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3月3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台北寶吉祥佛法中心親自主持金剛薩埵灌頂法會。法會開始前,一位參加印度法會團的弟子向與會大眾說明自己所犯的過錯,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的珍貴教導。

在參加法會的第一天早餐時,弟子們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而珍貴的呵責,其中有32位師兄不能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求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那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弟子一起用早餐,大家吃得差不多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還未離開,這時離上車時間還有20分鐘,有一位弟子跑來找她,說要回房間去拿東西準備上車,但手上有一包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要保管的東西,想要託她保管,她自以為熱心地幫這位弟子保管這包東西。就在轉交保管物品的弟子恭敬合掌低著頭準備慢慢離開餐廳時,便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住這位弟子,如雷灌頂的呵責她完全忽視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座上,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離開,她想要離開就離開,完全沒有恭敬心,要交接物品的時間到了嗎?有那麼急嗎?仁欽多吉仁波切斥責這位保管物品的弟子認為自己跟另一位弟子很熟,託她保管很放心,卻沒有想到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東西,交代給誰,誰就要全權負責,怎麼可以再交給別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呵責這位受託的弟子,皈依多年卻還是有雞婆的毛病,有交代她要幫忙拿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東西嗎?沒有交代她還敢拿!如果再犯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趕她走。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說她們皈依最久,還犯下這樣的錯,皈依越久的弟子越會出狀況,一點都沒有修!

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話鋒一轉,說今天早上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餐,有些人遲到的遲到、沒來的沒來、還有人要喊他起床才來吃,以為這是來參加旅行團,自己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不想想一個團這麼大,你怎麼知道旅行社有沒有事情要宣布?這個不來、那個離開,難道要一個一個打電話去講嗎?這是法會團,不是旅遊團,很多人以為吃完了就去上廁所、回房間拿東西,難道東西不能早點準備好直接帶下來餐廳?以為時間還很多還可以再上去拿。坊間的旅行社帶團到印度朝聖,團費少說也要幾十萬,而此次旅行社安排大家吃好的、住好的,還參加法會,卻只花一點錢。不要以為自己花點錢就了不起,而不想清楚自己這次來印度是為了什麼。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座上時,有的弟子去上廁所、有的弟子回房間拿東西,有的弟子提早離開餐廳,完全不恭敬上師,把上師當透明人,要提早離開不會先來請示一下嗎?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弟子把這些人全部都登記下來,不准去見 直貢澈贊法王,總共32位。之後這32位弟子,跪在旅館門口懺悔,並恭送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車離去,雖然被罰不准跟隨去見 直貢澈贊法王,但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他們自己想辦法到佛寺參加法會,他們真的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殊勝教導!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去拜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很細心地在 直貢澈贊法王身旁,注意著 直貢澈贊法王的一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慈悲地口傳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隨念三寶經》,並且慈悲要大家上前一一給予加持。因為弟子眾多,仁欽多吉仁波切怕 直貢澈贊法王累,特別要大家將頭放低一點、靠近一點,不用跪下去,動作要迅速。仁欽多吉仁波切提醒大家很多次,但是仍然有幾位弟子跪下去,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是多麼地恭敬和細心,在 直貢澈贊法王還沒有講出來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注意到了,並且去做;而弟子們卻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講了之後,還是一直做錯,講了好幾次還是犯同樣的錯。會不斷犯錯就是大家的心都沒有在上師身上,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身示範了一個弟子是如何恭敬服侍上師。

第二天法會結束後,特別安排一個晚宴,讓所有參加的弟子都可以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共進晚餐。真的很感恩上師給弟子們這樣的機會。在西藏,一般人看到大修行者只能站得遠遠的,甚至無法跟大修行者進到同一個房間,更何況是一同用餐,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能跟上師這樣的大修行者一起共進晚餐的福報,真的感恩再感恩。晚宴中,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再給弟子殊勝的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供養給 直貢澈贊法王的是一個稀有珍貴的青金石做的藍色的缽,十年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想要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這樣的一個缽,青金石的稀有珍貴和缽所代表傳承的意義,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有很殊勝的開示,這一段她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再對大家開示,因為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親自開示,更能讓大家深刻感受到弟子對上師那種完全的恭敬心和供養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供養這樣珍貴的寶物之前,都還先請示了 直貢澈贊法王,直貢澈贊法王很開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去做。這缽很難做,做了半年才做好,用了35公斤的青金石才做出這樣一個小小的缽,花費要新台幣一千萬以上。難怪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弟子們都沒有供養。真的,聽到上師是這樣的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那樣恭敬的供養心與感恩心,相較起來,弟子們真的一點都沒有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的都是讓 直貢澈贊法王開心的東西,讓上師歡喜的東西,並用心供養。說來慚愧,弟子們常常還是將自己不用的東西拿來供養上師,以為有做就好了,甚至還常說自己做了很多供養,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次的供養,就這樣殊勝珍貴,更別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次的供養,都是非常珍貴的。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沒有供養就沒有辦法累積福報,沒有足夠的福報學佛的路上就會有很多的障礙,弟子們平常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點一滴,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都找機會幫弟子們供養出去以累積福報,所以弟子們只要一心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了,不用想說要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們根本沒福報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我們只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有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我們安排。

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的心,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這樣的大福報,有機會供養這珍貴的青金石缽,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說不能供養空的缽,所以在裡面還放了珍貴的紅珊瑚、珍珠和十兩的黃金,直貢澈贊法王看了非常非常地開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說,之前 直貢澈贊法王因為太累,身體幾乎累垮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後二話不說,便將 直貢澈贊法王接來臺灣休養三個月,並用最好的中藥為 直貢澈贊法王調理身體,機票、住宿等一切吃用,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告訴任何人,只是自己默默地做,現在 直貢澈贊法王身體好多了。接著她提到去年(2012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著弟子們24小時為 直貢澈贊法王唸長壽佛,原來每一件事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就都細心安排好了,一步一步地去做,所有的事情都在上師想到說到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已經做到,而且用心做到最好。她說:反觀我們自己有哪一件事情是幫上師想過的,都想著自己的事、自己的家,就算能幫上師或道場跑腿做一點事,都只想著這樣做會不會被罵,沒有想到站在上師的立場去做事,難怪老是被罵又在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呼籲大家真的要好好懺悔!

她說每次去朝聖,都有很深刻的感覺,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一位嚴厲又慈祥的父親。早上參加法會前,是嚴厲父親,行前先來一段震撼教育,希望弟子們做得好,不要給西藏人看笑話;晚上在晚宴中,殊勝的開示又像是慈祥的父親一般,殷殷叮囑。這種感覺真的只有親身去參加,才能深刻體會,相信每次參加朝聖的師兄,真的能深刻體會「我們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太好了!」

在這場長壽佛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是讓弟子們有機會累積福報繼續學佛。至於沒有來的弟子們,有些因為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做事而不能來,有些因為沒有錢,有些因為家人反對等等,有很複雜的因素,但是在法會中進行了迴向,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時刻刻都掛念著所有的弟子,所以還提醒參加的弟子們應該抱持著一顆代替所有不能來的弟子參加法會的心。

這位弟子鼓勵大家,下次有機會去朝聖,真的不要想太多,報名去參加就對了,因為再如何分享,都分享不出來當時的感受,回來後會更堅定弟子們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心,也不要說自己已經去過很多次了,緊緊跟隨上師的腳步是弟子們永遠都要做的。

接著,由一位弟子與大家分享此次前往印度參加長壽佛法會的殊勝事蹟。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次德拉敦強久林寺舉行長壽法會的緣起,實際上是去年(2012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生日時修長壽佛,為了祈求 直貢澈贊法王長壽,而帶領寶吉祥佛法中心弟子於24小時內不間斷地持誦長壽佛心咒。籌辦此次強久林寺長壽法會的索南喇嘛當時有到寶吉祥佛法中心參加法會,之後返回印度就開始籌辦,於是才有今天這場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舉行的長壽法會。因為這場法會的緣起是寶吉祥佛法中心,所以結束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弟子們來參加,也是讓此次法會圓滿。

這一次主辦法會的委員會中有一些基層人員,他們並不是出家眾,是一般藏民,之中有些是有學問的人,有些是在國外唸了書的,他們對於漢人是有誤解的,所以無法接受一位漢人能證到大仁波切的果位。這次去印度德拉敦,弟子們是23日出發,但是籌辦委員會21日才發信來詢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行程及弟子們住宿是否都安排好了,接著才又詢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弟子們在兩天法會的中餐是否要登記用餐。他們不知道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德拉敦的關係,無論要多少間房間,飯店都能安排得好好的,所以很早就全安排好了。在藏傳佛教中一定是大仁波切排在最前面先獻曼達,然而在與委員會交涉獻曼達的細節時,他們卻為了強調公平,很堅持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用抽籤的方式,如果我們不同意抽籤,要我們寫信給他們,甚至說如果我們不同意抽籤,那就取消法會全部的獻曼達。同時在交涉過程中委員會中的2位決策委員交談中稱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顏仁波切,此表示他們完全不尊敬 直貢澈贊法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號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2007年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拉奇雪山閉關圓滿所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他們甚至說那只不過是一個西藏的名字,殊不知那是殊勝的法號。另外我們不抽籤最後一個獻曼達,主辦單位也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寫信表明是自願最後一個上台,因為他們擔心這麼做會挨罵,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寫這封信。雖然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最後才獻曼達,但中國人有一句話:好戲壓軸。

即便是後來決議所有的仁波切一起上台獻曼達,委員會也是到了25日法會當天才告知,並沒有事先讓我們知道。是到了當天才來請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要和其他的仁波切一起獻曼達?還是要另外和弟子們一起獻曼達?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獻曼達,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教派、法王、弟子一直都在忍。

在25日早上前往法會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弟子如何獻曼達,每個動作細節、每個時間點都教導的精準清楚,如同軍事家一樣,但弟子還是有聽錯,弟子真的要懺悔。

25日當天法會開始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列隊恭迎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奏樂響起片刻後,未見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抵達現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前往更靠近大門處恭候迎接,並隨侍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身側。獻曼達時204位弟子每人手捧一條哈達攤開,並面對面分列壇城前走道之油燈長桌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手拿中心旗幟弟子及三位出家眾弟子向前行,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供養由阿富汗出產的稀世珍寶青金石做的釋迦牟尼佛缽。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時,所有弟子面向壇城,並將手上哈達前傳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在場的西藏喇嘛們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寶吉祥佛法中心眾多弟子,遠從臺灣來到印度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獻曼達,都非常非常地讚歎,並讚歎場面之壯觀。此次長壽佛法會全部的花、米、油燈與多瑪都是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護持,仁欽多吉仁波切更特別指示安排供養了參與此次長壽佛法會總共近600位僧眾與尼眾。法會結束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理事長要捐給阿尼寺18萬1千元的盧比,直貢噶舉學會桑丹林尼寺的總管與風紀室主任極為讚歎與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對桑丹林尼寺的護持,也特地於法會中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座前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獻哈達致敬。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直貢澈贊法王的秘書金里(Kinley)喇嘛在松贊圖書館頂樓供奉千手千眼觀音聖像的殿堂中轉述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開示,直貢澈贊法王特別囑咐他要告訴大家:直貢澈贊法王很高興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弟子們來到印度強久林寺參加這次的法會,這場法會對 直貢澈贊法王的長壽和健康都能有所幫助。金里喇嘛最後也表示,希望大家能培養慈悲,並且要好好地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之後,由一位醫生弟子分享這次參加印度長壽佛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事蹟與開示。

一位同行弟子在出發前,已經喉嚨嘶啞只能發出氣音,8天無法說話。在印度第二天晚飯時,仁欽多吉仁波切替這位弟子的水持咒加持,喝下後不出3秒鐘即可說話。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他從醫學角度來解釋這種現象。他說明西醫遇到這樣的情形,會判斷可能是發炎,腫脹或神經麻痹,治療方法就是吃類固醇,約需3至7天才能改善,要幾週的時間才能治癒。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開示,這位弟子說不出話來是因為黃麴毒素中毒,但在喝水後,不出3秒就可以說話,他說這在醫學上是沒有辦法解釋的。

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繼續問他,人類腦部的骨骼成年後是否會變化?他回答人類腦部的骨骼在出生後縫隙會閉合,之後就不會再變化,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額頭骨會凸起,耳朵上緣骨骼仍持續變化,在醫學上也無法解釋。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人類的腦部最多只能開發30%至40%,剩下的60%與70%為什麼沒辦法開發,是因為人類是依照experience(經驗)法則來行事,也就是累積前人或他人的經驗法則。而且所想所做的都是自己的利益,或周圍親族的好處。但是真正的修行人是依knowledge(知識)來做事,所作所為都是為別人沒有自己,因此修行人的腦部可以開發到100%。因為修行人是為眾生,心是廣大的,所以knowledge(知識)也是廣大的,即使沒有學習過相關領域的知識,只要經過簡單解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自然就能了解過程,知道結果。這位醫生弟子接著表示自己只記得部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那是因為不恭敬上師,不專注聽話,所以才沒辦法完全記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醫生弟子繼續分享,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供養後,他覺得更慚愧,覺得自己根本沒有供養。

接著,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全體理監事出列,由其中一位理事分享她這次參加印度法會時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的過程,並指出這次參加法會團的弟子所犯的錯。

她在去印度之前,喉嚨就莫名其妙無法發出聲音,說話時只能發出氣音。她因為失聲,只能傳簡訊將自己的狀況告訴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邊的弟子。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一定是吃錯東西了。她不敢說謊,承認自己確實吃了花生湯,因為她前幾天持誦六字大明咒兩個小時後,覺得應該要犒賞自己一下,所以去了知名的甜點店喝了花生湯。花生如果沒有在採收後立即加工,放一小段時間就會產生黃麴毒素,她之所以會失聲,問題就出在那碗花生湯。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由於她曾經罹患癌症,所以體質很容易中毒。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她是喝了花生湯後也斥責她,有錢不去寶吉祥咖啡店喝有品質的飲料,卻去喝花生湯,結果讓自己中毒失聲。

在印度,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弟子們一起用晚餐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幽默地說,餐廳的服務生可能會覺得她這位東方女性很溫柔,因為她都只微笑點頭不出聲。用餐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要她將水杯端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起先她還有些納悶,不懂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何要她的水杯,後來趕緊將水杯端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另外一位弟子看她端杯子,還說她可能這一輩子都沒有端過水給別人。她確實沒做過這事,可見她實在是很不孝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對水杯的水持咒時,她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要幫助她,當下感動得眼淚都快掉下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指示她立即喝下,她喝了一口後,不出三秒鐘,竟然就可以發出聲音說話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指示她應頂禮,她連忙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問一位醫生弟子,會失聲有哪些原因?醫生弟子說明,失聲有可能是因為喉嚨發炎、腫脹、麻痺等造成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這名醫生弟子,若是失聲,要治療多久才能發出聲音說話?有沒有可能3秒鐘之內就能說話?醫生弟子表示這是不可能的,並讚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水杯中的水,她喝下後就能馬上恢復聲音,這是至少八地菩薩以上才能做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做到了任運自在、隨順諸法不造作、無功用的,就表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八地以上的菩薩。這位弟子呼籲大家,既然大家都認為受到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幫助,為什麼供養卻這麼少呢?大家要想想看,每週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升座為大家講法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位八地以上的菩薩,我們不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供養誰?她以自己所知坊間的情形與大家分享,一定要讓大家知道,不吐不快。坊間一般要跟著法師出國朝聖,除了團費之外還有其他的款項,那是帶團法師要拿的,除此之外還要再做供養,總共幾十萬元跑不掉。但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法會團出國,完全沒有像坊間一般收取其他款項,大家只需要單純地支付法會團的旅費就好,大家還不珍惜與供養!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之所以會加持她,是因為她有做到一些供養。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示過了,所以她才在這裡說出來。在她還沒皈依之前,第一次參加寶吉祥佛法中心的法會時,聽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一位15、16歲罹患肺腺癌往生的弟子修頗瓦法。當下她非常地驚訝,她曾在其他教派數十年,也聽過頗瓦法,雖然不認為已經失傳,但以前都認為那是不可能修到的。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頗瓦法超度亡者,修法圓滿後亡者頭蓋骨出現圓孔的殊勝瑞相,並開示大家:你們以為修頗瓦法是一件容易的事嗎?修頗瓦法是要耗費修法者的功德、福報、壽命來幫助亡者。這句話深深烙印在她的腦海裡,她若不供養這樣世間罕有的大修行者,還能供養誰?於是,當下她就決定要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不是為了自己的身體健康,癌症能好而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在她第一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開示,她不應抱著求自己病要好的心態來寶吉祥佛法中心。

剛才醫師弟子所分享的內容,還是遺漏了一些部分。她之前待的道場供奉的本尊是蓮師,所以她很清楚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到頭骨產生變化、前額部分突出,這是表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氣脈明點已經修得很圓滿,和蓮師的法像前額頭骨突出是一樣的。就如醫師弟子分享,人出生後頭骨就不會再變化,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到頭骨產生變化,是真正修出成就、如假包換的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一般人的腦部只開發30%至40%,沒有完全開發是因為凡人都是以自己的人生經驗、自私自利在過日子;要好好學佛才可以讓腦部完全開發,倘若沒有慧根學佛,那就要聽話依止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腦部已經完全開發,所以知道事情的前因後果、開始、過程與結束,而凡人只知道事情的開始,不知道怎麼結束。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因為修到,所以腦部都通了。

這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前往印度參加法會,在第二天要獻曼達之前,有喇嘛來請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與其他仁波切一起獻曼達,或是帶弟子們獻曼達。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思索:若是自己與其他仁波切一起獻曼達會以果位排列,考慮到藏人對漢人有誤解,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排在第一位,藏人看了會不舒服;但若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排在後面,換弟子們會不高興。既然獻曼達是很殊勝的儀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大家不歡喜,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等藏人獻曼達結束,再另外帶領弟子們獻曼達。所謂好酒沉甕底,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後帶弟子們另外獻曼達,寶吉祥佛法中心大旗先行,寶吉祥弟子們排成兩長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獻曼達,隊伍極為壯觀盛大,震攝全場。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獻曼達時以青金石缽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缽內盛有十兩黃金、珍珠與上好的紅珊瑚。要切割出這個單手可握住的青金石缽很不容易,耗費了35公斤的青金石,這個青金石缽史無前例,未來也難以再製,可說是世間唯一,價值在千萬元以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極為歡喜,特地發文指示獻曼達後要立即收藏起來,並開示青金石是西藏五寶之一。

接著,這名弟子指出這次法會團弟子們所犯的過錯。明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示參加法會團要注意的心態,可是還有人不好好參加法會跟著團體行動,竟然要旅行社帶他們去買絲巾跟茶葉。因為不在既定的行程內,旅行社需請全車的人都簽切結書,才可以更改行程。有人不想簽,發起人還硬要拉著全車的人聯合同意。這位弟子不客氣地表示,這次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去印度,目的是參加法會,而不是去旅遊;旅行社已經贈送絲巾給大家,如果大家很想要多買,大可以透過旅行社代購,也可以請貿易公司進口,要進一整個貨櫃都可以,或是自己參加旅遊團時再買就好,為什麼一定要在參加法會的行程中購物,還要拖著全車的人一起下水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示過,這次是帶領弟子們來參加法會,卻還是有人不聽話,放逸自己的心,不是自討苦吃嗎?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監事們針對這件事,也將開會決議如何處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親自授予金剛薩埵灌頂,並賜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今日會授予大家金剛薩埵灌頂。坊間有些批評密教的人,都說釋迦牟尼佛沒有講過灌頂,但是,在《華嚴經》中有提到灌頂,續部中也提到灌頂很重要。在經典有記載,當行者證到十地菩薩的果位時,十方一切諸佛菩薩都會前來勸行者要學密法並會給予灌頂。要修成佛果,單靠顯教方式是不夠的,沒有學密法而要修成佛果,幾乎是不大可能的事。

批評密教的人,說釋迦牟尼佛沒有講過密法,其實很多經典中,如果細心研究,都可以看到密法的蛛絲馬跡,只是你們看不出來而已。密法是不公開宣說,是不共的,沒有根器不能接受教授也不能學,所以有些人以為沒有密法,或以奇怪的原因攻擊密法。現在坊間有些人隨便公開教大家很多咒語,宣稱自己是密教法王,大家都要留意。

為什麼要灌頂?在藏傳佛教中,灌頂是非常重要的,代表是授權給行者,讓行者將來能修持某個法門。灌頂的緣由,來自於古代印度國王要傳位給王子時,會用一個以很貴重的材質製成的寶瓶裝清淨的水,由國王在王子的頭頂澆灌,表示他是未來的繼位者,灌頂表示授與他統治國家的權力。

以藏傳佛教的修行法門,行者在修習某一尊本尊、持誦本尊咒語之前,都需要先經過灌頂。一定要先接受灌頂才修得出來,沒有灌過頂,持誦再多的咒語也只是和本尊結緣而已,沒辦法修得成就。所以,為什麼坊間有很多人唸了很多大悲咒、往生咒、十小咒、佛號等等,卻不見有什麼效果?不要說要轉動自己的業力,連自己的心續都沒辦法控制,就是因為沒有經過灌頂。行者若沒有經過灌頂、沒有得到授權,所唸的咒語都只是凡夫在唸,不管發過什麼願,就算發再大的願也是一樣,仍然只是一介凡夫。

密法的修行方式是從果地來修,因為佛講過每一個眾生都具備成佛的條件,每一個眾生都具備佛性,都是未來佛,所以密法是教導我們直接從佛的境界開始修,能夠比較迅速修成佛果。顯教的修行方式是從因地來修,從凡夫地開始慢慢地一步步修行,要成佛果需要很長的時間。以顯教的修行方式要證得佛果,佛經上有說需要三大阿僧祇劫,也就是地球經歷過很多次成、住、壞、空的過程,這個時間是比幾十億萬年還要多很多的。

金剛薩埵是密教很重要的本尊之一,學習密法的行者一定要修習金剛薩埵,如果沒有修習金剛薩埵,修密法要得成就是很困難的。不是一般的弘法人都可以授予灌頂,能夠授予灌頂的上師一定要是仁波切,而且必須已經修行得成就、曾經以本尊閉關並且修到與本尊相應,以及出現法本所記載的徵兆,具備這些條件才能授予灌頂。經過灌頂之後,就可以修持此本尊而利益許多眾生。如果閉關不得成就,只是為了自己在修,就無法幫助眾生;要閉關得成就了,才能夠利益眾生。坊間有許多人喜歡唸大悲咒幫別人消業治病,然而若未經上師口傳大悲咒,或口傳的上師本身與大悲咒未得相應,就算持誦大悲咒時有宗教神祕的感覺,也不會有什麼效果。

現在有些人喜歡拿念珠打信眾身體,說這樣做可以治病。以密宗而言,行者自己的念珠是不能讓別人碰觸的。用念珠打身體比較像是道教的方式,佛經裡沒有這樣講過。如果用念珠打一打就可以治病、消業障、將冤親債主趕走,這也太容易了吧!如果行者沒有透過修行,以自身累積的功德、福報幫助眾生的冤親債主,讓他們感動,他們怎麼可能離開呢?修習金剛薩埵,能夠真正幫助我們消除善與惡的業力,這些都是我們學佛的障礙。今天所授予的金剛薩埵灌頂,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過長時間閉關而得成就的本尊。長時間不是指閉一次很久的關,而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透過多年來許多次閉關,下了很大的功夫,費了很大的心力,自己修此本尊成就,才能修此本尊度眾。

有一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會傳授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手印的口訣;仁欽多吉仁波切擔心自己的業還沒清,為了以清淨的身、口、意來領受珍貴的口訣,因而祈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允許,先閉關20天持誦金剛薩埵心咒十萬遍圓滿後再領受口訣。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應允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閉關並於20天唸滿十萬遍百字明咒。百字明是金剛薩埵的長咒,共有一百個字,一百個字唸十萬遍,總共有一千萬個字,而且不能為了趕時間而唸得很草率,是要在定中持誦,心不能鬆懈、昏沉、興奮或緊張。仁欽多吉仁波切唸滿十萬遍百字明咒後,才敢領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口傳大手印的口訣。

大手印的口訣不是如大家所想的有很多法本、很多手印,其實只有幾句話。仁欽多吉仁波切閉關20天,就只為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短短幾分鐘的傳法,因為要有誠懇的心才能接法。聽聞佛法需要具備足夠的福報,如果行者的業還沒有清、福報不夠、身口意沒有清淨,就算聽到法、傳到法,也修不出來。換做是你們,可能還會覺得到頭來只有短短幾句話而已,自己卻浪費了20天的時間。如果有這種心態,就是驕傲、貢高我慢。古時候的修行者或現在的西藏人,可以為了聽聞一句佛法而花很長的時間,長途跋涉地來參加法會,他們對佛法是十分珍視的。恭敬才能有福報接受佛法,佛法不像你們認為的只要想學就有,以為打開電視就能聽到佛法、自己聽了之後就可以修得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碰到有人來請示要學哪一種法好、唸什麼好?連學佛都要挑自己喜歡的法門來學,還認為修行人本應度眾,所以理所當然要傳法,卻不想想自己的業清了沒?福報足夠了沒?身、口、意清淨了嗎?這種心態就是驕傲、不謙卑。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二次閉關時,修的本尊就是金剛薩埵。法本上有提到,修此法若看到火,表示行者將來修此法會很興旺,能夠利益很多眾生。這種火並不是人為刻意點燃的,也不是油燈的火,是要具備很特殊的因緣而見到的火。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閉關的某天早上約11點時,剛修完一座去上洗手間時,不經意從窗戶看出去,圍牆外的草著火了,而且火勢越燒越大、高過圍牆,直撲往阿尼寮房的方向。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心急,擔心火勢若持續下去,就會燒到阿尼的寮房,如此一來損失一定會很慘重,需要多花經費去重建寮房。但是,行者在閉關時不能講話、傳紙條、敲門、也不能講電話,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觀想自己是金剛薩埵用腳踩火,不一會兒火真的就滅掉了,而且當時印度天氣是很乾旱、完全沒有下一滴雨。從此以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金剛薩埵都很順利,修法能夠幫助很多眾生。

你們不要以為一直唸、一直拜就可以得成就,要得成就須具備許多因緣,最重要的是要對上師完全投降,例如上師要你去閉關,你不會反問上師要自己閉關的目的是什麼,也不問閉關後可以得到何等成就。藏傳佛教中行者要修習密法之前,要先圓滿不共四加行,拜滿大禮拜後要唸滿金剛薩埵長咒十萬遍,有些弟子已經接受了不共四加行的傳承,但還沒領受過金剛薩埵的灌頂;上師要授予灌頂、口傳、與教法,弟子才能夠修習本尊。

當你們接受了上師授予的灌頂與傳法後,就不可違背對上師的誓言、對本尊的誓言、以及對眾生的誓言,也就是不可以破三昧耶戒,否則未來學佛會有很嚴重的障礙。傳授密法、咒語的上師對弟子的恩德,比顯教上師的恩德還要大,因為傳授密法的上師可以幫助弟子解脫輪迴、修行得成就,直至成佛之前生生世世都會加持弟子;顯教的上師帶領你入門學佛,但不能讓你在此世解脫生死。你們今天領受金剛薩埵灌頂之後,如果對上師還有一絲一毫的懷疑、不恭敬,修行一定不得成就。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在場的一位念誦過多次《地藏經》的出家弟子說明,若是不信因果、輕視三寶、對三寶起懷疑心,根據《地藏經》會有何種果報?出家弟子回答:那就會下無間地獄了!

破三昧耶戒是一件很嚴重的事,但有些人誤解藏傳佛教是用三昧耶戒來威脅信眾;佛菩薩不會恐嚇威脅我們,我們因為破戒而得果報,是我們自作自受,跟佛菩薩無關。為什麼破三昧耶戒會有很重的惡報?道理很簡單。對於一位教導你做好事的人,你卻還說他不好,還懷疑、不接受,這種人是不是夠惡了?若不懂得懺悔、調整自己的心,接受佛法幫助後還心存惡念,就是忘恩負義;忘恩負義的人不用說學佛,在世間也難以生存,做任何事也不會順利的。受戒後本來就應該要持戒,顯教的在家居士受五戒之後,同樣必須持戒,而且破五戒也可能會墮入地獄。戒是有層次的,五戒是在家眾守的,出家眾也有出家眾要守的戒律,而藏傳佛教的三昧耶戒是菩薩要守的戒。破三昧耶戒的人,在修行上要有成就,是不大可能的了。

領受了金剛乘的教法後,為何破三昧耶戒的果報特別重?換個角度來說,接受灌頂後如果對上師完全恭敬投降、聽話,提升的速度是很快的;相對地,若對上師不恭敬,可能也很快墮入三惡道。登地菩薩與二地菩薩的功德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方式增加,而是倍數成長。如果能依上師所教導的如法去修,提升的速度一定很快,最重要是有這個願力和決心,要對上師完全投降,修行才能得成就;灌頂後若還是繼續行惡、懈怠,會有很重的果報。舉例來說,一輛車若以10公里的時速行駛,比較不容易發生意外,就算發生意外也不會很嚴重,但是要到達目的地就要花很久的時間;但若是一輛超級跑車,超級跑車很快就到達目的地,但一旦發生意外也會很嚴重。有些人會想,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接受灌頂,不要修這個法,以免後果很嚴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能學習控制好自己的心,為何不學呢?世界上比較少人開超跑,其實並不是因為買不起,是因為不敢開,怕自己控制不了車子。當你有能力可以控制得了超跑,無論想要去什麼地方都能很快到達。當行者學會控制自己的心,無論修任何法門都能迅速成就,能夠利益自己,進而利益眾生,幫助眾生解脫輪迴生死。

寶吉祥佛法中心不會經常舉行灌頂法會,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輕易授予灌頂,必須要因緣具備,能夠真正利益眾生,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授予灌頂。灌頂可分為結緣灌頂和修行的灌頂。坊間有人輕易地給予信眾灌頂,但是他們不會管信眾有沒有修,因為不打算教導信眾怎麼修,這種就是屬於結緣灌頂,與三昧耶戒比較沒有關係;一旦灌頂的上師口傳與授予教法,領受灌頂的弟子就絕對不可以破三昧耶戒。所以你們考慮清楚,現在離開還來得及。有人會想既然破三昧耶戒的後果這麼嚴重,那就修簡單一點的,唸阿彌陀佛的佛號也就可以了。你們不要以為淨土宗就比較簡單,這是錯誤的觀念,《阿彌陀經》中提到必須要是具備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才能往生淨土,沒有符合條件是去不了的,你們問問自己做到了嗎?

當你們接受灌頂後,就表示得到授權可以修習此本尊。領受灌頂前,先問問自己能不能做到對三寶絕對恭敬?如果你們沒有辦法做到對三寶絕對恭敬,現在就可以起身離開,不用擔心被罵,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會讓你們來參加法會的。坊間沒有人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趕人的,都是希望人越多越好,只要你們肯參加法會就讓你們去。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清楚因果,不希望你們種下惡因而將來得受惡報之苦。若你們領受金剛乘的教法後,對三寶還起一絲一毫懷疑、不恭敬的心,不好好地懺悔、調整自己的心態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趕你們走。為什麼這麼嚴格?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願與地藏菩薩的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相同,不希望看到任何一個眾生墮入地獄。

學佛最重要的是要管好自己的心,因此上師會用許多法門來幫助你們管好自己的心;這些法門就像是工具,而密法就像是比較嚴格的工具,效果很明顯。相對地來說,金剛乘上師比較嚴格,因為你們累世的習氣很重,不用嚴厲的教法很難幫你們改掉的。你們學佛都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但這些想法都是為了讓你們的日子好過,與修行毫無關係。你們若要學佛修行,就應依循佛經的教導,不該信一下又生疑。你們之所以會產生邪念而障礙自己學佛,就是因為大家無法管好自己的心,所以上師才需要用很多規矩來給予你們規範。

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前往印度參加法會,安排獻曼達時有很多波折,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都忍了下來?因為參加法會是一件很殊勝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讓參加法會的眾生起煩惱,更不希望因為有一些誤解而使法會不圓滿。由於藏人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誤解,不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風頭,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出風頭,隨他們的意,只要他們高興就好,因為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希望眾生起煩惱,隨順眾生。

這次帶領你們去參加法會團,你們明明知道沒有購物行程,居然還有人發起要求旅行社帶你們去買絲巾、茶葉等。由於旅行社的行程不進購物站,要更改行程必須全車的人都簽下切結書。結果,有些人不想簽,發起人還硬要拉著全車的人聯合同意。要知道你們這次去印度的目的是參加法會,而不是旅遊。你們又不是外國人,還學外國人要買什麼禮物、紀念品?你們可能認為自己既然花了錢出國,就一定要買一些東西回來;旅行社已經送給大家這麼多禮物了,都已經有的東西卻還想要更多,這就是貪。如果事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開示,你們也許會找藉口說不知道,但是明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剛提醒過大家參加法會應有的心態,卻還是有人不聽話。協會的理監事們會討論決議此事如何處理,這些人以後不用來道場也沒關係。既然不聽話,還學什麼佛?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授予灌頂的本尊是金剛薩埵,金剛薩埵是普賢王如來佛的報身佛,是度菩薩的。所以,你們要是行為、思想不像個菩薩,仁欽多吉仁波切當然會呵責你們。這一次法會中所用的花、米、油燈、多瑪,全部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的,只要你們曾經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迴向時你們也都能共享功德。你們能夠參加這麼殊勝的法會,卻還抱著參加旅遊團的心態,確實如佛經上所講的:凡夫起心動念皆是業、皆是罪。要知道,當你們領受灌頂之後,就是從菩薩果位開始修,思想、行為不能跟凡夫俗子一樣;領受灌頂後如果你們違背戒律、繼續行惡,灌頂時得到的加持也會消失。仁欽多吉仁波切今天授予金剛薩埵灌頂,是因為修金剛乘的行者一定要修金剛薩埵這個本尊;如果不修金剛薩埵,此世難以解脫生死,未來世還是隨著業力要再來。你們領受灌頂後就要如法實修,什麼時候修出來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發願、下定決心,若將來因緣成熟、條件具備,寶吉祥佛法中心也會舉行閉關。

接受灌頂前,大家的心要定下來,如果不接受或不喜歡,現在可以馬上離開。授予灌頂的上師本身,一定要先閉關修本尊得成就,修到與本尊相應,而且得到上師的允許才能授予灌頂。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授予金剛薩埵灌頂,今天上午就先來道場修了預備法。行者在授予灌頂之前,要修前行先幫自己灌頂,在本尊與傳承上師的加持下,先讓自己增加能量、累積福報,下午才能給予你們灌頂。在你們看來這些只是儀軌,但以藏傳密法來說,灌頂時行者是將自己的功德、福報與能量給予大家;如果行者福報不夠,授予灌頂的加持力也會不夠,對你們的幫助不大。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那位失聲的弟子,只是對著水杯中的水持咒,讓她喝下水後立即就有聲音講話,連吹氣都不用,只是持咒就能做到,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福報給了她,才讓她能夠迅速恢復。行者須具備足夠的功德、福報與能量,才能以清淨的身、口、意給予大家灌頂。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授予金剛薩埵灌頂,並賜予與會大眾殊勝的佛法開示。

大家可以看得到寶吉祥佛法中心的佛龕上供奉著金剛薩埵,金剛薩埵左手持鈴、右手拿杵,頭髮是藍色的。法本中有提到,你們應視授予灌頂的上師與本尊無二無別,進而視道場內坐在你們周遭的人為本尊,得到金剛薩埵灌頂之後,從今時起直到證得佛果,都要恆常以金剛薩埵為本尊,也就是在成佛之前,都要一直修持金剛薩埵做為本尊。金剛乘的行者不僅只能修持一位本尊,可以依其因緣而修持很多的本尊,但是因為今天你們領受的是金剛薩埵的灌頂,就以金剛薩埵為本尊。

在你們接受灌頂後,不可以再罵人和批評,因為開始持咒後,說話的力量也會增強,如果你還罵人,產生的負面影響也會更大。前面所修的是要發菩提心來接受這個法,若是要詳細開示菩提心,需要很多的時間。簡單來說,今天你們接受灌頂不是為了讓自己過得好一點,也不是為了讓自己修行更厲害,而是受了灌頂後能讓你在修行上儘快得成就,先利益自己解脫生死,進而利益眾生,幫助一切眾生解脫生死直至成佛。發菩提心不是指一定要做出來、看到眾生得到利益,而是起心動念每個念頭都要為眾生好,像這次去印度參加的長壽佛法會在做萬供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觀想將法會的功德迴向給所有的眾生和曾經供養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人。

根據經典記載,灌頂時應避免許多錯誤的心態,諸如我慢、懷疑,有自己的想法,接受灌頂後沒有繼續修持,外放、內收,完全不聽佛法,對佛法完全沒反應等,這些都是聞法時的疾病,包括:在法會中身體動來動去、搔首弄姿,例如撥弄頭髮;坐於高座、自以為比別人厲害;受持之後沒有將佛法用在自己的生活裡,還是用貪、嗔、痴在過自己的生活;對佛法沒有希求之心,以為自己想學上師就一定要教,這就是貢高我慢,要知道佛法不求是得不到的;六根放逸於外境,也就是上師在授予灌頂,你卻還在想不相關的事情,心不知道飛到哪裡去;心識內懈、昏沉、打瞌睡;認為上師所傳的法自己很難實踐,只想學簡單的。

我們不應該認為某個法比較難修,而不想去修,法沒有特別困難或簡單的,也沒有大小之分,一切都是在於你的決心和因緣。有些人認為唸阿彌陀佛、修淨土宗是比較簡單的,也有人認為要修持比較困難的法門,例如有人想要修禪宗,以為這樣自己比較厲害。沒有哪一個法比另外一個法厲害。若稱為大法會,是因為這場法會需要許多人的努力和付出,也讓很多眾生得到利益,所以才會這麼說。上述這些修習佛法的障礙都應捨棄,這是三乘(大乘、小乘、金剛乘)共同的威儀。

如果聞法是為了改變做人處事的方法,希望自己學佛後沒有敵人,這也是不對的心態;仁欽多吉仁波切授予你們灌頂,是為了讓你們能累積福報,讓學佛的障礙消除。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對出家眾開示,所謂消業障不是消滅果報,而是消除阻礙我們學佛的業力。障礙都是自己累世的業所造成的,包括名聞利養也是障礙。如果我們能改變自己,當心中不再有惡念時,對三寶尊重,威儀自然顯現,這不是刻意做出來的;心能恭敬三寶,也會恭敬一切眾生,學佛的障礙自然消除。不要以為自己接受過灌頂,就比沒接受過的人高一截,如果你這麼想就是驕傲。其實,領受灌頂後不是比眾生高了一截,反倒是矮了一截,因為要忍辱。沒皈依的信眾要想清楚,不要貪法。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行金剛薩埵灌頂儀軌,為了求灌頂與成熟身語意灌頂的次第而帶領大家唸頌祈請文,並祈請上師的眷顧,因為有佛菩薩與歷代祖師的眷顧才能修持此法。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授予身、口、意灌頂,並且賜予開示。

得到身灌頂,將來有機會修習悲空雙運,身上累積的垢染習氣皆清淨,成就化身佛的緣。在未得到身灌頂之前,就如同凡夫在修,作用不大。我們的身體是業報身,充滿了一切垢染習氣。業也可能是善的累積,透過灌頂將身體裡的習氣清除,幫助你們將清淨的本性顯露,減少學佛的障礙。你們不要誤以為得到灌頂後自己就是化身佛,法本上所說的是得到成就化身佛的「緣」,是讓你未來有因緣能成就化身佛。

接下來是語的灌頂。仁欽多吉仁波切手持佛珠,教導弟子不共的觀想後,進行語灌頂。得到語灌頂,將來有機會修習性空雙運,語所累積的垢染習氣皆清淨,成就報身佛的緣。當你得到語的灌頂後,什麼動物精之類罵人的話就不可再說了。當得到語的灌頂後,語所累積的習氣得以清淨,持咒才能產生效用。你的念力開始變強,嘴巴也不要再壞了,不要隨意批評。如果你還繼續罵人或批評,所受的業報比沒領受過灌頂的人重。你們話說出口之前要先思考一下,沒有衝口而出這種事,不要找理由說自己是無心,只要是人就會有思想,有這個念頭才會說出口,你們應當三思而後行。每一句話講出口之後,在虛空中就會產生力量。所以佛才要大家多讚歎,多說好話,當你讚歎上師時,這個力量也會在虛空中。不要認為像是電腦打字一樣,打錯了按刪除即可。有人會說自己是有口無心,嘴巴這麼說,心中並無此想法。其實,如果你心中不這麼想,是不可能說出口的;就算是電腦也要先輸入才會有字出現,更何況你們是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領受身、語、意的灌頂之後,就要如法修持,千萬不要以為靠自己就能修得出來的,或是以為只是利用上師傳法,認為靠自己唸就能成就。就算得了一些成就,也不是你唸回來的,是祈請上師加持才能得的。就算到了十地菩薩都還是要祈請上師,何況是你們。都是靠歷代上師、這一世的上師及諸佛菩薩的加持,才有今天的傳法,你們應該要感恩上師傳法。法本中提到要視上師為本尊,雖然看到的是凡夫身,但心不是凡夫。上師的心與本尊無二無別,心就是佛菩薩,若你們認為上師是本尊,就得本尊的力量加持;若你們認為上師是凡夫,就得凡夫的加持。

化身佛度的是凡夫,報身佛度的是菩薩,而上師是代表法身佛及歷代上師傳法。如果你認為上師傳法後,是靠自己的能力修出來的,有這種傲慢的心,絕對不得成就!上次大家看到《地藏經》有提到,地藏菩薩是因何而得成就?弟子回答是承佛威神力。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地藏菩薩是承佛的威神力,才會化身無數來利益眾生。地藏菩薩已證得佛果都還需承上師威神力的加持,你們憑什麼以傲慢的心認為自己不需祈請上師加持就修得出來?如果沒有佛的威神力、沒有上師的加持,佛法也不會流傳到現在,又怎麼會有法,行者也不可能得成就!你們不要貢高我慢,以為是自己在修。

開始持咒後就不能吃蔥、蒜、韭菜,如果因為自己沒有說清楚,食物裡被加了蔥、蒜、韭菜,不要吃就挑掉就好了,嘴巴不要罵。你們沒有告訴人家,人家當然不知道,但在閉關時絕對不能吃到。

得到意灌頂,將來有機會修習明空雙運,清淨意所累積的垢染習氣,而成就法身佛的緣。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指示,意灌頂時開示的觀想是密法不可記錄。接受灌頂後要全心全力以身、口、意捨一切不善,盡力行善,誓言如法受持,自身財富與善根皆供養本尊與上師。像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行者,是將自身財富、善根與功德供養上師,你們是做不到的。祈請文中雖然提到要供養自身一切財富、福報與善根,但是後面還是有一句:「祈留部分行己意」,因為本尊慈悲,還是留一部分讓你們自行運用。仁欽多吉仁波切每次閉關出來後,都會跟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將此次閉關所有的功德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你們或許會想,閉關這麼辛苦,所有的功德都要供養出去,那自己怎麼辦?要知道我們的福報都是非常淺薄的,當供養上師後,上師會再供養給他的上師,便會和歷代傳承上師的功德大海在一起,讓你們能共同受用廣大的功德。以前的大德就是這麼教,一代傳一代。你們想想古代拜師是不是也要供養?古代學密法其實都是帶著黃金去求法的。供養也是教導我們要有捨的心,破我們的執著,並不是真的要拿物質上的東西出去。供養不在於金錢的多寡,而在於我們的心。你們不要誤會是上師要你們的功德,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不需要你們的功德,但是法本這麼寫,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要這麼教,必須要講出來讓你們知道。

這次去印度參加長壽佛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青金石製成的長壽佛的缽供養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是花了8年的時間準備時,直貢澈贊法王也驚訝了一下,沒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花這麼久的時間,幾乎沒有人會這麼有耐性。仁欽多吉仁波切找此珍貴的寶石花了8年的時間,才一切因緣具備,剛好在長壽佛法會舉辦時圓滿地供養。如果福報不夠,就算想供養,東西都不出現,所以你們不要以為想供養就可以供養,福報不夠,根本無法做到。

得到金剛薩埵的身、語、意灌頂,能夠加持我們消除病魔的障礙,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是因為修金剛薩埵,所以癌症不藥而癒。金剛薩埵可以加持我們消滅害我們的妖魔,加持我們增強財富與名聲,加持我們速證佛果。但是,要恭敬依止、聽上師的話去做才有用,沒有得到金剛薩埵的加持絕不可能得密法,得到金剛薩埵圓滿的灌頂之後,如果還不守承諾、說惡言、認為別人的錢是自己的錢,這些都罪加一等。本尊所教的一切都一定要奉行,本來法本後面有獻曼達及禪定的儀軌,但今天時間不夠所以就不用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本尊的多瑪代表金剛薩埵的身、語、意及宮殿,接著帶領弟子們持誦金剛薩埵心咒,親自手持本尊多瑪並指示1200個皈依弟子一一步上壇城接受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與會的信眾今天只是結緣,不需要上壇城,弟子們領受加持時不需要碰觸到本尊多瑪,只要鞠躬即可。弟子們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辭辛勞賜予弟子們殊勝的加持,依次序排隊上壇城恭敬地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躬身行禮後回座。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過程中不斷搖鈴持本尊咒,前後共35分鐘。

法會圓滿,與會大眾齊聲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授予灌頂與珍貴的佛法開示,起立合掌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3 月 0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