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法會開示

2012年8月12日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臺北寶吉祥佛法中心主持共修法會,並給予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法會開始前,由一位女弟子分享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救助她的經過。

當她39歲時,也是在工作最成功、最被看好的時候,她看破職場百態,帶著4歲女兒離開家人到紐西蘭生活。2001年7月,她結束5年的移民生活,回到臺灣陪伴家人,當時她感覺自己已經經歷過生活中的工作順利,也去過許多國家旅遊,過了凡事有人侍候的日子,覺得這一生該過的都過完了,人生不過如此,別人看似幸福的日子,對她來說不值一提。她常會在夢裡夢到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她也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對很多事都不認同,個性霸道、脾氣暴躁。她先生對她很好,很孝順也很顧家,但她一直很氣先生的行事方式,對先生很凶,她先生最常對她說的一句話就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2004年1月,她因為父親過世而有因緣求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得到慈悲允許參加施身法法會,從此展開新生活。仁欽多吉仁波切每週的殊勝佛法開示,對她有如晴天霹靂,將她從渾沌泥濘中拉拔出來,原來真正的人生還沒開始呢!時間怎夠用呢?從此她下定決心,此生一定學佛,當時先生對她一心要皈依學佛十分反對。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先生不同意就不能皈依。無論怎麼做,她都得不到先生的首肯,她再次請示 仁欽多吉仁波切她可不可以自己做決定?那時她想,如果他不是她的先生,不就可以了嗎?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無論她做什麼決定,都不會收她做弟子。所以她就繼續乖乖地等,最後終於得到先生的答應,並在2005年7月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

她覺得,皈依後一切都不一樣了。有了上師的加持力,她才得以度過種種學佛障礙。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佛法教導多年,她很想改,但一直不能完全消除對先生的怨氣,總覺得那一個點永遠解不開,偶爾還是會對先生大發脾氣。一直到有一天,她夢到她的阿奇護法法照不見了,第二天在道場,法會結束時她的阿奇法本真的不見了,被她拿去和當天道場的法本一起交還給師兄了。還好當場發現,立刻取回,從此她就十分注意自己的夢境。有一晚,她夢見先生被一條有劇毒的小蛇咬到,全身發黑,她先生死命地抱著她,要她和他一起,她大聲呼救,路人來要將她先生打死。醒來後她就想,就算別人都認同她的說法,說先生有千百個不是,把先生打死了又如何?從此她就再也不怨先生了,一丁點兒都沒有。

她對母親很好,可是母親總有許多不滿,讓她覺得母親很貪心,她常常對母親訓話,沒有做到佛弟子應有的孝順。有一次她夢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母親和她各一顆雪域天山的仙果,母親有了卻還想再要,仁欽多吉仁波切笑著又給了她母親幾顆。醒來後她想,仁欽多吉仁波切真是慈悲大方呀,這麼珍貴的東西,母親開口多要都還是給。從此消除了她一直覺得母親很貪心、不滿足的看法,一切都照母親的意思去做,順著母親。關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開示的孝順,她終於可以做到一點了。後來八十幾歲的母親也皈依了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往後多次的夢境中,她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的加持,讓她可以平順學佛,心中毫無恐懼。

2005年4月她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公司的員工犯錯,感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需要有人幫忙,於是她主動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說自己是做財務管理的,請求可以到集團當義工。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再說吧,這個不重要!當下她知道,好好學佛才是最重要的。後來有一天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法座上開示:要有福報才能替教派或集團工作。她深知自己的學佛障礙深重,得專心學佛、累積福報,才能有學佛資糧。於是她不敢再多想,認真參加法會並當道場義工,遵守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要將佛法用在生活中修改自己的惡習。

2004年起,她一直擔任大陸一家跨國集團的財務管理顧問,由於當時她並沒有想去,於是就開高價錢,並說一個月只去工作5天。沒想到熟識她的老闆一口答應了,說只要有去就好。於是她從需要看管理大師的書籍做參考,到只要用心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將佛法用在工作中就可應付自如了。她覺得世間一切真的都是因果,那時跨國企業流行的平衡計分卡績效管理,原來也是一套因果法則,就這樣她每個月飛一次大陸,一直做了8年,沒有缺席任何一場法會。不過她還是很想將工作辭掉,專心學佛,但是都開不了口,老闆知道她學佛的決心,總是說,只要有來他就很高興了。她心想,老闆一定不會輕易放過她。

2010年底,仁欽多吉仁波切賜予她機會可以在集團工作,是半天的顧問工作。直到2011年12月,仁欽多吉仁波切指示她擔任一個主管職缺,她便以約聘身分自做安排,每天十點多到公司上班,並和大家一起下班。這期間她仍繼續大陸每月一週的工作,直到今年4月,因為一些事沒有妥當處理,當天她被 仁欽多吉仁波切重重責罵,說她用兼差的心態在公司做事,對此疏失造成公司傷害她要負責。當下她就下定決心要好好地、專心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工作。因此當天她就通知大陸的公司不去工作了,並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懺悔自己一直拖拖拉拉沒有下定決心,讓事情越來越糟,此生一定要好好學佛。

在她辭去大陸工作的一星期,她先生發現她的左胸有一塊突起物,於是要她立刻去做檢查,結果是乳癌二期。她的先生沒有學佛,遇到這樣的事嚇壞了,每天睡不著覺。她的健保卡沒有用過幾次,一生病就要變成重大傷病者,人生真是無常。當她聽到自己的乳癌細胞是「多發性、具侵略性」的時候,她覺得真是有趣極了,連癌細胞都知道她過去的脾氣,為了做事成功,可以對人做多發性的侵略與攻擊,她覺得這真是因果業報,而且在這一世就現前。

她想早點還清,可以好好學佛,所以對於罹患乳癌這件事,完全不當一回事,也沒有一點不適的感覺。有一天,每天睡不著的先生,竟然告訴她,他要參加大法會了。這麼多年來,她先生都不肯參加大法會,對她的怨及種種的不滿,也都因為她得了癌症而不再追究了,她很感謝先生對家人及家務的照顧,每週陪她去寶吉祥中醫診所拿藥,讓她可以專心工作。當她將得癌症的事告訴大陸的老闆時,大陸的老闆要她多休息、不要想太多,她的病終於讓好多人都暫時饒了她、放過她了。

有一天在公司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完事後突然問她,還要在公司做多久?她立刻回答,要一直做下去呀!話才說完,她突然想到,自己已經五十多歲了,得了癌症,又老又病的,都還沒向老闆報告。於是她向 仁欽多吉仁波切報告自己得了乳癌二期,但她還有體力,請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給她機會繼續做。仁欽多吉仁波切慈悲答應,並要她當天填員工卡、加入勞健保,同時開示,她不聽話,還有過去愛吃海鮮也要還,並且指示她要做大禮拜。第二個月她回診時,腫瘤已從原來的2.8公分縮小到1.5公分,連醫生都感到奇怪。

她很感恩上師讓她從此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在西藏,學佛人到佛寺學佛要自己準備生活費,而她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公司工作,不僅親身領受 仁欽多吉仁波切示現佛法用於工作中的殊勝教法,還可以領薪水,她除了感恩,還是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公司的所有客戶、廠商及員工等,都是細心照顧、面面俱到。當她第一次聽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年初對對員工的開工講話時,感動不已。仁欽多吉仁波切對員工仔細講述自己的經營理念,完全不以謀利或是業績做考量,而是想著要如何提供最好的產品及服務給客戶,對廠商也同樣照顧,就算對方有疏失,只要誠信往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寧願自己吃虧也不讓對方有所損失;對公司每位員工也都是親身教導,在公司內無論員工的信仰是什麼,全部一視同仁;老闆照顧員工,員工也要認真工作,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教導員工應有的工作態度、正確的價值觀與人生觀。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導不只讓所有員工在工作中受用,在一生都受用。公司也秉持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一貫教法,嚴厲、絲毫不能鬆懈,這樣的老闆,這樣的公司,她想一直在那裡工作。

她回想自己年輕時,每五年就換一個工作,因為她認為工作都做完善了,只剩下重複性的工作,讓別人去做就好。後來聽聞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教法,她才知道天外有天,原來世間法之外還有出世法,沒時間做別的了,要快快學佛,趕緊了解出世法。現在她才知道,宇宙虛空原來都是因緣而生滅,一切原本就只有重複又重複無止盡的輪迴,哪兒也去不了。現在只有好好做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開示,「聽話」兩個字。

她覺得,能在此生遇見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真的連做夢都會笑!同時她也呼籲大家,不要再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為大家操心,世間除了好好跟隨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沒有什麼值得留念的。最後她再次感恩尊貴的金剛上師 仁欽多吉仁波切。

尊貴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升座後,給予與會大眾珍貴的佛法開示:

這幾次為大家開示岡波巴大師的教法,是弟子依止上師的條件。不要以為有皈依、學佛、拜懺、吃素,就是一位佛弟子。很多人一皈依,就問上師要做什麼功課,時下很多人都犯這個毛病,以為只要自己想學,上師就應該教,或認為上師本來就應該要慈悲地給予幫助,這種觀念是錯的。如果你沒有符合身為弟子的條件,就算上師教你,你也得不到弟子依止上師的功德。以世間法而言,想要進一所好的高中,是你想進就進得去的嗎?是不是要具備某些條件才能入學?高中考大學時也是如此,怎麼可能你們想唸哪一所高中、大學就讓你們唸?就是得要具備資格和條件。學佛所說的出世法並不是條件說,而是看你的根器,端看你有沒有因緣可以依止上師,如果弟子的根器不具足,就算讓你學到了,也不會產生效果。

事實上,要成為依止上師的弟子,需要很大的因緣福報,不是你們每天心裡想、嘴巴講就能做到,這也是為什麼學佛一定要修布施供養的法門,為的就是要累積福報,才能持續聽聞佛法與修行。一個依止上師的弟子,並不會詢問做了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只是相信上師,因為上師清楚弟子的因緣與福報,會根據弟子的根器來傳法與教導。仁欽多吉仁波切跟你們一樣都是在家身分,經由實修而證果,因此很清楚你們學佛過程中會遇到什麼問題與困難。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顯教前一年就開始吃素,學顯教時,每天不管多忙一定有3到4個小時打坐、唸經、唸大悲咒。當時顯教師父先教的就是布施供養的法門,只要師父開口,仁欽多吉仁波切就照做,不會問為什麼要這麼做,不會問要用在哪裡,也不會問做了之後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時沒有聽從顯教師父的教導修行供養布施的話,之後也不會有得遇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的因緣福報。

當岡波巴大師所開示的弟子依止上師的十個條件,全部都圓滿了,一個弟子依止上師的功德才會起來。行者能否具備岡波巴大師所開示,弟子依止上師的十個條件,一定跟過去世有關。仁欽多吉仁波切這一世能夠自然做到這些條件,就是前世修行所帶來。仁欽多吉仁波切雖然過去世有修行,致使這一世能夠有些成就,但相對地也比你們辛苦許多,因為一個真正的行者會經歷很多苦難。

我們累世學佛的種子,都儲存在第八意識田--阿賴耶識裡,上師便是要讓你們學佛的種子在這一世開始萌芽長大。大家知道,要讓一顆種子萌芽、長大、開花、結果,需要花很長的時間灌溉、用心照顧,就像你們學佛一樣,需要不斷地在佛法中薰陶與學習,是需要很多因緣,而不是把種子放在那裡,它就會自己長大、長好。就算它所生長的土壤本身很肥沃,也還是需要陽光、水等種種因緣都具備,才能長得好。

現在世間的人只以自己的欲望來求佛菩薩幫忙,等到接受幫助之後,就回去過自以為應該過的生活,講難聽一點,就是在利用佛菩薩。學佛不是有事才來,事情解決就不來,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過很多人,經常有人回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表達感恩之情,其實真的要報佛恩,就應該要好好學佛,但是這些受過幫助的人卻往往不知感恩。

今天也可以跟大家開示一件事,目前此事已經告了一個段落,所以可以跟大家說明。大家知道,前陣子有一個孕婦出車禍的新聞,他們來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主動找他們。或許有些人為了出名會主動地探視,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採取被動。仁欽多吉仁波切一向都是很被動,因為不求名聞利養、不攀緣。佛法講緣,你們來求就是有緣,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一切都是因緣法,他們有緣自然會來,不管他們接受幫助之後會不會知恩圖報,只要他們來求的時候是用誠懇的心,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幫助他們。

當時這名孕婦的家人來祈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時,哭得非常傷心,也表現出很恭敬的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答應他們可以讓她的昏迷指數高過5,孩子在20天內就可以出院,這些允諾 仁欽多吉仁波切都做到了。後來兩家人都來感恩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們,全家人要好好學佛,但是沒有要他們一定要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可是他們沒有聽話,認為自己的工作重要,是全家人的支柱,撥不出時間學佛。大家在電視新聞上也看到他們的狀況,孕婦的先生對另一半的關心之情溢於言表,現在孩子出院了,妻子還在醫院。他接受佛菩薩幫助後,孩子出院了,覺得已經過了一關就可以了,以為來求過佛菩薩,佛菩薩就應該會一直幫,自己並沒有打算學佛,不覺得自己需要繼續學佛累積福報。他只想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很重要,卻沒換個角度想,若是妻子這樣持續在醫院治療,就算是健保也只能給付到一定的額度,之後還是要面臨龐大的醫療費用,他沒有想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他省了多少醫療費用。像他們這種情形就是不知感恩,仁欽多吉仁波切也見得多了。

我們的福報從出生開始就不斷地損耗,只減不增,當你們有任何不如意的事發生,代表業力現前,只剩下一點點的餘福,可能只是讓你再過幾年日子,或是過完剩下的日子而已。佛菩薩救急不救窮,但不代表能幫你改運。你們有苦有難,佛菩薩會幫助你們,但是後面要靠自己。當他們來求見時,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他們,不要跟對方司機吵架,不要產生怨恨,因為除非是有意圖性的謀害,否則沒有人會故意去撞人;既然發生非預謀的事故,就表示是雙方累世的因緣與業力的牽引,也表示他們祖先殺業很重,天地之間對他們產生怨恨,要懺悔與重新累積福報都來不及了,怎麼能夠再結更深的怨?然而,在他們求見時,雖然當場唯唯諾諾地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但是離開後卻不再聽話了。為什麼孩子能出院?因為孩子還有福,所以能得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幫助而被挽回一命,但孩子的父母親之所以會發生事故,就是已經把福用完了,是需要重新再累積的。他們之所以不聽話,就是因為對因果、因緣沒有信心。這皆是世間法作祟,認為要工作養家,要照顧妻子,不認為學佛重要,因此沒有因緣依止上師。

上次法會中,仁欽多吉仁波切教導大家岡波巴大師所開示的「應以毫無慳吝的財供,來依止善知識」時,提到《事師五十頌》中有教,要供養自己的妻子、兒女與生命。一般人聽了會嚇到,但這是修金剛乘的人才能懂,這並不是指要將自己的妻子送給上師、讓兒女出家或自己得喪失生命。現在坊間有些人送孩子去出家,以為這樣就是將孩子供養佛菩薩,但事實上,若孩子沒有出家的因緣而硬要他出家,也會有後遺症,反而不好。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沒有要自己的兒子出家,或是強迫他一定要來學佛,只是心中想著將兒子供養給佛菩薩,平常沒有特別迴向給他,修法後的功德還是全部迴向給眾生,只是在修施身法時會想一下他,因為畢竟都在幫助眾生了,兒子也是眾生之一也要幫,結果兒子後來就變聽話了。

供養自己的妻子、兒女與生命,這句的重點是在於你的供養心。身、口、意最重要的是這個意,就是心裡的想法,當你連自己執著的意都能捨的話,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平時就要透過不斷持續布施、供養來養成捨的習慣。為什麼人死時會痛苦?就是因為太多牽掛。生前最令我們牽掛的事,死的時候就會放不下;在你臨終前做種種看似對你好的事情,反而讓你臨終前最放不下。人死的時候,財產與眷屬都會障礙我們。只要懂得不要牽掛,死亡時就不會有痛苦,眷戀自己肉體的人,死亡時也會十分痛苦。

時下很多人常會唸唸經就感覺自己渾身不對勁,這裡痛、那裡不舒服,持個咒就覺得自己背後涼涼的,覺得自己招來鬼眾;還有人持咒時,感覺心頭熱熱的,就覺得是菩薩加持,這些都表示他們很在意自己的肉體。仁欽多吉仁波切從來都沒有這種感覺,真正的學佛人不會有這些恐懼,已經發菩提心的行者,就不會怕這些。

你們若是怕鬼,可能是因為做過很多惡,也代表你們沒有慈悲心。三惡道的眾生是很苦的,真正的修行人不會怕他們,而是要幫助他們離苦。事實上人比鬼恐怖一百萬倍,鬼是有仇報仇、有恩一定會報恩;人是有仇加倍報、有恩必不報。佛經中有記載,以前蓮師初入西藏時,降伏了很多魔,這些魔後來被降伏後都成為蓮師的護法,發誓護持佛法。《地藏經》中也有記載,釋迦牟尼佛降伏過很多的鬼王及羅剎,這些鬼王及羅剎後來因為得到佛法的幫助,所以發願護持佛法不再害人。他們會轉而護持佛法,就是因為感恩。反觀現在的人完全沒有倫理道德觀念,也不尊師重道,都是忘恩負義,認為修行人就是應該要幫他們,若沒有做到他們心裡的要求,他們就會謗佛,現代人的貪念很可怕。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開始出來幫助眾生至今,助人無數,也遇到很多人只是求保佑,希望佛菩薩解決自己的事情,幫他們解決之後就再也沒出現,完全不知恩,十個有九個從此以後不再出現,就像剛才出車禍那個例子一樣。仁欽多吉仁波切語帶詼諧地說常受到這種打擊,因為經常受到這種打擊,所以自己才會一直胖不起來。如果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眾生是為了名聞利養、沒有發菩提心的話,真的是難以持續度眾。仁欽多吉仁波切是隨緣度眾,隨你們的緣,你們是否用恭敬的心來求佛法,就決定你們是否有緣,如果你們求佛法幫助,卻還說自己只能吃方便素,用這種開玩笑的心態,那 仁欽多吉仁波切也會隨你們的緣,以方便佛法來幫你們了。

學佛的動機很重要,因為這決定你是否有緣,如果你是為了自己某些目的而來學佛,終究會離開的。你們一開始學佛時往往很虔誠,但是到後來學得久了,臉上都是一個貪,要上師與佛菩薩滿足你的欲望與想法,就連求開悟也是貪念。我們為什麼會輪迴,就是因為無始以來一念無明,因執著而產生煩惱,跟著是貪、嗔、痴、慢、疑,因此不斷地輪迴。諸佛菩薩之所以憐憫眾生,要幫助眾生離開輪迴,就是因為知道眾生因執著煩惱所受的苦,所以給予幫助。

要做到弟子依止上師的十個條件,才能與上師相應,否則就算每天唸,也只能累積人天福報,無法轉動業力,也無法在此生解脫輪迴。仁欽多吉仁波切主持寶吉祥佛法中心,除了讓弟子們護持每年度大法會的經費,平常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辦義賣活動或要弟子拿錢出來做什麼事,你們來也不是因為看了廣告或是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上電視。具德的上師,不會為了名利與財富而動腦筋,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相信因果、因緣,不是為了名聞利養而去幫助眾生。你們也不要聽人家叫你捐錢你就捐,不要給你個頭銜讓你上台接受表揚你就去,這會讓你捐錢的福報掉了,頂多累積一點人天福報,對解脫輪迴一點幫助都沒有。

為什麼現在的人都越來越難改?現在大家只知道如何讓自己多一點好處,會有這種現象就是社會教育與家庭教育失敗,另一方面也是佛法教育失敗。現在的家庭教育不會教你們做人要謙虛、禮讓、吃虧,只會教你們全身都要帶著武器,自己不能受到傷害。於是在職場上不肯吃一點虧,現在年輕人都是如此,連50多歲的人也是這樣。當一個社會中,大多數人都是自私的時候,這個國家的競爭力自然就下降了,現在連某個知名國際性慈善基金會的帳務都出問題,因為現在的人都太貪了,看到錢誰不會動心?

岡波巴大師開示財供時有說,應以毫無吝嗇的心來供養上師財物,念頭起來就去做,而不是算來算去,例如擔心房貸繳不出來,將最後剩下的才拿來供養。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要你們不繳房貸,都拿來布施供養,只是教你們不要以計較的心來做布施供養。如以計較心做布施供養,或是供養之後還後悔的,可能會墮入餓鬼道,但因為有布施供養過,墮入餓鬼道後你的福報比較好,可以吃人吐出的口水,福報差的就蹲在茅坑旁吃大便,現代沒有茅坑,所以這些餓鬼道的眾生就躲在下水道裡。

做供養千萬不要計較、不要後悔、不要和人比較供養金額的多寡。當你們想供養上師時,靜下心來第一個起的念頭就是了,如果念頭起來之後後悔,不如不要供養。也不需要為了讓上師喜歡你、希望上師留意到你而特別做供養,這些都是不正確的。以前修施身法的時候,曾有人供養發票、買酒的折價券、還有外幣的零錢。也許有人會想:供養發票可能會中獎啊!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那麼多時間對發票,這裡也不是基金會,基金會是花錢請人來對那些民眾捐出來的發票,這裡沒有那麼多義工來對發票是否中獎。要做布施供養就不要懶,既然想捐款,就應該將自己的發票兌獎換了現金後,再捐給社會司才是。

以前還有人拿很多吃的來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平時並沒有吃零嘴的習慣,都是簡單的三餐而已,還好現在比較少人這麼做了。供養的內容跟上師喜歡與否無關,而是弟子有沒有留意上師,有沒有為上師設身處地著想。仁欽多吉仁波切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時,都一定會為上師著想,而知道哪些供養可能適合,哪些供養 直貢澈贊法王不會收。有時候 仁欽多吉仁波切要供養某樣物品給 直貢澈贊法王時,還會事先請示 直貢澈贊法王是否需要,以免造成上師的困擾。

上師並不是看你供養的物品是否珍貴他才收,完全是看你供養的心。只要供養心對,即使是一個銅板,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收,心不對,就算是兩千萬都不收。曾有弟子拿著鉅額現金想要供養 仁欽多吉仁波切,但因為心不對,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收,就這樣捧著現金來來回回了5次,仁欽多吉仁波切還特別求護法保護這位弟子不要被搶。

佛法只教我們要供養,並沒有教我們求看到什麼或感應到什麼,如果沒有上師對我們的加持,是不可能持續學佛的。坊間很多人每天都迴向給先生、給小孩,希望他們能和自己一起去學佛,或是迴向給第三者讓他們趕快離開自己的先生,事實上不需要這樣,這種心態其實也是有所求。你們都很會為自己和家庭算計,但是有一句話說「聰明反被聰明誤」,其實,只要你能將兒女、眷屬及生命都供養上師,無後顧之憂地學佛,上師與諸佛菩薩自然會幫你照顧他們,讓你學佛沒有後顧之憂,無論好壞都能過得了關,能夠安心學佛沒有障礙。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與你們不同,完全不考慮自己,將自己的生命供養給上師,精進修行。仁欽多吉仁波切也將家人供養給諸佛菩薩,因為家人若與佛法無緣,那便會成為學佛的障礙。佛菩薩不會破壞你的家庭,學佛也不是要把冤親債主趕走,只是要看是善緣或惡緣,分開不一定是惡緣,也有可能是善緣。太好的緣也會讓你產生執著,讓你往生時有罣礙而放不下。太好的和太壞的緣都會障礙你。因為不管是善緣或惡緣,只要你執著不放,就會成為學佛的障礙。所以佛菩薩會幫你調整一下,只要你真的是發了菩提心要學佛。

岡波巴大師開示:「應以毫無垢染的增上心,來依止善知識」——這其中所說的「垢染」是指聲聞、緣覺以下的發心;這句的意思是說,不應以聲聞、緣覺以下的任何一種發心作為動機,而要用「清淨的增上意樂」——菩提心,來依止善知識。

佛經上有說,佛法要用求的,需要具備菩提心與清淨的心,以及利益眾生的心來求佛法。上師所教的佛法,不是為了世間事,而是為了讓大家能夠離開輪迴之苦,才謂之清淨。對上師的教導,都不能以蒙昧無知的心態來學。仁欽多吉仁波切皈依佛門第一個觀念,就是知道佛法對自己與眾生必有幫助。你們來學佛卻帶著一堆條件,只差沒有簽契約了。

你們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都有自己的目的與要求,但 仁欽多吉仁波切第一次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時,沒有提出任何請求,只是請求 直貢澈贊法王為佛像灑淨。直貢澈贊法王看到 仁欽多吉仁波切求見的心,是正直無所求的,直貢澈贊法王便主動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共持佛珠並給予加持,之後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離不開 直貢澈贊法王了。如果在前面的這段時間,仁欽多吉仁波切沒有在日常生活中精進地學習佛法,這一世可能也不會有因緣見到 直貢澈贊法王!

在 仁欽多吉仁波切跟隨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學佛的路上,不像你們都只想請求上師傳自己什麼法,你們求法都是為了自己,仁欽多吉仁波切完全依止上師;上師教導 仁欽多吉仁波切什麼,仁欽多吉仁波切就做什麼,一切都是聽話照做。仁欽多吉仁波切自開始學佛以來,從未問過上師要傳什麼法,雖然知道有些法門,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並沒有傳授,但不會祈求上師要傳哪些法門,直到最近,是為了度眾的需要才會求法。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多次開示過,當時密勒日巴尊者皈依馬爾巴上師,馬爾巴上師要密勒日巴蓋房子,密勒日巴就去蓋房子,蓋了又拆掉、拆掉再重蓋,就這樣一直重複很多次,馬爾巴上師沒有告訴密勒日巴為什麼要拆掉,也沒有告訴密勒日巴要怎麼蓋,但密勒日巴全都照著上師的話去做。換作你們,肯定會想:「我是來學佛求法的,怎麼叫我去蓋房子呢?」你們要知道,上師要你們做的任何事都是為你們好,馬爾巴上師會用這種方式修理密勒日巴,是因為密勒日巴曾殺了很多人。還有那洛巴的上師帝洛巴,也出了十二道難題給他,要他去偷錢、跟人打架、跳下懸崖等等,那洛巴也是照做,問都沒有問,當那洛巴做這些事而被人打得只剩半條命時,上師帝洛巴便將他的命救回來。你們放心,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會叫你們去打架或跳懸崖的。

仁欽多吉仁波切深信上師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利益弟子,不會去想上師所教的,自己能不能做到,或是什麼時候可以做到,就只是完全依照上師的教導去做,不會有自己的想法。你們眼裡也許會認為上師要你們做的事情看似不是佛法,但其實上師會用一切方法來幫助弟子消業障的。正如法會前分享的弟子所說,仁欽多吉仁波切分秒都是用佛法在過生活。不像大家都是二分法。你們都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坐在法座上所講的才是佛法,下了法座,你們就以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傻子。

岡波巴大師開示:「應以毫無蒙昧的智慧,來依止善知識」——這是說,我們依止善知識時,就得要對上師的各種教導以及何以那樣教導的原因,一點兒都不能蒙昧無知。

依止上師時應以毫無蒙昧的智慧,你們一定要很清楚學佛是為了什麼。如帶著欲望來學佛,自然會離開,不是上師趕他走,而是自然就留不久而自行離開。「無知」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要用「痴」來學佛。有些人會說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不知從何改起。會這麼說就表示不想改、不認為自己有錯;不是有所求、不然就是只會要求上師為自己做什麼。

有些人喜歡說自己聽到什麼或看到什麼,但是耳朵聽到不明的聲音有可能是因為腎虧,眼睛看到光可能是因為有散光、青光眼等問題。佛經上有說,神通不代表修行,學佛不要求感應,就算看到什麼也不代表你已經開悟了。有人閉著眼睛看到紅光,就認為自己看到紅觀音,看到白光就以為自己看到白觀音。事實上是因為眼睛閉久了壓迫到血管所產生的幻覺;或是因為本來眼睛張開時看到光,光線進入眼球,在閉上眼後有暫時性的記憶,所以就覺得看到光了。求感應與神通的想法很危險,《楞嚴經》中也有提到,求感應會入魔,嚴重則會謗佛,因為到最後你就會覺得自己是本尊了。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不求感應與神通,因為從小跟著父親學道教,父親就很嚴格地教導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准求感應,而佛經上也說這些都不是佛法。

有些人唸一唸經,就以為自己看到觀世音菩薩,事實上你們連離輪迴都還沒有下決心。未證到菩薩果位之前,真的沒有福報見到報身佛的出現。報身佛和菩薩出現時會有很強烈的光,這個光比太陽光還要強烈,福報不夠的人看了絕對會怕。若是讓你看到忿怒尊出現,那更是不得了,你絕對會起害怕的心,本尊身邊的護法和眷屬看到你害怕,就會想:「這個人絕對是業障重的,趕緊把他帶走吧!」如果真的要修到和本尊相應,那還要證果後,由上師來確認你的境界才算是。末法時代眾生的福報不夠,都是由化身佛來幫助大家,佛經、法器、上師都是佛的化身。

岡波巴大師開示:「應以毫無我慢的恭敬,來依止善知識」——這是說,我們依止善知識時,就要對上師起「醫王想」、對自己起「病人想」、對教法起「良藥想」,同時,又要像患者恭敬醫師那樣,來恭敬善知識。

應以毫無我慢之心來依止上師,佛經上稱佛是醫王,包括心的病,心沒病,肉體就不會有病,所以佛法就是藥,如果心病能夠減少,則肉體的痛也會減少。淨土宗中所說的三福之一是尊師重道,如一個人的心傲慢,則一定修不出來,因為傲慢的人不可能培養慈悲心,而一切佛法的基礎是慈悲。我們要清楚自己生了病,沒病的話便成佛了,不會再來當人。

很多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都喜歡問:「自己能做些什麼?」你們能做什麼?你們能做的不外乎是吃飯、睡覺、上班、約會、看電視、罵電視上的人、吵架、吃肉。當一個人連自己的生命都沒辦法掌控的時候,還能做什麼?但是很多人卻喜歡問:「自己能做什麼?」遇到這種情形,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會要他們做大禮拜,絕大多數的人都會說自己做不到,父母親花很大的精力和時間才將你養育成人,現在卻連代替父母親一天做2000遍大禮拜都說做不到,這種人就是不孝順!還有人逞強說自己能做到,仁欽多吉仁波切便要他們當場做300遍大禮拜,做完之後才說:「我不行了,現在才知道自己做不到。」通常會這麼問的人,就是不尊師重道、有驕傲的心。當你驕傲時,佛法就跟你沒關係,因為佛法是講慈悲、培養慈悲心、以及發菩提心。

坊間也有很多人喜歡參加助唸團,以為助唸就可以超度。不要以為你們幫亡者助唸了8小時之後,亡者臉色紅潤、嘴巴微笑就表示已經超度了,這樣並不代表亡者有被超度到淨土。還有些人說自己賦有天命是前世發願、今世回來度眾,但是他們連死亡的過程都不清楚,自己能否往生淨土都沒有把握。連自己都無法自度了,怎麼度眾呢?

這裡說到「應以毫無我慢之心來依止上師」。有些人甚至會看不起上師,還有些人認為佛像比較重要,到了寺院先頂禮佛像。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出家弟子,為什麼西藏人到寺院裡都是先對上師頂禮,再對佛像頂禮?因為上師是代表佛菩薩來教導你們佛法,佛像會對你們說話嗎?在釋迦牟尼佛的時候,是沒有佛像的,釋迦牟尼佛的弟子對誰頂禮?對釋迦牟尼佛,也就是他們的上師。雖然佛像不會開口對你們講話,但是在直貢梯寺有一尊 吉天頌恭的佛像是會開口說話的,但必須是真正發了菩提心的金剛乘弟子一直修法祈求,才可能開口對你說話。南珠堪布也知道這件事。

前陣子,仁欽多吉仁波切在日本時看到有個颱風要吹到臺灣,將造成很嚴重的傷害,仁欽多吉仁波切對這個颱風裡的眾生講:「稍待一下,我會幫忙超度。」幾天後,仁欽多吉仁波切舉辦施身法法會時,來了2條黑色的龍接受超度。颱風裡有龍與鬼,是來報仇的。報仇不一定是你們所想的讓人死於天災,而是讓你起恐懼之心。有些人業障重,會在颱風中死掉,如果你的業還不至於讓你馬上死的,就讓你恐懼。

當你的心起恐懼,你的身體健康便會受到影響,讓你免疫力下降,接著就會產生很多無名的病。試想,當颱風吹得你家裡的門窗嘎吱作響時,你怕不怕?幾乎每個人都會起恐懼的心,心中一產生恐懼,身體就會受到不好的影響,而後接著就會生病,所以說是來報仇的。為什麼他們會聽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話,因為他們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發菩提心要幫助他們。佛法是很細微的,三千大千世界的現象都清清楚楚,不是只有拜懺,要求解脫生死而已,否則我們不會說「佛法浩瀚」。

岡波巴大師開示:「應以毫無猶豫的孝順,來依止善知識」——這是說,我們依止善知識時,就要(像兒女孝順父母那樣)對於上師的所有教誨,全都毫不猶豫地深信。

現在的人很難做到這一條,因為現在的人都不孝順!仁欽多吉仁波切小時候家裡的庭訓就是要孝順。小時候長輩們在一起聊天時,若是自己插話,馬上會被責罵:「什麼時候輪到小孩子講話?」不像你們都說:「什麼時候才輪到我?」你們從小就沒有尊卑之分,沒有養成孝順父母的習慣,平常不孝順父母親,對上師也都不會孝順;不尊重師長,也就不會尊重三寶;都是依自己的想法,沒有依止上師來學佛。

仁欽多吉仁波切在今年大年初一的法會前故意試你們,說今年年初一的法會不修三十五佛懺,看看弟子們的反應,結果馬上就有兩位弟子露出原形,認為上師應該要修她們想要學的法,其中一個是當時家裡發生很多事情,所以覺得修三十五佛懺對她會有幫助;另一個也有自己的原因。她們會有這種要求,就是不恭敬上師,只是利用上師,認為上師就是應該要幫你們修法。這也是不尊師重道的表現,只為了自己的目的和欲望來求,沒有做到弟子依止上師的這些條件。

仁欽多吉仁波切從小就被教導要對父母孝順、尊敬師長。仁欽多吉仁波切非常孝順母親,將母親接來自己身邊生活,大大小小的事都會留心,母親的每一個動作,仁欽多吉仁波切都知道、都會注意,並不像你們認為找人照顧就可以了。因為這樣,自然也會做到對上師孝順,知道上師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對上師孝順,和上師的關係良好,那麼一整個歷代傳承上師都會加持你,仁欽多吉仁波切 以前也和祖師 吉天頌恭的關係很深厚,所以這一世還能再皈依直貢噶舉派。為什麼 仁欽多吉仁波切可以發個訊息要颱風停,颱風就停?就是因為背後有歷代傳承上師的加持,有很硬的後台挺著。對你們來說,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一位上師,但其實也是一個代表,代表著諸佛菩薩和歷代的傳承上師來教導你們佛法。

你們若平時不知孝順父母,自然就不會孝順上師。不知感恩的人自然做不到對上師毫無猶豫的孝順,如果你能做到對上師恭敬、孝順,也才有可能對其他的人恭敬。而若你能夠對他人恭敬,不讓人起煩惱,人家自然覺得你好相處,你的事情便會漸漸順利。

說到這裡 仁欽多吉仁波切就想起一件事,仁欽多吉仁波切問佛法中心的理事長,關於大法會播放有關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DVD,為什麼三催四請都不上呈 仁欽多吉仁波切,延遲到上週五才呈給 仁欽多吉仁波切看?而且裡面的資料還是有錯。所有關於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個人資料,應該只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有權利決定如何使用,你們也不會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打算要怎麼做?理事們憑什麼扣住資料?仁欽多吉仁波切開示,身為弟子的理事長完全不尊重上師,還說是為了一些法律面的問題所以延遲,如果真的要講法律的話,這些資料的所有權是 仁欽多吉仁波切的,裡面的每一張照片,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擁有肖像權。

仁欽多吉仁波切辦法會不是為了圖名聞利養,並指示大法會當天不得播放這份DVD。理事們做事只圖不挨罵,只以自己的想法做事,完全不考量上師的立場,才會一直出狀況,這也是對上師不孝順。你們就是不孝順、不尊師重道。平時孝順的人,還會讓上師在修法的時候著涼感冒嗎?會讓上師走路時撞到東西嗎?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指示一位壇城組的弟子,在本年度大法會結束後,仁欽多吉仁波切個人所有的照片、資料全部要收回。

仁欽多吉仁波切接著開示,有時候有信眾全家人一起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當 仁欽多吉仁波切問女兒話時,媽媽卻搶著回答;問媽媽問題時,回答的卻又是別人。他們可能認為這樣做是好心,因為怕當事人聽不懂,所以急著幫他們解釋,但其實這樣是搶話,沒有尊卑之分。

仁欽多吉仁波切以一個漢人的身分,能在藏人的領域生存下來,是因為岡波巴大師所開示這些條件都做到了,南珠堪布也知道、藏人也知道 仁欽多吉仁波切已經做到這些條件。雖然 仁欽多吉仁波切多年前就已經幫教派做了很多事,但直到2003年尊勝的 直貢澈贊法王才公開讚揚 仁欽多吉仁波切對教派的付出,在那之前根本隻字不提,因為 直貢澈贊法王知道之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還有驕傲的習性,所以不說。

岡波巴大師開示:「應以毫無欺誑的正直,來依止善知識」——這是說,我們依止善知識時,應該斷除虛妄與欺誑,應該言行由衷、表裡如一地恭敬承事上師。

緣起很重要,用欺騙的心來求上師,上師是絕對不理的,佛法教我們心要正直。你們來學佛都是抱著自己的欲望和要求而來,有些人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時,講了一大堆形容詞和一長串的故事,講到最後,無非是希望修行人能動心,然後滿足他們的欲望和想法。

依止上師最主要的作用,是因為上師能幫助你們增長菩提心,而成為金剛乘的弟子。要做到岡波巴大師所開示的弟子依止上師的十個條件,光有解脫輪迴的心還不夠,還要發菩提心,因為在此講的是金剛乘弟子,金剛乘行者利益眾生的心,有如金剛一般堅定不變。仁欽多吉仁波切是修金剛乘的,心如金剛石堅硬一般之堅定,甚至比石頭還硬。

有些人不敢讓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自己的問題,甚至想要隱瞞上師。明明遇見了一位能夠幫自己解決問題的修行人,卻還不放下身段將問題明講出來,這就是沒有好的緣起。佛法講求緣起,而這個緣是要你們自己開啟,如果都不說,就表示沒有緣了。會來學佛的都是壞蛋,也可以說是壞蛋才來學佛,因為知道自己全身都有問題,才想要來學佛。仁欽多吉仁波切喜歡壞的,因為將一個壞人改成好人,是一件很好的事,正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知道他壞,所以會特別盯著他,最怕的是,認為自己是好人,這種人沒有辦法學佛。那些將自己表現得像個好人的,若在暗中偷偷摸摸地做壞事,沒人知道,這樣反而不好。

這一世家庭被破壞的人,絕對跟你曾經破壞過人家家庭有關,這裡的家庭不一定是人道,也不是指當別人的第三者,而是你吃肉時,吃了動物的兒女或父母,或是拆散他們的配偶等,包括閹動物,這種果報也很重。仁欽多吉仁波切曾經幫助一位得肝癌的醫生,肚子脹得非常大,身為醫生的他,卻對自己的病束手無策,因而來求 仁欽多吉仁波切幫助。仁欽多吉仁波切看到他這個病的因果,是因為他曾經閹了很多的動物。但是這位醫生本身並不是獸醫,怎麼會閹這麼多動物呢?原來是以前他曾在海南島當軍醫,閒著無聊,就把當地的雞、狗等動物抓來閹掉。就像有人覺得自己在救流浪貓狗,認為不要再讓這些貓狗們繁殖下去,或是把自己養的寵物抓去閹了,這樣很不好的,都會有果報。設想如果你們沒有生病,好端端地,會願意讓人家隨隨便便抓去閹掉嗎?既然自己不願意被閹,就不要做這種事。

以前做員工的都會對老闆懷著感恩的心,感謝老闆讓自己有這個安身立命和學習成長的機會,感謝老闆讓他有工作做。但是現在人都不這麼想,尤其是年輕一輩的,都認為是自己在幫老闆賺錢,是自己在幫老闆的忙。但怎不想想公司賠錢的時候,你們有跟著一起賠錢嗎?除了少數老闆會讓員工賠錢之外,大部分的老闆都是自己默默認賠;你們都認為是自己幫老闆賺到錢,那你們有幫老闆想好全部的主意,讓老闆賺到錢嗎?

今天的開示,你們能不能做到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聽進去,要開始養成這個習慣。今天這番開示,不只對你們在學佛的路上有幫助,對你們在社會上、職場上做人處事上也都有幫助,如果你能夠運用在生活裡,自然不會對老闆不好,當官也不會貪汙。在人生裡如果沒有做到這些條件,必然會與這些條件對立。人道成,佛道才成,這幾個條件在其他很多地方都不敢講出來,因為怕大家聽了之後會跑掉,很多地方都只是讓你們舒服輕鬆。

以前 仁欽多吉仁波切並沒有看過這些文字,但是卻能自然而然地做到,這都和累世的修行有關,今天為了要讓大家知道依止上師的條件 仁欽多吉仁波切才看到了這段文字,因此也印證 仁欽多吉仁波切所做的都符合了。而這一世之所以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修出成就,就是因為 仁欽多吉仁波切是完全做到弟子依止上師的條件。既然如此,如果再不教出來,一來會對不起上師,二來會對不起你們。

仁欽多吉仁波切不怕沒有信眾或沒有弟子,人少一點反而少一點操心,所以如果信眾有人再不吃素的,就請不要再來了。昨天有個仍是信眾的父親帶兒子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他們上次來的時候,仁欽多吉仁波切特別開示過,如果這位信眾的兒子沒有吃素,就不要再來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了。到了昨天他仍然沒有吃素,以為仗著自己的父母親在場,還是可以來求見 仁欽多吉仁波切,仁欽多吉仁波切當場就請這位信眾的兒子離開。如果連上師的話都不聽,也不用跟著 仁欽多吉仁波切學佛了,可以到別的地方去,別的地方不會這麼嚴格。不管你們是什麼身分地位,仁欽多吉仁波切都是一視同仁,依據 直貢澈贊法王與佛經上所教導的佛法來弘法度眾。

你們一直來參加法會,聽了很多開示,但學佛修行不是單靠聽開示和上師加持就可以了。重要的是,你們聽了要去做,如果你們自己不做的話,聽了也是白聽,一定要如實地將佛法用在生活裡才是。

« 上一篇 返回法會開示 下一篇 »

更新日期:2012 年 8 月 24 日

▲置頂