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10月7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女弟子向與會大眾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她母親的經過。

她的母親今年(2012年)73歲,6月下旬因下背痛及右腿疼痛影響身體的活動,所以到醫院骨科看診。在照完X光之後,發現腰椎因骨刺壓迫及骨質疏鬆的緣故,必須動手術才能減緩神經壓迫的症狀。她母親當時並未接受醫師的手術建議,只拿藥回家。回家後,因右腿神經受壓迫,導致右腿無力,在家跌倒兩次,使得腰椎的狀況雪上加霜,終於導致行走困難。7月2日她再度帶母親至醫院求診,並住院等待手術。

她和女兒自2004年8月皈依學佛後,她的母親便和她們一起吃素,也都會參加寶吉祥佛法中心每年舉辦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和「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8年來,她母親一直支持她和女兒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讓她們學佛的路上沒有障礙,但母親卻一直不願意到道場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患有糖尿病及心臟病,加上高齡的關係,在麻醉上有極大的風險。住院後,她立即讓母親吃一顆甘露丸,手術前一天,再讓母親吃一顆,祈求母親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由於母親腰椎有四節崩壞,醫師表示手術較為複雜,手術時間將長達6小時,將商請另一位專門做腰椎手術的醫師一起動手術。手術前一天,愚昧的她才驚覺母親一直在吃抗凝血劑,應該要先停藥一週才能動手術,否則出血不止的風險會增加。然而手術日期已排定,她和醫師商討後,仍決定如期動手術。

母親於7月6日上午10點被送入手術室,一直到下午6點,麻醉醫師忽然要她進恢復室陪伴母親。醫師和麻醉醫師告訴她,雖然母親失血量稍多一點,但手術過程還算順利。在恢復室時,麻醉醫師看母親恢復情形良好,於是拔除呼吸管。剛拔除時,血氧濃度、呼吸情形都還不錯,原本已準備送母親回病房,沒想到10分鐘後,母親突然呼吸停止,嘴脣因缺氧而發紫,剛巧被麻醉醫師看見,緊急插回呼吸管。麻醉醫師解釋可能母親因年紀較大,加上糖尿病導致麻藥代謝延遲,因而抑制呼吸;並要她在母親身邊叫喚母親,讓母親早點清醒。母親聽到她的叫喚聲便睜開了眼睛,並在十幾分鐘後恢復呼吸。醫師隨即為母親拔除呼吸管。

其實她自己是護理人員,相當清楚手術室及恢復室的工作情形。一般手術病人在恢復室恢復呼吸、拔除呼吸管之後,一旦呼吸狀況良好就準備轉回病房。麻醉醫師及護士會去聯絡病房及交班,不會在病人身邊待著。她的母親在呼吸停止時,麻醉醫師竟會在母親身邊,並且立即為母親再度插上呼吸管,這讓很多護理同仁都覺得不可思議。再度插管使病人變成植物人的機率增加,但她的母親卻沒有那些缺氧造成的後遺症。

已經拔管的母親仍被送進加護病房觀察兩天,但恢復情形出奇的好。手術隔天就排氣並自己進食,轉出加護病房隔天就下床站立,第5天已經開始練習走路。母親手術後,右腿完全無力根本抬不起來,原本應該連站起來都有困難,卻能用助行器走到病房門口,復原的情況連醫師都覺得不可思議。

她在母親轉回到一般病房後,再讓母親吃下一顆甘露丸,並且將手術後在恢復室發生的事情告訴母親,說明若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恢復情形不可能如此順利。她的母親忽然告訴她,出院後要去道場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親自感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且要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她的母親說:「我在開刀的時候,覺得人很不舒服,想醒又醒不過來,忽然看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穿著法衣、戴著法帽,漂浮在半空中看著我。我心裡一直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我。眼睛睜開後,就看到妳在我身邊。仁欽多吉仁波切救了我,所以我要去謝謝 仁欽多吉仁波切!」

聽完母親說的話,她才知道,母親在恢復室呼吸停止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及救護,才有因緣被救回來。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大威德的加持力,讓母親手術後一切順利,還能有機會學佛。7月21日,也就是出院後的星期六,她立即帶母親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的母親一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眼淚便流了下來。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母親手術後發生的狀況,當下母親祈求皈依,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應允,並收了母親的供養,讓她的母親能夠有機會累積福報。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只關心保護弟子,也照護弟子的家人。雖然她的母親手術前沒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願力仍救度了母親。9月23日,她的母親終於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母親開心之情溢於言表。

她深感師恩無以回報,唯有下定決心認真學佛,修改自己的劣行,才得以報上師恩、佛菩薩恩、父母恩及眾生恩。

接著由一位女弟子分享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聞聲救苦,救度她的外甥一家人、超度她的外婆和朋友、幫助她母親和自己的事蹟。

今年(2012年)8月16日晚上11點左右,她表妹18歲的大兒子騎摩托車與小客車對撞,當時大家都不太清楚傷勢有多嚴重,但因他可能是騎在快車道上,再加上車速過快,車禍後在加護病房時,她外甥是昏迷的。第1個星期時的昏迷指數在3至5之間擺盪。當她去探望外甥時,她觀想著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孩子的頭頂上加持著,且輕聲對外甥說:「既然遇上了,要勇敢承擔,不要害怕,不要怨懟,阿姨會跪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法照前,替你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祈求減輕你身心的疼痛、心裡的恐懼與不安。」她還告知外甥:「你媽媽8月26日那天,一定會去參加由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藏傳佛教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

從大法會圓滿後到9月1日,她表妹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這段期間,孩子的昏迷指數提升到7至9之間。9月1日她表妹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面告知:「小孩不會死。」並指出孩子右邊腦有撕裂傷、胸前肋骨全斷、右大腿骨開放性骨折。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再說:「需要時間,會慢慢好起來,孩子年紀輕,復元較快。」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外甥受傷狀況的說明後,當下讓她表妹安心了許多。9月中旬之前,她的外甥已由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目前仍持續治療及復健中。

她告知表妹,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過:「加護病房就是人間地獄。」她表妹因孩子在加護病房時,看著孩子受苦難折磨,心中難過痛苦,進而體會到或許家族的祖先們仍在地獄受苦。於是她表妹於9月22日再次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孩子之恩,並祈求給予她機會能代替法界眾生參加施身法法會,也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首肯。

10月4日早上,她外甥的腦內有6處積水,需要再次開刀,右腿骨膜也同時開刀。當天晚上她去醫院探望她外甥時,錯過探病時間,無法進去加護病房探視。剛好在病房外遇見了照顧外甥的看護阿姨,她就問看護阿姨外甥開刀後的情況。看護阿姨告訴她,她外甥的麻藥已退,眼神看起來很好,也會認人,還會緊緊拉著看護阿姨的手,捨不得她離開。因為才開完刀,得在加護病房持續觀察到第2天早上,再決定可否回到普通病房。隔天早上11點多,她外甥就已經從加護病房再轉回普通病房了。

看護阿姨還跟她分享一件讓她很訝異的事。她外甥尚未進行第2次開刀前,他的手已可以拿筆寫字,而且會搖頭、點頭,或是揮手表示好、不好、要、不要、再見這些動作。當時她狐疑地看著看護阿姨,並問他是否只能慢慢地寫一個字,而且字體歪七扭八?看護阿姨回答說:「他可以寫很多字,但你們都不信。」當外甥的同學們來探望時,她問外甥,這些同學裡,哪一位你想寫字給他看的,你寫給大家看。她外甥真的寫了同學的名字,表妹、表妹夫跟來訪的同學看了之後,都驚呼太神奇了。

這位弟子感恩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聞聲救苦及不可思議的大加持力。她也謝謝許多師兄在遇到她表妹時,紛紛給予鼓勵,並異口同聲提醒她表妹,要趕快去祈求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

去年(2011年)11月6日,她的好友因癌症病逝於安寧病房。等到朋友的家人告知她時,她的朋友已經往生將近一星期。當時,適逢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印度參加法會及閉關。隔了約2個星期後,她朋友的先生與小孩才得以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了亡者的問題在胸部。她朋友的先生回答:「是的。是乳癌,後來整個擴散了。」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對家屬開示:「單靠個人自己的力量,一心一意求往生阿彌陀佛淨土,沒有具德的上師作為依止,是不可能往生淨土的。」

當時她朋友的先生聽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後,急欲為太太解釋,說明他太太的心有多麼的堅定,一心一意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她朋友在住院期間,在她的病床對面的半面牆,懸掛了一幅很大的阿彌陀佛法照,用來時時刻刻提醒自己,並安住自己的心。她朋友住院時,也一再地跟醫生溝通並表明,如果所生的病是業障、因果病,她欣然接受,不做化療,不吃藥,不去對峙。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她朋友的先生稍安勿躁,並開示:「在跟你們開示的同時,也是在為亡者開示。」仁欽多吉仁波切繼續開示,由於亡者當下的念佛心,佛菩薩並沒有遺棄她,仍讓她有因緣求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進而給她幫忙。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再問朋友的先生:「懸掛在家裡牆上的東西是什麼?」她朋友的先生回答:「是太太皈依藏傳佛教法王時的皈依境。」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家屬說:「會先將亡者的神識保護在皈依境裡。」

她朋友的先生淚流滿面地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頂禮,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開示,並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他可以參加殊勝的施身法法會,希望他太太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超度。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她朋友的先生及小孩們:「你們誰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啊?」她朋友的先生回答:「小孩們目前因緣未具足,得先回美國繼續就學,待日後課業完成回臺灣時,再來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因此先由他來參加施身法法會。」

這位弟子感恩大慈大悲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亡者的幫助,除了將朋友的神識保護在她的皈依境裡,使其不墮三惡道,並且得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施身法的超度。

她是在去年(2011年)9月11日皈依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後常想,她此生何德何能,能在近乎耳順之年,得以依止一位如此具德、大慈大悲,有大威德力、大攝受力、大修為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2011年6月因朋友的引薦,得以到寶吉祥佛法中心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此之前,因已參加過幾次其他藏傳佛教的施身法法會,故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她有什麼事情時,她很直接而沒智慧地回答:「想要了解施身法。」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開示:「施身法不是妳能了解的!妳不恭敬三寶,不恭敬佛菩薩。」她頓時紅了眼眶,噙住淚水,緊閉雙眼。她心裡想著:「啊!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開示,指正我的態度。」她不覺得是訓斥。日後也才明瞭當時流下的淚,是心生懺悔。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說:「好吧!如果想再來,下個星期可再來。」

當時,她因事出國,沒有再登記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直到8月14日參加了「藏傳佛教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才有因緣再見到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那是她第1次參加如此殊勝的超度大法會。看著大銀幕播放的DVD介紹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西藏弘法的行程,笑容可掬地替藏胞們加持時,她感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在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唱誦「憶念上師」時,甚是感動,眼淚又沒來由地流下來。

大法會圓滿後沒多久,一位道場師兄在她妹妹家分享上師的種種度眾事蹟並讚揚上師的功德時,她媽媽當下淚流滿面,並說她外婆已經往生10年了,可能還在受苦。那位師兄告訴她媽媽,可去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她母親超度。於是在9月初,她就帶著媽媽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超度外婆。慈悲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允諾會幫她外婆超度,又幫她媽媽加持很久,同時允許她們倆參加殊勝的施身法法會。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再問她還有什麼事時,不知哪來的勇氣,她突然請求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笑笑地說:「妳在那兒就好,我很嚴,會罵人的。」她回答說:「我不怕!」其實她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2年前,已在顯教的道場學佛,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會說她留在那兒就好。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強調:「要吃素哦!」她立刻答應:「好!」她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啟了她學佛之路,更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受媽媽的供養,讓她老人家得以累積福德因緣。

在每週日的共修法會中,她聆聽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開示及世間法的教導,當她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如何侍奉九旬母親時,她感到十分羞愧。未婚時,她讓母親掛心,擔心她在外吃得不好,有時候還辛苦地做中餐並送到她上班的公司去。個性獨立的母親雖然年事已高,仍體諒孩子們為生活、為家庭而忙碌,雖然跟小弟同住,但自己能處理的事,絕不麻煩家人,常一個人處理自己的生活起居。她懺悔侍奉母親不夠盡心盡力,以為電話的噓寒問暖就夠了,真是不孝順。

小時候她住在鄉下,曾偷家中長輩的錢、說謊、不誠實、逃學在外嬉戲。把昆蟲、蜻蜓、金龜子、蟬、小瓢蟲、螢火蟲等眾生當作玩物觀賞、把玩。她還挖蚯蚓當餌來釣青蛙,卻釣到蛇。她曾以水灌入地上的洞穴,逼迫螞蟻逃出來,或迫使蚱蜢跳出來。她懺悔這些惡行,她向她傷害過的眾生懺悔。

她懺悔因累世口慾,貪食眾生肉,這些眾生包括雞、鴨、魚、鵝、豬、牛、羊。她也吃過各類海鮮,包括貝類、蟹類、蝦類等。她小時候還喝過蛇湯。初中時,她個性叛逆,書愛唸不唸的,常讓祖父母、父母親、姑姑、叔叔們擔心傷神。她對林林總總的惡行惡狀、對自私不純淨的念頭、對貪、嗔、痴、慢、疑的心懺悔不已,她懇求所有的眾生原諒。她知道錯了,並希望能立即改正,絕不再犯。若是修正得不夠,要繼續地修改,直到完全改正為止。

她叩首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願意收她為皈依弟子。她誓願要好好聽話,依教奉行,認真學佛,以報上師恩。最後,她恭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並祈求直貢噶舉法脈興旺,利益一切有情眾生。

接著,與會大眾靜坐直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10 月 12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