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1月18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與小孩向與會大眾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們全家的經過。

她求見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緣起於2007年初。當時她母親過世,母親帶著一股非常深沉的恨意和怨氣離世,於是她求見並祈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母親。求見兩次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答應超度她母親,並要她吃素及參加施身法法會,她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她母親,讓母親放下執著的心。

她在1990年生完女兒滿月後就病倒了,連一粒米、一滴水也無法下肚,一吃就吐。中醫把脈後說她六脈全虛,而西醫的診斷則只有心律不整,她感覺已經沒有人可以救她了,而且那時她又常常肚子痛,讓她有股衝動,想拿刀子往自己肚裡插。

1992年,她再次懷孕,就一直靠中醫補身,勉強生下兒子。生完後她的身體更加虛弱,連續吃了半年一帖要價1萬元的中藥,可是婦科的脈象還是一直沒上來。醫生說要研究藥單,最後藥單寫出脫陰的藥方,並且說她不能再生育了,若是再生,她就會死,還交代她這帖藥要留下來,因為當她年老時這些病會再犯。她頓時覺得:完了,這輩子就要拖著這身病痛到老死。她心裡想,她要好好調養身體,將來盡量不給兒女負擔,盡力將小孩養大,等兒女都能獨立,就是她該走的時候。所以她服用中藥不曾斷過,並且都是用最頂級的藥材。

直到2007年,她因為有因緣遇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於是就到寶吉祥中醫診所調養。她還記得9月初剛報名皈依,10月初她的臉就開始出現紅疹。於是她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她對上師與佛菩薩沒有信心。1個星期後,她臉上的紅疹好了,但是她的手指卻開始潰爛,接著是身體;12月,她的全身四肢皮膚都潰爛,不斷地長出水泡而且非常癢。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醫生轉告她,最主要的病因是脾溼,這病很久了,會好,但不會那麼快好,吩咐她要有耐心。

2008年元月初,她幾乎整個月都無法上班,可以在早上塗完一瓶中藥膏,晚上再用完另一瓶,前前後後共用了兩百多瓶中藥膏。當時她的外表枯黃乾瘦,家人和同事都議論著她,說她信教信到走火入魔了。她告訴自己,她要用時間與成果,來證明她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是正確的。她每個星期不間斷地到寶吉祥中醫診所就診,一直到端午節當日,她的皮膚終於不再癢也變好了,她非常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

接著,她分享她先生發生的事:她先生在1987年發生第1次車禍,臉上顴骨開刀;1993年發生第2次車禍,大腿骨擠往骨盆腔,肚子迴腸破裂,所以剪掉9公分迴腸,糞便因此蔓延至胃部及肺部,導致整個腸子壞死,肺部氣孔也塞滿糞便;2001年又發生了第3次車禍,當時撞到頭部前額葉人格區,微血管滲血,胸部肋骨前後全斷,氣胸、肺部移位;2003年,她先生第1次癲癇發作,之後大約間隔每半年或8個月就發作一次,他們常在半夜或清晨叫救護車送她先生前往就醫,進出醫院就如同進出廚房般的頻繁。

2008年1月6日,她剛皈依時,她先生借酒裝瘋,毀壞佛桌上的法照,撕毀她的皈依證及阿奇護法法照,並且不准她去道場。她害怕且氣憤地告訴先生:每次他發生車禍,醫院發出多少次的病危通知,都是她盡一切努力照顧他;她媽媽帶著很深的恨意和怨氣離世,媽媽的苦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的,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她母親,她覺得很殊勝。她堅決地表達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決心。她先生聽完後就不說話了。

就在她先生撕毀法照1星期後,先生癲癇發作住院。她帶著先生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報告皈依證撕毀一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開示:「妳的錢都不會丟掉,佛菩薩的法照會丟掉!」接著慈悲地告訴她先生,毀壞佛像是不好的行為,並且說:「來,我加持你。」當他們回到醫院後,來了一位資深的老醫生,明確地告知她先生一定要戒酒。於是,先生就戒掉了菸、酒、檳榔。她兒子很納悶地說,幾年來爸爸進出醫院都沒有診斷出要戒酒,怎麼這次才診斷出來?她告訴兒子,這都是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他們才有這個福報可以得到幫助!

2009年初,她的小叔成了無名屍,在醫院放了兩個多月後才被指認出身分,當時小叔臉色是赤黑色的,面貌猙獰。但是就在她參加施身法法會後,當他們要火化小叔遺體之前,他們再次確認遺體時,發現小叔的臉竟變得非常白淨,她先生當下哭了出來,因為她先生與弟弟相處四十幾年來,從沒見過弟弟是這般英俊瀟灑。她馬上告訴先生,這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施身法法會後,小叔被超度的瑞相,唯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這樣的大能力。

2010年她先生吃素了。同年6月她先生因工作上發生狀況,遭受同事的排擠,沒有生存意志,想要死,她勸先生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開示,要她先生向同事道歉。不久後再次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她先生出乎意料地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我要跟您修行。」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她先生說:「不要跟我談修行,先把你的脾氣改一改再說。」她先生很驚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知道他脾氣不好。她先生終於不反對她學佛了,同時她也帶著先生一起參加日本大文字祭法會,多親近佛菩薩。法會回來後,她先生求參加每週共修法會,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很慈悲地答應了。

2011年1月30日,她先生皈依佛門,這是她這輩子永遠也不敢妄想的事。她先生的生父仰藥自殺,母親嗜賭成性,她先生從小跟著母親顛沛流離。先生的母親跟繼父結婚後,賭掉繼父幾千萬的家產。她先生從小強顏歡笑,絕不透漏口風,讓別人知道家裡的背景,今日她徵求了先生的同意才分享出來。

在她還未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他們在家時常大打出手,永遠吵鬧不休,小孩驚恐不已;她常形容他們是住在咆哮山莊裡,一天到晚都在咆哮,她的家庭就好像有好幾顆不定時炸彈,隨時都在引爆,一刻也不得安寧。求見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她先生居然改吃素,甚至還皈依佛門,她讚歎唯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這樣的大攝受力。

2011年7月某次的道場法會結束後,她先生突然癲癇發作,送到醫院三管齊下。因為缺氧30分鐘以及強烈的抽搐,導致肌肉酵素指數高標到10萬,而正常人是100以下,運動員運動過後也不過大約4、500而已,醫生已經發出病危通知。一般這麼高的指數,需要給予大量的水分;但是施打點滴後,她先生的尿液卻越來越少,四肢嚴重浮腫。醫生告知情況危急,腎臟應該是被尿蛋白塞住,失去功能需要洗腎。就在她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先生後,先生安然度過了危險期。剛開始她先生的尿液是深褐色,隔兩天就漸漸地變成很清澈的淡黃色,因此醫生說不需要洗腎了。

她先生出院時,醫生還跟她兒子說:「你爸爸好幸運,像這樣的重症病患,是要洗好幾次的腎臟,你爸爸居然一次也沒洗。」一般而言,像她先生缺氧這麼久,應該會變成植物人,可是並沒有,她先生只有記憶體受損,忘記過去18年的記憶,而且這次住院不像以前要住到重症病房,還要開刀,這次她先生只有進行藥物治療而已。以前她先生住院都很躁動不安,無一刻安寧,每次在加護病房內,都要有家屬留下來照顧他,這是第1次不用派人24小時在加護病房照顧他。她很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寶吉祥中醫診所,以大量的野生天麻及中藥,調養她先生的身體,先生的記憶力已經在慢慢地恢復中;現在她先生的生活品質很好,能吃能睡跟正常人一樣,可以自由活動。

當她先生在道場癲癇發作時,幸好有師兄們幫忙處理送醫,她謝謝所有師兄們的幫忙與辛苦照顧,她也很抱歉當時讓大家受到驚嚇。以前她只能自己一個人處理,現在有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及道場師兄們的幫忙,讓她感到非常地安心。

她兒子因為從小在吵鬧的環境下長大,沒有安全感,內心驚恐,隨時都處在備戰情境。因為她先生在道場癲癇發作,她兒子才有因緣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兒子皈依前,調皮搗蛋、愛打架、貪玩、不認真讀書;但在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後,她兒子不再打架,也開始認真讀書了。最近她兒子告訴她,他突然覺得家裡變得好寧靜,他變得喜歡待在家裡。這一切的改變都要感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她的家庭才能由地獄般的生活跳脫出來,她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慈大悲的救度。

她要懺悔過去所做的種種皆是自私自利,一切的苦難皆是自作自受:她父親賣過魚,家裡三餐幾乎都是海鮮;從小她父親對她非常疼愛,每天帶她看電影,從小到大沒人會打罵她,她每天就是開心地玩樂,只有憂愁手腳潰爛皮膚不好,看過無數醫生,即使聽偏方喝蛇湯,也是一樣沒好;她求學時期,怪父母親不讓她讀書,就生氣不跟母親說話;當她選擇男朋友時,因為貪圖先生聰明靈巧,有136的高智商,以為可以共創事業,又貪圖先生白皙皮膚,以為她自己的皮膚也會變好;跟先生在一起時,因為不想生,就一直拿掉小孩大約七次。她與先生犯了非常嚴重的殺業,卻還不自知,更遑論他們平日所吃、所喝的全是殺害眾生。她工作時也不認真,偷公司的時間;她的內心充滿貪、嗔、痴、慢、疑熾熱五毒,十善法也完全違背;她深刻懺悔,個性剽悍、傲慢無禮、粗野、愚昧無知、不細心、常常自以為是、不深信因果、不如自己的意就生氣、說話尖銳、得理不饒人;更糟糕的是,她是一個很容易忘記痛苦教訓,只貪圖一切逸樂享福,非常懶散,缺乏同理心,任何事還是只想自己,自私自利的人。

她謝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循循善誘的教誨、叮嚀,謝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慈大悲,悲憫哀憐眾生的苦,「廣開佛門,普度眾生」能夠讓她這駑鈍無明的弟子及家人領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殊勝的教導。她驚覺過去所思、所想、所言、所行是那麼的粗野狂傲,多麼的惡行惡狀、難以駕馭;她羞愧自己是如此的蒙昧無知,累世累積惡習深厚,並且她深深體會到自己是多麼需要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的教導,眾生是多麼需要佛法的幫助。

「上師難遇、佛法難聞」她身為寶吉祥弟子,應當要時時刻刻提醒她自己,要非常珍惜學習佛法的機會。「佛法無邊,佛恩浩瀚」她祈願能夠離開六道輪迴,廣大無邊無際的芸芸眾生,皆能得到佛法幫助離苦得樂。最後她祈願直貢噶舉派佛法興盛,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貴體妙安康,佛法事業圓滿,法輪常轉,永住於世,利益一切有情。

接著,由領眾弟子帶領與會大眾持誦一個小時的六字大明咒,持咒完畢,與會大眾靜坐直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1 月 23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