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2月24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向與會大眾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全家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機會。

這位女弟子的兒子是個須仰賴呼吸器維持生命的植物人,事件起因於2007年1月,某天晚上在家中她一個人照顧四歲的女兒和一歲的兒子,準備幫孩子們洗澡,準備好後,就直接抱起背對著她的一歲兒子。當時兒子嘴裡含著鈣片,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抱,導致鈣片哽住呼吸道,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兒子已經臉色蒼白、嘴唇發紺。她當時慌了!抱著兒子衝往醫院進行急救、插管。待急救告一段落後,醫師解釋病情仍有生命危險,需至小兒加護病房觀察。看著兒子小小的身軀插滿了管子,在急救下造成氣血胸,又多放置一條胸腔引流管,她心裡感到非常自責。她在加護病房外不斷地哭喊著:「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並不斷地念誦佛號,一心祈求佛菩薩一定要救救兒子。接下來幾天,她到處求神問卜,可是兒子就是沒醒過來,幸好生命徵象穩定下來了。醫師向她解釋,缺氧超過5分鐘就算沒有死也會造成不可逆的腦死現象。在第2個星期,醫師為兒子做了3次腦波檢查,但一點反應都沒有,最後醫師判定兒子呈腦死現象、也建議進行氣切手術,然後轉介至長期呼吸照顧病房。

她簽下氣切手術同意書,這項決定迫使兒子終身須使用呼吸器維生。從此兒子就住在醫院的長期呼吸照顧病房裡,而日常生活全都需靠他人照顧,雖有護理人員的照顧,但護理人員也只是照著排程表做事,且她也沒有能力請看護,又擔心兒子一個人怎麼辦?因此每天下班後就帶著當時五歲大的女兒到安養院去照顧兒子。

兒子出事半年後,一個因緣下她遇到一位師兄向她述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事蹟,當時她心裏雖然存疑,但只要有機會都會想去試試看,師兄對她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印度閉關,要等2個月才能求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他們終於求見到了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什麼事?她哭著回答說,兒子吃東西嗆到,求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救兒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入定持咒後,問了先生家中最近往生的老太太是先生的誰?先生回答是奶奶。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因為奶奶還沒被超度好,死前有氣切,所以兒子也才會有氣切的情形。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她兒子這樣的情形有多久了?她回答已有半年多了。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賜給他們參加週日法會的機會和答應幫往生的奶奶超度,又對著先生說:「你不要再迷信了、要吃全素,你參加,太太才能參加。」

她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太厲害了!因為當時她先生並未完全吃素。出了珠寶店,她的先生雖然嘀咕了幾句,最終還是答應吃全素和參加法會。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攝受力與加持,才讓他們得以順利參加法會。

參加法會一陣子後,師兄提醒他們趕快求皈依,累積福報才能幫助受苦的兒子。第1次求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還太早,要他們再想想看。第2次求皈依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們為何要皈依?他們正想著要如何回答、又怕回答得不好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竟慈悲地賜給他們皈依的機會,他們終於在2008年1月6日皈依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

皈依後第1次帶兒子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著救護車要往珠寶店的路上,她心裡一直念誦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號,輪到他們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祥地問他們什麼事?她回答說:「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兒子加持。」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手中的金剛杵幫兒子加持頭部和身體,接著開示說兒子最近消化不好,問她給兒子吃什麼?她回答說:「牛奶和蔬菜果汁。」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除了這些還有什麼?」她想了一下,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最近天冷,給兒子喝了稀釋過後的薑母茶。」仁欽多吉仁波切流露出關懷的語氣說:「薑母茶太刺激了,不要再喝了!」她的心中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無比感恩!在返回醫院的途中,她突然想到出門前護士才說兒子今天消化不好,出去請小心!這時,她心中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升起了更堅定的信心。她心中的感恩奠定了以後無論多困難都要帶著兒子一同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後來兒子在氣切處長出瘜肉,動完手術後一切都很順利,他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並懇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週日可以在道場做大禮拜。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了他們的請求,也指示他們明天要帶3對可以點7天的酥油燈到道場。到了隔天,他們看到師兄照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點燈放置在壇城上,她跟先生都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幫他們的兒子點燈供養佛菩薩、幫他們的兒子累積福報!

2010年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將近,師兄們鼓勵他們一定要帶兒子親自參加,但由於夫妻倆信心不足,而未能幫兒子報名,以致錯失了參加這場殊勝法會的機緣。

之前,她兒子腸胃出血現象已快一年,吃西藥一年無法緩解,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下,兒子在隔1、2天後左邊脖子出現一個約2x4公分的水泡,在傷口慢慢結痂後,腸胃出血現象也就好了。過了一陣子,兒子又有類似的腸胃出血現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奶粉鐡質成份太高,換過奶粉就好了。」回去換過奶粉後,就未曾有腸胃出血現象。她也想到此次求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突然問她兒子都沒有來參加法會嗎?起先她認為以兒子的狀況,不適合外出超過2小時,所以從來沒想過要帶兒子參加法會。在師兄鼓勵下,她幫兒子求得參加法會和求得皈依。

在兒子參加第2次施身法法會當天,兒子有嚴重肺炎,但他們還是堅持參加施身法法會。週六他們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他們幫兒子所按壓的氣都是冷空氣,讓肺部冷到了,才會得肺炎,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慈悲地幫兒子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1~2天,兒子的四肢每個指縫陸續出現了小傷口、滲出液體,待傷口癒合,肺炎也好了,此後參加法會也未曾有肺炎情形。這都要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讓他們得以順利參加法會並少受許多的苦,開啟了兒子參加法會、累積褔報的因緣。

在兒子參加法會半年多以後,她想過兒子若真的醒來,終身都需人照顧,活著是一種苦,兒子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後,不似其他病童那般嚴重,但因多年來躺在床上而使肢體變形,於是她跟先生商量後決定一同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兒子求頗瓦法。第1次幫兒子求頗瓦法時,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還早,你們來求父母知道嗎?」她回答說:「未告訴父母。」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孫子突然走了,做爺爺奶奶的會有多難過!回去跟父母商量後再來求!」他們回去向父母報告,父母也同意並一起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第2次幫兒子求頗瓦法時,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兒子加持了許久。師兄也給了她2顆珍貴的甘露丸,準備讓兒子往生時可用。回去後,他們一直期待著這一天到來,但是經過一段時間,他們夫妻不知道自己業力太重、福報不夠,也不知道要加緊腳步,結果信心開始動搖,當時做大禮拜已持續了半年多,她開始對每天要趕車、求同事幫忙加班、找不到機車停車位而感到厭煩,偶爾還因此事對先生發脾氣,可是自己又不想放棄,終於有一天輪到她加班,可是同事也都想早點下班,因此並未到道場做大禮拜。之後,她不敢再來求,心想至少先生還有做大禮拜,就放心了。不過沒多久,她的先生也因沒帶寶吉祥背心而未到道場做大禮拜。至此,夫妻雙雙喪失了做大禮拜的機會。

日子一天天過去,就這樣過了一年多,約在去年(2012年)11月兒子患有肺炎,讓她想到是不是應該再幫兒子求頗瓦法,就跟先生約好帶著兒子於12月1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未對他們開示,也未收下供養,指示他們夫妻去做大禮拜直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下法座。事後,聽師兄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下,他們的兒子一直不斷流眼淚,她知道那是兒子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的眼淚。

隔週,他們再次前往道場為兒子求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他們一眼並開示:「兒子的事原本很好解決的,是你們還在玩,未下定決心,對三寶不恭敬,所以事情到現在還沒能解決。」她的先生再次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們可以在早課做大禮拜的機會。此時師兄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他們兩夫妻喪失了做大禮拜機會的原因,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們開示:「叫你們做大禮拜,做了一陣子,一個忘了帶背心,一個要加班,事情怎麼會這麼剛好呢?知道你們沒錢,叫你們做大禮拜,也不肯好好做,現在讓兒子多受一年多的苦。」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他們:「為什麼要加班?上班的目的是什麼?」她回答說:「為了賺錢。」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叫你們來做大禮拜的目的也是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向他們開示:「你們寧可月繳兩萬多元,也不肯好好下定決心,還在混!下去找組長好好談一談。」之後她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轉述給組長師兄聽,組長師兄提醒他們現在要做最大供養來幫助兒子累積福報才為重要,但是大供養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不是錢的多少,而是心。

她感恩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12月1日讓他們在道場做大禮拜,讓他們有福報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懺悔,懺悔他們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不恭敬、不具信心,還有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做大禮拜的機會起了厭煩的心。當天法會中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呵責,她想到組長師兄說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肯罵,都是為了改正我們的錯誤、心疼我們受苦,她就很開心地接受。離場後,她先生也是一樣的想法。

他們第3次再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向他們開示:「是你們斷了這一切的緣,一切都得從零開始。」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開示:「沒趕你們離開道場已經很好了,就繼續慢慢參加法會到時看因緣。」但她實在不想再看到兒子受地獄般的苦了,而且這個苦也是自己造成的,於是和先生商量後,湊了一筆錢想供養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想:花在每月的醫療費上只是讓兒子多受更多的苦。但是這筆供養金她和先生還沒供養上師,只是興起了這個念頭,事情就有了極大的轉變。

12月29日星期六晚上當她在照顧兒子時,發現兒子突然全身水腫,她告知護理人員,因為當天是假日,也只能再觀察。12月30日凌晨3點,她接到醫院來電告知說兒子臉色蒼白,已完全無生命徵象。她心想怎麼會這麼突然?大半夜的怎麼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於是她對著客廳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並幫兒子點直貢香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告知組長師兄。之後,她帶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趕到醫院,在兒子身邊念誦六字大明咒,並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想到供養金都還沒捧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兒子就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也讓兒子趕在施身法法會前往生,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不再害怕了!幫兒子安頓好後,她動身前往道場,約8點30分師兄來電告知找不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想到自己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不恭敬就感到相當懺悔,並回師兄說:「沒關係!等一下法會時她和先生會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兒子超度。」待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圓滿後,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我有一位弟子的兒子吃到鈣片變成植物人,剛剛終於解脫了!」她心中的石頭終於落下,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法會結束後,她接公婆到第一殯儀館看兒子的大體,並觸摸兒子梵穴處竟是溫熱的,她也請婆婆見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後的殊勝瑞相。在兒子往生後第3天,她看到兒子鼻孔流出清澈的紅色液體,便將此瑞相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那就是紅白菩提。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超度,及指示火化和海葬的日子!

火化當天天氣晴朗,原本預定是下午5點,順利提早到早上10點30分火化。火化完成後,兒子的頭蓋骨上出現了一個完整的小圓洞,骨頭大部份呈現粉紅色。海葬儀式也趕在下午天氣轉壞、風浪轉大前,順利結束了。

她感恩地說這一切一切的轉變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賜予的,若沒遇到上師,他們現在的生活除了還債還是還債,日子苦上加苦。他們更要感恩上師並沒有因為他們對三寶不恭敬、對上師不具信心,而離棄他們,就像他們的兒子外觀雖然改變,但還是他們的寶貝兒子。他們真的能體會到上師是多麼地無私、多麼地慈悲!

她要在此發露懺悔:自己孩子沒有達到自己想要的轉變,就對上師起疑;小時候曾偷過父母和別人的錢,上班後偷過公司的時間,對公司的紙張公物占為己有;曾拿過兩個小孩,拿第1個小孩是未婚生子怕沒面子,拿第2個小孩是為了不想照顧唐氏症寶寶;對公婆未盡到孝道,還道別人是非、自以為是;為了填飽肚子、為了不受傷害、為了結婚、為了坐月子、為了慶祝過年過節,而殺害了無數眾生;也為了兒子到處求神問卜、也到過土地公廟。這些全都要懺悔!

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讓他們學佛,以報答父母恩、還眾生恩,也謝謝師兄對兒子的照顧和關心,雖然金剛師兄都很樂意幫忙,但這不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她很誠懇地向師兄們說聲謝謝,也向照顧過兒子的師兄說對不起,讓你們的手辛苦多年,她也謝謝組長師兄一路上的照顧和叮嚀,更要感謝師兄為他們引見而得以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最後,她感恩、再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們如此浩大的恩澤,也祈願上師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圓滿!

接著,與會大眾靜坐直至法會結束。

——————————————————————————————————————————————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們殊勝難得的機會與大修行者共用早餐,用餐時弟子們犯了許多錯誤,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即嚴厲地呵責弟子們,並給予珍貴的佛法開示。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用餐一段時間後,一位弟子才姍姍來遲。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立刻呵責這位弟子,竟要別人叫她才要起床,跟著團體行動還這麼不注意時間,難道以為跟團出國還有在公司裡當主管的特權嗎?如果再犯,下一次也不必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國了!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餐尚未結束時,有一位弟子雖然受託保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物品,但因為想先行離開處理私事,而將物品轉交給另一位弟子。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眼力極佳,當場嚴厲呵責起身離開的這位弟子,指出兩人的過錯,並給予在場弟子佛法開示與教導。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厲聲責備這位負責保管物品的弟子,問她打算要去哪?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注意她很久了,就看她要怎麼做。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她事情做完了嗎?物品交接完畢了嗎?答案是沒有。她完全忽視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存在,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沒離開,她就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透明人,完全沒有恭敬心。她以為自己跟另一位弟子很熟,讓她保管一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物品不會有關係,因為她認為這名弟子值得信任。或許她認為這名弟子皈依多年,代為保管讓她很放心,但她卻沒想到自己保管的是上師的物品,怎麼可以隨便交給別人?她這麼做也害了這名受委託的弟子。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話鋒一轉,接著斥罵接受委託的弟子,她皈依多年卻還是有雞婆的毛病,以為自己講義氣,不想想自己憑什麼受託保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物品?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警告她,如果她再犯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趕她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責這兩位弟子,她們皈依多年還犯下這樣的錯,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弟子這麼久,總是見到皈依久的弟子出狀況!

接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指出其他弟子所犯的錯誤,並嚴峻地責罵弟子們。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坐在座位上用餐,你們卻頻頻走動,有遲到的、要人家叫才起床的、出去上廁所的、早退的,像小孩子一樣。上師還在,弟子要離開卻沒有先請示,自作主張,一點都不尊重上師!你們此次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來印度,是要來參加法會,但是大家都忘了此行的目的,以為自己是參加旅遊團。如果是旅遊團,一般出家眾帶團到印度菩提迦耶逛一圈,少說也要幾十萬,你們吃好的、住好的,還參加法會,卻只是花一點錢。你們不要以為自己花點錢就了不起,而不想清楚自己這次來印度是為了什麼;就算你們當成來旅遊,至少也應該要準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你們來參加這麼殊勝的法會,你們應該事先準備好,準時到場來等待才是;但是,卻有人打算出發前10分鐘再回房間整理,認為時間還夠,吃完早餐再去拿東西,心中有很多盤算,就是沒有想到上師還在場!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大家早上7點15分用餐,結果大家都不守時,有的遲到,有的早退,還有人需要別人叫才肯起床;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在座位上,你們就進進出出,以為出發的時間快到了,就跑去上廁所,完全無視於上師的存在,由此看出你們對上師一點恭敬心都沒有!你們毫無危機意識,怎麼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早上不會宣布事情?這麼大的團體,你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想離席就離席,如果找不到人的話,有可能一一打電話到你們的房間通知嗎?你們再這樣放縱自己,就不要學佛了。你們修行是在修什麼?尤其是這些皈依很久的弟子,越來越離譜。今天只是吃個早餐就看出你們一大堆狀況!每個人都一樣,大家還是照自己的習性在做事,忘了今天到印度是來參加法會,應該要非常慎重才是!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這些在早餐時間遲到、早退的弟子們不得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拜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須自行想辦法前往法會現場,並指示旅行社員工不必協助他們安排車輛。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剛說完,有一位弟子就從側門進入餐廳,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要她離開,指示不可讓已經離開的弟子們進入餐廳,並要一位男弟子負責登記不在場弟子的姓名。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問負責登記的男弟子有那些弟子不在場,並問他某些弟子是否有來用餐?負責登記的男弟子特別提到一位壇城組弟子不在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問他這名壇城組男弟子的狀況,為何要特別提到他?難道負責登記的男弟子覺得這位弟子很重要?沒有這位弟子不行?還是寶吉祥佛法中心沒有這位弟子會倒?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對上師沒有恭敬心的弟子,不要也罷!

用餐結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帶領弟子們前往拜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早餐時提早離開或未前往餐廳用餐的32名弟子,則自行安排車輛前往強久林寺。弟子們都深刻檢討自己的過錯,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弟子殊勝的教導,指出弟子的錯誤,及時阻止弟子們繼續犯錯沉淪。弟子們被煩惱自縛而不自知,更無能力改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現忿怒相斥責弟子,實是大慈大悲救度弟子,幫助弟子們消除頑固的惡習。弟子們皆由衷感恩上師指出並修正弟子們錯誤的心態,更深刻懺悔自己對上師毫無恭敬的散漫行為,愧對上師賜予的諄諄教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嘻、笑、怒、罵皆是佛法,直心便是道場,心心念念都是要幫助眾生離開輪迴,更不願弟子們種下任何墮入輪迴的因;上師以種種超乎想像的法門,幫助弟子擊碎層層煩惱築成的心牢,清淨弟子學佛的心態,慈悲之至!

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抵達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住所,先行拜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後,指示弟子們排隊依序進入。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法座左手邊,親自維持弟子們進入的秩序,指示弟子們可以往前一點,前面的人坐下來,後面的人如果沒有位子坐就站著,並幽默地告訴弟子們可以再往前挪一點,直貢澈贊法王不會罵你們。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弟子們問候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弟子們於是齊聲向 直貢澈贊法王問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恭敬地親自將特地從臺灣帶來的《直貢法行》法本上呈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並祈求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口傳《隨念三寶經》。

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非常歡喜,慈悲地向大家打招呼,開示手中這本《直貢法行》是由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呈、由南珠堪布整理的法本,並應允口傳《隨念三寶經》。接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開始口傳《隨念三寶經》,弟子們都非常感激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弟子們製造殊勝的因緣。傳法完畢,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開示大家可以每天唸一次此經,這麼做的話很好。接下來,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主動賜予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們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便指示弟子們往前一一領受殊勝加持。

在弟子們上前領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賜予的殊勝加持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不讓 直貢澈贊法王受擾,立即提醒弟子們不要亂,要有秩序。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持法器賜予寶吉祥弟子們加持,必須不斷舉起手臂,將法器放在每一個弟子頭頂上,仁欽多吉仁波切擔憂會造成 直貢澈贊法王尊體不適,一再叮嚀弟子們不須跪下,只要彎腰,頭低一點,讓 直貢澈贊法王便於賜予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恭敬與孺慕之心自然流露,侍奉 直貢澈贊法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的身、口、意都極為恭敬,雖然帶領眾多弟子前來拜謁,卻絲毫不顯身為上師的威風,而是放下身段、極為謙卑地親自服侍 直貢澈贊法王,時時刻刻為 直貢澈贊法王著想,實是金剛乘弟子完全投降依止上師的典範。

弟子們懷著感恩的心,一一向前接受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加持。當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加持時,看到有年紀幼小的弟子,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中是否有很多小孩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確實有很多小孩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有些小孩子是從一出生就皈依,他們聽佛法聽得很清楚,比大人還要正確。

拜謁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前往強久林寺,參加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舉行的長壽法會。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座車抵達強久林寺時,沿途的信眾極為恭敬地迎接大修行者的到來,許多藏民紛紛上前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加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顧自身勞累,一一為信眾加持。佛寺中的喇嘛於強久林寺門口恭候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極為慎重地親自迎接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入佛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行經之處,佛寺內的出家眾也都以無比崇敬的心彎腰迎接,即使是不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在家信眾,也都端目瞻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莊嚴的法相,心中油然生起恭敬。

法會結束後,當晚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賜予弟子們殊勝難得的機會與大修行者共用晚餐。晚餐即將結束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心地問弟子們覺得今晚的餐食好不好吃?弟子們齊聲回答很好吃,並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幽默地問大家:聊天聊得累不累?有沒有人尿急?弟子們不禁莞爾,感恩地回答:不會。用餐結束後,弟子們起立恭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離開餐廳。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3 月 04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