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3年1月20日

法會開始前,首先由一位女弟子上台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的兒子及父親的經過。

她是在2010年7月18日與家人一起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2009年4月13日凌晨,她1歲多的兒子突然發燒至40度,雖然後來燒退了,但卻在下午1點左右猝死。當時,有一位寶吉祥佛法中心的師兄建議他們至寶吉祥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才頂禮完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指示一位弟子詢問她兒子的姓名及生肖,然後他們就趕到醫院太平間。當看到兒子大體那一剎那,她整顆心都碎了,她無法相信,原本早上還好好的一個人卻在此時一動也不動,她更無法接受這種事會發生在她身上。在這之前,工作順利、家庭幸福的她總知足地認為自己何其有幸可以擁有自以為是的完美人生!怎知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果業力所造就的,而她卻不深信無常,讓自己不斷陷入痛苦的輪迴。在兒子大體送進冰櫃前的這一段時間,她看到兒子鼻孔留出血水,還以為是急救造成的,摸到溫熱的梵穴也只是覺得奇怪,甚至到了晚上10點30分時,先生抱持兒子大體準備放至冰櫃時,他們發覺兒子身體是柔軟的,以及第二天兒子大體自冰櫃取出,梵穴依然溫熱等種種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兒子修完頗瓦法的殊勝瑞相,他們依舊渾然不覺,因此也沒能在兒子大體火化後檢視頂骨上平整的圓孔。隔天,全家前往寶吉祥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因為祖先殺業重,造就兒子猝死,讓他們全家痛心受苦,並要她別再哭了,因為母子連心,她這樣一直傷心,兒子會捨不得走,要她就當兒子出國旅行,可以想念但不要悲傷,同時開示他們要開始吃素及參加施身法法會。由於兒子不是在自家往生,檢察官驗屍後表示需要解剖大體,但她怎忍心兒子再受皮肉之苦?為此,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們就此放下,結果當天書記官便通知他們,若無疑慮就可開立死亡證明而無須解剖大體。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諸多加持,但喪子的她沈浸在悲痛中,甚至耽溺於想知道兒子究竟去了哪裡?過得好不好?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兒子現在過得比她還好,她仍然不信;且貪方便的她雖吃素,卻只選擇參加每個月的施身法法會而不願參加每週的共修法會。甚者,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下,她順利剖腹產下第二胎,並求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替女兒取名,但忘恩負義的她卻依然故我,絲毫不察自己的惡,直到一年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准他們參加法會,她因害怕失去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才求參加共修法會與求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滿了她的願,然而她卻自以為已是佛弟子而不求精進,殊不知因為她對上師的不恭敬及貢高我慢,讓父親直至往生前才願意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相信佛法。

她的父親於2009年初,做健康檢查時發現罹患肝癌二期。隔年,她求皈依時愚昧地詢問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我該如何幫助父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來參加法會就好。」當時的她沒能領會,僅能說好。2011年春末,父親的腫瘤由3顆增加為4顆,經家人討論後決定至她任職的醫院進行第一次肝栓塞治療。安排父親住院前,她未告知父親便自行至道場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她的來意後問她:「父親在哪?」她回答:「父親在彰化。」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加持她說:「我還以為是在西伯利亞,難道病人看病不用親自到醫院嗎?」當下資質駑鈍的她幸得師兄提醒才恍然大悟,自己對上師有多不恭敬,且自以為這便是孝順父親。但由於她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具足信心,加上一家之主的父親對宗教有極偏頗的想法,所以她也沒有盡全力說服父親北上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有次星期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她代替父親至道場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時巧遇一位師兄,她便向師兄說起第一次為父親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這位師兄告訴她,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表示父親能有因緣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要她不要氣餒。當下彷彿如雷灌頂,她心想,愚不可及的她竟不明瞭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一次的開示。於是她開始積極地與家人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度眾事蹟,並把握每次父親北上就診的機會,邀請父親參加2012年「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2012年入秋,進行第三次肝栓塞治療後,父親的健康每況愈下,不僅食不下嚥,雙腳也逐漸水腫,於是父親改到彰化的醫院就醫,同時家人也決定北上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多次詢問父親,父親依舊拒絕同行。因哥哥臨行前未告知父親欲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以求見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開示:「生死大事應由父親自己決定,否則會阻斷他與佛菩薩結緣。」

11月初,父親因嚴重腹積水住進醫院,醫生說只要開始抽腹水便幾乎每隔一星期就要抽,而且父親每次都抽出3000至4000CC的腹水;兩個禮拜後出院,當天就發生血便及胃出血狀況,於是又住進加護病房。這些病痛與醫療的折騰再再讓她不捨父親受苦,且父親當時的模樣已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法座上開示的現餓鬼相,她內心著實擔心父親來不及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而往生三惡道。因此她說動哥哥再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待哥哥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稟明來意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入定,然後問她:「妳父親有沒有來過道場?」她回答:「沒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他在哪裡?」她說:「在彰化。」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那不遠嘛!」當下她心想:「怎麼辦?」貪方便的她怕父親得不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趕緊替父親求在往生後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不可能。」她很感恩大慈大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若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句「不可能」她可能就此打住,並順了父親生病前不信佛的意,也因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眾生的大願力,不斷要她帶父親到道場,才讓父親有此因緣離苦得樂!

隔一星期,她聯絡救護車準備星期六當天下午2點載父親北上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星期五下午時,專科護理師表示:醫生不同意病人請假外出,要他們自動辦出院。但因為希望父親在舟車勞頓後能免於在急診室久候等待床位,當天晚上做晚課時,她趕緊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佛母祈求一切順利。翌日早上,主治醫師巡房時居然主動告知他們:只要填寫切結書即可請假外出。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阿奇佛母不斷地加持!接近中午時,父親突然問她:「我們什麼時候上去?」當下她竟愣住,一時無法了解父親的意思,但隨即她便明瞭了,並且內心充滿著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感恩。因為前一天她向父親表達要帶他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父親雖未排斥卻沈默不語,這著實讓她忐忑不安,然而父親此刻的詢問大大地鼓勵著她,她趕緊告訴父親:「下午2點。」於是他們全家便陪伴父親至道場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北上途中,父親開始出現四大分解,一直要水喝,到了道場,在等待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同時也嚷著枕頭不平。當時有位師兄將父親的擔架頭朝前放置於靠近廁所的地墊上,在告訴父親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來道場後,她心裡非常希望父親可以看看她的上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滿她的願,搭乘父親視線可及的電梯上樓,電梯門打開那一剎那,她看到父親竟想抬頭看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一位師兄將父親的擔架以頭朝前推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座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先持咒加持父親,然後要師兄將父親的擔架轉向,好讓父親能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再繼續持咒。她藉此要先懺悔當時僅為父親求離苦得樂,而未代父親求頗瓦法,完全自以為是的沒有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生死大事應由父親自己決定」聽進心坎裏,因此沒能讓父親具足因緣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持頗瓦法。隨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父親僅剩幾天的壽命,要家人別再動父親,也別詢問他要不要吃東西、喝水,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比喻就像感冒時我們也不希望旁人搞我們。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父親當天搭救護車回醫院時未顯疲累,且在往後的5天真能離苦。父親於12月14日星期五凌晨1點45分左右安祥地嚥下最後一口氣,家人通知她時,她請家人在父親舌下放甘露丸,並在父親耳邊說:「爸爸,要記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會來帶你走。」然後,她趕緊在壇城前向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並報告父親於何時往生,接著打電話到寶吉祥古董店留言。到彰化殯儀館時,她發現父親的腹水與黃膽皆消失且面容安詳,她大嫂說父親腹部因一星期未抽腹水而腫大,但當父親斷氣後不久,腹水隨即不見了。

12月28日父親的告別式,當天父親大體入殮時天邊出現一道彩虹,火化後,頂骨呈現彩色且有一個圓孔。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兒子具足因緣福報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頗瓦法超度,可是她不深信因果及無常,所以悲慟萬分;但從父親生病至往生,由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路加持,讓家人不致因父親往生而過度悲傷,反而為一切圓滿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同時她也感謝許多師兄的叮嚀、分享及協助;也感謝公婆幫她照顧女兒讓她得以無後顧之憂地陪伴父親,因為那幾天是自她有記憶以來與父親最親近也最珍貴的時光;她也感謝先生,無論是兒子猝逝或父親生病往生,皆一路相伴;同時感謝兒子讓全家有因緣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謝父親因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而願意接受佛法幫助,進而加深她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信心。她最想感恩的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僅超度她兒子,引領他們全家皈依學佛,更一路教導下根器的她如何讓父親具足因緣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施身法超度。而今經過二年半,她終於能夠了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她求皈依時的開示,也終於明白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佛子行三十七頌》法帶中的開示:「學習佛法、利益眾生,讓父母得以解脫輪迴,才是真正孝順父母。」她更深刻體會能皈依一位具德的上師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接著,她發露懺悔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並未依教奉行反省自己,沒有常在家人面前讚揚上師功德,也沒有全然盡到弟子該盡的義務,因此家人仍不信,連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佛法開示,家人依然故我,尤其母親在父親往生前一週仍持續餵食,甚至在陪伴父親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產生嗔念,她在此深深懺悔。

最後,她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及家人的照顧,並讓她每月一次例假日值班結束後仍能於3點進入道場聽聞佛法,她除了感恩,還是感恩,今生她唯有緊隨上師、精進學佛方可回報上師恩。她願一切有情眾生皆能早日解脫輪迴苦海,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

接著由一位男弟子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與加持他的事蹟,並懺悔自身所犯的惡業。

首先他分享2次住院,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加持的事蹟。2012年10月底,當他參加完共修法會後,在返回新竹的路上,腹部疼痛且嘔吐不止,後來掛急診,被診斷出得了急性胰臟炎及慢性膽囊炎,酯肪脢及澱粉脢的指數都超標了10倍以上。醫生建議他開刀切除膽囊,以免日後胰臟炎復發。由於他沒有一般胰臟炎病人會痛到在地上打滾的症狀,只覺得沒這麼嚴重,於是他決定不開刀,而接受斷食療法。斷食療法就是不能吃東西、不能喝水,只靠打點滴治療的方式,一次療程大約要5天。當時他的腹部腫脹,加上他的脖子細,看起來像極了餓鬼道的眾生。住院4天後,他開始能喝水、吃半碗米粥,但仍覺得腹部腫脹不舒服,隔天出院後便去寶吉祥中醫診所看病,並登記週六去道場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收下他的供養,並當面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與諸佛菩薩的加持,讓他能過得了這一關,並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的面前,懺悔他自己在工作上的貪念,沒有常思維死亡無常以及沒有把眾生的苦,當作是自己的苦。

這一次發病,令他措手不及,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攝受,他又如何能平靜地接受這一場病。出院後,他向父母親提及自己住院的事,並分享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才讓他重報輕受,沒有痛到在地上打滾。他同時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年舉辦萬人超度大法會,對於參加者及超度名單都不收錢,不設立功德主,與會者一視平等的殊勝之處。原先一直不肯參加大法會的父親,這次竟然說出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和一般寺廟的法師不一樣,不會為了賺錢而斂財,我可以放心你們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聽到父親說出這樣的話,連參加過大法會的母親,也覺得父親的轉變不可思議。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照顧他,也照顧他的家人。也要代替父母親懺悔,懺悔他們之前曾經謗佛,因為他自己沒改好,讓父母親也曾阻止過他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出院後,雖然他在飲食上格外的注意,但是因為貪念太重,1個半月後,他因為東西吃太快、吃太多,又再度發病。第2次發病,伴隨呼吸窘迫及意識變差,他擔心等不到計程車就昏倒,所以就一邊吐一邊騎著機車去就醫,到院時嘔吐得太嚴重並有些微腹水的情形,醫生說要插鼻胃管,儘管他不覺得需要插管,但還是被插了一管。下午醫生來巡房,看到鼻胃管末端的袋子空空的,還問他引流出來的腹水,是不是拿去倒掉了。當他回答說沒人幫他倒過,醫生楞了一會,應該有想到是沒排出任何水來,便要求拔管。後來護士幫他拔了管,也沒再提起腹水的事。他表示自己的福報真的很淺薄,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阿奇佛母與諸佛菩薩的眷顧,他可能不只被插一管而已,因為如果持續產生腹水,接下來可能休克,甚至引發器官壞死。

後來,醫生提起他的胰臟有部份組織壞死,建議他要儘快開刀切除膽囊,以免日後復發時會更嚴重。他開始擔心若不開刀,可能會死。於是他告訴醫生自己要開刀,時間則排在3天後的星期一早上。很神奇的是,醫生從下午到隔天早上,都找不到他的家屬確認開刀的事,每次來巡房,他的太太(亦是皈依弟子)不是回公司,就是去其他地方辦事,醫生總是找不到人。隔天,師兄打電話來關心他的病情,談到某位師兄的母親,開刀後以為會好起來,但卻住進了加護病房,這時他才驚覺到自己學佛的心,已經跑掉了,不在學佛的道路上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身體是文武百尊的壇城。他懺悔忘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自私地想自己過好日子,卻忘了能用身體還債,是很有福報的事。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他體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讓他還有時間學佛還債,種下未來與累世冤親債主一起往生淨土的因緣。當他想通了這點,便馬上向醫院請假,前往臺北道場登記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他此時能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收下他的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他:「什麼事?」他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他再度因為膽結石引起胰臟發炎而住院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那醫生怎麼說?」他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醫生建議開刀切除膽囊,但他不想開刀。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既然不想開刀,持續吃中藥調理,可以把膽結石排出來。」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囑咐他不能喝咖啡,不能吃油炸的食物。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弟子的照顧,有如慈父對待小孩一般,連生活中的飲食都照料到了。

接著他分享參加日本地藏菩薩法會,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加持的事蹟。今年(2013)1月3日,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京都道場舉行地藏菩薩法會,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眾生的成就,讓他有幸能代替眾生參加。由於他自己的貪吃,在法會前一天傍晚,開始覺得腹部腫脹,隱約覺得胰臟好像又發炎了,後來連晚餐都不敢吃。回到飯店後,他開始嘔吐不止,連喝水吃藥也都沒辦法,一喝水馬上就嘔吐,整個夜裡,他只能坐在沙發上。這期間他一直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加持他,讓他能代替眾生參加1月3日的法會,一直到天快亮了,感覺不再想嘔吐,才能躺下來休息。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他停止了嘔吐,沒有進一步惡化,讓他能參加殊勝的地藏菩薩法會。

為了避免身體不舒服,法會當天早餐與午餐他都沒吃,只喝少量的水。在法會開始前,師兄給了他一顆珍貴的甘露丸,他在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加持後,便服下了甘露丸。就在法會進行中,某一段儀軌他敲錯了樂器,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著他,並慈悲地教他怎麼敲樂器,一共教了3次,他才能敲正確。他要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懺悔,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他怎麼敲樂器時,他心中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小鈸沒這樣的敲法啊!」他懺悔自己貢高我慢的心還是很重,根本沒做到要乖乖聽話,要百分之百對上師投降,要有恭敬心,要依教奉行,竟然浪費 上師度眾的時間,教他教了3次。但他也很感恩 上師把他的過錯揪了出來,讓他看到自己的問題,讓他在這一生還能有時間修改。

3分鐘過後,一段奏樂的儀軌,他敲擊的聲音既沒氣又沒力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現怒目金剛相朝他這邊看了過來,他馬上跪起來後,不可思議地,開始感到身體有一股熱氣從頭頂往下流動,仁欽多吉仁波切連續斥責:「你沒吃飯啊?」「你吃飯了沒?」「聲音打這麼小,幹嘛啊你?」接著,他除了腦袋一片空白之外,覺得整個身體突然輕鬆了起來,腹部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原本腫脹難受的部位,特別是心窩、膽囊和胰臟部位,漸漸地像消氣的汽球一樣慢慢消腫了。數分鐘後,已覺得腹部變得平坦,開始有肚子餓的感覺。

法會結束後,回到飯店參加殊勝的晚宴,他竟然能喝水、吃飯、吃水果,而且再也沒有嘔吐。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與救度,讓他還了一大筆債。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我們在過好日子都不知道。真的,當他不能吃、不能睡時,充分能體會這句開示。原來,吃得下,睡得著,還能聽聞佛法,世上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事了。他一定要精進學佛、修改自己,才能報答上師恩、佛恩、父母恩和眾生恩。

現在回想起來,早在2009年4月,他的妹妹(亦是皈依弟子)第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慈悲地對妹妹開示她的膽和腎不好,還詢問她:「家族裡面,是不是還有其他人膽不好?」當時他聽了妹妹的轉述,卻沒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的就是他。3個月後,他參加祥樂旅行社12天西藏旅遊團,在回程的班機上,他出現了心窩從前胸痛到後背,並有過度呼吸而吸不到氧氣的現象,這和第2次胰臟發炎症狀相同,他被空服員攙扶到前排休息,在服用直貢梯寺所賜予珍貴的甘露丸後,觀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他,20分鐘後症狀就解除了。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他皈依以來,就一直不斷地加持、救度他。

他分享自己生病的心得:在工作上,一直以來他都只想著如何讓老闆看到他的績效,這樣他就可以加薪與升官,自己落入了求不得苦還不知道。直到生病住院了,才看清楚他自己的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常開示:這一生能不能升官發財,都是個人的福報,強求不來。而他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若不是這場病,他恐怕不會想到要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專心做好工作,並學會成全他人。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感恩這場病,讓他學佛的障礙減少了許多。生病期間,感恩所有醫護人員對他的照顧,感恩金剛師兄們利用休息的時間前去探病,或當面或用電話關心他的病情,或者送來珍貴的寶吉祥日本食品。誠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我們依止同一位上師學佛,在同一個道場修行,金剛師兄們是法界眷屬,比家人還要親。他充分地感受到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法。

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佛法事業興盛、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並祈願直貢噶舉法脈永流傳。

接著,領眾弟子帶領與會大眾念誦六字大明咒並進行迴向,而後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 月 26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