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3月10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和與會大眾分享她及家人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經過。首先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皈依門下,並且不厭其煩、耐心地開示殊勝的佛法。她是在2011年9月11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二個妹妹也是皈依弟子。

她能有這殊勝因緣接觸到藏傳佛教,進而聽聞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這一切都要感謝寶吉祥日本食品門市,因為她妹妹去日本食品門市購買了花鳥餅乾,她覺得非常美味,為了找這包好吃的餅乾,她才有機會走進寶吉祥日本食品門市,又正好在門市裡遇到了另一位女弟子,才讓她有因緣能夠皈依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門下、有機會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並在此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感謝在寶吉祥日本食品門市遇到的女弟子,這位女弟子跟她分享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的經過,還拿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著作《快樂與痛苦》與她分享,並不斷地讚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同時這位女弟子也邀請她參加一年一次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還介紹她使用中藥膏、去中醫診所看診、去祥髮髮藝整理頭髮,以及購買天然無毒的洗髮精、護髮乳、還有除障香及各式香品。

當時她只知道這位女弟子口中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厲害,而且介紹的東西都非常好用,全都是天然無毒的好東西。後來,她因為叔叔往生,想請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叔叔超度,才得以覲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慈悲地答應要幫她叔叔以及還在受苦的眾生超度。她感恩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參加殊勝的施身法法會以及每週日的共修法會,讓她得以聽聞正法。她以前曾經跟著爺爺、奶奶去很多寺廟,見了很多師父,但是叔叔往生後還是無法得到解脫,她才知道要真真正正做到幫眾生超度,並不是自己唸一唸經,請很多出家人來家裡助唸或是場面很浩大、很風光就可以幫助他們離苦,而是要像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樣如法修出來,經由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認證後才可以幫眾生超度。

她仍記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要孝順,佛法是用在生活上的。依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去檢視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是否有不如法的行為?自己像不像個佛弟子?還是自己雖然皈依了但本質上只是信眾而已。

她懺悔自己脾氣不好,對待朋友和家人有不一樣的標準,尤其對待自己的家人極度沒有耐心,很多事情喜歡跟弟弟、妹妹計較,對雙親大小聲、頂撞,甚至曾經跟父親打架,也曾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而偷家裡的錢,讓家人煩惱。她是家裡第一個出生的小孩,所以深受爺爺、奶奶、叔叔、姑姑疼愛,直到弟妹出生後就變了,因此她常常忌妒弟妹們受到許多疼愛和誇獎。這些習性也跟著她到了社會,在公司忌妒別人的成就和極佳的人緣,在公司待久了就自以為是老大,不尊重別人;當別人做了不順著自己心意的事,不管對方是誰,同事也好、老闆也好,她除了擺臉色責罵之外,還頂撞上級長官,常常在背地裡說人閒話。有時候她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很可怕,為何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收她做弟子呢?而且才皈依沒多久,她就起了想退背心的惡念。她自己清楚地知道,是那不想改的懶散念頭和想逃避現實的駝鳥心態又起來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佛菩薩,佛菩薩的手永遠都伸在那兒的,只有自己會先放棄自己,說自己做不到。

在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她總覺得張開眼睛就是痛苦,工作是一種折磨,但不得不去做,不想去面對現實,就起了想結束自己生命的念頭,誤以為死了就一了百了,但是最後也沒勇氣自殺。法會上聽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的佛法開示之後,她才知道,一切的痛苦都是自找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曾經開示過,自殺死的人罪是很重的,死了之後是很痛、很苦的。這種苦痛不是凡夫的她所能想像的,更不可能像她想的這樣,一了百了這麼地簡單。

在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她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不論是法會前分享、懺悔的師兄,或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會上呵責弟子,透過每一位師兄在生活中感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幫助與照顧,和組聚時的師兄分享,漸漸地她才開始檢討自己日常生活的行為,是不是也碰到跟其他弟子相同的問題,再透過現在公司的主管,一直不斷很有耐心地跟她說,她才知道自己是一個不知感恩的人,還一直存有許多對別人錯誤觀念以及想法,有些連自己都不曾發現過,有些則是知道很久了,但就覺得她就是做自己,有何不可?這都是一堆自我感覺非常良好的幻覺!往往會把別人好心建議她工作上的缺失,希望她能朝好的地方修改的部份,覺得是針對她、討厭她這個人、有事沒事想找她麻煩來去看待,完全無法體會別人對她的用心良苦。因為自己是無法快速的去發現自己的錯,也看不見自己的問題,往往都是看到別人有錯。因為不聽話,所以她不斷在公司做錯事之外,還不斷為自己找許多的藉口,說自己不是這樣的人,別人誤會了,把自己的錯推給別人,都是因為別人怎樣怎樣的,所以她才怎樣做,完全沒有去檢討自己,而自己又是用什麼態度去對待別人的呢?也憑什麼要求別人對她的態度要好?又憑什麼大家都一定要聽她的呢?自己從來也不聽別人講話啊,自己也從來不會站在別人的角度去為別人著想,自己做錯的事還要牽連到別人,麻煩別人,完全以自我為中心。對公司規定以及上級主管的命令也是,不遵守還改別人對自己的命令,照著自己喜歡的方式去做,好幾次讓公司有損失、令上級主管頭痛,也令老闆心寒,帶給別人的都是麻煩,但自己不以為意地一錯再錯。這一切的一切,一直到皈依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之後才有了些許的改善。

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了依靠,也讓她們姐妹們有機會學佛、孝順父母親,不然以前她除了不孝順外,手足之間都很生疏,意見不合就吵架,她也很少去關心自己的父母親,大家彷彿各過各的生活般。她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解開她們姐妹間從小到大的心結,現在她也開始會去關心父母親、妹妹、弟弟的生活,不再冷冰冰,也讓她們姐妹們遇到媽媽的事情時,會一起去討論該如何處理與面對,如果光憑她一個人是無法做到的,也因為媽媽的事情,讓她看到爸爸面對到媽媽生死的問題時,真情流露的眼淚,他也會慌張,也會在乎,也會痛苦,所以她對爸爸很多的不諒解也放下了。如果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大攝受力幫助她,她到現在還是會一直痛苦下去,不可能有今天這樣的改變。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了她媽媽,她媽媽在2、3年前有因緣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跟媽媽開示了許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如果她媽媽有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聽進去,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她媽媽,但她媽媽沒有,所以一直不敢來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媽媽早在4、5年前久咳不癒,看了很多醫生、吃了很多藥都沒有辦法有太大的改善,有一次還嚴重到一個月發不出聲音。那時很巧的是,當時還是信眾的妹妹,因為自己的事情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她妹妹的供養,所以就買寶吉祥日本食品店的餅乾去供養,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沒有收下,並說:「我很多了。」之後又看了她妹妹,叫她妹妹把餅乾拿上去給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加持了餅乾後,囑咐她妹妹拿回去給媽媽吃,事隔許久她媽媽才跟她說:當天晚上吃完了餅乾就可以發出聲音了,還在廁所練習發音。她覺得這真是不可思議。

今年她媽媽的病情惡化,經由救護車送至大型醫院,若不是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不知該如何面對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她坐在救護車上一直觀想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媽媽,一到醫院辦完手續後,便打給幾位師兄,告知媽媽狀況,請求協助,這幾位師兄要她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有信心,並且不斷觀想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著她媽媽,還要她冷靜不要慌。只要是看過她媽媽剛進醫院黑到不行的臉的人都會害怕,就連住在隔壁的嬸嬸都說:「晚上睡覺想到她媽媽的臉還會一直發抖。」如果沒有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對這件事她只會哭而已,她在門外看著媽媽不斷地做一連串的檢查,檢查完後,急診室的醫生看了胸腔X光之後跟她說:她媽媽只有1/3的肺可以使用,嚴重水腫,還建議她要幫媽媽氣切。聽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她知道這樣做沒辦法幫助媽媽,只會讓媽媽更痛苦,所以她堅持不要!也回問醫生氣切對她媽媽有何幫助?醫生說能讓她媽媽有多一點點的時間而已,醫生也不是很確定,更不可能跟她保證些什麼。當天她要去參加晚課,心想唯有佛法才能真正幫助媽媽,在跟家人報備過後,她就趕著上台北去參加晚課,回來再問媽媽的情況,請許多師兄給她協助或建議。藉此機會她感謝曾經上台讚揚及懺悔的師兄,透過他們的分享,她才能加深對上師的信心,知道面對這件事情時該如何去做,之後又該如何處理。

晚課結束後回到家裡,她才知道媽媽住進加護病房,插了鼻管、尿管,在加護病房的日子有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非常沒有尊嚴、宛如地獄般的日子。有打也打不完的針,做不完的檢查,打利尿劑、抗生素,被限制喝水量。她媽媽戴著高壓氧氣罩,氧氣才只有70~50而已,而她媽媽吃東西時,是經由鼻管把流質的食物倒入的餵食,完全不會經過嘴巴,一根長管子就從她媽媽鼻孔插進去,媽媽說她很不舒服,想把管子拔掉,但是醫生怎麼可能會答應,又加上加護病房冷氣都開的滿涼的。才沒多久她媽媽80幾公斤的體重只剩下50公斤左右,嘴巴、身體皮膚乾裂,身上沒有肌肉外還有一些大面積的淤血,這些淤血都是因為打針引起的,久久不散。她感謝另一位師兄介紹她使用中藥膏!早上擦完,晚上淤血就開始散開來,中藥膏很好用,但沒多久護士又開始打針。那時她媽媽口渴,但是無論怎麼求護士,護士都不給她媽媽喝水,她媽媽就只好偷偷喝護士給的漱口水。若不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威德力,她媽媽怎能在短短的2、3個月內這麼快速地從加護病房轉至普通病房,少受了很多醫療上的痛苦,還在過年前出院回家,在除夕那天她媽媽報名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道場親自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的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幫她媽媽加持。

在加護病房的日子,她媽媽瘦到幾乎皮包骨,愛漂亮的媽媽看著自己這樣心裡很難過。自從他們請營養師把媽媽的配方奶,一部份改成日本食品店所販售的元氣豆漿來餵食後,媽媽皮膚變好了,也開始長肉了,元氣豆漿真的很營養很好喝。

她要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眾生的一切東西都是最好的,除了營養之外還是天然、無毒的。到現在她還是覺得,她媽媽能夠出院真是太神奇了,若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顧,這怎麼可能?

她很清楚,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還要感謝幫助過她的師兄們,師兄們的包容、提醒,讓她知道這一切並非理所當然,也清楚的讓她知道自己還沒有改好,還需要一直不斷去檢視自己的身、口、意有沒有依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佛法。她呼籲大家不要跟她犯一樣的錯。最後,她祈願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興盛、利益一切有情眾。

接著,由一位參加印度法會團的弟子向與會大眾說明自己所犯的過錯,以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珍貴教導。在印度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在2月23日晚餐時加持她水杯中的水,讓她喝了之後不出三秒鐘就能夠恢復聲音。但她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後卻沒有感念上師的恩澤,隔天早上就犯了錯。

2月24日早上,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有弟子三三兩兩晚到餐廳,她也是其中之一。當天,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弟子們早上7點15分開始用早餐,她因為想要多睡一會兒而待在房間,沒有準時到餐廳用餐。當她接到旅行社人員的電話,問她:為何沒有下來用餐?才知道事態嚴重,於是在3分鐘匆忙整裝抵達餐廳。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看到她進餐廳,便重重呵責她:這次是來參加法會,要團體行動,不要以為自己還在公司當主管,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還要別人叫她才肯起床。

當時,她覺得非常羞愧,前一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給予她如此殊勝的加持,還叫來醫生弟子說明,但她竟然沒有放在心上,馬上就犯了不恭敬上師的錯。更何況,她其實在前一天晚上曾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英文交代旅行社員工安排,讓弟子們在7點15分用早餐,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在7點30分時用餐。然而,她聽到時仍不以為意,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是在交代員工。她為了多睡一會兒,而沒有準時下來到餐廳等候上師,這就是不恭敬上師。她懺悔自己沒有感恩心,沒有視上師如佛。她捫心自問,如果今天是7點要和釋迦牟尼佛一起用餐的話,她一定是5點就會準備好、在餐廳等待。財、色、名、食、睡是地獄五條根,而她貪睡就是其中之一;她非常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她,幫助她斷了墮入地獄的根。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點出她的問題,也懺悔自己沒有做到恭敬上師、時時憶念上師、專注上師所言。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主持共修法會,並給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曾經多次為你們開示過上師的重要性,今日再次強調。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在家唸佛經、禮佛就可以修得出來,學佛修行若沒有上師的帶領,是不可能修出任何成就的。在藏傳佛教中,尤其金剛乘,是非常重視上師的,認為上師的地位比佛還要重要。這並不是說上師比佛還厲害,你們不要誤會,而是因為末法時代的眾生沒有因緣福報親聞佛陀的教導,所以學佛一定要依止一位具德的上師。具德上師的「德」是指功德不是指道德,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經典中有記載具德上師應符合種種條件,由於今天時間不夠暫不說明。

人的一生很短暫,單靠自己修行要得成就是非常困難的。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在家看電視聽佛法、念經、做早晚課就能修得出來,若沒有上師的帶領,是很容易走錯路的。以顯教來說,要看完一部《大藏經》,就算你們每天看8小時,至少也要5到7年,而且看完還不代表你們能消化、體悟,可見單靠自己是很難在短暫的一生中修出成就的。你們不要以為自己跟六祖慧能一樣有大根器,即便是六祖慧能,雖然能夠見性,但還沒得傳五祖的衣缽、得到五祖的心法與教導之前,也無法澈底開悟,必須要靠五祖接引、監督,六祖才能證悟而成為一代禪師。然而,現代人學佛都很驕傲,只不過唸了些經典、會持咒語,就認為自己很厲害,以為自己是在修行;如果沒有依止一位有修行經驗的上師,只是單靠自己的力量,唸再多、拜再多也不過是累積一點助緣,不太可能得成就。

岡波巴大師曾經開示:「諸位,生命來日無多!因而,大家應以正念之鞭,極力地策勵自心,同時,我們也應將上師及其三寶,時時地繫念在心。在這短暫的生命裡,若非上師,就沒有給我們指示正道的嚮導了;要知道,所有的三世諸佛,也都是通過依止上師而覺悟成佛的。」

我們這一生短短幾十年就過去了,你們或許還認為自己有些時間,覺得不用急,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年紀大了,時間已經越來越少,看到你們學佛的方式,心裡非常焦急。這也是何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這麼嚴格地教導你們,鞭策你們要以正念學佛,正念指的是所學一切佛法都是為了解脫輪迴生死。岡波巴大師教導我們要心心念念都是上師與三寶,因為上師能夠指引我們前往正道,走上解脫輪迴生死的修行之道,讓我們能夠不墮入輪迴;任何人都需要依止上師才能成佛,就連三世一切諸佛也都因為依止上師才能成佛。

目前我們是在釋迦牟尼佛的佛運中,有些人會誤解釋迦牟尼佛沒有上師,以為釋尊是自己修出來的。其實,在經典中有記載釋迦牟尼佛前世跟著某一尊佛、某一位上師學佛修行,代表釋迦牟尼佛成佛也有前因。釋迦牟尼佛在前世曾經領受教導,並非此生一世就修出來,經典上提到釋迦牟尼佛前世依止的佛與上師,就代表釋尊是因為累世的修行,而在此世因緣具足成佛。由此可知,你們此生能夠有此人身且具備因緣學習佛法,也是累世的善而得,應當好好把握,若是錯過這次機會,下一次就可能是很多世以後,才能再有機會學佛了!

岡波巴大師還開示:若是沒有上師,就沒有諸佛的名號。這並不是說上師出現之前就沒有佛,每一尊佛的名號,來自於其本願、事業、功德、教導眾生的方式和傳授的法門。沒有上師就沒有佛的名號,是因為學佛人要靠上師的教導,才能知道每尊佛的願力及其教導與幫助眾生的方式。

岡波巴大師開示:「應該依止上師並聽從他們的所有教誨(依教奉行),要知道,這可是非常關鍵的啊!。」要依止上師全部的教導,就是要依教奉行,不能有絲毫違背。岡波巴大師開示學佛人應該要聽上師的話、依教奉行,還說這是非常關鍵的,因為如果你們平常養成聽話、依教奉行的習慣,自然到生死關頭時也會聽上師的話,而得到接引離開輪迴;平常都不聽上師的話,以為上師不是在法座上開示就不是說佛法,認為上師如同凡夫而不依教奉行,到了關鍵時刻,上師也難以幫助你。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不是一切身、口、意都在佛法中,就算不上是一位仁波切。所以,當你們不聽話時一定會挨罵;如果罵了你們也無關痛癢,還不修改自己所犯的錯,那上師就會將你放一邊,先去幫其他眾生。試想,如果有個學生都不聽老師講的話,那老師還會覺得這個學生值得教嗎?就好像一位實習醫生,就算在急診室已經懂得如何急救,但在臨床上還是需要一位有經驗的醫師給他指點,在一些小地方若得到提示便非常受用。然而,如果實習醫生不聽話,還是我行我素,有經驗的醫師最後可能就不太想再教他。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一位醫生弟子是不是如此?這位醫生弟子報告,醫學界的情況確實正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如果醫生在實習階段不聽老師的話,資深的老師就會給他比較低的成績,讓他申請科別時不能如願,或根本不理他。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佛法不離世間法,世間法如此,學佛也是如此。如果你們不聽上師講的話,甚至心中還想要抵抗的,那上師就會不理你們,因為緣不具足;把你的分數打低一點,就代表你沒有資格學密法了。就像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去印度,已經先講了是法會團,卻有弟子不聽話,當自己是參加旅遊團要求去購物,這就是放縱自己;他們既然連上師的話都不聽,也就沒有資格學密法了。

你們也許會認為修行人就一定要給予眾生幫助,如果不讓這些人學密法就不夠慈悲。但是你們都忘了:佛度有緣人。依教奉行的人才是真正有緣,而不聽話、不依教奉行的人就沒有緣。《大藏經》的續部中提到:若非金剛乘的根器,不得對其宣說密法。非根器者連對其宣說都不行,更何況是教導?你們的念頭隨時變,境界一來心裡就沒有上師,只想到自己的利益;你們不具備學金剛乘的根器,倘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了密法給你們,你們到時哪根筋不對勁,起了不信、不恭敬三寶的念頭,果報是很嚴重的,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希望你們受此惡果。
大年初一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地讓你們有機會念誦《地藏經》,你們也看到經中提到不恭敬三寶是很有可能會下地獄的。根據《地藏經》的記載,若是一下子信三寶、一下子又不信的人,也可能會下地獄。你們就是如此,一下子信、一下子不信,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想見到任何一個眾生下地獄,所以不聽話的人乾脆先不教、放在一邊,有的人甚至不能參加法會,只能在樓下等候而不能上來,因為既然他們行惡,就連聽都不讓他們聽。你們不要以為學佛是要按照你們的意思去做,認為想學就應該讓你們學。學習佛法是需要根器的,在《大藏經》中也提到,如果是小乘根器的人,不可對其宣說大乘佛法。不對其宣說,不是怕他偷師學道,而是怕他謗佛,更何況佛法不是用學的,而是用修的。小乘根器的人長期以來習慣自己打坐、思維,若沒有發大悲心、菩提心,難以接受大乘中行菩薩道度眾生的教法,除非是發了大願力才能接受得了大乘佛法。即使如此,也需要依止上師的教導。

岡波巴大師開示︰「大家應該希求「三寶」,成為我們的皈依救護之處——對於我們這些修持正法的行者來說,除了三寶之外,真的就沒有其他能讓我們獲得皈依、獲得救護的地方了。」學佛卻不依教奉行、不依止上師,光靠自己是沒辦法修出成就的,頂多只能累積一些人天福報,但無法轉動這一世的業力,這一世結束後,就再隨業力輪迴。希求指的是以誠心祈求,沒有任何自己的要求或想法。正法指的是離輪迴、解脫生死之法,所以不是讓你們求世間的事。對修持正法的行者來說,一定要希求三寶的皈依與救護,所以你們皈依後如果還不信、不恭敬三寶,等於是連皈依戒也破了。

岡波巴大師開示︰「假如我們能以純淨而純粹的心態,來繫念三寶的話,那麼,今生來世所有的需求與願望,也肯定都能圓滿實現,對此,你們不要有任何的懷疑。」這裡講的需求和願望是指佛法上面的,不是欲望的需求,也不是世間法方面的。純淨是指就是沒有一絲一毫為了自己的念頭,沒有自己的想法而完全聽上師的話。

對於出家眾來說,就算發大心,希望以後要收很多弟子、要度很多眾生,這都是貪,學佛的心就不清淨了。仁欽多吉仁波切自開始學佛以來,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為仁波切,也沒想過自己會升座弘法。當因緣具備時不求自來,弟子會自動出現,就算趕也趕不走;若因緣不具備卻要強求、刻意攀緣,就會很容易做錯事。誠如《寶積經》中預言:末法時代有沙門為了名聞利養,阿諛奉承信眾而扭曲佛法。現在坊間有人將佛法當成生意在經營,點燈、當功德主、參加法會、法會中的座位等都有不同的價碼。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若宣稱花錢點燈就可以消業障,這是扭曲佛法;在寶吉祥佛法中心不會這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大家免費參加法會,點燈代表也是用抽籤的方式選出。

學佛人一定要有上師的帶領和教導,否則很容易出事,如果沒有上師就一定會走錯路。我們應該恆常憶念三寶、誠心尊敬三寶,對三寶不應該有任何懷疑;如此一來,所有在佛法上的需求和願望就一定會實現。如果你的需求與願望不實現,不是上師不厲害,也不是佛法沒有用,而是自己出了問題,因為你還沒聽話,還有自己的想法和欲望,還在放縱自己的心,還在用貪、嗔、痴過日子;心不純淨,當然願望就不會圓滿實現。

如果能誠心尊敬三寶,依教奉行,則一切的願望都會圓滿實現,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就像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一個青金石製成的長壽佛的缽,仁欽多吉仁波切其實已經計畫8年了,但都沒有人知道,只有佛菩薩知道。不說出來不是怕你們知道,而是因為福報因緣不具足,告訴別人也沒有用;當福報因緣具足後,自然就能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多年來觀察到確實是如此,佛法上的事,只要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想做就都可以做得到,只是時間的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8年前發願一定要用寶石做一個缽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急,因為相信只要依教奉行,福報夠了、因緣夠了,諸佛菩薩有一天一定會滿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結果確實如此。直貢澈贊法王曾親口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青金石是西藏五寶之一,非常珍貴。在藏傳密法中,寶石製成的缽有很重要的意義;如果一個教派中出現以寶石製成的缽,代表其法脈傳承將會十分興旺。很多藏人都懂,但是因緣不具足,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終於能將籌備多年的青金石缽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藏人都非常讚嘆。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自開始學佛以來,沒有想過一定要別人知道自己做得好,只知道上師教了就盡力、用心去做,做得不好挨罵是應該的,不像你們只會怕挨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仁欽多吉仁波切責罵是要幫大家改正錯誤,如果怕挨上師罵的人是最惡的人,因為他貢高我慢、不肯承認自己有錯,也不打算改自己,如果是肯改的人就不會怕挨罵。如果不但怕挨罵、不肯認錯,還把自己的錯推給別人,這種人就更惡了。

就像寶吉祥佛教文化協會理事長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挑選舉辦「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的日子,結果選在8月18日。你們也知道,8月16日適逢日本大文字祭,每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一定會在日本京都寶吉祥佛法中心舉行法會。日本法會後隔兩天就要回台主法大法會,怎麼可能來得及?8月16日的法會一定會舉行,因為台灣參加法會的人已經很多,但是學佛的心態都不正確,很多都還是認為自己參加法會是來拜拜、求保佑;日本的信眾還很少,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必須到日本發展。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天都非常忙碌,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身為弟子應該幫忙留意,而不是把錯推諉給上師。更何況,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已經很大了,不像你們是年輕人或中年人,你們卻認為上師應該一切都要幫你們做好。此外,大家也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年在舉辦大法會之前一定要先閉關,如此一來豈不是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時間閉關?

理事長被責問到選日子的問題時,到最後就說大法會的日子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選的。雖然他沒有直接說,但言下之意就是認為是上師的錯;如果理事長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錯,就是不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成上師,那何必還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雖然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挑選的日子,理事長卻沒想到上師每天要處理這麼多事情,弟子有責任要提醒上師。你們既然連大法會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閉關的事也能忘,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忘。就算不是對上師,你們在工作時發現主管有沒想到的地方,是不是也應該要善盡提醒之責?

或許,這次也可以說是設了個陷阱讓理事長陷下去。理事長發現日子有問題後,也不敢再次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怕被責罵,所以最後乾脆就將此過錯推諉給上師。原本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有下決定是否要停辦大法會,但是聽到理事長這麼說,表示他認為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錯,既然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錯,那就取消今年的大法會。取消大法會並不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生氣,也不是度眾的心退轉,而是緣起不好,所以你們自己去跟親朋好友解釋何以今年沒有大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做事,為什麼幾乎百分之百都不會有瑕疵?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視上師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沒有上師就沒有我。但是你們都視自己最重要,當做錯事時還想要保護自己,不承認自己做錯,甚至推說是別人的錯。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想做的都能夠做到?就是因為依教奉行。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教派與 直貢澈贊法王,上師所說的一定做,決不退卻;上師說不要做的一定不做,就算知道做這件事會順利、成功,只要上師指示不做,就聽話不做。對於教派、上師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完全聽從法王的話,就算前面已經進行了一部分,上師指示不需再做也會立即停止,不會再想前面已經做的部分。

所以,因為依教奉行,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有需求與願望,才能一步一步成功;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學佛人該有的心態,諸佛菩薩就會來幫忙。你們如果還是想法一大堆、貪念一大堆,就都不是學佛人,照這樣修下去,下一世很有可能成為寵物。你們如果不修改自己就無法斷輪迴,但是因為你們有參加法會,累積了福報,而你們多少會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不會下地獄,下一世有可能就成為被人家捧在手心當成狗兒子、狗女兒。

不要以為自己看過一些佛經、唸過佛教大學、能和人辯論經文就是懂佛法,以為這樣就能教人佛法。這些都不是修行,完全和修行無關,只能說是一種聊天的方式,如果沒有上師的幫助,這一生是不可能開悟的。懂很多佛法名詞不表示有修行,只不過是名相而已。名相不能幫你修行解脫生死,只是有助於你們去說明一件事情。懂名相,就好比說知道這是一朵花,花是紅色的。但為什麼是紅色的?你也解釋不出來,要學過化學的人才知道為什麼是紅色。就像有人會說唸阿彌陀佛很好,為什麼好?會讓你到淨土,到淨土有什麼好?接下來就回答不出來。那要怎麼去淨土呢?有人會說要發願,再接著問他要怎麼發願?如何具備福德因緣?也回答不出來了。很多人知道的只是皮毛而已,不要以為研究名相就是在修行、自己就是專家。佛法沒有專家,只有對上師完全投降、完全依止的修行人。如果自認為是專家、自以為比別人厲害也是一種執著。

只有完全依止上師、發願之人,才能了悟佛法,一切的需求與願望才能實現。這就好比說你想要唸什麼大學,但是如果都不唸書,怎麼考得上大學?這就不是發願,只是在做夢。所謂的願,指的是自己能做得到的,才叫願;如果做不到都只是你們自己做夢而已,就如《心經》所說的顛倒夢想。以佛法來說,夢也是有可能會實現的,因為一切皆是空性、不永恆、變動的。不管是假的或是真的,其實都是假的,因為都是空性,緣起緣滅。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乘波羅蜜多教法和大乘秘密真言教法兩者之間的差異,大乘秘密真言教法就是密宗,與顯教修行的方式不同。岡波巴大師開示︰「大乘波羅蜜多教法的修行人,是把『共相』的道理,當成是修行的對象;而大乘秘密真言教法的修行人,則是把實際理地,來作為修行之道。」

這裡你們是聽不懂的。這裡講到共相是想出來的,是經由眼、耳、鼻、舌、身、意所接收到外在的狀況,還是透過意識而產生的,顯教是以共相來修行,進而透過思維推演,而一步步依次第修,所以要花費很久的時間。就像是坊間有人拿著念珠打信眾身體,以為這麼做可以幫信眾治病,但是佛經上從來沒講過。為什麼會有這個舉動?就是因為他想著他這麼做可以幫助信眾,他想著觀世音菩薩會將加持力給他,然後他就可以再將加持力給予信眾幫助,信眾的病就會好。

大乘波羅蜜多教法在修習觀音法門或地藏法門時,首先要先了解觀音菩薩、地藏菩薩,然後依著菩薩的行止去做。修密法的人是實際去做,在心上面下功夫。密宗說每個眾生都具備佛的本性,具備成佛的條件,只要將心中不必要的貪、嗔、痴去除,本性就會顯露,就是本尊。並不是說我們的外相和本尊一模一樣,因為我們還有肉身,而是指本尊的願力行者可以開始做到,能夠繼承本尊的誓言和願力。以密法來說,我們的本性跟本尊無二無別,所以不需要靠意識或用想的方式,而是完全對上師投降、依教奉行,在上師的加持之下去除遮蓋本性的無明(也就是貪、嗔、痴),讓本性顯露,自然能做到利益眾生之事。修密法的人沒有用意識去想,而是做到本尊願與行動,沒有自己的想法、意識,清淨的法性才能顯露。如果用凡夫之心來學習佛法,都是自己的意識去操作,無法使清淨本性顯露。

因此,我們也應視上師和本尊無二無別;這並不是說上師的外形與肉體和本尊一樣,而是上師能夠做到跟本尊一樣的事。金剛薩埵能夠幫眾生消業,仁欽多吉仁波切以金剛薩埵為本尊,也確實有能力幫助眾生消業。與會大眾很清楚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幫助眾生消業的大能力,皆齊聲稱是。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因為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能讓弟子喝了加持的水後,馬上就有聲音說話;連日本有一隻狗要開刀,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持咒,就知道狗的問題在哪裡。連狗有什麼問題都能知道,何況是人的問題?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有一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關房中,看到外面草地上起火,便觀想自己是金剛薩埵在火上踩熄,火就真的熄滅了,當時是旱季而且沒有下一滴雨,枯草起火能夠熄滅,還連煙都沒有,這絕對不是巧合,而是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力和本尊一樣,而且力量開始出來,開始能做到了。修大乘波羅蜜多教法和大乘秘密真言教法行者的差別便在此。

密法的殊勝在於教導行者直接從心下手,去除心中不必要的垃圾,便能顯露出佛性,這比直指人心的教法更為直接。佛是覺悟者,不像你們還抱著一堆東西。你們整天都是話一大堆、煩惱一大堆、念頭一大堆,如此本性怎麼能顯露呢?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出家弟子特別開示,你們看到一些人覺得他們很可憐而想要幫助他們,但這也是一種貪著,而不是悲心,其他弟子也有相同的問題。幫助眾生要看他是否因緣具足,若是不具因緣而執意要幫他們,他們不接受,反而會誤解佛法,若是謗佛就會有不好的果報。所以,當因緣不具足時,就先不理他。佛法不是直銷,不要強迫對方接受。你講一次、提一下,他不接受就算了,表示因緣還不具足,就先不要管他了。

佛法如同世間法,不聽話的人就沒資格學,因為怕大家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就像是剛剛提到的弟子,為了要保護自己而說上師錯的,那上師就乾脆不理他了。有些人認為自己會唸一些咒語就是有修行,持咒最重要的是心,要有大悲心和菩提心。如果沒有大悲心和菩提心,認為自己唸得很好、修得很好,或是為了貪求自己的事情在唸,甚至是抱持著不當的心態在唸,好一點的是阿修羅在唸,差一點的就是魔在唸了。這都只在一念之間,有這種想法的人就是貢高我慢。在今年年初的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你們唸《地藏經》,因為《地藏經》清楚記載要如何對三寶恭敬,你們之前都迷迷糊糊的。

岡波巴大師開示︰「那麼,大乘波羅蜜多教法與大乘秘密真言教法,兩者之間究竟存在著怎樣的差異呢?有種說法認為大乘波羅蜜多教法的修行人,是把『共相』的道理,當成是對象了。具體一點來說,也就是指他們藉助於邏輯推理和理路分析,用外境遠離『一』、『多』這樣的一種立論,來破壞外境,從而把外境造作成『空』。而大乘秘密真言教法的修行人,他們並不對外在的『所執之境』,來作太多的審察和剖析,只是用『印定』的方式,來進行直指確斷。」

大乘波羅密多的教法是先用意識來修行,借助於推論邏輯和理路分析,會淪為各說各話,因為大家邏輯不一樣,要先搞清楚再來修,所以至少需要三大阿僧祇劫。《地藏經》說地球上的眾生剛強自用、難調難伏,都用自己認為對的方式處理事情,大家都有太多道理,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華嚴經》記載,人有52個心所,「所」不是指處所,「所」是指眼、耳、鼻、舌、身、意等意識停留的地方。我們說「所」與「能」,當「所」受到外在一切現象的刺激而受影響,就會產生「能」,進而發生後續的思想、語言、動作。佛曾開示過八萬四千種法門,也是因為人有八萬四千種道理;人喜歡用邏輯去推論,用含有貪、嗔、痴、慢、疑的想法去推論和分析。首先要搞清楚52個心所對自己有什麼影響,來看待我們此生和過去,所也是我們此生和過去世的執著所儲存的地方,而佛法就是在教導我們消除這些記憶體之後,清淨的本性才能顯露出來。

顯教是利用邏輯推理、理路分析的方式來搞清楚這52個心所對本性的影響,但是每一個人對於邏輯的感受也不同。理路是指理念,每個人的理念也不同,也因此有許多的討論和研究。例如禪宗有參一句話是「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這只是你的推理的過程,要推理的話,要花很多時間辯論。也許你認為見山不是山,但是我看就是一座山,為什麼你說不是山呢?顯教說多與少是一樣的,不應該有分別心,那為什麼五跟六沒有分別呢?明明就是六比五多,接著就開始辯論了。在辯論中經過推演而得到真相,將自我的意識剔除,而能使本性顯露。但是現代人沒有那麼多時間去研究經典、推理、辯論,因為每天忙著世俗的事情都忙不完了。

禪宗直指人心的方式和密法的方式還是有一些不同,密法從心下手的方式比禪宗直指人心的方式更直接、更進一步。顯教認為人因為有眼、耳、鼻、舌、身、意而影響到我們的心,因此將這六種東西視為六賊,是不好的。但是,密法是跳過推論,直接實際去做,認為既然意識是一定要用到的,就直接利用意識,將意識視為工具,而非一種障礙。密法用六識幫助修行,所以一切現象都可修行。例如釋迦牟尼佛拈花微笑,拿一朵花就可讓因緣具備的弟子開悟。密法連人心都不需要指,而是告訴你是就是了,所以修習密法的行者必須對上師完全投降。對上師完全投降,所修的功德就會與上師的功德大海結合,而能迅速得成就。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時指示出家弟子輪流報告自己聆聽開示後的心得。出家弟子們表示,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令他們非常震撼,讓他們知道顯教與密教之間的差異。以前他們花了幾十年思維佛法名相,耗費無數心力推論、打坐都無法做到佛經上的境界,但以密教的修行方式,卻是只要對上師完全恭敬、依教奉行,就能直接做到、立刻到位,不需要耗費長時間的邏輯推演,密教的修行方法實是無比殊勝!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即使如此,密法還是需要次第的修行。修習密法之前要修習不共四加行,因為末法時代的眾生習氣重,這裡的習氣是指累世修行不正確的習氣,不是說你的脾氣壞或是有些什麼生活上的壞習慣,而是指累世修行的習氣。修不共四加行是累積行者的福報,並且透過閉關修本尊將累世不好的習氣去除,不好的習氣不是指壞的,太多善也是不好。學密法的人需要有大福報,不共四加行就是累積福報與資糧,如果資糧不足夠,就算遇到金剛乘的上師你也聽不進去,會有業障讓你沒辦法接受這麼殊勝的法。業障指的是障礙你學佛修行的障礙,業障並不一定是指不好的事情,諸如太有學問、老婆太愛你、孩子太孝順、薪水多、發大財也可能是一種障礙。

密法所做的一切儀軌和祈請文,都是幫助大家累積學佛的兩大資糧――福與慧。唸佛經雖然也可以累積學佛的資糧,但因為末法時代眾生的時間真的很少,所以密法的方式是將一些繁文縟節刪掉,由上師直接傳授可得成就的法門,節省大家的時間,所以修習密法的行者對上師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懷疑,有一絲一毫的懷疑是絕對修不出來的。然而,人都犯一個毛病,當修行有一點點體會時,就會開始驕傲而與上師離悖。

《地藏經》記載,地藏菩薩已是證到法身的大菩薩,但是還是講自己是承佛威神力,才能夠利益眾生。連法身大菩薩都要讚揚佛的加持、都要讚歎佛威神力的幫助,你們想想是什麼身分?憑什麼認為靠自己就可以做到?所以,學佛絕不是大家所想像的,在家唸唸、修早晚課就可以,連法身大菩薩都要讚揚佛,而你們自認為對上師恭敬、聽上師的話,但在某些關鍵時刻,就看的出來大家聽不進去。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今天的開示,讓出家眾得到寶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1997年到現在,已經講了很多顯教的部分。本來,一位金剛乘上師的責任是要延續密法的傳承,幫助你們生病的能健康,幫你們延壽,幫你們家庭和諧,讓你們對三寶起信心和恭敬心,讓你們能夠下定決心好好學佛。只要你們與佛法有一絲的差距,上師就會糾正大家,幫大家糾正回來,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辛苦。如果你們再不聽話、不恭敬三寶,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會傳密法,就讓幾位出家眾帶著你們唸六字大明咒就可以了,不會趕你們走。你們聽到這句話心就會安下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會鼓勵你們學顯教,因為顯教是基礎,沒有學顯教也不能學密法。不是顯教不嚴格,顯教也有很嚴格要求的,在印度松贊圖書館的對面就是一座專門學顯教的寺院,至少要有十年以上顯教的基礎,並且在這中間會一直觀察,等到符合條件了才會到另一座寺院開始學習密法。

密法分事部、行部、瑜伽部和無上瑜伽部,有些人認為事部的部分傳一些沒有關係,到了密法的部分才比較嚴格。現在有很多人傳密法沒有古代嚴格,也有些仁波切喜歡幫人灌頂。但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曾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法的方式是古代西藏傳法的方式,比較嚴格。其實,直貢澈贊法王雖然貴為法王,所領受的傳承教法都是相當嚴格的。即使 直貢澈贊法王已經轉世八世,直貢澈贊法王曾經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小時候如果犯錯也會被親教師責打,只是親教師在用棍子打 直貢澈贊法王之前,會先向 直貢澈贊法王頂禮。所以,直貢澈贊法王一看到親教師向自己頂禮時,就會先跑走。你們也是八世轉世,但你們卻是轉來轉去,增加自己的業力。直貢澈贊法王以前也常常責罵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近這兩、三年才比較少罵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事情做得不是很圓滿的,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會指出來。你們如果說怕被上師罵,那上師如何傳你密法呢?

密勒日巴尊者曾說,如果此生不能解脫生死,未來一定有一世有機會下地獄。密勒日巴尊者是不會說謊的。不要以為自己運氣好,現在不需要學佛,學佛是永恆的事,是生生世世的事,如果還繼續放縱自己的心,學佛產生障礙,世間法一定產生障礙,連學佛這麼殊勝的事都能疏忽,那麼你在日常生活中也一定會放縱自己,疏忽掉很多事,不可能會警惕自己。尤其是因為自己的一個貪念,而引起很多人的煩惱,在因果來說是很嚴重的。到現在還有人認為拿別人的東西不用還,借錢有不還錢的嗎?想要靠著自己的口才、容貌、聰明等而認為他借錢不用還錢,是不可能的,拿人東西一定要還,即使此生不還,來世還是要來還。這就是因果的道理,偏偏你們都不信因果,沒有一個人做到深信因果。

以後傳法要分班傳授,有學密的根器就會傳,顯教已經講得夠多了。不管是新皈依、舊皈依也好,最重要的是你們有沒有看清楚自己學佛的心?你們一定要先清楚自己為什麼學佛。來這裡是修行,並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雖然會分班,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時,還是會用密法幫你們,只是可能就只傳密法給十幾個真正想學的弟子了。直貢澈贊法王在多年前就曾經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培養出幾個弟子,法會時讓他們出來講講就好了,這些出家弟子也都聽了很多,讓他們跟你們講就好了。直貢澈贊法王當時會這麼說代表什麼意思?表示你們都不是學密的料,但是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 直貢澈贊法王再給幾年時間,就是要讓你們再多一些時間能夠累積福德資糧、懺悔、修改自己。

學佛是調整自己的心,不是外表,趁現在還沒開始傳密法,大家要好好想清楚,不是來聽聽而已,不是只聽不做。學佛最重要的是心態,並不一定要出家。要不要出家是要看你的因緣,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阻止,也不鼓勵。但是你們想要出家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能幫你們剃度,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出家上師。但是,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你看,看你是否有出家的因緣。

金剛乘上師是傳密法,利益一切苦難眾生,讓大家對三寶起恭敬心,有學佛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不跟大家計較供養,為什麼大家還不聽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受到 直貢法王、歷代傳承上師和諸佛菩薩的加被,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人生整個轉變,要將佛法傳給大家,但是大家不是死心塌地在聽話,就與密法無緣。既然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何必教這麼多人?就像法會前分享的弟子,如果不是因為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家現在光醫藥費就不知道要花多少,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要他們供養,只要聽話就好。

密法是讓大家在佛法上的問題能迎刃而解,能夠學習密法真的是一件很好、很殊勝的事,但是當然就會比較嚴格,這要看大家的緣和決心。六祖慧能和密勒日巴尊者都不認識字,卻一樣能修出來;臺灣的廣欽老和尚也不認識字,一樣也修出來了。只要修出來,所有世間法和出世法都能融會貫通。當廣欽老和尚在世時,無論請示廣欽老和尚哪一部佛經的哪一段話,廣欽老和尚都能當場解釋得出來。密勒日巴尊者雖不認識字,但因為修密法,一切佛法能圓融貫通。釋迦牟尼佛弘法49年,需要開示這麼多,就是因為修密法的人少,修顯教的人多。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傳法時講藏文,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懂藏文,也許正因為如此,沒有以「我」在聽佛法,是在入定中聽聞 直貢澈贊法王傳法。如此一來,清淨的本性和清淨的佛法便能相結合,與上師功德大海結合,自然速度快,因此不需要聽得懂藏語也能成就。

上周有一位弟子帶著父親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過世的爺爺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看就知道他們是用葷食祭拜亡者,因此要他們回去跟家人講,不要用葷食來祭拜亡者。而這位弟子昨天來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家人還是用葷食來祭拜。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位弟子一定從來都沒有好好耐心地向家人說清楚佛法的偉大,只講一下下,家人不接受就不再說了。這也表示他的心不夠堅定,決心不夠,所以也沒有資格學密法。

不要以為你們暗中做一些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不知道,阿奇護法會知道。如果你們做得很可惡,阿奇護法會讓事情自動爆出來,這些年來已經有許多例子可以看到了。曾經有位弟子因為起了一個貪念,事情莫名其妙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成為信眾至今已經一年多了。如果你們還沒那麼嚴重,或許阿奇護法會給你們時間,看你有沒有懺悔、修改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近幾年都沒有和小組長或是理監事開會,也不是包打聽,不會派密探去探聽弟子的事情,也不會問組長有關弟子的事情,只是將想法告訴一、兩位弟子,由他們轉達而已。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已經慢慢的脫離這些事,換由理監事他們去煩惱處理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帶領弟子修完護法後,繼續給予與會大眾殊勝的佛法開示。

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拉其雪山圓滿閉關結束後,直貢澈贊法王指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附近一處保存直貢噶舉寶物的寺廟。以前寺廟附近曾有山賊,寺廟的管家是以性命來抵擋的。這間寺廟不對外開放,有許多歷代大修行者流傳下來的聖物,只給大仁波切參觀,而且是要選日子、看時間來安排的。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由 努巴仁波切陪同前往,因為 努巴仁波切會講國語而且講得很標準。其中有一個聖物,是一顆犛牛的臼齒,上面浮現出觀世音菩薩的像。當年祖師 吉天頌恭派遣萬名弟子至拉其雪山閉關,其中有一位重要的弟子,每年夏天時靠幾名其他的弟子與這頭犛牛運送物資給這位修密法的修行人;這頭犛牛死後,就被人發現牠的臼齒上很自然地浮現出一尊觀世音菩薩的像。仁欽多吉仁波切親眼見到這枚臼齒,這尊像的輪廓並不模糊,而是非常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小就看了很多古董與藝術品,一看就知道此觀世音菩薩的像是自然形成的,不是人為刻成的。這隻犛牛因為生前服務過密法修行者,負責在西藏、尼泊爾間搬運,死後而能得度。畜牲都能因此而得度,更何況你們是人!但是,畜牲和你們不同,畜牲沒有別的想法,只是默默地、認命地做,不像你們有一大堆自己的想法。

如果你對上師有一絲一毫的懷疑心,就不能修密法。要學到密法要有大福報。直貢澈贊法王傳法那麼多弟子,能夠此生修出仁波切果位的,目前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位,可見得修行密法是多麼不容易。但是,也不要認為密法很難做到而不願意去修。佛法沒有所謂困難與容易,就像是上週灌頂法會時開示的,這是不應該有的聞法的心態。能不能修到密法,就看你們的決心,這和年紀也沒有關係。仁欽多吉仁波切在47歲左右的一次閉關時,曾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自己年紀這麼大了,此生是否能有成就?直貢澈贊法王開示,跟年紀無關,而是看我們對上師是不是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和恭敬心。不要畏懼任何事情,你們常說怕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若對上師畏懼,上師豈會傳法給你?密法很殊勝,但要看大家的緣。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一切都在於你的心是不是能夠完全相信上師,就算你資質駑鈍愚昧、不會持咒、或是因為年紀大,而有些密法沒辦法修,但只要你的心完全相信、完全恭敬的,依止如法、具德、傳承清淨的金剛乘上師,必會累積福報,有一天一定能開智慧。而像理事長自己怕挨罵,還推說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選的日子,仁欽多吉仁波切才不會給指示,只有開示。

所以,年紀不是問題,自己的心才是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一位弟子,以為自己做過大企業的總經理,很有經驗,來到寶吉祥佛法中心,還用世間法來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做法是不是和他所學的經驗一致,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如果不喜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做法,那不如離開。這種人連顯教都沒資格修,因為不尊重上師。上師是不講道理的,就算是沒有道理也是道理,也會隨時隨地調整弟子。如果你們還用自己的想法來學佛,那真的不如歸去。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多厲害,只有 直貢澈贊法王與佛菩薩知道,不是你可以來評判的。

不要用你的人生經驗法來判斷上師所做的事情,上師所做的事情都是佛法,都是在利益眾生。有時候,有些事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學過,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都能知道。仁欽多吉仁波切只有高中畢業,不是從書本看來的,而是從修行得來的,能夠知道每個眾生心中在想什麼。你不要以為你的聰明很厲害,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言,世間的事情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你卻還以為自己會的那些最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你們的是最重要的事—解脫生死輪迴。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與會大眾頂禮後,慈悲給予與會大眾殊勝的佛法開示。

再提另一件事情,當天除了看到犛牛的臼齒的聖物外,保管聖物的西藏人還另外拿出了兩隻非常舊的靴子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行者看到上師所留下來的聖物,都會拿來放在自己的頭頂上加持自己。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拿第一隻靴子放在自己的頭上時,還沒有什麼感覺,但是拿第二隻靴子放在自己頭上時,就很明顯地感受到一股很大的加持力。接著保管聖物的西藏人才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隻是那洛巴大師所留下的靴子,第二隻是馬爾巴大師所留下的靴子。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次所進行的閉關正是修喜金剛,是馬爾巴大師的法,因此閉關完後,能夠和馬爾巴大師的加持相應。這是在告訴我們,你修這位上師的法門,就算這位上師不在了,對你都有加持,大修行者所留下來的任何東西都是能夠利益眾生的,就算只是隻舊靴子。但是,也要行者自己去修、去做,才能得到加持,否則就算是很有名氣或很厲害的修行人,你也無法和他相應。

或許你們會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有特殊體質,可以感應。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廣東人,體質和你們是有些不同。但是只要你們對上師有恭敬的心,就算上師不在,你修這位上師的法門都會有加持。正如經典所說:常憶念三寶,會得三寶加持。

有些人會說佛經沒有講到要依止上師,為什麼藏傳佛教、密宗這麼強調上師?要知道,在佛住世的時代佛就是上師,因此佛沒有特別提上師這個名詞,佛教我們要恭敬佛,也就等於是教我們要恭敬上師。等佛涅盤後,就由上師代表佛傳法,如果你對上師存有懷疑的心能學得到嗎?恭敬上師,也就是要恭敬佛,不是上師要你的恭敬,這是佛經上的教導。這是有其時代歷史的原因,不能以此來說,而且所依止的一定要是一位具德的上師。

佛在世時學佛人應對佛恭敬,但到後代就不一樣,上師本質雖然與佛無二無別,但不能自稱自己是佛。上師不只包括這一世帶領你學佛修行的上師,還有歷代上師在頭頂上面加持的,不管學顯還是學密,無論是學什麼法門,都應該對三寶恭敬,如果有懷疑心,一下子信,一下子不信,那就不如離開。你們很多人都還是有一種錯誤的心態,出事的時候上師就不是上師,沒事的時候就是自己修得好,這種人就是一下子信、一下子不信,而且貢高我慢,不要以為來法會的人就是相信上師。

時間越來越少,唸書的人要好好唸書,不要不想唸就告訴父母,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解脫生死比較重要,也不要考不好就告訴父母說無常。你不用功,考不好是正常,不是無常。佛法不是用來推卸責任,是學生就應該做好學生的身分,不要讓人謗佛,讓人對佛法起誤會。你可以和同學說,但個人有個人自由,不要再聽到用佛法名詞讓人產生誤會,如果孩子有亂說不來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趕孩子離開;如果還有孩子跟父母親亂說話,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修理。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起立恭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齊聲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今日不辭辛勞賜予大家殊勝開示。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3 月 1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