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2月30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施身法法會。

法會開始前,一位曾經建議刪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著作《快樂與痛苦》的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再次給她發露懺悔的機會,讓她能夠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的加持下,深刻地檢視自己的心念和行為,並給她一個修改自己的機會。

12月9日的共修法會前,這位女弟子才在大家面前讚揚上師並且發露懺悔,沒想到,法會開始後,她就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加持。她參與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珍貴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的校稿工作,非常不恭敬地任意修改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開示。她懺悔自己未曾深刻思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都是為了眾生,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是人間難得聽聞的珍貴正法!她每一次打開這本書,映入眼簾的開示對應著自己當下所面對的境遇,總是立即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的加持和幫助。多少人因為這本珍貴殊勝的著作而解脫痛苦、得到救度,而她卻只把這本珍貴殊勝的著作當作一般的出版品。她承認自己明明知道這本珍貴殊勝的著作出版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必定仔細審視過不會有錯,而她所認為的錯誤根本就是她沒看懂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她想要當職業籃球員的大兒子,說他體格單薄,腰力不足,無法騰空上籃得分,怎麼當職業球員?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曾經開示她學習圍棋卻陷入瓶頸的小兒子,說他只知進攻殺伐,卻不知固守已得到的地盤,所以無法取勝。她的小兒子驚訝地說:「媽媽,仁波切怎麼什麼都會啊!好厲害喔!」連孩子都知道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而她竟刪改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開示,輕易地犯下了如此重大的錯誤!她感到若不是上師的慈悲加持,真不知要下幾回地獄才夠?怕是永生永世都不得解脫啊!她懺悔自己驕傲放縱、自以為是,才剛剛發露懺悔,並且誓願要好好依教奉行,一轉眼心念和行為就又放縱了!她知道自己根器拙劣,應當要好好努力,但她沒有立即改正,更因懶散放逸而又麻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浪費上師的時間和精力,辜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的教誨,讓她感到實在不能夠原諒自己!

她回想自己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皈依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回答:「好啊!」但是又說:「我很兇的,妳不怕嗎?」她當時不敢回答。她承認自己是怕的,但是,怎麼能怕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學佛是大丈夫的行為,因為修改自己是全宇宙最大的工程。修改自己是這麼不容易的事,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誨與加持,怎麼做得到呢?她認為自己不但不能怕,還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接點醒她,給她反省與懺悔的機會。她懺悔自己承受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和諸佛菩薩的大恩大德,卻還是這樣驕傲,甚至連最基本的恭敬都做不到!實在很汗顏!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學佛最重要的就是懺悔和慈悲,眾生都是我們的父母,我們要感恩。她感到自己是因為莫名的驕傲,自以為是地用人生經驗來刪改上師如法本一般珍貴殊勝的著作。她懺悔自己不但驕傲、不恭敬、不知感恩,更沒有對上師百分之百投降,還是懷著自己的想法,不但沒有依教奉行,還根本沒有做到「以毫無我慢的恭敬依止善知識」、「以毫無驕慢的謙沖依止善知識」。正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我們相信因果,但並不深信因果。破戒而下地獄的果報是可以預見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開示:貢高我慢的人,學不到慈悲,因為看不到別人,無法以平等心對待眾生,如何能學到慈悲呢?以前她總覺得自己學不會慈悲,慈悲對她而言好像是很遙遠的事,彷彿隔層紗一般始終看不清楚。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雷灌頂的殊勝開示,讓她知道,原來那是因為她貢高我慢、目中無人,從來不懂謙虛,遑論謙卑!現在她終於看清楚自己醜惡的內心,她想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深深頂禮,以表達無法言喻的感恩!

她在校稿之初,心中曾有些狐疑:可以直接寫在書上嗎?這些真的是錯字嗎?怎麼可能有這麼多錯字?但是她沒有再謹慎思考,也沒有提出疑問,以為在規定的期限內完成,就是做好了該做的事,於是便草率行事,不知謹慎、不知感恩、不知恭敬,而輕易地犯下如此重大的罪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不要以為下地獄很難,其實下地獄是很容易的。她體悟到:只要心念是放縱的,其實就是徘徊在地獄門外啊!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看出她對「知識」的執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人間的知識不過是虛幻的。她承認自己耽溺於人間知識的追求,崇拜知識和具有專業知識的人,輕視沒有知識或看起來沒有知識的人。因為這樣,她變得更加傲慢,目中無人,看不見別人的好,沒有同理心;就算遇見真有知識的人,她還是會產生嫉妒心,謙卑和慈悲對她而言實在遙不可及!她也承認自己耽溺於文字或語言的表達,口齒犀利、好為人師,指正別人的缺點時單刀直入,切中要害,不留情面還沾沾自喜,傷害了別人卻不自知。她不但輕視個性樸實卻拙於言詞的父親和先生,讓父親發出「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感慨;對於同樣拙於言詞的大兒子,也被她逼得只能用憤怒、怨恨來回應她的關愛。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人道成佛道才成。她自問連做人都不會,還有什麼資格談修行呢?她深深懺悔,懺悔自己無可救藥的惡劣習性;她深深地感恩,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教誨!她體悟到:原來,人間即道場,而眷屬就是修改自己的藥石!

她雖然知道真正的恭敬是起自內心,完完全全沒有自己的想法,行為就會自然地合乎規矩,但是她卻把恭敬變成一種負擔,只在意外在的行為表相。恭敬不是這不敢做、那不敢問,恭敬是澈底地、百分之百地向上師投降,因為恭敬,任何心念和行為都可以自然而然地不踰越規範。她懺悔自己的恭敬只是表面,甚至連表面功夫都做不好!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加持,因她知道這根深柢固的惡習性不可能靠自己就可以修改和去除。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隨時隨地都看管、照顧著她。她深深懺悔自己讓上師費心,因懈怠而麻煩上師!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不能真正修改心念和行為,唸再多、拜再多也是沒有用的。如果不能真正修改自己的心念和行為,唸再多、拜再多也不過是外在的形式而已,甚至會因為執著於念誦或禮拜的數字,而更起貪念和傲慢之心。她感恩上師在地獄門口又拉了她一把,如果沒有上師,這一世不但白來了,更不知還要在輪迴中沉浮多久?

過去她在茫茫人海中尋覓,想找到能夠解除對死亡恐懼的方法,當她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門下時,已經40多歲了,浪費了過去40多年的時間。每年過年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開示:又過了一年,我們學佛的時間又少了一年。她自問還能有幾個40年呢?也許連4年、4個月、4天都沒有,因為無常隨時會到來啊!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的加持,讓她可能還有4天、4個月、4年、、、。就算她的生命只剩4秒鐘,她也要努力修改自己,努力精進啊!她很慶幸犯錯時,上師和護法總是及時把她揪出來,並且重重地加持她!她哭是因為心裡充滿歡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一次的加持,都讓她更清楚看到「凡夫起心動念,皆是罪皆是業」,更因此而得到修改的機會。她知道上師對弟子的呵責是急啊!是恨鐵不成鋼啊!是愛之深責之切啊!是不忍心看眾生下地獄啊!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加持,給了她無限的力量,她誓願要修改、修改,不斷地修改;懺悔、懺悔,不斷地懺悔。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康泰、常住於世、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派更加興旺,利益更多有情。

接著由另一位女弟子懺悔。首先她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機會發露懺悔。

她小時候就常想人從哪裏來?來世上做什麼?又會到哪裏去?在世界上生存的意義是什麼?為了尋找答案,她上了很多心理課程,也曾到基督教做禮拜、到天主教望彌撒,去摩門教讀經典,可是好像都不是她要的答案,但是她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於是就先跟著大家一樣:讀書、工作、結婚、生小孩。

隨波逐流地過了一陣子,有一天一位好友打電話跟她說有一位 仁波切很厲害,她一定要去見這位 仁波切,並且跟她說了很多這位 仁波切的事蹟。剛開始她並不覺得有必要,只是禁不住好友一再的遊說,於是有一天下午特地請假去求見這位朋友口中很厲害的 仁波切。好友說,你有什麼問題都可以請示 仁波切。她回說她沒有問題要問啊,好友就說,那你就求參加法會好了。這一參加法會就不得了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開示的佛法不就是她多年尋尋覓覓的人生答案嗎?她真的是無意中掉到寶窟裏了,於是好期待每週日的法會,每週的開示都是她苦思而不可得,苦苦找尋也找不到的答案,每一句都是非常珍貴的宇宙的真理、事實的真相,她開心得不得了,她終於找到了。她想她一定要成為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跟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好的學習。

皈依時,她告訴自己,一定要盡全力修改自己,不要再犯錯,之前做的錯事也要盡可能地還債,還完債就不要再來了。剛皈依時,她還戰戰兢兢,隨時注意自己的身、口、意一切行為,努力不要犯錯、造下新的業,同時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下,她的日子漸漸地改善,工作穩定順手了,家裏的老人、小孩身體少病少災痛,生活也可以自理不用太操心。然而,一旦開始過著好日子,她的心漸漸地就開始放鬆對自己的監控,好像放鬆一點也沒怎樣。於是,慢慢地從放鬆一點點變成放縱一點點,又再從放縱一點點變成全面失控,當她發現自己放縱的時候已經很難控制住自己了。她知道自己錯了,就叫自己不要再犯,可卻又無法自拔,每天都在懊悔又做錯事了。皈依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佛子行三十七頌》時,她覺得《佛子行三十七頌》就是學佛人修改自己的指標、生活的依據,真是如獲至寶,但是到後來,她都不敢唸《佛子行三十七頌》,因為她沒有一頌如實做到,她只是有人皮的外表的軀殼,裏面裝的東西,除了佛法以外什麼都有,她只能每天修阿奇護法時求上師及護法的點醒及加持。

在《快樂與痛苦》這本書出版時,她第一個反應是:法帶裡不是都有開示嗎,為什麼要出書?法帶這麼多,為什麼選這本出書?而且她並不認為快樂與痛苦是她最重要的問題,那是別人的問題。對上師所著的《快樂與痛苦》,她沒有用心去看、去體會上師的用心良苦,只用一般人的眼光來看一些表面的問題:文章結構、用字遣辭等等。上師常常開示一位大修行者的嘻笑怒罵皆是佛法,任何一個動作都是利益眾生,每每聽到這句開示,她都在台下點頭如搗蒜,深有同感。可是當一本真真正正看得到、摸得到的佛法開示出現在眼前時,她不但認不出來,還諸多批評。這樣的一件事就暴露出她的貢高我慢,完全沒有對上師投降,對上師一點也不恭敬。同時也顯現出她的貪念、貪法,她想已經有法帶了,聽法帶就好了,為什麼不出沒有法帶也不曾開示過的書呢?

今年8月有一個颱風造成新北市很多地區淹水,她家附近因地勢高沒有淹水,可是很妙的是左鄰右舍都沒淹水,唯獨他們中間一家淹水,水是從陽台倒灌進家裡,那時她就一直在想,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水代表貪,那她哪裏有貪?她想了幾天無解,還很不負責任地認為家裏住那麼多人,不是她吧?是共業。

她完全沒有用上師教的佛法如實修改自己的行為,學佛流於表面,雖說要修改自己,實際上卻覺得修改自己要花很大的力氣,捨不得自己的肉體受一點點的勞累,又貪又懶又笨,自私又不負責任;披著學佛的外衣,做的事卻與佛法背道而馳,毀壞了佛法的名聲,根本就是附佛外道;連一個基本的人該做的事都做不到,談何學佛;她感到自己會犯下這一切一切的錯,都是因為自己沒有將解脫生死謹記在心,不相信無常、也不深信因果。

她懺悔自己沒有讚揚上師功德,上師對她的幫助也沒有廣為讚揚;因為可惡的她害怕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自己、笑自己迷信,所以死要面子,不敢讚揚上師;她硬是要將佛法用合理化、科學化來解釋,卻忘了殊勝的佛法是教人解脫生死,不是人生經驗法則可以用來相比擬的。她懺悔自己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的教法視為習以為常,不知道珍惜,完全忘了之前的苦日子。她懺悔當自己在過著好日子的時候卻忘了上師恩與眾生恩,也忘了還有很多的眾生在受苦,看到眾生受苦甚至還會用佛法來批判檢視,認為一定是之前做的業,所以現在受的果,連一點做人的同情心都沒有,更不要說是慈悲心了。

同時她懺悔小時候偷割漫畫書,被老闆發現後,因為不敢跟爸媽說,就謊報車票遺失,還偷拿了哥哥的撲滿的錢,湊起來還給老闆,哥哥詢問時她還說沒有,她犯了偷盜及打誑語的罪;她借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話:因果真的很可愛又很可怕。當她凌晨才將偷錢的這段寫好存在電腦,當天晚上無意中就發現兒子從撲滿中偷錢去買怪獸卡。她懺悔自己慾望深重,小時候喜歡玩醫生護士的遊戲把人脫光檢查;從國小三年級看言情小說、五年級看羅曼史、再大一點也愛看黃色書刊,犯了邪淫的罪,所以現在腎臟不好,頻尿、骨盆歪斜、脊椎側彎又長短腳。長大後在餐飲業工作,賣的都是葷食,尤其是為了雞腳賣相好看,都會用剪刀修剪雞腳底的硬皮,所以現在她的腳底常長硬皮,也常龜裂流血,嚴重時踩在地上都會痛。

接著她懺悔:身為女兒及媳婦,沒有盡到基本的孝道及照顧老人家,反而常讓父母擔心自己;她會找藉口說自己上班很累、回家還要照顧小孩,所以沒有把應該做的家事做好,讓近80歲的婆婆每天在家操勞家務;有時老人家多說幾句就沒耐心聽,還會頂嘴。身為母親也沒有把小孩教好,常覺得小孩很煩,沒有耐心及智慧想方法教導,只會打罵及施行高壓政策,也沒反省自己本身沒做好的身教,自然上樑不正下樑歪,小孩不好教;在公司沒有做好員工,事情有做就好,沒有用心、負責、盡力去做,利用上班時間上網看小說,偷公司的時間做自己私人的事;對客戶沒有耐心,客戶問多一點就覺得很煩,覺得客戶怎麼這麼笨、怎麼說都聽不懂。她還要懺悔好多想不起來的事,及埋藏在心裏數不盡的惡念。

最後她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這次發露懺悔的機會,讓她好好地再一次面對自己、檢視自己,讓她知道自己錯得有多離譜。如果她能有一點點反省的能力,有一點點改過的機會,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教導及加持。她只能感恩、再感恩,並且時時提醒自己看好自己的心,謹言慎行,注意自己的每一個行為,不要再犯錯。同時她也謝謝各位師兄平常的協助。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法座,給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並親自主法殊勝的直貢噶舉施身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天所修的是藏傳佛教密教的八大成就法之一,漢文稱為施身法,梵文的意思是斷,因為此法門能斷除一切會影響解脫生死的世間煩惱。只要是有情眾生就會有煩惱,包括貓、狗也都會有煩惱,眾生都有欲望,透過六根接觸外在受到影響,所以不斷地產生煩惱而一直在輪迴之中。有情眾生對喜歡的或對自己有利的,就會產生快樂的感覺;對不喜歡的或不能接受的就會產生痛苦的感覺。你們會有很多煩惱,是來自於開始追求快樂,但快樂只是欲望的短暫滿足,過了之後就是痛苦,於是你們又會再開始追求短暫的快樂。

來學佛不是為了求保佑,釋迦牟尼佛在世間弘法49年,是要幫助眾生在這一生能夠解脫輪迴生死,學佛不是只為了要讓你們世間的事情轉好。你們如果認為自己學佛不是為了解脫輪迴生死,只是希望求保佑,希望自己的事情順利、身體健康,真的不需要來學佛,只要把你賺到的錢拿去做善事,幾年以後事情一定會變好。學佛是要減少你的欲望而不是增加你的欲望,你們認為學佛之後什麼事都變好,也是一種貪念。

佛法所講的只有因果,你們這一世所得都是前世所做,現在所做的也是未來世所得。你們這一世能夠得到健全的身體,身體沒有什麼病痛,就是因為前世沒有做過太多殺生的惡,所以才讓你們有此福報,也才能夠聽聞學習佛法。你們來參加法會,希望自己的冤親債主得度,其實也是自私的想法,因為你們希望他們得度後,你們就能過好日子,用這種心態來參加法會是不會有幫助的。所謂冤親債主,你們以為吃下肚的生命是你們的冤親債主,其實真正的冤親債主都是在你們家裡面,沒有互相欠債的不會生在同一家,你們也很清楚,家人的事才是最會讓你們煩惱痛苦的。

昨天有一個信眾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的父親年紀已經很大了,雖然醫生說他們父親已經沒救了,但是他們兄弟倆還是一直想要救父親,以為這樣才是孝順,所以醫生建議開刀,從心瓣膜上刮下組織再化驗,看心瓣膜上有什麼細菌,還說要氣切。以一個學佛人的角度來看,這是很悲慘的,想想氣切之後會怎樣?不能開口講話了,也不能持咒唸佛號了。你們可能會想:那在心裡面唸總可以吧?可以呀!但除非你們能修到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就可以在心裡面唸,否則唸到第四個字,你的心可能就不知道飛到哪裡去了,因為你們的心是沒有辦法專注的。所以為什麼教你們持咒要發出聲音,因為你們耳朵還是習慣要聽到聲音,唸出聲可以讓你們的心比較靜,能夠專注在咒語上。有些人習慣聲音唸得很大聲,想蓋過其他人的聲音,其實是不對的,因為如果你是用貪、嗔、痴、慢、疑的意識在唸,被你蓋過聲音的人會因此產生嗔念,除非你們已經修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持咒時的聲音才可以蓋過其他人,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以慈悲心在持誦,不會讓人起惡念。現在坊間還有人說,可以讓唸得比較大聲的信眾當領眾,這也是錯誤的觀念,領眾需要由出家眾擔任,而不是現居士身、佛號聲音唸得比較好聽,就可以當領眾。

有一位女信眾,昨天在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說自己沒有男朋友,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就恭喜她。其實你們能不能有交往對象或結婚,都是你們累世的福報因緣。你們的煩惱來自於快樂與痛苦,佛法是教導你們如何減少解脫輪迴生死的障礙,佛不能滿足你們的欲望,如果只是滿足你們的欲望,那就不是佛法,佛法是要減少你們的欲望,甚至於消除你們的欲望,讓你們有機會可以學習佛法,進而解脫生死。

此時,有信眾的手機鈴聲響起,仁欽多吉仁波切暫停開示等她處理,但她一直無法處理好,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她離場把事情處理完,並繼續給予在場大眾開示。你們來參加法會應該要對三寶有恭敬心,來參加法會還這麼粗心大意。或許你們會說自己是忘記而沒有關手機,但是若這件事情對你來說非常重要,你會忘記嗎?這也代表你們不重視法會,來參加法會的心態都很隨便。若是告訴你,給你一百萬好好參加法會,你還會這樣粗心大意嗎?現在免費給你們參加,開示佛法給你們聽,你們還不好好聽。法會中對三寶不恭敬,不是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影響,佛菩薩也不會來罰你,而是會對你們自己學佛的路有影響。

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正在開示佛法時,又有兩名信眾開始私下交談,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呵責兩人,並告訴她們若不想聽開示可以馬上離開,並繼續給予在場大眾開示:你們都認為反正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不會怎麼樣,所以就這麼隨便,這樣是在欺負佛菩薩。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剛提醒大家要有恭敬心,她們卻完全沒有聽進去,這是因為她們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與自己無關才會這樣。

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像是廟裡的神明,不會像那些神明上身的人,會對你們怒目相向,所以你們就絲毫沒有恭敬心,今天你們若是去廟裡,敢這麼隨便嗎?一定會敬畏神明,也可能會怕被神明附身的人,現在來參加這麼殊勝的法會,卻一點恭敬心也沒有,這不是擺明了欺負佛菩薩嗎?昨天有個信眾告訴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在某著名佛寺花了5萬元超度一位亡者,還不知是否能真正超度亡者。若以這樣的價碼來算,超度100位亡者,就能帶來500萬的收入,今天施身法法會有1500人參加,若是要比照收費,仁欽多吉仁波切獲利將極為可觀。但是你們今天來參加法會都是免費的,所以你們應該要具足恭敬心,不要因為免費就不恭敬。今天如果要收費,你們一定會認真參與的,之所以讓你們免費參加法會,就是因為希望不分貧富都能夠接觸佛法,難道你們要收錢才聽話嗎?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參加任何一場法會,都非常重視,會注意自己的一切,而且抱著歡喜心,因為非常高興有因緣可以參加法會。佛經上有說,參加法會前應要齋戒沐浴,「齋」不是指吃素,而是指八關齋戒,不可以做任何會破戒的事;沐浴指的是要換乾淨、整齊的衣服,不是像你們早上趕著出門,隨便披上一件衣服就來參加法會。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整天對你們笑嘻嘻的,那就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打算不理你們了,所以沒有必要對你們嚴格;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呵責你們不當的行為,那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裡很急,怕你們修不到又不聽話,是沒有辦法解脫生死的。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每一個人都笑嘻嘻地說話,不是如此嚴謹,學坊間奉承信眾的方式,說信眾長得越來越像菩薩,那每次施身法法會可能就會有一兩萬人參加了,但是佛法不是這樣教的。你們小時候上學的時候,當你們沒有學好時,老師會對你笑嘻嘻的嗎?難道不會對你們板起臉來嗎?除非你的家長是學校家長會長,或許可能會對你們客氣一點。現在學佛也是一樣的道理,難道你們以為自己長大了就懂了,不需要學習了嗎?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大家太好了,讓你們免費來參加法會,沒有收你們任何費用,你們就不懂得珍惜,其實佛經上說過參加法會一定要供養,不是修行人需要你們供養,是你們有供養才會起福報,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跟你們談錢,因為如果真的超度一個人要5萬元,沒有錢的人怎麼拿得出5萬元呢?難道沒錢的人就不需要幫助了嗎?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不說這些,讓你們自己決定要怎麼供養,重點是你們的恭敬心,恭敬心起來了,參加法會自然得利。

施身法是難得、難修的法,目前直貢噶舉派在臺灣雖然很興旺,但是很少有中心修這個法門,因為修施身法要布施修法者的身體,修法者一定要修到觀世音菩薩的大慈悲心,才有能力幫助眾生超度,沒有修到大慈悲心而硬要修法,不僅所修的法無法幫助眾生,修法者本身也會出事的。能夠修到大慈悲心的行者稀有難得,自然會得到諸佛菩薩的護佑,所以才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來參加此法會。你們能夠來參加如此殊勝的法會,都是因為有累世的福報、因緣,難得能遇到有修行人這樣無所求地為你們修法,你們竟然還不珍惜?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依佛法行事,已經非常低調,不上電視,也不接受採訪,即使如此,也還是會有人批評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的法會,每次都有一千多人參加,有時還是會惹人眼紅。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呵責,但你們還是繼續參加法會,怎麼趕都還是這麼多人,代表有佛菩薩加持。以前曾經有其他人想學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呵責的方式,結果弟子都跑光了。如果弘法人是以自己的欲望與想法來罵弟子,弟子不會留下來的。一個上師呵責弟子時,雖然外表現忿怒金剛的相,但內心卻是觀世音菩薩慈悲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你們,是因為看到你們的問題,要幫助你們改正。

今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本來想多為你們開示佛法與有關超度的事情,但竟然有人手機響起,還有人在開示佛法時講話,這樣的緣起很不好,所以也不必繼續開示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乾脆直接修法,至於修法對你們能不能起作用,就看你們各自的因緣了。每次修施身法,同樣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法,但是每個人所接受到的幫助都不同,就是因為每個人參加法會的心態不同,所以參加法會時的障礙也會不同。你們參加法會的心,如果是為了幫助眾生解脫輪迴生死,就會與諸佛菩薩相應,也會與上師相應。你們參加法會時,應該要有慈悲心與懺悔心,不要為了自己的事情來求,你們此生所吃的眾生,還債都來不及,還要自己好,實在說不過去。

學佛不是為了讓自己什麼都會變好、什麼意外都不會發生。每個月的施身法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皮膚都會有一些刮傷,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無意中也曾經傷害過昆蟲,雖然已經是仁波切的果位,但都還是要還,只是重報輕受。連釋迦牟尼佛入涅時,都是示病而走,就是告訴你們要深信因果,一切身、口、意都有因果,不可能因為你們來參加法會而讓事情不發生,只是能讓果報延緩發生或味道改變。

昨天有位信眾來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他罹患了俗稱「漸凍人」的疾病,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是從事什麼行業,他回答自己以前當過廚師。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為他從事的職業有種菜,使用過農藥殺害田裡的蟲,當蟲因為農藥中毒而僵硬死去,就是逐漸不能動彈,所以他現在也是同樣的狀況,毒傷到中樞神經,這就是因果。現在果報都很快,你們這一世所做一切的果,也是這一世就會報。現代人殺業重,所以臨終前都是到醫院,身體插滿了管子,非常痛苦,也讓你們這一世就看到果報現前。

施身法是藏傳佛教密教的八大成就法之一,所用的法器是由人腿骨製成。有人誤解密宗,批評密宗都使用骨頭,還有人認為用骨頭製成的佛珠唸起來力量較大。其實,若要用骨頭製成念珠,必須要用眉心部位的骨頭,而且生前要是公認修得不錯、有守戒的修行人才行,眉心的部位代表的是法眼,這樣製成的佛珠,若是由上師果位的行者來使用,確實力量較大,因為只要是如法的修行人,身體一切部位都有加持。然而現在末法時代,世間哪裡找得到108位修行人眉心部位的骨頭?現在坊間好一點的用牛骨,差一點的就用人的骨頭製做。如果使用牛骨製成的念珠,就可能修成牛,用其他的會修到哪裡去就不知道了。

其實所有的法器上面都有護法,小到包括鈴、杵都有護法在上面,不是隨便拿來使用就可以,一定要經過上師傳授才能使用,否則可能會有問題。例如噶巴拉是由人頭蓋骨製成的法器,也是有一定的規定,並不是每個人的頭蓋骨都可以用,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使用這些法器,如果不是修到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果位的修行者,非上師的果位而拿到這些法器都會有狀況,所以千萬不要好奇。

幾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有一個弟子的朋友在做古董生意,他得到一個很好的頭蓋骨做成的噶巴拉,此後夫妻倆就開始身體不好,生意也走下坡。這個弟子就請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朋友的店裡看這個噶巴拉,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店主人他不適合擁有這件法器,建議他應該供養給修行人。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著便服,店主人先入為主,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的,而他覺得出家眾才是修行人。所以,店主人就將噶巴拉供養給台灣一間大佛寺未來即將成為接班人的出家眾。這名出家眾拿到噶巴拉後兩個多月內,每天晚上都夢到有人要他把這個噶巴拉交給一個人,並說出此人的名字,而這個名字便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俗家名字,但是這位出家眾並不認識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就把這個噶巴拉送回給古董商。最後,古董商把這個噶巴拉供養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當他供養完後,身體會變好,生意也會越做越好,這幾年下來他的生意真的越做越好,現在已經發展到北京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施身法所使用的法器是人腿骨製成的,這個法器也不是任何人的腿骨都可以使用,是要符合許多條件,第一除了要符合特定形狀的規定外,第二必須是意外死亡的,而且生前有學過佛,並且有守戒。另外,每一隻人腿骨的聲音都不同,仁欽多吉仁波切現在修施身法所用的腿骨法器,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在直貢梯寺的上師傳下來的,而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再傳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所以此腿骨法器有直貢噶舉的傳承。法器有傳承則加持力特別大,因為是整個傳承的加持,有成就者用過才有加持,才能發揮作用。任何行者若是沒有傳承,而是自稱具有某些身分的,大家也應留意。

很多人以為修密宗就是要身上帶一大堆奇奇怪怪的東西,其實修密宗不是修外表,而是從內心來修,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在身上配戴一大堆東西。有人以為西藏人都是修密宗,其實並非如此,佛經上並沒有這樣說。不是只有正統的西藏人才能修密宗,藏傳佛教的佛法也是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而密法是由釋迦牟尼佛跟蓮師傳出來的,只是西藏地區比較適合修行,因為西域的地理環境與世隔絕,沒有太多的干擾,而且施主也沒有像台灣這麼多,施主少,煩惱也會少,行者可以專心修行。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問出家眾弟子,過去是否需要花很多時間與施主應酬?出家眾弟子表示確實如此。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當出家人與施主應酬,相對地自己修行的時間就會變少,但是如果都不理信眾,又可能會遭到非議,被人說不慈悲,所以煩惱很多。

此外,也因為閉關一定要在天氣冷的地方,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尼泊爾的拉其雪山閉關時,雖然是夏天,但是晚上的溫度會低到零下10度到20度。如果沒有經過這個過程,是沒有辦法修出來的,閉關一定要在特定地區修行,除非是修到某個特定層次的修行人就不用。而且,修行一定要有上師的監督,因為上師是有經驗的修行人,能夠隨時幫助弟子消除修行的障礙。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非常感恩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若非 直貢澈贊法王多年來不斷地培養與監督,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能有任何成就。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你們不要以為自己學佛就不需要有上師,認為只要在家裡看電視,自己聽佛法就能修得出來,覺得自己在「客廳大道場」中自修就好。如果有客廳大道場這種說法,一早釋迦牟尼佛就會說出來了,不用等到現在你們來發明;若是在客廳能修得出來,佛經上一定會提到,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翻遍佛經也沒有看到說在客廳修就能有成就,可見要用這種方式修出來是不太可能的。

《地藏經》上有說,若要超度亡者,要廣作佛事。這裡的「廣作」並不是指多做,在唐朝翻譯時已有「多」這個字,若是要說多作就會翻譯成多作佛事了。佛事不是到處去參加法會,而是佛交代要做的事情,也是指佛的事業,就是要斷一切惡、行一切善,進而解脫生死;廣是要像佛的心量一樣廣大,各方面都要做到,不能用一般人的思維去想。佛法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要不然也不會尊稱釋迦牟尼佛為佛了,但是諸佛也都是從人道修出來的,表示每個人都有成佛的條件,也一定都可以做到。《地藏經》上有說超度的功德有七分,七分之一幫助超度亡者,七分之六幫亡者做佛事者得。在佛經中常常出現七這個數字,包括釋迦牟尼佛出生時,也是走七步,為什麼是七七四十九天,為什麼是七?你們可以去問自己接觸過的弘法人有沒有答案?七分之一就可以幫亡者超度了,那更何況是七分之六?但生者得到這個七分之六也不是要用來享褔的,而是要用來消除學佛的一切障礙。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生前曾經做過特務,有殺過人,雖說是為了國家才殺人,但一樣有嚴重的殺業;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父親35歲後修道教時幫助了無數的人,做了非常多的善事,但是因為生前有行惡也有行善,往生後就變成不上不下,懸在那裏沒有投胎。一直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36歲開始學佛,為父親廣作佛事,不斷的拜佛跟懺悔,都是代表父親在做,1年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便看到父親生在天道,所以佛經上所講的都是真的,確實是可以做到的。如果你們只是希望可以感覺到快樂,不用來學佛,大可以去其他團體,自然會有人帶著你們唱歌、跳舞,你們也會覺得很開心。就像有團體會帶著信眾手拿蓮花跳舞,說是跳給佛菩薩看的,其實都不是正確的學佛方式。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始修施身法。修法圓滿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繼續給予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求你們若是要參加法會,以後一定都要吃素,因為你們的壽命和健康都是你們過去世和這一世自己修來的,依佛經上所說,吃一口肉就減一點壽,你們若繼續吃肉,壽命就一直損耗。開始吃素時停止作惡,身體也會少病痛,但沒有說可以一點一點慢慢去做,必須馬上開始。昨天有信眾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她的親人,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是否能夠吃素,她回答會在亡者身後七七四十九天內吃素,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只超度亡者七七四十九天,隨她的因緣而做。吃素是佛經上說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明的,都是依據佛的教法所說的,佛經上沒有提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不會說。

你們都以為冤親債主是指你們殺害的眾生,其實真正的冤親債主是指你們家裡的人,如果沒恩沒怨沒欠,不會到一個家庭裡,會在一個家庭裡,過去的恩怨一定很重,才會聚在一起,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是要你們年輕人不要結婚、不要交男女朋友,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在家的,你們過的生活,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了解,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要提醒你們,這些都是過程,隨因緣接受就好了,不要把這些當作你們生活的重心跟目標。如果你們日子過得太好了,也不會想來學佛,想想若妳的老公每天準時下班回家,還幫忙煮飯,這樣的生活很幸福美滿,怎麼會想到要學佛?但如果有一天丈夫過世了,妳要怎麼辦?怎麼生活呢?

我們會有這一世,都是受到業力的牽引,從在母親腹中時就開始造業。仁欽多吉仁波切前陣子看到一段影片,提到一對同卵雙胞胎,其中一個比較大,另一個比較小,結果超音波中照出來,就看到那個比較小的,一直用腳踢那個較大的,而且還不斷地推擠較大的。西醫不信因果,如果按照醫生的說法,會說是因為生長空間不夠,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自然反應,但是為何不是較大的去壓迫較小的,讓較小的胎無法生存呢?在修行人看來,較小的胎已經開始行惡了,也可看出這兩個孩子過去的恩怨一定很重,才會聚在一起,業力在胎裡就開始產生,根本不用等到出生。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有一對皈依的夫婦,因為兒子被維他命噎到而癱瘓多年。一年多前,仁欽多吉仁波切叫他們做大禮拜,幫自己與兒子累積福報才能離苦,結果兩夫妻不肯好好拜大禮拜,有一搭沒一搭的做,所以他們也就一直花錢在兒子身上,但卻沒想過好好做供養,等到錢已經花光了,才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懺悔,懺悔後最近他們兒子走了,為什麼他們的兒子會拖了這麼久才解脫痛苦,就是因為他們不聽話。不要以為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什麼事也不會發生,當上師開示的佛法你不聽、不肯去做,不管你皈依多久,還是有可能會有問題。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開示,年輕女孩子不是不可以交往或結婚,妳們會跟誰交往,那是妳們自己累世修來的,年輕男孩子也是一樣,不要以為找個千金就可以少奮鬥幾年,只是要提醒你們,不要把這個當作人生的目標,以為這件事情最重要,因為這些都是你們累世自己修來的福報,就算是能夠吃到好吃的東西,也是因為累世布施別人食物而得到的果報,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已經90歲了,雖然牙齒不太好無法咬東西,但因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細心照料而仍然可以吃東西,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有吃的福報。你們世間能夠得到的都只是累世修來的福報,不必當成人生的重心,以學佛人來說學佛才是最重要的,真正肯學佛就會有改變,福報起來了,想做的事自然都能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面為什麼會呵責在開示時講話的人?因為她們一講話就聽不進佛法,自然也不會接受佛法的教導改變自己,她們有這樣的行為,以後也會有因果,就是她們說的話,別人可能也會聽不進去。

你們在生的時候,應該學著吃苦,把福報留到往生那一刻,如果你們去過加護病房就會看到,有多少人在最後那一刻完全沒有尊嚴,在加護病房時,被子沒蓋好可能有人經過你身邊,不小心讓你的身體被人看見,或是你赤身露體就被人看見,完全沒有尊嚴可言。所以這一生苦沒關係,重要的是臨終前不要苦,在生時受的苦多,臨終時就少受一點苦,要在這一生還清債。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一字一句都是佛法,如果佛法是要用金錢交易,即使是用你們全部的身家財產都不夠。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生氣,其實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點都不會生氣,只是看到你們這樣,仁欽多吉仁波切心急。現在到了年底,一年又過去了,大家學佛的時間又少了一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在場的大眾沒有人能夠不死,所以新年只是代表一年又過去、新的挑戰又來了,對你們來說是又少了一年學佛。你們跨年時除了看煙火外,也不要到處去玩,應該好好思考自己的人生。你們應想想自己過去的人生,不是只想自己逐漸達到了什麼目標;你們也該思考自己未來的人生,不是去規劃明年要做的事,而是好好想清楚:人生是什麼?

法會圓滿結束,與會大眾齊聲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與殊勝修法,饒益無數眾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3 年 1 月 1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