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1月25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上臺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分享參加10月23至28日,到雲南曹溪寺六日行的心得。

她首先懺悔自己對於金錢仍然執著放不下,當她聽到團費的時候,頓時產生猶豫的心;她感謝組長再次點醒她,讓她的父母親終於能有機緣踏上這次殊勝的旅途。過去不管她如何勸說,想讓父母親參加旅行社的行程,不是因為時間湊不上,就是父母親複雜的情緒而總是無法成行;她的父母親一方面捨不得子女們花錢,另一方面擔心他們自己的健康會拖累到團體,總之每次的答案都是,下次有機會再說。這次很奇妙,當她還在猶豫的時候,沒想到父母親已經快速地在臺中辦好護照,甚至當他們回臺中陪父母親過中秋節的時候,發現好多鄰居也都知道他們要出國的事了。

她不知道父親是何時突破他自己的心理障礙,總之,當父親在快出門前,突然問她一句:「那…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去嗎?」那時她才懂得,父母親的信心都是來自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父母親因為無法完全茹素而遲遲不敢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他們的心中是渴望能夠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也因為察覺到父母親心中的渴望,她終於可以理解,父母親平時對她一直要他們吃素時的惱怒,其實是像小孩一般的惱羞成怒。

她父親在旅途中跟全車的人分享時,真誠且哽咽地說著,他跟母親真心地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導,他必須承認 仁欽多吉仁波切做到連為人父母都做不到的事情,父親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女兒跟女婿(亦是皈依弟子)在心性上的導正。她其實很慚愧,她知道她自己離 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授的教法仍有相當大的距離,是父母親無限的寬容心接受她與先生的改變,是父母親無回報的愛心歡喜接受她與先生的選擇。她除了感念父母親的恩情外,她更要自省,給自己更嚴苛的標準,務必時時刻刻謹守戒律,務必天天早上起床時提醒自己要思及父母親不求回報的慈心,務必天天晚上睡覺前懺悔自己一日身、口、意是否謹守佛子行。

她很難形容這次的旅行有多麼神奇,由於她的父親一路上身體狀況尚稱穩定,回來後,便克服了心理障礙。自從主治醫生說父親不能坐飛機後,他已經很久不敢遠行;現在父親對於他自己能夠一路上沒有耽誤大家的行程,總算找回多年的自信心。而她的母親在年輕時,每次出門旅行從來沒碰過好天氣,母親剛開始都自嘲地說自己是雨神,久了母親甚至都不敢提要出門旅行。雖然母親每次都說不想出門,其實她心裡知道這是母親的心病,但是又不知該如何排解。沒想到,這次出國天氣出奇地好,甚至母親還怪她,都是她一直說會很冷,害媽媽都帶太保暖的衣服,只好一件衣服連穿好幾天都沒法換。但是她明白,母親心裡是超級歡喜的,也克服了心理障礙。為此,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同時,她感謝旅行社安排住宿於雲南頂級的渡假村,她形容這真是一間很棒的飯店,有挑高的客廳,讓他們一家人難得地聚在一起談心到午夜,環境真的很棒,她的父母親都說他們還能在這樣的年紀參加如此高品質的團,住這樣高規格的飯店,要懂得感恩。所以,她建議師兄們如果很久沒機會跟自己的父母親聊聊心裡話,千萬不要錯過參加雲南曹溪寺行程,住宿頂級的渡假村。

接著她懺悔,出國前往曹溪寺之前,是她的心很亂的一段時間。因為,她為了不知該如何歡喜地學佛而感到煩躁,更因為有時不是發自內心的守戒而感到苦惱。但是,所有的惡念卻又在她每一次思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加持時,不斷地在她的心中衝擊著,因而時時痛恨她自己的無用。她知道自己該珍惜學佛的機緣,但是又忍不住豔羨社群網站上面朋友分享的生活。她承認自己的內心每天過著這樣交相衝擊的矛盾日子,她著實感到痛苦並痛恨自己。她很心急,希望自己能從內心深處感受到快樂學佛的喜悅。

曹溪寺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過去世修行所在的佛寺,因為有這樣特殊的因緣,讓他們在曹溪寺求籤。她曾聽說過,只要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弟子去曹溪寺抽籤,抽到的籤詩內容總是會與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位弟子所教誨的內容一樣。當時在曹溪寺求籤前,她只有兩個念頭──感恩及懺悔: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讓父母親能在健康狀況尚稱良好的情況下,順利抵達曹溪寺;而她則不斷地懺悔自己混亂的心,更痛恨自己無法對治所有的惡念。

就在她求得籤詩,開始閱讀的那一剎那,正中央的一句話「繁榮不動心」讓她大哭;只是5個字的「繁榮不動心」,有一股強大而直接的力量直敲入她的心口,此時她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無邊無際的慈悲力,再度提醒她「繁榮不動心」,再度拉住她離散的心,再度給她機會反省。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並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敲醒她貪欲愚昧的心,讓她的心頓時安定了下來,讓她知道自己再也沒有時間可以浪費。

她在曹溪寺短暫停留的3個小時中,感受到多種情緒不停地衝擊心中,當她在繞塔的時候,深刻懺悔的心更是油然而生,這是一種強烈的念頭,讓她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毫無倦煩度眾的心念,是生生世世如此地強烈;她更感受到自己似乎是生生世世都有學佛的因緣,但卻從來沒有好好把握住;當她更念及 仁欽多吉仁波切心心念念永不放棄眾生的慈悲心時,讓她在塔前痛哭失聲,久久不能停止。那時她有一種念頭,好像她自己回到學佛的起源,也更加砥礪自己不要再蹉跎掉這一生。

自曹溪寺回來後,她可以逐漸感受到自己的變化,心似乎逐漸變得柔軟,信念也逐漸變得堅定,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投降的心念亦越來越深刻,甚至逐漸感受到現在學佛才是發自內心的歡喜之事。她不再執著於父母親何時能參加法會,她也不再執著於何時能傳到法,她知道最重要的是實實在在地過好每一天,珍惜每一刻學佛的時間;空想已不重要,只要有一絲絲不實際的念頭,她的腦袋中似乎有一隻手,助她立刻掃去,以免深深種入第八意識田而成為她輪迴的業因。

最後,她謝謝旅行社的安排,感謝組長的包容與指正,感謝旅行社的師兄的耐心。她給了旅行社很多的難題,那時說了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表達她自以為是的孝心,其實她是以自私自利的心態希望旅程物超所值,在此她深深感到內疚與懺悔!

她的父母親從這趟旅程回來後,有了相當明顯的改變,這一切的改變也要感謝同團的師兄。感謝同團年長的師兄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強烈的信心,讓她的父母親親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可思議的加持力,著實可以讓人克服身體與年齡上的限制,也使得父母親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恭敬心更加堅定;感謝與他們夫妻同齡的師兄們,把她的父母親當成自己的父母一樣照顧關心著,讓父母親深深感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出來的弟子真的很窩心。父母親回來後不斷地說著這些,讓他們覺得心頭好暖,好像多了好多兒女可以關愛,也不斷地跟親朋好友及鄰居分享。她最要感謝一位年幼的小師兄,因為對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愛真誠的恭敬心,澈底融化了她父母親的心;因此,返國後到道場頂禮時,她的父母親首度把腰板挺直直地坐滿2個半小時,認真的為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而調整心態。

最後,她還要分享一件事情,並在此再次感恩與懺悔。她懺悔因為很少跟父母親出遊,所以從來不曾留心父母親的生活習慣與隨身物品;登機前導遊說尖銳物品不能隨身攜帶,因此當她看到父母親拿出隨身小包放入托運行李,就以為沒事了,沒再三詢問叮嚀。結果,就在通過海關的時候,父母親隨身行李內的瑞士小剪刀就被驗出而沒收。當時她有點氣惱,既自責又覺得耽誤大家的行程很過意不去,所以當下她的臉色很不好看;現在回想起來,她很懊惱自己當時為什麼沒想到父母親的心裡是多麼的無助;路上爸爸跟她解釋,因為他一路都要吃藥,有小剪刀比較好剪,藥粉才不會灑出來。她覺得自己真是不孝,一路上都不曾好好安慰父母親,真是有愧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諄諄教誨。

當母親把被沒收的小剪刀丟入海關的安檢盒中時,母親忍不住小聲說了句,這是紀念品,真捨不得丟。神奇的是,一向不茍言笑的海關居然溫和的告知如何跟航空公司連絡,或許有機會取回。走向登機門的路上,連領隊都嘖嘖稱奇,說她帶團出國這麼多年來,從來沒聽過被沒收的東西還可以有機會取回的。回國一週後,父母親欣喜地來電告知,小剪刀寄回臺中的家了,只能說海關沒收的東西還能失而復得是一種奇蹟,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最後,她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將深切地時時提醒自己要感恩、要珍惜學佛的因緣、要依教奉行。她祈願直貢噶舉派法脈興旺,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尊勝的 直貢瓊贊法王常住在世,佛法事業圓滿;她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興盛;最後她祈願六道一切有情眾生皆能脫離輪迴苦海。

接著,由領眾弟子帶領與會大眾持誦1個小時的六字大明咒,持咒完畢,與會大眾靜坐直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1 月 29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