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 2012年9月16日

法會開始前,一位男弟子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及家人的經過。

這位男弟子於去年(2011年)7月10日皈依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的妹妹也是皈依弟子。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讓今年已經90歲的父親有緣自2009年起參加每年的「祖師 吉天頌恭紀念大法會」和「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罹患糖尿病、攝護腺肥大,以及腸胃功能衰退的父親,幾度因身體狀況不好而連夜送醫院急診,但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下,他父親均能安然度過險境。現在他父親除了身體較為虛弱外,整體的健康狀況是穩定的。

他的父親於上個月(2012年8月)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面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致謝,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慈悲地加持他父親。就在2週前,他父親夜裡睡覺時不慎掉落床下,雖然床只有大約60公分高,但90歲的老人家哪禁得起這樣子摔下床,但是父親卻說摔下床時沒感覺異樣,只是當時爬不起來,在地上躺了一陣子,父親說他也不知道自己後來是怎樣爬回床上繼續睡的,連他母親都不知道發生這件事,父親也沒有任何異樣。第二天他和妹妹回家時,父親自己講了前晚掉下床的事,他和妹妹非常驚訝父親竟然沒事,因為連年輕人掉下床都會痛半天,何況是高齡90歲的老人家。更令他們驚訝的是,妹妹發現父親床頭櫃的抽屜是拉開的,父親摔下床時,頭竟然沒撞到抽屜的尖角,若不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庇佑,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接著他繼續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度他和妻子、女兒的事蹟。大家在報章媒體一定聽過「家庭暴力」這種事,這樣的事令很多人深惡痛絕,不過他不是受害人,卻是可惡可恨的加害人。2010年9月28日,他女兒因害怕學校老師而不敢上學,他不但沒有深究原因,反而憤怒地強拉女兒上學,又遷怒於身體不好但想保護女兒的妻子。當妻子和女兒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裡時,他發狂地強打猛踢房門,妻子打電話報警後,警察請他暫時離開家,妻子和女兒也向法院申請保護令。女兒自此經常頭暈,並且懼怕和拒絕上學。而他不敢回父母家讓父母知道這件事,有時睡車上,有時睡旅館,心裡仍是憤恨不已。

後來因為母親罹患氣喘多年,為了母親的健康,他因此有機緣隨著已皈依的妹妹陪同母親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他只是心存拜拜求保佑的心態,甚至心裡還愚痴地不相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大能力和大智慧。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一眼,就點出母親的氣喘毛病是殺雞的果報,並且開示殺雞是從雞喉嚨下刀,怎麼不會氣喘呢?仁欽多吉仁波切並且開示母親應該要開始吃素懺悔。雖然母親不信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當時他的心裡卻驚駭不已。他覺得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神了,因為小時候他確實看著母親親手殺雞,他冷血地在旁邊看著雞的喉嚨被劃開,然後被放血痛苦而死,當時酷愛吃雞腿的他,心裡還高興地想著等一下有雞腿肉可吃。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的開示和神色震撼攝伏了從小就驕傲自大的他,他心裡迴盪著一個念頭:他是不是該吃素了?想著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過程,他開車都迷了路,繞了好大一圈才回到住處。第二天他就決定開始吃素,現在回想起來,他的口腹之慾已殘害了無數眾生,甚至曾大肆狂言對人說吃飯沒肉就不行,造了這麼重的惡業,也讓母親承受殺業之苦,這數不清的債,該怎麼還啊!

他當時貪婪而不知懺悔,就想參加 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法的法會以求贖罪,心裡還存著分別心和不恭敬的心。他心想每個月參加一次施身法法會,就可以救贖他曾經犯下的暴行和惡業。然而,當他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神震懾了他,他支支吾吾地說他對妻子女兒施予暴力的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嚴厲地指責他說怎可如此對待病人,便叫他到旁邊做大禮拜。當下,他還問旁邊的師兄怎麼做大禮拜,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愚痴。當晚 仁欽多吉仁波切辛苦地接見完信眾後,叫他起來,慈祥地先問他累不累?他明明喘著氣,竟然還說不累,仁欽多吉仁波切叮嚀:「現在外面天冷,你滿身大汗,回家路上要加件衣服,不要感冒了,到後面登記參加施身法法會吧!」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關心的話,霎時他心裡充滿了感動,也不感覺累了。這樣慈悲的大修行者,接見完信眾應該已經很疲憊了,還關心他這個罪惡深重的信眾,他走出道場後,感覺身體暖暖的,絲毫感覺不到12月深夜的寒風。

他第一次參加施身法法會後,深深地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的佛法所吸引,他心裡想著:「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佛法講得好啊!每個星期來聽聽佛法也不錯啊!」他就又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祈求能夠參加每週日的共修法會。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他為什麼想參加法會,他又支支吾吾地不知所云。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直接問他《快樂與痛苦》看了幾遍?此時他的心頭一震,心想 仁欽多吉仁波切怎麼知道他有一本?他怯怯地說看了一遍,仁欽多吉仁波切立即開示:「看10遍再來求吧!」當他看完10遍,前來求參加共修法會時,仁欽多吉仁波切當下就開示:「好。」他心裡好開心,覺得有種像是金榜題名的喜悅,是一種很奇特、說不上來的感覺。

他參加了8次共修法會後,心想應該要跟隨這樣慈悲的大修行者學佛了。因此他又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算了他參加法會的次數後問他:「我很嚴喔!你還要皈依嗎?」他說:「要。」仁欽多吉仁波切說:「好。」不知怎麼地,他感動得快掉淚了,好像是在茫茫大海中找到指引的燈塔,金榜題名的喜悅感覺又湧現心頭。

皈依後,他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於弟子和眷屬一貫的慈悲加持,他的妻子和女兒漸漸地接納他,也讓他有機會帶著懼(拒)學的女兒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地賜給他女兒一個金剛結,並給予加持,囑咐女兒要一直帶在身上;妻子也允許他回家住。有一天他帶著懼(拒)學的女兒去看醫生時,女兒突然跟他說:「爸爸,我要去學校。」頓時他像中了大獎一樣,心裡吶喊著:「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天女兒中午放學後,他帶女兒去吃午餐時,他高興地用餐巾紙寫下他的興奮感想。至今,他女兒還很珍惜地將那張餐巾紙包裝好放在書包內。

他深知,若沒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和女兒今天真的不知道會變成怎樣,而女兒有幸蒙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恩准來參加施身法法會和共修法會後,因家暴陰影而造成的頭暈症狀痊癒了。原本女兒的體格瘦弱,雖然已讀國小二年級了,卻常被誤認為讀幼稚園,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庇佑下,迅速成長,正常上學。已經幾乎一學年沒有正常上學的她,上個學期,學校還頒發奮發向上的獎狀給她。上師的恩德浩蕩,除了感恩再感恩外,只有努力精進學佛才有可能報答師恩。

他的一位同事皈依了顯教,今年邀請這位同事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法會結束後的第二天,同事拿給他看幾顆結晶透明體,同事說他參加他師父的法會後,都會在法會現場或家中得到這個名為「法頌舍利」的結晶體。同事的師父說,「法頌舍利」是諸佛菩薩讚嘆大法會主法者的功德所示現的寶物,同事參加「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後,在家中也得到「法頌舍利」,這是諸佛菩薩讚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功德所示現的寶物,應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

他因為不懂其中的意義,所以在上上個星期六(2012年9月1日),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見信眾時,他與同事面呈「法頌舍利」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仁欽多吉仁波切首先就問同事,在大法會中是否獲得幫助?他同事回答:「有的,法會非常殊勝。」仁欽多吉仁波切很平靜地開示:「在法會中得到幫助才是重點,其他都是副產品,不重要!《金剛經》開示:萬法由心。你相信這是舍利就是舍利,你認為這不是舍利,這就不是舍利,你不必拿給我看,你自己收好。大法會是眾生皆平等,如果我收下這個,那其他沒有得到的信眾怎麼辦呢?那就是有分別心。」

他的同事讚嘆 仁欽多吉仁波切實在是太有智慧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心中只有眾生,只想到眾生有沒有在法會中得到幫助,絲毫沒有想到自己有沒有得到功德。他的同事直說他能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太有福報了。他心裡覺得很慚愧,更是懺悔,他的福報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的,自己什麼都沒做。仁欽多吉仁波切經常耳提面命開示弟子不要貪功德,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不想自己有無得到功德,只想到有無利益眾生。

他懺悔,仁欽多吉仁波切為了他和他的眷屬付出了這麼大的心血,把最好的都給了他們,讓他能好好學佛,而他卻未能依教奉行,時常放縱自己。就連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弟子們到道場做早晚課的珍貴機會,都沒有好好把握。他皈依後才參加了3次晚課,第4次就因為自己的散漫而遲到,喪失了參加到道場做早晚課的寶貴機會。他懺悔,對於道場的一些事情,因為他的心不在焉、胡思亂想,沒有如實傳達給還是信眾的妻子,造成師兄們的困擾,也煩勞師兄們的協助說明,才不致於讓他的妻子因誤會而造口業。

他懺悔,他身為公務員,卻沒有時時把 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過「公務員累積福報快,造惡業更快」的開示放在心上,只貪圖自己做事方便,輕忽民眾和同事的感受,也常自以為長官和部屬沒有他就不能做事,而常看不起別人。他也常在公文上舞文弄墨來陷害別人及推拖工作,沒有好好把握累積福報的機會,反而不斷造更多的惡業。以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週共修法會上對於工作態度的開示內容為例,他就是那種工作態度不佳的人,更要不得的是他還是公務員,拿了民脂民膏還不認真工作,更加可惡。上有愧上師恩,下有負人民所託,從今爾後,他要時時注意,修正自己的身、口、意,真正成為一位佛弟子。

最後,他祈願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體安康,法輪常轉,佛法事業永久流傳於世。

接著,另一位男弟子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他公開讚揚上師智慧功德的機會,並向與會大眾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他的經過。

於前兩個星期的共修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今年(2012年)8月26日在臺北世貿南港展覽館所舉辦的「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由於會場占地廣闊,音響設置在廠商及弟子的努力下,仍有音響回音的瓶頸難以突破,最終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下迎刃而解。

這位弟子於大超度法會中擔任音響設置的工作人員,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以大智慧解決眾人無法處理的音響回音問題是最清楚不過的。因此,共修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提到與音響相關的問題時,給予他讚揚上師功德的機會。但他當時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點到名時,雖然全身感到一陣清涼,卻緊張得腦袋一片空白,因此,當時他並未向與會大眾完整地報告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智慧與功德。因為覺得當時陳述的內容有欠周詳,所以今天於法會開始前,他把握機會向與會大眾讚揚上師的智慧、悲願及利益眾生的心,並詳細敘述 仁欽多吉仁波切如何解決音響回音的問題,而讓法會順利進行,讓參與法會的信眾,得以清楚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珍貴的佛法開示。

2010年寶吉祥佛法中心首次於南港展覽館舉辦「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時,他擔任音響、視訊及燈光等相關硬體設備的負責人。事前與廠商做各項相關細節的研討,並請廠商依其專業角度配置符合大法會需求的音響、視訊、燈光等各項硬體設備。

當他向廠商說明大法會舉辦的地點是在臺北世貿南港展覽館時,承包音響工程的老闆馬上反應說,沒有人會選在南港展覽館舉辦2萬人的大法會。因為南港展覽館的空間設計只供辦理各項展覽使用,並不適合做需要視聽設備的活動。由於場地遼闊,音響所產生的回音勢必相當嚴重。哪個音響廠商去承辦在南港展覽館的大型活動,絕對是自砸招牌!依音響廠商的經驗,他們最多也只有辦南港展覽館二分之一大小場地的活動,所產生的回音問題就已經相當嚴重,更何況是要用到整個場地。音響廠商直接坦白地說,在這麼大的場地,音響所造成的回音是無法解決的!

他向音響廠商說明 仁欽多吉仁波切利益無邊廣大眾生的大悲願,每年前來參加大超度法會的信眾越來越多,目前在臺北地區也只有南港展覽館可容納得了2萬多人,實在沒有其他場地可用了,請求廠商務必幫忙想辦法解決這棘手的問題。

他和音響廠商研討可以降低回音的種種方法,例如在館內吊掛布幔吸音,以達到減少回音的效果。但因費用太高,音響廠商又無法保證有實際功效而作罷。最後,音響廠商用電腦模擬喇叭的出力及設置點,認為把全場場地區分成前、中、後3個區塊,分別在每一區塊的最前方,面對信眾方向設置SPK(喇叭),是最妥當的方式。

由於一個SPK(喇叭)就會產生一種回音,加上全場共8串SPK(喇叭)皆往同一方向擴音,所產生的回音將非常嚴重。但是音響廠商以其專業的知能,認為這樣的架構是最妥當的設置。然而,他心中還是惴慄不安,對於回音的問題,他也束手無策。

所幸,每逢舉辦「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之前,仁欽多吉仁波切皆會召見大法會所有工作組的負責人,聽取每位負責人報告該組的工作狀況並親自予以指導。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無所不知,比工作組負責人還清楚各項工作狀況,真是太厲害了!只要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口問的問題,都是各組工作負責人所疏忽遺漏的項目,或是安排得不夠周詳的部分。

當輪到他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音響所產生的回音問題時,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用以解說的圖面上,用手一比劃,指示將中、後區的喇叭方向改為向內約45度角設置,仁欽多吉仁波切並開示:「這樣就能解決回音問題了!」並指示他去向音響廠商要求打個折扣。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說的這個方法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智慧財產權,而以後音響廠商可繼續在南港展覽館用這個方法設置喇叭,所以打個折扣應是合理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處處都在為眾生做最妥善的安排。這位男弟子和音響廠商說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指示,廠商同意折扣6萬元的經費。後來音響廠商將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指示的設置方式,以電腦模擬其效果,結果發現聲音皆能清楚擴展至整個會場。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智慧不但解決了難以處理的音響回音問題,也節省下許多經費,用於護持大法會以利益眾生。

在「阿彌陀佛無遮大超度法會」當天,他為了了解音響效果,在大法會開始後,他在會場到處走動,並仔細聆聽各角落的音響效果。繞場一圈之後,終於放下擔憂多時的音響回音問題。他對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智慧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深感大修行者的智慧真是無所不能!仁欽多吉仁波切所指示的方法,將回音完全控制在會場中、後區最旁邊的走道,讓全場與會者絲毫不受任何音響回音的干擾,真是太神奇了!這看似簡單的方法,卻是他和音響廠商想破頭也沒想出來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因 仁欽多吉仁波切有利益眾生的心,能得此智慧,進而順利解決南港展覽館回音嚴重的問題。這讓鑽研音響設置方法多年的他深感慚愧,並下定決心今後要更加努力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習佛法。

這位男弟子接著分享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他生命中不斷給予加持、安定他的心,及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8年來的體會。

今年(2012年)1月,他跟隨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前往日本參加法會後,仁欽多吉仁波切曾開示,日本道場的音響,除了負責音響的弟子之外都沒有人會操作,假如這個負責音響的弟子死了,就沒有人會操作了嗎?那陣子他的腸胃不太好,一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說,他就胡思亂想,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麼開示,會不會是他的時候到了?真的要死了?接著他的腦海中立刻浮現他不想死的念頭;他想到父母還在、還有妻兒要養,他找了很多不想死的理由。隨即他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誨,就覺得自己錯了。他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8年,加上皈依前他也在顯教學習佛法多年,只是他一直都用錯誤的心態來學佛,等到現在境界現前,他才驚覺自己學佛都學錯了!因此 仁欽多吉仁波切這句話讓他有機會修改自己學佛的心態。

那陣子,他的腸胃不舒服,有時候連水喝下去,都覺得食道有如被刀割,這讓他想到刀割地獄之苦。他感覺到自己生命的能量不斷消耗,身體一天天地虛弱下去,加上進食困難,他真的覺得自己離死亡不遠了。那時他原本已經報名要來道場做早晚課,但因為身體虛弱,又怕自己會死,於是打電話問組長能不能取消早晚課,組長說:「報了名就一定要來,除非是人已經死了。」於是他依照報名的時間到道場做早晚課。他拖著虛弱的身體做完早課,回家後發現身體還能夠支撐,後來他還是來道場做晚課。當他在做晚課時,身體虛弱到連持咒都很困難,但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從頭頂進入他的心間,接著這股暖流漸漸地從心間擴散到全身,全身都暖了起來,讓他原來的不適感立即消失,反而感覺到自己又充滿了生命能量,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他相信這都是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加持。

他在皈依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前,因愛吃海鮮以致全身不適且檢查不出病因,所以醫生認定為精神官能症,那段時間他服了很多鎮定劑和抗憂鬱藥物,這些藥的副作用讓他的頭腦變得不大能思考及想事情,只要一想事情頭就會很痛。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好幾次 仁欽多吉仁波切經過他身邊時,都特別用眼神加持他,每次當他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眼神加持,回家後他都會感到頭又開始痛了,他知道這都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幫他、加持他。幾次之後,頭痛的情形有慢慢減緩的趨勢。直到有一天,他突然驚覺自己能夠記得電話號碼,看到電話號碼能夠知道是誰的,這些現象表示他能夠思考,而且頭也不痛了。

他在三十幾歲時,有一天躺在床上,他的兒子從窗臺跳到他的背上,壓傷他的脊椎,當時不覺得有何嚴重,以為休息幾天後就沒事。過了幾年後,他的背傷發作,不能提東西,只要提了東西,隔天他的身體就會癱瘓,痛到無法轉身。這次事件讓他深刻體會到,冤親債主原來都在自己家裡。

他皈依了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仁欽多吉仁波切傳授大禮拜後,他便開始做大禮拜。有一天貪多,他做了800次大禮拜,結果背傷就發作了,第二天他的身體整個癱了,無法轉身,簡直無法下床。他仍勉力慢慢做大禮拜,不去在乎自己身體的毛病,繼續做大禮拜之後,漸漸地,疼痛的情形逐漸獲得改善。不知道從哪一天起,他的背不再疼痛了,他也沒有留意到是什麼時候好的。有一次他當義工時幫忙提東西,結果第二天,他並沒有像從前一樣癱在床上,就跟正常人一樣,完全沒事。這都要感恩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慈悲、功德,以及賜予我們的加持,很難用言語來形容。

他深深感覺到,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之後,仁欽多吉仁波切不但教導弟子們修行佛法,連弟子們的眷屬都照顧到了。從今年(2012年)1月之後,讓他澈底反省,也改變了自己學佛的心態,這真的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予他的殊勝加持。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事都是為了利益眾生,他勉勵自己從今以後也以利益眾生的心態來做任何事。大家非常幸運,能夠遇到幾百年來難見的大成就者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要好好珍惜,依教奉行,他與大家共勉遵循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修行,淨土在等著大家。

接著,與會大眾靜坐直至法會結束。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9 月 20 日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