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2月16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

法會開始前,先由五位曾經參與建議刪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的女弟子發露懺悔,接著是一位供養心不正確的女弟子發露懺悔,並有一位男弟子跟與會大眾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幫助眾生的殊勝事蹟。

第一位曾經參與建議刪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的女弟子發露懺悔,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諸佛菩薩!讓她可以為自己不圖報上師恩、毀壞三寶、傷害眾生、沒有依教奉行等等所犯下的過錯發露懺悔。

首先,她要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參與義工的機會,可是她沒有好好把握、善盡自己應盡的責任。她在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一書上,直接註記義工在文書修訂時的統一用字,犯下不恭敬上師、毀壞三寶、不深信因果的惡行。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離不棄地教導她,讓她犯了錯,還可以及早反省自己的問題,修正自己的行為,以免繼續種下未來墮入地獄的因還不自知。雖然文字校正這件事是由義工組長交辦下來,但她當時只是想趕快把事情辦好,卻完全沒有多加思考,這其實就證明她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5年了,並沒有確實做到聞、思、修,也沒有做到將上師的教導緊記在心而澈底修正自己的行為。她擔任義工時,常有機會反覆閱讀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中開示的內容,可是她卻把它當成一件撰寫文稿的公事在處理,沒有珍惜這樣的機會、將上師教授的佛法百分之一百拿來規範自己的生活、修正自己的惡習,真的是辜負上師的苦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一字一句都是佛法,為什麼明明都知道,還是會去改?這就是她起了我執、我慢的心,以為她擔任文書義工就懂得如何統一用字了,卻愚昧地不了解上師所開示的佛法,其遣辭用句都有博遠精深的涵義,豈能用統一用字來規範?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珍藏解脫一切世間苦樂的妙法,很多人因為閱讀這本書得到幫助,也有很多人恭敬地對著書裡面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一樣得到幫助。由此可見,只要眾生有苦有難需要幫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佛無二無別的大慈悲力都會出現,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無疑就是一本可以幫助眾生解脫生死輪迴痛苦的法本。她違反依止上師應該具備的條件:「應以毫無蒙昧的智慧,來依止善知識」,對上師的各種教導以及何以那樣教導的原因,仍蒙昧無知。她先是犯了我執、我慢的心,之後犯了不恭敬上師、毀壞三寶的過錯。因為不深信因果,才會如此愚昧、如此大意犯了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念眾生,看著弟子屢屢犯下讓自己無法解脫輪迴的惡行,上師的心比我們還著急啊!

別人犯的過錯,她聽起來常常會覺得自己不會犯同樣的錯,以為她都知道、都懂了。當事情發生在她身上時,還是不自覺地犯了同樣的錯。原來她學佛竟如此懈怠,因為沒有深信無常、深信因果,不斷放縱自己的心、沒有出離心,沒有如實地依教奉行,所以善根不會增長,清淨無垢的心還是被貪、嗔、痴、慢、疑五毒蒙蔽,才會愚昧地犯了錯還不自知。

她累世帶來的惡業,加上此生傷害過無數的眾生,吃過無數眾生的肉及其器官。小時候身體不好,她母親常用整顆豬心燉中藥給她吃,害她母親造了嚴重的殺業。她吃魚時,愛挖魚的眼睛,啃雞頭時,愛吃雞的腦,愛吃豬舌,長大後更是變本加厲。身體偶有一些病痛,痛的部位都是她曾經吃過眾生肉的部位,每每想到她如此殘忍讓多少眾生受苦,眼淚總是不由自主地流下來,但從沒想過眾生受苦所流下的眼淚,她所要承受的痛苦真的是比不上眾生受的苦。以前為了消滅家裡的蟑螂、螞蟻等,也用過很多的殺蟲劑,看到螞蟻路隊不見了,或用電蚊拍打中蚊子時,都還沾沾自喜,現在回想起來,因為她的自私與無知,讓多少眾生受到傷害甚至無家可歸,而她現在還有一個家可以遮風避雨。她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償還啊?

一年半前(2011年),她得了急性腹膜炎,雖然醫生說她發炎情況很嚴重,手術也花了3個多小時,但只是用腹腔鏡就完成手術。手術後家人告訴她,醫生給家人看她被切除的盲腸,就像是豬大腸,是啊!她吃過的是該還的。手術後她一直沒有排氣,也不能進食,經過一天半的時間,她的胃已經痛到比手術傷口還痛。在觀想並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5分鐘之後就很順利地排氣,幾乎是同一時間,組長師兄發來簡訊告訴她,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加持她了。感恩上師的庇護,她在手術3天後就出院,原本腹部接了一條引流血水的管子,在出院當天,血水居然已被引流乾淨,出院便可將引流管同時拔除,連醫生也感到很不可思議。出院後加上寶吉祥中醫的調理,短短兩天後她便能正常外出了。

這一生還能用身體的痛來還,這麼一點點的痛真的是重報輕受,她竟還做不到學佛要猶如救頭燃一般的緊急與重要,更不知要圖報上師恩、佛恩,還有眾生對她的寬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諸佛菩薩!讓她可以發露懺悔,檢視反省自己的問題與過錯,當下止惡行善。她祈願此生能解脫輪迴生死之苦,以報廣大的恩澤。最後,她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常住,利益一切有情眾生。

第二位曾經參與建議刪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的女弟子發露懺悔,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這個機會,讓她能在諸佛菩薩面前發露懺悔。

她說自己就是那個對三寶完全沒有恭敬心,貢高我慢地任意更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著的佛法書《快樂與痛苦》的惡弟子。從皈依到今天,她已經聽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無數次,要學佛就一定要對三寶具足恭敬心,也一直自以為是地覺得她自己已經很恭敬了,若不是經由這次犯了這麼嚴重的錯,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這麼慈悲地讓她有機會發露懺悔,她會依舊繼續表面上學佛,實際卻還是無惡不作。

2009年《快樂與痛苦》出版時,她心裡就有了個惡念,心想:「不是已經有法帶可以聽了,為什麼還要出版成書?」她完全不能體會,也不願意去體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之用心良苦,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方法的殊勝。這個惡念起來時,她沒有立即懺悔自己的傲慢無知。閱讀這本佛法書時,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心裡不耐煩,覺得自己都聽過法帶了,內容不都一樣嗎?如同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一個惡念出現後,沒有立即懺悔,很快就會有其他惡念產生。之後有位師兄分享,她任教的學校圖書館也珍藏著《快樂與痛苦》,某天學校發生蠻嚴重的火災,但圖書館就是沒有被火燒到。後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那是因為圖書館裡有佛法,有保護。對於最初的惡念,她沒有立刻懺悔也沒有修改,因此聽到師兄的分享以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時,另一個惡念又生起,心想:「火沒有燒到圖書館,應該是巧合吧!」她的內心是如此地充斥著紛雜不斷的惡念,連上師的開示都會懷疑,整個心都被五毒所掩蓋,如此不相信佛法,如此不相信上師,如此不聽話。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不要小看一個念頭,有了惡念,如果不立即懺悔,惡行很快就會出現。很多弟子都分享過《快樂與痛苦》這本佛法書如何救了眾生,例如:有一隻狗的主人在狗往生前,面對書上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照祈求 仁波切救度這隻狗,這隻狗在往生後火化,就燒出藍色的骨灰。她聽過了數不盡的例子,自己也親眼見到這本書如何救了她那自殺未遂的外甥女,內心卻像是有銅牆鐵壁圍繞著,聽歸聽,卻沒有聽到心裡去,還把這些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眾生的例子當成神奇的故事,當作是聊天的材料講給別人聽。更可惡的是自己還以為,如果去分享這些例子就是在「讚揚上師的功德」。然而沒有心,沒有真切的改正自己惡念、惡行,怎麼有可能有心真正讚揚上師的功德?沒有心而說這些話,豈非罪加一等?

因為她從不曾懺悔過自己的惡念,她的心澈底地被自己的傲慢、懷疑、愚痴所汙染,絲毫沒有警覺到自己中毒已深,完全麻痺了,完全不知自己對三寶沒有恭敬心,而且懷疑上師所開示的佛法,因此,犯下會下無間地獄的錯誤是遲早的事。

如同上星期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她明明是個一無是處,卻又萬分驕傲的人,面對佛法和上師都敢如此傲慢,可以想見她對親人、同事、朋友更是如此。對於已經年邁的父母和公婆,她經常覺得很不耐煩,不想聽他們說話,覺得他們實在很瑣碎。以為只要不回嘴,只要陪他們吃飯,帶他們去看醫生就是孝順。然而她的心不對,只是敷衍他們,難怪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因緣來道場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在工作上常覺得自己見多識廣,腦袋靈光,經常看不起其他同事,覺得他們已經過氣了,該退休了。而且更可怕的是,她還很會偽裝,裝得很尊敬他們的樣子,經常說些冠冕堂皇的話搪塞同事。面對朋友時更不用說了,總覺得自己很有成就,覺得自己很清高,而朋友們都很庸俗。她懺悔自己真的錯得很離譜,完全對不起父母從小的教導,更加對不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辛苦地開示佛法,還要勞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什麼叫做「尊重」、什麼叫做「謙卑」,這麼基本的做人的道理都做不好,她還有什麼資格當個人?更別說是當個佛弟子了!

若不是經過這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她明白了自己內心的可怕,真不知要到什麼時候才會悔悟。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此清楚地指正錯誤,讓她有機會體會到對上師投降的重要性。有弟子曾分享過在自己中風昏迷、命在旦夕之際,他聽到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他說:「你下來!」他就乖乖聽話下來,一秒也不停留,才保住了性命,才有更多的時間學佛。這幾天她在反省自己的行為時,想到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大智慧,在這個節骨眼上,讓她明白了自己還未對上師投降,還有數不清的惡念惡行,未來在生死關頭的時候,若她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說:「妳下來!」她一定是不聽話地東想西想,為什麼要下來?下來去哪裡?如果真是如此,那她這一世就白來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修改自己是最困難的工程,經過這次所犯的錯誤,對於這個開示,她總算有一點點的體會了。沒有上師,這個困難的工程不可能開始,更不可能有進展。沒有上師,她只會在欲望的大海中隨波逐流,在火宅之中麻痺無知地繼續生活!

最後,她除了感恩還是感恩!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細心教導和慈悲開示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康泰、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圓滿。

第三位曾經參與建議刪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的女弟子發露懺悔,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發露懺悔的機會。

誠如上週日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種種一切惡習,這位女弟子承認自己驕傲自大、自私自利、自以為自己最了不起,最厲害,比別人都行,聽不進別人任何的聲音。她凡事皆要別人做到自己心裡所想的那樣,為了保護自己,無所不用其極,使用任何手段來傷害眾生,時時刻刻檢視別人,找出她所認為的缺點,並嚴厲糾正。經常得理不饒人,不尊重任何人,把自己膨脹到極大,像河豚一樣發出劇毒,傷害了無數眾生。她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且有力的加持,一針戳破了她的狂傲,讓她清楚了解自己的種種惡行,也知道果報的可怕,這世上除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沒有人會願意這樣清楚仔細地指正弟子所犯的錯。這位弟子平時口口聲聲說不要再輪迴了,不要下地獄,卻因為自己累世的惡習,而走向往地獄輪迴的路還不知道要趕快回頭。如果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嚴厲加持及教導,她到現在一定都還是自以為是,一如往常過著她認為的順遂生活。她沒有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的佛法聽進去而運用在自己的生活中,不相信無常,也不相信因果,難怪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說弟子們都是求保佑而不是真正學佛。皈依這6年,她得到了平順的生活,就算生病也很快就痊癒,發生車禍也都平安度過,這位弟子懺悔自己居然沒有一點感恩的心,也沒有真正想要澈底改變自己,精進學佛,只學到求保佑。她擔任義工,只做了一點事,卻覺得自己很厲害,越來越驕傲。這位弟子懺悔自己對不起冤親債主,對不起上師,承認自己真的錯了,並且錯得很離譜。

這位女弟子還承認自己驕傲自大,並懺悔皈依後擔任義工期間對其他弟子態度不佳、言語不和善讓他們感到困擾。她懺悔因為貪心,小時候偷媽媽的錢,收同學的書錢沒有交給書店老闆而自己花掉。接著,她懺悔自己貪吃,愛吃海鮮,尤其是生魚片,也愛吃雞肉、豬肉、羊肉,放假時還和先生帶著弟弟、妹妹到處吃,這位弟子的母親因為她的貪吃,經常買生魚片、煮魚、燉排骨湯、滷肉給她吃,害無數條生命被殺,她感到非常懺悔。這位弟子接著懺悔自己因為貪玩,高中唸書時翹家,讓媽媽擔心。接著她懺悔自己在父親得癌症住院時,自己不耐煩,沒有耐心地照顧父親,因為自己對父親化療產生的副作用—掉髮、嘔吐覺得厭惡,而沒有待在醫院陪他、照顧他,讓她的父親自己一個人面對。她的父親往生前說想吃牛肉麵,這位弟子便去買給他吃,看他沒吃幾口不吃了,這位弟子居然還生氣,埋怨父親要她去買,買回來又不吃,她懺悔自己的大不孝。

這位弟子繼續懺悔自己在大學時不唸書,考試作弊讓自己及格。她因為怕麻煩不敢負責,拿過小孩。她結婚時辦葷桌,請了三次客,許多眾生因為她被殺。生第二胎時,生產前去吃了豬腳飯,還說還好有吃,比較有體力生小孩。對於自己的惡劣,她承認並懺悔。她還懺悔,結婚後對先生不貞,經常對他咆哮,頤指氣使地使喚他,對婆婆不孝,批評他的家人,是個惡妻。上班經常頂撞上司,跟同事聊是非,打混摸魚,拿著老闆的薪水,不認真上班。她懺悔皈依後,沒有依教奉行,依然我行我素,辜負一直對她諄諄教誨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最後這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及教導,讓她有勇氣承認並接受自己做過那麼多罪大惡極的事情。那種躲躲藏藏、閃避自己做過的錯事、害怕被發現的日子是痛苦且煩惱的。同時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可以發露懺悔,並得以重見光明。最後她祈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旺、利益更多有情眾生離苦得樂。

第四位曾經參與建議刪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的女弟子發露懺悔,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給她發露懺悔的機會。

首先她說:種種事情的發生,皆是來自於她的因果業力,都是自己所造成。而單單這世,惡業這麼深重,如果要細數惡言惡行,真是數不盡也說不完。

這位女弟子懺悔以改版之名,汙損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度眾的珍貴著作。有很多眾生是因為閱讀了這本珍貴的佛法書而得救,甚而才有因緣可以走上真正學佛之路。但是她卻隨便汙損了這本珍貴的佛法書,還以為是在幫忙道場做事,因怕被禁入場,還找理由解釋,以粉飾自己的過錯。實在是愚昧無知、貢高我慢、自以為是,這位女弟子知道錯了!懺悔!深深懺悔!

從成長歷程、學佛之路一路坎坷,她知道自己惡業深重、沒有福報。但是她沒有自我檢討,只是一味地怨懟別人。來自不健全家庭的她,有矛盾的個性既自卑孤僻、又自大、自以為是,不快樂的臉,早已僵化而固定。她知道一切都怨不得別人,全都是來自於自己造下的惡因。

大二加入一貫道,當時宗教是她唯一的心理依靠。大三那年,因學長引見,她認識了一位通靈的長者,以為跟著他是在學佛,便一頭栽進去,把自己連同家人的生辰八字都告訴他,還帶著同學、朋友一起去,實在害人不淺!她真的很懺悔,不知道這筆帳怎麼還!

她從此精神不易集中,身體很虛弱,晚上無法安眠,十分痛苦!因此尋尋覓覓找解救,不知花了多少時間和金錢,心理與健康都亮起了紅燈,情緒十分不穩定,不知道未來在哪裡,常有自殺念頭。後來她以為在別處找到了佛法,以為唸經、拜懺是在學佛,表面上安定下來,事實上暗潮洶湧,問題依舊存在。她沒有修改自己,以自私心求保佑,以怨懟心過生活,這一路走來傷害了很多人。

2010年初,她因暈眩倒在士林捷運站前,尋醫未得解決下,終於因其他弟子的引見而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得以在2010年7月18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位女弟子非常感恩!

上師與護法的慈悲,賜給她的法名是「慧晴卓瑪」,晴天的「晴」。從此,她的身心才漸漸得以安頓下來。經過上師的教導,才知以往學佛的觀念、態度和方法,沒有一樣是正確的。但是積垢已久的她,沒下定決心修改自己,導致不斷犯戒又不斷道歉,終於釀成大禍。這位女弟子感到真的對不起恩重如山的金剛上師,也對不起道場的其他弟子們。對於往昔所造下的惡業,她要一一懺悔:

她懺悔:小時候蹲在馬路邊以柴火燒煮開水與洗澡水時,將路邊無辜的小黑蟻放在熱鍋蓋上燙死;小時候玩蝴蝶、金龜子、蜻蜓;吃了無數眾生肉;打死了無數的生命,蚊子、蟑螂、螞蟻等,數也數不盡,犯了殺生戒。

她懺悔:因南部賽洛馬颱風家裡淹大水,水退後,一隻蛇蜷伏在桌下,她不知而坐下,二哥發現後大叫,怕她被咬,拿了門口磚頭,為了她而砸死了這條蛇。

她懺悔:因自己以前錯誤的學佛歷程,導致家人,尤其二哥的擔憂,也對她現在學佛道場不具信心,障礙他們聽聞正法的機會。

她懺悔:不孝順父母、忤逆父母,對父母沒有感恩心,還起了怨懟的心。有一次,她帶母親求見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承蒙上師賜予珍貴的甘露丸,同時慈悲地接受了母親微薄的供養,母親並求得懺悔法帶。但隔天因母親覺得她所給的生活費太少,她當下起了不滿的心,與母親起了爭執,將上師的教導全拋諸腦後,並滿懷怨懟。小時候一幕幕又浮上心頭。當週週日法會,上師開示說:對父母要孝順,雖然小時候她對妳不是很好,但畢竟她給了妳學佛的生命;有話要好好說,如果不孝順,也就不要跟著上師學佛了。但直到現在,她仍然在之間浮沉。她謝謝先生對她的包容與對娘家經濟上的幫忙。

她並懺悔:上班時,公私不分,公器私用,犯了偷盜戒。對家人、對學生沒耐心,貪、嗔、痴、慢、疑、意淫樣樣都有。

她更要懺悔:對上師沒有恭敬心、沒有供養心,自己愚昧無知、貢高我慢、自以為是。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給她重生的機會。她知道她不可能在別的地方找到這樣無私無我、如實修行的上師了。她下定決心要依教奉行、好好學佛,以報上師恩、報佛恩。她感恩上師這次重重加持與教導,也謝謝組長們與其他弟子們的不斷鼓勵。

最後,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法體康泰、法輪常轉、佛法事業圓滿興盛、永住於世。

第五位曾經參與建議刪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的女弟子發露懺悔,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發露懺悔的機會。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訓誡這位女弟子:「妳問題最多。」當時,她心中還頂嘴:有嗎?她完全沒有懺悔心。現在一一回想起來,她真的是很可怕的人。殺生、偷盗、邪淫、兩舌、惡口,五戒都犯了,也不孝順。殺了許多眾生、吃了無數眾生的肉、也害了父母親為她造了無數的殺業。偷東西以及考試作弊。工作時說謊欺騙,即使是犯法也不怕。犯邪淫,心淫他夫。她兩舌和惡口,說人是非,貢高我慢,沒有慈悲心。貪、嗔、痴、慢、疑五毒不斷,真是充滿罪惡。

從皈依那一天起,這十多年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在照顧著她的家人,無論是已故的或是活著的。已故的,超度他們到淨土;活著的,一直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照顧下過著安穩的生活。她卻忘恩負義的以為這些是理所當然的,而不相信自己家族殺業這麼重,她祖先從事務農、有魚塭、以木材業維生,怎麼可能有好日子過!

如果不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位女弟子也不可能有安定的工作。她的學生耳膜受傷破裂、眼睛受傷,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們的聽力和視力能恢復正常。許許多多的意外,都是因為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讓傷害減輕到最小。因為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隻身在外工作的她,不再擔憂恐懼。她知道她的生老病死有了依靠,不管人生發生了多麼嚴重的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捨棄眾生,一定會幫!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勇氣去面對生活中的種種事情,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才有希望!但是,她將這些恩情通通忘了,更可怕的是,她將 上師的慈悲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而加以踐踏利用,毫無感恩的心、恭敬心和懺悔心。

這位女弟子懺悔自己不恭敬三寶,不珍惜佛法,不信無常。心裡總是想沒那麼嚴重吧!做了再說。剛皈依時,有人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的法帶拷貝給她。她拿了法帶後,又覺得這樣不好,在害怕被罰的情形下,擅自將法帶銷毀。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不可以用嘴巴將油燈吹熄,否則有一世會失明;參加法會時打瞌睡的話有一世會成為畜生;供養後後悔的話,會墮入餓鬼道。這些不能做的事情,她都知道,但是,她都做了!她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她不聽話、不信因果!這些會下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的事情她都有份。真的是「問題最多」!更何況這是她想得起來的,還有許多還沒有想起來的罪,她在此通通懺悔!也接受果報!

正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的,甲狀腺有問題的人就是不信因果、不信佛法。沒錯,患有甲狀腺亢進的她就是不信因果,不信佛法。她懺悔!皈依10多年來,對於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百分之百的投降,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恭敬。對於 上師所說的,如果和她的人生經驗法不同時,她馬上會有:「是這樣子嗎?」的念頭升起,接著又會有第二個念頭起來,說:「上師是對的」,壓住這個懷疑的念頭,然後後悔自己的不恭敬,然後才接受。她的心非常的複雜。表面上看起來恭敬,念頭總是頂嘴,總是愛用自己的人生經驗法去猜測上師所做的是什麼意思,卻永遠也猜不到。

2005年時她去雲南曹溪寺抽籤時,籤詩上告訴她「虔心戒意尊依奉,必定功圓果位榮」。早在七年前,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將她的問題清楚地點出來,但是這些年來,她卻仍然不虔誠,不斷地破戒,也沒有依教奉行。上師講的話不去做,上師沒說的話偏偏去做。這種人,如果是在學校,早就是犯滿三個大過被退學,而她所犯的大過數也數不清,也沒有學校會收留的。但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不斷地給她機會讓她留在道場。這種胸懷、這種慈悲心,是佛菩薩!也讓她羞愧不已。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最難教的第一名是醫生,第二名是老師。她的職業是老師,貢高我慢,好勝心強,永遠都有自己的想法,永遠都在找別人的錯,連 上師的錯也在找。一位成就如佛的 上師怎麼可能會有過錯?那是因為她信心不夠及心理態度不對,才會看到 上師的過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也開示,不要找上師的錯。她只當成是唸書一樣的應付交差的心態,以為唸了就有保佑,她懺悔自己學佛只是在求保佑。

也因為她一直以來對 上師沒有恭敬心,總是用自己的人生經驗法去解釋 上師所做的,對上師起惡念,不守戒,沒有定,也沒有智慧。當有人告訴她要將《快樂與痛苦》這本書裡的錯字訂正時,這個訊息就和她的惡習相結合,她又開始找上師的錯。她沒有再次求證消息正不正確,也忘了這已經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過而認可出版的書,更是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加持的書。她雖然聽過許多人因為這本書得到很大的幫助,但她只想到滿足自己的欲望,完全忘了無數受苦的眾生因為此書而能離苦得樂。她忘了眾生。

《快樂與痛苦》這本書讓無數眾生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如同法本與佛經,可以幫助我們成佛果,她卻當它只是一本普通的書。她貢高我慢的惡習一出來,開始找錯字。表面上是找錯字,但同時也開始找上師的錯。經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後,她問自己,如果是《地藏經》,她敢找其中的錯字嗎?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我們的是找自己的錯,她卻是找別人的錯。一個貢高我慢的人是修不出慈悲心,她犯了金剛乘弟子最大的錯,不信上師!她懺悔,以自己的程度,有什麼資格找 上師的錯?何況,上師怎麼會有錯?

她掉入文字的迷思中!其實,文字只是約定俗成的東西,經過數千年的演變,什麼是正確的字?什麼是錯字?改來改去,沒有定論。更何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開示我們,佛法不講對錯,而是講因果!如果可以用文字來解釋的話,三世佛喊冤。這些話,當境界現前時,她通通忘光光!

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次點出她所犯的錯,給她發露懺悔的機會,讓她承認、接受、面對、負責自己所犯的種種錯,永不再犯。她請大家以她為警惕!更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眾生的不離不棄。直貢噶舉派教法的殊勝,無與倫比,她祈願如此教法永留於世,並祈願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常住在世。

接下來,由一位供養心不正確的女弟子發露懺悔。

她上週六到寶吉祥佛法中心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幫她的父親超度,結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拜大禮拜直至深夜。她當時以為這是為父親拜的,直到上週日法會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才知道是因為自己曾阻礙先生學佛、打電話投訴、自己又不反省、沒有懺悔心等惡行,仁欽多吉仁波切才讓她禮佛。因為她做錯事,害父親受阻礙,當下她才了解因果的可怕。

當時她的弟弟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態不對、不恭敬,她竟然將她的供養跟弟弟的放在一起,自以為是地想讓弟弟累積褔報,而由弟弟供養。但卻沒有想到弟弟不是皈依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通常是不收供養的。她這樣的做法就是欺瞞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不恭敬的,也沒有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利益眾生很辛苦了,而她卻都只有自己自私的想法。這位弟子知道錯了,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希望其他弟子不要犯同樣的錯。

這幾天,她一直反覆地想過去10幾20年前的事。當時她先生皈依一位出家師父,起初她先生只是去道場聽經,到最後卻和這位師父一起開公司。這位師父自己用好的、穿好的,還會買一些生鮮食物煮給大家吃,也會帶大家去飯店吃烤羊大餐,吃肉、喝酒、打牌,樣樣都做。她先生和師父合開的公司,一直有賺錢,可是那位師父的野心很大,為了結交一些達官貴人投資了很多錢,到最後錢花光、公司也倒了,他們虧了2000多萬。

就在他們狀況最差的時候,經當時朋友介紹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他們的恩人。她先生做房地產,也曾放高利貸、討債、喬事情,黑道兄弟認識不少、做地產賺取差價,每天回家就像是旅館一樣,直到遇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這些壞習慣才全部丟掉。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們這麼多,公司的事也解決了,還讓他們有錢可以買房子,但這位女弟子竟以小人之心,想法很多,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不會跟前一位師父一樣,怕自己再次受傷害。仁欽多吉仁波切一直無條件地幫他們,然而這位女弟子的想法都是不好的,也從來沒有為這件事反省或懺悔過。對恩人如此,她覺得自己真的不是人。她也要向她的先生說:對不起,她阻礙她先生的學佛之路,這個錯她將不再犯。10幾年前她所犯的錯,仁欽多吉仁波切還記得,因緣成熟了才告訴她,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每個弟子都是如此用心,而她卻只想自己及家人,太自私了。她要懺悔再懺悔,她以後要以 上師的事為第一,以道場、教派、眾生為第一,不要再自私自利、自以為是了。

現在她知道一切的事,都是在因緣、因果中,沒什麼好害怕受傷害的,果報成熟接受就好了,也因為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才會讓他們有機緣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樣的良師、善知識,真是他們的褔氣。在這之前,她也是只有星期天參加法會、求眼前安樂,其他弟子們的分享她就只是聽聽,總覺得跟自己沒關。像她這般自私,非但未能報師恩,還不斷消耗拖累 上師,她心中明白,真正的懺悔是澈底地依教奉行、好好學佛、修改自己。

2006年,她的母親由不信、相信,到深信。她的母親是肺癌往生的。之前,他們帶母親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母親雖然答應,但卻是為了讓他們安心而去的。直到有一天,她的母親因肺積水喘了一整晚,身體相當不舒服,所以要求他們帶她到醫院。她和先生拿了甘露丸給母親服下,不到3分鐘的時間,母親表示身體上的不適竟然完全不見了。順著這樣的氣氛,他們告訴了母親甘露丸的效用,問母親要不要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表示一定要去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母親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要早點解脫。未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媽媽痛得要咬舌自盡、在地上打滾、頭要去撞牆,見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這些情形都沒有了,而且還安排好了自己的後事,要他們不要收白包,因為她不想再欠眾生了。母親往生已經示現了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完全相信,而她自己卻沒有好好省思、懺悔。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的母親吃素,她的母親答應了,於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媽媽。他們都知道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福報、功德給了她的母親,自此以後她的母親沒有再需要打止痛針。她的母親往生前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媽媽往生的當下,她的弟弟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恭敬心,所以母親當下是沒有得到頗瓦法的。後來他們再去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在「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裡面有頗瓦法,而再超度媽媽。所以對 上師不恭敬、信心不夠是無法累積福報的,反而會削減福報。她希望各位大德及師兄能以她為戒,不要犯同樣的錯。

她懺悔曾經拿過小孩,還請中醫師朋友幫她開藥。她吃了打胎藥後一直吐,小孩沒掉,最後還是去醫院拿掉的。她對不起被她拿掉的小孩,也對不起她的中醫師朋友,害朋友跟她一起作惡。

她懺悔在居家打掃時,殺過無數的螞蟻、蟑螂、蜘蛛、蚊子、蒼蠅、果蠅,因為很討厭螞蟻,所以她都是用憎恨的心去殺牠們;她還故意踩死無數不知名的紅色蟲子;她不想養蠶寶寶就隨意丟棄,這是多麼殘忍的行為;為了口腹之慾,她吃了很多海鮮、河鮮、雞、鴨、鵝、豬、牛、羊,到現在有時候她的手掌還會起像小水泡的東西。種種惡習,她要懺悔,永不再犯!

接著,由一位男弟子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殊勝著作《快樂與痛苦》利益眾生的事蹟。

前年(2010年)這位男弟子因為工作的關係,要去督導一座女子監獄的業務。他第一次去的時候,帶了3本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請獄方把這本著作放在圖書館裡,讓工作人員及受刑人可以借閱。當時管理圖書館的幹部很客氣,但是拐彎抹角地說很多宗教團體都送書來,其實受刑人借閱率不高,受刑人比較喜歡借小說、雜誌,越白話的越好。

這位男弟子向獄方強調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這本著作《快樂與痛苦》,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對弟子與信眾開示的佛法整理出來的,所以是白話文、非常生活化,好像一位長輩在對大家說話一樣的流暢,獄方了解之後就接受了。等到下次他再去的時候,獄方的主管竟然主動地告訴他,說有受刑人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快樂與痛苦》這本書,很感動,並建議把這本書列為閱讀班的教材。

接著他向與會大眾說明,監獄為了教化受刑人,會設立很多種藝文類的研習班與工作技能類的研習班。閱讀班是藝文類的一種,也叫做「閱讀寫作班」,都是由監所教誨師挑選勵志向善類的書籍,帶著這個班級的學員(也就是受刑人)研讀,還要寫心得報告。通常教誨師挑選教材,不會選宗教性質太濃厚的書籍,因為學員每一個人的宗教信仰不同,強迫宗教信仰不同的學員看其他宗教的書籍,還要寫心得,學員們的認同度會不高。所以教誨師挑選的教材都是挑最沒有宗教色彩的書籍,也就是學員們認同度「最大公約數」的書籍。獄方接受受刑人的建議,計畫要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當成閱讀班教材,就表示獄方管理階層與專業的教誨師都研究過,一致認為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這本書是能夠讓全體學員都接受的勵志向善類的好書,才會作這樣的決定,因為獄方挑選教材是非常小心的。

所以,當獄方告訴這位男弟子這個消息後,他趕緊去準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給獄方當作教材,可是他手邊《快樂與痛苦》的數量卻不夠;因為那時他犯了過錯,做出非常對不起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事,所以他不能請購《快樂與痛苦》。他感謝其他師兄連夜提供《快樂與痛苦》給他,讓他能在隔天就送去給閱讀班當教材。獄方非常慎重的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放在閱讀班教室的玻璃櫃裡。他非常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能夠利益比弟子們更辛苦千百萬倍的眾生。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常說弟子們其實一點都不苦,真正苦的眾生弟子們都沒看見、沒感覺、不體諒、麻木不仁,他表示確實如此。很多女受刑人都是因為父親、兄弟、先生、孩子的牽累才進來坐牢,內心十分苦楚。他還看過女受刑人因為孩子沒人照顧,必須把孩子帶在身邊服刑。這些帶著孩子的受刑人是住在一起的,她們的房間裡有一個電鈴,萬一晚上孩子生病了,按電鈴管理人員會把孩子送去醫院就醫。接著他解釋說明,為人父母多多少少都有在半夜緊急把小孩送去看醫生的經驗,當時一定都是焦急地陪在孩子的身邊,詳細再詳細地把孩子的情況向醫護人員敘述,也很用心、一字不漏地聽醫護人員的交代。可是這些受刑人孩子生病時,母親自己是不能一起前往醫院的,只能由管理人員送去就診;身為母親,在那個當下不能為自己的孩子作任何事,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現在怎麼樣了,心理一定是非常痛苦跟煎熬,她們真的比弟子們苦。

他說很多受刑人的教育程度有限,如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這本書寫的文謅謅的、或是用一大堆成語、專有名詞來寫的、或是用教訓人的語氣寫的,受刑人怎麼會願意閱讀呢?而且更不會讀完以後還推薦更多人閱讀。如果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這本書佛教色彩很重,其他宗教信仰的閱讀班學員也可能會排斥不接受。所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快樂與痛苦》這本書上面的種種用心,都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利益無盡無量的廣大眾生所安排的。這樣的大智慧與大願力,真的不是凡夫俗子所能揣度的。

這位男弟子接著分享,在監所的土地上還有無數看不到的眾生,比受刑人還要辛苦更多更多,受刑人還有出去的一天,但是這些無數看不到的眾生是歷經痛苦,沒有止境,也得不到任何幫助的。這位男弟子任職單位的辦公室或宿舍,很多就蓋在監所的土地上,都發生過很多狀況,甚至經常有人看到「阿飄」。以前有其他弟子分享過,有一所學校的圖書館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快樂與痛苦》這本書而免除了火災的劫難,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開示:「因為那裡有佛法。」所以監所土地上這些無盡無量痛苦的眾生,一定會因為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而得到利益與幫助。

另外他還要感恩與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14年前當他剛調到另一地區服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百忙中還親自到他以及他太太的辦公室與宿舍加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的辦公室持咒加持完之後,指示他說:「你下次參加施身法的時候,要幫一位60幾歲的老人家報名,希望他能得到佛菩薩的幫助而解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這位老人家死前最後一個念頭想到這裡,所以神識就一直留在這裡,不停地在辦公室外面的走廊上走來走去。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時,這位老人家有探頭進來看看,但是沒有進來。這位男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說:「這位老人家沒有家人來求上師幫助,也沒進來自己求,可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一樣的幫助他。」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只要任何一個有苦的眾生被我看見,我都要給他幫助。」這位男弟子再一次重複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開示,最後他感恩並讚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與大智慧,救度悲苦的眾生。

接著,一位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事向大家說明。上週日,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才再一次開示,不久前的週六原本要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卻遲到的人,以後都不得再於週六求見。昨天星期六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寶吉祥佛法中心接見信眾時,弟子們竟然還是讓遲到的、禁見名單內的人上樓進入寶吉祥佛法中心,並且在道場內等候請示,希望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弟子們都已經讓人到了樓上,並且進入道場了,才要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種作為是為難上師,因為弟子們自己想做好人,就讓 上師做壞人。等於是把人帶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趕鴨子上架,壓著要 上師回答是否接見,弟子這種無禮的安排,要讓 上師怎麼回覆?試想,如果今天是在職場上,有人要見你們的總經理,你們會直接把人帶到總經理辦公室嗎?如果總經理剛好有事無法接見,這時候這個人會怪你還是怪總經理?這個人一定不會怪你,而會怪你們總經理。所以弟子們都想當好人,不想得罪別人,覺得反正我已經把人帶到了,責任已了,剩下的就是別人的事情。甚至對上師的態度與做法也是如此,連恭敬心都沒有,這種心態怎麼可能保護上師呢?這位理事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弟子們會屢次犯錯?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不恭敬。

隨後,理事長補充。這件事情是理監事們監督流程不周,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沒有把流程順好,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不上法座了,目前所有的理監事都正在開會研討流程當中。

理監事們報告流程研討結果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即慈悲升座,並給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昨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寶吉祥佛法中心接見信眾時,看到有一位女弟子進入道場對壇城頂禮時,頂禮的方式非常不恭敬。她應該是新皈依的弟子,感覺像是在趕時間,非常匆忙,好像只是交待了事。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要對三寶恭敬,恭敬便是供養,能夠幫助你們累積福報。佛菩薩不需要你們的恭敬,因為佛已經一切圓滿,甚麼都不缺,也不會需要你們頂禮,但是你們應該對佛菩薩心存恭敬,對三寶恭敬,這就是供養,也是你們自己得到利益。

佛經上有提到:禮佛一拜,罪滅河沙。很多人都沒有弄清楚「禮」這個字,禮不是講究各種繁文縟節,禮就是恭敬。我們累世的業如恆河沙這麼多,讓我們無法解脫,但若我們能夠起一個念頭恭敬禮佛,就能讓累世如恆河沙一般多的業障開始消除。我們因為起了妄念,不斷累積煩惱,才會墮入輪迴之中,當能起恭敬心禮佛,便能攝伏一切妄念,才能真正開始累積福報,而有機會解脫生死。

佛經上所提到的:都攝六根。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在場的出家眾雖然曾經看過經文,但是知道要怎麼做到嗎?佛經上說我們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是六賊,因為我們習慣六根受到外在的影響,而起貪、嗔、痴、慢、疑種種煩惱。西方人以靈性(spiritual)的方式來修,但也只能壓伏煩惱,將自己不喜歡的感覺壓伏,讓自己感覺舒服而已,但還是在意識上下功夫。要做到都攝六根其實很簡單,就是要做到絕對恭敬,便能攝伏你們受到外在影響的感官:眼、耳、鼻、舌、身、意。恭敬心雖然還不是清淨的佛性,但是已經是本性的顯露。佛法其實很簡單,只要你做到對三寶完全的恭敬;但是也很難,因為你們來學佛都還是有自己的想法。當心中升起真正的恭敬,眼睛自然不會亂看,耳朵不會東聽西聽,身體不會亂動,意識也不會散亂。六根是往外求,世間的宗教修行方式都在八意識的範圍內,而金剛乘的教法,是將眼、耳、鼻、舌、身、意直接當成修行的工具。

今天不管你多有權勢,有何等身分地位,都只是你世間法的福報,世間法可以幫你解脫生死嗎?世間法可以幫你減輕煩惱嗎?世間法可以決定你的未來世嗎?現在很多文化、教育都是以自利為基礎,就是要求自己好。美國為什麼會發生年僅20歲年輕人進校園掃射殺人的事件,就是因為現在的人都不知道感恩。如果從小就教他感恩的心,長大後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現在從小也都不教導孩子倫理道德,不教導什麼是做人的道理,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只是在教如何自利,追求種種滿足外在的自利,問題自然就來。這種人生經驗的自利,與佛法自利利他的修行是不一樣的。佛法的自利是解脫輪迴的利益,而非你們人生經驗法中追求欲望的自利。佛法自利利他,但是利他以前,自己要先能夠做到自利解脫輪迴,才能利他。

法會前出來懺悔的弟子中,有一位女弟子承認自己在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時曾經起過惡念,為什麼會如此?因為她是教授,瞧不起這本書的文字內容,以為自己是專家,學問很好。什麼是專家?專家只是在某一個特定的領域裡面學有專精。很多人都以為自己在自己的領域是專業、學識經驗很豐富,因而貢高我慢,但其實現代人的經驗,在佛法面前都是不堪一擊的,你們認為自己是某個領域的專家、博士而自以為是,其實世間的文化與專業,都只是人生經驗,只是以煩惱為基礎,是貪、嗔、痴、慢、疑長期累積下來對你們自己有利的經驗罷了。你們都看不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以為只是一本普通書,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弟子知道為何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快樂與痛苦》一書封面是兩個小丑。

能夠真正對三寶恭敬,還要透過佛法的長期修習與薰陶,才能讓障礙自己解脫輪迴的業障消除。不要以為學佛才一兩個月或一、兩年就能夠得成就,或是認為自己根器好,學佛一段時間後就能在夢中見到佛菩薩。有人皈依沒多久,認為自己每天有唸就是修得很好了,說什麼自己看到佛菩薩,又說在夢中有佛菩薩來摩頂,都是胡說八道。明明佛經上寫得很清楚,當你在往生時會有化身佛來接引,認為自己見到佛菩薩的人還沒有要往生,怎麼會見到呢?只有修到菩薩果位的行者才有資格得到報身佛的幫助,而連菩薩果位都沒有證到,更不可能見到法身佛了!佛經上有提到,要見到法報化三身佛必須是符合條件的修行者,不是學佛幾年就能修到的,你們在夢中見到的佛菩薩,都只是你們念頭的反應。而且,要在夢中得佛菩薩摩頂的行者,必須是要證到八地菩薩以上的菩薩,而你們根本沒有達到這個條件。為什麼在金剛乘中特別強調上師的重要性?就是因為你們沒有福報能夠親見佛菩薩,是透過上師將佛法介紹給你們,佛菩薩不會理你們,不會責難你們,也不會盯著你們,一定要在上師的監督下修行,你們才不會放縱自己的心。

恭敬不是做表面,如果心中沒有真正恭敬,表面做得再好也不能起福報。顯教教你們拜佛,就是從身恭敬做起,透過拜佛的動作培養你們的恭敬心,但是如果像昨天新皈依的弟子那樣草率了事,心不恭敬,禮佛再多遍也不會有用。仁欽多吉仁波切在皈依 直貢澈贊法王幾年後曾到北京雍和宮,雍和宮是重要的藏傳佛教寺院,裡面有許多古老的佛像,每一個殿也都有藏人在裡面。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佛菩薩頂禮後,裡面的藏人看了便問: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從西藏的哪一個地方來的?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著便服,當地的藏人並不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哪裡人,但是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時比藏人還恭敬,所以才會這麼問。反觀你們,從你們禮佛的動作就知道你們不具備恭敬心。所以有沒有在修,從禮佛的動作就看得出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一位好友曾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有收到好的弟子,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回答說沒有。朋友再問:那些弟子不是對你都很恭敬嗎?仁欽多吉仁波切告訴他,這些弟子沒有一個是真正恭敬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假的恭敬。你們看到別人的事情都抱著一個想法,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責難到你們,你們就一直逃避自己的問題,等到受到責難再說。心裡想著自己應該不會這麼倒楣,先過眼前這一關,做了再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對 直貢澈贊法王的恭敬,是會事先考慮很周全,也會幫 直貢澈贊法王擋掉不必要的困擾,絕對不會讓上師受到傷害,這樣才是保護上師。

上次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跟大家開示弟子犯的錯,明確指示過曾經遲到或未到的信眾與弟子以後都不能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負責入場登記的弟子卻讓他們求見。才剛開示完,昨天又有弟子讓不能求見的信眾與弟子進入道場。有一對兄弟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因為上次求見時哥哥遲到,而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開示當日遲到者以後都不接見,所以這次換弟弟來求見,弟子們竟也讓哥哥進入道場。負責導引的弟子讓兩位信眾一同排隊上前,只讓弟弟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跪下,然後當場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否接見他身後排在隊伍中的哥哥?這位弟子以為,既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週有開示若有遲到而不能求見的信眾,必須要先請示,所以他就請示了。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這位弟子沒有想到,他把人都帶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了,如果信眾因為不能求見而生氣,萬一到時候火氣上來,可能會起爭執。這對兄弟身材魁梧,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怕自己受傷,如果因此害保鑣們受了傷,那就不好了。這位弟子只想到自己已經盡到責任將人帶到,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決定要不要接見,剩下的也就不關他的事。你們自己只想當好人,什麼問題都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解決,卻沒想到這麼做,若信眾因沒有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起惡念,有不恭敬三寶的念頭是很嚴重的事情!昨天本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時只需要唸20遍,為了不讓未能求見到的信眾以為佛菩薩不慈悲,所以又多唸了15遍。其實,弟子們應該是請不能求見的信眾在樓下等候,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後,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意接見,才讓他們上樓進入道場,而不是直接把人帶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面前了,才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見或不見!這位弟子如果自己不知如何做事,也應該讓會處理的人來擔任這項工作才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舉例,過去曾帶著弟子們去覲見 直貢澈贊法王,一定是事先請示過才會帶弟子前往。仁欽多吉仁波切會直接帶著一批弟子到 直貢澈贊法王的住所門口,然後直接向 直貢澈贊法王請示見或不見嗎?如果當時 直貢澈贊法王身體不適而不接見,或是另有安排而不能見弟子,弟子們會起什麼念頭?仁欽多吉仁波切身為弟子會讓 直貢澈贊法王為難嗎?覲見 直貢澈贊法王,一定要事前請示、預先安排,很多人想透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去求見 直貢澈贊法王,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行事方式,一定會先擋下來,向對方表示要先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就算對方不能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給對方一個說法。即使對方因為被擋下而怪罪,最多也只會怪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絕對不會對 直貢澈贊法王起惡念,這樣也是保護 上師。反觀你們,都要做好人,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壞人,有什麼問題通通丟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處理,直貢澈贊法王指示過要你們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做事若能為 上師考慮周全,也是保護上師。

弟子們連進道場的人員控管都處理不好,怎麼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監事們都只會說自己監督不周,其實就是因為他們不恭敬。擔任理監事是無給職,所以他們都不用心,今天如果是老闆給薪水而做不好要開除,他們一定會用心。既然身為理監事,不應佔著位子而不做事。他們美其名來道場監督流程,卻粗心大意,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敢說自己是多了不起的成就者,但起碼是修行人,心比你們細,比你們靜,看得出問題所在,而且凡是跟 上師有關的事情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都會非常的謹慎。

弟子們都沒有清楚了解到,今天並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需要寶吉祥佛法中心,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修金剛乘的,整個虛空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利益六道有情,不一定要在寶吉祥佛法中心,實際上是弟子與信眾需要這個道場。佛曾經開示過末法時代會有人毀壞佛法,你們的做法讓眾生起惡念,還以為是小事情,其實就是毀壞道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顯教方面教了你們很多,你們聽了那麼多卻還不知道修改自己的行為,仁欽多吉仁波切年紀已經越來越大了,也沒有時間浪費了,現在是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沒有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放棄寶吉祥佛法中心,但你們這樣虛掩了事,仁欽多吉仁波切等到 直貢澈贊法王出關後,也會有所決定。

在你們皈依的時候,都誓言要承事上師,直貢澈贊法王也教你們要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結果你們是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承事你們,連這一點小事都要 上師起煩惱,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會讓 直貢澈贊法王起煩惱,因為做到對 上師百分之百的恭敬。你們都以為來到道場才是學佛,在道場裡面裝出很恭敬的樣子,平常自己在道場外面都是放縱自己的心。由此也看出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業重,所以收了一大群弟子,卻沒有一個做到恭敬上師,而 直貢澈贊法王有大福報,收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個弟子就能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皈依久的弟子,由於學佛多年累積了一點福報,上師便會繼續傳法,但是如果心態不對,護法就會讓你們露出原形。本來,仁欽多吉仁波切正準備開始要傳大家金剛薩埵的懺悔法門,但是護法厲害,馬上讓一件一件的事情發生,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清楚你們的真面目,法也不用傳了。金剛乘的法是很厲害的,學了金剛乘的法,如果對 上師沒有恭敬心、供養心及懺悔心,反而可能會讓你們下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信因果,所以不敢亂來。你們現在做的事就是會讓你們下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下地獄是度眾,你們下地獄卻是受苦,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忍心讓你們下地獄的!

現場有一位小嬰兒從法會開始即哭鬧不休,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這個孩子何以一直哭鬧。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不在意小孩在法會中哭鬧,但是提出此事,是因為這個孩子的父母親平常都把孩子交給別人帶,所以孩子不習慣父母親現在照顧的方式。當然孩子的父母也會找理由,說自己平時為了要上班,所以無法自己照顧孩子。另一方面,孩子會如此也是因為他的父母親沒有懺悔心、恭敬心,沒有恭敬心自然沒有福報,所以孩子才會在法會中哭鬧、讓他們無法專心,障礙他們聽聞佛法。你們常說冤親債主,以為冤親債主都是外面的人,其實真正的冤親債主都是在家裡面。看你們家裡的狀況,就知道你有沒有好好學佛,你們老是抱怨:老婆不讓你學佛,老公不讓你學佛,或是父母親不來學佛。家人還阻礙你們學佛,你們都說是因為你們做的不夠好,所以家人不讓你們來學佛,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你們沒有恭敬心。沒有恭敬心、供養心、懺悔心,沒有下定決心,所以沒有福報,家人才會障礙你學佛。為什麼你們皈依這麼久還會經常生病,家裡還會反對你來學佛?就是因為你們沒有依教奉行,對三寶沒有恭敬心,沒有決定要解脫生死。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家人,但家人從來都不會障礙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初曾勸一名弟子不要去美國,因為知道她去了會有事,可惜她聽不進去,現在發病了才知道要懺悔。很多人不了解,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放棄家庭生活,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也有子女,自然能體會你們想和家人相處的心,不會阻止你們與家人團聚,是因為看到她去了會有事,才會對她開示,也是為她好。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這位弟子不要去美國,並沒有很清楚地說明去了會如何,你們會認為,既然這麼嚴重,為何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講清楚一些呢?因為你們的心隨時在變,因緣也就一直變。以佛的功德都說人心是不可思議,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提醒你們,但不可能說得很細,因為你們只要念頭一轉,因緣就會改變,所以沒有定論,但如果你們聽不進去,也沒辦法了。現場除了未皈依的信眾,你們誰沒有欠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果還是以求保佑的心態來學佛,只是希望學佛後就讓自己的世間事轉好,而不是要學佛解脫生死,那真的不必再來,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很有耐心的,你們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好像經常責難弟子,感覺脾氣不好、沒有耐心。其實你們都錯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有耐心,連十幾年前的事情,都可以一直等到因緣成熟後,才一次點醒弟子;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耐心,也不可能去拉其雪山那樣嚴苛的環境閉關三個月,事實上是你們沒耐心,以為一學佛就可以馬上改變一切。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詢問,家裡已經有設壇城的弟子舉手,見到有些弟子沒有舉手,仁欽多吉仁波切隨即開示,身為佛弟子,豈可連壇城都沒有?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請佛像,是有一次和帶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的好友一起在計程車上,朋友突然開口說:帶你去請佛像吧!當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口袋裡只有3000塊,如果是你們,當下一定會回答「還是改天,下一次吧!」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立刻答應,請回佛像後身上只剩300塊。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用這樣的心來學佛的,你們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以學佛為最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早期學佛時,就算房子是租來的,也會空出一處最好的地方供奉佛菩薩,就算窮到沒有錢吃飯,壇城上的香也一定是用最好的,從沒斷過,所供奉的花與水果也都是最好的,哪像你們?算來算去,自己用剩的才留給佛菩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前開示過大家,要以家中最好的房間來供奉佛菩薩,而你們卻是以家中最不好的空間或一個隨便的角落來供奉佛菩薩。你們有的說父母不允許、太太不准,有的說家裡沒地方,但你們家裡有地方擺電視,有地方放床,最舒適的地方留給自己,卻說沒地方設壇城。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會突然問弟子有沒有設壇城,因為看大家請購護法香的狀況,就知道很多弟子家中沒有擺設壇城,若每天都有修護法,家中有壇城的弟子自然會點護法香。人有時候會想偷懶,加上家裡沒有壇城,心裡會想說:沒有佛菩薩,今天就略過吧!難道這些沒有在家設壇城的弟子以為道場的壇城是自己的嗎?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一直都是以最大的恭敬心,視三寶最為重要,學佛人連壇城都沒有,真的說不過去。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做生意,明明上週才有弟子分享,連外面沒有皈依的信眾都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拿到的是西藏非常好的香,完全沒有參雜化學成分,聞了對身體好,因為這些香品都是藥材製造的,你們卻不知道珍惜。

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你們不嚴謹,要好做事,一切就只要看在錢的份上,幫你們修法,你們都會開心的。有弟子連壇城都不設,算什麼佛弟子?雖說弟子中有些人真的是經濟狀況不佳,也有很多是表面假裝自己沒錢的,你們能有錢去看場電影,卻沒錢擺設壇城。沒有設置壇城的弟子自己要注意,一切就交給護法去處理了。所謂的懈怠不是不唸經、不拜佛,而是心放縱了,讓煩惱帶著自己走,一再做錯,最後就真的會墮入三惡道之中。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你們這麼多佛法,就是要幫助你們不要放縱自己!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2 月 2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