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2月17日

法會開始前,首先由一位皈依女弟子上台懺悔。她非常感恩今天有這個機會,可以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諸佛菩薩及累世的冤親債主懺悔。

2011年她得了乳癌,女兒們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求得每日早課時至道場做大禮拜,代替母親向眾生懺悔,但是因為她沒有真心學佛、沒有讚揚上師,讓女兒們斷了學佛的因緣,她懺悔這都是因為她不尊敬上師、不讚揚上師所導致的嚴重錯誤。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罹患癌症的弟子中只有她把自己搞成現在這個狀況。她檢討自己,為什麼別人不會痛,而她會痛?只因她執著,執著世間一切事物,沒有隨緣而過、隨遇而安,對子女總有極高的標準,總是自以為自己的想法才是對的,嘴巴天天唸著懺悔,卻沒有真心地將懺悔做得圓滿。

去年(2012年)10月27日禮拜六她報名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她卻晚到,讓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等候,可見她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恭敬心、沒有供養心,她懺悔。

兩個月後,她報名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名單之後不見她,並開示她沒有懺悔心,沒有出離心。她懺悔自己依然還掛念著三個女兒的未來。她擔心大女兒結交的外國男朋友,怕兩人文化不同,怕大女兒受傷難過;她擔心二女兒的男朋友是否誠實可靠,擔心對方人品、擔心對方的家庭是否可以給女兒少受點勞苦。

沒錯!她都已重病纏身,自顧不暇了,卻還在煩惱、擔心著女兒們。現在她告訴自己,有飯她就吃,該睡她就睡,誠心地禮佛、持咒是每天的功課。她不再去想家裡的垃圾倒了沒、衣服曬了沒、地拖了沒,甚至誰晚回家了、誰在外過夜了。她要放下了,因為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她心裡只想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及諸佛菩薩。

她覺得自己是個惡弟子,自以為對上師完全相信,自以為是真心學佛,但當境界現前時,才知道自己是假學佛、不相信上師、不信因果,又貪生怕死、脾氣暴躁、傲慢。明明已經到最後關頭了卻還不想走,一心掛念著女兒,執著、放不下,耗費上師的能量為她操心,直到上師用力地呵責她,她才驚覺自己錯了,大錯特錯了。她絕對不可再迷戀世間的一切,要放下執著,才有機會到淨土去修行。她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她知錯了。她要馬上修改自己的惡劣言行,放下執著,真心學佛,並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關愛與大力呵責。

同時,她要向眾生懺悔,她為了生活殺害無數眾生,還將牠們丟入油鍋去油炸,就像她現在的左側肩膀、手臂及手掌一樣,有如下過油鍋油炸一般,這就是她造的惡業,她誠心地接受這一切的因果業力。過去她曾讓朋友們來家中聚賭,收取賭客的分紅,拿不該拿的錢,做不可做的惡行惡業,在此她向眾生懺悔。她曾經吃了無數的雞、鴨、魚、豬、牛、羊、鵝、狗、蝸牛等數不盡的眾生,也曾抓蚯蚓去餵鴨,還將老鼠關進籠子裡,並放入水中將牠們淹死,還煮豬腦給女兒吃,惡行敗德,訴說不盡,她誠心誠意地向一切眾生懺悔。

要不是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一輩子都無法了解因果的可怕,她呼籲在座的師兄要以她為戒,不要犯下相同的錯誤,更要緊緊地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心學佛,依教奉行。藉此她也要向師兄懺悔,因為她的傲慢與貪念,言行得罪了師兄,她向師兄們懺悔,更感謝金剛師兄的幫忙與鼓勵。

最後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恩大德,並祈願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常住於世。

接著,由另一位女弟子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讓她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的經過,並且發露懺悔。

2011年4月間,她騎車行經臺大新生南路的公車站前,因為公車載客完要開往內側車道切,所以她就往右偏靠近人行道,以免與公車擦撞。這時突然有一個人從人行道上衝出來,想要搭上那輛剛離開的公車,但是因為這個人跟她的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她根本來不及煞車,就撞上了他。他們兩個都跌倒了,被她撞到的人可能是因為她的機車先倒地,然後這位被撞到的人才倒下,所以機車的腳架,竟然插進了這個人的右側腹部!當時她想:「我完蛋了!」後來救護車來時,救護人員一看也很緊張,急著要幫這位受傷者量血壓,因為他受傷的位置非常靠近肝臟,如果腳架插到肝臟,那就非常危險了。

後來救護人員量完血壓後告訴她,傷者沒有內出血造成的低血壓,內臟並沒有受傷。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她很緊張的原因,除了這位被撞到的人受傷位置很可怕之外,還因為她撞到的是一個外國人。她想:「這下我要怎麼賠啊!」但是,她撞到的外國人,竟然在臺灣有長期居留權、甚至還有健保!她真的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這位外國人最後只動了手術把機車腳架拿出來、縫合傷口,然後留院觀察了一週,就健健康康地出院了,她也只賠償了三千多塊的醫藥費。而且被她撞到的外國人也很客氣,看她一直很緊張,還反過來安慰她,一直跟她說沒事,還叫她不要一直道歉,也沒有對她提起傷害訴訟。一般沒有健保的外國人,又住院一個禮拜,她想,醫藥費一定是上萬元,而且依照外國人重視自己權益的習慣,對她提起訴訟好像也是很正常的事,要是沒有 上師加持,這件事不可能這麼圓滿地解決。

但是她不知感恩,沒有依教奉行,沒有好好修改自己,反而偷懶懈怠。去年(2012年)5月參加完日本火供法會回到臺灣後,她完全忘記隔天要到道場做早課,因而喪失了做早晚課珍貴的機會。去年9月開始,她脖子上的淋巴腺慢慢長出了許多大大小小的顆粒,大的直徑接近兩公分,小的也有一公分,一開始她也不以為意,覺得過一陣子顆粒應該就會自己消下去。沒想到這些顆粒越長越多、越長越大,父母和她都緊張了起來,但是因為身體也沒有什麼不舒服,好像還沒有到要死掉的程度,她不想為了一點小事就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她開始天天跑醫院的日子。她去了好幾家臺北著名的大醫院,抽了好幾次血、照了好幾次胸部X光、還抽取組織液化驗,所有醫生都無法告訴她到底是什麼問題,只說有可能是病毒感染或癌症,但是要做切片才能確定。聽到醫生這樣講,她開始害怕了起來,最後她想,現在只有上師可以救自己了,於是便和父母一起報名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當她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著她的樣子,好像已經什麼都知道了,只是看她要怎麼說而已;當她開口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完她的狀況時,仁欽多吉仁波切便問她:「妳的頭髮去哪裡染的?用什麼染的?」她整個人傻了,回答:「我是去車站附近的髮廊染的,用的是化學染劑。」仁欽多吉仁波切又說:「妳中毒了!沒想到是這樣吧!」她這才恍然大悟,回想起之前染髮後,整個頭熱熱脹脹的不太舒服,沒想到其實她已經中毒了!

她懺悔,因為貪圖方便跟便宜,不去祥髮髮藝染頭髮,而讓化學染劑毒了兩次還不知不覺,任憑一般美髮店給她使用了幾百次還在用的毛巾跟化學染劑。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弟子及眾生著想,開設祥髮髮藝,使用天然無毒的染劑及燙髮藥水,還有一般美髮店家很少使用的拋棄式紙毛巾,這種種完全都是為了眾生考量。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疼愛弟子及眾生,給弟子們的都是最好的東西,而她卻不知感恩,還自以為是,她懺悔。她去寶吉祥中醫診所看診,醫生開了排毒的藥方給她吃,現在她淋巴腺上的顆粒已經幾乎不見了,身上的毒素並沒有跑到身體其他器官,造成更大的損害,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

在此她懺悔,從2009年皈依以來,她根本沒有好好學佛,沒有將上師的教法落實於生活中,不讚揚上師功德,不修改自己,以為自己是個好人,以為自己有在「學佛」,自以為是,用自己的想法在過日子。她從小到大,肉沒有少吃,惡也沒有少做,小時候因為奶奶疼愛她,所以讓她吃好多鱈魚,讓奶奶和母親為了她造了好多殺業;幼稚園、小學時偷學校、商店的東西、偷父母的錢,長大後只要是她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擇手段也要得到,不停地亂花錢,沒有錢也能先刷卡再說,貪念很重,放縱自己的心,什麼都想要;見不得別人好,驕傲而且自以為是,對別人的成就嗤之以鼻,覺得那有什麼了不起;任何事情不順自己的意思就不高興,常常亂發脾氣;對於長輩或他人的指正也從來不接受,覺得自己都是對的,甚至還在做大禮拜時,因為不高興母親指正她,氣到拿頭撞地板,傷害自己,對佛菩薩不恭敬、對母親不孝順,然後再天天哀哀叫說自己頭痛、耳鳴、眼花,讓母親煩惱;她對父母沒禮貌,欺負母親對自己好,就肆無忌憚、自以為是地過著日子,說要考國家考試也從來不好好認真努力,一天到晚不務正業,長這麼大,不好好準備考試也不去工作,讓父母擔心,完全沒有做到孝順,對不起父母。

她懺悔自己非常自私,常常只想到自己的感受,自己開心就好,別人與她無關;受到託付做事情,卻不盡力完成,造成別人困擾,讓人起煩惱;去律師事務所上班,還跟著同事一起罵老闆;生活中常抱怨種種事情,卻不反省自己;覺得別人都應該要對她好,卻不想想自己到底憑什麼;她常常有許多無法克制的惡念出現,貪、嗔、痴、慢、疑不斷,起心動念都是惡念,甚至還曾經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不用出國唸書,而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氣。不信因果,不恭敬上師,對上師沒有完全投降,有時候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還會起懷疑。種種惡行,不計其數。她說像她這樣的人,根本不配說是個佛弟子!她懺悔,她願意接受一切果報,並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收她為弟子,讓她得以聽聞佛法,才知道自己真的大錯特錯;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要是沒有上師的教法,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會死到哪裡去,永遠不會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她發願今後一定會努力修改自己,依教奉行,以報上師恩、佛恩、父母恩、眾生恩。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

接著,領眾弟子帶領與會大眾念誦六字大明咒並進行迴向,而後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3 月 0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