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2月23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男弟子向與會大眾分享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經過以及這一年多來從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殊勝佛法中所得到的幫助。

這位男弟子是去年(2011年)的7月10日皈依,他是在去年的3月12日經由朋友的介紹而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他身體的免疫系統已經錯亂,自己的白血球攻擊自己的白血球,被所謂的貝西氏症困擾了7年。這是一種全身有11個地方會反覆發炎的疾病,眼睛是其中的一部分。隨著眼球視網膜的反覆發炎,在他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左眼已經沒有視力,右眼視力也所剩無幾了。一向自以為是、相信科學的他,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走進了寶吉祥佛法中心。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問他有什麼事,他將這七年來受免疫系統所苦的毛病,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並請求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醫生怎麼說,他回答醫生說是免疫系統錯亂,自己的白血球攻擊自己的白血球。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他是做什麼工作,他回答:做房屋仲介。接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他這份工作做了多久,他回答:「前後將近20年。」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給他四個字:「騙來騙去」。他乍聽之下,先是一陣錯愕,接著又想是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誤會了,因為他是從股票上市的那家房仲公司入行,一直以來他都認為自己是清流,而且系出名門,與市場上的一般房仲不同。但他求見之前有先請教過師兄,師兄告訴他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有信心、恭敬心、懺悔心,不要頂嘴,所以他就沒有回應。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問他有沒有錢,他回答沒有什麼錢。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騙來騙去怎麼存得到錢?」並說他免疫系統的問題都是到處亂求,問他最近有沒有去哪裡求財。因為他以前很鐵齒,連自己開公司時,初一、十五都不拜,所以想了一下。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老實說,不要再騙了。」讓他又是一陣錯愕。他想起半年多前,他曾經兼任台北一家店的店長,上任之前他們已經安排好時間要去金山財神廟拜拜兼聚餐,他於是陪同一起前往。他想起後便趕快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說自己有去過一次,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去哪裡,他回答是金山財神廟。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他:「你覺得靈不靈啊?」他回答:「因為不是自己主動要去的,所以沒有靈不靈的問題。」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他的回答就說:「你這樣說,佛菩薩就很難幫助你了。」在他還在思考為什麼佛菩薩不能幫助他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你們這些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別人有逼你去嗎?」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不用告訴我你的存款有多少,把你的存款的四分之一捐給內政部社會司,再拿著收據來見我。」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轉頭問陪他一同前來的二姊是否有什麼問題,他的二姊回答:「希望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幫幫我弟弟。」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聽話照做就對了。」並囑咐他的二姊不要把錢借給他。最後當他把準備好的紅包呈上並求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竟說:「不收,你騙來的錢我敢收啊?」道場內那麼多人,當時他真想挖個洞鑽進去。這就是他第一次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經歷的震撼教育。

他感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實在是太殊勝了,他離開道場後,竟然沒有因為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再地說他騙來騙去而惱羞成怒,反而自己心生反省,覺得以前所謂的「業務技巧是必要之惡」的說法,乃是自欺欺人的話術。他因為本身存款不多,當下決定將所有股票在星期一股市開盤時以市價出脫,打算將股款四分之一捐給內政部再來求見。但是,由於當週的星期五剛好是311日本大地震,所以星期一台北股市大跌,他就起了貪念,捨不得賣,接著很多念頭和藉口就起來了,事情也就擱下來了。

但是,他還是感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實在太殊勝了!平時他的工作是輔導別人,往往說破了嘴,別人也未必聽得進去,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只用了「騙來騙去」四個字,就讓他三個晚上輾轉難眠。他除了反省自己外,也不斷地上網找資料、請教別人並拜讀《快樂與痛苦》一書。從網路上,他發現寶吉祥集團也有不動產事業處,於是他心想:「那我何不試看看,到底什麼才叫做沒有騙來騙去?」剛好他在新北市新莊區有一小房子閒置多時,所以他就打電話詢問,看看不動產事業處是否願意處理並約時間看屋。就在一個星期三的上午,他和不動產事業處的職員碰了面,看過房子後,因為他急著想解開心中的疑問,所以就約她到附近速食店洽談。因為他的房子太久沒人住,信箱塞滿了廣告單,所以他請不動產事業處的職員先離開,他則收拾好信箱便過去。當他在整理信箱時,有一婦人問他房子是否要賣?多年的業務經驗告訴他這是一位準買方,他立刻反問是否她要買,她回答是朋友要買。他多年的惡習自然又流露出來,馬上告訴這位婦人要買要快,不然他就要和剛才那位小姐簽委託了,到時候她就要多付服務費了。在以往,要是遇到這樣的情形,他會先試著成交看看,以便省下服務費,不成再交給仲介,但是他剛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過,所以自行成交的貪念只在腦海中閃了一下,就決定還是按照原計畫交給寶吉祥不動產來處理。

到了速食店,因為接近中午用餐時間,所以他就招呼不動產的職員先點餐並由他代為買單,沒想到職員一口就拒絕,還告訴他這是公司的規定,他內心不由得對寶吉祥的管理產生了佩服。坐定後,他把剛剛遇到準買方的經過告訴職員,順便看看她的看法,沒想到她竟然說:「如果你覺得自行成交比較好,那就先試看看,需要幫忙時再告訴我。」平時他在為業務員作教育訓練時,如果同事這樣回答,他會不客氣地責罵同事一點企圖心都沒有,同時會教他要告訴屋主自己成交有什麼缺點,交給仲介公司賣有什麼優點,重點是一定要想辦法把案子接回來。寶吉祥不動產職員的回答讓他又是一個驚奇,好一個隨緣啊!他告訴不動產職員,還是決定請寶吉祥不動產處理,但針對剛才那位婦人,是否能不要收服務費,這樣買方才有可能願意向公司購買,沒想到職員告訴他沒辦法,並和他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要把原則放在賺錢的前面。」聽到這句話,他頓時好像找到了答案,當下就下決心賣股票去捐錢,不再猶豫了。他從事房仲業務以來,自以為很機靈,很能周旋於買賣雙方之間,遇到客戶想折讓服務費,總是搬出一大堆的理由來加以說服,說服不成再以各式各樣的理由、一點一點慢慢的降給客戶,以謀取自己最大的利益。他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是一個如此沒有原則的人,卻還沾沾自喜,真是可悲。這名職員還和他分享了寶吉祥不動產處理過的幾個案例,諸如:房屋有滲漏水時,拍照時要特別放大並標記告知清楚;甚至曾經在中壢有一間套房,在詢問管理員是否為凶宅時,管理員告知沒有,但曾經有人在裡面吸毒,寶吉祥不動產職員也將管理員的話一五一十地記載在不動產說明書裡。這和他所認為一般房仲業者能避就避、能閃就閃的作法,實在有如天壤之別,他不禁讚歎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是一位如法修行的具德上師,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他是騙來騙去,一點也沒有冤枉了他。

他決定要賣股票捐款以後,問題又來了,因為他還沒有和太太討論過。以他對自己太太的了解,太太一定會認為他腦袋有問題,如果不理她而直接做處理,日後必定後患無窮。為求往後家裡能夠長治久安,他一直在等待適當時機和太太溝通,有師兄告訴他,對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祈求就可以得到幫助,他半信半疑地對著《快樂與痛苦》書中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頂禮並祈求,希望和太太的溝通能夠順利。說也奇怪,沒過幾天剛好是星期天,太太說她的腿痠,他便幫太太按摩,太太隨口就問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情形,他便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及要捐款的事情告訴她,沒想到她聽完以後,竟然爽快地說那就去捐啊!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攝受力真是不可思議!晚上家族聚會,他的大嫂長期在反對藏傳佛教的團體,一聽太太提起他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回家後立刻傳送不利藏傳佛教的報導給她看,讓他的太太又覺得似乎應該再看看。幸好,2天後寶吉祥不動產的職員送來售屋的銷售企劃書給他,他便約太太一起討論,藉由職員的分享,太太了解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何慈悲地幫助眾生,便不再有疑慮。第二天,他順利地出脫了股票,由於他自己的意志不堅,前後蹉跎了將近三個星期的時間,但是仔細一算,賣股所得比起三週前捨不得賣時還少了四分之一。他深深感到,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不但要認真乖乖聽,還得趕快做並且不能打折扣,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幫他排除了學佛的障礙,讓他有機會可以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他帶著捐款的收據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第一次求見時的指示已完成,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祥地問他需要什麼樣的幫助,他回答:「希望能夠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問他要求參加什麼法會,他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自己希望能參加每週的共修法會以及每月的施身法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刻就答應了,要他去登記,並囑咐他要吃素。這次的求見經驗,讓他更深刻體會到聽話照做的重要。

他在去年元旦,因健康因素向公司請辭並在家休養。3月12日第一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不久,他原來公司的老闆來電,希望他能參加四月份公司的績效檢討會,他剛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說的「騙來騙去」四個字加持過,還理不出頭緒來,不想參加此次會議。以前他遇到這種事,隨口編個理由就搪塞過去,但是現在有所顧忌,反而一時說不出話來,還是他老闆體貼,要他多保重身體,有空再說。他深深感到騙來騙去真是遺害不淺。

四月份時,他的老闆約他茶敘,他向老闆報告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的開示,他的老闆探詢他的作息時間後,發現他週二尚有空檔,便要他每週上班一天,做顧問諮詢就好,不必參與執行,其餘的時間可以學佛、調養身體、照顧家裡。對於一個雙眼幾近全盲的人來說,哪可能有這麼好的事?這一切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與庇佑。為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第一次發薪水時,他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想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聽完他的報告後開示他這個工作可以做很久,因為他的公司正在尋求轉型。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太厲害了,這家公司轉型的事,就連同行都未必知道,日理萬機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竟然都知道。因為他尚未皈依,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他的供養,他還跟 仁欽多吉仁波切賴皮了一下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已經答應讓他皈依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不收,並叫他還是把錢捐給內政部。如此一位不為名聞利養,只為弘法利生的具德上師,真是令人感動與敬佩!

他很幸運的於7月10日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在皈依的前一天,他已經失明的左眼突然因為眼壓升高而紅腫起來,並且讓他痛不欲生。後來,雖然得到了控制,但在今年3月他的眼球卻開始萎縮,整天流眼淚,分泌物總是把眼睫毛黏在一起,外表一看就知道眼睛有問題。他開始要面對親朋好友的關心與好奇的眼光及詢問,還好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佛法開示,讓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因果業報,因為他曾經讓人痛苦過,所以要承認、承擔、面對並接受,不要逃避也不要談條件。他藉由不斷地聆聽法帶及參加法會,平順的度過了適應期,也照常地工作。這一切都要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今年(2012年)8月26日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他報名參加24日的包供品及25日的貼名條義工工作,晚上回寶吉祥佛法中心修護法時,師兄看到他就說他的眼睛有比較大,回家後他的太太也是這樣說,他才仔細的研究了一下,發現流了快一年的眼淚已經不流了,眼睫毛因為不再被分泌物沾黏,所以眼睛看起來比較大。更重要的是,他不再畏光了,可以正眼看事物了。他真的很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辦如此殊勝的大法會,讓福報用完的他可以累積些許的福報,繼續聽聞佛法。他常想,要不是遇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一定無法出門面對現實,應該是躲在家裡,自怨自艾,搞得家裡雞犬不寧,最後太太難以忍受,離婚收場,落得一個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下場。誠如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快樂與痛苦》一書中所開示:只要心沒病,肉體的痛會逐漸消失,就算肉體的病痛世間的醫藥不能醫治,只要心沒病,這些苦也將隨之散去。

他感謝這個病,讓他有機會遇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皈依其門下。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會還在作惡而不自知,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這一生會是瞎子的,或是有眼睛方面的疾病的,就是過去世有眼無珠,不信佛或看到聖者沒有起恭敬心。在此,他要向累世被他所傷害的眾生懺悔。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於世、佛法事業興盛。

接著,由領眾弟子帶領與會大眾持誦一個小時的六字大明咒,持咒完畢,與會大眾靜坐直到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2 月 31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