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2月9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諸佛菩薩給她讚揚上師的機會,並和與會大眾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及家人的經過,同時,她要在此發露懺悔。

2011年1月16日是這位女弟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天,她終於皈依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准許她皈依到正式皈依,她期待了好幾個月,皈依法會當天,她非常高興,覺得終於有了依靠,心中非常感動和感恩,並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學佛。但是,皈依之後,她的心很快就放縱了,而她卻渾然不覺。

皈依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授四臂觀音法門,週六她應該到寶吉祥佛法中心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四臂觀音法照開光,那個星期六要補上班,上了一天班之後,她覺得好疲倦,而不想到道場來,心裡又想,不必這麼急,下個星期也可以吧!她懺悔自己懶散放縱,對上師及佛法不恭敬,但是又貪心,覺得法照快點開光就可以做早課了。所以就在週日共修法會前,她跪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休息室前等候。那天,有很多弟子一起跪在那裡,請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法照開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法座前,指示一位弟子傳達:這些跪在休息室前、來求法照開光的人,週六是不是很忙?為什麼週六沒有來求?這位女弟子很大膽且不恭敬地回答:週六要上班。他們當場就被指示回座,並沒有求到法照開光。接著法會就開始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上法座,對於她不恭敬的行為就開始嚴厲地加持並開示:「剛才說週六要上班沒時間來開光的是誰?」這時,她趕快跪起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妳自以為上班很了不起,這裡哪一個人不上班?難道只有妳一個人要上班嗎?仁欽多吉仁波切自己每天都在上班,每天都沒空,所以也沒空幫妳的法照開光。妳是想要上師及諸佛菩薩配合妳、滿足妳、讓妳開心,那是不是要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到妳上班的地方等妳?再幫你請的法照開光?妳斤斤計較,害怕老闆扣薪水,這麼在意自己的利益要怎麼修?妳把佛法當作是兼職,上班才是正職。世間沒有比學佛、修行更重要的事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正職是仁波切,其他的事業都是副業。」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她「驕傲」!並說她如果想請求法照開光,就必須要等。當下被加持時,她的腦袋一片空白,感到極度羞愧,但是又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嬉笑怒罵都是佛法,都是為了利益眾生。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如此殊勝法門對治她的貢高我慢,她越是要面子,上師就越用這樣的方式讓她修改自己!這樣的體會讓她從害怕、羞愧到靜下來思考上師的加持。

她懺悔自己皈依之後就懈怠了,認為有了上師及諸佛菩薩做靠山,就放縱自己的心念和行為,甚至忘記了皈依的目的。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佛法是教我們向內檢視自己的心念和行為。當她感到自己懈怠時,卻沒有向內檢視自己,甚至更放縱。她忘記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和佛法的珍貴難求,一點恭敬心都沒有,更沒有想到,當她覺得自己上班很累、想休息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六接見兩百多位信眾,毫無厭倦、不斷地利益眾生。她深深地懺悔,眼淚沒有辦法停止,更羞愧得無地自容,但已經不是因為在大家面前被指出錯誤而覺得丟臉,而是她枉費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與諸佛菩薩的教誨!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她有機會在大家面前跪著發露懺悔,讓她省悟一個惡弟子放縱的心和行為是怎麼回事。她感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相中的莊嚴和加持中的慈悲,上師慈悲的力量,好像海潮一般湧來,但又像春風一樣溫柔。雖然教書這麼多年,她這才知道,什麼叫「如沐春風」!她非常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不久前,她雙手捧著四臂觀音的法照,跪在上師面前懺悔,祈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一個修改自己的機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著她,沒有說什麼,過了一會兒,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去排隊!」她終於可以和其他師兄弟一起跪在道場,恭候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法照開光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悲,讓她脫離黑暗與痛苦的深淵,讓她感受到自己還有點希望。對剛皈依的她而言,如果沒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教法的加持,她想她會無所適從,也許就自暴自棄放棄學佛了!她感恩地加入師兄們的隊伍中,看著自己手上即將要被開光的法照,真是珍貴無比啊!她體悟人總是要失去才了解其可貴,她警惕隨時都要看好自己的心,更要緊緊跟隨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依教奉行啊!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她是一個這麼不長進的弟子,但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照顧著她和她的家人。她哥哥在退伍前夕腎臟衰竭,從此過著洗腎的日子。雖然歷經兩次腎臟移植手術,但始終沒有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進出醫院無數次。去年(2011年)7月,她哥哥因敗血症併發急性腎臟排斥而住進加護病房,醫院發出病危通知。這一次哥哥的狀況看起來很不好,讓母親非常擔心,於是她陪著母親前來道場請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哥哥。她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簡單報告哥哥的狀況,並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要怎麼幫?」當時,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哥哥在做什麼?她不敢隱瞞,如實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哥哥在賣天珠。」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及她的哥哥是否在坊間的店家工作,她趕緊回答:「不是,他自己做。」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那更糟糕!」這時她的母親補了一句:「他以前做,現在沒做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刻加持並開示她的母親:「以前做錯了就不算錯嗎?」即使哥哥罪業深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是問了哥哥的姓名和生肖,入定了一下,開示說:「這個人不讓他吃點苦他不會改。」接著,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持咒加持哥哥,並指示他們一個日期,如果這天之前,她哥哥的狀況能穩定下來,那就算平安度過;若是到了這天,狀況還不穩定,那就不太好了。最後,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告訴她母親,如果有什麼狀況,可以再來請求上師幫忙。

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加持她哥哥後,她哥哥的狀況開始好轉,並且很快就出院了。之後,她陪著母親與哥哥到道場來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媽媽一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前,立刻跪下來感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的兒子,並且不停地禮拜,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說,夠了,夠了!這時她的哥哥突然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有問題想請教。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准許他發問。她哥哥說他皈依藏傳佛教已經十多年了,對於西藏的文化與佛教文物很有興趣,想要做香和唐卡的生意。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她哥哥的皈依上師和傳承,接著表情嚴肅地開示她哥哥:如果對西藏歷史文化有興趣,可以研究它;但是,佛菩薩是可以拿來牟利的嗎?再者,一般人是拿不到好東西的,藏人不會把好東西給外人,但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一樣,藏人不當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外人,所以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拿到最好的東西。以除障香為例,寶吉祥的除障香,完全沒有枝與梗,質地很細,跟外面賣的是不一樣的。至於佛像和唐卡,古時候在西藏,喇嘛畫好唐卡之後,想要的人會恭敬地請回家供奉,並視自己的經濟能力供養喇嘛和寺廟。現在的人卻把佛像拿來標價,以此牟利,這樣是不好的。話鋒一轉,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哥哥:「你媽媽來求我救你,是為了讓你好了再去做生意嗎?」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哥哥把身體照顧好,否則下次不幫他了。這位女弟子跪在旁邊,眼淚不停地流下來,大慈大悲、如父如母的上師啊!上師的諄諄教誨,用心良苦,不因眾生罪業深重而放棄,她只能感恩啊!

這位女弟子的哥哥來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脖子上、手腕上都帶著佛珠,手上還拿著念珠,叮叮噹噹的;她的媽媽也是,這一串、那一串,再加一個計數器綁在手腕上。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他們:學佛不是給人看的,身上戴了那麼多東西要做什麼?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穿法衣的時候,沒有人知道他學佛。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開示她哥哥:雖然學佛多年,可惜沒有因緣學到正確的觀念,既然皈依的也是噶舉派,怎麼能不吃素呢?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又叮嚀她的母親,要讓兒子看中醫、吃中藥調養身體。最後,當他們要離開時,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居然加持了她哥哥手上的念珠,之後又加持了她母親手上的念珠。這時,她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只能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斷頂禮感恩。她深感罪業深重的他們,何德何能得到一位大修行者這樣的加持和照顧?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開示,她的哥哥是抱著來看看這個仁波切有什麼不一樣的心態來的,很不恭敬。即便如此,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仍慈悲地加持他們。她知道這是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的大願力,也是憐憫為了兒子來跪求上師的母親,更是要幫助她這個不肖弟子消除一些學佛的障礙。

這位女弟子深深感恩與佛菩薩無二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要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深深懺悔。她懺悔無始以來,身、口、意所造的所有罪業。她殺生、吃眾生肉以滿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自皈依後,她的耳朵莫名地奇癢無比,但是又掏挖不到,一癢起來連覺都睡不著,可是醫生卻說她的耳朵沒有任何問題,是她的心理有問題。當無論怎樣治療都無效時,愚昧的她才恍然大悟,過去愛吃豬耳朵,還帶著全家一起吃,眾生因她而受到極大的痛苦,而她只是用「耳朵癢」來償還,真是太便宜她了!扭傷了腳踝,卻怎麼也好不了,又讓她知道,過去愛吃眾生的腳,舉凡雞、鴨、鵝、豬、蝦、蟹的腳,無不喜愛,這樣大的殺業,該怎麼還?眾生的腳已經下了她的肚子,而她的腳還在,她深感自己罪孽深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我們的肉體就是要用來還債的。她懺悔對不起眾生,能讓她繼續痛,就讓她代替眾生痛!並時時警醒她要抱著一顆懺悔的心!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讓她重報輕受,留著她的腳是要讓她好好學佛、好好事奉上師、好好工作以服務眾生。

她並懺悔自己不孝順父母。她和她的家人一直受到父母的疼愛與照顧,但她始終任性驕傲,自以為是,對於父母的叮嚀,總覺得囉嗦、沒知識,不但不肯順從,還動不動就教訓父母,與父母爭執吵架,甚至在別人面前指責父母,讓父母蒙羞。她還讓父母擔心、傷心,因為自己沒有能力教好小孩,而遷怒於父母,讓父母起了很大的煩惱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成年子女若還與父母吵架,還算是個人嗎?根本就不是人。她深深懺悔再懺悔!不孝的所有果報,都要接受,她並期許自己要立即修改行為,再也不讓父母擔心。

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開示過:不孝順父母的人,也不會孝順上師。她曾經帶著罹患巴金森氏症及失智的父親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殊勝珍貴的頗瓦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嚴肅地呵責她:「妳以為來求一次就求得到嗎?上師在法座上的開示都沒在聽嗎?不可少福德因緣的善男子善女人,才能求到頗瓦法!」她當下腦袋一片空白,只知道要牢牢記住上師的開示,回家好好檢視自己的心。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穿了弟子的惡念、歹念,她只想賴著上師,她只想用求的,不管求得到或求不到,上師都不會不管弟子。她懺悔自己利用上師和佛菩薩,欺負上師和佛菩薩的大慈悲,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和父親應該付出什麼努力。她的父親一輩子沒念過佛,喝酒、吃肉,殺業、口業都很重,憑什麼得到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的頗瓦法?而為人子女的她,沒有想到趕快替父親累積功德福報,卻只想死皮賴臉地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頗瓦法。她懺悔自己不孝,不孝順父親,更不孝順上師,不尊重也不珍惜與諸佛菩薩無二無別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上師度眾的辛苦,不但沒有體恤和不捨,反而不斷地麻煩上師。她覺得自己的心念真的很惡毒,懶惰又貪心,實在愧對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諸佛菩薩。她向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深深懺悔:弟子錯了,弟子對不起您,也對不起諸佛菩薩。她下定決心要立即修改自己,要以無垢染的真心依止上師,要視師如佛,要謹遵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十個依止上師的條件事奉上師,並依教奉行,好好學佛。

最後,她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與照顧她的家人及眾生,並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身體康泰,常住於世,法輪常轉,直貢噶舉派更加興旺,利益更多有情。

法會開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首先,仁欽多吉仁波切詢問出家眾弟子們,昨天指示她們開會討論兩名犯錯弟子的處理方式,她們是否已有結論。一名出家眾弟子代表報告,她們討論後,覺得兩名犯錯的弟子違背上師的指示,應該繳回寶吉祥弟子的背心,往後只能以信眾的身份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聽了便問:這兩名弟子不遵照上師的指示去做,犯這樣的錯還讓她們來參加法會?這位出家眾弟子回答:那加罰她們做大禮拜。仁欽多吉仁波切表示,做大禮拜是讓她們有機會累積福報,不算懲罰,以她們所犯的錯,這樣的處罰太輕了。出家眾弟子回答:這兩位弟子違背上師的指示,是破了三昧耶戒,幾位出家眾弟子討論後認為,看在她們平日表現不錯,覺得罰她們成為信眾身份已經處罰得很重了。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表現的定義是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看到她們有什麼表現。出家眾弟子回答:她們平日沒有犯什麼錯。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們平日沒犯什麼錯,但是卻犯了一次大錯,難道這樣就比較不嚴重?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指示出家眾弟子說明破了三昧耶戒的果報,出家眾弟子回答:這是很嚴重的事,果報是下地獄。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向與會大眾開示此事緣由。前幾週,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寶吉祥佛法中心接見信眾,結果見了幾組就後繼無人,因為報名求見的信眾與皈依弟子都還沒有到,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下了法座。隔天共修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針對此事開示,並指示當天報名求見卻遲到的人以後都不能再於週六時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如此清楚的指示,但是兩名負責登記的弟子,昨天卻未遵循上師指示。有一位年長的女弟子明明在週六不能求見的名單裡,這兩位負責登記的弟子卻讓她直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呵責這兩位弟子,懂不懂「請示」這兩個字?她們可能認為這位年長的女弟子年紀大了,最近身體比較不好,皈依這麼多年,大家彼此也熟,就讓她求見。這兩位弟子可能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忙,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定會慈悲接見,她們自行猜測,未請示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自作主張讓她直接上前求見。

她們為什麼會給與這位年長的女弟子特別待遇?她們也許會認為她的女兒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上班,兒子又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車,所以對他們全家人有特別的待遇。但是錯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對任何眾生都是一視同仁,完全看眾生的因果和因緣來給予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幫什麼樣的人?就是一切遵照佛和上師所教導的去做的人。她全家人一直以來都受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許多照顧,無論是在佛法上、在生活上或在經濟上都是。她小女兒的工作是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下才能做到現在,她大女兒的工作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她的兒子與媳婦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多幫助。多年前,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她的兒子與媳婦會有事,要他們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工作,讓他們有機會累積福報,結果兩個人都找理由不去,後來她的媳婦生了重病,還是靠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了他們,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兩個人現在會是什麼狀況?其實,如果當時這位年長的女弟子跟她的女兒能認同而去說服他們兩個,他們兩個一定會聽話的,但是她們並沒有表示贊成。此事也有因果,當初她不讓兒子跟媳婦去幫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事,所以自己現在也出狀況而見不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還會特別喜歡誰,或特別不喜歡誰嗎?如果還有這樣的分別心,就沒有資格當仁波切了。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切都是遵照佛法所教導的來判斷,並不會因為誰皈依得久就對誰比較好,或者剛皈依的就對他不好,一切都是看你們的因緣與福報來回應。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兒子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做錯事都會被開除,還會讓誰有特權嗎?就算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母親,即使 仁欽多吉仁波切十分感謝母親的生養之恩,但進來道場參加法會時也只是坐在後方,而沒有讓母親坐在前方接受大家的頂禮。

為什麼這兩位負責登記的弟子會讓這位年長的女弟子進來?不先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私自做決定?她們這麼做是想掌控道場嗎?好讓別人知道她們有權決定誰可以進來道場,誰不可以進來道場?那乾脆讓她們兩位上法座主持道場好了,但是倘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把道場交給她們二位,大家也不會甘心的!學佛人不應該有分別心,之前也有一些在禁止入場求見名單上的人要進來,她們二位看到有些是她們不喜歡的人,就會自動來請示,但是看到這位年長的女弟子是自己熟悉的人,她們就認為不用請示。

當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點名這位年長女弟子的女兒,但她卻未進道場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問為何她沒能進來參加法會?一位負責入場控制的弟子回答她在樓下等候不能進場。仁欽多吉仁波切問是誰不讓她上樓參加法會,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指示不讓她參加法會。一位負責外場的弟子回答,他是依前一週的慣例,所以才沒有讓那位年長女弟子的女兒進來參加法會。負責入場控制的弟子承認,因為自己聽錯了傳達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的師兄所說的內容,所以才告知外場要依前一週的慣例沒讓她進場。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慣例難道不會改嗎?佛法不是依照慣例,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會聽錯,就表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法時你們也會聽錯。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這兩位負責外場與入場控制的弟子不得再擔任此事務,並由理監事會議研討如何處理此事。

釋迦牟尼佛一開始傳法時也沒有提到戒律,只是因為後來人變多了,所以需要戒律給大家一個規範。戒律不是懲罰,也不是規定,是教導大家宇宙真理依循的原則;戒律是幫你們不要再繼續行惡,不要再落入輪迴。一個道場也是如此,人一多,就要多一些規矩來管,這個道場的上師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師講的話就是戒律,戒律都不遵守,還來學佛做什麼?

你們要對三寶恭敬,而不是畏懼,若是畏懼一個人,就會做事情來奉承他,想辦法做事來掩飾錯誤。如果你們是真恭敬,怎麼可能聽錯?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會怕 直貢澈贊法王,而是對 直貢澈贊法王是絕對的恭敬,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不會聽錯 直貢澈贊法王的話。大家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是恭敬,只是怕,怕自己被傷害、被罰,所以才會聽錯、做錯。你們畏懼 仁欽多吉仁波切,難道是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傷害你們?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開示過,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的人就是最惡的人,因為上師是指出你們會墮入輪迴的問題,怎麼會傷害你們?你們覺得自己沒錯,認為是上師不瞭解你們,這種念頭就是沒有恭敬心,若是完全恭敬怎麼會怕被罵?若是完全恭敬,就會接受自己犯錯所受的責罰,不會怕挨罵,因為錯了本來就該罵,下次才知道不該再錯。你們連這種小事都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來管,已經講過不能放進來的人卻放進來,要放進來的卻不放,還好這次護法厲害,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這件事,這兩名弟子既然敢違背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自作主張放人進來,下次怎麼知道她們會放什麼樣的人進來?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有位員工曾參與過編輯《快樂與痛苦》這本書,8月時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呈報說書中有錯字要改,仁欽多吉仁波切認為有錯字當然要改,於是批准了。結果身為公司員工的她,竟然打電話給寶吉祥佛教文化交流協會的理事長,說 仁欽多吉仁波切交代一個禮拜內要改好書中的錯字。結果理事長一聽到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吩咐,也沒有再問清楚,便發動一些弟子做這件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這本書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所發行出版,也有營利,這位女員工有領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發的薪水,要做事的應該是她,但她卻告訴協會理事長,讓弟子們來做校稿的事,這樣會牽涉到很多法律層面的問題。再者,理事長並沒有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行文要協會做這件事、也沒有再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請示,只是一通電話,聽到女員工這麼說就去做。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沒有透過這位員工來轉告理事長任何事情,但是理事長聽到後卻馬上去做,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有一百多名員工,難道隨便任何一名員工打電話給理事長,只要打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招牌,理事長就應該聽從他們的話去做嗎?那麼外面還有十幾萬甚至幾十萬的信眾,每一個都可以打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招牌叫協會去做事囉?協會無論做什麼事都需要會員同意,現在會員人數眾多,只要其中有一人不同意此事,那麼問題就大了。理事長接獲訊息,為何不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將事情弄清楚再做?還是怕挨罵?只要是關於協會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絕對會交代得很清楚,為的就是怕你們觸法。

而這些校稿的弟子們也不用心去想事情,沒有人想過或問過這件事是否有經過授權,就私自修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在法律上來說,等於是侵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著作權。你們一聽到是有關於上師的東西,就趕著去做,怕自己不趕快做的話會被上師罵。學佛不是要很恐懼或是怕被罵,恭敬上師也不是說懼怕上師,就像 仁欽多吉仁波切恭敬 直貢澈贊法王,但是並不是懼怕 直貢澈贊法王,是自然而然地心存恭敬。

再者,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要校正這本書印的錯別字,她們卻自以為是大文豪,修改那些她們不喜歡的內容。書中明明寫的是關於佛法的,也就是文字般若,是教導解脫生死方法的文字,這些自以為是大文豪的弟子卻給了一大堆刪改建議,還直接在書上塗改,那她們每個人都可以講佛法、當仁波切了?這本書是出版品,內容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認可過的,是要給普羅大眾閱讀的,陳述方式較為生活化,用的文字也比較口語。這些修改內容的弟子卻認為自己文筆很好,所以人家找她們來做,就以為自己很厲害,很了不得,連上師的東西都敢動、都敢修正,認為上師弄錯了,如果妳們認為上師錯的話,還來跟上師學佛做什麼呢?

大家都是讀過書的人,應該要懂得做人最基本的道理就是尊重。學佛一定要對三寶恭敬,已經講過很多次,馬爾巴尊者怎麼教導密勒日巴尊者?再者,皈依時就曾教導大家要恭敬一切佛像、佛經、佛塔,這本書雖然不是經書,但確實有經文的內容在內,也有很多佛法。就算不當這本書是佛經好了,孔老夫子也教過我們要尊重一切的文字書籍。妳們都認為自己的文學造詣很高而在直接在書上批改,以為是老師在批改考卷。真的要寫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寫得比妳們好多了,只不過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這麼多時間,但妳們每個人都自以為了不起。這些弟子要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是要做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嗎?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乾脆下座向這些弟子禮拜好了?但是若 仁欽多吉仁波切向妳們禮拜,會讓妳們的壽命減短,所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不願意害妳們。

這次參與修改的弟子在書上直接塗改、刪修,將整本書畫得亂七八糟,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與自傳上都敢塗畫,這種行為就是塗鴉。這本書上面有 直貢澈贊法王的照片,書中內容有講到佛法,妳們還在上面塗鴉?妳們推卸責任說時間太趕了,沒辦法用打字的來校正錯別字,只好直接在書上修改,但難道不會用影印的嗎?如果是一般正常人,要對書中內容有修改建議,一定會另外拿紙寫下來,由此可見這些弟子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沒有恭敬心。妳們認為這本書是妳們花錢買的,是屬於妳們的,但是卻沒想到,這本書是屬於眾生的,有一天也有機會給其他的眾生看到。現在這本書被你們畫得亂七八糟,直接用不同顏色的筆塗改,也沒有辦法再給別人看了,就只能銷毀掉。妳們明明知道很多人對著書中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頂禮,都會得到幫助,卻不把這本書看在眼裡。嚴重一點來講,這麼做是斷了別人學佛的慧命、讓別人無法有機會聽聞佛法,斷人學佛的業是很重的,這樣毀壞一本書,也可能無法幫助原本想自殺的人改變決定。

此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詢問一個懂法律的弟子,這樣的行為會觸犯甚麼樣的法律,該名弟子報告,這樣的行為是違反著作權法中的著作人格權,協會理事長則是涉及背信,連帶修改此書的人也是共犯,同時可能會連累到公司。然而,公司並沒有同意這件事,是這個員工當時個人的行為,公司也沒有行文給協會做這件事情,跟公司無關,而是理事長跟這個人之間的事。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開示,寶吉祥佛法中心是社團法人,任何事情都要經過所有會員同意,理事長只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名號就開始動作,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豈不是很倒楣?如果協會要進行任何事務,都應該要開會得到大家的同意後才能去做,理事長是經過大家選舉出來的,只是代表道場做事,並不是掌握了權力。這麼大的團體怎麼可能一個人就下決定?任何一個會員都可以提告的。隨便一個人打電話告知就改,理事長又不是第一天出社會,怎麼會這麼容易就相信呢?在完全沒有收到書面資料的情況下,豈能貿然行動?現在外面這麼多詐騙的事發生,理事長問都沒問清楚就叫人來做,幸好阿奇護法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早知道這件事情,否則事情拖下去,若被有心人士利用,可能會牽涉到法律問題,傷害到寶吉祥佛法中心。

要知道,包括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所有內容及修法的儀軌,都是屬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版權所有,如果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同意,可以隨便更動嗎?《快樂與痛苦》這本書不是只給有學佛的人看的,還有很多其他宗教的人及沒有接觸佛法的人會看到,為了要讓沒有學佛的人也能看得懂,因此用字遣詞本來就比較白話、比較通俗容易瞭解。這本書被很多國內外知名的圖書館收藏,如果有錯,他們會收藏嗎?這本書是有售價的,如果其中真有這麼多錯字,那麼公司的客訴電話早就塞爆了。

這次修改書中內容的弟子建議要刪掉某些句子、增加意思與更改用字,例如:把「慾」望改成「欲」望、一「份」子改成一「分」子、「瞭」解改成「了」解、堅定不「疑」改成堅定不「移」、很「兇」改成很「凶」。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通俗,故意用「屁話」這個詞,被她們改成「胡說八道」,哪一個看起來比較可愛?當初撰寫的人,因為恭敬,所以在所有 阿彌陀佛前面都加上空格,這次修改的人竟然也寫著建議不要空格。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書中以口語化的方式稱呼 直貢澈贊法王為 法王,這些弟子就提出要在 法王前面都加上直貢噶舉,難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比妳們還不尊重 法王嗎?另外,書中在提到 釋迦牟尼佛時使用了「祂」,她們就建議應該將「祂」字刪除,甚至連「續部」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還加上括弧。她們這麼恣意刪改完全是不尊重原作者,還在書上塗鴉,也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原來有這麼多弟子自認為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此時也指示一個弟子起來解釋「慾」跟「欲」,以及堅定不「疑」與堅定不「移」在意思上有何不同,使用上是否真的有誤?這名弟子說明意思不太一樣,但是以書中內容的意思應該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原來的用法是正確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如果這本書內容有錯,已經出版這麼多年,這些弟子有這麼多意見,過去為何不提?這次以為自己逮到機會有權力就亂改。

她們這樣修改塗鴉,就是損毀上師財物。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一個女弟子回答,這樣損毀上師財物的行為從金剛乘來看,是犯什麼過失,會得甚麼果報?這名女弟子報告:損毀上師財物,如果按照金剛乘的教法,會下五無間地獄。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在書上畫來畫去的弟子,就是對三寶沒有恭敬,妳們的恭敬其實都是假的,不是真恭敬,這弟子當初之所以會皈依學佛,只是利用學佛來讓自己心情比較好,從這件事就可以看出她不把上師看在眼裡。這個在書中內容塗鴉的弟子已經繳回寶吉祥背心成為信眾,從塗鴉的筆跡看來應該還有其他人參與,當場 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在書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與自傳上塗鴉的弟子繳回寶吉祥背心,請她可以去別的道場,而此次有參與修改的弟子們以後都不得參與道場事務,並指示理監事將名單登記下來,弄清楚各人修改的情形,並研議相關處理。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原本今天想教你們懺悔法門,但看大家這個樣子,也不用教了,乾脆結束寶吉祥佛法中心算了。聽話會聽錯,做事情也會做錯,不該進來的人讓她進來,沒有說不能進來的人卻不讓她進來,連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會做錯,可見你們平常在工作場合一定也是不守公司規矩,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為什麼要你們懺悔,懺悔不是讓你們過好日子,也不是讓你們的病好,不單單是知錯後以後不再犯,懺悔是為了要讓你們能夠消除一切學佛的障礙。為什麼你們沒辦法真心懺悔?因為你們都不相信自己有一天能成佛,你們認為成佛是很遙遠的事,與自己無關,另外也是因為你們不相信因果。

上次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才叮囑你們要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你們是沒有資格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不要說保護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你們不要害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好了。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現在 直貢澈贊法王還在閉關,如果再犯一次這樣的事情,直貢澈贊法王出關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跟 直貢澈贊法王報告,停止一切活動,結束寶吉祥佛法中心算了。你們沒有一個人相信因果,以為做錯事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罵一下就好了,每次都說沒聽見、聽錯了或是不知道。一位仁波切所說、所做的一切都是佛法,你們不聽就是不恭敬三寶,對三寶不恭敬的人如何能學佛?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什麼可以證到仁波切的果位?就是因為聽話、不驕傲。學佛人要謙卑,不只是謙虛而已。大家卻越學越驕傲,完全不謙卑,驕傲就永遠修不出慈悲。連上師所講的都不接受,又怎麼可以修得出來,這樣的行為會讓上師不相信大家會下定決心改掉陋習,更不相信大家會相信因果。早就告訴過你們,人道成佛道才成,所謂道,意思不是說道理,而是做人的方式,每個禮拜都有人出來說自己錯在哪裡,而你們聽了這麼多卻完全沒感覺,以為是別人的事。你們做事沒交代,不代表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事沒交代,你們連人道都做得有問題,怎麼能學佛修行?

學佛人不能有分別心,事情沒有所謂對與錯,要相信因果,佛法是以因果來評斷。這兩位女弟子擅自決定放人進來,就是不尊重上師,認為自己掌權可以決定別人是否能入場,卻沒想過應該是要先請示過 仁欽多吉仁波切,用試試看的態度來對上師,完全沒有恭敬心。改書的事情也是,看出這批弟子對上師完全沒有恭敬心,還好護法厲害,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發現,事情一下子爆出來,揪出你們的問題。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果位,所言一切皆為佛法,否則沒有資格做仁波切,。

只有佛法才是真實的,但就如《心經》上所說的,偏偏大家都顛倒夢想,誤認為解脫生死是假的,世間事才是真的。大家其實都不夠苦,才不能體會佛法的珍貴,因為直貢噶舉派歷代法王與上師修得太好,所以讓大家都能過好日子,讓你們就算出車禍的也沒死,生了病也不會承受如一般病人的痛苦,你們只是生一點病,有一點不順,就以為自己在受苦。所以,對於上師開示的佛法,你們就會選擇對你有幫助的才接受。

所謂懈怠,不是說沒做功課,而是放縱自己的心,沒有在日常生活中持續用心去做到佛菩薩的教導。不要以為學佛後會被罵、被罰,認為做事都會綁手綁腳,其實學佛後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學佛讓自己的心更加自由,因為知道一切都是因果,沒有煩惱去綁著你,才能得到永恆的快樂。我們這一生得人身,是因為累世的福報,知道一切都是因果,才能不斷累積未來的福報。佛法真的很簡單,一點都不困難。你們學佛越學越愁眉苦臉,仁欽多吉仁波切追隨 直貢澈贊法王學佛則是越學越開心,為什麼會越學越開心?因為心開了。不像你們,未學佛時沒這麼多煩惱,越學越多煩惱。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多次開示,對三寶要恭敬,因為起了恭敬心就是供養,才能幫助你們累積福報,沒有恭敬心就沒有供養。有一個坐嬰兒車的孩子,必須靠人工按壓呼吸輔助器,大家也知道他都有來參加法會。最近他的父母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希望讓孩子早日解脫痛苦。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年多以前指示他們夫婦倆要到道場做大禮拜,結果才一個星期過去,太太便因為醫院加班而未到,先生則因為忘了帶寶吉祥背心而不能進場,最後兩個人都被取消了做大禮拜的機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教他們來做大禮拜,幫他們跟孩子累積福報,孩子才能得到幫助早日離苦,他們卻沒有珍惜此一機會。你們就是不相信做大禮拜有用,沒有用的話,仁欽多吉仁波切會隨便開口嗎?他們會因為種種原因而做不到,就是因為覺得做大禮拜不重要,覺得反正自己有祈求,仁欽多吉仁波切就要慈悲幫他們做到,對上師沒有恭敬心。這就是因為你們都是帶著慾望來求,自己不想努力,只想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你們想要的。你們都忘記《地藏經》上是怎麼說的,地藏王菩薩為了知道亡母在哪一道,拜佛拜到什麼程度?

昨天有一位女弟子為了替父親求頗瓦法來求見仁波切,她知道若是未皈依的信眾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通常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不會收,於是她把自己的供養金跟弟弟的供養金混在一起呈上,以為這樣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會慈悲收下,可以累積她弟弟的福報,讓她弟弟有機會接受佛法。這位女弟子已經皈依十幾年了,還明知故犯。她弟弟其實心裡並不恭敬,只是不得已,因為如果父親可以解脫痛苦,大家也就不用那麼辛苦了。這位弟子皈依多年,卻還對上師動心機,故意這麼做,就是貪。用這種心態來供養,這個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敢收嗎?

仁欽多吉仁波切昨天之所以要她做大禮拜,她以為是幫父親累積福報,其實是因為她曾經阻止丈夫來學佛,但她卻從來沒有懺悔過這件事。她丈夫以前曾經跟著別的上師學佛,因為她丈夫喜歡做生意,之前皈依的上師有找他一起做生意,結果賠了很多錢,她便認為是被騙了。她認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會跟她丈夫以前的上師一樣,所以一開始非常反對、百般阻撓她丈夫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甚至還打電話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哭訴。雖然她是為了家庭著想,但她也不想想,如果不是自己一直想要賺錢,會賠錢嗎?結果到後來,他們家的債務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忙處理完,而且還讓他們有多的錢可以買房子,她才知道原來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別人不一樣。

她不應該對她丈夫以前的上師起惡念,因為至少這位上師曾經帶過她丈夫拜佛。如果不是因為前一個上師帶著她先生拜佛,後面也不會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出現給他們幫助。雖然她是為了家庭怕她的先生受騙,但是阻止他人學佛的因,也讓她的父親在往生前出現種種的障礙,這也是因果。

你們平常看這個弟子在道場也不多話,就像剛剛幾位出家弟子說的:好像也沒犯什麼大錯,但是一有狀況馬上就試出來了。她見到上師還要動心機,認為上師會心軟,殊不知上師的心不會軟也不會硬,仁欽多吉仁波切曾多次開示直心就是道場,上師是看你們有沒有以真心、恭敬心來求見。之前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修頗瓦法往生淨土的老太太,她沒讀過書、也不識字,她沒有皈依,沒有學佛,而且生前還曾經從事殺業,但她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時候,起了懺悔心,非常的恭敬且深具信心。恭敬才起福報,她得的是膽管癌,膽管癌是非常痛的,但是因為她對佛法的恭敬與信心,讓她沒有受到一般癌症病人的痛苦,而能平靜往生。她來求見時並未做大供養,只是薄薄的一個紅包,仁欽多吉仁波切通常是不收信眾供養,但是接受了她的供養,因為看到她起了恭敬心,幫她累積福報,讓她得以在往生前沒有痛苦還能預知時至,而且能夠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往生淨土。仁欽多吉仁波切偶爾會收信眾的供養,就是因為看到他們是真正起了恭敬心,讓他們有機會累積福報,而能接受佛法幫助。

佛經中提到心能轉境,但你們都是境來轉心,讓一切外在的現象影響了你們的心,認為學佛是求保佑,以為最重要的是讓世間的事轉好,沒有將佛法視為最重要的事。其實如果只是求保佑,要讓世間的事轉好,不用學佛,一直做好事也會變好,只要你們將自己每個月的薪水拿出去供養布施,未來一定有機會轉好。你們都不是真的懺悔跟恭敬,只是怕,因為想要自己好。你們每個念頭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這都與佛法相悖,如果再用求保佑的心態來學佛,聽再多、拜再多也不會對你們解脫生死有幫助。

仁欽多吉仁波切最近發現一個現象,當你們擔任義工工作時,大家都以為自己是老闆,說自己是負責外場的、負責什麼的,以為自己掌權了,進而將權力無限擴張。上次法會時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在法座上開示過,仁欽多吉仁波切到日本石卷市修法,不上電視也不做宣傳,就是因為修行人最怕名聞利養,因為會起驕傲的心。你們學佛越學越驕傲,貢高我慢,真正的學佛人不是只有謙虛,而是要做到謙卑,你們不但一點都不謙卑,還越來越驕傲,驕傲的人怎麼學得到慈悲心呢?慈悲是佛法的基礎,沒有修到慈悲心,你們唸再多的咒語都不起作用。

這些弟子敢修改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書中內容,就是覺得自己懂得比較多,沒有懺悔心。為什麼佛法特別提到貢高我慢?貢高我慢就是修習慈悲心的障礙。上次有個女弟子跑到中醫診所去吵鬧,就是因為以為自己書讀得很多,什麼都懂,就要別人照著她的意思去做,沒有按照她的意思就大吵大鬧,這就是貢高我慢。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出家眾弟子解釋「貢高我慢」,出家眾弟子回答:貢高我慢的人驕傲,自認為高人一等,總覺得自己最厲害、自己都是對的,愛表現,覺得別人都不懂、別人都是錯的。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貢高我慢的人聽不進別人的意見,不會對任何人服氣,就算暫時聽進別人所說的話,也只是因為對自己有利,而姑且接受,等到事情過了便又開始表現自己的厲害。別人或許會忍受你,甚至因為你厲害而怕你,但別人不跟你來往總可以吧?但以果報來說,貢高我慢的人,會慢慢失去所有親朋好友的支持與幫助,久了就會被孤立。貢高我慢是人都有的習性,是每個眾生都會有的毛病。其實,不管任何事情,最起碼也要幫對方考慮,若只是自私自利就會行惡,既會傷害到對方,又傷害到自己。

每個人都有過去世帶來的惡業與習性,如果你這一世一直做小惡,累積起來就會成為大惡。不要別人一不如你意,就開始做一些奇怪的動作。不是因為怕輪迴所以不去做,而是應該將佛法運用在自己生活上。你們起心動念都只是覺得自己厲害,希望別人覺得自己厲害,貢高我慢的人不會遵從公司指示做事,最後自然就會出問題。一家公司的老闆,為什麼要開會?除了便於布達指令讓屬下依循行動,也希望聽聽大家的意見,當然做決定是老闆,但是總是要聽聽看員工的意見跟想法。你們這些自己決定的人從來就不會尊重別人,不問別人的意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大家要非常謹慎,千萬不要隨便開口講話,只要你話一說出口、行動做出來這個業力就存在,因果就存在,會一直存在於宇宙之間,就算你說你忘記了,它還是存在。所以不要再習慣說:我忘記了、我不知道、我不清楚,因為如果習慣這麼說的人,就算是行善,也會有同樣的狀況。所以,要謹言慎行,要留意自己每一句話、每個動作,就算是用想的,想多了也會出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兒子小的時候就告誡他:說出口答應的事,拚了命都要做到,做不到的就不要答應。你們的行為都剛好相反,由此看出你們不相信因果,也不怕因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所以能夠從信眾的身份,修到讓 直貢澈贊法王認證為仁波切,就是因為相信因果。那位弟子將家人供養混在自己的供養呈上,這種為了得福報的供養心是不清淨的,供養若不清淨,也是無法累積福報的。這些弟子會塗改上師的著作就是因為不相信因果,對上師沒有恭敬,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有看過 直貢澈贊法王的傳記,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了就是尊重,不像你們。

接著,仁欽多吉仁波切帶領弟子們修護法,修法時想起一事,便再慈悲為與會大眾開示了因果。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果是很好玩的,既可愛又可怕,現在果報來的速度都非常地快。上次施身法法會開始前後,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有一位女弟子站在外面沒進來參加法會,後來追問此事才知道,原來是負責傳達的女弟子聽錯話所以誤傳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以為是該位女弟子不能參加法會,而她的姊姊可以參加。事實上,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的指示是:該位女弟子因為做事不認真,常常做錯事,要她的兩位姊姊看好她,如果再出差錯,以後都不許參加法會,並罰她們三人當週皆不得參加法會,之後則姊妹都可以參加。負責傳達的女弟子聽錯了,以為兩位姊姊下一週可以參加,但是妹妹仍然不能參加。為什麼負責傳達的女弟子會聽錯?因為她的心裡認為這個弟子犯錯了,理所當然不能參加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每個弟子的教導方式都不一樣,為什麼有些人做錯事就不讓他來,有些人做錯還是讓他繼續來?並不是每個做錯事的弟子都會受到一樣的處罰,仁欽多吉仁波切是視其行惡程度而以不同的方法給予教導。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當時自己的指示,記得很清楚,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已經65歲,但是對於佛法的事情,仁欽多吉仁波切向來十分謹慎,絕對不會記錯。妙的是那位站在外面的女弟子本來不甚敏捷,當天動作卻突然變靈巧了,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她而知道這件事。這就是因果,負責傳達的女弟子上次聽錯了,讓別人無法參加法會,才相隔一週,果報馬上顯現,她也因為其他弟子聽錯話,讓她自己今天無法參加法會。在寶吉祥佛法中心,特別的是能夠很快的讓你們看到事情的因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吩咐弟子要理事長每天在道場做兩個小時的大禮拜,一直拜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滿意為止。為什麼要一直拜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滿意為止?因為理事長要為這件事對協會所有的會員負責。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一切都有因果。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2 月 17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