不會受到任何事情影響,知道諸法的實相都是緣起性空、緣生緣滅,又怎麼會害怕因果呢?這句話的意思是,菩薩相信因果,知道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所以從因下手,避免種不好的因,不好的因就不去做,自然就不會有輪迴的出現。但是凡夫並不會想到要避免種不好的因,而是認為做了再說,再來害怕不好的果會出現。如果不想要煩惱起來,就不要製造因就好了,不做不好的因,自然煩惱也就少一點。我們也應該留意自己的念頭,不要以為自己想什麼沒有人知道,現代科學已經證明,只要人一動念,腦電波發射出去之後,會一直存在宇宙之間,必會產生影響。

岡波巴大師開示:「所謂『將共相的道理作為修行之道』,就是指:借助於邏輯推理和理路分析,用外境的組成遠離『一』、『多』這樣一種立論,來壞除一切事物貌似存在的表相。」以前的人無法理解佛經所講的這個道理,現在因為科學的發達,讓人們可以知道構成物質最小的單位是原子、分子,甚至還更小,而且這些原子、分子是不停止地在變動的,也就是合乎佛法所說的緣起性空,也就是無常。

岡波巴大師開示:「所謂的『將諸法實義作為修行之道』,就是指:先借助於『方便道』的猛厲鉗制,而使『氣』趨入『中脈』之中;在這個時候,再借助於『心氣不二』的要點,心識就會出現『樂』、『明』、『無念』的感受。」

密法是藉助方便道將身體的某些構造做為修行的工具。人有五種氣,今天不多說明是哪五種氣。人若體內的氣不平衡就會生病,有氣就活著,氣沒有就死了,每個有情眾生也都具備氣。釋迦牟尼佛曾經問弟子,人怎麼會死?弟子們解釋了一大堆,釋迦牟尼佛開示:沒有氣,人就死了。氣動心就動,要將氣掌控好,就需要修到密法。我們的身體是業報身,業力都在身體的氣裡面,若能修到氣都聚集在中脈,煩惱、雜念當下會立刻斷掉,自然就可到達明、樂與無念的階段,當然這是密乘的教法。只有修密法的行者,例如修頗瓦法時修到最高境界的時候能夠讓氣進入中脈,這個時候身體會突然倒下,那一剎那便是進入明、樂與無念的狀態了。

「明」是指心的光明,很難用言語解釋,有情眾生都具備「明」,但因為累世的業而將明包起。人在世的時候,若沒有修到「明」,當斷氣時「明」會顯現。如果生前沒有學佛,不知道這種光明是自己本來就具備的,看到「明」就會害怕閃躲,你只要一躲,就會隨業力而輪迴六道。

人在死亡時會先看到光亮,就是明,也就是自己本性的光,接著便會看到上師與本尊出現,但是出現的時間非常短暫,若你平常訓練自己對上師完全相信,那麼就會得到上師的救度;反之,若你平常習慣對上師抗拒、懷疑的,那麼上師與本尊出現時,你也會抗拒、懷疑,而得不到救度。是否能得到上師與本尊的救度,只在於你的一念之差,速度非常快,只要你稍有遲疑就墮入六道輪迴,彈指之間就決定是不是能夠解脫生死,還是隨著自己的業力輪迴去了。所以,為什麼強調你們一定要對上師完全相信,不能有絲毫的懷疑,為的就是要用在這個最重要的生死關頭。

有兩個很明顯的例子,能夠讓大家知道遇到生死關頭時,完全相信上師的重要性。有一位女弟子在車禍昏迷住院時,正如《地藏經》上所說的冤親債主會化成所熟悉的親友前來想帶走亡者,這位女弟子昏迷時看到許多平常所熟悉的親友來找她,要帶她走,但是因為她堅信上師,她堅持要等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不肯跟那些親友走,所以才活過來。

另一個男弟子中風時,已經進入了黑,也就是寧瑪派所說的黑成就心。人死後會先看到光,就是明,接著就是看到黑,看到黑就表示要走了。這名男弟子當時已經進入死亡的狀態了,但是當他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吼他,他馬上回頭,一回頭就回來了。還好他平常會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習慣聽上師的話。如果當下他有一點點的遲疑,人就走了。這兩個例子就是告訴大家,還好這兩個弟子平常訓練自己對上師有信心,到了重要關頭就用上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吼就把他救回來,這就是佛經上所說的「獅子吼」,而非你們認為是平常講話的聲音很洪亮或特別大聲。

明是自己本來就有的,只要是有情眾就具備的本性,不是因為學佛才有,也不是不學佛就沒有,以禪宗來說就是明心,但還不是見性,你們都習慣將明心見性一起講,其實明心和見性是兩件事。明出現,就能進入大樂的境界。大樂的境界很難用言語形容,也不是世間的任何事物能夠取代;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閉關時曾經進入大樂的境界,所有的煩惱都消失了,那種樂是難以言喻的。想想如果你身上背著100公斤重的東西,突然間有人幫你拿走,是不是感覺很輕鬆?如果還沒辦法體會,你回家後可以試試看,但這也只是勉強來形容而已,真正大樂的境界是在這種感覺的千萬倍之上。

因為明心見性的大樂不是人生經驗法,只能大概形容給你們聽。人世間所追求的快樂,都是神經的反應,是肉體上神經的反應刺激大腦分泌化學物質,而讓我們感受到快樂的感覺;這種感覺停留在意識的層面,絕對不是佛法所說的樂。即使有人說他是追求精神的快樂,一樣也是腦部的刺激。無論是精神的快樂,或是肉體上的快樂,都只是追求慾望而得到短暫的快樂。

西方人學靜坐冥想,喜歡用spiritual這個字,其實並不正確。因為spirit在英文就是鬼的意思,人死後就成為spirit。那麼ghost又是什麼意思?Spirit和ghost又有什麼不一樣呢?天主教也分holy spirit和holy ghost,差別為何?簡單說spirit是有福報的鬼,就是生前有接受宗教或是有修行,不一定要是學佛人;ghost就是生前沒有修、沒有福報的鬼,就是一般死掉後變成的那一種鬼。所以用spiritual來解釋佛法的境界是很不正確的。英文只有一千多年的歷史,所以詞彙較少,也因此在翻譯上經常會產生落差,這也是為什麼用英文翻譯經典會遇到較多的困難,很多地方都找不到相當的詞彙翻出原意。

最早沒有英文這種語言,只有英國當地的語言,後來是拉丁文、義大利文等語言傳到英國之後逐漸形成英文,然後又傳到美國融合了不同的語言,所以基本上英文詞彙比較少,因此只能用大概的詞彙去解釋佛法的含意。而漢文有幾千年的歷史,比較精深廣大,有比較多的詞彙能用來解釋佛法,例如講心就用到了「真如」、「本性」、「如來藏」等。這也是為什麼佛法可以傳到漢人。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時,或許是用不同的語言及詞句來說明,但是不離釋迦牟尼佛當時開示佛法的意義,意義是不違背的。

無念是不起念頭,不是沒有念頭。人只要活著就有一口氣在,只要有氣就會有念頭,有念頭才能讓這個身體繼續運作下去。要在明的境界裡才是無念。若是沒有在明的境界沒有念頭,就是昏沉。很多人打坐到最後會打哈欠,覺得很累,步伐變得很沉重,這是因為氣沒調好。學禪最怕的是昏沉,昏沉是指心的力量不見了,進入昏沉狀態是很危險的,會以為自己已經開悟而整個心就沉下去,在這個境界中出不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兩次打坐陷入昏沉的經驗,幸好被護法救回來,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隨便傳打坐,就怕大家基礎沒有打好,會很危險。淨土宗的念佛一心不亂就是進入無念的境界,用這個念頭代替所有念頭,釋迦牟尼佛早已預知末法時代的人難以修到無念的境界,所以才介紹此念佛法門。

進入明、樂與無念的境界,就是明心見性,便能證到法身的本性。禪宗修到「輕安」的境界還不是明心見性。到達輕安的境界能壓伏念頭、煩惱變少,自然可以對世間事看得比較透澈,也會有點感應。禪宗能修到輕安已經很不容易,需要身、口、意守嚴謹的戒律,但是輕安還是停留在意識範圍內。修到輕安會覺得身體很舒服,步伐變輕。臺灣有一位有名的禪師,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聽過他講法許多次,他用「輕安」而不是說自己開悟了,因為他知道這兩個境界的不同,算是守戒的比丘。「輕安」的感覺是可以達到,但也消失得很快。只要欲望、煩惱一起,輕安就消失了。比如只要起個貢高我慢的念頭,認為自己修到了,輕安馬上就會消失。這位禪師最後是因為腎臟病而往生,到了後期整個人都水腫,照理說,修禪的人腎臟會很好,因為打坐整天身子挺直對腎臟很好,可是為什麼他會得這個病?就是認為自己是一代宗師。如何知道自己的修行進入明、樂與無念的境界,需要具德上師的確認,不是自己說了算;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修行的種種境界都會向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經由 直貢澈贊法王確認。

岡波巴大師開示:「在這個關鍵的火候上,一位具備資格的師長,就會以印心的方式引導他說:『要知道,你的這種樂、明、無念的心識,就是你的心性明知呀!』」由此可知,上師在關鍵時刻是非常重要的,學佛一定要依止上師才行。

岡波巴大師開示:「經過修持這種印心後的直觀心性,而進一步地拋棄僅以『樂、明、無念』為勝的執著,就可以親見並確定『明知』的法爾真性了。在此『明知』的明晰中不散不亂,便是『禪定』;這種猶如金剛般的禪定,如果達到了究竟的階段,就是法身了呀!」

這裡解釋出真正禪定的意思,不要再以為坐著不動就謂之禪定。禪定不一定要打坐,仁欽多吉仁波切隨時都在禪定的境界,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進入到法身。學禪需要一套理論和方法,需要上師口傳教授。若是坐在那裡不動如山就是禪定,那麼桌子也可以禪定了?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顯教時每天打坐一個小時,但也不算是明心見性。現在即使沒有在打坐,但是心一直處於樂明的境界中不散不亂,所以也就是一直在禪定的狀態下。不要認為打坐一定要坐得很久,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的打坐也只是讓自己的腿功練得很好,讓自己現在可以盤腿幾個小時後下來立刻能走路,也因為這樣,讓一些看到的人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一般人,而來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隨時處於禪定的狀態下,便是處於明知的明晰中不散不亂,也就是心不會再受到外在或內在的一切環境所影響。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雖然也是會有煩惱出現,但在明知的境界中煩惱不能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走,也就是無論遇到什麼狀況,弘法利生的心不會被帶走,恭敬三寶的心不會被帶走,輪迴過患的心不會被帶走。處在明、樂的境界,才能進入無念;明、樂與無念產生,才可以進入明知;進入明知,才得以達到禪定的境界;明、樂與無念一定要修到密法才可以做到。

平常你們沒有辦法禪定,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幫你們進入禪定。有多位弟子表示只要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就會腦袋一片空白。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腦袋一片空白也很好,就不起念,旁人的嘮叨也就聽不到,就算太太在一旁抱怨他也聽不到,這樣就少了很多煩惱。這次去印度參加法會,有一車的弟子還在法會後去購物,這就是煩惱起來。原本是單純的參加法會,結束後法喜充滿,但是卻因為起了想要買東西送人的煩惱心而做錯事。做錯事,上師當然會呵責。

出家眾學佛最大的障礙是驕傲,而在家眾最大的障礙是煩惱。因為現出家相,容易認為自己和別人不一樣,而產生貢高我慢。你此生能出家,是給你一個很大的因緣讓你有機會在這一生能解脫生死。在家的不能掌握自己的生死還說得過去,出家眾不能掌握自己的生死,就浪費自己這一世有出家的因緣了。不要以為現出家相就一定能到淨土,沒有絕對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世也是出家的,但是這世還是再來,收了你們這麼多弟子,是很辛苦的。也不要急著想要出來度眾,自己的生死都沒把握怎麼度眾?不要以為自己欠眾生要趕快回來,時間長短是我們自己意識訂出來的,要回來就要有能力度眾,沒有能力回來也沒用。若認為自己欠眾生就發願到阿彌陀佛淨土修行,迴向給眾生也是一種方法,也不一定要度人道,六道都可以,看你所發的願,如果你發願度畜生道,那麼等你修成後,就可以到畜生道去度動物、昆蟲等等。釋迦牟尼佛也不是只度人道而已,在人道之前也曾經在畜生道、鬼道度不同的眾生。佛菩薩不只是度人道,而是度六道一切有情眾生。

在家眾的障礙是煩惱比較重,例如煩惱家人、工作、結婚好還是不結婚好?有很多煩惱,誘惑也比較多,例如名、利、財、色等等。出家眾至少沒有在家的這些煩惱。而在家眾因為有這些種種的煩惱,更能體會到自己有很多問題,比較不會驕傲,而認為應該要趕快修行、解脫煩惱。不過,現在好像也不是這樣了。在家眾也變得很驕傲,現在年輕一輩學佛態度都變了,就像那位聽到百字明咒覺得很喜歡就認為自己可以學的信眾,這就是驕傲。學佛人千萬不能驕傲,若是認為我修到了,就是沒有修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當信眾時,對佛法觀念就是:今天沒人傳,就不敢學。即使是在學顯教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態度,大概是所生在的世代比較傳統,最起碼有尊師重道的心態。

學佛是一件很快樂的事,可以解脫一切煩惱。很多人覺得工作很煩,家人很煩,想要換到一個清靜的地方。但是,想要一個清靜的地方也是一種煩惱。等到在清靜的地方待久了,又會覺得很煩,就算在山裡也都會有大自然的聲音,又會嫌噪音很吵。這都是用一個煩惱去代替另一個煩惱,永遠都有事情煩惱。以密法來說,煩惱反而是一種工具,不會去壓抑它,逃避它,而是去面對它,當煩惱是修行的工具。今天的開示主要是對出家弟子說的,已經現出家相,至少持守了清淨戒,就比在家眾少了很多煩惱。

出家眾能夠避免這些煩惱,就要把握這個出家的因緣,在這一世解決輪迴的過患。想學密法只要有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傳。今天出家眾聽到很多了,在家的能聽到多少就多少,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現場有多少位六祖慧能,因為當年六祖慧能也是因為在旁邊聽到而開悟。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起立恭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齊聲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日為大家不辭辛勞賜予殊勝開示。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3 月 2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